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舍得

溶经方于刮痧拨罐以养生治病,合食疗培元觅健康

 
 
 

日志

 
 
关于我

声明,我搏客引用的文章只用作参考,并不代表我赞成文章观点,各位千万别乱用,有病去找医生才能保养好身体 我以刮痧拨罐等方法来调理身体,不见人是调不了的,不在广州或不肯来广州者,请免问病

网易考拉推荐

水病  

2017-03-25 06:33:10|  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水病第一篇:水病的自我诊断与认识

很多重症病患通常都有水症(积水、水肿)的困扰,西医主要采用的方法就是抽水、利尿剂,在四肢则辅以物理性协助(如绷带绑腿),但是通常都没有很好的疗效,甚至辗转成死症(无解之症)。水症已经严重影响病人生活质量,很多案例就是被水症整的不想再受苦放弃治疗。所以要动手治大病之前,首先多遇到水症,水病在金匮要略中有专章论述:水气病脉证并治。里头讲述讲述水病如何确认、如何治疗。我很疑惑的是:书上把治法讲的很明白,但是很少中医师依法使用。在台湾看到治水症的医师,都是依此章随证治之,每每有很好的疗效,甚至有人因此被称之神医、名医。既是如此,不知为何神州祖国一般之中医遇水症只用灸疗、拔罐此等治疗轻症(除湿)的方法,而不敢使用仲景之方[1]

一、水证之因

水气病脉证简称水病,就是身体积水了。跟饮病不同,饮病是内发的,主要是自身生活习惯不好所造成(水跟饮临床上常常一起治,但是起源却是不同的)。水病是外来的,主要原因是表症失治,就是表证失去治疗的时机以后造成的水病。原本是桂枝汤、麻黄汤或是葛根汤证之类的证,但是被误下、误施以寒凉药物(西药、或是金银花、板蓝根之类),结果表证没去掉,看似外表病好了,但是这水慢慢积累在体中,就成了水病。

二、水证之过程与种类

水病依据深浅可分为:风水、皮水、正水、石水、黄汗。此五水起于风水(此处不是讲地理风水,是起于风的水证),也就是最表最浅的水证,遇医失治,水往里走变成皮水,再失去治疗时机,再往里成为正水、石水、黄汗。这是从水证发展的过程来看水症的种类。

(一)风水

"风水,其脉自浮,外证骨节疼痛,恶风"

"脉浮而洪,浮则为风,洪则为气,风气相搏,风强则为痈疹,身体为痒,痒者为泄,风久为痂癞;气强则为水,难以俯仰。风气相击,身体红肿,汗出乃愈。恶风则虚,此为风水。"

"寸口脉沉滑者,中有水气,面目肿大,有热,名曰风水;视人之止窠上微肿,如蚕新卧起状,其颈脉动,时时咳,按其手足上,陷而不起者,风水。"

"太阳病,脉浮而紧,法当骨节疼痛,反不疼,身体反重而酸,其人不渴,汗出即愈,此为风水。"

可见风水多为表证,有表证就解表啊!发汗。治法就出来了,很多方子可加减用之,顿时开朗。

(二)皮水

"皮水,其脉亦浮,外证跗肿,按之没指,不恶风,其腹如鼓,不渴,当发其汗。"

"太阳病,渴而不恶寒者,此为皮水。"

"寸口脉浮而迟,浮脉则热,迟则为潜,热潜相搏,名曰沉。趺阳脉浮而数,浮脉即热,数脉即止,热止相搏,名曰伏。沉伏相搏,名曰水。沉则络脉虚,伏则小便难,虚难相搏,水走皮肤,即为水矣。"

皮水正处于热潜相搏、沉伏相搏之时,此时还能用解表方法治之,如再失治,就入里,成里水。里水遇寒加上素虚之体,若再以西药治之,寒上加寒,如何治?如果此时采用利尿剂,会如何?不言可喻。所以在皮水时赶紧治。

(三)里水(正水、石水)

"正水,其脉沉迟,外证自喘。"

"石水,其脉自沉,外证腹满不喘"

"里水者,一身面目黄肿,其脉沉,小便不利,故令病水;假令小便自利,此亡津液,故令渴。"

"趺阳脉当伏,今反紧,本自有寒,疝瘕,腹中痛,医反下之,即胸满短气。趺阳脉当伏,今反数,本自有热,肖谷,小便数,今反不利,此欲作水。"

"寸口脉弦而紧,弱则卫气不行,即恶寒,水不沾流,走于肠(阳)间。少阴脉紧而沉,紧则为痛,沉则为水,小便即难。"

里水主要判断就是脉沉,正水与石水区别就是一个喘一个不喘。这都是误治、表证未解误下产生的病,但是一但水入里,变化越来越多,越来越难治。要是再发生脉证不和的状况,病人就很非常危险。很多癌症病患末期,都是水肿严重,但是脉很大,就是阳不入阴、阴阳分隔的现象。

"脉得诸沉者,当责有水,身体肿重,水病脉出者死"。很危急了,这时仅用中医的方法很难治愈,必须搭配多种量子医学以及顺势医学的方法才能解决 [2]

(四)黄汗

"黄汗,其脉沉迟,身发热,胸满,四肢头面肿,久不愈,必致痈脓。"

