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得健养生堂

溶经方于刮痧拨罐以养生治病,合食疗培元觅健康

 
 
 

日志

 
 
关于我

声明,我搏客引用的文章只用作参考,并不代表我赞成文章观点,各位千万别乱用,有病去找医生才能保养好身体 我以刮痧拨罐等方法来调理身体,不见人是调不了的,不在广州或不肯来广州者,请免问病

网易考拉推荐

鹤在沼:黄芪桂枝五物汤治验汇集:黄芪赤风汤治验汇集  

2017-04-04 23:15:5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鹤在沼:黄芪桂枝五物汤治验汇集



1、治疗不安腿综合症,见双腿酸胀麻木,夜间和静止尤甚,似有蚁行,不知将腿放置何处,痛苦异常。黄芪桂枝五物汤原方加木瓜、伸筋草、桃仁、防风、威灵仙。

2、治疗小舞蹈病,症状表现为舞蹈样不自主动作,伴见肌张力降低,肌力减退,和注意力分散,面白体虚,原方加鸡血藤、蝉蜕、珍珠母。

3、治疗风寒痰瘀阻络所致的面神经炎,见口眼歪斜,口角流涎,面部自觉凉麻怕风,得温则减,舌淡苔薄白润,脉浮缓无力,以黄芪桂枝五物汤加细辛、皂角刺、白芥子、僵蚕、全蝎、蜈蚣。

4、治疗末梢神经炎和产后指掌麻胀,表现为肢体麻木欠温,持物无力,肌肉隐痛,间有针刺样痛,夜间加重,纳差怕冷,乏力懒言,面白,舌淡脉细,为气虚血滞,筋脉失养,原方加鸡血藤、姜黄、当归、木瓜、牛膝。

5、治疗颈椎病,原方加葛根、羌活、鸡血藤、丹参、桑枝、威灵仙、穿山甲、全蝎。

6、治疗神经麻痹,如腓神经麻痹,见下肢发凉,关节运动不灵活,舌淡,苔薄白,脉沉迟,原方加附子、鸡血藤、当归。

7、桡神经麻痹,见右上肢软弱无力,手腕下垂,不能背曲,握力消失,痛觉减轻,原方加鸡血藤、丹参、当归、川芎、姜黄、熟地。

8、治疗坐骨神经痛。见下肢从臀部至足趾,掣痛刺痛,昼轻夜重,遇寒冷劳累反复发作,舌淡苔薄白脉沉细,以原方加独活、桑寄生、仙灵脾、鸡血藤、牛膝、川乌、乳香、没药、威灵仙、防风、当归等散寒湿,通经脉。

  9、黄芪桂枝五物汤还可用于治疗多发性神经炎、神经性头痛、肢体幻觉痛、腓肠肌痉挛、眼肌麻痹、萎证(格林巴氏综合征)。

10、雷诺氏综合症。该病临床表现为遇冷(冷水,冷空气)两手突然苍白,冰冷,麻木,僵直,继则肤色转紫,痒痛,一段时间后得温恢复正常。肢端为十二经脉阴阳衔接处,阳不布则血不行,阴阳之气不相顺接则有此见症,往往伴有平素畏寒肢冷、头晕、心悸、乏力,舌淡胖,舌底瘀斑,脉细涩。病机属气虚血瘀,或气虚寒凝致瘀;治疗益气通脉或温经回阳,活血化瘀;原方加当归、地龙、红花、细辛、姜黄、全蝎、蜈蚣、鸡血藤。阳虚寒凝重者加仙灵脾、麻黄;

11、治疗闭塞性脉管炎和动脉硬化,表现为下肢酸胀乏力、疼痛,走路加重,伴见肢体不温,肤色稍紫,或见足背溃疡,属气虚寒凝,血瘀阻络,原方加当归、牛膝、地龙、桃仁、乳香、没药、丹参益气活血通络;

12、治疗下肢静脉血栓形成,如右髂股静脉血栓形成,见小腿不能屈伸,肿胀没指,触之不温,阵痛逐渐加重,畏风怕冷,舌淡紫胖大,有齿痕,舌下脉络瘀黯,脉沉缓而涩,原方加细辛、木瓜、苡仁、防己、炙草、牛膝、丹参、水蛭;

13、治疗糖尿病肢端坏疽,足踝关节皮肤呈暗褐色,皮温降低,足背动脉搏动微弱,舌黯,苔薄白脉细,原方加桃仁、红花、乳香、没药、川芎、牛膝益气合营行血;

14、治疗脑血管意外后遗症,半身不遂,肢体麻木,口眼歪斜,苔白脉缓,属“因虚致瘀”,原方加地龙、桃仁、红花。黄芪桂枝五物汤亦常用于微血管循环障碍疾病。

15、黄芪桂枝五物汤合用温经散寒、祛风通络之品可治疗老年类风湿关节炎、强直性脊柱炎、肩周炎、腱鞘炎、筋膜炎、阳痿等。

16、黄芪桂枝五物汤加鸡血藤、伸筋草、当归、红花可治疗硬皮病(双上肢前臂皮肤麻木发硬,呈褐色蜡样光泽,手指僵硬,皮肤活动受限,舌淡,苔薄白,脉沉细)。

17、治疗慢性荨麻疹,颜面及手背出现大小不等的风疹块,色暗红,伴神疲乏力,苔薄黄略干,脉弦数,每年入冬天气变冷即出现,属表虚不固,营血亏虚,风寒入侵所致,黄芪桂枝五物汤加生地、丹皮、赤芍、黄芩、蝉蜕。

