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得健养生堂

溶经方于刮痧拨罐以养生治病,合食疗培元觅健康

 
 
 

日志

 
 
关于我

声明,我搏客引用的文章只用作参考,并不代表我赞成文章观点,各位千万别乱用,有病去找医生才能保养好身体 我以刮痧拨罐等方法来调理身体,不见人是调不了的,不在广州或不肯来广州者,请免问病

网易考拉推荐

小柴胡汤如何治血证?晚清名医唐宗海为您解密+归脾汤在紫癜中的临床应用 + 止血【邓铁涛医话】  

2017-03-18 19:00:1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小柴胡汤如何治血证?晚清名医唐宗海为您解密 (转载)

发表者:赵东奇 127人已访问

导读:晚清名医唐宗海著有《血证论》一书,其所推崇的“和法”乃治疗血证之活法,称为第一良法。而和法之代表方,首推小柴胡汤,本文主要介绍唐氏运用小柴胡汤治疗血证及其兼证、变证,其辨证思路。

唐宗海(1862~1918年),字容川,四川彭县人,晚清名医,中西医汇通大家。《血证论》为其代表作,是书之编撰,缘其自幼体羸善病,早岁即习方书,有病则自调之,后患吐血、下血之证,翻阅各家医方书籍,施治罔效,又请名医诊治,仍无确见,身体日渐衰退,因困于血证之疾,故每于血证论述之方书,特别留意,并研究之,后得同里杨西山先生所著《失血大法》,获为至宝,潜心研习,并将《内经》、仲景之书,参悟体会,豁然心有所得,藉此治疗血证,十愈七八,“爰将失血之证,精微奥意,一一发明,或伸古人所未言,或补前贤所未备,务求理足方效”,著成《血证论》。是书刊行后,影响颇大,所论“止血、消瘀、宁血、补血”四法,深得后世表彰,宗为治疗血证之大纲。

精读《血证论》还可以看到唐氏治疗血证另一大特点,即十分推崇和法,认为和法乃治疗血证之活法,称为第一良法。和法之义,“表则和其肺气,里则和其肝气,而尤照顾脾胃之气,或补阴以和阳,或损阳以和阴,或逐瘀以和血,或泻水以和气,或补泻兼施,或寒热并用。”和法之代表方,首推小柴胡汤,该方达表和里,升清降浊,为治疗各种血证之活剂。唐氏运用小柴胡汤治疗血证及其兼证、变证,其辨证思路,无不给后世以启迪。今就书中所论,归纳分析如下。

一、和解退热 

血家易患感冒,以人身卫外之气生于太阳膀胱,而散布于肺,血家肺阴不足,壮火食气,不能散达于外,故胃气素虚,易召外邪,以其既有阴血损伤,又有外感表证,但用汗法,则血不升,气发泄,血随气溢而不可遏抑,惟用和解之法,能扶正祛邪,使先生其津,津足而火不食气,则肺气能达于皮毛,而卫气充。次疏理其气,使血分和则不留邪为患,外邪自解矣。故各种外感发热之证,可用小柴胡汤为主治之。

失血之人易患感冒,虽有发热恶寒表证,不可径用汗法,只宜和散,用小柴胡汤加荆芥、防风、当归、白芍、丹皮、蒲黄、知母、石膏、杏仁治之。肺胃不足之人感冒,肺胃阴伤,易召外邪,偶有感冒,即为头痛、寒热、身痛等证,治疗惟和解一法,生津调气祛邪,宜小柴胡汤加杏仁、荆芥、防风、紫苏主之。失血家外感伤其营卫,发热恶寒,不可发汗,以耗其气分之水液,宜小柴胡汤加荆芥、防风、紫苏、杏仁、薄荷、前胡、葛根和散之。血证之人外感,证见发热头痛,牙关紧闭,吐痰,抽掣,角弓反张,皆是卫气为病,宜小柴胡汤加荆芥、防风、紫苏治之。

