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得健养生堂

溶经方于刮痧拨罐以养生治病,合食疗培元觅健康

 
 
 

日志

 
 
关于我

声明,我搏客引用的文章只用作参考,并不代表我赞成文章观点,各位千万别乱用,有病去找医生才能保养好身体 我以刮痧拨罐等方法来调理身体,不见人是调不了的,不在广州或不肯来广州者,请免问病

网易考拉推荐

胡希恕经方医案医话14则!+关于胃病:胡希恕经方用药心得  

2017-07-25 01:19:2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越婢加术汤治肾炎腹水

“越婢加术汤非常好使,它不单能治外边的水肿,也能治里边的水肿。可是有个问题现在我也闹不清楚,若是肾炎的腹水,用这个方子,百发百中,你们尽管试验;要是遇上肝硬化的腹水就不行。

 

那个时候在咱们医院有一个住院的病人,他就是患肾炎的腹水,腹水症状挺厉害,后来他们(其他医生)找我会诊,我就开了越婢加术汤,病人吃了就好了。后来遇到肝硬化的腹水,他们(其他医生)试验就不行,他们说这方子怎么不好使了?

这东西奇怪,肾炎的腹水,吃越婢加术汤非常好使,但是肝硬化的腹水就不行。他们试验了很多次,我还没试验,但他们告诉我,我就知道了。”

 

胡希恕经方医案医话14则!

 

编者(原书编者,下同)按:在《经方传真:胡希恕经方理论与实践》《胡希恕病位类方解》中对此总结道:“本条(《金匮要略·水气病脉证并治第十四》第5条)的里水,是就病水的原因说的,也即相对于风气相击的风水说的。风水可说是外因,此由于小便不利为内因,故以里水别之。有的注家改皮水,值得考证研究。依据实践证明,本方所主水肿,为由于肾功能的障碍,从而使小便不利而致的水肿,对于肾炎患者的水肿和腹水,屡试皆验,尤其令人惊异者,不但水肿得治,肾炎本病亦得到彻底的治愈。”

 

胡希恕经方医案医话14则!



2.芎归胶艾汤合四君子汤治愈胎漏重证

“这个芎归胶艾汤是个止血药,可是方中净是些强壮性的祛瘀药,它不用桃仁、牡丹皮,说明它治疗虚证,就是这个下血证有虚脱的倾向,所以得赶紧止血,用强壮性的祛瘀止血的法子。

这个药应用的机会也相当多,一般的吐衄下血都可以用,但不是虚衰性的证不行,真正的虚证,需要用一种强壮祛瘀的法子,这个方子最好使不过了,也是常用的方子。对于妇人,在妊娠阶段常有下血、腹中痛。一般就是由于她们自己不谨慎,导致下血、腹痛,如果要流产,这个方子也很好使。

这个方子常常配合人参、茯苓、白术,就是把四君子汤合用在这里面,治先兆流产的下血,起止血安胎作用,这个药经常用,也挺好使,这个药我也用过,不然我不会这么说啊。咱们医院的老范,他的第二个女儿就是患这个病,哎呀,她那个血出得很厉害,我就用芎归胶艾汤合四君子汤,她吃完就好了,后来她生了个小孩叫小阳子。一般的失血证,要是有虚脱的情形,就是脱血的情形,即出血相当厉害,这个方子就可以用。”

编者按:本书上篇第四章提到:“下血不止者,大体不离芎归胶艾汤(止血)合四君子汤,一般先兆流产的腹痛下血颇好用,不是偏虚亦可不合四君子汤。以腹痛为主的,以芎归胶艾汤合当归芍药散亦佳。”可互参。

胡希恕经方医案医话14则!



3.桂枝茯苓丸治实证喜哭

“这个药(指甘麦大枣汤)也常用,妇人悲伤喜哭,可以用这个药,就是小孩子在夜间哭得特别厉害,有时候用这个药也起作用,但不是虚证可不行,不是虚证的患者吃这个药都睡不着觉,我有这个经验。

我有一次给人看病就给人弄错了,这人精神失常,她当时也是好哭,可是她不虚,我给她开这个药,第二天她就来找我了,说:‘你给我吃的是什么药?我一宿没睡着。’然后我就赶紧换了药,又给她吃桂枝茯苓丸,那种药就对了,因为她患的是实证。

 

胡希恕经方医案医话14则!

