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舍得

溶经方于刮痧拨罐以养生治病,合食疗培元觅健康

 
 
 

日志

 
 
关于我

声明,我搏客引用的文章只用作参考,并不代表我赞成文章观点,各位千万别乱用,有病去找医生才能保养好身体 我以刮痧拨罐等方法来调理身体,不见人是调不了的,不在广州或不肯来广州者,请免问病

网易考拉推荐

尿糖病,高血压  

2017-03-09 18:01:37|  分类: 糖尿病,高血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华良才三消饮(重用山药花粉地骨皮)治疗消渴
消渴一病,早在《内经》中已有记载,后世诸家多有发挥,其论各具特色。笔者精研前贤教诲,结合个人临床体会,深感东垣提出“血中伏火”、“津液不足”、“燥热为病”(《兰室秘藏·消渴门》)和叶天士提出“三消一证,虽有上、中、下之分,其实不越阴亏阳亢,津涸热淫而已”的。论断,揭示了三消一证的本质,确属真知灼见。针对这一病机,笔者设计“三消饮”方治疗此症,临床应用多年,疗效满意。方剂组成:

   生山药60-100g  天花粉30-60g  地骨皮15—30g  枸杞子15—30g  生地黄15—30g  玄参15—30g  丹皮10一20g  乌梅10—20g

    偏重于上消者加天冬15—20g,麦冬15—20g;偏重于中消者,加知母l0-20g,生石膏30—100g,偏重于下消者加五味子l0—l5g,山萸肉10—15g,桑螵蛸10一15g。

    方中生山药、天花粉为君药。《神农本草经》谓天花粉“主消渴”;《丹溪心法·卷三·消渴》说:“天花粉,消渴神药也”。足见此药治疗消渴之功力卓著。生山药在古籍虽罕见治消渴之记载,但近代医家多认为是治疗消渴之必用妙药。二药合用,确有清热降火,止渴润燥之奇功。生地、枸杞子、乌梅酸甘化阴为臣药。丹皮、地骨皮、玄参为佐药,以清泄血中伏火。地骨皮、枸杞子二者合用有调和全身阴阳,贯通一身气血津液之妙。本方为基础方,针对三消“血中伏火,津液不足,燥热为病”和“津涸热淫”的同一性的本质,牢牢掌握清热凉血,生津润燥两个关键,再依据三消各有侧重特殊性的一面,加减化裁,灵活运用,多可速见功效。

    使用本方时应注意以下几个问题:
    1.用量宜足,不可因药量大而畏用,否则药不及病,徒劳无功。本方剂中所标明药量之幅度,临床可根据病人体质情况,斟酌病情轻重和承受能力,确定具体剂量,在此范围内使用,不会产生不良反应。
    2.无典型症状之隐性糖尿病,凡血糖量增高者,皆可使用基础方。因为“血糖”含大量热能,也即“血中伏火”,笔者屡用屡效,未见偏差。
    3.近世治消渴多参用“饮食疗法”,笔者体会,除应禁忌辛辣、油腻肥甘及过多食糖外,不必勉强控制饮食量。只要用药得当,燥热一除,伏火得清,津液渐复,则饮食饮水自可调至正常,诸症亦可随之消除。



还有一个容易被误解的病的名字就是“糖尿病”。这个病名是西方医学的专用名词。在传统中医学词典里是找不到的。这种病在中医学里叫做消渴症。但是到目前为止,“糖尿病”这个名字流传甚广。而且按西医的说法得了这种病就治不好必须终生打胰岛素。所以得了所谓“糖尿病”的人从意志和心理上都受到严重打击。并发症也随之而来,真是痛苦不堪。

究其原因,还是一种误解。因为炎黄子孙使用的是中华文化。中医用的也是中华文化。而“糖尿病”这个短语从汉语语法上是说不通的。按字面理解“糖尿病”的意思是糖和尿有病了。真是无法理解。如果按照约定俗成的语义还算可以。因为“糖”“尿”“病”三个名词并列组合在一起。不符合中国语法规律。“尿”在这里作动词谓语用还是作名词用,如果作动词谓语它和主语“糖”形不成主谓关系。因为糖没有尿尿的功能。如果作名词用和糖并列作主语,那么“糖”和“尿”怎么会得病呢?如果把“尿”作主语,叫做“尿糖病”还说得过去。

因为这样就和我们祖先说的消渴症相似了。如果说我们的祖先没有发现这种病也就算了,可是他们早就告诉我们那叫消渴症。为什么不去研究呢?一个是“症”一个是“病”。在中医学里症和病是有密切联系的。有是症就有是病。有是病必然有是症。决不能把症说成病。要不然造一个“症”字和一个“病”字还有什么意义呢。所以我们的祖先把它列入消渴症肯定是有天机得。“消”是消耗。那就是说人体里有点东西被消耗了,你就渴了。你就饿了,饥渴饥渴吗,渴和饿是分不开的。这就是因为消耗表现出来的症。有关是什么东西被消耗了,怎样消耗的,先圣们早已有明论。我不再赘言。只从病名上发表一点不成熟的看法。与有识者探讨。

原文地址:糖尿病验方作者:

        验方一:黄精、生地、元参、丹参各30g,葛根、知母各15g,枳壳、黄连、生军各10g,甘草6g。水煎服,每日一剂。滋阴清热、生津止渴。适用于2型糖尿病阴虚化热型,若口渴甚加生石膏30g,寒水石30g。 

       验方二:生黄芪、黄精、紫河车、丹参、猪苓、肉苁蓉、山楂、芡实、木瓜各1000g,葛根、秦艽、当归、狗脊、牛膝各50g,研末制成水丸。每次6g,每日3次。适用于2型糖尿病,形体消瘦,气虚为主,络脉郁阻,气短乏力,手足麻痛,面足微肿者。 

       验方三:太子参、生地、元参、黄精、丹参、大黄、川芎各1000g,枳实、桃仁、皂刺各500g,制成口服液,每支10ml。每次1支,每日3次。具有益气养阴、活血通脉作用,适用于2型糖尿病慢性病变早期。 

       验方四:黄精、生地、丹参各30g,赤芍15g,皂刺、秦艽、川断、牛膝、狗脊各10g,青黛6g,蜈蚣1条,共研末制成水丸。每次6g,每日3次。具有益气养阴、活血通络作用。适用于2型糖尿病合并周围神经病变,中医辨证为气阴两虚、络脉郁阻者。 

       验方五:太子参、川芎、赤芍各15g,丹参30g,麦冬、五味子、葛根、苏梗、丹皮、泽泻各10g,黄连、香附、香橼、厚朴各6g,每日一剂,水煎服。具有益气养阴、理气活血的作用。适用于糖尿病性心脏病,中医辨证为气阴两虚、气滞血瘀者。 

       验方六:太子参、麦冬、牛膝各15g,生地、元参、丹参、黄精各30g,山茱萸、川芎、桃仁、酒军、枳实、菊花、泽泻各10g。水煎服,每日一剂。具有益气养阴、补肾活血的作用,适用于糖尿病肾病,中医辨证为肝肾气阴两虚者。

     在我們農村街面牆上寫的宣傳詞是,“高血壓和糖尿病是人類第一殺手”。已深入百姓心裡。
     有些病人是被誤治成高血壓和糖尿病的。我治的病人雖不多,但哂美顜煼交镁伟K。
     李可老師再“第二屆扶陽論壇”上,將糖尿病分為3型:一:火不歸原型:消瘦,乏力,多飲多尿,煩渴,隨飲隨尿,下午臉紅,或頭面轟熱,雙膝獨冷,舌紅無苔,脈象洪大,以引火理中湯(熟地黃90,砂仁15,巴戟肉30,天麥冬各30,茯苓45,五味子30,生曬參30-60,乾薑60,白朮60,炙甘草60,單位:克);10劑后,多飲緩解,可減引火湯,加黃芪、制附片收功,詳見例4.二:厥陰不斂型:消渴,氣上撞心,心中痛熱,飢而不欲食,以烏梅丸(烏梅30,當歸30,制附子45-90,曬參10-30,乾薑30-60,黃柏15,黃連10,油桂10,川椒10,遼細辛45,炙甘草30-120);若見尺脈浮,腰困等陽火不藏者,可加封髓丹,詳見例7.三:太陰脾虛型:消瘦,乏力,面萎黃,食少,納呆,便溏,或無明顯症狀而血糖者,以附理砂半芍萸湯(制附片30-90,油桂10,人蔘30-60,白朮30-60,乾薑30-60,砂仁30,生半夏30,白芍45,山萸肉90-120,炙甘草120);詳見例6.李可指出,白虎、六味雖不是下法,然寒涼之氣與下法無異。消渴者燥熱為標,陽虛為本。陰津精血當易再生,陽氣耗損則難恢復,故臨床每見消渴病輕者重、重者死的悲慘結局。(摘自《李可醫案處方集》167頁)
     1,2方臨床見得比較少,因為得此病的患者首選醫院,不行再看中醫試試。方3比較常用。如果稍有虛陽外越,頭面轟熱,可在方3中加入烏梅30克。我在臨床上將方3中:人蔘6-10,油桂3,砂仁1研粉沖服。為患者節省費用。方中附子別買鹽附子,黑如炭也不能用,那是用染料煮的。建議附子每日加10克,90克止。出現瞑眩反應,減10克,停三日再服。自備50克純蜂蜜,如反應比較大,多數喝蜂蜜立解。出現心衰,發冷,出虛汗。服下方:生大黃、防風、黑小豆、甘草各30克蜂蜜150克煎湯沖服綠豆粉30克。生半夏是旱半夏(如買不到用茯苓45克代),水半夏不能用。草藥冷水浸泡1小時,開鍋后文火煮2小時,空腹日分3次服,服7劑停3天。
     李可老師留下的散劑普世方也能治癒糖尿病,  原方如下:刨附片300,干姜、紫油桂、炙草、砂仁米(姜汁炒)、血琥珀、高丽参、血河车、二杠正头各100克,20头三七200克。

       制120目粉,每次5克,三次每日,热黄酒调服。
        我們這個時代從1400-2012年是第四次寒冷期,而且還要持續幾十年,再現歷史背景下及氣候環境下,中醫火神派成為主流醫派,也就不足為奇了。
        再現行醫療體制下,有多少小病治成了絕癥、死亡大癥。小毛病服西藥后,普遍出現咳嗽,夜咳更甚。因為西藥是寒藥,阻塞了氣機。
        中醫也不樂觀,現行制度是打壓中醫的,現有的中醫人才多不爭氣,有的更是騙財,讓百姓很難相信中醫,服中藥也是加重。
        在整體大環境下,經過中西醫廣大醫務工作者的努力,把我們民族真正培養成了東亞病夫!
原文地址:李可老师治高血压普世方-2作者:
     正在治疗的一高血压患者,男,35岁,体胖,体重180斤。患者是8月底得感冒,经输液服西药几个月未愈,由于几个月滥服西药,被治成了高血压。患者怕了,才来我处治疗。
     
李可认为,治高血压的根本大法有四,一曰藏阳:四逆汤或潜阳丹,于子午二时冷服,令浮阳归宅;二曰镇冲(脉不安于下):温氏奔豚汤加三石(龙牡、磁石)、煅紫石英;三曰透邪:选麻附辛、大小续命汤,开玄府之闭,使寒浊之邪托透于外,阴邪一退,自是一派红日当空,阴霾自消;四曰引导:凡面赤如醉,头痛如劈,目赤耳鸣,轰轰发热,脉大而虚,直接用引火汤自解。万万不可镇肝息风,苦寒攻伐。犯王冰之戒,则焚墙倒屋,物穷方止,不死不休。
         现在高血压很普遍,因此有记者采访李可,咨询是否有简单易行的方法。李可建议:对于阳虚引起的高血压,都可以吃金匮肾气丸,经过一段时间就可以纠正过来。具体方法是把金匮肾气丸每次5丸(每蜜丸9克),把它煮成糊状喝下去,早晚各一次,有10天半月就可以把好些属于肾虚的症候都扭转过来。即使高血压暂时升高也不要紧,要继续吃。此系邪正交争,你不要老查血压,要问他有什么感觉。只要阳盛阴退,血压自会安宁,勿虑
     我的经验,有外感,当先解表。李氏引火汤降压较速,和温氏奔豚汤交叉服。
     常用降压方:(温氏奔豚汤)
     :附子45,炙甘草60,干姜30,人参15-30(单煎兑入)、茯苓45,泽泻30,怀牛膝30,生龙牡各30,山萸肉30-120,(砂仁10,肉桂10后十分钟下)大枣10枚。加水3000 ml,全药冷水浸泡1小时,文火煎煮2小时,煮取450ml空腹日分三次服.(李师常用沉香加入方中,现药店卖的可以说都是假的,故略去不用。生龙骨也是假的多,多是现在动物骨头烧煅而成。山萸肉假的也不少)
      如果出现引火汤症,服一剂而解,方如下:附子45,炙甘草60,干姜30,人参15(单煎兑入)、茯苓45,生龙牡各30 熟地90,巴戟、天麦冬、五味子、砂仁各30克,肉桂3(打粉冲服)煎服法同上。
       其他注意事项参阅李可老師治糖尿病普世方-1
       现代最应该普及的是中医知识。现代疾病误治率极高,得了病乱投医,小病治成了死亡大症,像小孩发烧并不可怕,急于治疗到要了命。一亲戚家孩子,男,13岁,今年4月3日下午,孩子高烧,家长急送北京某著名儿童医院,开始用药并未退烧,孩子进入昏迷,医院诊断是脑炎和肺炎,中西医专家多次会诊均没办法,转了3家医院也是没办法,孩子被切开了喉管和气管,几个月下来耗去近200万钱财,医院建议放弃治疗,现转三河某医院维持生命,悲呼!
      有小孩的家长你们注意到没有,有的小孩发烧,脸色煞白。那是孩子体虚,寒气重,鼓邪不出。
       我引用李师方都是经过实践的,疗效可靠。但因人而异,兼其他病症应加减化裁,不懂中医者更应慎重。

糖尿病之中医思考

现代糖尿病分两型,共同症状为三多一少:喝水多、吃饭多、小便多,体重减少。

此病古已有之,名为消渴,顾名思义:人日渐消瘦,口中常饥渴。

关于病机,陈士铎认为:“消渴之症,虽有上、中、下之分,其实皆肾水不足也。”

我周围就有三个熟悉者生此病,他们的共性是:都很有钱,都很喜欢女人。其中两个有长期日夜颠倒的生活习惯。

有钱有权吃的就好,饕餮的结果就是脾胃不胜负担,保暖思欲,有钱就容易近女色,就容易肾亏,这个就是古人所断言:皆肾水不足也。

在曹培琳老师的100例糖尿病分析中,长期饮酒和高脂肪、高糖饮食者36人,多为政府官员,男性31人。

此为富贵病。黄帝内经说:“以酒为浆,以妄为常,醉以入房,以欲竭其精,以耗散其真,不知持满,不知御神,务快其心。逆于生乐,起居无节,故半百而衰也。”就是这种生活习惯病的最好描写。

对于病机,个人浅见:脏腑辨证为:脾阴虚。

脾阴,所有参与食物运化的津液、血液等有形物质,我们都称为脾阴。胰岛素就是其中之一。

脾阴虚的形成因素有7个:元气、脾气、脾阴、脾阳、肾、胃阳、肝的疏泄。

中药治疗方法

糖尿病人,平时吃的多吃的好,容易有胃火,100例中,同时有脾阴虚和胃火者24例。经方家,针对胃热弥漫、津气两伤的病机,往往用白虎加人参汤并配合六味地黄丸来治疗这样的病人,效果很好。因为,人参生津止渴,补元气,白虎汤辛寒折热,去胃火之弥漫,减少病人的食欲,让脾胃阴阳平衡得到恢复,而六味地黄丸补真阴之不足,间接补脾阴之不足。

现代中医大家曹培琳老师对糖尿病进行了更仔细的分析,提出了4个症型。

针对脾、肾气阴两虚的两大类型提供了很有效的方剂:

肾气消渴饮:

人参10 鹿茸5 鳖甲10 熟地10 枸杞子10 升麻5 沙参10 炒山药20

曹老认为:元气分真气、真阴和真阳。通过人参补真气、鹿茸补真阳、鳖甲补真阴来补病人的元气之损耗。病机为脾阴虚,通过熟地、枸杞子来配合鳖甲补真阴来生脾阴。升麻为升脾阳之要药,沙参补脾胃之阴,山药补脾肾之阴。

如果脾气虚,加白术15 肉豆蔻15

如果阴虚重,加黄精15

如果气虚湿热,加苍术15、肉豆蔻15 薏米仁15 葛根10 砂仁10 黄芩15 黄连15

我们发现:经方家和曹老师对病机的认识是相同的:津气两伤和肾脾气阴两虚,其实是一致的。处方都用了人参、熟地和山药,都用了滋肾阴的方法来补脾阴。

针灸治疗

临床表现为肺热、脾热和肾虚,治疗分三消:

上消口渴:肺俞 心俞 鱼际 胰俞

中消多食:足三里、三阴交、脾俞、胃俞、胰俞

下消多尿:复溜、太溪、三阴交、肾俞

可以用足三里、三阴交和气海成为一组。在三小时内立刻降低血糖。

食物治疗:

要忌口,多素少荤,素菜水果生吃为好。小口常饮温矿泉水。

治疗禁忌:

三个月内停止房事,以保元气。定时睡眠,让身体能生产脾阴。

本文转载自http://blog.sina.com.cn/u/3253663217

作者: 姥爷007
 《扁鹊心书》此病由心肺气虚,多食生冷,冰脱肺气,或色欲过度,重伤于肾,致津不得上荣而成消渴。盖肾脉贯咽喉,系舌本,若肾水枯涸,不能上荣于口,令人多饮而小便反少,方书作热治之,损其肾元,误人甚多。正书,春灸气海三百壮,秋灸关元二百壮,日服延寿丹十丸,二月之后,肾气复生。若服降火药,临时有效,日久肺气渐损,肾气渐衰,变成虚劳而死矣。此证大忌酒色,生冷硬物。若脾气有余,肾气不足,则成消中病,脾实有火,故善食而消,肾气不足,故下部少力,或小便如疳。孙思邈作三焦积热而用凉药,损人不少。盖脾虽有热,而凉药泻之,热未去而脾先伤败。正法先灸关元二百壮,服金液丹一斤而愈。(消渴虽有上中下之分,总由于损耗津液所致,盖肾为津液之原,脾为津液之本,本原亏而消渴之证从此致矣。上消者,《素问》谓之鬲消,渴而多饮,小便频数。中消者《索问》谓之消中,消谷善饥,身体消瘦。下消者,《素问》谓之肺消,渴而便数有膏。饮一溲二;后人又谓之肾消,肾消之证则已重矣。若脉微而涩或细小,身体瘦瘁,溺出味甘者,皆不治之证也,大法以救津液,壮水火为生。)
【治验】一人频饮水而渴不止,余曰∶君病是消渴也,乃脾肺气虚,非内热也。其人曰,前服凉药六剂,热虽退而渴不止,觉胸胁气痞而喘。余曰∶前证止伤脾肺,因凉药复损元气,故不能健运而水停心下也。急灸关元、气海各三百壮,服四神丹,六十日津液复生。方书皆作三焦猛热,下以凉药,杀人甚于刀剑,慎之。(津液受伤,不惟消渴,亦兼杂病,而误用寒凉者不少,时医以此杀人,而人不悟奈何。)
 《时方妙用》口渴不止为上消.治以人参白虎汤.食入即饿为中消.治以调胃承气汤.饮一溲一为下消.治以肾气丸.赵养葵大变其法.谓治消无分上中下.先以治肾为急.以六味丸料一斤.入肉桂一两五味子一两.水煎六七碗.恣意冷冻饮料之.熟睡而渴如失矣.白虎承气皆非所宜也.
喻嘉言曰.肾者.胃之关也.关门不开.则水无输泄而为肿满.关门不.则水无底止.而为消渴.金匮肾气丸.蒸动精水.上承君火.而止其下入之阳光.彼症取其开.此症取其.一开一合.具通天手眼.子和诋之.何其陋也.又白茯苓丸.治肾消方.用白茯苓复盆子黄连栝蒌根萆人参熟地黄元参各一两.石斛蛇床子各七钱半.鸡三十具.微炒共为末.炼蜜和捣三五百杵丸如梧子大.每服三十丸.食前磁石汤送下.喻嘉言治验加犀角一两.又以六味丸加犀角收功.○抄此与八味地黄丸.一阴一阳.相为表里.皆为神方.脉宜数大. 忌虚小

 《证治汇补》大意二阳结.谓之消渴.(内经)二阳者.手阳明大肠.主津液.足阳明胃.主血气.津血不足.发为消渴.(入门)
内因水之本在肾.末在肺.(内经)真水不竭.何渴之有.人惟酒色是耽.辛热太过.或以甘肥爆炙适其口.或以丹砂玉石济其私.于是火炎上熏.津液干枯而病生焉.
外候上消者.心也.多饮少食.大便如常.溺多而频.中消者.脾也.善渴善饥.能食而瘦.溺赤便闭.下消者.肾也.精枯髓竭.引水自救.随即溺下.稠浊如膏.(医鉴)
三消移热上消于心.移热于肺.中消于脾.移热于胃.下消于肾.移热于膀胱.传染既久.肠胃合消.五脏干燥.(辨疑)故上轻中重下危.(入门)
三消传变凡消病火炎日久.气血凝滞.能食者.末传脑疽背痈.不能食者.末传噎膈鼓胀.皆不治之症也.(总录)
死症上消心火亢极.肺金受囚.饮一溲二者死.中消胃阳独旺.脾阴困败.下利而厥.食已善饥者死.下消肾阴枯涸.邪火煎熬.精溺时泄.如油如脂者死.
脉法胃脉浮数者消谷.肺脉滑数者消渴.大率数大者生.细微者死.沉小者生.牢实者死.
治法治宜补肾水.泻心火.除肠胃燥热.济身中津液.使道路散而不结.津液生而不枯.气血利而不涩.则病自已矣.(玉机)
血分气分气分渴者.因外感传里.或过食香燥.热耗津液.喜饮冷水.当与寒凉渗利以清其热.热去则阴生.而渴自止.血分渴者.因内伤劳役.精神耗散.胃气不升.或病后亡津.或余热在肺.口干作渴.喜饮热汤.当与甘温酸剂以滋其阴.阴生则燥除而渴自止.(入门)
治宜滋补初起宜养肺清心.久病宜滋肾养脾.盖五脏之津液.皆本乎肾.故肾缓则气上升而肺润.肾冷则气不升而肺枯.故肾气丸为消渴良方也.又五脏之精华.悉运乎脾.脾旺则心肾相交.脾健而津液自化.故参苓白术散为收功神药也.(汇补)
治无太峻如上消中消.治之太急.久成中满之症.所谓上热未除.中寒复起也.
用药上消初起.人参竹叶汤.久则麦冬饮子.中消初起.加减甘露饮.久则钱氏白术散.下消初起.生地饮子.久则小八味丸.若心肾不交.水下火上.无以蒸气而消者.桂附八味丸.若脾胃虚衰.不能交媾水火.变化津液而渴者.参苓白术散.夏月伏暑心胞.患消渴者.香薷散主之.其他如缲丝汤、天花粉、芦根汁、淡竹叶、麦冬、知母、牛乳.皆消渴之神药也.不可不审.
消渴选方
人参竹叶汤 治上消属实者.
人参 淡竹叶 炙甘草 麦门冬 栀子 黄连 黄芩麦冬饮子治上消属虚者.
人参 麦门冬 五味子 茯神 生地 干葛 炙甘草 花粉 知母(各等分)竹叶(十四片)
水煎服生津甘露饮(加减) 治中消属实.
石膏(二钱半) 甘草 升麻 人参(各一钱) 知母(二钱) 桔梗 山栀(各一钱)兰叶 麦冬当归(各五分) 白豆蔻 白芷 连翘(各一钱) 黄连 木香 藿香(各三分) 柴胡(三分)
为末.浸饼捏作饼子.晒干.每服杵碎二钱末.随津咽下.此方制治之缓.不惟不成中满.亦不作痈疽下消矣.
钱氏白术散 治中消属虚者.
人参 白术 茯苓 藿香 甘草(各一两) 干葛(二两)
桔梗(五钱) 白蜜(十匙)
生地黄饮子 治下焦虚炎者.
人参 生地 熟地 麦冬 天冬 石斛 五味子 枇杷叶 甘草 茯苓磁石荠 丸治强中消渴.不交精泄者.
荠 大豆 茯苓 磁石 玄参 石斛 花粉 地骨皮鹿茸(各一两)
沉香 人参(各五钱) 熟地(四两)
猪肾一具.煮烂.捣和蜜丸.空心盐汤下.
加味地黄丸即六味丸加麦冬、五味.
一方 水梨取汁.和蜜熬成.不时调服.或藕汁亦妙.
一方消渴能食.防其将生痈疽.用忍冬不拘根茎花叶.酒浸火煨晒干.入甘草、花粉为末.蜜丸服.

 《古今医案按》罗谦甫曰.顺德安抚张耘夫.年四十五岁.病消渴.舌上赤裂.饮水无度.小便数多.东垣先师以生津甘露饮子治之.旬日良愈.古人云.消渴多传疮疡.以成不救之疾.今效后不传疮疡.享年七十五岁而终.其论曰.消之为病.燥热之气胜也.内经云.热淫所胜.治以甘苦.以甘泻之.热则伤气.气伤则无润.折热补气.非甘寒之剂不能.故以人参、石膏炙甘草、生甘草之甘寒为君.启玄子云.益水之源.以镇阳光.故以知、柏、黄连、栀子之苦寒.泻热补水为臣.以当归、麦冬、杏仁、全蝎、连翘、白芷、白葵、兰香.甘辛寒和血润燥为佐.以升、柴之苦平.行阳明少阳二经.白豆蔻、荜澄茄、木香、藿香.反佐以取之.重用桔梗为舟楫.使浮而不下也.为末.每服二钱.抄在掌内.以舌舐之.此制治之缓
震按古今治消渴诸方.不过以寒折热.惟苦与甘略不同耳.要皆径直.无甚深义.独此方委蛇曲折.耐人寻味.
东坡集载眉山揭颖臣.长七尺.素健饮啖.忽得渴疾.日饮水数斗.饭亦倍进.小便频数.服消渴药逾年.病日甚.自度必死.蜀医张.取麝香当门子.以酒濡湿.作十余丸.用枳子煎汤.服之遂愈.问其故.张曰.消渴消中.皆脾衰而肾败.土不胜水.肾液不上溯.乃成此疾.今诊颖臣脾脉极热.肾脉不衰.当由酒果过度.积热在脾.所以多食多饮.饮多溺不得不多.非消渴也.麝香坏酒果.枳能化酒为水.故假二物.去其酒果之毒也.
震按此人似消渴.实非消渴.张公之见识殊高.用药最巧.
汪石山治一妇年逾三十.常患消渴善饥.脚弱.冬亦不寒.小便白浊.浮于上者如油.脉皆细弱而缓.右脉尤弱.曰.此脾瘅也.宜用甘温助脾.甘寒润燥.以参、各钱半.麦冬、白术各一钱.白芍、花粉各八分.黄柏、知母各七分.煎服病除.
张景岳治周公.年逾四旬.因案牍积劳.神困食减.时多恐惧.自冬春达夏.通宵不寐者.半年有余.而上焦无渴.不嗜汤水.或有少饮.则沃而不行.然每夜必去溺二三升.莫知其所从来.且半皆如膏浊液.羸至极.自分必死.岂意诊之.脉犹带缓.肉亦未脱.知其胃气尚存.慰以无虑.乃用归脾汤去木香.及大补丸煎之属.一以养阳.一以养阴.出入间用.至三百余剂.计人参二十斤.乃得全愈.此神消于上精消于下之证.可见消有阴阳.
不得尽言火.
震按此条与汪案略同.但无渴.且不能饮.已具有虚无火之象.景岳喜用温药.然所谓养阳者.并不参以桂、附.则知消而且渴.必非桂、附所宜矣.予请下一转语曰.消有虚实不得遽认为寒.
孙东宿治一书办.年过五十.酒色无惮.忽患下消症.一日夜小便二十余度.清白而长味且甜.少顷凝结如脂.色有油光.他医治半年不验.腰膝以下皆软弱.载身不起.饮食减半.神色大瘁.孙诊之.六部大而无力.经云.脉至而从.按之不鼓.诸阳皆然.法当温补下焦.以熟地六两为君.鹿角霜、山茱萸各四两.桑螵蛸、鹿角胶、人参、茯苓、枸杞、远志、菟丝、山药各三两为臣.益智仁一两为佐.桂、附各七钱为使.蜜丸.早晚盐汤送四五钱.不终剂而愈.此证由下元不足.无气升腾于上.故渴而多饮.以饮多小便亦多也.今大补下元.使阳气充盛.熏蒸于上.则津生而渴止矣.
震按生生子此条.实宗仲景饮一斗小便亦一斗肾气丸主之之法也.张杲治黄沔久病渴.极疲瘁.劝服八味丸数两而安.其学甚高.然治一水二火者患消渴而用此方.则大误.又阅滑伯仁案.一消渴者医谓肾虚津不上升.合附子大丸服之.渴益甚.目疾亦作.滑斥之曰.此以火济火.不焦则枯.令弃前药.以寒剂下之.荡去火毒.继以苦寒清润之剂乃愈.是不可同年而语矣.洎宅编载一仕人患消渴.医者断其逾月死.又一医令急致北梨二担.食尽而瘥.隋炀帝服方士丹药.荡思不可制.日夕御女数十人.入夏烦躁.日引饮数百杯而渴不止莫君锡进冰盘于前.俾时刻望之.是皆法外之法也.他如本草载淡煮韭苗.于清明前吃尽一斤.刘完素以生姜自然汁一盆置室中具杓于傍.给病患入室HT之.渴甚.不得已而饮.饮渐尽.渴反减.是皆内经辛以润之之旨.而交州记曰.浮石体虚而轻.煮饮治渴.故本事方神效散浮石为君.实神效无比.
又按风寒暑湿燥火.六淫之邪也.江氏分类集案.不立燥之一门.缘诸病有兼燥者.已散见于各门.却无专门之燥病可另分一类耳.故于湿之下.火热之上.间以消渴.盖消渴有燥无湿也.其见解极是.允宜配列在此.
《丹溪心法》消渴,养肺、降火、生血为主,分上中下治。三消皆禁用半夏;血虚亦忌用;口干咽痛,肠燥大便难者,亦不宜用;汗多者不可用。不已,必用姜监制。消渴,若泄泻,用白术、白芍药炒为末,调服后,却服前药(即诸汁膏)。内伤病退后,燥渴不解,此热在肺经,可用参、芩、甘草少许,生姜汁调,冷服。或以茶匙挑姜汁与之。虚者可用人汤。天花粉,消渴神药也。上消者,肺也,多饮水而少食,大小便如常;中消者,胃也,多饮水而小便赤黄;下消者,肾也,小便浊淋如膏之状,面黑而瘦。
【入方】
黄连末 天花粉末 人乳汁(又云牛乳) 藕汁 生地黄汁上后二味汁为膏,入前三味搜和,佐以姜汁和蜜为膏。徐徐留舌上,以白汤少许送下。能食者,加软石膏、栝蒌根。
【附录】水包天地,前辈尝有是说矣。然则中天地而为人,水亦可以包润五脏乎?曰∶天一生水,肾实主之,膀胱为津液之府,所以宣行肾水,上润于肺,故识者肺为津液之脏。自而下,三焦脏腑,皆囿乎天一真水之中。《素问》以水之本在肾、末在肺者,此也。真水不有所谓渴哉!人惟淫欲恣情,酒面无节,酷嗜炙爆糟藏咸酸酢醢甘肥腥膻之属,复以丹砂玉石济其私,于是炎火上熏,脏腑生热,燥炽盛津液干,焦渴饮水浆而不能自禁。其热气腾,心虚受之,心火散漫,不能收敛,胸中烦躁,舌赤唇红,此渴引饮常多,小便数而少,病属上焦,谓之“消渴”;热蓄于中,脾虚受之,伏阳蒸胃,消谷善饥,饮食倍常,不生肌肉,此不甚烦,但欲饮冷,小便数而甜,病属中焦,谓之“消中”;热伏于下,肾虚受之,腿膝,骨节酸疼,精走髓空,引水自救,此渴水饮不多,随即溺下,小便多而浊,病属下焦,谓之“消肾”。又若强中消渴,其毙可立待也。治法总要,当以白术散养脾,自生津液,兼米煮粥,以膂肉碎细煮服以养肾,则水有所司。又用净黄连湿锉,入雄猪肚中,密扎于斗米上蒸烂,添些蒸饮,臼中杵,粘丸如桐子。服一百,食后米饮下,可以清心止渴。东垣曰∶膈消者,以白虎加人参汤治之;中消者,以调胃承气汤、三黄丸治之;下消者,以六味地黄丸治之。
【附方】
茯菟丸 治三消渴通用,亦治白浊。菟丝子(酒浸,十两) 北五味子(七两)白茯苓(五两) 石莲肉(三两)上为末,用山药六两为末,作糊和丸梧子大。每服五十丸,米汤下。
麦门冬饮子 治膈消胸满烦心,津液干少,短气而渴。知母 甘草(炙) 栝蒌 五味子 人参 葛根生地黄 茯神 麦门冬(去心,各等分)上咀。水煎,入竹叶十四片。
加味钱氏白术散 治消渴不能食。人参 白术 白茯苓 甘草(炙)枳壳(炒,各半钱) 藿香(一钱) 干葛(二钱) 木香 五味柴胡(三分)上作一服,水煎服。
地黄饮子 治消渴咽干,面赤烦躁。甘草(炙) 人参 生地黄 熟地黄 黄天门冬 麦门冬(去心) 泽泻 石斛 枇杷上每服五钱,水煎服。加减八味丸 治肾虚消渴引饮。本方内减附子,加五味子。《要略》治男子消渴,小便反多者,仍用本方。方见补损。
清心莲子饮 治渴而小便浊或涩。黄芩 麦门冬 地骨皮 车前子甘草(各三钱) 莲子 茯苓 黄 柴胡 人参(各三钱上 咀。水煎服。
川黄连丸 治渴。川黄连(五两) 天花粉麦门冬(去心,各二钱半)上为末,生地黄汁并牛乳夹和,捣丸梧子大。服三十丸,粳米汤送下。
玉泉丸 治烦渴口干。麦门冬(去心) 人参 茯苓 黄(半生半蜜炙) 乌梅(焙) 甘草(各一两) 栝蒌根 干葛(各一两半)上为末,蜜丸弹子大。每服一丸,温汤嚼下。
白虎加人参汤 见中暑。调胃承气汤见痢类。三黄丸黄连(去须) 黄芩 大黄(煨,各等分)上为末,炼蜜丸梧子大。每服四十丸,熟水下。

