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得健养生堂

溶经方于刮痧拨罐以养生治病,合食疗培元觅健康

 
 
 

日志

 
 
关于我

声明,我搏客引用的文章只用作参考,并不代表我赞成文章观点,各位千万别乱用,有病去找医生才能保养好身体 我以刮痧拨罐等方法来调理身体,不见人是调不了的,不在广州或不肯来广州者,请免问病

网易考拉推荐

【转载】名医师承讲记(三)李静大夫  

2017-07-12 22:51:1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名医师承讲记》之三

话单方穿山甲新用 扁桃体炎屡见奇功
此为消炎彼亦消炎 同为消炎非同一般

    近代医生治感冒,习俗用速效伤风胶囊等感冒制剂,用抗生素,发热重者加用输液疗法,效者固然很多,不效者亦不少,这即是不详加辨证,有的医生一测体温有发热,即开处方用药,造成药物大量浪费,患者增加经济负担,看一感冒花费一百多元数百元的大有人在。我在看此类病时必要先察舌脉,辨为何症,再议何方对症方可处方用药。我的经验是现代人风热感冒比较多,多以发热,咽痛为主症,兼症为咳嗽,头疼头晕,周身不适者多见,常以银翘散,桑菊饮加减合用之,咳嗽重加杏仁,贝母,瓜蒌花粉等药屡用有效。如有外寒需宣肺者必用麻杏草加味治之。喜用《医学衷中参西录》中治寒温诸方。临证见有感冒引起扁桃体发炎及咽喉发炎者,往往难以速效,我常在此处方基础上加用炮山甲,往往取得很好的效果。

2005年春治李洪波之子四岁,从小感冒则扁桃体炎症发作,发热,咳嗽咽痛,轻则数日,重则十余日,屡次输液打针服药约需一周方可退热,不久又发作,稍不注意受凉则发作。察其舌光剥无苔,呈地图舌,舌质紫红,多汗,食少,咳嗽,辨证为阴虚火盛。复受风热外感,幼子苦于服中药,先处以西药克林霉素磷酸钠,病毒唑输液,中药处以桑叶片30克,桑椹子30克,炮山甲5克研粉装胶囊一日分三次吞服 ,一日热退,停用西药,告知其阴虚内燥之体非短期所能改变,服用单方桑叶水并炮甲至月余,其孩子调皮不愿服桑叶水,乃断续服用。后察其扁桃体炎症消失,半年未再发作。偶然有受凉发热,扁桃体亦未再发炎,服用小儿感冒退热类冲剂即可。面色转红润,多汗早止,地图舌则于感冒时仍有出现,但没有原来明显严重而已。嘱仍服用中药单方,后说桑叶水服了月余再不愿服。只得嘱其间断服用炮山甲胶囊,并用生山药,生内金作散剂常服以巩固之。一年多仍未发作扁桃体炎。感冒发作亦大为减少。即使感冒服一般感冒药即可治愈。


名医师承讲记之三-------(2)

李洪波来说:小家伙扁桃体炎好了以后,至今已不用像以前了,一发热就需打针输液,数日不退。现在老家里人都不相信,说小家伙的扁桃体炎,不用手术,服中药就能治好。而事实在这里,已经一年多了,再未发作嘛。又说,老家哥哥肩周炎,膀子痛得都抬不起来,你看给他开个方子。我说好,痛则不通,疏通气血,气血通则痛自止也。就给他用衡通汤加皂刺30克,白芍30克,炮山甲10克,炙甘草也用 30克,再加桑枝30克为引可也,服十剂。十剂后来说仍痛,让其再服,说不愿再服了。然而又过了十日,来电说一点不痛了。

李洪波说:“我看书上都是用祛 风活血通络之方剂,方中都有羌活,防风等祛风通络之药,或用黄芪等补气药,而您老用药则没用这些,而仍用衡通汤,是不是皂刺,山甲的功效呢?”

李静答:你哥哥的年纪应该不是气血大虚之人,所以不考虑用补气补血之类,衡通汤不凉不热,加生白芍,重用炙甘草,皂角刺,炮山甲,还是不偏寒热。此方组合,是疏通气血经络,气通血顺,则诸证自退。即便有些许风寒湿热,也会随之而散也。此即中医消炎与西医消炎之不同之处,也即是中医之长处也。气通血顺,何患之有?古人不欺我也。

李洪波又问:那么,慢性扁桃体炎,是不是用此方也可?

李静答之曰:是也。不仅慢性扁桃体炎,凡久病慢性气血瘀滞之炎症,寒热不明显偏重者,均可用之。如慢性咽炎,鼻炎,也可用之。要在临证根据病情需要加药可也。如腿痛,加重川牛膝,再加怀牛膝。腰痛,加杜仲。贵在灵活变通也。

穿山甲性味咸凉,,功用主治为消肿溃痈疗疮肿,通经下乳,风寒湿痹,解热败毒。《医学衷中参西录》中论穿山甲:

“穿山甲,味淡性平,气腥而窜,其走窜之性,无微不至,故能宣通脏腑,贯彻经络,透达关窍,凡血凝血聚为病,皆能开之。以治疔痈,放胆用之,立见功效。并能治癥瘕积聚,周身麻痹,二便闭塞,心腹疼痛。苦但知其长于治疮,而忘其他长,犹浅之乎视山甲也。疔疮初起未成脓者,余恒用山甲,皂刺各四钱,花粉知母各六钱,乳香没药各三钱,全蜈蚣三条。以治横痃,亦极效验。其已有脓而红肿者,服之红肿即消,脓亦易出,至癥瘕积聚,疼痛麻痹,二便闭塞诸证,用药治不效者,皆可加山甲作向导”。


名医师承讲记之三-------(3)

江医生问:您老是如何想到用穿山甲治扁桃体炎的呢?为何西药消炎药不能消其炎,而一般中药解毒药也不能消其炎的,而加上山甲则有效果了呢?

