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得健养生堂

溶经方于刮痧拨罐以养生治病,合食疗培元觅健康

 
 
 

日志

 
 
关于我

声明,我搏客引用的文章只用作参考,并不代表我赞成文章观点,各位千万别乱用,有病去找医生才能保养好身体 我以刮痧拨罐等方法来调理身体,不见人是调不了的,不在广州或不肯来广州者,请免问病

网易考拉推荐

神经性耳鸣耳聋论治  

2017-02-26 19:48:2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盛某,男,19岁,学生。2002年4月23日因“双耳听力下降伴耳鸣半年”来院就诊。患者喜欢上网,半年前在网上玩游戏后突然感到左侧耳鸣,如吹风样“呼呼”声或蝉鸣声“滋滋”响声,伴有头晕眼花,视物旋转,恶心呕吐,耳内胀闷感,第2日右耳也出现相似症状。在某专科医院治疗两周后眩晕和恶心呕叶消失出院,但回家后感觉双耳听力进行性下降。
刻诊:双耳听力下降,伴耳鸣,持续不止。
电测听示:双耳感音神经性聋,显示高频听力损失,平均听阈65dB。舌质红,苔薄白腻,脉弦滑。肝肾亏虚,虚火上炎之证,治拟滋阴补肾,潜阳开窍。
处方珍珠母(先煎)30g,灵磁石(先煎)30g,仙鹤草30g,葛根15g,路路通10g,酸枣仁10g,女贞子10g,墨旱莲10g,菟丝子15g,甘草10g,王不留行12g,石菖蒲15g,制首乌15g,狗脊15g,神曲15g。14剂。
二诊:耳鸣症状明显减轻,“滋滋”声消失,只剩下“呼呼”声,听力稍好转。晚间已能人睡。心情有所好转。舌质淡红,苔薄白,脉弦细。电测听:听力曲线平均上升10dB。原方14剂。
三诊:耳鸣症状进一步减轻,基本可正常学习。偶尔响一会,但很快消失。自述听力基本恢复到发病前状态。无恶心呕吐,无耳内胀满。饮食睡眠正常,二便调畅。舌质淡红苔薄白,脉弦细。电测听:听力曲线再上升15dB左右。原方加谷麦芽各15g,砂仁(后下))10g,14剂。1个月后随访,耳鸣完全消失,听力曲线在40dB左右。
按:《医学入门》卷五说:“耳鸣乃是聋之渐也。”《杂病源流犀烛》卷二十三更明确指出:“耳鸣者,聋之渐也,惟气闭而聋者,则不鸣,其余诸般耳聋,未有不先鸣者。”根据传统中医理论,耳为肾之窍,肾开窍于耳,耳聋当责之于肾。然心寄窍与耳,《辨证录》言:“心肾相交,始能上下清宁以司视听。”耳目之聪明也必赖气血滋养。临床上又有因情志不遂、暴怒而致气机逆乱,肝气上逆,闭塞清窍出现耳聋者。可见耳聋与心、肝、肾三脏有密切关系,耳病应以肾为本,心为体,肝为用。发病可在肾,也可在心与肝。刘氏治疗耳聋多从耳鸣音调高低入手。本例患者高音调耳鸣和低音调耳鸣全有,属虚实夹杂证。肝肾阴虚,肝经郁热,化火上炎。故耳鸣耳聋,耳内胀闷。方中灵磁石、制首乌为君药,灵磁石镇肝潜阳、滋肾聪耳,制首乌补肝肾、益精血。女贞子、墨旱莲、狗脊、菟丝子调理肾阴肾阳;珍珠母平肝潜阳;酸枣仁宁心安神,助磁石、制首乌滋补肝肾而为臣药。王不留行、路路通通经活络;仙鹤草、葛根鼓舞胃中清阳之气上行头目,神曲健脾化食,使石类质重之品不碍胃气,以助药力运布共为佐药。石菖蒲通九窍而偕药力上达;甘草调理药性而共为使药。全方重而不滞、补而不腻、走而不守,兼顾心肝肾三脏失调.故取得较好疗效。

参考文献
上海中医药大学曙光临床医院.临证传薪·曙光临床医学院教学医案选辑[M].上海:上海中医药大学出版社,2006,295-296
刘福官,男,1948年12月出生。上海中医药大学曙光医院耳鼻咽喉主任医师,硕士生导师。曾任全国中医药学会耳鼻咽喉分会常务委员,中国中西医结合耳鼻咽喉科学会委员,中医药学会上海市耳鼻咽喉分会副主任委员,上海市中医咽喉病医疗协作中心副主任,《中国中西医结合耳鼻咽喉科学杂志》编委;世界中医药学会联合会第一届耳鼻喉口腔科专业委员会常务理事。发表论文20多篇,主要著作有《中医耳鼻咽喉口腔科手册》等。

 
刘晓堂:耳鸣从气虚论治
 
吴某,男,12岁,学生。主诉于1958年7月某晚,因洗脚用手去抓足心时,忽然耳内感到哄哄有声,正如蝉鸣,停抓则鸣声消逝。以后再抓足心,耳内又鸣,停抓耳鸣又消失。如此情况持续半月之后,不抓足心,只要有物碰撞足背,耳内亦随之鸣叫。患者甚为惊奇,来我院诊治。当时我们也觉很奇怪,因为从未见过这种情况,对病因没有认识,遂以治气虚耳鸣的方法试治。
处方苍耳子15g,西党参24g,蜜炙黄芪15g,白术10g,当归身10g,广皮6g,升麻5g,柴胡10g,炙甘草5g。嘱服两剂后再诊。但患者仅服一剂,耳鸣完全消失,任凭怎样去抓,再无耳鸣现象,迄今两个多月,未再复发。
按:肾气通于耳,足少阴肾之脉由足心沿下肢内侧而上,抓足心即耳鸣,可能是通过经脉的联系使然。然经气实满,则不会因搔抓而震动;如经气不足,搔抓则震动而发生哄鸣,故以气虚耳鸣论治收效。不过,并非所有肾经气虚者都会出现抓足心则耳鸣的现象,因为经络的敏感程度和传递情况,各有不同。
参考文献:
刘晓堂,曾海清.治愈少见耳鸣一例简介[J].中医杂志,1959,(2)
 
 
朱进忠:神经性耳鸣耳聋从肝郁化火论治
 
吴某,女,37岁。2005年1月5日初诊。近1年多来左侧耳鸣,头胀头痛,失眠,胸胁苦满,心烦。今年以来,天凉时大拇指麻木,治疗未效。月经量少,大便不爽。舌苔薄白,脉弦。证属肝木内郁,火风侵窍之耳鸣。
治法:舒肝解郁,散风泻火。方拟夏枯根蔓汤。
处方夏枯草15g,葛根10g,蔓荆子10g,升麻10g,菊花10g,黄芩10g,薄荷10g,连翘10g,羚羊角6g,荷叶10g。6剂,水煎服,将诸药置凉水中浸泡30分钟,水煎2次,每次40分钟,混合,分2次服,日1剂。复诊:服药后,症状减轻。察其:舌苔薄白;脉浮弦紧。效不更方。上方加防风6g,元参12g。继服6剂。水煎服,每日1剂。
按:足少阴肾开窍于耳,肾气充则耳听聪,此诸家皆知也,故医家多以肾治耳鸣耳聋。然而本病之耳鸣起于猝然,且伴头胀头痛,发于一侧,而脉见弦,显系邪干窍闭,且受风热火郁之邪所致,因此重用夏枯草、黄芩、羚羊角之同时,重加升麻、葛根、薄荷、荷叶等清少阳,发郁火之品。
参考文献
《当代名老中医典型医案集》课题组.当代名老中医典型医案集·五官科分册[M].(待出版)
段某,男,48岁。1990年3月17日初诊。患者1年来无明显诱因出现耳内潮声低鸣,时轻时重,起伏不断,常影响听力及工作,而全身其余之处均无不适,曾经中、西医多方治疗均无效,病渐加重。来诊时,患者面色正常,食欲尚可,唯舌质淡青,舌体胖边有齿痕,舌面津多,伸舌欲滴,苔白厚,六脉沉迟无力。舌脉均系脾胃虚寒之象。用吴茱萸汤加味:吴茱萸9g,党参30g,苍术,白术各10g,白芷10g,细辛6g,山药15g,半夏10g,生姜5片,大枣5枚。3剂。1990年3月20日二诊:服上药3剂后,耳鸣基本消失,舌脉改变不甚明显。守前方,继服6剂而愈。随访2年未复发。
按:耳鸣是听力异常的一个症状,自觉耳内鸣响如潮声起伏,如秋蝉低鸣.或如钟鼓捶击。临床上以肾虚、肝旺较多见,亦有因痰火郁结、风热上扰、脾胃湿热而发病的。然而,肝脾胃虚寒尤为罕见,今患者独觉耳鸣、无相兼之症,他医治疗,多以清热泻火,多不奏效,细审舌脉,乃虚中有寒。思者年近五旬,诸脏渐衰,厥阴肝经寒气上泛,加之清热之剂过量伤及脾胃。总之,肝、脾、胃虚寒之象较著。按五脏辨证,脾主输精,功在升运,脾弱则清气不能上奉于耳,加之寒湿困脾,清阳不升,浊阴不降,耳窍为浊气所蒙,故发耳鸣。吴茱萸汤中吴茱萸味辛苦气大热,归肝、肾、脾、胃经。古人云“浊阴不降,厥气上逆……阴寒格塞,气不得下,宜吴茱萸之温,降其逆气,它药不可代其陈浊之力也。”方中党参、大枣、生姜、山药健脾燥湿;白芷、细辛透窍,诸药合用而收功。

