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舍得

溶经方于刮痧拨罐以养生治病,合食疗培元觅健康

 
 
 

日志

 
 
关于我

声明,我搏客引用的文章只用作参考,并不代表我赞成文章观点,各位千万别乱用,有病去找医生才能保养好身体 我以刮痧拨罐等方法来调理身体,不见人是调不了的,不在广州或不肯来广州者,请免问病

网易考拉推荐

揭秘白血病的惊天真相+中医如何看待白血病+白血病的正统中医治疗  

2017-04-26 01:57:04|  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揭秘白血病的惊天真相

潘德孚


   如果找到的是研究的专家,他们大名鼎鼎的原因不是曾经治好过某个白血病人,而是因为曾经发现了一种新的血癌细胞,他们只能向病家推荐某种较新颖的药物,要吃一段时间试试看,好不好他没准。很多人听这些专家的建议也送了命,自己则破家荡产了。事后,便真的让人想不通了。专家这么多,没一个能治好病的?


   反之,被诊为白血病的患者,如果不治疗,放没钱治疗者,相当多的一部分人活了下来。永强区瑶溪朱微微的孩子5岁,发热住院,挂液8天,热不退,血检白细胞升高。医生判为白血病,要住院。但因医院生意太好,没床位(是生意好没床位,还是医生、护士故意刁难未送礼没床位可没人知道,因为,很多时候人们在住院前,必须先找个熟人,拉好关系,这才能顺顺利利住进医院),需要在家呆几天,岂知就这几天的拖延热退了,这孩子得救了。孩子的母亲再也不相信这医院了,还是温州专业的儿童医院呢!
我想不知道为什么没有人去认真查一查白血病产生的历史和它的治疗记录?我相信从中可以发现我们很多不知道的东西。


二、质疑可笑的“中国医师奖”
   温州医学院附一医血液科主任俞康获“中国医师奖”,报载:“他,是白血病患者的生命天使”。《温州日报》用了整整一个大版面刊载他的贡献是:“温州市血液学科的带头人,他从1997年在浙南地区率先开展造血干细胞移植技术,是温州市首个成功开展异基因和非血缘造血干细胞移植手术的医生,至今已经为160多名白血病患者进行了救治”;“利用业余时间四处奔波,为患者申请各种基金,10余年来累计为患者们节省了数千万元的药费”;“历获省、厅科研成果奖十二项,各级杂志发表论文70篇,其中SCI收录6篇,CmemicalAbstracts收录取1篇,主编翻译血液学专著如一部。”

   笔者认为,这个版面,实质是告诉人们,一、得白血病可以找“生命天使”;“得白血病可以用干细胞移植治疗;”“得白血病有一种最新最好的药物叫格列卫,它的价格很贵,你如果买不起,生命天使能帮助你可以申请各种基金。”这实在是一种给干细胞移植术和西药“格列卫”做广告的好办法。可是请问生命天使:这种干细胞种植技术和“格列卫”究竟治好多少白血病人?答案是:一个也没有!这实在会令生命天使尴尬。

   请文章的撰稿人再认真调查一下,时间才是最好的见证人,当时你为生命天使做广告,如今历史要来审查你这篇稿子的是非了:这“天使”从1997年到现在,救了多少白血病人?我认为:一个也没有!这不是“天使”的不好,他只是这台以治疗为名,以骗钱为实的杀人机器上的一个环节,也就是说,他只负责这种移植技术,而不是负责整个治疗过程的;是一个可怜的“打工仔”,而不是真实的生命天使。


   当然,如果有一种疗法,或者一种好药物,确实能治好白血病的,做广告广泛展开宣传没有什么不好,可惜的是《温州日报》在这个时候——2011年9月7日进行报道太晚了点,因为,医院里血液科治疗白血病的两种最重要治疗方法骨髓移植和干细胞移植基本上都已失败,只是没有公开宣传而已。其失败的原因上海老中医孙起元先生讲得很明白:“生命的奥秘是超机械的、超物质的,不是当前任何‘宏观’和‘微观’的科研成果所能主宰。不能把治病作为机械的修补装卸,不能把辨证施治按建筑工科那样设计核算。

   ‘髓植’的配型十分困难,但这并非主要问题。‘髓植’的最大问题是这种方法镇压了生命的‘宿主’,破坏了生命与大自然息息相关的规律,因之导致以下的严重后果:

   (一)在移植过程中的超强化疗,摧毁了生命的免疫力,以及自力生存的功能,使它无能发挥‘排异’作用而移植方能成功。但是免疫力是生命赖以自卫生存的重要因素,赖以发育的基本支柱;免疫力的摧毁,等于树木之根已断,任何生命都无法正常地长期生存下去。


   (二)由于‘髓植物’的超强化疗,摧毁了生命的根本,纵使移植成功,它的生命周期也严重缩短,活不了多少年,往往在苟延残喘。”(孙起元著,方群编校:《白血病人将获救》第61页,台湾三友图书公司,1999年3月)


干细胞移植是否比“髓植”要好,且看孙先生的见解:
   “干细胞移植疗法虽较‘髓植’安全些,专用也较低,但这种疗法仍然是先从化疗抑制,甚至杀灭自身免疫力使无排异功能,而后植入异体。这这仍然与生理自然规律背道而驰,不过是五十步与百步而已。”(《白血病人将获救》第75页)


   孙起元先生说:“白血病是近代医学的病名,是一种发病率高、存活期短的恶性病。笔者从事祖国医学已五十余年,在长期临床实践中,深觉此症之难以治愈,主要是由于把一种病毒性疾病,另立病名作为癌症来治疗,且又以治癌诸法中最霸道伤身的‘化疗’为主要治疗手段,治不对症,其不能治愈,自属必然结果。这是廿世纪国际医学界为人类带来的一场浩劫,数十年来全世界已有数千万的儿童和青少年惨痛而冤屈地离别了人间。


   在60年代(1960-1970)笔者在上海长海医院的十年中,更有较多的临床实践,从中更验证了化疗的严重错误。回顾在在这十年中所会诊的患者都是化疗加中药,但最终皆归无救;只有一个姓马的患者,坚决拒绝化疗,完全以中药治疗,得以康复至今已三十一年。”


   这是孙先生在《白血病人将获获救》的“序言”里写的,千真万确的事实说明了白血病改名血癌的原因,实质是市场因素作怪,把杀病毒改为用化疗,(孙先生这里没有把西医的杀病毒与杀癌细胞看成是同出一辙的东西,说明每个人都有知识的局限)其结果是使全世界千万儿童和青少年送了性命。另一个记述是长海这样的大医院,十年中治疗的白血病患者无一例活命。


   因此,笔者也不能相信比之长海小得多的温州附一医的血液科主任,会成为救治白血病病人的“生命天使”。医学治疗与其他事情不一样,说好说坏不能说疗法,只能看结果。结果是什么?就是这代获得“中国医师奖”的医师治好了几个白血病人?如果一个也没有治好的能得这样的奖励,那么已经治好了很多白血病病人的孙起元先生该得什么奖呢?


三、放化疗治癌,是不是搞屠杀?
   患了癌症使用放化疗治疗的人群,全国年死亡统计达几百万人,这不是个少数。中医陈学忠先生写了一篇文章在网上发布:《请立即停止以放化疗为治癌方案的超级屠杀!》这既是揭露,也是呼吁,其影响可不谓不大。


   如果放化疗真的不是在拯救癌症病人,而是在实行屠杀,全国这么多的医院、医生,岂不都是在替美国洛克菲勒集团卖力,进行自我种族绝灭?西医为什么不起诉陈学忠?因为陈学忠这文章明指这些搞放化疗的医生是杀人犯!


   陈学忠这样的网上文章,可以被认为是犯了严重的诽谤罪,污蔑罪,无论那个医院或部门,都可以马上向法院起诉,着公安部门立即捉拿归案,公开审理,肃清流毒。令人奇怪的是,他们视而不见装瞎子,听若未闻装聋子,不声不响装哑子,这岂不是公开承认了他们使用放化疗治疗癌症确实是在开展屠杀?就像二战时期的日寇南京大屠杀。然而,这种年屠杀量超南京惨案的十倍,而且还在逐年增加,人们还是被蒙在鼓里一样,在医院化疗室门口排起长长的队伍,交上家里借贷来的钱,天下竟然有这样的,如此等待伸颈受戮民族!