李静曰:触类旁通,于无字句处读书也。张锡纯氏论说山甲治疔疮可用之有良效,然则扁桃体炎实亦即是疮也。故张锡纯前辈此论诚为可贵,前人对于扁桃体炎不是叫扁桃体炎症,中医叫做“乳蛾”。以喉核部出现肿胀,或红或不红,形如乳头,状如蚕蛾,故称为乳蛾。又叫喉蛾。其急性者,尚宜消之,慢性者则难消。因其是实实在在地长成肉状增生物了也。我曾治过一例鼻息肉,服中药一个月鼻息肉消之无形,触类旁通,则扁桃体亦当在能消之例也。我在临床上凡此诸证均加用山甲作为向导,确有立竿见影之功效,不用山甲则其效不佳。以前有人报道皂角刺15克水煎服治扁桃体炎,我曾试过多次,有效有不效。究其不效原因可能为皂角剌性温,入气分而不能入血分,故对此病之偏热症状明显者其效不佳,在辨证用药的基础上改用或再加用山甲后效果很好。山甲之功用真有不可思议之效果。

而西医对于此顽证,一般均用手术摘除之。同是炎症,实有大不同也。抗生素能消细菌性炎症,抗病毒药能治病毒之炎症,然而此慢性炎症,气血瘀滞不通结聚之炎症则不同,中医用化瘀散结之法可使其消之,散之,而西医则需手术摘除之。西药治慢性炎症之气血瘀滞者消之不易,中药如果只用清热解毒之方药,也是同样的消不了的。同样是疮疡,中医又有阳疮,阴疮,半阴半阳之分。阳疮用清热解毒药可也,用西药之抗生素也可消之。西医说的慢性炎症用抗生素其效不佳,中药如果用清热解毒药也同样是消不了的。而且也同样会有副作用的。中医说同样会伤胃,饮食减少,其病能好吗?

江医生又问:老师,有个女病人:36岁,臀部长了个疗肿,在尾椎底部,大小约 2*2CM,已经有四五天了,开始局部连整个腰椎都疼痛得利害,走路及弯腰都明显受碍。也曾经在门诊用青霉素等抗炎治疗,症状已经有所缓解,其间在家也曾由其丈夫作局部挤压,挤出少量脓液及少量清澈液体。后复诊见其肿处隆起一脓包样息肉,由于患者请求切开排脓,于是切开隆起皮肤作引流,但并未见有脓液引出,局部挤压也只见清澈液体流出。因患都以往曾于同一位置有类似发作史,担心该疗肿有瘘管通过脊髓,遂消毒包压伤口,给予全身抗炎治疗。诊其脉,弦长有力,左部更甚。舌质微红少津,苔薄微黄。予开张锡纯的活洛效灵丹少加牛膝为引,不知合适与否?是否加上鹿角胶会更好?

李静回说: 从舌来看,当属阴虚,从脉证来说,又当为气血两虚。 况现已开刀,活络效灵丹为治疮疡之效方,然此证气血两亏,且又手术,恐不相宜。

江医生问:那应该怎么用药比较合适呢?
李静答:当补其气血,托毒外出,使之快些愈合。鹿角胶性温热,此证为阴阳两虚,也不对证也。 当用八珍汤加山萸肉,三七末,黄芪,为好。既要顾其阴,又加补其气血,还需托毒外出 。此证为半阴半阳证也
江医生:哦,原来用中医诊病用药还有这么多讲究,也许这就是中医与西医之间的区别了!还有,炮山甲的作用那么好,能不能用呢

李静答:鹿角胶用于阴疮,阴者,虚且寒也。代表方为阳和汤。然此证乃半阴半阳。半阴半阳者,介于阴阳之间也。故当用托补法双补气血,托毒外出。阳疮为红肿高大者。前人有“仙方活命饮”,方中即有皂角刺,穿山甲。此证愈合后,可服用衡通汤法,方中有血府逐瘀汤加炮山甲,三七。因此证以前有过类似病状发作,而且脉弦有力,左部更甚为气血瘀滞之明显征象。用衡通汤法疏通气血是从整体考虑,平衡其气血,调其阴阳,则诸病自愈。

江医生说:如此说来,老师已经考虑到下一步的治法了,这是不是上工治未病啊?

李静答曰:中医治病,与高手下棋一样,要考虑下一步,下二步的走法一样。只想到此次治病治好为止,不考虑下一步,病根何以能除。我的母亲当年就是腰部长一大疮,虽经父亲开刀服药治愈,数年后还是死于“骨痨”。骨痨者,相当于现代之骨结核病也。


名医师承讲记之三-------(4)

周进友医生说:师傅,我姐姐的病请您给看一下,她现在厂里上班,已经晕倒好几次了,现在已不能上班了。还有她每天睡觉后睡得不是很好,梦太多了,而且起床后就头晕得利害。以前得过一次脑血栓好了。听说这个病在西医上是很难办的事,只能吃一点对脑有营养的药,所以我想用中药来解决她的问题。但是只有你能帮她了。已经做了核磁共振,结果是:1、颅内白质变性,脑室增宽。2、梗死的脑组织液化。3、慢性副鼻窦炎。

李静说: 她的神经有问题,我去年见过她几次,我第一次见她就有一种感觉, 你也没说她有病,我认为她从小就是那样子的。 从她的眼神和反应能看出,反应迟钝。

周医生:是嘛,那我还没有注意,但是比以前差了,这也许是先兆吧?她颅内的白质变性,以后会变神经病的。太可怕了。我以为是在那边上班生活差所致的。我还没有在意呢?是嘛,也许我没有你的功夫利害。应该早就要治疗的了。好的,师傅这个事全靠你了,我这个姐对我有很大的恩,我得要好好报答她。不知以前我有没有与你说过我和我姐的事,我欠我姐的太多了。我刚才告诉过你的结果了,你多想一想最好开最经典的方。我后天带她过来一下。

隔日后周医生带其姐来,年32岁,名叫周银春,主诉头晕,曾晕倒数次,故已不能上班了。现在是头晕,失眠,梦多。视其面色灰暗,精神不振,反应缓慢。舌质淡紫,尖有少许红紫斑,苔白略燥,脉弦细缓。借助西医之诊断,告知小周医生,此病中医只能诊断为眩晕,脑漏。眩晕者,风证也。其原患过脑血栓,脑血栓者,中风也。脑漏者,中医名称也,相当于西医之鼻窦炎,副鼻窦炎也。证属气血瘀滞风痰为患。因其早曾患过脑血栓,是久病必瘀也。治用我习用之衡通汤加托毒外出扶正消散之药,即可治之,十剂为一疗程。方用:

当归,川芎,桃仁,红花,枳壳,桔梗,赤芍,柴胡,川牛膝,生地,炮山甲,炙甘草各10克,生白芍,皂角刺,山萸肉各30克,天花粉18克,三七粉末10克药汁送下。水煎服。

此方即我常用之衡通汤,亦即是血府逐瘀汤各10克再加炮山甲,三七而成。此方又加白芍是活血止痛,加花粉可排脓,三七有托毒外出之功。加皂刺以增强山甲之无处不到,且有消散作用,加萸肉以扶正治肝风眩晕,全方共奏疏通气血,祛风散结,化痰通络之功。先服十剂以观其效,如效不佳全蝎,蜈蚣尚可加用之。

