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舍得

溶经方于刮痧拨罐以养生治病,合食疗培元觅健康

 
 
 

日志

 
 
关于我

声明,我搏客引用的文章只用作参考,并不代表我赞成文章观点,各位千万别乱用,有病去找医生才能保养好身体 我以刮痧拨罐等方法来调理身体,不见人是调不了的,不在广州或不肯来广州者,请免问病

网易考拉推荐

中医的五行+如何选择一个好的中医生+ 如何通利三焦+ 治病不易,养生更难+ 病为什么这么难治+ 脉诊在治疗中的意义+关于减肥  

2017-02-16 20:48:35|  分类: 中医吴南京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医的五行
 中医的五行

很多人一提到木、火、土、金、水,就会想到迷信、风水。其实中国的五行学说,自《尚书》中就有提到,五行学说是针对《易经》阴阳两气变动规律的具体说明。

《易经》的阴阳这说源于太阳和月亮为根本,以温度的高低为区别阴阳的主体。温度高为阳,温度底为阴,这是最原始的阴阳学说。但阴阳变化和转变过程中,温度的高低不是一下子就就转过来的,因为地球绕太阳一圈要花一年时间,所以这个转化有一个过程,这个过程就用五行来说明。

《易经》是中国文化的根,后天八卦是以九宫布局,五行中木、火、金、水在四方,而土在中央。并且九宫布局的八卦和先天八卦的布局不同,有八卦中坎(水)离(火)两卦统领阴卦和阳卦,并且布局方面和中央的太极阴阳分布是一至的。因为九宫布局是根于河图和洛书为基础,可见古人的天文学是在进步的。用五行学说解释阴阳的变化规律问题,这是很了不起的大事。

五行,虽用五种自然物质来阐述,但这不是指五种物质,而是取这五种物质的自然特性作为比喻,以便于使人更加明白阴阳变动的规律。五行之中,木的特性是向上升发,类似于春天气候温暖,气机升发;火的特性是热而发散,类似于夏天的炎热;金的特性是清凉,类似于秋天的气机向下降(古人说金是从革,这革是杀伐之意,马革裹尸。战争时是用金属向下砍的,所以五行学说的出现,应该有青铜器出来了);水性寒凉,类似于冬天的寒冷。我们从五行的相生来看,木生火,木性温和而火性热,这是温度热方面的程度不同,所以五行中的木和为指阳气的上升过程;五行的金生水,是秋天向冬天的转化,天气由凉变冷的过程。而五行中的土,不寒不热,不升不降,作为阳转向阴的过度,主“长夏”。所以一年四季的阴阳两气变化以升、浮、降、沉为主要表现,但得有长夏为过度期。有人说长夏是每季的最后几天,这样的说法从阴阳学说来讲是讲不通的。所以,本人认为长夏应该为从夏至到立秋这段时间,因为阴阳应用到中医里,有夏伤暑则秋天腹泻之说(见《黄帝内经》)所以这段时间应该是指长夏,五脏属脾。

至于一天之中,地球自转过程中,一天24小时,地球的温度也是温、热、凉、寒的变化。中国文化源于黄河中原一带,处于北半球,太阳升起,地球就开始暖和,阳气就开始升发,所以东方为木;西方太阳下山,地球气温开始下降转凉,所以为西方。从地理上来讲,越向北就越冷,越向南就越热,所以北方为水,南方为火。古时的春秋时代,为什么指春秋,这是指阳气升降的过程,指某个事物为东西,而不指南北,也是指阴阳升降的过程。所以春秋也好,东西也好,都是指阴阳变化问题。

阴阳学说是以太阳为中心,但地球在绕着太阳转时还会有一定的倾斜角度,当地球和太阳之间面对面的角度越小,太阳的热辐射就越强,地球就越热;角度越大,太阳的热辐射就越弱,地球就越冷。所以夏天我们看到太阳是从头顶上过,而冬天则见太阳从偏南方的天空上过。这就是因为地球面对太阳的角度倾斜问题。当地球的北半球面对太阳倾斜角度大,北半球冷而南半球热,反之则北半球热而南半球冷,如日本和新西兰刚好是相反一样。所以五行学说,是以热为南,冷为北。也就是以地球赤道为南,两极为北。

上述是阴阳相生和转化问题,但是阴阳还是要相互制约的,比如车子一样,只有发动机,没有刹车,车子开那里去都不知道了。如果阳气不断的升发,越来越热,温度过高,地球上万物灼灰;如果越来越寒,也就没有了生机,所以俗话会说“不寒不热,五谷不结”。要有寒来制热,热来制寒,这样才能使阴阳维持相对的稳定,地球上万物才能生长。所以五行中的制约方面,就以凉降(金)制温升(木);寒收(水)制热散(火)。这就是《黄帝内经》亢害承制的根源所在,金元四大家的刘守真,精研易理阴阳变化问题,对亢害承制进行深入的研究,进行了很多发挥,再结合临床实际治疗心得,升华出六郁化火的医学理论。

