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舍得

溶经方于刮痧拨罐以养生治病,合食疗培元觅健康

 
 
 

日志

 
 
关于我

声明,我搏客引用的文章只用作参考,并不代表我赞成文章观点,各位千万别乱用,有病去找医生才能保养好身体 我以刮痧拨罐等方法来调理身体,不见人是调不了的,不在广州或不肯来广州者,请免问病

网易考拉推荐

【转载】赵锡武谈表证及发热的治疗赵锡武治疗糖尿病的经验 赵锡武论治癫痫病 赵锡武谈中风的证治   

2017-02-28 19:09:27|  分类: 高人理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赵锡武谈表证及发热的治疗

谈表证
   临床常见表证,应从表解,即从汗解,常因处理不当而延误,甚至发生变证。由于表证有各种不同的原因,治法也就不同。
  一、风寒署湿燥热六气以生万物,六气本不为病,而人如不御严寒,不避酷暑,则亦能为疴,是“以人找病”,这种表证虽是有恶寒,体痛等表证的表现,但无表邪,因六气本不病人而人自犯六气,这一类有表证无表邪者,通过调节人体功能和其营卫,则汗出热退即愈。
  二、风寒暑湿燥热,失其正则变为六淫,则害万物,而人虽深居密室不出户屠,亦难避发病而且不分老幼,沿户传染甚至死亡,这种表证,虽与前者现证大致相同,所不同者是既有表证又有表邪(如细菌,病毒……),因此治法亦不同,非单独发汗所能愈。第二种古名温病俗名热病,即现在之传染病,为既有表证,亦有表邪热病,必须清热。热盛则仿阴,故须养阴,有表邪必须解毒,热盛则血浊,浊则邪不易分利,故当养阴以稀释血液。若排毒而不解毒则徒伤正气解毒而不排毒,则邪留体内。必须清热养阴,解毒排毒同时并举,方能无弊。然而细菌、病毒以及原虫等病原体,是否应归纳在六淫范畴里,当今颇有争沦。此有待探讨。

 