失血家阳气郁于血分,证见身热郁冒,头汗出,乃因火闭于内而不得达于外之故,治宜解其郁,使遍身微汗,则气达于外,而阳不乘阴,热止血亦治矣,小柴胡汤主之。营卫不和,发为寒热,似疟非疟,不可作疟治之,宜小柴胡汤和其营卫而愈。瘀血发热,瘀血客于肌腠,阻滞营卫,发寒发热,似疟非疟,骨蒸盗汗,咳逆交作,以小柴胡汤加当归、白芍、丹皮、桃仁治之,瘀血在腑,证见日晡潮热,昼日明了,暮则谵语,小柴胡汤加桃仁、丹皮、白芍治之。

二、和血逐瘀 

和血逐瘀为《血证论》治疗血证之大法,唐氏认为,血既止后,其经脉中已动之血,有不能复还故道者,是为瘀血。既有瘀血,则新血断然不生,新血不生则旧血亦不能自去,故逐瘀生新为治血证之要法。瘀血之生,皆因气机阻滞所致,故当调气和血逐瘀,小柴胡汤加活血化瘀之品主之。

1.瘀血在经络脏腑间,周身作痛,以其堵塞气之往来,故滞碍而痛,宜用小柴胡汤加当归、白芍、丹皮、桃仁、荆芥治之。

2.瘀血在上焦,发脱不生,或骨膊胸膈,顽硬刺痛,目不了了,小柴胡汤加当归、白芍、红花、大蓟、桃仁治之。

3.血在中焦,腹痛胁痛,腰脐间刺痛着滞,小柴胡汤加香附、姜黄、桃仁、大黄治之。

4.瘀血在腠理,则营卫不和,发热恶寒,出现寒热如疟状,小柴胡汤加桃仁、红花、当归、荆芥治之。

5.瘀血在胞中,小腹胀痛,其人或寒或热,昼日明了,夜则谵语,甚至发狂,用小柴胡汤加桃仁、丹皮治之,血犹未结,但热入血室,用小柴胡汤加龙骨、牡蛎治之。

瘀血口渴,内有瘀血,气不得通,不能载水津上升,是以发渴,名曰血渴,小柴胡汤加桃仁、丹皮、牛膝治之。血臌,证见胁满,小腹胀满,身上有血丝缕,腹上青筋,脉数口渴,便短气逆,小柴胡汤加知母、石膏、防己、丹皮、猪苓、茯苓、车前子治之。

三、和肺止咳 

咳者气病也。肺主气,外合皮毛而开窍于鼻,外证鼻塞,皮毛固闭则其气反而内壅,呛出喉间,发为咳嗽,此外因之咳也;肺之气下输膀胱,转运大肠,通调津液而主制节,制节下行则气顺而息安,若制节不行,则气逆而咳,此内因之咳也。血证之咳,或先咳而后失血,或先失血而后咳,或暂咳即愈,或久咳而不止,种种不一,细推究之,因于失血虚劳。调治之法,须知咳固气病,必兼顾血分,故小柴胡汤加味,气分、血分两兼治之,是最为全和之法。

1.外感风寒致咳,证见头痛,恶寒发热,咳嗽喘息,甚至吐血,予小柴胡汤加紫苏、荆芥、当归、白芍、丹皮、杏仁和表清里。肺郁热致咳,证见久咳喘满,甚则咳血,乃因病生于寒,寒郁化火,治疗但温其寒,益动其火,宜清火疏寒,用小柴胡汤加苏子、款冬花以清郁火。

2.肺胀咳血,治宜小柴胡汤加荆芥、紫苏、杏仁、防己、木通、麦冬、马兜铃。痰瘀相兼致咳,治宜小柴胡汤加当归、桃仁、丹皮、云苓。喘息因气不达于外,而壅郁于内,宜小柴胡汤加杏仁,以转枢外达,使腠理通,荣卫和,气达于外,不壅于内而喘自愈。鼻塞声闭乃肺窍不通,宜小柴胡汤加杏仁、桔梗、荆芥、薄荷治之。

