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得健养生堂

溶经方于刮痧拨罐以养生治病,合食疗培元觅健康

 
 
 

日志

 
 
关于我

声明,我搏客引用的文章只用作参考,并不代表我赞成文章观点,各位千万别乱用,有病去找医生才能保养好身体 我以刮痧拨罐等方法来调理身体,不见人是调不了的,不在广州或不肯来广州者,请免问病

网易考拉推荐

祁营洲:有很多中医高手其实在民间  

2017-05-28 14:52:5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祁营洲:有很多中医高手其实在民间

门诊中,一位30多岁的病人跟我聊起了一段刻骨铭心的经历,她曾经患有非常严重的顽固性的偏头痛,用她的原话形容是已经难受得“痛不欲生”,不能正常工作,不能正常生活。当时几乎寻遍了北京各大医院的名家诊治,结果都是一次次地失望,最后已经出现了精神异常,对生活绝望,整个人几乎到了要“被废了”的境地。

后来,一个很偶然的机会,一位来自江西的民间草医把她的病给治好了。据她介绍,这位民间草医并没有接受过正规的医学高等教育,也没有什么高的学历,只是出于对中医的爱好和满腔的热情,一边种地一边学医,再一边给百姓看病。这位医生用他自己自制的一套针具(据这位病人说,这套针具做工比较粗糙,也较我在临床上用的针粗)通过针刺放血拔罐的方法给治好了。

她大概给我描述了这位医生的治疗经过,这位医生在病人的颈部、肩部以及后背部寻找了一些不同的地方针刺放血拔罐,连续治疗了3次,所有症状解除,现在已经经过将近两年,一切都好。

我在想,针刺放血拔罐这种治疗方法,其实并不是只有民间农村才有的方法,这本身就属于中医当中的一种很重要的治疗方法,我本人在临床当中也经常运用,所以我坚信这位病人曾经在北京遍访名医治疗的时候,也一定有医生采用过这些方法,但非常值得质疑和反思的是,同样的方法,为什么所谓的名医们没能解决,而一个草根医生却能让奇迹发生!这中间一定有他的独到之处,一定有他被所谓的名医们可能不屑但却具有切实疗效的绝招。

所以在我看来,民间医生可以小瞧吗?绝对不能!那些被认为的草根赤脚大夫能小看吗?万万不能!

记得小时候在农村,村子里以及邻村的一些大人小孩一生病都会去找一些被大家公认的赤脚医生治病,这些医生往往学历很低甚至根本就没有上过太长时间学,大多通过自学以及当学徒而逐渐成长起来的,治病的范围也没有什么限制,什么病来了都给治,当然有治好的也有治不好的,但事实上,这些赤脚医生在缺医少药的农村地区的确起到了很大的积极作用。

稍大一些后,有一些到城里看病的人逐渐瞧不起这些民间医生,经常听到的一句话就是:“他们就只能治些感冒咳嗽头疼发热的小病!”

现在,自己做了医生,有了更深刻的体会之后,却越发觉得这些草根中医的伟大之处!

治疗小病,治些感冒咳嗽头疼发热的小病!

其实试问,当今社会,又有多少接受过正规的高等医学教育拿着高学历顶着高职称工作在大医院的正规的医生能把这些感冒咳嗽头疼发热之类的小病治疗得如鱼得水的!

又有多少专家教授仅凭自己的判断不依靠那么多的辅助相关检查化验就能一针见血地指出病因给出治疗方案并最终取得疗效的!

要知道,那些草根医生,几乎什么都没有,就是凭着三根手指头,一把针,一把草药,解决了很多问题!

或问:这些草医们这样治病,判断一定会有不准确一定会有失误的时候,这就是落后!

答曰:当今正统医生治病凭借着先进的医疗设备参照着国家或国际的用药标准,结果很多时候不是照样做了一堆检查最后也没治好病吗?结果不是照样感冒咳嗽这些小病都需要治上一两个星期或许也没有治好吗?

在我看来,这些草医身上的的确确有需要我们学习的地方,我们需要向看似只能治疗小病的医生学习!

下面讲一个关于扁鹊的故事:

春秋时期,自从扁鹊见桓公望而知病的故事传开以后,他的医名也就响遍了列国。有一天,魏文王询问扁鹊说:“你们家兄弟三个都从医,都精于医道,但是到底谁的医术最好呢?”