发热的治法
  发热是证而不是病,为多种疾病所共有,故发热不能离开多种疾病而单独的自成一病,必另有每病的原因所在。高热是这样,低热亦莫不如此。
  发热既为各病所共有,则发热的原因千头万绪,而非一端,故治无定祛,则如何处理颇费思考,但是归纳起来可分为内伤发热与外感发热两大类。外感发热表现在鼻,内伤发热表现在口。外感发热贯彻病之始终,内伤发热时有轻重。阻盛则热,阴虚亦热,邪气盛则实,精气夺则虚。有邪为实)无邪为虚。新病多实,久病多虚。治外感去其所本无,治内伤复其所固有。据此施治似乎不难,但发热既为多种疾病所共有则原因复杂,治疗并非容易,发热既不能脱离疾病,自为一病,那就必然要附有各病的主要证候出现,既有主证表现亦就非无迹可寻,,若能掌握主安矛盾,则治疗亦并不难。
  人生以‘形脏四,神脏五’为基础,而营内营,外卫以生',内营者即天食人以五气,地食人以五味,以养五脏六腑四肢百骸,名为升降出入,推陈致新,凡人体应有之物质不可缺少,缺则为病,非应有之物,不可加,加之则亦为病。故每当异物侵犯人体时,则体内功能立起自卫作用,以排除之,是为外卫。当此之时,体温或多或少必然增高,是为发热,热是正气抗邪之自卫作用,正胜邪则热遇,不胜则不退。必待医药以助之,多种疾病,虽发热原因不同而表现于营卫则同。
  风、寒、暑、湿、燥,热(火),得其正则为六气以养人失其正则为六淫以伤人。故仲景有“风气虽能生万物,亦能害万物,如水能浮舟,亦能覆舟”之喻。饮食起居情志劳逸莫不如此,清代尤在泾说: “无形之邪,人结于脏,必有所据,水,血,痰,食皆邪薮也’,是言无形之邪必附于有形之休,而各种病邪皆能附于水血痰食之闾,当邪正交争之时如风吹柳,如鱼吞钧,必有迹象表现是为证,而发热则是症状之—种,每当邪正交争之时,由于身体功能自卫反映,体温血轧脉搏必有改变,这种改变外感内伤均能引起,故发热原因绝不单纯,必须观其脉症,找出主要原因,有主因必有主证,先察因,再治证,即《内经》所说,先因伏主,何谓主证,如泻心汤之心下痞为主证,柴胡汤胸胁苦满为主证,麻黄汤以无汗恶寒为主证,桂枝汤以汗出恶风为主证,葛根汤以项背强为主证)等等,既要辨主证,又要辨出主证中之主证.如自利呕吐,四肢逆冷,脉微细,何以有时用四逆汤,有时用吴茱萸汤,盖四逆汤以自利为主证,以呕吐为副证,吴莱萸汤以呕吐为主证,以自利为副证,吴茱萸汤有心下逆满,四逆汤则无此证,四肢逆冷,脉微细,下利呕吐是两者之共证,心下逆满是吴茱萸汤所独有之个证。又如胃溃疡既可用甘草泻心汤,亦可用一贯煎,或逍遥散。盖噫气泛酸肠鸣,下利者矛盾在胃,故用甘草泻心汤,舌赤无苔脉弦善怒无酸者,矛盾在肝阴故用一贯煎.焦思苦虑。废寝忘食病由肝郁)故用逍遥散,是病同而因不同而治亦不同.同为浮肿,腰以上肿则发汗,腰以下肿则利小便,所谓同病异治者此也。宋代庞安时所著《伤寒总病论》有交厥阴之说,与《素问?玉版论要篇》说, “揆度者,度病之浅深也,奇恒者)言奇病也.请言道之至数,五色脉变,揆度奇恒,道在于一.神转不回,回则不转,乃失其机”。以上两条理论最关重要.平人正气运行有恒一之规律故奇则为病,恒则不病,病则失生理机能之恒,平人正气运行之规律;由内而外始于厥阴,终于太阳,是言其恒,病则怕外而内由太阳始是言其奇,奇则打乱正气,运行之规律倒行逆施。故曰“回而不转”.<伤寒论》所论之六经是从病理言之,《内经》是从生理言之,庞安时所说交厥阴是说病后必须使正气运行之规律恢复正常,而交厥阴则阴阳自和必自愈,柴胡剂为交厥阴之主方,桂枝汤是和营卫之要剂。营卫为气血之源,气血乃营卫之体,营卫之源来自中焦,若饥饱劳役,伤及脾胃则必影响营卫而发热。东垣补中益气之类是内伤发热之主方,至于杂病如黄疽疟疾、中署虚劳、痢疾各病均有专证专方。陈无择关于六神散云小儿热止复热,世医到此尽不能晓或用凉药或再解表或谓不治,此表里俱虚,气不归元而阳浮于外,所以再热非热症也)宜此汤和其胃气则收阳归内而身凉矣.据此则四君等剂,为收阳归元之剂可知。

  
病 案 举 例
   1957年在北京儿童医院协作时,治一田姓儿,方1岁,患脑炎高热不退,神昏痉厥,病儿床下置巨冰一块,另以冰囊敷其头部,复以冬眠灵,使其沉睡,但儿醒时痉厥即作,高热如故,邀余会诊,凡安宫牛黄,局方至宝,紫雪、白虎及清热解毒滋阴增液等剂均用之不效,查其舌赤烦躁,遂以黄芩黄连阿胶鸡子汤治之,服后热退病愈.同时有高姓女年9岁同患脑炎高热痉厥、未至昏迷,再用前方毫无效果,以其口苦舌赤脉弦细而数,遂改用一贯煎数剂乃愈,病儿病同因同而用药不同以其一为少阴、一为厥阴,病同而位不同,正不同故法不同,是谓同痞异治。
   一2岁男儿发热不退年余。约予会诊其脉细弱无九面色皓白,舌质谈,二便调,乃脾虚所致而用陈无择银白散为汤治之获愈。
  李女,15岁,突患腹泻发热,全身乏力骤然贫血,血红蛋白下降为4克,输血数次,屡输屡降.转院数处均未确诊,乃回而就医其脉数而无力,食减面色苍白,神疲乏力先后以柴胡桂枝汤及小建中汤治之热退能食,体力亦增,面色红润,血色素增至花11克而愈。
  杭某,年40余,患发热高达38~c,每数日一发,反复发作九年之多,屡治无效,按《伤寒论》厥热互作之理,投四逆散、乌梅丸治之而愈,不再发作。
   张某,50余岁。患胃痛自私经某医院冶之无效,就予诊治,查其脉沉无九舌苔薄白心下痞痛,与甘草泻心汤.嘱服三剂持方即归。自检体温为39~C,乃问该药是否仍可服,答可以照服。服后汗出热退痛止病愈。
  曾冶一妇科患盆腔炎久热不退。服中药温经汤数剂而热退另一妇,患发热,曾用西药治疗无效。查其口腔前阴均有溃疡乃狐感病之故,仿甘草泻心汤洽之而热退。
  焦某,年so余,因患胃穿孔而手术,手术后发热不退,舌赤红无苔,烦渴,无汗不恶寒,大便闭,脉数无九以其术后伤血血虚不能作汗,以归芍饮加生地茅根等药,以资汗源;汗出而热退。 ?
  肖某,9岁,发热咳嗽头痛,咽疼半月余,初与辛凉解散表作感冒治之,而热不退乃赴儿童医院查血白细胞为一万四千,体温38'C并作结枝菌素试验(—),复请余诊,查其舌苔白如积粉,脉数无力,面色发白,以三仁汤加减嘱服三剂,归家后巳中午十一服药,当即呕吐无遗,继服二煎下午三时吐泻交作,遂又服第二剂,药后未再吐,热退病愈。
  棍据以上数例说明发热是人体对疾病的自卫反应,是证而不是病,欲治其证,当治其病,找出主要矛盾因势利导,则汗、和、下.消、吐,清,温、补诸法均可治之,而无恒定之法。