参考文献
程延安,刘明.疑难病辨治经验集[M].北京:中国中医药出版社,1993,415-416
王改贤,河南省晏师县人民医院知名中医专家。

区少章:神经性耳鸣耳聋从痰火闭窍论治

访某,男,13岁。初诊:1976年1月12日。一周前因发热、咳嗽、有黄痰4日而住院,入院诊断为上呼吸道炎。入院后经用庆大霉素、中药银翘散加减等药物治疗3日后热退。热退后自觉左耳听力逐渐下降,现完全不闻人言。现仍少许咳,有黄痰,头痛。二便正常。
诊查:神清,精神好。舌苔黄、厚腻,双脉弦滑。
五官科检查:外耳道充血。辨证:痰火闭窍。
治法:清肺、除痰、通窍。
处方石菖蒲3g,茯苓12g,竹茹9g,钩藤9g,菊花9g,栝蒌皮9g,干莲梗9g,花粉9g,木通5g,薏苡仁9g,桑叶9g,日一剂,连服3剂。二诊:1月15日。病孩服上方药3剂后,耳聋减轻,仍少许咳,少许痰。舌苔较前薄,脉弦滑减。仍需清肺、除痰、通窍。
处方木通6g,枇杷叶9g,莱菔子6g,花粉9g,栝蒌仁9g,杏仁9g,菊花9g,桑叶9g,钩藤12g,干莲梗12g,夏枯草9g,石菖蒲3g。日一剂,连服4剂。病孩服上药后,耳聋消失,听力恢复。两个月后随访,听觉正常。
按:肾开窍于耳,心亦寄窍于耳,少阳脉络于耳,而肺之结穴又在耳。若老弱与久病而至耳聋,多属体虚失聪,治在心肾;少年或暴病引起耳聋,多属痰火闭窍,治在肝肺。薛一瓢曰:“金之结穴在耳中,名曰笼葱,专主乎听。故热证耳聋皆为肺金受铄,治主清肺,不可泥于少阳一经。”今病孩发热之后骤然耳聋,且有咳嗽、痰黄、头痛、脉弦滑,是肝肺之火上升,清肃失降,痰阻脉络,气闭不通所至。所以宜清肝肺之火,兼与化痰、通窍为治。若此例误诊为肝肾虚而至耳聋,投以补剂,则肺络之热壅塞难出,聋成痼疾矣。(区庆端整理)

参考文献:
董建华,王永炎.中国现代名中医医案精选(第五集)[M].北京:北京出版社,2002,341
区少章,男,1900年4月出生,广东省南海县九江乡人。1978年由广东省人民政府授予“广东省名老中医”的称号,1980年批准为中医儿科主任医师,并先后当选为广州市第七、八届人大代表,曾任广东省中医学会儿科分会副主任委员。在治疗乙型脑炎、小儿麻痹症等方面取得了显著成绩.他著有《治疗乙型脑炎回忆录》、《治疗麻疹经验》、《治疗小儿肺炎经验》、《治疗腹泻经验》、《小儿发热的辨证与治疗》、《儿科四诊纲要》等一些医案共十多篇,曾在《新中医》等杂志及院内刊物发表。

祖望:从痰、湿、瘀、虚、心火论治神经性耳鸣耳聋

本节选录耳鼻咽喉科著名专家干祖望教授治疗感音神经性耳鸣耳聋医案九则。其中痰湿上蒙,耳鸣耳聋案四则,治法各不相同;心血亏损耳鸣不止案一例,用四物汤加味以养血宁心;气血亏虚,瘀阻耳窍,耳鸣不止案一例,治以四物汤合通窍活血汤加减;气滞血瘀耳鸣不止案一例,治以活血化瘀;心火上扰,耳鸣不止案一例,治以清心为主;心肾不交耳鸣不止案一例,治以泻离填坎。此九例医案以耳鸣居多,干氏论治自成一统,法有定数,药无成方,不拘一格,信手拈来。

1、湿浊蒙蔽清窍案

赵某,男,40岁。1992年7月3日就诊。患者右耳失听10多年,左耳踵进而聋1个月,根据表现,纯音听力损失当在90dB之上。经多种疗法治疗(包括高压氧),毫无一效,而且鸣声高亢,昼夜不息。病前觉劳动后过于疲乏,察其两鼓膜凹陷,标志消失,舌苔白腻,边有齿痕,脉平。鸣聋陡作,苔腻舌胖,拟从开窍、化痰、升清以孤注一掷。
处方升麻3g,柴胡3g,石菖蒲3g,苏子10g,天竺黄3g,麻黄3g,杏仁10g,路路通10g,防已6g,甘草3g。7剂,每日1剂,水煎服。
二诊(1992年7月10日):服药后,听力有些回聪迹象,咽鼓管已有通畅之感,舌薄苔,脉平。僻药奇方,竟然有柳暗花明之效,良以升清而去浊,三拗汤宣通笼葱,幸无不良反应,步迹原旨。
处方麻黄3g,石菖蒲3g,杏仁10g,路路通10g,防己6g,升麻3g,柴胡3g,青皮6g,桔梗6g,甘草3g。7剂,每日1剂,水煎服。
三诊(1992年7月21日):服上方7剂后木然无反应,能闻到声音,但内容难以辨别。察其鼓膜同上诊,耳咽管通而不畅,舌薄苔,脉平。继进21剂。再服上方21剂后,鸣声仍然高亢,外来噪音能接受,睡眠已好些,舌薄苔,脉平偏细。试扶正尚无确效,唯外来噪声未能全部接受,则不妨佐以清心。
处方熟地黄10g,山药10g,牡丹皮6g,茯苓10g,泽泻6g,白茅根10g,连翘6g,竹叶10g,当归10g,覆盆子10g。7剂,每日1剂,水煎服。
按:本例患者当属混合性聋,前四诊服药35剂,均以三拗汤加味为主。三拗汤治听力减退,属“耳聋治肺”之法,其适应证主要是鼻塞不通,耳窍塞窒,耳鸣听减,舌苔薄腻,舌质胖嫩或有齿痕,多应用于渗出性中耳炎或“传导性聋。”此例患者“苔腻舌胖”“有齿痕”,以及鼓膜内陷、咽鼓管不通畅,亦当有湿浊内郁,闭阻茏葱之征,仍从“耳聋治肺”之法。三拗汤治耳聋,有“提壶揭盖”之效,可宣通耳窍,多用于治疗传导性聋,干氏亦用此方治疗新病突发性聋,但用于治疗重度久聋之证则很少见,故干氏谓“僻药奇方。”然中医疗效的精髓正在于此,合“异病同治”之旨。待邪退而正气不足,再拟补法以应。該案全程五诊,由泻实补虚,层次泾渭,用方取药也步步跟上。第五诊,“对外来噪音未能全部接受”,照理不能进补,但久用攻邪,正气已虚,不能不补,因之取用清心药来中和其补益的副作用,清心者,心寄窍于耳也。