 《丹溪治法心要》消渴之证,乃三焦受病也,东垣有法,分上、中、下治。上消者,肺也,多饮水而少食,大小便如常,或云小便清利,其燥在上焦也,治宜流湿润燥;中消者,胃也,渴多饮水,而小便赤黄,宜下至不饮而愈;下消者,肾也,小便浊淋如膏之状,宜养血而整肃,分其清浊而自愈。大法养肺降火生血为主。消渴泄泻,先用白术、白芍药炒为末,调服后,隙服白莲藕汁膏。内伤病,退后燥渴不解,此有余热在肺家,以人参、黄芩、甘草少许同煎,加姜汁冷服。或以茶匙挑药,渐渐服之。虚者,亦可服独参汤。消渴而小便频数,宜生津甘露饮,琼玉膏亦妙。口干舌干,小便赤数,舌上赤裂,地黄饮子。一孕妇当盛夏渴思水,与四物汤加黄芩、陈皮、生甘草、木通数帖愈。白藕汁膏∶黄连末生地汁 牛乳汁 白莲藕汁(各一斤)上将诸汁,慢火熬膏,入连末和丸,每服二三十丸,温水下,日服数次。缫丝汤∶天花粉、芦根汁、淡竹茹、麦门冬、知母、牛乳,皆消渴之要药也。
《备急千金要方》(论六首 方五十三首 灸法七首)论曰∶凡积久饮酒,未有不成消渴,然则大寒凝海而酒不冻,明其酒性酷热物无以加,脯炙盐咸,酒客耽嗜,不离其口,三之后。制不由己,饮啖无度,咀嚼酱不择酸咸,积年长夜,酣兴不解,遂使三焦猛热,五脏干燥,木石犹且焦枯,在人何能不渴。治之愈否,属在病者。若能如方节慎,旬月可瘳。不自爱惜,死不旋踵。方书医药实多有效,其如不慎者何?其所慎有三∶一饮酒,二房室,三咸食及面。能慎此者,虽不服药而自可无他。不知此者,纵有金丹亦不可救,深思慎之。又曰∶消渴之人,愈与未愈,常须思虑,有大痈,何者?消渴之人,必于大骨节间发痈疽而卒,所以戒之在大痈也,当预备痈药以防之。有人病渴利,始发于春,经一夏,服栝蒌、豉汁,得其力,渴渐瘥。然小便犹数甚,昼夜二十余行,常至三四升,极瘥不减二升也,转久便止,渐食肥腻,日就羸瘦,喉咽唇口焦燥,吸吸少气,不得多语,心烦热,两脚酸,食乃兼倍于常而不为气力者,当知此病皆由虚热所致。
治法可常服栝蒌汁以除热,牛乳、杏酪善于补,此法最有益。
治消渴除肠胃热实方∶麦门冬 茯苓 黄连 石膏 葳蕤(各八分) 人参 龙胆 黄芩(各六分)升麻(四分)枳 ?上十三味为末,蜜丸如梧子大,以茅根一升,粟米三合煮汁,服十丸,日二。若渴则与此饮至足大麻亦得。
又方 栝蒌根 生姜(各五两) 生麦冬汁 芦根(切,各二升)茅根(切,三升)上五味 咀,以水一斗,煮取三升,分为三服。
茯神汤泄热止渴,治胃腑实热,引饮常渴方。茯神(二两,《外台》作茯苓) 知母(四两) 葳蕤(四两) 栝蒌根生麦冬(各五两) 生地黄(六两) 小麦(二升) 淡竹叶(三升,切) 大枣(二十枚)上九味咀,以水三斗,煮小麦、竹叶取九升,去滓下药,煮取四升,分四服。不论早晚,若渴即进。非但只治胃渴,通治渴患热者。
猪肚丸猪肚(一具,治如食法) 黄连 粱米(各五两) 栝蒌根 茯神(各四两)知母(三两)麦门冬(二两)上七味为末,纳猪肚中缝塞,安甑中蒸极烂,乘热入药,臼中捣可丸,如硬加蜜和丸如梧子大,饮服二十丸,日三。
又方 黄 茯神 栝蒌根 甘草 麦冬(各三两)干地黄(五两)上六味咀,以水八升,煮取二升半,去滓,分三服。日进一剂,服十剂佳。

浮萍丸干浮萍 栝蒌根(等分)。上二味为末,以人乳和丸如梧子大,空腹饮服二十丸,日三。三年病者,三日愈。治虚热大佳。
治消渴日饮水一石者方∶铅丹(二两) 附子(一两) 葛根 栝蒌根(各三两)上四味为末,蜜丸如梧子,饮服十丸,日三。渴则服之,春夏减附子。

黄连丸黄连 生地黄(各一斤,张文仲云十斤)上二味绞地黄汁渍黄连出曝燥,复纳汁中,令汁尽,曝燥干为末,蜜丸如梧子,服二十丸,日三。食前后无拘。亦可为散,以酒服方寸匕。
栝蒌粉深掘一大栝蒌根,浓削去皮至白处止,寸切,水浸一日一夜,易水经五日,取出烂捣碎研之,以绢袋滤,如出粉法干之,水服方寸匕,日三四。亦可作粉粥奶酪中食之,不限多少,瘥止。
又方栝蒌粉和鸡子曝干,更杵为末,水服方寸七,日三。丸服亦可。又方 水和栝蒌散服方寸匕。亦可蜜丸如梧子大,服三十丸。又方 浓煮竹根汁饮之,瘥止。又方 渍豉汁任性多少,饮之。又方 以青粱米煮取汁,饮之,以瘥止。
论曰∶夫内消之为病,当由热中所致,小便多于所饮,令人虚极短气。夫内消者,食物皆消作小便,又不渴。贞观十年梓州刺史李文博,先服白石英既久,忽房道强盛,经月余,渐患渴,经数日,小便大利,日夜百行,百方治之,渐以增剧,四体羸,不能起止,精神恍惚,口舌焦干而卒。此病虽稀,甚可畏也。利时六脉沉细微弱,服枸杞汤即效,但不能长愈。服铅丹散亦即减,其间将服除热宣补丸。

枸杞汤枸杞枝叶(一斤) 黄连 栝萎根 甘草 石膏(各三两)上五味咀,以水一斗,煮取三升,分五服,日三夜二。剧者多合,渴即饮之。
铅丹散治消渴,止小便数兼消中方。铅丹 胡粉 甘草 泽泻 石膏 栝蒌根 赤石脂白石脂(《肘后》作贝母)上八味各五分治下筛,水服方寸匕,日三。壮人服匕半。一年病者,一日愈。二年病者,二日愈。渴甚者,夜二服。腹痛者减之。丸服亦佳,每服十丸。伤多令人腹痛。(张文仲云药了经三两日,宜烂煮羊肝肚,空腹服之。或作羹亦得。宜汤淡食之,候小便得咸,更即宜苁蓉丸,兼煮散将息方。见《外台》第十一卷中)。

茯神丸方(《集验》名除热宣补丸,治肾消渴,小便数者)。茯神 黄 人参 麦冬 甘草 黄连 知母 栝蒌根(各三两) 菟丝子(三合) 苁蓉干地黄 石膏(各六两)上十二味为末,牛胆汁三合,和蜜为丸如梧子大,以茅根煎汤,服三十丸,日二服。渐加至五十丸。
酸枣丸治口干燥内消方。酸枣(一升五合) 酸安石榴子(五合) 覆盆子 葛根(各三两) 栝蒌根茯苓(各三两半)?两半) 桂心(一两六铢) 乌梅(五十枚)上十味为末,蜜丸,口含化,不限昼夜,以口中有津液为度,服尽复取含,无忌。
治消中,日夜尿七八升者方∶用鹿角炙令焦为末,以酒服五分匕,日二。渐加至方寸匕。又方葵根如五升,盆大两束,以水五斗,煮取三斗,宿不食,平旦一服三升。又方 沤麻汁服一升,佳。
论曰∶强中之病,茎长兴盛,不交精液自出也,消渴之后,即作痈疽,皆由石热。凡如此等,宜服猪肾荠汤,制肾中石热也。又宜服白鸭通汤(方见后二十六卷解石毒篇中)。

猪肾荠汤方猪肾(一具) 大豆(一升) 荠 人参 石膏(各三两) 茯神(一作茯苓)磁石(绵裹)知母 葛根 栝蒌根 黄芩 甘草(各二两)上十二味咀,以水一斗五升,先煮猪肾、大豆、取一斗,去滓下药,煮取三升,分三服。渴即饮之。下焦热者,夜辄合一剂,病势渐歇即止。

增损肾沥汤治肾气不足,消渴小便多,腰痛方。羊肾(一具) 远志 人参 泽泻 桂心 当归 茯苓 龙骨 干地黄 黄芩 甘草川芎(各二两) 麦门冬(一升) 五味子(半升) 生姜(六两) 大枣(二十枚)上十六味以水一斗五升,先煮羊肾,取一斗二升,次下诸药,取三升,分三服。
治下焦虚热,上注脾胃,从脾胃上注于肺,好渴利方∶竹叶(切三升) 甘草(三两) 栝蒌根 生姜(各五两) 麦门冬 茯苓(各四两)大枣(三十 ?上九味咀,先以水三斗,煮小麦,取一斗去滓澄清,取八升,去上沫,取七升煮药,取三升,为三服。
治渴利虚热,引饮不止,消热止渴方∶竹叶(切,二升) 地骨皮(切,一升) 生地黄(切,一升) 生麦冬(一升半)栝蒌根 石膏 ?上十一味 咀,以水一斗二升,煮取四升,分四服。
地黄丸治面黄,手足黄,咽中干燥,短气,脉如连珠,除热止渴利,补养方。生地黄汁 生栝蒌根汁(各二升) 生羊脂(三升) 白蜜(四升)黄连(一升为末)上五味合煎,令可丸如梧子大,饮服五丸,日二。加至二十丸。若苦冷而渴,渴瘥,宜别服温药。
治渴小便数方∶贝母(六分,一作知母) 茯苓 栝蒌根(各四分) 铅丹(一分) 鸡中黄皮(十四枚)上五味治下筛,饮服方寸匕,日三,瘥后常服佳。长服不绝,则去铅丹,以蜜丸之,用麦饮下。
治渴利方∶用生栝蒌根三十斤切,以水一石,煮取一斗半,去滓,以牛脂五合,煎取水尽,以温酒治渴小便利复非淋者方∶用榆白皮二斤切,以水一斗,煮取五升,每服三合,日三。又方 小豆藿一把捣汁,顿服三升。又方取蔷薇根,水煎服之,佳。(《肘后》以治睡中遗尿)。又方三年重鹊巢烧末,以饮服之。(《肘后》以治睡中遗尿)。又方 桃胶如弹丸大,含之咽津。又方 蜡如鸡子大,以醋一升,煮二沸,适寒温顿服之。
论曰∶凡人生放恣者众,盛壮之时,不自慎惜,快情纵欲,极意房中,渐至年长,肾气虚竭,百病滋生。又年少惧不能房,多服石散,真气既尽。石气孤立,惟有虚耗,唇口干焦,精液自泄,或小便赤黄,大便干实,或渴而且利,日夜一石,或渴而不利,或不渴而利,所食之物,悉化小便,皆由房室不节所致也,凡平人夏月喜渴者,由心旺也。心旺便汗,则肾中虚燥,故渴而小便少也。冬月不汗,故小便多而数也,此为平人之证也。名为消但小便利而不饮水者,肾实也。经云,肾实则消,消者不渴而利是也。所以服石之人小便利者,石性归肾,得石则实,实则能消水浆故利,利多则不能润养五脏,脏衰则生诸病。张仲景云∶热结下焦则为溺血,亦令人淋闭不通。内有热者则喜渴,除热则止渴。兼虚者,须热补虚则瘥矣。
治不渴而小便大利,遂至于死者方∶用牡蛎五两,以患人尿三升,煮取二升,分再服,神验。
治小便不禁,日便一二斗,或如血色方∶麦冬 干地黄(各八两) 干姜(四两) 续断 蒺藜子 桂心(各三两)甘草(一两)上七味 咀,以水一斗,煮取二升五合,分三服。(《古今录验》亦治消肾,脚瘦细,

九房散治小便多或不禁方。菟丝子 蒲黄 黄连(各三两) 肉苁蓉(二两)硝石(一两)上五味治下筛,并鸡中黄皮三两为散,饮服方寸匕。如人行十里久更服,日三。(《冀方》有五味子三两,空腹服)。
又方 鹿茸(二寸) 桂心(一尺) 附子(大者三枚) 泽泻(三两) 踯躅韭子(各一升)上六味治下筛,以浆水服五分匕,日三,加至一钱匕。

黄汤治消中虚劳少气,小便数方。黄 桂心 芍药 当归 甘草 生姜(各二两) 黄芩 干地黄 麦冬(各一两) 大枣?上十味 咀,以水一斗,煮取三升,分三服,日三。

棘刺丸治男子百病,小便过多失精方。棘刺 石龙芮 巴戟天(各二两) 浓朴 麦门冬 菟丝子 蓖 (《外台》作草鞋)柏子仁 葳蕤 小草 干地黄 细辛 杜仲 牛膝 苁蓉 石斛 桂心 防葵(各一两) 乌头(半两)上十九味为末,蜜和更捣五六千杵,丸如梧子大,饮下十丸,日三。加至三十丸以知为度。
治尿数而多者方∶用羊肺一具作羹,纳少羊肉和盐、豉,如食法,任性食,不过三具。
治消渴,阴脉绝,胃反而吐食者方∶茯苓(八两) 泽泻(四两) 白术 桂心 生姜(各三两)甘草(一两)上六味咀,以水一斗,煮小麦三升,取汁三升,去滓下药,煮取二升半,每服八合,日二。
又方 取屋上瓦三十年者,碎如雀脑三升,东流水二石,煮取二斗纳药如下方。白术 干地黄 生姜 人参 橘皮 甘草 黄 远志 桂心 当归芍药(各二两)大枣(三十枚)上十二味咀,纳瓦汁中,煮取三升,分四服。或单饮瓦汁亦佳。
治热病后虚热、渴、四肢烦疼方∶葛根(一斤) 人参 甘草(各一两) 竹叶(一把)上四味咀,以水一斗五升,煮取五升,渴即饮之,日三夜二。

