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得健养生堂

溶经方于刮痧拨罐以养生治病,合食疗培元觅健康

 
 
 

日志

 
 
关于我

声明,我搏客引用的文章只用作参考,并不代表我赞成文章观点,各位千万别乱用,有病去找医生才能保养好身体 我以刮痧拨罐等方法来调理身体,不见人是调不了的,不在广州或不肯来广州者,请免问病

网易考拉推荐

脉诊集成  

2017-03-19 03:02:44|  分类: 四诊八纲,病因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浮脉
(一)脉学三字诀 脉象歌轻取有,重按无,飘飘然,肉上游。主病歌浮为阳,表证候,秋常见,久病愁;表风热,有力浮,若血虚,无力浮。分部主病歌左寸浮,是伤风,或风痰,聚在胸;左关浮,腹膨膨,胁胀满,并恶心;左尺浮,膀胱风,尿色赤,痛不通;右寸浮,肺受寒,胸中满,咳而喘;右关浮,脾虚甚,中焦满,食难进;右尺浮,下焦风,二便闭,或浊淋。
(二)各论 脉象浮脉浮于皮表,轻取即得,重按时则不足。如《脉经》中曰:“举之有余,按之不足。”《难经·第十八难》中曰:“浮者,脉在肉上行也。”《濒湖脉学》中曰:“举之有余,按之不足,如微风吹鸟背上毛,厌厌聂聂,如循榆荚,如水漂木,如捻葱叶。”《脉理求真》中曰:“其有所云浮者,下指即显浮象,举之汛汛而流利,按之稍减而不空。”
相类脉 (1)芤脉:浮而大,中间空虚,两边实。《濒湖脉学》中曰:“浮大中空乃是芤”。《脉理求真》中曰:“芤则如指着葱,浮取得上面之葱皮,却显弦大,中取减小空中,按之又着下面之葱皮而有根据。” (
2)洪脉:浮而大且来时有力,去时则无力。如《濒湖脉学》中曰:“拍拍而浮是洪脉,来时虽盛去悠悠”。《四诊抉微》中曰:“浮而盛大为洪”。《脉理求真》中曰:“洪则既大且数,累累珠联,如循琅玕。来则极盛,去则稍衰”。
(3)虚脉:浮而无力,中间空虚,缓慢且大。如《濒湖脉学》中曰:“虚来迟大豁然空”。《四诊抉微》中曰:“浮而软大为虚”。《诊宗三昧》中曰:“虚则豁然浮大而软,按之不振,如寻鸡羽,久按根底不乏不散。”
(4)濡脉:濡即软也。浮而无力且细小。如《濒湖脉学》中曰:“浮而柔细方为濡”。《四诊抉微》中曰:“濡脉细软,见于浮分,举之乃见,按之即空。”《诊宗三昧》中曰:“濡则虚软少力,应指虚细,如絮浮水,轻手乍来,重手乍去。”
(5)散脉:浮而无力,脉形散漫,至数不拘,似风吹杨花飞舞,飘浮不定。《濒湖脉学》中曰:“散似杨花无定踪”。《四诊抉微》中曰:“浮而无根内散”。《脉理求真》中曰:“散则举之散漫,按之无有,或如吹毛,或如散叶,或如悬雍,或如羹上肥,或如火薪然,来去不明,根蒂无有。”
(6)革脉:浮而弦硬,如按鼓皮,沉取即无,外坚中空。《濒湖脉学》中曰:“革脉形如按鼓皮”。《金匮要略·妇人杂病脉证并治篇》中曰:“寸口脉弦而大,弦则为减,大则为芤,减则为寒,芤则为虚,寒虚相搏,此名曰革。”《四诊抉微》中曰:“浮而弦芤为革”。《脉理求真》中曰:“革则弦大而数,浮取强直,而按则中空。”
主证浮脉多主表证,如外感、发热、恶寒等。有力则为表实,无力则为表虚。血虚及慢性消耗性疾病,亦可出现浮脉。 (1)表证:头痛、发热、恶寒等表证多见浮脉。如《濒湖脉学》中日:“浮脉为阳表病居”,又曰:“浮而有力多风热”。《素问·平人气象论》中曰:“寸口脉浮而盛者,日病在外。”《伤寒论》中曰:“脉浮者,病在表可发汗,宜麻黄汤。”若表邪未清,热不得泄,小便不利而渴,脉亦见浮。如《金匮要略· 消渴小便不利淋病脉证并治篇》中曰:“脉浮,小便不利,微热消渴者,宜利小便发汗,五苓散主之。”
(2)虚证:血虚、里虚亦可以出现浮脉。如《濒湖脉学》中曰:“无力而浮是血虚”,《金匮要略·血痹虚劳病脉证并治篇》中曰:“男子面色薄,主渴及亡血,卒喘悸,脉浮者,里虚也。”又曰:“劳之为病,其脉浮大。”所以,慢性消耗性疾病,体温外散耗热,自汗盗汗等多出现浮脉。《濒湖脉学》中曰:“久病逢之却可惊”。《三指禅》中曰:“里虚而浮精气脱”。
(3)分部主病:《四诊抉微》中曰:“左寸风眩鼻塞雍,虚迟气少心烦忡,关中腹胀促胸满,怒气伤肝尺溺红,肺浮风痰体倦劳,涕清自汗嗽叨叨,关脾虚满何能食,尺有风邪容下焦。”《濒湖脉学》中亦曰:“寸浮头痛眩生风,或有风痰聚在胸,关上土衰兼木旺,尺中溲便不流通。” 《脉学阐微》浮脉分部主病表:左寸浮:伤风发热,头痛目眩。左关浮:脘满胁胀,恶心,烦闷,厌食。左尺浮:膀胱风热,便赤涩淋痛,下肢肿痛等。右寸浮:感冒风邪,咳嗽痰多,胸满气短。右关浮:腹胀脘满,不能食,灼心胃痛等。右尺浮:淋浊便血,关节肿痛,风热客于下焦。
(4)正常脉:四季平脉应秋季之正常脉。如《素问·平人气象论》中曰:“秋胃微毛曰平”。《濒湖脉学》中曰:“三秋得令知无恙”。
(5)兼脉主病:《四诊抉微》中曰:“浮脉主表,有力表实,无力表虚,浮迟中风,浮数风热,浮紧风寒,浮缓风湿,浮滑风痰,又主宿食,浮虚伤暑,浮芤失血,浮洪虚热,浮散劳极,浮涩伤血,浮濡阴虚,浮短气病,浮弦痰饮,浮滑痰热,浮数不热,疮疽之证。” 治疗法则表证的治疗法则应当是发汗解表,禁止攻下之法。但是,伤寒发汗之后,如果出现了自汗出、心烦、小便数、脚挛急等症状,就不适宜再用发汗解表法了。因为汗后伤津,不可以一损再损,更伤其津液,否则,就会出现全身厥冷的逆证。如《伤寒论》中曰:“伤寒脉浮,自汗出,小便数,心烦,微恶寒,脚挛急,反与桂枝汤,欲攻其表,此误也。得之便厥……”又曰:“结胸证,其脉浮大者,不可下,下之则死。”因为浮脉不单主表证,它还可以出现于血虚、里虚等一些津液不足等证候。所以,对于出现浮脉的虚证,切不可以随便使用攻下之剂。脉解表证所以能够出现浮脉,即是体内自然功能集于体表抵抗外邪之现象。如《诊宗三昧》中曰:“浮为经络肌表之应,良由邪袭三阳经中,鼓搏脉气于外,所以应指浮满。”《伤寒论》中曰:“太阳之为病,脉浮,头项强痛而恶寒。”若脉象浮紧、发热、恶寒、体痛、呃逆的伤寒证,即是体内自然功能集于体表抵抗外邪而引起的皮肤、血管收缩的激战状态。因为“营行脉中,卫行脉外。”“营”具有营养全身各部器官的作用,“卫”具有保卫身体功能以抵抗外邪侵入的功能。所以,伤寒证所见到的浮紧脉,即是病邪在卫分,故脉气鼓动于外而出现浮脉。由于寒邪侵入卫分,引起脉管收缩的自卫现象而出现浮紧之脉。由此可见,脉象浮紧即为风寒袭表所致,此为顺证;若慢性虚证而脉见浮大,属体温外散,便为逆证。如《诊宗三昧》中曰:“病久而脉反浮者,此中气亏乏,不能内守。”虚证血脱,脉气不能内守而浮散于外,故脉见浮大而无力为宜。
二、沉脉
(一)脉学三字诀 脉象歌脉来沉,筋下行,举不足,按须深。主病歌沉主里,水蓄停,平人脉,冬季应;虚与气,无力沉,沉有力,积寒并。分部主病歌左寸沉,心内寒,胸背痛,头晕眩;左关沉,寒在肝,少腹痛,胁肋满;左尺沉,寒侵肾,腰冷痛,尿浊频;右寸沉,肺经寒,胸满痛,吐清痰;右关沉,胃家寒,食积滞,并吞酸;右尺沉,腰膝痛,小便涩,泄痢并。
(二)各论 脉象重按始得,轻举则无。如《脉经》中曰:“举之不足,按之有余,”《四诊抉微》中曰:“沉行筋骨,重手乃得。”《濒湖脉学》中曰:“重手按至筋骨乃得,如绵裹砂,内刚外柔,如石投水,必极其底。”《诊宗三昧》中曰:“沉则,轻取不应,重按乃得。”
相类脉 (1)伏脉:伏脉较沉脉更为沉下,须重手按至筋骨旁乃得。如《难经·第十八难》中曰:“伏者,脉行筋下也”。《濒湖脉学》中曰:“伏则推筋着骨寻”。《脉理求真》中曰:“伏则匿于筋下,轻取不得,重按涩难,委曲求之,或三部皆伏,一部独伏,附着于骨而始得。”
(2)弱脉:沉细无力,浮取则无。《濒湖脉学》中曰:“沉细如绵真弱脉”又曰:“弱来无力按之柔,柔细而沉不见浮。”《脉理求真》中曰:“弱则沉细软弱,举之如无,按之乃得,小弱分明。” (
3)牢脉:沉而长大,脉象弦硬。如《濒湖脉学》中曰:“弦长实大是牢形”。《脉理求真》中曰:“牢则弦大而长,按之强直搏指,状如弦缕。”
主证沉脉多主里证,如浮肿、气滞等;若沉而无力多属虚证,沉而有力则属内寒。
(1)里证:浮肿、气滞等痰多可出现沉脉,如《濒湖脉学》中曰:“沉潜水蓄阴经病”。《四诊抉微》中曰:“沉脉主里”,《素问·平人气象论》中曰:“寸口脉沉而坚者,曰病在中。”《金匮要略·水气病脉证并治篇》中曰:“沉则为水”,又曰:“脉得诸沉,当责有水。”张介宾曰:“沉虽属里,然必察其有力无力,以辨虚实,沉而实者为滞,为气。”
(2)虚证、寒证:沉而无力为虚,有力为寒。如《濒湖脉学》中曰:“无力而沉虚与气,沉而有力积并寒。”张介宾曰:“沉虽属寒,然必察其有力无力,以辨虚实。”
(3)分部主病:《四诊抉微》中曰:“左寸沉无力,内虚惊怖,恶人声,精神恍惚,夜不寐,有力里实,烦躁梦遗,口渴谵语。右寸沉,无力里虚,气短虚喘,吐清痰,有力里实,老痰咳吐不出,气雍。左关沉,无力里虚,惊恐,有力里邪实,多怒,肥气,筋急。右关无力里虚,胃寒恶食,恶心呕吐,有力里邪盛,宿食陈积。左尺沉,无力里虚,足寒腰冷腰重,有力里实,肾气盛,疝痛,左睾丸偏大,腰痛。右尺沉,无力里虚,腰重如带数千钱,腰痹不能转摇,有力里实,疝痛腰痛,或痢积。”《濒湖脉学》中曰:“寸沉痰郁水停胸,关主中寒痛不通,尺部浊遗并泄痢,肾虚腰及下元痌。” 《脉学阐微》“沉脉分部主病表” 左寸沉:胸部寒痰、气雍,胸满痛,心悸气短,头眩。左关沉:肝郁胁满痛,脘满腹胀,食少,心烦,喜怒。左尺沉:肾寒腰痛,小便频浊,少腹胀满。右寸沉:肺寒停饮,胸满痛,咳喘气短,不足以息。右关沉:胃中积滞,脘满腹胀,食不消,嗳酸胃痛。右尺沉:腰痹疝痛,少腹胀,小便不畅等。
(4)正常脉:四季平脉应冬季之正常脉。如《难经·第十五难》中曰:“冬脉微石曰平”又曰:“冬脉石,反者为病。”《濒湖脉学》中曰:“女子寸兮男子尺,四时如此号为平。”
(5)兼脉主病:《四诊抉微》中曰:“沉脉主里,沉则为气,又主水蓄,沉迟痼冷,沉数内热,沉滑痰食,沉涩气郁,沉弱寒热,沉缓寒湿,沉紧冷痛,沉牢冷积,沉伏霍乱,沉细少气,沉弦癖痛。” 治疗法则沉脉属于阴脉,其病主里、主寒。凡下利及发汗太过而出现沉脉时,皆属于虚寒证,治宜温补之法。如《伤寒论》中曰:“少阴病,身体痛,手足寒,骨节痛,脉沉者,附子汤主之,”又曰:“少阴病,脉沉者,急温之,宜四逆汤。” 若沉兼数脉的里热证,就必须以清泄里热为主。沉脉不单属寒、属痛,若沉脉兼芤,沉脉兼弱,沉脉兼涩,沉脉兼结,主亡血伤精,皆不得乱投温散之剂。亦有表证发热而脉见沉者。如《伤寒论》中曰:“发汗后,身疼痛,脉沉迟者,桂枝加芍药生姜各一两人参三两新加汤主之。”此系太阳表证,发汗太过,伤及营气,或营不足之人复感外邪所致。故症见发热、恶风寒、汗出之表证,兼身疼痛,脉沉迟,营气不足,经脉失养之里虚证,故治宜调和营卫,兼补汗后之虚象。脉解沉脉多见于里证,缘由阳气衰弱,无力统摄营气于表,其病在下,在里,属寒。是由于体内自然功能集于里,以排除里滞,故脉气沉伏。或因寒证,阳气不足,致使脉搏鼓动无力,须重按始得,即为沉脉。若积热内聚,阳气郁伏,体内自然功能须极力排除之,以达到体内阴阳平衡之目的,所以,心脏的收缩能力增强,血流加速,故脉见沉数而有力;如果体内自然功能减退(即正气不足),则会出现心脏衰弱,邪实正虚之象,故脉见沉而无力。如《诊宗三昧》中曰:“沉为脏腑筋骨之应,盖缘阳气式微,不能统运营气于表,脉显阴象而沉者。”由此可见,阳气虚弱是形成沉脉的主要原因之一。
三、迟脉
(一)脉学三字诀 脉象歌一呼吸,至来三,来往慢,作迟看。主病歌迟脉象,病属寒,运动员,不一般;有力迟,为冷痛,无力迟,定虚寒。分部主病歌左寸迟,是心寒,胸痹痛,癥瘕见;左关迟,寒在肝,肋下痛,手足挛;左尺迟,肾虚寒,妇人逢,月水断;右寸迟,寒入肺,冷痰哮,流清涕;右关迟,中焦冷,食不化,喜热饮;右尺迟,腰膝寒,少腹胀,五更泄。
(二)各论 脉象一呼一吸时,脉跳动三次,或每一分钟脉跳50~60次,均属迟脉。如《濒湖脉学》中曰:“一息三至,去来极慢”,《脉经》中曰:“呼吸三至,去来极迟”。《脉理求真》中曰:“迟则呼吸定息不及四至,举按皆迟。”
相类脉 (1)缓脉:一息四至,脉象和缓。如《濒湖脉学》中曰:“小快于迟作缓持”,《脉理求真》中曰:“缓则来去和缓,不疾不徐。”
(2)涩脉:迟而细小,脉象不流利。如《濒湖脉学》中曰:“迟细而难知是涩”。《脉理求真》中曰:“涩则往来艰涩,动不流利,如雨沾沙,及刀刮竹。凡虚细微迟,皆属涩类。不似迟脉之指下迟缓。”
(3)结脉:迟而缓时一止。如《濒湖脉学》中曰:“结脉缓而时一止”。《脉理求真》中曰:“结为指下迟缓中有歇止,少顷复来。”
主证 (1)迟脉多主寒证:多见于胃阳不足,胸阳不振之候。若阳气不足或气血虚者,则迟而无力;内有冷积疼痛或寒邪久伏者,则迟而有力。如《濒湖脉学》中曰:“迟司脏病或多痰,沉痼癥瘕仔细看,有力而迟为冷痛,迟而无力定虚寒。”又曰:“阳不盛阴气血寒”,张介宾曰:“迟脉……为寒,为虚”。《脉诀汇辨》中曰:“迟脉之病为阴盛而阳亏”。《四诊抉微》中曰:“迟为阴盛阳亏之候,为寒,为不足。”《诊宗三昧》中曰:“迟为阳气不显,营气自和之象,故昔人皆以隶为虚寒。”又曰:“迟为阳气失职,胸中大气不能敷布之候。”《脉理求真》中曰:“迟为虚寒不振,阳气不舒,故见迟滞。”此外,迟脉虽主寒证,但不拘于寒证。如张介宾曰:“迟虽为寒,凡伤寒初退,余热未清,脉多迟滑,见迟不可以概言寒。”
(2)健壮的体育运动员亦常见迟脉,但不属病态。如《中医名词术语选释》中曰:“久经锻练的运动员脉搏多迟缓有力,不属病脉。”
(3)分部主病:《四诊抉微》中曰:“左寸迟寒惨少精神,关肢冷筋拘肝胁疼,左尺肾虚兼便浊,女人月信亦无音。右肺迟气短涕清痰,冷积伤脾在右关,少腹寒疼腰脚重,溲便不禁尺中寒,”《濒湖脉学》中曰:“寸迟必是上焦寒,关主中寒痛不堪,尺是肾虚腰脚重,溲便不禁疝牵丸。” 《脉学阐微》“迟脉分部主病表” 左寸迟:胸中寒痹,满痛,精神不振。左关迟:肢体拘急,脘满,胁胀痛,心烦闷。左尺迟:肾虚便泄,腰酸痛,女子不月。右寸迟:肺中寒冷,胸闷痛,痰滞,气短咳逆。右关迟:脾寒胃冷,食不化,积滞不行。右尺迟:腹部胀痛,腰酸重,泄泻。
(4)兼脉主病:迟脉主寒,有力冷痛,无力虚寒,浮迟表寒,沉迟里寒,弦迟胃寒,实迟里滞,虚迟虚寒,迟涩血病,迟滑气病,迟缓湿寒。治疗法则虽然迟脉多主寒证,但有时亦主实证、热证,在此种情况下,必须四诊合参,进行综合分析,全面考虑,做出正确的诊断,然后方可对症下药。如《脉理求真》中曰:“然亦有热邪内结,寒气外郁,而见气口脉迟者;又有阳明腑症悉具,而见脉迟有力者;又有太阳脉浮,因误下结胸,而见脉迟者;又有余热未清,而脉多迟滞。总在知脉起止,及察症候以分虚实,讵可一见脉迟,便认为寒,而不究其滑涩虚实之异哉。”《伤寒论》中曰:“阳明病,脉迟,虽汗出,不恶寒者,其身必重,短气,腹满而喘,有潮热者,此外欲解,可攻里也,手足骤然汗出者,此大便已硬也,大承气汤主之;若汗多,微发热恶寒者,外未解也,其热不潮,未可与承气汤;若腹大满不通者,可与小承气汤,微和胃气,勿令致大泄下。”此乃邪聚热结,腹满便秘,而见到的迟滞之脉象,随其证而选用大、小承气汤以攻其里滞。此外,亦有高热脑病烦躁,神昏谵语时出现迟脉者,临证必须参合全身症状,详细诊察之。方可正确遣方选药进行合理治疗。脉解迟脉形成的原因是由于迷走神经的兴奋所致,当迷走神经兴奋时,则交感神经抑制,若交感神经处于抑制状态时,便会使心脏之张缩力徐缓,因而就会出现脉搏的迟缓现象。一切寒证所以能够出现迟脉,皆是血流缓慢的表现,因为寒邪在体内,心脏功能减弱,则血流速度亦会相应减慢。或由于寒证致使体温降低,因此体内自然功能(指正气)运行迟缓,或由于寒邪结聚,气滞不通,气血运行不畅,阻碍血液的流通,均可出现迟脉。但是,在某种情况下,由于邪热结聚,如伤寒阳明病的里实证,亦可以见到迟脉。如《伤寒论》中曰:“阳明病,脉迟,虽汗出不恶寒者……可攻里也。”此外,温热病热入营分时,亦会出现迟脉,这是由于热邪人犯脑底,刺激迷走神经而引起的兴奋所致。如颅内肿瘤、流行性脑膜炎等症,由于脑压过高而刺激迷走神经时,同样亦会出现迟脉。临床中发现患有黄疸的病人,亦会出现迟脉,这是由于胆汁酸盐刺激迷走神经而引起的兴奋状态所致。如《伤寒论》中曰:“阳明病,脉迟……此欲作谷疸……。”此由于中焦阳虚,寒湿内生,食难用饱,以致水谷不化,而发生谷疸,“谷疸”属黄疸病之一,因其病与饮食有关故得名。此外,如果试用手指去压迫颈部动脉窦,刺激迷走神经,亦可出现迟脉。此属生理现象。