服药三日周医生来电话,说其姐姐服药后鼻腔排出脓液,早晨吐出黑色血块一口。告知此为药力将脓液及瘀血排出,是好事。十日后来诊,诉说服药一天,即感鼻腔流出许多脓状鼻涕,后有五六日每日早上必吐出一口紫黑色血块。观其面色大为好转,诉头晕已大减,睡眠亦有好转,仍有前额部胀感,微晕。近日鼻涕少,晨起已无血块吐出,今日拍片示鼻窦处液状物已消失。周医生惊其效,说中医有如此速效,真不可思议。效不更方,上方去花粉。仍嘱服十剂。

故而《医学衷中参西录》张锡纯先生用山甲是经验之谈,验之临床,方知确有效验。前人屡用屡效之方,岂不也是经验之方,实亦经方也。我辈演绎用之,是为实验也。加减变通用之者,是谓发挥也。我在临证时遇有山甲适应症,无不放胆用之,或在组方中加用之为向导,或单用之,可谓屡用屡效。如治风湿性类风湿性关节炎,痛风,男性病前列腺炎,妇科输卯管不通,子宫肌瘤,卯巢囊肿,痛经闭经,便秘,心胃疼痛,各种结石病,痔疮和各种疮疡肿痛,肝硬化,肿瘤癌症等,加用之以为向导,确有殊效。

病有千变,药有万变。和法,伤寒论中之大、小柴胡汤治少阳病,三阳合病皆用之。桂枝加龙骨牡蛎汤与诸泻心汤皆属和法也。热则清之,寒则温之,积则消之,虚则补之是为正治法。而对有气血瘀滞之证,用疏通气血之衡通汤法,从衡通法来衡量之,找出偏差,用对证之药以攻其所偏,是为立于不败之地之兼备法也。

一病有一病之主方,一方有一方之主药。抓主证,选一二味对证之药组方,伍以佐使之药组方是对的,但不可模式化、格式化。要抓住主要茅盾,用中医辨证方可论治。而中医辨证论治的精髓是四诊、八纲。治病需分阴阳、表里、寒热、虚实。其任何一方出现偏差即是体内失去平衡了,故需用中医传统之治疗八法,即汗、吐、下、和、清、温、消、补。病在表者,汗之。病在上者吐之。病实者可下之。汗、吐、下均不符者可和之。《伤寒论》辨证为桂枝汤证,即可用于桂枝汤证。麻黄汤证,即可用于麻黄汤证。小柴胡汤证,即是和解剂,但见一证便可,不必悉具,热则清之,寒则温之,停滞者消之,虚则补之。故此诸法均是为了恢复体内平衡。然病情不是模式化的,即不可能是一成不变的。有上热下寒的,有寒热挟杂的。有虚中挟实的,有阴阳两虚的。故复杂之证,需用复杂之方。则中医治病八法,皆是为了让其衡,是以诸法皆为衡通法也。此即是现代医家将中药古方制成制剂,用之有效有不效者之理。统一用制成之剂,即是形成了一个模式化。然病非一成不变的,因此中医才有病有千变,药有万变之说。

《名医师承讲记》之四

胃肠诸病用五泻心 去渣再煎混沌汤稳
反激逆从诸法兼备 广络原野心领神会

仲景五泻心汤,即半夏泻心汤,生姜泻心汤,甘草泻心汤,大黄黄连泻心汤,附子泻心汤。广泛用于急慢性胃肠病,慢性胃炎,胃痉挛,胃出血,肠炎,上消化道出血,胃癌等症。半夏泻心汤主治脾胃升降失常,寒热夹杂致心下痞闷,干呕,肠鸣下利,舌质湿润,苔黄白滑腻而不干燥。生姜泻心汤治水热互结胃脘痞满,主症为腹中雷鸣,干噫食臭;甘草泻心汤主证为痞利俱重,心下痞满而硬,下利频作,完谷不化。大黄黄连泻心汤为心下痞满并见心胸烦热,热毒较重,其舌质紫尖边有红斑,苔黄白腻干燥。附子泻心汤为邪热壅滞心下痞满,而兼阳虚恶寒肢冷。

早年在临床上用诸泻心汤时,于煎服法并未在意,以致时有患者服药后反而有胃脘不适疼痛之感。后读岳美中老师强调去渣再煎之义,是用以协调药味,达到和解胃气之目的,也就是说去渣再煎可令药性绵和,使胃肠免去刺激易于接受。煎服法是水八杯,煎至四杯,去渣再煎至二杯,一日分两次服。岳老认为去渣再煎是仲景和解剂独具匠心的创作。试论胃肠病患者本来胃脘不适,如再服用大量之中药汤剂,难免不能承受。后再用诸泻心汤时,必交代病人务须去渣再煎,且不可服多,每次一茶杯即可。此后即很少有患者反应服后不适。

2000年在深圳曾治一张姓老者年六十岁,肠出血住院,每日大便数次,十余天症状缓解,仍胃脘痞满,夜不能眠而来求诊,说你给我开一剂中药,如服后感觉舒服,明天我就出院。住院每天花钱太多。察其舌脉均为半夏泻心汤症,为开一剂并嘱煎药一定要去渣再煎。

方为:红人参10克 黄连3克 黄芩10克 炙甘草10克 干姜3克 半夏10克

第二天病人带着住院的用物来说,我昨晚服药后即能安睡,真是对症一口汤啊,我住了十几天院,花了二千多元,还是难受,不能好好吃饭,睡觉也不好,中药真是神奇啊!早上我就办了出院.后又服半夏泻心汤原方九剂全愈。

名医师承讲记之---四(2)

2000年治一王姓患者,年三十岁,患慢性结肠炎八年,久治未愈。经人介绍来诊。其反复发作,食油腻物及凉物更为加重,患者消瘦,乏力困倦,症状是每日腹泻七八次,或十余次,有时呈黄色稀便而臭,有时则完谷不化,更有时腹痛泻下脓状物,腹时有疼痛服药则好转,稍不注意则发作。患者诉说服何药开始均有效,继服之则不再效。但终未全愈。医院检查多次均诊为慢性非特异性结肠炎。近来服补脾益肠丸数月,开始数月效果很好,不意最近月余又发作,日泻七八次,再服则毫不见效。

视其舌质紫而暗淡,苔白腻滑而略燥,舌尖布满紫红色班点,肪弦硬。面色苍黄,辨证为寒热错杂,虚实兼有。初诊认为是泻心汤症,许以一月可治愈。处以半夏泻心汤原方再加生姜,并嘱去渣再煎,服至九剂,效果明显,大便日减为二三次且仍不爽,服至十五剂大便仍不成形。细问其大便仍粘腻,偶而仍有腹痛并脓状大便。

