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得健养生堂

溶经方于刮痧拨罐以养生治病,合食疗培元觅健康

 
 
 

日志

 
 
关于我

声明,我搏客引用的文章只用作参考,并不代表我赞成文章观点,各位千万别乱用,有病去找医生才能保养好身体 我以刮痧拨罐等方法来调理身体,不见人是调不了的,不在广州或不肯来广州者,请免问病

网易考拉推荐

西医解释中医,何以可能?+哲理数学教授孟凯韬:“改造中医”的研究思路不可取+国医大师朱良春:当前的中医都变味了  

2017-03-06 00:57:2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西医解释中医,何以可能?

作者:王世保

时代精神往往直接决定着一个时代的人们采取与之相应的意识形态来看待该时代中的事物,无论是中医废除论,还是中医科学化,都是中国当前唯科学主义意识形态下的产物。中医废除论从科学的角度出发,出于一种仇恨传统文化的非理性心理,要废除不科学的中医,这显然是错误的,它遭到了强有力地反驳;中医科学化虽然在加快中医的衰败,但在中医学界仍为大多数人士所坚持,这既是由国家中医管理部门所制定的中医现代化的政策所直接导致的,同时也是由这种政策所培育出来的一批中医科研既得利益者所造成的。

   中医科学化的一个重要内容就是用西医理论阐释中医理论,显示中医理论所谓的科学性,进而为中医理论在当下的合理性与正当性辩护,那么两种不同文化环境下发展起来的医学体系可以相互阐释吗?

   我们没有看见中医要求西医用中医理论来阐释其理论的合理性与正当性,而是西医一味地要求中医理论必须在西医理论体系之中证明自己的合法身份,中医学界为了谋求中医的合法身份也在大力用西医理论来对自己进行证明。那么,这种苟且求全的做法对发展中医有多大作用?中医能用西医理论证明自己的合法身份吗?或者说西医解释中医何以可能?这两个问题是紧密联系在一起的,后者的解决可回答前面的问题。

   这就象人的一只手,只有当它与人体长在一起的时候,它才能成为一个名副其实的能够活动自如的人手,但如果把它去掉代替猴子的爪子,那么它也只能被猴子当着爪子使用,或许对于猴子而言,这个人手作成的爪子还没有自己原来的灵活,只能是一个赘物!这个例子说明:作为整体的一部分只有在这个整体之中才能是其所是。

   中医理论作为一个自足的体系,必须在整个传统文化内,才能被理解,也就是说,中医理论只有在传统文化之中作为传统文化的一部分,才能取得自己的合理性与正当性;同样,中医理论也只有在这种同自己的文化属性保持一致的传统文化氛围中才能得到进一步创新与发展。西医工作者要想理解中医理论,只有持着一种文化的二元论,从中国传统文化的角度才能真正理解中医,也就是说西医工作者的自我意识里必须纳入传统文化;这就象我们要理解西医理论一样,我们必须具备理解西医的科学文化知识,如果从中医理论的角度来看西医,那么我们同样是不能理解西医理论的。

   中医要想证明自己的合理性与正当性,取得合法身份,其前提取决于西医工作者或者国人能否从传统文化的觉度来认识中医,而不是向中医理论上投射西医理论。如果西医工作者仅仅从西医的角度来理解中医,那么他们在中医理论里看到的将不是中医理论,而是西医自己。

   因此,中医理论的合理性与正当性的取得,不是采取一种自卑的文化心理,往自己身上投射西医理论,进而争取西医的承认。中医必须走出这种科学化的被动局面,而是主动要求西医首先要接受传统文化的意识形态,从中医自身的文化特征来理解他所面对的中医理论。

   一个不能用基于中医理论的传统思维来认识中医理论的西医工作者,是不可能理解中医的;一个不能用基于西医理论的逻辑思维方式进行认识西医的中医工作者,同样也无法认识西医理论。

每一种理论的被理解只有在自身所在的文化环境下才能被认识,否则,只能造成曲解,这就象何祚庥、方舟子和张功耀之类,他们永远不会用中医理论的思维方式进行思考问题,所以,他们永远也不可能真正理解中医。

中医理论的合理性与正当性呼唤着传统文化的复兴。

  文原创,转载需注明出处!

