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舍得

溶经方于刮痧拨罐以养生治病,合食疗培元觅健康

 
 
 

日志

 
 
关于我

声明,我搏客引用的文章只用作参考,并不代表我赞成文章观点,各位千万别乱用,有病去找医生才能保养好身体 我以刮痧拨罐等方法来调理身体,不见人是调不了的,不在广州或不肯来广州者,请免问病

网易考拉推荐

【转载】中医名家么处理感冒发烧+如何对症治疗身体发烧+受用一生的感冒特效穴,一次而愈!+外感病  

2017-04-09 12:45:33|  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医名家么处理感冒发烧

近来,随着天气的变化,小孩子发烧是越来越多了,我的心,也越来越痛……

发烧通常伴随着无汗。80年代,大多数人还都会有一个直观的常识:“汗发出来就没事了”。这就很明确的揭示了“发烧”的原因:通俗的讲,叫“受凉了”,受“凉”了,却怎么表现出来是“烧”呢?

用“热”能祛除“凉”,这是最简单的物理原理。就如同我们用“盖被子”积热去凉,我们的身体是充满智慧的,它会自救,自救的方式就是“发烧”,烧的温度高过入侵的“寒气”,就能把"寒气"赶跑了。为了便于短时间内积蓄更多的热量,形成更高的温度,我们聪明的身体也会“盖被子”——把散热的毛孔全部关闭(所以无汗)!体温就迅速升高了,当升高到能驱除“寒气”的温度,毛孔就会打开,通过流汗把寒气排出去,温度就会马上降下来,病就好了。

但就有自居聪明的人,只看到“高烧”,而不明白其中的原理。头脑简单反应迅速的就想到“降温”。用抗生素——抗生素的功能本来是消灭细菌的,但同时其消弱免疫力的作用(也就是消耗阳气)能导致体温下降,因而误打误撞也有了“降温”的效果。抗生素不行了,就上冰袋敷——美其名曰“物理降温”。

这不是完全跟我们的身体对着干嘛!身体要发热,以阻击入侵的“敌人”,却没想到,主人不但没有帮助,反而大大加强“敌人”的势力,增加更多的“寒气”——寒凉的抗生素,冰冷的葡萄糖水,冰冻的冰袋!怎奈身体对主人是那么的忠诚,吃了败仗(“降温了!”),退回去,随即又组织更大的一次进攻(“温度又升高了!”)。可是,愚蠢的主人又再一次助纣为虐!于是,身体只能一次又一次的发动保卫战,直至——身体终于垮了,再没有多余的能量来战斗了。笨蛋主人疲劳的嘴角带着微笑,擦了擦额头的汗水说到:“上帝保佑!温度终于降下来了!”

这才是真正的亲者痛仇者快!可是,借助于“现代”“科学”的华丽外衣,依托宣传机器的狂轰烂炸,终于达到了今天广大民众的洗脑,把千百年来的常识都蒙蔽掉!异己的声音都被割了喉的局面!

看着那么多的孩子正在受罪,你能不心痛吗?!

慈心的妈妈们!不要再盲目的给你的孩子“降温退烧”了!

发烧会烧坏脑吗?

所谓“烧坏脑”的具体症状是什么?答案是没几个人真见到过。百度、谷歌搜索,满眼都是“会有”什么可能性,因为在西医手里,你是不可能看到真正的“烧坏脑”的症状。你所常看到的症状是:输液后的孩子“手足冰冷,呼吸缓慢,比平时安静,喜欢呆坐,眼神呆滞,食欲不振,爱流口水,经常拉肚子,排稀便,甚至开始会尿床,喝一点水就要上厕所,鼻梁青筋,眼下浮肿,眼白发蓝,理解、学习能力下降。”经常带孩子输液的母亲对这些症状不会陌生。请问:一次输液就这样,多次呢?一次大剂量呢?长期输液呢?结果就是上述症状的加重版:“神情呆滞,两眼无神,嘴角流涎,反应迟缓,甚至:痴呆!脑瘫!