18、营卫不和,风邪外束所致产后瘾疹,疹色淡红,伴见纳呆,便溏,小便清长,舌淡苔薄白,脉细弱,原方加地肤子、舌床子、防风、当归。

19、湿疹,分布于头皮、腋下,疹流黄水,结痂,全身瘙痒,皮肤干燥,伴口苦,舌紫暗,苔厚微黄,脉沉弱,为营卫虚而湿邪外侵,原方可选加地肤子、当归、威灵仙、丹参、木瓜、白鲜皮、苍白术、防风、柴胡、丹皮、蝉衣等加味。

20、上呼吸道感染等气虚外感证,见胸闷鼻塞、流清涕、畏寒、倦怠、苔白润、脉细缓,为气虚风寒犯肺,原方加桔梗、杏仁、白芷、薄荷、栝楼皮。

21、头痛,持续半年不愈,因当风入睡而起,遇冷加重,得温痛减,伴手足麻木、疲乏无力、气短懒言、精神不振,舌淡瘀斑苔薄白,脉弱,为营卫虚弱,气血痹阻,治以加桃仁、红花、川芎、当归。

22、黄芪桂枝五物汤亦用于治疗多汗症。

23、自汗:患者,女,28岁,2001年11月30日初诊。自述产后1个月来,时自汗出,汗出遍身,活动后尤甚,伴有恶风,疲倦乏力,纳差。诊见:遍身肌肤湿润,身凉,神倦懒言,声音低怯,舌淡红,苔薄白,脉缓弱。证属卫阳不固,营卫失调,治宜益卫和营,固表止汗。方用黄芪桂枝五物汤加味。处方:黄芪30g,桂枝、煅龙牡各12g,白芍、浮小麦、麻黄根各15g,白术10g,防风9g,甘草6g,生姜3片,大枣5枚,服上方7剂后,证情大减,守前法,继服十余剂,自汗止,诸症消失。

24、雷诺氏病:患者,女,33岁,农民,2002年3月20日初诊,患者产后1个月时,从冰柜中取鱼肉冰冻之物,双手受寒,当时即感双手麻木、疼痛,皮色变青紫,后经取暖,双手又变潮红瘙痒,约1个多小时方转为正常。此后双手每接触冰冷之物,即发如前。经市医院诊为“雷诺氏病”,予谷维素、维生素、烟酸等药物治疗,病情无明显改善。诊见:双手凉、皮肤干裂,舌质淡暗、苔薄白,脉沉细。证属气血虚弱,寒凝血脉,肌肤失养。治宜调补气血,温经散寒通脉。方用黄芪桂枝五物汤加减。处方:黄芪、鸡血藤各30g,白芍15g,当归、桑枝、川芎、桂枝各12g,细辛3g,生姜3片,大枣5枚。二诊服上方7剂后,诸症略减,前方加附子6g,并增加黄芪用量至50g,服至21剂后,双手遇冷仅感轻微胀麻,皮肤略变,继予上方15剂,诸症悉除,随访半年未再复发。

25、胃脘痛:患者,42岁,2002年8月20日初诊,自诉胃脘部隐痛,反复发作2年余,食生冷物及受凉易发。1前年,曾做上消化道钡透示:十二指肠球部溃疡。服过中西药物治疗无明显改善。近日,因洗澡受凉后胃脘部疼痛加重。诊时:胃脘部坠痛、喜暖喜按、少食后痛缓、口淡无味、纳差、时泛清水,伴面色萎黄、倦怠乏力、畏寒肢冷、大便时稀,舌淡嫩、苔薄白,脉细弱。证属脾胃气虚,中阳不振,寒滞经脉。治宜温中补虚,和里缓急止痛。方用黄芪桂枝五物汤加味。处方:黄芪30g,桂枝、茯苓各15g,炙甘草6g,当归、白芍各12g,吴茱萸、砂仁、陈皮、焦三仙各9g,生姜3片,大枣5枚,每日1剂,服上方5剂后,胃脘痛有所缓解,纳食见增,大便已实,但仍感上腹部发凉,时吐清涎,上方加干姜6g继服20余剂,诸症消失,后又嘱服附子理中丸、香砂养胃丸1个月巩固治疗,随访1年未再复发。

