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得健养生堂

溶经方于刮痧拨罐以养生治病,合食疗培元觅健康

 
 
 

日志

 
 
关于我

声明,我搏客引用的文章只用作参考,并不代表我赞成文章观点,各位千万别乱用,有病去找医生才能保养好身体 我以刮痧拨罐等方法来调理身体,不见人是调不了的,不在广州或不肯来广州者,请免问病

网易考拉推荐

徐汝奇:神通广大的葛根汤+《悟道张仲景》之葛根汤及其类方的病脉证并治解读+徐汝奇:葛根汤证治  

2017-07-12 23:36:3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徐汝奇:神通广大的葛根汤

经方医学模式具有规范化的特点,思维简洁,应用简便,值得推广。我万分崇拜医圣张仲景,学习经方,尤善用葛根汤,葛根汤及其类方、合方的使用占每日处方量三分之一强。兹此介绍经验如下:

1、方药组成

葛根60-90-120-300克,麻黄5-10-15-30克,桂枝或肉桂10-15-30克,赤芍15-30-60-90克,甘草10-15克,生姜15-30-60克,大枣15-30克。

2、用法:北京东华原煎药机足水煎取,煎煮时间约30-60分钟,自动分装,每包200毫升,日三服,用于急危重症时可超大剂量使用,可小量多次频服。

3、功能主治

表里双解,通阳化气,养阴生津,活血通络,缓急止痛,补虚和中

4、适应病证

太阳病经证、腑证,太阳阳明合病,涵盖着感冒、代谢综合征、冠心病心绞痛、肺心病、脑动脉硬化及脑梗塞症、高血压病、糖尿病、视网膜阻塞、突发性耳聋、血管神经性头痛、病毒性心肌炎、神经性耳聋和眩晕、过敏性鼻炎、鼻窦炎、迟发性运动障碍、输尿管结石、变态反应性皮肤病、痛风性关节炎、骨质疏松症、颈椎腰椎退行变、不孕症、闭经等,侧重于表里同病或者实多虚少的各科疾病。

5、应用指征:

遵从六经病“病、脉、证、治”辨证论治原则,本方证辨证属于太阳病或太阳阳明病,有以下特点:

(1)症候:头痛、发热、颈项强、肩胛痛、腰背痛、头晕、头昏、关节痹痛麻木、手足冷、易疲劳、耳鸣、耳聋、眼睛干涩、迎风流泪、视力欠清、鼻塞、流涕、腹泻、肥胖、或者检查有末梢神经循环不良、血压异常、高血糖、高血脂、高尿酸、等等 ,或病证特征吻合太阳经、阳明经循行路线的所有病变,具备其中之一项或数项者;

(2)脉象:双寸脉独见浮或弦,或左、右寸部单侧浮或弦者,或左右寸、关、尺三部六位脉象呈现阶梯状即从寸、关、尺依次出现从高到底或由强到弱的脉象特征者。

综合(1)、(2)分析,病机符合上下不通、左右不利,气机升降失调,血气上逆或下降,太过或不及,阴阳失调甚至阴阳厥逆,阳盛阴虚,病症不分科属,均为本葛根汤的应用范畴。

6、处方来源

本方源于医圣张仲景《伤寒杂病论》,原方组成及用法:

“葛根四两  麻黄三两,去节  桂枝二两,去皮   生姜三两    甘草二两,炙   芍药二两  大枣十二枚 ,擘 

 上七味,以水一斗,先煮麻黄、葛根,减二升,去白沫,内诸药,煮取三升,去滓,温服一升,覆取微似汗,余如桂枝汤法将息及禁忌。诸汤皆仿此。”

涉及应用的条文有三条:

(1)“太阳病,项背强几几、无汗、恶风,葛根汤主之。”

(2)“太阳与阳明合病者,必自下利,葛根汤主之。 ”

(3)“太阳病,无汗而小便反少,气上冲胸,口噤不得语,欲作刚痉,葛根汤主之。”

 按当代考古所得,汉代一两约等于现代15.625克,即原方剂量近似值为葛根60克、麻黄45克、桂枝30克、  生姜45克、甘草30克、芍药30克 、大枣十二枚 ,自唐·孙思邈开始、尤其明·李时珍以“古之一两,今取一钱可也”而倡导一钱约为3克,被现今国家药典与中医教育本科教材采用,葛根汤的主治范围相对较窄,应用甚至仅仅限于外感病中具备颈项强痛者。

7、方证主治分析

(1)  君药葛根的药证

《神农本草经》记载: “ 葛根, 味甘平,主消渴,身大热,呕吐,诸痹,起阴气,解诸毒。葛谷,主下利,十岁以上。”据原文分析,可获许多启发:

味甘平:甘平之味近于食品,无怪乎现代把它当保健品开发;

主消渴:提示可润燥生津除烦,消渴之证,多饮易饥,饮不止渴,与现代高血糖者表现类似。

身大热:提示可退烧,可解表散热;呕吐,由胃气不和所致,止呕吐,可和胃,提示可

畅气机;

诸痹:风寒湿杂而为痹,痹则不通,治诸痹,提示可通络,可调畅经脉血气;

起阴气:提示可升发阳气,和阳助阴;

解诸毒:凡毒皆可解,毒之义甚广,药毒、食毒、内毒、外毒等等,凡毒皆可解,后世认为尤可解酒毒;代谢综合症形成的机理主要在于食毒蕴积,故葛根必用。

葛谷,主下利,十岁以上:葛谷,葛根的果实,止泄泻,年代越久远的越好,也许葛谷不易找到,故张仲景治下利也只用葛根。

葛根在现代有两类,一为干葛,一为粉葛,用途相混,距张仲景时代真伪难分,但本方证强调只用干葛,粉葛堪当食用佳品。

现代分析葛根的化学成分 含多种黄酮类成分,主要活性成分为大豆素(daidzein)、大豆甙(daidzin)、葛根素(puerarin)、葛根素-7-木糖甙(puerarin-7-xyloside)等。葛根及其提取物具有抗缺氧和抗氧化作用,对多种脏器细胞有保护作用;对冠心病、动脉硬化有较好的改善作用,可降低血压,增加脑血流量,增加冠脉血流量,对心肌有保护作用;有解痉、解热及降低血糖作用;有雌性激素样作用。

(2 )  臣药麻黄的药证

《神农本草经》记载:“ 味苦温无毒。主治中风伤寒头痛,温疟,发表出汗,去邪热气,止欬逆上气,除寒热,破癥坚积聚。一名龙沙。生山谷”

现代认定麻黄的主要功用主要有四:1、发汗散寒,2、宣肺平喘,3、行水消肿,4、散阴疽、消症结。麻黄药效剧烈,从古至今均认为“麻黄、细辛不过钱”,害怕麻黄的毒副作用。其实细辛的毒性反应,只限于散剂中, 水煎剂中小剂量、甚至超大剂量使用并不明显。这种惯性思维,认定麻黄是发散风寒药,而仅仅用于辛温发汗与宣肺平喘。实际上,麻黄的宣痹通络作用非常强,且呈双向调节,兴奋与抑制的作用与剂量相关,少量的麻黄宣发,大剂量的麻黄降逆,试作分析:

味苦温无毒:味苦降逆、温性发散,提示麻黄的功效有双向性,可升散、可降逆。现代认为麻黄有一定毒性,将麻黄生物碱成分提纯使用,与中医辨证应用已大相径庭。

中风伤寒头痛:中风是六经病皆有的外证表现,本条指太阳中风,如现代语言所谓伤风受寒,故太阳病中风伤寒必头痛,提示麻黄是风寒引致头痛的特效药。

温疟:《金匮要略》记载:“温疟者,其脉如平,身无寒但热,骨节疼烦,时呕”,指不寒反热,骨节疼痛,时呕,是温疟的主证,提示麻黄可散热、且解一身骨节疼痛。

发表出汗:提示麻黄的发表、解表作用,且一定引致出汗。通过发汗来祛风解表的汗法是中医最重要的治则之一。后世温病学派惧怕麻黄之力,发汗改取荆芥、防风,疗效已是大为逊色。汗为水之上源,后世医家从麻黄发表出汗的功效,宣发肺气以利水消肿,疗效非常药可比。