"脉洪而浮,不恶风者,小便通利,上焦有寒,其口多涎,此为黄汗"

"太阳病,身肿而冷,状如周痹,胸中窒,不能食,反聚痛,暮躁不得眠,此为黄汗。"

黄汗并不是肝胆病的黄,是水停在三焦系统里出不去的状况,水越积越多,营养跑出来,流出的汗就是黄色的。也是发汗则愈,只是渴而下利,小便数者,不可发汗。

三、水证依部位分类

(一)心水

"心水者,其身重而少气,不得卧,烦而躁,其人阴肿"

心藏神,神不守、很焦虑、很烦躁,一般都是心脏的问题。如何判断心脏积水?心脏阴阳气不通时,水会停在心下,心下正好是脾脏之处,水会慢慢渗入脾脏,脾脏管全身肌肉,就会觉得身重。少气是因为中膈积水,呼吸时气只能到肋骨,没办法下去就回逆,所以少气。心与小肠相表里,心之阳下不到小肠,水会累积在下,就造成阴囊肿大。另外也常见脚肿,因为心脏力量不够,水到了脚下变冷水,冷水气化能力不足,就形成脚肿。

(二)肝水

"肝水者,其腹大不能自转侧,胁下腹痛,时时津液微生,小便续通"

主要是讲阴结 [3] 、肝阴结实。肝阴实如肝硬化、肝癌、肝肿瘤等,就是肝堵到,营养无法到肝,肝越来越重,顶到脾,接着脾也变得很实、阴实,这时水只好回头累积到腹腔中,造成严重腹水。所以这种水不将肝阴实、脾阴实去掉,光抽水是没用的,要将实打开。但是病人常作切片病理检查,结果阴实更严重,反而不利日后的治疗 [4]

(三)肺水

"肺水者,其身肿,小便难,时时鸭溏"

肺水身肿也躺不下去,跟心水很像。但是肺堵到,水停在肺上,水不断地上去但是下不来,就造成小便难。小肠火不足无法将大肠的水气化,大便自然就会像鸭子一样溏。

(四)脾水

"脾水者,其腹大,四肢苦重,津液不生,但苦少气,小便难"

脾主四肢、少腹,脾有问题一定会觉得四肢身体重。气无法下降,呼吸就会短,水下不去,小便自然少。

(五)肾水

"肾水者,其腹大,脐肿腰痛,不得溺,阴下湿如牛鼻上汗,其足逆冷,面反瘦。"

肝积水、脾积水、肾积水,小腹都大,肚脐肿的很大,腰痛小便排不出来,就是肾积水。水停到下面上不来,上焦的水一直下来,脚当然会冷,脸没水当然瘦。

四、体内水的循环

中医讲的体内水的循环,配合五行五脏,讲的很仔细。包括食物的水与喝的水,在体内的循环路线都不同。尤其是水到血液、血管中的分析,更是西医所无。西医验血却不检查水,怪哉?要谈治法之前,一定要体会与理解中医对水在体内循环的看法与分析。下篇专门记录整理中医的水循环。

五、补充水证的病因

前述水病多为表证失治,这其实还是从病机来讲的。真正看不着的病因为何?用量子诊断经过大量临床分析发现,不同的水证患者都有个共同的心理状态:。不同的贪遇到其他的心理状况就产生不同的水证。如贪加怒就成肝积水,贪加忧就是脾积水,贪加疑则应在四肢。非常有趣的发现(很少人知道这现象,同门很多人偷偷用此方法治愈严重水证,这是中医做不到的地方 [5] ),但是这样的发现,通常跟病患讲明,都会惹来很大的反弹,认为是胡说八道。可是临床上的重症不用心因治法,往往药石罔顾。一旦患者检讨了、认识了心病,才是治疗发生效用的开始。



[1] 每问之,中医界人士总有欲言又止的表情与话语,所以我至今不懂!或许水症患者通常都是重症,仲景方多用峻药险药,这样对医者风险太大,没人愿意用。大陆医疗纠纷多,使得好医师不敢医不愿医,这就是病人害死自己了。

[2] 这种状况西医与传统中医几乎无解,要汇集不同领域的高人,可遇不可求。即便可以,国内法律也不允许,所以只有到国外摆脱法制的束缚,才能得遇善机治好。这也是好友至南京求助,我不能动手帮助的主要原因。

[3] 寸口脉沉而数,数则为出,沉则为入,出则为阳实,入则为阴结。

[4] 化疗与阴实证做切片后的病患,通常用常规的中医治疗,效果都很差。这要怪西医还是中医?怪自己吧!