26、产后痹证:患者,女28岁,人工流产术后2天外出淋雨后出现鼻塞、流涕、喷嚏频作,口服感冒通治疗后症状消失。术后10余天始出现肩背、四肢关节疼痛、麻木,腰酸背痛,舌质红、苔白,脉沉紧。证系人工流产后失血伤气,卫气不固,腠理不密,伤风感寒又兼于湿,风寒湿邪阻滞经络所致。治宜补气养血,祛风除湿,固肾通络。方用黄芪桂枝五物汤加味。处方:黄芪30g,桂枝、赤芍各12g,当归15g,生姜9g,大枣、鸡血藤、秦艽、桑寄生各12g,桑枝15g,甘草6g,3付水煎服。服药后,肩背及双上肢疼痛、麻木明显减轻,唯感双下肢疼痛不减,此系寒湿留滞于下肢所致。故上方加用牛膝、防己各12g,服药3剂后,症状完全消失,继服6剂以巩固疗效。随访半年未见复发。

27、中风后遗症:患者,男,56岁,1999年5月10日诊。患脑梗死月余,经住院西医治疗后病情稳定,现遗有左侧肢体偏瘫,语言不利,口眼歪斜,面色萎黄,形体瘦弱,舌质黯淡,苔薄白,脉沉细涩。辨证为气虚血滞,脉络瘀阻。治以益气活血,化瘀通络。方用黄芪桂枝五物汤加味。药用:黄芪50g,桂枝、当归各15g,赤芍、白芍各30g,川芎12g,丹参、地龙、川牛膝、鸡血藤各30g,全蝎(研冲)6g,蜈蚣(研冲)2条,生姜4片,大枣6枚。每日1剂,水煎服。上方加减连服50余剂,症状基本消失,行走接近正常,生活自理,病告痊愈,随访1年病情稳定。

28、末梢神经炎:患者,女,54岁,1998年10月12日初诊。双手指麻木1年余,夜晚尤其遇寒加重,少气懒言,纳差倦怠,遇暖后稍觉缓解,曾用天麻丸和维生素B1口服等治疗后,症状时轻时重,面色无华,舌淡苔薄白,脉沉细涩。查“抗O”、类风湿因子均正常。此乃气虚血滞,脉络失养,经脉痹阻而致。治宜益气养血,活血通络。方用黄芪桂枝五物汤加味。用药:黄芪40g,鸡血藤30g,桂枝15g,赤芍、白芍、丹参、党参各30g,红花10g,细辛5g,当归15g,姜黄10g,桑枝30g,生姜3片,大枣6枚。每日1剂,水煎分2次服,并用药渣加水1500ml再煎,熏洗双手,每次30min,每天2次,连用1个月后诸症消失,随访半年未见复发。

29、治疗肢体麻木症。用中药黄芪桂枝五物汤加减:黄芪30g,桂枝30g,白芍30g,生姜15g,大枣12枚,牛膝30g,红花15g,桑枝30g,白花蛇10g。上药加水1000ml,浸泡60分钟,武火沸,文火45分钟成,共取汁500ml,每日1剂,分2次温服,连用15天。肢体麻木症临床较常见,常因脑动脉硬化症脑供血不足所致,亦可由颈椎病、脑梗塞引起。脑供血不足所致者常采用脑血管扩张剂治疗,可使大部分病例缓解。颈椎病所致者常因颈神经受压引发,采用牵引等方法可缓解。脑梗塞所致者与感觉中枢或传导感觉神经纤维受损有关,治疗效果较差。祖国医学认为,肢体麻木属于血痹证,是由气血不足,感受外邪所致,肌肤血行痹阻。治疗应以温阳行痹,活血通络,故选用黄芪、桂枝、白芍通阳除痹,生姜、大枣调和营卫,桑枝、白花蛇祛风通络,牛膝、红花活血行痹,诸药合用,营卫调和,气血得行,络通痹除。