3.肝火乘肺呛咳,证见目眩口苦,呛咳数十声不止,咳牵小腹作痛,发热颊赤,宜小柴胡汤加五味子、青皮、龙骨、牡蛎、丹皮、地骨皮治之,重者加胡黄连。食复咳嗽,失血家,胃气清和,津液自生,火自降,痰自顺,而病自愈。若伤饮食,则中宫壅滞,气与火不得顺利,上冲于肺则为咳嗽,小柴胡汤加紫苑、麦冬、五味子、杏仁治之。

4.时复,谓血家春夏得病,次年春夏复发,秋冬得病,至次年秋冬病复发,值其时而仍病,故曰时复,失血家至秋时皮毛收敛,未能秘固,外合风气,内结郁热,发咳动血,皮毛洒淅,寒热作咳,宜小柴胡汤加荆芥、防风、桔梗、杏仁、蒲黄、苏木、栝蒌根、麦冬、桑皮、全皮、枇杷叶治之。

四、和肝降逆

肝为风木之脏,主藏血,肝气冲和条达则血海不扰,血脉得畅。肝郁化火,则血不和,火发为怒,则血横决,吐血、错经、血痛诸证由生。肝气横逆克土,则口燥泄痢,饥不能食,回食逆满,木挟水邪上攻,则痰饮,泄泻,呕吐。唐氏认为,血证之关键,在于冲气上逆,气逆则血升,出现动血之象,故治血当以治冲为要,冲气安则血海宁,欲宁血当先宁气,小柴胡汤和肝降逆平冲,为宁血止血之良方。

1.冲气上逆欲动血,证见颈赤头晕,火逆上气,咽喉不利,乳下动脉辟辟弹指,颈上动脉现出皮肤。冲为血海属肝,肝脉达于咽也,气逆血升有动血之象,宜小柴胡汤加龙骨、牡蛎以导冲逆。

2.呕血,唐氏认为呕血其病在于肝,盖肝木之气主于疏泄脾土,而少阳春生之气之寄在胃中,以升清降浊为荣卫之转枢,少阳转枢不利,肝木失疏泄之常,横肆侮土,故成呕逆,凡呕皆属于肝,而血又为肝之所司,见呕血之证,断以调肝为主。先干呕,然后呕血,呕血后仍发干呕者,皆少阳之逆气也,先用大柴胡汤加蒲黄、丹皮、桃仁、当归治之,呕血既止,再服小柴胡汤以调和营卫,转枢表里,使上焦得通,津液得下,胃气因和,呕哕自止。

3.目衄,小眼角出血,乃少阳相火随经脉而出,冲动肝经血分则生血筋,窜入瞳珠,及胬肉长出,亦见流血,宜小柴胡汤加青皮、当归、红花、龙胆草、丹皮,外用杏仁、白矾、铜绿点之。

4.耳衄,耳中出血,此乃足少阳胆脉绕耳前后,手少阳三焦之脉入耳,相火旺,挟肝气上逆,及小肠相火内动,因得邪血妄行,治法总宜治三焦、胆、肝与小肠经,用小柴胡汤加五苓散统治之。

5.零腥,即吐出黄白色,如米粟点粒大小,味腥臭之浊唾,乃吐血之后,血分瘀热所化,或未吐血之前,血分之热化为星点,先吐星点,后乃吐血,此时血尚未动,但当治其气分,气分清而零腥自除,小柴胡汤治之。

6.红痢,痢下纯红,伴腹痛如刀锥,乃血痛也,是以痢发于秋,肺令当秋,克制肝木,肝不得达,故郁结不解而失其疏泄之令,是以塞而不通,调肝则木火得疏泄,而血分自宁,达木火之郁,宜小柴胡汤去半夏加当归、白芍,白头翁汤或四物汤加蒲黄、五灵脂、延胡索、黄柏、龙胆草、黄芩、柴胡、桑寄生治之。