四、数脉
(一)脉学三字诀 脉象歌一息间,六至凭,往来速,数脉形。主病歌数为阳,炎热证,儿童见,身无病;久病逢,阴衰盛,肺病人,秋勿应。分部主病歌左寸数,君火亢,咽喉痛,口舌疮;左关数,肝积热,头目痛,邪火灼;左尺数,相火旺,遗浊淋,尿色黄;右寸数,肺家热,鼻生疮,或咯血;右关数,热在胃,呕逆并,食无味;右尺数,下焦热,尿淋浊,大便血。
(二)各论 脉象一息六至,脉来快速,相当于每分钟跳90~100次,即为数脉。如《脉经》中曰:“去来促急。”《濒湖脉学》中曰:“一息六至,脉流薄疾。”《脉理求真》中曰:“数则呼吸定息每见五至六至,应指甚速。”
相类脉 (1)滑脉:滑脉如珠,往来流利,唯至数不增加。如《濒湖脉学》中曰:“滑脉如珠替替然,往来流利却还前,莫将滑数为同类,数脉唯看至数间。”《脉理求真》中曰:“滑则往来流利,举之浮紧,按之滑石。”
(2)紧脉:数而力劲,如按绳索。如《濒湖脉学》中曰:“紧脉……数如切绳”。《脉理求真》中曰:“紧则往来劲急,状如转索,虽实不坚”。
(3)动脉:形似疾脉,一息七八至,但只在关部最为明显,其形如豆,厥厥动摇。如张介宾曰:“阴阳相搏,名曰动”,又曰:“见于关上下,无头尾,厥厥动摇者。”《脉理求真》中曰:“动则厥厥动摇,滑数如珠,见于关上……,不似滑脉之诸部皆见滑数流利也。”《四诊抉微》中曰:“动无头尾,其形如豆,厥厥动摇,必兼滑数。”
(4)促脉:数且时一止,无定数。如《濒湖脉学》中曰:“数而时止名为促”。《诊宗三昧》中曰:“促则往来数疾,中忽一止。复来有力,不似结脉之迟缓中有止歇也。”
(5)疾脉:一息脉来七八至,脉形躁急。如《四诊抉微》中曰:“疾六至以上,脉有两称,或名曰疾、或名曰极,总是急数之脉,数之甚者也。”
主证主热证。有力为实热,如各种急性炎症;无力为虚热,如慢性消耗性疾病的低热,如肺结核,贫血等。
(1)实热:一切急性炎症均可出现数脉,如急性扁桃体炎、肺炎、肺脓肿等疾患。外感性疾病,如伤寒、温病等亦可以出现数脉。如《素问·脉要精微论》中曰:“数则烦心”。《濒湖脉学》中曰:“数脉为阳热可知”。《伤寒论》中曰:“脉浮数者,法当汗出而愈,若下之,身重、心悸者、不可发汗,当自汗出乃解。”又曰:“发汗已,脉浮数,烦渴者,五苓散主之。”
(2)虚火:多见于阴虚火旺者,如肺结核,或贫血的病人有时亦可以出现浮数而无力的脉象,如张介宾曰:“暴数者,多外邪,久数者,必虚损。”《四诊抉微》中曰:“数为阴衰水弱,火旺炎逆之象也,如瘦人脉数,及久病脉数者,皆阴虚火烁血少也。”
(3)如果是痨病患者在秋季见到数脉,则是不详之兆,预后多不良。如《濒湖脉学》中曰:“肺病深秋却畏之”。 (4)如果是儿童以及妇女月经期,体力劳动或运动以后,进餐,酒后,或情绪激动时,亦可以出现数脉,皆属正常现象。如《濒湖脉学》中曰:“惟有儿童作吉看”。
(5)数脉分新旧肥瘦主病:如《诊宗三昧》中曰:“凡乍病脉数,而按之缓者,为邪退。久病脉数,为阴虚之象。瘦人多火,其阴本虚,若形充色泽之人脉数,皆痰食郁滞,经络不畅而蕴热,其可责之于阴乎?若无故脉数,必生痈疽。”
(6)分部主病:《四诊抉微》中曰:“左寸数咽干口舌疮,关中目赤泪汪汪,耳呜口苦皆肝热,左尺阴虚溺赤黄。右寸吐红咳嗽肺痈疡,关部吞酸胃火伤,右尺数来大便涩,肠风热病见红殃。”《濒湖脉学》中曰:“寸数咽喉口舌疮,吐红咳嗽肺生疡,当关胃火并肝火,尺属滋阴降火汤。” 《脉学阐微》“数脉分部主病表” 左寸数:上热头痛,咽痛,喉肿,口舌生疮。左关数:肝热目赤,烦满,胁痛。左尺数:腹胀、尿赤、淋痛、便燥。右寸数:咳嗽吐血、喘逆、肺脓疡等。右关数:胃热吐酸、灼心、呕恶、腹痛、不思食。右尺数:便血、淋浊、遗精、腰痛。
(7)兼脉主病:有力实火、无力虚火、浮数表热、沉数里热、数实肺痈、数虚肺瘘、数而兼大、内热火亢、数大无力、按之豁然而空,为阳虚外浮之象,数而细小,阴虚劳热,若数小无力,按之兼涩,为中寒之象。如《四诊抉微》中曰:“数为阳盛、气血燔灼、数实为热、数虚为燥、浮数有力、寒伤经络、浮数无力、伤风痰嗽、沉数有力、实火内烁、沉数无力、虚劳为恶、病退数存、未足为乐、数退症危、真元已脱、数按不鼓、虚寒相搏、乍疏乍数、魂归岱狱。细数而虚、虚劳阴弱、兼沉骨蒸、兼浮喘作、加之嗽汗、喉疼俱恶,数候多凶,匀健犹可。” 治疗法则因为一切热性病都可能会出现发热,脉数的体征,所以,必须遵照中医“辨证论治”的治疗原则,结合临床症状,选用不同的有效方剂,如胃中实热、宿食停滞可选用清胃热,消食滞之剂;伤寒发热可选用辛温解表剂;温病发热时,可选用辛凉解表剂;如果是虚火而出现数脉时,则治宜滋阴降火之法。此外,还须审其病之新久,脉之有力无力,鼓指不鼓指,仔细定夺,若一概乱投寒凉之剂,伤及胃气,是欠妥当的。如《脉理求真》中曰:“是以人见数脉,多作热治,讵知脉有真假,数有虚实,仍须察其兼症兼脉,及脉有力无力,以为分耳……如系细小强滑细数绵软,纵有身热,须宜温治……” 脉解数脉的形成是由于交感神经的兴奋,使心脏的活动增强,血流加速,脉搏增快而产生。一般热性病所以能够出现数脉,可能是由于大脑皮质的条件反射作用,这是心脏活动与大脑皮质的相关所引起的连锁反应。此外,因为一切炎性病变能够促使新陈代谢的亢进,或由于人体自然功能(指人体正气)集于体内,以排除里滞和毒性物质,致使脉搏跳动加速,即为数脉。
五、滑脉
(一)脉学三字诀 脉象歌滑如珠,替替然,甚流利,应指还。主病歌滑为阳,实多见,或伤食,或停痰,下蓄血,尺部看,女脉调,孕中缘。分部主病歌左寸滑,心热甚,或惊悸,痰火壅;左关滑,肝火盛,头眩晕,目睛痛;左尺滑,赤浊淋,下蓄血,茎中痛;右寸滑,肺家热,皮毛焦,痰呕咳;右关滑,脾热盛,不消化,宿食停;右尺滑,相火炎,肠鸣痢,不得安。
(二)各论 脉象滑脉往来流利,像一粒很圆滑的珠子在不停地滑动,从容不迫地在指下涌现,然后又很快地就不见了,但要与数脉相鉴别。如《濒湖脉学》中曰:“往来前却,流利展转,替替然如珠之应指,漉漉如欲脱。”《脉经》中曰:“往来前却流利,辗转替替然,与数相似,浮中有力。”《诊家枢要》中曰:“滑脉往来流利,如盘走珠。”《千金方》中曰:“按之如珠子之动,名曰滑。”《脉理求真》中曰:“滑则往来流利,举之浮紧,按之滑石。” 相类脉数脉:一呼吸脉跳五六至,应指虽速,但不似滑脉之往来流利。如《濒湖脉学》中曰:“数脉息间常六至”,又曰:“莫将滑数为同类,数脉惟看至数间。”《脉理求真》中曰:“数则呼吸定息每见五至六至,应指甚速……不似滑脉之往来流利。” 主证滑脉多主痰食和蓄血症。 (1)实热,痰食和蓄血症:多见于高血压,动脉血管硬化,甲状腺功能亢进,消化不良,亦见于喘咳和慢性支气管炎,妇女盆腔炎等疾患。如《四诊抉微》中曰:“浮滑风疾,沉滑食疾,滑数痰火。”《濒湖脉学》中曰:“上为吐逆下蓄血,”又曰:“痰生百病食生灾。”《金匮要略·腹满寒疝宿食病脉证治篇》中曰:“脉数而滑者,实也,此有宿食,下之愈,宜大承气汤。”《脉义简摩》中曰:“夫滑者,阳气之盛也,其为病本多主热而有余。”《脉理求真》中曰:“滑为痰逆食滞,呕吐上逆,痞满壅肿满闷之象。然亦以有力无力分辨,如系滑大兼数,其脉当作有余;若止轻浮和缓不甚有力,当不仅作有余治也。”《脉经》曰:“脉来滑者,为病食也。”故知饮食停滞多见滑脉。
(2)虚证:如元气衰竭时亦可以出现滑脉。如《频湖脉学》中曰:“滑脉为阳元气衰。”《景岳全书》中曰:“凡病虚损者,多有弦滑之脉,此阴虚然也。”《脉理求真》中曰:“久病而弦滑,则为阴虚。”《诊宗三昧》中曰:“若滑而急弦,擘擘如弹石,谓之肾绝。”
(3)妇女妊娠时亦可以出现滑脉。如《濒湖脉学》中曰:“女脉调时定有胎。”《脉理求真》中曰:“妇人经断而见滑数,则为有孕;临产而见滑疾,则为离经。”《脉义简摩》中曰:“男得此无病,女得此有胎,乃真滑脉也。”
(4)一般的健康人亦常见滑脉,但必须是滑而和缓之象,是荣血充实之兆也。如《脉理求真》中曰:“至于平人脉滑而和,则为无病。”
(5)虫证:关上紧而滑者,为腹中有蛔虫,尺中沉而滑者为肛门生有蛲虫。此为古义,仅供参考。
(6)分部主病:《四诊抉微》中曰:“左寸滑者,心经痰热,滑在左关,头目为患,左尺得滑,茎中尿赤,右寸滑者,痰饮呕逆,滑在右关,宿食不化,右尺得滑,溺血经郁。”《濒湖脉学》中曰:“寸滑膈痰生呕吐,吞酸舌强或咳嗽,当关宿食肝脾热,渴痢癞淋看尺部。” 《脉学阐微》“滑脉分部主病表” 左寸滑:心经痰火,心烦热,头眩,心悸气短,失眠,多变。左关滑:头痛目眩,胁胀痛,心烦,喜怒,食少,脘闷等。左尺滑:腰痛,小便赤涩,淋痛,小便尿频,尿急。右寸滑:胸满痛,咳嗽痰多,喘逆气短。右关滑:脘满腹胀,宿食不化,呕吐,腹痛,消化迟钝。右尺滑:淋痛尿血,小便赤涩,下肢肿痛等。
(7)兼脉主病:《四诊抉微》中曰:“浮滑风疾,沉滑痰食,滑数痰火,滑短气塞,滑而浮大,尿则阴痛,滑而浮散,中风瘫痪。”《伤寒论》中曰:“脉滑而厥者,里有热也。”又曰:“脉滑而数者,有宿食也。”治疗法则若出现滑脉者,多为阳盛实热。痰食停滞之候。治疗原则不外乎清热、豁痰、消食等法。如《伤寒论》中曰:“阳明病、谚语、发潮热,脉滑而疾者,小承气汤主之。”又曰:“伤寒,脉浮滑,此表里俱热,白虎汤主之。”但亦有虚弱之人,脉象反见滑者,此种脉象并无鼓动之力,稍按即无,多为元气外泄之危候,不能误认为真滑脉,临证时必须细心审辨。如《脉理求真》中曰:“或以气虚不能统摄阴火,脉见滑利者有之。或以痰湿内积,而见滑脉者有之。” 脉解滑脉为阳,是经血沸腾,气血充实,血管充盈的现象,因而脉见流利圆滑之象,皆是实热、痰食、蓄血等实证所为之。如《景岳全书》中曰:“滑乃气实血壅之候。”《素问·脉要精微论》中曰:“滑者,阴气有余也。”周学海曰:“滑涩者,以诊形之枯润也,血有余则脉滑,血不足则脉涩,然血由气行,故亦可征气之盛衰。”张志聪曰:“邪入于阴,则经血沸腾,故脉滑。” 但是,亦有人认为滑脉不主虚证,如张璐曰:“脉滑无无力之象,盖血由气生,若果气虚,则鼓动之力先微,脉何由而滑耶。滑脉之病,无虚寒之理。”滑脉的脉象是往来流利,进退无阻,并非无力迟缓之象,因为脉搏的快慢大小滑涩等,都是依靠气的推动作用,若气虚,则推动血液的力量就会减弱,怎么能够说虚证会出现滑脉呢?滑脉所以会如此往来流利,都是依赖于心脏的功能,相反,如果心脏衰弱,绝对不会出现滑脉。由此可知,滑脉的主证为实证和热证。凡宿食、痰积、蓄血等证,皆由于体内的废物不能迅速地排出体外而结聚不化所致。因为蓄积在体内的废物能够产生毒素,对身体正常的生理活动十分有害,这些毒素如果随着血液的循环,尚能加重心脏的负担,从而使心脏内接受来自静脉的浑浊血液相对增多,同时,通过动脉血管输自全身各部的新鲜血液亦会增加。所以,脉搏会出现速来速去,不予停留,流利滑动,如盘走珠的滑脉。至于妊娠时所以亦会出现滑脉,其原因是由于一个心脏同时负担体内两个机体(指母体和胎儿)的生理活动和新陈代谢的加速等缘故。心脏接受母体与胎儿所排出的废物要比正常时增多,所供给母体与胎儿的营养物质亦相应会增多,心脏急速而又大量地接受来自静脉血管的“旧”血液,又急速大量地由动脉血管输出大量新鲜血液,心脏代偿功能增强。因此,就会出现往来流利,如珠之应指,但至数并不增加的滑脉。
六、涩脉
(一)脉学三字诀 脉象歌迟细涩,往来难,刀刮竹,慢而艰。主病歌涩脉证,久病缠,若亡阳,多自汗,心虚痛,胸腹满,精血伤,尺部见。分部主病歌左寸涩,是心虚,心中悸,或胸痹;左关涩,肝气虚,多喜怒,血散离;左尺涩,精血亏,女子孕,或经闭;右寸涩,肺气虚,气短息,臂难举;右关涩,是脾虚,呕吐逆,食不思;右尺涩,大便秘,少津液,足无力。
(二)各论 脉象涩脉往来艰涩,好似用刀轻轻地刮竹一样的感觉。如《诊家枢要》中曰:“涩,不滑也,虚细而往来难,三五不调,如雨沾沙,如轻刀刮竹。”《濒湖脉学》中曰:“细而迟,往来艰,短且散,或一止复来,参伍不调,如轻刀刮竹,如雨沾沙,如病蚕食叶。”《脉学刊误》中曰:“脉来蹇涩,细而迟,不能流利圆滑者,涩也。”《脉理求真》中曰:“涩则往来艰涩,动不流利,如雨沾沙,及刀刮竹。”《诊家正眼》中曰:“盖涩脉往来迟难,有类乎止,而实非止也,又浮分多而沉分少,有类乎散而非散也。” 相类脉微脉:似有若无,应指细软,细甚稍长,无力欲绝。按之不鼓指,分辨不出在浮还是在沉?如《濒湖脉学》中曰:“微似秒芒微软甚,浮沉不别有无间。”《脉理求真》中曰:“微则似有若无,欲绝不绝,指下按之,稍有模糊之象。”
主证涩脉多主失血亡津,如各种原因引起的出血,或因呕吐腹泻而致的脱水等症。此外,精亏血虚,如男子性神经衰弱,遗精,阳痿等。或气滞血瘀,如冠心病,心肌梗死,心绞痛等患者亦可能会出现涩脉。
(1)亡精:如男子性神经衰弱、遗精、阳痿等有时可见到涩脉。《金匮要略·血痺虚劳病脉证并治篇》中曰:“男子脉浮而涩,为无子,精气清冷。”《濒湖脉学》中曰:“尺为精血俱伤候。”《脉理求真》中曰:“涩为气血俱虚之候,故症多见拘挛麻木,忧郁,失血伤精,厥逆少食等症。”
(2)亡津失血:由于各种原因引起的失血,或因呕吐腹泻所致之脱水,均可出现涩脉。如《金匮要略·疮痈肠痈浸淫病脉证并治篇》中曰:“寸口脉微而涩,法当亡血。”《金匮要略·水气病脉证并治篇》曰:“寸口脉迟而涩,迟则为寒,涩为血不足。”《诊宗三昧》中曰:“涩脉……良由津血亏少,不能濡润经络。”《濒湖脉学》中曰:“涩缘血少或伤精,反胃亡阳汗雨淋。”可见,噎膈反胃伤津时亦可以出现涩脉。
(3)久病缠身亦多出现涩脉。如《素问·平人气象论》中曰:“脉小弱以涩,谓之久病。”《脉义简摩》中曰:“至于虚劳细数而涩,或兼结代,死期可卜。”
(4)血虚心痛:多见于心肌梗死,心绞痛患者。如《素问·脉要精微论》中曰:“涩则心痛。”《濒湖脉学》中曰:“寸涩心虚痛对胸。”
(5)妇女初怀孕在二三月时偶可见到涩脉。如《诊宗三昧》中曰:“妇人因胎病而脉涩者,然在二三月时有之,若四月胎血成形之后,必无虚涩之理。”
(6)分部主病:《四诊抉微》中曰:“左寸涩,心神虚耗不安,及冷气心痛。关涩,肝虚血散,胁满肋胀心疼。尺涩,伤精及疝,女人月事虚败,有孕主胎漏。右寸涩,上焦冷痞,气短臂痛。关涩,脾弱不食,胃冷而呕。尺涩,大便秘,津液不足,小腹寒,足胫逆冷。”《濒湖脉学》中曰:“寸涩心虚痛对胸,胃虚胁胀察关中,尺为精血俱伤候,肠结溲淋或下红。” 《脉学阐微》“涩脉分部主病表” 左寸涩:心悸气短,胸满痛,心虚怔忡。左关涩:肝虚血少,胸胁胀痛,心烦喜怒,脘满不思食。左尺涩:伤精,月事不调,小腹胀痛。右寸涩:上焦冷痞,气短,臂痛,虚咳自汗。右关涩:脾弱食少,脘满腹胀,消化迟钝。右尺涩:便燥液枯,腹寒足冷。
(7)兼脉主病:浮涩表虚,沉涩里虚,迟涩血寒,数涩阴竭。治疗法则朱丹溪曰:“涩脉为寒、为湿、为血虚、为污血、为气多,然,亦有病热与实者,涩细而迟。又散,皆不足之象,便以为虚寒,而孟浪用药,宁不误人。若因多怒,或因忧郁,或因厚味,或因过服补剂,或因表无汗,气腾血沸。清化为浊,老痰凝血,膠固杂揉,脉道阻塞,亦见涩状。若重取至骨,有力且数,验有实证,当作实热可也。又伤寒脉涩为无汗,以阴邪在表,阳气不得发越也。”涩脉亦分寒涩,热涩,枯涩之不同,如呕吐便泄,四肢逆冷,汗出恶寒,苔白不渴,若见涩脉,则属于寒,治宜温中之法。若身热自汗,心烦口渴,舌赤少津,便闭腹胀,见涩脉者,则属于热,治宜清热之法。津亏液枯,骨蒸潮热,失眠盗汗,若见涩脉,则属津枯,治宜生津之法。此三种涩脉,临证时必须仔细分别,方不致有误。如《脉理求真》中曰:“提出寒涩热涩枯涩三种,则看病施治自有主脑。” 脉解涩脉的形成是由于气血虚损所致,即由于失血伤精后而造成的血液减少,或因大量失水伤津,亡阳而致心气微弱,供血不足,血管不充,故血液在血管中的流动往来艰涩,出现类似歇止而又非止的脉象,即为涩脉。如《金匮要略·水气病脉证并治篇》中曰:“涩为血不足。” 此外,若气滞血瘀,以致影响血液在血管中的正常运行,如腹内癥瘕、包块、血瘀痛经等皆可见到涩脉。其证外显:肌肤甲错,两目黯黑,舌紫瘀点等。

