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舍得

溶经方于刮痧拨罐以养生治病,合食疗培元觅健康

 
 
 

日志

 
 
关于我

声明,我搏客引用的文章只用作参考,并不代表我赞成文章观点,各位千万别乱用,有病去找医生才能保养好身体 我以刮痧拨罐等方法来调理身体,不见人是调不了的,不在广州或不肯来广州者,请免问病

网易考拉推荐

吴南京肿瘤治疗的文章4  

2017-02-16 20:24:46|  分类: 中医吴南京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治疗肿瘤,得使“伏邪”有出路

伏,是潜藏之意,伏邪指的是病邪很深的潜藏于体内。

“伏邪”的主要特征就是“藏匿”,人得病很久了还没有感觉到,或没有明显的症状表现,等到病邪在体内不断的酝酿后,再突然的暴发。肿瘤的发生发展过程,先是皮色不变、不痛不痒,但此时邪气已深伏于体内,随着身体内环境的不断恶化,肿瘤细胞不断的增值,等到人开始感觉到明显的不适,一检查已经是晚期。所以治疗肿瘤,一定要时时关注一些早期症状,治疗时一定要透邪外出(到了晚期,病情已经肌腐肉烂,身体的元气几近崩溃,治疗已无意义,用补养气血,参以针对症状的一些治疗,使病人最后的时光舒服些罢了,所以本人论治肿瘤,主要在于早期和中期为主,而针对生命最后的一点上大做文章,实在没有这样的必要)。

自《黄帝内经》注意到了不同的生活环境,对人身体内在的影响,如“其民食鱼而嗜咸,皆安其处,美其食,鱼者使人热中,盐者胜血,故其民皆黑色疏理,其病皆为痈疡”;“其民华食而脂肥,故邪不能伤其形体,其病生于内”;“其民乐野处而乳食,藏寒生满病”;“其民食杂而不劳,故其病多痿厥寒热。”这些都说明了人们的饮食习惯不良,使体内积毒而成病。这种由饮食不良形成的积毒,就是伏邪。

《内经》的伏邪发病的机理,亦有论述“其所从来者微”,说明了伏邪开始自觉症状比较轻,不容易引起人们重视,甚至容易被忽视。也说明了伏邪发病的基本原理,“邪留而未发”,“因加而发”。《内经》又说“正气存内,邪不可干”、“邪之所凑,其气必虚”,指的是当体内正气胜过伏邪时,伏邪不能发病,当体内正气不能胜过伏邪时,伏邪发病。因此《素问·六元正纪大论》“有太过不及,遂有胜复之变”,明确正气和邪气的力量对比是伏邪能否发病的关键。癌症的发生发展,初起之时是毒邪深伏,当人体的元气充足则见病情发展很慢,随着元气的亏虚,正不胜邪,病情就得到快速的发展。

可以看出,伏邪的形成在于邪盛和正虚两方面。邪盛方面,比如曝光的暴晒会患皮肤癌,这个晒得有一个由量变到质变的过程,日晒两两小时,邪气不盛,自不会形成癌症,但如果长久性的晒,邪气日积月累,量变不断的增加,才会形成癌症。所以邪盛方面,如果超过了身体的承受力,自会引起正虚。如人的生命要吃食物,适当的饮食可以保命,但大吃大喝,超过了脾胃的承受能力,吸收的营养能量很多,运动很少,这就超过了身体的消耗,于是高血脂、高血糖等疾病当前越来越多,就是吃出来的。很多肿瘤,也是因为营养过剩,机体积热太过造成,这积热,就是伏邪。积热在体内会扰乱五脏气血的通畅,使五脏失衡,身体于是就虚弱,积热在体内郁久则化毒而成癌瘤。

另外对于伏邪之来源,还有外感六气之变。如《素问·阴阳应象大论篇》“冬伤于寒,春必温病;春伤于风,夏生飧泄;夏伤于暑,秋必痎疟;秋伤于湿,冬生咳嗽。” 对于伏邪的藏毒之处,王叔和认为寒毒中而即病者为伤寒,中而不即病,寒毒藏于“肌肤”,至春变为温病,至夏变为暑病;庞安时认为“伏气为病,谓非时有暴寒而中人,伏毒气于少阴经,始虽不病,旬月乃发。”他指邪伏少阴;吴又可在《温疫论》中指出,邪自口鼻而感,入于“膜原”,伏而未发,不知不觉,认为邪伏膜原。不论邪藏匿于身体内的何处,总是有邪深伏于体内。至于藏邪之所,必是身体最虚弱的部位,如肺虚则藏邪于肺;肠虚则藏邪于肠;表虚则藏邪于表。因为藏邪的部位不同,对身体气机造成的紊乱所表现出来的症状也不同,治疗上自是有所区别。但总的治疗原则都是透邪外出,不论是“麻黄汤”、“参苏饮”还是“达原饮”,其治疗机理就是使病邪外透。 

“透”者,通也,显也。伏气温病宜透解为其大法,透邪外出在于确保元气充足的前提下,促进气血流畅,保证病邪向外出表的管道通畅,使郁结之邪热由里向外散。有人认为这种透是指发汗法,促使机体发汗,使邪向体表散。如果我们把这思路转变过来想,就可以发现,邪也是可以向体内散。比如肺癌、鼻咽癌、皮肤癌的治疗,用些风药和排痰药,促使邪向外散这是好理解的。但如食道癌、胃癌、肠癌、膀胱癌、子宫内膜癌等等癌症,促使毒邪向排口透散,这也是透邪外出。比如消化道的癌症,自咽喉到肛门整个通道,就是排邪之通道,促使邪毒向通道里透散,再通过消化道随着粪便排出体外。再如肝癌,可以通过利胆的方式,使肝中之邪毒向胆透散,所以本人治疗肝癌并不是重用白花蛇舌草这些清热解毒药,而是用金钱草、茵陈等为主药,不外是利胆以使邪毒向胆透散。而血液之中的邪毒,则可通过发汗、利尿等方式向外透散(癌症病人身体虚弱,自然不是说让病人大汗出,而是指促使肺气宣肃正常,肾的气化功能正常,使体内的水湿代谢正常。因血水同源,通过水液的外排正常化,可以使血中之邪毒外排)。

大小便的通畅与否,这是透散病邪的一个关键性问题,所以治疗癌症,一定要确保二便的通畅。

肾司二便,久病肾气必虚,二便的正常化,原动力在于肾气的充足。所以治疗癌症的内在关键性问题,在于肾气。这点很重要,可惜当今时下,很少有人去关心肾气,对于二便的问题,还是在于通利上做文章。要知通利必伤肾气,越通利,肾气越伤,病更不得治。肿瘤之初,治疗就要扶肾气,如果到了晚期,更应运脾固肾为根本,保住元气病人才能多活几日。如见元气溃败还用猛药攻癌,必定是使病人速死。

虽说造成伏邪的内因在于元气虚,所以治疗伏邪一在于扶正,有元气充足有力托邪向外透散;二在于气机通畅,使邪气外现的道路通畅;三在于用透散之药使伏邪外出。但治疗癌症的透散伏邪和治疗传统观念上的外感伏邪不一样,因为癌症之伏邪要比外感之伏邪病位要深,另外癌症病人的元气比一般外感伏邪的病人要更亏虚。所以治疗外感伏邪在于快带透散病邪,去邪在于扶正,等邪气透散后再进行扶补元气;而癌症的治疗,切不可用猛药来透散,以免攻药伤正,正气越亏虚,则越不能托邪向外透散。

如对“达原饮”的应用,薛生白在吴又可的基础上进行了补充“初入膜原,未归胃腑,急急透解。” 因为邪不在表,所以不能用发汗散邪;内热不显胃腑不实,又不宜攻下。治疗只能用化湿去浊透邪为主。通过达原饮的思路,又考虑癌症病人的身体虚损问题,比如治疗淋巴癌等病位距体表较浅的癌症,就要充分用外治法,使局部的伏邪向外散透,如果仅仅通过内用药治疗,效果往往不太理想。

肺癌的透散,在于肺气的宣发。肺的宣发必定是在足够的肺气为基础,可以用黄芪补肺气,另加麻黄、桔梗、芦根、鱼腥草等宣透。本人治疗肺癌,麻黄几乎是必用之品,但用量都不大,一般用2-3,很少超过5,就是其宣肺透散邪毒。现在看到很多治疗肺癌的药方,都是以百合、麦冬等养肺阴,再加白花蛇舌草、大青叶等清热解毒。谓之肺最易阴虚,治疗当补气养阴,但理论上是在讲补气养阴,但实际治疗中却只看到养阴而没看到补气。要知肺为贮痰之器,用药过于阴寒,气机不利而痰浊更重,肺气失宣,邪毒内闭永不得出。所以疏通气机是一个很重要的问题。