——都是功能不足的表现。

功能由热能支撑完成,所有疾病不外乎功能太过,和功能不足。“烧坏脑”无疑应该定义为“热能太过”导致的“功能太过”,那么应该出现的就应该是功能太过的症状:“手足发热,呼吸急促,咳喘剧烈,痰涕青黄粘稠,汗出烧不退,口渴想喝水,神情焦躁,急切呼唤亲人,声音响亮,脸色潮红,嘴唇干红,眼白发红、身体不断翻动。”

这才是真正“烧坏脑”应该伴随的症状。而要出现这种症状,前提必须体内严重缺乏水分,或者误用大量辛温发散药物【耗散太过多水分】,就像车的水箱缺水机器烧坏原理,才会出现烧坏脑。而这种情况只要补充水分,就立即可以缓解。并且患者自己会出现“想喝水”的欲望自救。所以,要真正烧坏脑,很难出现!所以,百度和谷歌才会很难搜索到“烧坏脑的症状”。在一个以冰冷液体和寒凉抗生素为主要治疗手段的医疗体系里,怎么可能出现烧坏脑呢?所以,感冒发烧在西医治疗介入后出现的恶化现象,只能是过度医疗、错误医疗所导致。

脑为髓,肾所主,位少阴,主神明。所谓烧坏脑,实为寒凉之药【抗生素、输液、苦寒中药】直入少阴,重伤少阴,神明蒙闭,君火不明之象。为何每发于高烧后?遇高烧,则附加更高级更寒凉的抗生素,伤阳气更重!——非高烧烧坏脑实为治疗高烧的抗生素伤坏脑——我不伤伯仁伯仁却因我而死!

指鹿为马,误解何其深矣!

伴随发烧的抽筋,其实是阳气驱寒气于体表,寒凝则抽搐——就如冷风吹来自然就会寒战,只不过抽搐比之寒战表现严重一点而已。只需要泡热水脚法【热水浸泡双脚至膝盖下】即可立即解决!或者内服温阳发汗之药即解。比如姜枣汤。

抽筋如何对治?

寒凝则抽搐,温热则松弛。

温热治寒凝即可,泡在热水里立马缓解。

身体发烧就是在排寒,抽搐就是寒出来了,继续加热就行。如果反而退烧,将来寒气越多,每次发作就会越厉害。筋骨里的寒气排完了,就不会再抽搐了。

平时一点点排寒,就不会一次排很多寒气以至于寒到抽搐了。平时可以常服“补能量散”加热,有一点排寒迹象,就用“鼻炎散”排寒。就可以最大程度缓解抽搐。

惊厥——

柔痉:出汗柔软松弛

刚痉:无汗强直挛缩

有汗用桂枝汤,无汗用麻黄汤、葛根汤(葛根+麻黄汤)。 

一句话:寒凝而已。姜枣红糖粥可以代替以上两方。

姜枣剂量比例1:1是为桂枝汤;

姜枣剂量比例2:1是为麻黄汤。

伤寒论说了,太阳病【感冒病】误治【该发汗却误用寒凉】则引邪入少阴肾之里,则少阴病发【伤肾:表现为肾衰竭(症状表现为多尿尿频尿急,小孩子为尿床);肾主骨,伤骨:表现为股骨头坏死、骨质疏松(症状表现为脚软腰酸无力);肾主骨生髓,脑亦为骨髓,伤髓表现为:白血病(骨髓造血功能不足)、脑痴呆(思考功能不足)——这几种病都是感冒误治可以导致的变病】。只要扶阳散寒,这些病都还是可以一定程度挽救的。处方都在少阴病篇。

抽筋还有一种情况:阴虚之人,精虚之人,水不足相对热能太过(专业叫“精虚木张”),攻寒而又水分不足,筋就会因为缺水而收缩。这种情况有很明显的缺水阴虚(干燥、烦躁)的表现。详见下文链接。特别是近年来认识到寒凉伤害的人,多服用助阳发散之药,用阳则耗阴,把握不好就会太过,阳气还没有恢复就又出现阴虚了。即有寒,又阴阳两虚。通常只能小剂量的调养。养阴为主兼助阳,处方以生脉饮为主加减,阴虚重加枸杞熟地和子类药,阳虚加小剂量(1~5克,甚至精确到0.5克)干姜附子。事关孩子,具体问题还是具体辨证为宜。本论仅作参考。

