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得健养生堂

溶经方于刮痧拨罐以养生治病,合食疗培元觅健康

 
 
 

日志

 
 
关于我

声明,我搏客引用的文章只用作参考,并不代表我赞成文章观点,各位千万别乱用,有病去找医生才能保养好身体 我以刮痧拨罐等方法来调理身体,不见人是调不了的,不在广州或不肯来广州者,请免问病

网易考拉推荐

【转载】大黄配伍用途多+张琪教授临证用大黄经验+大黄通二便在急症中的应用+误区:中药——大黄是泻药!  

2017-03-31 18:38:51|  分类: 药.方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花语百合《大黄配伍用途多》

大黄配伍用途多

大黄,苦,寒。入脾、胃、大肠、心包、肝经。攻积导滞,泻火凉血,逐瘀通经。

《本经》:“下瘀血,血闭寒热,破癥瘕积聚,留饮宿食,荡涤肠胃,推陈致新,通利水谷,调中化食,安和五脏。”凡血分无郁热,肠胃无积滞,以及妇女胎前、产后、月经期及授乳期中,俱宜慎用。

利胆排石

肝胆湿热蕴结,胆汁滞留,每可形成胆石症与胆囊炎。大黄本为通腑攻积泄热之品,用大黄通利“奇恒之腑”以使其“中清”,亦属常理。

对于胆石症,经B超检查。凡胆囊、胆管结石未大于胆总管者。则宜利胆排石,用大柴胡汤加减。

制大黄(黄酒拌蒸)10g,柴胡、白芍、半夏各9g,黄芩、枳实各6g,疏通少阳湿热,驱结石出胆总管入十二指肠而下;金钱草15g、黄郁金、广木香、陈皮各8g,行气以排石;玄明粉8g(2次和服),软坚散结,消积导滞。

若大便日解2次以上,则减大黄至6g。煎服2剂后,症状缓解,服4剂后,粪便中可淘出结石较多。

治虚实便秘

大黄攻积通腑,治实热便秘、食积停滞是良药,惟不利于虚证。景岳济川煎温润通便,主治肾虚气弱,大便不通,或习惯性便秘,腰酸背冷。

然老人及阳虚便秘者服之,咸谓通便力缓,每致欲解不解,肛门坠胀。我用熟大黄6~9g,当归身、肉苁蓉、怀牛膝各10g,枳壳、泽泻各4g,升麻3g。

清水文火煎,空腹时服,大便易通而畅,名大黄济川煎,是寓通于补且又升清降浊之法。

若虚证偏重,减枳壳,加甜杏仁9g,熟大黄只用5g;若实证偏重,则用酒大黄8g后下,并加火麻仁10g,枳壳改为枳实。

大黄合厚朴、枳实,则治胸腹满痛。

合黄连、黄芩,则治内热吐血,便秘及阳黄。

合水蛭、虻虫、蟅虫,则治瘀血。;

合栀子、黄柏,则治湿热疸。

合附子、细辛,则温经散寒,通便止痛。

合丹皮、桃仁等,则散结消肿治肠痈。

大黄 1g合甘草 0.7g,则治恶闻药气,服药即吐。

合香、连、芩、芍,则治实热痢疾(菌痢)。

合礞石、沉香,则治痰积癫痫。

合巴豆霜、干姜,则攻逐冷积,治脘腹卒痛欲厥。

大黄合芒硝,则软坚消积。

大黄1g入六君子汤,则苦味健胃,芳香悦脾而食香。

大黄性虽趋下,而又善清在上之热,既能入血,又能调气,应用范围较广。张景岳云:“欲速者生用,汤泡便吞;欲缓者熟用,和药煎服。”

气虚可以伍人参;血虚可以伍当归;伍甘草、桔梗,可缓其行;配芒硝、厚朴,益助其锐。对大黄用法,可谓要言不繁。

▍版权声明:本文摘自《临证用药经验》,作者/龚士澄,出版社/人民卫生出版社,。

张琪教授临证用大黄经验

大黄,是临床治疗各种急慢性病的良药,明代杰出医药学家张景岳谓“夫人参、熟地、附子、大黄实乃药中之四维,人参、熟地者治国之良相也,附子、大黄者乱世之良将也。”古代名医有用药如用兵的论述,并多次赞誉大黄具有尖锐攻击,无坚不摧之力,斩关夺将,犁庭扫穴之能,能祛邪止暴,拨乱反正,定祸乱而致太平,故名之曰“将军”。导师黑龙江省中医研究院、省中医医院张琪教授,善于运用大黄,笔者侍诊在侧,于其博大精深中觅得一鳞半爪,介绍如下。

