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得健养生堂

溶经方于刮痧拨罐以养生治病,合食疗培元觅健康

 
 
 

日志

 
 
关于我

声明,我搏客引用的文章只用作参考,并不代表我赞成文章观点,各位千万别乱用,有病去找医生才能保养好身体 我以刮痧拨罐等方法来调理身体,不见人是调不了的,不在广州或不肯来广州者,请免问病

网易考拉推荐

崩漏  

2017-05-31 23:32:43|  分类: 妇人,儿童,美容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治疗崩漏的三个奇方 (转载)

发表者:赵东奇 1402人已访问

一:鲍相璈《验方新编》老年血崩汤(胶红饮):

由陈阿胶一两,全当归一两,西红花一两,冬瓜仁五钱组成;治疗老年妇女突然血海大崩不止,速投此方一剂可止。少妇大崩不止,减西红花一半服之,如发热,加六安州茶叶三钱煎服,如无,其他茶叶亦可。血止后用胶红饮加当归白芍调理。

二:三子养亲汤:

由紫苏子10克,莱菔子10克,白芥子10克组成。放入锅中炒至微黄,盐水淬;然后捣为细面,开水炖服;本方主治一切崩漏,有塞流止血之功,大多一剂见效,若进服两剂无效,改投他法,或进一步检查治疗,以免疫误病情。血止后,据病因辨证治疗,如虚则补之,瘀则化之,寒则温之,热则清之;此法系汪其浩老中医发表于《南方医话》上的文章,称20年间治疗验证了300余例,安全可靠,无副作用。

三:傅青主年老血崩汤:

由黄芪30克,当归30克,桑叶30克,三七10克组成,治疗老年妇女突然阴道大量出血,如热加生地30克;亦治疗少妇崩漏。

崩漏一证,突然急性大量出血谓之崩,慢性淋漓不止谓之漏,与现代医学功能失调性子宫出血相似。包括青春期、育龄期、更年期和老年期,一般情况下,中医治疗较西医激素治疗的手段更为丰富。多遵循急则治标,缓则治本的原则和塞流,澄源,复旧的三大方法。我在临床上首先学习应用的是老中医的三黄益母汤,根据病因辨证加减治疗,治愈了不少病人。后来随着医书和资料的大量增加,对上述的两个老年血崩汤和三子养亲汤也爱不释手,遇见有对症的患者亦应用一二,疗效比较明显,多二三剂就可以止住出血,然后详细辩证巩固治疗。

三个方子中,当属三子养亲汤较为奇怪,用来治疗崩漏实属风马牛不相及也!三子养亲汤出自《韩氏医通》,治疗老年人食少痰多,咳喘之证,现代亦多遵循此则;王老医生介绍此法系其道友所传,而且应用了20余年,当属可信。紫苏子,我东北家乡多产,现在很多人家田间地头都喜欢种植一些,用来包粘豆包,俗名粘耗子,食之芳香四溢,别有一番风味。那时候我在园子里也种了一些,可以出四种药材,苏叶,苏梗,苏子,苏根,药用各有不同,苏叶有宽中安胎的作用,苏子无有此效,主要用来止咳平喘,润肠通便;莱菔子又名萝卜籽,消食化痰通便,现代研究可以降压,有报道单用莱菔子煎水治疗崩漏,没有验证过。但是莱菔(大青萝卜),可以治疗崩漏,疗效确切,特别是慢性漏证。当年对一些家境比较贫寒的患者患漏证,嘱咐取大青萝卜数个,切丝,用纱布包裹绞榨出汁液,两碗即可。加入一些白糖,放入锅中蒸熟,凉温服之,疗效经得起重复;白芥子祛膜里膜外之痰,又可通络,无治疗崩漏之功。有一次,我的一个初中同学酒后告知其妻患功血证日久,出血量少淋漓不止,身体已经略显虚弱。当时学习了汪氏之法,正愁无用武之地,见其不是大量出血,遂想验证一下。尊原法,治疗了两天,血止,开了人参归睥丸,参麦饮和朴血口服液等善后。直到今天写这篇文章,我也没用搞明白三子养亲汤为什么会止血,汪老先生也是同样困惑。所以中医有的时候确实是很神奇,是一门实践科学,正所谓有效才是硬道理。就像我们想不明白地榆止血之药可以治疗尿崩,葶苈子利水之药亦可以治疗尿崩一样,有很多好方法等待着我们去研究去验证传承下去。

