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得健养生堂

溶经方于刮痧拨罐以养生治病,合食疗培元觅健康

 
 
 

日志

 
 
关于我

声明,我搏客引用的文章只用作参考,并不代表我赞成文章观点,各位千万别乱用,有病去找医生才能保养好身体 我以刮痧拨罐等方法来调理身体,不见人是调不了的,不在广州或不肯来广州者,请免问病

网易考拉推荐

创立人薛振声老大夫谈“十年一剑全息汤”+学习薛振声《十年一剑全息汤》有感  

2017-08-09 00:43:24|  分类: 高人理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创立人薛振声老大夫谈“十年一剑全息汤” (转载)

发表者:赵东奇 11人已读

我是一名普通的农村家传中医,今年69岁(编者按:时为2003年),从事中医临床工作40年,现仍从事这一工作。到了这个年龄,自知来日无多,也已把名利之类身外之物看得很淡,为什么还要殚精竭虑写一部中医学专著呢?创新和发展中医学理论的愿望及执著严肃的探索,几乎伴随了我的一生。愿望产生于青年时期。开始临床时,自然用“分型辨证”(编者按:薛老也称为传统辨证施治甚至简称辨证施治,实为辨证施治基本类型之一)。分型辨证,说起来可以头头是道,真正应用于临床则繁琐而艰难,要考虑到方方面面,失准或疏漏,轻则不见疗效,重则出现不良反应,使人倍感困惑。类似的经历,开始临床的年轻中医,大概或多或少都有过。当时就有这样的愿望,创立一种简单有效又无副作用的治疗方法,对患者医者该多好啊!但在当时,这只能是一种朦胧的愿望。也许正是这种朦胧的愿望,使我读书时认真思考,临证时注意观察,有意无意间,有了一些早期储备。种愿望的复苏并付诸行动,是在40多岁以后,大约在上世纪80年代初,我以小柴胡汤按原著中加减法(并合并其他方证),治疗书中提到的各种疾病。方法简单,疗效可靠,这引起我的重视。以此为起点,不断探索,相继引入一些方剂和药物,治疗范围不断扩大,疗效也进一步提高。经多年探索,逐步形成了现在的理论和治疗方法,同时对医学笔记不断修改、补充,历时二十年,四易其稿,写成了这部书。我感到它对中医的临床实践、理论探讨,甚至对整个中医药产业链的发展,会有些意义,故愿公诸于世,与同道共商。关于临床实践。疗效是检验一切理论、方法、药物的唯一标准。“整体辨证”(编者按:薛老也称为系统疗法)就是在追求疗效的过程中形成的。我前半生用“分型辨证”,后半生用“整体辨证”,对两者都有深刻体会。我觉得,“分型辨证”,在多数情况下,是解决主要矛盾,主要矛盾解决了,次要矛盾随之缓解,或作善后调理;“整体辨证”在解决主要矛盾的同时,解决形成矛盾的根源及其造成的广泛影响。两相比较,后者比前者成功率高,失误少,疗效高,副作用少。故后半生一直用“整体辨证”治疗疾病。20年来,全息汤处方大概开了几万张,现仍继续开着。一个中医,后半生只开一个方剂(实为“合方加减”)治病,这种奇特的现象,恐怕在中医界少见。为了什么?为了提高疗效,为了减少失误。在临床用药时,也有时不见效,个别病例出现呕吐、腹泻等反应,但我从不对“整体辨证”产生怀疑和动摇。上述情况的出现,是对症状了解不全面,因而药物加减不当所致。随时调整处方,并嘱注意其他因素(如冷热、情绪、劳逸、饮食、烟酒、其他药物等)的影响,可很快取得疗效,不良反应也随之消失。这里所说的疗效,因涉及病种很多,不能设定统一标准,包括痊愈、完全缓解、部分缓解、症状减轻等。常见病如流感、麻疹、急性肝炎、急性肾炎、急慢性支气管炎、病毒性心肌炎、胃炎、胆囊炎、泌尿系统感染、女性盆腔炎、附件炎、宫颈炎、痛经、月经不调、婴幼儿腹泻、老年性便秘、慢性咽炎等疾病,可较快治愈或完全缓解,很少发现失败的病例。冠心病、糖尿病、肺气肿、肝硬化、尿毒症等难以根治的疾病,服药后虽不能根治,但可明显缓解。慢性乙型肝炎,肝功能异常的恢复和临床症状的缓解,费时较短,“两对半”的全面转阴,则费时费力。系统疗法还不能治愈癌症,只可部分缓解症状。