一、通里攻下 急救建功

葛洪《肘后备急方》中第一味常备急救药即是大黄,大黄是中医治疗急危重症最常用的药物,认为大黄具有下瘀血,破癥瘕积聚,荡涤胃肠,推陈致新的功效。现代医学发现,大黄能够活血化瘀,改善微循环,清除胃肠道内细菌和病毒,促进新陈代谢。张老临床应用大黄治疗急症主要有以下几个方面。

1.高热

大黄苦寒,泄下攻积,清热泻火解毒。生大黄能够泻热毒,破积滞,行瘀血,用于实热便秘,谵语发狂,时行热疫,能宣一切气,泄壅滞水气,利大小便,去五脏湿热秽浊。张老临床用于邪毒入里,郁而化热,结于肠腑,阻滞不通者,每获良效。见症为壮热如潮,腹胀腹痛,腹满拒按,神昏谵语,大便不通或下利清水,一般剂量为15g,最多曾用至50g.

曾治疗一重症病毒性脑炎病人,郭某,男,34岁,持续高热40℃,伴有抽搐神昏,辨证为暑厥,病人大便2周未行,以大承气汤鼻饲,6小时1次,进药2剂,体温降至38.5℃,抽搐消失,再进2剂,泄下硬粪块少许,体温降至37.5℃左右,改大黄为25g,再进2剂,泻下大量污水黏液,体温转至正常。

各种原因引起的中枢性高热,临床表现为体温持续39℃以上,体表无汗,可出现相对缓脉,或血常规白细胞正常,应用物理降温,及一般解热药和糖皮质激素类药大多无效。张老认为这时应用大剂量生石膏、生大黄,清热解毒通腑泻热不仅可以有效退热,而且能减少并发症,提高病人生存质量。

另外,张老根据大量临床实践提出,对于高热神昏、躁动抽搐病人,辨证往往为阳明腑实证,病人一般在重症监护病房,经西医胃肠减压,以及各种引流插管术等,病情危重,有的甚至肠鸣音消失。由于大量应用抗菌素,易造成集体菌群失调,口腔霉菌感染,所以有时舌诊并不典型,此时应以腹部症状为主,凡腹部胀满拒按者,均可投以峻下之剂,急下存阴。此举可以促进胃肠蠕动恢复正常,泄下在里之瘀热毒邪积聚,确有一泻而解之功。 `

2.急腹症

张老认为六腑的生理特点是气机运行,泻而不藏,满而不实,动而不静,以通为顺,也以通为用,故“不通则痛”为急腹症的主要病机。所谓不通,一是气血瘀滞,经络阻塞,二是胃肠被有形实邪所阻滞,二者相互影响,其主要病理特点为实热壅滞,气血瘀滞,胃肠阻塞。因属于急危重症,故选药攻下之力宜猛,用量宜足。张老曾用大黄40g,收效良好。大黄、芒硝为治疗急腹症的要药,如邪热积聚较久,大便坚实,难以攻下,则必须借芒硝之软坚散结润下之功,硝黄合用,相互协同,荡涤胃肠实热,效果甚佳。

一“小肠坏死”术后

病人高某,男,57岁,术后腹胀难忍,无排气、排便,呃逆呕吐不止,诊为“高位绞窄粘连性肠梗阻”。因采取保守治疗,行胃肠减压,24小时引出胃液2000ml,多次灌肠后,仍无排气,有少许粪便,小便黄赤量少。病人呃逆声响,呕吐频繁,难以入睡,舌淡苔黄厚腻,脉沉滑有力。先用旋覆代赭汤解其呃逆。处方:生赭石30g(单包),大黄15g,旋覆花20g,厚朴20g,枳实15g,姜半夏20g,黄连15g,黄芩15g,莱菔子25g,水煎少量多次频服。服药2剂,呃逆基本消除,但仍无排气排便,仍呕吐,腹胀程度较前略有减轻。治以通腑泄热,破气活血开瘀。处方:海藻30g,大黄25g,青皮20g,厚朴15g,枳实15g,桃仁20g,三棱15g,莪术15g,莱菔子20g,赤芍20g,生赭石30g,番泻叶15g(后下),甘遂末5g(单包冲服)。服药2剂后,泻下大量秽浊粪块夹有污水,病人随之排气,呕吐、腹胀基本消失。西医复查,肠粘连大部分缓解,以上方去甘遂,大黄减为10g,加西洋参、白术等逐渐调养,共服药月余。随访2年,状态稳定。

