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得健养生堂

溶经方于刮痧拨罐以养生治病,合食疗培元觅健康

 
 
 

日志

 
 
关于我

声明,我搏客引用的文章只用作参考,并不代表我赞成文章观点,各位千万别乱用,有病去找医生才能保养好身体 我以刮痧拨罐等方法来调理身体,不见人是调不了的,不在广州或不肯来广州者,请免问病

网易考拉推荐

佟彤:为何中医没医闹+中医补血就是治“贫血”?  

2017-03-30 00:46:4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佟彤:为何中医没医闹

byb.cn
[人物] 作者 :byb.cn 日期:2017-3-30 00:01

    【byb.cn 】(来源:北京晨报)之前总有人问:为什么中医没有“医闹”?往难听了说,是因为中医治不好也治不死,往好听了说,是因为中医在治人,而不是在治病。虽然治不好,但能让病人不难受,就满足了病人的最大诉求。西医非此,指标正常了就让你走人,不是医生不给治,而是没法治,西医是治病的,没病的人于他,确实无用武之地。


  但问题来了,医学认识的疾病,就是疾病的全部吗?显然不是。比如心电图,虽然护佑了人类百年有余,但很多在“冠脉造影”时发现心梗的病人,居然有一半左右,在之前做心电图时,是“未见异常”的。因为心电图记录的,只是指标检测时的瞬间心电变化,如果不能抓个“现行”,心电图可以报喜不报忧。


  再比如,那些始终盯着自己“乙肝病毒滴度”的人,即便“转阴”,医生仍旧嘱咐他们还可能有传染性,因为“转阴”的指标,显示的并非体里病毒存留的事实,不是病毒真的消失了,而是仪器对含量再小的病毒,检测不出来了,那些存留在体内的微量病毒,逃出了指标的“法眼”。

  逐渐的,意识到自身局限的西医学,也在不断修改自己,以“前列腺炎”为例,罹患者习惯和化验指标中的白细胞较劲,即便已经症状全无,但残余的白细胞却被他们认定是疾病未愈的证据,为此忧心忡忡。事实上,对“前列腺炎”的国际诊断标准,已经把病人的感觉放在第一位,白细胞的多少,被认定和病情的轻重无直接关系。


  相比这些科学的硬指标,中医很软,中医看病始终在意的是病人的感受,相信感受在一定程度上代表了身体状况,即便你的化验指标没发现“贫血”,但只要属于中医的“血虚”,就值得用黄芪当归之类的补气养血,因为非此,病人会觉得疲乏、头晕、手脚冰凉。


  中医一直有“胃喜为补“的说辞,意思是:吃进去之后身体不觉得难受的东西,就是你需要的或者说能接受的,其实就是尊重身体的真实感受。事实也如此,一个脾胃虚寒的人,不可能喜欢生吃梨或者萝卜的,他肯定怀念姜汤入胃的暖意;一个胃火炽盛到口干烦热的人,也会本能地畏惧一直嗜好的“麻辣烫”。


  从这个意义上说,争论“医学是不是科学”,远没有争论“科学是不是看了清世界”,更有价值,后者就是前者的答案,也是我舍不得把医学归为科学的原因,不是不舍得医学,而是不舍得生了病的人,作为他们生命唯一救赎的医学,怎么能板起科学的生硬面孔,从温软的人性中撕裂、分离?
佟彤 相关文章
佟彤:超过50得带状疱疹有可能是癌
(来源:北京晨报)读者:父亲得了带状疱疹,为了怕传染不让去家里探视,这种病传染吗? 
网评 事件2017-02-21 00:01:04 
百科全说佟彤脸要穷养身要娇养全集
网评 视频-讲座2011-12-07 20:55:00 
万家灯火佟彤别让疲劳害了你全集
网评 视频-讲座2010-07-23 10:51:00 
百科全说佟彤走进不疲劳的生活全集
网评 视频-讲座2010-04-13 10:15:00 
百科全说佟彤不上火的生活全集
网评 视频-讲座2010-03-31 10:00:00 
38集BTV养生堂佟彤之不上火的生活
   佟彤简历:   佟彤,毕业于北京中医药大学。长期从事医疗卫生领域的新闻报道与科普文章的写作。出版有《别让误诊害了你》《看名医不挂号》等作品。《不上火的生活》深入探讨了关于"上火”的种种问题,分别详述了心火、肝火、胃火、肺火和虚性之火的种种症状... 
网评 视频-讲座2009-11-09 09:53:00 

中医补血就是治“贫血”?


