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舍得

溶经方于刮痧拨罐以养生治病,合食疗培元觅健康

 
 
 

日志

 
 
关于我

声明,我搏客引用的文章只用作参考,并不代表我赞成文章观点,各位千万别乱用,有病去找医生才能保养好身体 我以刮痧拨罐等方法来调理身体,不见人是调不了的,不在广州或不肯来广州者,请免问病

网易考拉推荐

噎膈+噎膈病(食道病)名方应用精析  

2017-03-20 08:04:0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噎膈
 

噎膈是以吞咽困难,饮食受阻于食管,饮食不下,或食入即吐为主症的病证。噎即噎塞,指吞咽不畅或困难;膈即格拒,指饮食难下,或食入即吐。噎可单独为病出现,亦可为膈之前驱,但临床多噎膈并见。多因情志失和,饮食所伤,年老体弱,脏腑失调,以致津血枯槁,气血痰瘀互结填塞胸膈,阻于食道而成。   【范围】   西医学中食管癌、贲门癌、食管良性狭窄、食管炎、食道贲门弛缓症等相当于噎膈病,消化系统食管的其它疾病在临床上若出现以本病为主要临床表现者,均可参照本篇进行辨证论治。   【病因病机】   一、病因   1.饮食因素 长期食用腐烂变质(霉变)的食品,或腌制熏烤之物,其中之毒邪可直接刺激食管损伤络脉,同时亦可伏于体内,久留而致恶变;进食过热、过快,食物粗糙、质硬可直接刺激食管,损伤络脉,久则食管受损;恣食大量辛香燥热之品,如胡椒、槟榔、烟丝等,燥热伤津耗血,使食管干涩失于濡润;嗜食生冷、肥甘、炙煿、膏粱、鱼腥、乳酪之品,助湿生痰,化热伤津凝痰,同时又易耗伤阴血,食道失于滋润;嗜饮烈酒无度,尤喜热饮,可损伤脾胃,蕴毒体内,并直接刺激食管,酒能助湿生热,郁热伤津液,灼液为痰,顽痰滞留于食管,使之狭窄,而发为本病。   2.情志因素 思虑过度则气结脾伤,络脉痞涩,气血津液不能周流,继而变生郁阻、痰结,气结与痰相搏,阻于食道,故吞咽困难;喜怒伤肝,肝郁气滞,气郁日久可致津液、血液运行不畅而成痰、瘀、气结,顽痰瘀血互结,滞涩于食道,妨碍饮食而发本病。   3.正气虚亏房劳太过,纵欲太甚,真精亏耗,致使阴津耗伤,精血枯涸,燥热结于下,食管失滋润而干涩,则为本病。年高体虚或久病失治,均可使气血亏乏,精血渐耗,食管失养,发为本病。   二、病机   1.发病噎膈多以缓慢发病,但多渐进性加重,部分病人可恶化发展。   2.病位在食管,与脾胃、肝肾、气血津液关系密切。   3.病性 本虚标实,虚为津涸、血亏、阳气虚;实为气结、顽痰、瘀血、燥热、邪毒。   4.病势初起多以标实为主,中期为虚实夹杂,晚期则以本虚为主。   5.病机转化初起多因脏腑功能失调,导致气滞、痰浊、瘀血、燥热内生,毒邪凝滞形成痰气交阻,痰热胶结,继而气滞血瘀,毒热内结,形成气、痰、瘀、热、毒互结,亏耗阴津,导致正虚邪实,使阴津枯槁,精血耗竭,进一步发展则阴损及阳,气虚阳微。   【诊断与鉴别诊断】   一、诊断依据   1.初起吞咽食物时,仅自觉胸骨后有梗噎难下之感,久则饮食难下,甚则食入即吐,体逐渐消瘦。   2.x线上消化道钡餐检查、食管脱落细胞学检查、食管内镜检查等可确定病变的性质及部位。   二、鉴别诊断   1.梅核气 多见于性格内向或女性病人,或患虚火喉痹者,症见咽中似有物梗塞不适,吐之不出,吞之不下,但饮食如常,不发生吞咽困难和饮食格拒不下症状,不妨碍进食,无明显消瘦。   2.反胃 无吞咽困难、梗阻症状,进食不困难,症见呕吐宿食,呕吐物酸臭不化,朝食暮吐,暮食朝吐。噎膈则以吞咽困难,妨碍进食为症状。   【辨证论治】   一、辨证要点   1.辨病位本病主病位在食道,与脾、胃、肝、肾有关。吞咽困难,梗阻不顺,胸膈痞闷,随情志变化而有所增减者,病在食道、胃与肝;食物难下,艰涩不顺,形体消瘦,口咽干燥,舌红少津者,病在食道、肝与肾;病变日久,吞咽困难日重,呕吐清水,面白肢冷,面浮肢肿者,病在食道、脾与肾。   2.辨虚实病初多实,继则虚实夹杂多见,终致气衰阳微,正气大虚。吞咽梗阻不顺,胸脘痞闷,痰多食少,苔腻脉滑者,证属痰气阻隔;饮食难下,呕吐物色如赤豆汁,胸膈疼痛,肌肤枯燥,舌紫有瘀点、瘀斑,脉细涩者,证属瘀血阻膈;食入不下,入而复出,形体消瘦,口干咽燥,烦热便干,舌红少津,脉细弦数者,证属津亏热结;水饮不下,呕吐粘液,畏寒肢冷,面浮肢肿,舌胖脉弱者,证属气虚阳微。   3.辨在噎在膈噎以食物吞咽受阻为特征,或食物尚可咽下。膈是由噎逐渐发展而成,饮食物格拒不下,由不能咽下固体食物发展到不能咽下流质食物,胸骨后疼痛,大便不通,以及神衰消瘦、面容憔悴等全身衰竭表现。   二、治疗原则   总以“急则治标,缓则治本”为原则,初期治标实为主,用行气、化痰、祛瘀、散结、清热、解毒之法,并以滋阴润燥之法辅之;晚期正气大虚,当以补虚扶正,法宜滋阴养血,温补脾肾,兼用攻邪之法;虚实夹杂者,当攻补兼施,权衡用药。并在整个治疗过程中,注意顾护胃气。   三、分证论治   1.痰气阻膈   证候吞咽梗噎,胸膈痞满,泛吐痰涎,病情可随情绪变化而增减,舌质淡红,苔薄腻,脉弦滑。   证候分析痰气郁结交阻,闭塞胸膈,食道气机不利,故见进食时吞咽梗噎,胸膈痞满,泛吐痰涎;情绪稳定时,气机得以暂时顺畅,痰气郁结交阻之势可减轻,病情可暂时缓解,情绪激动时,痰气郁结交阻之势则加剧,病情加重;舌象、脉象均为痰气阻膈之征。   治法 开郁、化痰、润燥。   方药运用   (1)常用方启膈散加减。药用沙参、丹参、茯苓、贝母、郁金、砂仁,、荷叶蒂、杵头糠。   方中沙参味甘性微苦寒,养阴生津益胃滋而不腻,同时沙参还有化痰之功,贝母解郁化痰而不燥,共为君药;茯苓补脾租中,砂仁、郁金、丹参开郁行瘀,顺气宽膈,和胃理气,共为臣药f荷叶蒂宣畅胃气,杵头糠益胃降逆,两药一升一降,则升清和胃,化浊行滞,开启胸膈,两药为佐使药。   (2)加减阴津伤者,加玄参、石斛、生地、天花粉、麦冬、蜂蜜以养阴生津润燥;气虚者,加西洋参;痰重者,加全瓜萎、陈皮、法半夏}气郁较甚者,加莱菔子;热毒者,加白花蛇舌草。   (3)临证参考本证为发病初期,仅表现为吞咽梗噎感,较少出现饮食不下,病人的饮食与身体状况较好,应抓紧机会,尽早治疗。   2.瘀血阻膈   证候饮食难下,食入即吐,吐出物如赤豆汁,胸膈疼痛9肌肤枯燥,形体消瘦,舌质暗红,有紫点、紫斑,脉细涩。   证候分析瘀血内结,阻于食管,食管狭窄,闭阻难通,则饮食难下,食入即吐;食管络脉受损,则吐出物如赤豆汁,胸膈疼痛;长期饮食难入,化源告竭,机体失养则肌肤枯燥,形体消瘦;舌质为瘀血之征,脉象为阴亏血瘀之征。   治法 散瘀破结,滋阴养血。   方药运用   (1)常用方通幽汤加减。药用红花、生地黄、熟地黄、升麻、桃仁、槟榔、炙甘草。    方中用当归、桃红、红花以养血活血散瘀破结,共为君药;生地、熟地滋阴润燥,可使活血散瘀不伤阴为臣药;升麻少量以升阳提气,使药力达食管,槟榔味苦辛性温,能破积结,少佐之可使桃仁、红花散瘀破结之力增加,同时升麻、槟榔一升一降,调畅气机,促进气血流通,两药共为佐药;炙甘草健脾益气,又可调和诸药,为使药。   (2)加减瘀血甚者,加乳香、没药、廑虫、水蛭、蜣螂、三七以散瘀通络;瘀痰互结者,去炙甘草,加海藻、昆布、牡蛎、瓜蒌、贝母、制半夏以软坚散结;吐物如赤豆汁重者,加仙鹤草、白及;食入即吐者,可先服玉枢丹以开膈降逆,随后服药,夹热毒者,加玄参、半枝莲、白花蛇舌草、天花粉;津亏血虚者,加白芍、石斛、芦根、山药;气虚者,加西洋参。 .   (3)临证参考本证由于格阻而致药食难进,故开膈降逆为首要任务,对不能进食者应补充液体。 .   3.津亏热结   证候 食入格拒不下,入而复出,形体消瘦,口干咽燥,大便干结,五心烦热,舌质光红,有裂纹,少津而干,脉弦细数。   证候分析 痰气瘀毒交结阻塞食管,使食管狭窄,同时气、痰、瘀生毒化热生火,耗津伤血,食管失滋润而干涩,故食入格拒不下,入而复出;饮食不入,生化乏源,机体失养,久则形体消瘦;津亏血虚则口干咽燥,五心烦热。大肠失滋润则便干结;舌象、脉象均为津亏热结之征。.   治法 滋阴生津,清热散结。   方药运用   (1)常用方五汁安中饮。药用韭汁、牛乳、生姜汁、梨汁、藕汁。   方中韭菜汁辛温散瘀而益胃,牛乳甘温养血而润胃肠之燥,梨汁润燥消痰,藕汁益胃消瘀,生姜汁散寒痰,诸药合用有养荣散瘀润燥功用。   (2)加减津亏重者,加鲜芦根汁、甘蔗汁;血燥者,加阿胶烊化冲服;便秘者,加蜂蜜;热甚伤津口渴较重者,加玄参、天花粉、五味子、麦冬、知母以养阴清热;胃阴不足者,重用石斛;热结偏重,加知母、盐黄柏、童便。   (3)临证参考本证虽以热结为主,但津血已耗伤,故温燥药不宜用,苦寒药也要少用,宜用甘寒濡润之品及酸甘化阴之品。   4.气虚阳微   证候 水饮不下,泛吐多量粘液白沫,形瘦神衰,畏寒肢冷,面浮足肿,舌淡胖,舌质紫,苔白滑,脉弱。   