故“整体辨证”不能包治百病,也不是对所有疾病都能做到药到病除,但根据个人经验,其疗效确实比“分型辨证”更好。希望同道参与实践,验其真伪。关于理论探讨。中医理论是在中医医疗实践的基础上,总结、概括并抽象而形成的理性表述。在中医的理、法、方、药中,居首位,对临床实践有重要的指导作用。如果把中医比做一棵树,实践是根,理论是干,方剂药物是枝叶,疗效是花朵果实。中医没有强大理论主干的支撑,不能像参天大树,而只能像丛生的灌木或攀缘的藤蔓,是可悲的。中医理论从来都不是固定不变的,而是不断发展变化的。中国古代文化中向来有崇古的传统,中医界尤为明显。即使如此,中医学的每次重大发展,无不突破传统,另立新说,实现理论的创新和发展。这就形成了众多的医学流派,丰富了中医学的内容,并使之不断发展。可惜现在停滞了,很少看到有创新意义的理论。任何学术,只有不断创新,才能充满活力、不断发展,停滞即意味着衰亡。中医的现状,令人堪忧。“分型辨证”,在中医理论和实践中,占有重要地位。它无疑具有重要的科学内涵,故现在仍能指导临床实践并取得疗效,但时代久远,难以避免存在着历史的局限性。个人认为,“分型辨证”的局限性,表现为对疾病整体认识上的简单化和临床分型的复杂化。认为包含着各种错综复杂矛盾的疾病可以简单地分类,及至分类后,又发现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剪不断,理还乱”,故临床分型繁琐而复杂,使临床医生难以准确掌握和操作。整体观认为,疾病是一个复杂的矛盾统一体,其本身涉及五脏六腑(包括六经)、表里虚实寒热、卫气营血、三焦等,如果几乎全部交错出现的时候,并不一定非得需要详分细辨,亦可综合治疗、整体兼顾。对疾病认识的深化,带来了临床操作的简化。不论何种疾病,都给予“整体辨证”、系统治疗,只根据疾病的重点部位和突出表现适当调整处方即可。易于掌握,易于操作。实践证明,这样做是可行的。真理其实是简单的,只是人们在没有全面深刻了解它之前,往往将其复杂化。中医理论必须高度概括与简化,这是社会发展的要求。笔者作了初步探讨,望更多同道共同参与到这项工作中。对社会有用的东西,应该留给社会,这是我到晚年推出这部著作的原因。人的实践和认识总是不断发展的,真理的探索是一条没有终点的漫漫长途。我希望同道们将拙作作为铺路石,踏着它继续前行!在“整体辨证”(系统疗法)形成的前期,有两个人对我有重要影响,一位是先父薛汉三,一位是我的二姐夫蔡祖森。我父亲是地方著名中医,理论功底深厚,临床经验丰富,且力主中医创新。他不仅教我医学知识和临床经验,还教我治学方法。他说:“学中医,要能钻进去,又要能钻出来。钻进去,就是读书时深入了解其精神实质;钻出来,就是临证时不拘泥于前人结论,灵活运用,必要时另辟新路。”这些教诲,对我一生读书、临床、探索都有重要影响。我二姐夫是我学医和从医早期的伙伴。他勤于读书,善于思考,对三焦有深入研究,曾绘制三焦图,把五脏六腑都包涵在三焦之内。虽其三焦研究未与临床实践相结合形成实际成果,其人也英年早逝,但其三焦研究还是为整体观和系统疗法做了理论铺垫。应该说,这部专著也有以上两位亲人的心血的渗入。整体辨证:疾病的中医整体观人体是一个整体。人所患疾病,即为整体疾病。有的疾病重点在局部,但因其必然受整体的影响并影响整体,仍属整体疾病。故严格地说,没有绝对孤立的局部疾病,所有疾病都是整体疾病。这就是疾病的中医整体观。这一理论适用于观察分析所有需要内服中药治疗的疾病。各种不同的疾病真的存在着共同的整体性吗?任何人都知道,各种不同的疾病,表现并不相同,如发病群体不同、发病原因不同、重点部位不同、症状表现不同、现代医学检查结果不同、预后不同等等。就症状而言,各种各样,千差万别,有的严重,有的轻微,有的漫长,有的短暂,有的简单,有的复杂,有的明显,有的隐蔽,有的有形,有的无形,有的在上,有的在下,有的在体表,有的在体内等等。当我们把这些不同的疾病连同其症状,按一定部位顺序加以排列组合,就像门捷列夫按原子量排列各种元素一样,就会惊奇地发现,它们明显存在着规律,形成序列,是一个完整的系统。