 

所以虚实还是很有关系的。像脏躁,心虚而躁扰不宁,可以用甘麦大枣汤,但是对实证用就错了,这要注意。我那会儿也是没注意就开了方子,因为她是我朋友的爱人,她老觉得委屈,我就给她开前边那个方子,所以就错了。”

编者按:《经方传真:胡希恕经方理论与实践》的甘草小麦大枣汤方中言及:“脏躁所指不明,但通过实践,凡无故哭笑,情难自已的精神病,不论男女用之多验。”《胡希恕病位类方解》中也有相似的说法,但说的都是虚证的情况。此处提到的实证喜哭案,正好可作为其重要的补充说明。

 

胡希恕经方医案医话14则!

 

4.抵当汤加芒硝通经治愈精神病

“‘妇人经水不利下,抵当汤主之。’(《金匮要略·妇人杂病脉证并治第二十二》第14条)这个‘不利下’不是指月经不调,这是指经闭,经闭不利下,用其他的药月经也不下。

这在临床上也常有,最近我在临床上遇到一个精神病患者,她的月经就是吃抵当汤才下的,我给她用了抵当汤以后,她的经血中有挺大一块血块,现在她的这个精神病大致是好了。她以前拿斧子砍人,在精神病院治疗过很长时间,现在这个人挺好。之前我用其他的祛瘀药都不行,她的月经就是不来,这个抵当汤是真有力量,我用这个方子,但是加了芒硝,因为她的大便特别干,人也癫狂。”

编者按:《胡希恕病位类方解》中提到“精神病由于瘀血者颇多,余以本方(桃核承气汤)或桂枝茯苓丸与大柴胡汤合方,治愈者多矣”“本方证(抵当汤)与桃核承气汤证相较,则彼轻而此重,桃核承气汤证其人如狂,而本方证则其人发狂”。

《经方传真:胡希恕经方理论与实践》中也总结道:“喜忘与狂均属神经症,以是可知,诸神经症,多有瘀血为患,临床常用祛瘀药而治愈。由此也悟出,疯狂、癫痫等脑系病变,用祛瘀法治疗是有效的方法之一。”

 

胡希恕经方医案医话14则!

 

5.猪膏发煎治阴吹

“胃气下泄,阴吹而正喧,此谷气之实也,膏发煎导之。”(《金匮要略·妇人杂病脉证并治第二十二》第22条)这个病我遇到过一次,是在我私人诊所开业的时候,有个老太太就是这样。她的病厉害得很,坐那不敢动,一动那声音大得很,她患的就是阴吹,吹气的吹。

这种病大概都是谷气实,这个谷气实,吃泻药不行,它不是实证,是虚证。所谓胃气下陷,即李东垣说的清阳下陷,下陷是患者大便不通,所以说‘此谷气之实也’,用猪膏发煎。之前咱们讲过猪膏发煎是用头发、猪膏组成,猪膏就是猪油,把头发放猪油里头,把油烧开了头发就化成灰了,这个东西是通大便的。”

 

胡希恕经方医案医话14则!

 

6.“痧症”见闻

“阴阳毒这个病,我没遇到过,我活了这么大岁数也没遇到过,古人或者是遇到过,西医也没有类似的这种病。至于说痧症,痧症就是无名的疫疠之气,这个病我倒是见过,可它也不像书上说的这个样子,‘五天可治,七天不可治’这么猛剧这么快。

东北有种叫‘发猴’‘羊毛疔’的病,这都是古人说的痧症,是一种急性的疫疠,叫做‘尸疫’。有的患者是光嗓子痛,并伴有全身证候。有的患者是剧烈的腹绞痛。阴阳毒这个病,我的确是没遇到过,留待以后作参考。”

编者按:通过这段录音讲话,可从中体会到胡希恕先生实事求是的严谨学风。对于“痧症”病例,虽然胡希恕先生没有提及详细的脉证及治疗,但确是胡希恕先生亲历见过的,有助于我们扩展见闻,待临床的验证,故亦收入。

 

胡希恕经方医案医话14则!

 

7.鳖甲煎丸治脾大有验

“鳖甲煎丸这个药现配很麻烦,以前在药店有成药。现在大概在武昌、汉口有这种药生产,在北京也有这种药生产,但是药厂把这个方子的药味减少了,所以它就不好使了。在杭州生产的这个药,挺好使的。

我用这个药治过肝炎的脾大,的确有效果,因为这个脾大,它是有瘀血,不能求急治,用猛攻的方法是不行的,用这种丸药就比较好。现在一般用大黄虫丸,也挺好使。”

编者按:《中国百年百名中医临床家丛书·胡希恕》中记录有用鳖甲煎丸治肝硬化脾大的费某医案,可参看。

 

胡希恕经方医案医话14则!