鲍相璈之老年止崩汤,是当年一位老同学所传,此同学大我20余岁,家传中医。去我们卫校读书只是为了混一个毕业证书。现代社会,医疗技术再高,没有各种证书也是非法行医。我们多年来一直保持着联系,他曾经送给我两个方子,一是此方,一是连栀温胆汤治疗口臭,效果都很好。胶红饮,老同学应用的是三七10克代替藏红花,既可以用于老年,又可用于青年崩漏。他一再告诉我一定要用三七根(田七。参七),不要进购三七药面,假冒伪劣太多,对于此我亦有同感;真正的三七单用就可以治疗崩漏,既可以止大量出血,又可以疗慢性出血淋漓不止,很多书中多有介绍。胶红饮用之恰当,确实可以一二剂血止,善后用归勺六君子汤,以绝复发。蒲辅周老中医于胶红饮中加入熟地一味,改西红花为草红花,集塞流、澄源、复旧为一炉,效果堪优;陈义范老中医于胶红饮中改藏红花为三七6克,改阿胶为阿胶珠,治疗非肿瘤引起的绝经后妇女功血多一二剂血止,善后亦用归芍六君子汤。对于阿胶的应用,我亦有感触,其实哪来那么多驴皮熬胶,所以什么狗皮牛皮猪皮统统用上,终归是血肉有情制品,可以滋补。但有的却是什么皮也没用,只是一些胶和其他的什么原材料而已,砸不碎,煮不烂,真有个韧劲。我在天津南开门诊治疗一位朝鲜族妇女久患慢性泌尿系感染,反复发作,采用岳美中老中医的经验,开了7剂猪苓汤原方,阿胶需要烊化,很久也没用融化,最后重新煎熬,才一点点溶解,味道倒是不错,满屋飘着一种特殊的药香。后来改用阿胶珠,便宜假少,且可以与其他药同煎,疗效相似。

傅青主年老血崩汤,习称当归补血汤加味,当年学习《医学衷中参西录》时见过此方,但属于走马观花,没有引起重视。后来应用实得益于四川名医余国俊老师。余师不管有无热像,均于方中加生地30克,使全方药性趋于平和。临床只要是无明显气滞血瘀腹痛的崩漏患者皆可用之,多2---4剂血止,善后应用归脾丸和乌鸡白凤丸等巩固,多无复发之虞。现代很多医生都喜欢应用这首方子,有的根据自己的临床经验加入一两味药物,疗效明显;有的则加入一二十味药,完全失去了原方组方精神和功用,效与不效,不得而知。值得一提的的事还有一位现代中医李静擅长应用本方,重用生地,加白芍30克。考白芍,罗芷园说其止咯血吐血如神,常以白芍为君,佐藕节,生地,三七等治疗,多一剂即效。郭永来老师根据此论,于自拟的崩漏汤中重用白芍60克,取其止血之效。

总之,以上三方,各有千秋,斟酌应用,疗效确实。老年崩漏,俗称倒开花,临床治疗一定要详细询问病史,仔细检查,鉴别恶性肿瘤,千万不要贻误病情。

本文转载自http://blog.sina.com.cn/s/blog_6ed6122601014uf1.html

崩漏药方 (转载)

发表者:赵东奇 124人已访问

作者/郭永来

处方:当归、地黄、白芍、乌梅、生地榆、藕节。

这是我自己在临床上试验出来的一个方剂,由四物汤去川芎,加藕节、乌梅、地榆组成,治经频,月经过多,崩漏或漏下淋漓不止,产后恶露久久不断。腹痛有瘀可合用失笑散(蒲黄、五灵脂),脉弱体虚可加党参或人参,有条件的地区,药中更可加鲜藕1~3两(30~100g),平稳有效,屡用于临床,堪称良方。方中各药可用常量或稍加重,但白芍须重用至60g左右,才有理想的效果。地黄用生地还是熟地,则视病情需要而定。

本方看似平常,但我用此方已有30多年,有时竟能一剂即愈。治好的患者有多少,我没有统计过,后来也都不记。

这里有一点需稍加探讨。关于方中用当归,前人意见颇不一致。曾见有言曰:(崩漏治疗中)温阳不宜桂附——易助火热,养血不赖归芎——辛温易动血。张山雷也持此说:“按当归一药,富有脂液,气味俱厚,向来视为补血要剂,固亦未可厚非。在阳气不足之体,血行不及,得此温和流动之品,助其遄行,未尝非活血益血之良药。唯其气最雄,走而不守,苟其阴不涵阳而为失血,则辛温助动,实为大禁。然俗子何知,心目中只有当归补血,归其所归之空泛话头,深印脑海,信手涂鸦,无往不误……此中奥秘,大有意味,附识数行,以告来哲。正不独吐衄咯血者之畏其辛升,而必不可以妄试也。”(《沈氏女科辑要笺正》第八节血崩)

但我在临床中尚没有发现如上之副作用。我治此证,白芍用量一般都偏大(白芍多用至当归的3倍以上),更有地榆、乌梅之酸敛,因而监制了当归的辛温窜动之性,所以处方中的用药往往与单味药性不能等同而论。  

用大剂量白芍止血,这是根据岳美中经验引《芷园医话》说。白芍重用至一两以上,止血效果往往神妙而不可言。至于方意,我不讲大家一看也自明,所以我就不多说了。

唯有止血药为什么单选此三种,用我以前写的两篇短文来做回答。

一、乌梅浓流膏

处方:乌梅3斤,加水为乌梅体积的3倍,用文火熬取两次煎出液,合并,去渣,煎至极浓,瓶贮备用(本品含酸量高,久贮不坏)。

用法:每次5ml,开水冲服,也可加糖少许以调味。

主治:久漏不止。

【按】本方是我录于《中医杂志》,忘其年月与作者姓名(大约是20世纪六、七十年代的杂志)。原作者谓:暴崩易治,久漏难疗。其实得乌梅浓流膏后,久漏也非难疗之疾。乌梅浓流膏治漏疗效确切,功胜麦角,但必须在无瘀的情况下才能收功,并有“治漏下无瘀者,效如桴鼓”之语。

