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得健养生堂

溶经方于刮痧拨罐以养生治病,合食疗培元觅健康

 
 
 

日志

 
 
关于我

声明,我搏客引用的文章只用作参考,并不代表我赞成文章观点,各位千万别乱用,有病去找医生才能保养好身体 我以刮痧拨罐等方法来调理身体,不见人是调不了的,不在广州或不肯来广州者,请免问病

网易考拉推荐

小青龙汤  

2017-06-27 21:17:0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二十多年前,由于尚未学习经典名著《伤寒论》,为人治病,犹如盲人摸象。记得我一外甥气管炎发作,恶寒怕冷,咳吐白色泡沫痰,初服三剂小青龙汤,其效果之好,言从未见过。又服三剂,不咳不吐了,也不喘了。见方子价钱便宜,当做神方继续服用,再也没有一点效果了。解开这个疑问,还在我学过刘渡舟、白永波、郝万山主编的《伤寒论讲解》后,更加深了我对经方的热爱。

    我当地曾经有个老先生,是我的启蒙老师。她的儿媳妇自幼患有气管炎,每一发作,便开三剂小青龙汤,后用其他的方法调理。这一习惯被他的不是医生的儿子和孙子记着了,在老先生离世后,他们每年都会来我这儿开一到几次小青龙汤。也就为我提供了关注和探索小青龙汤的机遇。

    《伤寒论》第40条原文:“伤寒表不解,心下有水气,干呕,发热而咳;或渴;或利;或噎;或小便不利,少腹满;或喘者,小青龙汤主之。”若渴,去半夏加栝蒌根;若微利,去麻黄加荛花;若噎,去麻黄加附子;若小便不利,少腹满者,去麻黄加茯苓;若喘,去麻黄加杏仁。

     外有表寒,内有水饮,即是小青龙汤适应症的病机。外寒引动内饮,内外合邪,水寒上射,迫使肺气不得宣降,则见咳嗽或喘息。虽然该方是温化水饮的一张名方,可外散寒邪,内蠲水饮,但主要作用在于蠲除水饮。因此《金匮要略》用它治疗溢饮、支饮,咳逆倚息不得卧,寒饮射肺之咳喘。多在寒冷季节发作,咳吐大量白色泡沫样痰,且落地成水;或咳吐白色半透明胶状之冷痰,宛如蛋清。《伤寒论讲解》中说:寒邪郁遏阳气,若见面色青暗,或黧黑,则谓之“水色”;寒邪阻滞营卫气血,若致面部出现块块色斑,则谓之“水斑”;水饮上犯,若致使面部庞浮或眼睑轻肿,则谓之“水气”。水色、水斑、水气,以及舌苔水滑,脉弦等,皆为辩寒饮内盛之依据。

     小青龙汤用于寒邪射肺,咳喘急性发作者,效果极好。但如《伤寒论讲解》中指出:当咳喘平息,则当易温化寒饮之苓桂剂(包括苓桂术甘汤、苓桂味甘汤、苓桂杏甘汤一类)善其后,以巩固疗效。这就是我初次使用小青龙汤初效后不效的原因所在。因本方麻桂并用,又配细辛,虽有五味子、芍药、甘草相兼治,仍属辛散燥烈之剂,久服则恐有耗阴动血之弊。对于老人、幼儿、体弱、心肾不足者,更当注意。

     小青龙汤除了原方后面所述的加减使用证候外,还可用于以下诸症:1、虚寒咳嗽之遇风寒而发者;2、寒饮上冲之头疼,眩晕或发热恶寒者;3、妇人之吐涎沫者;4、《金匮》用于溢饮、支饮或咳逆倚息不得卧者;5、加石膏名小青龙加石膏汤,主治肺胀,咳而上气,烦躁而喘,心下有水,脉浮者。

     【病例讨论】2010年12月20日夜,复兴中医网零起点班群内,一四川学友唐某提供一病案:

      陈XX,男,12月14日初诊:头晕,恶寒,发热,汗出,咳嗽有白色泡沫痰且多,气喘,舌苔白,脉浮。

      服过二副小青龙汤后,复诊:头晕,咳嗽有白色泡沫痰,气喘,厌油,发热,口不渴,脘腹胀,面目浮肿,舌苔白,舌边红,脉沉。

      可以看出来,二诊时,咳吐泡沫痰略比一诊时少了,但无汗出、恶寒二证,新增脘腹胀、厌油、面目浮肿、舌边红等症,脉象由浮转沉。

     病例尚有不完整之处,如浮的兼脉是什么?沉的兼脉是什么?我分析应是浮紧或弦脉,或沉弦脉。三四天未大便,还是经别人追问后补充的,(可以说可能没有便意)。病案不完整的情况在群里经常见到,特别是那些初学中医的经常如此。

