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得健养生堂

溶经方于刮痧拨罐以养生治病,合食疗培元觅健康

 
 
 

日志

 
 
关于我

声明,我搏客引用的文章只用作参考,并不代表我赞成文章观点,各位千万别乱用,有病去找医生才能保养好身体 我以刮痧拨罐等方法来调理身体,不见人是调不了的,不在广州或不肯来广州者,请免问病

网易考拉推荐

中医治病的最高境界就是平衡阴阳! +黄元御教导中医如何平衡阴阳+平衡阴阳是治疗疑难杂证的万能钥匙!  

2017-05-08 12:31:56|  分类: 高人理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医治病的最高境界就是平衡阴阳!

中医药大学的《中医基础理论》曰:“阴阳失调是疾病发生发展的基本机制,阴阳失调本质上是人与自然环境、社会环境三者之间的和谐失去常态。因此,治疗疾病的基本原则就是调整阴阳。所谓治病求本,就是本于阴阳”。请问《中医基础理论》是不是这样说的?认为是的请举手。其实这是《内经》中说的。《内经》(阴阳应象大论篇第五)曰:“阴阳者,天地之道也,万物之纲纪,变化之父母,生杀之本始,神明之府也,治病必求于本”。所谓“治病必求于本”,就是本于阴阳, “阴平阳秘,精神乃治”,中医治病的最高境界就是平衡阴阳。如何平衡阴阳,平衡阴阳是不是就滋阴泻火,温补肾阳,那么简单?这是历代中医用的方法,历代中医将阴虚,阳虚,作为一类疾病的证型,而没有认识到人类所有疾病的本质都是阴阳失去平衡!黄元御说:“人知其金水之亏,而不知其胃土之弱”, “末可徒滋心液”,历代中医运用的滋阴泻火之法,是错的!是没有读懂《内经》、《伤寒论》。如何平衡阴阳,这是历代中医无法破解的难点。请问中医药大学的教材告诉大家怎么样调理阴阳、平衡阴阳?中医药大学的《方剂学》补益剂中列出补阴、补阳、阴阳并补,补阴列出六味地黄丸、左归丸、大补阴丸、一贯煎等方,补阳篇列出肾气丸、右归丸、阴阳双补列出地黄饮子。中医药大学的教材就是一个补字,补阴,补阳,平衡阴阳就是滋阴泻火,温补肾阳,这是历代中医用的方法,黄元御说错了!是没有读懂《内经》、《伤寒论》。黄元御《四圣心源》解决了中医学的这一大难题即揭示了阴阳之本质,解决了如何平衡阴阳。

首先讲如何平衡阴阳。既然《中医基础理论》说:“治疗疾病的基本原则就是调整阴阳。所谓治病求本,就是本于阴阳”,请问就这几个方子能调整人体的阴阳吗?能通治疗人类疾病吗?既然承认:“阴阳失调是疾病发生发展的基本机制”,“ 治疗疾病的基本原则就是调整阴阳。所谓治病求本,就是本于阴阳”。那么所有组方原则就是调整阴阳,是不是这个道理?但是历代中医著作,都没有解决这个问题。我告诉大家黄元御解决了!黄元御曰: “阴阳,不过中气所变化耳”, “中气升降,是生阴阳”,阴阳之升降,是戊己之升降生成的。如何理解:阴阳,“不过中气所变化耳”,下面将详细讲解。

请看黄元御《四圣心源》的首篇:(卷一-天人解)

《天人解》是《四圣心源》之总纲

 《内经》曰:“善言天者,必有验于人。然则善言人者,必验于天矣。天人一也,未识天道,焉知人理”!

黄元御《四圣心源》首篇《天人解》,就是讲:天人合一。读懂了黄元御的《天人解》就读懂了黄元御。

《天人解》写于壬申十月(1752年农历十月),黄氏在《四圣心源自叙》曰: “己巳二月(1749年农历二月),作《四圣心源》,解内外百病原始要终,以继先圣之业”。“壬申十月,作天人之解,续成全书”创作《四圣心源》始于1749年至1752年历时三年多才完成,为什么中断了写作?因为这个时候黄元御应召进宫为乾隆皇帝治病,黄元御是被清宫太医陷害排挤出京城才又重新接着著《四圣心源》。《天人解》是最后完成的,而黄元御将其放在卷首,所以说《天人解》是《四圣心源》的总纲。

黄元御的天人解,首先论述了人与天地的关系,其二,告诉大家什么是阴阳?阴阳的本质是什么?历代中医都没有一个准确的解释。黄氏说阴阳的本质“不过中气所变化耳”,中气变化即中气之升降,“中气升降,是生阴阳”!

