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得健养生堂

溶经方于刮痧拨罐以养生治病,合食疗培元觅健康

 
 
 

日志

 
 
关于我

声明,我搏客引用的文章只用作参考,并不代表我赞成文章观点,各位千万别乱用,有病去找医生才能保养好身体 我以刮痧拨罐等方法来调理身体,不见人是调不了的,不在广州或不肯来广州者,请免问病

网易考拉推荐

【转载】《伤寒论》中不同酒类的运用,你知道多少?+方子开了没有效?你可能忘记加酒了!(酒之种类功效全解)  

2017-05-07 19:20:3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伤寒论》中不同酒类的运用,你知道多少?

《伤寒论》被奉崇为“医门之规矩”“治病之本宗”“方书之祖”,奠定了中医学辩证论治的基础,是最有影响力的中医学临床经典著作之一。接下来讲的是《伤寒论》中关于不同酒类的使用,大家一起来看看吧!

《伤寒论》中提到“酒”的地方有十余处。所用的“酒”分为三类:一类是“酒”,主要用于大黄的炮制,而且主要用于要达到泻下目的的大黄的炮制,如大承气汤、小承气汤、抵当汤三方中的大黄均是用“酒”洗。

一类是“清酒”,用于药物的炮制,如调胃承气汤中的大黄以“清酒”洗;还用作为煎药的溶剂,如炙甘草汤,以“清酒”七升、水八升混合煎药;当归四逆加吴茱萸生姜汤以水六升,清酒六升和煎。

一类是“苦酒”,如苦酒汤,以及乌梅丸的制作过程中“以苦酒渍乌梅一宿”。

从用语和使用方法的不同,可以看出《伤寒论》中用的酒分为“酒”“清酒”“苦酒”三种,那么在《伤寒论》中出现的“酒”“清酒”“苦酒”三者所指都是什么呢?
  
1、“酒”

“酒”所指的是“浊酒”,即现代的“黄酒”。高度的白酒,也就是蒸馏技术所造的酒,是明代以后才有的造酒技术,汉代的酿酒技术还远远达不到酿出高度白酒的水平。

所以李白斗酒诗百篇,以及《水浒传》中武松饮酒十八碗等所提到的“酒”,大多都是这种酒精度在15度左右的“黄酒”,这也是将“黄酒”径直称为“酒”,而其他的则有“清酒”“白酒”的不同称谓的缘故。

黄酒,顾名思义是黄颜色的酒。所以有的人将黄酒这一名称翻译成“yellow wine”,其实这并不恰当。在古代,酒的过滤技术并不成熟之时,酒是呈混浊状态的,当时称为“浊酒”。黄酒的颜色就是在现在也有黑色的、红色的,所以不能光从字面上来理解。

黄酒是中国的汉族特产,属于酿造酒,是世界上最古老的酒类之一,源于中国,且唯中国有之,与啤酒、葡萄酒并称世界三大古酒。约在三千多年前,商周时代,中国人独创酒曲复式发酵法,开始大量酿制黄酒。黄酒以大米、黍米、粟为原料,一般酒精含量为14%~20%,属于低度酿造酒。

黄酒含有丰富的营养,含有21种氨基酸,其中包括有数种未知氨基酸,而人体自身不能合成必须依靠食物摄取8种必需氨基酸黄酒都具备,故被誉为“液体蛋糕”。

《伤寒论》中用到“酒”的有三处,即大承气汤、小承气汤、抵当汤三方中的大黄用“酒”洗。酒洗大黄与现代的酒大黄,也称作“酒军”者,并非同一概念。

大黄的主要功效是泻下攻积,清热泻火,凉血解毒,逐瘀通经。通常大黄的品种分为三种,即生大黄、酒大黄和大黄炭。酒大黄俗称酒军,是取生大黄,用黄酒喷淋拌匀,稍闷,用微火炒至色泽加深时,取出放凉备用。