七、虚脉

  (一)脉学三字诀 脉象歌按无力,举之空,浮迟大,是虚形。主病歌虚脉证,阴虚病,精血少,骨中蒸;虚脉见,署伤身,自汗出,或怔忡。分部主病歌左寸虚,血亏因,心动悸,头眩晕;左关虚,肝气伤,筋萎缩,胁痛胀;左尺虚,精血损,骨痿痹,腰酸痛;右寸虚,虚在肺,自汗多,或畏怯;右关虚,脘腹胀,食难化,大便溏;右尺虚,相火衰,腰冷痛,腿难抬。

  (二)各论 脉象举按时皆迟大而无力,似空非空。如《濒湖脉学》中曰:“迟大而软,按之无力,隐指豁豁然空。”又曰:“举之迟大按之松,脉状无涯类谷空。”《脉经》中曰:“迟大而软,按之不足,隐指豁豁然空。”《四诊抉微》中曰:“虚脉浮大而迟,按之无力。”《脉理求真》中曰:“虚则豁然浮大而软,按之不振,如寻鸡羽,久按根底不乏不散。”《三指禅》中曰:“虚脉大而松,迟柔力少充。”

  相类脉 (1)芤脉:浮大而软,中间空两边实,如按葱管状。如《濒湖脉学》中曰:“芤脉,浮大而软,按之中央空,两边实,中空外实,状如慈葱。”又曰:“中空旁实乃为芤。”《四诊抉微》中曰:“芤乃草名,绝类慈葱,浮沉俱有,中候独空。”《脉理求真》中曰:“芤则如指着葱,浮取得上面之葱皮,却显弦大、中取减小空中、按之又着下面之葱皮而有根据……,不似虚脉之瞥瞥虚大,按之豁然无力也。”

  (2)微脉:极细而软,按之无力,似有若无,如欲绝。如《四诊抉微》中曰:“微脉极细,而又极软,似有若无,欲绝非绝。”

  (3)弱脉:沉细而软,举之无力,重按乃得。如《濒湖脉学》中曰:“弱来无力按之柔,柔细而沉不见浮。”

  主证多主血虚。此外,中暑身热或下肢痿痹亦可以出现虚脉。

  (1)血虚、痿痹:多见于贫血及一般虚弱的病人。如《濒湖脉学》中曰:“血不荣心寸口虚”又曰:“自汗怔忡惊悸多,发热阴虚须早治,养营益气莫蹉跎。”《全匮要略·血痹虚劳病脉证并治篇》中曰:“男子平人,脉虚弱细微者,喜盗汗也。”《四诊抉微》中曰:“左寸虚者,心亏惊悸。”又曰:“左尺得虚,腰膝痿痹。”《脉理求真》中曰:“虚为气血空虚之候。”

  (2)暑热:夏季伤暑身热时可出现虚脉。如《濒湖脉学》中曰:“脉虚身热为伤暑。”

  (3)分部主病:《四诊抉微》中曰:“左寸虚者,心亏惊悸,虚在左关,血不营筋,左尺得虚,腰膝痿痹,右寸虚者,自汗喘促,虚在右关,脾寒食滞,右尺得虚,寒证蜂起。”《濒湖脉学》中曰:“血不荣心寸口虚,关中腹胀食难舒,骨蒸痿痹伤精血,却在神门两部居。” 《脉学阐微》“虚脉分部主病表” 左寸虚:心悸气短,惊悸头眩,耳鸣胸闷,心烦热,舌尖红。左关虚:血虚不荣,胁胀痛不适,心烦喜怒,食欲不振,头眩耳鸣等证。左尺虚:腰腿酸痛,下肢痿痹不仁,遗精早泄,月事不调等。右寸虚:自汗咳喘,气短不足以息,虚咳,面色苍白等证。右关虚:脾虚食少,脘满腹胀,消化迟钝,浮肿便溏,气短等。右尺虚:食少便溏,小便清长,少腹胀痛,遗精,月事不调等。