  地址:http://jingxiuyuan.blog.hexun.com/p2/default.aspx


哲理数学教授孟凯韬:“改造中医”的研究思路不可取 
 按照科学发展的规律,任何一门科学都朝着两个不同的方向发展:一是深度,一是广度。向深度发展,即研究内容愈来愈细;向广度发展,即研究范围愈来愈大。

 

什么是哲理科学

 

笔者曾提出世界十二大规律,即对立统一规律、三五生成规律、顺逆转化规律、物极而反规律、消长对称规律、正反相抵规律、分浑交替规律、量变质变规律、渐变突变规律、性状无穷规律、差异永存规律和否定之否定规律。这十二大规律是世界万物发展变化的普遍规律,其中的顺逆转化规律和物极而反规律决定世界万物发展变化的总体趋势,消长对称规律和正反相抵规律统摄世界万物发展变化的全过程,更是世界万物无法逾越的。

 

哲理科学便是建立在十二大规律基础之上的。哲理科学可以贯通一切研究受客观规律支配的事物学科之间的联系,而不存在学科壁垒。这就意味着,从广度发展角度而言,哲理科学也许已达到科学发展的最高层次。哲理科学发端于阴阳五行,沿袭中国传统的思维方式,而阴阳五行逻辑是高层次的辩证逻辑,所以哲理科学以整体论为哲学基础、以辩证逻辑为思维逻辑、以综合方法为思想方法,因而是一门地地道道的整体科学。

 

之所以说哲理科学发端于阴阳五行,乃是因为将哲理数学与阴阳和五行的概念相结合分别创造了“象、数结合的世界全息太极图”和“新概念五行图”(见图1),并且由“象、数结合的世界全息太极图”发现和从数学角度证明了世界十二大规律,而哲理科学正是以世界十二大规律或“新概念五行图”审视各个领域的问题,并将哲学思辨和科学实证相结合而得以建立的。以之审视各个领域的问题,研究过程不再是冥思苦想,而变成“按图索骥”,因而认识事物的能力会有很大的提升。认识能力的提升就是智慧的增长。因此可以说,哲理科学功在于启迪智慧。

 西医解释中医,何以可能?+哲理数学教授孟凯韬:“改造中医”的研究思路不可取 -  - 舍得

 


图1


中西医两种文化有本质差异

 

长期以来,由于受西方学术思想的影响,中医教育在某些方面存在一定的问题。首先是怀疑中医是不是科学,继而企图用西医改造中医,作为中医理论基础的阴阳五行学说也被扭曲成为五种物质,完全违背了中国传统的“气一元论”的观念,殊不知所谓五行,原本是阴阳二气周期性相对变化的五个不同的阶段,即如无字天书“河图”(见图2)所示,以中气(即阴阳未分的混沌之气)为枢轴,阳气由西北方向东南方(在人体则是由右下方向左上方)升化为火,半升则为木;阴气由东南方向西北方(在人体则为由左上方向右下方)降化为水,半降则为金;中气化为土。

 

西医解释中医,何以可能?+哲理数学教授孟凯韬:“改造中医”的研究思路不可取 -  - 舍得

 

图2


中、西两种文化的本质差异在于具有不同的物质观:西方注重结构与成分;中国古人则注重功能与作用。由于注重功能与作用,所以将五行也引申为五种功能与作用:木气为疏泄作用,火气为宣通作用,土气为运化作用,金气为收敛作用,水气为封藏作用。因为任何事物都有功能和作用可言,所以中国古人不论对于什么都按照功能和作用将其纳入五行的框架,故而阴阳五行成为中国传统文化的渊薮。对于人体而言,因为肝具有疏泄作用,心具有宣通作用,脾具有运化作用,肺具有收敛作用,肾具有封藏作用,所以认为肝、心、脾、肺、肾分别属木、火、土、金、水。对于中药而言,只讲四气、五味,四气归于阴阳,五味则纳入五行。

 

“改造中医”的研究思路不可取

 