7.恶阻,胃气以降为顺,今因有胎,子宫收闭,冲气不得下泻,转而上逆,挟胞中之水,以干胃土,为痰水上溢,因而呕吐,宜小柴胡汤清胃降火或合麦门冬汤主之。口苦者为胆热,小柴胡汤加黄连治之,苔白为湿热内蕴,小柴胡汤加花粉、石膏、滑石、木通治之。

五、和脾止泻 

脾为湿土,滋生万物,将养脏腑;胃为燥土,受纳万物,肝胆之气寄于胃中,以疏泄水谷,故水谷之运化消磨,脾胃肝胆之气共主之。若脾阳不足则不能蒸化水谷,脾阴不足则不能运化水谷,肝气不调则不能疏泄水谷,肺气不清肃则影响水浊之运化,由是腹胀、泄泻、痢下、水浊,诸证丛生,治疗此证,当调肝肃肺、滋脾和胃,不惟单治脾也。故以小柴胡汤加减主之。

1.脾阴不足,谷食不化,以小柴胡汤去半夏,加花粉生津化谷,补养脾阴。食积泄泻,泻后痛减,臭如鸡卵,噫气作酸,失血虚人,停食作泻,宜小柴胡汤加山楂、神曲、麦芽、莱菔子治之。

2.中寒洞泄,失血之人,内伤饮食,则反壅实生热,往往出现泄泻伴手足热,口干气逆,用小柴胡汤加枳壳、厚朴、大黄,轻则加莱菔子、麦芽治之。

3.痢下白浊,病发于秋,乃肺气不清肃,影响脾土运化,水浊气滞而为痢,宜小柴胡汤加花粉、杏仁、枳壳、桑皮、茯苓、知母、桔梗以和之。

六、小柴胡汤总结 

唐氏治疗血证,推崇和法,他认为出血之证,多与气机失调有关,气逆则血升,故治疗血证,当以调气为先,以和法最为允当,在其治疗出血证所倡止血、消瘀、宁血诸法中,亦贯穿了和法。失血者患其他病症,因有阴血损伤的基础,既是实证,亦不可攻,而以和为第一要义。小柴胡汤为和法之代表方,内调肝胆脾胃升降,外和营卫气血出入,调气活血祛瘀。降气止咳,止呕,升津止泻,可用于多种病症,故唐氏在血证及内伤杂病的治疗中将小柴胡汤运用得出神入化,颇值后人借鉴。

本文转载自http://blog.sina.com.cn/u/3110925447

归脾汤在紫癜中的临床应用 (转载)

发表者:赵东奇 94人已访问

导读:归脾汤出自《济生方》,由党参、白术、黄芪、茯神、龙眼肉、酸枣仁等12味药物组成。功用为益气补血、健脾养心,主治心脾不足所致心悸、失眠、多梦、食少体倦及脾不统血所致出血证。笔者在临床中应用归脾汤治疗过敏性紫癜和血小板减少性紫癜取得了显著疗效,现举例如下。

归脾汤由宋代严用和所创。在《济生方》中,严氏用以“治思虑过度,劳伤心脾,健忘怔忡”。归脾汤由党参、白术、黄芪、茯神、龙眼肉、酸枣仁、木香、当归(明·薛己加)、远志(薛己加)、甘草、大枣等12味药物组成,临床用以治疗“心脾两虚证”。它是“补益心脾法”的代表方剂。方中黄芪甘微温,补脾益气;龙眼肉甘温,补脾气,养心血;人参、白术甘温补气与黄芪相配,加强补脾益气之功;当归甘辛微温,滋养营血,与龙眼肉相伍增强补心养血之效。茯神、酸枣仁、远志宁心安神;木香理气醒脾,使之补不碍胃,补而不滞;甘草补气健脾,调和诸药。笔者现就20余年的临床实践,就其在血液系统中的“过敏性紫癜”和“血小板减少性紫癜”中的临床应用做一简述。