3.中风经临床实践

张老发现中风虽有阳闭、阴闭之分,但以阳闭较为多见。阳闭辨证大多为实热郁结,气血上逆,在治疗上应以泻其实热为主;阴闭者辨证多为痰浊闭塞清窍,治疗应以豁痰开窍为主。阳闭者以大便闭结不通为主要表现,甚至大便7~8日1行,此时神志不清为腑实不通,邪热内扰,导致心神昏蒙所致。治疗当以通腑泻浊,化痰清热为主。

张老临证时一般喜用大黄,泻下攻积,清热泻火解毒,同时配以化痰之品,若大便得行,腑实得通,则病人即可转危为安。大黄用量可根据病情,一般15g~25g为宜。腑实严重者,可加芒硝软坚散结,以增强泻下之功。阳闭者脑出血,其病机多因邪热迫血妄行,导致血溢脉外,正所谓“热伤血络”。大黄除清热作用之外,还具有止血化瘀的作用,因邪热而导致出血者,邪热除则血自止。且脑出血的特点与其他部位出血不同,离经之血难以排出体外,瘀阻于局部,即为瘀血。此时单用止血之药,往往徒劳无功,而大黄既能泻下攻积,通腑泻热,又能化瘀止血,故大多收效满意。

李某,男,64岁,脑出血,以内囊——基底节区为主,约35ml。病人神志昏迷,右半身瘫痪,口眼歪斜,牙关紧闭,喉间痰声响亮如曳锯,小便自遗,颜色黄赤,大便7日未行,腹部拒按,舌红绛,苔黄厚而干,脉弦滑数而有力。诊为中风之中脏腑,辨证为阳闭,病情特点为痰热内阻,腑实不通,清窍闭塞。治以化痰清热,通腑泻浊,活血祛瘀,开窍醒神。处方:生大黄10g,姜半夏20g,胆南星15g,陈皮20g,黄连20g,黄芩15g,生栀子15g,石菖蒲20g,郁金20g,水蛭5g,生地15g,玄参20g,寸冬20g,菊花15g(后下),白蒺藜15g,甘草10g。水煎鼻饲,每4小时1次。给药3剂,牙关已开,小便已基本自知,大便仍然未排,舌红,舌苔黄厚,脉弦滑数而有力。此为痰热与内结之实稍减,前方改生大黄为15g,加芒硝15g(烊化),加枳实20g,厚朴15g。又进药3剂,排大便3次,意识逐渐转为清醒,能简单对话,舌红,苔黄白而干,喉间痰鸣基本消失。一诊处方再进3剂,神志基本清楚,语言表达基本流利,但右侧半身不遂无明显变化,以大秦艽汤、补阳还五汤、地黄饮子交替加减化裁,又服药50余剂而基本痊愈,随访至今稳定。

4.顽固性水肿

张老治疗肝硬化重症腹水、肾病综合征高度腹水、结核性腹膜炎高度腹水,往往用大黄、甘遂,配以枳实、厚朴、三棱、莪术、槟榔、牵牛子之类,效果满意。

大量腹水,胀满严重者,一般健脾利水之剂无效,然而峻剂攻下,容易损伤正气,同时腹水消退后,腹胀减轻,只可暂时宽松,停药后腹水又再度聚集,腹胀如故。此时如果不用峻剂攻下,则水无出路,病情必生他变。因此只要肝硬化病人尚未出现便血昏迷,肾病综合征以及结核性腹膜炎病人一般状况可,尚在可攻之时,张老往往果断应用峻剂攻水,以消除其胀满,常用舟车丸加减化裁。以甘遂、大戟、芫花攻逐脘腹之水,上三药先以醋炙后再入药,以减少对胃肠道的刺激。以大黄、牵牛子荡涤胃肠实热,泻下攻积,其用量根据病人体质以及蓄水程度而定。大黄一般用量为15g,最多曾用到50g,但要注意中病即止及适时减量。药后排出大量水样便,随后小便增多,此时张老再用茯苓导水汤之类健脾行气,使尿量逐渐增加,腹水也随之逐渐消除。