骨填煎治虚劳渴无不效方。茯苓 菟丝子 当归 山茱萸 牛膝 五味子 附子 巴戟天 石膏麦冬(各三两)石苇 人参 苁蓉(《外台》作远志) 桂心(各四两) 大豆卷(一升)天冬(五两)上十六味为末,次取生地黄、栝蒌根各十斤捣,绞取汁于微火上煎减半,便作数分,纳药,并下白蜜三斤,牛髓一斤,微火煎令如糜食,如鸡子黄大,日三。亦可饮服之。
茯神丸方治虚热,四肢羸乏,渴热不止,消渴补虚方。茯神 苁蓉 葳蕤(各四两) 生石斛 黄连(各八两) 栝蒌根 丹参(各五两) 甘草五味子 知母 当归 人参(各三两) 麦 (三升,《外台》作小麦)上十三味为末,以绢袋盛三方寸匕,水三升,煮取一升,日二服,一作一服。
枸杞汤治虚劳,口中苦渴,骨节烦热或寒者方。枸杞根白皮(切,五升) 麦门冬(三升) 小麦(二升)上三味以水二斗,煮麦熟,药成去滓,每服一升,日再。
巴郡太守奏三黄丸治男子五劳七伤,消渴,不生肌肉,妇人带下,手足寒热者方。春三月 黄芩(四两) 大黄(三两) 黄连(四两)夏三月 黄芩(六两) 大黄(一两) 黄连(七两)秋三月 黄芩(六两) 大黄(二两) 黄连(三两)冬三月 黄芩(三两) 大黄(五两) 黄连(二两)上三味随时加减和捣,以蜜为丸如大豆,饮服五丸,日三。不知稍加至七丸,取下而已,一月病愈。久服走逐奔马,常试有验。(一本云∶夏三月不服)。
治热渴头痛壮热,及妇人血气上冲,闷不堪者方∶茅根二升(切),三捣取汁令尽,渴即饮之。
治岭南山瘴风热毒瓦斯,入肾中变寒热,脚弱虚满而渴方∶黄连(不限多少) 生栝蒌根(捣汁) 生地黄(汁)羊乳(汁)上四味,以三汁和黄连末为丸,空腹饮服三十丸,如梧子大,渐加至四十丸,日三。重病五日瘥。轻者三日瘥。无羊乳,牛乳、人乳亦得。若药苦难服,即煮小麦粥饮服之,主虚热。(张文仲云∶名黄连丸,一名羊乳丸)。
阿胶汤治虚热,小便利而多服石散,人虚热,当风取冷患香港脚,喜发动兼渴消肾,阿胶(二挺) 麻子(一升) 附子(一枚) 干姜(二两)远志(四两)上五味为末,以水七升,煮取二升半,去滓,纳胶令烊,分三服。说云∶小便利多白,日夜数十行至一石,频服五日良。
灸法论曰∶凡消渴病经百日以上,不得灸刺,灸刺则于疮上漏脓水不歇,遂至痈疽羸瘦而死。亦忌有所误伤,但作针许大疮,所饮之水,皆于疮中变成脓水而出。若水出不止必死,慎之慎之。初得患者,可如方灸刺之。
治消渴咽喉干,灸胃脘下输三穴各百壮,穴在背第八椎下横三寸。(一云灸胸堂五十壮。又灸足太阳五十壮。)
治消渴,口干不可忍者,灸小肠俞百壮,横三间寸灸之。
消渴口干烦闷,灸足厥阴百壮。
又灸阳池五十壮。
消渴咳逆,灸手厥阴,随年壮。
消渴小便数,灸两手小指头及两足小趾头,并灸项椎。
又灸当脊梁中央解间一处,与腰目上两处,凡三处。
又灸背上脾俞下四寸,当挟脊梁两处。凡诸灸,皆当随年壮。又灸肾俞二处。
又灸腰目,在肾俞下三寸,亦挟脊骨两旁各一寸半。左右以指按取关元一处。又两旁各二寸二处。又阴市二处,在膝上,当伏兔上行三寸,临膝取之,或三二列灸,相去一寸,名曰肾系者,(黄帝经云∶伏兔下一寸)。曲泉、阴谷、阴陵泉复溜,此诸穴断小便最佳,不损阳气。又云∶止遗溺也。太溪、中封、然谷、太白、大都、趺阳、行间、大敦、隐白、涌泉,凡此诸穴各一百壮,腹背两脚凡四十七处。其肾俞、腰目、关元、水道,此可灸三十壮,五日一报,各得一百五十壮,佳。涌泉一处,可灸十壮,大敦、隐白、行间三处,可灸三壮,余悉七壮,皆五日一报,满三灸可止也,若发,灸诸阴而不愈,宜灸诸阳,诸阳在脚表。并灸肺俞募,按流注孔穴,壮数如灸阴家法。
小便数而少且难,用力辄失精者,令其人舒两手合掌,并两大命令齐急逼之,令两爪甲相近,以一炷灸两爪甲本肉际。肉际方后自然有角令炷当角中,小侵入爪上,此两指共享一炷也。亦灸脚大趾,与手同法,各三炷而已。经三日又灸之。

 《本草求真》消渴之症。按书有言三焦火起而渴。盖人津液有限。火胜则水必竭。犹之釜里火猛。谷食皆焚。水必竭泽而燥。而渴以生。是谓火渴。有言表里热盛而渴。盖以气以卫外。血以营内。表里邪闭。津受煎熬。犹之地气上升。天气闭塞。人物皆烦。而渴应见。是谓热渴。有言表里寒盛而渴。盖以人身阳胜则阴微。阴胜则阳弱。阳气既微于中。阴气复增于内。则身中外皆寒而气不温。犹之坚冰既至。滴点全无。而渴应有。是谓阴渴。(寒渴。)有谓食滞中宫而渴。盖以人身上下。本贵通活。一有物滞。则上不克下。下不克上。津液断绝。两不相接。(滞渴。)犹之谷食在釜。内有物闭。气实不空。津不克上。而渴应生。是为滞渴。有谓津藉精生。精虚则津无由而布。犹之天雨不降。地无醴泉。而渴以成。是谓水衰而渴。有谓津赖火充。火衰而气不化。精不附气。犹之釜里无薪。锅盖干灼。而渴应见。是谓火衰而渴。有谓津藉气布。气实则气充而津生。气衰则气馁而津竭。犹之天气既降。地气不升。而渴应有。是谓气衰而渴。凡此火不外于三黄石膏知母。热不外于大黄朴硝花粉贝母。寒不越乎麻桂升葛姜附丁桂。滞不越乎香附川朴枳壳。至于渴属精虚。则六味有不可离。渴属火衰。则八味必不可弃。渴属气薄。则参耆白术自必见用。毋谓渴皆属实。虚症全无。而悉可用苦寒之味也。
〔火渴〕大黄 黄柏 黄芩 黄连 石膏 知母〔热渴〕大黄 朴硝 花粉 石膏 知母〔寒渴〕麻黄(外寒) 桂枝(外风) 升麻(外寒) 干葛(外寒) 干姜(内寒)附子(内寒)丁香(内寒) 肉桂(内寒)〔滞渴〕香附 川朴 枳壳 木香〔虚渴〕人参 白术 黄 当归 山药 熟地 附子 肉桂

《医学三字经》消渴第二十一消渴症 津液干 口渴不止为上消,治以人参白虎汤。食入即饥为中消,治以调胃承气汤。饮一溲一小便如膏为下消,治以肾气丸。其实皆津液干之病也,赵养葵变其法。
七味饮 一服安 赵养葵云∶治消症无分上、中、下,但见大渴、大燥,须六味丸料一斤、肉桂一两、五味子一两,水煎六七碗,恣意冷冻饮料之,睡熟而渴如失矣。白虎、承气汤皆非所治也。
金匮法 别三般 能食而渴者,重在二阳论治。以手太阳主津液,足太阳主血也。饮一溲一者,重在少阴论治。以肾气虚不能收摄,则水直下趋,肾气虚不能蒸动,则水不能上济也。不能食而气冲者,重在厥阴论治。以一身中唯肝火最横,燔灼无忌,耗伤津液,而为消渴也。《金匮》论消渴,开口即揭此旨,以补《内经》之未及,不必疑其错简也。
二阳病 治多端 劳伤荣卫,渐郁而为热者,炙甘草汤可用,喻嘉言清燥汤即此汤变甘温为甘寒之用也。热气蒸胸者,人参白虎汤可用,《金匮》麦门冬汤即此汤变甘寒而为甘平之用也。消谷大坚者,麻仁丸加甘草、人参、当归可用,妙在滋液之中攻其坚也。盖坚则不能消水,如以水投石,水去而石自若也。消症属火,内郁之火本足以消水,所饮之水本足以济渴。只缘胃中坚燥,全不受水之浸润,转从火热之势,急走膀胱,故小便愈数而愈坚,愈坚而愈消矣。此论本喻嘉言,最精。
少阴病 肾气寒 饮水多小便少名上消,食谷多而大便坚名食消、亦名中消,上中二消属热。唯下消症饮一溲一,中无火化,可知肾气之寒也,故用肾气丸。
厥阴症 乌梅丸 方中甘、辛、苦、酸并用。甘以缓之,所以遂肝之志也。辛以散之,所以悦肝之神也。苦以降之,则逆上之火顺而下行矣。酸以收之,以还其曲直作酸之本性,则率性而行所无事矣。故此丸为厥阴症之总剂。治此症除此丸外,皆不用苦药,恐苦从火化也。
变通妙 燥热餐 有脾不能为胃行其津液,肺不能通调水道而为消渴者,人但知以清润治之,而不知脾喜燥而肺恶寒。试观泄泻者必渴,此因水津不能上输而惟下泄故尔。以燥脾之药治之,水液上升即不渴矣。余每用理中丸汤倍白术加栝蒌根,神效。

消渴大小总论合参三消病者,消渴消中消肾是也。上消主肺,中消主胃,下消主肾,故曰消渴,燥干也。燥金又受热化而燥涩也。郁而成燥者,由风能除湿,热能耗液也。消中者,胃中蓄热,善食而瘦,燥热郁甚、消渴多饮,小便多出,此因狂阳心火,燥其三焦,而水液不能宣行,周身不得润泽,故瘦悴黄黑,虽消渴多饮,而水液不能浸润于肠胃之外,惟下注而为小便多出,俗未明此,妄为下焦虚冷,误人多矣。消肾者,燥热消渴,瘦弱面黑,小便浊淋,有脂液如膏者是也,此三者之论,与大人所犯俱同,至于小儿,则更有大渴、热渴、疳渴三症,大渴者起于吐泻之后,盖脾胃一伤,津液虚耗,则生邪热,愈致精华内涸,唇干舌燥而大渴也。热渴者,起于血气盛实,此是脏腑之燥热也。又有因胃触暑毒,因热脏燥,津液不生,唇裂口干,而为热渴者,疳渴者,好餐肥腻,恣食甘酸,骨蒸盗汗,黄瘦腹胀,口臭唇干而成疳渴,饮水最多,小便无度,然病久则发痈疽,或变肿病,盖消渴日久,小便无度,则精气不能外输,而津液愈竭,津液竭则经络涩,经络涩,则荣卫不行,血气凝滞,故成疳也。兼脾土虚,则肾水盛,肾水盛则反来克土,土虚不能渗湿而生热,湿热相搏,不能传化,故发于皮肤,遍身水肿胀满也又曰∶渴而饮不止,小便涩者,则成癖,治之之法,或补脾以生津,是补肺之母,滋肾以壮水,是顾肺之子,治燥金之至理也。若至目胞黑肿,皮下浮青,气促如锯,喉出烟焰,目白黄沉,唇肿白烂,肚腹膨胀而喘急,身肿满而浮紫黑斑者,并为凶候也。凡渴家不可发汗,虽有外邪,当从轻治,以津液之源竭也。
渴而多饮为上消,肺热也。多食善饥为中消,胃热也。渴而小便数,膏浊不禁为下消,肾热也。皆火盛而水衰也。经曰∶心移热于肺,传为膈消。又曰∶二阳结,谓之消,(二阳者,阳明也)。手阳明大肠主津,病消则目黄口干,是津不足也。足阳明胃主血,热则消谷善饥,是血中伏火,血不足也。未传能食者,必发脑疽痈疮,不能食者,必传中满鼓胀,皆不治之症也。
凡血症皆不饮水,惟气症则饮水,气分渴者喜饮冷水,宜寒凉渗剂,以清其热,血分渴者,喜饮热水,宜甘温酸剂,以滋其阴,上轻中重下危,如上中平,则不传下矣。故肾消者,乃上消之传变,肺胃之热入肾,消烁肾脂,饮一溲二,溲如膏油,令肾枯燥,盖肺主气,肺无病则气能管束津液精微,使之上潮咽噎,荣养筋骨血脉,其余者为溲,肺病则津液无气管摄,而精微亦随溲下如膏油也。河间分论渴为上焦,岂中下二消,无渴可言耶!,但明下消小便浊而有脂液,治宜养阴,以分其清浊耳,肾消小便甜者为重,水生于甘,而死于咸,小便本咸而反甘,是生气泄,脾气下陷入肾中,为土克水也。
上消者,舌上赤裂,大渴引饮,《逆调论》云∶心移热于肺,传为膈消者是也。以白虎汤加人参治之,中消者,善食而瘦,自汗,大便硬,小便数。叔和云∶口干饶饮水,多食亦饥,虚瘅成消中者是也,以调胃承气汤治之。下消者,烦燥引饮,耳叶焦干,小便如膏,叔和云∶焦烦水易亏,此肾消也,六味丸治之。古人治三消之法如此,然人之水火得其平,气血得其养,何消之有?其间摄养失宜,水火偏胜,津液枯槁,以致龙雷之火上炎,熬煎既久,肠胃脂消,五脏干燥,令人四肢瘦削精神倦怠,故治消之法,无分上下中,先治肾为急,惟六味八味,及加减八昧丸,随症而服,降其心火,滋其肾水,则渴自止,否则燔灼脏腑,四脏皆消,心火自焚而死矣。白虎、承气,皆非所治也。娄全善云∶肺病本于肾虚,肾虚则心寡于畏,妄行凌肺故肺病消,仲景治渴而小便反多,用八味丸补肾救肺,后人因名肾消也。故渴者津液枯涸,干燥所使也。干燥者,真阴亏极,虚热所致也,是以渴症下消者,名曰强中,肾水亏,心火亢也。
《经》曰∶大肠移热于胃,善食而瘦,谓之食。东垣曰∶善食而瘦者,胃中火伏则能食,脾虚则肌肉削矣。
《总录》谓∶不能食而渴者,未传中满,能食而渴者,必发脑疽背痈,盖不能食者,脾之病,脾主浇灌四旁,与胃行其津液者也。脾胃既虚,则不能敷布其津液,故渴,其间纵有能食者,亦是胃虚引谷自救,若概用寒凉泻火之药,如白虎承气之类,则内热未除,中寒复生,能不未传鼓胀耶?惟七味白术散,人参生脉散之类,恣意多饮,复以八味地黄丸,滋其化源,才是治法,及能食而渴发疽者,乃肥贵人膏粱之疾也。数食甘美而肥多,故其上气转溢而为消渴,不可服膏粱芳草石药,其气剽悍,能助燥热。
《经》曰∶治之以兰,消陈积也,亦不用寒凉,其发痈疽者,何也?《经》曰∶膏粱之变,饶生大疗,此之谓也。其肾消而亦有脑疽背痈者,盖肾主骨,脑者髓之海,背者太阳经寒水所过之地。水涸海竭,阴火上炎,安得不发而为痈疽也。其疮甚而不溃,或赤水者是,甚则或黑或紫,火极似水之象,乃肾水己竭不治。苦峻补其阴,能食便调神安,无别恶症,或可救也。
消渴本乎热也,而热有内外虚实之分,若传经之热,液耗而渴,气分受病,当与寒凉淡渗之剂,速清其热,热去而阴生矣,若胃虚亡液,阴虚而渴者,血受病也,当与甘温酸辛之剂,滋益其阴,阴生而燥除矣。
或曰∶人有服地黄汤,而渴仍不止者何也?曰,此方土不能废其绳墨而更其道也。
盖心肺位近,宜制小其服,肾肝位远,宜制大其服,加高位中消,可以前丸缓而治之,若下消已极,大渴大燥,须加减八味丸料一斤,内肉桂一两,水煎六七碗,恣意冰冷冻饮料之,熟睡而渴病如失矣。处方之制,存乎人之通变耳。
或问曰∶下消无水,用六味地黄丸,可以滋少阴之肾水矣,又加附子肉桂者何?盖因命门火衰,不能蒸腐水谷,水谷之气,不能熏蒸,上润乎肺,如釜底无薪锅盖干燥,故渴,肺亦无所禀受,不能四布水精,并行五经而为津液矣。其所饮之水,未经火化,直入膀胱,正谓饮一升,溺一升,饮一斗,溺一斗,试尝其味,甘而不碱可知矣,故用附子肉桂之辛热,壮其少火,灶底加薪,枯笼蒸溽,槁禾得雨,生意维新,惟明者知之。昔汉武帝病渴,张仲景为处此方,治下消之症,饮水一斗,小便亦一斗,用此以折其水,使不顺趋,夫肾水下趋则消,肾水不上腾则渴,舍此安能治哉?至圣玄秘,诚良方也。疮疽痊后,乃将痊,口渴甚者,舌黄坚硬者,及未患先渴,或心烦燥渴,小便频数,或白浊阴痿,饮食少思,肌肤瘦消,及腿肿脚瘦,口齿生疮,服之无不效也,成无已曰∶桂犹圭也,引导阳气,若执以使。
上消者谓心移热于肺,中消者谓内虚胃热,皆认火热为害,故或以白虎或以承气,卒致不救。总之,是下焦命门火不归源,游于肺则为上消,游于胃即为中消,以八味肾气丸引火归源。使火在釜底水火既济,气上熏蒸,肺受湿气而渴疾愈矣。有一等渴欲引饮,但饮水不过一二口即厌。少顷复渴,饮亦不过如此,但不若胃渴蓄饮水无厌也,此是中气虚寒,寒水泛上,逼其浮游之火于咽喉口舌之间,故上焦一段,欲得水救,若到中焦,以水见水,正其所恶也,治法如面红烦燥者,理中汤送八味丸。又有一等渴欲饮水,但饮下少顷即吐出,吐出少顷复求饮,药食毫不能下,此是阴盛格阳,肾经伤寒之证,仲景以白通汤加人尿胆汁,热药冷探之法,一服即愈,女人多有此症。东垣又曰∶手阳明大肠,手太阴小肠,皆属足阳明胃,大肠主津小肠主液,大肠小肠受胃之阳气,乃能行津液于上焦,溉灌皮毛,充实腠理,若饮食不节,胃气不充,大肠小肠,无所禀气,故津液涸竭焉。
夫君相二火得其平,则烹炼饮食,糟粕去焉,不得其平,则燔炙脏腑,津液耗焉。
盖心火甚于上。为隔膜之消,甚于中,为肠胃之消,甚于下,为膏液之消,甚于外。为肌肉之消,上甚不已,则消及于肺,中甚不已,则消及于脾,下甚不已,则消及于肾,外甚不已,则甚及于筋骨,四脏皆消尽,则心自焚而死矣。故治消渴不减滋味,不戒嗜欲,不节喜怒,则病难己。丹溪曰。消渴宜饮缫丝汤。能引清气上朝于口。
盖蚕与马同属午也。心也。作茧退藏之义。能抑心火而止渴也。渴家误作火治。凉药乱投。夭人生命,必多服生脉散为佳。
《经》既云∶饮一溲二,死不治。何仲景复用肾气丸以治饮一斗溲一斗之证?盖病尚浅,犹或可治,若瘦而过于饮,亦无及矣,方内须以五味易桂附,从四时及脉理增减可也。此症多因酒色过度,施泄过多,以致水火不交,肾水下泄,故不宜用凉心冷剂也,久而小便不臭,反作甜气,则生气泄矣,有浮脂溺面,此精不禁,真元竭矣,不治。
五脏六腑四肢,皆禀气于脾胃,行其津液,以濡润养之,夫消渴之病,本湿寒之阴气极衰,燥热之阳气太盛故也,治当补肾水阴气之虚,而泻心火阳热之实,除肠胃燥热之甚,济身中精液之衰,使道路散而不结,津液生而不枯,气血和而不涩,则病自己。
况消渴者,因饮食服饵之失宜,肠胃干涸,而气不宣平,或精神过违其度而耗乱之,或因大病阴气损而血液衰,虚阳剽悍而燥热郁甚之所成也。若饮水多而小便,名曰消渴;若饮食多而不甚渴,小便数而消瘦者,名曰消中∶若渴而饮水不绝,腿消瘦而小便有脂液者,名曰肾消。一皆燥热太甚,三焦肠胃之腠里,指郁结滞致密,纵复多饮于中,终不能浸润于外,荣养百骸,故渴不止,小便多出或溲数也。时珍曰∶舌下有四窍,两窍通心气,两窍过肾液,心气流于舌下为神水,肾液流入舌下为灵液,道家谓之金浆玉醴,溢为醴泉,聚为华池,散为津液,降为甘露,所以灌溉脏腑,润泽肢体,是以修养家咽津纳气,谓之清水灌灵根,人能终日不唾。则精气常留,颜色不槁。若久唾则损精气成肺病,皮肤枯涸,故曰远唾不如近唾,近唾不如不唾。人若有病,则心肾不交,肾水不上,故津液干而真气耗矣。《难经》曰∶肾主五液,入肝为泪,入肺为涕,入脾为涎,入心为汗,自入为唾也。
消渴养肺降火生血为主。三消皆禁用半夏。消渴若泄泻者,用白术、白芍药之类。
内伤病后燥渴不解者,此余热在肺经也,用参芩甘草少许,生姜汁调冷服。天花粉,消渴属热者之神药也。小儿唇红如丹,即发渴候,红甚焦黑则危。
《夷坚志》消渴杀虫方,治消渴有虫耗其精液而成者,用苦楝根取新白皮一握,切焙入麝香少许,煎,空心服,虽困顿不妨,取下虫三四条,类蛔而色红,其渴乃止,盖饮醇食炙,积成胃热,湿热生虫,理固有之。