而土性和纯,生活在地球上的人,一切食物源于大地,土是随寒则寒,随热则热。遇寒凉则万物收藏而入土,遇温热则万物生发而气机升化,所以说万物入土。而金元四大家的李东垣根据土为气机转化枢纽,而著《脾胃论》。

中国哲学上,五行不是构成万物的五种物质,气才是构成万物的基础物质(气一元论的哲学问题,大学教材《中医基础理论》详细的解说),五行是为了解释气机动转借用这五种物质属性而已,类似于说“你的眼睛好明亮,像天上的太阳”,而不是说太阳就是眼睛。

五行学说,原先指的是用来理解天文学方面的内容,因为中国古化的天文学要比欧洲发达得多,早在汉代的天文学家张衡就指出月球本身并不发光,月光其实是日光的反射,他还正确地解释了月食的成因。另外他还说宇宙是无限大,天体的运转是有规律。他指出在中原可以见到的星有2500个,与今人所知略近。他经过对某些天体运转情况的观测,得出一周天为三百六十五度又四分度之一的结论,与近世所测地球绕日一周历时3655小时4846秒的数值相差无几。因为中国古代有发达的天文学(很多方面早于西方国家一千多年),历法很详细,对于农业种植、动物饲养等方面起到了很大的贡献,所以中国才能有长达两千多年的农业经济。

而人作为地球上的一种生物,和天体运转引起的气温变化息息相关,所以把五行理论移用于医学,这是很合理的事。

因为天体的运转,使地球上的气机产生升降浮沉,人体也一样,也有气机的升降浮沉,造成人体气机的升降浮沉,就是五脏功能系统。中医上讲人体的五脏,不是指五个器官,而是把人体分成五个功能系统,肺系统清凉而降(金),心系统炎热而散(火),肝系统温而能升(木),肾系统寒而能收藏(水),脾系统不寒不热,为人身体阴阳运转的枢纽。现在很多人把西方的解剖学,移用于中医的五脏器官学说,这样去理解中医是怎么也理解不了的。

凉以制温,所以肺制肝;寒以制热,所以肾(水)以涵心(火)。凉以生寒,所以肺能生肾,温以生热,所以肝能生心。金元四大家之一的朱丹溪,根据此理,指出心动(思想上欲望无穷)而消耗肾(水),寒不足以制热,所以见阳气有余,所以提出阴不足论。可见朱丹溪的阴不足论,是指肾气(《黄帝内经》中说人年过四十,阴气自半,指的是肾气为阴气,因为肾为寒水。寒主收,收是藏匿精气,所以肾是人体的能量库,收藏一身的“精气”能量。朱丹溪这样的宗师级别,对《黄帝内经》自然是潜心研究的,也一定是精通易理的,所指的,自然是肾中精气,而不是片面指后世医家所说的肾阴)。到了明代孙一奎、张景岳等人,又从肾主收藏身体的精气角度上来理解,从而形成肾命学说。对于历代名医的医学论点,只是针对中医发展的不断补充和完善,并没有什么门派之争。至于说到门派之争,这是近期的事。不外为了争钱了。

因为人体内的气机升降浮沉,相互促进和制约,这样人体的气机就处于相对的平衡,从而才会有生命的存在。而治疗上也就是针对这种关系进行调整。比如肺主凉,肺阴不足就用麦冬、百合、沙参等稍有点偏凉的药;而心主火热,治疗上用凉以制火就显得药力不足,而要用寒性的药,比如生地、黄连等药;心火不足无力行血,用桂枝这些温热升浮之药,促进身体阳气上浮,使心有阳可用才能通行血脉。

这些是中医学的核心医理,是从生命的角度去理解疾病。如果这些核心问题不去弄通,仅知用某药机械应对某病,把某个食物也吹嘘成神药,背几个《伤寒杂病论》的条文就谓为“经方”,这是一个笑话。要治病是不现实。

可惜低层百姓因为无知又急功近利、心胸狭隘,为了那点卑微的虚荣好争辨,不去潜心研究其核心问题,很遗憾的事。

任何一种学问,都不是一两个人就能形成的,就算是其中有某几个人对此学问很突出,也是在前人的基础上进步,如果离开了前人的学问为基础,无中生有弄出一个什么名堂,这是不现实的。世界上有三大学问,一是中国的阴阳学问,源于天体运转,主要研究人和自然的和顺问题,后来老子的道家阴柔和孔子儒家的刚健,表述了易理的阴和阳。以八卦来说,坤卦,而儒学则可理解为乾卦。而《归藏》以坤卦起,《周易》以乾卦起由是可知学问来源。但道家研究侧重于人和自然的和顺,而儒学则侧重于人和人之间的和顺。所以中国文化讲一个“和”字,这就是和顺之意(四书五经,老子,以至于中医都是讲和);二是印度的神学问,主要研究人的心理问题为主,所以印度一直到现在也没有很大的成就;三是古希腊的辩论与质询学问,使得现代科技的发展。