以发烧为症状的,有两种情况:一种同时有怕冷,一种不怕冷。   

只要怕冷,必然有寒气——才需要“热”来抵抗。发烧要多高,取决于寒气有多重。只要热气能够超过寒气,必然就会出汗。不出汗而一直发烧,就说明体内寒气至少有发烧的温度那个量级。比如,寒气相当于38度,发烧温度就必须39或者40度,如果烧到40几度还没有流汗,说明体内就有相当量级的寒气在对抗抵消,当然也就不会出现烧坏脑了。如果体外一直有寒气【输液或者冰袋降温】,那么,体温就会不断升高——因为寒气一直比发烧的温度量级更高。反推之,发烧越高者,体内寒气越重。只要断绝外寒的进入,身体就不会无限度的发烧。所以,“一直这样烧下去要烧到多高”的担忧是多余的。我向大家保证:身体不会自残!只有人自己才会妄图降温而自残,却埋怨到身体。真是比窦娥还冤!

身体不会自残,但是会有所不及,这个时候就要帮助它。一个是帮助阳气发烧抗寒,还有一个,是要补充水分【养阴】,流汗是排寒的方式,但是,至少要有水作为基础。所以,加热没问题,只是还要加水。

另一种情况,同样发烧,却没有怕冷,这种发烧是因为体内热能(阳气)发动而水分不足(阴虚),比如小儿生长发育的过程中自然会出现阳气向外发动以推动生长。这种发烧是因为水不足而不是有寒气,就不可以用姜枣汤发热帮助退烧。

这两种发烧情况还是比较容易区别的。【详参:《温病发烧与伤寒发烧》】

与滥用抗生素相对应的,还有滥用姜枣汤退烧,也是人的主观意图不自觉的自残——发烧是用于排除寒气的。但是热气和寒气交战还需要时间,刚发烧,两军尚未交锋融合,就急于退烧,汗出来了,寒气敌军并没有出来,反而我军自损八百了!很快的身体又必须再度蓄积力量发烧,很怕发烧的人很快就又姜枣汤退烧,能量又泄掉了——这与寒凉抗生素对阳气的伤害有区别吗??

广东人喜欢喝汤,讲究慢火煲靓汤——慢火的热和汤料的充分混合,味道出得透了,汤就好喝。藏在人体深部的寒气,就像汤料里的营养一样,需要低烧或者高烧慢慢持续的“煲”,寒气热气充分混合了,身体就会开始总攻,温度升高、汗出寒出烧退。这个混合的过程(持续发烧不退的过程),有时一两天甚至更久【排除深部寒气时】,有时一天之内好几次【排除浅表寒气时】。

那么,怎么判断处理能?我通常说:静候。你只需要静候,往往,烧自己就退了——就是我说的,一切听元气的。非要帮助,选择最佳时间:下午3~5点足太阳膀胱经(这是排除表浅寒气的最佳时机)或者临晨1~3点足厥阴肝经(这是排除深部寒气的最佳时机)。但如果孩子睡着了,就没有必要叫醒起来喝药了。排寒时,通常都会昏昏欲睡(能量收敛攻邪)。攻邪剧烈时,患者醒过来了,你再服用助阳散寒药帮助发烧退寒。通常排除深寒时,都是在睡觉状态,通常就不用做任何处理。所以,我对能量充足的患者的亲人说:他烧他的,你睡你的。

贪恋退烧,动辄姜枣汤退烧,消耗大量能量,气阴两伤,会出现剧烈喘促(气逆散不收降)同时手足冰冷。这时赶紧服用独参汤【生晒参一条熬水急煎服,水开后15分钟即可。一边倒出部分侯温服用,一边继续熬】敛气养阴。或者有能量不足症状的服用姜枣汤预先放党参20克搭配预防。半小时内控制不了,急送医院先控制症状(不再消耗能量就是最好的补能量)。控制症状这块是西医药的长项。

中医名家么处理感冒发烧 - yizhen - 家和万事兴

问:姜枣汤不是增加我方力量,打胜而退的吗?能量泄掉这又从何说起呢?答:火大了,要耗油的,没火有油时,加火就是助火补阳;没油时的加火,就是加速消耗。

问:那么回阳散也是一样的情况咯?答:是的。任何用阳的药,都是一样的情况。饭是能量,但是补能量之前还需要先消耗能量煮饭。

问:西药的退烧和中药退烧有何区别?