如治疗肝癌,就更要重视气机的疏通问题。肝和胆互为表里,肝之疏泄全在胆的通利,如果胆汁不能及时外排,就会形成黄疸性肝炎,所以治肝病,必要治胆。记得2012年本人治疗一例肝癌晚期严重腹水的患者,前医治以牵牛子、大戟、猪苓等利水药,药后稍见好转,但过些时日又反复加重,最后此名医亦不得不放手。家属叫我到金华中心医院会诊,我见病人面色萎暗,肌肤错甲,四肢消瘦,舌红,水滑样苔,但舌面有多处溃疡。脉沉弦涩而偏数。病人自述胸闷气喘不得卧。治疗自当使疏解少阳胆气,通过利胆托透在里之邪,这种疏透不仅为祛邪外达,保证伏邪外透之管道畅通,使深伏肝中之邪顺利外透,气机疏畅而腹水得消。本人用药白芍、柴胡、金钱草、苍术、厚朴、茯苓、泽泻、桂枝、杏仁、白茅根、黄芪、益母草等。用苍术、厚朴运转中焦气机之枢,以解阳明;桂枝开透太阳,领邪外出;柴胡、白茅根疏透少阳枢机而达表。病人药后数剂水腹平稳消散,虽病人最后元气崩溃而死,但至死都没再受腹水之苦。所以治疗肝癌,应重视斡旋少阳枢机,疏理生发之气,以调动机体自身抗病祛邪能力以透邪外达,取少阳为厥阴之出路,湿热伏毒,亦取利胆之法以解肝之困。

如癌症晚期的发热,这是伏邪突变,病人的元气大亏,治疗还得透散,但又不能用风药来透散,此时在大补元气的基础上,可重用生石膏、金银花、连翘等药来清透。

所以治疗癌症之伏邪,一定要时时考虑邪气的出路问题,用药切勿过于滋腻阴寒。如片面套用一些名医的清热养阴为主思路来治疗,只会使伏邪出路阻塞不通,伏邪不得出,病永不得宁。伏邪外出不出二便通利,孙真人的《千金方》有很多详细的记录。已故中医肿瘤名家孙秉严,所用的也就是套用孙真人的思路,没有什么特别之处。各位可以把孙秉严的思路和《千金方》进行验证,一目了然。

 

吴南京

20161216星期五

于杭州

 痰湿是肿瘤的根本

内经只有积饮之说,无痰证之名,到《伤寒杂病论》才开创了痰饮辨证的先河,但也不外详论于饮而略论于痰,直到朱丹溪才把治疗痰饮进行了系统的疏理,明代的肾命学说又进行了补充。自此,中医对痰饮的治疗才有了一个较完整的学术体系。

痰湿,是指人体脏腑功能失调(中医有“五脏六腑俱能生痰”之论,但与肺、脾、肾三脏关系最密切),津液(体液)的异常积留,是病理性的产物。痰和湿都是人体水谷精微的病理产物,根据其性质的稠和稀分辨,可分为痰、湿、水、饮等名称,病症及发病部位之不同而有所别。水肿多发于四肢肌肤,饮邪多留于胸腔、肠胃之中,而“痰随气行,无处不到”,遍及周身上下各个组织器官,均可发生痰病。所以前贤有“百病多由痰作祟。”

肺主一身之气,通调水道,通过其宣发肃降功能,使津液敷布全身,故有“肺为水之上源”之称。若肺失宣肃,治节无权,则津液也可聚而为痰(比如一个素来阳气虚弱的人受寒,肺就失宣肃,常见小便不利而见身体浮肿,亦有些原来就水肿的病人,因为外感病而病情反复,这都是肺气失宣的原因造成)。肺有阳则宣,有阴则肃,受寒肺气失宣则水道不利,而肺气过热,或肺阴不足煎熬津液为痰。

脾主运化水湿,生痰之源,为人体气机升降的枢纽,亦为水液代谢之枢纽。如脾土虚弱,清者难升,浊者难降,水谷之湿留中滞膈,凝聚为痰。张景岳“夫人之多痰,皆由中虚使然。”如果脾胃健运,则水谷随食随化,自不会生痰湿。所以古人说“治痰先治脾”。我们从日常生活中可以看出,人的老,先老在脾。因脾主肌肉,脾虚则肌肉不充,所以见皮肤绉巴巴的,所以元气亏虚之人,必要健运脾胃,促进身体对食物的消化吸收,同时亦是促进体内痰湿的运化。

肾藏精,肾精指的就是肾气,肾气为生命活动的原动力,脾的健运以及肺的宣肃全赖肾气,如肾气亏虚则肺气喘而不纳清阳(中医称为肾不纳气),肺的宣肃就不利,水道亦不利而生痰湿。肾阳为一身之元阳,脾的运化全赖肾阳的温煦,如果肾阳亏虚则脾不健运,运化就不利,痰湿由是内生。所以古人说“肾为痰之本”,而对于治疗上亦一样论“肾生痰,多虚痰,久病多痰,切不可作脾虚生痰论。善病久不愈,未有不肾水亏损者,非肾水上泛为痰,此久病之痰也。”所以治疗痰湿上,一定要先审肾气的强弱,如肾气强,一时外感或食积之痰湿,用消痰药治之就可,而对于久病体虚的痰湿,就百要补肾气不可。肿瘤之病,是一种渐进性的慢性病,痰积之邪自生成到成病,有一个较长的时间过程,治疗上讲究“其来也渐,其去也迟”。所以对于体虚之人的痰湿内阻,治疗上切不可急于求成的猛攻痰湿。要不元气败伤,变症百出。

虽说肺、脾、肾失调是生成痰湿的主要原因,但肝和心的功能亦会导致肺脾肾的功能失调而生痰湿。

肝主疏泄,为一身气化的萌发点,肾中之元气要为身体所用,得有肝的门户提取。如因为情绪压抑,脾就无阳可用,于是造成脾失健运而生痰。痰湿之动,是随气而动,气机畅运不滞则水湿运动畅行,如果气机郁滞则水湿亦随之而停滞生痰。朱丹溪“善治痰者,不治痰而先治气,气顺则一身之津液亦随气而顺矣。”指的就是此理。

心主血脉,血水同源,血行则水行,血滞则水停。如心的运血功能下降,则水湿流通不利而生痰湿。《伤寒杂病论》血不利则为水。血不利亦可为痰,临床上见血脉失畅的疾病,一定要考虑到痰湿的运化问题。反过来,痰湿症状重的疾病,亦一样要考虑到血脉的畅行问题。

上述是五脏生痰的基础理论,但五脏的功能要健全,在于气的推动和血的涵养,特别是气的推动方面,更是和痰湿的生成有最直接的关系。

朱丹溪“气血冲和,百病不生,一有佛郁,诸病生焉,故人生诸病多生于郁。” 其弟子戴元礼进一步补充说:“郁者,结聚而不得发也,当升者不得升,当降者不得降,当变化者不得变化也,此为传化失常,六郁之病见矣。”说明了郁的病机是阻滞佛郁,气血津液运化失常。另外还说到“久郁则蒸热,郁久必生火。”以至于最后形成“气有余便是火”。所以朱丹溪所说的有余之气,指的是气机郁滞不畅形成的郁热,而不是指人的元气太足了上火。

从丹溪所说的诸郁之间的相互关系来分析,气为血帅,气行则血行,气郁则血行不畅,从而生血郁;血滞则水湿不运而生痰湿,而生湿之郁;气滞则运化无力,食积难消,则成食郁(肿瘤病人多见胃脘痞胀不舒);气机郁阻日久则会化热而形成郁热;热生而炼湿为痰而成痰郁。气血水湿不通畅,五脏的元气也就不通畅,于是人身体的内环境就发生了变化,从而生癌症。所以治疗癌症一定要考虑到痰湿的问题,这是一个根本性的问题。

对于痰湿的治疗,朱丹溪说“治痰法,实脾土,燥脾湿,是治其本。” “实脾土,燥脾湿,是治痰之本法也。”这是治本之道,如果有些人见痰治痰,朱丹溪又说“大凡治痰用利药过多,致脾气虚,则痰易生而多。”因为气滞是生痰之源,所以朱丹溪还说到“顺气为先,分导次之。”“治痰不若顺气为先,气顺则一身津液自顺”。这是丹溪治痰的一个主要思想。另外对于一些用药心得,他也作了些论述,比如“痰在胁下,非白芥子不能达;痰在皮里膜外,非姜汁、竹沥不可导达;痰在四肢,非竹沥不开;痰结核在咽喉中,燥不能出入,用化痰药加减软坚之味”;“痰在膈上,必用吐法”;“痰在肠胃间者,可下而愈”等等。这都对后世治痰提出了可喜的观念。如果对于痰湿阻滞严重的情况,他把张子和的攻击和李东垣的补虚合为一体,独创“倒仓法”,意在去肠胃旧积而涤濯使之洁净,推陈致新,扶虚补损,使痰湿祛除而不损身体。本人收集了朱丹溪七百余个病案进行分析,用药频率最高的就是健运脾胃和疏通气血的药。