扁鹊回答说:“长兄最好,中兄次之,只有我是兄弟三个中最差的一个。”

文王惊讶地问:“那为什么你却是你家三兄弟中最出名的一个?”

扁鹊回答说:“我的长兄治病,是治疗在病情未发作之前,由于一般的人都不知道他能够观疾病于未起之先,及时将疾病的本因清除,默默地积累玄德于无形之间。所以他的医术是别人无法知晓的,他的名气也就无法传播开来,只有我们家里的人知道他的这些本领。

而我的中兄的医术和治疗,是最擅长于治疗患者的病情初起之时,及时将疾病清除于未祸之先,一般的人都以为他只能治疗一些轻微的小毛病,所以他的名气只是在本乡小范围内传播。

但是,我治疗的疾病病例,大都是治疗于患者病情严重之时。一般的人都看到我在病人经脉上扎针或放血,在皮肤上敷药或者动手术,操作过程能够眼见目睹,所以大家都以为我的医术非常高明,名气也就传遍了全国。

看来,真正的高手不是治病,而是防病!好的医生,不是能治大病,而是善于治小病!

恰恰,很多民间的草医反倒做到了,他们没有高学历,没有高职称,没有什么头街,他们也申请不了动辄就是上千万上亿元的科研经费,他们也根本就不懂现在流行的科研方法,或许在他们眼中,科研当中的那些个P值都是屁!

但他们却很多时候提供了更为行之有效更为便捷的治疗方法,这些治疗方法也堪称是中医杏林中一片耀眼之处!

于是我坚信,有很多高手其实在民间,有很多真正的中医也在民间!作为医生,我们需要向大师学习,需要向民间学习;庙堂之高需要攀登,江湖之远需要涉足!

这也合乎了医圣张仲景为后世留下的遗训:勤求古训,博采众方!


2016年3月16日晚,我在北京正安中医馆做了一场讲座,讲座的主题针对女性的乳腺增生。在讲座中着重分享了我在临床上采用针药并用的方法对该病的治疗,同时也分享了很多我对中医的认识以及对于“医与患”的看法等。当晚的听众以女性为主,其中还有一位西医大夫,硕士学位,主攻西医心血管方向。行医以来,我也深知在医学的很多方面,中西医之间会有不同的分歧,但在第二天,却收到了她给我发来的邮件,不仅对我讲座的内容进行了一番总结,中间也有自己的独特发挥。一口气读下来,倍感欣慰也颇受感动,故将此篇她发给我的《听讲座有感》更名为《一位西医大夫眼中的中医》,与大家一起分享。

发件人:×××××××

时 间:2016年3月17日 14:59(星期四)

收件人:oasis0136@126.com

祁大夫:

您好!

我是××,昨晚听了您的讲座,获益匪浅。很欣赏您这种不吝分享、和对医学精诚又谦逊的态度,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个人的几点心得体会,写下与您分享,如有言辞失当之处,请您不吝赐教与指正,非常感谢!

一、条条大路通罗马。推拿、针灸、艾灸、汤药,等等,都可以达到治疗疾病的效果,因人而异,辨证施治,并不存在绝对化的选择。不管白猫花猫,抓到老鼠,就是好猫。就好像要摘取一只树上的苹果,可以直接用手摘取,也可以用刀锯,或用剪刀剪,还可以拿着篮子在树下等苹果熟了自己掉下来。这些方法,都可以殊途同归,达到同一个目的,摘掉那只“果”。

二、种如是因,结如是果,随如是缘。疾病的外表症状等等,都是果。假如一个病人遇上合适的大夫,治疗好了病状;可是过了一段时间,该病人同样的病症再度复发,那就有必要自我反思,觉察自己的心态、或生活方式,是否有什么不够妥当的地方,在觉察和醒觉的基础之上,调整心态,矫正不良的生活方式,或积重难返的思维习性——即所谓消“业”。打个比方,就像一个司机开车,不小心刮擦了掉漆了,或者离合器出了问题,或者其他等等问题,首先当然可以去修车店进行修理,但下一次,如果车子又出现同样的问题,那就应该反省自己,开车习惯是否有什么问题,驾驶车辆是否正确操作,有没有违反交通规则的不良习性?然后再重新学习,规范驾车操作,谨慎上路。初级的修理工,只是简单地修理看得见的车辆问题;高级的修理工,会引导车主反思和矫正驾车者本身的问题。所以,初级的医生,可以外求;而高级的医生,终归还在于患者本身,更注重内寻。