所以,中医的五行学说,不是迷信,也是不是讲五种自然物质,也不是讲五个身体器官。而是用于解释阴阳变动的亢害承制问题。

 

吴南京

201729星期四

于义乌

如何选择一个好的中医生

现在随着国家扶持中医,特别是一个网络时代,一夜间社会上到处是名医,造成了广大病人对于择医方面很疑惑。运气好的遇上个好医生把病治好了,运气不好的,反而越治越坏。所以罢在病人面前,如何去选择一个好医生很关键。

其实选择一个能治病的好医生很方便的,不外从一些社会的常理去对待就能一眼看出一个医生的治病水平。能治病的医生和不会治病的医生,还是有很大差别的。

中医的核心是“天人和一”与“辨证论治”,辨证论治是在天人合一的基础上进行的,如果离开了这个核心,就不是中医。

伪劣医生的表现:

一、装神秘

神秘化有两方面,一是把他自己的社会身份神秘化,还有就是把中医神秘化。

这类人把中医和宗教、玄学、武术等等内容进行混淆,编一些怪里怪气的理论来忽悠(或者有更多的人直接把他行医的地方选择在宗教场所里),他们的理论不非是什么神功、气场、阴气阳气等等把他那一套理论神秘化。比如人有说病是阴气,医院里的阴气很重。如果说医院里的阴气重,那么医院里每天都有小孩子出生,小孩子是纯阳之体,这又怎么来理解阴气重呢?如果说病是阴气,那么阴虚阳亢又是什么气?

有的人把自己的历史背景弄得很神秘,你问下十年前干什么?如果对方会说在跟某某高人学习,那么必定是假的,为什么现在国家扶持中医了这些人都出来了,以前国家没扶持中医这些人就在跟高人学习,看到国家扶持中医就出山了??一个医者,他的学医行医历史为什么不能让人知道。?

金华就有一家人,父亲把脉,儿子开方的治病,父亲的脉还没把好,儿子的药方先开好了。难道父亲把的脉,儿子能感知到病人的脉像??

有的医生开个药方,弄成某某汤加些什么药,比如子宫肌瘤一号方、不孕方等;要么把药方里某几味药取个别名,让病人根本抓不到这药;要么把某几味药打成粉样,让别人认不出来;还有什么祖传秘方之类的,药方是死的,病是多变的,用死方套治变化无常的疾病,这是不现实的。等等之事,就是把中医神秘化。

二、吹嘘、装高大

这类人把自己包装得无所不能,什么玄学、气功、武术、风水等等都很精通,好像就是除了外语以外,都懂。试想下,如果此人真的都这么牛,还要在网络上做广告招揽生意,平时的病人多得根本忙不过来,那还有这分空在网络上到处折腾?每个人的网名都会有他自己的用意,比如有的是什么水木年花、白开水、映山红等等,这些网络起着还可以理解,如果直接把网名弄成什么“仲景门人”、“华佗弟子”、“癌症克星”、“妇科圣手”等等,有这样的网名出来,一看就是个在为了做广告用的。

有的把自己包装成是什么御医的第几代传人,我说,就算他的祖上真的是御医,到了他这一代还真的能治病嘛?

有的打着道教、易经等旗号来宣传他的中医,弄个八卦图来给病人看,觉得这样会更大高大上。要知道,任何玄妙的理论,总要经得起临床实践的。任何高大上的理论,治病时还是要落实到“人”这层面上来,总是离不开辨证论治的。如果对中医的辨证都没弄明白,整天弄一些玄乎玄乎的理论,病人还会去找来治疗,只能说是活该了。

有的为了显示高明,动不动就是仲圣如何如何。要么开口就说丹溪养阴、东垣补气。要么说某某派之类的。什么派别,争来争去不外是为了几个小钱罢了。东垣老人写《脾胃论》时,一定没有想自己要弄一个什么补土派。如果说东垣补土,那么他所创的普济消毒饮、清胃散也是补土?丹溪养阴,他创的玉屏风、越鞠丸也是养阴???所以开口就说是什么派,说明此人的知识面一定是不足的,最起码他所说的这些名医的原著没看过。要不,就不会跟着别人屁股后面瞎叫。

三、混淆中医概念

打着中医的旗号,开口就是《黄帝内经》怎么说,《伤寒论》怎么说。中医是很专业的技术活,病人大多没去看过专业的医书,于是这样的混淆概念会让病人觉得这医生很牛,很高大。其实现在是一个网络社会,当对方在说时,把对方的内容及时在网络上查下不就明白了?如果对方所讲的内容是子虚乌有的,那就理都别去理了。