中医与西医属于不同类型的科学。西医以还原论为哲学基础,以形式逻辑为思维逻辑,以分析方法为研究方法,所以属于分析科学;中医以整体论为哲学基础,以辩证逻辑为思维逻辑,以综合方法为思想方法,所以属于整体科学。

 

因为一些人认为中医不科学,所以就试图将中医改造成所谓“科学”,有几种常见的“改造中医”的研究思路,其中影响最大的首推中医西化,即以西医解释和改造中医;其次是用传统数学方法研究中医;再次是用系统科学方法研究中医,其实以这几种思路研究中医都是不合适的。

 

西方注重结构与成分,所以西医以人体解剖学为理论基础,西药以成分为质量标准;由于中国古人注重功能与作用,中医以阴阳五行学说为理论基础,中药以四气五味和归经作为质量标准。中医与西医又分别属于整体科学与分析科学,更无法用西医解释和改造中医。

 

传统数学以形式逻辑为思维逻辑,以分析方法为思想方法,属于分析科学;中医学以整体论为哲学基础,以辩证逻辑为思维逻辑,以综合方法为思想方法,则属于整体科学;尤其是,按照形式逻辑的“排中律”,只承认“非此即彼”,而否认“亦此亦彼”,与中医的阴阳概念根本不相容,因为阴与阳总是“亦此亦彼”的,“阴阳离决”才属于“非此即彼”,但“阴阳离决”则意味着死亡。对于阴阳这个具有根本性的问题无法进行研究,也就遑论用传统数学方法去研究中医了。

 

系统科学方法对于中医而言,看似可行,实际上也很难行通。问题就在于对中医而言,整体论与还原论缺乏统一的条件,因而很难统一。

 

以哲学思辨结合科学实证研究中医

 

中医学需要现代化以适应时代的需要,这是因为它长于哲学思辨而疏于科学实证,不具有现代科学形式。因此,将哲学思辨与科学实证相结合是对中医学进行研究发展的正确途径。

 

阴阳五行数学与哲理科学都以整体论为哲学基础,以辩证逻辑为思维逻辑,以综合方法为研究方法,与中医学同属于整体科学,因此,以其为方法研究中医是切实可行的。“理、法、方、药”是中医的核心问题,理和法主要靠思辨,方和药则是基于理和法的技术问题。哲理科学将哲学思辨上升到科学实证层次,使得人们对于许多问题的认识由原来“只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跃向“既知其然,又知其所以然”。理和法就属于这类问题。

 

因此,理和法属于哲理科学的研究范畴。方和药则属于阴阳五行数学的研究范畴。阴阳五行数学与临床相结合,既可对病证的变化和转化进行分析,又可对中医的传统治法进行逻辑检验,还可由“既病”推断“未病”。根据诊断和推断结果,进一步可以选药组方,从由“既病”推断“未病”到选药组方,借助基于阴阳五行数学实现中医辩证施治和辨病施治。


作者:孟凯韬 西北大学哲理数学研究所

国医大师朱良春:当前的中医都变味了


导读当前社会上的中医都变了味了,因此刘力红教授写了一本《思考中医》。我现在认为中医界不光要思考,思考只是一个开始,要真正的回归中医,回到中医的本位上来,还要用中医的思维方法来使用中医中药,这样子才能发挥中医中药的特色优势。

西医解释中医,何以可能?+哲理数学教授孟凯韬:“改造中医”的研究思路不可取+国医大师朱良春:当前的中医都变味了 -  - 舍得


当前社会上的中医都变了味了。


2009年6月19日,由中国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卫生部和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在京联合举办了首届“国医大师”表彰会,王玉川、王綿之、方和谦、邓铁涛、朱良春、任继学等30位从事中医临床工作 的(包括民族医药)的老专家获得了“国医大师”荣誉称号,他们是当代中医杰出的代表,而且都是人民心目中真正的“老中医"。


在南通的倪锋兄和朱良春先生之子朱幼春先生的帮助下,我敲开了朱良春老先生的门。来之前朱幼春先生提前告知,老爷子年事已高,身体欠安,见面时间不超过半小时。没问题,我曾经为十五分钟的见面开过两千公里车穿越一个国家呢。跳上开往上海的列车,之后辗转南通。揣着满脑子“民间中医、江湖游医”的故事,走近“国医大师”,我期待着又一次不一样的经历。