赵锡武治疗糖尿病的经验 

糖尿病属中医消渴病范畴。古今医家对其病因病理论述甚详。多认为病因损伤肺胃肾之阴液而形成本病。但张景岳认为中消病,病在脾胄。朱丹溪认为: “酒面无节……脏腑生热”。消渴之主因为酷嗜炙博,胃热灼脾,迫使脾阴输泄无度。胄为阴明燥金,脾为太阴湿土,胃需脾阴之濡,牌需胃阳之煦。若恣食肥甘,或纵欲损泄肾阴,阴虚火炽以致胃火亢盛,逼迫脾阴,使胃失其润则火益炽,胃阴伤,胃热盛。胃热则消谷谷消则善饥。临床多见热盛伤阴之证,且阴虚与燥热二因互为因果。阳点者甚少。病初虽有上,中,下三消之不同,其始虽异,其终则同。病久多见三焦俱瘸,三消合一之证,必至晚期阴损及阳,始显阴阳两伤之侯。

  治则早期当以养阴清热泻火为主,肺胃兼治。中期当绕用养阴,益气为主。若见大饥大渴则谨防寒凉太过,顾置脾臂。末期则应针对阴阳俱虚证侯相应施治。

  据水虚不制火的病机,以养肾阴为主祛,但肾阴亏及于肾阳,则也当兼顾肾阳。水要升,火要降,方能水火既济,当用桂附蒸动阴水,以生升津液。金匮肾气丸为益火蒸水之剂;寒之不寒是无水也,壮水之主以制阳光,热之不热是无火也,益火之源以消阴翳。后期阳气虚寰,不能蕉动肾札当温阳以蒸肾水此时清热降火之剂当慎用,忌用苦寒直折之晶。根据“壮火食气,气食少火……少火生气”、 “气能化札火能耗水”的论点,应当重用参芪益气诸品。

  一般中晚期患者常用下方:
  生熟地各30克 天麦冬各12克 党参so克 当归9克 山萸肉12克 菟丝子30克 元参12克 黄芪30克 茯苓12克泽泻12克
  阳明热甚尚口渴者加白虎汤,川黄连口清胃之浮火。余如石斛、花粉、葛根、乌梅、五味子诸品可随证选用.
  末期阳虚者可用金匮肾气丸之类,其中桂,附可各用至9克。腹胀加厚朴,腹泻者茯苓。泽泻增量,去生地,熟地减量。兼见高血压者加杜仲、牛膝,控制饮食甚为重要。大量地黄剂可减少食量。有冠心病者加瓜妻,薤白,半夏。
   古人虽有上、中,下三消之分但在临床上往往三焦俱病不易划清,本以上治则即可。

   附病例简
   张某:男,49岁;军人。
   1971年发现糖尿病,查血糖(ⅲ),血糖232mg%,有多食多尿、口干口渴等症状,诊其脉数,苔薄白,辨证属消渴,治法采用滋阴清热,益气生津法,方用生石膏10克,熟地45克,当归15克;菟丝子3o克,党参30克,元参13克,拘杞子15克,二冬各9克,川连6寓,乌梅12克,泽泻12克,花粉12克,红人参9克;每日一剂水煎服,共服30余剂上述症状消失,血糖下降为156mg%连用药四个月无何自觉症状,再查尿糖(土),血糖下降为l36mg%,为巩固疗效制成片剂继服。