   虽然美国的普通民众也曾如此做过,但他们已经在1970年后,就逐渐终止了此项愚蠢的行动,即逐渐不选用放化疗了。而我国却在美国宣布放化疗治癌失败后,过去半个世纪,还有越来越多的民众,为了洛克菲勒集团的利润增加做出“奉献”,缴了高额费用后“英勇赴难”。这是什么道理?因为我国文化中就有一种自毁基因。在我国知识界的领头羊中,每到一定的时候,都会产生洪承畴、方舟子这样的人物。当这些人进入文化界、教育界、医疗界、科学界之后,把持了文化传播、教育、科研、科普、医疗准入等权力,把有几千年整体医学理论和治疗经验的中医撂在一边。


   尽管我国宪法明文规定“中西医并重”,可是掌权的分配科研经费,中医不是百分之五十,而是百分之三。到最后,连百分之三也没有,而是百分之三中的百分之三。就是这么一点点也没有了。究竟实数是多少?答案:是个零!所以,在这些人的心目中,哪有宪法的影子?谁毁了中医,中国人自己!


   最近由于习近平主席提出:中医学是打开中华文化宝库的钥匙。一帮子掌权的又忙碌起来要给中医立法,成为中医的护法者。


   我的学生潘虎威的妻子,发热给村子里的医生治疗,输液半个月,退不了烧,就转到大医院治疗。做了检查,医生认为是得了白血病,要她住院。可是天家里拿不出住院的押金,只好回家再说。岂知邻居有个大妈给天拔了几付草药,吃完就痊愈了。得白血病不治疗者回家就好的有好几位,就引起了我的思考:一种被认为必死的重症,竟然不治疗放吃几帖草药就好的,也许本就不是病,只是验血见白细胞升高。而白细胞升高并非怎么要紧,医生却迦作姿态大惊小怪起来,目的只是使病人知道危险就在这里。


   高俨在家活得好好的,医院为什么打电话叫他来检查、治疗?假使检查和治疗都是是很科学的,这里的“科学”如果是代表真理或正确的话,高俨就不会死亡。然而,治疗的结果高俨死了。那么,这个责任由谁来负?尽管,在实施骨髓移植之前,医生已经与家属签了约,移植前后出现的问题责任完全由家属自负,但医院仍然应该负欺骗、误导、讹诈的责任。因为高俨的家属是受到医院的软暴力胁迫而到医院里去的。


   这里涉及了医院的骨髓移植技术的真假问题了。我认为,现代医学自历史至今,曾提出过干活的医疗新理论、新技术,但用于临床内科,内科一次成功,可信度相等于零。如此的不可信,为什么会我国医疗界奉若圣旨?如果从结构的角度来分析,就会很容易发现,我国的医疗界,只不过是国际制药业的一个小兄弟,与其维护我国人民健康的宗旨完全是背道而驰的。


   如果,患者在完全知情的情况下与医院签了协议的,此协议应该具有法律效力;如果患者因医生是诱导、胁迫,而在不知情的情况下签下的协议,都不应具有法律效力。所以,医院与患者法院还应判决不应再犯,再犯从严。高俨事件表明,医院对患者实施了疾病严重性的医疗讹诈,与对医疗新技术优点的夸大,在自己一无所知的情况下实施和使用。因而导致了一个非常优秀的年轻人的死亡,这就是它应该负责任的。


   医疗不是做生意,中华大地自古就有“医不叩门”之诫。即患者还不的自觉自愿的时候,医生自己完全无知的情况下,在患者完全不自觉自愿的情况下,夸大疾病的严重性后果,对患者进行医疗讹诈,导致患者求医。这当然是医生的缺德行为,应该为医界所不齿。


   医以德为重,即尊重患者意愿,即不这个惨痛的教训屡见不鲜,却没有人去总结。为什么?大家都对白血病的成因治疗不了解。病人或其家属不了解是情有可愿的,而医生不了解是不可原谅的。高俨之死的的第一步,是听了那个省级大医院的电话。那医生对白血病的来龙去脉毫不知情,对干细胞移植毫无研究和了解,却胡说八道认为不去做干细胞移植会有巨大危险。为高俨治病的那家省级大医院,就一再通知高俨必须回医院做最新体检。检查后又一再强调高俨基因突变,非常危险,必须接受他们刚从美国学到的最新治疗白血病方法——干细胞移植,才能解除危险。于是高俨才受骗入院,接受检查,使自己走上了不归之路。