三、大夫给人看病,准确的说,不是看人的“病”,而是看一个病的“人”。落脚点和中心,还是要回归于人之本身。人在天地间,受天时地利人和的综合影响,比如成长环境、家庭氛围、文化程度、工作经历,等等,种种因缘和合,才造就了现在所见的一个外相。看待疾病和患者,应该放到一个大的格局中,斟酌权衡,而不是片面割裂孤立的看待问题本身。如果能从身心灵的层面,由内而外调和通达,才能获得长久的健康。

四、疾病中的脏腑五行关系是一种格局,而对自然规律的敬畏,虚怀若谷的接纳,是一个医生的基本格局。世事无绝对,医生不是万能的神,只能起到引导和帮助的作用,扶上马,送一程,日后的路,还得靠患者本人去醒悟、去驾驭。

祁大夫讲格局,从温通心阳,五行关系着手调理乳腺增生,标本兼治;而非单纯疏肝解郁,软坚散结。若是格局再大一些,真的好像一个国家,比如信仰的危机往往会导致心念不强,于是心火不足以暖脾土;比如食品安全问题,民以食为天,对农业农民的不尊重,文化底蕴的不足厚,在中医上就会是脾虚;再比如生活危机、安全危机、焦虑或恐惧等,民众生活的普遍不畅快,在中医上就会有肝郁、肝木不调达。正如李辛《大风天寒》中所说 “世有余荫举措易,人无性德生发难,风行水逆须努持,寒冬待澹草木滋。”

五、学海无涯趣作舟。如今祖国的雾霾,是否正对应于肺金的问题呢?而煤炭和矿产资源的过度开采,换来暂时的发展,是否正是割肾换iphone的那个荒唐笑话呢?据说石油资源,正对应了黑色的肾水,而短视的所谓科技进步发展,是否正是消耗透支肾水所造就的泡沫幻象呢?这方面目前还有待学习,个人所知尚浅,愿继续探讨。假如细胞们组成了一个人体,那么每一个公民,都是一个小细胞;而单位,就是细胞们形成的组织;井然有序,互相配合,平衡通达,一视同仁,才能维系长治久安的健壮。换个视角,真的非常有趣。

来京时日尚短,希望日后有机会能多多聆听祁老师的课程,英语和中医撞击的火花,哈哈,真的很赞! 

                                                                              感恩!祝好!

门诊中,一位30多岁的病人跟我聊起了一段刻骨铭心的经历,她曾经患有非常严重的顽固性的偏头痛,用她的原话形容是已经难受得“痛不欲生”,不能正常工作,不能正常生活。当时几乎寻遍了北京各大医院的名家诊治,结果都是一次次地失望,最后已经出现了精神异常,对生活绝望,整个人几乎到了要“被废了”的境地。

后来,一个很偶然的机会,一位来自江西的民间草医把她的病给治好了。据她介绍,这位民间草医并没有接受过正规的医学高等教育,也没有什么高的学历,只是出于对中医的爱好和满腔的热情,一边种地一边学医,再一边给百姓看病。这位医生用他自己自制的一套针具(据这位病人说,这套针具做工比较粗糙,也较我在临床上用的针粗)通过针刺放血拔罐的方法给治好了。

她大概给我描述了这位医生的治疗经过,这位医生在病人的颈部、肩部以及后背部寻找了一些不同的地方针刺放血拔罐,连续治疗了3次,所有症状解除,现在已经经过将近两年,一切都好。

我在想,针刺放血拔罐这种治疗方法,其实并不是只有民间农村才有的方法,这本身就属于中医当中的一种很重要的治疗方法,我本人在临床当中也经常运用,所以我坚信这位病人曾经在北京遍访名医治疗的时候,也一定有医生采用过这些方法,但非常值得质疑和反思的是,同样的方法,为什么所谓的名医们没能解决,而一个草根医生却能让奇迹发生!这中间一定有他的独到之处,一定有他被所谓的名医们可能不屑但却具有切实疗效的绝招。

所以在我看来,民间医生可以小瞧吗?绝对不能!那些被认为的草根赤脚大夫能小看吗?万万不能!