[5] 这部份目前只有花精疗法、心理治疗与量子疗法有可行的方案。

水病第二篇:治水病于初期?伤寒论利水方整理

原本想整理出来符合中医五行生克理论的体内水循环模型,结果画了个图,觉得很能理解各种水病的状况,但是画完后想把它转成数位文件和解释说明就觉得很懒,只好放在自己的手稿里,暂时就不分享了。

这篇继续谈水病,水病一般放在金匮要略中讨论,通常都把金匮和伤寒分开来,其实都是一本书,张仲景不会把一本书切成两个系统,所谓吾道一以贯之。因此治水病在伤寒论中一定先有其论述,在六经病先讲了很多表症的治法,既然水症是表证误下所致,在治病于未的原则下,应该在体内有湿、和一点水症的时候就应该会有很多利水的策略(经方)。所以花点时间把六经病里讲利水的方子做了一个整理,并介绍其用途与适应症,有利临床时迅速使用 [1] 。这里讲利水,就是条辨中有小便不利的现象 [2]

一、小青龙汤

()用方时机

「伤寒」,表不解,心下有水,干呕,发热而咳,或渴,或利,或噎,或小便不利,少腹满,或喘者,「小青龙汤」主之。

服汤已,渴者,此寒去欲解也。

小青龙汤是表寒里寒时使用,使用小青龙汤有两种情况:一是本身素体虚寒,得到麻黄汤证时使用。二是得麻黄汤证没用麻黄汤,而从麻黄汤证转成小青龙汤证,所以是麻黄汤证失治,而变成大小青龙汤证。吐出的痰是稀稀白白的就是小青龙汤证、黄色浓稠的就是大青龙汤证,二者很好区分。

临床看到表寒,寒束在表上面,水没办法发散结在中上焦,就用小青龙汤。论坛上有人分享用小青龙汤治疗牛皮癣、湿疹的案例,有人有奇效,也有人说没有用。但是很多中医师都质疑怎会用小青龙汤治癣呢?其实经方家根本不管病名,当然也不会西医的理论,只是看到有水、有湿就选用适合的方法排湿,症状自解。辨証錯誤用錯了方,或是辨証對但是沒信心用經方,效果不好也不足為奇。

() 小青龙汤方

麻黄三两去节,芍药三两,细辛三两,干姜三两,甘草三两炙,桂枝二两,五味子半斤,半夏半斤洗。

若渴,去半夏,加栝蒌根三两。若微利,去麻黄,加芫花如鸡子大,熬令赤色。若呓者,去麻黄,加附子一枚炮,若小便不利,少腹满者,去麻黄,加茯苓四两。

麻黄、芍药、桂枝、甘草,太熟悉了。细辛有毒是很热的药,用细辛和干姜把里寒去掉,五味子和半夏化痰止咳。其他的加减方,懂本草之意,很容易理解。

二、五苓散方

()用方时机

太阳病,发汗后,大汗出,胃中干,烦躁不得眠,欲得水饮水者,少少与饮之,令胃气和则愈。若脉浮,小便不利,微热,消渴者,「五苓散」主之。

本来体虚的人,水停在皮肤表面以后,觉得肠胃的元气还是没有恢复,就会口渴,但是水喝得多还是渴,因为没有生成津液,表示吃了发汗药后,病人发汗发到表了,水回头的力量没了。仲景用此方把表面的水拉回来从小便排掉。所以从这里看五苓散是很好的利尿剂,表热造成的小便不利,水气不得下降者,使用都很好。所以脉浮数,汗出,小便不利,烦渴,就要想到五苓散。

() 五苓散

猪苓十八铢去皮,泽泻一两六铢半,茯苓十八铢,桂枝半两去皮,白朮十八铢。

右五味,为末,以白饮和合服方寸匙,日三服,多饮暖水,汗出愈,如法将息。

为末就是打成粉,白饮是很稀的米汤,一次吃一平匙,一天吃三次,吃完多喝温水,汗流出来(小便也会变多),就停止再吃药。

泽泻本身是苦寒的药,主要是利尿利水,全身的水都可以泽泻去利[3] 。猪苓利下焦、茯苓利中焦,茯苓加白朮去湿又健胃。此方就是用桂枝将泽泻带到皮肤表面,泽泻把表水都带到中焦,靠茯苓将其利到下焦,再靠猪苓把水排出去。

五苓散在古时是出门舟车必备良药,古籍记载:五苓散治瘴气温虐、水土不服、中酒恶心、呕吐痰水。晕车时产生的横膈积水,五苓散也很好用。

三、真武汤方

()用方时机

「少阴病」二三日不已,至四五日,腹痛,小便不利,四肢沉重疼痛,自下利者,此为有水气,其人或咳,或小便利,或下利,或呕者,「真武汤」主之。

少阴症本来就是里寒很盛,水湿很盛的状况,水堵在下焦,所以肚子痛。肾虚的人一发汗,就会有头重脚轻的感觉,又心下悸、昏沉,也是用真武汤。

() 真武汤

茯苓三两,芍药三两,生姜三两,白朮二两炙,附子一枚炮。右五味,以水八升,煮取三升,去渣,温服七合,日三服。

若咳者,加五味子半升,细辛、干姜各一两。若小便利者,去茯苓。若下利者,去芍药,加干姜二两。若呕者,去附子,加生姜,足前成半斤。

阳虚者必先救阳,故以附子回阳,以茯苓化水,以白朮助吸水饮、协同茯苓化水气、协同附子温中达四肢,以芍药、生姜温通血痹。

真武就是玄武,是神明的名字、镇水的名称。老人肾功能不足,晚上夜尿次数多,可以用此方 [4] 。体质素为中湿之人 [5] ,常自汗出、晕眩,也用真武汤。

还有一种状况在台湾的年轻人很常见,就是房事太多,夏天行房完后冷浴、喝冷饮、吹冷气,第二天就变成真武汤证。所以都会建议这样的年轻小伙子带女朋友出游时,带罐真武汤吃吃。