去邪热气:麻黄性味苦温,去邪热气,以温散热,是从《黄帝内经》倡导“火郁发之”的从治之法,提示去邪热气,也是麻黄的重要药证。

止欬逆上气:提示麻黄的止咳、平喘作用。

除寒热:寒热提示病位在表,除寒热,即提示麻黄是表证要药。

破癥坚积聚:癥坚积聚必因阳郁寒闭、气血瘀滞、饮积痰凝而生,本药证提示麻黄可通血脉、破瘀滞,化痰饮,散结聚。此功效后世医家鲜有发挥。

现代分析麻黄的化学成分,主要为麻黄碱和伪麻黄碱。麻黄碱的结构与肾上腺素相似,可直接兴奋α,β-受体而发挥拟肾上腺素作用,对心血管系统、对中枢神经系统的作用非常强。

药理实验证明,麻黄挥发油有发汗解热作用、也有一定的抗菌抗病毒作用。麻黄的水或乙醇提取物有抗过敏及免疫作用、镇咳平喘祛痰作用。并且从药物动力学角度证明,由于伪麻黄碱与麻黄碱成分均有显著的利尿作用,临床上麻黄与氨茶碱不应同时使用。

(3) 佐使药

将葛根汤方继续拆分,撇开君药葛根、臣药麻黄,剩下的佐使之药是一个完整的桂枝汤。桂枝汤由桂枝、芍药、生姜、大枣、甘草五味药组成。桂枝汤的应用方法在《伤寒杂病论》中称作桂枝法,桂枝法是六经病辨证论治体系中的第一大法,《伤寒杂病论》载方314首,从桂枝汤化裁变化出的桂枝汤类方就达19个,主要分布在太阳病与太阴病的条文中,而含桂枝的方剂占约总数的三分之一,广泛用于六经病及杂病的主治配伍,可见桂枝是一味非常重要的药物。      

桂枝汤的功效,可以概括为解肌发表,调和营卫、补益脾胃,以桂枝的辛甘热助阳,芍药的酸苦寒助阴,再以生姜的发散,配以甘草、大枣的甘甜,辛散、甘补、酸收合用,从“辛甘化阳”、“酸甘化阴”之理,组成一个既能解肌发汗,又可调和营卫气血,健脾和胃的阴阳调和之方,具有良好的调节免疫与滋补强壮作用,对太阳病之表虚、太阴病之里虚的特点,从虚实予以化裁合方使用,疗效确切。而现代,桂枝汤广泛用于内、妇、外、儿多科及多系统疾病,如普通感冒、流行性感冒、上呼吸道感染、皮肤瘙痒症、荨麻疹、过敏性鼻炎、神经衰弱、小儿多动症、冠心病、病毒性心肌炎、风湿性关节炎、冻疮、慢性胃炎、消化性溃疡、妇女妊娠恶阻、经前产后诸症等多种病证。

所以,葛根汤组方非常严谨,以葛根、芍药之寒,麻黄、桂枝之温,寒温共济,再辅以健脾和胃之生姜、甘草、大枣,君臣佐使的配伍,完全符合《汉书·艺文志》规定的经方原则:“本草木之寒温,量疾病之深浅,假药味之滋,因气感之应,辨五苦六辛,致水火之齐,以通闭解结,反之于平。”充分体现了中医辩证论治的处方特色。