忆起裘沛然前辈所著一书《壶天散墨.》中曾论及混沌汤治痢疾重证取效,思此证肠中当有湿热瘀浊积聚,半夏泻心汤治心下痞满,寒热错杂之症。本病人应当有热毒结聚,其舌质淡暗又是阳虚明征,其有热毒结滞须加用通泻之药,其阳虚当加助阳之品,其脾胃虚弱,运化无力所致消化不良又当用健脾之药。观其以前服用消炎类药见效,服补脾益肠丸也见效显见是病情复杂而用药不够全面。半夏泻心汤有人参补气,芩连清热除湿,半夏干姜生姜化痰宣泄水气,惟其毒热结聚似嫌药力不足,加用苦寒通泄之药又恐伤其阳,当师混沌汤之意,加大黄三克同煎不用后下,制黑附片十克亦不先煎,竟是五个泻心汤方药合用的混沌汤。平日习惯用附子即加生姜,半夏泻心汤加大黄即为大黄黄连泻心汤。诸泻心汤共用岂不是一混沌泻心汤么?患者服三剂则效果明显,又服六剂则为每日大便一次几近正常大便,.坚持服至三十余剂病方全愈。


名医师承讲记之---四(3)

2005年春,李洪波来询,诉其姨妈年五十八岁,身高有一米七,因患慢性萎缩性胃炎伴结肠炎,现体重只有七十多市斤了。每日吃饭不多,但腹痛则大便日七八次,有时泻为完谷不化,有时则稀便,且心脏也有问题,心慌气短,不能劳作,在汉中及西安经医无数,治了数年,终未收效。而且越来越重,现在什么也不能做了,在家休养。病人远在数千里之外,与其电话中交谈后,知其为半夏泻心汤证,但其病程日久且又有心脏病,故处以半夏泻心汤方,合用血府逐瘀汤嘱服一月。

方用:红人参10克,黄连3克,黄芩6克,干姜6克,炙甘草10克,半夏10克,生地10克,当归10克,川芎10克,桃仁10克,红花10克,枳壳10克,柴胡10克,川牛膝10克,赤芍10克,桔梗10克每日一剂,连服一个月。嘱其可经常电话联系,如果有效最好能来诊。

一月后患者来深,诉服药有效,食欲稍增多,现大便日仍三四次,时有腹痛。视其极消瘦,面黄,气色晦暗,舌质淡暗,苔则黄白略干燥,脉弦硬,仍以二方,加生山药30克,生内金10克,加减服至一个月,每日大便改为一次,方始带方回汉中。

三天后患者来电说,到家第二天则又开始每日大便三四次矣。思之汉中与深圳气候不同,嘱其加黑附片十克,三日后即恢复正常至每日一次,患者坚持又服三月,感觉越来越好,食欲增多,又过半年后来电表示感谢,说自已体重增加了十几斤,已和好的人一样了,说大家都看不出我是有病的人了,药还在间断服呢。嘱其药还需服,可取药十剂打成粉,用水送下,每服六至十克,日服三次以巩固疗效,其再三表示感谢,说是救了她的命也。因地不同,一味黑附片的增加其效则完全不同,是半夏泻心汤合用附子泻心汤了也。一年后患者病已全愈,能操持家务,带外孙,与好好人一样,托人送来锦旗一面,上书:“名医风范”。


名医师承讲记之---四(4)

一日,李洪波来说:李大夫,我与你结识实乃我三生有幸,其一你治好了我夫人的失眠病,儿子的扁桃体炎病,哥哥的肩周炎,母亲的风湿性关节炎。而我姨妈不仅是治好了她的病,实际上是救了她的命。还有我原来的同事老赵的夫人,她花了二十多万元手术化疗费治她的脑癌,只管了半年便又复发,昏迷住院,原来手术的医院都说是没有好办法。是我请你到湖北红安两次前去出诊,用中药将她救醒过来,现在她一家人都在感谢你,说是你救了她的命也。最少通过我,我知道你已经救了二个人的命了。所以我要立志学习中医。我这几年虽然一直在自学苦学,但也一直在困惑之中。结识你,使我认识到中医还是有希望的,认识到了什么是真正的中医。中医还是有出路的。就像老赵夫人的病,当时你的处方我都研究了,我和老赵都认为你的第一个处方是急救回阳汤,第二个方是衡通汤加虫类药。这两个方子都没有抗癌的药,都不具备抗癌的功效啊?当时你的回答是:

“中医治疗肿瘤癌症,不是头痛治头,脚痛治脚。急则治其标,先保命后治病,她当时昏迷时根据舌脉证状,辨证为虚寒,所以果断用急救回阳汤,服药后即达到吐止清醒,数日后即能起坐饮食的作用。第二方虽无直接抗癌的药,实际上是缓则治其本。疏通气血之衡通汤加用虫类药即有消散之功能,再加虫草,人参,黄芪,山萸肉以扶正,养正则积自除。达到攻不伤正之佳效。体虚之人,如再用抗癌之药以攻之,岂不是与西医化疗一样了吗?病人的身体能受得了吗?”


名医师承讲记之---四(5)

李洪波又说:李大夫,不,我应该称您老师了,在您的身上,我看到了真正的中医,看到了中医的光明所在。还请您多多指教,而您的解说往往使我顿开茅塞。如你说我儿子是地图舌,是阴虚内燥之体,非短期所能改变,饮食要注意,食疗为先,我一直在与他服生山药粉,生内金粉。你说我妈妈的风湿病服衡冲散三月可愈,果然三月后化验风湿已为阴性。你还说我妈妈风湿会好得快,但心脏需长期调理,所以我一直让我妈妈服用衡通散已近一年了。现情况很好,仍在服药调理。您说我哥哥的肩周炎服衡通汤重加白芍,炙草,皂刺,山甲,桑枝十剂可痛止,我哥哥服十剂,痛仍未止,但停药后十天自愈,一点也不痛了。我朋友老赵夫人的病,您说先保住命,真正治愈需服用中药最少一年以上。她远在老家汉中,像您这样隔山处方看如此重病大病确实不容易。还要麻您多多费心,今后指教我,让我也能如愿以偿。走上中医之路。

李静说:你的对中医热爱使我感动,你的自学中医精神我很欣赏。至此方思近代医界名宿程门雪前辈青年时曾治一慢性腹泻患者,用调理脾胃法,诊断处方颇为对症,患者久服终不能效。后患者携其方求诊于上海名家王仲奇先生,王仲奇先生当时驰名与海上,是程老之前辈。病人向王老详述了病情,诊毕后索取程所处之方,凝思片时,忽昂然提笔在程的处方之上写了批语:“此方可服,再加蛇含石四钱。”随即把原方交给病人,病人未便多问,只得把原方带回试服再说。出乎意料的是,这张屡服无效的方子,仅仅加上一味药,只服数剂,多年的宿疾居然痊愈了。病人喜出望外地来告程,程亦惊异不置。深慕王老先生之医术的精通,欲设法拜王氏为师,后未能如愿,但程老虚心请教的精神是令人欣佩并值得我们学习的。

考蛇含石其性为收涩之性,于调理脾胃之方久不效时加之即效,实乃王氏医学精通之举。

我所治你的姨妈之慢性萎缩性胃炎,慢性结肠炎合并心脏病在深圳服方则效佳,回汉中则不效,加黑附片一味即效,是因地不同则效也异也。泻心汤合用血府逐瘀汤者,是其病久必有气血瘀滞,且又有心脏疾患故加之也。泻心汤治寒热错杂上热下寒之胃肠病颇为对症,再加疏通气血之血府逐瘀汤更为合拍也。

所以我答应你,只要有志学中医,有志者事竟成,我定会毫不保守的指点你。希望你能成为中医一分子,在中医学术上有所成就。愿我们共勉之!