四、猪苓汤方

()用方时机

「阳明病」若脉浮发热,渴欲饮水,小便不利者,「猪苓汤」主之。

「少阴病」下利六七日,小便不利,咳而呕,渴,心烦不得眠者,「猪苓汤」主之。

阳明病下焦热是猪苓汤(上焦热是白虎加人参汤,中焦热是栀子豉汤),有肾结石、膀胱结石、小便赤痛、尿道炎、小便时输尿管被结石刮破,都可用猪苓汤。

少阴症的虚热,一样也是水热并结之症,同样用猪苓汤。

() 猪苓汤

猪苓一两,茯苓一两,泽泻一两,阿胶一两,滑石一两碎。右五味,以水四升,先煮四味取二升,去渣,纳阿胶烊消,温服七合,日三服。

猪苓汤和五苓散都是猪苓、茯苓、泽泻三药为主,猪苓汤重用猪苓,主要在利下焦之水。加滑石让里头堵到的石头排出来,阿胶则修补被划破的出血。

 



[1] 老师一直要求我把伤寒条辨背起来,这样才会懂其神、心领神会。但是我年纪大了,背诵的功夫不好,只能靠对比与纪录来理解,这里要记录起来,以后要小孩从小当游戏把伤寒论背起来。

[2] 水刚形成的时候,而且在中上焦的水,最好以发汗来解,发汗的方剂太多了。麻黄、桂枝是基本用药。

[3] 泽泻入肝经,对肝的通利力量很强,临床上常用来治疗脂肪肝。

[4] 西医多指此为摄护腺肥大,用真武汤就可以解决。

[5] 脉细而迟,口不渴、没胃口,脚冷而无力。

水病第三篇:由表入里治水病

前篇介绍过水病由表入里有风水、皮水、里水(正水、石水)、黄汗等类型。金匮要略分别有其治法,特整理如下:

一、风水

风水,脉浮身重,汗出恶风者,防己黄耆汤主之。腹痛者加芍药。

风水,恶风,一身悉肿,脉浮不渴,续自汗出,无大热,越婢汤主之。

两种处方在治疗水症时都经常使用,二者的差异主要在身重。身重者代表病在脾上,脾主肌肉、四肢,病人湿很重(快成水了)停在肌肉,所以身重。

() 防己黄耆汤

防己一两,甘草半两(),白朮七钱半,黄耆一两一分(去芦),又搓麻豆大,每抄五钱匙,生姜四片,大枣一枚,水盏半,煎八分,去温服,良久再服。

喘者加麻黄半两。胃中不和者加芍药三分。气上冲者加桂枝三分。下有陈寒者,加细辛三分。服后当如虫行皮中,从腰下如冰,后坐被上,又以一被绕腰以下,温令微汗,差。

防己入血脉神经,外行腠理,内行三焦,主全身去风行水。黄耆固表行气。炙甘草强心。白朮除湿。此方在湿病中就已出现,湿病也是由表一步一步侵入人体的。湿刚进入皮肤时,用麻黄加朮汤。开始进入肌肉就用麻杏薏甘汤。停在肌肉要开始入血管时则用防己黄耆汤,再进入血脉,就要用桂枝芍药知母汤来对治。在这里看到湿病和水病只是程度的差异,在停留的地方一样时,还是一样的治法。

另外,现代人四体不动,常在冷气房里打麻将、玩计算机游戏,久而久之常形成中广身材,对身体健康有很大的威胁,对爱美女士来说,更是生死大仇。这里使用防己黄耆汤会不仅减肥,又排湿,很多中医师的减肥秘方其实就是此方加减。

() 越婢汤

麻黄六两,石膏半斤,甘草二两,生姜三两,大枣十五枚。

病人有表症,同时有汗不渴,又有热,同时一身悉肿。所以是肺热被束在表,用麻黄发汗、石膏去热、甘草助心阳消宿食,大枣补津液。

二、皮水

() 防己茯苓汤

皮水为病,四肢肿,水气在皮肤中,四肢聂聂动者,防己伏苓汤主之。

原本可以用防己黄耆汤或越婢汤治好的,来不及治,水往里走,到了皮层下方,水跑到三焦、肌肉里面,手就会开始抖。这时就用防己伏苓汤。

现代病的帕金森症手也会抖,其实不是手抖,是肌肉在抖。对证,所以也有人用防己茯苓汤加减来治疗。有些尿毒症患者肌肉也会抖,所以防己茯苓汤也适用。

防己黄芪汤方

防己、黄芪、桂枝各一两,茯苓六两,甘草二两()