如何理解:阳的本质“不过中气所变化耳”,中气变化即中气之升降,“中气升降,是生阴阳”,阴阳是什么?水火即是阴阳,心为火,心火为木所化,木之生长必须依靠脾土之升,木才有上升之路。土湿脾陷,木无上升之路,如何生火,变化为心阳?阴为水,肾水为金所化,如戊土不降,金无下降之路,金如何化水?阴阳之变化是不是中气之变化?中气之升降是不是生阴阳?这样解读:阴阳的本质“不过中气所变化耳”,听懂了吗?

黄元御讲阴阳是天与人一起讲,如黄氏曰:“阴阳未判,一气混茫。气含阴阳,则有清浊,清则浮升,浊则沉降,自然之性也。升则为阳,降则为阴,阴阳异位,两仪分焉(编者按:讲天之阴阳)。清浊之间,是谓中气,中气者,阴阳升降之枢轴,所谓土也(编者按:这里是讲人之阴阳)”黄氏将天人合在一起讲,前面讲天,后面讲人。如果分开理解,黄氏天人解就不难理解了。其实《内经》讲阴阳也是天人一起讲,前面讲天,后面讲人。如《内经》(阴阳离合认为篇第六)曰:“天为阳,地为阴,日为阳,月为阴,大小月三百六十日成一岁,人亦应之”( 编者按:天人合一)。

  “故阴阳四时者,万物之始终也(编者按:讲天之阴阳),死生之本也,逆之则災害生,从之则苛疾不起,是谓得道。道者,圣人行之,愚者佩之(编者按:佩之,是违背之义)。从阴阳则生,逆之则死,从之则治,逆之则乱(编者按:讲人之阴阳)”。

黄氏《天人解》首先讲天地之阴阳,天为阳,地为阴,清阳浮升,浊阴下降,这是自然之理。黄氏曰:“清则浮升,浊则沉降,自然之性也。升则为阳,降则为阴”。大自然的四季春夏秋冬的变化,实质上也是阴阳之变化,春夏为阳,秋冬为阴,故黄氏曰:“四象即阴阳之升降……分而言之,则曰四象,合而言之,不过阴阳”。

“善言天者,必有验于人”人体的阴阳变化,黄氏曰:“分而言之,则曰阴阳,合而言之,不过中气所变化耳”, “中气者,阴阳升降之枢轴,所谓土也”。土生万物,土为万物之母,相对于人就是人体的脾胃,脾胃是人体的后天之本!人体的的阴阳升降运动左边旋升,右边下降。黄氏说:“枢轴运动,清气左旋,升而化火,浊气右转,降而化水,化火则热,化水则寒。方其半升,未成火也,名之曰木。木之气温,升而不已,积温成热,而化火矣。方其半降,未成水也,名之曰金。金之气凉,降而不已,积凉成寒,而化水矣。”这里既说自然界的变化,也说人体隨大自然一同变化,天人合一。清气从左边旋转上升,升而化火,升到一半是木,木之气温暖,继续上升,全升变成火,浊气从右边旋转下降,降而化水,降到一半为金,金之气凉,继续下降,降到最后化为水。引出五行的:木、火、金、水,这也是大自然春、夏、秋、冬,四季的变化规律,相对应的是人体的肝、心、肺、肾,又称为四维,这也是四维的变化规律。

黄氏曰:“水、火、金、木,是名四象(编者按:四象即大自然的春、夏、秋、冬)。四象即阴阳之升降,阴阳即中气之沉浮。分而言之,则曰四象,合而言之,不过阴阳。分而言之,则曰阴阳,合而言之,不过中气所变化耳”。人体的“阴阳即中气之沉浮”, “ 中气者,阴阳升降之枢轴” ,“阴阳,不过中气所变化耳”,这是黄元御悟出的《内经》、《伤寒论》之精髓,也是黄元御医学理论的灵魂。