《外台秘要》消渴方一十七首病源夫消渴者。渴而不小便是也。由少服五石诸丸散积久经年。石势结于肾中。使人下焦虚热。及至年衰血气减少。不能制于石。石势独盛。则肾为之燥。故引水而不小便也。其病变者。多发痈疽。此坐热气留于经络。经络不利。血气壅涩。故成痈脓也。诊其脉数大者生。细小浮者死。又沉小者生。实牢大者死。有病口甘者名为何。何以得之。此五气之溢也。
名曰脾瘅。夫五味入于口。藏于胃。脾为之行其精气。溢在于脾。令人口甘。此肥美之所发也。此人必数食甘美而多肥。肥令人内热。甘者令人中满。故其气上溢为消渴也。厥阴之为病消渴。气上冲。心中疼热。饥不欲食。甚者则欲吐下之不肯止。养生法云∶人睡卧勿张口。
久成消渴及失血也。赤松子云∶卧闭目不息十二通。治饮食不消。其汤熨针石。别有正方。
补养宣导。今附于后。法云∶解衣卧。伸腰少腹。五息止。引肾。去消渴。利阴阳。解衣者使无挂碍。卧者无外想。使气易行。伸腰者使肾无逼蹙。 者大努。使气满少腹者。
摄腹牵气。使五息即止之。引肾者引水来咽喉。润上部。去消渴枯槁病。利阴阳者。饶气力也。(出第五卷通按后条古人喜石宜消渴今服石者少何有此症缘酒多令中三焦热脏腑燥亦致消渴不必皆由服石也。但治法颇同)千金论曰∶夫消渴者。凡积久饮酒。无有不成消渴病者。然则大寒凝海而酒不冻。明其酒性酷热。物无以加。脯炙盐咸。此味酒客多嗜。不离其口。三觞之后。制不由己。饮啖无度。咀嚼酱。不择酸咸。积年长夜。酣典不懈。遂使三焦猛热。五脏干燥。木石犹且焦枯。在人何能不渴。疗之愈否。属在病者。若能如方节慎。
旬月而瘳。不自爱惜。死不旋踵。方书医药。实多有效。其如不慎者何。其所慎者有三。一饮酒。二房室。三咸食及面。能慎此者。虽不服药。而自可无他。不知此者。纵有金丹。亦不可救。深思慎之。深思慎之。凡消渴之人。愈与未愈。常须虑患大痈。何者。消渴之人。必于大骨节间。忽发痈疽而卒。所以戒在大痈也。当预备痈药以防之。宜服麦门冬丸。除肠胃热。实兼消渴方。
麦门冬(八分去心) 茯苓(八分坚白者) 黄连(八分) 石膏(八分碎)葳蕤(八分) 人参(六分) 龙胆(六分) 黄芩(六分) 升麻(四分) 栝蒌(十分) 枳实(五分炙)生姜屑(十分) 地骨皮(六分)茅根(切一升) 粟米(三合)
上十五味以水六升。煮茅根及粟米令烂。余十三味捣末。蜜和丸如梧子。以前茅根粟米汁作饮。服十丸。日二。若渴则与此饮至足。大麻亦得。忌猪肉酢物。
又栝蒌汤方。栝蒌(五两切) 麦门冬(汁三升)生姜(五两切) 茅根(切三升) 芦根(切二升)上五味。以水一斗。煮取三升。分为三服。忌如药法。
又胃腑实热。引饮常渴。茯苓汤。泄热止渴方。茯苓(五两一作茯神) 栝蒌(五两)知母(四两) 小麦(二升) 麦门冬(五两去心)大枣(二十枚去核) 生地黄(六两) 葳蕤(四两)淡竹叶(三升)上九味切。以水三斗。先煮小麦竹叶。取九升。去滓。纳诸药。煮取四升。分四服。不问早晚。随渴即进。非但正治胃渴。通治渴病。热即服之。忌芜荑酢物。
又猪肚丸。疗消渴方。猪肚(一枚治如食法) 黄连(五两去毛)栝蒌(四两) 麦门冬(四两去心) 知母(四两)茯上七味捣为散。纳肚中。线缝。安置甑中蒸之极烂熟。接热及药。木臼中捣。可堪丸。若硬加少蜜和丸如梧子。饮汁下三十丸。日再服。渐加至四五十丸。渴即服之。
(翼同)又栝蒌散方。栝蒌(八分) 麦门冬(六分去心)甘草(六分炙) 铅丹(八分)上四味捣为散。以浆水服方寸匕。日三服。忌海藻菘菜。(一方有茯苓六分)
又黄汤方。黄 (三两) 茯神(三两) 栝蒌(三两)甘草(三两炙) 麦门冬(三两去心) 干地黄(五两)上六味切。以水八升。煮取二升半。分三服。忌芜荑酢物海藻菘菜。日进一剂。服十剂讫。服丸药。后肾消门中宣补丸是。
又方:取七家井索近桶口结处烧作灰。上一味。以井华水服之。不过三服。
又方:饮豉汁任性多少。瘥止。又方:浓煮竹根汁饮之。取瘥止。(肘后同)
又方:煮青粱米汁饮之。瘥止。(肘后同)又消渴阴脉绝。胃反吐食方。茯苓(八两) 泽泻(四两) 白术(三两)生姜(三两) 桂心(三两) 甘草(一两炙)上六味切。以水一斗煮小麦三升。取五升。去滓。纳茯苓等煮取二升半。一服八合。日再。(翼同)
又方:取屋上瓦三十年者。破如雀头三大升。以东流水两石。煮取二斗。干地黄(八两) 生姜(八两) 橘皮(三两)甘草(三两炙) 人参(三两) 黄(三两)桂心(二两) 远志(三两去心) 当归(二两) 芍药(二两) 大枣(二十枚擘)白术(八两)上十二味切。纳瓦汁中。煮取三升。分温四服。单瓦汁亦佳。(一方无甘草)
又疗热病后虚热渴。四肢烦疼方。葛根(一斤) 人参(一两) 甘草(一两炙)竹叶(一把)上四味切。以水一斗五升。煮取五升。渴则饮一升。日三夜二。忌海藻菘菜。
又虚热渴无不效。填骨煎方。茯苓(三两) 菟丝子(三两)山茱萸(三两) 当归(三两) 大豆黄卷(一升) 石苇(二两去毛) 牛膝(三两) 巴戟天(三两) 麦门冬(三两去心) 天门冬(五两去心)五味子(三两) 人参(二两) 远志(三两去心) 桂心(二两) 附子(二两炮) 石斛(三两)上十六味先捣筛。别取生地黄十斤。生栝蒌十斤。舂绞取汁。于火上煎之减半。便作数分纳药。并下白蜜二升。牛髓一升。微火煎之。令如糜。食如鸡子黄大。日三。亦可饮服之佳。忌酢物鲤鱼生葱猪肉冷水。(一方有肉苁蓉四两)
又方:桃胶如弹丸。含之咽津。甚佳。(本方疗渴小便利复非淋)又方:蜡如鸡子大。酢一升煮两沸。适寒温。顿服之。(本方疗渴小便利复非淋通按小便利而且长不比淋症之滴沥也故曰复非淋)
又方:水和栝蒌散服方寸匕。亦可蜜丸如梧子。服三十丸。日再服。无所忌。(并出第二十一卷中)

尿糖病,高血压 -  - 舍得

消渴口干燥方三首广济疗口干数饮水。腰脚弱。膝冷。小便数。用心力即烦闷健忘方。麦门冬(十二分去心) 牛膝(六分) 龙骨(八分) 土瓜根(八分)狗脊(六分)茯神(六分) 人参(六分) 黄连(十分) 牡蛎(六分熬碎) 山茱萸(八分) 菟丝子(十二分酒渍一宿)鹿茸(八分炙)上十二味捣筛为末。蜜和丸。每服食后煮麦饮。服如梧子二十丸。日二服。渐加至三十丸。忌生菜热面猪牛肉蒜粘食陈臭酢物等。
又疗消渴口苦舌干方。麦门冬(五两去心) 茅根(一升) 栝蒌(三两切) 乌梅(十颗去核) 小麦(三合)竹茹(一升)上六味。以水九升。煮取三升。去滓。细细含咽。分为四五服。忌热面炙肉。(并出第一卷中)
千金口含酸枣丸。疗口干方。酸枣(一升五合去核) 石榴子(五合干之) 葛根(三两) 乌梅(五十颗去核)麦门冬(四两去心) 茯苓(三两半) 覆盆子(三两) 桂心(三两六铢) 石蜜(四两半) 栝蒌(三两半)上十味捣筛。蜜和为丸。含如酸枣许大。不限昼夜。常令口中有津液出为佳。忌大酢生葱。(翼同出第二十一卷中)

《诸病源候论》消渴病诸候(凡八论)一、消渴候夫消渴者,渴不止,小便多是也。由少服五石诸丸散,积经年岁,石势结于肾中,使人下焦虚热。及至年衰,血气减少,不复能制于石。石势独盛,则肾为之燥,故引水而不小便也。其病变多发痈疽,此坐热气,留于经络不引,血气壅涩,故成痈脓。
诊其脉,数大者生,细小浮者死。又沉小者生,实牢大者死。
有病口甘者,名为何,何以得之。此五气之溢也,名曰脾瘅。夫五味入于口,藏于胃,脾为之行其精气。溢在脾,令人口甘,此肥美之所发。此人必数食甘美而多肥,肥者令人内热,甘者令人中满,故其气上溢,转为消渴。
厥阴之病,消渴重,心中疼,饥而不欲食,甚则欲吐蛔。其汤熨针石,别有正方,补养宣导,今附于后。
《养生法》云∶人睡卧,勿张口,久成消渴及失血色。
《养生方·导引法》赤松子云∶卧,闭目不息十二通,治饮食不消。
法云∶解衣 卧,伸腰少腹,五息止。引肾气,去消渴,利阴阳。解衣者,无使挂碍。 卧者,无外想,使气易行。伸腰者,使肾无逼蹙。者,大努使气满小腹者,即摄腹牵气使上,息即为之。引肾者,引水来咽喉,润上部,去消渴枯槁病。利阴阳者,饶气力也。此中数虚,要与时节而为避,初食后,大饥时,此二时不得导引,伤人。
亦避恶日,时节不和时亦避。导已,先行一百二十步,多者千步,然后食之。法不使大冷大热,五味调和。陈秽宿食,虫蝎余残,不得食。少眇着口中,数嚼少湍咽。食已,亦勿眠。
此名谷药,并与气和,即真良药。
二、渴病候五脏六腑,皆有津液。若脏腑因虚实而生热者,热气在内,则津液竭少,故渴也。夫渴数饮,其人必眩,背寒而呕者,因利虚故也。
诊其脉,心脉滑甚为善渴。其久病变,或发痈疽,或成水疾。
三、大渴后虚乏候夫人渴病者,皆由脏腑不和,经络虚竭所为。故病虽瘥,血气未复,仍虚乏也。
四、渴利候渴利者,随饮小便故也。由少时服乳石,石热盛时,房室过度,致令肾气虚耗,下焦生热,热则肾燥,燥则渴,然肾虚又不得传制水液,故随饮小便。以其病变,多发痈疽。以其内热,小便利故也,小便利则津液竭,津液竭则经络涩,经络涩则荣卫不行,荣卫不行,则热气留滞,故成痈疽脓。
五、渴利后损候夫渴利病后,荣卫虚损,脏腑之气未和,故须各宣畅也。
六、渴利后发疮候渴利之病,随饮小便也。此谓服石药之人,房室过度,肾气虚耗故也。下焦生热,热则肾燥,肾燥则渴。然肾虚又不能制水,故小便利。其渴利虽瘥,热犹未尽,发于皮肤,皮肤先有风湿,湿热相搏,所以生疮。
七、渴利候内消病者,不渴而小便多是也。由少服五石,石热结于肾,内热之所作也。所以服石之人,小便利者,石性归肾,肾得石则实,实则消水浆,故利。利多不得润养五脏,脏衰则生诸病。由肾盛之时,不惜其气,恣意快情,致使虚耗,石热孤盛,则作消利,故不渴而小便
八、强中候强中病者,茎长兴盛不痿,精液自出是也。由少服五石,五石热住于肾中,下焦虚热,少壮之时,血气尚丰,能制于五石,及至年衰,血气减少,肾虚不复能制精液。若精液竭,则诸病生矣。

《三指禅》消渴从脉分症论经曰∶“二阳结(足阳明胃,手阳明大肠),谓之消。”同一结也,而气分、血分判焉(病在气分则渴,病在血分则不渴。消渴以渴为主而判气血,血分亦有渴者)。气分结者,病发于阳;血分结者,病发于阴。
二症相反,如同冰炭。其发于阳也,阳明被火煎熬,时引冷水自救,脉浮洪而数;其发于阴也,阳明无水涵濡,时引热水自救,脉沉弱而迟。发于阳者,石膏、黄连,可以折狂妄之火(石膏、知母、炙草、黄连、粳米),人所共知;发于阴者,其理最为微妙,非三折其肱,殊难领会。人之灌溉一身,全赖两肾中之水火(津液发源于华池,涌于廉泉,为甘露、为琼浆,以养百骸。华池,两肾中先天之祖窍,水火朕兆处。廉泉,舌下二穴名),犹之甑乘于釜,釜中水足,釜底火盛,而甑自水气交流,倘水涸火熄,而甑反干枯缝裂,血分之渴,作如是观。当此舌黑肠枯之时,非重用熟地,不足以滋其水;非重用附桂,不足以益其火(八味汤∶肉桂、附子、熟地、山药、枣皮、泽泻、丹皮、云苓),火炽水腾,而渴自止。余尝治是症,发于阳者,十居二三,发于阴者,十居七八,用桂附多至数斤而愈者。彼本草所注,无非治气分之品,而治血分之药性,不注于本草,方实始于仲景,至喻嘉言而昌明其说。上消如是,中下消可类推矣(胃热多食善饥为中消,肾热渴而小便有膏为下消。治法仍分气血。
下消小便甜者难治,水生于甘而死于咸,小便本咸而反甘,是脾气下陷肾中,土克水而生气泄也)。昔汉武帝患是症,仲景进桂附八味汤,服之而愈,因赐相如服之不效。或曰,相如之渴,发于气分。或曰,相如为房劳所伤,非草木之精华所能疗。武帝不赐方而赐以金茎露一杯,(李商隐诗∶“侍臣最有相如渴,不赐金茎露一杯”),庶几愈焉,未可知也。