  (4)兼脉主病:浮虚为表虚而自汗出,沉虚为里虚多泄泻,迟虚为虚寒,数虚为虚热,虚而小者,为中阳不振,久病脉虚且微而无神者为逆证,此为元气衰竭之象。如《脉理求真》中曰:“浮而虚者为气衰,沉而虚者为火微,虚而迟者为虚寒,虚而数者为水涸,虚而涩者为血亏,虚而弦者为土衰木盛,虚而尺中微细小为亡血失精,虚而大者为气虚不歙。” 治疗法则虚脉乃脉神不足之象,诸虚证皆可出现虚脉。故治宜补法,切勿泄下。如《脉理求真》中引张仲景曰:“脉虚者不可吐,腹满脉虚,复厥者,不可下,脉阴阳俱虚,热不止者死。”由此可见,凡出现虚脉的虚证患者,不可以轻易取吐,下之治法。脉解虚脉的脉象是浮而迟大,脉体松软无力,按之似空非空,缓慢无力之象。此由于气弱血亏,心脏衰弱而排血量减少,血管不充而脉搏鼓动无力所致。

  八、实脉

  (一)脉学三字诀 脉象歌实有力,润脉形,大而长,浮沉应。主病歌实脉证,邪气盛,或伤食,气血充,脾胃热,腹中痛,尺部实,便不通。分部主病歌左寸实,心热盛,舌强直,咽肿痛;左关实,热在肝,胁肋痛,头目眩;左尺实,膀胱热,少腹痛,小便涩;右寸实,肺经热,痰喘嗽,口中渴;右关实,热在脾,中焦满,倦而噎;右尺实,下焦热,大便难,尿赤涩。

  (二)各论 脉象举按时皆有力,坚实而大。如《濒湖脉学》中曰:“浮沉皆得,脉大而长,微弦,应指幅幅然。”又曰:“实脉浮沉有力强。”《诊宗三昧》中曰:“实则举按皆强,举指逼逼。”《脉经》中曰:“实脉大而长,微强,按之隐指幅幅然。”

  相类脉 (1)紧脉:紧如转索而力较大,其脉形没有实脉阔大。如《脉理求真》中曰:“紧则往来劲急,状如转索,虽实不坚。”

  (2)洪脉:洪脉是来盛去衰,似波浪起伏之状,而实脉则是来去皆盛,坚实而力大。如《脉理求真》中曰:“洪脉……,不似实脉之举按逼逼。”《诊家正眼》中曰:“大抵洪脉只是根脚阔大,却非硬坚,若使大而坚硬,则为实脉,而非洪脉矣。”

  (3)牢脉:牢脉的脉象弦硬,实大而长,且沉取乃得,它和实脉的举按有力,浮沉皆得不同。如《脉理求真》中曰:“牢脉……,不似实脉之滑实流利。”

  主证 (1)实证:正气未衰,三焦热盛之实热证多见实脉。如高热、谵语、烦躁不安、肠胃积热、口舌生疮、饮食停滞、运化失常、腹痛中满、呕吐、发狂、气滞疼痛等均可出现实脉。如《素问·通评虚实论》中曰:“邪气盛则实。”《濒湖脉学》中曰:“实脉为阳火郁成,发狂谵语吐频频,或为阳毒或伤食,大便不通或气疼。”《脉义简摩》中曰:“沉实有力因饮食七情内伤于脏。”《伤寒论》中曰:“脉实者,宜下之。”《景岳全书》中曰:“里邪实者,沉实有力,因饮食七情,内伤于脏,为胀满,为闭结。”《诊宗三昧》中曰:“若泄而脱血,及新产骤虚,久病虚羸,而得实大之脉,良不易治也。”可见,凡汗后,泻后,失血后,新产后及一切虚损症,如果出现实脉,预后多不良。此外,实脉尚有真假之别,如张介宾曰:“实脉有真假,真实者易治,假实者易误,故必问其所因,而兼察形症……”

  (2)分部主病:《四诊抉微》中曰:“血实脉实,火热壅结,左寸实者,舌强气壅,口疮咽痛,实在左关,肝火胁痛,左尺得实,便秘腹疼,右寸实者,呕逆咽痛,喘嗽气壅,实在右关,伏阳蒸内,中满气滞,右尺得实,脐痛便难,相火亢逆。”《濒湖脉学》中曰:“寸实应知面热风,咽痛舌强气填胸,当关脾热中宫满,尺实腰肠痛不通。” 《脉学阐微》“实脉分部主病表” 左寸实:口舌生疮、咽痛、心烦热、舌红、心悸、气壅、头眩痛、舌强。左关实:胁胀痛、脘满腹胀、厌食、心烦、喜怒、头眩痛。左尺实:便秘、腹胀痛、下肢肿痛、尿赤涩、淋痛。右寸实:气短胸满,咽喉干痛、咳逆喘促、有痰。右关实:脘腹胀痛、食少、灼心、舌红、苔黄腻。右尺实:少腹胀痛、小便短赤、经闭带多、大便不畅或干燥。

  (3)兼脉主病:《脉理求真》中曰:“实为中外壅满之象,其在外感而见脉实而浮,则有头痛、发热、恶寒、鼻塞、头肿、肢体疼痛、痈毒等症可察;脉实而沉,则有腹满硬痛等症可察;内伤脉实洪滑,则有诸火,潮热、癥瘕、血瘀、痰饮、腹痛、喘逆等症可察;脉实沉弦,则有诸寒壅滞等症可察。”“……实脉有寒实热实之分,但今人只知病有热实,而不知有寒实,殊为可惜。” 表邪盛者,实兼浮大有力;里邪盛者,实兼沉而有力;火邪盛者,实兼洪滑有力;寒邪盛者,实兼沉紧有力。治疗法则实脉多见于实证患者,由于邪气之盛,故治宜清泄实热,通肠利便之法。临床多选用大承气汤加减以攻其有余。如《诊宗三昧》中曰:“伤寒,阳明病,不大便而脉实,则宜下,下后脉实大,或暴微欲绝,热不止者死。厥阴病,下利脉实者,下之,死。”临床中为了慎重,应以古训为戒。脉解实脉的形成是由于阳气有余,内热郁结,正邪相搏,心脏的排血量增多,脉管充实而扩张,鼓指有力,即为实脉。此外,如果血管硬化的病人所见到的实脉,乃是血管硬化性改变所致,不属实热证。

  九、长脉

 (一)脉学三字诀 脉象歌长脉象,分部长,缓中求,脉直长。主病歌 长脉匀,身无恙,长弦硬,气逆上,阳毒病,癫〓象,阳明经,热势旺。分部主病歌左寸长,君火旺,咽干痛,口舌疮;左关长,肝阳亢,头眩晕,胁痛胀;左尺长,奔豚象,少腹满,尿赤黄;右寸长,胸逆满,咳痰多,或气短;右关长,土郁当,不消化,脘满胀;右尺长,相火旺,心烦躁,少腹胀。

  (二)各论 脉象首尾端直,过于本位,脉来和缓。长脉的长度分别超过寸、关、尺每个部位。《濒湖脉学》中曰:“过于本位脉名长。”这里所指的本位即是以寸、关、尺各部位而言。《诊家正眼》中曰:“长脉超超,首尾俱端,直上直下,如循长竿。” 有人解释长脉的长度应超过四指以上,上达鱼际,下至尺泽。笔者认为此种说法欠妥,有待进一步研究探讨。如《难经·第三难》中曰:“遂上鱼为溢……,遂下尺为复。”但是,李中梓在《诊家正眼》中所说的颇有参考价值。如:“旧说过于本位,名为长脉,久久审度,而知其必不然也,寸而上过则为溢脉,寸而下过则为关脉,关而上过即属寸脉,关而下过即属尺脉,尺而上过即属关脉,尺而下过即属复脉,由是察之,然则过于本位,理之所必无,而义之所不合也。”

  相类脉 (1)迟脉:一呼吸脉来三次,唯看至数间,长脉是脉体延长而时间并不延长,至数亦不增加或减少,如《脉理求真》中曰:“迟脉则呼吸定息不及四至,举按皆迟。”

  (2)缓脉:缓脉来去徐缓,其脉体并不延长,与长脉的脉体延长有别。如《脉理求真》中曰:“缓则来去和缓,不疾不徐。”

  (3)牢脉:弦大而长,沉取有力,强直搏指,浮中候之不可得。如《濒湖脉学》中曰:“弦长实大牢脉坚,牢位长居沉伏间。”

  (4)弦脉:弦脉的脉象亦是笔直而长,但有似丝弦绷紧之感觉,而长脉的脉形较弦脉阔大。如《脉理求真》中曰:“弦则端直而长,举之应指,按之不移。”《濒湖脉学》中曰:“过于本位脉名长,弦则非然但满张,弦脉与长争较远,良工尺度自能量。”又曰:“弦来端直似丝弦。”

  主证长脉多主实热证,如肠胃积热,宿食等。此外,癫痫病患者亦可以出现长脉。

  (1)实热证:肠胃中有积热可出现长脉。如《濒湖脉学》中曰:“即是阳明热势深。”《四诊抉微》中曰:“长主有余,气逆火盛。”《诊家正眼》中曰:“长而硬满,即属火亢之形,而为疾病之应也。”此外,如三焦热结,躁热烦渴亦可以出现长脉。

  (2)癫痌:阳明热盛,脉来长洪有力,发为癫痌症。如《脉经》中曰:“浮洪大长者,风眩癫疾。”《濒湖脉学》中曰:“若非阳毒癫痌病。”

  (3)健康无病:和缓之长脉可见于健康无病之人。如《诊家正眼》中曰:“长而和缓,即合春生之气,而为健旺之征。”《素问·平人气象论》中曰:“平肝脉来,软弱招招,如揭长竿末梢,曰肝平。”《素问·脉要精微论》中曰:“长则气治。”长脉气平表示健康无病的状态。若健康老人两尺沉长滑利,神气充足,多为长寿之征。

  (4)实寒内结、虚寒败象:均可以出现长脉。如由于实寒引起的奔豚、疝气,症见少腹痛急,气逆上窜者,多见长弦之脉象。若形寒怕冷,全身乏力、苔白、脉沉弦长者,为虚寒败象。如《脉义简摩》中曰:“又有形体通长,而其势怠缓,应指无力,全无精神,此为肝脾并至,虚寒之败象也。”

  (5)分布主病:《四诊抉微》中曰:“左寸长者,君火为病;长在左关,木实之殃;左尺见长,奔豚冲競;右寸长者,满逆为定;长在右关,土郁胀闷;右尺见长,相火专令。” 《脉学阐微》“长脉分部主病表” 左寸长:心火燔灼,心烦热,心悸气短、舌疮,咽干痛。左关长:肝阳上亢,头眩心烦,喜怒,胁胀痛,脘满食少。左尺长:少腹胀满作痛,便秘,尿赤淋痛等。右寸长:咳嗽痰多,胸满气短,咽喉干痛。右关长:胃脘胀满,消化不良、灼心、恶心厌食。右尺长:相火上炎,头眩心烦,少腹胀痛,便燥尿赤。

  6)兼脉主病:浮长外感,阳气亢盛;洪长有力,阳毒内壅;长而滑者,痰热壅盛;长而弦者,肝病胁满;长而牢者,积聚腹痛。治疗法则临床如果见到长脉时,治以苦寒泻火为主,然后根据辨证,分别兼以清肝解毒,消滞豁痰或温阳散寒等。此外,若患者微细之脉,忽兼长脉者,为病将愈之兆。如《脉理求真》中曰:“至于风邪陷阴,脉应微涩,乃于阴脉微细之中,而忽兼有长脉,是为热邪外发,而有将愈之兆矣,又岂可作病进之象乎。” 脉解长脉为阳,实证、热证,新病多见此脉,为有余过盛之象。长脉形成的原因,主要是由于内热郁结,使血流加速,脉管充实而鼓动搏指有力,此即为病脉;若气血旺盛,百脉通畅,脉来长而和缓,即为平脉。如《素问·平人气象论》中曰:“平肝脉来,软弱招招,如揭长竿末梢,曰肝平春以胃气为本,病肝脉来,盈实而滑,如循长竿,曰肝病。死肝脉来,急益劲,如新张弓弦,曰肝死。”

十、短脉

  (一)脉学三字诀 脉象歌短脉象,类如龟,头尾缩,应指回。主病歌短主虚,阳气微,或痰阻,或气滞;头腹痛,两部区,左关短,伤肝气。分部主病歌左寸短,心气损,头部痛,神不宁;左关短,肝郁病,胁胀满,心烦闷;左尺短,少腹痛,经不调,腰酸痛;右寸短,肺气虚,身倦怠,气短息;右关短,为痞积,腹满痛,不思食;右尺短,真阴弱,梦遗精,医难效。

  (二)各论 脉象短脉的长度分别在寸、关、尺三部上短缩,应指而回。脉象虽然十分短缩,但脉跳至数并不增加,亦无类似歇止的现象。如《四诊抉微》中曰:“短脉涩小,首尾俱俯,中间突起,不能满布”。《频湖脉学》中曰:“不及本位,应指而回,不能满布”。又曰:“两头缩缩名为短”。前人有云:短脉不足三指之部位。如何梦瑶曰:“不足三指之部位为短”。笔者认为此种说法不妥,有待今后进一步研究探讨。如李中梓在《诊家正眼》中曰:“殊不知短脉,非两头断绝也,特两头俯而沉下,中间突而浮起,仍自贯通者也。”此说法颇有参考价值。相类脉 (1)涩脉:往来艰涩,不能流利圆滑,细而迟,短且散。如《脉理求真》中曰:“涩则往来艰涩,动不流利,如雨沾沙,及刀刮竹”《濒湖脉学》中曰:“涩短迟迟细且难”。 (2)动脉:动脉与短脉相似,二者脉象均为短涩之象,但短脉之短缩不满三部,唯尺寸较为明显;而动脉之短缩,其形如豆圆,唯独显见于关部。如李中梓在《诊家正眼》中曰:“动脉……,极与短脉相类,但短脉为阴,不数不硬不滑也。” 主证短脉多主气血虚,可见于慢性虚弱性的病人,阳虚与气虚型尤为多见。此外,气滞时亦可能会出现短脉,如肝郁气滞,腹痛痞塞等症。如《素问·脉要精微论》中曰:“短则气病”。可见气虚和气滞的病人皆可以出现短脉。 (1)气血虚:短脉多见于慢性虚弱性疾病,尤其是阳虚和气虚者更为多见。如《伤寒论》中曰:“发汗多,若重发汗者,亡其阳,谵语,脉短者死脉自和者不死。”《四诊抉微》中曰:“短主不及,为气虚证……,短在左关,肝气有伤,左尺得短,少腹必痛,右寸短者,肺虚头疼。” (2)气滞:如肝郁痞痛,气滞腹痛等,有时可以出现短脉。如《濒湖脉学》中曰:“浮为血涩沉为痞,寸主头疼尺腹痛。”《诊宗三昧》中曰:“良由胃气阨塞,不能调畅百脉,或因痰气、食积、阻碍气道,所以脉见短涩促结之状。” (3)分部主病:《四诊抉微》中曰:“短主不及,为气虚证;左寸短者,心神不定;短在左关,肝气有伤;左尺得短,少腹必疼;右寸短者,肺虚头痛;短在右关,膈间为殃;右尺得短,真心不隆。” 《脉学阐微》“短脉分部主病表” 左寸短:心悸气短,胸闷失眠,多梦,头眩晕等。左关短:肝气不舒,胁胀满不适,心烦喜怒,脘满食少。左尺短:少腹胀痛,便秘,尿赤涩,月事不调,遗精,腰酸痛。右寸短:面色苍白,身倦神疲,气短头眩。右关短:胃满腹胀,食少纳呆,泛酸嗳腐,消化迟钝。右尺短:少腹冷痛,腰痛,遗精,盗汗,月事不调。 (4)兼脉主病:短而迟为寒积,短而涩为血少,沉而短为痞积。治疗法则《脉理求真》中曰:“短为阳气不接,或中有痰气食积而成。然痰气食积阻碍气道,亦由阳气不力,始见阻塞。故凡见有阻塞之症者,当以通豁之内加以扶气之品,使气治而豁自见矣。若使中无阻塞而脉见短隔,急当用大温补以救垂绝,否则便尔不治矣。”录此仅供参考。脉解短脉是由于心脏排血量不足,使血管内的血液减少而致血流缓慢,或因气滞阻塞于血管之中,阻碍血液的正常运行,因而形成迟细短涩的短脉。