《内经》曰:“天地者,万物之上下也;阴阳者,血气之男女也;左右者,阴阳之道路也;水火者,阴阳之征兆也;阴阳者,万物之能始也”。 “天地者,万物之上下”,天为阳,地为阴,上为阳,下为阴,大自然的春夏秋冬,春夏为阳,秋冬为阴,相对人“阴阳者,血气之男女也”,血为阴,气为阳,女为阴,男为阳,天人合一,合之阴阳。火为阳,水为阴,火为木所生,水为金所化。而木生于水,其生长靠土之滋养,木隨脾土而升,升而化火为阳,而金也是靠戊土之降,才能下降而化水为阴,因此阴阳之升降,实为已戊之升降,黄元御找到了阴阳升降之本质。

黄氏曰:“阴阳即中气之沉浮”,沉为降,浮为升,清阳则浮升,浊阴则沉降, “ 中气者,阴阳升降之枢轴” ,“阴阳,不过中气所变化耳”,中气之变化,就是中气之升降,“中气升降,是生阴阳”! “医家之药,首在中气”。抓住了中气,就掌握了阴阳升降之“枢轴”,治疗中气就是平衡阴阳。就能掌握全局。这是《内经》、《伤寒论》的精髓,也是黄元御中医药理论之核心!

黄元御不仅仅破解了阴阳之本质,而且创立了平衡阴阳之方药:降肺胃以助收藏,益气生水,以培阴精之原为补阴之法,升肝脾以助生长,滋养肝血,以培阳神之原为补阳之法。

黄元御教导中医如何平衡阴阳

《内经》(阴阳应象大论篇第五)曰:“阴阳者,天地之道也,万物之纲纪,变化之父母,生杀之本始,神明之府也,治病必求于本”。所谓“治病必求于本”,就是本于阴阳,《内经》曰:“善诊者,察色按脉,先别阴阳”,治疗疾病的总原则就是平衡阴阳。如何平衡阴阳?黄氏在《天人解》中曰:“阴阳,不过中气所变化耳” “中气者,阴阳升降之枢轴,所谓土也”。 阴虚阳虚的本质是中气之衰败。

大自然的植物生长,首先种子发芽必须有水分与适宜的温度,而发芽后的生长,必须靠吸收土壤的营养才能生长,自然之理。

五行之火为木所化,而木生于水,癸水中含有阳是为温泉,能使木发芽,而木之生长必须依靠脾土提供营养,木才能生长,升而化火,变成了心阳。五行之水为金所化,辛金之降须靠戊土下降,因此中气者,阴阳升降之枢轴,升降之能量。

黄氏曰:“中气升降,是生阴阳,阴阳二气,上下回周“,“清阳生发于木火(编者按:木生火,阳为木所化),则不至于下陷,浊阴收藏于金水(编者按:金生水,阴为金所化),则不至于上逆”。

“而清气之左升,赖乎阴中之阳生,阳生则浮动而亲上,权在己土,浊阴之右降,赖乎阳中之阴生,阴生则沉静而亲下,权在戊土。戊己升降,全凭中气,中气一败,则己土不升而清阳下陷,戊土不降而浊气上逆,此阴虚阳虚所由来也”。

编者按:阴虚阳虚的根源是中气衰败,阴阳的升降是“上下回周”运动,不是圆运动,黄氏创立了升己土以补阳,降戊土以补阴之法!