中医补血,被很多人理解为就是治“贫血”,这狭义了中医的补血概念在先,低看了中医在后。

  即便是顶级补血药阿胶、熟地,也不如西医输血效果快,但无论是中医,还是中医托生的中国哲学,都不屑于后者,这一点,已经被孔子写进了《论语》:“君子不器”。

  “器”字中间是个“犬”字,《说文解字》对“器”的解释是:“象器之口,犬所以守之”。能被狗看护住的东西,材质再高贵,也是可以被拘泥住的,有明显的局限性,无论于哲学还是医学,都不是最高境界,从孔子对“器”的否定,到中医补血的内涵,显示出的是中国人和中医的思维优势。

  西医诊断“贫血”,就看化验单上的红细胞、血色素,低过一定数值就可诊断,标准清楚、客观。中医对血虚的判断,靠医生主观辨证和病人自身感受:面色萎黄或者恍白,手脚冰凉,头发枯黄,容易疲劳,头昏失眠心慌等,诊断依据模糊、主观,后者是中医被指不科学的原因之一。

  晚近,像韩启德院士这样量级的科学资深人士不断发声:托生于科学的医学,面对人类的健康,只有8%的贡献而已,而很多奇迹,恰恰发生在科学不及之处。

  去年年底,美国血液学会将“欧尼斯特·博特勒”奖,颁发给前卫生部长陈竺院士,表彰他用“三氧化二砷”将一种白血病基本“治愈”。事实上,“三氧化二砷”,早在上世纪70年代,已被中医用来治疗食道癌,那时候,它的名字还叫“砒霜”。

  那个食道癌病人吃的药,是当地一位中医的方子,“砒霜”是重要一味,服药后,不仅能喝水,一顿还能吃两个馒头,检查也发现,他的癌肿萎缩,食道不再堵塞……后来,砒霜改为“713”针剂,更广泛地用于治疗癌症。只可惜,那时的“砒霜”因为没被科学认识而错过医学殿堂,不知道有多少白血病人,也就因此,错过了生机。

  这样的问题同样出现在中医的“血”与西医的“血”的区别上:一个被中医辨证为“血虚”的人,可能并不“贫血”,这种人在西医无需治疗,因为没病;也无法治疗,因为没药。但在中医看来,他们急需用气血双补之剂扶助,明代张景岳的“两仪膏”就是典范,只有两味药:人参和熟地,但从两个层面体现了“君子不器”的中国文化主旨:

  从技术层面看,补血的熟地与补气药的人参,各占一半,宛然一幅“阴阳图”:借补气药之力,点化补血之品而成“气”,这个“气”既包括血管中的血,更包括身体的用血能力,血因为有了“气”的统帅才成了可以为身体所用的活血。

  从宏观层面看,中医血虚辨证中主观而模糊的感觉,往往先于清晰而客观的指标变化之前出现,换句话说,中医在人成为病人之前,就开始接手了,开始防范了,中医接手之处,也正是科学不及之处。

  从这个角度上说,如果把中医的补血等同于西医的治“贫血”,至少违背了“君子不器”的古训,试想,用有形、有限之“器”,代替无形、无限之“气”,这于后者,是多大的委屈!对此,即便在西方哲学家眼里,想必也是看不过去的,比如尼采,他有一句名言:“生命僵死之处,必有法则堆积”。(记者佟彤)

  评论这张
 
阅读(67)|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