 

 十一、洪脉

  (一)脉学三字诀 脉象歌洪脉大,满指应,来虽盛,去时平。主病歌洪脉象,阳气盛,津液伤,血虚应;健康人,夏多洪,肾阴虚,尺部寻。 分部主病歌左寸洪,心热甚,口舌疮,头胀痛;左关洪,目眩晕,肝经热,胁满痛;左尺洪,阴火盛,肾水亏,或遗精;右寸洪,热炼金,口咽燥,喘不宁;右关洪,胃热因,口中渴,吐频频;右尺洪,兼有力,少腹满,大便结。

  (二)各论 脉象洪脉为浮而有力,脉形极大,且数,但来时虽然力洪,而去时则甚微缓,若波浪起伏之状。如《脉经》中曰:“极大在指下”,《素问·玉机真脏论》中曰:“夏脉如钩……,故其气来盛去衰,故曰钩。”《濒湖脉学》中曰:“指下极大,来盛去衰,来大去长。”又曰:“拍拍而浮是洪脉,来时虽盛去悠悠。”又如《四诊抉微》中曰:“脉洪极大,状如洪水,来盛去衰,滔滔满指。”滑伯仁曰:“大而实也,举按有余,来至大而去且长,腾上满指。” 相类脉实脉:浮中沉取皆有力而强,大而长,应指愊愊然。如《脉理求真》中曰:“实则举按皆强,举指逼逼,不似……洪脉之来盛去衰也。” 主证洪脉多主阳盛火亢,有力为实火,无力为虚火。如急性传染病的高热期,症见面红目赤,烦躁口渴,咽喉肿痛,二便秘结等。若因失血、脱水出现洪脉时,则为津液缺乏或血液不足的阴虚之候。如《濒湖脉学》中曰:“洪脉阳盛血应虚,相火炎炎热病居。”若久病体虚,大失血或新产之后,汗出亡津等,出现洪脉者多为逆证。 (1)阳盛火亢:如《伤寒论》中曰:“服桂枝汤,大汗出后,大烦渴不解,脉洪大者,白虎加人参汤主之。”此为血气燔灼之象,属阳明热盛之候,故脉见洪大。如《脉经》中曰:“脉洪大紧急,病速进在外,苦头发热,痈肿”,亦是对此脉证而言。又如《景岳全书》中曰:“洪脉为阳,凡浮芤实大之属,皆其类也,为血气燔灼,大热之候。”《脉理求真》中曰:“洪为火气燔灼,凡烦渴、狂躁、斑疹、腹胀、头疼、面热、咽干、口疮、痈肿等症,靡不由此曲形。” (2)阳虚:脉见浮洪,且大而无力,可见于虚劳久病,或孤阳泛上,气不归元之候。如《脉义简摩》中曰:“如洪之脉,乃阴虚假热,阳虚暴证,脉虽洪大,按而无力,此不得投以凉剂,致败胃气,又人临死,从阳散而绝者,脉必先见到洪大滑盛,乃真气尽脱于外也,不可不察。”《濒湖脉学》中曰:“肾虚阴火尺中看”又曰:“阴虚泄痢可踌躇”。如《四诊抉微》中引伯仁曰:“大脉浮取若洪而浮,沉取大而无力,为血虚,气不能相入也。”《诊宗三昧》中曰:“若病后久虚,虚劳失血,泄泻脱元,而见洪盛之脉,尤非所宜。”但凡泄痢、失血、久嗽、痨瘵等症,出现洪脉时,则属脉证不符,正虚邪盛之象,此种脉证的出现往往会使病情发生骤变。即所谓:“大则病进”,“大则为虚”。 (3)正常脉:四季平脉应夏季之正常脉。如《难经·第十五难》中曰:“夏脉微钩曰平”,《素问·平人气象论》中曰:“夏胃微钩曰平”,《素问·玉机真脏论》中曰:“夏脉者心也,南方火也,万物之所以盛长也;故其气来盛去衰,故曰钩,反此者病。”《脉经》中曰:“夏心火旺,其脉洪大而散,名曰平脉”。《濒湖脉学》中曰:“脉来洪盛去还衰,满指淹淹应夏时,若在春秋冬月分,升阳散火莫狐疑。” (4)分部主病:《濒湖脉学》中曰:“寸洪心火上焦炎,肺脉洪时金不堪。肝火胃虚关内察,肾虚阴火尺中看。” 《脉学阐微》“洪脉分部主病表” 左寸洪:口苦、心热、心烦、目眩、目赤、口糜、头痛。左关洪:肝热、腹胀、胁满痛、头眩晕、心烦喜怒、失眠、目赤。左尺洪:淋浊、尿赤、尿频、小便赤涩、尿血、腰痛、下肢肿痛等。右寸洪:肺热、胸胀痛、咳嗽、喘逆、气短、痰多、咽痛。右关洪:胃热、脘满胀痛、灼心、恶心呕吐、食少纳呆、嘈杂。右尺洪:少腹胀满、腰酸痛、便燥、尿血、淋浊。 (5)兼脉主病:洪而有力为实火、洪而无力为虚火,洪大热盛,浮洪表热,虚热,沉洪里热,洪紧胸胀,便难下血,洪滑热痰。治疗法则如李东恒曰:“如有大热,脉洪大加苦寒剂而热不退者,加石膏直清阳明而行肌热则脉必和缓。”若疮疡肿痛,气血蕴结,热结不散,肉腐化脓,脉来洪大,治宜清热,消肿,排脓为主,切不可攻下。如《金匮要略·疮痈肠痈浸淫病脉证并治篇》中曰:“肠痈者……,脉洪数者,脓已成,不可攻下。”此外,凡虚劳、泄泻、失血、致使脉象洪大者,乃阴症为阳所乘,不能按照热性病处理,治宜滋阴、养血、止血、止泻为主,补脾益气即可如《四诊抉微》引盛啓东曰:……凡久嗽久病之人,及失血下痢者,俱忌洪脉”这是形与证不相符合的反常现象、容易发生骤变。如朱丹溪曰:“大,洪之别名,病内伤者,阴症为阳所乘,故脉大,当作虚治。外伤者,邪客于经脉亦大,当以邪胜治之,皆病方长之势也。” 脉解洪脉的形成原因主要是由于阳盛火亢,心脏的收缩压增高,排血量增多,血气沸腾,致使脉管扩大。因此,血液的急流冲击血管壁而致使脉搏跳动呈大起大落如波涛之状。当血液向右心房回流时,心脏的舒张压降低,血液的流动呈一时性减慢,脉管壁的弹力亦相对减弱,而且暂时处于空虚状态,故脉来盛去衰。若久病阴虚,失血、新产后所出现的洪脉,是由于脉气不足,虽脉管粗大,但血流量不足,故脉象洪大空虚而无力。

 十二、微脉

  (一)脉学三字诀 脉象歌微脉象,最难求,按欲绝,举若无。主病歌脉见微,诸虚候,气血微,汗自流;男见微,形消瘦,女子微,崩带漏。分部主病歌左寸微,心气虚,血虚少,心惊悸;左关微,气虚因,四肢冷,恶寒生;左尺微,劳极形,男伤精,女血崩;右寸微,上焦冷,气短促,痰积胸;右关微,腹满痛,不消化,食难进;右尺微,下焦冷,少腹痛,泄痢频。

  (二)各论 脉象轻取时极细而无力,似有若无,欲绝未绝。如《濒湖脉学》中曰:“极细而软,按之如欲绝,若有若无,细而稍长。”又曰:“微脉轻微瞥瞥乎,按之欲绝有如无。”《四诊抉微》中曰:“微脉极细,而又极软,似有若无,欲绝非绝。”《脉经》中曰:“极细而软,或欲绝,若有若无。”《诊家枢要》中曰:“微,不显也,依稀微细,若有若无为气血俱虚之候。” 相类脉 (1)细脉:以细小为特征,如丝线之应指,但无微脉之似有若无,欲绝非绝之象。如《脉理求真》中曰:“细则往来如发,而指下显然,凡弱小微濡,皆属细类,不似微脉之微弱模糊也。” (2)弱脉:沉细而无力,轻取则无,重按乃得。《脉理求真》中曰:“弱则沉细软弱,举之如无,按之乃得,小弱分明。凡微濡细小,皆属弱类。不似微脉按之欲绝。” (3)濡脉:浮而细软,稍按即无。如《脉理求真》中曰:“濡则虚软少力,应指虚细,如絮浮水,轻手乍来,重手乍去,凡虚微细弱,皆属濡类。不似……微脉之微细如丝。” 主证微脉多主亡阳,多见于休克或虚脱的病人;气血虚弱,如虚痨证或崩漏带下等均可以出现微脉。(1)亡阳:多因气血不足,元阳亏损,如休克、虚脱、四肢厥逆、自汗、失精、失血、暴泻等均可以出现微脉。如《景岳全书》中曰:“微脉……乃血气俱虚之候,为畏寒,为恐惧,为怯弱,为少气,为中寒,为胀满,为呕哕,为泄泻,为虚汗,为食不化,为腰腹疼痛,为伤精失血,为眩晕厥逆,此属气血俱虚,而尤为元阳亏损,最是阴寒之候。”《诊宗三昧》中曰:“气口之微,尺中之微,皆属气虚,故所见诸证,在上则为恶寒多汗,少气之患,在下则有失精脱泻少食之虞。”《脉经》中曰:“脉者血气之候,气血既微,则脉亦微矣。”《伤寒论》中曰:“少阴病,脉微,不可发汗,亡阳故也。”又曰:“脉微而恶寒者,此阴阳俱虚。” 此外,有下焦虚寒,下利干呕,脉亦见微者。如《伤寒论》中曰:“少阴病,下利,脉微者与白通汤。”倘若阴阳俱虚,四肢厥逆,脉亦见微。如《伤寒论》中曰:“伤寒六七日,脉微,手足厥冷、烦躁,灸厥阴,厥不还者,死。” (2)虚痨及妇人崩中漏下证:由于气虚下陷,脾不统血,崩中漏下,日久伤阴,气血,阴阳俱虚,故出现微脉。如《濒湖脉学》中曰:“气血微兮脉亦微,恶寒发热汗淋漓,男为劳极诸虚候,女作崩中带下医。” (3)分部主病:《四诊抉微》引滑伯仁曰:“左寸微,心虚惊怯忧惕,营血不足关微,四肢恶寒拘急,尺微,伤精尿血,女人崩带,右寸微,寒痞,冷痰不化,少气,关微,胃寒气胀,食不化,脾虚噫气,腹痛,尺微,泄泻,脐下冷痛。”《濒湖脉学》中日:“寸微气促或心惊,关脉微时胀满形,尺部见之精血弱,恶寒消瘅痛呻吟。” 《脉学阐微》“微脉分部主病表” 左寸微:心气不足,肺虚气弱。左关微:胁满,肢寒,手足拘急。左尺微:男子伤精,女子崩漏。右寸微:胸寒痞痛,冷痰凝结。右关微:脾虚腹胀,食少神倦,腹痛。右尺微:少腹胀满,脐下冷痛。 (4)兼脉主病:浮微阳虚,沉微阴虚,阳微恶寒,阴微发热,微涩亡血,微软自汗,微弦拘急,微数营虚不足,微迟气虚中寒。治疗法则微脉的出现多由于气血两虚、伤精失血所致,故禁用汗、吐、下三法。如《金匮要略·惊悸吐衄下血胸满瘀血病脉证治篇》中曰:“亡血不可发其表,汗出则寒栗而振”。《伤寒论》中曰:“太阳病,发热恶寒,热多寒少,脉微弱者,此无阳也,不可发汗,宜桂枝二越婢一汤。”又曰:“少阴病,脉微,不可发汗,亡阳故也。”又曰:“脉微而微寒者,此阴阳俱虚,不可更发汗,更下、更吐也。”又曰:“少阴病,下利清谷,里寒外热,手足厥逆,脉微欲绝,身反不恶寒,其人面色赤,或腹痛,或干呕,或咽痛,或利止,脉不出者,通脉四逆汤主之。”故微脉之治法宜温阳益气。正如《三指禅》中所曰:“微脉有如无,难容一呼吸,阳微将欲绝,峻补莫踟蹰。” 脉解微脉为气血大虚之候。微脉的形成是由于心力衰竭,或末梢周围循环衰竭,心脏排血量减少,致使脉管细缩,血管壁弹力减弱,即为微脉。如《脉经》中曰:“脉者血气之候,气血既微,则脉亦微矣。”正常人是不会出现微脉的,在心肌梗死的初期,风湿性心肌炎,以及在休克状态下,则易出现微脉。


十三、紧脉

  (一)脉学三字诀 脉象歌紧有力,似弹绳,数而急,定紧名。主病歌紧主寒,亦主疼,吐冷痰,嗽不停;辨浮沉,不相同,浮表寒,沉冷痛。分部主病歌左寸紧,头项痛,心内疼,脉兼沉;左关紧,胸胁痛,兼浮脉,伤寒病;左尺紧,腰膝痛,少腹冷,尿不通;右寸紧,鼻瘜壅,肺受寒,咳嗽重;右关紧,腹冷痛,伤饮食,吐逆频;右尺紧,脐下痛,或奔豚,疝气痛。