黄酒性温味辛,能通血脉,御寒气而行药力。临床常用于治疗血热妄行所致的吐血、衄血,火邪上炎所致的头痛头胀、目赤肿痛、咽喉肿痛、牙龈肿痛、口舌生疮等,以及跌打损伤所致的瘀血肿痛。大黄用酒炒过或者是蒸过,酒制大黄泻下力较弱,活血作用较好,宜用于瘀血证。

大黄以“酒”洗,与酒大黄尚有不同,酒大黄的炮制方法是后世才发展起来的,而《伤寒论》中的大、小承气汤及抵当汤的大黄用“酒”洗是早期用大黄的一种炮制方法,其目的是增加大黄的泻下攻积、逐瘀通经功能,使其通下作用发挥得更快更强,同时用在抵当汤中还能增加水蛭、虻虫的活血祛瘀作用。

2、“清酒”

“清酒”,《礼·内则》云:“酒清,白。”言古时之酒有清酒与白酒之别。《太平御览·八四四》引《魏略》:“太祖(曹操)时禁酒,而人窃饮之,故难言酒。以白酒为贤人,清酒为圣人。”

《三国志·魏志·徐邈传》:“平日醉客谓酒清者为圣人,浊者为贤人。”唐·柳宗元《从崔中丞过卢少府郊居》诗:“莳药闲庭延国老,开罇虚室值贤人。”唐·白居易《和梦游春诗一百韵》:“九酝备圣贤,八珍穷水陆。”

宋·苏辙《九日阴雨不止病中把酒示诸子》诗之三:“庭菊兼黄白,村醪杂圣贤。”宋·陆游《对酒》诗:“气衰成小户,醅浊号贤人”。金·麻革《题李氏寓酒轩》:“我亦颇解饮,圣贤时一中。”

清·钱谦益《采花酿酒歌示河东君》:“请从酒国徵谱牒,为尔罗缕辨圣贤。”清·方文《饮梅周文秋庄》诗之二:“有酒频斟酌,何论圣与贤。”这里都以圣贤指代清酒和浊酒。

从以上记载可以看出,清酒不仅与白酒并存,且与浊酒相对。“清”有清稀、清澈之意,而“浊”则有稠浊、浓厚之意,“白”是指白色。

我国大部分地区至今仍流传着家庭制作糯米酒的习惯。这种酒制成后装入器皿中,其上面的部分微微透明,也较清稀,就是所谓的“清酒”。而下面的部分较稠浊,颜色较白而不透明,即是所谓的“白酒”,又称浊酒。

《三国演义》开篇“一壶浊酒喜相逢”所说的浊酒,即是与清酒相对之酒,也即是所谓的白酒。近代所言白酒实为无色,而非白色,是与有色之果酒、黄酒等相对之意。

汉乐府诗《陇西行》:“好妇出迎客,颜色正敷愉。伸腰再拜跪,问客平安不?请客北堂上,坐客毡氍毹。清白各异樽,酒上正华疏。酌酒持与客,客言主人持。

却略再拜跪,然后持一杯。”这里的“清白各异樽”其实就是说有的喝的是“清酒”,有的喝的是“白酒”,就如同现在的宴会上有人喝白酒(此白酒非彼白酒)、有人喝啤酒、有人喝葡萄酒一样。

我国广东部分地区有妇女产后用糯米酒加入生鸡蛋煮熟食用以补养虚弱的习惯,这与炙甘草汤中水酒各半煎药,用以治气虚血弱之脉结代、心动悸、体羸气短等症的方法,恐怕是一脉相承的。