 

8.柴胡桂枝干姜汤治疟疾神效

“《伤寒论》第147条曰:‘胸胁满、微结、小便不利、渴而不呕,但头汗出、往来寒热、心烦者,柴胡桂枝干姜汤主之。’《金匮要略·疟病脉证并治第四》附《外台秘要》方,曰:‘治疟寒多微有热,或但寒不热。服一剂如神。

这个‘多寒少热’,或者‘但寒不热’,都现的是柴胡证,就是这篇头一条说的那个‘疟脉自弦’,不是牡疟那种情况,也不是里头有水造成的。这个方子后头有个小注‘服一剂如神’,这个确实不假。也不光是‘寒多微有热’,或者‘但寒不热’,只要合乎柴胡桂枝干姜汤应用的条件的话,的确是其用如神。

北京这个地方,患疟疾的病人较少,在这儿我没有用它治过疟疾。我有一个朋友叫张秋水,他在江西行医,他回来跟我说:‘我就用这个方子治疟疾,真好使,就用这么一个方子加加减减就可以了。

 

胡希恕经方医案医话14则!

 

’我们俩是同学,他后来在江西的一个大学当教授,当教授挣的钱也不够他花,他就给人治病,他的医术也挺好。他说他光治疟疾就行,一天就很忙,江西那个地方得疟疾的人多得很,他没用其他的方子,就用这个柴胡桂枝干姜汤。所以‘服一剂如神’,古人也有体验,可见治疟疾时选用这个方剂最多。

这个方剂主要是针对什么呢?身无力,胸胁满,心下这个地方觉得堵、有结滞,但是不厉害,还有一点拒按,但不像阳明病实结的那个样子,身上没有汗,光脑袋出汗,这就是有气上冲、表不解的情况。凡此用它就可以。吃这个药应注意,头一次吃它会发烦,烦是因为不得汗出的缘故,再吃汗就出来了,病也就好了。这个方子,在治疟疾时,用的机会挺多。”

 

胡希恕经方医案医话14则!

 

9.大柴胡汤合桂枝茯苓丸加石膏可治高血压、脑出血


“后世治中风这个病,动辄就用祛风这类药物,这是相当有害的。我认为治这个病主要应该祛瘀活血。脑血管出血也是一样的。出血证,中医的观点常常认为这是因为有瘀血的关系。

尤其是高血压,必须用血分药,同时用泻火的药,所以三黄泻心汤配合桂枝茯苓丸等适证的药,都是可以用的。我最常用的药就是大柴胡汤合桂枝茯苓丸加生石膏,这个药又能降血压,又能够祛瘀,不祛瘀是治不了高血压的。

对脑血管意外最好不用‘中风’这个词,我的意思是这个病名应该改良。西医的检查是相当清楚了,它不外乎是脑血管出血,这个与患者平时有高血压有关系;或者就是与血栓的形成有关系。就这么两种情形。

这两种情形都是血液的问题,都不是风的问题,这是肯定的。古人的看法我们也只作为参考,总之如果治这个病,根据风邪来治,是治不好的,这个我也遇见很多了。

 

胡希恕经方医案医话14则!

 

这个脑血管意外,出血要不是太厉害的话,病人也就落那么一个毛病,并不是脑血管出血治好了,你不治他也那样,反正当时他也死不了,还没到死的时候,那能算你治好的吗?

我没见过用这个祛风药治好脑血管出血的,那根本不是风嘛。这本书也是略略的这么几部分,也没深说。这个侯氏黑散能不能治我们所说的脑出血呢?对中风的后遗症,如果病人真虚,用它来调理也未尝不可,但也不一定就会治好。”

编者按:胡希恕先生用祛瘀剂合清热剂治高血压、脑出血,在《经方传真:胡希恕经方理论与实践》《中国百年百名中医临床家丛书·胡希恕》中有一例高血压鼻衄的赵氏案,可参看。

 

胡希恕经方医案医话14则!