单用乌梅治血崩和漏下,今人已不常用,但在古方书中却有很多记载。《妇人良方》用乌梅烧灰为末,以乌梅汤调下。《本草纲目》附方治血崩不止,用乌梅七枚,烧存性研末,米饮服之,日二。《普济方》以乌梅肥大者半斤,用酸醋浸一宿,取出去核,研为膏,加百草霜,罗过(意同“筛过”“过罗”),共乌梅膏为丸,梧子大,每服三四十丸,空心淡醋汤送下,日进二服。此外,复方中应用者就更多,不一一列举了。《本草纲目》说:“(乌梅)所主诸病,皆取酸收之义……盖血得酸则敛,得寒则止,得苦则涩故也。”我受此方启发,每于止崩漏方中与藕节、地榆等同用,屡收良效。唯古人用此多是烧煅后,大概是遵循“血见黑则止”的理论,我却都是生用。

二、地榆苦酒煎

处方:地榆一两,醋水各半煎,露一宿。

用法:次早温服立止。

主治:崩漏不止。

【按】苦酒即醋也。此方见《医宗金鉴》崩漏门,用治暴崩,防其滑脱,蒲辅周倡用此方。地榆治诸血证与妇科病,古方书多有论述。《神农本草经》曰:“主妇人乳痓痛,七伤,带下病,止痛,除恶肉……”《别录》:“止脓血……补绝伤,产后内塞,可作金疮膏。止内漏不止,血不足。”可见本品不但能止血,而且能治“七伤”“绝伤”“血不足”,是更为补药了(产后内塞一句不好解释)。逮至宋代,《日华子本草》更明确了它的止血作用,说:“排脓,止吐血,鼻洪(原书用字,洪通红,即鼻出血),月经不止,血崩,产前后诸血疾,赤白痢并水泻,浓煎,止肠风。”《圣惠方》用此治男女吐血,妇人漏下,用地榆三两,米醋一升,煮十余沸,去渣,食前稍热服一合,其实也就是本方了。

地榆之功,上能止吐衄之血,下能固泄利崩中。磨粉外敷,专治烫伤火灼,金疮出血。单味煎汤更能治面部红肿痒痛的斑块恶疾,止痛敛疮,其效至确,价廉易得,路边山坡,遍野皆生,诚为自然界赐人之良药。吾见近时医者并不常用,偶尔一用,也止于便血一证而已,可惜!

又,方书论地榆之性味,多曰苦寒,谓其具清火凉血之功。传统用法,也多炒炭,意在去其寒凉而增其止血之力。我用地榆惯用生者,常与藕节、乌梅等同用,加入对证方中,即使血虚脉弱之人,病愈而未见寒凉之弊。窃以为中医有很多是纯理论上的东西,用这种理论去分析药物和病症,与临床实际并不一定全符合。如药物归经中,有的药物依其功能归入肺经,于是把本不是白色的药物也说成是白色,依其功能归入脾经者,把本不是甘味的也说成是甘味的。这种例子在中医书籍中并不鲜见。

古方书中说:地榆上半截止血,下半截与稍行血,此正如当归之身首尾分用,似无什么实际的意义。今人已不分用,我也一直是这么混用的,并不见有害。杨士瀛云:诸疮痛者加地榆,痒者加黄芩。《本草经疏》也反复论析,认为地榆所主诸证,必有痛而后加,或是本于《本经》“止痛”一语,抑或是经验之谈。不过,以我的临床经验来说,诸皮肤疾患中,痛痒而色红者加地榆,是不会错的。

三、藕节

藕节止血平稳有效,人人皆知,如果大家能熟知王孟英的用药,也就能知我喜用藕节并倡加鲜藕的意思了,于此不再赘言。

本方适应证毕竟属于漏下无瘀,如辨证不准确,往往虽然好了,但患者却出现或遗留下腹痛。此种情况我于临床上也遇到过两三次,解决的办法是用“琥珀散”加减,继服数剂即愈。原则上说,如果你辨证是属于瘀血引起的崩漏,则不能用此方,需用琥珀散加三棱、莪术,甚或再加水蛭之类(这里只是举例,医案见下),大胆用活血化瘀,方能止血。否则是不能收到理想的效果的。

【附】琥珀散(《普济本事方》)

三棱、莪术、赤芍、刘寄奴、丹皮、熟地、官桂、当归、延胡索、乌药各30g。上药共为粗渣,每用20g左右,水煎,每日2~3次,温服。也可用常规量作汤剂服。

【按】据许叔微讲,本方乃其家传秘方,原方后注其主治说:妇人月经壅滞,每发脐腹痛不可忍,及产后恶露不快,血上抢心,迷闷不省,气绝欲死者。若寻常血气痛,只一服便快。又说:也可去乌药、延胡索,加菊花、蒲黄。