 本文转载自http://user.qzone.qq.com/570398805

《悟道张仲景》之葛根汤及其类方的病脉证并治解读
徐汝奇
(江西省泰和县澄江镇西门村卫生所,343700) 
有关葛根汤及其类方的应用研究正方兴未艾,笔者对葛根汤也情有独钟,每日处方葛根汤的几率至少60%,涵盖的病种十分广泛。葛根的剂量一般在30-60-90g之间,一年用量达数千公斤,从疗效中真切地感受到葛根汤的奇妙,对张仲景应用葛根汤及王叔和推广发明葛根汤应用的思路有了进一步的认识。
一、葛根汤及其类方的原文复习
葛根汤见于《伤寒杂病论》凡三:
1.《伤寒论·辨太阳病脉证并治中第六》载:“太阳病,项背强几几、无汗、恶风,葛根汤主之。葛根四两,麻黄三两,桂枝二两,生姜三两,甘草二两,芍药二两,大枣十二枚,上七味,以水一斗,先煮麻黄、葛根,减二升,去白沫,内诸药,煮取三升,去滓,温服一升,覆取微似汗,余如桂枝汤法将息及禁忌。诸汤皆仿此。”
2.《伤寒论·辨太阳病脉证并治中第六》载:“太阳与阳明合病者,必自下利,葛根汤主之。”
3.《金匮要略·痉湿暍病脉证治第二》载:“太阳病,无汗而小便反少,气上冲胸,口噤不得语,欲作刚痉,葛根汤主之。上七味,口父咀,以水七升,先煮麻黄、葛根,减二升,去沫,内诸药,煮取三升,去滓,温服一升,覆取微似汗,不须啜粥,余如桂枝汤法将息及禁忌。”
对照发现,葛根汤的煎煮法介绍用词稍有不同,《伤寒论》中“以水一斗”,后注“诸汤皆仿此”。《金匮要略》中“口父咀,以水七升”,增加了“不须啜粥”一句,系明显的转抄之误,对正确理解条文无关紧要。
葛根汤的类方(指含葛根的处方)亦见有三:
1.桂枝加葛根汤
《伤寒论·辨太阳病脉证并治上第五》载:“太阳病,项背强几几,反汗出恶风者,桂枝加葛根汤主之。葛根四两,麻黄三两,芍药二两,生姜三两,甘草二两,大枣十二枚,桂枝二两,上七味,以水一斗,先煮麻黄、葛根,减二升,去上沫,内诸药,煮取三升,去滓,温服一升。覆取微似汗,不须啜粥,余如桂枝法将息及禁忌。臣亿等谨按仲景本论,太阳中风自汗用桂枝,伤寒无汗用麻黄,今证云汗出恶风,而方中有麻黄,恐非本意也。第三卷有葛根汤证云,无汗恶风,正与此方同,是合用麻黄也。此云桂枝加葛根汤,恐是桂枝中但加葛根耳。”
注:以主方加味扩大主治、拓展方规,是张仲景提倡“观其脉证,知犯何逆,随证治之”辨证论治法则的示范例举。此方以桂枝汤主治“太阳病,头痛,发热,汗出,恶风”,因“项背强几几”再加葛根,提示葛根乃“项背强几几”的专治药证。葛根加半夏汤的“但呕者”加半夏,提示半夏止呕是药证。主证主方,兼证加味,凡以“××加××汤”之名称谓的所加之药味,皆是药证。主证加药证,是张仲景学术思想的一大特色。
另:桂林古本《伤寒论》载:寒病,骨痛,阴痹,腹胀,腰痛,大便难,肩背颈项引痛,脉沉而迟,此寒邪干肾也,桂枝加葛根汤主之;其著也则两腘痛,甘草干姜茯苓白术汤主之。
桂枝加葛根汤方:桂枝三两,芍药三两,甘草二两,生姜三两,大枣十二枚,葛根四两,右六味,先以水七升,煮葛根去上沫,纳诸药,煮取三升,去滓,温服一升,日三服,不须啜粥,余如桂枝将息及禁忌法。
甘草干姜茯苓白术汤方:甘草二两,白术二两,干姜四两,茯苓四两,右四味,以水五升,煮取三升,去滓,温服一升,日三服。
注:《伤寒论》的现存版本多种,该桂枝加葛根汤条文的写作体例,与王叔和编次的《伤寒论》体例大不相同,显然伪文。殆由于年湮代革,医家在辗转传抄的过程中掺杂己见,致使如今“一人一仲景,一家一伤寒”,并不奇怪。从临床计议,即便那文例不合训诂,只要符合实际效果,也极有价值。此条文症候描述不但与桂枝加葛根汤的主治功效颇为吻合,且与王叔和推理的六经病证中太阳病极为相同(见本文四“王叔和推理六经病证的思路”),足见作伪文者的学识高明。
2.葛根加半夏汤
《伤寒论·辨太阳病脉证并治中第六》载:“太阳与阳明合病,不下利,但呕者,葛根加半夏汤主之。葛根四两,麻黄三两,甘草二两,芍药二两,桂枝二两,生姜二两,半夏半升,大枣十二枚,上八味,以水一斗,先煮葛根、麻黄,减二升。去白沫,内诸药,煮取三升,去滓,温服一升。覆取微似汗。”
3.葛根黄芩黄连汤
《伤寒论·辨太阳病脉证并治中第六》载:“太阳病,桂枝证,医反下之,利遂不止,脉促者,表未解也;喘而汗出者,葛根黄芩黄连汤主之。葛根半斤,甘草二两,黄芩三两,黄连三两,上四味,以水八升,先煮葛根,减二升,内诸药,煮取二升,去滓,分温再服。”
二、葛根的主治功效
葛根的功效有传奇色彩,与《伤寒杂病论》、《脉经》成书年代相近的《神农本草经》记载:“葛根,味甘平,主消渴,身大热,呕吐,诸痹,起阴气,解诸毒。葛谷,主下利,十岁以上。”
据原文分析,可获许多启发。葛根味甘平,近于食品,无怪乎现代人把它当保健品开发;主消渴,提示可润燥生津。消渴,一般认为近似于糖尿病,糖尿病无葛根效不显;身大热,提示可退烧,可解表散热;呕吐,由胃气不和所致,止呕吐,可和胃,提示可畅气机;诸痹,风寒湿杂而为痹,痹则不通,治诸痹,提示可通络,可调畅经脉血气;起阴气,提示可升发阳气,和阳助阴;解诸毒,凡毒皆可解,毒之义甚广,药毒、食毒、内毒、外毒等等,凡毒皆可解,后世认为尤可解酒毒。代谢综合症形成的机理主要在于食毒蕴积,故葛根必用。
葛谷,葛根的果实,止泄泻,年代越久远的越好,也许葛谷不易找到,故张仲景治下利也只用葛根。
葛根在现代有两类,一为干葛,一为粉葛,用途相混,距张仲景时代真伪难分,但我只用干葛,粉葛堪当食用佳品。
葛根的化学成分含多种黄酮,主要活性成分为大豆素(daidzein)、大豆甙(daidzin)、葛根素(puerarin)、葛根素-7-木糖甙(puerarin-7-xyloside)等。葛根及其提取物具有抗缺氧和抗氧化作用,对多种脏器细胞有保护作用;对冠心病、动脉硬化有较好的改善作用,可降低血压,增加脑血流量,增加冠脉血流量,对心肌有保护作用;有解痉、解热及降低血糖作用;有雌性激素样作用。
 黄煌老师认为葛根汤是强壮剂,这是一个非常了不起的发明。我推测葛根汤的药效不仅仅是对症治疗,并且极可能有电解质的营养作用,以为在一定程度上可媲美输液,或某个阶段可替代输液的。
有人总结葛根可以治疗的病症有:(1)冠心病心绞痛;(2)肺心病;(3)脑动脉硬化及脑梗塞症;(4)高血压病;(5)糖尿病;(6)视网膜阻塞;(7)突发性耳聋;(8)血管神经性头痛;(9)病毒性心肌炎;(10)神经性耳聋和眩晕;(11)迟发性运动障碍;(12)输尿管结石;(13)变态反应性皮肤病;(14)痛风性关节炎,等等。应用的范围确实十分广泛。
三、由葛根汤证启发的六经病本质的思考
奠基张仲景学术思想基础两大支柱,一为六经辨证,一为脏腑辨证,六经辨证与脏腑辨证的相互支撑,构建了传统中医学的基本框架。现代中医在西方医学模式影响之下,对张仲景学术思想的精髓即六经辨证法的研究应用日渐式微。有识之士提倡方证辨证法,且提出方证是辨证的尖端,我以为尚有依样画葫芦之嫌,其实解析张仲景的六经病证本质,仍是正确理解方证、推演主治、扩大方规的唯一途径。葛根汤及其类方的条文开首均冠名“太阳病”、或“太阳阳明合病”,《伤寒论》所谓的“病”与现代指称的“病”,名同实异,经典意义的“病”不仅仅只是证候的简称、类证的指代,一如现代疾病中对症状多、病位广而诊断不明的命名一般,是具有概括归纳意义的综合征。在《伤寒论》,张仲景借用太阳、阳明、少阳、太阴、少阴、厥阴六经之名称谓的“病”,实际上已经包涵了病发时间、病发过程、病发程度、甚至多脏器病变等内容,是相类证与相类病结合的症候群综合征,故将六经病统称为六经病综合征,如太阳病综合征、阳明病综合征、少阳病综合征、太阴病综合征、少阴病综合征、厥阴病综合征,如此来理解或许更为允当。