阴虚

黄氏认为:阴虚是“胃土不降,金水失收藏之政”

“阴盛于下而生于上,火中之液,是曰阴根(编者按:何谓“阴盛于下而生于上”?癸水原由肺金下降所化,“肺为水之上源”,因此阴根在上)。阴液滋息,爰生金水,阴性沉静,其根一生,则沉静而亲下者,性也,是以金收而水藏。而金水之收藏,全赖胃土之降,胃土右降,金收于西而水藏于北,阳气蛰封,此木火生长之根本也。胃土不降,金水失收藏之政,(编者按:肺气性肃降,戊土不降,肺无下降之路,故肺气之下降,“全赖胃土之降”)君相二火泄露而升炎,心液消耗,则上热而病阴虚”。

“人知其金水之亏,而不知其胃土之弱(编者按:“人知其金水之亏”,历代中医只看见阴虚之人的上热之症,咽干舌燥,小便短黄,舌红少津少苔,而不知道金水之亏的原因是肺胃不降,缘戊土不降,金无下降之路,癸水为辛金所化,金不能下降化水,故致金水之亏)。胃以阳体而合阴魄,旺则气化而阴生。以气统于肺而实化于胃,肺气清降,而产阴精,即胃土之右转而变化者也。是宜降肺胃以助收藏,末可徒滋心液也”。

黄氏认为治疗阴虚,“宜降肺胃以助收藏,末可徒滋心液也”(编者按:未可,不可以用滋阴泻火之法,用滋阴泻火之法滋补心液是徒劳无益的)。黄氏创立治疗阴虚的地魄汤,为什么取名“地魄汤”?“地”为阴,《内经》(六节藏象论篇第九)曰:“肺者,气之本,魄之处也”,阴精为“魄”即辛金所化,故取名“地魄汤”。

《地魄汤》 

 制半夏三钱、北五味一钱()、麦冬三钱(去心)、芍药三钱、元参三钱、牡蛎三钱(煅,研)、甘草二钱()

黄氏曰:“水为阴,而阴生于肺胃,胃逆而肺金不敛,君相升泄,则心液消亡,而阴无生化之源。麦冬、芍药,双清君相之火,半夏、五味,降摄肺胃之逆,元参清金而益水,牡蛎敛神而藏精”,炙草培土升脾阳,以助降胃逆。

黄氏还告诫:“若热伤肺气,不能化水,则用人参、黄芪,益气生水,以培阴精之原。此补阴之法也”。

编者按:黄氏治疗阴虚的地魄汤,才是治本之方!历代中医补阴运用滋阴泻火之法,并且说:补阴须在补阴药中加点补阳的药,是阳中求阴,而黄元御认为补阴“宜降肺胃以助收藏”,并且加益气的人参、黄芪,肺主气,金生水,黄元御用益辛金之气而生水,以培阴精之原,此是真正的补阴之法,治本之术!。

阳虚

黄氏认为:阳虚是“脾土不升,木火失生长之政,一阳沦陷,肾气凘亡”

黄氏曰:“阳盛于上而生于下,水中之气,是曰阳根(编者按:何谓“阳盛于上而生于下”?心阳在上,而心阳由水生之木所化,所以说阳根在下,在癸水,肾为火之阳根)。阳气长养,爰生木火。阳性浮动,其根一生,则浮动而亲上者,性也,是以木生而火长。而木火之生长,全赖脾土之升,脾土左升,木生于东而火长于南,纯阳之位,阴气萌滋,此金水收藏之根本也。脾土不升,木火失生长之政,一阳沦陷,肾气凘亡,则下寒而病阳虚”。

 “人知其木火之衰,而不知其脾土之弱(编者按:历代中医只知道木火之衰,只看到肾阳亏虚之症状,而不知道木火之衰的根源是脾土的虚弱,己土不升,木无上升之路,阳为木所化,乙木不升,火无化源)。脾以阴体而抱阳魂,旺则血生而神化。以血藏于肝而实生于脾,肝血温升,而化阳神,即脾土之左旋而变化者也。是宜升肝脾以助生长,未止徒温肾气也”。黄元御认为治疗阳虚,“是宜升肝脾以助生长,未止徒温肾气也”(编者按:止,仅仅,只,治疗阳虚,仅仅补阳是不夠的)。应该用升肝脾的方法以帮助阳气之生长,而不是仅仅单温补肾阳。黄元御创立了治疗阳虚的:天魂汤,为什么取名“天魂汤”?天为阳,《内经》(六节藏象论篇第九)曰:“肝者,罢极之本,魂之居也”,阳神为“魂”即乙木所化,故取名“天魂汤”。

 