要么把玄学、宗教等一些内容和中医混淆,并且胡搅蛮缠,这个概念还没说明白,又去说另一个概念。反正就是偷换概念,用玄乎玄乎的理论把病人绕晕了,越绕越晕,他觉得就会成功。比如说经络是什么练功内视看到而得出来的,这就是屁话,说明此人一定不懂得针灸。懂针灸的人都知道,给病人扎针时,经气敏感的人,某个穴位一扎进去,针感就会顺着经络的行走路线走,有时扎足三里,有的病人会说顺着胃经向脚趾头方向出现针感,有的更是从髋关节起,整个下肢胃经都会有针感。可知经络学是古人针灸治疗过程中,通过病人的针感,长期累积而成。如果是坐在那里内观冥想可以发现经络,那么佛家也有内观冥想的,为什么印度的传统医学没有经络?欧洲及其它国家也有人练内观冥想,为什么欧洲人也不会看到经络?就单单是中国的道家冥想能出现经络。这现实嘛。

 

真正中医的表现:

一、处方清晰

中医讲的是辨证论治,一个真正的中医,处方一定是字迹清晰,让病人易于辨别。医生不是书法家,字写得有好有坏,但字迹一定是清晰易于辨认的。

二、处方的内容完整

理法方药是中医的大体概括,一个完整的处方,必定是把病人的主诉症状(比如病人会说那里不舒服)、舌像、脉像等很清楚的记录着,再写治疗原则,再写用那些药(如果是针灸处方,也一定是会清楚的写上选择什么穴位,是补是泄,留针多久,怎么运针。如果是开中成药,也会明确的写上怎么服用)。不论医生开处方用的是什么样的纸,比如有时会用饭店里的菜单子写,但处方的清晰度和处方的内容一定是要像样的,符合规律的。

 

中医讲的是人体内的环境和外界环境的和顺,人体的内环境包括人的肉体和神志两方面,而外环境则包括天的季节、气候等因素;地的区域性问题;人方面的社会人文价值观念。和顺了则人健康无病,有些偏差出来就不能和顺而生病。医生就是专门针对这些偏差进行为病人纠正,促使健康。中医本是很简单的事,可是总有那么些人为了几个小钱,无所不用其极去扭曲中医。

我从十几岁时因父亲生病寻医起到现在已经历了二十多年,由原来的一个患者家属成为现在为人治病的医者,一路摸爬滚打,各路神仙都见过。

会在网络上装神弄鬼的,都是些混得很差劲的小忽悠,因为这些是代表最低层的人(如果通过其它途径能弄到钱,还何苦在网络上这么折腾呢?)就是因为这些人无知、无能、无路可寻才会选择在网络这最廉价的宣传方式进行宣传。

而在网络上会寻医问药的人,也大多是没有什么路子找到好的医生才会选择网络这途径。从而造成底层百姓的寻医和治疗网络怪圈。

人的生命是平等的,但人的学识、修养、心胸是不同的。底层人,为什么会成为底层人,就是学识、修养、心胸不够,才上不去。社会上常见很多人净讲一些子虚乌有的话,要么到处搬弄是非,为一句话死争到底为止。为什么?不就是因为无知无能,得不到别人的重视,满足不了他的虚荣心,到处吹嘘死争到底,就是为了引起别人的关注。大家都知道社会上这样的人是不可行的,那么网络上呢?操作网络还不是人在操作,所代表的意思还不是一样嘛。

选择中医生看病,其实是很简单的,只要通过社会的常理去想下就知道了,可为什么还是这么多人会上当,还不就是因为择医者不懂得从社会的常理去分析一些事情。

一个真正的医生,网络上问几个问题总应该知道一个大概的治疗思路。如果有些神人装高大上,病人完全可以在网络上和对方聊一下,告诉一些症状给对方,叫对方先开个药方,再把治疗思路也一并告诉你,你可以把这些内容再去网络上多问几个人,看合理不合理。

中医辨证,有六经辨证、八纲辨证、卫气营血辨证、三焦辨证等等,对方如果是一个真正有水平的医生,不可能还是瞎糊弄的,总会根据中医的辨证论治精神给你一个合理的方向。我为什么会说在网络上没发现几个好中医,就是好中医平时都忙,不会来网络上折腾的。

我自2012年起开始从商,平时也很忙,治病是我的业余工作,所以我现在不太来接手,金华地区当地的病人除非平时和我关系较好我才会接手,更别说网络上找来的陌生病人了。

中医发展了几千年,有自己一个独立的理论体系,这理论体系是从实践中得来的,不是空想出来的。中医治病完全可以用中医自己的理论体系来指导,也能说得明明白白、清清楚楚。至于有些名气很大的中医大家,技术如何,这就是仁者见人的事,反正一个医者接手病人治疗时,总要把疾病的相关问题说明白,交待清楚,这是起码的。高大上的建筑物里,不见得全是牛人,有阎王也有小鬼。