证候分析 噎膈后期,阴损及阳,脾胃阳虚,饮食无以受纳和运化,浊气逆上,故水饮不下,泛吐多量粘液白沫;长期生化乏源则形瘦神衰;脾肾衰败,阳气衰微,气化无权,则畏寒肢冷,面浮足肿;舌象、脉象均为气虚阳微之征。   治法 益气回阳,降逆开膈。   方药运用   (1)常用方生脉散加味。药用人参、麦冬、五味子、山萸肉、石斛、姜半夏、旋覆花、代赭石、韭汁。   方中人参甘温补元阳之气,并生津止渴为君药;以麦冬、五味子养阴生津,使人参益气回阳,不伤阴为臣药;佐以石斛养胃阴生津,山萸肉养肾阴,旋覆花、代赭石降逆和胃,姜半夏降逆止呕散结,并佐养阴药之滋腻,使补而不腻,韭汁散瘀血而益胃。诸药合用益气回阳,降逆开膈,补而不腻,散而不伤正。   (2)加减食欲不佳者,加砂仁、陈皮。   (3)临证参考本证为晚期,有阴阳俱竭之势,病人汤水难下,药物更难入,治疗上可在服汤药同时,使用相应注射液治疗。 噎膈方剂; 1痰气交阻:吞咽梗阻,胸膈痞满。情绪舒畅时稍可减轻。口干咽燥。舌质偏红启膈散;沙参9克 丹参9克 茯苓3克 川贝母4.5克(去心) 郁金1.5克 砂仁1.2克 荷叶蒂二个 杵头糠1.5克 【辨证加减】 1.若嗳气呕逆明显者,酌加旋覆花、代赭石等,滴入姜汁,或以入乳磨沉香冲服以降逆和胃; 2.若泛吐痰涎,加法半夏、陈皮,或噙化玉枢丹以和胃化痰; 3.若气郁化火者,加大黄、莱菔子等,以通腑降浊,利气化痰,俣不可多服、久服,以免更劫其阴。 1.阴津伤者,加玄参、石斛、生地、天花粉、麦冬、蜂蜜以养阴生津润燥; 2.气虚者,加西洋参; 3.痰重者,加全瓜蒌、陈皮、法半夏; 4.气郁较甚者,加莱菔子; 5.有热毒者,加白花蛇舌草。 1.兼胸膈痞满,嗳气,或呕吐痰涎及食物,舌偏红,苔薄腻者,为痰气交阻重症,加全瓜蒌、陈皮、枳壳、 天竺黄、麦冬、玄参等。 2.兼口咽干燥,大便干结,舌红少津者,为津伤肠燥可去砂仁壳,加全瓜蒌、玄参、生地黄、麦冬、白蜜等以生津润燥。 3.兼脘腹痞胀,嗳气酸馊,舌苔腐腻者,为积食不消,加莱菔子、麦芽、谷芽、连翘等以消食散结。 4.夹瘀血内结,兼见胸膈刺痛,食不得下,皮肤粗糙,大便坚如羊粪,或吐出物如赤豆汁,面色晦滞,舌红少津或青紫, 脉细涩者,酌加桃仁、红花、三七、赤芍、蜣螂、刘寄奴、五灵脂、牛乳等;或改用通幽汤加减。 5.如确诊为食管癌、贲门癌,可酌加白花蛇舌草、山慈菇、斑蟊、马钱子等。 2痰多可化服玉枢丹【组成】山慈菇(三两)红大戟(一两半)千金子霜(一两)五倍子(三两)麝香(三钱)雄黄(一两)朱砂(一两) 3.五汁安中饮 【组成】牛乳60毫升 韭汁 生姜汁 藕汁 梨汁各10毫升 4.烦渴咽燥,噎食不下,或食入即吐,吐物酸热。竹叶石膏汤(方药】竹叶二把(15克)石膏一斤(30克)半夏半升(洗)(9克)麦门冬一升(去心)(15克) 人参二两(6克)甘草二两(3克)粳米半斤(15克))+大黄 5.痰热郁结:症见吞咽梗阻,胸脘痞闷,按之疼痛,舌苔黄腻,脉滑而数等。小陷胸汤加减;黄连3克 半夏12克 栝蒌实18克(另包) 1.若兼胁肋疼痛者,加郁金、柴胡以疏肝止痛; 2.痰稠难咯者,加胆南星、川贝以加强清热化痰之力; 3.若痰热蕴肺,胸闷气急者,加葶苈子、杏仁以宣肺泄热。 6.痰瘀互结证:症见吞咽困难,泛吐粘痰、胸背疼痛,固定不移,形体消瘦,舌质紫暗等。治宜化痰软坚,活血散瘀。桃红饮加减;桃仁9克 红花9克(后下)归尾9克 威灵仙9克 川贝9克 昆布9克 海藻9克 川芎9克,合启膈散治噎膈 1.痰多,加竹沥、海浮石。 2.呕吐痰涎,加莱菔子、生姜汁。 启膈散;沙参9克 丹参9克 茯苓3克 川贝母4.5克(去心) 郁金1.5克 砂仁1.2克 荷叶蒂二个 杵头糠1.5克 1.若嗳气呕逆明显者,酌加旋覆花、代赭石等,滴入姜汁,或以入乳磨沉香冲服以降逆和胃; 2.若泛吐痰涎,加法半夏、陈皮,或噙化玉枢丹以和胃化痰; 3.若气郁化火者,加大黄、莱菔子等,以通腑降浊,利气化痰,俣不可多服、久服,以免更劫其阴。 【辨证加减】 1.阴津伤者,加玄参、石斛、生地、天花粉、麦冬、蜂蜜以养阴生津润燥; 2.气虚者,加西洋参; 3.痰重者,加全瓜蒌、陈皮、法半夏; 4.气郁较甚者,加莱菔子; 5.有热毒者,加白花蛇舌草。 6.发病初期,仅表现为吞咽梗噎感,较少出现饮食不下,病人的饮食与身体状况较好,应抓紧机会,尽早治疗。 1.兼胸膈痞满,嗳气,或呕吐痰涎及食物,舌偏红,苔薄腻者,为痰气交阻重症,加全瓜蒌、陈皮、枳壳、天竺黄、麦冬、玄参等。 2.兼口咽干燥,大便干结,舌红少津者,为津伤肠燥,可去砂仁壳,加全瓜蒌、玄参、生地黄、麦冬、白蜜等以生津润燥。 3.兼脘腹痞胀,嗳气酸馊,舌苔腐腻者,为积食不消,加莱菔子、麦芽、谷芽、连翘等以消食散结。 4.夹瘀血内结,兼见胸膈刺痛,食不得下,皮肤粗糙,大便坚如羊粪,或吐出物如赤豆汁,面色晦滞,舌红少津或青紫,脉细涩者,酌加桃仁、红花、三七、赤芍、蜣螂、刘寄奴、五灵脂、牛乳等;或改用通幽汤加减。 5.如确诊为食管癌、贲门癌,可酌加白花蛇舌草、山慈菇、斑蟊、马钱子等。 3瘀血内阻:饮食难下,或虽下而复吐出。甚或呕出物赤豆汁。胸膈疼痛,固定不移。 通幽汤 【组成】桃仁9克 红花9克 生地9克 熟地9克 当归9克 升麻6克 炙甘草6克加减 1.腹胀明显者,加瓜蒌、川楝子、枳壳。 2. 大便秘结者,加大黄、芒硝、番泻叶。 3. 气虚甚者,加党参、黄芪、白术。 4. 疼痛剧烈者,加三棱、莪术、乳香、没药。 5.噎膈加减:本方可加三七、丹参、赤芍、蜣螂,以祛瘀通络。 6. 若瘀阻显著者,酌加三棱、莪术、炙穿山甲,或加入急性子同煎服,以增其破结通络之力。 7. 若呕吐较著,痰涎较多,宜加海蛤粉、法半夏、瓜蒌等,以化痰止呕。 8. 如服药即吐,难于下咽,可含化玉枢丹,或用烟斗盛药,燃点吸入,以开膈降逆,随后再服药。 1. 瘀血甚者,加乳香、泻药、土鳖虫、水蛭、蜣螂、三七以散瘀通络; 2. 瘀痰互结者,去炙甘草,加海藻、昆布、牡蛎。瓜蒌、贝母、制半夏以软坚散结; 3. 吐物如赤豆汁重者,加仙鹤草、白及; 4. 食入即吐者,可先服玉枢丹以开膈降逆,随后服药; 5. 夹热毒者,加玄参、半枝莲、白花蛇舌草、天花粉; 6. 津亏血虚者,加白芍、石斛、芦根、山药; 7. 气虚者,加西洋参。 8. 如服药即吐,难于下咽--可先服玉枢丹 4气虚阳微:水饮不下,泛吐多量粘液白沬。精神疲惫,面浮足肿,腹胀。面色苍白,形寒气短,舌淡苔白,脉细弱补气运脾汤【组成】党参15g,白术、茯苓各9g,甘草6g,黄芪15g,陈皮、砂仁各3g,半夏曲9g,生姜、大枣各3g。【辨证加减】 1. 胃虚气逆呕吐不止者,宜加旋复花、代赭石等以和胃降逆。 2. 气阴两虚者,宜加石斛、麦冬、沙参之类滋养津液。 3. 气逆不已,食不能下者,可酌加旋覆花、代赭石、丁香、柿蒂、沉香等,以降逆止噎。 4.兼痰涎多者,可酌加砂仁、木香、白芥子、白附子等,以化痰逐饮。 5.阴阳两虚者,可酌加沙参、麦冬、玄参、五味子,以益阴和阳。 附:反胃(食入之后,停留胃中,朝食暮吐,暮食朝吐):温中健脾,降气和胃 丁沉透膈散【组  成】丁香6g,沉香4g,砂仁6g,木香10g,白术15g,香附10g,厚朴6g,白豆蔻10g,神曲12g,半夏 lOg,旋覆花10g,代赭石30g。呃逆,加柿蒂、生姜;腹泻,加乌药、炮姜;泛酸,加吴茱萸、 瓦楞子;寒胜甚者,可加大建中汤或理中丸。 5阴津枯槁证:食入格柜不下,入而复出,甚则水饮难进。心烦口干,胃脘灼热。形体消瘦,皮肤干枯。沙参麦冬汤加减;沙参9克 玉竹6克 生甘草3克 冬桑叶4.5克 麦冬9克 生扁豆4.5克 天花粉4.5克 1.久热久咳者,加地骨皮9克。 2.咳嗽较甚者,加川贝、杏仁等 3.伴咯血者,加仙鹤草、白及、阿胶等; 4.大便燥结,加全瓜蒌、火麻仁; 5.胃津伤而口渴甚者,可兑入犁汁而服。 6气滞血瘀证:症见吞咽困难,胸膈胀痛或刺痛、痛处固定 或痛引两胁,喛气不舒或食入即吐,舌质紫暗血府逐瘀汤;当归9克 生地9克 桃仁12克 红花9克 枳壳6克 赤芍6克 柴胡3克 甘草6克 桔梗4.5克  川芎4.5克 牛膝9克 1.若瘀在胸部,宜重用赤芍、川芎,佐以柴胡、青皮; 2.瘀在脘腹部,重用桃仁、红花,加乳香、没药、乌药、香附; 3.瘀在少腹者,加蒲黄、五灵脂、官桂、小茴香等; 4.瘀阻致肝肿胁痛者,加丹参、郁金、土鳖虫、九香虫; 5.瘀积肝脾肿硬者,加三棱、莪术、大黄或水蛭、土鳖虫等; 6.血瘀经闭、痛经者,加用本方去桔梗加香附、益母草、泽兰等以活血调经止痛。 7血瘀津枯证:症见食入即吐,饮水不下,大便干结,咽喉干燥,胸膈刺痛,知红少津,或舌色青紫,脉细涩桃红四物汤加减;酒当归9克 生地9克 赤芍6克 沙参9克 麦冬9克 石斛9克 桃仁6克 红花6克 1.兼气虚者,加人参、黄芪等以补气生血; 2.瘀滞重者,加桃仁、红花,白芍易为赤芍,以加强活血袪瘀之力; 3.血虚有寒者,加肉桂、炮姜、吴茱萸等以温通血脉; 4.血虚有热者,加黄芩、丹皮,熟地易为生地,以清热凉血; 5.妊娠胎漏者,加阿胶、艾叶等以血安胎。 8.热盛阴伤证:症见烦渴咽燥,大便秘结,噎食不下,或食入即吐、吐物酸热,若黄燥,舌质红而少津,脉大有力竹叶石膏汤加大黄;竹叶20克 石膏48克 半夏12克 麦门冬24克 人参9克 炙甘草6克 大黄5克 粳米12克(包) 1.