名医师承讲记之---四(6)

近代上海名老中医裘沛然老前辈在其<<壶天散墨>>一剂混沌汤一文中论曰::“这里,试列举休宁名家孙东宿氏所用的一张混沌汤治痢取得捷效的病案:他诊治一痢疾病人:大发寒热,寒至不惮入灶,热至不惮下井,痢兼红白,日夜八十余行,腹痛恶心,神气倦甚,见洪大脉,面色微红,汗淋淋下,病已二十余日,他医屡治愈剧,东宿为用石膏,知母彻热,桂附,炮姜散寒,人参,白术补气,滑石,甘草解暑,仅一剂而苏,三剂全愈。其汤名混沌,盖取凑集阴药阳药于一方之意。此即擅用兼备法治疗他人莫能措手的重症痢疾而得迅速奏效的一个例子。裘老又说:曾记我早年也治疗一痢疾危症病人,一日痢下数十次,赤白相杂,腹痛,里急后重,病延二旬,中西医历治无效,已不能进食,神识昏糊,脉微欲绝,四肢厥冷而痛痢不止,其病已濒危殆。予为处一方,用党参,黄芪,桂枝,附子,补骨脂,白术,甘草补气温肾,黄连,石膏,黄柏,白头翁,银花清热燥湿,阿胶,熟地,当归补血,大黄,枳实,川朴攻下,诃子石榴皮收涩,龟板,鳖甲滋阴。竟是一张杂乱无章的兼备之方,可称混沌而又混沌.,该病人服上药后,次日即痢止神清,腹痛亦除,脉转有力,胃思纳谷,仅二剂而病痊。如此捷效,实出我初料所及。我自已也很难理解,这是否属于叶天士所斥责的“假兼备以幸中”之列,还是在孙思邈启迪下用“反,激,逆,从”而取得的效果。”

江医生说:“老师,今天有个女病人,30岁,反复胃痛一周,都是以饭后半小时到一个时疼痛为主,一般持续两个小时左右就可以自行缓解。很少反酸和腹胀。体检也只有上腹部轻压痛。按其发病症状来看,应该是胃溃疡无疑。我按西医常规开了一些治疗胃溃疡的药给她。但细问其经期一般延后几天,而且经来比较少兼经色暗淡;难入睡,多梦。切脉见较细、滑、弦,重压有力。舌中心有裂缝,质润,苔薄白、点状剥脱。按中医的看法,应该是脾胃阴虚,心肾不交之属吧?如果用张锡纯的理冲汤对这个症吗?此证经来量少色暗是有瘀血证吧。

李静:从证状来分析,你的胃溃疡的诊断思路是对的,但只是对了一部份,胃溃疡还有待检测证实。况且胃溃疡为何最近一周才发作?所说用中医中药张锡纯的理冲汤方是对的,然而诊断为脾胃阴虚,心肾不交却不太正确。说有瘀血也对。但还是不完全。

江植成:那她应该也属于阴虚血虚之类的吧? 她舌头中心裂缝和经血较少、血色暗淡,失眠多梦,又是什么原因?

李静:从舌脉来看,舌中间有裂纹是为肝气瘀滞之特征。舌质润苔薄白点状剥脱,其脉之弦细滑,重按有力,则更是肝气瘀结气有余之气血瘀滞证,而其胃痛正是典型的肝气犯胃,木克土也,再加上经血量少,血色暗淡也是气血瘀滞的表现。失眠多梦是气血不能上供于脑所致。理冲汤用于此证之肝脾失调,可加山萸肉以养肝敛肝气之横侮,加生山药以补脾虚抑肝木。加芍药,炙草各30克以缓急止痛。加炮山甲以为向导,方为合拍。

在临证处方时,往往先存一念,即此兼备法是也。凡病情复杂的慢性疑难病证,现代讲需用综合疗法的,即为兼备之法,比如治乙肝在病毒高复制阶段,则以解毒亦即清除湿热毒邪为主,兼以扶正,佐以活血化阏,在病毒低复制阶段则需清除湿热与扶正共用之,而在病毒非复制阶段,则需疏通气血与扶助正气为主,清除湿热为辅。如用单一的清除湿热病毒而一味急求转阴,难免有伤正之嫌。慢性前列腺病治疗也是如此。采用综合疗法就比单一的消炎治疗要好得多。近代医家施建勇博士主张用鸡尾酒疗法治疗乙肝,与我之用混沌汤之意治乙肝的兼备法异曲同工也。是“反,激,逆,从”的混沌加混沌汤,亦即是兼备法,多年来的大量临床经验证明混沌汤,鸡尾酒的兼备法与“反,激,逆,从”的综合疗法是可用的,往往可收到意想不到的效果。

取其之长,补我所短,何乐而不为?

我读张锡纯先生书多年,悟出先生衷中参西之意,现代科学手段,西医能采用,中医为何不能采用?取其之长,补我所短,何乐而不为?至于临证时,不论何病,验舌诊脉,必要时结合西医之检测手段,是避免走弯路,是对病人负责。医学关乎人命,岂是儿戏?如果一个中医,连一个汗法也运用不了,何谈治重病大病呢?用方如用将,用药如用兵。先辨病为何病,西医认为是何病,中医辨病辨证为何病何证。西医是何理论?用何法?何方何药?结果当如何?中医当用何法何方何药?何时当有效?结果当如何?不效时又当如何?