我只言医,至于病人要找什么神奇的力量,我不知道。

择医很简单,只要静下心,用社会的常理分析下就明白。别急,病急心不能急,一急就乱了方寸。当年我也是一个患者的家属,深知寻医不易,但总离不开社会常理。

人,什么叫人,是离不开社会的。

 

吴南京

201729星期四

于义乌

 如何通利三焦

三焦气机通畅是生命的基本保障,所以治病之要在于保证三焦的气机通畅。

有个叫无墨问我:想请教先生关于苍术,茯苓以及风药的与温阳药之间的关系。比如有时候小便少的时候完全不用茯苓泽泻只用补气与风药便可利下来?这点只看到先生关于大剂黄芪配茯苓泽泻附子的用法。没有看到先生用补中益气升阳温阳直接利下小便的例案。

对方问的是一个关于化湿的问题。人体大部分都是水,人是离不开水的,但是体内的水湿郁滞不能及时排出体外,体内的水湿过重,中医上称为水湿内阻(《伤寒杂病论》更是有“水气病”专篇论述)。要把体内有形的水湿之邪排出体个,中医的治疗上称为“化湿”,这个问题就大了。一部《伤寒杂病论》里,一半以上所论述的内容都是化湿,但书中主要集中在利水为主。到了金元四期,有刘守真提出热邪郁结,阻滞气机的运转,提出内外双解(内外双解方面,比如《伤寒杂病论》中的“小柴胡汤”、“麻杏石甘汤”、“五苓散”等方的治疗模式都是内外双解,比如小柴胡汤是用柴胡、生姜解外,黄芩、半夏解内,针对外邪未解,体内的痰热郁结;麻杏石甘汤,用麻解外寒,石膏清内热的双解;而桂枝汤则是外寒未解,体内水湿郁结。唐代孙思邈用大剂清热解毒药和风药的结合进行内外双解,这方面有很富贵的经验,但他们都没的把这些治疗方法上升到一个独立的理论体系,而刘守真是把这些方法进行系统的总结,上升到“双解”的理论体系)李东垣的升提脾胃之气,朱丹溪再根据湿邪的稀稠程度分别论述水湿和痰湿,朱丹溪把人体比喻为一个茶壶,肺为茶壶盖,壶盖太密封,于是壶嘴倒不出水,明确的提出了开宣肺气进行化湿的方法(详见《丹溪心法》、《金匮钩玄》等书籍),对《伤寒杂病论》进行了补充完善。

水湿(痰,痰为水湿之稠者;湿为水气。所以痰、水、湿,同为一源,所表现的状态不同罢了)为病,随着气血的流行,使病变化无常,所以古人才会说怪病责于痰(水、湿)。堵于脑,见癫痫;堵于眼则发青光眼;堵于肺则见咳喘;凌于心则见喘息不得卧、心悸等疾患;堵于胃见呕吐;堵于肠见拉肚子;堵于关节、肌肉、筋腱则为痹症;充于全身则见水肿等等。有的病人来看病,自述患咳喘痰多、关节痹痛、夜卧不眠等等一大堆疾病,其病之标,不外是水湿痰阻,病邪一化,所有病情都见愈,这就是中医的治病特色。

水湿之邪不阴邪,性粘滞缠绵,易和其它的病邪相合。和热邪相合则为湿热、和寒邪相合则为寒湿、和瘀血相合则为湿瘀、和食积全合则为痰积。治疗的原则《伤寒杂病论》提出了温化,清代叶天士则提出了分消(叶天士谈治湿热病,要分消湿和热,使其势“孤”),于是本人对于治疗湿邪的理念,以“温化”为本,“分消”为标。

上述是水湿之邪的一些问题,因为水湿之粘滞缠绵的特性,易阻滞气机的通畅,又易和其他的病邪相合,所以水湿之邪,是通利三焦一个不得不考虑的重要问题。那么,其他病邪呢,也一样会影响气机的通畅,使三焦气机不利。比如瘀血、气滞、食积、热结、寒凝等等。

无墨问到的苍术、茯苓、风药、温阳药之间的关系。这是四类药,苍术是芳香燥湿药,茯苓是淡渗利湿药,风药是促进气机向外升的药,温阳药是针对身体阳虚的药。对方所提到的苍术、茯苓,再加厚朴,就是“平胃散”。为什么称为平胃,就是胃气上逆不平,吃了以后会使胃气下降,胃气平了,所以称为平胃散。这药是针对胃中有痰湿阻滞,气机上升下降的枢纽运转不利。用苍术燥湿,茯苓利湿,厚朴通气化湿。使痰湿去,胃气得平。但这三药的应用是有条件的,也就是说针对痰、水、湿的不同而用药量上必定会有不同的比例。因为痰、水、湿所表现出来的症状和体征不一样,这很好辨别的。舌苔是一个很好的表现,比如舌苔见滑腻样,这是湿,治疗得用苍术为主;如舌苔水一样的滑滑一层,又不像苔,这是水湿,得重用茯苓渗下;如果舌苔厚腻,看起来结得很牢的样子,这是痰湿,单一用平胃散的力量还不行,得加半夏等化痰药一起结合使用。至于温阳药的应用,一是要表现有阳虚不路的虚寒症才能应用。因为痰湿之邪,其性粘滞缠绵,很不易化开,阻于体内也易化热,如果痰湿重时,泥于古人的“温化”,温阳药的热性反而会和体内的痰湿相合,成为湿热,反使病情复杂化。