《伤寒论》炙甘草汤用的清酒,就是糯米酒之上层清澈部分,而《金匮要略》栝楼薤白白酒汤中的白酒,应是糯米酒之下层稠厚部分。

酒性多温,清酒则仅是微温而已,且微酸微甜,度数较低,与啤酒的酒精度不相上下。炙甘草汤用“清酒”与水混合煎药,则温行气血,以助通脉,甚至有补虚扶弱之功。

炙甘草汤在益气补血、通阳复脉药物的基础上,更借清酒之温行气血、补虚扶弱之功,使气血充实,经脉畅通,心神得养,则悸可止,而脉得复,故是方又名“复脉汤”。

炙甘草汤中的清酒,并非今日之白酒,若误以为是今日之白酒而水酒各半煎药的话,则心律失常的病症恐难以承受。

当归四逆加吴茱萸生姜汤证,在四肢厥寒的基础上又内有久寒,从所加药物吴茱萸、生姜来看,是治疗胃寒呕吐的吴茱萸生姜汤的主要药物。

可以推断,这里的内有久寒是指的胃寒,所以加清酒煎煮,更增加该方的温胃养胃的作用,当归四逆汤不用“清酒”,是因为当归四逆汤证的胃寒现象不明显,主要表现在血虚寒凝,四肢厥寒。

而当归四逆加吴茱萸生姜汤证的胃寒现象比较明显,所以除了加吴茱萸、生姜温胃散寒以外,更加入“清酒”煎药,一则使其温胃之力增大,二则使其行血功能更强。

调胃承气汤证是邪热在胃肠,用调胃承气汤治疗意在清透胃肠实热,承顺胃气,恢复胃肠虚实更替、通降下行的功能,其中的大黄用“清酒”洗而不是像大、小承气汤中用“酒”洗。

其目的不在泻下内实而在清彻无形邪热,用“清酒”洗既能增加大黄的通行清泻功能,又能护养胃气,达到既能够清除热邪,又不损伤胃气的目的。

3、“苦酒”

汉代文献有很多地方提到“苦酒”。《释名·释饮食》中说:“苦酒,淳毒甚者,酢苦也。”马王堆帛书《五十二病方》中也有用“苦酒”入药疗疾的记载。

《晋书·张华传》中记载:陆机尝饷华鲊,于时宾客满座,华发器,便曰:“此龙肉也。”众未之信,华曰:“试以苦酒濯之,必有异。”既而五色光起。机还问鲊主,果云:“园中茅积下得一白鱼,质状殊常,以作鲊,过美,故以相献。” 
此记载颇似现在生鱼片蘸醋以后出现的虹一样的颜色。

北魏·贾思勰《齐民要术·作酢法》:“乌梅苦酒法:乌梅去核,一升许肉,以五升苦酒渍数日,曝干,捣作屑。欲食,辄投水中,即成醋尔。”这是一种醋的保存方法,类似于“固体醋”,乌梅在苦酒,即醋中浸泡以后,更增加了醋的酸味。

《列仙传》:“主人酒常酢败。”酒常酢败其实就是常常用来形容一个人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俗语,做醋不酸做酒酸,这里“酢”仍旧是“醋”的意思。

宋·梅尧臣《依韵和刘比部留别》:“春云已泊帘,浓淡半晴天。沙草微抽绿,林枝远带烟。况兹逢晚景,那更送归船。苦酒聊为酌,无劳辨圣贤。”其中“苦酒聊为酌,无劳辨圣贤。”

字面大致意思是随便小酌一点苦酒,即醋,不需要也不能够分辨出其到底是清酒,还是浊酒。内涵是自己做错了事情,犯下的过失,这杯苦酒就自己咽下去,不再去过多地追究对错。

清代注家说“苦酒”即酰,也就是现在所说的醋,这个说法比较靠谱。

但有权威性工具书如《汉语大词典》却认为是“苦酒”是劣质味酸的酒,并引《太平御览》卷八六六引《魏名臣奏》刘放的“今官贩苦酒,与百姓争锥刀之末,宜其息绝”一语为佐证。