《圣济总录》消渴烦躁论曰消渴烦躁者,阳气不藏,津液内燥,故令烦渴而引饮且躁也,内经谓诸躁狂越,皆属于火,盖以心肾气衰,水火不相济故也。
治消渴热盛,烦躁恍惚,麦门冬饮方生麦门冬(去心三两) 甘竹沥(三合) 小麦(二合) 知母(一两半) 芦根(二两)生地上六味,锉如麻豆,每用半两,水三盏,煎至二盏,去滓入竹沥少许,分二服,食后。
治消渴心脾中热。烦躁不止,下焦虚冷,小便多、羸瘦。芦根汤方芦根一斤 黄 (锉) 栝蒌根 牡蛎( 各二两) 知母(三两)生麦门冬(去心六两)上六味,咀,每服三钱匕,水一盏,煎取七分,去滓食后乘渴细服。
治烦渴不止,咽干躁热昏闷。翠碧丸方青黛(研) 麦门冬(去心焙) 葛根(锉各一两) 半夏(汤洗去滑七遍切焙二两)人参知母(焙各半两)栝蒌根(三分) 天南星(牛胆匮者半两) 寒水石(火 三两)上九味,捣研为末,面糊和丸,如梧桐子大,金薄为衣,每服十五丸,人参竹叶汤下,食后临卧服。
治消渴心脾实,躁热多渴,化为小便。知母饮方知母(切焙) 生芦根(各三两) 土瓜根(二两) 黄芩(去黑心)甘草(炙各一两半) 龙上七味,咀,每服五钱匕,水三盏,煎取二盏,去滓下生麦门冬汁二合,食后分温三服。
治消渴及心藏躁热,饮水无度。桑白皮汤方桑根白皮(锉) 人参 知母(切焙) 麦门冬(去心焙) 枇杷叶(刷去毛微炙)黄连(去须上九味,粗捣筛,每服四钱匕,水一盏半,煎至一盏,去滓食前服,日再。
治消渴,心中烦躁。黄 汤方黄 (锉) 白茅根(锉) 麦门冬(去心微炒) 白茯苓(去黑皮各三两)石膏(八两) 车上七味,粗捣筛,每服五钱匕,水二盏,煎至一盏,去滓空腹温服。
治消渴烦躁,心藏热引饮。茯苓汤方白茯苓(去黑皮) 麦门冬(去心炒各四两) 石膏(五两)茅根(锉一升)上四味,粗捣筛,每服五钱匕,水二盏,入冬瓜一片,同煎至一盏,去滓温服。不拘时候,日四五服。
治消渴发热,心神烦躁引饮。麦门冬汤方麦门冬(去心焙) 黄 (锉) 黄连(去须) 桑根白皮(锉各一两)石膏(二两)知母(焙) 栝蒌根(各三分) 人参 甘草(炙锉) 葛根(锉) 赤茯苓(去黑皮) 地骨皮 升麻(各上一十三味,粗捣筛,每服四钱匕,水一盏,入生姜半分切,淡竹叶二七片,煎至七分,去滓不计时候温服。
治消渴,上焦虚热,心中烦躁。柴胡饮方柴胡(去苗) 葛根(锉) 芦根(锉) 地骨皮 百合(干者) 桑根白皮(锉)知母(切焙)通(锉各半两)上一十三味,粗捣筛,每服四钱匕,水一盏,入生地黄半分,同煎至七分,去滓食后温服、日三。
治消渴烦躁,惊悸不安。天门冬煎方生天门冬(去心半斤) 白蜜(炼五合)上二味,先以水五盏,煎天门冬至三盏,新汲水淘四五过,漉出,别以熟水一盏,下蜜搅匀,瓷瓶贮,浸天门冬五日、密封,每食后食一两。
治丹石发,关节毒瓦斯不宣,心肺躁热,烦渴不止,饮水旋作小便,久即为痈疽发背。茅根饮方白茅根(锉一两半) 桑根白皮(锉二两) 麦门冬(去心焙一两半)白茯苓(去黑皮三两)上五味,捣筛如黍米粒大,每服四钱匕,水一盏半,入竹叶十余片细锉,枣二枚劈,同煎至八分,去滓食后服。
治消渴胸膈烦闷,燥渴饮水无度。人参饮方人参(一两) 白茯苓(去黑皮) 甘草(炙各半两)麦门冬(去心一分)上四味,咀如麻豆大,以水五盏,煎取二盏,去滓温顿服之。
治消渴口干烦躁,饮水无度。铅白霜丸方铅白霜(半两) 青黛(一两) 栝蒌根末(一两)龙脑(一钱)上四味,细研匀,炼蜜和丸,梧桐子大,每服二十丸,煎竹叶汤嚼下,食后日三。
治消渴烦热。白矾丸方白矾(烧令汁尽) 铅白霜(各一分)上二味,细研令匀,炼蜜和丸,如鸡头大,绵裹含化咽津。
治消渴烦热,心中狂乱。葛根汁方生葛根(去皮五斤细切木杵臼中烂捣研如泥净布捩取汁一瓷碗)白蜜(两匙)上二味,同搅匀,不限早晚,渴即饮一盏,量力饮之,频服亦不损人。
治消渴,心胸烦躁。黄连丸方黄连(去须) 栝蒌根 甘草(炙锉) 栀子仁(微炒各一两半)香豉(炒黄二两半)上五味,捣罗为末,炼蜜和剂,更于铁臼内,涂酥杵匀熟。丸如梧桐子大,午食后、温浆水下三十丸。
消渴腹胀论曰脾土制水,通调水道,下输于膀胱,消渴饮水过度,内溃脾土,土不制水,故胃胀则为腹满之疾也,内经谓水为阴,腹者至阴之所居,是以水饮之证,先见于腹满。
治消渴饮水不止,小便复涩,心腹连膀胱胀闷。胸膈烦热。槟榔汤方槟榔(锉) 桑根白皮(锉) 赤茯苓(去黑皮) 紫苏茎叶 木通(锉)麦门冬(去心焙各上六味,粗捣筛,每服四钱匕,水一盏,入生姜半分切,葱白七寸,煎至六分,去滓不计时候温服。
治久患消渴,小便数,服止小便药多,渴犹不止,小便复涩,两肋连膀胱胀满闷急。心胸烦热。赤茯苓丸方赤茯苓(去黑皮) 桑根白皮(锉) 防己 麦门冬(去心焙各一两半) 木香郁李仁(汤上六味,先捣前五味,细罗为末,与郁李仁研令匀,炼蜜和为剂,更于铁臼内。酥杵令匀熟,丸如梧桐子大,每日空腹、煎木通枣汤,下三十丸,至晚再服,渐加至五十丸。
治消渴饮水过多,心腹胀满,不能食。人参汤方人参(一两) 桑根白皮(锉半两) 陈橘皮(一两汤浸去白焙)半夏(汤洗七遍去滑半两)杷叶(去毛炙各半两上一十一味,粗捣筛,每服三钱匕,水一盏,入生姜半分,煎至六分去滓。不计时候温服。)
治消渴,腹胁虚胀,心下满闷。旋复花汤方旋复花(净择去茎叶微炒) 桑根白皮(锉各一两半) 紫苏(并嫩茎干者)犀角(镑各半上六味,粗捣筛,每服七钱匕,水三盏,入枣二枚劈,生姜半分拍破,盐豉半匙,同煎至一盏半,去滓分温三服,每食后一服,如人行十五里已来,更一服。
治消渴,饮水过多,心腹胀满,或胁肋间痛,腰腿沉重。人参汤方人参 芍药(各一两) 大腹子(两枚慢灰火内煨锉) 葛根(锉)赤茯苓(去黑皮)黄芩麸炒三分)上一十味,粗捣筛,每服三钱匕,水一盏,入生姜如枣大拍破,煎至七分,去滓空心温服,食后夜卧再服。
治消渴,饮水过多,心腹胀满。木香汤方木香 枳壳(去瓤麸炒令黄色) 半夏(汤洗七遍去滑焙干) 芍药槟榔(灰火内煨过锉各半两) 人参 桑根白皮(锉) 黄 (锉) 草豆蔻(去皮各一两)桂(去粗皮三分)枇杷叶(去毛涂蜜慢火炙一两)上一十一味,粗捣筛,每服四钱匕,水一盏半,入生姜如枣大拍破,同煎至八分。去滓食前服日三。
治消渴,喉干不可忍。饮水不止,腹满急胀。麦门冬汤方麦门冬(去心焙),乌梅(去复选肉炒各二两)上二味,粗捣筛,每服三钱匕,水一盏,煎至半盏,去滓食后温服。日三。

消渴后成水论曰脾土也,土气弱则不能制水,消渴饮水过度,脾土受湿而不能有所制,则泛溢妄行于皮肤肌肉之间,聚为浮肿胀满而成水也。
治消渴后四肢浮肿,小便不利,渐成水病。猪苓散方猪苓(去黑皮) 人参(各三分) 木通(锉一两一分) 黄连(去须一两半)麦门冬(去心焙) 栝蒌根(各二两)上六味,捣罗为细散,每服一钱匕,温浆水调下。日三、以瘥为度。
治消渴欲成水气,面目并膝胫浮肿,小便不利。瞿麦汤方瞿麦穗 滑石 泽泻(各半两) 防己(三分) 大黄(锉炒)黄芩(去黑心各一分)桑螵蛸(炒一十四枚)上七味,粗捣筛,每服三钱匕,水一盏,煎至七分,去滓空心温服,良久再服。
治消渴后数饮呕逆,虚羸欲成水病。茯苓散方赤茯苓(去黑皮) 栝蒌根 麦门冬(去心焙各一两半) 升麻(一两)桑根白皮(锉二两)上六味,捣罗为细散,每服一钱匕,清水调下,日再。
治消渴后,遍身浮肿,心膈不利。紫苏汤方紫苏茎叶 桑根白皮(锉) 赤茯苓(去黑皮各一两) 羚羊角(镑) 槟榔(锉各三分)木香桂(去粗皮) 独活(去芦头) 枳壳(去瓤麸炒各半两) 郁李仁(汤浸去皮尖炒二两)上一十味,粗捣筛,每服四钱匕,水一盏半,生姜半分切,煎至八分,去滓温服。不拘时。
治三焦气不宣通,膈壅停水,不下至肾,肾消肌肉化为小便。茯苓汤方赤茯苓(去黑皮) 泽泻 麦门冬(去心焙) 杜仲(去粗皮炙各二两)桑白皮(锉三两)桂上七味,粗捣筛,每六钱匕,水二盏,枣三枚劈破,薤白五茎细切,煎至一盏,去滓分二服,空腹温服,如人行十里再服,至晚亦然,此药内消,不吐利,服一剂讫,津液未通。血脉未行,肌肤未润,更服一剂。
治消渴瘥后,津液枯竭,身体虚浮,欲成水病。防己丸方防己 猪苓(去黑皮) 郁李仁(汤浸去皮尖炒) 杏仁(去皮尖双仁炒各一两半)栝蒌根上九味,为细末,炼蜜丸如梧桐子大,每服二十丸,空腹浆水下,日一服,肿消小便快为度。
治消渴后,头面脚膝浮肿,胃虚不能下食,心胸不利,或时吐逆。赤茯苓汤方赤茯苓(去黑皮) 紫苏子 白术 前胡(去芦头) 人参(各一两)陈橘皮(汤浸去白焙)上一十味,粗捣筛,每服三钱匕,水一盏半,生姜半分拍碎,枣二枚劈破,煎至一盏,去滓温服,不拘时。
《医门法律》消渴论喻昌曰∶消渴之患,常始于微而成于着,始于胃而极于肺肾。始如以水沃焦,水入犹能消之;既而以水投石,水去而石自若。至于饮一溲一,饮一溲二,则燥火劫其真阴,操立尽之术,而势成矣。《内经》有其论无其治,《金匮》有论有治矣,而集书者采《伤寒论》厥阴经消渴之文凑入,后人不能抉择,斯亦不适于用也。盖伤寒传经,热邪至厥阴而尽,热势入深,故渴而消水,及热解则不渴,且不消矣,岂杂证积渐为患之比乎?谨从《内经》拟议言之。《经》谓凡治消瘅仆击、偏枯痿厥、气满发逆、肥贵人则膏粱之疾也,此中消所繇来也。肥而不贵,食弗给于鲜;贵而不肥,餐弗过于饕;肥而且贵,醇酒浓味,孰为限量哉?久之食饮,酿成内热,津液干涸,求济于水,然水入尚能消之也,愈消愈渴,其膏粱愈无已,而中消之病遂成矣。夫既瘅成为消中,随其或上或下,火热炽盛之区,以次传入矣。上消者胃以其热上输于肺,而子受母累,心复以其热移之于肺,而金受火刑。金者生水而出高源者也,饮入胃中,游溢精气而上,则肺通调水道而下。今火热入之,高源之水,为炎威所逼,合外饮之水,建瓴而下,饮一溲二,不但不能消外水,且并素酝水精,竭绝而尽输于下,较大腑之暴注暴泄,尤为甚矣,故死不治也。所谓由心之肺谓之死阴,死阴之属,不过三日而死者,此之谓也。故饮一溲二,第一危候也。至于胃以其热,由关门下传于肾,肾或以石药耗其真,女色竭其精者,阳强于外,阴不内守,而小溲混浊如膏,饮一溲一,肾消之证成矣。《经》谓石药之性悍,又谓脾风传之肾,名曰疝瘕,少腹冤热而痛,出白液,名曰蛊,明指肾消为言。医和有云∶女子阳物也,晦淫则生内热惑蛊之疾,此解冤热及蛊义甚明。王太仆谓消烁肌肉,如蛊之蚀,日渐损削,乃从消字起见,浅矣浅矣。夫惑女色以丧志,精泄无度,以至水液混浊,反从火化,亦最危候。《经》云∶君火之下,阴精承之。故阴精有余,足以上承心火,则其人寿。阴精不足,心火直下肾中,阳精所降,其人夭矣。故肾者胃之关也,关门不开,则水无输泄而为肿满;关门不闭,则水无底止而为消渴。消渴属肾一证,《金匮》原文未脱,其曰∶饮一斗溲一斗者,肾气丸主之。于以蒸动精水,上承君火,而止其下入之阳光,此正通天手眼。张子和辄敢诋之,既诋仲景,复谀河间,谓其神芎丸以黄芩味苦入心,牵牛、大黄驱火气而下,以滑石引入肾经,将离入坎,真得《黄庭》之秘。颠倒其说,阿私所好,识趣卑陋若此,又何足以入仲景之门哉?何柏斋《消渴论》中已辨其非。昌观戴人吐下诸案中,从无有治消渴一案者,可见无其事,即无其理矣。篇首论火一段,非不有其理也,然以承气治壮火之理,施之消渴,又无其事矣。故下消之火,水中之火也,下之则愈燔;中消之火,竭泽之火也,下之则愈伤;上消之火,燎原之火也,水从天降可灭,徒攻肠胃,无益反损。夫地气上为云,然后天气下为雨,是故雨出地气,地气不上,天能雨乎?故亟升地气以慰三农,与亟升肾气以溉三焦,皆事理之必然者耳。不与昔贤一为分辨,后人亦安能行其所明哉?
《医门法律》消渴门方《金匮》肾气丸 本文云∶男子消渴,小便反多,以饮一斗,小便一斗,肾气丸主之。即崔氏八味丸治香港脚上入少腹不仁之方也。 干地黄(八两)山茱萸 山药(各四两) 泽泻 白茯苓 牡丹皮(各三两) 肉桂 附子(炮各一两) 上八味末之,炼蜜为丸,梧子大。酒下十五丸,日再服。按∶王太仆注《内经》云∶火自肾而起,谓龙火,龙火当以火逐火,则火可灭。若以水治火,则火愈炽,此必然之理也。昌更谓用桂附蒸动肾水,开阖胃关,为治消渴吃紧大法。胡乃张子和别有肺肠,前论中已详之矣。但至理难明,浅见易惑,《局方》变其名为加减八味丸,加五味子一两半,减去附子,岂非以五味子之津润,胜于附子之燥热耶?举世咸乐宗之,大惑不解,可奈何哉!
《金匮》文蛤散 本文云∶渴欲饮水不止者,文蛤散主之。 文蛤(五两) 上一味杵为散,以沸汤五合,和服方寸匕。按∶《伤寒论》用此治误以水人面,肌肤粟起之表证。今消渴里证亦用之,盖取其功擅软坚,且利水彻热耳,前已论悉。再按∶《金匮》治消渴,止用肾气丸,五苓散,文蛤散三方,而五苓又从伤寒证中采入,白虎加人参汤亦然,所以用方者,当会通全书,而引伸以求其当也。
《金匮》白虎加人参汤 原治太阳中,汗出恶寒,身热而渴。去知母之苦,加淡竹叶、麦门冬之甘,名竹叶石膏汤,治虚烦证。 知母(六两) 石膏(一斤碎) 甘草(三两)粳米(六合) 人参(二两) 上五味,以水一斗,煮米熟汤成,去滓,温服一升,日三服。按∶此治火热伤其肺胃,清热救渴之良剂也。故消渴病之在上焦者,必取用之。东垣以治膈消,洁古以治能食而渴者,其不能食而渴者,用钱氏白术散,倍加葛根。而东垣复参《内经》膏粱之病,不可服芳草石药,治之以兰,除其陈气之义,一变其方为兰香饮子,用石膏、知母、生熟甘草、人参,加入兰香、防风、白豆蔻仁、连翘、桔梗、升麻、半夏。再变其方为生津甘露饮子,用石膏、人参、生熟甘草、知母、加黄柏、杏仁、山栀、荜澄茄、白葵、白豆蔻、白芷、连翘、姜黄、麦门冬、兰香、当归身、桔梗、升麻、黄连、木香、柴胡、藿香、全蝎,而为之辞曰∶此制之缓也。不惟不成中满,亦不传下消矣,三消皆可用。昌实不敢信其然也,乃至《三因》之石子荠汤,洁古之清凉饮子,俱从此方增入他药,引入他藏,全失急救肺胃之意,此后贤之所以为后贤耶。
竹叶黄芪汤 治消渴证,气血虚,胃火盛而作渴。 淡竹叶 生地黄(各二钱) 黄麦门冬 当归 川芎黄芩(炒) 甘草 芍药 人参 半夏 石膏 (各一钱) 上水煎服。按∶前白虎加人参汤,颛治气分燥热。此方兼治气血燥热,后一方颛治血分燥热,宜辨证而择用之。
生地黄饮子 治消渴咽干,面赤烦躁。 人参 生干地黄 熟干地黄 黄 (蜜炙)天门冬 麦门冬 枳壳(麸炒) 石斛 枇杷叶 泽泻 甘草(炙各等分) 上锉散,每服三钱,水一盏,煎至六分,去滓,食远临卧顿服。此方生精补血,润燥止渴,佐以泽泻、枳壳,疏导二腑,使心火下降,则小腑清利;肺经润泽,则大腑流畅,宿热既除,其渴自止,故取用之。
钱氏白术散 治虚热而渴。 人参 白术 白茯苓 甘草 藿香 木香(各一两)干葛(二两) 上为末,每服三钱,水煎温服。如饮水多,多与服之。按∶仁斋用本方,加五味子、柴胡各三钱,分十剂煎服,治消渴不能食。
海藏云∶此四君子加减法,亦治湿胜气脱,泄利太过,故虚热作渴,在所必用。
《宣明》黄 汤 治心移寒于肺,为肺消,饮少溲多,当补肺平心。 黄 (三两)五味子 人参 麦门冬 桑白皮(各二两) 枸杞子 熟地黄(各一两半)上为末,每服五钱,水二盏,煎至一盏,去滓,温服无时。
《宣明》麦门冬饮子 治心移热于肺,传为膈消,胸满心烦,精神短少。 人参 茯神麦门冬 五味子 生地黄 炙甘草 知母 葛根 栝蒌根(各等分) 上 咀,每服五钱,加竹叶十四片,煎七分,温服无时。按∶宣明二方,为《内经》心移寒移热两证,各出其治,一种苦心,非不可嘉。然移寒移热,其势颇锐,而生津养血,其应瘥缓,情非的对,易老门冬饮子亦然。昌谓心之移寒,必先束肺之外郭,用参、补肺,加散寒之药可也。而用枸杞、熟地黄、补肾,则迂矣。用桑白皮泻肺,其如外束之寒何?至心之移热,治以咸寒,先入其心,如文蛤散之类,自无热可移。

