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得健养生堂

溶经方于刮痧拨罐以养生治病,合食疗培元觅健康

 
 
 

日志

 
 
关于我

声明,我搏客引用的文章只用作参考,并不代表我赞成文章观点,各位千万别乱用,有病去找医生才能保养好身体 我以刮痧拨罐等方法来调理身体,不见人是调不了的,不在广州或不肯来广州者,请免问病

网易考拉推荐

江尔逊从历代医家之论说眩晕+王金亮 和胃降逆治眩晕+柔肝息风定眩汤+小柴胡泽泻汤治眩晕  

2017-02-19 19:41:53|  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江尔逊从历代医家之论说眩晕 (转载)

发表者:赵东奇 2人已访问

导读
其中小柴胡汤旋转少阳枢机,透达郁火,升清降浊;二陈汤化痰降逆;泽泻汤涤饮利水。方中尚寓有小半夏茯苓汤,亦可降逆化痰,涤饮止呕;又寓有六君子汤,运脾和胃以治其本。加天麻、钩藤、菊花者,旨在柔润以熄肝风。以上诸药虽平淡,而实具卓效。临证体验以来,凡真性眩晕之发作者,以此为基础,随证化裁,服2~4剂,多能迅速息止之,历用不爽,故敢确切言之。

一、眩晕琐议

眩晕乃常见而多发之缠绵痼疾,根治颇难。其发作属于急症,病者头晕目眩,甚至感觉天旋地转,伴恶心、呕吐、耳鸣耳聋等,竟有卧床不起者,急需止之;也有发作可自行缓解者,临床所见极鲜;又有重症予西药之镇静、安定、止吐剂及抗胆碱能药物而收效甚微者,每转诊于中医。余接治此病甚众,尝推究其不能速止之故,而出斯议。

二、首议正名

何谓眩晕?眩者眼目昏花,晕者头脑聋转,细检历代方书,更有将头昏、头重足轻(无旋转之感)亦赅于其中者,广义之眩晕也。而现代医学之“眩晕”,则分为“真性眩晕”与“假性眩晕”,堪称泾渭分明。

真性眩晕,亦称“旋转性眩晕”,由前庭神经或内耳迷路病变所致,临床表现为头晕目眩,并感觉自身旋转,或周围景物旋转,伴恶心、呕吐、耳鸣耳聋、眼球震颤、头痛、共济失调等,此为真性眩晕之特征。

余以为中医学之眩晕,亦宜以此为龟镜,而避免定义过宽之嫌。晰言之,即将头昏、头重足轻而无旋转感者排除出“眩晕”范畴之外。名正自然言顺,识证方有准的。

三、关于识证

运用中医学理论辨识真性眩晕,理应参验历代医家之论说。然如前所议,方书所称之眩晕多为广义,因此,参验历代医家之论说,应予具体分析,含英咀华,切忌信手拈来,生吞活剥。如“无风不作眩”、“无火不作眩”、“无痰不作眩”“无虚不作眩”等学说,虽各具至理,然未免失之偏颇,且均以眩晕之广义立论,若移来阐释真性眩晕之病因病机,又难免失之笼统与抽象。

而仲景论眩,多从少阳相火上炎、痰饮上逆立论,主用小柴胡汤。芩桂术甘场、泽泻汤、小半夏加茯苓汤等,颇与真性眩晕之特征相契。而此等少阳火升、痰饮上逆之证,犹有扑朔迷离之处,即其脉象及舌象无定体。舌苔腻,固为痰饮之征;而不腻或竞无苔者,亦未必非痰饮也。

余尝治不少病者,舌淡红苔薄白或无苔,补气血罔效,滋阴潜阳亦不效,改用涤痰逐饮,驱风清火反奏全功。陈修园论眩,以风为中心,以火、虚、痰串解之,颇能阐幽发微,切中肯綮。其曰:“风非外来之风,指厥阴风木而言”,木旺则生风也;因厥阴风木,“与少阳相火同居,厥阴气逆,则风生而火发”也;虚者,“风生必挟木势而克土”,又“肾为肝母,肾主藏精,精虚则脑海空而头重”,子盗母气也;痰者,“土病则聚液成痰”也。究之,风火痰为眩晕之标,脾肾虚为眩晕之本,故修园总括之曰:“其言虚者,言其病根,其言实者,言其病象,理本一贯”(《医学从众录·眩晕》)。