    张仲景将方证的主治范围主要定位于六经病,实质也是为了辨证规范化与方证主治的规范化,如葛根汤界定在太阳病、阳明病综合征的框架之内,对应用葛根汤的思路可起画龙点睛的作用。
    经络辨证从经络病变,甚至包括循经感传机理将相关的病和证予以归类,以规律性给予概括,是中医临证思维的最大特点。学习王叔和从经络病脉证解读张仲景伤寒六经辨证的方法思路,对正确理解《伤寒论》原文、推广扩大经方应用,我以为在现代医学诊断明确的前提下尤有指导意义。
四、王叔和推理六经病证的思路
王叔和是千百年来悟道张仲景的第一人。宋林亿感叹“自仲景于今八百余年,惟王叔和能学之”,此评价我以为十分公正,当今距王叔和又历一千余年,伤寒之学的名家繁如星河,但与王叔和的悟道相比,离仲景思想的原旨却是越去越远。所以,我以为步王叔和之后尘,从流溯源,复读《脉经》,是学习《伤寒杂病论》、研究张仲景思想的唯一的最佳捷径。
王叔和推理六经病证的方法,首先是从《黄帝内经》中引出手足六经的循行部位及其主病,再辅以脉象分析,进而剖析张仲景伤寒六经辨证的实质。张仲景将葛根汤及其类方的应用范畴定位于太阳病、太阳与阳明合病,故本文只将太阳经病证、阳明经病证予以解读。以此类推,少阳、太阴、厥阴、少阴经脉的病脉证可以在复习《脉经》相关原文的过程中体会。
《脉经·小肠手太阳经病证第四》载:“手太阳之脉,起之于小指之端,循手外侧,上腕,出踝中,直上,循臂骨下廉,出肘内侧两骨之间,上循臑外后廉,出肩解,绕肩甲,交肩上,入缺盆,向腋络心,循咽,下膈,抵胃,属小肠。其支者,从缺盆循颈上颊,至目兑眦,却入耳中。其支者,别颊,上出页,抵鼻,至目内眦,斜络于颧。是动则病嗌痛,颔肿,不可以顾,肩似拔,臑似折。是主液所生病者,耳聋,目黄,颊颔肿,颈、肩、臑、肘、臂外后廉痛。盛者,则人迎大再倍于寸口;虚者,则人迎反小于寸口也。”
《脉经·膀胱足太阳经病证第十》载:“足太阳之脉,起于目内眦,上额,交巅上。其支者,从巅至耳上角。其直者,从巅入络脑,还出别下项,循肩髆内,侠脊,抵腰中,入循膂,络肾,属膀胱。其支者,从腰中下会于后阴,下贯臀,入腘中。其支者,从髆内左右别,下贯胂,过髀枢,循髀外后廉,过腘中,以下贯腨内,出外踝之后,循京骨,至小指外侧。是动则病冲头痛,目似脱,项似拔,脊痛,腰似折,髀不可以曲,腘如结,腨如列,是为踝厥。是主筋所生病者,痔,疟,狂,颠疾,头脑顶痛,目黄,泪出,鼽衄,项、背、腰、尻、腘、腨、脚皆痛,小指不用。盛者,则人迎大再倍于寸口;虚者,则人迎反小于寸口也。”
解读:
凡手、足太阳经脉循行部位的所有病证皆属太阳经病证范畴。手太阳经病证有:嗌痛,颔肿,不可以顾,肩似拔,似折,耳聋,目黄,颊颔肿、颈、肩、肘、臂外后廉痛,等等。足太阳经病证有:冲头痛,目似脱,项似拔,脊痛,腰似折,髀不可以曲,腘如结,腨如列,是为踝厥,痔,疟,狂,颠疾,头脑顶痛,目黄,泪出,鼽衄,项、背、腰、尻、腘、腨、脚皆痛,小指不用,等等。
太阳经脉络属在表,故张仲景对于太阳经脉相关病证的辨识,亦只以该经脉病变最易见的症状为纲,如“太阳之为病,脉浮,头项强痛而恶寒”这一条文,不但强调了脉证合参的辨识方法,更明确了凡太阳病症候均在表的特征。
《脉经·大肠手阳明经病证第八》载:“手阳明之脉,起于大指次指之端外侧,循指上廉,出合谷两骨之间,上入两筋之中,循臂上廉,上入肘后廉,循臑外前廉,上肩,出髃骨之前廉,上出柱骨之会上,下入缺盆,络肺,下膈,属大肠。其支者,从缺盆直入上颈,贯颊,入下齿缝中,还出侠口,交人中,左之右,右之左,上侠鼻孔。是动则病齿痛,出页肿。是主津所生病者,目黄,口干,鼽衄,喉痹,肩前臑痛,大指次指痛不用。气盛有余,则当脉所过者热肿;虚,则寒慄不复。盛者,则人迎大三倍寸口;虚者,则人迎反小于寸口也。”
《脉经·胃足阳明经病证第六》载:“足阳明之脉,起于鼻交頞中,旁约太阳之脉,下循鼻外,入上齿中,还出侠口,环唇,下交承浆,却循颐后下廉,出大迎,循颊车,上耳前,过客主人,循发际,至额颅。其支者,从大迎前下人迎,循喉咙,入缺盆,下膈属胃,络脾。其直者,从缺盆下乳内廉,下侠脐,入气街中。其支者,起胃下口,循腹里,下至气街中而合,以下髀关,抵伏菟,下入膝膑中,下循胻外廉,下足跗,入中指内间。其支者,下膝三寸而别,以下入中指外间。其支者,别跗上,入大指间,出其端。是动则病凄凄然振寒,善伸,数欠,颜黑,病至恶人与火,闻木音则惕然而惊,心动,欲独闭户牖而处,甚则欲上高而歌,弃衣而走,贲响腹胀,是为骭厥。是主血所生病者,狂,疟,温淫汗出,鼽衄,口㖞,唇紧,颈肿,喉痹,大腹水肿,膝膑痛,循膺、乳、街、股、伏菟、骭外廉、足跗上皆痛,中指不用。气盛,则身以前皆热,其有余于胃,则消谷善饥,溺色黄。气不足,则身以前皆寒栗,胃中寒,则胀满。盛者,则人迎大三倍于寸口;虚者,则人迎反小于寸口也。”
解读:凡手、足阳明经脉循行部位的所有病证皆属阳明病范畴。手阳明经病证有:齿痛,肿,目黄,口干,鼽衄,喉痹,肩前臑痛,大指次指痛不用。气盛有余,则当脉所过者热肿;虚,则寒栗不复,等等。足阳明经病证:病凄凄然振寒,善伸,数欠,颜黑,病至恶人与火,闻木音则惕然而惊,心动,欲独闭户牖而处,甚则欲上高而歌,弃衣而走,贲响腹胀,是为骭厥。是主血。所生病者,狂疟,温淫汗出,鼽衄,口㖞,唇紧,颈肿,喉痹,大腹水肿,膝膑痛循膺、乳、街、股、伏菟、骭外廉、足跗上皆痛,中指不用。气盛,则身以前皆热,其有余于胃,则消谷善饥,溺色黄。气不足,则身以前皆寒栗,胃中寒,则胀满,等等 
阳明经脉络属在里,故张仲景对于阳明病相关病证的辨识,首先提出“阳明之为病,胃家实是也”的阳明病本质,再辅以“身热,汗自出,不恶寒,反恶热也”的外证表现,加上“伤寒三日,阳明脉大”的发病时间界定与脉象特征,就足以明确凡阳明病症候均病在里实的病候特征。
张仲景伤寒六经病辨证法则,实质就是手足三阳、三阴经脉辨证的剪辑。本文例举仅仅从王叔和论述手足太阳、阳明经脉的道理,是为了正确解读葛根汤及其类方的应用。故葛根汤证及其类方证必须首先在太阳病提纲的基础之上辨识,明确其属表或表兼里,属表为太阳病,表兼里为太阳阳明合病,故举凡太阳病综合征的所有病症,均在葛根汤和葛根汤类方的主治范畴之内,或均有应用葛根汤和葛根汤类方的机会。我认为在真正的经方医生眼中,经方的运用是融会贯通的,一个小柴胡汤可以驰聘天下,一个葛根汤同样可以占据半壁江山。
五、葛根汤证对应的脉:
《脉经》云:“关前一分,人命之主,左为人迎,右为气口。”左寸部脉为人迎,心所主;右寸部脉为寸口,肺所主。心主血,肺主气,血宜升,气宜降,血为气主,气为血帅,二者互为因果,但有多少与偏颇。气机变化左升右降,乃生理之常,若升降失宜,乃是病理之变。血脉不畅的病证,多见左寸脉浮。气机不利的病证,多见右寸脉浮。脉变机理我认为主要在于是否病在气,或是否病在血,而有多少与偏颇的差异。如头痛等与心、血管相关的病变必见左寸脉异常,咳嗽、鼻塞等与肺系呼吸相关的病证必见右寸脉异常之类。
王叔和认定太阳病的脉象特征即“盛者,则人迎大再倍于寸口;虚者,则人迎反小于寸口也。”是以虚实分辨,实证则左寸脉的浮实与右寸的浮弱比较,有一倍之差,虚证则正相反,左寸脉浮弱,右寸浮实,也有一倍之差。
《脉经》记载:“寸口脉浮,中风,发热,头痛,宜服桂枝汤、葛根汤,针风池、风府,向火灸身,摩治风膏,覆令汗出。”此处王叔和从“寸口脉浮”推理出桂枝汤、葛根汤的主证中必有“中风,发热,头痛”,为太阳病篇中桂枝汤与葛根汤及其类方的主治异同作了极明确的注脚。寸口脉浮实者即“盛者,则人迎大再倍于寸口”,取葛根汤;寸口脉浮弱者即“虚者,则人迎反小于寸口也”,就是桂枝汤了,简便易施。
王叔和认定的阳明病的脉象特征即“盛者,则人迎大三倍于寸口;虚者,则人迎反小于寸口也。”亦以虚实辨,即实证,左寸部脉的浮大比较右寸部的浮大有三倍之差,虚证反之亦然。此脉象的浮大,张仲景谓之“阳明脉大”,即是寸部见大脉,是阳盛实热之象。