   我的学生潘虎威的妻子,发热给村子里的医生治疗,输液半个月,退不了烧,就转到大医院治疗。做了检查,医生认为是得了白血病,要她住院。可是天家里拿不出住院的押金,只好回家再说。岂知邻居有个大妈给天拔了几付草药,吃完就痊愈了。得白血病不治疗者回家就好的有好几位,就引起了我的思考:一种被认为必死的重症,竟然不治疗放吃几帖草药就好的,也许本就不是病,只是验血见白细胞升高。而白细胞升高并非怎么要紧,医生却迦作姿态大惊小怪起来,目的只是使病人知道危险就在这里。


   高俨在家活得好好的,医院为什么打电话叫他来检查、治疗?假使检查和治疗都是是很科学的,这里的“科学”如果是代表真理或正确的话,高俨就不会死亡。然而,治疗的结果高俨死了。那么,这个责任由谁来负?尽管,在实施骨髓移植之前,医生已经与家属签了约,移植前后出现的问题责任完全由家属自负,但医院仍然应该负欺骗、误导、讹诈的责任。因为高俨的家属是受到医院的软暴力胁迫而到医院里去的。

   这里涉及了医院的骨髓移植技术的真假问题了。我认为,现代医学自历史至今,曾提出过干活的医疗新理论、新技术,但用于临床内科,内科一次成功,可信度相等于零。如此的不可信,为什么会我国医疗界奉若圣旨?如果从结构的角度来分析,就会很容易发现,我国的医疗界,只不过是国际制药业的一个小兄弟,与其维护我国人民健康的宗旨完全是背道而驰的。

   如果,患者在完全知情的情况下与医院签了协议的,此协议应该具有法律效力;如果患者因医生是诱导、胁迫,而在不知情的情况下签下的协议,都不应具有法律效力。所以,医院与患者法院还应判决不应再犯,再犯从严。高俨事件表明,医院对患者实施了疾病严重性的医疗讹诈,与对医疗新技术优点的夸大,在自己一无所知的情况下实施和使用。因而导致了一个非常优秀的年轻人的死亡,这就是它应该负责任的。

   医疗不是做生意,中华大地自古就有“医不叩门”之诫。即患者还不的自觉自愿的时候,医生自己完全无知的情况下,在患者完全不自觉自愿的情况下,夸大疾病的严重性后果,对患者进行医疗讹诈,导致患者求医。这当然是医生的缺德行为,应该为医界所不齿。

   医以德为重,即尊重患者意愿,即不这个惨痛的教训屡见不鲜,却没有人去总结。为什么?大家都对白血病的成因治疗不了解。病人或其家属不了解是情有可愿的,而医生不了解是不可原谅的。高俨之死的的第一步,是听了那个省级大医院的电话。那医生对白血病的来龙去脉毫不知情,对干细胞移植毫无研究和了解,却胡说八道认为不去做干细胞移植会有巨大危险。为高俨治病的那家省级大医院,就一再通知高俨必须回医院做最新体检。检查后又一再强调高俨基因突变,非常危险,必须接受他们刚从美国学到的最新治疗白血病方法——干细胞移植,才能解除危险。于是高俨才受骗入院,接受检查,使自己走上了不归之路。

四、医生已经不再是一个独立的职业了
   现在把血障也搞成白血病(血癌)了,这是西方制药公司的阴谋。它为了统一使用化疗药物,发现血障病也带有幼稚白细胞,就把血障病人也改叫白血病。因为,对生意来说,市场是越大越好的。过去把氯霉素说成是产生血障的原因,其实,几乎所有的化学药品都可能导致造血功能障碍,只是用量不同而已。因此,单只说氯霉素能导致造血功能障碍,也是一种阴谋,也就是拿一种药物做牺牲来掩护其他的化学药品。

   现在可以这么说,凡是化工生产出来的药物,都会致癌。什么叫“致癌”?致癌就是生产体内垃圾,使体内产生垃圾“堆栈”(就是肿块),然后,制药公司就通过医疗组织,利用肿块与癌细胞理论,推销化疗药品。由于这种推销,直接涉及病人的生命,很多人会有良心的谴责,故,制药公司就利用高额回扣收买医生的良心。这就是为什么医患矛盾上升到杀医的原因。

   “医生再也不是一种职业了——这个事实够残酷的。今天的医生仅仅是制药公司市场部的附庸。一度受人尊敬的医生如今为了免费的午餐、赠送的礼品和免费打高尔夫球而心甘情愿地让自己的灵魂被制药公司所收买。”(VernonColeman著:《别让医生杀了你》第7页,陕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3年1月。