若胃阳不足,胃火上逆,口舌糜烂,舌红而十,可加石斛、花粉。 2.胃火炽盛,消谷善饥,舌红脉数者,可加花粉、知母。 9.中气不足,清阳下陷证:症见噎食不下,肢体倦怠,动则气喘,脉大无力,舌淡苔薄等。补中益气汤加减;人参3克(焗服) 白术3克 炙北芪4.5克 炙甘草3克 陈皮1.5克 归身1.5克 生姜2片 红枣2枚 北柴胡1克 升麻1克  远志2克、菖蒲3克 10..脾虚血亏证:症见胸脘膈塞,饮食不下,面色萎黄,心悸不寐,舌淡苔白,脉沉细等。归脾汤加减;人参3克  白术3克  茯苓3克  炒酸枣仁3克  炙甘草1克  炙黄芪3克  远志3克  木香1.5克  当归3克龙眼肉3克  生姜3片  红枣3枚 1.如果脾虚发热的加入山栀子3克 丹皮3克 2.崩漏下血者,加艾叶炭、炮姜炭以温经止血; 3.偏热者,加生地炭、阿胶珠、棕榈炭以清热止血。   四、其它疗法   1.中成药   (1)六味地黄丸(李时珍牌、同仁堂牌、旭日牌,北京同仁堂制药厂;回生牌,天津达仁堂制药厂;“鲁”字牌,山东济南中药厂;上药牌,上海中药制药一厂):每次1丸,每日2次,温开水送服。   (2)六神丸(长城牌,天津乐仁堂制药厂;上药牌,上海中药制药一厂;九芝图牌,苏州雷允上制药厂;古医牌,杭州胡庆余堂制药厂):每次10粒,每日2次,含服或温开水送服。   (3)紫金锭(李时珍牌、同仁堂牌、旭日牌,北京同仁堂制药厂;古医牌,杭州胡庆余堂制药厂):每次0.6~0.5g,每日2次,温开水磨服。   (4)梅花点舌丹(久强牌、同仁堂牌,北京中药二厂;李时珍、同仁堂、旭日牌,北京同仁堂制药厂;上药牌,上海中药制药一厂):每次3粒,每日2次,温开水送服。   (5)西黄丸(“鲁”字牌,济南中药厂;“远”牌,山西中药厂;傅山牌,太原中药厂):1次3~6g,1日1次,温开水送服。   (6)生脉注射液(华西牌,华西医科大学制药厂;戎州牌,四川宜宾制药厂):40~80ml加入250ml液体中静滴,每分钟40~60滴,每日1~2次。适用于噎膈晚期气虚阳微,汤水难下者。   (7)脉络宁注射液(桂冠牌,南京金陵制药厂):每次20ml加入5%葡萄糖或0.9%生理盐水500ml内静脉点滴,每日1次。用于噎膈之瘀血阻膈及津亏热结者。   2.单验方   (1)守宫酒:活守宫(壁虎)5~6条,浸入白酒500ml中7日。每次饮酒lOml,每日2次。适用于早、中期食管癌有吞咽困 难者。   (2)八仙膏:藕汁、姜汁、梨汁、萝卜汁、甘蔗汁、白果汁、竹沥、蜂蜜各等分,和匀蒸熟,任意食之。适于噎之吞 咽困难,饮食难下。   (3)八角金盘汤:八角金盘lOg,八月札30g,石见穿、急性子、半枝莲各15g,丹参、青木香、生山楂各12g,水煎服 ,每日1剂。适用于邪毒热盛,气滞血瘀的噎膈。   (4)硼砂60g,沉香lOg,火硝30g,礞石15g,冰片lOg,硇砂lOg,共研细末,每次含化19。适于噎膈之吞咽梗阻,食 入困难。   (5)硇砂1.5g,硼砂6g,冰片1g,共研细末,如黄豆大小,每次噙化1丸。用于噎膈之吞咽困难者。   (6)山慈姑120g,洗净剖开,入水浓煎后加蜂蜜120g,熬成膏状液。每次15ml,每日服3次。用于治疗噎膈。   3.食疗方   (1)鹅血或白鸭血:将鹅或鸭颈宰断后即口含颈部,饮其热血,5日1次。用于治疗噎膈。   (2)鲜无花果500g,瘦肉lOOg,加水共炖半小时,吃肉喝汤。适用于各证候噎膈。   (3)噎膈膏:人参、牛乳、人乳、甘蔗汁、梨汁、芦根汁、生姜汁、荸荠汁、桂圆肉汁,熬膏蜜收。治噎膈。   (4)枸杞子50g,粳米lOOg,蜂蜜适量,以枸杞子与粳米同入锅中,加水适量煮粥,待煮熟后,加入蜂蜜调味食用,每 日三餐温热服食。适用于食道癌术后及放、化疗期间出现噎膈者。  4.药物外敷及局部用药   (1)金仙膏(又名天郁消积膏):由苍术、白术、川乌、生半夏、生大黄、生五灵脂、生延胡索、枳实、当归、黄芩、 巴豆仁、三棱、莪术、连翘、防风、芫花、大戟等百余种中药制成的药膏,外敷病处或选穴外贴。   (2)蜣螂1个,贝母9g,青黛6g,玄明粉6g,木香3g,沉香3g,朱砂3g,牛黄1.5g。上药共研细末,以万年青捣汁加 陈酒和团备用。外搽胸部,每日1次。用于噎膈疼痛者。   (3)硼砂lOg,枯矾15g,冰片45g,95%酒精500ml。先将冰片溶入酒精内,后再投入硼砂、枯矾即可(放置时间越久越 好)。在疼痛部位擦用。每日视疼痛次数而定。 其它治疗   1.开道散   硼砂60克,沉香10克,火硝30克,砾石15克,冰片10克共细末,每次含化工克《浙江中医学院方》。   2.硇砂1.5克,硼砂6克,冰片1克,共研末为丸,如黄豆大,每噙化一丸。  上述二方,适用于噎膈的格拒不通,甚至于滴水难下者,具通关开道的作用。   3。石打穿、半枝莲、龙葵、蜀羊泉、白花蛇舌草、蛇莓、黄药子、鬼针草、山豆根等,任选1-3种,每次15-30克, 加入辨证论治方中或单独煎服。适用于噎膈各种类型。   4.蝼蛄、蜣螂各七个,广木香10克,当归15克,共为细末,用黑牛涎半碗和药,黄酒送下。适用于噎膈之瘀血内结 者。   5.韭汁、牛乳各等分,调匀,频频呷服,适用于阴津枯槁证。    5.针灸 ’   (1)取穴脾俞、胃俞、中脘、章门、内关、足三里。毫针刺,补法,配合灸法。用于噎膈脾胃虚寒者。   (2)取穴 中脘、期门、内关、足三里、阳陵泉。毫针刺,泻法,每日1次。用于噎膈肝胃不和者。   (3)取穴期门、太冲、阳陵泉、支沟、中脘、丰隆。毫针刺,平补平泻法,每日1次。用于噎膈痰气交阻者。   (4)取穴 内关、膈俞、膈关。毫针刺,平补平泻,每日1次。用于噎膈梗阻·吞咽困难者。   (5)取穴天突、启膈(胸锁乳突肌前缘正中点)、廉泉、中脘、足三里。天突穴深刺2~3寸,均缓慢进针,得气后捻转,中等强度,留针15分钟。用于噎膈梗阻,吞咽困难者。   (6)取穴天鼎、天突、膻中、合谷、胸堂(两乳连线与胸骨相交处)。毫针刺,平补平泻法,每日1次。用于噎膈中晚期。   (7)取穴天鼎(双)、止呕(廉穴与天突连线中点)、巨阙、上脘、中脘、内关、足三里,厥阴俞、膈俞、脾俞。毫针刺,平补平泻法,每日1次。用于噎膈中晚期。   【转归与预后】   一、转归 .   初起在噎,正气未大虚,邪结未深,及时治疗,可获痊愈。若不愈,则随病情发展,形成痰气阻滞,痰热、瘀血、热毒胶结,成虚实夹杂证,若能有效综合治疗,有好转可能。病情进一步发展,由噎发展为膈,则脾肾衰败,阴津枯涸,精亏血虚,阴损及阳,阴竭阳消,为不治之证。   二、预后   本病预后不佳,若病情始终停留在噎证的阶段,不向膈证发展,一般预后尚好;若由噎转膈者,可危及生命,预后极差。此时的治疗,仅能改善部分症状,减轻患者痛苦,延长存活时间。   【护理与调摄】   一、护理   1.情志护理   患者常因症状时时出现或病情加重而丧失信心,情绪低落,导致气血运行失常及脏腑功能失调使病情恶化,故需做好精神护理,鼓励患者振奋精神,心胸开阔,顽强地与疾病作斗争。   2.饮食护理   宜细软、多汤汁,选用乳类、肉糜、碎菜、果汁、米汤等,忌辛辣煎烤之品,多用牛乳、甲鱼、淡菜、银耳、鸡蛋、豆制品等。脾胃受伤者宜进藕粉、汤、豆浆、薏米粥。   3.给药护理   进药后恶心呕吐者,服药后将生姜汁滴2--3滴在舌面上。汤药宜煎取浓汁,少量频频饮服或分次少量冷饮,或在服药前、服药时、服药后指压内关穴。   二、调摄   噎膈已成,治疗困难,患者应正视现实,树立与疾病作斗争的信心,安排好生活,每天有足够的休息与睡眠时间,以保持体力,并根据自身状况适当活动,老年人宜静养。饮食宜加工烹调为细软、易吞咽、易消化吸收的食物,并注意维生素、微量元素、矿物质补充,采用少食多餐方式,供给营养丰富的食物,并根据病人吞咽困难情况,配以清淡、流质饮食、半流质或匀浆饮食,如牛奶冲鸡蛋、藕粉冲鸡蛋、面糊冲鸡蛋、碎烂面条、豆浆等,常饮各种新鲜水果汁。   顺应四时气候变化,防外邪侵袭,注意随气候寒暖而添减衣服。   【预防与康复】    一、预防   少吃或不吃含亚硝酸盐过多的食物,如酸菜、泡菜、腌鱼、腌肉、熏肉等,不吸烟,少饮烈性酒,改变不良饮食习惯,不吃过于粗糙、坚硬或太烫的食物,吃饭要细嚼慢咽,多吃新鲜蔬菜和水果,多吃有防癌作用食品,和大蒜、猕猴桃、白屈菜等。   对噎膈病高发区的居民要调整生活方式,改变不良饮食习惯,年龄在30岁以上者,出现吞咽梗噎不顺、胸骨后疼痛等症状,应及时就医,定期检查。食管炎、白斑、息肉、憩室、瘢痕性狭窄及贲门失弛缓症、裂孔疝等疾病,应及早发现并加以治疗。保持情绪开朗,遇事不怒不急躁,陶冶情操,培养良好的文化修养。注意口腔、咽部卫生。根据自身体力与爱好,适量从事体育锻炼以增强体质,提高机体抗病能力,如晨起慢跑、广播体操、太极拳、八段锦、五禽戏、易筋经、养生气功等。   二、康复   1.避免精神刺激和精神创伤,精神愉快饮食得当是缓解本病的关键。   2.