  • 1、朱又春:父亲的座右铭是——每日必有一得。


为了珍惜时间,我比预约的时间提早五分钟抵达老先生的寓所。老先生的住处很大,但是满眼的书和字画把屋子塞得满满的,衣着随意的朱老先生正笑眯眯地用电动剃须刀剃胡子,桌面上的小楷毛笔还沾墨未干。早听说朱老先生多年来一直亲笔写信,有信必回,果然所言不虚,令人钦佩。


“父亲的座右铭是——每日必有一得。他至今天天看书学习,对当今中医界的状况非常了解!比如说任之堂主人余浩、铁竿中医彭坚、早叫庐潘德孚等等中医的书和资料,都是父亲先了解到的。”朱又春说起自己的老父亲充满敬意,“每一段时间他还要把我们家所有学中医的朱家军召集起来,在这里的二楼学习。”


“请坐请坐。”身材高大的朱老先生招呼我们坐下,他的声音有点嘶哑,但是从容不迫。岁月在这位1917年出生的老人脸上,斑斑驳驳留下了许多痕迹。来拜访老先生的人一定很多,我猜想老先生甚至还不确切知道我从哪里来、是来做什么的,可是他依旧像一棵历经风霜的老树,静默地立在那里,耐心地陪伴我们这些慕道者。


“老师,我是一位中医纪录者。这两年半来,我一直在国内寻访,希望能纪录那些很纯粹的具代表性的有着良好医德的民间中医。”我打开笔记本,准备用投资宝贵的五分钟来个自我介绍。“这是我纪录的第一个中医故事,这两个人用了一年的时间在中央人民广播电台解读《黄帝内经》......”


慢慢地,朱老先生放下手中的水杯,俯下身子,目不转睛地随着我的镜头,开始一起走近那些陌生而又熟悉的中医世界。


“这位就是终南山那位一百岁的老道医......这个陈山民去年我见过,很有灵气......这个余浩医生的书我跟所有的孩子们推荐,很有见地......郭生白医生已经走啦?可惜可惜......这个法国的老中医了不起啊,真应该认识一下......”


西医解释中医,何以可能?+哲理数学教授孟凯韬:“改造中医”的研究思路不可取+国医大师朱良春:当前的中医都变味了 -  - 舍得


  • 中国医药学是一个伟大的宝库


“你做的事很有意义!过去毛泽东主席讲过,中国医药学是一个伟大的宝库,应当努力发掘,加以提高。”朱老先生把眼睛投向窗外,“宝库在什么地方?

我认为有三个方面:


一个是历代传下来的古籍,医书。这个里面有很多宝贵的东西,包括《黄帝内经》《难经》《伤寒杂病论》,以及历代的中医著作,这个里头有很多,前人留给我们的宝贵的东西;


第二方面,就是现代的名老中医,他们的活经验。这个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已经在做,那么就是师带徒,这是要抓的,要抢救。不抢救呀,老的一个一个的都去了,去了就没有了;


第三个方面,就是流传在民间有一技之长的、有独特的一些技能的这些中医要保护。需要国家能够注意到这方面,能够给予大力支持,这样子才能把这个宝库当中的这一块保存下来。不然的话,一个一个的都会湮没掉的。


所以中医的振兴,古代的医书有人在整理,有人在研究。现代的这个老中医的传承国家抓得很紧,这一块呢,流传在民间的就抓得比较少。”


我猜想一定是时间已经过去半小时了,朱幼春先生在老先生身后偷偷地指指手表,示意抓紧采访。当我合上笔记本的时候,老先生眼光还有不舍,这些故事一定让他想起自己学医的那些日子,想起自己追随过的马恵卿、章太炎、章次公老师们,想起旧社会流浪江湖的蛇花子季德胜,旧社会治疗瘰疬、肺脓疡的土郎中陈照和成云龙......