记得小时候在农村,村子里以及邻村的一些大人小孩一生病都会去找一些被大家公认的赤脚医生治病,这些医生往往学历很低甚至根本就没有上过太长时间学,大多通过自学以及当学徒而逐渐成长起来的,治病的范围也没有什么限制,什么病来了都给治,当然有治好的也有治不好的,但事实上,这些赤脚医生在缺医少药的农村地区的确起到了很大的积极作用。

稍大一些后,有一些到城里看病的人逐渐瞧不起这些民间医生,经常听到的一句话就是:“他们就只能治些感冒咳嗽头疼发热的小病!”

现在,自己做了医生,有了更深刻的体会之后,却越发觉得这些草根中医的伟大之处!

治疗小病,治些感冒咳嗽头疼发热的小病!

其实试问,当今社会,又有多少接受过正规的高等医学教育拿着高学历顶着高职称工作在大医院的正规的医生能把这些感冒咳嗽头疼发热之类的小病治疗得如鱼得水的!

又有多少专家教授仅凭自己的判断不依靠那么多的辅助相关检查化验就能一针见血地指出病因给出治疗方案并最终取得疗效的!

要知道,那些草根医生,几乎什么都没有,就是凭着三根手指头,一把针,一把草药,解决了很多问题!

或问:这些草医们这样治病,判断一定会有不准确一定会有失误的时候,这就是落后!

答曰:当今正统医生治病凭借着先进的医疗设备参照着国家或国际的用药标准,结果很多时候不是照样做了一堆检查最后也没治好病吗?结果不是照样感冒咳嗽这些小病都需要治上一两个星期或许也没有治好吗?

在我看来,这些草医身上的的确确有需要我们学习的地方,我们需要向看似只能治疗小病的医生学习!

下面讲一个关于扁鹊的故事:

春秋时期,自从扁鹊见桓公望而知病的故事传开以后,他的医名也就响遍了列国。有一天,魏文王询问扁鹊说:“你们家兄弟三个都从医,都精于医道,但是到底谁的医术最好呢?”

扁鹊回答说:“长兄最好,中兄次之,只有我是兄弟三个中最差的一个。”

文王惊讶地问:“那为什么你却是你家三兄弟中最出名的一个?”

扁鹊回答说:“我的长兄治病,是治疗在病情未发作之前,由于一般的人都不知道他能够观疾病于未起之先,及时将疾病的本因清除,默默地积累玄德于无形之间。所以他的医术是别人无法知晓的,他的名气也就无法传播开来,只有我们家里的人知道他的这些本领。

而我的中兄的医术和治疗,是最擅长于治疗患者的病情初起之时,及时将疾病清除于未祸之先,一般的人都以为他只能治疗一些轻微的小毛病,所以他的名气只是在本乡小范围内传播。

但是,我治疗的疾病病例,大都是治疗于患者病情严重之时。一般的人都看到我在病人经脉上扎针或放血,在皮肤上敷药或者动手术,操作过程能够眼见目睹,所以大家都以为我的医术非常高明,名气也就传遍了全国。

看来,真正的高手不是治病,而是防病!好的医生,不是能治大病,而是善于治小病!

恰恰,很多民间的草医反倒做到了,他们没有高学历,没有高职称,没有什么头街,他们也申请不了动辄就是上千万上亿元的科研经费,他们也根本就不懂现在流行的科研方法,或许在他们眼中,科研当中的那些个P值都是屁!

但他们却很多时候提供了更为行之有效更为便捷的治疗方法,这些治疗方法也堪称是中医杏林中一片耀眼之处!

于是我坚信,有很多高手其实在民间,有很多真正的中医也在民间!作为医生,我们需要向大师学习,需要向民间学习;庙堂之高需要攀登,江湖之远需要涉足!

这也合乎了医圣张仲景为后世留下的遗训:勤求古训,博采众方!


2016年3月16日晚,我在北京正安中医馆做了一场讲座,讲座的主题针对女性的乳腺增生。在讲座中着重分享了我在临床上采用针药并用的方法对该病的治疗,同时也分享了很多我对中医的认识以及对于“医与患”的看法等。当晚的听众以女性为主,其中还有一位西医大夫,硕士学位,主攻西医心血管方向。行医以来,我也深知在医学的很多方面,中西医之间会有不同的分歧,但在第二天,却收到了她给我发来的邮件,不仅对我讲座的内容进行了一番总结,中间也有自己的独特发挥。一口气读下来,倍感欣慰也颇受感动,故将此篇她发给我的《听讲座有感》更名为《一位西医大夫眼中的中医》,与大家一起分享。

发件人:×××××××

时 间:2016年3月17日 14:59(星期四)

收件人:oasis0136@126.com

祁大夫:

您好!