   中医的理念是:没有治不好的病,只有没本领的医生。血障,就是造血功能障碍。对西医来说,这种障碍都是不可逆的。道理就在于它没有什么办法治疗。但根据很多病人不治疗却痊愈了这一事实,就可以认为,之所以血障成不治之症,是现代医学没法治,不是中医中医不能治。对生命来说,任何疾病,不可逆是不存在的。

   人是大自然的产物,它只适应大自然给它安排食物,化学药品都是人工合成的,因而会影响人的造血功能,导致幼稚白细胞(包括红细胞和血小板)升高与降低。现代医学由于靠化学药物维护生存,不得不把当活的人治死,然后制造病毒(包括癌细胞)疾病恐怖,使杀人的化疗药合法销售。


   中国科协主席韩启德先生说:“中医比西医不知道要高多少倍,因为,西医什么也没有。”本故事证明韩启德先生的话没有错,像由玺印这样的赤脚医生为什么远胜从国外获得两个博士头衔的血液病专家(也包括全世界这样的著名专家),这是什么道理?唯一的答案是他学的是中医学不是西医学。中医学是治好病的学问,西医学是赚钱的学问。

   我们的民族已经吃够了苦头,是应该站起来的时候了。但是我认为,能使中华民族真正站起来的核弹,飞机和军舰,部队或枪炮,而是能向全人类施惠的医学与医疗。战争吓不倒全人类,而有效有益的医疗却能够团结全人类。只有真正为全人类谋福祉的医疗,而不是掠夺人们财产与谋财害命的医学和医疗才能团结全人类。

   中华民族真的要站起来,它的标志是:以廉洁战胜贪腐,用自然药物战胜化学药品!以公益性医疗战胜掠夺性医疗!以生命医学战胜尸体医学!

中医如何看待白血病

白血病属于世界医学难题,本文介绍赵老三十年来白血病诊疗的探索和总结,呕心沥血,字字句句均是临证经验所得,掩卷之余感慨万千,在佩服老前辈的精神之余,更值得我们珍惜学习之~~愿此文能对大家临床学习有所参考,有所帮助,愿所有的医生都有大医精诚之心,愿天下无疾!

抚今追昔,自从六十年代初我和秦伯未先生共同研讨中医药治疗白血病的方法以来,三十个春秋已经流逝。而今,白血病仍然象一头巨魔,年复一年地吞噬着千百万人的生命。三十年来,我经过了一个探索——失败——再探索——再失败——较成功的艰难历程,对白血病的认识渐深,体会渐多。在此,我把自己一得之见提供给同道,供参考指正。

一、辨病因:热毒为本,体虚为标

六十年代,秦伯未先生和我共同发表了“中医治疗白血病的初步体会”(《中华内科杂志》1960年第5号,419页),当时的中心认识是“白血病是一个虚证”,立论的依据是白血病常见面色无华、眩晕心悸、形瘦体倦、食少嗜卧、脉虚大等一派虚损之象,治疗总不离参芪归芍之类,结果每与愿违。

失败的教训迫使我对白血病作更加深入细致的观察与思考。通过多年的观察,发现白血病病人往往在起病时即见高热,且热不为汗解,常伴有斑疹出血,神志昏狂,舌质红绛,脉轻取虽虚弱无力,重按却常弦急细数等,一派血分热盛之象。因而我觉得白血病可从温病论治,白血病的病因是温热毒邪,但这种温热毒邪和一般的温病有所不同,它不是从外感受时令之温热毒邪,而是禀受自先天,是胎毒。

因为白血病主要是造血器官的病变,病变部位在于血分骨髄。《灵枢·经脉》云“人始生,先成精,精成而脑髓生,骨为干,脉为营,筋为刚,肉为墙,皮肤坚而毛发长”。

先天之精与骨髓的生成有直接关系,若胎儿在孕育期间,母体内热过盛或罹患热病,热毒内着于胎,蕴蓄不散,便可深伏于胎儿精血骨髓之内,为日后白血病的发生奠定了内在基础。现代研究发现,白血病的发生与染色体异常有关,且带有一定的遗传倾向,与中医的理论亦相吻合。