《天魂汤》

 茯苓三钱、甘草二钱、干姜三钱、附子三钱、桂枝三钱、人参三钱。

这个方子,就是黄芽汤加桂枝、附子,所以说黄芽汤是黄氏群方之祖。

黄氏曰:“火为阳,而阳升于肝脾,脾陷而肝木不生,温气颓败,则阳无生化之原。脾陷之根,因于土湿,土湿之由,原于水寒。甘草、茯苓,培土而泻湿,干姜、附子,暖脾而温肾,人参、桂枝,达木而扶阳。”

“若肝血虚弱,不能生火,则用归、地、首乌,以培阳神之原。以火清则神发,血者,神魂之母也”。

历代中医治疗阳虚,都是堆砌大量温补肾阳之药,还须在补阳的药中加补阴的药,说是阴中求阳。而黄氏补阳“是宜升肝脾以助生长”,并在扶阳的药中加补血的药,阳虚是因为“肝血虚弱,不能生火”,血为阴,“血者,神魂之母也”,黄元御用滋补肝血,“以培阳神之原”。中医理论是木生火,肝血虚弱,不能生火,所以阳虚,用滋补肝血之法“以培阳神之原”,用中气之升降理论平衡阴阳,仍是治本之术!黄元御的用药更符合中医药理论。

《编者按》:(《素问.至真要大论》王冰注)“壮水之主,以制阳光”, “益火之源,以消阴翳”,这是历代中医共识的经典之言,如何理解这二句经典之言?历代中医认为:“壮水之主,以制阳光”,是用滋阴壮水之法,以抑制阳亢火盛,“益火之源,以消阴翳”,是温补肾阳,消除阴寒,而黄元御却说,“壮水之主,以制阳光”,水为金所主,用补肺气之法,以培阴精之原; “益火之源,以消阴翳”,黄元御认为,木为火之源,黄元御用滋补肝血之法,以“以培阳神之原”。编者认为黄氏的平衡阴阳之法,才是治本之术,黄元御真正读懂这二句经典之言的真正含义。

黄元御严厉批判朱丹溪的滋阴泻火论,通观《四圣心源》全文,黄元御并不是不补阴,只补阳?完全不是,通观《四圣心源》之组方用药,都是解决人体的升降平衡阴阳,用茯苓、甘草、干姜湿中泻湿以升己土即为补阳,黄元御《四圣心源》全书共131个方子,用茯苓、甘草的,共82个,占63%,以泻湿温阳为主,大家临床上组方用药先写上茯苓、甘草,你用对了63%,当然临床需要辨证是不是有脾湿。用半夏、五味以降戊土即为补阴,131个方子中,用半夏的,共有39个,占30%,黄元御组方用药都是平衡阴阳。

黄氏补阴是“宜降肺胃以助收藏”,阴为金所化,金为水之主,益气生水,“以培阴精之源”,即是“壮水之主,以制阳光”。黄元御反对的是用滋阴泻火之法去补阴,而不是不能补阴。

黄元御告诫我们:“夫纯阳则仙,纯阴则鬼。阳盛则壮,阴盛则病。病于阴虚者,千百之一,病于阳虚者,尽人皆是也。后世医术乖讹,乃开滋阴之门,率以阳虚之人而投补阴之药,祸流今古,甚可恨也”!

黄元御说“病于阴虚者,千百之一”,我理解是纯粹的阴虚“千百之一”,绝大多数患者是阳虚或是阴阳两虚。滋阴之法滥用,造成严重的后果,甚至造成患者死亡。当代滋阴的六味地黄丸之泛滥成灾是不是值得大家反省?“率以阳虚之人而投补阴之药,祸流今古,甚可恨也”!黄元御憎恨的是“率以阳虚之人而投补阴之药”,滋阴之法的滥用!