将白术去掉,加入桂枝与茯苓。让心阳提升導小肠之火,重用茯苓,把水从肌肉里利掉。

() 蒲灰散

厥而皮水者,蒲灰散主之。

蒲灰散是外用方,在消渴病时也用到。消渴病时还提到几个小便不利时用到的方。

小便不利者,有水气,其人若渴,栝蒌瞿麦丸主之。

小便不利,蒲灰散主之,滑石白鱼散茯苓戎盐汤并主之。

蒲灰散方

蒲灰半分,滑石三分。

菖蒲的灰配滑石粉平时备用,用此粉通常都是病患汤药无法下肚,用此散把他身上包住,让水排出。临床上水很重的人,可用此方协助排水,但是要全靠此方排水,也很难。

栝蒌瞿麦丸方

薯蓣三两,茯苓三两,栝蒌根二两,附子一枚(),瞿麦一两。右五味,末之炼蜜丸,如梧子大,饮服二丸,不知,增至七八丸,以小便利腹中温为知。

瞿麦本身是利水消炎的,用中医讲就是去热,攻坚活血化瘀的力量很强,通常和土茯苓并用来治淋病。小便有问题,黏黏嗒嗒的就是淋病,此时不用五苓散用栝蒌瞿麦丸。

滑石白鱼散方

滑石、乱发烧、白鱼各二份。右三味,杵为散,饮服。

此方白鱼为何?一直有争议,所以很少用与记载。

茯苓戎盐汤方

茯苓半斤,白术三两,戎盐弹丸一枚。右三味,先将茯苓白术煎成,入戎盐再煎,分温三服。

戎盐就是内陆的盐也叫青盐,与海盐功效不同。治疗肾结石多用戎盐。

三、里水

()甘草麻黄汤

里水者,一身面目红肿,其脉沉,小便不利,无渴,故令病水,甘草麻黄汤主之。

小便不利,不渴,脉又沉,就用发汗的方法。甘草麻黄两味就是发汗。经方很多药都是两位要配合甘草,如桂枝甘草汤、茯苓甘草汤、大黄甘草汤都是,通常比例都是二比一。

甘草二两,麻黄四两。右二味,以水五升,先煮麻黄去上沫,内甘草取三升,温服一升,重复汗出,不汗,再服,慎风寒。

喝到发汗水病就好了,期间小心不要受风寒,否则风邪入侵,风、湿相袭,每每难愈。

()越婢加术汤

里水者,一身面目红肿,其脉沉,小便不利,无渴,故令病水,甘草麻黄汤主之;假令小便自利,此亡津液,故令渴也,越婢加术汤主之。

如果里水,有小便、脉沉代表津液不足,所以口渴。全身性浮肿,病机在肺,肺主皮毛。肺之津液不足,小便很利,用白术去湿、麻黄甘草发汗、石膏去热、大枣补津液。经方这样就开出来了,所以经方很容易学习与应用的,懂原理根本不用背方,药方随手捻来,快哉。

()麻黄附子汤、杏子汤

水之为病,其脉沉小,必少阴。浮者为风,无水虚胀者为气水,发其汗即已。脉沉者,宜麻黄附子汤,浮者宜杏子汤。

麻黄除称为青龙之外,又叫返魂汤,病人已经阳不够了,用麻黄硬逼把阳返回来。这里脉已经又沉又细,代表里虚严重。此时使用麻黄、附子来返阳、固阳,只要阳气足就不会有积水现象。如果脉不沉反浮,就可能是气水,水堵到肺中,所以用麻黄发汗、加杏仁补齐津液,所以去附子改成杏子,称杏子汤。

麻黄附子汤方

麻黄三两,附子一枚,甘草二两。

杏子汤方()

杏子汤遗缺了,陈修园称应是麻杏甘石汤。但此处肺中无热,应不用加石膏,只需将麻黄附子汤中之附子改成杏仁即可。或许当初就是认为太简单大家都懂,才无方子的细节。结果大家猜半天,可能都想太复杂了。

四、黄汗

()芪芍桂酒汤

问曰:黄汗之为病,身体肿,发热,汗出而渴,状如风水,汗沾衣,色正黄如柏汁,脉自沉,何从得之?以汗出入水中浴,水从汗孔入得之,宜芪芍桂酒汤主之。

流汗的时后跳到水里去,这个状况现代生活很多,运动完大汗淋漓,直接冲凉,或是跳入泳池,都很容易造成黄汗。汗没有发透,停在皮肤中,日积月累渗入肌肉、三焦,所以身体肿,而且三焦的本色()就会随汗出形成黄汗。因此黄汗都是自己不良习惯造成的,如果不懂治,放任不管,久了湿就停在体中,一但体虚,湿成水证,就成病状。

芪芍桂酒汤方

黄芪五两,芍药、桂枝各三两。右三味,以苦酒一升,水七升,相和煮取三升,温服一升,当心烦,服至六七日乃解。若心烦不止者,以苦酒阻故也。

桂枝芍药等量,就是在发散,但是只想发汗不要太过,所以用酸收敛。这里讲的苦酒是醋不是酒。重用黄芪把没有发透的汗清除掉,旧的汗清掉,桂枝把新的汗推到表面,芍药及醋收敛,这样就停止三焦的养分再随汗流出。但是这要服药六七日,一般都认为黄汗不是大病,根本没人注意,所以就埋下水病的忧患。

 ()桂枝加黄芪汤

黄汗之病,两胫自冷,假令发热,此属历节。食已汗出,又身常暮盗汗出者,此荣气也。若汗出已,反发热者,久久其身必甲错,发热不止者,必生恶疮。若身重汗出已,辄轻者,久久必身润,润即胸中痛,又从腰以上汗出,下无汗,腰髋弛痛,如有物在皮中状,剧者不能食,身疼重,烦躁,小便不利,此为黄汗,桂枝加黄芪汤主之。

这些症状的描述,就是湿堵在表,也就是表实证(前者芪芍桂酒汤为表虚的黄汗)。而且荣卫不合(暮盗汗、腰上汗下无汗),想想当然是以桂枝汤解表为先,发汗加黄芪以排黄退黄而已。