王叔和《脉经》记载:“寸口脉实,即生热,在脾肺,呕逆气塞;虚,即生寒,在脾胃,食不消化。有热,即宜服竹叶汤、葛根汤;有寒,即宜服茱萸汤,生姜汤。尺寸俱浮,直上直下,此为督脉。腰背强痛,不得俯仰,大人癫病、小儿风痫疾。”
故阳明病取法葛根汤,必须具备“寸口脉实”这一特征,故寸口脉的虚实强弱也是鉴别阳明病虚实的重要方法。
脉象形态有绝对性与相对性,所谓绝对性,指脉象的固定形态不变;所谓相对性,指固定的脉象有强弱之分,与病人的体质相关,肥胖、瘦弱之人的固定脉象的强弱仅是相对而言。如葛根汤证的主脉,只在于寸部脉的浮或弦或实,相对于关尺的沉或细或弱,而显得突出就可认定。
六、葛根汤及其类方的证治规律反思
张仲景将葛根汤的证治规律界定于太阳病、太阳阳明合病之内,必须具备“项背强几几、无汗、恶风”,“必自下利”、“无汗而小便反少,气上冲胸,口噤不得语,欲作刚痉”,等等之类的条件的一项或数项。即在满足“太阳之为病,脉浮,头项强痛而恶寒”的诊断前提下,“项背强几几、无汗、恶风”“无汗而小便反少,气上冲胸,口噤不得语,欲作刚痉”的见证,当是葛根汤的主证。
太阳病主表,阳明病在里,太阳与阳明合病,即是表里合病,治疗上既要治表,也要治里,表里同治。如:“太阳与阳明合病,不下利,但呕者,葛根加半夏汤主之”,即从半夏治呕吐的药证着手,示人以举一反三的临证思路,对合方应用或药证加减颇有启发。
   至于“太阳与阳明合病者,必自下利,葛根汤主之”,对这一条文的理解,我以为尚必须结合葛根黄芩黄连汤证分析。葛根汤、葛根黄芩黄连汤均可治下利,葛根汤用于表里合病,偏重于寒湿困脾引致的腹泻下利,即寒泻;葛根黄芩黄连汤也用于表里合病,而偏重于湿热泄泻,即热利,病位于太阳病,证见利遂不止,脉促,喘而汗出,效在升清降浊,泻热除湿,条畅气机,治喘也治痢。而葛根汤主治下利,效在表里同调,和胃化湿,机理似于后世的藿香正气散,对暑湿尤为适宜。
葛根汤的类方主要用于主证之外又间杂有兼证,如桂枝加葛根汤主治“太阳病,项背强几几,反汗出恶风者”,葛根加半夏汤主“太阳与阳明合病,不下利,但呕者”,兼证的治疗特点在于对症下药,兼证兼治。尤其是桂林古本《伤寒论》中桂枝加葛根汤主治的“寒病,骨痛,阴痹,腹胀,腰痛,大便难,肩背颈项引痛,脉沉而迟,此寒邪干肾也”的诸多病证,我以为是对六经病证推理的充分把握。
葛根汤主治功效的改变取决于配伍药味的剂量,合方使用更能够增强或增加葛根汤及其类方的主治功效。如葛根汤中麻黄的发散之力较强,葛根汤的解表发散功效就决定于麻黄的用量,麻黄量大可助葛根增强发汗解表之功,麻黄量少即辅助葛根通络活血。
张仲景说“太阳与阳明合病,喘而胸满、不可下之。”攻下必犯虚虚实实之诫,葛根大剂量可滑肠通便,恰正好可以解决太阳阳明合病的里实问题。
反思葛根汤及其类方的证治规律,除了悟道张仲景,尚必须学习王叔和,重点在于从脉与证两方面推演太阳病、太阳阳明合病的范畴,即在六经辨证的基础上,认定太阳经脉、阳明经脉病证的症候群表现,而不局限于现代医学检查确诊的病,将葛根汤及其类方的证治规律扩大化、规范化。
葛根汤与小柴胡汤相比,葛根汤的主治范畴在表,在项背以上,经脉之间。小柴胡汤的主治范畴在里,在脘腹、在三焦。应用鉴别的要点,在于葛根汤证及其类方证的脉象特征为寸部脉浮,柴胡汤证的脉象特征为关脉弦,平脉辨证尤可简便。
网友沙丘沙曾与我数日相处,亲睹我对葛根汤及其类方的运用,我以为他对葛根汤评价的一段话较为中肯,现引用在此:“葛根汤是由桂枝汤加味而来,统属阳旦。阳旦者升阳之方,此方以督脉为体,以任脉为用。自汉代之后,医家多重用而轻体,如吉益东洞言桂枝主降冲,即是从用考虑的。其体升,其用降。言用后人容易接受,言体就难免为人垢病。我们应当知道,从体入手更直接、更简单、更不可思议。所以葛根汤不仅可当作颈椎病、高血压的特效方,也可以用于脑出血、脑肿瘤、脊髓病变。全在阳旦者升阳一句可概括。相反柴胡剂即名阴旦,自当以任为体,以督为用。《本经》言柴胡:‘主治心腹,去肠中结气,饮食积聚,推陈致新……’明明是腹部胃肠之药,正与阴旦之名相符。阴旦主降,后人偏偏说他升提,不是不对,是只知用不知体之过。虽然柴胡剂其体在任,但其用在督,其体降,其用升。所以也能治颈椎、腰椎的病变。从体还是从用,不在于药物本身,全在用药的人。”
经方应用的原则在于“类例相从,比类相附”,后世医家据此原则总结为方证、药证。宋林亿表示:“尝以对方证对者,施之于人,其效若神。”此言一点也不夸张,疗效就是我们推行经方研究的动力。我以为推广拓展方治范畴,从脉证合参,方证、药证的辨识运用更易掌握,也非常简便。若葛根汤及其类方的应用,凡太阳病症候群综合征中无论何病,只要符合寸口脉浮的特征,就可认定,即取葛根汤或其类方对证治疗必效。张仲景在序言中自诩“虽未能尽愈诸病,庶可以见病知源。若能寻余所集,思过半矣”,我相信绝非狂言。
附:2010年8月4日门诊应用葛根汤的处方思路
2010年8月4日即本文完成初稿的日子,这一天不忙,仅开出中药处方19张,其中应用葛根汤的处方计8张,全部附录于此,未加修饰,不揣其陋,以俟读者指正。
病案1:朱××,女,51岁,上模
2010/8/4:右关弦、寸沉弦、尺弦,左寸浮弦、关尺沉细弦。舌淡白苔白腻。诉:胸闷,后背痛,周身不适,咽干,咽喉梗阻感,痰白粘稠。
葛根60g,麻黄6g,桂枝10g,赤芍60g,生姜15g,大枣30g,甘草15g,法半夏15g,厚朴30g,茯苓15g,苏叶10g,射干20g,马勃10g,花粉15g,旋复花15g,代赭石30g,党参15g,七剂。
按:此案系复诊,患者在南昌大学一附院胃镜检查确诊为非萎缩性胃炎、胃底息肉,病理诊断:胃底粘膜中度慢性浅表性胃炎。处方由葛根汤、半夏厚朴汤、旋复代赭汤加味合成,脉左寸浮弦,右寸沉弦,符合阳明病实证“盛者,则人迎大三倍于寸口”的描述,是主方取用葛根汤的主要依据。
病案2:刘××,女,40岁,塘洲
2010/8/4:右寸细稍浮、关细微弦、尺沉细弦,左寸沉细微弦、关沉细弦、尺细弦稍滑。舌红胖大苔黄白。诉:右耳中耳炎轻度化脓,输液2天治疗不效。手足潮红,手心出汗,大便干结。
葛根60g,麻黄6g,桂枝10g,赤芍60g,生姜15g,甘草10g,大枣15g,怀牛膝10g,泽泻10g,连翘30g,虎杖60g,紫花地丁30g,蒲公英30g,七剂。
按:中耳炎轻度化脓属痈毒,脉右寸细稍浮、左寸沉细微弦、符合太阳阳明合病机理,故在主方葛根汤的基础上,又仿照葛根黄芩黄连汤,将黄芩黄连的功效改作近似的连翘、紫花地丁、蒲公英以对症治疗。
病案3:朱××,女,52岁,水槎
2010/8/4:女儿代诉:其母右手臂外伤引起疼痛不能抬举,有风湿病史,要求处方。
葛根60g,麻黄10g,桂枝30g,赤芍60g,生姜15g,大枣30g,甘草10g,当归30g,细辛10g,木通10g,白芥子15g,没药10g,土鳖6g,桑枝30g,马伸筋15g,忍冬藤60g,七剂。
按:此案系经验用药,含葛根汤、当归四逆汤、白芥子散三方合用,思路乃从手阳明经病证推理,处方从方证着手。
病案4:罗××,男,42岁,冠朝罗溪
2010/8/4:右关弦、寸沉细弦、尺弦细稍紧,左关弦稍浮、寸沉弦、尺细弦稍滑。舌淡红苔白。诉:偶有胸闷,憋气。腰酸困,右肘关节肿胀疼痛。封闭疗法无效。大小便正常。
葛根60g,麻黄10g,桂枝30g,赤芍60g,生姜15g,大枣15g,甘草10g,桑枝15g,附片15g,细辛10g,法半夏15g,厚朴10g,白术10g,白芥子15g,忍冬藤30g,没药10g,七剂。
按:此案左寸脉沉弦,右寸沉细弦,有少阴之嫌,不支持葛根汤脉证,但从手太阳经病证推理,病位仍属太阳,为风痰在隔,攻走肢体,留滞关节,风伤经络之证,故选取太阳病主方葛根汤合少阴病主方麻黄附子细辛汤,酌以对症下药。