赵锡武论治癫痫病  

一、概述
   癫瘸病,前人通过多年临床实践,将其分为风痫、惊痫’、食痫’等三种类型。.
   “风痫”因肝风内动所致, “食痫’因饮食不节所致。可按其病因或发病原理进行分类。似乎还应包括“痰饮痫”,饮瘸’, '虫瘸’等。
   从临床辨证治疗角度来看: “风瘸”的主证是以抽搐为主,且常伴以头痛,治宜潜阳镇撮熄风之婀,方用风引汤;“食痫”是因食积而抽搐,多见于小儿,取法宜下, “痰饮痫应化痰;“饮痫”当祛饮。
   二,证治
   根据前人经验,结合多年临床实践,将其二归纳为以下几型进行治疗。
   1.普通型:—般癫痫或用西药如苯妥英钠治疗而好转,而停药又发或不能控制或不能根治,常有发作性抽搐:或伴有头痛头晕者,宜用潜阳和肝,通便祛痰法治疗,用通用方(即柴胡龙骨牡蛎汤加减);柴胡18克、黄芩9克、半夏12克、芍药9克、炙草9克,丹参3o克,桂枝9克、茯苓12克、生龙牡各18克、大黄9克克、生姜9克,大枣10枚擘水煎服,每剂煎二次,
   2.痰盛型(即所谓痰饮痫之一种),痰量较多,发作时尤甚者,先用礞石滚痰丸早晚各服9克,连服二日以下其痰,第三日开始再用以上通用方。
   3.饮盛型痰之稠者为痰,稀者为仇平时或发作后,除有稀痰外,发病时气短,心下逆满为其特征,宜先化饮祛痰用小青龙汤可获愈.麻黄6克,五味于9克,半夏12克,,桂枝9克,白芍9克,甘草9克,细辛6克、干姜9克。水煎服,每剂煎二次,早晚各服一次。
   4.久痫型:发病多年不愈或多日发作一次,如有痰或饮等证,先依证治疗,由于其久病多虚则宜用治本方:升麻120克,贝母60克,田螺盖焙干60克,鲫鱼焙干一条(约6o克重),共为细末,炼密为丸,每重6克,早晚各服一丸。 ’
   附注,此方应久服方可获效。
   5.频发型:癫痛发作较频,甚则每日发作数次,常伴头痛头晕者宜先用风引汤加减:生龙牡各10克,生石膏18克、寒水石12克,紫石英30克,赤石脂18克、滑石12克、干姜9克.桂枝9克、甘草9克、大黄6克,地龙12克,全蝎3克。水煎二次,分两次服.待症状减轻时再用通用方,如经服药后半月以上发作一次,或去掉苯妥英钠等西药而病情不加重者,改用久癫之治本方.
   6.虫痫型(包囊虫引起),证见头痛较甚,脸上出现白斑,舌尖有红点,像复盆子舌(称谓杨梅舌),治法祛虫,头痛甚者选用人参败毒饮加雄黄或送乌梅丸30克或化虫丸。
   化虫丸处方:
   雄黄30克 雷丸60克 干漆30克 百部90克 鹤虱oo克 枯凡30克 槟榔60克 苦楝根皮30克 川椒30克乌梅6o克
   制法:水小丸,每服6克,日服三次。久痫方还能治夜游症。 ’
  另外,久病而虚可用未出胎的小羊一只用白水煮,汤干时,加入半斤黄洒使之达到沸点(开锅)放入半斤红糖,溶化后即取出一顿服完。
  取柴胡龙骨牡蛎汤加味为通用方,是因该方兼顾范围较广,方中柴胡,龙牡可以和肝潜阳熄凡适于风痫。丹参与龙牡可以养血镇搔可治疗惊痫。大黄,甘草、半夏又可消食化积而治食痫。又根据多年经验摸索以化虫丸杀虫来治疗虫痫临床收到较好效应。总而言之,治疗癫痫尚须辨证论治。