坚持治疗,以巩固疗效,防止病情恶化,适当进行体育锻炼,增强体质。   3.生活有规律,禁食刺激性食物,少食肥甘,饮食不宜过热,忌烟酒,不偏嗜某类食物,应经常调换口味。   4.节房事,预防感冒,保持大便通畅。   【医论提要】   病名方面,《内经》最早提出隔证之名,《素问·阴阳别论》日:“三阳结谓之隔”。隋代巢元方的《诸病源候论》首次以“噎”称本病。“噎膈”之病名则是由宋代严用和在《济生方》中首先提出的。   病因分类方面,巢元方将噎膈分为气、忧、食、劳、思五噎(《诸病源候论‘否噎病诸候》)和忧、恚、气、寒、热五膈(同书《五鬲气候》),对后世启迪良深。金代张子和不主张强分五膈、十膈、五噎,认为‘‘其派既多,其惑滋甚”(《儒门事亲·斥十膈五噎浪分支派疏》),力宗三阳热结之说。   证候方面,唐代孙思邈《备急千金要方·第十六卷》“噎塞论”引《古今录验》对五噎的证候,作了如下描述:“气噎者,心悸上下不通,噫哕不彻,胸胁苦痛;忧噎者,天阴苦厥逆,心下悸动,手足逆冷;劳噎者,苦气膈,胁下支满,胸中填塞,令手足逆冷,不能自温;食噎者,食无多少,惟胸中苦塞常痛,不得喘息;思噎者,心悸动喜忘,目视畹目)ic。,,明代孙一奎对噎与膈的区别阐发得较具体详明,他在《医旨绪余·噎膈翻胃辨》中说:“夫饮食入于噎间,不能下噎,随即吐出,自噎而转,故日噎。膈,是膈膜之膈,非隔截之谓也。饮食下噎,至于膈间,不能下膈,乃徐吐出,自膈而转,故日膈。” 清.弋林佩琴不仅指明噎与膈的临床表现不同,而且进一步阐明了噎与膈的病机亦有异,如《类证治裁.噎膈反胃论治》说:“噎者咽下梗塞,水饮可行,食物难入,由痰气之阻于上也。膈者胃脘窄隘,食下拒痛,由血液之槁于中也。”   鉴别诊断方面,明代赵献可《医贯·噎膈》篇较详细地分析了本病与反胃及关格的鉴别。如说t“噎膈、翻胃、关格三者,名各不同,病原迥异,治宜区别,不可不辨也。噎膈者,饥欲得食,但噎塞迎逆于咽喉胸膈之间,……翻胃者,饮食倍常,尽入于胃,但朝食暮吐,暮食朝吐,……关格者,粒米不饮食,渴喜茶水饮之,少顷即吐出,复求饮复吐,……”。此论不仅将三者从病名、症状表现上加以区分,而且从病原、治疗上加以鉴别。赵献可还提到“惟男子年高者有之,少无噎膈”,可见他对本病已有更深入的认识。   病位方面,清代医家已认识到噎膈病在食道。如何梦瑶《医碥·反胃噎膈》指出:“咽管干涩,食不得入也。”叶天士《临证指南医案·噎膈反胃》中也提到:“脘管窄隘,不能食物,噎膈渐至矣。”确属难能可贵。   病因病机方面,从《内经》时代开始到明以前的方书中,几乎一致认为噎膈的病因是忧思恚怒等精神因素,如《素问·通评虚实论》云:“隔塞闭绝,上下不通,则暴忧之病也。”宋代张锐的《鸡峰普济方》亦强调日:“此病缘忧思恚怒,动气伤神,气积于内,气动则诸证悉见,气静则诸候稍平。此乃神思间病也。”自明代以后,医家对噎膈的认识由单一的精神因素致病,逐步补充了饮热酒与顽痰、死血等病因病机理论,明代皇甫中的《明医指掌》说:“如好酒之徒患此者,必是顽痰。”《古今医统》说:“食下有碍,觉屈曲而下,微作痛,此必有死血有痰。”病机方面,元代朱丹溪在《脉因证治·噎膈》中云:“大概因血液俱耗,胃脘亦槁”。清代高鼓峰《四明心法·膈症》认为此证“其肠胃必枯槁干燥,……是胃阴亡也”。张璐《张氏医通·噎膈》则认为此证初起不一定是津液干枯,“皆冲脉上行,逆气所作也”。李用粹《证治汇补·胸膈门·噎膈》对噎膈的病因病机总结得较为全面,认为噎“有气滞者,有血瘀者,有火炎者,有痰凝者,有食积者,虽有五种,总归七情之变,由气郁化火,炎旺血枯,津液成痰,痰壅而食不化也。……有因 色欲过度,阴火上炎,遂成膈气,宜作死血治。”尤怡《金匮翼·膈噎反胃统论》指出:“噎膈之病,有虚有实,……不可不辨也”,可谓提纲挈领,对辨证颇多帮助。   论及噎膈的病因病机就不可忽略“三阳结”之说,虽然它的临床意义有待进一步考察,但这里还要陈述之以供参考。《素问·阴阳别论》首先提出“三阳结谓之隔”,后世对此病机多从不同侧面加以理解和发挥。金代张子和的《儒门事亲·斥十膈五噎浪分支派疏》云:“三阳者,谓大肠、小肠、膀胱也,结谓热结也。小肠热结则血脉燥,大肠热结则后不圊,膀胱热结则津液涸,三阳既结则前后闭塞,下既不通,必反上行,此所以噎食不下,纵下而复出也。”张景岳在《景岳全书·杂证谟·噎膈》中则认为“三阳结”之说,是指邪结小肠与膀胱,而与大肠无关。认为邪结小肠则阳气不化,邪结膀胱则津液不行,下不通则上不运,故为隔塞之病。赵献可则认为三阳结热当责之于肾,他在《医贯·噎膈论》中日:“盖肾主为液,又肾主大小便,肾与膀胱一脏一腑,肾水既干,阳火偏盛,熬煎津液,三阳热结,则前后闭涩。下既不通,必反于上,直犯清道,上冲吸门喉咽,所以噎食不下也。”   治法方面,张锐的《鸡峰普济方》提出:“调顺阴阳,化痰下气”的治疗原则,对临床有一定的指导意义。朱丹溪《脉因证治.噎膈》则提出“润养津血,降火散结”的治疗大法,着重润胃肠之干槁,很有见地。张景岳对本证的证治注重脾肾,其《景岳全书·杂证谟·噎膈》云:“且凡人之脏气,胃主受纳,脾主运化,而肾为水火之宅,化生之本。今既食饮停膈不行,。或大便燥结不通,岂非运化失职,血脉不通之为病乎?而运行血脉之权,其在上者,非脾而何?其在下者,非肾而何?”赵献可认为,治疗本病“直须以六味地黄丸料大剂煎饮,久服可挽于十中一二”(《医贯·噎膈论》),以滋养肾水为主,实为治本。张璐的“逆气”说为临床使用和胃降冲一法,提供了理论根据。李用粹用化痰行瘀之法治本病,后世亦值得效法,他在《证治汇补·胸膈门·噎膈》中日:“……膈气,宜作死血治,二陈加当归、桃仁、香附、砂仁、白术、沉香、韭汁、姜汁治之。”清代汪文绮在《杂症会心录》中主张“养血益气以通肠胃,补阴助阳以救本元”的治法,不失为调治噎膈证,延长生命之津梁。叶天士在《临证指南医案·噎膈反胃》中提出,“治宜调养心脾,以舒结气,填精益气,以滋枯燥”的治法。沈金鳌《杂病源流犀烛·噎膈反胃关格源流》亦有“治法始终养血润燥为主,而辛香燥热之品,概勿轻下”的告诫。清代吴静峰著《医学噎膈集成》是噎膈病的唯一的专著,其中《噎膈翻胃治法论》篇日:“考噎膈、翻胃之医案,治疗原有后先,首在解郁,次在补水,三在引上焦之液以下行”,可谓治疗分先后的佳论,而且他在本书中列述了80余种治疗本病的有效方剂,可资可鉴。   预防和养生方面,吴静峰在这本专著的序中指出:“节饮食以调脏腑,戒酒色以养精神,除烦恼则气自平,谢事务则心不劳”,注重养生、预防和辅助药物治疗,堪称经验之谈,可师可法。   总之,对噎膈病,历代医家在《内经》基础上颇多发挥。此病病位在食道与胃脘,与肝、肾、脾关系密切,其发病以正虚为本,气滞、痰凝、瘀阻、火郁为标。对我们今天认识和治疗噎膈病仍有着重要的参考价值。   【医案选粹】 案一   一人年逾六十,形色紫,平素过劳好酒,病膈。食至膈不下,则就化为脓痰吐出,食肉过宿吐出,当不化也;初卧则气壅不安,稍久则定。医用五膈宽中散、丁沉透膈汤,或用四物加寒凉之剂,或用二陈加耗散之剂,罔效。汪诊之,脉皆浮洪弦虚,日:“此大虚证也。医见此脉,以为热证而用凉药,则愈助其阴而伤其阳;若以为痰、为气,而用二陈香燥之剂,则益耗其气而伤其胃,是以病益甚也。况此病得之酒与劳,酒性酷烈,耗血耗气,莫此为甚,又加以劳伤其胃,且年逾六十,血气已衰,脉见浮洪弦虚,非吉兆也。宜以人参三钱,白术、归身、麦冬各一钱,白芍八分,黄连三分,干姜四分,黄芩五分,陈皮七分,香附六分,煎服五帖,脉敛而膈颇宽,饮食亦进矣。”   (选自《石山医案》) 案二   江右太学方春和,年近五旬,多欲善怒,患噎三月,日进粉饮一钟,腐浆半钟,且吐其半,云脉细软,此虚寒之候也。用理中汤加人乳、姜汁、白蜜、半夏,一剂便减;十剂而进糜粥。更以十全大补加竹沥、姜汁,四十帖诸症皆愈。   (选自《里中医案》) 案三   王御君九仲君,因惊恐受病,时方晚膳,即兀兀欲吐而不得出,遂绝粒不食,而起居自如,后向醇酒膏粱,略无阻碍,惟谷气毫不可犯,犯之辄吐。医不知为何病,补泻杂陈,牛黄狗宝,虎肚猫胞,总无一验。数月来,湿面亦得相安。延及八月,偶遇一人,谓言此病非药可除,合用生鹅血乘热饮之,一服便安。此虽未见方书(生鹅血能化坚癖),揆之于理,谅无妨碍。一阳之夜,遂宰一鹅,取血热饮,下咽汨汨有声,忍之再三, 少频呕吐瘀血升许,中有血块数枚,是夜小试稀糜,竟不吐,其后渐能用饭,从少至多,不借汤药而安(此即血膈症)。   (选自《张氏医通》) 案四   癸亥10月13日:李,55岁,大凡噎证,由于半百之年,阴衰阳结。古来纷纷议论,各疏所长,俱未定宗。大抵偏于阳结而阴衰者,宜通阳气,如旋复代赭汤、进退黄连汤之类;偏于阴衰而阳结者,重在阴衰,断不可见一毫香燥,如丹溪之论是也。又有食膈宜下,痰膈宜导,血膈宜通络,气膈宜宣肺;呕吐太过而伤胃液者,宜牛转草(即牛反刍之草)复其液;老僧、寡妇,强制太过,精气结而成骨,横处幽门,宜鹅血以化之;厨役受秽浊之气伤肺,酒肉胜食气而伤胃,宜化清气……不可胜数。按此症脉沉数有力而渴,面色苍而兼红,甫过五旬,须发皆白,其为平日用心太过,重伤其阴,而又伏火无疑。议且用玉女煎法。  