病案5:帅×,女,24岁,南门
2010/8/4:右寸细弦、关沉细弦、尺沉细微弦,左寸细弦、关沉弦、尺沉细微弦。舌淡红苔白。诉:月经推后十日左右,月经夹块,六、七天干净,经期少腹胀。结婚2年未孕,曾有刮宫、药流史。输卵管通水后白带量多。
葛根60g,麻黄10g,桂枝30g,赤芍60g,生姜15g,大枣15g,甘草6g,茯苓15g,桃仁15g,丹皮10g,当归30g,泽泻15g,白术10g,枳壳10g,川芎10g,益母草60g,茺蔚子15g,七剂。
按:继发性不孕症,脉象双寸脉细弦,相对于关尺的沉细弦而言,为虚中夹实之象,故选取了葛根汤为主方,考虑了葛根汤的补虚强壮作用,再参合当归芍药散活血利水、桂枝茯苓丸加益母草、茺蔚子化癥散结,如此综合调节的疗效自在帷幄之中。
病案6:赖××,女,74岁,万安夏造
2010/7/2:右脉寸细弦稍浮(向内斜飞)、关细弦、尺脉细弦偏紧,左脉寸浮细弦紧、关浮弦、尺脉细弦稍紧,舌淡红,前半苔光剥少津,下半部苔白腻。下肢膝关节微浮肿。诉:左膝关节肿胀、痹痛。口干喜饮,饮食大小便如常。
葛根60g,麻黄10g,桂枝15g,生姜15g,甘草10g,大枣15g,赤芍15g,白芍60g,怀牛膝10g,石斛10g,当归30g,丹参15g,乳香6g,没药6g,土茯苓60g,附片15g,熟地30g,仙灵脾30g,十剂。
2010/7/12:右寸浮细弦滑(向内斜飞),关细弦滑、尺脉弦滑偏紧,左脉寸浮细弦、关尺沉细涩。舌淡青苔薄白。诉:肿胀已消,痹痛稍减轻,但手指感觉麻木。血压:130/70mmHg。
葛根60g,麻黄10g,桂枝15g,生姜15g,甘草10g,大枣15g,赤芍15g,白芍60g,怀牛膝10g,石斛10g,当归30g,丹参15g,乳香6g,没药6g,土茯苓60g,附片15g,熟地30g,仙灵脾30g,忍冬藤30g,十剂。
2010/8/4:右寸浮弦滑(向内斜飞)、关细弦滑、尺沉细弦滑,左寸浮弦滑、关弦细滑稍紧、尺沉细弦稍紧。舌红苔薄白。血压:130/60mmHg。诉:左膝关节不肿,仍觉轻微痛感,腿肚易抽筋。
葛根60g,麻黄10g,桂枝15g,生姜15g,甘草10g,大枣15g,赤芍15g,白芍60g,怀牛膝10g,石斛10g,当归30g,丹参15g,乳香6g,没药6g,土茯苓60g,附片15g,熟地30g,仙灵脾30g,忍冬藤30 g,木瓜30g,十剂。
按:患者诉左膝关节滑膜炎多年,久治不效。诊脉左寸浮细弦紧、右寸细弦稍浮(向内斜飞),符合王叔和“寸口脉实,即生热,在脾肺,呕逆气塞;虚,即生寒,在脾胃,食不消化。有热,即宜服竹叶汤、葛根汤;有寒,即宜服茱萸汤,生姜汤”的机理,定位太阳经病表实之证,故以葛根汤担纲,辅助以黄煌老师的四味健步丸及活络效灵丹加味,标本通治,起到条畅气机、泻实补虚、壮骨强筋的作用。
辨案7:陈××,男,51岁,万安夏造
2010/7/2:右脉寸浮细弦稍滑过寸、关弦稍缓、尺脉弦细稍紧,左脉寸沉细涩微弦、关细弦、尺脉细弦稍紧。咽峡暗红,舌尖红苔黄。诉:下肢踝关节以下疼痛,偶有肿胀,有痛风史5-6年,经常头昏,小便色黄。大便平。
葛根60g,麻黄10g,桂枝15g,赤芍60g,生姜15g,甘草10g,大枣15g,怀牛膝10g,苍术10g,黄柏15g,薏苡仁30g,忍冬藤30g,海风藤30g,防己15g,黄芪30g,土茯苓30g,虎杖30g,车前子15g,十剂。
2010/7/12:右寸浮细弦滑过寸、关弦缓过寸、尺脉弦偏紧,左脉寸浮细弦滑偏短、关细弦、尺脉细弦稍紧,舌红稍紫苔薄黄,咽峡红,诉:服药后症状减轻,头昏。余无明显不适。
葛根60g,麻黄10g,桂枝15g,赤芍60g,生姜15g,甘草10g,大枣15g,怀牛膝10g,苍术10g,黄柏15g,薏苡仁30g,忍冬藤30g,海风藤30g,防己15g,黄芪30g,土茯苓30g,虎杖30g,车前子15g,十剂。
2010/8/3:右寸浮弦细过寸、关细弦、尺细弦稍紧,左寸细弦、关细弦稍沉、尺沉细弦。舌淡红苔薄白夹裂纹。诉:无明显不适,大便偏紧,三日一解。
葛根60g,麻黄10g,桂枝15g,赤芍60g,生姜15g,甘草10g,大枣15g,怀牛膝10g,苍术10g,黄柏15g,薏苡仁30g,忍冬藤30g,海风藤30g,防己15g,黄芪30g,土茯苓30g,虎杖30g,车前子15g,石斛15g,白芍60g,十剂。
按:痛风性关节炎通常以湿热流注论治,本案也不例外,但处方中除了效方四妙散、黄芪防己汤,药证的车前子之类,还合了似乎不搭界的葛根汤,是不是个例外呢?非也!患者脉左寸沉细涩微弦、右脉寸浮细弦稍滑过寸,分明属太阳阳明合病之证,所以从了葛根汤,疗效非常的好。
处方8 :李××,女,75岁,安福
2010/6/26:血压140/60mmHg。右脉寸浮弦稍滑、关沉弦滑、尺脉沉细涩微弦,左脉寸弦滑偶有结、关沉弦、尺脉沉弦稍紧,舌紫红瘦苔白。诉:腰酸困,咽喉不适,咳嗽,心悸动。胃脘隐痛。大便数日不解。嘱:停服西医降压药。
葛根60g,麻黄10g,桂枝10g,赤芍30g,生姜15g,甘草6g,大枣15g,瓜蒌皮30g,薤白15g,黄连10g,枳实10g,怀牛膝60g,法半夏15g,川芎10g,钩藤40g,附片10g,北山楂15g,三剂。
2010/6/30:右脉关弦滑、寸细滑稍弦、尺脉细弦滑,左脉关弦滑、寸沉弦、尺脉沉细。舌红苔薄水滑。诉:咽喉不适、胸闷、咳嗽症状均减轻。但胃脘胀,腰困。血压120/78mmHg。
葛根60g,麻黄10g,桂枝10g,赤芍30g,生姜15g,甘草6g,大枣15g,瓜蒌皮30g,薤白15g,黄连10g,枳实10g,怀牛膝60g,法半夏15g,川芎10g,钩藤40g,附片10g,北山楂15g,陈皮10g,厚朴15g,仙灵脾30g,三剂。
2010/7/5:右脉关弦细稍滑、寸浮细弦滑、尺脉沉细弦,左脉关沉细微弦、寸细弦、尺脉细弦滑偏短,舌淡红稍青苔薄湿润,咽红。血压120/60mmHg。诉:仍感轻微胸闷,气逆,咳嗽痰少,胃脘仍微胀,大便略稀,腰酸困。
葛根60g,麻黄10g,桂枝10g,赤芍30g,生姜15g,甘草6g,大枣15g,瓜蒌皮30g,薤白15g,黄连10g,枳实10g,怀牛膝10g,法半夏15g,川芎10g,附片10g,北山楂15g,陈皮10g,厚朴15g,仙灵脾30g,巴戟天15g,淮山30g,三剂
2010/7/25:右脉寸细弦滑、尺沉细微弦、关细弦稍滑,左脉寸细弦、关细弦滑稍沉、尺脉沉细弦。舌淡红稍青苔水滑湿润。血压150/70mmHg。诉:胃脘胀、隐痛不适,腰背痛,心烦,头昏。
葛根60g,麻黄10g,桂枝10g,赤芍30g,生姜15g,甘草6g,大枣15g,瓜蒌皮30g,薤白10g,黄连15g,枳实10g,怀牛膝10g,法半夏15g,北山楂15g,陈皮10g,厚朴15g,仙灵脾30g,益智仁10g,车前子10g,淮山30g,三剂。
2010/8/4:右脉关弦、寸细弦稍滑、尺脉细弦稍滑。左脉寸细弦、关尺沉细稍弦。舌红稍紫苔薄。血压130/68mmHg。诉:纳稍差,大便秘,眼屎多,余症不显。
葛根60g,麻黄6g,桂枝10g,赤芍30g,生姜15g,甘草6g,大枣15g,瓜蒌皮30g,薤白10g,黄连15g,枳实10g,怀牛膝10g,法半夏15g,北山楂15g,陈皮10g,仙灵脾30g,黄芩10g,淮山30g,生麦芽30g,草决明30,三剂。
按:患者经多家医院确诊为高血压、肺心病,我诊之前中西药杂投不知凡几。初诊扶携而来,再诊步履稳健,现已能早晚锻炼,体力恢复之快,患者自己说是奇迹。其实此案选用葛根汤为主的思路,仅止脉象左脉寸弦滑偶有结、右脉寸浮弦稍滑而已。
本文转载自http://blog.sina.com.cn/u/5246716694
徐汝奇:葛根汤证治