赵锡武谈中风的证治  

关于病名。就风证而言,其病位在肝(相当于神经系统)。中医理论, ‘诸风掉眩,皆属于肝”, “风气通于肝”,便是证据。所谓中风,病中于督脉,而非为风邪所中。因此不能顾名思义的认为中风是为风邪所中的病症。刘河间谓:“凡人风病,多因热甚,而风燥者为其兼化,以热为其主也。俗云风者,言:末而忘其本也。所以中风瘫痪者,非谓肝木之风实甚而卒中也,亦非外中于风尔由乎将息失宜而心火暴甚,肾水虚衰,不能制之,……则阴虚阳实而热气怫郁,心神昏冒,筋骨不用,而卒倒无所知也。多因喜怒思悲恐之五志有所过极,而卒中者,由五志过极,皆为热甚故也……。。对此论点我们是赞同的
  关于本病的命名及分类问题,不同意强分为类中,真中,认为只要系脑血管意外,皆可谓之中风,但虚实寒热之辨是必要的。类中之名不切实际。观《内经。贼风篇》可知。

  关于中风前的朕兆问题。清代王清任《医林改错,中详细描述了未病之前的表现,颇值临床中注意以提高警惕。临床体会有三点很重要:指麻木凉,肢体局部的知觉障碍,常自觉一瞬间意识不清,而年在40以上者,在1到 2年要特别注意警惕,采取积极的治疗措施,预防本病的发生。

  本病具体治疗方法:在昏迷期神志不清,病情危重,先予通关散(细辛、法半夏,皂角等分研末)少许吹于鼻中。其意义有二:其一是治疗意义,促使苏醒,其二是判断预后谓有嚏者生,无嚏者死。继予生姜汁、白矾灌之,灌后探吐。

   第二步,予再造丸每日二次, 1—2日用毕,不宜多用。本药作用有三类,因其虫药多,可调节神经功能失调,其二有养血药,具有化瘀通络作甩其三为有祛风药,有调节发汗中枢改善末梢血循环及感觉神经末梢功能,在此间可配用录验续命汤(脑溢血可用本方,脑血栓形成则可用小续命汤)。

  第三步,安宫牛黄丸或苏合香儿对于痰盛有热象者予安宫牛黄丸或至宝丹,热盛于阳明证见便干舌燥宜予紫雪丹,亦可用三化汤,兼湿者予苏合香丸。

   上药用至苏醒,其后遗症治疗如下:
  半身不遂为主,兼血压高者,予潜阳通络,选用风引汤(大黄,干姜、龙骨,桂枝、甘草、牡蛎、寒水石、滑石、赤石脂,白石脂、紫石英、石膏)加磁石,龟板,鳖甲、生铁落。痰盛阳亢,血压过高也可以予天麻钩藤饮配合录验续命汤(麻、桂,归、参、石膏,干姜,甘草、芎,杏仁)。便干舌燥阳明胃热,予三化汤或调胃承气汤。半身不遂善后方,选用候氏黑散(菊花、白术,细辛,去苓,牡蛎,桔梗,防风、人参,矾石、黄芩、当归、干姜,川芎、桂枝)宜冷服。如无大便干热象时,血压已降高血压症状巳减,留有后遗症麻木无力,屈而不伸,臂不能举可用强筋壮骨,遣经疏络法,则用桂枝汤加黄芪,当归,杜仲,续断,天麻,冬虫夏草、仙灵脾、鸡血藤,香附、乌药、高良姜、伸筋草,山甲等以善其扁病愈后还可用候氏黑散加六味地黄丸以巩固其疗效。

  以失语为主,选用费寿解语汤、地黄饮子、河间羚角散。资寿解语汤:防风、附子,天麻、枣仁、羚羊角、官桂、羌活、甘草。地黄饮子(河间方):熟地、巴戟天、山萸肉,石斛、肉苁蓉.附子、五味子、官桂,白茯苓,麦门冬、菖蒲,远志。
   关于脑血栓形成,视病情再配用活血化瘀药如桃红四物汤关于脑软化,可选用清。王清任补阳还五汤.

  在上述各方药中包括风药。风药对本病并不禁忌,可以调节血管功能。用热药问题,只要病证相符便可用,如附子、干姜肉桂,也有扩张血管作用。又有淡渗药如云茯苓,白术,有促进吸收作用。镇静药如龙牡、紫石英,铁落有一定降压作用,中医的用语为“降冲逆”。凉血药可以止血,活血药可以通络,对肢体功能恢复颇为有益。  
  评论这张
 
阅读(45)|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