不同的疾病,不管其重点部位如何,都在这一序列之中,且表现出程度不等的整体系统性。故从全面看,从深层看,各种不同的疾病确实存在着整体性。这是客观现实,不以人们认识与否而改变。各种不同的疾病为什么存在着共同的整体性呢?这是因为人体是一个整体。按中医理论,人身五脏六腑,四肢九窍,通过经络联系,形成一个整体。人体患病,即使其重点部位在局部,但能通过经络传导,迅速影响全身,形成整体疾病。中医还认为局部可代表整体,如耳外形如倒置胎儿,耳针可治疗全身疾病等。现代科学证实,生物体的每一局部,甚至细胞,都携带着整体生命信息(如基因),用植物的局部组织可以培养成整株植物,一些低等动物可以重新长出失去的部分,克隆技术可以用体细胞培育出与原本体相同的高等动物等等。既然生物体的每一局部都携带着整体生命信息,人体患病,即使重点在局部,这一局部已经含有整体因素,也就具有了整体疾病的性质。至于其他部位,因处于整体之中,且含有相同的整体生命的信息,也就不可能置身事外,必然或隐或显或轻或重地有所反应,这就显示出疾病的整体性。所以说,疾病的整体性,是由人体内在本质决定的,并非主观臆造。为了更好地认识疾病的整体性,必须重新认识中医以前关于疾病传变方式的论述。人体患病时,出现各种症状,这些症状处于动态变化之中,有轻有重,有先有后。古人认识疾病处于早期阶段,当然首先注意突出症状,而这些突出症状的出现,往往有先有后,这就使古人认为疾病的传变,速度缓慢,层次分明。如伤寒一日太阳,二日阳明,三日少阳;温病,卫之后方言气,营之后方言血,先上焦,再中焦,后下焦等等。这些论述,我们不要死于句下,不要认为疾病的传变类似“辨证分型”那样层次分明、清晰。随着时代的发展、经验的积累、认识的深化,现在可以完全证实人体患病时,全身反应同时出现,而且存在于疾病全过程。患病时出现的症状,确实有轻重先后等等不同,但那只是程度不同,或有些症状暴露明显,有些症状比较隐蔽而已,并无本质上的差别。只有突破前人或今人关于传变的“机械”理论,整体辨证(系统疗法)才能在理论上成立。疾病的整体性是怎样显示的呢?为了叙述方便,把它分为表证、上焦证、中焦证、下焦证、血分证,即各种疾病(尤其是错综复杂的疑难病症)都有表证、上焦证、中焦证、下焦证、血分证,而且存在于疾病的全过程。表证是疾病的外在表现。凡病皆有表证。它存在于疾病的全过程。表证是疾病表现的一个侧面,与上焦证、中焦证、下焦证、血分证紧密联系,共同存在。表证表现为:恶寒、发热、头痛、鼻塞、流涕、喷嚏、咽干、咽痛、项强、腰背酸痛、四肢疼痛麻木、肢颤、无汗、自汗、盗汗、皮肤瘙痒、疹痘、疮疡等。表证重者脉多浮紧或浮缓,有热者脉多数。这里所说的表证,与以前含义略有不同。表证不是相对里证独立存在,而是与里证紧密联系共同存在,不是指疾病的初起阶段,而是存在于疾病的全过程。有些疾病虽不是由外感引起,但因整体功能紊乱,卫外功能受损,也有表证。有些症状,如瘙痒、麻木、疹痘、疮疡等,原不属表证范围,但其不但出现于体表,且表证病理特征明显,为了简化归类,也列入表证范围。为了论述上焦证、中焦证、下焦证,还必须对“三焦”的含义作一界定。“三焦”的含义历来不太一致,本篇对其含义的诠释是为整体辨证(系统疗法)服务的,与前人略有不同。其含义是:“三焦”是指胸腹腔,包括所含脏腑及其联属组织和功能。“上焦”指胸腔,包括心和心包(含脑)、肺及其联属组织和功能;“中焦”指腹腔上部,包括脾、胃、胆(含胰)及其联属组织和功能(肝本位居中焦,但其病理多表现于下焦,自古以来都明定肝属下焦,故从古义);“下焦”是指腹腔下部,包括肾(含睾丸)、肝、膀胱、大肠、小肠、女子胞(包括妇女整个内生殖器官)及其联属组织和功能。上焦证是疾病在上焦的表现。凡病皆有上焦证。它存在于疾病的全过程。上焦证是疾病表现的一个侧面,与表证、中焦证、下焦证、血分证紧密联系共同存在。上焦证表现为:心烦、胸闷、胸痛、心悸、失眠、嗜睡、健忘、神智不清、精神错乱、咳嗽、喘促、痰多等,上焦证为主者脉多两寸滑或沉微,或有腻苔。神志方面的症状,前人多分别与某脏腑联系,如五志(喜、怒、思、悲、恐)分别与五脏(心、肝、脾、肺、肾)联系。