“你这两年多访问了这么多隐藏在民间的高手,我感觉这个非常好!了不起!这个应该要得到国家的支持,使得这个工作更顺利一点,继续进行。祝愿你在这方面取得更大的成绩!为继承中医中药做出更大的贡献。”朱老先生的声音提得很高,眼睛直直地射过来:“宋代的大儒叫张载,他曾经说过这么几句: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我感觉他这几句话气度恢弘,有担当的勇气,有复兴必出的意识。我想把这几句话送给你,祝你取得更大的成果!”


这个压力有点大,我擦擦额头的汗,“朱老师,后面我开始电视采访,您喝口水休息一下?”老先生谈兴正浓呢,一屁股坐在为了电视拍摄指定的太师椅,冲着大家挥挥手,“我们继续聊!”


西医解释中医,何以可能?+哲理数学教授孟凯韬:“改造中医”的研究思路不可取+国医大师朱良春:当前的中医都变味了 -  - 舍得


  • 2、当前社会上的中医都变了味了


黄剑:老师,我们应该怎么样给当代的中医定位?现在中医的位置不停的在被冲击、被摇摆,被自己的人否定,被别人否定,您觉得应该怎么样给自己定位?


朱良春:现在这个中医在中国可以说不是主流,主流是现代医学。但是呢,由于这个中医几千年来传承下来的医疗理论和经验,用之于临床确实有效,老百姓相信它,也确实能够治好病,所以中医还能继续存在下去。


但是目前面临着一种中医西医化问题。很多青年中医,不是在读《黄帝内经》《伤寒杂病论》,而是在把时间用在现代医学上学习西医,因为他们不学西医就不能生存。现在的中医院也不是纯粹的中医院了,是一个综合性的中医院,相当于综合医院里面一个中医科,所以在这么一个情况下,中青年医生,他要管病房,要应付急疹,不能不学一点现代医学的东西。但是他们把重要的力量放到西医方面去,就是本末倒置,中医的东西慢慢的淡化了,所以现在,能够使用纯粹的中医中药来治病的中医不是太多,大概是中老年以上比较多一点,中青年以下的医生都在西化。刚才我看了你采访的很多的民间中医,我感觉很了不起!像这些人可以说是真正的中医,纯正的中医,没有变味的中医。


当前社会上的中医都变了味了,因此刘力红教授写了一本《思考中医》。我现在认为中医界不光要思考,思考只是一个开始,要真正的回归中医,回到中医的本位上来,还要用中医的思维方法来使用中医中药,这样子才能发挥中医中药的特色优势。如果用西医的那种辨病的方法来用中药,一发热,就是清热解毒,就要用抗生素,这是完全错误的。发热有很多种发热,是一种身体本能反应,你要因势利导,而不是一盆水泼上去。寒而发热从外去掉,内而清热要从大小便排掉,这样子,比什么抗生素都强。


中医不是不能看急症,几千年来,中国人完全是靠中医。外国人瘟疫大流行,一死几百万,上千万。那么我们中国人没有这么大流行过,为什么?靠的是中医中药。问题是我们现在老百姓,一遇到发热就是到西医院,挂水,输液。这是一种误区。我们应该要充分发挥中医辨证论治,因势利导,发挥中医中药的作用。当然现在这个情况,要花很大的力气来扭转。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在这方面已经做了不少的工作。例如,确定全国名老中医,就是想把老中医的经验传授给青年一代。还采取了一些相应的政策鼓励中医中药,支持中医的一些活动,这个我感觉得都很好。但是呢,你刚才给我看到的这些采访,里面许多民间的、有一技之长的纯正的中医的保护和支持,国家在这方面还做得不够。如果(在保护)纯正中医方面能够花一点力气,把这个工作做好,我想这是一个挽救中医、振兴中医的一个非常高明的措施。


西医解释中医,何以可能?+哲理数学教授孟凯韬:“改造中医”的研究思路不可取+国医大师朱良春:当前的中医都变味了 -  - 舍得


  • 3、现在的中青年,应该把重心放在钻研学习中国传统的中医中药


黄剑:我还想请老师谈一谈这个关于中医传承现在掉链子掉在什么地方?现在中医传承的方式方法和过去的家传师传都不一样了,您觉得现在的年轻一代,还有机会把中医发挥得更好更高,超越过去的中医吗?