  (二)各论 脉象紧张有力,如转绳索,手指触及脉管有不平滑的感觉。如《濒湖脉学》中曰:“来往有力,左右弹人手,如转索无常,数如切绳,如纫箅线。”《脉经》中曰:“数如切绳状”。《脉理求真》中曰:“紧则往来劲急,状如转索,虽实不坚。”《四诊抉微》中曰:“脉紧有力,左右弹手,如绞转索,如切紧绳。”《景岳全书》中曰:“紧脉急疾有力,紧搏抗指。”徐灵胎曰:“紧者脉来绷急”。相类脉 (1)弦脉:端直而长,如按亏弦,按之不断。如《脉理求真》中曰:“弦则端直而长,举之应指,按之不移……,不似紧脉之紧急有力,状如转索弹手。” (2)实脉:举按皆大而有力,如《脉理求真》中曰:“实则举按皆强,举指逼逼……不似紧脉之进急不和。” (3)数脉:一息六至,应指甚速,不似紧脉之数如切绳。如《濒湖脉学》中曰:“数比平人多一至,紧来如数似弹绳。” 主证凡是由于寒与痛引起的病证皆可出现紧脉。此外,小儿惊风或手足拘挛以及动脉硬化的病人,亦可以出现紧脉。 (1)寒性疼痛:紧为诸寒收引之象。如《脉经》中曰:“诸紧为寒”。《脉理求真》中曰:“紧为阴邪内闭,如脉见浮紧,则必见有头痛、发热、恶寒、咳嗽、鼻塞、身痛不眠表证;脉见沉紧,则必见有胀满、厥逆、呕吐、泻利、心胁疼痛,风*痎癖里证,然总是阳气不到,以至如是耳。”故紧脉多见于诸痛、呕逆、伤寒、下利、惊风、宿食、冷痰等疾患。如《诊家枢要》中曰:“紧……为邪风激搏,伏于营卫之间,为痛、为寒。”《濒湖脉学》中曰:“紧为诸痛主于寒,喘咳风*吐冷痰。”《景岳全书》中曰:“紧脉阴多阳少,乃阴邪激搏之候,主为痛,为寒。”此外,手足麻木,拘挛等,亦可以出现紧脉。如《金匮要略·痉湿暍病脉证治篇》中曰:“夫痉病,按之紧如弦,直上下行。” (2)风寒感冒:外感风寒、寒邪束表,症见恶寒、头痛、无汗、脉象浮紧。如《伤寒论》中曰:“太阳病,或已发热,或未发热,必恶寒,体痛呕逆,脉阴阳俱紧者,名为伤寒。”又曰:“太阳病,脉浮紧无汗,发热,身疼痛,八九日不解,表证仍在。” (3)动脉硬化:动脉硬化的病人亦可以出现紧脉。其状如绳索,按之滑动,急疾有力,屈曲不平,不呈直线,这是由于动脉血管内钙质沉着所致。但并非所有的动脉硬化都会出现紧脉,因为动脉硬化有多种症状。 (4)分部主病:《四诊抉微》引汪子良曰:“左寸微紧伤寒,沉紧心中气逆冷痛;右寸浮紧,头疼,鼻塞,膈壅,沉紧滑,肺实咳痰;左关浮紧筋疼,沉紧胁疼,寒郁紧实痃癖;右关浮紧腹膨,沉紧腹疼吐逆;尺脉浮紧,腰脚痛,按涩则为耳闭,沉紧脐下痛,小便难,细紧小肠疝气。”《濒湖脉学》中曰:“寸紧人迎气口分,当关心腹痛沉沉,尺中有紧为阴冷,定是奔豚与疝疼。” 《脉学阐微》“紧脉分部主病表” 左寸紧:头眩痛,胸闷气不舒。左关紧:胁痛,腹胀,筋挛拘急。左尺紧:腰痛,腿痠痛,少腹痛。右寸紧:鼻塞,胸满气短,咳吐寒痰。右关紧:胃脘胀痛,呕逆,膨闷不能食。右尺紧:脐下胀痛,小便难及寒疝等。 (5)兼脉主病:浮紧伤寒,沉紧为寒积腹痛,兼实为胀痛,兼细为疝瘕,兼涩为寒痹。治疗法则若脉象浮紧,寒邪在表,治宜发散表邪,如《伤寒论》中曰:“脉浮紧者,法当身疼痛,宜以汗解之。”若脉象沉紧或弦紧者,脾阳不振,寒以内生,治宜温阳健脾,温中散寒。如《金匮要略·腹满寒疝宿食病脉证治篇》中曰:“腹痛脉弦而紧,弦则卫气不行,即恶寒,紧则不欲食,邪正相搏,即为寒疝,寒疝绕脐痛,若发则白汗出,手足厥冷,其脉沉紧者,大乌头煎主之。”又曰:“胁下偏痛,发热,其脉紧弦,此寒也,以温药下之,宜大黄附子汤。”此外,若宿食,寒积在内,症见腹胀,便秘,恶寒肢冷,苔白腻,脉紧者,治宜温中散寒,消食止痛之法。如《金匮要略·腹满寒疝宿食病脉证治篇》中曰:“紧脉如转索无常者,宿食也”,又曰:“脉紧,头痛风寒,腹中有宿食不化也。” 脉解因为寒邪与疼痛都可以引起血管的收缩,手足拘挛时亦能引起血管的痉挛,血管的收缩与痉挛出现,均可使脉搏张缩,如此,血液在血管内左右冲击,故出现紧张有力,按之搏指,如转绳索之脉象,即为紧脉。

十四、缓脉

  (一)脉学三字诀 脉象歌缓而慢,动无偏,和风舞,四至间。主病歌缓主湿,脾不健,或痿痹,或伤寒;平人脉,亦见缓,有神气,应指间。分部主病歌左寸缓,心虚甚,神恍惚,或怔忡;左关缓,风眩晕,腹气结,胁胀闷;左尺缓,肾水枯,妇人逢,月经无;右寸缓,肺气弱,气不足,言语少;右关缓,湿伤土,虚腹胀,并呕吐;右尺缓,下焦冷,真阳衰,少腹痛。

  (二)各论 脉象一息四至,从容和缓,不大不小,不快不慢,不强不弱,无偏盛偏衰之象,所谓有胃气是也,此乃平人之脉。缓无胃气者曰病缓脉。如《濒湖脉学》中曰:“去来小快于迟,一息四至,如丝在经,不卷其轴,应指和缓,往来甚匀,如初春杨柳舞风之象,如微风轻飐柳梢。”又曰:“缓脉阿阿四至通,柳梢袅袅飐轻风,欲从脉里求神气,只在从容和缓中。”《脉经》中曰:“去来亦迟,小*于迟。”《诊家枢要》中曰:“缓,不紧也,往来舒缓。”《脉理求真》中曰:“缓则来去和缓,不疾不徐。” 相类脉 (1)迟脉:一呼吸脉来三至。如《脉理求真》中曰:“迟则呼吸定息不及四至,举按皆迟。不似……缓脉之去来徐缓也。” (2)长脉:首尾端直,过于本位,脉来和缓。如《诊家正眼》中曰:“长脉迢迢,首尾俱端,直上直下,如循长竿。” (3)濡脉:浮而细软,稍按即无。如《脉理求真》中曰:“濡则虚软少力,应指虚细,如絮浮水,轻手乍来,重手乍去。”《脉经》中曰:“软脉即软而浮细”。 (4)虚脉:举按皆迟大而无力。如《脉理求真》中曰:“虚则豁然浮大而软,按之不振,如寻鸡羽,久按根底不乏不散。” (5)微脉:轻取极细无力,似有似无,欲绝未绝。如《脉理求真》中曰:“微则似有若无,欲绝不绝,指下按之,稍有模糊之象。”《濒湖脉学》中曰:“极细而软,按之如欲绝,若有若无,细而稍长。” (6)弱脉:细小而无力,轻取则无,重按乃得。如《脉理求真》中曰:“弱则沉细软弱,举之如无,按之乃得,小弱分明。”《脉经》中曰:“极软而沉细,按之欲绝指下。”《四诊抉微》中曰:“弱脉细小,见于沉分,举之则无,按之乃得。” 主证缓脉多主风与湿,如外感中风,风湿痹痛等。此外,脾虚消化不良,腹泻,反胃呕吐等亦可以出现缓脉。缓病脉多与其他病脉相兼互见。如《四诊抉微》中曰:“缓为胃气,不主于病,取其兼见,方可断证。”正如李时珍在《濒湖脉学》中曰:“分别浮沉大小区”。以此来辨别缓脉之主病,甚为妥当。若脾虚时所出现的缓脉,为缓而无力,脉少神气,否则,即为正常人之脉象。常人之缓脉,表示正气充沛,脾胃调和,健康无病,谓之平脉。如《景岳全书》中曰:“缓脉有阴有阳,其义有三,凡从容和缓,浮沉得中者,此是平人之正脉。”此外,若病重时出现缓脉则为邪去正复之佳兆。 (1)风与湿:凡风湿痿痹的病人,正气虚弱,风寒湿痹之邪侵入筋骨,滞留不去,发为风湿痹痛,如《金匮要略·黄疸病脉证并治篇》中曰:“寸口脉浮而缓,浮则为风,缓则为痹。”《伤寒论》中曰: “太阳病,发热汗出恶风,脉缓者,名为中风。”《濒湖脉学》中曰:“缓脉营衰卫有余,或风或湿或脾虚,上为项强下痿痹分别沉浮大小区。”《脉经》中曰:“寸口脉缓,皮肤不仁,风寒在肌肉。” (2)脾虚:凡阳虚不足,脾土衰微,症见恶寒肢冷,腹寒,泄泻等,皆可出现缓脉。如《景岳全书》中曰:“若虚寒者,必缓而迟细,为阳虚、为畏寒、为气怯、为疼痛、为眩晕、为痹弱、为痿厥、为怔忡健忘,为饮食不化、为鹜溏飱泄,为精寒肾冷,为小便频数。”如《金匮要略·中风历节病脉证并治篇》中曰:“寸口脉迟而缓,迟则为寒、缓则为虚。”等,皆属此类。 (3)噎膈反胃:有部分噎膈反胃的病人,症见呕吐呃逆,咽下不利,胸膈满闷等,可以出现缓脉。如《三指禅》中曰:“凡遇噎膈反胃,脉未有不缓者。” (4)健康人之平脉:健康无病的病人,可以见到从容和缓的缓脉。如《三指禅》中曰:“四时之脉,和缓为宗”。又曰:“四至调和百脉通,浑涵元气此身中。”《濒湖脉学》中曰:“缓脉阿阿四至通,……,欲从脉里求神气,只在从容和缓中。”《脉理求真》中曰:“缓为平人正脉,无事医治。”(5)分部主病:《四诊抉微》中引汪滑合曰:“两寸浮缓,伤风项背急痛,左寸沉缓心气虚,怔忡健忘;右寸沉缓,肺气虚短;左关浮缓,风虚眩晕,沉缓气虚,腹胁气结;右关浮缓,腹膨,沉缓,脾胃气虚少食,从容和缓为平;尺逢浮缓,足痿;左尺沉缓,肾虚冷,小便数,女人月事多,右尺沉缓,泄泻,肠风入胃。”《濒湖脉学》中曰:“寸缓风邪项背拘,关为风眩胃家虚,神门濡泄或风秘,或是蹒跚足力迂。” 《脉学阐微》“缓脉分部主病表” 左寸缓:心虚怔忡,健忘胸满,气短。左关缓:风虚眩晕,左胁胀闷不适。左尺缓:腰痛足痿,小便数,遗精。右寸缓:肺虚,咳逆,气短。右关缓:脾虚脘闷,腹胀少食。右尺缓:腹冷泄泻,少腹冷痛。 (6)兼脉主病:浮缓风湿,沉缓寒湿,缓大伤风,缓弱气虚,缓涩血虚,缓滑痰滞,缓细湿痹,缓而有力为有余,多见于燥热证;无力为不足,多见于虚寒证。治疗法则缓脉病证的治疗原则是以祛风除湿为主,但必须顾及所兼之脉证,而治以清热,或温阳,或散寒,或健脾等法。如李东垣在《脾胃论》中曰:“如脉缓,怠惰思卧,四肢不收或大便溏泄,此湿胜,以平胃散。”《素问·至真要大论》中曰:“诸湿肿满,皆属于脾”。所以,诸湿证的治疗大法,必须在祛湿,利湿的同时,兼以扶正健脾,使脾健则湿自去矣。如《金匮要略·中风历节病脉证并治篇》中曰:“缓则为虚”。认为缓脉以脾虚为主,如见缓脉者,应当首先健脾为宜。由于脾的功能主运化水湿,喜燥而恶湿,所以,若见诸湿证当先实脾,使脾气得升,则湿邪可除矣。虽然如此,但临证时不可拘泥一法,必须辨证论治,方不失中医之特色。正如《脉理求真》中曰:“尤必察其有力无力,以为区别,如使缓大有力,则为有余,其症必见燥热;缓软无力,则为不足,其症必见虚寒。岂可一见是缓,便指属虚,而不合症为之分别乎。” 脉解由于湿性黏腻,若气机被湿所困,阻滞脉道,使脉道弛缓,故脉见怠慢缓滞之象;若由于气血不足,则脉道不能充盈,故脉见缓弱无力,皆为病脉。若百脉通畅,脉来从容不迫,和缓有神,来去均匀,脉道软硬适中,不大不小,不浮不沉,一息四至,中医称此为有胃气之脉,是正常之脉象。

  十五、芤脉

  (一)脉学三字诀 脉象歌芤脉形,状如葱,两边实,中间空。主病歌芤脉因,血管空,大失血,血不充;呕吐衄,取左寸,胃肠痈,尺下红。分部主病歌左寸芤,血妄行,鼻中衄,口吐红;左关芤,瘀血证,两胁胀,或胸痛;左尺芤,下流红,女子逢,崩漏证;右寸芤,血积胸,鼻衄血,痰带红;右关芤,肠胃痈,胃脘痛,溃疡成;右尺芤,大便红,非痔漏,即肠风。

  (二)各论 脉象芤脉浮大中空而软,如按葱管状。如《脉经》中曰:“芤脉浮大而软,按之中央空,两边实。”《濒湖脉学》中曰:“芤形浮大软如葱,边实须知内已空。”又曰:“浮大中空乃是芤”。《脉理求真》中曰:“芤则如指着葱,浮取得上面之葱皮,却显弦大,中取减小空中,按之又着下面之葱皮而有根据。”《四诊抉微》中曰:“芤乃草名,绝类慈葱,浮沉俱有,中候独空。” 相类脉 (1)虚脉:浮大而迟,按之无力,似空非空。如《脉经》中曰:“虚脉,迟大而软,按之不足,隐指豁豁然空。”《脉理求真》中曰:“虚脉……,不似芤脉之豁然中空,按之渐出。” (2)革脉:弦而芤,浮而搏指,按之有弦硬感,形如按鼓皮。如《诊宗三昧》中曰:“革则弦大而数,浮取强直而按则中空。”《濒湖脉学》中曰:“芤更带弦名为革”。主证由于各种原因引起的失血证,或再生障碍性贫血等,皆可以出现芤脉。如《金匮要略·血痹虚劳病脉证并治篇》中曰:“脉极虚芤迟,为清谷、亡血、失精。” (1)亡血:凡各种失血,如吐血、衄血、咯血、便血、尿血、崩中漏下(子宫出血)、外伤出血等,由于阴血大伤,气无所依而随之亦脱。症见面色愰白,出冷汗,甚至晕厥等,均可以出现芤脉。如《诊家枢要》中曰:“芤,浮大而软,寻之中空傍实,傍有中无,诊在浮举重按之间,为失血之候。”《景岳全书》中曰:“芤脉为孤阳脱阴之候,为失血脱血,为气无所归,为阳无所附。”《脉诀刊误》中曰:“荣行脉中,是血在脉中行,脉以血为形……,故芤脉中空者,血之脱也。”《脉理求真》中曰:“芤为血虚不能濡气,其症必见发热、头昏、目眩、惊悸、怔忡、喘急、盗汗、失血、脱血。”这里特别指出:凡一般血证,如轻微出血者,尚未引起大出血时,则不可能会出现芤脉,必须是在大出血或突然出血时且出血量过多,致使脉管内血液骤然减少,血管张力明显降低时,才会出现芤脉。 (2)失精、遗泄:如《脉诊》中曰:“凡失精遗泄日久,肾阴内亏,肾虚不藏,亦可见芤脉。”《金匮要略·血痹虚劳病脉证并治篇》中曰:“夫失精家,少腹弦急、阴头寒、目眩、发落、脉极虚芤迟,为清谷,亡血、失精。” (3)分部主病:《四诊抉微》中曰:“左寸芤,主心血妄行,为吐衄;关芤,主胁间血气痛,肝虚不能藏血,亦为吐血目暗;尺芤,小便血,女人月事为病,右寸芤,肺家失血,为衄为呕;关芤,肠痈下脓血,及呕血不食;尺芤,大便血。”《濒湖脉学》中曰:“寸芤积血在于胸,关里逢芤肠胃痈,尺部见之多下血,赤淋红痢漏崩中。” 《脉学阐微》“芤脉分部主病表” 左寸芤:心血妄行,为吐衄。左关芤:胁间血气痛,肝不藏血,为吐血目暗。左尺芤:大便下血,痔漏出血,女子崩漏。右寸芤:咳嗽吐血,为衄为呕血。右关芤:肠痈下血,及呕血不食。右尺芤:大便下血,尿血,女子经病。 (4)兼脉主病:浮芤失血,气阴两伤;芤数阴虚,芤虚失精亡血。如《脉理求真》中曰:“然或芤见微曲,则芤必挟瘀积阻滞,芤兼弦强搏指,症见血溢身热,则芤又为真阴槁竭,所以芤挟瘀积阻滞,止属一部两部独见,若至左右皆芤,或兼弦搏,定为必死之候,无足异也。” 治疗法则对于急性失血而出现芤脉时,应遵循“有形之血难以速生,无形之气法当急固”之原则,治宜补气摄血,须急服独参汤以救其脱,投当归补血汤以益气补血。此外,若大吐、暴泻、津液大伤而发生严重脱水时,脉来浮大而芤,治宜益气养阴、生津之法。如《温病条辨》之曰:“太阴温病,脉浮大而芤,汗大出,微喘,甚至鼻孔扇者,白虎加人参汤主之;脉若散大者,急用之,倍人参。”此属于温病高热、或大吐大泻、伤津之候。而出现浮大无力之芤脉,故治宜清热生津之法。若失精遗泄者,可用桂枝龙骨牡蛎汤,以培补真元,固肾摄精。若见浮芤散大脉者,多属危证,不治之候。脉解由于失血伤精,血液减少,血管空虚,不能充盈,同时,营气不足,血管壁弹力减弱,故脉见浮大中空,软如葱管之状,即为芤脉。