答:西药退烧不以人体能量多少、不以身体元气的意图为指引,不管身体需要不需要,都会强行退烧。因为是以退烧为目的,所以。只要把毛孔打开就可以通过流汗退烧。但这时的汗液里可能并没有充分夹带寒气,导致汗出来了,寒气还留在体内。这样的退烧,不久之后,身体还会再组织一次兵力以发烧的形式抗敌排寒。所以西药退烧后很快就会再发烧。因为退烧都会泄掉消耗了不少的兵力阳气能量,退烧越多,能量消耗越大。小孩子总能够发烧很高温度是因为能量充足,足以打一场大战役。但后面的发展,随着退烧次数的增加,发烧的温度越来越低,慢慢变成低烧,就是能量不足严重了,没有能量速战速决,就只能打持久战了。

中药的退烧很注意身体元气的意图,通过辨证的方法了解身体是否有足够兵力能量打仗,有多少兵力能量,能够持续打多久,什么时候可以退兵,什么时候需要退让而不是勇往直前发烧打仗。打仗了还要看时机:敌军深入腹地【深部寒气】,还没有赶到边界【皮肤】,就不可以打开城门【退烧流汗】。需要慢慢赶【持续低烧】,把敌人全部祛除到城门边了,再选择我军大部队汇合实力最强大的最合适的时机【气血流注到敌军所在区域比如下午3~5点在足太阳膀胱经或者临晨1~3点足厥阴肝经】开打所以在那个最佳时段内往往会高烧往往就可以一战而胜汗出烧退又因为我军是优势兵力于是就可以实现最小的兵力能量消耗。

所以,与其说中药退烧,更应该说中医退烧。体现的是中医生的辨证水平,在最合适的时机用最合适的方法打最合适的仗。药物只是物质基础,相当于兵力。不同的医生,就像不同的军师,同样的兵力兵法【同样的方剂及用药法则】,但是临场应变的高低就导致了战斗结果的截然不同。但是,敌人病气其实没有那么聪明,还没有周瑜那种级别的。问题是,我们的诸葛亮也很少。所以才导致了貌似敌人很厉害的感觉。

伤寒论就是中医界的孙子兵法。应对与病气打仗绰绰有余。

相对而言,西医就是一群机械军团,不管和什么人打仗,都用同一套不会变化的战术同一量级的兵力。培养出来的满天下的军师都是像电脑固定程序一样规范或叫死板操作的。这样的水平,只能叫技法,根本不够格叫兵法。


总言之:同样是退烧,正确的中医治疗下,会有以下过程

1.很少发烧【没有能力发烧】

2.开始会发烧,发烧温度比较低,持续时间较短【有能力发烧了,但还不足,没能力打持久战】

3.发烧越来越频繁,温度越来越高,持续时间渐久【能量渐足,但还不够多,一次只能排除少部分寒气,就需要增加次数来排寒,不是优势兵力,战斗就会比较持久】

4.发烧温度很快高到最高点【有能力打大仗了】,同时也很快就会退烧【一战即胜】,之后发烧间隔时间越来越长【一次能够排除很多的寒气,不需要持续发动战斗】

以上过程中,精神状态越来越好!前两个阶段会有疲劳,但是很快就可以恢复。

西药的退烧,可以很快的退烧,但是很快的又会再发烧。发烧间隔时间会越来越短,每次发烧温度达到高点越来越慢,退烧时间越来越久。能量越来越不足,再接下来发展,就连发烧都不会——没能力发烧了。同时伴随着精神状态越来越不好,脾气暴躁,记忆力下降,注意力不集中等等能量不足的表现。

———————————————————————————————————

常规退烧方法

泡热水脚法:必须泡到膝盖下,洗全身澡是耗散阳气,泡脚是敛气补气。睡前一小时,用热水洗脸;热水泡足(要泡到膝盖)10~20分钟。

泡脚法补充说明:

1。感冒时用法:受寒感冒就要排邪排邪就要出汗:出汗就是排邪了, 排了邪就不要再流汗了 

2。平时保养用法:保养以泡脚不出汗为度:泡脚容易出汗,说明阳气升发足够,就不要泡了。

可用毛巾包裹浸不到水的部位

姜枣汤:【成人量,小儿参考姜枣汤详论】

生姜80~200克,红枣12~30枚,熬水兑红糖,趁热服。一剂可服用3次。

煮法:大火熬开,小火再熬15分钟即可。急病外寒,半小时服一次,盖被发汗;慢性排里寒,2~3小时服一次,红糖加倍。

药后会咳嗽增加是为排寒气。具体可看看别人的案例,咳嗽好了,改加味生脉理中汤常服即可。

如果流汗,注意换洗衣服。汗出,延长服药时间,按慢性法调养常服即可。

平时服用可保健,但只能在早上和中午服用,晚上不要【此方升气,晚上降气,服用后会影响睡眠】

四季皆宜:每天早上服用姜枣汤(或者熬粥)

适应不了辛辣的可以小制其量:生姜30克起

但是,急病外寒时,必须80克大剂量,否则效果不佳。

详见:【姜枣汤详论】

受用一生的感冒特效穴,一次而愈!!!

 

(希望相互转告,少花钱,不受罪,轻松治疗感冒)


位置:翳风至缺盆。(脖子后部两侧,上至耳部,下至肩部,手指尽量向前拿揉)

 

方法:拇指与其余四指分揉脖子两边,从上至下,连续不断,中等力度。

时间:持续五至十分钟。

 

可两手轮换操作。直到脖子与前额同时微微出汗为止。这时患者已有全身轻松的感觉。

 

疗效:八十九例中只有一例效果较差。(年龄从三岁至八十四岁)

 

特殊病例:女,五十九岁,王某某。感冒一个多月,吃药、打针、输液、喝中药均不见效,全身无力,咳嗽,头晕鼻塞,经一次按摩,全身轻松许多,咳嗽减轻。后又按摩两次,痊愈。

 

一般感冒,大多一次即可。

 

此是个人经验,在此与大家分享。

 

希望相互转告,少花钱,不受罪,轻松治疗感冒。

如何对症治疗身体发烧  

但以发烧为症状的,必然有寒气——才需要“热”来抵抗。发烧要多高,取决于寒气有多重。只要热气能够超过寒气,必然就会出汗。不出汗而一直发烧,就说明体内寒气至少有发烧的温度那个量级。比如,寒气相当于38度,发烧温度就必须39或者40度,如果烧到40几度还没有流汗,说明体内就有相当量级的寒气在对抗抵消,当然也就不会出现烧坏脑了。如果体外一直有寒气【输液或者冰袋降温】,那么,体温就会不断升高——因为寒气一直比发烧的温度量级更高。反推之,发烧越高者,体内寒气越重。只要断绝外寒的进入,身体就不会无限度的发烧。所以,“一直这样烧下去要烧到多高”的担忧是多余的。我向大家保证:身体不会自残!只有人自己才会妄图降温而自残,却埋怨到身体。真是比窦娥还冤!
 外感病

外感病指的是自然界的温度、湿度、疫毒等超越了人的正常承受程度而至病,因为病的来原是源于生活的自然界,所以称为外感病。《难经》中说伤寒有五种,即中风、伤寒、湿温、热病、温病。比如气温过低受寒,则称为伤寒;暑天气温过高,有感受了暑气,则称为中暑。

到了三国时代,《伤寒杂病论》的问世,其中伤寒部分,把人体受寒带来一系列的疾病反应及治疗方法进行了详细而系统的整理,人们才对外感病有了一个较系统的认识。书是还有“伤寒例”,对温病等内容进行了粗略的描述,并提出了一些很有意义的内容。先是因为印刷技术及历史等的问题,造成此书不能广泛流传,到了宋代,因为国家政策是左文右武,文化教育方面以尊圣等方面进行,把张仲景推向了医圣的高度。伤寒例和伤寒论中大多数内容的写作风格不同,造成后人觉得伤寒例不是张仲景所写,竟然把伤寒例这些宝贵的资料遗弃不用,以至于外感病的发展,除了伤寒以外,温热病方面的内容一直徘徊难以前进,其间虽有刘守真、吴又可等进行了较大的推进,但整个温热病方面的发展,一直到清代才突破。