曾经治一肝硬化病人王某,44岁,肝炎后肝硬化失代偿期,一般状态较差,身体羸瘦不支,面色黧黑,巩膜黄染,口唇干燥,高度腹水,腹部膨隆,B超显示肝脏已明显缩小,脾肿大位于肋下3横指,脘腹胀满不能饮食,大便不爽,3日1行,小便黄赤量少,舌质红,舌苔白厚而干,脉沉弦滑。辨为肝胆血瘀,无力运化,湿邪困脾,郁而化热,水湿与邪热交互为患。处方:生大黄15g,茵陈蒿50g,生栀子15g,枳实15g,厚朴15g,半夏25g,泽泻15g,陈皮15g,黄连15g,黄芩15g,砂仁10g,知母15g,姜黄15g,猪苓15g,茯苓15g,白术20g,甘草10g。水煎,每日1剂。服药7剂,尿量有所增加,腹部略觉宽松。前方加槟榔20g,二丑各20g,甘遂末5g(冲服),水煎,每日1剂。服药7剂,尿量显著增加,24小时2500ml左右,大便基本1日1行,去甘遂,改大黄为10g、茵陈蒿为30g,病人先后服药30余剂,腹水全消,又以鳖甲煎丸之类加减,服药半年余,肝功基本正常,可上班正常工作。

5.吐血、衄血、血尿
阳明为多气多血之经,若阳明热盛上亢,则可引起血随气逆,发为吐血、衄血,一般止血药效果不理想。生大黄苦寒泻热降逆,能使邪热除,逆气降,而血归其经。《金匮要略》中泻心汤,大黄与黄连、黄芩合用,即以大黄为主药,直入阳明,降逆清热。张老曾以大黄与代赭石、黄芩、黄连合用治疗多例急性吐血、衄血,不仅起效迅速,而且远期疗效巩固,基本无复发。其辨证要点为舌质红绛,舌苔干少津或色黄,脉滑实有力。

尿血的病因甚多,属邪热蕴藉,迫血妄行,血溢脉外者,张老必用大黄与桃仁泻热化瘀止血。大黄为泻热止血良药,凡急慢性肾小球肾炎、肾盂肾炎、泌尿系感染,症见舌质红或红紫,脉滑数而有力,小便短赤,无论肉眼血尿或者是镜下血尿,屡用屡验,但大黄用量宜小,以5g~10g为宜,防止用量过多。大黄不仅止血,且有清热利水之功,八正散中加入大黄5g,治疗热淋往往事半功倍。

二、清热化瘀 通利软坚

张老善用大黄治疗前列腺疾病,认为慢性前列腺炎及增生的主要病机为肾虚导致膀胱气化失司,日久湿热瘀血阻滞。治疗上强调扶正与祛瘀并重,补益肾气助膀胱气化以扶正,清热利湿活血软坚以祛瘀。在祛瘀的问题上,主张清热泻火与消痰软坚并用,以大黄、桃仁为药对。生大黄泻下攻积,清热泻火解毒,活血祛瘀,既泻阳明实热,又通利小便,化痰止血;桃仁活血化瘀,润肠通便,擅治血结、血燥、血秘。大黄与桃仁配伍即取法《伤寒论》桃仁承气汤之意,活血化瘀,通利泻热,消瘀滞、破瘀血以利水道,治疗下焦蓄血。大黄又可治尿道痛,为治疗前列腺炎及增生的良药,但应注意用量,一般为7g~15g,多则易致泄泻;桃仁一般用量为15g~20g。方中加入大黄、桃仁不仅起效迅速,而且远期近期效果均好。
  
三、蠲除浊毒 维护肾功

慢性肾功能衰竭,张老大多辨为湿浊邪毒贮留。邪毒郁久化热,湿热上泛,脾胃升降失司,转枢不利,出现胃脘胀满,恶心呕吐,口气秽浊,周身以及口中有氨味,舌体肥大,舌苔垢腻,脉弦滑或沉滑。其治用大黄苦寒清泻热结,蠲除浊毒,同时配以砂仁、草果仁、苍术、藿香芳香醒脾,化湿辟秽,二者相互调济,既不苦寒伤胃,又无辛燥伤阴之弊,用后肌酐尿素氮得以迅速有效下降,其临床症状也常常随之而愈。大黄一般以醋炙后入药,用10g~15g,具体用量应根据病人大便次数加以调节,以每日2~3次为宜,且泄下物应为基本成形的软便,而不应为稀水,防过分泻下,损伤胃气。中医治疗慢性肾功能衰竭大多从泻下立论,以不同的药物、不同的途径促使肌酐尿素氮,从大便乃至皮肤等其他途经排出体外,其中大黄的应用频率最高。张老认为,大黄为苦寒泻热药,临床用于慢性肾衰,表现为舌质红,舌苔黄,大便干燥闭结,辨证为湿热浊毒内阻的较为适宜。