过敏性紫癜 

过敏性紫癜,又称出血性毛细血管中毒症,是一种毛细血管变态反应性出血性疾病,与血管自体免疫损伤有关。临床特征除紫癜外,常伴有皮疹、神经性水肿、关节炎、腹痛及肾炎等。

过敏性紫癜临证较常见。发病年龄多为少年儿童与青年(7-28岁之间),春秋季多见,起病前半月多有上呼吸道感染史。笔者自1983年以来,运用归脾汤加减治疗23例,汤剂35剂为1个疗程,结果治愈15例,显效6例,效果不明显2例,总有效率为97%。

[例一]郑某,男,19岁。

2003年4月患“过敏性紫癜”在家乡治疗而愈。

2004年10月再次发病。双臂及双下肢紫色斑点,膝关节疼痛,腹痛,大便色黑。经市级(三级)医院确诊为“过敏性紫癜”并住院治22天后,紫癜消退,但仍有腹痛、关节疼痛、大便潜血弱阳性。由于家庭经济条件所限,出院用中药调理。

现症见:头晕乏力、心慌、气少、纳差、便溏、面色白、舌淡、脉细弱。

证属:心脾两虚、脾失统血归经之职。

药用党参30g,白术12g,黄芪30g,当归15g,茯苓10g,广木香10g,龙眼肉15g,炮姜10g,甘草6g,大枣4枚,伏龙肝30g(煎汤去渣后煎余药),乌药15g。水煎服,每日1剂,共服用30余剂,腹痛、关节疼痛消失,大便潜血转阴、体力增加、舌苔薄白、脉象和缓有力,遂改用丸药早晚各服9g,以巩固疗效。

血小板减少性紫癜

血小板减少性紫癜(ITP)是一类临证上较为常见的出血性疾病,有急性与慢性之分。笔者20余年来,运用归脾汤化裁医治19例,疗效肯定,总有效率为95%。

[例二]刘某,女,33岁

患慢性血小板减少性紫癜3年。

经常头晕、鼻、牙龈出血、心悸、气短、善太息,曾多次住院运用激素治疗,病情时轻时重,基本不能参加生产劳动。一次邀余试诊,症见面色萎黄、牙龈苍白肿胀有血痕、精神疲惫;心悸气短、失眠多梦。经期1周以上,量多色淡。舌苔薄白、脉虚弱无力。

证属:心脾气血俱虚之候。

药用太子参45g,白术12g,黄芪20g,当归12g,茯苓10g,远志6g,枣仁15g,柏子仁10g,木香10g,龙眼肉15g,生地15g,白芍10g,白茅根30g,大枣5枚。每日1剂,水煎服。

本方化裁服至40剂后,精神转佳,睡眠香甜,头晕等症消失,食欲、体重增加、经期、经周期基本正常、牙龈未再出血,体质好转并能参加生产劳动。诸症悉除,嘱早晚服蜜丸9g半年以固其效,随访2年,未再患病。

讨论

古代医家对归脾汤运用阐述较多。元代危亦林《世医得效方》日:严用和“归脾汤,治思虑过度,劳伤心脾,健忘怔忡”诸症之外,尚可治疗“脾不能统摄心血以致妄行,或吐血下血”。

归脾汤是针对心脾两虚证而设,因此说它是补益心脾法的代表方。心脾两虚证在临床上常见于多种慢性疾病或慢性疾病中的不同阶段。运用归脾汤治疗慢性疾病的主要指征(条件)是:①心悸气短;②善太息;③舌淡、脉细弱或虚大无力。次要条件有:①贫血面貌(面色、结膜、口唇、舌质苍白等);②失眠、健忘、多梦、懒言、纳差、便溏;③各种出血症(因脾不统血造成)。临床只要具备主、次要指征两项以上者,即可使用。