 

10.獭肝丸治肺结核无效见闻



“这个方子我没有用过。有一回我见北京的一个很有名的老大夫用过。他用的獭肝丸是他自己配的丸药,他给患肺结核的病人吃,没治好,我看他用不行,我也就没用,没试验。”

 

胡希恕经方医案医话14则!

 

11.喝冷水、冷粥可解巴豆毒性

“巴豆这味药,下得相当猛峻,要是下得太厉害,喝点冷水就好了。这个我也有亲身体会,用巴豆是温下的法子,遇到寒它的药性就解了,喝点冷水、冷粥都行,越吃热的食物下得越厉害。以前巴豆是医家常用的药,像妙灵丹里就有这味药,搁点巴豆霜,它不伤人,别看这味药挺猛峻,小量用它就不伤人,尤其是把油提炼尽后,吃它也不怎么吐,这个吐是与巴豆油有关系的。”

 

胡希恕经方医案医话14则!

 

12.乌头、附子剂治肠梗阻等腹剧痛者

“前两天报道,有一个小孩吃瓜吃多了,得了肠梗阻,这当然不只是寒的问题了。可是肠梗阻的痛法,符合中医寒疝的证候表现,所以不管里头寒不寒都可用乌头、附子剂,都有效。

附子、乌头的作用,就是使松弛的组织重新恢复正常的机能,使过于紧张的组织的机能恢复,如肠折叠恢复到原有状态就不梗阻了,肠梗阻也就好了;如肠下垂,一紧张肠就又回到原来的位置了,病也就好了。以前我们对附子、乌头的认识不多,就认为它们性热,究其作用,它们的确是恢复生理机能的药物,尤其是代谢机能。

 

胡希恕经方医案医话14则!

 

你看对于心脏衰弱,甚至无脉,附子也起作用,四逆汤就是例子,通脉四逆汤也是。它恢复心脏生理机能不光是治寒,心脏衰竭到了那个地步病人都虚脱了,当然这时是有‘寒’了,它为什么能促进心脏生理机能的恢复呢?因为有强心作用嘛。所以附子、乌头的作用中,性温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它们能促进身体某一方面生理机能衰竭的恢复,这一点通过临床、通过古人的书我们都可以体会到。”

编者按:在《胡希恕病位类方解》中也提及:“小肠疝气、肠梗阻多见本方证(大乌头煎证),大便虽秘结,不可用下药,用本方反能通其大便,而止剧痛。”可参。对于附子的作用,胡希恕先生认为它不光是以热治寒,主要在于它还能恢复虚、衰。

 

胡希恕经方医案医话14则!

 

13.甘遂半夏汤治肝癌腹水剧痛有效

“甘遂半夏汤中的芍药,用在这儿主要是治腹胀感、发挛急、腹急。心下续坚满,必是心下有留饮不去,用甘遂半夏汤治疗,这是可以的。这不会有中毒现象,我用过,挺好使,只要是二便不利就可以用。

可是甘遂有毒,在临床应用上,对一般的肝病有腹水,最好不用它,迫不得已时才用它,我们用它的时候,必须要加扶正的药,例如十枣汤中就是大量地用大枣。能不用它,还是不用为好,它能治病,但它有毒伤胃,对肝更不好,是猛峻的泻下药,用它治腹水如果不注意配伍和服法,那病人非死不可。

 

书上提到的这一节(《金匮要略·痰饮咳嗽病脉证并治第十二》第18条),说的像肝硬化腹水,‘心下续坚满’,尤其是上腹部往外鼓,且特别硬而满,虽利还是不见消。因为这个,对肝癌腹水我用甘遂半夏汤,病人吃药后效果还是相当好的。后来我再也没用它,因为你开了这个方子,药房的医生也不给你抓药。”

编者按:《经方传真:胡希恕经方理论与实践》中提到:“曾治一肝癌患者,心下坚满而痛剧,服本方收一时良验,惜后复发,终未救其死。”在《胡希恕病位类方解》中也提及:“肝硬化腹水者确多大便溏,并其人亦确有以利为快之情,但我以本方治愈此证只有一例,大多宜茯苓导水汤加减较妥。”可互参。

 

胡希恕经方医案医话14则!