30、黄芪桂枝五物汤合桂枝茯苓丸治冠脉搭桥术后、多发性肌炎(黄煌)王某,男,58岁,公务员,江阴人。2004年11月22日就诊。主诉:心悸、胸闷十年,加重伴活动后气喘三年。病史及治疗经过:患者十年前无明显诱因下突然出现心悸、胸闷,伴恶心,出冷汗,胸痛,有压榨感并放射到肩背部,持续十余分钟,休息后缓解,未予重视。六年前,上述症状再次出现,就诊于江阴市人民医院,诊断为“急性心肌梗死”。治疗经过不详。后转诊于江苏省人民医院,冠脉造影检查提示左冠状动脉弥漫性狭窄,最狭窄处达87%,采用植入支架及旋磨术等冠状动脉介入治疗,术后恢复良好,能参加工作。2002年11月胸闷、胸痛症状再次出现,轻微活动后即感到呼吸困难、疲乏、心悸,就诊于江苏省人民医院,冠脉造影复查提示冠脉再狭窄,转至上海中山医院行冠脉搭桥术,术后恢复良好。但开始出现躯干、头部皮屑多、有瘙痒感,白色斑块逐步增多,发展到全身20%左右的面积,曾被诊断为“银屑病”。2003年11月始又出现咳嗽、咳脓痰,痰中带血丝,伴四肢无力,手足麻木,活动后加重,就诊于上海中山医院,查肌酸磷酸激酶2970u/L,胸部CT示支气管炎、肺气肿、两肺纤维化、淋巴结肿大,被诊断为多发性肌炎。予以有阿奇霉素、强的松、富露施;倍他乐克、拜阿司匹林、雅施达、通心络、甜尔心;雷公藤、三藤合剂、康复新液、氧化钾、辅酸心胶囊;拜糖平,并注射胰岛素。所服用药物多达15种。治疗一年后于2004年11月检查,肺部炎症、纤维化基本消失,两肺肿大淋巴结减小,肌酸磷酸激酶降至297u/L左右,但躯干、头面部多处皮炎斑块疼痛、瘙痒感不止,难以忍受。血脂中胆固醇9.0mmol/l、甘油三酯2.5mmol/l左右,不易控制。平素仍感到四肢乏力,轻微活动后即感到心悸、气促,步行不过百余米即需休息,每天必须吸氧5小时,并且每天须服安定和吸氧入睡,经济负担、机体代谢负担沉重,生活质量很差。主动要求中药调理,便于2004年11月22日开始服用汤药。处方:生黄芪80克,桂枝20克,肉桂10克,赤芍40克,白芍20克,丹参20克,丹皮12克,桃仁20克,怀牛膝60克,紫草20克,生姜4片,红枣20枚,水煎服,日服两次。并嘱其除拜阿司匹林、倍他乐克、雅施达、拜糖平4种西药外,其余全部停服,平时适当锻炼。以上中药处方基本不变,仅剂量、药味略作调整,先后共服用315帖,直至2005年9月23日体检。胆固醇5.9mmol/L,甘油三酯2.1mmol/L,肺内纤维化及肿大淋巴结消失。肌酸磷酸激酶正常,皮疹基本消失,仅在双肘处残存有小面积斑块,无疼痛瘙痒等不适。体重由原先86公斤降至78公斤。体质明显改善,早晨打太极拳、做操、慢跑,晚上散步、慢跑,每天步行不少于13000步。四肢有力,无明显气促、心悸、乏力、呼吸困难,精神状态改善,生活信心增强。 04年11月患者来找我时,我简直不认识他了。他明显胖了,而且老了,当年英俊潇洒的党委书记的形象荡然无存。由于服用激素的缘故,他脸型如满月,面色暗红而浮肿貌,全身皮肤全是红色的斑疹和丘疹,一片片,或大或小,或厚或薄,上面是白色的鳞屑。他一脸疲惫,喘着气,慢慢向我叙述病情,桌上是一大叠厚厚的病历和检查报告单。他希望我救他,希望有合适的中药配方能让他减轻痛苦。我们是熟人,我还记得他六年前第一次心梗后,曾经给他开过方,是瓜蒌薤白温胆汤。但后来,他麻痹了,不吃药了,结果导致病情复发,并再次手术。现在还能否用温胆汤呢,凭我的望诊经验,他已经不是温胆汤证了,已经是“黄芪体质”了。黄芪体质是对适用大量黄芪及其类方的患者的一种略称。其人多面色黄白或黄红隐隐,或黄暗,都缺乏光泽。浮肿貌,目无精彩。肌肉松软,腹壁软弱无力,犹如棉花枕头,按之无抵抗感以及痛胀感。笔者称之为“黄芪腹”。平时易于出汗,畏风,遇风冷易于过敏,或鼻塞,或咳喘,或感冒。易于浮肿,特别是下肢肿,手足易麻木。舌质淡胖,舌苔润。这种人即《金匮要略》所谓的“骨弱肌肤盛”的“尊容人”,本人则称之为“黄芪体质”。用中医的话来说,那就是阳气虚馁,水谷不化精微,而变为水湿痰滞留体内了。这就像一片沼泽地,水汪汪,湿漉漉。这种体质的形成,除与遗传有关外,尚与缺乏运动,营养不良,疾病、衰老等有关。中老年中这种体型尤为多见。根据本人经验,凡是黄芪体质的心脑血管疾病,大多需要使用黄芪。显然,他需要使用黄芪,而且是大量。那么,黄芪类方有不少,应该选择何方?我认为需要用黄芪桂枝五物汤。这是一种古代治疗尊容人血痹这种疾病的方。组成很简单,黄芪三两、桂枝三两、芍药三两、生姜六两、大枣十二枚。水煎后服用。什么叫血痹?就是四肢麻木疼痛。张仲景发现,这种病就是那种养尊处优的尊容人最容易得。由于好逸恶劳,饮食肥美,这些人大多体胖肉松,稍一活动,即汗流浃背,气喘吁吁。而且,对风寒特别敏感,稍一受凉,即关节疼痛,活动受限。稍坐一会,又身体麻木。现在看来,所谓的血痹,大多是中老年人常见心脑血管疾病及骨关节退行性病变。如高血压、动脉硬化、冠心病、心绞痛、椎基底动脉供血不足等应用的机会较多。尤其是那些舌体比较胖,肌肉松软,一动就气喘,两下肢浮肿的中老年患者,我常用,多有效果。