     讨论中争论激烈,时间长达三个多小时,归纳起来大致出现了三种意见。第一种认为出现了伤阴症状:无汗、未大便、舌边红,不能再用小青龙汤,主张用桂枝汤加杏仁、厚朴、细辛、五味子、茯苓、半夏、大黄等(可见《金匮要略》学得好)。     第二种否认已伤阴,主张仍用小青龙汤加生石膏“宣发肺气”,加白术“运脾”,甚至主张用附子“温化水饮,以存津液”,显然是受“火神派”的影响。

     第三种是我一人的主张,觉得小青龙汤可继续使用,但我反对使用生石膏、大黄以及大辛大热的附子。因为小青龙加石膏汤是治疗肺气肿的,证见咳而上气,烦躁而喘,脉浮者。反对加大黄或生石膏的理由是生石膏宜于清解表热或里热,此人表热已除,里寒极重,于是出现了厌油症状,并非胃热之证,大黄、石膏等更不宜于使用。清人吴鞠通说过:治饮当以温药和之;饮属阴邪,得温则行,得寒则凝。过分的寒凉不利于水饮的温化,反致变生诸症。不太赞成使用附子的原因是,病人未见肾阳或心阳衰弱的症象,如四肢发冷、口唇发绀,脉沉迟等,因脉已见沉像,可稍稍与之以振奋阳气。我认为在一诊时,见有汗出应该使用炙麻黄,且用量上应该小于五味子,这样才不会出现舌边红的伤津前兆。二诊时脉已转沉,无恶寒、脉浮之表证,病已入里,但又出现面目浮肿的“水气”特征,饮邪仍重,又有大便未解,肺失宣降,腹气不通的情况,可在小青龙汤里加入杏仁、瓜蒌仁润肠通便(也可加大剂量白术,或者合入苓桂术甘汤),协助五味子、芍药、甘草酸甘化阴,监制麻黄、半夏、细辛、干姜的燥烈之性。

     细细分析小青龙汤的组成变化,发觉其中含有去掉大枣的桂枝汤,去掉杏仁的麻黄汤,再加温化水饮的主药半夏,以及仲师常用的姜辛味三药——干姜的温热,细辛的辛散,五味的酸敛,共同组成治疗肺家寒饮咳喘的经典之方。所以说,上述第一种观点主张用桂枝汤加味(“苓甘五味姜辛夏仁黄汤”),无非是去了发散的麻黄而已;如果他说的“黄”仍然是麻黄,那就仍然是小青龙汤加云苓、杏仁;如果是大黄,更不利于水饮上泛之证的治疗。

     总之,伤寒金匮之方,用药之巧妙,配伍之精当,奥妙无穷,环环相扣,值得我们玩味一辈子,也学不透,学不精!

 小青龙汤热敷背俞区治疗小儿咳喘

小青龙汤源于《伤寒论》。由麻黄、桂枝、芍药、干姜、细辛、半夏、五味子、甘草等8味药物组成。具有解表蠲饮、止咳平喘之功效。我们应用本方热敷肺俞、脾俞等背俞穴区治疗小儿咳喘30例,其中包括肺炎后吸收不良,急、慢性支气管炎等病,疗效满意,介绍于下:

方药及用法

本方由麻黄、桂枝、干姜、半夏、五味子、甘草各6克,芍药9克,细辛3克。加水1000ml左右,煎煮15分钟,滤出药液存留备用。将药渣趁热用薄布包裹成长方形,敷于患儿肺至脾俞穴区,以能覆盖肺、脾俞穴为度。再用绷带或布条稍加固定(注意温度适宜,以防烫伤)。药渣温度下降时,可用热水袋等器具加温。每天治疗1次,每次6-8小时。再次治疗时,将药渣取出,加适量原药液烧热即可敷用。1剂药可反复使用3?4次。

主症与疗效

30例均有咳嗽、气喘、多痰症状。部分病者伴有恶寒发热等表证,体温均在38.5℃以下,经3次敷药治愈12例,5次敷药治愈13例,5例慢性支气管炎敷药5次后咳嗽明显减轻。临床疗效满意。