 

14.白虎加人参汤加麦冬合栝楼牡蛎散治糖尿病有效

“治糖尿病常用白虎加人参汤,这个方子相当好使。前面我们讲的中消,就是用这个方子治。但是在《伤寒论》第168条中,就看不出来它有这个作用。一般治糖尿病,‘渴欲饮水’时这个方子最常用,这个方子里可以加味。

《温病条辨》里有增液白虎汤,其不用加龙骨、生地黄,可以加牡蛎。我用白虎加人参汤时,常加栝楼根、牡蛎。栝楼根、牡蛎解渴的力量相当强。我有时候也加麦冬,大量地加麦冬也可以。

糖尿病要是真正属于有热,有多饮多食多尿,这个方子十有八九是有效的,没有效的情况很少,这个方子你们可以试一试。这个方子在治糖尿病方面是个主方。”

关于胃病:胡希恕经方用药心得

小编导读

胃肠病是生活中的常见病,种类繁多,发病率呈现逐年上升的趋势,被胃肠病折磨、困扰的人越来越多。对待胃肠病不能大意,别以为忍一忍就能风平浪静,正确治疗胃肠病已经是刻不容缓,辨清症状,对于本病的治疗大有裨益。今天,就让咱们一起看看胡希恕先生是如何辨别胃肠病的证候的吧!

这里所说的胃肠疾病,主要是指病灶在胃肠的证候,有些旁及胰腺、胆道、胆囊及腹膜的症状表现。

胃病的证治

胃病包括西医所说的急性胃炎、慢性胃炎、胃和十二指肠溃疡及胃神经官能症等等,西医在鉴别上有较细的特征区分。如慢性胃炎、胃神经官能症,食欲不振比较明显,多有胀满的感觉。但胃神经官能症,精神情志的影响与症状的发生、变化相关性比较明显,而一般药物又不能减轻其症状,其往往还有头痛、头晕、心悸、无力等症状。急性胃炎、胃和十二指肠溃疡,主症则有明显的疼痛。不过,胃和十二指肠溃疡的痛,多以隐痛、胀痛、灼痛为主,并带有周期性或节律性(如食后或季节变化之际),两者甚至有出血症。

这些疾病,一般都有恶心、呕吐、嗳气、反酸、胀满、食欲不振、疼痛等症状。中医在鉴别区分上没有西医那么明确,但在辨证施治上却有其严格的规律性,这是必须用中医的辨证规律去理解和掌握的。

上述诸病,若以呕恶、下利(或便溏)、肠鸣、心下痞硬(满而不痛或闷胀发堵)为主,或兼其他证候表现如胃疼、食欲不振等,此类均以半夏泻心汤、甘草泻心汤、生姜泻心汤主治之,因三方都有半夏、干姜降逆逐饮止呕,黄芩、黄连解热除痞而止下利,胃气不振为客邪内饮的主因,故补之以人参,调之以大枣、甘草。其中生姜泻心汤更对嗳气、食臭有良效。服生姜泻心汤后,或有吐利的瞑眩状态,此应提醒病家须知,不必惊慌。如果恶心得厉害并牵扯到头痛(尤其是偏头痛)或胃疼得厉害,应加吴茱萸,实不异与吴茱萸汤之合方,效佳。吴茱萸汤证以水气上冲波及头脑者最为对证,但胃有热时则不宜。其中甘草泻心汤对下利无度、日数十行,谷不化者,有速效。

若以嗳气为主,有呃逆、泛酸之类,其和上面所言不同的是无肠鸣、下利,大便反干,但心下也发堵(心下痞硬),此类应主用旋覆代赭汤治之,因方中有生姜、半夏降逆止呕,人参补胃以治心下痞硬也。若胃酸过多,胃痛也偏重者,要加制酸药,以乌贼鱼骨(海螵蛸)最为常用。更奇妙的是,此方(旋覆代赭汤加乌贼鱼骨)并无通便药,但吃了就能通大便,实为中医之宝贵经验,岂可等闲视之?本方用于十二指肠溃疡,亦有较好疗效。

若以胀满为主,也呃逆,但以呃逆为舒,不似旋覆代赭汤之以呃逆为苦,此类以茯苓饮主治之,方内有苍术,重在治胃有停饮,又有大量橘皮行气,痛得重一些可加元胡二钱,胀满得厉害可加木香、砂仁等芳香药。但要注意,消导药、香窜药过多,对人体是没什么好处的。