典型病例
刘某,女,47岁,2002年6月17日初诊。既往慢性肾小球肾炎病史19年,慢性肾功能不全发现5年,病人面色萎黄无华,头晕腰酸,倦怠乏力,舌质淡紫,苔薄白,脉沉细无力,大便溏泄,1日2~3次,血清肌酐512.3mmol/L,尿素氮14.24mmol/L,尿蛋白(++)。辨证为脾肾两虚,湿浊内阻。治以补脾益肾,辅以化浊活血。处方用白芍、川芎各15g,生地、当归各20g,红参15g,白术、何首乌、菟丝子各20g,茯苓、半夏、桃仁、丹参、陈皮、山萸各15g,大黄7g,甘草10g,水煎服。病人服药21剂,体力明显增加,大便1日1~2次,成形。效不更方,再服28剂,血清肌酐345.6mmol/L,尿素氮9.18mmol/L,尿蛋白(-)。病人先后服药114剂,血清肌酐159.4mmol/L,尿素氮8.25mmol/L。病人除仍稍觉乏力之外,无明显不适。 |`

四、泻热清心 豁痰醒神

张老观察狂躁型精神病大多由痰火扰心所致,以大黄与礞石、甘遂、菖蒲、郁金、芒硝、厚朴等合用治疗,屡用屡验。其临床表现大多为颜面红赤,双目怒视,头痛不寐,大便闭结不通,舌质红,舌苔黄或黄厚腻,脉弦滑有力,呼号怒骂,浑不知人,不避亲疏,力大异常,打人毁物,甚则登高而歌,弃衣而走等一系列阳热亢奋的症状,治疗以泻热化痰为主,其中大黄用量宜10g~15g,可用到30g,同时配伍礞石、甘遂、菖蒲、郁金、芒硝、厚朴等,病情特严重者可加大甘遂用量。

刘某,女,24岁,因婚姻问题而发病,终日躁扰不宁,打人毁物,夜不能寐,脉沉实而有力,舌质绛,苔黄厚腻,先投以礞石滚痰丸,大黄用20g,加桃仁、郁金、菖蒲,服药7剂,病情无明显变化,加入甘遂10g,芒硝15g,从服第2剂药起,每日泻下7~8次,精神症状明显好转,家属惟恐泻下次数过多,病人难以承受。张老但言此病为痰热郁结,化火扰心所致,应除恶务尽,防止复发,坚持服药。病人继续服药后,大便次数逐渐减少至每日2~3次,神志进一步好转,连续服药月余,病情基本痊愈,随访至今,状态稳定。

张老认为此例始终大黄与甘遂、礞石同用,一度泻下较重,但不泻则痰热不能尽除,继续服药泻下次数反而减少,为邪气渐退之兆,同时神志逐渐清醒,说明治疗得当,用药不必拘泥于定式。另外,芒硝、甘遂毕竟属于峻药,作用猛烈,临证时重证则合用,并要注意防止病重药轻或峻剂轻投。

大黄通二便在急症中的应用 
摘自2017-4-3中国中医药报

□ 卢灿辉 广东省揭阳市中医院

脑中风二便不通案

纪某,男,68岁,离休干部,1992年2月23日诊。高血压病史3年。3天前回农村为亲戚主持丧事,连续两昼夜基本没休息,就诊前一天下午骤然昏倒,不省人事,继而出现口眼向左歪斜,右侧肢体瘫痪,被送某医院住院治疗。诊断为脑溢血。给予输氧,静滴甘露醇、能量合剂、青霉素等。下半夜见小便不通,给予导尿。就诊当日上午邀请笔者会诊。诊时病者仍昏迷,烦躁,面部红赤,白睛血管扩张,唇舌红,苔黄燥,口臭,肌肤灼热(腋下温度39.2℃),腹胀,肝脾未扪及,左下腹结肠处可摸到粒状物(据病者家属反映,患者已5天未排大便),脉滑数。血压:21/13千帕,心电图检查显示左室肥大。处方:羚羊角3克,杭菊、赤芍各20克,生地、石膏各30克,大黄(后下)15克,煎汤研化安宫牛黄丸l粒,鼻饲。5小时后排出大量腐臭大便,尝试撤去导尿管,小便自通,腹胀消失。至深夜1时,病者清醒,二便能自行控制。隔天早晨8时巡诊,病者能对答,肢体仍偏瘫,体温37.2℃,血压:19/11千帕,拟益气活血法调治后遗症。