然而,中医如能达到相当水平,与中医传统之四诊八纲辨证,特别是在舌诊方面。如舌质淡者,一看即知其为非细菌性炎证。即可省去不必要的检验过程。舌质红紫之高热,血检往往有白细胞增高。西医用抗菌素有效者,中医也需清热解毒,兼以疏通气血。西医用抗菌素无效者,中医辨证论治方可,不可一说是炎症即用清热解毒。辨证为气虚者,补气药与清热解毒药同用之方有效。我每于感冒时,想到张先生之伤寒、温病首用汗解法,往往用西药安乃近片服之,往往一汗而解。此与舌脉之中即可验证。舌苔白或腻者,非阴虚内燥也,即可用汗之之法。如果一汗不解,则当思之为何汗之病未解?是药轻?还是病邪入内?还是阴虚?湿热未清?临证若舌红紫者,或舌红紫舌尖有红紫斑点者,均非一汗能解之症,是湿热入于营血分也。舌光无苔者,阴虚内燥也,亦非一汗可解也。当用解表与清里并重之法。阴虚者须用滋阴清解法,此所以张先生之滋阴清燥汤,甘露清毒饮,白虎加人参汤论之可贵也。舌尖边有齿痕与凹陷者,轻者属虚,重者是气血津液缺失,即不可一味攻伐,而需补益与通散并用之方可。

名医师承讲记》之五

热结痞满大小陷胸 代以蒌仁荡胸汤名
医要懂药识药尝药 方有经方时方新方


大小陷胸汤均为仲景《伤寒论》之名方。主治外感寒温之邪与痰饮凝结之结胸重症。原文 135条:“伤寒六七日,结胸热实,脉沉而紧,心下痛,按之石硬者,大陷胸汤主之”此结胸以心下石硬为主证者也。136条“伤寒十余日,热结在里,复往来寒热者,与大柴胡汤,但结胸无大热者,此为水结在胸胁也,但头微汗出者,大陷胸汤方之。”此结胸以胸胁水结为主证者也。又“太阳病重发汗,而复下之,不大便五六日,舌上燥,而渴,日晡所小有潮热,从心下至少腹硬满,而痛不可近者,大陷胸汤方之。”此以少腹痛为主症者也。

现代主要治疗急腹症如急性胰腺炎,溃疡性穿孔,肠梗阻。大陷胸丸治结胸者项亦强,如柔痉状,是结胸里热水饮邪结用以泻热逐水的治法。小陷胸汤治痰热互结,阻于心下,致心下痞闷,按之疼痛,或咳痰黄稠,恶心呕吐,大便秘结。实际是治结胸之轻症。现代人常用于呼吸道及胸膜疾患,急慢性胃炎,急慢性肝炎,胆囊炎。

经方大家曹老先生用大陷胸汤可谓神矣,细阅《经方实验录》便知。其文不可不读,文中按语更要细读。其学生姜佐景所论更应深刻领会。其论:

“诸式结胸,吾信本方皆能疗之。与五苓散之治水,能治水之壅在下焦者,亦能治水之壅及中焦者,更能治水之壅及上焦者,实有异曲同工之妙。至吾师之用本方,病者常将三药同煎,不分先后,亦不用末,服后每致呕吐痰涎,继而腹中作痛,痛甚乃大便下,于是上下之邪交去,而病可愈。窃按甘遂用末和服,其力十倍于同量煎服。吾师常用制甘遂钱半同煎,以治本症。苦改为末,量当大减,切要切要。”又论:“夫大陷胸汤号称峻剂,世人罕用之,抑亦罕闻之,而吾师则能运之若反掌,抑亦何哉?曰:此乃四十年临诊之功,非骤可得而几也。苟强求之,非惟画虎不成,类犬贻讥,而人命之责实重也。予尝谓仲圣方之分类,若以其峻否别之,当作为三大类。第一类为和平方,补正而可去邪者也。姑举十方以为例:则桂枝汤,白虎汤,小柴胡汤,理中汤,小建中汤,炙甘草汤,吴茱萸汤,小青龙汤,五苓散,当归芍药散等是。若是诸汤证,遇之屡,而辨之易,故易中而无伤。第二类为次峻方,去邪而不伤正者也。

并举十方以为例:则麻黄汤,大承气汤,大柴胡汤,四逆汤,麻黄附子细辛汤,大建中汤,大黄牡丹皮汤,桃仁承气汤,葛根芩连汤,麻杏甘石汤等是。若是诸汤证亦遇屡而辨易,但当审慎以出之,为其不中则伤正也。第三类乃为峻方,是以救逆为急,未免伤正者也。举例以明之:则大陷胸汤,十枣汤,三物白散,瓜蒂散,乌头汤,皂角丸,葶苈大枣泻肺汤,甘草半夏汤,甘草粉蜜汤,抵当汤等是。若是诸汤证,遇之较鲜,而辨之难确。用之而中,已有伤正之虞,不中,即有坏病之变,可不畏哉?佐景侍师数载,若心钻研,于第一类和平方幸能施用自如,于第二类次峻方则必出之以审慎,亦每能如响斯应,独于第三类峻方,犹不能曰能用。即遇的证,亦必请吾师重诊,方敢下药。此乃治医者必经之途径,不必讳饰。是故医士有能用第一类方,而不能用第二类,第三类方者,有能用第一类第二类方,而不能用第三类方者,未闻有能用第三类方,而不能用第一类第二类方者也。然则今有初学医者焉,毫无用方经验,见本案大陷胸汤证,惊其神而识其效,越日,偶遇一证,与本证相似,乃遽投以重剂大陷胸汤,可乎?吾知其未可也。是故治医之道,法当循序而渐进,切勿躐等以求功。多下一分苦工夫,方增一分真本事。阅者能体斯旨,方为善读书者。”


名医师承讲记之---五(2)

李静按:此论乃为我辈临证用方之准绳。如姜佐景之文才资质,跟曹师数载,尚且不能用第三类方,何况我辈资质愚鲁,怎敢孟浪从事。故特欣赏《医学衷中参西录》中所载之方,其一生大承气汤均很少用,大陷胸汤创用荡胸汤以代之,单用瓜蒌仁四两治温病结胸奏效甚捷。后我在临床用之确效而常用之。其论栝蒌解:

“栝蒌味甘,性凉。能开胸间及胃口热痰,故仲景治结胸有小陷胸汤,栝蒌与连,夏并用,若于山甲同用,善治乳痈,于赫石同用善止吐衄。若但用其皮,最能清肺,敛肺,宁嗽,定喘。若单用其仁须用新炒熟者捣碎煎服,其开胸降胃之力较大,且善通小便。盖伤寒下早成结胸,温病未经下亦可成结胸,有谓栝蒌力弱,故小陷胸中必须伍以黄连,半夏始能见功者,不知栝蒌力虽弱,重用之则转弱为强,是以重用至四两,即能随手奏效,挽回人命于顷刻也。”
又论荡胸汤曰:

“治寒温结胸,其证胸膈痰饮,与外感之邪互相凝结,上塞咽喉,下滞胃口,呼吸不利,满闷短气,饮水不能下行,或转吐出,兼治疫证结胸…将治结胸诸成方变通汇萃之,于大陷胸汤中取用芒硝,于小陷胸汤中取用蒌实。又于治心下痞硬之旋复代赫石汤中取用赫石,而复加苏子以为下行之向导,,可以代大陷胸汤,丸,少服之,亦可代小陷胸汤。”