易老门冬饮子 治老弱虚人大渴。人参 枸杞子 白茯苓 甘草(各等分) 五味子麦门冬(各两半)上姜水煎服。按∶易老方,即变宣明麦冬饮子,去生地、知母、葛根,加枸杞也。方下不言心移热于肺,惟以治老弱虚人大渴,而增枸杞之润,去地黄之泥,知母之苦,葛根之发,立方于无过,治本之图,不为迂矣。
猪肚丸 治强中消渴。黄连 粟米 栝蒌根 茯神(各四两) 知母 麦门冬(各二两)上为细末,将大猪肚一个,洗净,入末药于内,以麻线缝合口,置甑中,炊极烂,取出药别研,以猪肚为膏,再入炼蜜,搜和前药杵匀,丸如梧子大。每服五十丸,参汤下。又方加人参、熟地黄、干葛。又方除知母,粟米用小麦。
烂金丸 治热中消渴止后,补精血,益诸虚,解劳倦,去骨节间热,宁心强志,安神定魄,固脏腑,进饮食,免生疮疡。大猪肚(一个) 黄连(三两)生姜(碎) 白蜜(各二两)先将猪肚净洗明干,夏以葱椒醋面等同药,以水酒入银石器内煮半日,漉出黄连,洗去蜜酒令尽,锉研为细末。再用水调为膏,入猪肚内,以线缝定,仍入银石器内煮烂,研如泥,再用人参五味子杜仲(姜炒去丝) 山药 石斛 山茱肉 车前子 新莲肉(去皮心)
鳖甲(醋炙) 干地黄 当归(各二两) 磁石( ) 白茯苓 槐角子(炒)川芎(各一两) 黄 (四两) 菟丝子(酒淘蒸研五两) 沉香(半两) 麝香(别研一线)上为细末,用猪肚膏搜和得所,如膏少添熟蜜,捣数千杵,丸如桐子大。每服五十丸,食前用温酒,或糯米饮送下。一方有白术二两、阳起石一两。按∶用麝香、阳起石,开窍兴阳,浑是后人孟浪知见。其他无过之药及制肚之法,亦有可采,故合前方两存之。
洁古化水丹 治手足少阴渴饮水不止,或心痛者。《本事》治饮冷水多。川乌(脐大者四枚炮去皮) 甘草(灸一两) 牡蛎(生三两) 蛤粉(用浓者炮四两)上为细末,醋浸蒸饼为丸。每服十五丸,新汲水下。心痛者醋汤下立愈。饮水一石者,一服愈。海藏云∶此药能化停水。按∶饮水过多,亦有能消其火热者,而火热既消,反不能消水,转成大患者,多有之。洁古有见于此,而用川乌助火,合之牡蛎、蛤粉咸寒,共成消水之功也。又恐才退之火热,其根尚伏,所以不多用之,原有深意,但不和盘托出以告人耳。
黄连膏 治口舌干,小便数,舌上赤,生津液,除干燥,长肌肉。 黄连(一斤碾为末)牛乳汁 白莲藕汁生地黄汁(各一斤) 上将汁熬膏,搓黄连末为丸,如小豆大。每服二十丸,少呷汤下,日进十服。
生地黄膏 治证同前。 生地黄(一握) 蜂蜜(一两) 人参(半两) 白茯苓(一两)上先将地黄洗捣烂,以新汲水调开,同蜜煎至一半,入参、苓末拌和,以瓷器密收,匙挑服。按∶二膏一用苦寒合甘寒,一纯用甘寒,相其所宜,择而用之,治消渴之权衡,大略可推,故两录之。
天门冬丸 治初得消中,食已如饥,手足烦热,背膊疼闷,小便白浊。 天门冬土瓜根(干者各一两半) 栝蒌根 熟地黄 知母(焙一两半) 肉苁蓉(酒浸一宿切焙) 鹿茸 五味子 赤石脂 泽泻(各一两半)鸡内金(三具微炙) 桑螵蛸(十枚炙) 牡蛎( 二两) 苦参(一两) 上为细末,炼蜜丸,如梧子大。每服二十丸,用粟米饮送下,食前。按∶初得中下二消,急治其本可也。丸药本缓,且只服二十丸,未免悠悠从事矣。方中药品颇佳,但赤石脂有可议耳,减去此物,更增三倍用之,可以必效,盖初起之易为功也。
猪肾荠 汤 治消中日夜尿八九升者。 猪肾(二具) 大豆(一斤) 荠石膏(各三两) 人参 茯苓(一作茯神) 知母 葛根 黄芩 磁石(绵裹) 栝蒌根 甘草(各二两) 上咀,用水一斗五升,先煮猪肾、大豆,取一斗,去滓,下药煮取三升。分作三服,渴急饮之,下焦热者,夜辄服一剂,渴止勿服。按∶此方用白虎等清凉之剂,加入猪肾、大豆、磁石,引诸清凉入肾,且急服之。凡热炽盛于上下二焦者,在所必用。后有制荠丸,治强中为病,茎长兴盛,不交精溢。消渴之后,多作痈疽,皆由过服丹石所致。即以本方去石膏、知母、葛根、黄芩,加鹿茸、地骨皮、熟地黄、沉香,以其病在中下,阳气阴精两竭,故舍上焦之清凉,而事下焦之温补,为合法也。
肾沥散 治肾消,肾气虚损发渴,小便数,腰疼痛。鸡 (微炙) 远志(去心) 人参桑螵蛸(微炒)黄 泽泻 桂心 熟地黄 白茯苓 龙骨 当归(各一两) 麦门冬(去心) 川芎(各二两) 五味子 炙甘草 玄参(各半两)磁石(半两研碎淘去赤汁)上锉碎,每服用羊肾一对切去脂膜,先以水一盏半,煮肾至一盏,去水上浮脂及肾,次入药五钱,生姜半分,煎至五分,去滓空心服,晚食前再服。按∶肾气虚损之证,本阴精不足,当归、川芎,虽云补阴,不能补精,且一辛一散,非所宜施。不若以山茱萸、枸杞子代之为长,以其引用之法颇佳,故取之。
白茯苓丸 治肾消,因消中后,胃热入肾,消烁肾脂,令肾枯燥,遂致此疾,两腿渐细,腰脚无力。白茯苓 覆盆子 黄连 栝蒌根 萆 人参熟地黄 玄参(各一两) 石斛 蛇床子(各七钱半) 鸡 (三十具微炒)上为细末,炼蜜和捣三五百杵,丸如梧子大。每服三十丸,食前煎磁石汤送下。
友人朱麟生病消渴,后渴少止,反加燥急,足膝痿弱,命予亟以杂霸之药投之,不能待矣。予主是丸加犀角,坐中一医曰∶肾病而以犀角、黄连治其心,毋乃倒乎?予曰∶肾者,胃之关也。胃之热下传于肾,则关门大开。关门大开,则心之阳火,得以直降于肾。《经》云∶阳精所降,其人夭,非细故也。今病者心火烁肾,燥不能需,予用犀角、黄连入肾,对治其下降之阳光,宁为倒乎?医敬服,友人服之果效,再更六味地黄丸加犀角,而肌泽病起。
忍冬丸 治渴病愈,须预防发痈疽。忍冬草(根茎花叶皆可用之)上用米曲酒,于瓶内浸,糠火煨一宿,取出晒干,入甘草少许为末,即以所浸酒煮糊为丸,如梧桐子大。每服五十丸至百丸,酒饮任下。按∶此方于四月间,采鲜花十数斤,揉取其汁,煎如膏子,酒汤任用点服。养阴退阳,调和荣卫血脉,凡系火热炽盛之体,允为服食仙方。
蓝叶散 治渴利口干烦热,背生痈疽,赤 疼痛。蓝叶 升麻 玄参 麦门冬 黄 葛根沉香 赤芍药 犀角屑 甘草(生用各一两) 大黄(二两微炒) 每服四钱,水一盏,煎至六分,去滓,不拘时温服。
紫苏汤 治消渴后,遍身浮肿,心膈不利。 紫苏茎叶 桑白皮 赤茯苓(各一两)郁李仁(去皮炒二两)羚羊角 槟榔(各七钱半) 桂心 枳壳 独活 木香(各半两)每服四钱,水一盏半,生姜半分,煎八分,温服。
乌梅木瓜汤 治饮酒过多,积为酷热里蒸,五脏津液枯燥,血泣小便并多,肌削,嗜冷物寒浆。 木瓜干 乌梅(捶破不去仁) 麦 (炒) 甘草 草果(去皮各半两)每服四钱,水一盏半,姜五片,煎七分,不拘时服。
杀虫方 治消渴有虫。 苦楝根取新白皮一握切焙,入麝香少许,水二碗,煎至一碗,空心饮之。虽困顿不妨,自后下虫三四条,类蛔虫而色红,其渴顿止。乃知消渴一证,有虫耗其精液。(出《夷坚志》)按∶饮醇食爆,积成胃热,湿热生虫,理固有之。不独消渴一证为然,临病宜加审谛也。