但对于痰湿的治疗,后世医家在朱丹溪的基础上又有了很大的发挥,特别是明代的肾命学说,有很大的贡献。

张景岳“痰非病之本,而痰惟病之标”,“痰涎之作,必由元气之病”,“痰之可攻者少,而不可攻者多”等观点,把原来朱丹溪从脾虚气滞论治,上升到以元气为本,脾肾同治的高度上来。张景岳“痰即人之津液,由水谷之所化。但化得其正,则形体强,营卫充,而痰涎本皆血气,若化失其正,则脏腑病,津液败,而血气即成痰涎”“夫痰即水也,其本在肾,其标在脾,在肾者以水不归源,水泛为痰也,在脾者,以食饮不化,土不制水也。”“五脏之病,虽俱能生痰,然无不由乎脾肾。”“盖脾主湿,湿动则为痰,肾主水,水泛亦为痰。故痰之化无不在脾,而痰之本无不在肾。”对于痰湿的治疗上,张景岳强调“治痰者,必当温脾强肾以治痰之本,使根本渐充,则痰将不治而自去矣。”这些名论,对后世治痰产生了深远的影响,特别是体虚之人,更应遵从。叶天士《临证指南医案》指出:“古人不究标本,每著消痰之方,立消痰之论甚多。后人遵其法而用之,治之不验,遂有称痰为怪病者矣。不知痰乃病之标,非病之本也。善治者治其所以生痰之源,则不消痰而痰自无矣。”观当今治癌之法,只以天南星、猫爪草、半夏、贝母等化痰药猛下,不知癌症病人元气本虚,再强行攻痰,只会使人虚上加虚,以至于病重不起。

对于肿瘤和痰的相互关系问题,《黄帝内经》“有所结,气归之,卫气留之,不得复返,津液久留,合而为肠瘤。”朱丹溪 “自气成积,自积成痰。”“凡人身上中下有块者,多属痰。”另外朱丹溪还明确的提出了痰瘀同病的概念,他说“痰挟瘀血,遂成窠囊,肺胀而咳,或左或右,不得眠,此痰挟瘀血,碍气成病。”后世高秉钧亦尊丹溪之说,在他的《疡科心得集》也指出“癌瘤者,非阴阳正气所结肿,乃五脏瘀血,浊气痰滞而成。”说明了肿瘤是因痰浊内阻而形成的。

痰既是病理产物,又是致病因素,若脏腑功能障碍,升降出入失常,气血失和,气滞血瘀,痰气交搏,痰瘀互结,络脉不畅,肿块内生,癌症即成。另外又具有全身上下、皮里膜外,无处不到的特点。如《杂病源流犀烛》“痰之为物,流动不测,故其为害,上致巅顶,下至涌泉,随气升降,周身内外皆到,五脏六腑俱有。”痰的流动性,使癌毒可随痰播散周身,痰的黏滞特性,又使癌毒易于在某些脏器组织中形成转移灶。

痰为阴虚,遏阻阳气,性凝滞,所以肿瘤初起之症状是起病缓慢,皮色不变,无声无息的发展(不痛不痒),使人不易发现。从患者的舌体胖大、舌苔厚腻、恶心、胸脘痞闷、脉滑等痰湿中阻的病证特点,都可以说明癌症之因是痰瘀互结形成。

另外,痰邪还易与毒邪相结合,杂合为病,形成痰瘀毒互结。如肝癌在癌症之前有乙肝病毒的情况,病毒复制到一定程度才转于肝癌。从乙肝病毒的特性来看,亦不外是痰瘀毒的互结为患。其它如肺癌、卵巢癌、宫颈癌、膀胱癌等,都是痰瘀毒互结的表现。

痰瘀互结最宜形成痰瘀毒,病情缠绵难化,彼此相互影响,所以治疗癌症必要治痰,且要佐用解毒散结。也可以看出治癌之难,在于痰的胶结黏腻之性,使肿瘤难以消散。

癌症之首恶是痰,因痰至瘀,所以治疗上重点在于痰,而不在于瘀。有人治疗肿瘤起手就是大剂活血化瘀药,这是攻其无故,徒伤气血而已。从癌症的生长发育来看,和癌体内的血管关系密切,肿瘤积聚体形成后即进入无血管生长期,在此期肿瘤可以通过弥散作用获得充足的氧气和营养,如果此时没有血管长入,肿瘤将发生坏死和自溶,如果血管长入,则肿瘤体积快速增长,有人认为活血化瘀药可促进肿瘤细胞的转移,这是有一定道理的(恶性肿瘤对活血化瘀药要慎用,良性肿瘤亦一样不能过用,常见有些中医师,治疗子宫肌瘤、子宫腺肌症等疾病,大剂活血破血药治疗,往往是肿块没有消掉,元气先伤,病情越治越重)。所以,在肿瘤患者治疗中,莪术、三棱、水蛭、虻虫等化瘀、破瘀力效峻猛的药物要慎重使用,如果有出血倾向的病人更是禁用。特别是术后和化疗后的病人,元气大亏,治疗应以补养气血为主,慎用和禁用活血化瘀药。

朱丹溪指出治痰之要在于治气,但治气也不是胡乱用香附、青皮等通气药才叫治气,而是通过调整五脏平衡,使机体恢复正常的气化功能,令气血行于全身,津液输布正常,这才是真正的治气,这才是治痰的重要原则。丹溪虽说用香附、川芎等治气血,从他的病案中可以看出,丹溪亦是在用人参、黄芪、甘草等补养之药的前提下使用,而不是片面用通气药。如果滥用理气药,使人正气削弱,难以恢复,患者因此而不起。

朱丹溪 “不治痰而治气”一语,实为治痰之要着。

 

吴南京

20161216星期五

于杭州

 固肾养精在肿瘤治疗中的应用

肿瘤是一种慢性消耗性疾病,也就是说,肿瘤患者没有一个身体不虚的,所以治疗肿瘤病,补养之法,必定贯穿整个治疗的始终。

肿瘤的发病基础,是因为身体元气亏虚(虽说有很多病因原来是病邪大实,造成身体元气的亏损,但病情发展成肿瘤之时,身体的元气必定已经亏虚),而肾是身体元气的仓库,所以固肾养精是治疗肿瘤的一个重要方法。

治病之要,不外有病攻之,体虚补之。可是一切攻病的药都有耗损元气的副作用,如祛风湿药、解表药、活血化瘀药、理气药(开窍药)、化痰药、利水药、消食药等,都会直接耗损元气。治疗热毒的清热解毒药,多是苦寒之性,亦损脾胃而绝后天化源。所以先贤说治疗原则在于“中病则止”可见攻病易而补虚难。常见一个普通的子宫肌瘤,用水蛭、三棱、莪术、鳖甲等破血散结药治疗,时见肌瘤变小,但元气也因为破血药的耗损而造成元气大亏,病越治越重。有见痰阻咳嗽治以利湿化痰,亦一样使咳嗽不止而元气大亏,这都是攻散太过伤元气。

目前中医治疗肿瘤,常见一个处方中大剂活血散结药、清热解毒药在应用,不知攻散太过,使原来已经亏虚的元气更加亏虚,使病越治越重。何况很多肿瘤患者,明显见到尿频、腿软、腰酸、耳鸣等肾虚症状,且肿瘤病人的年龄大多是中老年为主,肾气亏虚的问题,必定是不容忽视的。

肾精,是指肾中精气,并不是指肾阴或肾阳,而是阴阳的混合物。所以固肾养精,不是用桂、附燥药温阳,亦不是用地黄滋腻填阴,而重点在于“固”、“养”。

“肾主封藏”,是藏匿人体精气的仓库,自离开母体后,肾中的能量就全靠肺吸纳清阳,和脾胃消化水谷精微(食物的营养),共同对肾不断的补充能量。所以固肾养精,的用药,就是指用具有固肾气作用的中药,和补气及健运脾胃的药形成一个整体进行补养。固肾气的中药有菟丝子、覆盆子、补骨脂、桑螵蛸等;补气的中药有人参、党参、黄芪等;健运脾胃的有白术、苍术、麦芽、陈皮、厚朴等。使上焦肺气得补、中焦化源得健运、下焦肾气得固,这才是真正意义上的固肾养精。