“整体辨证”认为,这种联系有一定意义,但神志与心(含脑)联系更为密切,为了简化归类,把这方面的症状统归于上焦证。中焦证是疾病在中焦的表现。凡病皆有中焦证。它存在于疾病的全过程。中焦证是疾病表现的一个侧面,与表证、上焦证、下焦证、血分证紧密联系共同存在。中焦证表现为:胃痛、胃胀、胁痛、易饥、纳呆、反酸、恶心、呕吐、口干、口苦、口臭、牙痛、倦怠、乏力等,中焦证为主者,脉两关弦。倦怠、乏力等症状,在很多疾病中经常出现,多为全身功能紊乱特别是湿困中焦脾胃所致。有人一律认为是虚,滥投补药,其认识是片面的。牙齿本不属中焦,因其与胃关系密切,为简化归类,故将牙痛等列入中焦证。下焦证是疾病在下焦的表现。凡病皆有下焦证。它存在于疾病全过程。下焦证是疾病表现的一个侧面,与表证、上焦证、中焦证、血分证紧密联系共同存在。下焦证表现为:小腹或少腹胀痛、浮肿、黄疸、口渴、尿急、尿频、尿痛、癃闭、小便黄、小便混浊或带砂石、大便稀薄、大便干结或便秘、便带黏液或脓血、里急后重、脱肛,男子阳痿、遗精、早泄、无子,妇女月经不调、带下、痛经、不孕、 瘕等,反映于上部则为头晕、目眩、耳鸣、耳聋等。下焦证重者,脉两尺弱。头晕、目眩、耳鸣、耳聋等,为全身功能紊乱引起,以前多从肝肾论治,为简化归类,故列入下焦证。血分证是疾病在血分的表现。凡病皆有血分证。它存在于疾病全过程。血分证是疾病表现的一个侧面,与表证、上焦证、中焦证、下焦证紧密联系共同存在。血分证表现为:面红、目赤、唇青紫、皮肤潮红或起斑疹、咳血、呕血、血尿、便血或黑便、血精、经闭、崩漏等,血分证重者,脉涩,或有结代,舌质红或暗,或有瘀斑。血分证前人多指为热性病的深重阶段。“整体辨证”是用于表述疾病深入血分,所有疾病都有血分证,且存在于疾病全过程,无深重之义,无阶段之分,故与前人略有不同。以上分类,是为了叙述方便和易于掌握,以利展示疾病的各个侧面。严格说,这样分类并不准确,因为“整体辨证”认为,每一症状都与整体功能紊乱有关,并不绝对隶属于某一局部。以上所用的“表证”、“上焦证”、“中焦证”、“下焦证”、“血分证”等术语,过去也曾广泛使用。术语是表述的工具,过去使用,现在仍有其意义者可继续使用,以体现传统,也便于掌握和理解;其含义并不完全适用于新的理论,可加以改造,或补充或修改,或重新诠释和界定。古人已经这样做过,我们当然也可以这样做。全息汤:整体辨证的疗法整体辨证(系统疗法)要研究和解决的是疾病的共性,即各种疾病对人体影响的共同规律,以及通过系统调整整体功能来治疗各种疾病。整体辨证(系统疗法)也重视疾病的个性,并认真加以解决。但那是在整体战略指导下的战术处理,其观察、思考和治疗,始终离不开整体。怎样进行系统治疗呢?疾病整体性的形成和治疗的关键在少阳,包括足少阳胆、手少阳三焦。古代有关论述甚多,现选经典著作摘引于后:《内经》:“凡十一脏皆取决于胆也。”《中藏经》:“三焦者人之三元之气也,号曰中清之腑,总领五脏六腑,营卫经络,内外、左右、上下之气也。三焦通则内外、左右、上下皆通也。其于周身灌体、和内调外、荣左养右、导上宣下,莫大于此也。”对其他脏腑的论述从没有像胆和三焦提高到如此的程度,说明胆和三焦对人体的生理和病理有全局性决定性作用。《伤寒论》对少阳证症状记述有:口苦,咽干,目眩,两耳无所闻,目赤,往来寒热,胸胁苦满,默默不欲食,心烦,喜呕,或胸中烦而不呕,或渴,或腹中痛,或胁下痞硬,或心下悸,小便不利,或不渴,身有微热,或咳,热入血室等等。对上列症状稍作归纳,即可明显看出包括表证、上焦证、中焦证、下焦证、血分证各个方面。既然少阳是疾病整体性的关键,治疗自然首先应和解少阳。和解少阳首选小柴胡汤。一般认为,小柴胡汤即柴胡、黄芩、人参、半夏、甘草、生姜、大枣七味。实际上,小柴胡汤是加减变化的组方,上述七味,只是一种,也只适应某证型。原著加减法为:若心中烦而不呕者,去半夏、人参,加栝楼实;若渴,去半夏加人参、栝楼根;若腹中痛者,去黄芩加芍药;若胁下痞硬,去大枣加牡蛎;若心下悸,小便不利者,去黄芩加茯苓;若不渴,外有微热者去人参加桂枝;若咳者,去人参、大枣、生姜,加五味子、干姜。