余以为修园之论甚妙,若用来闸释真性肢聋之病因病机,可谓若合符节。然眩晕之发作,并非风、火、痰、虚四者单独为患,而是综合为患。尝览近世之论,多有偏责于虚者如,张景岳云:“眩晕一证,虚者居其八九,而兼火兼痰者,不过十中一二耳”(《景岳全书·眩晕》)然证诸临床,真性眩晕发作之时,无不呈现一派风火痰上扰之象,岂独脏腑气血阴阳之虚?而修园谓虚为眩晕之病根,暗寓为潜在之病因。“无虚不作眩”之说,即是此意。反之,唯责风火痰之标象,而不孜孜顾念其本虚者,亦为一隅之见。此识证之大要也。

四、治疗原则

真性眩晕系风火痰虚综合为患,属本虚标实之证,治宜标本兼顾。而历代有悖逆于标本同治者,亦可引以为鉴。如陈修园尝讥评曰:“河间诸公,一于清火驱风豁痰,犹未知风火痰之所由作也。”又曰:“余少读景岳之书,专主补虚一说,遵之不效,再搜求古籍,然后知景岳于虚实二字,认得死煞,即于风火二字,不能洞悉其所以然也”(《医学从众录.眩晕》)。

然修园治眩晕,或遵丹溪之法,单用大黄泻火;或运用一味鹿茸酒、加味左归饮、六味、八味丸补肾;或运用补中益气汤补脾,亦未尝标本同治。程钟龄、叶天士倡言标本同治,如健脾益气合化痰降逆,滋养肝肾合平肝潜阳等,平正公允,堪称良法。然若移来平息真性眩晕之发作,犹嫌缓不济急,难求速效。近世论治眩晕,或偏重于治标,如从痰挟肝气上逆施治而用旋复代赭汤,从“支饮眩冒”施治而用泽泻汤等;或倡言发作期治标用温胆汤,缓解期治本用参芪二陈汤等,各有千秋,可资参验。

余临证有异于诸贤之处者,在于其发作期即主张标本同治,熔驱风清火豁痰补脾法于一炉,庶其迅速息止之,待眩晕息止之后,再缓治其本。或疑曰:前言本虚,责之脾肾;今言标本同治,何补脾而遗肾乎?答曰:眩晕发作之际,痰饮上逆之象昭著,而直接补肾之药,不但缓不济急,且多有滋腻之弊,反而掣肘,难求速效,必待其息止之后,再议补肾可也。

余屡见有迭用六味、八味、左归、右归以期息止眩晕者,结果收效甚微,甚至分毫无效,此非方药力微,实用之不得其时也。故余治本,首重于脾。而所谓补脾者,运脾和胃也。运脾可化痰饮,和胃能止呕逆;脾运昌能御肝之乘,风木不得横恣;风木静,相火宁谧。如是,则风火痰上逆之标象可除。

此乃直接治本而间接治标,一举两得,何乐而不为之?方药运用余临证既久,参验前贤论治眩晕之要,自拟柴陈泽泻汤以治眩晕。此方即小柴胡、二陈、泽泻汤合方另加天麻、钩藤、菊花而成。药用:柴胡10克,黄芩6~10克,法半夏10克,党参12~15克,甘草3~5克,大枣10~12克,生姜6~10克,陈皮10克,茯苓15克,白术10~15克,泽泻10~15克,天麻10克(轧细吞服)钩藤I2克菊花10克。

其中小柴胡汤旋转少阳枢机,透达郁火,升清降浊;二陈汤化痰降逆;泽泻汤涤饮利水。方中尚寓有小半夏茯苓汤,亦可降逆化痰,涤饮止呕;又寓有六君子汤,运脾和胃以治其本。加天麻、钩藤、菊花者,旨在柔润以熄肝风。以上诸药虽平淡,而实具卓效。临证体验以来,凡真性眩晕之发作者,以此为基础,随证化裁,服2~4剂,多能迅速息止之,历用不爽,故敢确切言之。待眩晕息止之后,再详察五脏气血阴阳之虚而培补其本,以收远期之疗效。此外,根据“异病同治”之原则,可以扩大本方之应用范围。如余曾治高血压之眩晕及脑动脉供血不足之眩晕,凡具有真性眩晕之特征性症候者,均投以本方,亦收迅速息止之效。