朱良春:最近一二十年,我们一些老中医碰在一起就经常谈这个问题,也经常呼吁这个问题。过去中医学校是以中医为主的。基本上80%到90%都是中医中药的内容,稍微讲一点现代医学的一些生理解剖的东西,作为图像印证参考,所以我们学的基本上都是中医中药的东西。读古书,四大经典以及唐宋元明清好的著作,我们都要浏览,有些要精读。所以解放之前培养出来的中医,对古代的东西继承的比较多,运用的比较好。


解放以后,从1956年开始,中医学校中医学院还是不错,基本上就是80%是讲中医中药,20%讲了一点现代医学常识,生理解剖,病理学也讲了一些。但是后来,就不对了。原来是二八开,后来是三七开,四六开,现在是对开,一般50%学中医,50%的课程是西医的课程。结果这么一来,青年人接受现代医学的知识很容易,而接受古代的传统的东西,因为语文基础比较差,学起来确实有些困难,不容易理解。那么这样呢,他就把那个重点放在西医那边去。所以现在培养出来的这个青年中医,一开口讲的都是现代医学的那一套,诶。


从根本上说,中医的辩证思维是整体观,天人合一。那现代医学呢,他是局部的微观的,不是整体。那么两种不同的思维方式,在脑子里就会混乱打架,有时候当然他为了适应病人的一种要求,就经常使用西药。确实,有一些西药呢有针对性的效果,确实是立竿见影,但是,他不知道,很多的西药都有副作用。例如现在美国,使用抗生素,掌握得很严格的,一般不大用,现在使用抗生素最多的是中国。所以在中国应该发挥中医中药的作用来代替这一部分,就可以减少很多医源性的这一种疾病。


所以现在的中青年,应该把重心放在钻研学习中国传统的中医中药。而我们老一辈的中医,有责任引导帮助中青年医生来学习中医中药。中医中药里面有无限的内涵,有无限的宝藏,值得我们去挖掘。我们现在所掌握的前人留下来的东西渐渐流失,沧海一粟,大量的东西被埋藏在那里。所以我们作为老中医很着急。我经常和广东的邓铁涛教授、上海的颜德馨教授、北京的路志正、陆广莘教授碰在一起,讨论这些问题,怎么样来关心中青年一代,引导他们、启发他们做好基层中医院的工作。


去年安徽省也做了一些好事。安徽省的卫生厅同安徽中医学院利用暑假,组织了老师和学生一百多人,分成若干个小组到每个县去,访问流传在民间的一技之长的高人,或者流传在民间的单方、秘方。他们通过两个月的努力,收集到几千个好方药,发现了几百个有一技之长的隐藏在民间的高手。过去章太炎先生曾经说过:“下问铃串,不贵儒医”,如果这样做可以使得中医出现一个空前的欣欣向荣的大好形势。


黄剑:请问老师,中医现在有很多的派别,有什么“孟河派”“火神派”“温病派”,您是什么看?您是哪一个派的?


朱良春:这个某某派某某派有它的历史原因,在现代来说,强调哪一个派都是片面的,因为你比如说“火神派”,难道所有的人都应该去“附子、干姜”吗?不是。还是要辨证论治,寒症,虚症你可以用“附子、干姜”;热症、实症你可以用“附子、干姜”吗?我感觉得强调了某一派是不太符合中医的宗旨。中医,什么叫中医?不偏不倚为中,中医治病就是平衡。阳亢了就把阳降下来,把阴升上去:阴虚了就要养阴。阴阳、表里、寒热、虚实,你必须要运用八纲,运用六经来辩证,而不是偏离哪一派。某一派有某一派的特长,但是他有适应症,这一派就完全用那个药,那就是错的。


黄剑:其实还有很多的问题,我下次再来问您,每次从您这里掏一点宝贝。我们组织了两次道医会,把很多年轻的医生,很优秀的医生都聚在一起,把自己的绝活宝贝拿出来,相互献宝求宝,共同提高,现在我要请您也献献宝,呵呵。