我是××,昨晚听了您的讲座,获益匪浅。很欣赏您这种不吝分享、和对医学精诚又谦逊的态度,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个人的几点心得体会,写下与您分享,如有言辞失当之处,请您不吝赐教与指正,非常感谢!

一、条条大路通罗马。推拿、针灸、艾灸、汤药,等等,都可以达到治疗疾病的效果,因人而异,辨证施治,并不存在绝对化的选择。不管白猫花猫,抓到老鼠,就是好猫。就好像要摘取一只树上的苹果,可以直接用手摘取,也可以用刀锯,或用剪刀剪,还可以拿着篮子在树下等苹果熟了自己掉下来。这些方法,都可以殊途同归,达到同一个目的,摘掉那只“果”。

二、种如是因,结如是果,随如是缘。疾病的外表症状等等,都是果。假如一个病人遇上合适的大夫,治疗好了病状;可是过了一段时间,该病人同样的病症再度复发,那就有必要自我反思,觉察自己的心态、或生活方式,是否有什么不够妥当的地方,在觉察和醒觉的基础之上,调整心态,矫正不良的生活方式,或积重难返的思维习性——即所谓消“业”。打个比方,就像一个司机开车,不小心刮擦了掉漆了,或者离合器出了问题,或者其他等等问题,首先当然可以去修车店进行修理,但下一次,如果车子又出现同样的问题,那就应该反省自己,开车习惯是否有什么问题,驾驶车辆是否正确操作,有没有违反交通规则的不良习性?然后再重新学习,规范驾车操作,谨慎上路。初级的修理工,只是简单地修理看得见的车辆问题;高级的修理工,会引导车主反思和矫正驾车者本身的问题。所以,初级的医生,可以外求;而高级的医生,终归还在于患者本身,更注重内寻。

三、大夫给人看病,准确的说,不是看人的“病”,而是看一个病的“人”。落脚点和中心,还是要回归于人之本身。人在天地间,受天时地利人和的综合影响,比如成长环境、家庭氛围、文化程度、工作经历,等等,种种因缘和合,才造就了现在所见的一个外相。看待疾病和患者,应该放到一个大的格局中,斟酌权衡,而不是片面割裂孤立的看待问题本身。如果能从身心灵的层面,由内而外调和通达,才能获得长久的健康。

四、疾病中的脏腑五行关系是一种格局,而对自然规律的敬畏,虚怀若谷的接纳,是一个医生的基本格局。世事无绝对,医生不是万能的神,只能起到引导和帮助的作用,扶上马,送一程,日后的路,还得靠患者本人去醒悟、去驾驭。

祁大夫讲格局,从温通心阳,五行关系着手调理乳腺增生,标本兼治;而非单纯疏肝解郁,软坚散结。若是格局再大一些,真的好像一个国家,比如信仰的危机往往会导致心念不强,于是心火不足以暖脾土;比如食品安全问题,民以食为天,对农业农民的不尊重,文化底蕴的不足厚,在中医上就会是脾虚;再比如生活危机、安全危机、焦虑或恐惧等,民众生活的普遍不畅快,在中医上就会有肝郁、肝木不调达。正如李辛《大风天寒》中所说 “世有余荫举措易,人无性德生发难,风行水逆须努持,寒冬待澹草木滋。”

五、学海无涯趣作舟。如今祖国的雾霾,是否正对应于肺金的问题呢?而煤炭和矿产资源的过度开采,换来暂时的发展,是否正是割肾换iphone的那个荒唐笑话呢?据说石油资源,正对应了黑色的肾水,而短视的所谓科技进步发展,是否正是消耗透支肾水所造就的泡沫幻象呢?这方面目前还有待学习,个人所知尚浅,愿继续探讨。假如细胞们组成了一个人体,那么每一个公民,都是一个小细胞;而单位,就是细胞们形成的组织;井然有序,互相配合,平衡通达,一视同仁,才能维系长治久安的健壮。换个视角,真的非常有趣。

来京时日尚短,希望日后有机会能多多聆听祁老师的课程,英语和中医撞击的火花,哈哈,真的很赞! 

                                                                              感恩!祝好!

  评论这张
 
阅读(245)|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