体会

本法有较好的理疗、药物、俞穴的综合治疗作用。温热可使局部血液循环改善,又可促进药物从局部吸收,并激发俞穴以发挥三方面的协同治疗作用。药物外用,经济简便,对服药难的患儿尤为实用。在临床观察中未见不良反应。使用方法,重在祛痰,止咳、平喘。 
小青龙汤合四逆汤治疗肺心病验案 心力衰竭 
    赵某、男,65岁。住院号:40979,于1985年2月25日入院。
    病史:思慢性支气管炎、肺气肿二十余年,近五年来发展为肺心病。入院前曾因尿少、浮肿、心悸、呼吸困难而入住某院。先后使用过西地兰、速尿、多巴胺等治疗四十多天,收效甚微。两天前因外感病情加重而转我院。
    症见:咳喘不已,动则心悸气促,咯大量白沫痰,精神萎靡,懒言嗜睡,难于安卧,额面及腰以下高度浮肿,—身悉痛,倦怠乏力,手足逆冷,渴不思饮,便溏,小便不利。舌青紫,苔白滑,六脉紧数且短。
    查体:口唇、指端明显发绀,颈静脉怒张,呼吸困难,桶状胸,叩诊呈过清音,右肺底闻及细小水泡音,心率110次份,律齐,P2增强,肝于剑突下5厘米,边钝,触痛明显,脾脏末及,腹水征阳性,四肢肌肉颤动。实验室检查:血常规正常,尿常规:蛋白(十十十),镜下白细胞2—6/Hp,管型5—10/hp,尿素氮10.25mmol/l,肌酐318.24mmol/l。血气分析:PH7.34,二氧化碳分压8.38kPa,动脉血氧分压5.57kPa,血氧饱和度0.74。心电图:窦性心律,心电轴右偏,右房室肥大,心肌缺血。胸x线照片:两肺纹理明显增强、紊乱,两肺门影浓,肺气肿征象,心影外形饱满,横径增宽,心尖向左延伸,圆隆上翘,肺动脉段明显膨出。
    诊断:慢性支气管炎,阻塞性肺气肿,肺心病心衰,慢性呼吸功能衰竭。中医辨证为肺肾两虚,水饮内停,心脉瘀阻,治用生脉散合五苓散加减。
    处方:党参25克,五味子、炮附子、桂枝各l0克,茯苓20克,麦冬、泽泻、白术各15克,茯苓皮40克,丹参30克。日一剂,水煎成200毫升,每次100毫升,早晚分服。同时使用青霉素肌注,间断使用洋地黄、速尿等静脉注射,并配合氧疗。治疗一周,病情反加重,尿量极少,每日200毫升左右,喘促不已,张口抬肩,烦躁不安,背部冰凉且肌肤麻木刺痛。舌青紫,苔白滑,脉紧数。患者以为濒死,拒绝使用强心、利尿剂,经劝再三,勉强同意服用中药。
    处方:白芍25克,丹参、炙半夏各15克,干姜、炮附子、五味子、桂枝各10克,麻黄7.5克,甘草5克,细辛3克。日一剂,水煎服。药进两剂,尿量大增,肿势稍减。再服两剂,日尿量3500毫升,喘促、浮肿大减。六剂后仅两踝部微肿,口唇指端发绀已明显缓解,肺底罗音减少,尿常规:蛋白(+),镜下未见异常,尿素氮5.14mmol/l,肌酐123.76mmol/l,守方再服六剂,诸症悉除,告愈出院,后改服温肾益气降气化痰之剂调理善后。随访两年,病未复发。
    《新中医》1992年第1期
    [评按]  肺心病心衰伴慢性呼吸功能衰竭,属临床危重病变,现代医学常规治疗以强心、利尿、吸氧为主。根据本案患者的临床表现来看,应属祖国医学阳衰水停、心脉瘀阻之证。喘促不巳,张口抬肩,是虚而致喘;烦躁不安,是虚阳浮越;背部冰凉且肌肤麻木刺痛,是阳虚不能温煦,不得温运血行;舌青紫,脉紧数,是阳虚寒凝,脉络痪阻。故而医者拟方以温阳为主,佐以摄敛、宣肺、活血。其方虽由小青龙汤化裁,但入附子与干姜、甘草相配,即成回阳救逆之四边汤,故此本方之要不在散外寒,而在温阳气,使阳气得复,水饮得散,血络得行,则咳喘肿悸自减。

《新中医》1992年第1期
  评论这张
 
阅读(62)|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