煅石膏八钱,麦冬(不去心)六钱,牛膝三钱,旋覆花(新绛纱包)三钱,大熟地六钱,白粳米一撮,知母二钱,炙甘草三钱 每早服牛乳1茶碗。   (选自《吴鞠通医案》) 案五   梅林骆氏妇,予妻婶也,年49,身材略瘦小,勤于女工,得膈噎证半年矣,饮食绝不进,而大便结燥不行者十数日,小腹隐隐然疼痛,求予治。诊之,六脉皆沉伏。予以生桃仁七个令细嚼,杵生韭汁一盏送下。片时许,病者云:胸中略见宽舒。以四物汤六钱,加瓜蒌仁一钱,桃仁泥半钱,酒蒸大黄一钱,酒红花一分,煎成正药一盏,取新温羊乳一盏,合而服之。半日后,下宿粪若干。明日腹中痛渐止,渐可进稀粥而少安。后以四物汤出入加减,合羊乳汁,服五六十帖而安。   (选自《医学正传》)   【现代研究】   中医学之噎膈病主要涉及西医学的食管癌及贲门癌。现将近10年中医对此病的研究进展综述于下:   一、基础研究 ,   施边镇对125例食管、贲门癌患者的舌象改变及临床诊断资料分析发现:病人出现净舌、镜面舌、胖舌、齿痕舌与裂纹舌,苔白腻、黄腻、剥脱或腐苔,及舌下大络脉异常、小络脉曲张等的机率,均明显高于其它肿瘤患者(陕西中医,1990,11<8>:340,---.341)。姜平观察到,本病的中医分型与病变发展程度相一致,早期多为痰气交阻,中期多为津亏瘀结,晚期多为气虚阳微(辽宁中医杂志,1994,21(4):145~146)。   二、防治癌前病变的研究   西医学认为食管癌的发生与食管上皮的增生有极为密切的关系,食管上皮的重度增生是食管的癌前病变。张金生将食管上皮重度增生患者,随机分为抗癌乙片(黄药子、拳参、北豆根、夏枯草、败酱草、白鲜皮)组和安慰剂组,分别服抗癌乙片和安慰剂片,结果抗癌乙片组共统计重度增生患者822例,食管癌发病9例,食管癌发生率1.1%;安慰剂组共统计重度增生患者826例,食管癌发病24例,食管癌发生率为2.9%。食管癌发生率前者比后者降低62.1%。动物实验也证明抗癌乙片可明显抑制大鼠食管上皮的增生癌变(中医杂志,1990,(10>:28)。侯浚将食管上皮细胞重度增生患者648例,随机分为治疗组和对照组,治疗组用复方苍豆丸(苍术、山豆根、绿茶),每日服79,每次服3周,休息1周,连服2年,对照组服安慰剂。2年后复查,治疗组食管癌变率1.5%,对照组为4.2%,两组比较差别非常显著(P<o.005),治疗组重度增生好转率为79.5%,对照组为50.2%,两组比较显著差异(P<o.01)(中西医结合杂志,1990,lO(10>:604)。侯浚采用食道脱落细胞学拉网检查,确诊重度增生278例,其中重度增生10例,随机分为治疗组(分4个小组)234例,其中重度增生8例;对照组44例,重度增生2例。治疗组服用复方党参丸(党参、赤芍、核黄素,3药共研细末),按L。(23)正交设计配伍成4种含量水丸,4个治疗小组各服1型,每月连服3周,停服1周,治疗2年,对照组口服安慰剂。结果治疗组与对照组细胞好转率分别为71.7%、50%,癌变率为2.8%、10%,两组疗效比较有显著差异(P<o.Ol及P<o.05),表明本品对阻断食管癌前病变有一定疗效(中国医药学报,1992,<2>:11)。   三、中医药治疗研究   金文用食道通(菝葜、乌梅、古文钱、天萝水、盐胆水、血竭)治疗晚期食管癌、贲门癌引起的食道完全梗阻200例,近期有效率91%,平均服药后开通时间为15.05土1.05小时,平均生存期11.4±o.7个月,对照组用MOFⅢ加扶正抗癌汤治疗40例,自然开通时间120±4.5小时,平均生存时间为4.2土0.6个月(新中医,1990,(8>:34~36)。席军书用通关口服液治疗食管癌、贲门癌梗阻100例,其中食管癌72例,贲门癌28例,结果显效45例,有效50例,无效5例,总有效率95%,用药前后行食管造影对比观察67例,食管狭窄有不同程度扩张(管径狭窄处增宽0.5~1.0cm)61例,无效6例(中成药,1994,(5>:27)。朱昌国用天夏开道汤治疗中晚期食道癌吞咽梗阻38例。该方含天龙3g,生半夏15~30g,生南星、急性子、枳实、郁金、贝母、茯苓、路路通各12g,黄药子、旋覆花、降香各9g,威灵仙5g,生薏苡仁30g,橘皮、橘络各6g,半枝莲、太子参各15g,代赭石30g。津伤阴亏加生地、石斛;血虚加枸杞子、当归;肝郁甚加醋炒柴胡、香附、八月札;胸骨痛甚加延胡索及失笑散;呕血加参三七、云南白药。结果显效(咽下通畅,可进干食或硬食,X线查原病灶好转,存活长于3年)9例,有效22例,无效7例,总有效率83.6%(江苏中医,1995,<10>:9~10)。范准成用半夏泻心汤治疗食道癌吞咽梗阻51例,结果显效(维持吞咽进食顺利长于2个月)26例,有效14例,无效11例(陕西中医,1996,17<11>:488)。方卫东用化积散治疗食道癌咽下困难21例,结果症状消失13例,好转6例,无效2例(湖北中医杂志,1997,(1>:30~31)。陈建宗用自制硼砂方治疗食道癌吞咽梗阻32例,1个月为1疗程,结果显效(症状消失,顺利进食长于2个月)8例,有效15例,无效9例(辽宁中医杂志,1997,24(5):212)。杨云乾用健脾滋肾汤治疗本病中晚期患者78例,病程均在0.5~2.5年,20日为1个疗程,用6个疗程,结果显效(症状基本消失,病灶缩小一半以上,病灶基本稳定,观察长于1个月)9例,有效58例,无效11例(陕西中医,1995,(1):3)。徐家龄用开道散治疗食管癌50例,药用硇砂、硼砂、干蟾皮各1.og,人工牛黄、玉枢散各1.5g,蜈蚣1条,冰片0.3g,共为细末。另辨证论治分5型:肝郁气滞用柴胡疏肝散加旋覆花、茜草、桃仁、红花、黄药子、蜈蚣、半枝莲;肝郁化火用龙胆泻肝汤加夏枯草、败酱草、莲子心、白花蛇舌草;瘀血痰阻用血府逐瘀汤加旋覆花、茜草、贝母、胆南星、全蝎、干漆;气血两虚用八珍汤加沙参、丹参、旋覆花、半夏、石斛、砂仁。结果显效(进食时噎膈明显好转或消失,复查CT或食道钡餐透视肿块明显缩小,体重增加)11例,有效34例,无效5例(中医药学报,1995,<2>:56,37)。   四、中西医结合治疗研究   张文杰用灵仙代赭汤治疗食道癌108例,本组均经手术、放疗、化疗、激光等两种以上方法治疗,再用下方治疗。药用:太子参、枸杞子、猪苓、茯苓各15g,生黄芪、生薏苡仁、代赭石(先煎)、白花蛇舌草各30g,威灵仙、莪术、法半夏、枳实各10g,生甘草59。食入梗阻,吞咽困难,加急性子、礞石、磁石、黄药子;痰多粘滞,咯之不爽,加瓜萎、贝母、桔梗、远志;恶心呕吐、呃逆加陈皮、竹茹、刀豆壳;胸骨疼痛加延胡索、罂粟壳。结果缓解率4.63%,有效率43.51%,稳定率90.74%,恶化率9.26%(河南中医,1994,14<6):352)。王希胜用MFV化疗方案配合中药治疗晚期食管、贲门癌80例,中药用旋覆代赭汤加莪术15g、蜈蚣2条(研粉冲服)、三七粉6g(冲服)。结果有效(主症改善,进食顺利,疼痛缓解,免疫学检查有不同程度改善)54例,稳定10例,无效12例,死亡4例(陕西中医学院学报,1995,<3>:9~10)。张明用益气消积汤合化疗治疗食道癌52例。该方含党参、蝉蜕、白花蛇舌草、山慈姑、半枝莲、徐长卿、牡蛎各30g,茯苓、炒白术、威灵仙各15g,砂仁、白豆蔻、川楝子、延胡索、鸡内金、鳖甲各10g,麝香0.1g(冲服)。疼痛甚加蚤休、蜈蚣、白芍;腹胀甚加厚朴、槟榔;恶心口苦加薏苡仁、蒲公英;声音嘶哑加桔梗、木蝴蝶;咳嗽、咯痰加川贝、杷叶;苔腻加泽漆、蚤休。日1剂,水煎服,15日为1个疗程。化疗鳞癌用DPV或DBV方案,腺癌用FAM方案。结果完全缓解13例,部分缓解20例,轻微缓解8例,无效11例(实用中医药杂志,1996,<2):27)。周军丽用中药加微波及局部化疗治疗食道管28例,药用太子参15g,半枝莲、白花蛇舌草各20g,天冬、山豆根各12g,红花、土鳖虫各6g,佛手10g,威灵仙30g。日1剂,水煎分4次服,30 日为1个疗程。结果完全缓解8例,部分缓解15例,微效4例,稳定1例,随访超过1年,存活27例,死亡1例,见吞咽梗阻6例,重复治疗仍有效(河南中医,1996,16(6>:365)。白林用小柴胡汤合并放疗治疗食管鳞癌17例,药用柴胡、黄芩、人参、半夏、大枣、甘草各10g,生姜6g,日1剂,水煎服,连服28~48日。与对照组17例,均用钴60照射体表食管外。结果生存1年者分别为12例、8例,加服中药组血象下降者少于对照组(P<o.05),服中药者未见毒副反应(国医论坛,1997,<2>:10)。王福林用中药合化疗治疗中晚期食道癌54例,用通幽汤加减,滴水不下加威灵仙、醋煎硇砂;胸膈胀痛甚加川楝子、延胡索;呕吐粘痰加白芥子、青礞石。日1剂,水煎服,2个月为1疗程,疗程间隔1周,与对照组48例均用FP方案化疗。结果两组分别完全缓解12例、6例;部分缓解33例、20例,稳定5例、13例,进展4例、9例,总有效率83.3%、54.2%,中位生存期22个月、15个月,见毒副反应19例、42例,各项指标加服中药组均优于对照组(P<o.05)(中国中西医结 合杂志,1997,17(4>:253)。