对于补法,五脏以守为补,六腑以通为补,五腑配六腑,一表一里,有守有通,五脏机能才能正常化,所以补养元气,一定要考虑到六腑的通畅不滞,六腑之中稍有郁滞不畅就不为补,所以固肾养精的补养之法,一定要考虑到六腑和元气的通畅不滞。

《时方妙用》“滋阴之剂不可多用”说到有人服用滋阴药而发热越甚的情况,明显的讲到因为熟地之滋腻。当下治疗肿瘤为病,谓之补气养阴为治疗肿瘤之虚症,要知养阴之药性多滋腻,易碍气机。再加清热解毒的寒凉之性,使血脉更加凝滞不通,癌瘤之毒被滋腻药和寒凉药压制着,看似有效,不知郁结之热毒反更不得发散,越郁越重,最后暴发之时,神仙亦无力回天。

《医医病书》有“俗传虚不受补论”,身体元气亏虚而补不进去,不外因为病邪未祛除。肿瘤之病,痰瘀互结者十之八九,过用补药,反使补药和痰瘀之邪胶结一起,难分难化,所以越补越严重。

肿瘤之所以难治,主要在于全身元气大虚,而局部病邪大实。攻病则伤元气,补元气则病邪更重,攻补不得,进退两难。但有病必要攻,在攻病同时,固养肾精是根本。

2011年本人接手一例杭州大肠癌患者,病人因手术、化疗后身体元气已大亏,再找中医治疗,亦用清热解毒、通腑散结药来治疗,渐渐病人卧床不起。我去分诊时见病面色萎暗、视疲无力,因化疗头发也掉光,二便失禁。舌淡暗胖而多津。脉像弦涩有力。脉症不符,病人已在鬼门关了。病情到此,只有大补元气,使肾元得固养或可延长生命。用大剂生黄芪(100)为主药,另加菟丝子、补骨脂固肾气,用半夏、苍术、厚朴、茯苓运化中焦,以达固肾养精之效。另加败酱草、桔梗、鸡血藤等药散脓散毒。病人治疗数日精神大转,原来医院里说只有半月的生命,后来经过固肾养精的治疗,活了近三年时间,最后病人死于肺部感染。

还有一例肝硬化肝癌患者,用鳖甲、莪术、水蛭等破血攻坚药治疗,治疗半年月出现大量腹水,又治以商陆、大戟、猪苓等利水药以至病重不起。本人治以固肾养精为主,稍加我活血利水,使腹水缓和消退。

治疗肿瘤,固肾养精不是说等到病情严重到无力回天之时用补养来延长生命时应用,而是一见肿瘤初起之时就要以固肾养精为基础治疗大法。因为一切治疗手段,都是建立在人体元气(西医称为免疫力)的基础上进行,如果免疫崩溃、元气溃散,就是神仙也无能回力了。

本人治疗很多久治不愈的疑难重症,身体元气亏损,补养很久,元气还是很难恢复,病人心急不断问之。其实元气之难补,在于病人的生活习惯,如果病人有的不良生活习惯,那怕医生用药很对症,也难以达到理想的治疗效果。

《景岳全书》“凡虚损之由,具道如前,无非酒色、劳倦、七情、饮食所致。”张景岳所提到引起身体虚损的原因,都是人为的,如酒色过度、七情过激、饮食不节、操劳太过等。这些人为的因素,很多是病人长年累月形成的习惯。比如熬夜问题,很多人已经形成了一个习惯,晚上不到那个点就不会入睡的,长久以往往,自然是身体亏损,这是属操劳太过方面的不良习惯。社会竟争压力大,为了生存都不易,一个个斗智斗勇,思想高度紧张,就拿浙商来说,失眠焦虑的占十之七八。加上应酬多,常年在外大吃大喝,使脾胃虚损。常年的不良生活习惯,使人的元气大损,自然易使疾病发生。

2015年我治疗一例安徽的子宫腺肌症患者,病人到义乌治疗,我用针灸和中药结合,效果很好。12月份到病人到杭州,持续一个月的熬夜(天天和她的亲人聊天到下半夜三点),“久言伤气”持续的多言而伤气,加上熬夜而使阳气上扰,促使肾精亏虚。过年前一个强大的寒流,患者又受风寒外感。后来回安徽过年,又天天和爱人吵架,有时通宵的吵,还吵到打110报警的地步。到2016年,病情又反复。

可怕的是病人生病了,元气已经很亏虚了,病人对不良的生活习惯还不改变,中国俗话所说的“本性难移”,指的就是长久形成的一些行为习惯难以改变(本性难移也可以说是思想观念,但任何思想观念都会使人产生相对的行为习惯)。加上现在信息流通,病人生病后对医生的怀疑态度日益加重。有钱的富商总觉得有钱就有一切,都可以用钱来买,没有这个医生不信找不到另外更好的医生。而没钱的病人则拿着一个药方在网络上到处询问。如此做法,病人自是心神不宁,心神不宁则五脏不平,元气自弱。在千挑万选后终于找到一个能治好病的医生,病人又心急,恨不得一剂病除。试想一个,一个长年累月形成的疾病,短时间内速效治疗现实吗?于是病人又求助于神灵,到处烧香拜佛,或请一些懂得玄学的高人进行一些迷信活动,以求疾病能速速祛除。再反过来说医生不会治病,这是何苦?就拿浙江来说,一个富商,情愿拿两百万去寺庙里烧香,也不会去尊重掌握技术的中医师。

一心向钱看,算来算去,场面上满口仁义的吹嘘,但对技术人员又很轻视,使得能治病的医生,面对这样的病人亦无从下手去为其治疗,而病人则心思浮动不能宁静,这样的习惯又怎能使疾病康复。何况还是身体元气大亏的肿瘤病人?

肿瘤病人,一直总是觉得癌症是一个不治的死症,使人的精神处于忧思恐惧之中,忧伤肺气,思伤脾,恐则泄气而伤肾。加上人在生活中长年累月形成的生活习惯,不是一下子能改变得了的,就算是为了疾病去改变一些不良的习惯,也是很不自然,使补充到体内的能量不足以消耗,这样的补养又有什么效果呢?

我的病人群体富商众多,在治疗过程中我亦细细留心于他们的一些生活习惯和行为规律,富商对医生的一些手段自然也是了如指掌见怪不怪,但看到一个个拿着大把的钱,天天在病痛中挣扎,只有一声叹息。

《黄帝内经》“精气夺则虚。”但除了先天因素或偶然的大出血等因素之外,大多数引起精气不足的根本原因,就是不良的生活习惯,长久的暗耗气血。

所以固肾养精虽说是治疗肿瘤的一个基础大法,但病人的配合,是取效的关键。

 

吴南京

20161216星期五

于杭州

 当前治疗肿瘤的主要方法

目前治疗肿瘤的主要手段还是西医的手术、化疗、放疗为主。

对于手术治疗,不论是良性肿瘤还是恶性肿瘤,可以说都是当前的首选。如果见癌症已经扩散或转移则选择化疗。而到了手术也做了,化疗也进行过了,实在是无力回天,才会考虑到中医治疗。或身体的免疫力很差,病情很种,根本无法手术或化疗时才会考虑到中医治疗。

癌症是全身性疾病的局部表现,是人体五脏功能系统的整体平衡失调的结果。

手术方面,西医开始认为是局部病变,以至于局部切除的手术越来越大,比如乳腺癌的手术治疗,有的做了超大范围的切除手术,但手术后的复发率并没有降低,于是意识到这不是一个局部的问题,于是才采用了手术后的放化疗进行治疗。有的肝癌病人,进行了肝移植,可是移植来的好好的肝脏,还一样的又发生了癌症,并且还见其它部位也出现了转移。

在化疗方面,因为化疗药不仅可以杀死一部分癌细胞,同时也对正常的细胞进行屠杀,并且因为巨大的副作用,很多人难以承受,不得不终止化疗。在无路可走时,才会考虑到中医的介入治疗,这是很可悲的事。

其实手术带来的身体损害是巨大的,在手术或放化疗的同时,就用中医参与治疗,能明显的提高效果,特别是中医的补养气血方面,和针对化疗的一些副作用方面;调整五脏功能系统平衡方面,实在有很大的益处。

因为很多病人处到求治于中医,已经到了几乎走投无路的情况。因为大家都知道晚期癌症是一种死症,于是网络上媒体上就出现了很多治疗癌症的中医大师。我想试问下,为什么媒体上对于治疗肺心病、癫痫等疾病的广告少,而治疗癌症的广告多,难道癌症比肺心病、癫痫等疾病要好治???