所以治疗水湿病的问题,一定要先审是水、湿、还是痰,这是有区别的。比如“二陈汤”,就是一个治疗痰湿的经典基础方,但和平胃散还是有本质的区别。有人看我用药都很平常,过来过去几味药,有时用陈皮,有时用厚朴,有时用茯苓,有时不用茯苓,这就是根据这水、湿、痰的不同进行区别对待。如见病人舌尖红的痰湿问题,这是痰湿有化热的表现(痰湿化热,教科书《中医诊断学》上只讲到舌苔的变花的程度来区别化热的程度,如见舌苔的颜色是白的则为寒,热的则为热,焦黄则为大热,黑干则为极热)但是舌尖的质地色红(还有舌面上会有火红的杨梅星,也是同样的道理),这是久热已入血分扰于上焦,如见痰湿只知道化湿祛痰,没考虑到这热的问题,药一吃下去,马上化燥,轻则见病人心烦失眠,严重的则见咳嗽不已。对于这种情况,本人会加用益母草、黄芩两味药,一是清透血分伏热,一是清肺顺气。切不能一见痰湿就乱下药,味药之差,效果就是天差地别了。

而针对温阳药的应用,也一定要注意,不能动不动就是附子、肉桂。因为肾主一身之气化,藏一身之精气。阴阳是互根互用的,只用燥烈的附、桂,不去考虑阴精的一面,用化湿药和温热药治疗,反使湿去阴伤。比如肝腹水、肾炎水肿、类风湿性关节炎等疾病的治疗,目前所存在的最大误区,就是用药过温过燥。数天前,有一个同行治疗一例慢性肾炎,因为用药过于温燥,使胃阴大伤,造成病人胃口极差。网络上有一个同行也来讨论这问题,对方也一样是出口就是燥温的治疗,病人的症状已经明明白白的写着“体瘦、尿多、胃口极差”,这是精亏不养气阳的表现,还是用这思路治疗。只能说对方审案不细心。

风药,主要的作用是促进气机的上升和外散。气机的上提和外散在于肺气的宣发。一部《伤寒杂病论》,太阳病篇,争了千百年,整天只会弄一句“太阳寒水”,太阳为巨阳,一身阳气之最,那来的寒水??这些只会做表现文字,唱来唱去,到头来屁也不是。我看看下,治疗风寒的“麻黄汤”都用了些什么药,还不是杏仁、麻黄两个肺药为主。肺主皮毛,主一身之表。风寒伤人,总是先伤肺,肺受寒后,宣肃不利用麻黄宣肺,杏仁肃肺,使肺气通利,外寒才能散,这是治标方面。另外再用桂枝、炙甘草两药取其辛甘化阳,扶养体内的阳气,内阳足才有力祛寒外出,这是治本的一方面。这才是“麻黄汤”的本义。可是历代医家,就是在“太阳寒水”这个概念里绕不出来,现在更是很多小医生,为了多弄几个病人,唱着伤寒论,弄一些玄乎玄乎的中医专用概念以显高明,这对中医的发展,的确是一大障碍。

身体体气机的上提,肺是一个很关键的问题。虽说肝气主升,脾主升发。但不论是治疗肝气郁滞用来疏肝的,还是升提脾气的药,都是风药。前有经验是,疏肝用柴胡、薄荷;对于脾主升发的提升,李东垣用柴胡、升麻,张锡纯则用葛根。风药主上升外散,这且赖肺的宣发作用。比如我老家,村民上山劳动补雨淋湿受寒,则用生姜汤治疗,一汗而解。生姜也一样是升提发散之药。

但药有个性之长,不同的风药,会有所偏(治疗的侧重点)比如生姜还有很好的温中散结的作用、苏叶有很好的化湿通气作用。我生活在江南多湿之地,脾虚湿重的人很多,于是本人疏肝常用生姜、苏叶,以促使肝气升发,临床治疗也一样和柴胡一样取得理想的疏肝效果,并且柴胡无化湿之功能,我为什么一定要选柴胡来疏肝呢?