蒲辅周说:“若经行下腹胀,而疼痛不显著,血块较小者,用琥珀散酌情加减。”观其所论,琥珀散所治似以胀为主,疼痛不重。名医之论,余不敢非。不过以我多年应用此方的经验来说,当以疼痛为主。余屡用于经期疼痛较重者,每收良效,且原方后注也说:“每发脐腹痛不可忍”,可以说明疼痛之程度。本方破瘀之力较强,对于瘀血阻滞之月经不调、痛经、闭经、癥积、产后恶露不尽等皆有良效,也可合用失笑散。经血有块者,加香附、川芎。方中刘寄奴若缺,可酌情用丹参或茜草。延胡索为活血止痛良药,向有血中气药之称,以不去为好。用此方以治崩漏,我喜欢加真血竭1~2g,研细冲服。

曾见有人论述说:别方琥珀散有琥珀,而此方名为琥珀散,却没有琥珀。并谓此方若加琥珀,其效更佳。琥珀活血化瘀,镇静安神而利尿,对痛经同时有失眠等证者,允有良效。

【附】医案三则

忆昔年在风西时,有风西六队的金立奎妻,本素体健壮,后因带环,遂病痛经,痛剧时忍耐不住,满炕乱滚。疑为带环之故,乃疏通管计划生育的人批准,把环取出,谁知虽把环取出来了,但痛经依然如故。因艰于服药,拖延年余没治,以致越来越重,求我诊疗。我用琥珀散原方,令每用25g水煎服,连服两月而愈。

1985年,我在虎林种畜厂,汪从新之妻体质瘦小,得漏下病两月余。我用崩漏验方,连服7剂,漏下止,但转而腹痛。我也转方用琥珀散加减,做汤剂,水煎服,数剂腹痛即止而愈。

1996年4月1日,患者田某,24岁,3个月前口服流产药。当时认为胎儿已完全排出,之后月经也应期而来,但经量不多,色紫黑,有血块,终日腹痛难忍,白带量多,色质清稀,中杂有红色或粉红色血液,脉弱无力,舌淡苔白,面苍黄,身乏无力。其间久服各种消炎药及中成药金鸡片等,效果不显,医院认为有胎盘残留,为之刮宫一次,仍不见好转,致使腹痛更重,出血量也比先前多。此为流产后冲任损伤,瘀血留滞,脾虚气弱,带脉不能约束,故腹痛较重,血下紫黑有块而量多,诊属崩漏。当前以血瘀气滞为主要矛盾,治用琥珀散加减:

当归15g,川芎10g,白芍20g,生地20g,三棱10g,莪术10g,香附15g,乌药10g,桃仁10g,红花5g,延胡索10g,五灵脂10g,蒲黄(包煎)10g,益母草10g,党参10g,用红糖为引。

上方服3剂腹痛减,赤带消失。复诊仍用上方,加丹参、牡丹皮各10g。服3剂腹已不痛,赤粉带俱无,仍用上方服3剂。

1996年4月11日复诊:腹痛赤带未再出现,仍白带量多,质清稀,肢体乏力,不欲食,要求治白带。根据脉弱无力,面色苍白,乏力,选用完带汤加减:
人参10g,黄芪20g,山药10g,苡仁30g,白术10g,苍术10g,车前子(包煎)10g,柴胡10g,升麻5g,甘草10g,陈皮5g,龙骨15g,牡蛎15g,黄柏10g。

上方服3剂后,各种症状俱愈,白带突然而止。数月之苦,愈于一旦,患者大喜。因艰于服药,要求停药。经我力劝,又服3剂。之后无论如何不愿再服煎剂,为开乌鸡白凤丸,患者喜持药归。

【按】忆初遇此类患者,因虽有瘀血症状,但体虚,又有出血不止,不敢用活血药,只着重止血,结果适得其反,后大胆用了活血化瘀药,一般1~3剂即有明显效果,数剂痛除病愈,可见中医理法之神奇。

【附】老年血崩方

熟地、当归、阿胶各30g,冬瓜子15g,红花5~15g。水煎服。

这也是我的常用方之一。此方见于数种医学书籍中,如《验方新编》《续名医类案》等均有记载。《续名医类案》名胶红饮,与《中国医学大辞典》方名相同。《蒲辅周医疗经验集》中叫老年血崩方。

《续名医类案》本方中不用熟地。毛达可妇人,迈年骤然血海大崩不止,名曰倒经,用胶红饮神效。其方:陈阿胶(米粉炒)一两,全当归一两,红花八钱,冬瓜子五钱,以天泉水(雨水)煎服,一剂即止。如犹发热,再以六安茶叶三钱,煎服一次身热即退。后用六君子加归芍调理而安……王遇伯之母,年逾七旬,偶患此证,诸药不应,此方投之即愈。叶天士云:初崩宜塞,久崩宜通,即此意也。予每治老妪倒经,极多神应。后见少妇大崩不止,屡服大料补剂不效,血流反多,昏晕几危,予取此方减去红花一半,投之立效。如法调治,康复如常。