五、病案举隅

王某,女,61岁,门诊号224271,85年4月29日初诊。患眩晕病十余年,一月之内必发1~2次,发时中西药并投,中药曾用过补中益气、左归、六味、三甲复脉汤等,效均不著,且停药数日,又复发如前,致令经年累月,头目几无爽慧之时,白日亦常卧床不起。今眩晕发作已四日,起床即感天旋地转,频频呕恶,耳鸣有闭塞之感,泄泻水样便(一日三次),纳呆,口干苦不欲饮,舌边尖红,苔白厚欠润,脉弦弱。此乃风火上炎,挟痰饮上蒙清窍;脾失转输,迫水饮下趋大肠所致。苔白厚欠润者,水饮未化,而脾阴已伤之。

投以柴陈泽泻汤加山药、滑石、白芍药,用柴胡10克,黄芩6克,法半夏10克,党参15克,甘草5克,大枣10克,生姜6克,陈皮10克,茯苓15克,白术15克,泽泻15克,天麻10克(轧细吞服),钩藤I2克,菊花10克,山药30克,滑石30克,白芍15克。三剂

服完一剂,眩晕息止,泄泻如泡沫状(一曰二次)三剂尽,泄泻止,白日不卧床,纳食增,耳鸣止,仍有闭塞感,口仍干苦不欲饮,舌尖红,苔薄白。上方去山药、白芍,加蔓荆子10克,竹茹12克,石菖蒲6克,北沙参15克,藿梗10克。续服三剂,诸症渐愈。后服香砂六君子汤加味以治其本,连服12剂告愈。至今已近一年,眩晕未再复发。

【本文摘自《国医论坛》,1986年第3期。尊重知识与劳动,转载请保留版权信息。】

王金亮 和胃降逆治眩晕 (转载)

发表者:赵东奇 21人已访问

成某,女,37岁,2010年7月10日初诊。2月来常感胃部不适,时有恶心,昨夜突然头晕目眩,呕吐频作。现正值经期,经行不畅,有块,月经前后无定期。观其精神萎顿,面色苍白,舌红苔滑,脉滑数。四诊合参,此乃经期气血不足,秽浊中阻,伴肝气上逆与胃浊相阻所致。治当以平肝和胃降浊,以旋覆代赭汤加减:旋覆花(包)10克,代赭石(先煎)24克,法半夏9克,泽漆10克,陈皮6克,白蒺藜10克,生白芍15克,佩兰叶9克,竹茹6克,六神曲10克,生姜3片。水煎服,日1剂,3剂。二诊:药后症状大有改善,呕吐已停,头晕减缓。原方续进3剂。诸症悉愈。

按:眩晕虽由肝风上旋,然常夹胃浊同行,致使中焦升降之机失常,故肝气难平。本案投以旋覆代赭汤加减,不治肝而治胃,胃降则晕自止。人身之气血贵在流通有序。中焦为一身气机升降出入之枢纽,脾主升清,胃主降浊。一旦中焦运化失常,浊气每每上逆。仲景云:“伤寒发汗,若吐若下,解后,上下痞硬,气不除者,旋覆代赭汤主之。”旋覆代赭汤有参、草、枣之甘温益气,半夏、生姜和胃降逆,并重用旋覆花降逆,代赭石重镇以下逆气。故可见凡临床中焦运化失常,胃虚气逆者,均可用之即效。其功平降胃气,斡旋中焦,通畅枢机,气逆可平。

本文转载自http://blog.sina.com.cn/u/1882031897

柔肝息风定眩汤 (转载)