从以上加减可以看出,小柴胡汤中保持不变者只有柴胡、甘草二味,其余皆为按症而设,也可以看出和解少阳的基本用意为升阳、理气、和中,兼顾他症。整体辨证(系统疗法)以和解少阳为轴线,取小柴胡汤基础药:柴胡、甘草。小柴胡汤及下方桂枝汤原著均用炙甘草。炙甘草炮制不便,且不易保存,故我临床多以生甘草代替,疗效不受影响。整体辨证(系统疗法)的轴线确立后,其他层面则可依次展开。表证最基本的病理特征是风寒。治疗表证首选桂枝汤。桂枝汤由桂枝、芍药、甘草、大枣、生姜组成。整体辨证(系统疗法)采用原方。此方有解表、疏风、散寒、调和营卫等功能。从现代医学角度看,具有解热镇痛、促进血液循环、提高机体自身功能和抗病能力等作用。此方不仅可治发热、恶寒、头痛、身痛等表证,对上焦证心阳不振、寒邪郁肺,中焦证脾胃虚寒,下焦证小腹冷痛、二便不调,血分证血瘀等都有重要作用。上焦证最基本的病理特征是痰凝气滞。治疗上焦证首选枳实薤白桂枝汤。此方由瓜蒌、薤白、枳实、厚朴、桂枝组成。整体辨证(系统疗法)采用原方。此方有通阳散结、化痰利气等功能。从现代医学角度看,对改善心肺功能、调节神经系统功能都有重要作用。此方除治上焦证心烦、胸闷、胸痛、痰多等外,对表证肢麻、乳房肿胀、瘿瘤结核,中焦证胃脘胀满、嗳气,下焦证便秘或腹泻,血分证血瘀痰阻等都有重要作用。中焦证最基本的病理特征是湿困。治疗中焦证首选平胃散。平胃散由苍术、厚朴、陈皮、甘草组成。整体辨证(系统疗法)采用原方。此方有化湿运脾、理气和胃等功能。从现代医学角度看,可促进胃肠蠕动,提高消化和吸收能力,对神经系统也有调节作用。此方不仅可治中焦胃脘胀满、不思饮食、反酸吐水等,对表证四肢酸重、皮肤湿痒,上焦证困倦嗜睡,下焦证大便不实、妇女带多阴痒等也有重要作用。下焦证最基本的病理特征是水停。治疗下焦证首选五苓散。五苓散由白术、茯苓、猪苓、泽泻、桂枝组成。整体辨证(系统疗法)采用原方。此方有通阳利水、健脾祛湿的功能。从现代医学角度看,可改善泌尿系统功能,促进有害物质排出体外,对心脏、脑血管、血压、神经系统、生殖系统都有调节作用。此方不仅可治下焦证小便不利、浮肿、口渴、大便不实、小腹胀满等,对表证发热、皮肤肿胀渗液,上焦证心悸、喘满,中焦证胃胀、腹水,血分证瘀血肿胀等都有重要作用。血分证最基本的病理特征是血热、血瘀,治疗血分证首选生地、丹皮。此二味有凉血散血功能。从现代医学角度看,可减轻炎症引起的组织充血和出血,改善血液循环和凝血功能等。风寒、痰凝气滞、湿困、水停、血热血瘀之间的关系是怎样的呢?痰、湿、水同为体液的病理产物,根源相同,性质相近,病理相通。它们互相联系,互相影响,共同存在,影响人体健康。但也有不同:凝结为痰,弥漫为湿,积聚为水。痰多凝于上焦,湿多困于中焦,水多停于下焦。痰影响心神则心烦、胸闷,湿影响心神则困顿、嗜睡,水影响心神则心悸不安。风寒与血热是对立的统一体,它们性质相反,表现对立,但又互为存在的条件,共存于疾病这个复杂的矛盾统一体中,无寒也就没有热,无热也就没有寒。明确提出寒与热的对立统一的关系,是整体辨证(系统疗法)的重要思想基础。就疾病个体而言,有时风寒偏重,如恶寒、身痛、头痛、喜热恶冷等,有时血热偏重,如面红目赤、舌红、咽痛、喜冷恶热等,但强调一面而忽视另一面是片面的。伤寒学说更多强调寒的一面,故多用辛温;温病学说更多强调热的一面,故多用辛凉。整体辨证(系统疗法)则强调两者共存,既用辛温的桂枝,又用凉血散血的生地、丹皮,用于治疗所有疾病,比单用辛温或辛凉疗效都好。由此可以推想,长期形成的伤寒与温病的对立,也许可以在新的基础上实现统一。风寒、痰、湿、水、血热血瘀,虽然分别是不同部位最基本的病理特征,但它们并不孤立存在,也不只是影响局部,而是紧密联系,共同存在,共同影响整体各部位,且不是平均分配,而是轻重悬殊,这就形成了无数组合,构成众多疾病和各种各样错综复杂的症状。虽然疾病众多,症状复杂,但每一疾病都影响整体各部位,而这些部位又都有其最基本的病理特征,这一规律没有变化,这就使通过调整体功能兼顾重点来治疗各种疾病成为可能。