2、痰湿内困上蒙清窍案

稿某,男,62岁。1991年8月6日就诊。患者今年6月初左耳突然鸣响而聋,眩晕、呕吐、畏光。经过治疗,翌日眩晕与呕吐缓解、止息,但从此左耳听力下降,步履蹒跚踉跄,体位转动时有短暂性迷糊不清。刻下:右耳全聋,左耳听力下降,无鸣响,头脑昏沉,舌黄腻苔,脉大而有滑意。此乃病发于淫雨之初,证属湿邪困顿。其所以困顿者,外无阳光之照,内有自湿助阴,脾无阳气,湿痰滞积,痰湿交蒸,上凌空清之窍,证属于实。先应化浊消痰,虽然年已六秩,正气之虚,暂时不能顾及。
处方枳壳6g,,陈皮6g,半夏6g,路路通10g,茯苓10g,白术6g,石菖蒲3g,鸡苏散12g,藿香10g,佩兰10g,防己6g。7剂,每日1剂,水煎服。二诊(1991年8月20日):药进14剂后头脑清爽一些,精神振作,唯治一聋矣。考常规手法,必用益肾,但欲知耳为宗脉所聚之处,宗气一充,更有复聪希望,拟从益气启聪。
处方:升麻3g,葛根6g,白术6g,太子参10g,茯苓10g,山药10g,石菖蒲3g,白扁豆10g,防己6g,甘草3g(自加葱茎10g为引)。7剂,每日1剂,水煎服。
三诊(1991年9月10日):服上方后头脑己清醒,残晕所剩无多,步履稳定。右耳之聋无改变,今发现左耳也听不到贴耳挂表之声。舌薄苔,脉平。诸邪清肃,用药无后顾之忧,运用扶正之法,争取恢复听力。
处方:黄芪10g,党参10g,茯苓10g,路路通10g,山药10g,百合10g,丹参10g,紫河车10g,当归10g,石菖蒲3g,甘草3g。7剂,每日1剂,水煎服。
按:此案未明确交待耳聋症的最后疗效如何,但据情分析,即使对耳聋无效,而于机体的康复亦当有所俾益。干氏首诊辨证从痰湿内困,蒙蔽清窍认识,虽患者年过六旬,亦攻邪而弃补,乃宗“急则治标”之旨;三诊中,根据病情的好转变化,先祛邪后轻补,由轻补而重补,层次清楚;以病属痰湿浊邪为患,三诊中均用石菖蒲开窍启聪。二、三诊拟补之法,干氏从益气之法者,以病因于痰湿,湿邪伤脾,而脾虚生湿,实乃脾虚不足为病之本,并非开窍聪耳惟益肾一法尔。

3、痰浊蒙蔽清窍失利案

王某,男,45岁。双侧持续性耳鸣5年,左重右轻,雨天加重。曾服六味地黄丸、磁朱丸、西药镇静剂、维生素之类乏效。测血压16.0/10.7kPa,查两耳鼓膜光椎存在,舌苔黄腻滑润,脉细涩。治以燥湿化痰,升清开窍。药用二陈汤加味:陈皮10g,清半夏6g,茯苓15g,石菖蒲、路路通、防己各10g,升麻6g,蝉蜕15g,甘草3g。
按:本例患者属神经性耳鸣。干氏根据患者耳鸣呈持续性、下雨天加重,舌苔滑润的特点,辨为痰浊蒙窍,清阳难升,耳窍失养。治以燥湿化痰,升清开窍。方中二陈汤燥湿化痰以治本;石菖蒲、防己、路路通、蝉蜕开窍,通耳止鸣;升麻升清,引药直达病所。

4、浊阴上蒙清窍失利案

李某,男,50岁。1985年8月30日就诊。左侧耳鸣、耳聋2个月余。缘起旅途中,左耳陡然失聪,嗡嗡鸣响,听力下降。2个月之后,耳鸣由微转亢,血压正常,大便偏稀。音叉试验,任内氏试验:左耳气导大于骨导;施瓦伯氏试验:左耳缩短;韦伯氏试验:音响偏于右侧。舌质淡红,苔薄白,脉平。干氏医案:征途劳顿,起居可能失常,致气血违和,阴阳失济,浊阴蒙蔽清道。治用升清开窍法。意在“挥戈一击。”
处方升麻3g,柴胡3g,马兜铃6g,丹参10g,茺蔚子10g,石菖蒲3g,路路通10g。5剂,每日1剂,水煎服。药后耳鸣大减,听力上升。后以原旨调理40剂,鸣息而痊。
按:经曰:“清阳出上窍,浊阴出下窍。”若因饮食劳倦,寒温不适,七情内伤而致脾胃受损,则升清降浊功能紊乱。清阳不升,必然浊阴不降而上僭,蒙蔽清空之窍。若耳窍被蒙,即耳鸣、听减。本案病属感音神经性耳鸣耳聋,而以耳鸣症候为著。病因旅途中陡然耳聋而鸣,时历2个月,耳鸣由微转亢,说明阴霾阻遏,日益加剧。故以重剂升清升阳之品以“冲”散阴霾,“激”发阳气。干氏也称此法为“冲击疗法”,主要适合于多年久聋很难取效者,犹古井不波,死水一潭,在“冲击疗法”下,人体病态的平稳被打乱,再据证调治,以取奇效。方中升麻、柴胡升发,助清阳以出上窍,清阳达,则上窍利;石菖蒲芳香化浊,通利九窍,除痰浊以启窍闭;路路通开窍通络,马兜铃宣通肺经之耳中结穴笼葱;丹参、茺蔚子养血活血。全方共奏升清化浊,养血通窍之功,使阴霾消散,气血调和,鸣聋自愈。

5、心血亏损耳窍失养案

赵某,女,34岁,烟草公司会计。初诊于1986年12月25日。左耳连续性鸣响,声调低沉,时轻时重,眩晕,其程度与耳鸣声响程度成正比,听力下降。舌苔薄,脉细。检查:鼓膜未见异常。干氏医案:耳鸣者非实则虚,眩晕则“无虚不成眩。”此虚非肾虚,盖寄窍于耳之心血亏损使然。取养血宁心手法,四物汤加味。
处方熟地黄10g,川芎3g,当归10g,灵磁石30g(先煎),栀子仁10g,酸枣仁10g,补骨脂10g,山药10g,五味子10g。嘱无外感可连服20剂。2月26日二诊:药后耳鸣响声逐渐下降,眩晕消失,但晨起有舌麻,心慌,舌少苔,质稍红,脉细。干氏医案:取养血宁心之法,迩以舌质示意,应当旁顾心阴。
处方熟地黄10g,莲子(杵)10g,当归10g,柏子仁10g,麦冬10g,白芍10g,山药10g,太子参10g,自加桂圆肉5个,五味子10g。仍进20剂。3月18日三诊:诸症消失,已获全效,为巩固疗效,再进20剂。
按:《灵枢·邪气脏腑病形篇》说:“心脉微涩,厥为耳鸣。”《古今医统大全·耳病门》卷六十二说:“忧愁思虑则伤心,心虚血耗必致耳聋耳鸣”,《辨证录·耳痛门》卷三亦说:“补肾以治聋人易知,补心以治聋人难识也。”《明医杂著·耳鸣》也指出:“若血虚有火,用四物。”干氏认为,心血亏虚可导致耳鸣耳聋,特点为:耳鸣时轻时重,声调低沉,起病缓慢;全身症状伴见头晕眼花,手足麻木,视物模糊,舌质淡唇苍白,脉细等;局部检查:耳膜可无异常。治当养营补血,常用方有四物汤及归脾汤等。此例患者病史近1年,曾进服过六味地黄、杞菊地黄、天麻钩藤饮、耳聋左慈丸、知柏八味、金匮肾气丸等,疗效时有时无,或有效而不著,乃未顾及心之营血而然。考肾开窍于耳,心寄窍于耳,心肾同窍于耳;心主血,肾藏精,精血同源,相互化生。故补心血以疗虚鸣在所为宜。案中熟地黄、川芎、当归养血,心主血,血旺而心自得养;补骨脂、山药、五味子益肾精以滋心血;心主火,心血不足易生火,故佐栀子仁以泻心火;酸枣仁养心安神;灵磁石补肾,潜阳止鸣。二诊时,耳鸣、眩晕好转,有晨起舌麻,仍属心血不足。故续以熟地黄、当归、白芍养血以补心;莲子、山药健脾益肾,脾肾强则精血生;五味子、麦冬、太子参益气养阴以补心;柏子仁、桂圆肉养血安神以宁心。

