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得健养生堂

溶经方于刮痧拨罐以养生治病,合食疗培元觅健康

 
 
 

日志

 
 
关于我

声明,我搏客引用的文章只用作参考,并不代表我赞成文章观点,各位千万别乱用,有病去找医生才能保养好身体 我以刮痧拨罐等方法来调理身体,不见人是调不了的,不在广州或不肯来广州者,请免问病

网易考拉推荐

搞不明白冯世纶为什么会认为尿频病在太阳太阴(舍得原创)  

2017-03-20 02:28:06|  分类: 我的原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先看下文

冯世纶:尿频病在太阳太阴

发表者:赵东奇 293人已访问

    安某,男,70岁。2010年3月2日初诊。

  患“慢性前列腺炎”多年。诊见:会阴潮湿,时有抽痛,尿频,尿细,夜尿3次,晚上起夜后身热、汗出,口干,腰酸膝软,双下肢乏力,“如踩锯末”,下肢及腰部发凉,有时又有灼热感。舌苔白厚腻,脉沉细滑。辨六经属太阳、太阴合病,辨方证属五苓散合赤小豆当归散加血余炭、狗脊证。处方:桂枝10克,茯苓12克,猪苓10克,苍术10克,泽泻12克,赤小豆15克,当归10克,血余炭10克,狗脊15克。7剂,水煎服。

  2010年3月9日二诊:诸症减轻,会阴抽痛已止,尚有会阴潮湿,小便细长,夜尿2~3次,腰膝乏力,下身发冷,口干。舌苔白腻,脉沉弦细。辨六经属太阳、太阴合病,辨方证属瓜蒌瞿麦丸去山药合五苓散合赤小豆当归散方证。处方:桂枝10克,茯苓12克,猪苓10克,苍术15克,泽泻12克,赤小豆15克,当归10克,天花粉15克,制附子15克,瞿麦10克,炙甘草6克。7剂,水煎服。

  2010年3月16日三诊:诸症继续好转,小便畅快多了,腰膝酸软、发凉感明显减轻。舌苔白腻,脉沉弦细。上方制附子改为18克,继服7剂。

  2010年3月23日四诊:诸症渐不明显,双下肢无力,无明显冷感,夜尿1~2次,会阴不潮。舌苔白,脉沉弦细。上方制附子改为20克,继服7剂。

  药后无不适,停药。

  体 会

  慢性前列腺炎属临床常见病,也属难治病,一般疗程较长,容易反复。对本病的治疗,冯世纶反对滥用清热解毒药和活血化瘀药,主张按证投方,方证对应。

  关于五苓散方证

  传统认为,五苓散用于太阳腑证之太阳蓄水证。冯世纶以八纲释六经,不言经、腑、蓄水等概念,而归五苓散方证入太阳病中,直言方证对应。《解读张仲景医学》一书中也指出本方证的辨证要点为“太阳表虚证兼见心下停饮、小便不利者”。临证见冯世纶多以外有汗出、上有口干、下有尿频或尿不利,认为是外邪里饮形成的太阳、太阴合病,径直辨为五苓散证而投用五苓散方,每收佳效。

  关于赤小豆当归散方证

  赤小豆当归散方证见于《金匮要略·百合狐惑阴阳毒病脉证并治第三》第13条:“病者脉数,无热,微烦,默默但欲卧,汗出,初得三四日,目赤如鸠眼,七八日目四眦黑,若能食者,脓已成也,赤小豆当归散主之。”又见于《金匮要略·惊悸吐衄下血胸满瘀血病脉证并治第十六》第16条:“下血,先血后便,此近血也,赤小豆当归散主之。”方书中对本方的应用少有提及,甚至有学者认为本方组方毫无法度,不堪取用。《胡希恕讲伤寒杂病论》一书中指出:“方中赤小豆可排痈脓,祛湿热,当归活血以加速脓液外散,二药相合,对于全身各处内外痈脓皆可奏效。”本方为冯世纶临证常用方,取其利水活血,多与他方合用于泌尿系疾病、皮肤病等,其适应证为“太阴病,诸疮有痈脓恶血者”。

  关于瓜蒌瞿麦丸方证

  瓜蒌瞿麦丸方证见于《金匮要略·消渴小便不利淋病脉证并治第十三》第11条:“小便不利者,有水气,其人若渴,瓜蒌瞿麦丸主之。”方由瓜蒌根、茯苓、山药、附子、瞿麦五味药组成。冯世纶在《解读张仲景医学》一书中把本方证归于太阴病,同时指出本方用于“小便不利,渴而有水气且陷于阴证者”,“是肾气丸的变剂”。

  对本案辨证论治的梳理

  患者以小便异常就诊,结合口干、汗出及身热等,辨为外邪里饮之太阳、太阴病五苓散证。考虑到患者高龄病久、下身乏力及发凉,当有阴证之不足,故合用活血利水治太阴之赤小豆当归散加狗脊、血余炭。前方取效,二诊在首方基础上合用瓜蒌瞿麦丸以破阴证之郁滞。方证相合,三诊、四诊继续递增破阴之力,终收全功。

.......................................................................................................................................
据我记忆,此文作者应该是高建忠。
冯世纶在现今伤寒学派也算是个人物了,但本人才疏学浅,实在搞不明白他为什么会认为尿频病在太阳太阴
尿频病我也治过,我是从太阳少阴合病来论治的,2015年2月4日本人写[从夜尿次数变化谈起(舍得原创)  ]一文http://aaaaaa2307.blog.163.com/blog/static/91990050201514111924776/,其中的夜尿的次数很能说明问题。未治疗之前夜尿十次,治疗当天,一次,第二天,三次,第三天,五次这初次治疗后这些夜尿次数变化说明什么呢
第一次治疗主要是艾上半身,配合人参鹿茸炖老鸡汤,四逆汤。当天夜尿一只一次,说明当天的治疗是正确的,因为人参鹿茸炖老鸡汤是当天喝完,而四逆汤是分二天喝,所以第二天夜尿三次,应该与没有用人参鹿茸炖老鸡汤来补肾阳有关,第三五夜尿五次,显然是与什么药也没用有关。
按着这个思路来治,治了十二次(近三个月左右),终于将他身上许许多多的毛病,如尿频,极怕冷,肺慢支,膝关节疼痛,长期腹涨等治愈了。从其初次治疗的夜尿次数变化可以知道,尿频与肾阳虚亏不足以资膀胱气化水液有关。
去年十月我在徐州治一尿频少女,见[夜尿增多须治膀胱及解表(舍得原创)  ]一文http://aaaaaa2307.blog.163.com/blog/static/919900502016911084617/也是按太少合病治的,只治了二次便没有夜尿了,这可见尿频从太少合病的正确性。
尿频为膀胱之病,这点是可以肯定的,但上述医案为什么说是与太阴合病?内饮的原因?老实说,我看不到与太阴有什么关联。患者腰酸膝软,双下肢乏力,“如踩锯末”,下肢及腰部发凉,这些明显便是肾阳虚亏之证,方用狗脊15克,第二次开方就开始用制附子,这明显是要兼治少阴了,还说什么太阳太阴合病呢?
慢性前列腺炎的尿频与肾阳虚的尿频不同,是排尿困难拉不净,这与肝失疏泄有关,患者会阴潮湿,时有抽痛,与肝经绕阴有关。从肝肾同源角度来看,还是属少阴,与太阴何干呢?
所以,专家之言,并不一定正确可信。
  评论这张
 
阅读(91)|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