把上述各方药串联起来,就成了治疗各种疾病的复方组合,其构成为:全息汤基础方(需要加减合方)柴胡 12g、桂枝10g、白芍10g、瓜蒌 10g、薤白 10g、枳实10g、苍术10g、陈皮10g、厚朴10g、白术10g、茯苓10g、猪苓10g、泽泻12g、生地10g、丹皮10g、甘草 10g、生姜10g、大枣 10g。全息汤的基础方,即:柴胡和甘草、桂枝汤、枳实薤白桂枝汤、平胃散、五苓散、生地和丹皮。此方可调整整体功能,用于治疗各种疾病,但只是个基础,使用时要根根病情适当加减,故命名为全息汤基础方。此方具有升阳理气、疏风散寒、调和营卫、开胸化痰、化湿运脾、利水清血等多种功能。从现代医学角度看,具有解热镇痛,抗菌抗病毒,提高机体免疫能力,改善神经系统、循环系统、呼吸系统、消化系统、泌尿系统、生殖系统功能,促进有害物质排出体外等多种作用。适当加减,可治疗各种疾病。全息汤基础方是将前人成方串联而成。前人曾经作了某些串联,如小柴胡汤与桂枝汤组成柴胡桂枝汤,小柴胡汤与平胃散组成柴平汤,小柴胡汤与五苓散组成柴苓汤,平胃散与五苓散组成胃苓汤等等。但是,第一,小柴胡汤均用原方,限制了其机动灵活性;第二,小柴胡汤、平胃散、五苓散未能联成一体,且缺少治疗上焦证的方剂或药物,没有形成系统;第三,没有引入清营凉血的思想和相应药物,对血热较重的疾病不能适应。整体辨证(系统疗法)经过对小柴胡汤的改制,并在前人基础上引入开胸化痰利气的枳实薤白桂枝汤,凉血散血的生地、丹皮,并把它们串联成完整的系统,这就形成了经过加减可治疗各种疾病且疗效卓著的全息汤基础方。全息汤基础方因符合各种疾病的共同规律,所以可以广泛应用于这些疾病的治疗。但每一疾病又有各自的特殊性,即使同一种疾病,在不同人和不同阶段也有不同表现。这样,在使用全息汤基础方时,就不能一成不变,而是要根据不同疾病和不同症状,适当合方、加减。在使用“加减合方”时,需注意以下几点。第一,每一疾病可能出现不同症状,必须全面了解,不要忽略哪怕不太严重的症状。需要加减的,要一一按症加减,不需要加减的不要随意加减,以体现整体辨证(系统疗法)的严密和完整,也是提高疗效的关键。例如:一妇女患慢性盆腔炎,现正值经期,小腹、少腹疼痛,出血量多,询之月经先期,兼见头晕目眩、心烦胸闷、经前乳胀、恶心纳差、倦怠乏力、夜寐不安、大便干、小便黄、平时白带偏多等。在使用全息汤基础方进行系统治疗时,对于有些症状,如月经先期、头晕目眩、心烦胸闷、经前乳胀、倦怠乏力、小便黄、平时白带偏多,不需加减,因基础方已可以胜任。有些症状必须按症加减:小腹痛加重白芍用量,再加当归、川芎;少腹痛加川楝子、元胡;出血多加重生地用量,再加地榆;恶心加半夏、苏叶;纳差加三仙;夜寐不安加龙骨、牡蛎;大便干去瓜蒌加蒌仁。经过加减后,处方应为:柴胡 12g、白芍 12g、桂枝 10g、蒌仁 10g、薤白10g、枳实10g、苍术10g、陈皮10g、川朴 10g、白术10g、茯苓10g、猪苓10g、泽泻 12g、生地 12g、丹皮10g、法夏 10g、苏叶10g、当归10g、川芎10g、川楝子10g、元胡10g、地榆 12g、三仙各 12g、龙牡各 12g、甘草 10g、大枣 10g、生姜10g。一般服药2~3剂后,症状应显著好转,如未痊愈,需继续服药者,应根据症状变化调整处方。症状减轻,仍轻微存在,处方不变。第二,同一种症状,可能出现在不同疾病中,除按症状加减外,有时还必须按疾病的性质加减。如右胁下痛,可见于胆囊炎、胆石症、肝炎、肝癌等。胆囊炎、肝炎按加减法,去大枣加牡蛎、青皮,其余则按症状加减。胆石症除按加减法加减外,还须加金钱草、海金沙等。肝癌除按加减法加减外,须加鳖甲、半枝莲、白花蛇舌草等。为使加减法不至过于复杂,这些按病加减用药,一般不列入上述加减法,治疗时可参阅《十年一剑全息汤》各论中相关疾病。第三,《十年一剑全息汤》所列加减法为个人经验的积累,疗效确切,但不应视为固定不变的模式,随着实践的发展,其加减方法也必然随之变化。只要确有疗效,可不断探索,但不应破坏整体辨证(系统疗法)的整体构架。 