  十六、弦脉

  (一)脉学三字诀 脉象歌弦长直,按不迁,应指来,似丝弦。主病歌肝经病,脉急弦,健康人,春缓弦,痰饮病,疟疾缠,腹寒痛,脚拘挛。分部主病歌左寸弦,心内痛,膈生痰,或头痛;左关弦,癥瘕证,寒热起,疟缠身;左尺弦,少腹痛,弦兼滑,腰膝痛;右寸弦,肺感风,咳嗽喘,或胸疼;右关弦,胃寒因,腹中痛,并痰饮;右尺弦,足拘挛,或疝痛,下焦寒。

  (二)各论 脉象端直而长,如按弓弦,按之不断。如《素问·玉机真脏论》中曰:“故其气来,软弱轻虚而滑,端直以长故曰弦。”《脉经》中曰:“弦脉,举之无有,按之如弓弦状。”《濒湖脉学》中曰:“端直以长,如张弓弦,按之不移,绰绰如按琴瑟弦,状若筝弦,从中直过挺然指下。”又曰:“弦脉超超端直长”,又曰:“弦脉端直似丝弦”。《脉理求真》中曰:“弦则端直而长,举之应指,按之不移。” 相类脉 (1)紧脉:紧张有力,如转绳索。如《脉理求真》中曰:“紧则往来劲急,状如转索,虽实不坚。”又曰:“凡弦数之属,皆属紧类,不似弦脉之端直如弦。” (2)革脉:浮而搏指,按之不移,中空外坚,呈弦硬之感。如《脉理求真》中曰:“革则弦大而数,浮取强直,而按则中空。凡芤牢紧脉,皆属此类,不似紧脉按之劈劈,弦脉按之不移。” (3)牢脉:沉取实大而长,且有力,略带弦象。如《脉理求真》中曰:“牢则弦大而长,按之强直搏指,状如弦缕。” 主证各种疼痛和拘挛均可以出现弦脉:如各种神经痛,胃痉挛或手足拘挛等证。此外,肝阳上亢型的高血压病,肝胆疾患,痰饮,疟疾等亦可见到弦脉。如《四诊抉微》引滑伯仁曰:“弦为血气收敛,为阴中伏阳,或经络间为寒所人,为痛、为疟、为拘急、为寒热、为血虚盗汗、为寒凝气结、为疝、为饮、为劳倦、双弦胁急痛、弦长为积。”弦脉可主肝病,如《脉经》中曰:“脉来如弓弦者,肝脉也。” (1)疼痛与拘挛:凡神经性疼痛,如头痛,偏头痛,三叉神经痛,肋间神经痛,腹痛,胆绞痛,疝痛,手足拘挛等均可出现弦脉。如《伤寒论》中曰:“脉弦者,必两肋拘急。”《金匮要略·跌蹶手指臂肿转筋阴孤疝蚘虫病脉证治篇》中曰:“转筋之为病,其人臂脚直,脉上下行,微弦……。”《金匮要略·腹满寒疝宿食病脉证治篇》中曰:“寸口脉弦者,即胁下拘急而痛,其人啬啬恶寒也。”《金匮要略·痰饮咳嗽病脉证并治篇》中曰:“脉沉而弦者,悬饮内痛。”《濒湖脉学》中曰:“寸弦头痛膈多痰,饮痰寒热察左关,关右胃寒心腹痛,尺中阴疝脚拘挛。”又如《金匮要略·痉湿暍病脉证治篇》中曰:“夫痉脉,按之紧,如弦,直上直下。”此指痉病之脉为弦劲有力。 (2)痰饮:凡痰饮内停,症见咳逆,短气,胁痛,喘满者可见弦脉。如《金匮要略·痰饮咳嗽病脉证并治篇》中曰:“脉双弦者,寒也……脉偏弦者,饮也。”又曰:“咳家其脉弦,为有水十枣汤主之。”《濒湖脉学》中曰:“痰饮寒热疟缠身”。 (3)疟疾:凡疟疾,症见寒热往来,发作有时,多见弦脉。如《金匮要略·疟病脉证并治篇》中曰:“疟脉自弦,弦数者多热,弦迟者多寒。” (4)肝郁:凡情志不遂,肝失疏泄,肝气郁结。症见胸闷,胁痛,纳差等,多见弦脉。如《濒湖脉学》中曰:“弦应东方肝胆经”,又曰:“肝经木旺土应伤,怒气胸满常欲叫,翳蒙瞳子泪淋浪。”此论述比较全面地概括了弦主肝病,肝气犯胃等所出现的一些症状。临床上可见于肝炎,胆囊炎,肋间神经痛以及某些眼部疾患。如果肝炎患者出现左关脉弦大者,肝功能多有严重损害,转氨酶可增高。 (5)肝阳上亢:肝阳亢进,多见于高血压病,神经官能症。症见头痛目眩,耳鸣,急躁易怒等。如《脉经》中曰:“肝病,其色青,手足拘挛,胁下苦满,或时眩冒,其脉弦长此为可治。”《脉理求真》中曰:“弦……然总由于木盛土衰水亏而成。” (6)四季平脉:弦脉应春季之正常脉。弦脉在时应春,在脏应肝。健康人在春季多见弦脉。如《难经·第十五难》中曰:“春脉微弦曰平”。《素问·玉机真脏论》中曰:“春脉如弦,何如而弦?歧伯对曰:春脉者,肝也,东方木也。万物之所以始生也,故其气来,软弱轻虚而滑,端直以长,故曰弦,反此者病。” (7)分部主病:《四诊抉微》中曰:”左寸弦,头痛盗汗,浮弦沉大心痛;右寸弦,头痛,痰嗽;左关弦,寒热癥瘕;右关弦,胃寒腹痛,弦细少食怠惰;尺浮弦急,下部为痛,沉弦细涩,阴症寒羁,右尺拘挛疝痛。”《濒湖脉学》中曰:“浮沉迟数须分别,大小单双有重轻。”《脉学阐微》“弦脉分部主病表” 左寸弦:心悸、头痛、盗汗。左关弦:胁满痛,冷热癥瘕。左尺弦:少腹、腰膝疼痛。右寸弦:胸满,痰嗽气短。右关弦:胃寒腹痛。右尺弦:寒疝、脚挛急。 (8)兼脉主病:弦为肝风,主痛主疟,弦而兼浮,岔怒挟表;弦而兼沉,气郁不舒;弦而兼数,肝火上炎;弦而兼迟,痼冷停积;弦而兼紧,瘀血疝瘕;弦而兼细,手足拘急;弦而兼滑,痰饮内停;弦大无力,为虚为寒;弦长积滞,双弦主胁急痛。治疗法则弦脉之所见病证较为繁多,故治法亦各有不同。如痰饮病之治法;凡脾胃阳虚,痰饮内停者,症见咳逆,喘满,心悸,气短,脉弦。其治法应遵照仲景之法,当以温药和之,选用苓桂术甘汤是治疗痰饮的代表方剂。如《金匮要略·痰饮咳嗽病脉证并治篇》中曰:“咳家其脉弦,为有水,十枣汤主之。”其他详细内容,请参照有关专著。眩晕之治法:高血压病见弦脉者,多属肝阳上亢型。症见头痛目眩,甚至晕仆抽搐等,此为肝阳上逆,肝火过旺,甚或肝风内动而致惊厥等,治宜平肝熄风,滋阴降火为主。如《素问·玉机真脏论》中曰:“其气来实而强,此谓太过……,太过则令人善忘,忽忽眩冒而巅疾。”凡神经官能症,脉见弦者,亦可参照此法治疗。诸痛证之治法:诸痛证泛指胃痛、腹痛、头痛、胸胁痛、各种神经痛等。若痛证出现弦脉时,多为血气不和,气逆邪胜所致。治宜舒肝理气为主,倘若弦而兼紧者,治以温药和之。如《金匮要略·腹满寒疝宿食病脉证治篇》中曰:“腹痛,脉弦而紧,弦则卫气不行,即恶寒,紧则不欲食,邪正相搏,即为寒疝,寒疝绕脐痛者,若发则白汗出,手足厥冷,其脉沉紧者,大乌头煎主之。” 肝胆疾患治法:凡肝郁不畅,肝失疏泄,症见胸满胁痛,恶心呕吐,纳呆乏力,脉弦。多见于慢性肝炎,胆囊炎等疾患。此由于肝气郁结,木盛土衰,脾虚胃弱所致。治法以疏肝解郁健脾为主。如《四诊抉微》引张路玉曰:“凡病脉弦,皆阳中伏阴之象,虚证误用寒凉,两尺脉必双弦,胃虚冷食停滞,气口多见弦脉在伤寒表邪全盛之时,中有一部见弦,或兼迟兼涩,便是挟阴之候,客邪虽盛,急须温散,汗下猛剂,咸非所宜。”可见弦脉多为挟阴,虚证,若使用寒凉汗下之法时,须谨慎为妥。脉解各种神经痛、痉挛病等,均可致使脉管纤维神经紧张,所以会出现按如琴弦,端直而长之弦脉。如肝阳上亢的高血压病,由于动脉血压增高,脑神经兴奋,其脉管纤维神经亦有可能处于紧张状态。因为此类型之高血压发病的原因多与神经因素有着密切的关系,临床所见长期的精神紧张或情绪激动,均可导致血压的升高,这是由于神经系统功能紊乱,兴奋和抑制过程平衡失调,而神经兴奋过程占优势,结果会导致脉管痉挛或拘急,所以脉搏呈弦劲之象,即为弦脉。凡诸寒诸痛者,皆可致使小动脉呈现拘急之状态,故脉见端直而长,如按弓弦之弦脉。如《诊家枢要》中曰:“弦……,为血气收敛,为阳中伏阴,或经络间为寒所滞。”如李东垣曰:“弦脉,总是阴阳不和,肝气上逆。” 显而易见,古人对弦脉的产生机制,早有明确的认识,给后人的学习与研究提供了可靠的依据。

  十七、革脉

  (一)脉学三字诀 脉象歌革脉象,芤而弦,按鼓皮,虚而坚。主病歌阴已亡,革脉坚,失血后,生血难,男遗精,女半产,虚寒证,疝瘕见。分部主病歌左寸革,心虚证,胸中闷,心绞痛;左关革,癥瘕病,右胁胀,脘满痛;左尺革,肾虚因,遗精泄,腰酸困;右寸革,金气壅,气短促,痰上涌;右关革,胃虚痛,不思食,腹满形;右尺革,多殒命,女半产,崩漏证。

  (二)各论 脉象浮而搏指,有弦硬之感,中空外坚,形如按鼓皮。如《濒湖脉学》中曰:“弦而芤,如按鼓皮。”又曰:“革脉形如按鼓皮,芤弦相合脉寒虚。”《金匮要略·惊悸吐衄下血胸满瘀血病脉证治篇》中曰:“寸口脉弦而大……,此名曰革。”《诊宗三昧》中曰:“弦大而数,浮取强直,重按中空,如按鼓皮。”徐春甫亦曰:“革为皮革,浮弦大虚,如按鼓皮,内虚外急。” 相类脉 (1)紧脉:紧张有力,如转绳索。如《脉理求真》中曰:“革脉……,不似紧脉按之劈劈。” (2)弦脉:端直而长,如按弓弦,按之不断。如《脉理求真》中曰:“弦则端直如长,举之应指,按之不移。” (3)芤脉:浮大中空,按如葱管。如《濒湖脉学》中曰:“浮大而软,按之中央空,两边实。中空外实,状如慈葱。” (4)虚脉:举按皆无力而迟大,似空非空。如《四诊抉微》中曰:“虚脉浮大而迟,按之无力。” (5)牢脉:沉取实大而长,有力略带弦象,有牢固之意。如《诊宗三昧》中曰:“牢脉者,弦大而长,举之减少,按之实强,如弦缕之状。”《濒湖脉学》中曰:“弦长实大脉牢坚,牢位常居沉伏间。” 主证凡男子失精亡血,女子半产漏下,癥瘕等虚寒证,而致气阴两伤,精血大亏时,均可以出现革脉。如《金匮要略·惊悸吐衄下血胸满瘀血病脉证治篇》中曰:“寸口脉弦而大,弦则为减,大则为芤,减则为寒,芤则为虚,寒虚相搏,此名曰革,妇人则半产漏下,男子则亡血。”《濒湖脉学》中曰:“女人半产并崩漏,男子营虚或梦遗。” (1)分部主病:《四诊挟微》中曰:“左寸革者,心血虚痛;右寸革者,金衰气壅;左尺得革,精空可必;右尺得革,殒命为忧;女人得之,半产漏下;左关革者,疝瘕为祟;右关革者,土虚而痛。” 《脉学阐微》“革脉分部主病表” 左寸革:胸闷,气短,心悸,胸中有压缩感,心绞痛,心烦等;左关革:左胁胀疼,心烦喜怒,脘满不思食;左尺革:腰酸痛,遗精早泄,失眠,尿频,记忆力不集中,健忘等;右寸革:咳喘胸闷,气短不足以息,喘促,痰涌等;右关革:腹胀脘满,食少,消化迟钝,胃疼等;右尺革:腹胀神疲,女人崩漏半产,腰酸痛等。 (2)兼脉主病:革脉为弦脉与芤脉之合并脉,所以具有两者之共性,其病症为虚,为寒。如《诊家正眼》中曰:“革主表寒,亦属中虚。” 治疗法则凡亡精失血,半产漏下,肾阳不足,腹寒阴冷,脉见革脉者,治宜补阳摄阴,益气养血为主,若虚寒甚者,则治宜温补肾阳当先。如《脉理求真》中曰:“凡亡血失精,肾气内惫,或虚寒相搏,故脉少和柔,而有中空之状。若不固肾补精,舒木除寒,而以革浮属表,妄用升发,其不真阴告绝者鲜矣。” 脉解革脉多由于失血后贫血,或阴虚气伤而引起的脉管拘急现象,但由于血管中血液减少,气无所依,浮越于外,则脉管不充,即形成浮而弦硬,中间空,按之搏指,状如鼓皮之革脉。