(1)偏头痛    陈XX    女   41岁   塘洲镇曾家村

2011/6/17初诊:脉右寸浮稍弦、关细弦、尺沉细微弦,左寸弦细偏紧、关沉细微弦、尺沉细弦,舌淡青,苔薄白。诉:左偏头痛,掣痛,欲吐,胃脘隐隐不适。


葛根60麻黄15桂枝30白芍60生姜30大枣15甘草10附片15    五剂   日三服


2011/7/22复诊诉:服药后头痛当即减轻。


按:患者经TCD检查有脑供血不足。脉象从寸、关、尺三部依次表现为由强到弱的阶梯状特征,符合太阳病葛根汤证。左寸脉弦细偏紧,提示头痛,阳虚寒凝,气机不利;欲吐、胃脘隐隐不适,乃太阴病中阳不振之象。葛根汤功效通阳化气、活血通络、缓急止痛,附片辛热,温中散寒,故取葛根汤加附片。


(2)感冒发热    姜XX    女   46岁    湖北武汉


2011/4/29诊:患者诉头痛、发热、颈项不适、全身酸困极难受,病已数日,服西药不效。量体温39.2°。直取葛根汤原方:


葛根60麻黄10桂枝15赤芍15生姜30大枣15甘草10  一剂,煎取药汁400毫升(两包)。


按:患者是一位来我处学习的中医教授,对中医信心不足。晚上九点才到,诉已感冒数日,坚持要服其带来的进口抗生素,我夫妻力劝促其服药一包,次日早晨醒来,说半夜汗出即热解,现全身舒畅无比,连称葛根汤神奇。


(3)慢性尿路感染     胡XX   女  49岁    泰和县南溪乡


2011/7/15诊:右寸浮弦稍滑、关弦细、尺沉细弦,左寸细弦、关沉细弦、尺沉细微弦,舌淡红,苔薄白。诉:经常尿路感染,尿急尿频尿痛,头晕头痛,腰酸困,四肢乏力,大便软,月经尚正常。


葛根60麻黄10桂枝10赤芍15生姜15大枣30甘草10猪苓15滑石15泽泻10茯苓15阿胶10      七剂   


按:慢性尿路感染在育龄妇女尤其老年妇女多见,气虚、肾虚、膀胱湿热等思路治疗,取效不易。本案从六经病、脉、证分析,辨为太阳与少阴合病。故取太阳病主方葛根汤通阳化气、补虚和中,与少阴病水热互结小便不利的主之治方——猪苓汤合方使用,标本兼治,效若桴鼓。




   (4)腰椎病     黄XX  女  36岁    沙村圩镇   


2011/6/29初诊:脉右寸上浮弦滑、寸下弦稍沉、关弦滑、尺弦偏紧,左寸细弦稍滑、关弦滑、尺弦偏紧,舌淡红,苔薄黄,咽喉红。诉:腰疼剧,牵涉至右腿偶有痹痛。月经多提前,约一周干净,无明显痛经。泰和县红十字会医院2011.6.29CT检查示1.L3/4间盘膨出  2.L4/5间盘见中央型突出(偏右)  3.腰椎退变。


葛根60麻黄10桂枝30赤芍15白芍15干姜15大枣15甘草10白术15茯苓15怀牛膝30金毛犬60杜仲20威灵仙60    十剂   日三服


2011/7/14 复诊诉:腰疼明显减轻,时有时无。要求巩固治疗,继用原方,七剂。


按:腰椎病无论何种类型,病机皆因少阴肾经本虚,骨节劳损,复加外感风湿、或脾虚生湿,湿气下流,困于腰,年淹日久,寒湿、痰湿缠绵,督脉不通,遂成腰痹。以西医手术或中药活血化瘀之法治疗,病情多有反复。从六经病、脉、证论治,腰痹属于《金匮要略》中所谓“肾着之病”范畴,与太阳、太阴、少阴合病相关。本案辨为太阳太阴合病,取太阳病主方葛根汤合太阴病主方甘草干姜茯苓白术汤,表里同治,加上“四味腰痛丸”即怀牛膝、金毛犬、杜仲、威灵仙四味的特效专治,疗效自在帷幄之中。


“四味腰痛丸” 是我拟定的一个专治腰肌劳损、腰椎病的经验方,由怀牛膝、金毛犬、杜仲、威灵仙四味药组成,其中怀牛膝补肾利水,金毛犬壮骨健腰、杜仲补肾强筋,威灵仙化瘀通痹,药证之效直接作用于腰部,药效专治。如果腰部疼痛放射至腿部,坐骨神经痛或小腿抽筋,腓肠肌痉挛,则合芍药甘草汤,名“六味舒筋丸”。


(5)糖尿病    刘XX    女    62岁    吉安市


2011/4/23初诊:脉右寸浮弦细、关细弦、尺沉细弦稍紧,左寸细弦、关沉细弦、尺沉细微弦,舌淡偏胖,苔薄白。诉:头晕头昏,咽喉不适,左偏头掣痛,眼睛视力朦胧,大小便如常。检查血糖偏高。正服西药降糖药。


葛根120麻黄10桂枝15赤芍15生姜15大枣15甘草10黄芩15黄连30大黄10附片10细辛10草决明15        十剂   日三服


2011/5/1二诊:自测血糖早餐前6.20,餐后8.0,脉象:右寸浮细弦稍滑、关细弦滑、尺沉细弦稍紧;左寸浮细弦、关弦滑稍硬、尺细弦滑,舌淡青、偏胖,苔薄黄,舌下络脉稍粗。诉:疼痛,视力好转。咽喉不适,饥饿感。嘱停降糖药。