黄元御的“悟”是颠覆性的,悟出了《内经》、《伤寒论》的精髓:“ 中气者,阴阳升降之枢轴”,阴阳即中气之沉浮”,,“阴阳,不过中气所变化耳”, “ 胃阳衰而脾阴旺,十人之中,湿居八九而不止也”,“胃主降浊,脾主升清,湿则中气不运,升降反作,清阳下陷,浊阴上逆,人之衰老病死,莫不由此,《编者按:“人之衰老病死”的原因是“湿则中气不运,升降反作,清阳下陷,浊阴上逆”,即阴阳失去平衡》,以故医家之药,首在中气”。

人体阴阳升降之动力来源于中气,作为中医掌握人之中气,就掌握了人体之枢轴,就掌握了人体之全局。因此黄氏告诫中医:“医家之药,首在中气”,“ 中气升降,是生阴阳”,中气之治就是必须平衡阴阳。黄元御揭示了阴阳之本质,“阴阳不过中气所变化耳”是黄元御医学理论的精髓!黄元御是不是真正读懂了《内经》、《伤寒论》?

黄元御临床辨证、组方、用药都是平衡阴阳。黄元御的理论就是平衡阴阳。黄元御治病达到了中医治病的最高境界!

平衡阴阳是治疗疑难杂证的万能钥匙!

中医治病的最高境界就是平衡阴阳,有人问平衡阴阳法能治疗癌症吗?当然能!平衡阴阳是治疗一切疑难杂证的万能钥匙!黄元御的理论、组方、用药始终是平衡阴阳。黄元御治病达到了中医治病的最高境界!我们具体破解《四圣心源》中二个治疗癌症的方子,说明黄元御组方用药是如何用平衡阴阳法治疗癌症的。

白茅汤可治愈肺癌咳血

白茅汤,组方:人参二钱、甘草二钱、茯苓三钱、半夏三钱、北五味一钱、麦冬三钱、白芍二钱、浙贝母七钱,茅根三钱,可治疗零星吐鲜血。按照黄氏理论,人参、甘草、茯苓是黄芽汤去干姜,是温阳培土泻湿,以升阳,半夏、北五味、麦冬、白芍,是地魄汤去元参、牡蛎,加浙贝母,麦冬、白芍是清君相之火,浙贝母清肺金之热,半夏、北五味,降摄肺胃之逆,即是补阴,茅根止血,黄元御是既补阴又升阳,也就是平衡阴阳。

当代中医药大学的《中医内科学》教材对于零星咳血,辨证为阴虚咳嗽,方用沙参麦冬汤,药用沙参、麦冬、花粉、玉竹、百合、滋养肺阴,桑叶清散肺热,扁豆、甘草,甘缓和中,贝母、甜杏仁,润肺化痰,桑白皮、地骨皮,清肺泻热,用药达12味,患者临床上确有阴虚证状,组方用药的道理似乎说的面面俱到,补阴清热,临床有疗效吗?大家心知肚明。

黄元御认为,零星吐鲜血是“缘于土湿胃逆”,“血之零吐红鲜者,虽缘于土湿胃逆,而肺家不无上热,泻湿降逆之中,自宜加清肺之药”,黄元御的理论认为是“土湿”己土不升,而造成“胃逆”。治疗必须泻土湿以升己土,又要降肺胃之逆,以降戊土,即既要补阴,又要补阳,白茅汤就是一个平衡阴阳的方子,全方九味药既补阴又补阳,临床上我验证过,运用白茅汤治疗肺癌咳血,四剂血止,七剂而愈。当代西医,历代中医无法治愈的疾病,黄元御一个白茅汤九味药治愈了。

【病案举例】,2017年,212日,唐某某,男,68岁,患肺癌,2014928日进行肺癌手术切除,手术后一直在某中医药研究院附属医院肿瘤一科某中医主任治疗,处方如下:黄芪15g、茯苓皮15g、蛇舌草40g、莪术9g、谷芽15g、石见穿50g、黄芩9g、三七超微5g、西洋参超微5g、陈皮19g、甘草5g、桑白皮20g、瓜蒌皮10g、白术10g、土贝母6g、半枝莲40g、百合20g、麦芽15g、灵芝10g、六神曲10g、旱莲草10g、桃仁10g、杏仁10g、天麻超微5g、白茅根30g、怀牛膝15g、蜈蚣超微2g、蒲公英20g、仙鹤草15g、夜交藤15g,这就是这位主任中医治疗癌症的处方,31味中药,也是当代中医主流医学流行的治疗癌症的方剂,共开方655副,患者已经服了635副,有效吗?今年春节前出现咳血,咳血红鲜不凝,经检测证明肺癌复发,服用中成药裸花紫珠分散片,西医输液抗感染无效。