余在福洞时曾治一朱姓老妇人,年55岁,经停数年,突患血崩,量多而无腹痛,用上方两剂愈。金莲花,朝鲜族,年28岁,因肌注长效避孕针(药名不详,只知注射一次能管一个月)引起大出血,血出如注,西药及云南白药都无效,一天5包卫生纸还不够用,躺着不敢动。经护士介绍,她的丈夫向我询方。书此方予之,2剂血减半,又3剂而愈。还有一孕妇,经停3月,少腹阵痛下血不止,投此方,3剂血止而愈。福洞延边煤矿工人李桂清,年27岁,体弱瘦小,经水淋漓不断,我也用此方,3剂愈。以上是1988年5 月17日记。

又,1993年10月我在八家子医院时,刘某患此证,住院刮宫治疗后月余又犯,服药无效。我也用此方,连服5剂愈。

【附】罗芷园论白芍止血

吐血,肺痨之咯血或吐血……中药中之白芍,其止血之效力,乃至神妙而不可思议。上述数例,于麦角及其他西药不能完全止血时,或再发更大吐血时,竟以白芍四钱至一两,佐以藕节一两、汉三七一钱、生地四钱至八钱等药,而完全止血,且止血后均经过数年或数十年亦未见再发。或根本不用西药,一遇吐血或咯血,即以白芍为主药与之,率皆一剂即有奇效。有时以白芍之方与麦角之方,每星期掉换,令患者试服,十分之十皆于服麦角时期复发吐血,病势反复。此例亦不下数十。故余至今废止麦角剂,并以余之确实试验与比较成绩坦白说明于此。愿中医坚信白芍为止血神品,放胆用之,愿西医注意白芍止血,千真万确,毫无流弊,迥出于麦角等止血西药之上也。

【按】读者可参阅我的另一篇《上消化道出血(芍药甘草汤治验)》。

郭永来崩漏验方 (转载)

发表者:赵东奇 37人已访问

作者 郭永来

处方:当归、地黄、白芍、乌梅、生地榆、藕节。

这是我自己在临床上试验出来的一个方剂,由四物汤去川芎,加藕节、乌梅、地榆组成,治经频,月经过多,崩漏或漏下淋漓不止,产后恶露久久不断。腹痛有瘀可合用失笑散(蒲黄、五灵脂),脉弱体虚可加党参或人参,有条件的地区,药中更可加鲜藕1~3两(30~100g),平稳有效,屡用于临床,堪称良方。方中各药可用常量或稍加重,但白芍须重用至60g左右,才有理想的效果。地黄用生地还是熟地,则视病情需要而定。

本方看似平常,但我用此方已有30多年,有时竟能一剂即愈。治好的患者有多少,我没有统计过,后来也都不记。

这里有一点需稍加探讨。关于方中用当归,前人意见颇不一致。曾见有言曰:(崩漏治疗中)温阳不宜桂附——易助火热,养血不赖归芎——辛温易动血。张山雷也持此说:“按当归一药,富有脂液,气味俱厚,向来视为补血要剂,固亦未可厚非。在阳气不足之体,血行不及,得此温和流动之品,助其遄行,未尝非活血益血之良药。唯其气最雄,走而不守,苟其阴不涵阳而为失血,则辛温助动,实为大禁。然俗子何知,心目中只有当归补血,归其所归之空泛话头,深印脑海,信手涂鸦,无往不误……此中奥秘,大有意味,附识数行,以告来哲。正不独吐衄咯血者之畏其辛升,而必不可以妄试也。”(《沈氏女科辑要笺正》第八节血崩)

但我在临床中尚没有发现如上之副作用。我治此证,白芍用量一般都偏大(白芍多用至当归的3倍以上),更有地榆、乌梅之酸敛,因而监制了当归的辛温窜动之性,所以处方中的用药往往与单味药性不能等同而论。  

用大剂量白芍止血,这是根据岳美中经验引《芷园医话》说。白芍重用至一两以上,止血效果往往神妙而不可言。至于方意,我不讲大家一看也自明,所以我就不多说了。

唯有止血药为什么单选此三种,用我以前写的两篇短文来做回答。

一、乌梅浓流膏

处方:乌梅3斤,加水为乌梅体积的3倍,用文火熬取两次煎出液,合并,去渣,煎至极浓,瓶贮备用(本品含酸量高,久贮不坏)。

用法:每次5ml,开水冲服,也可加糖少许以调味。

主治:久漏不止。

【按】本方是我录于《中医杂志》,忘其年月与作者姓名(大约是20世纪六、七十年代的杂志)。原作者谓:暴崩易治,久漏难疗。其实得乌梅浓流膏后,久漏也非难疗之疾。乌梅浓流膏治漏疗效确切,功胜麦角,但必须在无瘀的情况下才能收功,并有“治漏下无瘀者,效如桴鼓”之语。

单用乌梅治血崩和漏下,今人已不常用,但在古方书中却有很多记载。《妇人良方》用乌梅烧灰为末,以乌梅汤调下。《本草纲目》附方治血崩不止,用乌梅七枚,烧存性研末,米饮服之,日二。《普济方》以乌梅肥大者半斤,用酸醋浸一宿,取出去核,研为膏,加百草霜,罗过(意同“筛过”“过罗”),共乌梅膏为丸,梧子大,每服三四十丸,空心淡醋汤送下,日进二服。此外,复方中应用者就更多,不一一列举了。《本草纲目》说:“(乌梅)所主诸病,皆取酸收之义……盖血得酸则敛,得寒则止,得苦则涩故也。”我受此方启发,每于止崩漏方中与藕节、地榆等同用,屡收良效。唯古人用此多是烧煅后,大概是遵循“血见黑则止”的理论,我却都是生用。