6、气血亏虚瘀阻耳窍案

赵某,女,65岁。诉自1993年患美尼尔氏病后,双耳听力渐降,鸣响无宁日,如蝉鸣不息。面白神疲,时头晕,头痛。检查:双外耳正常,鼓膜内陷,混浊。舌淡暗,苔薄白,脉弦细。证属气血亏虚,血瘀耳窍。治以益气养血,化瘀通窍。合四物汤与通窍活血汤于一炉。
处方当归l0g,丹参10g,熟地黄l0g,白芍6g,红花6g,桃仁6g,益母草10g,路路通l0g,石菖蒲6g,大枣3枚。日服1剂。7剂后复诊:精神好转,耳鸣减轻,无头晕,按原方去益母草,加党参l0g,连服20剂,耳鸣明显改善,听力有所提高;续以上方加减调治3个月,耳鸣基本消失,嘱继续门诊调治。
按:本例患者为梅尼埃病所致耳鸣耳聋,且以耳鸣症状为著。梅尼埃病之间歇期多属虚证,或以虚为主,虚实夹杂。此例患者即是气血亏虚为主,兼血瘀耳窍。故治以益气养血,化瘀通窍。用四物汤合通窍活血汤加减。方中当归、熟地黄、白芍、大枣养血;丹参、红花、桃仁、益母草活血化瘀;路路通通络;石菖蒲通窍开闭。二诊时药已奏效,去益母草而加党参健脾益气。

7、气滞血瘀耳窍失利案

陈某,女,59岁。双侧耳鸣,左重右轻,已半年余。迭服滋阴泻火中药无效。刻下鸣声有节律,自感与心跳同步。查见鼓膜轻度内陷,右侧混浊变硬。舌有紫气,苔薄白,脉平。暂从化瘀通络求之:当归尾、葛根、桃仁各10g,赤芍、红花、泽兰各6g,乳香、没药各3g,乌药5g。复诊:上方连进10剂后鸣声辍息,但停药后鸣声又作,程度见轻。知药中病机。
处方:上方加黑芝麻10g,胡桃肉5个,连服10剂后诸症消失,未再发。
按:患者辨证依据不充分,干氏根据医理与临床经验,从气血瘀滞,窍络痹阻认识。治以化瘀通络。方中当归尾、葛根、桃仁、赤芍、红花、泽兰活血化瘀;乳香、没药、乌药行气活血。黑芝麻、胡桃肉滋补肾元。

8、心火上扰清窍失利案

徐某,女,46岁。1991年7月5日初诊。右耳鸣响1年多,为持续性、音调高、音量小,对外来噪音拒绝,闻到后心烦,疲乏后及情绪波动时加重,心悸手颤,右重左轻,近来头痛伴有脑鸣,舌薄苔,质有红意,脉平。证属心火旺盛,上犯于耳,盖心寄窍于耳。取清心养营:生地黄、淡竹叶、白茅根、柏子仁、当归、丹参、益母草、菊花各10g,朱灯芯3扎。
7月12日二诊:药进7剂,鸣声无息,但往昔因鸣声扰而不能安眠之状已得改善,而闻噪声心烦仍然,手颤可以自主一些,其余无变化,自觉舌底部冒火感,两掌焦灼,得食作胀,舌苔薄,脉平。医案:药后已稍有良好反应。可能量之未及而难以明显,前方仅在离火,未及坎火欤?今当调整一二。生地黄10g,黄柏3g,知母、柏子仁、益母草、地骨皮、牡丹皮、丹参、桑椹子各10g,朱灯芯3扎。8月9日三诊:上月处方进服未辍,耳鸣改善,脑鸣消失,掌心也随鸣响之宁静而热退,现已能正常上班。医案:进清心养营益肾之剂,确有佳兆,理应踵进。原方又进10剂,耳鸣已止。
按:本例患者为神经性耳鸣,证属心营不足,心火偏旺、火性炎上所致。《素问·金匮真言论》说:“南方赤色,入通于心,开窍于耳”;《素问·缪刺篇》亦云:“手少阴之脉络于耳中”;《医贯》又有“心为耳窍之客。”若忧愁思虑则伤心,心虚血耗,耳窍失养,故心慌、耳鸣,血脉失养致手颤。故治以清心养营。首诊方中,生地黄、淡竹叶、白茅根、朱灯芯清心火;柏子仁、当归、桑椹子养心营;心主血脉,心营不足,可致脉络瘀滞,故用丹参、益母草养血(营)和营化瘀;心火偏旺者,心肾不交,故加黄柏、知母滋肾降火;菊花清肝,止头痛与脑鸣。

9、心肾不交耳窍失利案

李某,男,21岁。右耳鸣如蝉,朝轻暮重,头晕乏力,难寐心烦,口干咽燥,不欲多饮,大便偏干,抱恙二稔,多次治疗未效。查见右耳鼓膜轻度内陷,音叉检查见两耳气导骨导均无明显下降。舌红少苔,脉细弦。证属肾阴亏虚,心火偏旺。治当泻离填坎:黄连1.5g,木通3g,灯心3扎,酸枣仁、熟地黄、麦冬、丹参、茯神、菟丝子、覆盆子各10g。上方10剂而安。
按:《辨证录·耳痛门》卷3说:“凡人心肾两交,始能上下清宁,以司视听,肾不交心与心不交肾,皆能使听闻之乱。然而肾欲上交于心,与心欲下交于肾,必彼此能受,始庆相安。倘肾火大旺,则心畏肾火而不敢下交;心火过盛,则肾畏心焰不敢上交矣。二者均能使两耳之鸣。但心不交肾耳鸣轻,肾不交心耳鸣重。”本例患者病机从阴虚火旺,心肾不交,耳窍功能失利认识。方中熟地黄、麦冬、菟丝子、覆盆子补肾滋阴;黄连、木通、灯心清心降火;丹参、酸枣仁、茯神养心安神。全方合用,共奏滋阴补肾,清心降火之功。

参考文献
1、徐轩.干祖望治疗耳鸣耳聋经验拾萃[J].辽宁中医杂志,1992,(7):
2、干祖望.干祖望医书三种[M].济南:山东科学技术出版社,2003,
3、冯桂兰.干祖望治痰验案析义[J].辽宁中医杂志,2003,(7)
4、胡陟.干祖望怎样运用“耳鸣治心”[J].光明中医杂志,1987,(5)
5、《当代名老中医典型医案集》课题组.当代名老中医典型医案集·五官科分册[M].(待出版)
6、李云英,廖月红.干祖望教授运用化痪法治疗耳鼻喉科疾病的经验[J].广州中医药大学学报,2002,(1):
7、干祖望.干祖望医书三种[M].济南:山东科学技术出版社,2003,9

蔡福养:神经性耳鸣耳聋从痰、瘀、虚、肝火论治

本节收录了耳鼻咽喉科著名专家蔡福养教授治疗感音神经性聋医案七例。其中肝郁痰火壅一例,治以清泄肝火,理气化痰;阴虚火旺上扰清窍案一例,治以耳聋左慈丸加减;心脾两亏耳窍失养案一例,治以归脾汤加减;肝火上扰耳窍失聪案一例,治以龙胆泻肝汤加减;肾精亏虚耳窍失聪案一例,治以耳聋左慈丸加减;气血瘀滞耳窍失聪案一例,治以血府逐瘀汤加减。