肺心病二便不通案

黄某,男,60岁,职工,l991年10月25日诊。病者患慢性支气管炎5年,肺心病3年。l周来气喘气急,小便不利,水肿,大便秘结。就诊前一天下午气喘加剧,呼吸不畅,心率加快,在家滴注能量合剂、先锋霉素,并输氧。至就诊当日早上症状无明显改善,邀笔者会诊。病者气喘气急,汗出,自诉胸中烦闷。肺部听诊:呼吸音弱,两肺均有干性罗音,心尖区有Ⅲ期收缩期杂音,心率96次/分。腹胀,左下腹结肠处拒按,两下肢呈凹陷性水肿。舌质红,苔黄腻,脉数。心电图检查:P波电轴偏右,T波倒置。处方:大黄(后下)、麦冬各l5克,苏子、川厚朴各10克,麻黄8克,太子参20克,五味子(打碎)5克,立即煎服。下午5时巡诊,病者已泻大便3次,小便亦利,气喘、胸闷、腹胀减轻,汗止。上方去大黄加桑白皮15克,葶苈子l0克,煎服l剂。隔天巡诊,呼吸平稳,诉口干、体倦乏力,拟用生脉饮加生地、丹参、玉竹,连服4天,诸症基本消失。

 大黄苦寒,有清热解毒、通利二便、破积行瘀之功效。在急症中见有二便不通者,大胆用之,往往收到良好效果。(卢灿辉)

误区:中药——大黄是泻药!【己安先生讲伤寒】

导读:阳明病一定要用下法吗??调胃承气汤和大承气汤有什么区别?大黄真的是泻药吗?

对此己安先生有精彩的讲解。

关于大黄

很多人都认为大黄是泻药,其实不然,大黄是一个催化剂,大黄和清热的药在一块起到清热的目的,和祛湿的药在一起起到祛湿的作用,和这个破寒的药放到一块它有破寒的作用,和破瘀的药放到一起它有加强破瘀的能力。

伤寒论原文

第204条 :“阳明病,面合色赤,不可攻之,必发热,色黄者,小便不利也”。

阳明病,面合色赤,就可以理解为缘缘面赤。《医宗金鉴》中有这样的描述:“葛根浮长表阳明,缘缘面赤额头痛,发热恶寒身无汗,目痛鼻干卧不宁”,其实本条就是说的这个征候。这是葛根汤的征候,不是承气汤的证候。但是如果我们用了承气汤攻下,就可能导致以下几个证候:发热、色黄。为什么色黄、小便不利?就是到时湿热反而闷到里面了,本来病邪应该从表出来,结果闷到里面了,所以就出现了湿热在里。

第205条 “阳明病,不吐不下,心烦者,可与调胃承气汤”。

调胃承气汤方

甘草二两 芒硝半升 大黄四两

得了阳明病,可能出现的情况,一个是往实证上走,一个是往虚证上走,还要一个看上去是表证。前两条一个就是讲了虚证,也就是泻心汤类的证候,第二个是表证,应该用葛根汤类这个方剂。

本条是为了区分上两条,不吐不下可以有两个理解的角度,第一个就是我们没有想吐的这个情况,或者没有吐过,也没有腹泻,通过这些也可以间接证明可能没有虚证,另外一个理解角度是没有用过吐发,没有用过下法,导致里虚。

这个时候,出现心烦,是因为热闷在里面,上扰了心神,所以就会导致心烦,所以“与调胃承气汤”,这个“与”的意思是可以商量的意思,可以商量着来。

我们看调胃承气汤的方,甘草起到缓中的作用,所以有调胃之意,这个是调胃承气汤调胃两个字的使用缘由。芒硝和大黄好比是很大的风,要吹起一个风筝来,那我们为了保证这个风筝这个食物还存在,就尽可能给它配套一个比较结实的绳,拽着这一个风筝,不要让这个事物消亡了,所以甘草就起到这么一个作用。

芒硝起到了软坚、清热的作用,大黄是一个催化剂,就是帮助这种力量。放到这儿的话,它既有帮助软坚又帮助清热的作用。

本方剂,它和真正的大承气汤还是有一定区别的,它没有这个枳实,也没有厚朴,因为调胃承气汤不需要推动力,因为这个热主要还是在中焦,热和燥结在中焦,所以只是加上了大黄和芒硝。

  评论这张
 
阅读(74)|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