中医治疗肿瘤并不是刻意强求对肿瘤的消失,从目前大量的名医病案来看,对于中医缩瘤、消瘤方面,并不是一些网络上夸大宣传的特效药那样的神奇。且不要说恶性肿瘤,那怕是一个普通的子宫肌瘤,也不见得能在短期内消除。

目前中医治疗癌症方面,民间主要在于在“祖传秘方”、“偏方”上做文章进行宣传。从祖传秘方和偏方上看,不外是什么铁树叶、白花蛇舌草等一些所谓的抗癌药拼凑堆积而成。

而官方医院的中医则以“清热解毒药+养阴药+活血散结药+虫类药或毒药”的套路治疗。一张药方二三十味药(甚至更多),一张处方上写得满满的一页,但整个药方是一路的阴寒之药。天寒地冻,草木不生。寒凉太过则脾胃败坏,气血化生无源,免疫力上不来,又谈什么治疗?我治过好些病例,原来治得病人很舒服(这些病人都是晚期癌症,走投无路才找来治,我也明确的和家属说只能带病留命,让延长病人的生命,让病人舒服),后来听说我认识某某名医,或叫我推荐某某名医治疗,不到两个月又回来找我治疗,我一看药方,就是用“清热解毒药+养阴药+活血散结药+虫类药或毒药”的套路。为什么这个套路治疗癌症就牢不可破呢?2010年,本人在杭州会诊一例肉瘤患者,同时还有一位名气较大的老中医,面对该病人的脉像沉弱无力、舌苔厚腻的气血湿阻,还是用上述的套路一路阴寒在治,我问老中医为什么这样治,老中医说癌症是热病,必用寒凉,病人药后胃脘痞胀不能消化,时值刚好就要过年,老中医就马上说要出国过年了,后来我用补气运中的方式治疗,病人又舒服过来。

癌症如猛虎,全民谈癌变色,这是因为癌症早期的症状不明显,往往一发现就是晚期,通过上述的中西医治疗,多无善终,最后是人财两空。

对于癌症的治疗,不可能单一用一种方法来治疗就可,而是要多种方法进行综合性的治疗。特别是经过现代医学检查确诊为癌症后,过分的夸大中医的作用,并不是件好事。而是要客观的对待中西医的优点和不足,相互补充,才能提高治疗效果。

其实癌症不可怕,治疗癌症并不是说等到检查出来了才进行治疗,而是有所不舒服就要引起对健康的重视,并且及时治疗。如果等到检查出来是晚期,病人的元气大伤,无法手术和化疗,才处到去寻求起死回生的灵丹妙药,为时已晚。

 

吴南京

20161216星期五

于杭州

 中医治疗肿瘤的原理

肿瘤是一种全身性疾病的局部表现,所以治疗肿瘤,一定要注重整体治疗;肿瘤病人元气必虚,所以治疗时一定要治养结合。所以治疗肿瘤的一个大原则就是“整体治疗,治养结合”。

早在《黄帝内经》就提到了肿瘤的病因、病机、证候等。《灵枢·水胀》肠覃何如?岐伯曰:寒气客于肠外,与卫气相搏,气不得荣,因有所系,癖而内着,恶气乃起,瘜肉乃生。其始生也,大如鸡卵,稍以益大,至其成,如怀子之状,久者离岁,按之则坚,推之则移,月事以时下,至其候也。久者离岁一语,可以看现,瘤长得很慢,是一种慢性病;从推之则移,可以看出是良性肿瘤。从瘤的生长部位是在下焦,古人所说的肠,并不一定是把肠道,而是指肠的部位,以当今的通俗语言来开窍,是指小腹部的良性肿瘤;病因是受寒,寒气着于下焦。寒为阴邪,性收敛、凝滞,易使气血不畅(血遇热则行,遇寒则凝),且寒性趋于下,所以下焦的肿瘤多始因于寒凝,但后来血瘀日久,会化热生毒,造成身体内环境的变化,才会形成恶化(也不是所有良性瘤都会恶化,如《内经》所说的如怀子之状,还是推之可移)。所以对于下焦的肿瘤,治疗上一定要考虑到气机的升发,才能真正达到治疗下焦气血郁滞的目的,如果再过用攻下消瘤为治,只会使元气更下陷,郁滞更严重。

《灵枢·刺节真邪》“虚邪之人于身也深,寒与热搏,久留而内着……有所疾前筋,筋屈不得伸,邪气居其间而不得反,为以筋瘤;有所结,气归之,卫气留之,不得反,津液久瘤,合而为肠瘤,久者数岁乃成以手按之柔;已有所结,气归之,津液溜之,邪气中之,凝结日以易甚,连以聚居,为昔瘤,以手按之坚;有所结,深中骨,气因于骨,骨与气并,日以益大,则为骨疽;有所结,中于肉,宗气归之,邪留而不去,有热则化而为脓,无热则为肉疽。”说明了生瘤的前提是身体的元气亏虚,加上受寒,于是血滞化热,才生瘤。另外“卫气留之”瘤是软的,而“津液留之”瘤是硬的,因气是无形之物,津液是有形之物。留结于骨则成骨疽,结于肉则成肉疽,至于骨疽,直到现在的教科书还是从寒论治,而肉疽,则是类似于现代的肉瘤(因为有热则生脓溃烂),所以治疗肉瘤,还是要考虑到寒邪的问题。《灵枢·痈疽》“营卫稽留于经脉之中,则血泣而不行,不行则卫气从之而不通,壅遏不得行,故热盛而肉腐,肉腐而为脓。”气血凝滞时间久了会化热,身体阳气足的人则化热快而肉腐成脓,而阳气弱的人则化热慢些。本人治疗的肉瘤病人,都见脉沉弱细涩,一派别阳虚血涩之像,实是虚无力行血形成肉瘤(但肉瘤发展到后期,全身性的扩散,身体元气处于崩溃边缘,气血郁治的热、瘤癌的毒热、元气亏虚的虚阳外浮之热,种种热邪相合,大耗气阴,病人见气阴两伤,要再痊愈已不现实。本人以前治疗杭州一病人,最后就是内热过重出血而死。)。

《灵枢·百病始生》“留而不去,传舍于肠胃之外,募原之间,留着于脉,稽留而不去,息成而积。”《素问·举痛论》“寒气客于小肠、膜原之间,络血之中,血泣不得注于大肠,血气稽留不得行,故宿昔而成积矣。”这里所瘤的生长部位是在肠胃之外的膜,这里没有大血管,血行较慢,所以说是“络血”。指的是邪着于血流缓慢的地方,因为血行慢,所以邪留而不去所以生瘤。总的病机不外是血滞不畅,所以治疗肿瘤一定要考虑到气血通畅的问题。

《黄帝内经》“积之所成,得寒乃生”又说“皮肤薄而不泽,肉不坚而淖泽,如此则胃肠恶,恶则邪气留止,积聚乃伤……温气不行,凝血蕴里而不散,津液涩渗,着而不去,而积皆成矣。”“皮肤薄而不泽,肉不坚而淖泽”指的是细皮嫩肉的人,比如现在很多人常年呆在室内,很少运动,亦很少见到阳光,看起来白白净净的那种人,用通俗的话来说,就是一看就是没有什么血色的人,这种人是阳虚体质,如一受寒,寒邪就不易祛散,虽初起不觉,但邪留久了,就会恶化。这是一个由量变到质变的过程,所以说“邪气留止”的过程。这是体质学说,年轻人是要多运动,使皮厚肉坚,才不易受外邪。同样的外因受寒,但不同的体质,结果就不一样。这很重视内因的重要性。《黄帝内经》另外还说到身体内因的内容“五脏安定,血脉和利,精神乃居”、“精神内守,病安从来。”“邪之所凑,气气必虚。”等等,都是指身体内环境的问题。说明人的健康前提,在于五脏平衡、元气充足、血脉和利。

《素问·调经论》“人之所有者,血与气耳。”《灵枢·决气》“中焦受气取汁,变化而赤,是谓血。”《灵枢·营卫生会》“中焦……化其精微,上注于肺脉,乃化而为血。”《灵枢》“五脏六腑皆禀气于胃。”可见补血之要,在于健运脾胃,而不在于用熟地、阿胶等滋腻药来补血。于是调养元气的根本就要落实到脾胃上来,健运脾胃是治疗一切肿瘤的根本。