老王的病情,光用黄芪桂枝五物汤还是不够的,还需要用活血化瘀药。因为他的皮肤,已经成了“甲错”状,这是瘀血证的在外表现。经方中桂枝茯苓丸是一张典型的活血方,但茯苓可以不用,茯苓是利水药,我的经验,舌质有齿痕者用茯苓比较有效,但该患者舌质比较坚敛而无齿痕。由于是皮肤发红,是传统所说的血热,所以,加紫草;因为是心血管疾病,按当前用药习惯,加丹参。那么,那牛膝为何要加?主要是下肢浮肿,特别是有瘀血的腰腿痛、足肿以及血压居高不下者,我发现用怀牛膝效果较好。

方中黄芪量大,为80克;怀牛膝量大,为60克。芍药量大,赤芍40克、白芍20克。桂的用量也大,肉桂桂枝共有30克。黄芪用大量,是考虑到患者食欲较好。凡能食而无力者,是我使用大量黄芪的指征。而且王清任补阳还五汤中黄芪用到四两,相当于120克。牛膝用大量,是借鉴江苏名中医徐文华先生的经验,他用牛膝治疗嗜铬细胞瘤、腹腔恶性肿瘤等,用量极大,高达250克。曾煎服200克,发现也无异常感觉。后来治疗一些下肢血循环不好导致的浮肿、肝硬化腹水、肥胖患者的高血压等,大剂量使用牛膝后效果也不错。赤芍活血,可以消除血栓,故重用。

至于方中桂的应用,有两点要说。一是为何肉桂、桂枝一起用?这是本人的习惯用法,可能也不一定最佳。桂枝之名始见于《伤寒论》,而同时代的《神农本草经》没有桂枝的名称,唐代的《新修本草》说:“其牡桂嫩枝皮为肉桂,亦名桂枝”,《本草衍义》则说:“本经止言桂,中经由言桂枝者,盖取其枝上皮,其本身粗厚处,亦不中用”。可见得唐宋以前言桂枝,是用桂的嫩枝上皮。而现在肉桂的基原就是桂的枝皮或干皮,这与唐宋以前所用的桂枝是一样的。所以,我当必须大量使用桂时,必定要用肉桂,但考虑传统的用药习惯,桂枝的功效也不能忽略,所以,往往桂枝肉桂同用。还有一点,为何大量使用桂?桂是通阳药,对心功能不全者,桂是必用的。张仲景当年治疗严重心悸的桂枝加桂汤,则桂用至5两。如果以每两相当于现代3克计算,则应达到15克,而按照上海中医药大学柯雪帆教授考证结果则认为1两=15.625克来计算,则用量应达78克。在按照黄芪桂枝五物汤的用药比例来看,黄芪桂枝芍药的用量应是相同的,均是三两,现在黄芪为80克,赤芍白芍共60克,而肉桂桂枝仅30克,桂枝还是最少的。所以,理论上桂的用量还有增加的空间。从本人用药情况来看,并没有发现桂枝肉桂伤阴动血的副反应,相反,原先的舌嫩红可以变的淡一些,这可能与心功能好转后供血供氧增加有关。患者服用上方的效果,是渐现的。服用半月以后,自觉症状好转,然后坚持服用,最后基本恢复健康。这归结于他的耐心服用。黄芪桂枝五物汤必须长期服用。

31、面神经麻痹。孔某,男,24岁。1周前,劳动汗出约2小时后觉左侧面部肌肉麻木、发紧,继则口角往右侧歪斜。现诊见患者前额皱纹消失,左侧面部表情肌瘫痪,触之有凉感,不出汗,不能皱额、闭目,鼻唇沟平坦,口角歪向右侧,流涎。身体瘦弱,面色萎黄不华,少气懒言。辨证属于素体虚弱,卫阳不足,汗出腠理空虚,风邪乘虚入络所致。治宜益气养血助阳、活络祛风。用黄芪桂枝五物汤加味:黄芪50g、桂枝15g、当归15g、白芍30g、白芷10g、红花10g、僵蚕10g、全蝎10g、干姜10g、大枣5枚。水煎服日1剂。服6剂后精神好转,面色转红,左侧面部已有汗出,麻木感减轻,自觉较前舒适,口角歪斜明显减轻,四肢较前有力。续服6剂,已能闭目,左面部麻木感已基本消失,口角歪斜已不明显,肢体有力。原方稍事出入继服3剂,病愈。

本例平素气血虚弱,劳动汗出致腠理空虚,风邪乘虚侵入颜面,造成面部神经麻痹。用黄芪桂枝五物汤加减,方中重用黄芪益气助卫固表,增强机体抵抗力;配桂枝、干姜、大枣温阳行痹;当归、白芍、红花养血活血;白芷、僵蚕、全蝎驱风外出。