噎膈病(食道病)名方应用精析
 

一、半夏厚朴汤

[方名]半夏厚朴汤

[来源]出自张仲景《金匮要略》。《金匮要略.妇人杂病脉证并治篇》“妇人咽中如有炙脔,半夏厚朴汤主之。”

[处方]半夏一升,厚朴三两,茯苓四两,生姜五两,干苏叶二两

[用法]上五味,以水七升,煮取四升,分温四服,日三夜一服。

[功能]开结化痰,顺气降逆

[主治]自觉咽中有物梗阻不适,吞之不下,吐之不出,饮食无碍,兼有心情抑郁或有胸闷太息,舌质淡,苔白滑,或白润,脉弦滑。

[方解]本方所治汤证即后世俗称“梅核气”,病机为咽中痰凝气滞。方中半夏、厚朴、生姜辛以散结,苦以降逆,佐以茯苓利饮化痰,苏叶芳香宣气解郁,合而用之,使气顺痰消,则咽中炙脔感可除。

 [现代应用]

1、现代用法:半夏12g,厚朴9g,茯苓12g,苏叶6g,生姜12g。水煎服,每日一剂。

加减应用: 抑郁寡欢、时欲叹息者,加柴胡、郁金、香附;舌红少苔欠润之津伤液亏者,加玄参、石斛、花粉;胸中憋闷、嗳气频作者,加旋覆花、代赭石、沉香。

 2、治疗癌证呕逆(陈五南,半夏厚朴汤在癌证病中的应用,黑龙江中医药,2002,(6):64)

用半夏厚朴汤为基础方加减变更,治疗癌肿病人出现的呕逆症状,疗效满意,简概如下:(1)术前呕恶病人往往表现痰湿内阻,肝胃不和,以实证为主。药用姜半夏12g,厚朴15g,苏梗叶各10g,茯苓20g,旋复花20g(包),代赭石30g(先煎),白花蛇舌草20g,老蔻仁15g(后下),生川军10g,陈皮10g,生甘草6g。(2)术后呕恶病人多表现脾土虚弱,胃气上逆,以虚证为主。药用姜半夏8g,厚朴10g,苏叶梗各10g,人参10g,麦冬15g,砂仁10g(后下),白术、茯苓各20g,生甘草10g。(3)放疗所致呕恶病人多表现为脾胃津伤,肝胃不和,阴虚内热为主。药用姜半夏6g,厚朴12g,茯苓15g,苏叶梗各10g,沙参、麦冬各20g,鲜石斛30g,蒲公英15g。(4)化疗所致呕恶病人多表现气血不足,脾胃虚热,血虚肾亏为主。药用姜半夏6g,厚朴12g,茯苓、白术各20g,苏叶梗各10g,熟女贞30g,枸杞子20g,白花蛇舌草20g,黄精30g,人参15g,灸黄芪15g。从临床观察,半夏厚朴汤对以上四种情况均有降逆止呕作用。 

3、防治肿瘤化疗所致恶心呕吐(梁耀君,等.半夏厚朴汤防治肿瘤化疗所致恶心呕吐26例——附对照组24例,辽宁中医杂志,1999,26(4):161-162)

本组50例,随机分为治疗组26例,对照组24例,均经病理学证实为恶性肿瘤,对26例恶性肿瘤患者在化疗同时辅以半夏厚朴汤煎剂口服。具体止呕治疗方案为:治疗组用半夏厚朴汤(药用:法半夏、厚朴、生姜、苏叶、茯苓各20g)以500ml水煎成200ml,1日分2次服,每次100ml,于早上化疗用药前30min及化疗用药开始后6h服之,连服5天。对照组则以灭吐灵20mg肌注,每日2次,首次在化疗用药前15min,第2次在化疗用药开始后6h肌注。结果显示,治疗组在控制呕吐方面达到了对照组的疗效(P>0.05),而在恶心持续时间方面显著地短于对照组(P<0.05)。因此认为,该方对于防治化疗所致的轻、中度呕吐具有较好的作用。< p="">

 4、治疗反流性食管炎(陈利平,加味半夏厚朴汤治疗反流性食管炎180 例,河南中医,2004,24(1):9)

所治患者平均40 岁,病史长者达1.5a ,短者数天,疗程最长者2月,最短者10d,胃镜检查有食管炎表现,治疗用基本方:姜半夏10g,厚朴10g,苏叶10g,陈皮10g,茯苓15g,枳壳10g,白芍15g,甘草3g。加减:有热象者,加竹茹12g、蒲公英10g;呃逆明显者,加代赭石15g、旋复花(另包)15g;烧心明显者,加吴茱萸、黄连各6g;气滞明显者,加川芎10g,香附12g。结果180例患者中,痊愈者125例,好转47例,无效8例,有效率为95 %。

 5、治疗食管裂孔疝(方家选,半夏厚朴汤治疗食管裂孔疝12例,国医论坛,2000,15(1):10)

所治12例食管裂孔疝患者,全部服用半夏厚朴汤加味:半夏、厚朴、苏梗、川贝各12g,茯苓、杏仁、生姜、枳壳各15g,白蔻仁10g,制香附、薏苡仁各20g,通草8g,每日一剂,水煎,早中晚分服,10天为一疗程,结果:临床治愈8例,有效2例,无效2例,总有效率83.4%。 

6、治疗癔球(刘红,等.半夏厚朴汤治疗癔球42例,现代中西医结合杂志,2002,11(11):1056)

42例患者癔症患者均服用半夏厚朴汤:半夏10g,厚朴10g,茯苓12g,苏叶10g,生姜10g,水煎服,每日1剂,早晚各1次,配合辨证加减:痰气郁结、日久化热,证见口干、口苦、心烦者,加栀子10g,黄连10g;郁怒过甚,肝气郁滞加重,证见胸胁胀痛者,加郁金10g,青皮10g;脾虚失运,痰饮内盛,证见恶心呕吐清水者,改茯苓为15g,加白术10g,砂仁10g;思虑过度,劳伤心脾,证见少寐多梦者,加合欢花10g,远志12g。结果:经治疗1个月后,治愈24例(57.1%),好转16例(38.1%),无效2例(4.8%),总有效率为95.2%。 

[研究进展]

1、化学成分

抑郁活性部位(王业民,半夏厚朴汤抗抑郁活性部位的筛选,中国中药杂志,2002,27(12):932-936)

选用小鼠行为绝望模型评价抗抑郁作用,用荧光分光光度法测定单胺类神经递质,结果:半夏厚朴汤提取物(AE)和其4个部位均有不同程度地降低绝望模型中小鼠游泳和悬尾的不动时间,具有一定的时效关系,其中以半夏厚朴汤提取物(AE),石油醚提取物AE-1和水溶性部分AE-4最显著,相互间无显著性差异,半夏厚朴汤提取物AE可显著地提高纹状体中5-HT含量和皮层中NE含量,而对其他脑区中神经递质无显著性影响,石油醚提取物AE-1可显著地提高纹状体中5-HT含量和皮层中NE和PA含量氯仿提取物AE-2能极显著地提高皮层中DA含量,实验结果表明:半夏厚朴汤具有抗抑郁作用,其活性成分主要分布在石油醚和水溶性部位,半夏厚朴汤可能是部分地通过对单胺类递质系统的整合而达到抗抑郁目的。

 2、药理作用

(1)对大鼠慢性抑郁模型的影响(李建梅,杨澄,张伟云,等,半夏厚朴汤醇提物对大鼠慢性抑郁模型的影响,中国中药杂志,2003,28(1):55-59)