《伤寒杂病论》是我国现存的最早辨证论治的专书,虽说《伤寒杂病论》是一部半成品,但实为后世开创了先河。书中虽未经系统阐述肿瘤的临床诊,但书中对治病的一些原则论述,到今天还是一样有很强的生命力,比如“虚虚实实,补不足,损有余”(肿瘤是全身性的元气虚损,而病的局部又大实,治疗上往往是要攻补相兼,补不足之元气,攻有余之疾病);“夫病痼疾,加以卒病,当先治其卒病,后乃治其痼疾”(肿瘤是慢性病,病人患肿瘤可以称为痼疾,在治疗肿瘤时,常见有外感等时病发生,治疗自当以及时处理临时性的疾病为要。比如肿瘤患者在治疗过程中感冒,治疗时就一定要重视外感的及时处理,而不能还是见癌治癌。因为慢性病的发生发展过程中,病和人体已经形成一个病态平衡,虽说有病,但机体还是相对的有一个平衡,但一加上时病,人体五脏的功能系统平衡马上被打破,往往会诱发肿瘤的马上恶化等不良后果);“见于阴者,以阳法救之;见于阳者,以阴法救之”(认为肿瘤是热性病或寒性病,都是偏,癌症往往是寒热错杂,常常见痰瘀热毒互存,同时又见阳虚,比如书中就有用附子和败酱草的合用进行治疗,这都足以给后世提供参考)。另外目前认识的肿瘤发生传变中有痰、瘀、热毒诸邪,《伤寒杂病论》中有皂荚丸、枳术汤、抵当汤、温经汤、泽泻汤、苓桂术甘汤、泻心汤、白头翁汤、桂枝茯苓丸、鳖甲煎丸、大黄蛰虫丸等药方,现有人运用于肿瘤治,亦取得了一定的效果。还有运用半夏泻心汤、甘草泻心汤等寒温并用,治疗胃癌、食道癌,有效缓解嗳气反酸、吞咽不利等症状;运用桂枝茯苓丸缓消癥瘕,治疗卵巢癌、子宫内膜癌等妇科肿瘤;运用大黄蟅虫丸治疗肝癌,保护肝脏功能等报道,这都是《伤寒杂病论》给当今肿瘤治疗带来的财富。

金元时期,是中医走向辨证论治的成熟时期,涌现了大批名医,其中最出名的有刘完素、张子和、李杲、朱震亨,并称“金元四大家”。四大家中,朱震亨继承了刘完素的火热论、张从正攻击论、李杲的补养学说,熔理学于医学中,结合临床实践,以气血痰郁四处论治杂病。特别是“痰”与肿瘤的相关性明确提出“凡人身上中下有块者多痰也”、“凡人身上有结核不痛不仁,不作脓者,皆痰湿也”、“百病之中多有兼痰者”,并对治痰之法形成一个完整成熟的体系。另外朱震亨还明确的提出了“郁”的问题,他说“气血冲和,万病不生。一有怫郁,诸病生焉,故人身诸病,多生于郁。”气血郁滞不通而生疾病,比如对乳腺癌的认识十分深刻“女子不得于夫,不得于舅姑,忧怒郁闷晰夕积累,脾气消阻,肝气横逆,随成隐核,大如棋子,不痛不痒,数十年后方为疮陷,名为妳岩”“以其疮形嵌凹似岩穴也,不可治矣。”但是“若于始生之际……施以治法,亦有可安之理。”强调了乳腺癌要早发现,早期治疗,这些都是及有见地的。

到了明代,名医陈实功继承前人的心得,结合自己的临床实践,著《外科正宗》一书,里面大量的论述了肿瘤的治疗,全面具体,切合实际。

对肿瘤的病因病机方面,陈氏认为肿瘤发病多与情志内伤、饮食不节、房欲劳伤等因素,导致脏腑失调,气血阻滞,经络瘀阻,最终形成癌瘤。《外科正宗》“内因者,皆起于七情蕴结于内,又兼厚味膏梁薰蒸脏腑,房欲劳伤亏损元气,乃五脏受之,其病由此内发者”。

情志致病方面,论述乳癌“忧郁伤肝,思虑伤脾,积想在心,所愿不得志者,致经络痞涩,聚结成核”;论述失荣的病因 “失荣者,先得后失,始富终贫,亦有虽居富贵,其心或因六欲不遂,损伤中气,郁火相凝,隧痰失道,停结而成”。

饮食致病方面,陈氏“膏梁者,醇酒肥鲜炙蔲之物也。时人多以火炭烘熏,或以油酥蔲煮,其味香燥甘甜,其性咸酸辛辣,又至于涂藏厚料,顿煮重汤,以取其爽口快心,不顾其消阴灼脏”。大鱼大肉的过食肥甘厚味,比如街头的烤鱼、烤肉等烧烤食物,经常食用过度烹调的蛋白质脂肪类食物以及营养失调可诱发肿瘤,这与现代医学的营养失调与肿瘤发生有关的观点是一致的。

房劳伤体方面,陈氏强调“肾乃为性命根本,藏精、藏气、藏神,又谓受命先天,育女、育男、育寿,此等皆出于肾脏之一窍也。是为疾者,房劳过度,气竭精伤,欲火消阴,外阳煽惑,以致真水真阴从此而耗散,既散之后,其脏必虚,所以诸火诸邪乘虚而入”。如论述骨瘤的成因“房欲劳伤,忧恐损肾,致肾气弱而骨无荣养,遂生骨瘤”;对于乳岩的病因“男子乳节与妇人微异,女损肝胃,男损肝肾,盖怒火房欲过度,以此肝虚血燥,肾虚精怯,血脉不得上行,肝经无以荣养,遂结肿痛”。适当的性生活有利健康,但过度的纵欲,自是大伤元气,元气亏虚是肿瘤发生的内在原因之一。

对于肿瘤的治疗方面,陈氏十分重视脾胃与气血的调理,并且内治和外治相结合,以提高治疗效果。他总结了许多著名的方剂及创制了独特的外治膏药,尤其善用以毒攻毒法。

对于内治方面,陈氏反复提出“脾胃者,脾为仓廪之官,胃为水谷之海。胃主司纳,脾主消导,一表一里,一纳一消,运行不息,生化无穷,至于周身气血,遍体脉络,四肢百骸,五脏六腑,皆借此以生养。”“脾胃盛,气血亦壮,脾胃弱,气血亦衰,所以命赖以活,病赖以安”。“善养生者,节饮食,调寒暑,戒喜怒,省劳役,此则不损其脾胃也。如不然,则精神气血由此而日亏,脏腑脉络由此而日损,肌肉形体由此而日削,所谓调理一失,百病生焉。故知脾胃不可不端详矣”。

内治与外治相结合,二者不可偏废,比如治疗失荣,用和荣散坚丸内服,飞龙阿魏化坚膏外贴。目前肿瘤临床常用的外用方药中,不少是出自陈氏的《外科正宗》,如三品一条枪、如意金黄散、珍珠散、真君妙贴散等等。其中尤以三品一条枪治疗早期宫颈癌的临床应用最广,疗效很好,报道早期宫颈癌的治疗,三品一条枪优于放射治疗。本人治疗癌症,亦受陈氏启发,结合针灸经络学说,以一些穴位贴狗皮膏药,的确可以明显提高治疗效果。比如2010年本人治疗金华章某的肺癌,内服运脾化痰、宣肺散毒之药,外用狗皮膏药贴背上的肺俞穴内外结合治疗,经过九个月的治疗,章某的肺癌在没有任何西医参与治疗得以痊愈,至今尚健康存活。

综上所述,肿瘤的治疗在于注重整体性的治疗,而不是针对疾病局部的病标施治。整体治疗在于注重五脏功能系统的平衡和元气的培补,还有情志的疏导。人的五脏平衡,元气充足,情志平静,这样元气才能和畅,慢慢的肿瘤就能得到抑制。

中医治疗肿瘤重点并不是在于对癌细胞的屠杀,而是使癌细胞改邪归正,这是中医的一个特色。如果仅仅是用实验室的一些数据,某某药针对癌症有效果的方式,选择一些所谓的搞癌药机械的堆积组方,只有徒损元气,使病更不起。

 

吴南京

20161216星期五

于杭州

肿瘤的发病机理

肿瘤是指机体在物理、化学、病毒等各种致瘤因子作用下,局部组织细胞增生所形成的新生物,根据新生物的细胞特性及对机体的危害性程度,又将肿瘤分为良性肿瘤和恶性肿瘤两大类,而癌症即为恶性肿瘤的总称。如乳房小叶增生、子宫肌瘤、皮下脂肪瘤等是良性肿瘤,而肺癌、胃癌、肠癌、肝癌、胰腺癌、食道癌等则是恶性肿瘤。有很大一部分癌症是由良性肿瘤发展而成的。