我在临证之时,受此启发,临证凡是痰饮热结之证均加用重用,颇为稳妥。可代大陷胸汤,亦可代承气汤。且有宽肠通便的作用。瓜蒌生用清热化痰,可清热润肺,又可清肝胆燥火,蒌仁炒用气香而有通下之作用。肠燥便秘者用大量瓜蒌可起到增水行舟之功效。用小陷胸汤时,必加枳实,以下其气。经验认为麻仁通大便是治其肠燥便结,瓜蒌仁通便是治其肠热。

名医师承讲记之---五(3)

又《经方实验录》中录王季寅先生作《同是泻药》篇曰:

“民国十八四月某日,狂风大作,余因事外出,当时冒风,腹中暴疼。余夙有腹疼病,每遇发作,一吸阿芙蓉,其疼立止。不料竟不见效,服当归芍药汤加生军一剂,亦不应。时已初更,疼忽加剧,家人劝延针医。余素拒针,未允所请。至午夜,疼如刀绞,转侧床头,号痛欲绝。无何,乃饮自已小便一杯,始稍安。已而复作,状乃如前。黎明家人已延医至矣,遂针中脘,以及各穴,凡七针。行针历五小时,痛始止。据该医云,腹部坚硬如石,针虽止痛一时,而破坚开结,非药不克奏功。因拟顺气消导之方。余不欲服,家人再三怂恿,勉进一剂,病不稍减。翌日,家人仍欲延前医。余坚辞曰:余腹坚硬如石,决非顺气化痰所能奏效,惟大承气汤或可奏功,因自拟生军三钱,枳实二钱,厚朴三钱,芒硝五分。服后,时许,下积物甚多,胸腹稍畅。次日胸腹仍觉满闷硬疼,又进二剂,复下陈积数次。元气顿形不支,因改服六君子汤三剂。后元气稍复,而胸腹满疼,仍自若也。更服大承气二剂,不惟疼痛丝毫未减,腹中满硬如故,而精神衰惫,大有奄奄欲毙之势。因念攻既不任,补又不可,先攻后补,攻补兼施,其效犹复如此。生命至是,盖已绝望矣!谈次,忽忆伤寒小结胸病,正在心下,按之则痛,大结胸则从心下至少腹硬满,不待按,即痛不可近。

余之初病,即胸腹坚硬如石,号痛欲绝者,得母类是?惟大结胸以大陷胸汤为主治,此汤之药仅大黄,芒硝,甘遂三味。硝黄余已频服之矣。其结果既如上述,加少许甘遂,即能却病回生耶?兴念及此,益旁皇无以自主。既思病势至此,不服药即死,服之或可幸免,遂决计一试。方用生军二钱,芒硝五分,甘遂一分。药既煎成,亲友群相劝阻,余力排众议,一饮而尽。服后,顿觉此药与前大不相同。盖前所服硝黄各剂,下咽即觉药力直达少腹,以硝黄之性下行最速故也。今服此药,硝黄之力竟不下行,盘旋胸腹之间,一若寻病者然。逾时,忽下黑色如棉油者碗许,顿觉胸中豁朗,痛苦大减。四五剂后,饮食倍进,精神焕发。古人所谓用之得当,虽硝黄亦称补剂者,予斯益信。惟此汤与大承气汤,只一二味出入,其主治与效力有天渊之别,经方神妙,竟有令人不可思议者矣!嗣又守服十余剂,病已去十之八九,本可不药而愈。余狃于前服此汤,有利无弊,更服一剂,以竟全功。讵药甫下咽,顿觉心如掀,肺如捣,五脏鼎沸,痛苦不可名状。亟以潞参一两,黄芪五钱,饴糖半茶杯,连服二剂,始安。余深奇同是泻药,初服硝黄,则元气徒伤,继加甘遂,则精神反形壮旺。故详述颠末,而为之记。”(录《医界春秋》)
按此文实有无上之价值。录之以备参观。


名医师承讲记之---五(4)

甘遂逐水之功效,我曾亲服以体验之。取醋制甘遂研粉末装入0号胶囊,与一中药师老马及我一年青体健之学生岳新春医生三人同服之。我服胶囊六粒于晚饭后,隔二小时开始腹泻,直如水状便,量多,腹中微痛,共泻四次方止。我那位学生小岳医生体健则只泻一次而已。而那位药师老马体质较差,次日上班时说让你坑死了,我夜晚一直在马桶上蹲着,腹泻约七八次方止,其说服后一夜未睡,一直在泻,而且说我知道甘遂泻水厉害,你说我们都服六粒,我根本就没敢服六粒,我只服了四粒。每粒胶囊可装药粉约0`5克左右。可见体质不同,用量则需讲究。如无切身体会,只看书中说确难令人相信。

后三人共同分析其具体原因,而得出的结论是,我虽体健但素有痰饮故泻水较多,老马药师体质差且有胃肠湿热故其泻水亦多,我的学生小岳医生体健且内无痰饮故泻少。后用甘遂均以装胶囊四粒为一次量且日服一次,或视病人体质而确定服用量。以防病人不能耐受。

后治一男姓胃病失眠患者,诉说感冒发热好后一直睡不好,饭也吃不下,胃脘痞胀,病十多日,数次就医均按胃炎诊治。询其大便,患者诉说吃不了多少饭,只能喝稀饭,胃还是胀,哪有大便解。察其舌红紫,苔黄腻而干燥,乃温热与痰饮结于脘腹。发热退是表邪解结胸成也。胃不和则不能眠。前医治其胃炎,服用健胃开胃之药岂能奏效。欲处以小陷胸汤加枳实重加蒌仁,患者说医生我不能服煎药,一人出门在外,没地方煎啊。思之此证应为结胸证,当用陷胸汤,苦于患者无法煎药,故将生大黄,制甘遂粉末各装入胶囊,每次两种胶囊各服四粒,每天一次,嘱其不可多服,服后如有腹泻是正常药力,不必担心。三日后来诊说每天都有二三次腹泻,现已能食能睡,此药可谓神矣,视其舌苔黄腻之象大减,患者取二天量即未再来诊。

曹颖甫曰:“世人读仲景书,但知太阳误下成结胸,乃有大陷胸汤证,而不知未经误下,实亦有结胸一证,而宜大陷胸汤者。夫伤寒六七日,热实,脉沉紧,心下痛,按之石硬,及伤寒十余日,热结在里,无大热,此为水结在胸胁,二条皆示人以未经误下之结胸,读者自不察耳。予谓太阳传阳明之候,上湿而下燥,苟肠中燥火太重,上膈津液化为粘痰,结胸之病根已具,原不待按之石硬,然后定为结胸证。即水结在胸胁,胸中但见痞闷,而不觉痛者,何尝非结胸证也?”。

名医师承讲记之---五(5)

小江说:“老师,在您的指导下,我买了《医学衷中参西录》《经方实验录》明白了什么叫经方,什么叫时方,什么叫新方。《经方实验录》书中所用之方,大多为经方,《医学衷中参西录》中所用之方,有经方,有时方,有新方是吗?还有,老师,恕我直言,我看您在临床上用经方时有,但大都不是原方,大都有加减变化,而且用生山药,生白芍,炙甘草,炮山甲,皂角刺,羚羊角,白茅根,生地,生内金,滑石,金银花,三七粉,还有衡通汤的机会比较多,而且量也大,是感到经方药量太少,赚不到钱,怕吃不上饭?还是现代人的病种病情的需要呢?还是怕别人学会您的用方用药经验?您用的是经方?时方?还是新方?”