骨髄能够生血,温热毒邪深伏于骨髓中,暗耗人体精血,致使机体精亏血少,形体失充,故形体日渐羸弱,血液化生不足,故呈现一派虚损之象。许多白血病病人并不是一出生马上发病。这是因为体质有盛衰,温热毒邪有多寡。温热毒邪深伏骨髓,虽能消灼人体精血,但人体正气有一定调节作用,若温毒较轻,消灼精血速度亦慢,人体阴阳虽有轻度失衡,但通过人体正气的调节,可维持相当长的时间不至发病。若温毒渐盛,精血大亏,超过了正气的调节作用,白血病便因之而作。

二、察病机:热郁骨髄,由里外发

一般温病,按其初发病位的浅深,分为新感与伏邪温病。新感温病,邪从外受,发病后按卫→气→营→血的层次传变;伏邪温病,邪气早伏于里,发病后按血→营→气→卫的层次传变。

白血病既为温热胎毒早伏于里,发病后亦应由里外迫。白血病病位在于骨髄,髄为血源或血库,较血分部位尤深,故发病后有从骨髓到血分,再到营分,然后气分、卫分的传变倾向,常可一发病即见耗精动血,甚或扰神闭窍而见一派危急之象,或热毒极盛,迅速外蒸,一发病即见髓、血、营、气、卫俱病,与伏邪温病的发病和传变颇相类似。

热毒迫血妄行,血不循行而外溢,则见斑疹与各种出血见症。热扰心营,神明失守,则夜寐不安,甚则神昏谵语,热蒸于外,则见高热,因非表热,故虽有汗而热不减。热毒蕴结于骨髓,故常骨节疼痛。肾主骨生髓,热毒内郁日久,精髄早伤,水不涵木,则致肝肾精血俱亏,不能充养四肢肌肉,则见形瘦体倦,舌瘦;精血不能上荣于面,则面色少华或苍黄,或?白;精血亏损,筋脉失濡或血热过盛,熏灼肝经,则可见肢体挛急或抽搐等动风之象。精亏血少,脉道失充则血行迟滞,加之离经之血的停蓄,则可致瘀血内阻而见癥积(肝脾肿大)、瘰疬(淋巴结肿大)、面色黧黑、肌肤甲错。热毒内盛于营血,故舌质红绛或紫绛。热盛精伤则脉细数,热毒蒸迫,正气大伤则可见脉虚大,但骨髓深伏之热未除,故脉搏重按常弦急有力。由此可见,白血病的主要病理变化是热毒蕴郁骨髄,由里而外蒸发,热结,耗血,动血,停瘀并存,涉及髄、血、营、气、卫五个层次,病变错综复杂,非一般温病可比。

三、论治法:清热凉血,滋肾宣郁

《内经》云:“热者寒之”、“温者清之”,“火郁发之”,叶天士更具体地指出温病热在营血的治疗大法为

“入营犹可透热转气,……入血就恐耗血动血,直须凉血散血。”

白血病病因是热毒,自当清热解毒。白血病病在骨髓,比血还深,一发病常扰血窜营,故当凉血散血。

凉血即用寒凉之品解除血分热毒。热在血分,动血闭窍,病情深重,故白血病的治疗首先应用寒凉入血之品,直折其热,常用药物如赤芍、茜草、白头翁、生地榆、鬼箭羽等。

散血指用活血化瘀之品,消除动血造成的瘀血,同时发散血中的郁热,常用药如片姜黄、茜草等。

白血病为热毒久伏骨髓之中,消灼人体精血,精血伤则正气不支,热毒更加肆虐,故在凉血的同时尚须配入甘寒育阴、咸寒滋肾之品,生阴血、填精髓,“壮水之主,以制阳光”。精血生,血液得以稀释而运行畅利,亦能促使瘀滞之消散,常用药如生地、玄参、沙参、麦冬、知母等。

宣郁即宣通气机之郁闭。白血病热毒郁伏于骨髓,由里外发,治疗时除凉血散血外,还应宣畅气机,遂其里热外达之性,促使里热外散,此为治疗营血热盛不可忽视的重要途径,犹如室内闷热,敞门开窗,则里热立散。因此,我在治疗白血病时,不论有无气分高热,常配以轻清宣透气分之品,畅达气机,宣开郁闭,以冀营血分热毒能透出气分而解。常用药如银花、连翘、大青叶等。尤其常用杏仁开气分之郁,片姜黄行血分之滞,使气血畅行,里热易于外达。