西医解释中医,何以可能?+哲理数学教授孟凯韬:“改造中医”的研究思路不可取+国医大师朱良春:当前的中医都变味了 -  - 舍得


  • 4、知识不带走,经验不保守


朱良春:我做医生,其实多年以来一直坚持的原则就是“知识不带走,经验不保守”。我的知识是前人给我的,是人民给我的,我不应该带走,应该完全拿出来。我的实践经验不应该保守,应该公之于众。所以过去我讲五十年代就发掘了三个民间医生季德胜、陈照、成云龙,成为南通市中医院的三枝花。这三个人哪,其中有两个人一字不识,文盲,但是他掌握了特殊的技术、方子,我们整理发掘出来,三个人都获得嘉奖。前人的留下来的很多单方、秘方应该要传承下去,不应该变为私有。所以你刚才说组织的道医会,让大家无私交流这是非常好的,大家互相献宝,共同提高。在中医中药方面,我从医到今年75年,从来不保守。


湖南中医药大学的彭坚写了一本书《我是铁杆中医》,在这个书里头就写道:当代的老中医当中,最不保守的是朱良春先生,他的很多实践经验都贡献出来,我们拿到用了以后都有效。这个对于我来说就是最好的安慰。因为一个人你自己掌握了一些东西就必须公之于众,加惠于人民,传之于后世,何必把他烂到肚子里头?过去的文革以前搞过献宝献方活动,各地都兴起献方,后来就没有了。现在我讲呢,也应该给贡献出好东西的人适当一些奖励,精神奖励也好,物质奖励也好,这样子对我们中医中药的继承发扬有很大的好处。


每个医生都会各有特长,各有各的经验,不过归根结底还是老祖宗的那一套。你比如说张仲景,张仲景呀,他就是坚持辨证论治,坚持发明方药,症候对应,什么方药对什么症候,不对应就会不得疗效。那么这个方药同症候对应就需要很好的辨证论治,望闻问切就是中医的四大手法,现在我感觉得,中医在这个望诊方面慢慢的淡化了;问诊嘛,这个是主要的;闻哪,这个主要是听这个病人的声音呀,呼吸呀;其次就是脉诊。我感觉得,望诊、切诊是大大的削弱了。过去讲,“望而知之谓之神”,那么“切而知之谓之巧”,这个有两条,实则望诊呢在辩证上面呢,有极大的作用,所以古人讲“望而知之谓之神”。


有很多病人,一见就知道这是虚症、这是寒症,这是病在肝,这是病在肾。很多病人,一进我的诊所,大体一看就知道,一般掌握了,再看看舌苔,再切切脉,再配合问诊,那就更全面,要四诊合起来,四诊完全,所以这方面呢,我强调辨证论治,强调望诊、切诊,问诊、闻诊这个大家都可以掌握。这个望诊呢现在要大大的发扬,这有时候比CT、B超呀都来得快。我讲一个简单的例子:“面王以下者,膀胱子处也”,面王以下就是这个人中,这个地方走膀胱、走直肠。


膀胱:是泌尿系统,直肠呢就是指的生殖系统,不管男女,生殖系统的、泌尿系统的病,人中都一看就知道。很多妇女呢,一看她人中,人中部位很深,说明有痛经,你的子宫呀后屈的,她说对呀,你怎么知道的,我说你就摆在脸上了,这个《内经》里头就有。


上世纪60年代,南通地区白喉流行,卫生部门找我用中医方药给予治疗,我当时是在当院长。一方面我用中药,一方面我就注意到《内经》里头讲利用阙上穴也很容易,斜刺下去,留针,用胶布给他粘上,又不疼又不痛,小孩子照样的这个,跑呀,跳呀,效果非常好。针下去一刻钟到二十分钟,只要你没疼痛没什么感觉就取针,三个小时以后温度是下降了,大半天乃至一天就一直就留在里头。白喉的白膜就脱落了,有的一天就好了,有的两天,最多的三天就好了,这疗效就很神奇。所以古人留给我们的东西很多,我们没有去发掘。

  评论这张
 
阅读(94)| 评论(1)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