桂枝加黄芪汤方

桂枝、芍药各三两,甘草、黄芪各二两,生姜三两,大枣十二枚。右六味,以水八升,煮取三升,温服一升,须臾,啜热稀粥一升余,以且药力,温覆取微汗,若不汗更服。

完全就是桂枝汤的吃法,只上加入黄芪退黄。这方主要是发散,不同于芪芍桂酒汤的收敛,二者一为表实,一为表虚,应细分辩之。

水病第四篇:各脏积水治法要略(一)

谈水病各脏治法前,必须要先知道各种水病的病机与病证的发展,在不同时机、不同状况灵活的使用经方,而不是僵化的应用经方,不知变通。死用经方害死病人更多。

在治病时老师教导几个原则,在介绍经方治水病之前,先记录起来,日后随证运用。

一、 初者,病邪初起,正气上强,邪气尚浅,则宜速攻。

二、 中者,受病较久,邪气渐深,正气渐弱,宜攻兼扶。

三、 末者,病已经久,邪气侵凌,正气消残,宜扶正气。

这三个原则是治各种病的原则,不限在水病。癌症病患通常癌症初起的水病,只要没经化疗,速攻都可把水排除,再根据脏结方法用经方调理,几乎可以把癌症从绝症中除名。但是一般病人不知,从西医言,一路化疗、放疗等等,把病人医到不对径了再送给中医治疗。此时病已经久,且很多经化疗后的经方已不对症,此时中医只能扶正气,一方面等待时机,一方面改善生活品质,如此而已。这时责怪谁也没有用,只能寻求宗教,把杂念放下、仇恨放下、不满放下、贪念放下、升起心中美好的念,或有生机。

癌症末期的水证,目前中西医都是很棘手的,很少有治愈克服的案例。从临床中只有以心因疗法搭配其他自然疗法有治愈的案例,但是因为这些疗法一来昂贵、一则不易为以病理学为主的西方主流医学认可,所以都是以私人医院或是私人休养院(疗愈团体、会所)来进行治疗,一般都不出现在正式医疗记录里。因为有缘进入这样的医疗团体,看到很多用心因治疗的方法,神奇的治好末期癌症,所以在此特别记录起来。癌症不是没有救,只是一念之间。癌症不是没有救,只是有没有缘。

心因治法看到的方法很多,主要的程序都是透过等化仪检测心理,透过生物回馈的方式或宗教方式来确定病患心理的偏差因素。确定后有宗教信仰的透过宗教法治疗,没宗教信仰的透过生物回馈法治疗,同时辅以花精疗法以及量子调整法。在用药上则以同类制剂及中药为主,饮食上严格采用生机饮食法,并且让病人学习一种气功,体能允许则种种菜(有机饮食、园艺疗法、光疗)持续的动不要躺在病床上,忘掉身上的病。看到很多重症患者经此治疗,不仅重获健康同时拥有新的人生。

原本想在大陆推动建设这样的场所,但是牵涉法律问题太多,不敢违背国家法令,也不想救人还得顶着骗子的头衔,所以只好在外国筹建。有缘看到此文者,私信不语。

一、脑积水

脑积水在伤寒论中并无提及,提及脑积水的只有在台湾经方名家倪海厦 [1] 先生讲学中提及。在此特以记录。

湿家病身疼发热,面黄而喘,头痛鼻塞而烦,其脉大,自能饮食,腹中和无病,病在头中寒湿,故鼻塞,内药鼻中则愈。

金匮这条辨提及头中寒湿,也就是脑积水,用的方法就是内药鼻中。但是用何种药却没清楚地说明。经方家倪海厦先生补充鼻药两种:菖蒲辛夷散、麝香矾石散。菖蒲灰在蒲灰散中出现(菖蒲加滑石),本身就有宣窍泻热之功,辛夷为升阳治上,治脑及鼻渊鼻塞之药,有辛散的功能。但此剂辛散能力不佳,并不能有效地除脑积水,只能当除湿的预防药。

麝香矾石

麝香一,矾石五十。

麝香有开窍之功,当诛邪深入,诸窍闭塞神志为蒙,就一定要用麝香 [2] 矾石是燥剂。二者合之能深入病灶,并将其环境改成干燥环境,所以湿症、炎症自消。此方治中耳炎、鼻窦炎均有效。特别是治疗脑瘤积水时,病人水跑到脑部就发痉、抽筋,此时光解痉病人还是一样疼痛,所以要先除水,此时用麝香矾石散可排出脑积水,形成干燥的脑部环境,脑瘤就会逐渐变小。

另外小孩的脑积水证,并没有积得很严重,初起用五苓散即可。另外麝香矾石散可代替嗅盐使用,对于急救有用处。所以出门旅行古时中医都会带些五苓散、麝香矾石散以备不时之需。

二、心积水

隔间支饮,其人喘满,心下痞坚,面色熏黑,其脉沉紧,得知数十日,医吐下之不愈,木防己汤主之。虚者即愈,实者三日复发,复与不愈者,宜木防己汤去石膏加茯苓芒硝汤主之。

肚子肿大,腹部心下痞硬,这样的严重腹水,不仅心积水会有,肝硬化、肝癌、胰脏肿大、脾脏肿大的病人也会有,辨证的要点在面色黎黑,脸黑的是心积水,脸黄、暗黄者才是其他的积水,经方不同不可辨证不慎。