1、肝郁痰火壅闭耳窍案

高某,女,47岁,农民。1981年10月7日就诊。耳鸣不止,时而头痛3日。其人生性刚烈,素嗜辛辣。近日情志不遂,与人口舌相争,郁怒于心,百思不解,夜卧失眠,不二日骤起耳鸣,如潮如雷,声大无休,头昏头胀,间而头痛,听声不清,心烦急躁,坐卧不宁,欲怒不发,胸胁胀痛,得嗳稍舒,饮食少思,口干而苦,大便秘结,月经先期而至,色红量多。检查:双侧耳膜正常,听力测试示轻度感音性聋,舌质红,苔黄微腻,脉弦滑。
辨证:肝郁化火,气郁生痰,痰火上扰。
治则:清泄肝火,理气化痰。
方药:聪耳芦荟丸加减龙胆草10g,黄芩10g,芦荟12g,当归12g,大黄(后下)6g,栀子12g,制南星12g,柴胡10g,青皮10g,石决明15g,生白芍15g,甘草3。每日1剂,水煎服。礞石滚痰丸,每服20粒,每日2次。复诊:服药3日,痰火势减,肝气略舒,坐卧安宁,大便畅利,耳鸣稍息,胁痛已和,经量渐少,舌红退减,苔腻转薄,脉弦。拟疏肝清热,化痰降逆。牡丹皮12g,栀子12g,柴胡12g,枳实10g,黄芩10g,当归15g,生白芍30g,麦芽15g,生龙牡各20g代赭石15g,枣仁15g,甘草3g。每日1剂,水煎服。三诊:服药5日,耳鸣熄止,听觉渐聪,饮食增加。惟有时仍有长思短叹,郁闷不舒,舌淡红,苔薄白,脉弦。上方去牡丹皮、黄芩、代赭石、生龙骨、牡蛎,加香附12g,石菖蒲10g,陈皮12g,予以思想开导。四诊:继服5剂,诸症皆愈。为善其后,嘱服逍遥丸,每日服2次,连服1个月,以疏理肝气。
按:肝为刚脏,其性主升,宜条达而不宜郁滞。若情志不遂,肝失条达,郁而化火,易上扰清窍,致耳窍壅闭,聋鸣所由作矣。此例患者生性刚烈,怒伤肝,肝郁化火,火动生痰,痰火上蒙清窍发为耳鸣。故蔡氏治以清肝降火,理气化痰。以聪耳芦荟丸重折肝火,涤痰降逆;次以丹栀逍遥散疏理肝气,兼清余火;辅生龙骨、牡蛎、代赭石降逆熄鸣,枣仁宁肝安神;枳实、黄芩理气清热,清疏肝木;麦芽既能和胃助运而实脾,又能理气疏肝而解郁,故实为疏肝和胃实脾之佳品。合方疏肝理气而解郁,清热降逆而消痰,宁志安神以熄鸣,用之能使气顺火降,痰清鸣休而疾可愈矣。

2、阴虚火旺上扰清窍案

李某,女,64岁,市民。1981年5月18日就诊。耳鸣,头昏1个月余。素患咳喘之疾,1个月前又因操劳过度而发耳鸣,其声若蝉,无休无止,夜间尤甚,头昏不清,咳嗽,吐黄粘痰,腰膝无力。曾在某院诊治,历服补肺润肺,止咳化痰类中药数剂,诸症不减。近日耳鸣头昏益甚,心烦失眠,口干而渴,午后微觉身热,因其苦于耳鸣嘈杂,故来应诊。
检查:双侧耳膜正常,听力检查基本正常,舌红,少苔,脉细数。
诊断:耳鸣。
辨证:肾精亏虚,虚火上炎,扰乱清窍。
治则:滋肾益精,降火熄鸣。
方药:耳聋左慈丸加减熟地黄20g,山药10g,山茱萸肉10g,泽泻12g,牡丹皮10g,茯苓12g,五味子10g,磁石20g,知母12g,黄柏10g枣仁15g,生龙骨、牡蛎各15g,栀子10g。每日1剂,水煎服。复诊:服药3剂,病人喜而告曰:服首剂药后约1小时许,顿觉身轻神慧,头清鸣减,烦躁转安。药尽,病愈大半,唯咳嗽吐痰不减。上方去栀子、生牡蛎,加桑白皮10g,贝母10g,麦冬10g,杏仁10g。三诊:药服6剂,诸症皆瘥,咳喘休作。为善其后,嘱服六味地黄丸1个月,以杜病源。
按:肾藏精,主耳。肾精充沛,耳窍得养,则听觉聪敏。若恣情纵欲,劳倦过度,年老体衰,则肾精亏损,虚火内生,上扰清窍,易致耳鸣。《医林绳墨》曰:“其或嗜欲无节,劳伤过度,水竭火胜,由是阴不升而阳不降,无根之火妄动于上,则耳中噌噌有声焉。”本例年逾花甲,肾精已亏,又因操劳过度,肾阴暗耗,致虚火妄动,发为耳鸣之疾。前医见咳治肺,虽润肺而不及本,故屡治不瘥而虚火益甚。治以滋阴补肾降火,使阴复火降而诸症自消矣。方中熟地黄、山药、山茱萸、泽泻、牡丹皮、茯苓为六味地黄汤,滋阴补肾;栀子助知母、黄柏清降虚火;磁石益肾聪耳止鸣;助以生龙骨、牡蛎潜阳止鸣;五味子、枣仁养心安神。全方合用,共奏补肾填精,潜阳降火,安神利窍之功。

3、心脾两亏耳窍失养案

李某,女,18岁,学生。1982年9月5日就诊。素体偏弱,加以高考复习,饮食、休息不佳而发耳鸣,虽历经调治月余仍不愈。鸣声如蝉,昼夜不止,稍劳则甚,蹲下站起时头晕眼花,耳鸣更甚。自觉耳内有空虚、冷风吹拂之感,纳差腹胀,倦怠乏力,懒言语怯,健忘失眠,欲静厌动,面色微黄,月经量少色淡。
检查:双耳正常,舌质淡,苔薄白,脉细弱。
诊断:耳鸣。辨证:心脾两虚,清阳不升,耳失温养。
治则:健脾益气,养心安神。
方药:归脾汤加减黄芪15g,党参15g,炒白术12g,当归15g,茯苓12g,陈皮10g,龙眼肉15g,酸枣仁15g,远志10g,升麻6g,磁石15g,甘草6g,大枣5枚。每日1剂,水煎服。复诊:服药3剂,耳鸣大减,耳内空虚、发凉感消失。余症有所好转,守方继服。三诊:守方出入15剂,耳鸣熄止,诸症皆瘥。嘱服归脾丸,每日1次,连服月余,以善其后。
按:《灵枢·口问篇》曰:“耳者,宗脉之所聚也。故胃中空则宗脉虚,虚则下溜,脉有所竭者,故耳鸣。”《古今医统》亦曰:“忧愁思虑则伤心,心虚血耗必致耳鸣耳聋。”脾乃气血生化之源,心主血脉而藏神,脾实心旺,气血上充于耳则耳窍静谧,司听灵敏。若劳倦思虑过度,损伤心脾,致气血不足,耳失濡养,神失静谧,易发耳鸣。本例患者即因思虑过度,劳伤心脾所致,故以归脾汤重振脾气而化生气血,养益心神而复其静谧。助以升麻升举清阳;酸枣仁、磁石安神熄鸣;易木香之燥,换陈皮以斡旋脾气,促其运化之能。合而共奏补益心脾,益气养血,安神熄鸣之功。

4、肝火上扰耳窍失聪案

宋某,男,40岁,郑州百货公司干部。于1976年3月4日来诊。主诉:耳鸣,耳聋已半年。在某医院用新针疗法配合药物治疗,效果不明显。现在症状:耳鸣,耳聋,头痛面赤,口苦咽干,心烦易怒,舌质红,苔黄,小便黄,脉细数。证侯分析:耳与肝胆脉络相通。若肝胆化火,火邪上扰,壅结耳窍,故耳鸣耳聋;肝火上逆则头痛面赤;肝胆火旺则心烦易怒,口苦咽干,苔黄,舌质红,小便黄,脉弦数。
辨证:肝胆蕴热,上扰清窍所致。
治则:清泻肝胆湿热。
方药:龙胆泻肝汤加减栀子、黄芩、柴胡、生地黄、车前子、泽泻、胆草、木通、当归各9g,甘草6g。每日1剂。
3月11日就诊:耳鸣、耳聋减半,心烦易怒,口苦咽干,苔黄,舌质红,小便黄等均消失。再服6剂。3月18日三诊:耳鸣耳聋转愈,自觉听力基本恢复。换服龙胆泻肝丸,每日2丸,早晚各服1次,连服用10日,以巩固疗效,防止复发。