十八、牢脉

  (一)脉学三字诀 脉象歌牢实大,合弦长,沉伏间,有力强。主病歌牢属寒,久病藏,癥瘕疝,何愁肠,木乘土,腹痛胀,失血家,阴必亡。分部主病歌左寸牢,心寒痛;左关牢,肝积应;左尺牢,奔豚证;右寸牢,贲息定;右关牢,侮脾乘;右尺牢,癥瘕痛。

  (二)各论 脉象牢脉沉取实大而长且有力,微带弦象,有牢固之意。如《诊家正眼》中曰:“牢在沉分,大而弦实,浮中二候,了不可得。”又曰:“按牢有二义,坚牢固实之义,又深居在内之义。”《濒湖脉学》中曰:“似沉似伏,实大而长,微弦。”《千金方》中曰:“按之实强,其脉有似沉似伏,名曰牢。” 相类脉 (1)实脉:举按时皆有力,坚实而大。如《脉理求真》中曰:“牢脉……,不似实脉之滑实流利。” (2)革脉:浮而鼓指,中空外坚,形如按鼓皮。如《脉理求真》中曰:“牢脉……,不似……革脉之按之中空也。” (3)伏脉:伏脉之象,按至筋骨乃得,而牢脉却在沉脉与伏脉之间,实大有力,并且具有弦、长、实、大四种不同脉象的综合特征。如《濒湖脉学》中曰:“弦长实大脉牢坚,牢位常居沉伏间。”故伏脉具有隐伏深沉之意,必须推至筋骨,重按始得。正如《诊家正眼》中所曰:“推筋至骨,始得其形”。如《脉理求真》中曰:“牢脉……,不似……伏脉之慝伏涩难。” 主证牢脉多主阴寒内伏,癥瘕积聚,心腹诸痛等证。若一切阴虚失血证,如果出现牢脉时多为逆证。此外,动脉硬化的病人,亦可以出现牢脉。如《濒湖脉学》中曰:“寒则牢坚里有余,腹心寒痛木乘脾,疝癫癥瘕何愁也,失血阴虚却忌之。” (1)分部主病:《四诊抉微》中曰:“左寸牢者,伏梁为患;右寸牢者,息奔可定;左尺得牢,奔豚为患;右尺得牢,疝瘕痛甚;左关牢者,肝家血积;右关牢者,阴寒痞积。” (2)兼脉主病:沉牢冷积,迟牢固冷。治疗法则牢脉多见于阴寒内积,心腹寒痛,瘕瘕积聚,证属阴,故治以温中扶土,或温补肾阳为主。但牢脉多属顽疾危候,临证时必须遵照中医“辨证论治”之原则,灵活掌握,合理治疗。如《脉理求真》中曰:“牢为坚积内着,胃气将绝之候,故或见为湿痓拘急,寒疝暴逆,坚积内伏,治甚非易。倘不审其所因,而谓牢为内实,用以苦寒,或因思食而以濡滞恣啖,则其病益固矣。” 脉解由于寒邪可导致脉管拘急,久病则脉气潜伏。故此,牢脉之象为弦长实大,须重按乃得,因其深居在内,似沉似伏,坚实而牢固,且病属寒实,故脉实而有力。如许叔微曰:“牢则病气牢固,在虚证绝无此脉,惟风痉拘急,寒疝暴逆,坚积内伏,乃有此脉。” 动脉硬化是由于动脉内膜类脂质沉着,并在内膜伴有纤维组织增生而形成限局性的斑块,因而致使动脉管变硬。所以,动脉硬化的病人常会见到牢脉。

  十九、濡脉

  (一)脉学三字诀 脉象歌濡脉形、细而柔、水浮棉、浮中求。主病歌气血微,脉见濡,精血伤,濡而浮,骨中蒸,盗汗流,湿侵脾,或崩漏。分部主病歌左寸濡,心虚空,常盗汗,或怔忡;左关濡,气血损,神恍惚,筋挛痛;左尺濡,尿数频,精血少,或崩中;右寸濡,肺气壅,发寒热,胸中闷;右关濡,脾虚困,体肿倦,食少进;右尺濡,下元冷,虚寒生,泻痢频。

  (二)各论 脉象濡即软的意思。濡脉之脉象即为浮而细软,稍按无力,如水面上漂绵一样轻浮。如《濒湖脉学》中曰:“极软而浮细,如帛在水中,轻手相得,按之无有,如水上浮沤。”又曰:“濡形浮细按须轻,水面浮绵力不禁。”《四诊抉微》中曰:“濡脉细软,见于浮分,举之乃见,按之即空。”《诊家枢要》中曰:“濡无力也,虚软无力,应手散细,如绵絮之浮水中,轻手乍来,重手即去。” 相类脉 (1)弱脉:沉而细小无力,轻取即无。如《四诊抉微》中曰:“弱脉细小,见于沉分,举之则无,按之乃得。”《脉简补义》中曰:“浮则为濡,沉则为弱。”《濒湖脉学》中曰:“浮而柔细知为濡,沉细而柔作弱持。” (2)微脉:轻取极细无力,似有若无,欲绝未绝。如《四诊抉微》中曰:“微脉极细,而又极软,似有若无,欲绝非绝。”《濒湖脉学》中曰:“微则浮微如欲绝”。 (3)细脉:沉细而小,应指细直而软,状如丝线。如《濒湖脉学》中曰:“细来沉细近于微”,《脉理求真》中曰:“细则往来如发,而指下显然。”《诊家正眼》中曰:“细之为义,小也,状如线也。” (4)虚脉:浮大而软,迟而无力。如《濒湖脉学》中曰:“举之迟大按之松,脉状无涯类谷空。”《脉理求真》中曰:“虚则豁然浮大而软,按之不振,如寻鸡羽,久按根底不乏不散”。又曰:“濡脉……,不似虚脉之脉大无力。” (5)芤脉:浮大中空而软,两边实,如按葱管状。如《脉经》中曰:“芤脉浮大而软,按之中央空,两边实。” 主证濡脉多主气血虚微。如阴虚失血,崩中漏下,自汗遗精,或结核病人骨蒸盗汗等均可出现濡脉。此外,脾虚湿盛,慢性腹泻等亦可以见到濡脉。如果是脾肾之气衰极时所出现的濡脉,即为无根之脉,预后多不良。 (1)气血虚:凡亡血阴虚,崩中漏下,骨蒸潮热,遗精,结核盗汗等证均可以出现濡脉。如《濒湖脉学》中曰:“濡为亡血阴虚病,髓海丹田暗已亏,汗雨夜来蒸入骨,血山崩倒湿侵脾。”《金匮要略·血痹虚劳病脉证并治篇》中曰:“夫男子平人,脉大为劳,极虚亦为劳。”所言“极虚”之脉象即指浮而细软之濡脉,或指沉细如绵之弱脉,非单独指虚脉也。《诊家枢要》中曰:“濡……,为气血俱不足之候,为少气,为无血,为疲损,为自汗,为下冷,为痹……,尺濡,男为伤精,女为脱血。” (2)脾虚湿盛:由于脾阳虚衰,寒湿困脾,运化无权而致脾虚湿盛。症见泄泻,纳差,胸闷,腹胀,少气,懒言等可出现濡脉。如《脉理求真》中曰:“濡为胃气不充,凡内伤,泄泻,自汗,喘乏多有是脉。” (3)分部主病:《四诊抉微》中曰:“濡主阴虚,髓竭精伤,左寸濡者,健忘惊悸;濡在左关,血不荣筋;左尺得濡,精血枯损;右寸濡者,腠虚自汗;濡在右关,脾虚湿侵;右尺得濡,火败命乖。”《濒湖脉学》中曰:“寸濡阳微自汗多,关中其奈气虚何,尺伤精血虚寒甚,温补真阴可起疴。” 《脉学阐微》“濡脉分部主病表” 左寸濡:心虚惊悸,胸满气短,盗汗,失眠。左关濡:右胁胀满不适,心烦喜怒,血不荣筋而筋挛疼痛。左尺濡:男子伤精,女子脱血,腰腿酸痛。右寸濡:吐逆憎寒,胸闷,气短,自汗。右关濡:脾胃虚弱,胃脘胀闷,消化迟钝,虚肿,身倦,食少。右尺濡:下元虚冷、肠虚泄泻,便溏,肢冷。(4)兼脉主病:数濡湿热,濡而细者,湿侵脾虚,濡而弦者,眩晕肢麻。治疗法则濡为胃气不充,多主虚与湿证,治宜补气健脾,化湿为主,兼证者,可随证调治。如《脉理求真》中曰:“……濡脉多责胃气不充,或外感阴湿,故治宜温补而不可用伤残之药耳。” 脉解濡脉的形成多由于气血两虚,产后体弱,心力衰竭,心脏搏动力弱,所以排血量减少,血管不能充盈而细缩;或由于湿邪弥漫,正气受遏,致使脉管壁松弛,弹力减弱,故脉见浮而细软,按之无力,如水上浮绵,即为濡脉。

  二十、弱脉

  (一)脉学三字诀 脉象歌弱无力,见于沉,柔而细,重按寻。 主病歌脾胃弱,阳虚证,自汗出,少精神,多惊悸,阴虚甚,少畏忌,老年平。分部主病歌左寸弱,阳气虚,多自汗,心中悸;左关弱,筋必萎,气不舒,精神疲;左尺弱,肾阳虚,小便数,骨瘘痹;右寸弱,肺经寒,气短促,懒开言;右关弱,脾胃衰,肠鸣泻,体倦怠;右尺弱,下焦寒,五更泻,足胫酸。

  (二)各论 脉象细小而无力,轻取则无,重按乃得。如《脉经》中曰:“极软而沉细,按之欲绝指下。”《濒湖脉学》中曰:“极软而沉细,按之乃得,举之无有。”又曰:“弱来无力按之柔,柔细而沉不见浮。”《脉理求真》中曰:“弱则沉细软弱,举之如无,按之乃得,小弱分明。”《四诊抉微》中曰:“弱脉细小,见于沉分,举之则无,按之乃得。”《诊家枢要》中曰:“极沉细而软,怏怏不前,按之欲绝未绝,举之则无。” 相类脉 (1)沉脉:轻举则无,重按始得。如《濒湖脉学》中曰:“水行润下脉来沉,筋骨之间软滑匀。”又曰:“沉细如绵真弱脉”。 (2)濡脉:浮而细软,稍按即无,如水浮绵。如《濒湖脉学》中曰:“浮而柔细知是濡”。《脉理求真》中曰:“弱则沉细而软……,濡脉之按之若无。” (3)微脉:轻取极细而无力,似有若无,欲绝未绝。如《濒湖脉学》中曰:“微脉轻微瞥瞥乎,按之欲绝有如无。”《脉理求真》中曰:“弱脉……,不似微脉按之欲绝。” (4)细脉:沉细而小,应指细直而软,浮沉皆得。如《脉理求真》中曰:“细脉……,不似微脉之微弱模糊也。”《濒湖脉学》中曰:“细来累累细如丝”。主证弱主阳虚久病,气血不足之候,如阳虚自汗,心悸气短,乏力头晕,男子遗精,筋骨萎弱,妇人崩漏下血等。此外,脾胃虚寒、中气不足,症见胃脘痛,呕恶少食,便溏等,亦可以出现弱脉。如《诊宗三昧》中曰:“弱为阳气衰微之候”,又曰:“惟血痹虚劳,久嗽失血,新产及老人久虚,脉宜微弱,然必弱而和滑,可卜胃气之未艾。若少壮暴病,而见弱脉,咸非所宜。”《诊家枢要》中曰:“弱……由精气不足,故脉萎弱而不振也。为元气虚耗,为萎弱不前,为痼冷,为关热,为泄精,为虚汗。”《濒湖脉学》中曰:“白头犹可少年愁”。 (1)精血不足:症见腰膝酸软,精气清冷,眩晕耳鸣,虚汗自汗,心悸怔忡。如《金匮要略·惊悸吐衄下血胸满瘀血病脉证治篇》中曰:“弱则为悸”。《金匮要略·中风历节病脉证并治篇》中曰:“弱则血不足”,《金匮要略·血痹虚劳病脉证并治篇》中曰:“男子平人,脉虚弱细微者,喜盗汗也。”《金匮要略·痰饮咳嗽病脉证并治篇》中曰:“久咳数岁,其脉弱者,可治。”《濒湖脉学》中曰:“寸弱阳虚病可知”,又曰:“弱脉阴虚阳气衰,恶寒发热骨筋痿,多惊多汗精神减,益气调营急早医。” (2)脾肾阳虚:若慢性腹泻及五更泄等出现弱脉,多为脾肾阳虚之候。如《濒湖脉学》中曰:“关为胃弱与脾衰”,《伤寒论》中曰:“太阴为病,脉弱,其人续自便利”,《金匮要略·呕吐哕下利病脉证治篇》中曰:“呕而脉弱,小便复利,身有微热,见厥者,难治,四逆汤主之。” (3)分部主病:《四诊抉微》中曰:左寸弱者,惊悸健忘;弱在左关,木枯挛急;左尺得弱,涸流可征;右寸弱者,自汗短气;弱在右关,水谷之疴;右尺得弱,阳陷可验。”《濒湖脉学》中曰:“寸弱阳虚病可知,关而胃弱与脾衰,欲求阳陷阴虚病,须把神门两部推。” 《脉学阐微》“弱脉分部主病表” 左寸弱:心气虚,惊悸自汗,胸满气短,头眩失眠等。左关弱:胁胀,心烦喜怒,气郁不舒,胃满食少等。左尺弱:头眩耳鸣,腰酸遗精,肾元虚、小便数。右寸弱:气虚身冷,胸满气短等。右关弱:脾胃虚弱,脘满腹胀,食少、纳呆、消化迟钝等。右尺弱:少腹冷痛,大便溏泻,食欲不振等。(4)兼脉主病:弱而细者为阳虚盛,弱而涩者血虚盛,弱而细软为自汗出,弱而弦细为血虚筋萎,弱而细数为遗精、崩漏、阴虚劳病。治疗法则弱脉之治法应遵照《内经》所曰:“形不足者,温之以气,精不足者,补之以味”之原则,或治以温中健脾等法。如《脉理求真》中曰:“弱为阳气衰微,凡见是脉,必须用温补以固其阳,以补胃气。” 脉解阳虚者,则卫气不固,体内散热功能即亢进(保温能力降低)。因为,气为血之帅,气行血自行,若阳气衰少,则无力推运血行;心气不足,则鼓动脉管无力;阴血亏少,则不能充盈脉管,故脉管张缩力减弱,即形成沉细而软之弱脉。

  评论这张
 
阅读(189)|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