木防己汤方

木防己、桂枝各三两,人参四两,石膏如鸡子大十二枚,右四味,以水六升,煮取二升,分温再服。

这里用的防己是木防己不是汉防己(去药房未注明常会买成汉防己,就没用了),防己外行腠理,内行三焦,能通水气利水行,有关三焦水肿几乎都会用到木防己。桂枝扶心阳、人参补虚,使用石膏是去伏热。久病者必有瘀、宿食,因此易有伏热,使用石膏去伏热。不用甘草清宿食主要是有水。虚者这时就好了,实者不会好,就去石膏,用芒硝攻实、茯苓排水。

注意:支饮通常为肺有关,但有时与心积水也有关,所以在治疗时与支饮必须清楚辨证,否则心下或胁下有支饮好几个方(泽泻汤、厚朴大黄汤、葶苈大枣泻肺汤、小半夏汤、十枣汤、甚至小青龙汤证都是),如何区分?在痰饮咳嗽病脉有清楚地说明。水病灵活应用即可,根源都是表证失治引起的。有表还是以发汗为主。其余腰下肿当利小便,腰上肿当发汗。所以上焦有水都会看到阳药、发汗的药。西医一味使用利尿剂,就更难治疗。

三、肺积水

肺积水一样有由表入里的过程。初期肺积水,用麻黄汤发发汗就解了。没用麻黄汤,就变成小青龙汤证,心下有水,里寒之证。如果再失治,或是表证未解,太阳伤寒误下也就变成十枣汤证。十枣汤在各种严重的水病中,只要确定没有表证,很多积水都可用,包括肺积水、心积水、肝积水都有好功效。所以这里特别介绍十枣汤方,未来介绍各种癌症治疗时,前期都会用十枣汤来攻水,水没去除就会提供利于肿瘤生长的环境,导致治疗失败,所以致癌先治水。如果不能创造干燥的环境,要谈治癌无异缘木求鱼。许多癌友末期造成医生束手无策的其实不是癌,而是水证无法去除。

「太阳中风」,下利,呕逆,表解者,乃可攻之。其人漐漐汗出,发作有时,头痛,心下痞鞭满,引胁下痛,呕即短气,短气不恶寒者,此表解里未和也,「十枣汤」主之。

脉浮而细滑,伤饮。脉弦数者,有寒饮,冬夏难治。脉沉而弦者,悬饮内痛,病悬饮者,十枣汤主之。

水跟饮常常一起分析,都是水、湿。停在肺里的饮跟水,综合饮证与水证的症状:

咳逆倚息,短气不得卧,其形如肿,谓之支饮。

水在肺,吐涎沫,欲饮水。

肺饮不弦,但苦喘短气。支饮亦喘而不能卧,加短气,其脉平也。病痰饮者,当以温药和之。

很简单的辨证,肺底下有水,病人喘而不能平躺,就用温药。这温药就是十枣汤。

十枣汤方

芫花熬、甘遂、大戟各等分。右三味,捣筛,以水一升五合,先煮肥大枣十枚,取八合,去渣,纳药末,强人扶一钱匙,嬴人服半钱匙,平旦温服之;不下者,明日更加半钱匙。得快利后,糜粥自养。

十枣汤中医又叫朱雀汤,属于很峻很强的排水攻水药。芫花有小毒,治咳逆上气,为行水去痰要药,主水肿去水气寒痰,主要去除胸腹积水。甘遂有毒,能去痰水、泻十二种水疾,破证坚积聚,利水谷道。当水渗入脏腑间的三焦,只有靠甘遂才能打通,治肺积水与子宫积水。大戟有小毒,为泻脏腑水湿要药。三种药都有毒,所以用方要小心。通常用等量各1/3钱,一次只给病人一剂,平旦服就是早上六时服,因为此时开大肠经,大肠与肺相表里,效果较好。吃下十枣汤会上吐下泻,临床上会一直上厕所,连续好几次近三个小时才会排空。如果下少者,第二天再服。用大枣是补其津液,为避免伤胃气,下利后一定要调理肠胃,所以吃稀饭顾脾胃,有胃气则无死证。

注意的是,用十枣汤要速攻速养,无表证有水饮,就速攻。攻完就保养肠胃,甚至开用护肠胃的汤药来保护。临床上庸医不懂辨证,尚有表证就攻,又不知止护肠胃,结果就被攻死了。有了案例,越发的不敢用十枣汤,结果还能医治的也变成无法医治。这里肺、肝、脾产生的腹水,都可以遵照此准则医治。

另外病人阳气虚脱,开始流出油油的汗,这时胃气已经很虚弱甚至没有了,就不能再攻,要以扶正为主。


[1] 倪海厦先生无到中医大学讲课的显赫学历,但是其经方治学法及其临床极受推崇。虽有教授不同意其为人以及部份伤寒观点,也还是同意其对经方复兴的努力,总体来说台湾中医界是非常认可倪海厦先生,中医学子普遍以其讲学教材作为导读伤寒经方的重要参考书籍。反观大陆中医界,不在学问与临床上讨论,网路上充斥对倪先生的谩骂,不仅无聊也无知。上网查资料发现此一现象,特以记之!