5、痰火上壅耳窍失聪案

夏某,男,31岁,中学教师。于1976年7月8日就诊。主诉:两耳如蝉鸣,有时闭塞,胸闷,痰多,口苦,苔薄黄。脉弦滑。证候分析:痰火上升,壅塞清窍,故耳如蝉鸣,甚则气闭而聋;湿痰中阻,则胸闷痰多;湿郁化热则口苦,苔薄黄,脉弦滑。
辨证:痰火上升,壅塞清窍所致。
治则:化痰清火,和胃降浊。
方药:二陈汤加味陈皮、半夏各9g,茯苓12g,黄芩、黄连各6g,石菖蒲18g,柴胡9g,川芎9g,香附12g。每日1剂,水煎服,连用1周。
7月15日复诊:两耳蝉鸣减轻,胸闷痰多,口苦,苔薄黄消失,再拟方涤痰丸:青礞石、沉香各6g,大黄、黄芩各3g。以利痰火下降,而不扰于上。配合通气散(柴胡6g,川芎12g,香附18g)以助疏肝理气,通达耳窍,嘱患者再服6剂。7月22日三诊:耳鸣痊愈。停药观察半年,无复发。

6、肾精亏虚耳窍失养案

钱某,男,31岁,干部。于1977年7月4日来诊。主诉:在某医院确诊为左耳神经性耳聋,用新针疗法和注射胎盘组织液,结合服中西药治疗半年余,听力仍不见恢复。现在症状,左侧耳聋,有时头晕目眩,腰痛,遗精,舌质红,脉细弱。证候分析:肾开窍于耳,主藏精。若肾精不足,不能充养于清窍,以致耳鸣耳聋,甚则头晕目眩;腰为肾之腑,肾虚则腰疼;肾阴虚损,虚火妄动,干扰精室,故遗精;脉细弱为肾精亏耗之证。
辨证:肾精亏损,虚阳上浮所致。
治则:补肾益精,滋阴潜阳。
方药:耳聋左慈丸加减熟地黄18g,山药、茱萸肉、牡丹皮、泽泻、茯苓各9g,五味子6g,磁石30g,生牡蛎、生龙骨各15g。嘱其服10剂再诊。7月16日复诊:耳聋减轻,头晕、目眩、腰酸、遗精均消失。药中病所,守方不变,继服10剂。7月28日三诊:听力已复。再拟方,六味地黄丸,每次1丸,日服2次,共治15日,以善其后,后访无复发。
按:《明医杂著》:“耳鸣证或其如蝉,或左或右,时时闭塞,世人皆称肾虚。殊不知痰火上升,郁于耳中而鸣,郁甚则闭塞矣。若遇此证,但审其平昔饮酒厚味,上焦素有痰火,只作清痰降火治之。”《寓意草答治耳聋》:“滚痰丸一方,少壮用之多有效者,则以黄芩、大黄、沉香之苦,最能下气,而礞石之重坠与磁石之用相仿也。”耳为五官之一,位于人的头部,下与脏腑经脉相通。如《内经》:“肾开窍于耳”,“耳与肝胆脉络相通。”所以其病变多由肝、胆、肾三经所致。肝胆二经以实火上扰或湿热,化生痰浊,蒙蔽清窍而致的耳聋、耳鸣较多,治法以清泻肝胆湿热,祛痰降浊为主,使实火不致上扰,痰浊不致上蒙。肾经病变则以阴精亏损,虚阳上浮,结于清窍为多见,治则以滋阴潜阳为法,使虚阳不得上浮,精得以填补。方能获得较满意的效果。

7、气血瘀滞耳窍失养案

李某,男,36岁,工人。1983年11月13日就诊。双侧耳聋十余日。素体康健,旬前下班后骑车归家,途中骤然头昏失志,脱车摔倒于地,待志意转和,遂觉听力失能,隔世绝声,时而头痛。曾在当地医院诊治,不效。后经省某医院检查,诊为“神经性耳聋”,无医而归,辗转数日,就诊于愚。耳鸣不止,声高而尖,如机器内动,心烦失眠。
诊断:耳聋。
辨证:气血瘀滞,耳脉受阻。
治则:活血化瘀,通络开窍。
方药:血府逐瘀汤加减。当归15g,生地黄10g,桃仁6g,红花6g,川芎12g,柴胡10g,赤芍12g,枳壳10g,怀牛膝20g,丝瓜络15g,路路通15g,石菖蒲15g,栀子10g,甘草6g
复诊:服药10日,听力改善,大声谈话已能闻及,头痛渐止,耳鸣、失眠如前。上方加磁石20g,枣仁15g。三诊:继服10日,听力大增,一般谈话即可闻知,唯有时听而不清,耳鸣已止,睡眠良好。照方继服。四诊:调治月余,听力基本复常,恢复工作。
:《医林改错》曰:“耳孔内有小管通脑,管外有瘀血,挤靠管闭,故耳聋。”又曰:“耳孔通脑之道路中,苦有阻滞,故耳实聋。”《内经》有曰:“有所堕坠,恶血留内。”恶血者,瘀血也。故若跌打瘀阻清窍,落高坠地,损伤筋脉,血行不畅,留而生瘀,瘀阻耳窍,则听神受闭而闻声失用矣。治疗之法,宜活血化瘀,通络开窍,使血脉畅利,瘀血以行,而窍闭自开,听神复聪。本例治用血瘀逐瘀汤活血行气而化瘀,加丝瓜络、路路通、石菖蒲以通络开窍,栀子、枣仁清心安神,合磁石而有熄鸣之巧用。因药证合拍,故取效桴鼓。

参考文献
蔡福养.蔡福养临床经验辑要[M].北京:中国医药科技出版社,2000,6

万友生:益气聪明汤治疗神经性耳鸣耳聋四例

案1:曹某,男,41岁。1992年6月29日初诊。右耳鸣日夜无已月余。舌苔花剥白黄腻,脉弦细缓。投以益气聪明汤升麻15g,葛根30g,赤芍15g,生甘草10g,蔓荆子15g,黄柏l0g,党参30g,黄芪30g。4剂。7月3日复诊:耳鸣基本止息,守上方再进5剂以资巩固。

案2:陈某,女,32岁。1992年6月3日初诊。耳鸣月余,伴白带多,神疲肢倦,纳少乏味,脉弱。投以益气聪明汤加味升麻15g,葛根30g,蔓荆子15g,黄柏10g,赤芍15g,甘草10g,党参50g,黄芪50g,白术15g,茯苓30g,陈皮15g,山药30g,生薏苡仁30g,扁豆15g。5剂。6月26日复诊;服上方后,耳鸣即止,自觉舒适,因而停药。现白带转黄,守上方加减以调理之。

案3:陶某,女,38岁。1991年9月30日初诊。患耳鸣年余。现耳鸣阵作,伴右侧头部麻木沉重感如压,右半身麻,颈项不适,神疲,肢重乏力,口淡乏味,纳少,稍多食即脘胀腹痛,大便结,粪色黑,面色晦暗,两颊黑斑密布,脉细弱。投以益气聪明汤加味升麻15g,葛根50g,赤白芍各30g,甘草l0g,蔓荆子10g,黄柏10g,党参30g,黄芪30g,防风15g,焦白术15g,茯苓30g,山楂30g,六神曲10g,麦芽30g,鸡内金15g。10月14日二诊:服上方至今,右耳鸣减轻,颈项不适好转,守上方再进。11月21日三珍:服上方至今,耳鸣及后脑沉重均大减,右上肢酸麻感减轻,两颊黑斑亦减退,仍守上方再进。11月28日四诊:继进上方后,现髙枕睡右耳已不鸣,仅有气闭感,脚力增强,仍守上方再进。1993年1月4日五诊:继进上方后,耳鸣已止,闭气亦不明显,饮食、睡眠正常,惟右半身仍麻,守上方加减以调理之。