二、地榆苦酒煎

处方:地榆一两,醋水各半煎,露一宿。

用法:次早温服立止。

主治:崩漏不止。

【按】苦酒即醋也。此方见《医宗金鉴》崩漏门,用治暴崩,防其滑脱,蒲辅周倡用此方。地榆治诸血证与妇科病,古方书多有论述。《神农本草经》曰:“主妇人乳痓痛,七伤,带下病,止痛,除恶肉……”《别录》:“止脓血……补绝伤,产后内塞,可作金疮膏。止内漏不止,血不足。”可见本品不但能止血,而且能治“七伤”“绝伤”“血不足”,是更为补药了(产后内塞一句不好解释)。逮至宋代,《日华子本草》更明确了它的止血作用,说:“排脓,止吐血,鼻洪(原书用字,洪通红,即鼻出血),月经不止,血崩,产前后诸血疾,赤白痢并水泻,浓煎,止肠风。”《圣惠方》用此治男女吐血,妇人漏下,用地榆三两,米醋一升,煮十余沸,去渣,食前稍热服一合,其实也就是本方了。

地榆之功,上能止吐衄之血,下能固泄利崩中。磨粉外敷,专治烫伤火灼,金疮出血。单味煎汤更能治面部红肿痒痛的斑块恶疾,止痛敛疮,其效至确,价廉易得,路边山坡,遍野皆生,诚为自然界赐人之良药。吾见近时医者并不常用,偶尔一用,也止于便血一证而已,可惜!

又,方书论地榆之性味,多曰苦寒,谓其具清火凉血之功。传统用法,也多炒炭,意在去其寒凉而增其止血之力。我用地榆惯用生者,常与藕节、乌梅等同用,加入对证方中,即使血虚脉弱之人,病愈而未见寒凉之弊。窃以为中医有很多是纯理论上的东西,用这种理论去分析药物和病症,与临床实际并不一定全符合。如药物归经中,有的药物依其功能归入肺经,于是把本不是白色的药物也说成是白色,依其功能归入脾经者,把本不是甘味的也说成是甘味的。这种例子在中医书籍中并不鲜见。

古方书中说:地榆上半截止血,下半截与稍行血,此正如当归之身首尾分用,似无什么实际的意义。今人已不分用,我也一直是这么混用的,并不见有害。杨士瀛云:诸疮痛者加地榆,痒者加黄芩。《本草经疏》也反复论析,认为地榆所主诸证,必有痛而后加,或是本于《本经》“止痛”一语,抑或是经验之谈。不过,以我的临床经验来说,诸皮肤疾患中,痛痒而色红者加地榆,是不会错的。

三、藕节

藕节止血平稳有效,人人皆知,如果大家能熟知王孟英的用药,也就能知我喜用藕节并倡加鲜藕的意思了,于此不再赘言。

本方适应证毕竟属于漏下无瘀,如辨证不准确,往往虽然好了,但患者却出现或遗留下腹痛。此种情况我于临床上也遇到过两三次,解决的办法是用“琥珀散”加减,继服数剂即愈。原则上说,如果你辨证是属于瘀血引起的崩漏,则不能用此方,需用琥珀散加三棱、莪术,甚或再加水蛭之类(这里只是举例,医案见下),大胆用活血化瘀,方能止血。否则是不能收到理想的效果的。

【附】琥珀散(《普济本事方》)

三棱、莪术、赤芍、刘寄奴、丹皮、熟地、官桂、当归、延胡索、乌药各30g。上药共为粗渣,每用20g左右,水煎,每日2~3次,温服。也可用常规量作汤剂服。

【按】据许叔微讲,本方乃其家传秘方,原方后注其主治说:妇人月经壅滞,每发脐腹痛不可忍,及产后恶露不快,血上抢心,迷闷不省,气绝欲死者。若寻常血气痛,只一服便快。又说:也可去乌药、延胡索,加菊花、蒲黄。

蒲辅周说:“若经行下腹胀,而疼痛不显著,血块较小者,用琥珀散酌情加减。”观其所论,琥珀散所治似以胀为主,疼痛不重。名医之论,余不敢非。不过以我多年应用此方的经验来说,当以疼痛为主。余屡用于经期疼痛较重者,每收良效,且原方后注也说:“每发脐腹痛不可忍”,可以说明疼痛之程度。本方破瘀之力较强,对于瘀血阻滞之月经不调、痛经、闭经、癥积、产后恶露不尽等皆有良效,也可合用失笑散。经血有块者,加香附、川芎。方中刘寄奴若缺,可酌情用丹参或茜草。延胡索为活血止痛良药,向有血中气药之称,以不去为好。用此方以治崩漏,我喜欢加真血竭1~2g,研细冲服。