将“苦酒”视为劣质酒的说法是不正确的。第一,《释名·释饮食》中说的“淳毒”,是形容味道醇正厚重,并非质量低劣的意思;而“酢苦也”云云,正是醋的特点。

第二,《魏名臣奏》中刘放说的“官贩苦酒”与民争利,既然是争利就不会用劣质产品,否则利就无从获得。第三,江陵凤凰山168号汉墓中墨书盛“苦酒”与墨书盛“盐”“酱”的餐具同时出现,显然“苦酒”“盐”“酱”都属调味品,那无疑“苦酒”应该就是油盐酱醋等调味品之一的醋。

在《伤寒论》中用“苦酒”处有二。一处是第312条“少阴病,咽中伤、生疮、不能语言、声不出者,苦酒汤主之。”苦酒汤方以半夏十四枚(洗,破如枣核),鸡子一枚(去黄,内上苦酒,着鸡子壳中),以上二味,内半夏于着苦酒中,以鸡子壳置刀环中,安火上,令三沸,去滓。

少少含咽之;不瘥,更作三剂。该方的煎服方法比较特殊,以半夏为主药,“苦酒”、蛋清作为煎煮溶剂,以蛋壳置刀环上加火煎三沸,可见其煮得非常轻,取其祛痰、敛疮、利咽的功能。

“苦酒”也就是醋,在这里的主要作用是敛疮,方剂以“苦酒汤”命名,说明“苦酒”在该方中起着敛疮止痛的主要作用。从其用药和煎煮方法可以看出,本方是一个民间验方。

另一处是在第338条乌梅丸的炮制方法中,“以苦酒渍乌梅一宿”,在北魏贾思勰《齐民要术·作酢法》中就记载了以苦酒渍乌梅做成方便保存和携带的固体醋,乌梅本就味酸,经苦酒浸泡后后期酸味更重。

乌梅丸是治疗蛔厥兼主久利的药物,乌梅经过苦酒浸泡,取其酸味能够安蛔,以及酸味能敛,可以敛肠而止久利。

本文由岐黄微苑公众号整理编辑,内容来源于《伤寒论钩沉与正误》(中国中医药出版社出版,梁华龙编著)

略谈“酒”在医药上的应用

作者/施志乐


酒,通常用作筵席上之饮料,而运用到医药上,却由来已久。早在二千多年前的《黄帝内经》十三方中,记载用酒治疗疾病的就占有五个方子,如《素问·汤液醪醴论》的“醪醴”,《素问·缪刺论》的“左角发酒”,《素问·腹中论》的“鸡矢醴”、《灵枢·经筋篇》的“马膏膏”法、《灵枢·寿天刚柔篇》的“寒痹熨法”等,以上五个方中,都用到酒,其中不仅有内服剂,而且还有外用法,这对后世医学用酒剂治病的发展,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后汉张仲景在《内经》的基础上,他在著《伤寒杂病论》里,记载用酒的方剂更多了,如《伤寒论·辨太阳病脉证并治篇》载:“伤寒脉结代,心动悸,炙甘草汤主之”炙甘草汤方是用清酒及水同煎的,清酒即米酒之陈香者,取酒以宣通百脉,流通气血,使经络畅利并引诸药更好地发挥作用,气血和,经隧通,则阴阳得平,脉复而心悸自安。多年来,我在临证时,对用炙甘草汤加酒煎与不加酒煎,曾多次作了比较,感到其疗效确有差异。


举一个例子,例如利胜大队姚金秀,患心动悸,脉结代。我用炙甘草汤方,起先数诊未嘱加酒,而效不显,后再诊时嘱其煎药时一定要加酒,服后效显著,这就说明了经方组合之严谨,用药配伍之精当,而如果本方不加酒煎,疗效虽然也有,但比较慢。