风药的宣发肺气,升提肝、脾之气,是标。本呢?在于气阳的充足,也就是说得有充足的阳气,肝、脾气才能升发,肺气才能宣发。“补中益气汤”、“升陷汤”主药是黄芪,张锡纯更是明确的提出黄芪能补肝气,所谓补肝气,就是促进肝气升发的原动力。大家都知道肝气升发的原动力在于肾阳,温补肾阳,可以促进肝气的升发,但张璐《本经逢源》论黄芪,反复的提到黄芪能补下焦元气,清代名医王清任,创“补阳还五汤”也是用大剂黄芪为主药。从中可以看出黄芪能补一身之元气。

气就是气,中医理论上所讲的卫气、营气、宗气等等名称,不外是为了说明气的不同作用而已。所以中医的核心是“气一元论”,而不是血不元论,也不是阴一元论,而是气一元论。中医界业内人都觉得我善用黄芪,本人应用黄芪的目的不外是为了补一身之气。气血同源,阴阳互根。气足能血行有力,血生有源,津不停滞。再有一身的气化,也全赖元气的不断补充。

肺主卫以吸天之阳,脾主营以食地之阴。肺气足,则能更好的吸纳清阳,脾胃健运则水谷精微(食物的营养物质)再好的吸收。营卫足则气血旺,加上肺气宣肃正常,脾胃健运正常,再加些固养肾气的药,这样人体的气血才能充足,再针对病情,稍加些许药进行把病邪分消之,这样三焦自能通利。

刚才在写这文章时,有个朋友通过微信发来了一条小道消息:气虚一般会出现少气懒言的情况,没有力气讲话,甚至出现有口气在胸口提不上来的情况;经常神疲乏力,无精打采的,容易出现头晕目眩,甚至心悸。面色晄白,没有光泽;舌头会胖大,舌边会有齿痕,舌苔会满布,舌苔上面会有比较多的唾液。若有以上症状建议:可用人参、党参、大枣、白术、甘草、蜂蜜、扁豆、黄芪、饴糖、山药、西洋参、五味子、太子参等来补气。亦可用 补中益气丸等中成药。多运动,防感冒。

这样的小道 消息,随着国家扶持中医,到处都是。我试问,十年前为什么没有这么多的名中医出来?五年前呢,也不见得有这么多的名中医啊。为什么现在会一下子出现这么多名中医???还不是为了一个钱字。我刚才对朋友直言,看起来是国家大力发展中医,再过十年,百姓还一样是求医无门,生病了还是一样找不到中医师来治病。像这样的药方,

甘草、蜂蜜、饴糖、山药、西洋参、五味子,这个组合的用药,全是滋腻的药,吃了胃气更不利,脾胃是气机升降的枢纽,中焦脾胃不利,还谈什么补气。

三焦通利,不是一味的用沉降药使气机下降,而是要使气机升降得宜,气血才能通畅不滞。气的升,在于肾气为根本,肺气宣发为用,所以说肺主一身之气。只考虑到肝、脾主升发,但为什么中医千百年来疏肝气也好,升提脾气也好,都是用风药???但肾气的强弱,一是在于先天带来的,二在于后天的补养。

可以这样理解,肾就贮存身体能量的仓库,仓库的容积大小,这就是先天之精气的多少。容积越大,贮存的能量就越足。但是如果后天保养不当,比如大病后失养,流产后失养,手术后失养等原因,这个仓库的能量就外漏。能量少了,一在于不断补充,二在于把漏能量的漏洞补上。补充在于补气运脾,而补漏洞在于固肾气。所以菟丝子、补骨脂、覆盆子、枸杞子、山茱萸等药的作用,就是在于补漏洞。本人为什么很少用地黄、黄精之类腻药,因为这类腻药是对阴精亏虚方面的补养,而没有固肾气的作用。

无墨所提到的用升提法治疗水湿病的问题,这不仅仅是揭茶壶盖的问题,要知道人要不断的呼吸进行气机交换,每一次呼吸都会把内体的水份还出体外,为什么到干燥的地方会很口渴、尿也很少,就是呼吸过程丢失了大量的水份。元气充足,三焦通利,气机升降自如,些许水湿之邪,自然会得到良好的调节。如果体内的水湿过分的多,用上述的芳化和渗利自然能消除。

上文所说的如瘀血、食积等有形之邪阻碍了三焦气机通畅,祛邪之法在于分消。而不是见一邪就只攻一个点,比如肝腹水,引起肝硬化腹水的原因是因瘀成水湿(血水同源,《伤寒杂病论》里讲到“血不利则为水”),治疗的重点在于瘀水分消,同时还要考虑中焦运化问题,水湿阻滞,脾胃的运化多不见好,这个枢纽问题不解决,要讲三焦通利是不现实的。