案4:郑某,女,60岁。1991年5月21日初诊。患耳源性眩晕。始于1984年一次看电视后,眩晕呕吐不能食,3日后自愈,后几年未再发作。至去年7月间复发如前,睡了1日自愈,上班坐汽车后发生耳鸣不休。今年4月又发作,但眩晕较前轻微,而耳鸣则加重,至今未已。每日除早上轻微外,余时耳鸣不断。白带多,疲倦乏力,大便结,口苦口干渴喜冷饮,舌苔微黄,脉弱。投以益气聪明汤加味;升麻10g,葛根30g,赤白芍各15g,生甘草10,黄柏10g,蔓荆子10g,党参30g,黄芪30g,知母15g洋参丸4粒。5剂。5月27日二诊:服上方后,耳鸣止,口苦除,大便日二行,软烂小成形,便前腹痛,便后痛止,手指掌部红疹瘙痒。守上方加山药、莲子各20g,白癣皮、刺蒺藜各15g。再进7剂。6月10日三诊:耳鸣消失已半月有余,大便减为日一行,手指掌部痒疹亦消失,守二诊方去白癣皮、刺蒺藜各15g。再进7剂。
按:《证治准绳》载益气聪明汤方,由升麻、葛根、芍药、甘草、蔓荆子、黄柏、党参、黄芪八药组成。具有聪耳明目的作用,善冶耳鸣耳聋。汪讱庵为之方解说:“此足太阴、阳明、少阴、厥阴药也。十二经脉清阳之气,皆上于头面而走空窍。因饮食劳役,脾胃受伤,心火大盛,则百脉沸腾,邪害空窍矣。参芪甘温以补脾胃;甘草甘缓以和脾胃;干葛、升麻、蔓荆轻扬升发,能入阳明,鼓舞胃气,上行头目,中气既足,清阳上升,则九窍通利,耳聪而目明矣;白芍敛阴和血,黄柏补肾生水,盖目为肝窍,耳为肾窍,故又用二者平肝滋肾也。”此方功能补中气,升清阳,散风热,善治中气不足,清阳不升,风热上扰之证,尤其对耳鸣有良效,这可从上述四例治验获得证明。


参考文献
万友生.万友生医案选[M].上海:上海中医药大学出版社,1997,12
万友生,男,1917年出生,江西省新建县人。江西中医学院内科教授、主任医师,全国著名中医学家。曾任卫生部科学研究委员会中医专门委员会委员,江西中医学院内科、伤寒温病、热病教研室主任,江西省中医药研究所所长,中华全国中医学会常务理事,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发表论文120余篇,主要著作有《伤寒知要》、《寒温统一论》、《热病学》、《万友生医案选》等。

原文地址:脑鸣从肝辨治作者:洞天禅微
脑鸣在中医学中属眩晕症的范畴。一般发作时,病人自觉脑子嗡嗡作响,有时伴头昏头痛、胸胁隐痛、耳鸣耳背。历代医家大多认为脑鸣是由肾虚引起的,多从肾虚治。笔者经过多年临床实践认为,肝经从头而过,脑鸣与肝之疏泄有密切关系,因此从肝辨证论治脑鸣,每获奇效。
疏肝行气
肝性刚,喜条达,主疏泄。肝伤则会气机逆乱,容易郁滞隐隐作痛,或失其所养,风邪内动,上扰巅顶,而诱发头痛,脑鸣耳鸣。
患者陈某,41岁,来院时头痛脑鸣、诉有近5年发作史,最近频频发作,发作时头痛如裹,脑鸣不止,时如蝉鸣,时如雷鸣,呃逆嗳气,实受病困侵扰。多方医治,效果不显,2009年8月来院求诊。查其病历,以前多诊为肾阴亏损,脑髓失充为治、未见好转。
刻诊:头痛昏重、胸胁胀闷、精神烦躁、嗳气呃逆,自诉脑鸣如鼓,舌质红、舌苔薄黄,脉弦。
初诊:认为:证属肝失疏泄,上犯清窍。
治则:疏肝行气。
方药:柴胡疏肝散加减:柴胡15g,白芍10g,半夏10g,当归10g,郁金15g,龙骨20g,牡蛎20g,甘草5g。服药两个疗程,共12服。
服药后病情显著缓解,脑鸣发作次数减少,程度减轻,嗳气呃逆停止。复诊在上方基础上加白术10g、枸杞10g、川楝15g,再服一疗程,病人自诉康服。

益肝补血
肝之虚,肾水不能涵而血少也,症状表现为两胁疼痛、目眩目干涩、眉棱骨疼痛、烦躁不安、发热头痛。
李某,50岁,自诉长期头昏头痛、脑鸣不止,多方医治无效。来本院医治。查看以往病历,患有肝脾综合征。
经查:面色萎黄、肌肤泛黄无润泽、眼睛干涩无神,爪甲苍白。自诉头昏头痛,四肢无力,烦躁不安。舌质淡、脉眩细数。
初诊认为:证属肝血阴虚,水不涵木,脑海失充。
方药:八珍汤加减当归15g,熟地30g,白芍30g,川芎6g,党参20g,炒白术15g,木香5g,茯苓15g,柴胡10g,甘草5g。服药两疗程,共12服。脑鸣显著减轻,其他症状亦有很大改善。复诊如上方,去熟地、木香,加健脾理气药淮山药、麦芽各10g,再进12服。
服药后经随访,脑鸣康复,未见复发。
经验所得,治病一定要辨证审因,不诸一格,方能取得满意疗效。
出自:http://blog.sina.com.cn/s/blog_bf9957910102we32.html
奇人绝活巧治耳鸣耳聋  
  
     人为什么会得耳鸣、耳聋病呢?俗话说“因缘相合则为果”。这话用在医学上讲,这个因就是致病因子,得病就是果,中间有一个条件就是“缘”,就是人体固有的生理平衡打破了。
     杨教授治疗耳鸣耳聋的绝妙之处就是从“缘”入手,从产生耳鸣耳聋的条件入手。
 
 
 