再有如《伤寒论·辨厥阴病脉证并治》载:“手足厥寒,脉细欲绝者,当归四逆汤主之。若其人内有久寒者,宜当归四逆加吴茱萸生姜汤”。此方加清酒同煎者,以其助诸药活血而散久寒也。又如《金匮要略·胸痹心痛短气病脉证并治》说:“胸痹之病,喘息咳唾,胸背痛短气,寸口脉沉而迟,关上小紧数,括蒌薤自白酒汤主之。”“胸痹不得卧,心痛彻背者,瓜蒌薤白半夏汤主之。”以上二方,均以白酒为药,方中所称之白酒,据《千金方》《外台秘要》谓:“白酒即米酒之初熟者”,米酒即今之醪糟。现市上所售之白酒,也称烧酒,但在临床运用上很不一致,有用高梁酒的,有用绍兴酒的。但在用途上,应根据病情、体质、天性等不同情况适当地选择运用,不可拘泥。


余在学医时,跟随老师临证见习时,一日曾遇一老年患者,突患胸闷心痛剧烈,短气不得卧,头汗淋漓,手足发冷,病势急重。按其脉象沉紧,舌苔自腻,老师即问患者平素会饮酒否?曰:“会”。老师随即处方以瓜蒌六钱、薤白四钱,半夏三钱、淡附片五分、干姜五分、白酒四两,嘱其家属加水适量速煎予服,并教导我说:此即《金匮要略》所载之胸痹心痛证也。方用瓜蒌薤白半夏汤加味。而其中白酒为必用之药,因为酒性大热,能通血脉,并助药力,血脉通畅,通则不痛矣。翌日,其家属又邀复诊,云服药后心痛渐止,昨夜已能安卧,要求再去复诊。以此,我益信老师熟究经方,深悟仲景配方用药之精超也。


又如《金匮要略·妇人妊娠病脉证并治》载:“师曰:妇人有漏下者,有半产后因续下血都不绝者,有妊娠下血者,假令妊娠腹中痛,为胞阻,胶艾汤主之。”胶艾汤方用清酒以行药势,与全方合用,可以和血止血,亦可以暖宫调经,更可以治腹痛、安胎儿,所以本方为妇科中常用的有效方剂。


再如《金匮要略·妇人杂病脉证并治》载:“妇人六十二种风,及腹中血气刺痛,红蓝花酒主之。”药用红花一两,酒一大升,煎减半,未止再服。按本方亦用酒,以酒能行血,红花能活血止痛,二药合用,则治风先治血,血行风自灭也。我在平时临证时,凡遇妇人因风寒而致闭经腹痛,或月事愆期,少腹冷痛者,常用此方煎服,或用红花一两,高粱酒一斤,浸后早晚各服半两,(具体剂量灵活掌握)常能收到满意的效果,此方价廉药美,诚良方也。可惜现在有的临床医生已很少用了。


我乡民间,常用红糖烧酒隔水炖暖内服,以治脘腹受寒冷痛,往往获效,因红糖甘温,酒性大热,温通血脉,亦即取甘者缓之,热以疗寒的旨意。

    

据初步了解,某些地区,(如宜兴等地)民间有这样的传统习惯,妇人产后,必定要喝点酒。(不会喝的例外)这是什么道理呢?我认为:酒性温热,能活血行瘀,中医有“瘀血不去,新血不生”的理论,产后喝些酒,是有利于养血活血,早日恢复健康的作用吧!

    

我院党支部书记王保川同志,于一九七五年十月份开始患冠心病,(经多次心电图及心血管医师确诊)经常自觉心胸闷腹胀,左肩背扳紧不舒服,手指麻木,四肢发冷,脉结代,心律不齐,早搏每分钟有时竟达8~10次,尤以夜间为甚。曾服西药潘生丁、心得宁、乳酸心可定等药物,但只能使结代脉(早搏)暂时减少。自一九七六年开始改服中药,根据辨证,先后曾用瓜蒌薤白白酒汤、炙甘草汤等加减(方中常加用丹参、红花、赤芍等活血化瘀药),服了一段时期后,再用白人参浸高梁酒(比例是酒一斤,人参一两)每天临睡时及白天各服半两,服后结代脉不再出现,并用听诊器经常复查,期前收缩确实消除,夜间并能安睡,至今五年余未发,健康情况良好。

    