这位主任中医所开的治疗癌症方很有代表性,蛇舌草40g、石见穿50g、半枝莲40g、蜈蚣超微2g,灵芝10g,这都是当代中医主流医学公认的抗癌中药,服了635副,癌症复发了,止血的白茅根30g、仙鹤草15g,都是重用,也是当代中医主流医学常用的方法,止血了吗?,临证堆药,用大剂量药,是当代中医主流医学的通病。黄元御白茅汤,止血白茅根,只用10g,四剂血止。

面诊诊断:脉浮,数,舌苔红,咳血证,方用白茅汤,

党参10g、茯苓20g、甘草7g、法半夏15g、北五味4g、麦冬10g、白茅根10g、浙贝母7g、白芍药20g,七副,

四副见效,咳血止,七剂而愈。

比较一下某主任中医的31味中药大方与黄元御的九味药的白茅汤,临床疗效证明,临床治病用药不是比较用药多,用药量大,组方必须对证,必须符合病理,黄元御说:“胃主降浊,脾主升清,湿则中气不运,升降反作,清阳下陷,浊阴上逆,人之衰老病死,莫不由此”。黄元御认为,“血之零吐红鲜者,虽缘于土湿胃逆,而肺家不无上热,泻湿降逆之中,自宜加清肺之药”黄元御组方白茅汤:泻土湿,降胃逆,清肺热,治疗肺癌咳血临床疗效如神!

治疗食道癌的苓桂半夏汤

黄氏曰:“噎膈者,阳衰土湿,上下之窍俱闭也。脾阳左升,则下窍能开,胃阴右降,则上窍不闭。下窍开,故旧谷善出,上窍开,故新谷善纳,新旧递嬗(编者按:嬗,音,缮,传也),出纳无阻,气化循环,所以无病”。噎膈之病,就是升降失常。脾阳不升,下窍闭,胃阴不降,上窍不开。噎膈之病是“阳衰土湿,上下之窍俱闭也”。请大家不要相信西医的所谓癌变之说,抗癌之说,更不要学习西医杀死癌细胞之术。,否则中医永远不能治疗癌症。

黄氏曰:“其上下之开,全在中气。中气虚败,湿土湮塞,则肝脾遏陷,下窍闭涩而不出,肺胃冲逆,上窍梗阻而不纳,是故便结而溺癃,饮碍而食格也”。食道癌临床上就是“上窍梗阻而不纳” ,“饮碍而食格”, “下窍闭涩而不出” ,“便结而溺癃”。

黄氏创立:治疗噎膈《苓桂半夏汤》

茯苓三钱,泽泻三钱,甘草二钱,桂枝三钱,半夏三钱,干姜三钱,生姜三钱,芍药三钱。(编者按:该方是黄芽汤去党参,茯苓、干姜、甘草,加泽泻、桂枝、泻湿温阳,升己土,桂枝舒肝郁,以助升阳,生姜、半夏,降肺胃之逆,降戊土,芍药清相火,全方是既补阳,又补阴)。

煎大半杯,温服

上面是一个基本方,可以用于食道癌早期,到了中、晚期,需要加减。

黄氏曰:“噎病胸膈滞塞,雾气淫蒸,而化痰饮,上脘不开,加之痰涎胶黏,故食阻不下,法宜重用半夏,以降胃气”。半夏用量20-30g,“痰盛者,加茯苓、橘皮,行其瘀浊,生姜取汁,多用益善。痰饮极旺,用瓜蒂散吐其宿痰,下其停饮,胸膈洗荡,腐败清空,则饮食渐下矣”。(编者按:瓜蒂散处方,瓜蒂二十个,研末,赤小豆10g,研末,香豉10g,研末,热水一杯,,煮香豉,令浓,去渣,调二末,温服,取吐下为度,病重人虚者,不可服,用葶苈散:葶苈10g,白芥子10g,甘遂3g,研细末,每次服1.5g