我在辨证治疗的同时,亦选用有针对性的药物,如青黛。青黛入肝经,清肝泻火,凉血解毒,是治疗白血病不可多得的良药。但青黛味极苦,一般宜装入胶襄吞服。

总之,对于白血病的治疗应以清热凉血、滋肾宣郁为大法,在这个前提下,再结合伴随症状随症加减。如神昏加安宮牛黄丸;痉厥加钩藤、菊花、紫雪丹;便秘加大黄等。

四、白血病合并癫痫病例一则

案例:李某,女,8岁。1987年6月17日来诊。患儿于1985年3月开始出现发烧,肝脾、淋巴结肿大及皮下出血,当时在北京某大医院就诊,查血色素8.3克%,白细胞2700/立方毫米,幼淋细胞1%,血小板62000/立方毫米,做骨髄检查确诊为“急性淋巴细胞性白血病”,经髓内注射进行化疗,病情有所好转,肝脾缩小到肋下1厘米,淋巴结亦缩小。后在门诊继续治疗,病情时有反复,常见皮下出血,并于1987年6月开始出现癫痫发作现象,遂来请我诊治,当时见证:面色萎黄,皮下紫斑,心烦急躁,夜寐不安,大便干燥。每日发作抽搐及怪叫数次。口干舌红,脉象弦细滑数。血色素9.2克%,血小板13万/立方毫米,白细胞15000/立方毫米。

辨证:热入营血、肝风内动。处方:沙参10克,玉竹10克,元参10克,生地10克,赤芍10克,茅芦根10克,水红花子10克,焦三仙10克,钩藤10克,珍珠母20克,青黛4克(冲)。

七剂后,皮下已无紫斑,抽搐及怪叫偶作,但仍心烦,夜寐欠安,大便干燥,舌红、苔黄,脉象细数。

辨证:营热未尽。仍以前法进退。处方:沙参10克,玉竹10克,元参10克,生地10克,赤芍10克,丹参10克,知母10克,钩藤10克,生牡蛎20克,大黄0.5克,青黛4克(冲),水红花子10克。

七剂后,夜寐渐安,大便如常,抽搐及怪叫数日偶发一次。

后以该方为主,有时合以升降散加减治疗,患儿病情一直稳定。现血色素12克%,白细胞5700/立方毫米,血小板29.7万/立方毫米,未见幼淋细胞。目前患儿仍间断用药,以巩固疗效。

白血病若合并有中枢神经系统症状,预后更差。本案抓住热伏骨髄,内盛于营血这一病机关键,在治疗上以清营透热,活血填髄,滋肝熄风之品诸法并用,故能获比较满意的疗效,

癌症的发病率呈现日益上升趋势,白血病或被称为血癌,其治疗方式及效果一直受到医疗界及众多病患的关注。其治疗方式上,放疗,化疗,骨髓移植治疗,无疑是当今医学主导潮流,受到大多数人的追棒,也得到了实际运用。治疗效果上,或在一定程度上杀灭了癌细胞,减少了癌症病灶,也有一些人手术成功,获得了新生,然而却存在这样或那样的不足。胡氏中医胡梁谱医师有位邻居,曾留学日本,得到此病,此女家中尚属殷实,花费一百多万,经过放疗,化疗等治疗后,仍然失去生命,寿命不过30岁,此类失败的例子也不胜枚举。家境殷实者跟随医疗潮流而积极治疗,家境贫寒者惟有四处筹资,举债强行治疗,最后之结果也并不能令人满意。

 

襄阳太平店镇某位友人的亲属得到此病,由于这位友人的家人有很多顽固疾病是经本人治好的,此友人在本人处受益良多,此友人力荐该亲属由我进行正统中医治疗。由于本人作为正统中医,治疗此类疾病尚不多,既往治疗过肝癌肺癌鼻咽癌转移等虽取得了优良效果,但治疗白血病尚属首次。这与目前的医疗潮流密切相关,放疗,化疗,移植这些医疗手段占据了血癌治疗的主流,惟有少数人仍相信正统中医纯中药治疗能够确实治疗该病,因缘际会,此病主找到我,本人遂展开诊疗。此病病情重,病势发展迅猛,更引起本人作为医者的高度重视,在诊疗过程中严格捕捉病因病机,拟定治疗方案时思维更加缜密,以极其严谨的科学态度来对待此病,惟有以此来报答病者的信任,力挽重大疾病之狂澜。

 

下面以正统中医的视点来解读此例典型的白血病,供各位参考!