《辨证录》消渴门消渴之病,有气喘痰嗽,面红虚浮,口舌腐烂,咽喉肿痛,得水则解,每日饮水约得一斗,人以为上消之病也,谁知是肺消之症乎。夫肺属金,金宜清肃,何火炽如此?盖心火刑之也,肺为心火所刑,则肺金干燥,又因肾水之虚,欲下顾肾,肺气既燥,肺中津液自顾不遑,安得余津以下润夫肾乎。肺既无内水以润肾,乃索外水以济之。然救其本宫之火炎,而终不能益肾中之真水,肾又不受外水,而与膀胱为表里,即将外水传于膀胱,故饮水而即溲也。治法似宜泻心中之火,以救肺金之热矣。然而肺因火热发渴,日饮外水,则水停心下者有之。水日侵心,则心火留于肺而不归,心中已成虚寒之窟,是寒凉之药,反为心之所恶。且寒凉之药,不能上存,势必下趋于脾胃。夫肺火之盛而不解者,正苦于脾胃之虚,土不能生金之故。
苟再用寒凉,必至损伤脾胃之气,肺金何以养哉。必须仍治肺金,少加补土之味,则土旺而肺气自生,清肃之令行,而口渴自止。方用清上止消丹∶
麦冬(二两) 天冬(一两) 人参(三钱) 生地(五钱) 茯苓(五钱)金银花(一两)水煎服。十剂渴尽减,二十剂全愈。此方重治肺,而轻治胃与脾。治肺而不损金,清火而不伤土。土生金而金生水,又何疑乎。惟方中加入金银花者,火刑金而多饮凉水,则寒热相击,热虽暂解于片刻,而毒必留积于平时,用清金之药,以解其热,不能解其毒也。与其日后毒发而用散毒之品,何若乘解热之时,即兼解其毒,先杜其患哉。况金银花不特解毒,且善滋阴,一味而两用之也。
此症用二冬苓车汤亦效。麦冬(三两) 天冬(一两) 茯苓(五钱) 车前子(三钱)水煎服。
消渴之病,大渴恣饮,一饮数十碗,始觉胃中少快,否则胸中嘈杂如虫上钻,易于饥饿,得食渴减,不食渴尤甚,人以为中消之病也,谁知是胃消之病乎。胃消之病,大约成于膏粱之人者居多。燔熬烹炙之物,肥甘醇浓之味,过于贪饕,酿成内热,津液干涸,不得不求济于外水,水入胃中,不能游溢精气,上输于肺,而肺又因胃火之炽,不能通调水道,于是合内外之水建瓴而下,饮一溲二,不但外水难化,且平日素酝,水精竭绝,而尽输于下,较暴注、暴泄为尤甚,此竭泽之火,不尽不止也。使肾水未亏,尚可制火,无如膏粱之人,肾水未有不素乏者也,保火之不烁干足矣,安望肾水之救援乎。内水既不可制,势必求外水之相济,而外水又不可以济也,于是思食以济之。食入胃中,止可解火于须臾,终不能生水于旦夕,不得不仍求水以救渴矣。治法宜少泻其胃中之火,而大补其肾中之水,肾水生而胃火息,肾有水,而关门不开,胃火何从而沸腾哉。方用闭关止渴汤∶
石膏(五钱) 玄参(二两) 麦冬(二两) 熟地(二两) 青蒿(五钱)水煎服。二剂而渴减,四剂而食减,十剂消渴尽除,二十剂全愈。此方少用石膏、青蒿以止胃火,多用玄参、熟地以填肾水,重用麦门冬以益肺气,未尝闭胃之关门也。然而胃火之开,由于肾水之开;肾水之开,由于肾火之动也;而肾火之动,又由于肾水之乏也。今补其肾水,则水旺而肾火无飞动之机,火静而肾水无沸腾之患。肾水既安守于肾宅,而胃火何能独开于胃关哉。此不闭之闭,真神于闭也。
此症用止消汤亦效。石膏 人参 茯神(各五钱) 玄参(一两) 生地(二两) 知母 麦芽 谷芽神曲(各三钱) 水煎服。
消渴之症,小便甚多,饮一斗溲一斗,口吐清痰,投之水中,立时散开,化为清水,面热唇红,口舌不峭,人以为下消之病也,谁知是肾水泛上作消乎。夫肾水泛上,水升于咽喉口舌之间,宜乎不渴,何以渴之甚也?盖下寒之极,逼其火于上焦,故作渴耳。此火乃肾中之火,即龙雷之火也。一发而不可制,宜引而不宜逐,可于水中引之。论此等消渴,仲景张夫子肾气丸最妙。世传肾气丸,乃张夫子定之,以治汉帝之消渴者也。然而肾气丸止可治消渴已痊之症,不能治消渴初起之症也。
当年汉帝乍患下消之时,张夫子实别有神方,未传于世,今独传于铎,铎何敢隐秘而不出,以救万世乎。方用引龙汤∶玄参(三两) 肉桂(三钱) 山茱萸(四钱) 北五味(一钱) 麦冬(一两)水煎服。一剂渴减半,三剂全愈。龙火浮游干燥之极,非玄参三两,断不能止其焰,非肉桂三钱,必不能导其归。
山茱萸、北五味非用之以益精,实取之以止渴。益之麦冬者,以龙火久居于上游,未免损肺,得麦冬以生其气,则肺金生水,火得水而易归也。或谓多用玄参是欲止焰矣,既恐少用不足以止之,何多用肉桂以增焰乎?盖用肉桂者,正引火归源也。
引火而少用肉桂,又何不可?不知玄参善消浮游之火,但其性太凉,非多用肉桂则不足以制其寒,制其寒则寒变为温,而又非大热,正龙雷之所喜也。盖龙雷之性,恶大寒而又恶大热,大寒则愈激其怒,而火上炎;大热则愈助其横,而火上炽。今用肉桂三钱,入于玄参三两之中,则寒居其九,热居其一,调和于水火之中;又有山茱、五味、麦冬之助,正不见其热,惟见其温也。龙雷喜温,所以随之直归于肾脏。火归于肾,命门不寒,蒸动肾水,下温而上热自除。此方较肾气丸治下消之症效更神速。铎不惜传方,又阐扬其义,以见铎之论症,非无本之学也。
此症用丹桂止氛汤亦效。熟地(三两) 肉桂(二钱) 茯苓 丹皮(各一两) 麦冬(二两)水煎服。
消渴之症,口干舌燥,吐痰如涎白沫,气喘不能卧,但不甚大渴,渴时必须饮水,然既饮之后,即化为白沫,人亦以为下消之病也,谁知是肾火上沸之消症乎。
夫肾中有火,乃水中之火也。火生水中,亦火藏于水内。火无水不养,亦无水不藏,明是水之制火也。然而水之不足,必至火之有余,而火反胜水,火欺水之不能相制,于是越出于肾宫,上腾于咽喉、口齿之间。火与水原不能离者也,火既上升,水必随之而上升矣。水即不欲上升,釜底火燃,安得不腾沸哉。惟是水涸以致沸腾,而烈火日炊,自成焦釜,不以外水济之得乎。然焦釜而沃之以水,仍沸腾而上,故吐如之涎沫耳。治法不必泻火,而纯补其水,使阴精之寒,自足以制阳光之热也。方用宁沸汤∶麦冬(三两) 山茱萸(三两) 茯苓(一两) 水煎服。一剂渴少止,再剂渴又止,饮半月全愈。此方用山茱萸三两,以大补肾水,尽人知之。更加入麦冬三两者,岂滋肺以生肾乎。不知久渴之后,日吐白沫,则熬干肺液。使但补肾水,火虽得水而下降,而肺中干燥无津,能保肺之不告急乎。肺痈肺痿之成未必不始于此。故补其肾而随滋其肺,不特子母相生,且防祸患于未形者也。加入茯苓者,因饮水过多,膀胱之间,必有积水,今骤用麦冬、山萸至六两之多,不分消之于下,则必因补而留滞,得茯苓利水之药,以疏通之,则补阴而无腻隔之忧,水下趋而火不上沸,水火既济,消渴自除矣。
此症用解沫散亦神。熟地(二两) 麦冬(二两) 山萸 丹皮(各一两) 车前子(五钱) 水煎服。
人有素健饮啖,忽得消渴疾,日饮水数斗,食倍而溺数,服消渴药益甚,人以为虫消也,谁知是脾气之虚热乎。夫消渴之症,皆脾坏而肾败。脾坏则土不胜水,肾败则水难敌火。二者相合而病成。倘脾又不坏,肾又不败,宜无消渴之症矣。不宜消渴而消渴者,必脾有热乘之,得之饮啖酒果而致之者也。夫酒能生热,热甚则饥,非饱餐则不能解其饥,然多食则愈动其火矣。火盛非水不能相济,饮水既多,不得不多溺也。此似消渴而非消渴之症。治法平脾中之虚热,佐之解酒消果之味,则火毒散,而消渴之病自除。方用蜜香散∶木蜜(二钱) 麝香(三分)酒为丸。更用∶黄连(一钱) 茯苓(三钱) 陈皮(五分)神曲(一钱) 人参(三钱)煎汤送丸药。日用三丸,丸尽而愈。此丸用麝香者,取麝能散酒也。且麝香最克瓜果,瓜果闻麝香之气,即不结子,非明验耶。木蜜乃枳也,酿酒之房,苟留木蜜,酒化为水。故合用二味,以专消酒果之毒也。酒果之毒既消,用参、苓、连、曲之类,以平脾中之虚热,则腹中清凉,何消渴之有哉。
此症用消饮散亦佳人参 天花粉 茯苓(各三钱) 枳壳 浓朴(各一钱) 山楂(二十粒)麦冬(二两)甘草(一钱) 水煎服。

尿糖病,高血压 -  - 舍得


(丹溪)中花粉连,藕汁(生)地汁牛乳研。(粉、连研为末,诸汁调研。)或加姜(汁)蜜为膏服,泻火生津益血痊。(黄连泻心火,生地滋肾水,藕汁益胃,花粉生津,牛乳润燥益血。)

尿糖病,高血压 -  - 舍得


治消渴方。浮石 舶上青黛(各等分) 麝(少许)上细末,每服一钱,温汤调下。

尿糖病,高血压 -  - 舍得


《养生法》云∶人睡卧勿张口,久成消渴及失血色。赤松子云∶卧闭目不息十二通,治饮食不消。
《法》云∶解衣 卧伸腰,少腹,五息止,引肾去消渴,利阴阳。解衣者,使无挂碍;卧者,无外想,使气易行;伸腰使肾无逼蹙;者,大努使气满;小腹者,即摄腹牵气使上息;即为之引肾者,引水来咽喉润上部,去消渴枯槁病;利阴阳者,饶气力,此中数虚。
要与时节而为避,初食后大饥时,此二时不得导引,伤人亦避,恶日时节不和时亦避。导已,先行一百二十步,多者千步,然后食之。法不使大冷大热,五味调和,陈秽宿食,虫蝎余残不得食,少眇着口中数嚼,少湍咽食已,亦勿眠,此名谷药,并与气和,即真良药。
卷上·正编伤寒病诸候伤寒候《养生方导引法》云∶端坐伸腰,徐以鼻内气,以右手持鼻闭目吐气,治伤寒头痛洗洗,皆当以汗出为度。
又云∶举左手顿左足仰掌,鼻内气四十息之,除身热背痛。

尿糖病,高血压 -  - 舍得

糖尿病的治疗

作者:马悦凌

糖尿病是由于体内胰岛素相对或绝对不足所导致的一种中老年人的常见病。典型病例有,多饮、多食、多尿、消瘦及乏力。当空腹血糖超过6.1mmol/L时,就被诊断患有糖尿病。

糖尿病发病率日益增高,已成为仅次于心、脑血管疾病、肿瘤之后的第三大疾病。糖尿病长年得不到控制,会出现肾病、尿毒症、高血压、脑血管疾病、皮肤病、眼部的并发症、肢端坏疽等。目前没有特效药能很好地控制和治疗此病。

任何疾病,只要不是先天性的疾病,只要是在中年、老年才发生的疾病,都与身体的退化、衰老、磨损有直接的关系。而发生这一切又都与身体内的血液亏虚、寒湿较重、经络不通有直接的关系。

一个患糖尿病的病人,空腹血糖12.8mmol/L。当我给病人腿上、脚上、手臂上多处穴位注射了复方当归注射液、通过经络快速补血、活血后,再给病人做全身的艾熏,使全身快速升温、祛除寒湿,最后做头部、颈、肩、手臂的按摩,病人在接受了几个小时的全身调理后,再复查血糖为9.8mmol/L。隔3天再进行一次全身的调理,血糖降到了7.2mmol/L,又调理几次后,病人的血糖一直稳定在6.5mmol/L左右。

还有一个病人,空腹血糖7mmol/L,可用上述同样的方法治疗后,再复查血糖,血糖升至10.2mmol/L。后来我就在病人治疗的前后都查血糖,发现:

只要是身体内寒湿重、经络不通的糖尿病病人,在经过补血、活血、驱寒湿、通经络后,黏稠、沉重的血液变得轻快了,各脏器的供血很快得到改善,血糖明显下降。

只要是身体内血少、血虚的病人,在经历了补血、活血、驱寒湿、通经络后,血液快速在全身流动起来,血液很快分布到全身各处,身体内的脏器就明显供血不足,血糖很快升高。

经过几十例病人治疗前后血糖的对比,让我对血糖有了新的认识。

只要是血糖高的病人,经过全方位调理后很快降到正常的,说明此病人血液的总量是够的,只是身体内的寒湿重和经络不通。

如果血糖高在治疗后下降不明显,说明病人体内除了寒湿重、经络不通以外,血液亏虚明显,这时一定要让病人多吃补血、补肾的食物,再经过一段时间的食疗后,病人的血糖会慢慢降到正常。

如果治疗后血糖升高非常明显,说明此病人身体内血少严重,这类病人要停掉所有的按摩,只专心于食疗的补血,各种补血、补肾的食物尽量做成稀糊状,并做到少食多餐,在补足血液后,病人的血糖才会平稳。

如果治疗前后,病人血糖是正常的,并没有出现明显的变化,这一类病人的身体状况不错,身体内血液充足,各脏器的功能运转正常。

怎样来判断自己的总血量是足还是少呢?可以做下面的试验:血糖偏高的人,空腹的时候先测一次血糖。然后,取四分之一的青艾条,撕碎后用开水泡化后再加水泡脚,要用桶泡,泡到全身出汗后,再用梳子梳头10分钟,并拍肩、拍膀子几十下疏通经络后,再测一次血糖。血糖下降了,说明身体内的寒湿重、经络不通,以后就每天坚持用温水泡脚,坚持做梳头及疏通手臂的按摩,再每周2次用艾叶水泡脚祛寒,并在饮食上忌掉一切寒凉的食物,多吃补血、补肾的食物。

如果泡脚后血糖明显升高了,你今后的重点就放在用食疗补血上,精心安排好你的日三餐,加强营养,暂时少做运动,少做按摩。

我在前面提到的黑米糊加两个鸡蛋再加一勺固元膏的早餐,吃后也能测出血糖的变化。如果空腹血糖偏高,吃了一丰富的早餐后,一小时后测血糖(饭后一小时的血糖正常值是5.0~9.4mmol/L),血糖降到正常范围内,或只是稍高出一些,但比值仍比空腹时低,都说明你的血糖高是与你身体内的血少、营养不良有关。

以上两种自我测试血糖的方法,是要在没有服用降糖药的情况下进行。

只要是发现血糖偏高的人,一定要自己配一个血糖仪,现在市面上家庭用的血糖仪不但使用方便而且价格也不是太贵。因为血糖高和血压高是一样的,除了身体内的血液亏虚和寒湿重会影响血糖,疲劳、心情不好、感冒、睡眠不好等都会造成血糖的波动。所以经常对血糖进行监测,能让你清楚到底哪些因素会影响你血糖的变化,掌握规律后,你就可以根据你身体的实际情况进行调整。只要是长年在没用药的情况下,空腹血糖控制在7mmol/L以内,我们完全就不需要担心血糖偏高会给身体带来伤害。如果血糖偏高,而自己通过食疗、祛寒、疏通经络并注意休息,保证充足的睡眠后,血糖仍不能得到很好的控制,你就先用药物稳定住血糖,同时注意加强营养,通过正确的食疗慢慢补足血液增强体质后,再慢慢地减药。

糖尿病人用艾条熏全身的时候,用不用生姜片,要根据病人的情况而定。如果病人阴虚火旺、口干、消瘦明显,在熏艾条时不要用姜片,可以先让病人吃几条生泥鳅后再治疗。

糖尿病的饮食是最讲究的,有很多的禁忌。但我在实际中发现,真正影响血糖的还是那些寒凉的食物。前面介绍的各种补血、补肾的食物经常食用,并保证经络的通畅,只要身体内血液充足,胰腺能获得充足血液,是不可能出现功能衰退的,也就不可能出现血糖高。


糖尿病、坐骨神经痛张步桃肾气丸治消渴、治虚劳第一次是在《金匮?虚劳篇》提到因虚劳而腰痛,少腹拘急、小便不利腰痛,所以腰痛是因虚劳小便不利引起,故改善小便不利,腰就不痛了。所以肾气丸可治虚劳引起之少腹拘急、小便不利,小便不利改善后,腰痛即因而缓解。而肾气丸可补阴之虚,可以生气,助阳之弱,可以化水,是补下治下之良剂。第二次是在〈消渴篇〉;「男子消渴,小便反多,以饮一斗,小便一斗,肾气丸主之。」例如喝3,000cc,尿3,000cc是不对的。正常是喝3,000cc,吸收了1,800cc,而经肾小球、肾小管过滤后,经水道、尿道排出1,200cc,如此才正常。甚至有些文献指「饮一溲一」,更不正常,故曰「不治」。肾气丸在热性传染病中未出现。肾气丸治肾不纳气第三次是出现在〈痰饮篇〉:「夫短气有微饮,当从小便去之,苓桂朮甘汤主之,肾气丸亦主之。」呼之气短是心肺之阳有碍,吸之气短是肝肾之阴有碍,呼是阳,吸是阴,肾不纳气是阴之碍。依仲景之观点,呼气有问题,用苓桂朮甘汤,吸纳气有问题则用肾气丸,只要苓桂朮甘汤通其阳,膀胱之窍利矣!而以肾气丸通其阴,小便之关开矣!这也印證「腰为肾之府」,只要小便自利,腰就不痛,是有其道理的。肾气丸治产后泌尿系统障碍第四次是出现在〈妇人杂病篇〉:「妇人饮食如故,......此名转胞,不得溺也,以胞系了戾,故致此病,但利小便,宜肾气丸主之。」意指产后泌尿系统障碍,肾气丸可治。我曾见一患者,产后泌尿系统障碍,我说可以去找原来妇产科医生,她的兄弟也是开业西医,但对泌尿系统一筹莫展。我告诉她是因产程中压迫了膀胱泌尿系统,器官可能脱垂,以升提方式可以治疗。用了补中益气汤,结果效果有限,我就重新思考,为何补中益气汤的人参、升麻、黄耆等补益升提药发挥不了作用?后来思索到仲景先生的「妇人转胞,不得溺」等,肾气丸主之,但小便多也用肾气丸,才发现肾气丸竟然有双向作用。所以改用肾气丸加五味子、五倍子,服后症状完全缓解。近年也常看到一些病人,因尿失禁造成困扰,有的在公开场合不能开怀大笑,因为一笑尿液就渗出,外出也不敢喝水,因为一喝就要找洗手间,,也不敢运动,因为一动就渗尿。有人产后不敢外出运动,只好在室内跳绳,但一跳就渗尿,小孩都已经小学三年级了,始终无法治好,我以肾气丸加味解决了产后延续九年的困扰,患者内心非常喜悦。糖尿病引起肢体酸麻疼痛,当归四逆汤主治本病案患者因糖尿病引起肢体酸麻疼痛,我以当归四逆汤治疗。谈到本方,我记得早年中国医药学院(现改制大学)每年接受日本津村公司生产之浓缩科学中药之临床实验,某年在世贸国际会议厅的学术研讨会,中国医药大学即针对其科学中药临床实验中的当归四逆汤做实验结果专题发表,报告中提到本方对坐骨神经疼痛、糖尿病引起的手脚酸麻有很好的疗效。看当归四逆汤在仲景先生《伤寒论?厥阴篇》中提到:「手足厥寒,脉微欲绝者,当归四逆汤主之」,就不难发现也可针对虚寒而血痹造成四肢厥冷的适应證,因此我用本方治疗其坐骨神经痛及四肢酸麻。当归四逆汤亦治神经传导障碍当归四逆汤我也用治过很多杂病,如雷诺氏症会影响神经传导障碍,糖尿病也会引起神经传导障碍,本方就有一定的疗效。《金匮?腹满寒疝篇》,腹满、寒疝,急性用乌头汤,症缓用乌头煎加桂枝汤,病后用当归羊肉汤,因为「疝」几乎都可归纳为寒症。但水疝则用茵陈五苓散。患者主诉之症状,除以肾气丸、当归四逆汤为主方治疗外,另加石斛、天花粉降血糖,而肾气丸加桑寄生、丹参、金钱草、泽兰及肾气丸中的茯苓、泽泻都可经利尿达到降血压的目的。
  评论这张
 
阅读(122)|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