中医发展史上来看,在《伤寒杂病论》之前,虽说有侧重于医理和针灸学方面的《内经》、《难经》,中药学方面的《神农本草经》的存在,但还没有一本把医理、和中药处方治疗进行有机结合的书籍,《伤寒杂病论》虽说是一本辨证论治的半成品,尽管书中以论述症状和处方用药为主,但的确是开创性的把这些内容进行有机的结合,因为后世可以通过处方用药,依据《黄帝内经》《难经》等资料进行推理,可以得出疾病的核心证结所在(核心病机)。书中的处方用药配合很严谨合理,于是《伤寒杂病论》就成了经典,而里面的处方也就成了经方。

我们从《伤寒论》里的六经辨证中的内容来看,此书主要是集中论述伤寒,特别是太阳病篇中,把人受寒后的各种变化及相对应的治疗都进行了详细的论述。特别是从人体的虚实两方面进行了论述,如柯韵伯说:“不知仲景治表,只在麻桂二法,麻黄治表实,桂枝治表虚,方治在虚实上分,不在风寒上分也。盖风寒二证,俱有虚实,俱有浅深,俱有营卫,大法又在虚实上分浅深,并不在风寒上分营卫也”。我们知道,同样的气温,张三会受寒而李四不受寒,这主要在于两人的体质有强弱之别。《伤寒论》中讲到诊断上要“平脉辨证”,脉诊是一大特色,麻黄汤证的脉是浮紧,而桂枝汤证的脉是浮缓。脉紧是手按在脉上弹指有力,而缓则是无力的表现。而从出汗方面来看,麻黄汤证无汗,而桂枝汤证有汗。自汗出,脉浮而无力,自然是体质虚弱之人,所以治疗上一攻一补。

由是看出,人是一个整体,治病之要,一在于审身体元气的强弱,二在于审病情的轻重。治伤寒如此,治其它外感病亦同理。

但在外感病方面,因为感受病邪不一样,对身体的伤害也不一样,治疗方法也不一样。受寒之人,伤的是阳气,所以治疗上时时扶阳为主。而温热病,因为病情是热性,所以人体伤的是阴津,治疗上就要时时养阴为上。虽说很多人说治疗伤寒下不能早,而治疗温病要早下,话是说得太偏激了些,但也从此可以看出对于下法的泄热治疗方面的应用于伤寒和温热病有本质的不同。因为人受寒后,伤的是阳气,除非内热郁结得很严重了才能用下法泄热,以免更伤阳。而温热病则是伤阴津,因为热邪化热又快,如不果断下手泄热,阴津就更加消耗,所以下法要早。但这并不是说一见有热就用下法,因为病从外来,还得从外解散,温热病方面,到热入营分,叶天士还说用“透营转气”的方法来治疗,也不是动不动就用攻下药来泄热。针对下法的应用,是见腑气闭结之时而用,没见到腑气闭结就乱用攻下法来泄热,一样的耗损人的元气。

所以对于温热病的初起治疗,不能汗(热邪伤阴津,再加发汗,阴津更伤),不能下(下则伤气,气伤则无力祛邪外出)。金元四大家之一的刘守真创表里双解法(用清热解毒药和发散药的组合应用),但从中可以看出一个道理,也就是人受外邪后,会直接影响体内的气机,特别是原有痼疾的人受了外邪后,就要考虑到原来内在的疾病存在问题,所以刘守真的表里双解,本人认为不仅仅是解内热,而是解体内的病邪,这样去理解会更符合临床应用。内热郁结不能外散,这内结的郁热是病邪,那么体内存在的瘀血、痰湿、食滞等有形之邪,难道不是病邪嘛???比如某病人素患痰鸣哮喘,受寒后,人体的气化不利,血行亦滞,于是发上会引发哮喘的发作,这时的治疗,就不是单纯的治疗外寒,还要消体内的痰湿;某妇女行经期间受寒使月经闭结不出,治疗上要通经和散寒相结合;素来脾胃虚寒之人,多见食滞不化,受外寒后,治疗上就得化积和散寒相伍为用。受寒如此,感受其它病邪也一样,会使体内原来的病邪发生变化或复发,治疗上都一定要考虑身体内在的问题和外来之邪的问题。