用药要灵活而不乱,健脾为重,可辅以丹皮、生地、白芍、白茅根、赤石脂以甘寒养血滋阴为治。

运用归脾汤治疗该病服药时间较长,宜做好患者思想工作,要求患者解除疑虑,保持健康向上的乐观情绪,医患协调合力,持之以恒,收效方显。

来源:《实用中医内科杂志》,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止血【邓铁涛医话】 (转载)

发表者:赵东奇 6人已访问

出血,特别是大出血,如不及时止血,将有生命危险。急则治其标,治标止血此时占有相当重要的地位,能救人于倾刻,达留人治病的目的。个人常用之止血法,有以下几种。
(一)吐血咯血
(1)用5岁以下之健康男孩之中段尿,送服止血散1~3克。
(2)用梅花针叩击人迎穴,以人迎穴为中心,叩击周围直径1寸至寸半(同身寸计),从中心开始圆周扩大;左右各叩击1~3分钟,每天1~3次。
(3)辨证用药以治其本。
我曾用上法救活过肺病大咯血及胃病大吐血之患者均效。
在70年代于农村带教巡回医疗期间,曾遇一老翁肺结核空洞型大咯血,到诊时见其被家人搀扶撑卧床边,不时大口地咯血,面色腊黄,无神无气,遂急取其孙子童便1杯,冲服止血散并唤其家人急到镇上买小缝衣针1包,制成梅花针叩击人迎穴,双侧穴位轮流叩击,1日4次。渐见血止,后煎服八珍汤加阿胶,结果将病人抢救过来。1973年我院集中编写教材期间,同室的老师周某,年迈 70,本有胃溃疡,因赴宴饱餐,半夜入厕,呕吐泄泻,余被吵醒,急往前看,只见他扶持厕边,颈软头倾,脚前一滩咖啡样呕吐物,大便如柏油,便知其伤食引至胃出血。当时身边无梅花针,急用手指代之叩击其人迎穴,10分钟后,人觉舒缓,并主动要求继续叩击。后即送回我院附院救治,会诊时处拟清热和胃降逆之品加白及,后渐得愈,整个治疗过程未曾输血。
童便一般是指10岁以下健康男童之尿,以5岁左右为佳,去头去尾,取其中段。童便能引火归原,引浊气下行,气火得下则血归其位。《纲目》指出:“凡人精气清者为血,浊者为气,浊之清者为津液,清之浊者为小便,小便与血同类也。故其味咸而走血,治诸血病也……又吴球《诸证辨疑》云,诸虚吐衄咯血,须用童子小便,其效甚速。盖溲溺滋阴降火,消瘀血,止吐衄诸血,每用一盏,入姜汁或韭汁二三滴,徐徐服之,日进二三服,寒天则重汤温服,久自有效也。”据有关临床报道,治疗肺结核病咯血,取12岁以下无病男孩或病者本人的新鲜中段尿加糖调味,趁热服,每次150~300毫升,日服2次,血止后连服2~3天以巩固疗效。据24例观察,服后有22例血止,平均为2.8天。又有治疗溃疡病胃出血,童尿每日2次,每次服100毫升,共治疗83例,有效率为97.6%,但对肿瘤出血无效。
止血散,由血余炭、煅花蕊石、白及末、炒三七末,等份共为极细粉末而成,此散为自拟经验方,方中数药皆为收涩止血佳品,止血而不留瘀,内外出血均可用之。其中,三七末能走能守,炒至深黄色后则守多于走,故止血宜炒用。若三七末临时单味独用,须注意“去火气”,去火气之法,可将炒过之三七末放置冰箱24小时即可用。我曾用单味三七末治疗鼻衄多日反复发作不止及胃溃疡潜出血日久不止之患者均效。此外,要注意的是,止血散数药为末时,一定要研成极细之粉末,一者,极细之粉末能增强止血效力;二者,可避免胃溃疡者服后因粉末粗糙而引致胃病的发生。
人迎穴,在颈大动脉应手,侠结喉,两旁1寸5分处,具有通经络,调气血,清热平喘降逆之作用。吐血咯血,血随气脱,气随血虚,叩击该穴救治,因其属足阳明胃经之要穴。能候五脏气;足阳明胃经为多气多血之经,叩击人迎旨在振奋阳明,焕发气血,使气机充和,血脉固守。此外,人迎又是足阳明、少阳之会,梅花针叩刺,能清泄火热,调和气机,通畅经络,平降逆乱,故能治吐血咯血。因本穴不能深刺,故用梅花针叩之。
(二)血崩
(1)单味血余炭3~9克,1日3次冲服
曾治一许姓妇人,48岁,患血崩。1958年11月起病,每于月经来潮的头几天,血下如崩,即头晕卧床,10多天后月经渐止,需炖服人参等补品,才能起床作轻微之劳动。服中西药近5年未愈,曾用价值200多元1副的人参、鹿茸、肉桂等竣补之品制成蜜丸,服完后不但无效,且血崩更甚。
到诊时正值月经过后,精神不振,体倦乏力,观其面色萎黄少华,舌质淡嫩,苔少,切其脉细弱,一派虚象。究其致虚之由,乃因冲任不固,月经失常,失血过多,为病之根本,血虚为病之标。故前医累用补气以至大补气血阴阳之剂未效。若塞其流,使病人赖以濡养之血液不致崩耗,则病可愈而身体日壮矣。
止血塞流,应用何药?根据多年之经验,血余炭当属首选。
血余炭性平,药力温和,为人发煅炭而成,有止血、散瘀之功。且发为血之余,又为肾之荣,肾主藏精、生髓,故煅炭存性之血余炭又有固阴之效,十分适用妇科失血证。本品既能止血,又不留瘀;既能活血,又可固阴,寓开源于塞流之中,治失血证之妙,非他药可比。故余治妇科失血方中,每每伍入此药,多能收到满意的疗效。