32、产后指掌麻胀。林某,女,26岁。分娩后经常洗涤衣服,双手指尖即感麻胀,继则手指、手掌及上肢亦有麻胀、针刺、蚁行感,并逐渐加重,甚时需用热水洗后上述症状方能暂时缓解,过后仍如前状。刻诊:双手肌肤触之欠温,形体虚弱,四肢无力,头晕,面色萎黄,舌质淡,苔薄白,脉细无力。证属产后气血虚弱、卫阳不固,复感寒邪所致。治则:益气养血助阳、散寒通络。拟黄芪桂枝五物汤加减:黄芪50g、桂枝15g、当归20g、白芍30g、干姜12g、鸡血藤20g、红花12g。水煎服日1剂。服6剂后麻木蚁行感明显减轻,双手自觉有温热感,余症亦较前好转。效不更方,继进6剂,麻胀感消失。产后气血虚弱,阳气不能达于四末,复感寒凉。以黄芪桂枝五物汤化裁,取黄芪、当归、白芍、益气养血扶正;桂枝、干姜助阳散寒;红花、鸡血藤活络。

 

鹤在沼:黄芪赤风汤治验汇集



1、加味黄芪赤风汤治疗慢性肾炎蛋白尿。加味黄芪赤风汤药物组成:生黄芪20 g、赤芍10 g、防风10 g、金樱子20 g、芡实20 g、穿山龙20 g、地龙10 g、白花蛇舌草10 g。水肿明显者加冬瓜皮、车前子、茯苓;伴有血尿者加小蓟、仙鹤草、三七粉(冲服);腰酸困者加杜仲、川怀牛膝;头胀头昏、血压高者加生牡蛎、天麻、杭菊花,或者配合西药硝苯地平缓释片或尼群地平片口服。中药每天1剂,水煎2次,分早、晚服。30 d为 1个疗程,连用2个疗程。①患者,女,42岁,干部。3年前因眼睑浮肿被诊断为肾炎,曾经多家医院中西药治疗,效果不显著。就诊时,症见眼睑及下肢轻度浮肿,头昏头胀,纳差,神疲乏力,腰困膝软,小便泡沫较多,舌胖色暗,边有齿痕,苔薄白,脉沉弦。测血压150/95 mmHg。尿常规检查:尿蛋白( ),红细胞( )。证属脾肾气虚。治宜益气健脾,益肾活血,祛风利水,方用加味黄芪赤风汤:生黄芪20 g、赤芍10 g、防风10 g、金樱子20 g、芡实20 g、穿山龙20 g、地龙10 g、白花蛇舌草10 g、冬瓜皮15 g、茯苓12 g、仙鹤草20 g,三七粉3 g(冲服)、杜仲12 g、川牛膝10 g、怀牛膝10 g、天麻10 g。服7剂后症状减轻,尿常规检查尿蛋白( ),红细胞()。服24剂后,症状俱消,尿常规连续检查正常,后巩固治疗两周。随访半年未复发。②患者,男,22岁。患慢性肾小球肾炎1年余。近日因劳累病情加重。诊见:血压150/100 mmHg,神疲乏力,纳差,头昏,心烦易怒,下肢浮肿,小便泡沫多,舌暗,边有齿痕,苔黄腻,脉沉细。尿常规检查:尿蛋白( ),红细胞( ),24 h尿蛋白定量2.54 g,肾功能正常,肾穿刺病理诊断为局灶增生性IgA肾病,中医辨证属脾肾气虚,湿阻血瘀。给予加味黄芪赤风汤:生黄芪20 g,赤、白芍各10 g,防风10 g,金樱子20 g,芡实20 g,穿山龙20 g,地龙10 g,白花蛇舌草10 g,冬瓜皮20 g,茯苓12 g,仙鹤草30 g,三七粉3 g(冲服),川牛膝10 g,怀牛膝10 g,生牡蛎20 g(先煎),天麻10 g。服药两周后,水肿减轻,尿蛋白( ),红细胞( ),24 h尿蛋白定量1.37 g。以原方随症加减治疗两个月,临床症状消失,尿蛋白(-),红细胞(-),血压正常。随访半年未反复。慢性肾小球肾炎病因、病机较为复杂,多为正气亏虚为主,兼有湿邪和瘀血。其病变过程与肺、脾、肾三脏关系最为密切。临床上多以本虚标实、虚实夹杂为特点,尤其病久多虚多瘀。黄芪赤风汤出自清?王清任《医林改错识要》,用于治疗气血痹阻所致瘫腿诸疾,“能使周身之气通而不滞,血活而不瘀”。笔者认为,黄芪赤风汤与慢性肾炎“虚”和“瘀”的病理特点也完全合拍,故在此基础上,结合现代医学观点,用病证相结合立法,自拟加味黄芪赤风汤。方中重用生黄芪益气补虚,有调整机体免疫功能,改善机体代谢,且有一定利尿作用;芡实、山药健脾升清,补肾涩精,减少蛋白尿;赤芍、地龙活血化瘀,增加肾血流量,抑制和排除免疫复合物,改善患者的高凝状态;白花蛇舌草清热利湿解毒,能刺激单核-巨噬细胞系统增生和增强吞噬细胞活力从而达到抗感染作用;穿山龙、防风剔除肾络风邪,使邪去正安,穿山龙具有免疫抑制作用。诸药相伍,既能健脾补肾,又可祛风利水,活血解毒,虚实兼顾,攻补并施。临床应用本方常可收到满意疗效,未发现明显不良反应。