癌症是正常的细胞由于致癌因子导致的原癌基因和抑癌基因突变而转变为癌细胞。其实,人人体内都有原癌基因,因为原癌基因是促进细胞分裂、增殖的,如果没有原癌基因,人就无法生长。

诱发基因突变的原因有化学因素(如在花生、玉米、高粱、大米等许多粮食作物的黄曲霉素;腌制过的鱼、肉、鸡中所含亚硝胺类化合物;沥青中的一些化学物质经常接触皮肤,能引起皮肤癌等)、物理因素(如灼热、机械性刺激、创伤、紫外线、放射线等)、生物因素(如很多肝癌是因为乙肝病毒长期存在,形成病毒复制造成;另外如白血病、宫颈癌等也大多是病毒造成;幽门螺杆菌感染与胃癌发生也有很大的关系)。而师娘高春媛教授认为癌细胞并不是所有正常细胞都会形成,而是人体在生长发育过程中,细胞分裂、增殖时形成的郁滞物。所以师娘说“癌细胞,就是我们的兄弟姐妹,不要指望且屠杀的方式治疗,而是要同化的方式治疗”。

另外,免疫功能的下降,才造成了癌症发生、发展以至扩散。从癌症的发病年龄上来看,老年人患癌症的很多,不外是因为人老了元气亏虚,免疫力下降造成。有人说癌症从本质上来看是一种基因病,是有一定的道理。

中医对肿瘤的认识历史已经非常悠久,如《内经》的“肠覃”、“石瘕”、“膈中”;《难经》的“积聚”;《诸病源候论》的“症瘕”、“石疽”、“石痈”,及后世所说的“失荣”、“石疔”、“肾岩”等。这其中有很大一部分是良性肿瘤,但也有很多是指现在的癌症。

对于癌症的发病机理上,《内经》 “寒气客于肠外,与卫气相搏,气不得营,因有所系,癖而著内,恶气乃起,息肉乃生,其始得也,大如鸡卵”、“积之始生,得寒乃生”、“邪之所凑,其气必虚”、“壮人无积,虚人有之”、“内伤于忧怒……而积聚成矣。”;《诸病源侯论》“积聚者,乃阴阳不和,脏腑虚弱,受于风邪,搏于脏之气所为也。”《外科正宗》认为乳岩的病因是:“忧郁伤肝,思虑伤脾,积想在心,所愿不得志者,致经络痞涩,聚结成核。”《证治准绳》“大怒未止,辄吃面,即时有此证。”《医宗必读》“积之成也,正气不足,而后邪气踞之。”《景岳全书》认为噫膈之证:少年少见此证,而为中衰耗伤者多有之。”《中藏经》“疽痈疮毒之所,皆五脏六腑蓄毒不流。非营卫壅塞而发也。” 《济生方》过餐五味,鱼醒乳酪,强食生冷果菜,停蓄胃脘久则积结为症瘕。《医碥》好热饮者,多患膈症。

可以看现,中医对肿瘤的发生,主要在于外邪、情绪、饮食、体虚等几个方面造成瘀滞痰阻、五脏积毒。

对于外邪方面,很多人仅是单纯的理解为风、寒、燥、湿、热等病邪,其实乙肝病毒,很多就是通过饮食传染,这和温病学中的邪从口鼻而入的理论是一至的。而宫颈癌的发生,很多原因也是因为性生活方面造成,这都是外邪因素。

饮食方面,也不仅仅是吃了不干净的食物这么简单,有人说吃了霉变的花生会生癌,这仅是指单纯的某种致病之毒。但普通的食物过食,会使人的体内积热太过而生内毒,《内经》“高梁之变,足生大丁。”高粱,泛指食物;丁则是疔疮。指的就是大吃大喝,体内积热太过而生内毒,有人说足生大丁,指的是脚上长疔疮,其实里里的足,不是指脚,而是完全的意思,“足生大丁”是指“足以生大丁”。现在的三高,很多是大鱼大肉吃出来,而很多癌症也是大吃大喝吃出来的。饮食太过,脾胃的负担就重,从而造成脾胃虚弱而使人的元气亏虚。另外过多的热量摄入不能代谢,积滞于内体,就百病丛生。

由此可以看出肿瘤是全身疾病的局部表现,而不是局部性疾病一个病。并且肿瘤也是一种渐进式发展的慢性病。在于早发现,早治疗。并且治疗上在于整体性的治疗,而不是单一方法的治疗。特别是中医治疗肿瘤方面,并不是简单某药是治疗肿瘤的专用药这样机械套药治疗,而是通过调整人体的五脏气血平衡,通过自身的免疫功能达到治疗肿瘤的目的,这对于早期肿瘤的治疗很有意义,比如胃肠化生,这是癌症早期的表现,中医的整体性治疗有很好的效果。就算是肿瘤的晚期,已经过手术、化疗、放疗等手段后,用中医的整体性治疗,也能明显的延长病人的生命,提高生活质量。

 

吴南京

20161216星期五

于杭州

 乳腺癌危重病人

2015年春夏之交时,杭州朋友方开成介绍他朋友的夫人来找我治疗乳腺癌。方开成朋友的夫人乳腺癌术后数月,刀口不愈合,并患严重的偏头痛。经治疗一月后刀口愈合,治疗半年后,偏头痛也几不发作。于是2016年春,病人又介绍了另一个乳腺癌手术后化疗15次,放疗26次失败的患者来杭州余杭找我治疗。

该病人的手术是大面积的切除术,见颈部淋巴和腋下淋巴转移,胸腔积液,术侧腋窝积液等情况。经我治疗半年来时间,效果良好,病人也很开心。

201610月份,病人找我复诊,家属选择我说病人在针灸,针灸所选的穴位是太冲、曲池、神阙、关元。我觉得很疑惑,神阙一穴,平时我是不来针的,我特意问了下肚脐眼怎么扎针的。家属告诉我,针灸师从肚脐扎针,再向两边进针,一次扎两针。可能是我变了,不会再象以前那样直接的说这样扎针不对。于是取了一张纸来,详细的写了一些关于针灸的内容,并提建议,如果真的要针灸,只能选足三里、内关、曲池三个穴位,特别是曲池穴,不能直角进针,面是顺着大肠经向肩部平刺。半月后,已经是十一月份了,病人觉得情况不好,又来找我复诊,并且告诉我,针灸师没有听我的建议,还是按原来的方式扎针。

201611月中旬,方形成朋友夫人来微信,说病人情况很不好,见全身水肿。因为我当时在北京,于是我通过微信发了一个补气运脾化湿的药方。20161117号,我回到了南方。因为我南方人不适应北京天气,加上数日的劳累,1121号,我的腰严重扭伤,不得不卧床休息。1128病人已经十几日不能躺下睡觉,不得已来找我治疗。我实在难以推辞,腰伤还很疼痛也不得不为病人接诊。

见病人全身浮肿,面色灰暗。家属讲述,近三四天来,二便全无,根本感觉不到尿意,只是觉得时间到了去厕所里拉,但也没有尿出来,不时呕逆,彻夜坐着不能躺下睡觉。一诊脉,见六脉全无,这是关隔危症。水湿充于全身,治疗必在脾胃的气机运转。我急针足三里、内关,以运胸腹之气。同时用药:生黄芪100g党参30g厚朴30g茯苓100g泽泻30g牵牛子30g防已20g川芎20g桑白皮30g麻黄5g杏仁15g。针后出针,见针孔直冒水。但病人胸腹稍见舒服。

因为病人水湿内阻很严重,1128日药方攻水较猛,恐元气不支,于是20161129日,服中药同时,再服一支野山参(20克左右),考虑到把野山参炖水服用,病人又过多的喝水,嘱病人把切好的参片当零食吃。

20161130,病人肿势虽说还严重,但胸闷方面感觉舒服,可以躺下去睡觉,胃口亦开,能进食少许。

2016121,因为天气阴雨,风大很冷,因为条件差,病人上厕所受寒,急换方:生黄芪100g党参50g炮附子50g厚朴30g山楂20g茯苓150g泽泻50g当归20g川芎20g桂枝30g麻黄10g,一天一支野山参照样吃着。

对这危重病号,我接手治疗后,每天都通过微信向我北京的小师姐沟通:病人水肿退了五分之一左右。一餐能吃一小碗混沌。昨天大便5次,今天小便三次,量都较多。有尿意,一次小便量150毫升左右,白天部尿量1000毫升左右。原来脖子上的淋巴肿块缩小了一半。这是前三天的治疗结果。