 曾见有人论述说:别方琥珀散有琥珀,而此方名为琥珀散,却没有琥珀。并谓此方若加琥珀,其效更佳。琥珀活血化瘀,镇静安神而利尿,对痛经同时有失眠等证者,允有良效。

【附】医案三则

忆昔年在风西时,有风西六队的金立奎妻,本素体健壮,后因带环,遂病痛经,痛剧时忍耐不住,满炕乱滚。疑为带环之故,乃疏通管计划生育的人批准,把环取出,谁知虽把环取出来了,但痛经依然如故。因艰于服药,拖延年余没治,以致越来越重,求我诊疗。我用琥珀散原方,令每用25g水煎服,连服两月而愈。

1985年,我在虎林种畜厂,汪从新之妻体质瘦小,得漏下病两月余。我用崩漏验方,连服7剂,漏下止,但转而腹痛。我也转方用琥珀散加减,做汤剂,水煎服,数剂腹痛即止而愈。

1996年4月1日,患者田某,24岁,3个月前口服流产药。当时认为胎儿已完全排出,之后月经也应期而来,但经量不多,色紫黑,有血块,终日腹痛难忍,白带量多,色质清稀,中杂有红色或粉红色血液,脉弱无力,舌淡苔白,面苍黄,身乏无力。其间久服各种消炎药及中成药金鸡片等,效果不显,医院认为有胎盘残留,为之刮宫一次,仍不见好转,致使腹痛更重,出血量也比先前多。此为流产后冲任损伤,瘀血留滞,脾虚气弱,带脉不能约束,故腹痛较重,血下紫黑有块而量多,诊属崩漏。当前以血瘀气滞为主要矛盾,治用琥珀散加减:

当归15g,川芎10g,白芍20g,生地20g,三棱10g,莪术10g,香附15g,乌药10g,桃仁10g,红花5g,延胡索10g,五灵脂10g,蒲黄(包煎)10g,益母草10g,党参10g,用红糖为引。

上方服3剂腹痛减,赤带消失。复诊仍用上方,加丹参、牡丹皮各10g。服3剂腹已不痛,赤粉带俱无,仍用上方服3剂。

1996年4月11日复诊:腹痛赤带未再出现,仍白带量多,质清稀,肢体乏力,不欲食,要求治白带。根据脉弱无力,面色苍白,乏力,选用完带汤加减:

人参10g,黄芪20g,山药10g,苡仁30g,白术10g,苍术10g,车前子(包煎)10g,柴胡10g,升麻5g,甘草10g,陈皮5g,龙骨15g,牡蛎15g,黄柏10g。

上方服3剂后,各种症状俱愈,白带突然而止。数月之苦,愈于一旦,患者大喜。因艰于服药,要求停药。经我力劝,又服3剂。之后无论如何不愿再服煎剂,为开乌鸡白凤丸,患者喜持药归。

【按】忆初遇此类患者,因虽有瘀血症状,但体虚,又有出血不止,不敢用活血药,只着重止血,结果适得其反,后大胆用了活血化瘀药,一般1~3剂即有明显效果,数剂痛除病愈,可见中医理法之神奇。

【附】老年血崩方

熟地、当归、阿胶各30g,冬瓜子15g,红花5~15g。水煎服。

这也是我的常用方之一。此方见于数种医学书籍中,如《验方新编》《续名医类案》等均有记载。《续名医类案》名胶红饮,与《中国医学大辞典》方名相同。《蒲辅周医疗经验集》中叫老年血崩方。

《续名医类案》本方中不用熟地。毛达可妇人,迈年骤然血海大崩不止,名曰倒经,用胶红饮神效。其方:陈阿胶(米粉炒)一两,全当归一两,红花八钱,冬瓜子五钱,以天泉水(雨水)煎服,一剂即止。如犹发热,再以六安茶叶三钱,煎服一次身热即退。后用六君子加归芍调理而安……王遇伯之母,年逾七旬,偶患此证,诸药不应,此方投之即愈。叶天士云:初崩宜塞,久崩宜通,即此意也。予每治老妪倒经,极多神应。后见少妇大崩不止,屡服大料补剂不效,血流反多,昏晕几危,予取此方减去红花一半,投之立效。如法调治,康复如常。

余在福洞时曾治一朱姓老妇人,年55岁,经停数年,突患血崩,量多而无腹痛,用上方两剂愈。金莲花,朝鲜族,年28岁,因肌注长效避孕针(药名不详,只知注射一次能管一个月)引起大出血,血出如注,西药及云南白药都无效,一天5包卫生纸还不够用,躺着不敢动。经护士介绍,她的丈夫向我询方。书此方予之,2剂血减半,又3剂而愈。还有一孕妇,经停3月,少腹阵痛下血不止,投此方,3剂血止而愈。福洞延边煤矿工人李桂清,年27岁,体弱瘦小,经水淋漓不断,我也用此方,3剂愈。以上是1988年5 月17日记。