   中医认为,五脏中脾主升清,胃主降浊。如果脾虚,则清阳之气不升,浊阴之气上扰头面,则损害耳目;胃伤而浊阴之气不能下降,中气下陷而累及肝肾。这样,人体的脾胃、肝肾均产生了偏性,正常的平衡功能被打破,这时候人的耳朵就会闷、沉,耳鸣不止,听力下降,视物不清。这也暗合中医治未病的理论。
       针对耳病,杨教授采用“益气升阳”疗法来纠正人体的这个偏性,以黄氏、升麻、白芍、黄柏等组方来鼓舞阳气、健脾和胃、平肝滋肾,恢复脏腑的平衡功能,阻断疾病产生的这个“缘”,只要把耳主耳聋的致病条件切断了,这个因是不会变成果,耳病就不会再犯了。
        配方绝:800年奇方里的耳神经修复因子
        杨教授的益气升阳疗法,其实是受到800年前中医温补派祖师李东垣(1180~1251年)的“益气聪明汤”启发。
       耳鸣耳聋患者的耳神经都受到不同程度的损伤。但是,神经损伤一直以来都是世界医学的难题。杨教授经40多年临床研究,在“益气聪明汤”古方基础上,成功提取取了“耳神经植物修复因子”,能使受损、坏死的耳神经再生、增殖,从而恢复人体正常的听觉功能。
杨教授在益气升阳疗法的基础上,研发出新一代耳病专用药杨教授益气聪明丸,从修复耳神经,调理、恢复脏腑的平衡功能,两方面入手,纠正耳鸣耳聋的生理环境,标本兼治,解决彻底解除耳鸣耳聋困扰。
疗效绝:7-15天见效 3疗程修复耳神经
临床证明,杨教授益气聪明丸,7-15天,耳闷耳沉消失,内外耳通畅干爽,不肿不痛、不堵,耳鸣耳聋症状明显减轻。1-2疗程:受损耳神经逐渐修复,耳鸣基本消失,听力稳步提升。3-4疗程:全面调理人体五脏六腑,虚损、退化的脾胃功能恢复,耳鸣耳聋治病除根,不再复发。
十几年的耳鸣耳聋,照样治得好
林某友,石狮人,66岁。患神经性耳鸣13年,8年前听力开始急剧下降。多年的耳鸣吵得他严重失眠,脾气也很暴躁,精神抑郁。2009年林某友听说我治顽固性的耳鸣耳聋特别神,专程跑到西安找到我。当时他的精神很差,免疫力也很低,高血压、高血糖等大小病不断。我看到他的听神经损伤很严重,不仅耳鸣声越来越响,再不治疗过不久听力就会完全丧失。我采用益气升阳疗法,一方面逐步修复他受损的耳神经,另一方面用中药材调理他虚损的脾胃、肝肾,畅通气机,平衡他体内的代谢、升降功能。不到一个月,耳鸣症状减轻,3个月听力能恢复到正常的交流,耳鸣也全部消失了。
为治耳鸣耳聋富豪悬赏100万元
广州的周董,58岁,被耳鸣、耳聋折磨了七八年,完全无法工作。以他的财力跟人脉,这些年什么样的药都吃过,国内外的顶级专家都看过了,可这耳鸣怎么也不见好。美国的神经类专家说这听神经受损坏死,没法治了。无奈之下,他悬赏100万元,求治耳病。
后来听说我治了几十年的耳病,就托一个朋友找到我。我先给他开了益气升阳的方子,鼓舞阳气,平衡气机的升降。叮嘱他先服七天看效果。才服了三天药,周董就大喜过望,原来一直感觉堵着气的耳朵通畅了,沉、闷感消失了。一周后我又给他增加修复耳神经、调理脏腑器官的药。经过三个月的调理,困扰周董七八年的耳鸣、耳聋基本痊愈,他硬要兑现承诺,给我100万元。我告诉他,虽然我退休了,但医者是治病救人,无论贵贱都一样收费,就按正规门诊费用收1000元吧。
治耳鸣耳聋不花冤枉钱
为解除千万耳鸣、耳聋患者的疾苦,杨教授发起“耳鸣耳聋大搜救”活动,对耳病患者进行免费治疗指导、减免治疗费用,开展新一代耳鸣耳聋专用药“4+1、8+3+2”的免费验证活动,服用1疗程症状无改善,余药全额退款,挽救患者听力,不花一分冤枉钱。
只要耳鼓膜没有破损,只要还能听到一丝声音,7-15天耳鸣耳聋减轻,3-4疗程修复耳神经,耳病康复不留根。咨询电话0595-22862260,免费办理货到再付款业务!
杨松林教授的“滚钉板”在老中医里面是数一数二的。病人一来,脉一搭,舌头看一看,什么毛病你就要一二三四讲出来,这就叫“滚钉板”,是最见中医功底的。你技术过硬不过硬,上钉板滚一圈就知道了。
北京的一个老首长找到杨教授看病。因早年经历枪林弹雨,年纪大了患了神经性耳鸣耳聋,两个耳朵吵得的厉害,听力也很差。长期睡不好,神经衰弱,抵抗力差,但脾气却不小,儿孙都不敢跟他讲话,声音小了听不见,大了又说吼他。十几年了,在北京大小医院、专家都看了个遍也没医好。杨教授给他一搭上脉,他还想多一句话:老杨啊,我的耳朵吵人……杨教授就不高兴了,一句话过去你看病还是我看病啊?杨松林最不喜欢有人挑战他的医术,再大的官也不行。
杨教授采用益气升阳疗法,给老人开了一个月的汤药说:“吃了没效你来找我!”没曾想老首长半个月不到就打电话来:“老杨啊,吵了我十几年的耳鸣好多了,终于可以踏踏实实地睡一觉了!”
长沙的一位刘婆婆患老年神经性耳鸣七八年,医生都说治不好了。她实在受不了日夜不停的吱吱声,想寻短见,幸亏老伴及时发现。儿子托人找到杨教授,杨教授用益气升阳疗法治了10来天,耳鸣就减轻了,二个多月后,受损的耳神经修复了,不仅耳鸣停了、听力也比以前好了。
在西北地区,关于杨教授的传闻如雷贯耳:只要让杨教授一搭脉,你的耳鸣是哪一年犯的他都能知道;耳鸣了十几年的一两个月就能治好;耳聋十年八年只需几副药,老远都能听得清了;杨教授的秘方有人出千万美元,他都不卖;人们都说,只要是你的耳鼓膜没有破损,只要是还能够听到一丝丝声音,再顽固的耳鸣、耳聋,杨教授都能治好。
传闻越多,人们就越觉得杨教授神秘,找他看病的人就越多。后来杨教授认识到一个人再有能耐,也看不完几千万的病人,于是以益气升阳疗法为基础,制成新一代耳病专用中成药,救治更多的耳病患者。鉴于杨松林教授在中医治耳病领域里的突出贡献,这个药被特批为“杨教授”品牌。杨教授的益气升阳疗法及配方也被我国高等院校教材《中医内科学》作为教学示范处方广泛推广与应用。
杨松林简介:杨松林自幼研究习中医,我国某军医大任中医教授、博士生导师,从事耳病的临床和教学研究40余年,尤其擅长各种神经性、突发性、老年性、药物性及混合性耳鸣耳聋、听力下降等疾病的诊治,主持并完成了我国新一代耳病特效新药【杨教授益气聪明丸】的研制。
独创益气升阳疗法,十几年的耳鸣停了、耳聋好了!
【方名】益气聪明汤(补养之剂)
【来源】医方集解
【功效】聪耳明目
【组成】黄耆﹑人参各五钱(15克);葛根、蔓荆子各三钱(9克);白芍﹑黄柏各二钱(6克)(如有热烦乱,春月渐加,夏倍之;如脾虚去之;热减少用);升麻钱半(4.5克),炙甘草一钱(3克)。
【用法】每四钱,临卧服,五更再服。
【主治】治内障目昏、耳鸣耳聋。
【各家论述】
《医方集解》:五脏皆禀气于脾胃,以达于九窍;烦劳伤中,使冲和之气不能上升,故目昏而耳聋也。李东垣曰:医不理脾胃及养血安神,治标不治本,是不明理也。
此足太阴、阳明、少阴、厥阴药也。十二经清阳之气,皆上于头面而走空窍,因饮食劳役,脾胃受伤,心火太盛,则百脉沸腾,邪害空窍矣。参、耆甘温以补脾胃;甘草甘缓以和脾胃;干葛、升麻、蔓荆轻扬升发,能入阳明,鼓午胃气,上行头目。中气既足,清阳上升,则九窍通利,耳聪而目明矣;白芍敛阴和血,黄柏补肾生水。盖目为肝窍,耳为肾窍,故又用二者平肝滋肾也。
益气聪明汤- 《东垣试效方》卷五
益气聪明汤-《东垣试效方》卷五
【来源】《东垣试效方》卷五。
【组成】黄耆半两,甘草半两,芍药1钱,黄柏1钱(酒制,锉,炒黄),人参半两,升麻3钱,葛根3钱,蔓荆子1钱半。
【加减】如烦闷或有热,渐加黄柏,春、夏加之,盛暑夏月倍之,如脾胃虚去之。
【功效】令目广大,久服无内外障、耳鸣耳聋之患。又令精神过倍,元气自益,身轻体健,耳目聪明。
【主治】饮食不节,劳役形体,脾胃不足,得内障,耳鸣或多年目暗,视物不能。
【禁忌】忌烟火酸物。
【用法】上(口父)咀。每服3钱,水2盏,煎至1盏,去滓温服,临卧近五更再煎服之。得肿更妙。
「益气」者,指本方有补益中气作用;「聪明」者,为视听灵敏,聪颖智慧之意。本方黄耆、人参、炙甘草补中益气;升麻、葛根升发清阳;蔓荆子清利头目;芍药平肝敛阴、黄柏清热泻火。服之可使中气得到补益,从而清阳上升,肝肾受益、耳聋目障诸症获愈,令人耳聪目明。故名「益气聪明汤」

  评论这张
 
阅读(45)|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