李静曰:问得好,你能直言,很好!我也应该直答。现在的社会制度与中医的处境,我确实感到中医生存之不易,既要吃饭,要生活,还不忍丢弃中医,还想在中医学业上有所建树。确实如你所说,现在的中医不值钱,如果只开麻黄汤,桂枝汤,承气汤之类的经方,那也确实不够吃饭的。不过也不全是那样的。你跟我快二年了吧,你应该能看到的,我经常开麻杏甘草加贝母治咳喘,开滋阴清燥汤治小儿发热腹泻。药只数味,赚不到钱的。医德不可不讲。更不是怕别人学我的方法,每个人的病情不一样的,我用的方药是有变化的,不是一个死方子,只治一种病的。

至于常用衡通汤与你所说的那些药,而且量大,这与你所说的现代中医所接触的病种大有关系的。我所治的病种,一般都是病家主动上门,要求看中医服中药,还有的是病人介绍来的。大多是用西医药久治不效,或是不适用西药,或是病情复杂,久治不效的病人。久病必有瘀这个道理我是常向你讲的。所以我的经验是慢性复杂的病情,是要自已组方运用,所以也可以说是新方。衡通汤是我的经验方。你所说的那些我常用的药也是我的经验方。

近代经方大家曹颖甫以擅用经方而闻名,《医学衷中参西录》的作者张锡纯则是用自拟方,经方`,时方,验方,单方,秘方灵活运用的典范。中医讲辨证施治,强调因时因地因人而给以不同的方药。具体情况具体对待。同一临床表现,人不同,地不同,时不同,治疗方法也就不同。所以说:经方极可贵,时方有妙用。验方治专病,秘方治顽症,单方治大病。现代人的心理也要有所理解,疏方用药,一诊不效则多不来复诊也。

故我的经验是抓主证,古人说用药如用兵,胆大心细,剑胆琴心,临证不可拘于经方时方之执,应加减增损,经方时方配合,变古方之制为我所用,或参酌数方之意为一方,或综合单方,验方而组成新方,反复实践,方能临证用方得心应手。你不是说了吗?看我与病人沟通交流很感兴趣吗?那也是一种艺术啊,像演员演戏一样,演得好,下次才会再去看。医生看一次有效,病人才会来复诊。看好病,病人才会与你作宣传。我治急性病重病往往只开一剂,明日有效病人自然会来复诊。你介绍的那位福建姓杨的痛风病人不是只准我给开一剂中药吗,他在疼痛科针灸理痛服药输液一周不效,脚肿痛不能行走,我给开了一剂加味四妙勇安汤合桂芍知母汤,第二天肿消痛止前来感谢,现在我们已经成为好朋友了。试问一剂中药,量小了能达到痛风病人肿消痛止吗?

我常与病人讲,你的病西医说应该是什么病,应该用什么药,效果如何?中医说是什么病,应该如何治。何时能有效,何时能治愈。用药后可能有什么反应,什么是效果。治疗时需注意什么?饮食需忌些什么?常向病人说人身的血脉似长江,一处不通一处伤的道理。慢性气血瘀滞的病人,往往说病人的身体内有了瘀滞不通的地方,就像马路上堵塞一样,马路上塞车需要疏通,人的体内有了瘀阻也需要疏通。而这种疏通则需服药,服药疏通就需要时间过程。说服病人有了心理准备,心情疏畅对治病也有好处。还有,你看到的,我所治的前列腺炎症的病人,有的花费数万元,没有治好,前来求诊,而我常常对症状明显典型的病人说,我用局部注射疗法,一次即可见效。江医生,你应该记得,你介绍的那个姓韦的前列腺增生合并炎症,尿急尿频尿痛难忍痛不欲生的病人,我不是与他用前列腺局部注射疗法一次见效了吗?这就是抓主证,病人尿频尿痛难忍,久治不效,抓不住病人的这个心理,没有把握的讲话,病人能相信吗?这就是现代中医之方向,病人痛苦不堪,只用经方,验方,秘方均能保证一次见效,一天有效吗?病人能相信吗?给他注射一次,有效他自然就相信了。这是什么?这就是经验之谈,经验之方,亦即是新方,乃临诊近四十年之功也。


唯物辨证法
扶阳法中医古即有此,中医历来有各家学说,不同的见解,故有不同的学术流派。然黄河九十九道湾,终究要归入大海。中医之论点也是此理。金元四大家各有千秋,然还包括温病学说。其能流传后世即证明有其道理所在。《内经》云:阴平阳秘,阳生阴长。历代以扶阳法擅长的大有人在,如张景岳、赵献可、陈修园,近代的有祝味菊,吴佩衡。然诸名家皆非只用扶阳一法,唯是扶阳法是其所长而已。如张景岳虽擅用熟地,但并创有理阴煎等名方,各人所处的时代不同,病人的表现亦不同。

现代人阴虚者多,是确切的事情,张锡纯先生书中论为阳虚者百中二三,不论外感内伤均属如此。我在临证也曾遇到阳虚患者,也确如张先生所论,不过百中二三而已,且用温阳药,很快即会纠正之,扶阳药服久了即会变为阴虚,此即唯物辨证法也。反过来说,清热解毒药服久了也会变成阳虚的也不乏其人。所以不可拘泥,不可偏激,临床不可先存阴虚多,阳虚少之概念,一定要辨证然后论治,即便是感冒也要详加辨证,此即中医治病首辨阴阳之理。此即此泻南补北法常用之理。因人是一个整体,其一旦有所偏则病,如果阴阳平衡则病从何来?所以要辨其所偏,纠而正之使之归于平衡,方为中医之精要所在。正如岳美中老师所说,如果过于偏激,造成的后果同样是不可估量的。如果执死方死法以治活人,则为名医大家所不取也。

  评论这张
 
阅读(58)|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