又,1993年10月我在八家子医院时,刘某患此证,住院刮宫治疗后月余又犯,服药无效。我也用此方,连服5剂愈。

【附】罗芷园论白芍止血

吐血,肺痨之咯血或吐血……中药中之白芍,其止血之效力,乃至神妙而不可思议。上述数例,于麦角及其他西药不能完全止血时,或再发更大吐血时,竟以白芍四钱至一两,佐以藕节一两、汉三七一钱、生地四钱至八钱等药,而完全止血,且止血后均经过数年或数十年亦未见再发。或根本不用西药,一遇吐血或咯血,即以白芍为主药与之,率皆一剂即有奇效。有时以白芍之方与麦角之方,每星期掉换,令患者试服,十分之十皆于服麦角时期复发吐血,病势反复。此例亦不下数十。故余至今废止麦角剂,并以余之确实试验与比较成绩坦白说明于此。愿中医坚信白芍为止血神品,放胆用之,愿西医注意白芍止血,千真万确,毫无流弊,迥出于麦角等止血西药之上也。

【按】读者可参阅我的另一篇《上消化道出血(芍药甘草汤治验)》。

本文摘自《民间中医拾珍丛书·杏林集叶》,中国中医药出版社出版

治崩漏屡试屡验方 (转载)

发表者:赵东奇 988人已访问

妇女不在行经期间,阴道大量出血,或持续不断者,称之为“崩漏“。一般以来势急、出血量大的称为“崩“,出不血量小或淋漓不断者为“漏“。笔者近年来运用此方治疗崩漏患者近五十例,屡用屡验,更有一剂知,两剂已的效果。现介绍于下:

药物组成:黄芪30g,当归15g,白术12g,党参15g,炙甘草12g,茯苓15g,远志9g,枣仁12g,广木香6g,山萸肉24g,仙鹤草40g,二花炭10g,荆芥炭10g,阿胶12g,生龙骨20g,生牡蛎15g,三七粉2g(分冲)。

用法:水煎服,每日一剂,分早、晚温服。

按语:余不敏,17岁学习中医,读仲景《伤寒杂病论》三年,然一临证,总感觉亳无把握,期间左邻右舍亦有妇人患崩漏前来我诊治者,(按我们当地俗语此证称之为倒血神)。由于缺乏临床经验,每遇此证,屡治屡败!说来惭愧,四、五年间,经我治疗的崩漏患者有多例,(具体没记),竟然没有一例是从我手上治愈的!

闲暇之余,去一好朋友家玩,偶见其父枕边放一本《四圣心源》,随手翻阅了一下,感觉不错,是本好书,于是借回家抄读。一曰读到崩漏根源时,心胸豁然开朗,疑团尽释,真可谓暗室得灯,拔云见日,从此临证,已觉确有把握矣!

遂将黄师坤载崩漏根由原文附于下:

   其原因全由于土败。土者,血海之堤防也。堤防坚固,则澜安而波平,堤防溃败,故泛滥而倾注。崩者,堤崩而河决,漏者,堤漏而水渗也。缘乙木生长于水土,水旺土湿,脾阳陷败,不能发达木气,升举经血,于是肝气下郁,而病崩漏也。后世庸医崩漏之法,荒唐悖谬,何足数也。二花炭:金银花炒很些即可。

本文转载自http://blog.sina.com.cn/u/1859523110

高效方药(止血化瘀汤加减)治崩漏案 (转载)

发表者:赵东奇 47人已访问

案1:薛某某,女,30岁,于2002年6月10日诊,患者于月余前行药物流产,但其恶露月余未尽,色暗红,量中等,偶有腹痛及小血块。经输液治疗十余天血仍未少,而来我处求中医治疗。现诊精神尚可,舌淡红,脉稍细数,双尺沉。瘀血未除,新血不生,止血化瘀汤加减:仙鹤草30克,白芨15克,荆芥炭15克,益母草30克,紫花地丁30克,生地榆30克,贯众15克,藕节20克,蒲黄炭10克,太子参15克,血余炭15克。4剂。

服一剂血突然增多,特来询问是否继续用药,嘱乃此药之性,先排出瘀血,后方可减少。故再服三剂而血止。另以方调养而愈。

案2:杨某某,女,27岁,于2009年9月1日来诊。无明显诱因月经延长二月余未尽,在当地诊治效果均不明显,特来我处求诊。血来量时多时少,血色黯红,有块。口干喜饮,但饮水不多,神差易疲,舌质红,苔薄稍黄,脉细数,双尺沉。素体阴虚血热留瘀。止血化瘀汤加减:生地榆30克,白头翁25克,贯众15克,生地15克,白芍15克,旱莲草15克,藕节15克,女贞子15克,仙鹤草15克,血余炭15克,茜草10克,白芨15克,荆芥炭10克,益母草30克,蒲黄炭10克。5剂。

9月7日二诊,述服上方后血量明显减少,血块已无,继以上方四剂服用。

9月11日三诊,血已尽,腰酸,舌淡红,脉细稍数。药用:生地15克,白芍10克,旱莲草15克,女贞子12克,仙鹤草30克,续断10克,桑寄生20克,茜草6克。5剂善后。

出自:http://blog.sina.com.cn/s/blog_6ed61226010167hh.html

赵东奇文章列表

相关文章

  评论这张
 
阅读(437)|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