到了食道癌中晚期,出现胸肋痛楚,“当以甘草缓其迫急,芍药泻其木邪,柴胡《编者按:柴胡,清肝火》、鳖甲,散其结郁。若兼风木枯燥,则加阿胶、当归,滋木清风,其痛自差”。《编者按:阿胶、当归,补肝血,以培阳神之源》。

黄氏曰:“其大便燥结,粪粒坚硬(编者按:状如羊粪),缘土湿胃逆,肺大胜痰盛,不能化生津液,以滋大肠。大肠以阳明燥金之腑,枯槁失滋,自应艰涩。而阴凝气闭,下窍不开……盖以肝木郁陷,关窍堵塞,疏泄之令不行,是以便难。此宜以干姜、砂仁,温中破滞,益脾阳而开肠窍,以桂枝达木郁而疏泄。干涩难下者,重用肉苁蓉(编者按:肉苁蓉用量20g-30g,为加强疗效,肉苁蓉可以研末,兑服),以滑肠窍,白蜜亦佳。木枯血燥,不能疏泄,加阿胶、当归,滋其风木”。

黄氏曰:“其小便红涩,缘肺郁痰盛,不能生水,以渗膀胱,而土湿木郁,疏泄不行,故水道不利,此宜苓、泽、桂枝,泻湿疏木,以通前窍。甚者,用猪苓汤加桂枝,猪、茯、滑、泽,泻湿燥土,桂枝、阿胶,疏木清风,水道自利。噎家痰多溲少,全是土湿,湿土莫运,肝不升达,是以溺癃,肺不降敛,是以痰盛,泻湿以苓、泽为主,佐以利肺疏肝之品,则痰消而溲长矣”。(编者按:猪苓汤,茯苓、泽泻、猪苓、滑石、阿胶)

黄氏曰:“下窍闭塞,浊无泄路,痞郁胸膈,食自难下。下窍续开,胸膈浊气,渐有出路,上脘自开。再以疏利之品,去其胸中腐败,食无不下之理。而上下之开,总以温中燥土为主。土气温燥,胃不上逆,则肺降而噎矣幵,脾不下陷,则肝升而便利矣”。《编者按:治疗先升己土,以开下窍,使浊有泄路》。

(编者按:黄氏这段话是治疗噎膈病的总纲)

黄氏曰:“庸工以为阴虚燥旺,用地黄、牛乳滋润之药。更可诛者,至用大黄,噎病之人,百不一生,尚可寿及一年者,若服汤药,则数月死矣。医法失传,千古不得解人能悟此理,则病去年增,不得死矣”。

食道癌治疗其实并不难,按照黄师创制的《苓桂半夏汤》隨症加减。临床上通便千万不能用大黄,不能用滋阴泻火之法,地黄、牛奶禁服!。这里特别交待肉苁蓉,是治疗噎膈病通便必须之良药,非此药不可,肉苁蓉目前市场上假药很多,请注意识别!

黄元御在《素灵微蕴》《噎膈解》有治愈病案,“李玉林,因积忿病膈,喉紧胸痞,饮食艰阻,焦物稍下,右胁胀痛,腹满气逆,环脐痛楚,酸水泛滥,日呕胶痰,得酒更多,便干,完谷不化,病将半年”。             黄氏“李玉林病,用燥土行郁、升陷降逆、温胃滑肠之法,十余日后,二便皆通,逆气悉下,饮啖如常”。黄元御这里只讲了治法,没有处方,而在《四圣心源》公开了处方。

癌症,中医称为积聚,黄元御说积聚“溯其原本,总原于土,己土不升,则木陷而血积,戊土不降,则金逆而气聚。中气健运而金木旋转,积聚不生,症瘕弗病也”。千万不要相信西医的所谓杀死癌细胞,以及一些中医学习西医的所谓的抗癌及以毒攻毒的理论。平衡阴阳是癌症治疗的总纲!

黄元御很多方药没有说,是补阴补阳,黄元御只说温阳泻湿,升己土,降摄肺胃之逆,降戊土,黄元御为什么不说补阴,补阳?阴阳是靠平衡得到的,补阴、补阳平衡不了阴阳,平衡阴阳是治疗一切疑难杂证的万能钥匙!大家可以自己去慢慢体会。

  评论这张
 
阅读(85)|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