[2] 吴克潜:毛孔闭塞用麻黄。腠理闭塞用葛根。荣卫闭塞用桂枝。风塞用羌活独活。血塞用延胡郁金。肺气塞用桔梗前胡。心气塞用菖蒲远志。卫气塞用藿香川朴。肝气塞用香附川芎。


水病第六篇:各脏积水治法要略(三)

四、脾、胃积水

心下坚大如盘,边如旋盘,水饮所作,枳术汤主之。

辨证比较:

气分,心下坚大如盘,边如旋盘,桂甘姜枣麻辛附子汤主之。

隔间支饮,其人喘满,心下痞坚,面色熏黑,其脉沉紧,得知数十日,医吐下之不愈,木防己汤主之。

这三条条辨都提到心下痞坚,如何辨证?木防己汤证较易辨认,那是脸黑、心病。前两条几乎相同如何分别?前者水饮所作、后者气分所作。前者因脾腹积水,所以胃部会很不舒服。后者胃没有不舒服,只是阳气循环不畅,阴阳不相得之证,造成寒湿凝聚,让肠胃的津液无法生化,所以肿起,用桂、姜、麻、辛、附子等阳药去寒。

枳术汤方

枳实七枚,白术二两,右二味,以水五升,煮取三升,分温三服,腹中软,即当散也。

枳实破结实、消胀满、心下胀满、除寒热结。白术除湿,很简单的两味药。特别是枳实去胃中湿浊,常用记之。

五、肾积水

肾水者,其腹大,脐肿腰痛,不得溺,阴下湿如牛鼻上汗,其足逆冷,面反瘦。

肾水病很容易辨认,腹大脐肿、足逆冷面瘦。这里金匱没给药方,但是在伤寒里给了:真武汤。少阴病,腹痛、小便不利、四肢沉重疼痛,此为有水气。所以用真武汤加减来治少阴水病。

很严重的肾积水会加生硫磺来利水。生硫磺是很热的药,为温下焦肝肾之猛药,旦中病便当已,不可一味强攻,速攻当止。全身性水肿、水肿很严重、或是金属矿物质挡住的,都用生硫磺才有功效。但是因为生硫磺有毒,一般医生不敢用,就错过救治时机。

六、肝积水

肝积水放到最后说,是因为最复杂,不同的症状积水引起的积水治法不同,初始的积水和后来严重的积水治法也不相同,所以放到最后再讨论。这里主要讨论肝阴实证引起的腹水。这种腹水常常是肝癌、肝硬化患者,所以特别提出来讨论。其他的肝积水,前面提到的很多适应的方子都能用,但是肝阴实证书上没写,就要特别来讨论搜集各家之说。

()阴实还是阴虚

许多中医癌症的教科书(大陆地区)都将肝癌的腹水此一兼证归结为脾肾阳虚或肝肾阴虚,所以治法多为健脾滋阴养肝。这点在经方家看来很不可思议。首先辨证阴实还是阴虚。病在阴这点无争议,肝堵住了,邪气盛,当然是实证,怎会当成阴虚来治疗?教科书都这般写法,难怪学生搞不懂,难怪中医无用。

()治法次第

一开始的肝病(少阳证),很多都是表未解误下,导致的水病。所以最初就是解表发汗,就不会有水证。那时只要好好对治少阳即可。误下后又失治,继续服用西药、或是滋阴药物,阴越来越实,水证也就越来越严重,终于药石罔顾,回天乏术。

肝积水初期,会有犯肺之兆,此时没有做化疗、没有切片,阴实证不算严重,所以可以速攻。用十枣汤速攻(水症严重还可重用大戟甚至生硫磺),但是要立刻补其脾胃。一般而言,十枣汤三个小时内就把水排掉了,排掉后立刻健脾(柏子仁、黄芩、当归、白术、茯苓),只要水来就这样处理,同时依证治主证即可。这就是攻养同用,很多肝硬化、肝癌初期的腹水都可以治好。如果阴实还不重,也没有腹水,当然用以少阳病来医,柴胡、黄芩、郁金、龙胆草等加减就可以治好。

肝实的严重,到了晚期,单用中医的方法就很难医了。尤其脉得诸沉者,当责有水,身体肿重,水病脉出者死。肝癌末期腹水严重,但是脉反洪大者就是很严重的死证。这时病人身体已经不能再攻(胃气虚),肝邪犯脾所以要先扶正,以强脾实脾抵抗肝邪来犯,同时使用甘淡渗利之法(如分消汤、补气枳实汤),慢慢去水扶正以待时机。这时还要去阴实,把去阴的药汗去实的药搭配一起来去阴实。这时可选生附子、石硫磺、桂枝等阳药与炙鳖甲、茜草、川穹等破坚活血化瘀等药合开。有热、有黄证,则视证加减。但是临床上,此类病患早已经西药残害多年,做了多次化疗、服用利尿剂、抽水、吃止痛药等措施,把身体早已不知弄成啥样,上述的传统中医方法,已经很难适证。所以中医通常不再收此类病患,避免被误会死在中医手上 [1]

 



[1] 到了这一步,其实综合的自然医学还是有办法的,只是看病人是否相信,生死一念间。但是不信者千万别医。

  评论这张
 
阅读(185)|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