学习薛振声《十年一剑全息汤》有感

http://www.daishan.com

  薛振声老先生是江苏省邳州市炮车镇卫生院的一名老中医。虽在基层卫生院工作,其创新思维、其严谨态度、其开放胸怀、其理论水平,比之眼下很多中 医学院里的大学教授,丝豪不差。2004年1月,中国中医药出版社出版凝聚薛老一生的临床探索的力作——《十年一剑全息汤》。最近一个偶然的机会,接触此 书,并一见钟情,遂急切学习之,收获很丰,启发不少,感慨颇多。

  一、薛老主要观点:

  全息汤是薛振声先生所论的“疾病的中医整体观和中药系统疗法”在临床实践中的体现。他认为各种疾病的重点虽在不同的部位,但归根结底都能从整体 上去把握。薛先生的整体观又有别于中医基础理论教材中的整体观,他是从少阳枢机、表证、上焦证、中焦证、下焦证、血分证去认识的。每一种疾病,不论症状简 单或复杂,都可以从这几个方面去着手治疗。少阳枢机不利是疾病整体性的关键,治疗首先要和解少阳,故选用小柴胡汤;表证最基本的病理特征是风寒,选桂枝 汤;上焦证最基本的病理特征是痰凝气滞,选枳实薤白桂枝汤;中焦证最基本的病理特征是湿困,选平胃散;下焦证最基本的病理特征是水停,选五苓散;血分证最 基本的病理特征是血热、血瘀,选生地、丹皮二味。上述方药便组合成全息汤。具体物品及用量如下:

  柴胡12G;桂枝10G;白芍10G;瓜蒌10G;薤白10G;枳实10G;厚朴10G;茯苓10G;白术10G;苍术10G;

  陈皮10G;泽泻12G;猪苓10G;生地10G;丹皮10G;甘草10G;生姜10G;大枣10G。(共十八味)

  据薛老自己书中说,从40岁开始,他一直用这方子为基础,进行加减。来治疗临床上的各类疾病,三十多年来的实践证明,减少了临床辩证失误,提高了治疗效果。据网搜信息反馈,有读者用其新的方法治疗疑难病取得了满意的疗效。

  以治疗流行性感冒为例,其全息汤的加减应用如下:

  以全息汤为基础方,若咳,去生姜,加干姜、五味子;若咽痛,加桔梗,咽红肿者,加银花、连翘、薄荷;若泻,去瓜蒌,加蒌皮,痛泻者,加防风;纳差,加三仙;难以入睡加龙、牡;若热甚,加知母、石膏。

  这样一来,辩证起来,就相对简单得多了。方子的整体思路,是在系统调理身体的同时,对局部证状重点纠偏。比理论上来说,应该是有道理的。

  二、对比阅读《伤寒一得》

  在山西胡连玺老先生的《伤寒一得》这本书里,重点介绍了“三部六病学说”,这是国家著名老中医刘绍武先生通过理论研究和临床实践所创立的全新的 中医学说。其思想基础也是根据一般系统论的原则,把整体划分为表、半表半里、里三个不同的空间,谓之三部,即表部、半表半里部、里部。每一部以阴阳不同的 病性,划分为六类证候集合群,谓之六病,即表部之太阳病和厥阴病、里部之阳明病和太阴病、半表半里部之少阳病和少阴病。机体患病的空间位置虽广,但不超过 三部;病情变化尽管多种多样,但不越六病,据此便可创立与此相应的理法方药体系,解决目前的中医分科重复多样的问题,充分体现了系统的辨证论治原则。此 外,还提出了“协调疗法”,以“协调整体,突出局部”为指导思想,以“四脉辨证”主要依据,以“定证、定方、定疗程”为基本原则,创立了一系列整体协调性 方剂,如调神汤、调心汤、调胃汤、调肠汤、调肝汤、调肺汤等,在慢性病的诊治方面取得了重大突破。而上述方剂无不含有柴胡汤的影子。可以这样认为,这一系 列的整体协调方剂都是以小柴胡汤为基础的。比如调神汤:

  柴胡、黄芩各15克,苏子、牡蛎、车前子、党参各30克,生石膏30-60克,川椒、甘草、桂枝各10克,川军5-10克,大枣10枚。

  这实际上柴胡加龙骨牡蛎汤的化裁而已。对比全息汤,可以看出,这里面是有一些共同点的。

  三、联想冯明清老师复脾汤

  冯明清教授为河南中医学院博士生导师,从医任教数十载,知识渊博,医术精湛,医德高尚,临床擅长内科杂病治疗,几十年来一直坚持研究《内经》理 论,对糖尿病的发病机制及治疗方面有自己独到的见解和理论思想。他用中医学理论的观点解释糖尿病的发病机制、病理过程,从而在糖尿病的治疗上,总结出一套 行之有效的方法。即以自拟的“复脾汤”为基础加减治疗脾虚型糖尿病的临证思路(三年来,笔者利用业余时间,观摩其临床开方)。其复脾汤组成如下:

  黄芪、山药、人参(党参或太子参)、茯苓、白术、五味子、生地、麦冬、苍术、丹参、当归、炒卜子、炒神曲、炒麦芽。

  从药物组成可以看出上方的基本功效为健脾和胃、益气养阴、活血化瘀,临床上,遇见消渴病人,根据其症状,再进行简单加减,这样即提高疗效,又提高了效率。所以复脾汤同样可以看作是一个治疗糖尿病的基础方。并且也具备整体调协的作用。

  而阅读薛老《十年一剑全息汤》,其全息汤已上升到系统整体协调的高度,超越了一病一症之限,即有一种眼睛一亮的感觉,又有一种将信将疑的困惑。 正如该书编辑所言“试玉要烧三日满,辩材须待七年期”,下一步,只有在充分化解,吸收薛老全息汤及其加减变化的基础上,验证于临床了。很期待啊…………

相关文章





  评论这张
 
阅读(36)|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