葛根120黄芩15黄连30甘草10大黄15附片10细辛10知母15竹叶10石膏20麦冬10党参10花粉15陈皮15      十剂     日三服


2011/5/20三诊:脉右寸浮弦稍滑、关沉细弦、尺沉细弦稍紧,左寸沉细弦、关弦实、尺沉细弦,舌红偏胖,苔薄黄。舌下络脉青紫粗壮。血糖:早餐前5.8。诉:头晕,呃逆,头重足轻,手臂、下肢痹痛。头部左侧痛感。


葛根120麻黄10桂枝15赤芍15生姜15大枣15甘草10黄芩15黄连30大黄10附片10细辛10草决明15怀牛膝10川芎10        十剂    日三服


2011/6/1四诊:脉右寸浮细弦稍滑、关沉细弦、尺沉细微弦,左寸沉细弦、关弦稍滑、尺沉细稍弦,舌淡青,苔薄黄,偏胖。诉:血糖稳定正常。偶有头痛,稍有口渴,不喜饮。


葛根120麻黄6桂枝15赤芍15生姜15大枣15甘草10黄芩15黄连30大黄10附片10细辛10草决明30怀牛膝10川芎10泽泻10白术15        十剂   日三服


2011/7/5 陪随丈夫来诊,告诉已停西药两个月、停中药一个月,血糖正常,现无任何不适。


按:糖尿病在西医认为是个不能逆转需要终身服药的疾病。但我从纯中医药治疗,却屡屡见效,认为糖尿病的病程从六经病辨证论治,其提纲挈领的优势不可替代。糖尿病初始于太阳阳明病,以阳明经证、腑证多见,表现为肺热胃火的机能亢奋之象;继而发展为厥阴病,寒热错杂,气机不利,表现为脏腑器官功能受损;厥阴病阶段失治,则进入少阴病,则阴盛阳微,水火不济,为糖尿病终末期,脏器已损,机能衰竭,并发症层出不穷,是生命垂危阶段。故糖尿病之治,若能阻断于太阳阳明,则事半功倍;即便病已经转入厥阴,治之得当,尤可逆转。但在少阴,沉疴难起,但治有重剂,亦是苟喘延年,半死半生。所以,糖尿病的治疗,重在六经病提纲挈领的辨证,从太阳阳明病阶段予以截断逆转法的治疗,是疾病向愈或恶化的关键。如本案例示,辨证为太阳阳明厥阴合病,将主治太阳阳明的葛根汤、葛根黄芩黄连汤,与主治厥阴的大黄附子汤,三方合用,及早予以截断逆转,疗效证明方法有效。


(6)脑梗塞    杜XX    男   56岁    灌溪绿竹


2011/6/1初诊:脉右寸浮弦滑过寸、关细弦滑、尺沉细涩稍弦,左寸浮弦滑过寸、关细弦滑、尺沉细弦滑,舌淡紫,苔白腻水滑,舌下络脉稍紫。血压130/65mmHg。家属诉:平时有高血压史,前日突然间头昏,感觉头重足轻,当日下午语言不利,右半身偏瘫麻痹,及时去泰和县XX医院检查,CT提示:脑梗塞。现正住院。由别人介绍,要求中药治疗。


葛根300麻黄30桂枝30赤芍60生姜30大枣15甘草10怀牛膝60三七10益母草30 石菖蒲15  三剂     日三剂   


2011/6/4二诊:脉右寸浮弦紧过寸、关弦滑稍紧、尺沉弦紧,左寸浮弦滑过寸、关弦、尺沉弦滑,舌红略紫,苔黄白腻。诉:服药后不由自主想笑,现语言流利,手臂活动自如,但右腿感觉不仁,偶有抽筋。已出院。嘴角稍有向左歪斜。喷嚏多。、


葛根300麻黄30桂枝30赤芍60生姜30大枣15甘草10怀牛膝60制南星15益母草30 石菖蒲15黄连15地龙30       五剂     日三服  


2011/6/10三诊:脉右寸浮弦短过寸、关弦软、尺细弦,左寸浮弦、关细弦、尺沉细弦,舌红稍青,苔白腻。诉右半身乏力,语言稍吃力,嘴角微斜。出汗重。血压150/75mmHg.


葛根300麻黄30桂枝30赤芍30白芍30生姜15大枣15甘草10川芎15怀牛膝60石菖蒲30附片10地龙30钩藤30黄芪50           五剂  日三服


     2011/6/18四诊:脉右寸浮弦短滑过寸、关弦短滑、尺细弦短滑,左寸浮弦短滑向内斜,关细弦短滑、尺细弦,舌淡红,苔薄白。诉:右半身乏力,睡眠差,余症不显。


葛根300麻黄10桂枝15赤芍30干姜10大枣15甘草10怀牛膝60菊花30地龙15牡蛎30细辛10防风10茯苓30党参15当归30川芎10黄芩15明矾3  五剂   日三服


2011/6/25五诊:脉右寸浮弦短滑过寸、关弦短滑、尺沉细弦,左寸浮弦短滑过寸、关弦稍滑、尺沉细弦,舌淡红,苔薄黄。出汗明显。血压148/70mmHg.诉:感觉全身乏力,偶喷嚏。无余症。


葛根300麻黄10桂枝30赤芍60生姜15大枣15甘草10怀牛膝60川芎10黄连10石菖蒲10附片15山茱萸60龙骨30牡蛎30      五剂   日三服


     2011/7/5  六诊:血压145/80mmHg 。右寸浮弦过寸、关弦、尺沉稍弦,左寸缓稍弦、关弦偏紧、尺沉细,舌淡苔白水滑。诉:偶有发笑,喷嚏多。


葛根300麻黄10桂枝30赤芍60生姜15大枣15甘草10怀牛膝60川芎10黄连10石菖蒲10附片10威灵仙30黄芪60地龙30      五剂  日三服


     2011/7/12 七诊:血压155/80mmHg 右寸浮弦稍硬过寸,关弦细稍紧、尺沉弦,左寸浮弦短滑、关弦稍紧、尺沉细涩微弦。舌淡红,苔薄白、根黄腻。诉:偶有右半身麻木。无明显不适。处以侯氏黑散加制南星,巩固治疗。


菊花40桂枝15细辛10干姜10防风15党参15桔梗10牡蛎30当归15白术15茯苓30川芎10黄芩10明矾10怀牛膝60制南星15   七剂  日三服


     按:脑梗塞属中医“中风”范畴,一般咎于“内风”所致,故名“类中风”。从六经病辨证原则,即从“病、脉、证、治”诊疗模式论治,头部病变多与太阳、阳明两经相关。推求脑梗塞的病机,首先在于血液流变学改变,血液粘稠、血管脆弱,是内因;次则遭受风寒,血管被动收缩,是外因。血液得热则行,烦劳则张,血管破裂即是脑溢血;得寒则凝,血脉阻塞即是脑梗塞。故“中风”之证,内外因素缺一不可,所以古人有“外风引动内风”的见解,治疗强调表里同解、攻补兼施,如大、小续命汤之类。而自明代张景岳、赵献可发明“类中风”,以肾水亏虚、肝阳上亢论治以来,现代医家皆宗其说,治疗不外乎镇肝熄风、活血化瘀,并且忌麻黄为虎豹。本案例的脉证符合六经病辨证之太阳阳明病、厥阴病合病的诊断,采用太阳阳明病主方葛根汤,超大剂量的葛根与麻黄配伍,以发散表里风邪,合厥阴病主方附子泻心汤、大黄附子汤,寒热并用,釜底抽薪,少量频服,甚至鼻伺灌服,迅速起到清上与泄下并举、既可以消除脑水肿,又可以扩张脑血管、防止炎性感染,提前预防因脑梗塞导致的机能减退,起到立竿见影的急救效果。


经多例验证,本方疗效非常法可比。如我的河南郑州学生李闯治其母,已昏迷不醒,采用鼻伺灌服,一天即恢复意识,不到一月即愈,并无明显后遗症。还有另一学生广东梅州池少明,其表妹因车祸致蛛网膜下腔出血,人事不省,高热不退,已经九天,问处方于我,指导其应用本方,数日即效。

  评论这张
 
阅读(101)|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