此外,有的胃病,没有恶心、呕吐等症,但痛,即建中汤证者,用小建中汤即效;但有呕恶则不可,以此证不喜甘故也。主在治痛(胃溃疡或十二指肠溃疡)的还有甘草粉蜜汤,但原方宜去铅粉而加祛瘀止痛的白及,用于治胃溃疡有百发百中之效,尤其对胃出血用之更好。方药服法如下:炙甘草八钱至一两,白及三至四钱,蜂蜜一两半,先煎前两味,去滓,加蜂蜜再煎,把水分煎除一些成糊状,作一剂服。《金匮要略》曰:“蛔虫之为病,令人吐涎,心痛,发作有时。毒药不止,甘草粉蜜汤主之。”铅粉有毒,但加蜂蜜、甘草则与人无伤,此黏滑性药物,食后附着在胃壁上,故不伤人,可是能诱杀蛔虫,甘草、蜂蜜又能治痛,可见古方配伍之妙。此类胃痛很多见,上述两方效果平稳可靠,不过,小建中汤有些偏温,利于虚寒证而不利于虚热证。有些时候病人是食管痛,但他说不清楚是胃还是食管,这种情况必须详审细问,若为食管,有热者则多为栀子豉汤证。

以上诸方,而有食欲不振者,宜与半夏厚朴汤合方。

还有一种临床少遇的胃病,属虚寒阴证者,则当与四逆汤类。胡希恕先生有案例:有胃病,关节痛,用桂枝汤、附子汤合方治之,关节痛好了,同时胃病也好了,此真虚寒证也。

肠系疾病的证治

这里讨论的主要是腹痛、下利和便秘(或大便不通)三者的指征范围。

对于腹痛,西医有急性、亚急性和慢性的区别,但不见得都属消化系统疾病。而且,按腹痛的部位亦有上腹、下腹的不同(中医还有少腹之说)。上腹的疼痛多属胃病,上已论及,不再赘述。少腹疼痛虽多不属肠系疾病,但因与中医的辨证施治有密切的关系,也于此一并讨论之。对于下利和便秘,西医虽有胃源性、肠源性及其他因素的区分,而中医却均以“里证”赅之,两者在认识上虽殊途而差异倒不大。

鉴于胃肠疾病的复杂性,我们要用中医辨证施治的方法予以归类分析,就更应注意阴阳、寒热、虚实的辨证纲领,进而选择适应整体机制的具体方剂给予治疗。

腹痛的讨论,在胃病中已有所论及,此处要说明的有以下几点:阳性病中,表里并病者,若由于表热内陷,腹满痛,可与桂枝加芍药汤;大便不通者,可与桂枝加大黄汤。血虚于外,寒邪在里的虚寒腹痛,可与小建中汤。贫血性腹痛,可与当归建中汤。但应注意贫血性、瘀血性的腹痛(属虚寒),不宜攻下。有水毒为患者,与当归芍药散;若为腹膜炎,心下痞塞、胀满,不恶心,而有腹痛者,则多用当归芍药散合四逆散治之。腹痛而呕者属柴胡证,可以小柴胡汤主之。若兼有外感症状,适证可选用柴胡桂枝干姜汤。

急腹症中,以急性阑尾炎和胆囊炎最为常见,予以大柴胡汤合大黄牡丹皮汤可得捷效。慢性阑尾炎,用四逆散合当归芍药散的机会很多,有脓肿加薏苡仁,排脓效果更好。

不属于消化系统的腹痛,多与血分有关。如少腹急结,其人如狂(热结膀胱)的桃核承气汤证;瘀血性腹痛,痛在脐下的下瘀血汤证;瘀血结热,少腹满痛的土瓜根散证;血滞气阻或恶露不尽之腹满痛的枳实芍药散证;下血不止(虚)腹中痛的芎归胶艾汤证,亦提示于此。

腹痛,更不乏阴性病。如呕逆、腹中寒痛的附子粳米汤证;寒疝、绕脐痛(痛剧甚的小肠下漏,睾丸肿痛)等一派虚寒,大乌头煎固然可用,但一般多用当归芍药散合四逆散加附子、吴茱萸取效。若寒疝,同时兼有身疼者,也有用乌头汤和乌头桂枝汤的机会。若腹中大寒痛,痉挛得厉害,因证而施,可与大建中汤。诸般卒病,腹满痛,痛如锥刺,甚至口噤假死,病势凶险者,若只寒实于内,无热证者,与三物备急丸吐下之。