参附汤加麻黄振奋原阳以促气化。麻黄宣上;厚朴、山楂运中;茯苓、泽泻渗下。这样通利三焦,使气机畅达。水不利则血滞,加当归、川芎。参附加麻黄升清,茯苓、泽泻降浊。

因为病人肺气不宣,小师姐教我穴位上选中府穴,而我考虑到天气冷,针中府不方便,以免病人着凉。

2016122,病人感觉良好,肚子饥饿,夜里叫她丈夫去买了小笼包吃。一次吃了六个小笼包,因为小笼包里面内多油多,过于油腻,病情又反复。

2016123又见胸腹胀满难受。换方:干姜40g附子100g生黄芪200g厚朴30g山楂30g茯苓100g泽泻50g当归20g川芎20g。别直参40克另煎,把煎好的参汁再兑到中药汁里一起服用。

考虑病人经过四五天的治疗,吃了数支野山参,元气有些扶补上来,可以攻水。于是加西药速尿三片,上午、下午、晚上一次一片,分三次服用。另外用烘脚器烘脚代替足底温炙。

按摩取穴:足三里、阴陵泉、外关。(大病取穴,要少而精,把穴位的作用发挥到极致)

病人情况好转,但到下半夜胸闷又发作不能躺下,只能坐着睡觉。因为夜里阳气弱,我所用的药温力还不足。

2016124,在123日的药方里再加桂枝40克。西药的利尿药一样的服用,病人感觉良好,可以躺下睡觉了。并且下肢水肿也消掉近七成。

2016127,有病人找来,肝癌晚期浙一医院不接手的叫我去出诊,我的腰伤也渐好转,实在没空整天守着这个病人,而病人感觉较好,命总算是保住,家属带回了江苏无锡。

 

总结:

通过本患的治疗,从2016年春天算起,先后算起来近一年时间。病人当初来余杭治疗时,是手术后再加放化疗失败,病情严重,但是通过数月治疗,效果很好。但为什么病人明明看到效果理想了,还要去选择针灸??如果真的可以针灸,在余杭之时我就会直接配合针灸了。当然,这是钱的问题,病人觉得身体好转了,没有什么大碍,觉得当地找个针灸师治疗,少了跑来跑去的麻烦,从金钱角度上来说是省钱得多。但是病人因为针灸带来的副作用,造成严重后果,家属反过来说是我让他去针灸治疗的。这是当前医患关系最敏感的事。因为病人在治疗过程中,一切问题都是医生的错,看到我强忍着腰痛为他老婆治病,以此种态度来对待,自然是我的错,是我叫他老婆去针灸,那么他老婆现在一切问题自然是我要来承担的,那怕我尽力为他老婆治疗抢救,也是应该之事,没有必要来什么报恩;如果他老婆真的有一个三长两短,还可以得到一笔钱。这是病人的心思。治病之难,首先难在医患关系的问题上。孙真人的《大医精诚》所讲,要把病人当至亲之人来对待,这是针对他这种职业道士而已,而对于一个正常的社会人医生,是不现实的。

记得四年前本人治疗一例杭州病人,病人是流产后没保养引起的。病人见月经先期量多,心烦失眠严重,是为了失眠找我治疗的。病人平时不怕冷,大冬天衣服也不要穿多少。我见病人舌尖偏红,脉像两寸弦劲有力,两尺根本无脉,这是虚阳外越的表现。阳主固摄,所以月经量多。我用清上、调中、固下进行三焦并调,治疗了一个月多点,病人月经量变少去了,心烦失眠也好转。一次开心去钱塘江边玩,见感冒发烧。打电话骂我,说是吃了我的药变得体质越来越差,原来根本不会感冒的。病人不知身体如果虚弱到一定的程度,那怕感冒也不会发烧的,感冒还能发烧,说明元气还足。但有时的确懒得和病人讲解。因为和病人讲解,病人第一反应就是觉得医生在推托。

另外针灸的作用和副作用问题,也是当前中医界的一个很大问题。任何一种治病手段都不是万能,有其长也有其短。针灸的作用在于调气机,而不能对人体进行实在的补益,那怕足三里、关元、气海都穴位,也无非是对人体的气机进行疏调。所以针对虚人是不适合扎针的。朱丹溪说针法有泄无补,话虽说得有些过,但细想也有一定的道理。《黄帝内经》里对于可针不可针的问题,有了详细的论述,特别对于元气亏虚之人,治疗方法是调以甘药。味甘能补,也就是说体虚之人的治疗在于补养,而不在于攻破。

针灸学上虽有很多的补泄手法,但任何补泄手法,也是先基于特定的穴位上。比如曲池、合谷、鱼际等穴位,那怕是用补的手法,也一样是泄元气的。而足三里、关元等穴位,针对疾病的不同,进行手法的补泄,使气机进行合理的疏调,从而达到“补益”的目的,比如足三里,就是可以对胃肠蠕动进行双向调节,胃肠功能正常了,可促进食物的消化吸收,这才是足三里的补益作用,而不是指针足三里能对身体直接补充元气。比如灸关元、气海等穴,也不外是这些穴位对气机有固摄作用,所以中风脱症温灸小肚子,这只不过是不使元气过快的散脱,真正要补养还是在于甘味的药食。所以针灸不是万能,切不能对针灸看成那么神。可现在有一个很不好的行业问题,特别是一些养生馆、美容店,打着中医或针灸的旗号,把针灸吹得神乎其神,很多人对健康意识加强,于是也会听信这些鬼话,于是越养身体越差,元气越来越虚。比如本患,针灸选穴上,太冲、曲池这些都是泄之穴;神阙再是不宜进针。加上天气冷了,治疗的环境不好,躺在那里,光着个肚子两小时的留针,那有不病之理,别说一个癌症病人,那怕是一个健康人这样的折腾,也会折腾出病来。

所以针灸的问题,一定要考虑到穴位本身的特异性。

还有一些感想是针对当前中医治疗癌症的问题。现在到处吹嘘某某治疗癌症的高手,效果如何如何。昨天我到杭州会诊一例肺癌脑转移的病人,也是一个笑话。这例肺癌病人是今年夏天查出患小细胞肺癌的,在浙二医做化疗,病人叫我会诊,可能是我行医多年,对医患关系较敏感吧,我当时只是开了一张处方,写得很详细,叫病人找个合适的医生先审下,觉得可以了再服药。后来浙二医的专家审后,说我的药方是“学院派”的。病人化疗后,到了一个寺庙里练功,还进行一了一个月的辟谷,癌症是一种慢性消耗性疾病,一切癌症病人元气都虚损的,治疗大补元气还来不急,再一个月的辟谷(饥饿疗法),真是笑话。这病人还找了一个治疗癌症的高手治疗。后来不行来,问我怎么回事,我走直言已经转移了,前几天病人回杭州复查,已经脑转移。再叫我会诊,我一样只开方,让病人审,审后再接手治疗。病人还取出去修行时高手开的神药(因为医生不给药方,只卖药),我一看药,有些无话,这神药是:夏枯草20克左右、白花蛇舌草30克左右、瓜蒌皮10克左右、红枣五六个。这样的治癌,很悬。有钱人的钱怎么花是别人的自由,我只是觉得一个医生如果要赚更多的钱,还是找个宗教场所为依托,把中医弄得神神秘秘的,这样赚钱会容易些。

另外对于癌症病情到非常危重之时,此时切不能再以见癌治癌,因为这时癌症不会使人速死,而元气的溃散会使人没命,治疗自然是以保命为第一要务,命保住了再进一步谈治疗癌症。如本患已到关隔危症,二便不出,是因为扎针泄气,气化不利所以二便不能出,治疗急切要务是保元气,而不能见水攻水。因为泄水一样会大耗元气,很多人治疗肝硬化腹水、肾病水肿等水气病,动不动就是大戟、商陆等猛药来攻,要么用强烈的利尿药应用。病人因为考虑到的是症状上感觉舒服不舒服,而不会去考虑元气不支的问题。而很多医生为了迎合病人这种迫切心理,也以攻水为上。治疗癌症,起手就是白花蛇舌草、藤梨根、天龙等等一些在实验室里有抗癌作用的药物为用。要知实验室里的数据和实际临床治病,是天差地别的。对于影响疾病的因素很多,天气变化,出差或游玩时地理位置的变化,饮食、情绪、衣着、起居等等都会直接影响治疗效果。如果医生对病人的生活信息不了解,往往难以达到理想的治疗效果。又岂是实验室的一些实验数据就拿来作为治病选药的依据呢??癌症是身体整体情况的一个局部表现,治疗一定要考虑到人身体的整体性问题。

但不论怎样,医患双方的信息一定要畅通。要不,医生很难把握患者的实际情况。

 

吴南京

20161217星期六

于杭州

  评论这张
 
阅读(147)|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