2、班某,七岁顽童。年前十月,左腿根部长一肿物,初如杏核,渐长如大枣,坚硬木痛,微热不红。逾月,有破溃之兆,公社医院手术引流,年后五月,消炎、抗结核药未停,然切口终不敛合。鱼口者,便毒溃后之谓也。便毒生于腿根折纹缝中,溃后身立则口合,身屈则口张,状如鱼口开合,故名。本案患儿稚阳之体。气血不足,弱质实难与邪抗衡,故久溃不愈。观其面黄体瘦,脓汁清稀如泔,便知阳气虚弱。疮口淡红隐青,显系瘀血阻滞。故补气化瘀当为本案治则。《医林改错》云:黄芪赤风汤“能使周身之气通而不滞,血活而不凝。”夫人之周身既能气通血活,何患诸疾不除。拟:黄芪30g 赤芍10g 防风6g 蜈蚣2条。仅用二剂,七日后鱼口敛闭。按:黄芪赤风汤,重用黄芪益气扶正,托疮生肌,赤芍行瘀,防风解毒。加蜈蚣者,《本经》谓其解疮疡肿毒,治瘰疬溃烂。如此顽证,服药不过二剂,花费亦仅六角,便迅速治愈。岐黄之道,救苦之乐,余尽享矣。此1970年仲夏之事也。

3、治疗痿证验案一则。李某,女,13岁,学生,1997年3月20日就诊.患者主诉3d前在外出走亲戚的路上,不能站立,突然跌倒,腿痛并发烧、呕吐.现症:四肢软弱无力,不能站立,轻微疼痛.低烧,乏力,精神倦怠,面色微黄,脉虚大无力而涩,舌质淡苔薄白.检查:神志清楚、心肺正常.四肢软瘫,双上肢肌力Ⅱ度,双下肢肌力Ⅰ度,肌张力低,腱反射消失,其它病理反射未引出.脑脊液检查:糖>2.856mmol/L,白细胞2×106/L,蛋白0.423g/L.西医诊断:急性感染性多发性神经炎.中医诊断:痿证.证属气虚血瘀,治宜补气活血,祛风通络.方用黄芪赤风汤化裁:黄芪30g,赤芍12g,防风12g,丹参30g,桂枝12g,当归10g,乳香、没药各6g,甘草6g,生姜3片,大枣5枚.3剂,水煎服.二诊时精神转佳,感觉四肢有气力,但仍不能自理,患肢发凉,上方加附子12g,继服6剂.三诊时患者能自己行走,生活达到自理,又连服上方加减出入10剂病愈.3年后追访,病未复发。