笔者从去年二月份开始,晚间也常有结代脉出现,自觉心前区有压迫感,当时也用白人参浸酒,晚上临睡前10毫升,白天常以啤酒少量饮服,早上及晚饭后常作慢跑锻炼,之后,结代脉等证逐渐消失了。

    

酒,在医药上的用途确实很广泛的,余在早年行医时,每遇疮疡初起患者,常嘱服“仙方活命饮”,用酒水各半煎服,外用醋调陈小粉(淀粉)敷患处,这样内外结合治疗,效果很好。再如解放前我乡疟疾流行,我尝以“截疟七宝饮”加减,酒水适量煎煮,于疟受前二小时服之,一剂即止,再剂而愈,效果既迅速又可靠。本方用酒,一则能使常山等药的有效成份易于释出,二则并能制止常山易致催吐的副作用,三则酒最能行血,助药力,服后能迅速引药进入血液,有加快抑制和杀灭疟原虫的作用,而使疟疾症状及时控制。如果不加酒煎,一则易使患者呕吐,再则往往不能及时控制疟疾症状,这是前贤积累下来的宝贵经验,我只是通过实践后进一步作了验证而已。


平时常遇头晕耳鸣失眠健忘,腰酸乏力,脉象沉细的患者,余常嘱以核桃肉用黄酒隔水蒸后服,一日二次,效果也很好。我国明代著名的医药家李时珍,在《本草纲目》里载:核桃有“补气养血益命门”等功效。《名医别录》载:酒主“行药之精”。以核桃温热,酒能通血脉,两药合用,则补气养血,益肾治虚,相得益彰。


对风寒湿痹患者,余常根据其风、寒、湿邪的偏胜,正气的强弱,气血的盛衰等不同情况,常用蠲痹汤加减,药用羌活、防风、姜黄、当归、赤芍、黄芪、生姜等为基础方。如风偏重者重用防风、海风藤、秦艽、五加皮等以祛风为主,寒偏胜者加干姜、桂枝等以祛寒为主;湿偏胜者加生苡仁、苍术、萆薢等以化湿为主,上半身关节痛者用羌活,下半身痛者用独活;腰部酸痛者加川断、狗脊,杜仲、桑寄生;正气不虚者可去黄芪;病久气血两虚者加益气养血药。另外,如乌梢蛇、青木香、威灵仙、千年健、牛膝、防己等均可适当选用,以上药物,剂量可以根据具体病情灵活掌握,并嘱用高梁酒浸后常服,夏天浸两周,冬天浸三周,或者将药及绍兴酒放在砂锅内密封盖紧,隔水蒸煮三小时,然后滤去渣滓,即可服用。但酒宜选择质量好的一种,便于存放,否则易于变质失效。这样辨证用药浸酒,服后多能获效。但对热痹一证,不宜用酒,药以水煎为妥。根据药理学报道,某些中药的有效成分,常需酒、醇中提取,如五味子水煎不及醇中提取好,丹参煎剂不如酊剂等等,所以目前新药(包括部分中药为原料)以酒、醇中提取为多。


酒,如果通过加工浓缩,便成为95%的药用酒精,酒精也叫做乙醇。酒精外用擦浴,可使毛细血管扩张,促使散热降温,所以常用于高热病人的辅助治疗。而中医及民间对推拿,也常用烧酒,取其疏通气血,舒筋活血,消除病邪的作用。酒精通过稀释成75%的浓度,常广泛用于皮肤消毒。高梁酒一般约60度左右,绍兴酒约30~40度左右,啤酒约5~6度左右,(标签上的度数是麦精度数)米酒经过发酵,便成为米醋。


米醋又名苦酒,如《伤寒论·辨少阴病脉证并治》说:“少阴病,咽中伤,生疮,不能语言,声不出者,苦酒汤主之。”药用苦酒之酸,取酸以收之,收敛咽疮。配半夏之辛,取辛以散之,配鸡子甘,取甘以缓之,以发声音,以缓咽痛也。醋,还可以用于防治某些疾病,例如冬春季节,感冒、流行性感冒等呼吸道疾病较易发生,怎样进行预防?除了加强锻炼,增强体质和服用某些必要的药物以外,用食醋熏蒸房间,消毒效果很好。实验证明,食醋熏蒸房间杀灭流感病毒确有明显作用。