为研究半夏厚朴汤醇提物对大鼠慢性抑郁模型(CMS)的影响,探索其抗抑郁机制。作者以1%蔗糖水摄入量作为指标,慢性给予各种低强度复合刺激,造成大鼠慢性抑郁模型。按试剂盒酶法测定血脂;采用乳酸脱氢酶(LDH)释放法测定脾细胞内自然杀伤细胞活性;采用邻苯三酚自氧化法测定红细胞内超氧化物岐化酶活性;按试剂盒显色法测定血清和组织中一氧化氮合酶活性;采用硫代巴比妥酸法测定心脏中丙二醛含量。结果:在大鼠CMS模型中半夏厚朴汤醇提物可增加动物蔗糖摄入量;增加其脾脏自然杀伤细胞活性;升高血清中高密度脂蛋白(HDLC)水平(P<0.05),降低甘油三酯水平(p<0.001);降低血红细胞内超氧化物岐化酶活性及血清和肝组织中一氧化氮合酶活性;同时抑制组织中脂质过氧化程度,降低心肌组织中丙二醛含量。以上实验结果提示:半夏厚朴汤醇提物通过多途径而达到抗抑郁作用。< p="">

(2)抗过敏作用(谢鸣,中医方剂现代研究,北京,学苑出版社,1997:934)

豚鼠被动皮肤过敏反应(PCA)和2、4、6-三硝基苯(PC)所致小鼠接触性皮炎实验证明,豚鼠口饲半夏厚朴汤100mg/kg或200mg/kg,小鼠50mg/kg或100mg/kg对Ⅰ型及Ⅳ型过敏反应具有明显拮抗作用,组方中苏叶及厚朴均有抗过敏活性(PCA)及(PC)反应,均具有抑制作用,故认为紫苏醛为其活性成分之一,在非免疫反应的醛酸的抗炎及镇痛实验中,未见紫苏醛具有任何效果。

 二、启膈散

[方名]启膈散

[来源]出自程国彭《医学心悟》。《医学心悟.噎隔》“启膈散:通噎隔,开关之剂,屡效。”

[处方]沙参三钱,丹参三钱,茯苓一钱,川贝母(去心)一钱五分,郁金五分,砂仁壳四分,荷叶蒂二个,杵头糠五分。

[用法]水煎服,虚者,加人参,前症若兼虫积,加胡连,芜荑,甚则用雄黄散吐之,若兼血积,加桃仁,红花,或另以生韭汁饮之,若兼痰积,加广橘红,若兼食积,加卜子,麦芽,山楂。

[功能]润燥解郁,化痰降逆

[主治]噎膈,咽下梗塞,食入即吐,或朝食暮吐,胃脘胀痛,舌绛少津,

大便干结者。

[方解]

忧思可以伤脾,脾伤则气结,气结则津液不得输布,遂聚而成痰,痰气交阻于食道,于是渐生噎膈。方中丹参、郁金、砂仁活血利气以开郁;沙参、茯苓、川贝母润燥化痰以散结;荷叶蒂、杵头糠化痰和胃,利气降逆。诸药合用,共凑化痰行瘀治噎之效。

[现代应用]

1、现代用法:沙参15g,丹参15g,茯苓10g,川贝母(去心)6g,郁金9g,砂仁壳6g,荷叶蒂二个,杵头糠10g。水煎,每日一剂,分两次温服。

加减应用:津伤便秘,可加玄参、生地、麦冬、白蜜;胁肋胀痛者,加柴胡、川栋子、延胡索、积壳;烦燥易怒、失眠多梦者,加龙齿、合欢皮、珍珠母、桅子;悲伤欲哭、情志异常者,加百合、小麦、大枣。

 2、治疗晚期食道癌(李仕金,等.中西医结合治疗晚期食道癌23例的临床观察,甘肃中医,1998,11(1):10-11)

用中药配合化疗、放疗治疗晚期食道癌23例,疗效满意,其中中药配合化疗11例,配合放疗治疗4例,配合化疗治疗、放疗治疗8例。中医疗法:自拟方扶正解毒汤加启膈散煎服,扶正解毒汤组成:黄芪30g,黄精12g,半枝莲20g,白花蛇舌草20g,芦根20g;启膈散加减组成:北沙参15g,丹参15g,郁金12g,炒枳壳10g,全瓜蒌15g,半夏10g,佛手片10g,旋覆花10g(包煎),代赭石20g,石见穿50g。气逆噫嗳不畅加沉香0.8g(后下),橘皮10g;纳呆加神曲12g,炒麦芽12g,鸡内金10g,呕吐痰涎量多加炒莱菔子10g;胸脘刺痛加延胡索12g;伴有出血加三七粉2g、云南白药0.8g(冲服);口干、心烦苔黄加麦冬12g、山栀子12g。以上方药水煎服,日1剂,2次服。西医疗法:根据肿瘤细胞学分类、分化程度、部位及病人的耐受能力选择用药及放疗方案,以达到最佳治疗目的。结果1例半年后死于糖尿病尿毒症,2例1年后死于心脏病心肌梗塞,11例生存2年以上,6例生存3年以上,3例生存5年以上,统计其好转及治愈率在86%以上。

 3、治疗慢性食管炎(郭光业,柴胡启膈散治疗慢性食管炎,河北中医,2000,22(2):114)

本组32例,均以柴胡启膈散治疗。药物组成:党参、煅瓦楞子各15g,柴胡、黄芩、半夏、丹参、沙参、浙贝母、茯苓、郁金各10g,白豆蔻、甘草各6g。中焦湿热甚,表现胸闷、呕恶、舌苔厚腻者,去党参、沙参,加苍术、厚朴;如热象明显,表现口苦、苔黄、脉滑加黄连;胃虚气逆者去黄芩、沙参,加代赭石、旋覆花、白术;腹胀者加厚朴、陈皮;大便秘结者加大黄;疼痛者去党参加延胡索、川楝子;胃阴虚者去黄芩、柴胡,加白芍药、石斛、麦门冬。每日1剂,分3次温服,疗程为4周。结果:近期治愈21例,占65.6%;显效5例,占15.6%;有效3例,占9.4%;无效3例,占9.4%。

 4、治疗慢性咽炎(杨修策,启膈散加味治疗慢性咽炎62例,国医论坛,2003,18(1):19)

经治62例患者,其临床主症:咽中不适,有异物梗阻感,吞之不下,咯之不出。治疗方药物组成:南沙参20g,丹参30g,茯苓20g,杵头糠10g,浙贝母20g,郁金15g,砂仁壳10g,荷叶蒂7枚。加减:咽痛充血者加桔梗20g,山豆根15g,射干15g;胸闷胁痛者加香附15g,厚朴15g,枳壳30g,苏叶10g;咯痰多者加制南星15g,半夏15g,海浮石20g。每日1剂,水煎分早晚温服。5天为1个疗程,4个疗程后统计疗效。结果:痊愈38例,占61.3%;好转23例,占37.1%;无效1例,占1.6%;总有效率为98.4%

 [研究进展]

抗肿瘤机制(刘亚娴,启膈Ⅰ、Ⅱ号方抗肿瘤机制的体外实验研究,河北中医,2003,25(5)398-400)

在启膈散基础上按照君、臣、佐、使配伍原则适当加味,组成启膈Ⅰ号方(郁金、丹参、麦门冬、茯苓、荷叶、沙参、清半夏、浮小麦等)、启膈Ⅱ号方(郁金、丹参、茯苓、荷叶、麦门冬、百合、浮小麦、全蝎等)。为了探讨启膈Ⅰ、Ⅱ号方抗肿瘤的机制,作者运用MTT法观察启膈Ⅰ、Ⅱ号方对肿瘤细胞的抑制作用及对BALB.C小鼠脾细胞增殖的影响。结果显示:启膈Ⅰ号方、Ⅱ号方能抑制人白血病细胞株K562、人胃癌细胞株BGC823、人食管癌细胞株TE13的增殖,并能促进BALB.C小鼠脾细胞的增殖。说明启膈Ⅰ、Ⅱ号方对肿瘤有明显抑制作用,且能增强免疫功能。

 三、通幽汤

[方名]通幽汤

[来源]出自李杲《兰室秘藏》。《兰室秘藏.大便结燥门》“通幽汤:治大便难,幽门不通,上冲吸门不开,噎塞,大便燥秘,气不得下,治在幽门,以辛润之。”

[处方]炙甘草、红花已上各一分,生地黄、熟地黄已上各五分,升麻、桃仁泥、当归身已上各一钱。

[用法]上都作一服,水二大盏,煎至一盏,去渣,调槟榔细末五分,稍热,食前服之。

[功能]养血活血,润燥通幽

[主治]噎塞,幽门不通,逆气上冲,吸门不开,饮食不下,或食入反出,大便燥结,亦治大肠风秘燥结。

[方解]生地黄、熟地黄、当归身,滋阴养血润燥,桃仁、红花活血润燥,炙甘草、升麻舒畅胃气,而上升清气,下降浊气,使诸药合用,能养血润燥通便,行血理气通幽,从而幽门得通,噎塞便秘,自然消除。

 [现代应用]

1、现代用法:炙甘草6g、红花6g、生地黄15g、熟地黄15g、升麻6g、桃仁泥10g、当归身10g。水煎,每日一剂,分两次温服。

加减应用: 如服药即吐,难于下咽,可先服玉枢丹;痰湿痹阻、胸阳不振者,加瓜蒌、半夏、桂枝;瘀血较著者,加三七、乳香、没药、丹参、赤芍。 

2、治疗小儿先天性肥厚性幽门狭窄(吕雪卿,降逆通幽汤治疗小儿先天性肥厚性幽门狭窄,河南中医,1997,17(5):296)

经治57例小儿先天性肥厚性幽门狭窄,其中乳食积滞型14例,肝胃气滞型20例,脾虚痰瘀型23例,均以自拟降逆通幽汤为基本方:半夏3~9g,陈皮2~5g,竹茹3~6g,代赭石6~12g,厚朴3~5g,生姜2~6g,党参3~6g,茯苓5~10g,泽泻3~6g,桃仁2~6g,红花2~6g,山楂3~12g。乳食积滞型:生山楂易焦楂,加枳实、大黄;肝胃气滞型:加白蔻仁、青皮;兼黄疸者:加茵陈、栀子;脾虚痰瘀型:倍党参、茯苓;酌加白术、黄芪、当归、山药、麦冬、石斛、山甲。每日1剂,水煎频服,其母同服,30天为1疗程,随访半年。治疗结果:乳食积滞有效率100%,肝胃气滞90%,脾虚痰瘀91.3%,可见,降逆通幽汤对中医各种证型的小儿先天性肥厚性幽门狭窄均有效。

 3、治疗食道癌(庄新民,等.食道内置131I配合中药治疗食道癌102例疗效观察,福建中医药,1998,29(3):6 )