发表者:赵东奇 19人已访问

名医名方柔肝熄风定眩汤
作者:刘玉洁
  刘玉洁,女,汉族,1954年出生于河北省乐亭县。1979年毕业于河北医学院中医系。现任华北煤炭医学院中医内科硕士研究生导师。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十五”、“十一五”重点专科心血管科学科带头人、全国优秀中医临床人才、河北省首届名中医。现任中华中医药学会心病分会常务委员、河北省中医药学会常务理事。 
  自上世纪80年代以来,致力于心脑血管病的研究,并有自己独特的见解。根据金元医家张洁古所论:“运气不齐,古今异轨,古方今病,不相能也”的观点,依据当今社会饮食结构和快节奏的生活方式,提出了中风病多发于痰的病理机制,自拟益气通脉化痰系列方药治疗中风病,收到了良好的效果。在心血管病的治疗上,师古而不泥古,创制了系列方药。特别是对于老年冠心病,提出慎破瘀,善扶正,注意保护心气的观点。总结发表省级以上学术论文60余篇,参编著作7部。完成12项国家及省市科研成果,分别获一、二、三等奖,目前有4项科研被省市立项。

  组成:当归10克,白芍10克,枸杞子15克,菊花30克,天麻15克,钩藤18克,僵蚕15克,地龙15克,葛根24克,川牛膝15克。
  功效:柔肝熄风定眩。
  主治:肝肾不足,肝风内动之眩晕。症见头晕目眩,耳鸣如蝉,目涩视蒙,腰膝酸软,心烦健忘,夜寐不安,肢体麻木,纳食尚可,大便略干。舌质嫩红少苔,脉弦细。
  用法:每日1剂,清水浸泡30分钟后连续煎煮2次,共取汁400毫升,分早晚饭后1小时服用。
  方解:眩晕一症,临床多见于中老年人。人年过四十,阴气自半,因而肝肾不足者居多。肝藏血,肾藏精,肝肾同源。肝肾不足,虚风内动,上扰清窍则发眩晕。方中当归、白芍、枸杞子养血柔肝补肾为君药,取肝肾同源之意也;菊花平肝抑阳,清肝明目,配枸杞子以增滋补肝肾,益阴明目之效,为臣药;天麻、钩藤平肝熄风定眩,僵蚕、地龙熄风通络为佐药;川牛膝滋补肾阴,活血通络,又可引肝风下行,葛根舒缓筋脉,配牛膝升降相因,二药为使。全方共奏柔肝熄风定眩之功。
  加减:偏于阴虚内热者,加女贞子、旱莲草、知母、黄柏,滋阴补肾以清虚热;夜寐不安较重者,加炒枣仁、夜交藤,养血安神;耳鸣较重者,加石菖蒲、远志、生龙骨、生牡蛎、磁石以开窍,重镇安神。

小柴胡泽泻汤治眩晕 (转载)

发表者:赵东奇 20人已访问

作者:张安富,男,汉族,1963年出生。重庆市江津名中医,全国第二届百名杰出青年中医。对美尼尔氏综合征、小儿高热等病的治疗积累了丰富的经验。在全国、省市医学刊物上发表文章80余篇,主编《中医群星医论》等7部书,获重庆市医学科技成果奖3项、重庆市江津区科技进步奖6项。

  组成 柴胡、党参各15克,黄芩、半夏、泽泻、白术、钩藤各12克,仙鹤草30克,川芎、大枣各10克,甘草6克。

  功能 和解少阳,升清降浊。

  主治 美尼尔氏综合征属邪犯少阳,胆胃失和者。症见头晕目眩,卧床不起,不敢睁眼,头重脚轻,如坐舟车,呕恶不食,耳鸣如蝉,口苦,舌淡红,苔薄黄,脉弦等。

  用法 每日1剂,水煎分3次服

  方解 美尼尔氏综合征属中医“眩晕”范畴。《内经》强调“肝风”,朱丹溪认为“无痰不作眩”,张介宾则说“无虚不作眩”,今又从瘀血立论。综合这些理论,联系少阳经脉走向和《伤寒论》少阳证“目眩”、“心烦喜呕”、“两耳无所闻”、“脉弦”的脉证与美尼尔氏综合征表现相似,认为该病病在少阳,多系六淫七情致病,引起少阳枢利不利,胃失和降,清阳不升,浊阴不降,水湿痰饮壅塞耳窍。治当和解少阳,升清降浊。取小柴胡汤合泽泻汤加仙鹤草、钩藤、川芎,恰能针对病机,体现治法。

  加减 气虚甚加黄芪;血虚加当归、白芍;血瘀加丹参,肝阳上亢加石决明、僵蚕;挟湿加霍香、石菖蒲。

赵东奇文章列表

相关文章

  评论这张
 
阅读(445)|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