1.  某,53岁,20171月左右出现胸部椎体疼痛,经血液常规分析后确诊为白血病

2.  乏力,间断发热为主要症状,查白细胞,幼稚细胞等血液成份含量超标。

3.  脾大,胸膜粘连,腋下淋巴结肿大,化疗5天后精神体力急剧下降,病主恐惧

4.  口腔炎常出现口腔溃疡,牙龈肿疼痛。

5.  发热以下午3-4点为剧,发热之时汗出,有粘性,382度左右。

6.  心慌,胸闷,腿软,无力

7.  食欲正常,每天饭量可。

8.  舌苔黄厚,口乾口苦。

9.  大便21次,小便黄。

10.              夜眠难安,每次睡着后,2小时左右即被慢慢发热而热醒。

11.              胸椎椎体345三节有压痛,不压时不疼痛。

本病经本地三甲医院确诊为1。白血病  2败血症  已进行过一次化疗,化疗后精神体力下降严重,病主恐惧遂要求加用中医药治疗。

 

 

评论:胡梁谱中医师的纯中医观点:

1.  首先抓住本病的病因,病主曾于年轻时从高处坠下,此过程中必定产生瘀血血栓,此瘀血血栓在平时是不会转化为白血病的,只有在男性性功能人体精液逆流时才会随同精液一起聚集于胸椎椎体之部,聚集于此345节胸椎椎体之部时,人体精液与血栓形成的复合物堵塞正常椎体骨髓内部血流血供, 由于骨髓是人体最重要的造血器官,经堵塞之后的骨髓受到“精液血栓复合堵塞物”的不正确信息,从而诱导产生大量无用的幼稚细胞,从而产生白血病。

2.  胡梁谱医师总结上述观点的理论依据:A肾主督脉,督脉由会阴向上在椎体内穿行,到达巅顶头部,然后下行在上颌部交接于任脉。  B肾主精,肾藏精,肾中之精液每日沿督脉上行至头部,与任脉交汇之际会发生“胡须生长”这一男性独特生理现象,这是肾精沿督脉运行的明证。C。人体胸椎的345节为心脏,肺等在体后的投影,心主血脉,此345节椎体被“精液瘀血血栓复合物”堵塞,必定会产生肺的病变和心脏血液方面的病变。

3.  椎体345节压痛是内部有瘀血复合物的明确证据

4.  血液成份改变之后,不足以应付各种感染,所以会出现阴虚火旺潮热等症状。

5.  慢性消耗性疾病对人体产生负面影响,精神体力会下降。

 

 

 

严格分析了上述病因病机,拟定出纯中药治疗方案。

1.  内服滋阴降火,清骨除热的纯中药汤剂。(秦艽鳖甲汤+当归六黄汤+桂枝龙骨牡蛎汤合方)以清除发热症状。

2.  内服活血化瘀,清肝排毒的纯中药丸剂。(引椎体之瘀血下行+清肝排毒+温阳强化心脏+咸味软坚散结清解椎体内瘀血复合物+补血补气药物鼓舞气血生长抵制化疗之副作用)

 

 

效力:内服汤药之时出现低热减退,排出粘液大便,病主询问原因,本人告知这是滋阴化瘀纯中药在通瘀血,除潮热的过程中出现的排病反应,若是在吃药期间精神体力转好,则说明我们的治疗方向是正确的,无需疑惧,继续用药治疗。

 

对于化疗方案的建议:建议在此间由病主自已对比化疗期间的各项检测指标和自我的精神体力症状的变化,是好转了还是加重了,对比到底是纯中药有效还是化疗对身体有帮助,自我作出取舍。

 

正统中医胡梁谱医师运用经方纯中药治疗白血病,疗效尚在进一步观察之中,既往有治疗肝癌肺癌喉癌转移的经验,但对白血病的治疗尚属探索阶段,惟有严格分析病因病机,严谨立定治法处方来全力应对此病,在各种医疗手段疗效不佳的时机,选择正统中医纯中药治疗,也不失为一种蹊径。

 

 

2017-5-16   经方中医胡梁谱医师于湖北襄阳

  评论这张
 
阅读(145)|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