治此患者亦不例外,单味使用,冀其药力之至专。因考虑市上出售之血余炭杂而不纯,若能用血气旺盛的青年人之头发制成,效力最好。故为之收集广州中医学院某年级学生自己理发所积存的头发约数斤,洗净分3次煅成血余炭120克,研为极细末,嘱每服1.5~3克,日服3次,每于月经来潮第2天开始服,连服3~5次,血来多则多服,血止则停服。每次月经来时依法服用(并嘱其停服一切补品,补药及其他药物)。第1 个月患者服药第三四天血崩渐止,第2个月即无血崩现象,且月经5天干净,但经量仍多于正常,之后月经逐月减少,如是者服药半年,共用血余炭120多克而收效,体亦日健,5年之后,年虽五十多,在干校劳动之强度为一般年轻妇女所不及。
(2)艾灸,用切肤灸法,即将艾绒搓揉成绿豆大小,置于右侧隐白、左侧大敦,行直接灼灸,1~3壮便可。
曾治一妇,月经暴至量甚多,手头无艾,乃借用香烟代艾直接灸之,中午施灸,下午止,喜甚说:“中医也能救急”!
月经来潮量多于平常几倍者,亦可艾灸。服胶艾四物汤亦效。不少妇女因月经量多或月经时间过长,引至头晕、心慌、精神不振等多种症候,可于月经来后第2或第3日即服上方,月经止后再服一二剂停服,下次月经来潮又再照方服,如此行之三四个月便愈。笔者曾用上法治一产后大出血并休克之患者,先用艾灸隐白与大敦,然后用悬灸法灸两侧足三里及百会穴,悬灸至40多分钟,血压回升稳定。再予养血凉血止血之汤剂以治其本而愈。
本文转载自http://blog.sina.com.cn/u/1160071212

赵东奇文章列表

  评论这张
 
阅读(255)|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