共收治153例失去手术治疗机会或放弃手术治疗的食道癌患者,采用三腔管131I内放射结合中药治疗,与单用中药治疗进行对比,取得良好疗效。具体治疗方法:治疗组用三腔管内置131I内放射,中药加减通幽汤冲洗(加减通幽汤,方用生地20g,熟地20g,当归20g,桃仁10g,红花10g,丹参15g,赤芍15g,浙贝10g,瓜蒌15g。用水500ml,煎至200ml,取液去渣),并用中药温肾健脾汤治疗(温肾健脾汤,方用党参15g,黄芪20g,白术15g,甘草6g,茯苓15g,陈皮10g,半夏15g,熟地20g,山茱20g,附子6g,生姜6g,水600ml煎至400ml,分2次口服,必要时随症加减);对照组单用温肾健脾汤治疗。两组病例均给予抗感染及支持治疗。治疗结果,近期疗效:治疗组有效率91.2%。对照组29.4%,治疗组明显优于对照组(P<0.01),远期疗效:1a生存率治疗组为70.6%,优于对照组的41.2%(p<0.01),2a生存率治疗组为61.2%,明显优于对照组15.7%(p<0.01),。< p="">

 4、治疗晚期食管癌(陈玉锟, 等. 晚期食管癌20例的中医治疗,新中医, 1998,30(3):35)

本病可辨证分为四型: 痰气交阻型, 以启膈散(丹参、沙参、茯苓、郁金各15 g, 砂仁、川贝各9 g, 杵头糠5 g) 加减治疗;气滞血瘀型, 以通幽汤(生地黄、熟地黄、当归各15 g, 桃仁10 g, 红花、升麻、炙甘草各6 g) 加减治疗;津亏热结型, 以五汁安中饮(梨汁、藕汁、牛乳、生姜汁、韭汁不拘量频服) 加减治疗;气虚阳微型, 以补气运脾汤加减(人参、黄芪各30 g, 茯苓、白术各15 g, 半夏、陈皮、砂仁、甘草各6 g, 生姜3 g, 大枣5枚) 治疗。

 5、治疗慢性萎缩性胃炎(王伦,通幽汤治疗慢性萎缩性胃炎70例,四川中医,2002,20(7):50)

130例患者随机分为两组,治疗组70例,对照组60例,所有患者临床表现具有不同程度痞满、胃痛症状,并兼见纳差、消瘦、口渴、咽干、大便秘结、舌质紫黯或有瘀斑等症状。治疗组服用通幽汤:桃仁12g,红花10g,当归10g,生地15g,熟地12g,槟榔9g,升麻10g。水煎服,每日1剂,分两次温服;临症加减:痞满甚者加陈皮10g,青皮9g,胃痛甚者加元胡10g,白芍12g,纳差者加鸡内金15g,焦三仙各15g,口渴咽干、大便秘结者加麦冬15g,酒大黄9g,舌质紫黯或有瘀斑者加丹参15g,莪术6g。对照组服用吗叮啉片(西安杨森制药厂生产),1次10mg(1片),1日3次。两组均以3个月为一个疗程,共观察2个疗程。结果总有效率治疗组91.43%,对照组76.67%(P<0.05),两组比较有统计学意义。< p="">

 四、血府逐瘀汤

[方名]血府逐瘀汤

[来源]出自王清任《医林改错》:“血府逐瘀汤所治之病,开列于后,头疼”

[处方]当归三钱、生地三钱、桃仁四钱、红花三钱、枳壳二钱、柴胡一钱、桔梗一钱半、川芎一钱半、牛膝三钱、甘草三钱,赤芍二钱

[用法]水煎服

[功能]活血化瘀、行气止痛

[主治]胸中血瘀,血行不畅。胸痛、头痛日久不愈,痛如针刺而有定处,或呃逆日久不止,或饮水即呛,干呕,或内热瞀闷,或心悸怔忡,或夜寐不安,或急躁善怒,或入暮潮热,或舌质黯红,舌边有瘀点,唇暗或两目暗黑,涩或弦紧。

[方解]本方是王清任用以治疗“胸中血府血瘀”所致诸证,由桃红四物汤合四逆散中桔梗、牛膝而成。方中桃红四物汤活血化瘀而养血,四逆散行气和血而舒肝,桔梗开肺气,载药上行,合枳壳则升降上焦之气而宽胸,尤以牛膝通利血脉,引血下行,互相配合,使血活气行,瘀化热消而肝郁亦解,则诸证自愈。

 [现代应用]

1、现代用法:桃仁10g,红花10g,川芎10g,当归15g,生地30g,赤芍15g,柴胡15g,枳壳6g,甘草6g,牛膝15g,桔梗6g。水煎,每日一剂,分两次服用。

加减应用: 阳虚者加瓜萎、薤白、桂枝;气虚者加党参、黄芪、葛根;气阴两虚者加沙参、麦冬五味子;痰瘀互阻者加陈皮、半夏、苍术 

2、治疗晚期食道癌(全淅强,血府逐瘀汤配合化疗治疗晚期食道癌20例,河南中医药学刊,1999,14(4):12)

在常规化疗的基础上配服血府逐瘀汤,治疗晚期食管癌患者20例,并随机设立对照组20例,治疗方法:对照组治以PPF化疗方案(PDD50~80mg/m2,静滴,第6、7天(水化利尿);PRM5~10mg/m2,第1、3、8、10天;5—FU500~750mg/m2,第1~5天。治疗2周,休息1周,为1个周期。用药2~3个周期为1个疗程),治疗组化疗方案同前,但加用中药血府逐瘀汤(药物组成:柴胡15g,桔梗6g,当归15g,生地30g,赤芍15g,桃仁6g,红花15g,川芎10g,枳壳6g,牛膝15g,甘草6g,水煎服,日1剂)。结果近期疗效上两组总有效率相似(治疗组80%,对照组75%),但治疗组完全缓解率明显高于对照组(治疗组10例,对照组1例)。毒副反应治疗组较对照组轻。 

3、治疗声带息肉(龙国玲,血府逐瘀汤加味治疗声带息肉42例,四川中医,1999,17(2):45-46)

收治确诊为气滞血瘀型声带息肉患者共76例,随机分为治疗组42例,对照组34例,治疗组用血府逐瘀汤加味:赤芍、桃仁各12g,红花、枳壳、川牛膝、木蝴蝶、柴胡各10g,桔梗,当归、川芎、生地、山楂、三棱、莪术各10g,甘草3g。水煎服,每日1剂,分2次口服,7日为1疗程,共服4-5个疗程,加减法:咽喉干燥加石斛、花粉;咽喉疼痛、红肿明显加黄芩、射干;痰瘀互结去甘草加海藻、昆布、僵蚕,本方女性患者经期暂停服用,对照组用黄氏响声丸20粒,复方菠萝酶片2-4片,口服,每日3次,7天为1疗程,共服4-5个疗程。结果:治疗组总有效率88.09%,对照组总有效率61.76%

 4、治疗顽固性膈肌痉挛(嵇明亚,血府逐瘀汤治疗顽固性膈肌痉挛,四川中医,1998,16(9):26)

经治19例患者,病程最短3天,最长17天,治疗方用血府逐瘀汤:当归、桃仁泥各12g,生地、红花、牛膝各10g,枳壳、赤芍、川芎、甘草各6g,柴胡3g,桔梗5g,水煎,每日一剂分二次服,并停用其他治疗手段。结果,经1剂治疗后呃逆停止者2例,3剂治疗后呃逆停止者16,随访1年,18例均未再发作。1例肝癌膈转移患者无效,并于1个月后死亡。

 5、治疗癌性发热(任建华,血府逐瘀汤加味治疗癌性发热,湖北中医杂志,2003,25(6):40-41)

癌性发热是指与癌症有关的非感染性发热,或在肿瘤发展过程中因治疗而引起的发热。多见于中晚期癌症患者。笔者应用血府逐瘀汤加味治疗癌性发热属瘀血内结型30例,取得较满意的疗效。具体如下:本组30例均属诊断明确的中晚期肿瘤患者,对照组27例。治疗组治以血府逐瘀汤加味(枳壳、柴胡、桔梗、甘草各6g,当归9g,牛膝15g,红花、桃仁、赤芍各12g,丹皮、川芎各10g,生地20g。腹胀、纳差者加木香、八月札、炒谷麦、麦芽各10g,佛手15g;疼痛者加延胡索、乌药、郁金各10g;咳嗽、胸闷者加川贝母、杏仁、百合、枇杷叶各10g,鱼腥草30g;手足心热者加玉竹、麦冬各10g,天花粉15g;便秘者加全瓜蒌30g,麻仁10g。水煎服,每日1剂,3次/D)。对照组给予消炎痛片25mg,3次/D,口服。两组连续治疗10天后进行疗效对比观察。结果总有效率(%)治疗组为90.0%对照组为44.4%,两组临床疗效比较,P<0.05,治疗组疗效优于对照组。< p="">

 [研究进展]

1、拆方研究(彭康,血府逐瘀汤对红细胞变形性及全血粘度的影响,实用中西医结合杂志,1991,4(8):495-496)

将血府逐瘀汤分为活血、理气二组药物,并与总方进行比较,在对大鼠红细胞变形能力和全血粘度比的实验中发现,总方组(血府逐瘀汤组)、活血组(桃红四物汤组)和理气组(四逆散组)与空白对照组相比,给药后均非常显著增强红细胞变形能力和降低全血比粘度(P<0.05);组间比较总方组的红细胞变形能力和降低全血比粘度作用强于活血组和理气组(p<0.01),而活血组与理气组间无显著差异(p>0.05),揭示组成总方后活血药和理气药有明显的协同作用。

 2、原方煎液和单味提取配方液比较(谭毓治, 血府逐瘀汤活血化瘀作用的实验研究.中药药理与临床,1993,9(5):9-10)

对血府逐瘀汤原方煎液和单味提取配方液(方中各单味药分别提取,按原方比例配方,备用)的药理作用进行了比较。结果表明:离体实验中,血府逐瘀汤体外终浓度1.25mg/ml能显著增加家兔红细胞膜和血小板膜流动性。

 3加减方研究:(王伟,精致血府逐瘀胶囊对缺氧缺糖心肌细胞一氧化氮合酶基因表达的影响,中国中西医结合杂志,1996,16(11):670-672)

应用血清药理学、反转录PCR、Northern杂交等方法比较研究了精制血府胶囊、血府逐瘀胶囊、硫氮艹卓酮对缺氧缺糖培养心肌细胞一氧化氮合酶(NOS)mRNA表达及乳酸脱氢酶(LDH-L)、肌酸肌酶(CK)、谷草转氨酶(GOT)释放的影响。结果三种药物均可显著提高缺氧缺糖心肌细胞NOSmRNA的表达,显著降低缺氧缺糖心肌LDH-L、CK、GOT的释放,而以精致血府胶囊和硫氮艹卓酮作用更为显著。提示三药均有明显的心肌细胞保护作用,这种保护作用与其刺激心肌细胞生成一氧化氮(NO)有一定关系。

  评论这张
 
阅读(152)|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