有关下利的讨论:下利有菌者,即今谓之痢疾,无菌者为肠炎,均为本部分讨论的范围。

下利而有表证,表里并病,视其阴阳属性,应遵先表后里,或先里后表之法;表里合病,依法当合治之,此为正治。例如阳性病中,下利而有表证者,有汗者与桂枝汤加葛根;无汗者与葛根汤。下利不止、脉促、喘而汗出者,此里热壅盛,表亦未解,当与葛根黄芩黄连汤清内外之热,喘利自止。如下利兼有表证,小便不利而渴欲饮水者,宜与五苓散,利小便止利,两解其表里。若为中虚少热,下利不止、心下痞硬之协热利,与桂枝人参汤。下利而现少阴证者,此表阴证而兼下利,但未至下利清谷的少阴太阴并病的程度,可用白通汤。

下利,阳性病居多,且多有发热、腹痛。若不见表证,亦不见柴胡证者,多属黄芩汤证。若同时伴有呕逆(干呕,下利,发热),偏于实者(有腹痛),用黄芩加半夏生姜汤;偏于虚者(无腹痛而有心下痞硬),用六物黄芩汤。此证若烦热较甚,进而心悸而烦者,更当用黄连汤治之。若此证属上热(热亢于上,胸中烦热)下寒(下利,心下痞硬),食入即吐者,当以干姜黄芩黄连人参汤主之。

若下利而显柴胡证,即当用柴胡剂治之:有腹痛者,即以小柴胡汤加芍药治之,口干舌燥者更加石膏;无菌之肠炎,下利腹痛而胸胁满者,可用四逆散;如呕而下利,发热不止,脉数,无论便不便脓血(有似表证而服葛根汤,病无所去),则可用大柴胡汤或合调胃承气汤更下之,有黏血便者,可合桂枝茯苓丸。

夏季常见流行的细菌性痢疾,多以里急后重、肛门灼热、腹痛、便脓血为主症者,主以白头翁汤加大黄治之,腹痛要加芍药;若脉滑而实,此痢未欲止也,或有呕,光用白头翁汤还不行,多合大柴胡汤治之。

另外,有一种痢疾俗谓“红水痢”,也属细菌性痢疾的一种,类似于霍乱,着实厉害,转眼之间人即虚脱,治之之法可采用白头翁汤加阿胶、甘草,也有用大柴胡汤加桂枝茯苓丸复合大黄牡丹皮汤的机会。要之,此种病不能总泻,必须兼祛热才行。

还有一种所谓“噤口痢”者,病人不想吃,也吃不下东西,亦属难治,故有痢怕噤口之说,治之之法有用小柴胡汤的机会,或加石膏。要在不可下,此证多呕,呕多者不可下,有可下之证也不可下。(编者按:大柴胡汤证且呕而下利乃里有结实,故心下急,甚至心下痞硬;此证乃胃虚不能食,且多呕,故不可下也。两者脉亦迥异,临证当慎辨)

肠炎之为病,比较单纯,主症为肠鸣,下利不止,或大便溏,呕,心下痞或心下痞硬者,均主以三泻心汤,于此述之虽简,但实为吾人常用之良方,不可忽之,当于仲景书中求其异同。编者按:三泻心汤证,胃病、肠系病均有之,故又重述于本部分)

关于下利,最后要提及的是虚寒阴证。凡下利胀满,汗出,或呕吐,因亡津液而致四肢厥冷者,均主以四逆汤。少阴太阴并病,至下利清谷,虚寒在里而致厥逆,主以通脉四逆类。里有水饮,下利而心悸、头眩者,主以真武汤。下利腹痛,便脓血,脉微迟而毫无热象者,可用桃花汤。久泻不收、无脓血者,赤石脂禹余粮汤主之。久泻,虚寒在里,慢性休息痢者,乌梅丸可用。

总之,对于下利,要慎辨阴阳,谨于补泻,倒施妄为,为害非浅。

另一大类即关于不大便、胃家实证。胃家实者,以三承气汤为主,多属急性病的大便不利,以热为主。发热,但无表证,腹痛拒按者,均可适证选用之,经文述之最详,不拟再赘。值得提及的是中毒性痢疾,来时高热不退,干热,而不拉稀,时昏迷,脉实数,面灰白,此急下之证,亟用大承气汤,勿得犹豫耳。

另外有可下之证,不适用三承气汤时,以柴胡加芒硝汤证和大柴胡汤证居多,不可不知。老年人虚秘,麻子仁丸为适证良方。

  评论这张
 
阅读(103)|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