醋,还可以防治痢疾,在夏秋痢疾流行季节,可以常吃些醋,以增加胃内杀灭痢疾杆菌的力量。根据中医“蛔虫得酸则伏”的理论,用醋可解胆道肠道蛔虫病的绞痛,以蛔虫得酸则静也。酒,经口服后,可由胃、肠直按吸收,进入血液,迅速遍布全身。就拿治疗“冠心病”来说:因为酒在体内吸收快,进入血液,通过心脏,促使心跳加快,有促使冠状动脉扩张畅通,并能使侧枝循环的形成。从而使冠状动脉血流畅通,结代脉(早搏)随之消失。近代一些心血管专家,对“冠心病”亦主张饮少量粮食酒,例如啤酒等等,是有一定治疗作用的。


酒,少量饮之,能使精神振奋,大量过量饮服,可致麻醉中毒,所以用酒治病,一定要根据各人的耐受性不同,而适当掌握其剂量,治病宁可小量开始,而后略予少量渐加。中医认为:酒,内服,一般都适宜于阴证、寒证、瘀血阻滞等证。(药物炮制例外)而对高热病人出血证、阴虚肝阳上亢证、消渴、癫证、狂证、药物中毒、婴幼儿、以及不服酒(对洒有过敏反应的人)的患者,应当忌用。所以少饮有益,过饮有害。


近代用酒制的药品,名目繁多,不可胜数,如用于补益强壮的,有十全大补酒,首乌酒,杞子酒,多鞭酒等等,用于通治风湿骨痛的,如虎骨木瓜酒、史国公酒、冯了性药酒等等,还有临床上作健胃的如龙胆草制成的苦味酊,用于止吐的如姜酊等,用于治痢的如杨梅酒等。我以前尝以鸡矢藤浸酒,用于治疗痛证的也有一定疗效。伤科方面,伤药亦常用黄酒送服等等。总之皆取其活血舒筋、行瘀定痛的作用。


酒,根据《中国医学大辞典》载:酒能散寒滞、开瘀结、消饮食、疏通经络,调和营卫。《实用药性辞典》载:酒为通血脉,助药力要药,《中药学》(南京中医学院,编于1959年)载:酒,性味苦甘辛,大热,入十二经,功能和血通络,助药力,主治筋络挛痛等证。


酒,还用于中药方面的加工炮制,可以提高药效,减少副作用,或改变其功用,例如:当归酒炒更能活血,黄连酒炒善治目赤,黄芩酒炒专泻肺火,大黄酒制能行上部,清上焦积热,延胡酒炒能止痛行血。丸散酒服,可以加强作用,如薯预丸、大黄?虫丸、赤丸、当归芍药散、当归散、白术散、土瓜根散……,此外,中药醋炒,可入肝而收敛,兼有增强止痛的作用。如延胡醋炒,既能止痛又可止血,香附醋炒,肾丸气专入肝经等等,而目前的中药,炮制加工,很难道地,实感遗憾!


综上所述,酒在医药上的用途是十分广泛的,它可涉及到内、外、妇、儿、伤、针灸推拿、中药炮制、预防等各科的部分适应病证。由此可见,酒的确是一味良药。自古至今,沿用已久。而现在有的中药书上,却把酒摒之于药物之外,未免太忽视了吧!


导读本文详细介绍各种酒剂及其功效,“酒”在方剂中往往有画龙点睛的作用,然而后人往往忽略和轻视其作用而弃之如蔽履,结果往往失之毫厘谬以千里,使方剂的功效大打折扣。故而谨以此文,以救时弊。(编辑/小谢)
  评论这张
 
阅读(60)|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