我认为这才是真正意义上的表里双解。

外感病是很难治的,难在感受外邪后,不同的身体情况和生活习惯等问题,都会导致外邪难以祛散或复发。病人总是觉得不外是一个小小的感冒,怎么治来治去大半个月还不见好,这是很正常的事。比如现在的病人感冒了,不论是什么风寒还是风热还是疫毒,大多是自行去药店买些感冒药(现在市面上的感冒药,不外是一些具有发汗、退热、止痛等作用的消炎止痛药,比如乙酰氨基酚等),服药后会见汗出,头痛、发烧等症状随着汗出而缓解。但汗出之时,外邪是散了,可同时元气亦伤了。经过数次反复的发汗,病人元气大伤,造成抵抗力下降,下次气温稍有变化就不能承受,反复的感冒。特别是很多体质弱的病人,一个小小的感冒治成了慢性肾炎(85%的慢性肾炎都有外感病没有得到很好的治疗史,这就是前人所说的伤风不醒便成痨)。

所以治疗外感病,一定要诊舌诊脉,看体内的水湿严重不严重,元气强弱如何,等等问题一定要弄清楚,而不是一见感冒就是“抗生素+激素+消炎止痛药”这个通用天下的方法治疗。而中医也不能一见感冒就是直播清热解毒药来直折阳气。现在因为国家扶持中医,看起来到处是名中医,网络上到处小道消息乱传,但对于治疗外感病方面的中医却是很少。理论上讲得头头是道,实际治疗上还是一见发烧就用清热解毒药,这样的例子比比都是。

有个名医提出治疗温热病的治疗用什么“截断扭转”,指的是一见病情开始热化就大剂清热解毒药为主来治疗,以此来截断病情的发展,扭转病情的恶化。于是很多人就觉得这是圣旨,拿来就用。温热病会发烧,伤寒也会发烧。在外感病中,很多时候早期症状上温热病和伤寒真的很难以区别。所以切不能一见发烧就是起手大剂清热解毒药来治疗。温热病初起过用寒凉,气机郁闭,邪反不能外散,这并不利于治疗。如果病人是受寒呢,受寒阳气就受损,再用寒凉药来治疗,使已经受损的阳气更进一步受损,自然一个小小的感冒会越治越重了。此时切不能急着下手治疗,而要再仔细观察一下,因为伤寒化热慢,温热病化热快,观察一下再作定夺。

所以治疗外感病,不论是伤寒还是温热,一定要外散,这是治疗规律,切不能听某位名人的惊人之语,机械的套用(外感病的治疗,蒲辅周、程门雪等名家很有心得,如果心浮气躁不想看古医书之人,也有有必要看看他们的书,切不能盲目的跟在别人屁股后面瞎起哄)。

而有些人因为过度的迷信《伤寒论》,为了维护伤寒论的完整性,把伤寒论看成中医的一切,对后世的发展大力批判,这是很狭隘的,只能说此人的无知。从中医发展史上看,在温病学没有很好的发展形成体系之前,医生套用伤寒论的思路治疗温热病,死了多少人。这是血的教训。

记得前年有一个民间基层中医对我说《温病条辨》里的银翘散治疗感冒无用,对方所描述的症状的确是温热病,但当我问到对方煎药如果煎时,对方告诉我先大火煎,水开后,再小火煎半小时。中药的煎法不同,药效也不同。短时间煎药药气上浮,久煎则药力下沉。同样的银翘散,轻煎能透表,久煎就成为一剂清热解毒药了,完全失去了透表作用,又怎么能散邪外出呢?所以对于这些问题,都有必要去仔细的留心研究。比如《伤寒论》的“附子泻心汤”中也有把大黄、黄芩、黄连开水泡着,附子久煎,再把两种中药的药汁混合一起服用;“小柴胡汤”则把煎好的药汁再浓缩等煎药方法。

总的来说,外感病的治疗在于急祛散外邪,使邪外散。但临床治疗上,一定要考虑到病人的元气强弱,一定要考虑病人原人的痼疾,一定要考虑到治疗时的分消病邪理念。

人是一个内外一体的整体,常见外邪没解,腑气不通,此时大便一通,马上汗出而外邪消散;而有时则用发散药散邪,汗一出而大便随着而通。这都是临床治疗过程中常见的情况。

 

 

吴南京

2017415日星期六

于义乌

  评论这张
 
阅读(141)|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