4、治老年脑病(颜乾麟)。同济大学中医研究所颜乾麟教授根据老年脑病气虚血瘀之病机,运用此方随证加减,获效颇佳。①椎动脉供血不足。赵×,男,75岁。眩晕频繁发作7年,劳累后或情绪不好而诱发或加重,曾在外院耳科、神经科和内科诊为“腔隙性脑梗塞”等,多次住院观察治疗。病情一直不稳定,时发不断。1周前因过于劳累,自觉全身乏力麻木,眩晕阵作,继而视物旋转,不能闭眼。查BP110/70HHmg,心肺听诊正常,头项转动受限,双侧颈项部肌肉紧张,相当于颈3~5椎体棘突压痛明显,手指僵直。LDL-脂蛋白9.88mmol/L,胆固醇12.3mmol/L;X线照片示C3~5骨质增生,椎间孔变窄;头颅CT扫描示脑沟增宽,西医诊为“椎动脉供血不足”。目前头晕,头痛,大便时干时溏,精神萎靡,舌暗红,苔薄腻,脉弦细。辨证属气阴两虚,瘀热阻络,治以益气养阴,化瘀清热,方用黄芪赤风汤合清暑益气汤:生黄芪20g,赤白芍(各)15g,防风10g,川芎10g,党参10g,麦冬10g,五味子6g,泽泻15g,苍白术(各)10g,法夏10g,焦楂曲(各)10g,黄连3g,黄芩6g,山栀子3g,决明子30g,枳实10g,厚朴10g,甘草5g。服用第5剂后,症状明显改善,转头自如。连服14剂,症状完全消失。②.脑动脉硬化症。陈×,女,67岁。神萎,疲乏,平素痰多,头痛、头晕,头顶热痛如灼,脑鸣动荡,心烦不寐,焦虑易怒,动则汗出,纳食较差,形体消瘦,大便干结,舌质鲜红、薄腻苔,脉细弦数。查BP180/100HHmg,心肺听诊正常。脑血流图示双侧波幅降低,枕一乳导联波幅偏低更为明显,西医诊为“脑动脉硬化”。辨证:年老中气不足,脑失涵养,肝阳偏亢,痰瘀阻窍。治以益气平肝,化痰通络。方用黄芪赤风汤合天麻钩藤饮:黄芪25g,赤芍15g,黄连3g,半夏10g,茯苓30g,陈皮6g,决明子30g,苍白术(各)10g,石决明30g,天麻10g,钩藤(后下)18g,防风10g,川芎10g、菖蒲15g、丹参30g,怀牛膝15g。共服21剂后,脑鸣、眩晕诸症悉解。③顽固性头痛。王×,男,58岁。头部绵绵作痛10年,反复发作,时轻时重,曾经中西医治疗数年效不显。刻诊见全头痛,尤以巅顶、两颞部及后脑部为甚,动后加剧,休息则减轻,伴头昏脑胀,健忘多梦,少气乏力,懒言,口干少饮,纳呆,大便时溏,舌淡苔薄白,脉弦细无力。证属正气不足,清阳不升,瘀阻脉络。治以益气升阳,活血通络。方用黄芪赤风汤、益气聪明汤合血府逐瘀汤出入:黄芪25g,赤白芍(各)15g,防风10g,升麻6g,葛根15克,苍白术(各)10g,蔓剂子各12克,柴胡6g,枳壳6g,红花6g,川芎20g,牛膝15g,丹参15g,生蒲黄9g,黄柏6g,炙甘草7g,服5剂,头痛大减,纳谷已馨。继守前方,加党参15g。服7剂后获愈。老年脑病是临床常见的一组多发疾病,包括现代老年医学中高血压、脑动脉硬化症、椎动脉供血不足和缺血性脑血管疾病等。属“头痛”、“眩晕”、“耳鸣”等范畴。《内经》云:“上气不足,脑为之不满,耳为之苦鸣,头为之倾,目为之眩”。诸多脑病的出现,多由于老年人阳气、精血虚衰,脏腑等功能减退,加上年长而积劳久病、内外之邪日久耗伤气血和瘀阻血脉、经络不畅,或肝肾脑髓亏损,致使气血运行迟缓,津液失于正常敷布,从而气机升降失调,清窍失养而致病。从临床特点分析,属本虚标实无可非议。所谓本虚是以气血亏虚为主,标实是以脉络血瘀为主。颜乾麟教授根据《医林改错》“元气既虚,必不能达于血管,血管无气,必停留成瘀”的特点,大胆运用黄芪赤风汤加味治疗本病,并重用黄芪,确收满意疗效。方中药物相配,符合《素问?阴阳应象大论》所提出“血实宜决之,气虚宜掣引之”的化瘀与补气治疗原则。颜教授认为,黄芪赤风汤药味虽少,然用药严谨,组方紧扣气虚瘀阻。方中妙在黄芪补益正气,“正气存内,邪不可干”;赤芍活血行滞;防风祛巅顶之风以逐外邪。三药共用,使全身之气通而不滞,血活不停,气血通和。因此,对于气血不足、气血痹阻之证,黄芪赤风汤不失为一首良方。鉴于“虚”及“瘀”是诱发本病的主要因素,在实践中颜乾麟教授根据《丹溪心法》“无痰不作眩”之说而另外重用茯苓和泽泻汤,不仅血瘀能化,且痰浊得清,脉道畅通。颜乾麟教授指出,临床须灵活加减方为妙治。属气血不足加党参30g,升麻6g,柴胡6g,当归15g,白芍30g,川芎15g以益气补虚、升举清阳;痰湿困阻加半夏10g,陈皮6g,天麻15g,葛根30g以祛风化痰;心阳不振加桂枝6g,薤白5g,白术10g、丹参15g。此外,“孤阴不生、独阳不长”,方剂配伍宜加入麦冬、五味子、玄参等滋补心阴之品;肝肾不足加杜仲15g,桑寄生15g,牛膝15g,黄柏6g以益肝补肾和引热下行;阴虚加女贞子15g,旱莲草10g,丹皮10g;阳虚加补骨脂15g,熟附子10g。

5、黄芪赤风汤生铁落饮治疗儿童多发性抽动症。患儿面部肌肉抽动,挤眼,龇牙,颈部四肢抽动,间歇发作时间较长,病程达数年之久,患儿自觉无所苦,夜间多梦,胃纳不佳,自汗盗汗。查体见面色萎黄,肌肤不实,舌淡苔薄白,脉细弱。此类患儿多为肝强脾弱,本虚标实,虚则血虚不能温养肌肉,故肌肉挛缩而颤,无力而缓;实则肝旺挟风,风旺则肌肉抽搐,有力而急。由于脾虚无以生气血,故证见虚实兼挟。治疗首在补气,次宜行滞,然后熄风镇痉。用黄芪赤风汤合生铁落饮加减。此两方合用,融益气行血,熄风镇痉于一炉,攻补兼施,气血同治,肝脾并调,切中病机。常用药物:黄芪30g,赤芍、防风、白僵蚕各6g,钩藤8g,磁石12g,锈铁落磨水煎药。随症加减。连续服用,直至症状消失后以健脾益气,行气补血之异功散、归脾丸之类收功。

 

  评论这张
 
阅读(122)|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