对于补养元气方面,不能偏,要针对不足而补养。现在输液太过,造成湿邪的疾病很多,但也有一大批人用药过于燥热。大谈阳气不足,而忽略阴血问题,这就太偏了。上文所述的病例,就是用“燥热药+利水药”伤了阴血,使胃无阴可用而不能通降,以至于胃口极差。读经典,只死记条文,不解其意,这样的学习是不利于临床治病的。《伤寒杂病论》的“真武汤”治疗阳虚水阻,为什么还要加一味酸收的芍药?这就是气血同源,阴阳互根的道理。人体是阴守于内,阳固于外的整体,如果没有阴为载体,阳气那里依附?有形之病邪,也一样载气,为什么发烧用汗法治疗后,人会见神疲体软,就是因为气随汗脱,发汗的过程把气也伤了。还有些妇女去养生馆汗蒸,造成月经延期,这就是汗蒸时,气随汗泄,气能生血,气不足则血不能生;津血同源,津伤则血伤。子宫肌瘤用活血破血药猛攻,肌瘤没消,子宫消得很薄而闭经。所以治病之要,一定要在通利三焦和补养气血的基础上进行,切不能见病治病。

 

吴南京

 

2017114星期六

于义乌

 治病不易,养生更难

现在很多人都在感叹,一个小小的感冒都要治疗很久才能愈,感觉病越来越难治。基于中医的治未病理念,觉得无病先防是最合理的事,于是很多人就把目光转向了养生方面。有了市场,大街小巷各种打着中医旗号的养生馆就如雨后春笋的出来了。可是百姓去中医养生馆里养生,还是一样的得不到防病的效果,反而很多人是越养身体越差。导致很多人开始怀疑中医,中医是不是能治病?中医所提倡的养生对不对?是不是道教、佛学等宗教更适合于健康?太极拳的作用是不是比中医更强大?宗教的静坐练功是不是更合理?

不懂医药的人,给别人宣传的内容是“是药三分毒”没事别吃药,由是造成很多人生病也不吃药,硬撑着,撑到实在撑不下去了,再去诊治,已成大病。

天地都有残缺,世上那有完美的事!!!

具体问题具体对待,这才是最适合的。

说到具体问题具体对待,这就是中医的“辨证论治”的精神。辨,是辨每一个个体的特殊性;治是针对此个体的特殊性进行合适的治疗。

说到治疗,方法就是多样化了,不仅仅是中药。因为影响健康的因素很多,所有能影响健康的因素进行调整,这就是治疗。比如衣着、起居、运动、饮食、情绪等等诸多因素,切不能把治疗仅仅局限在药物上。如果从纯中医的角度上理解中药,本人认为从中药柜里抓出来的就是中药。因为中医的药,讲究的是“药食同源”,早在2000年前的《伤寒杂病论》里所记录的中药,就有生姜、大枣、百合、山药、蜂蜜、葱、薏米等等百姓家常见的日常食物。现代中医药大学的教科书《中药学》里面的中药品种,也有近三分之一是日常的食物。“是药三分毒”的毒,不外是以偏纠偏的偏性作用。比如人受寒了,要用温热性的药物来治疗,生姜、葱、桂皮等等进行对寒性的制约对抗。所以生病不吃药的理念是错误的,因为日常生活的食物之偏性,就是药用的作用。本人从临床治疗的角度上来看,比如生姜和黄芪比,生姜的温热之偏性要远远大于黄芪,但百姓平时饮食上吃生姜觉得理所当然,而生病吃黄芪就觉得是在吃药。这是观念问题,不是药物本身的问题。记得2010年冬天,本人在横店集团医院诊治一例湿邪闭阻很严重的强直性脊柱炎病人,我在药方里开了200克生薏仁,家属看了疑问我“吴医生,药量下得这么重啊??”于是我把药方里的生薏仁去掉,叫病人平时去米店里买生薏仁煮水,口渴了当水喝,病人开心的离去。这不就是把米店里的生薏仁放到中药柜里而已。从米店里买来生薏仁吃就觉得这是食物,而从中药柜里抓来的就觉得是药物。

有观念的误区,就会有偏见。

不懂中医的人,打着中医的旗号开养生馆,他们又能给客户提供什么样的指导意见呢??

但就算是一个精通中医的大家给病人开最合理的处方,用最好的药,有时也不见得会取得理想的治疗效果。

天气凉了要加衣,病人为了美丽而忍冻;痰湿闭阻之人天天吃枸杞子、蜂蜜、粽子等滋腻之物痰湿怎么化得开?阴虚火旺之人,看到烧烤、煎炸的上火食品就乱吃,又谈什么养阴?阳虚湿重之人,天天水果为食,阳气怎么能恢复??如此多的种种生活习惯,病人不配合,神仙也难治。去年有一个乳腺癌病人,把她的身体调治得较舒服了,今年初春,雨天和几个驴友去玩数十公里的穿越被雨淋得落汤鸡一样,近来又去马尔代夫玩,又说不舒服。我们做为一个医者能说什么好。还有些长久失眠的病人,元气大亏,但为了金钱偏偏没日没夜的操劳,吃仙丹也难有效果啊。这难道也是医生的错???

我行医过程中,时常感叹,这病真是难治,难在病人的生活习惯不是由我所左右的。特别是一些慢性虚损性疾病,花了很大的力气把病人治得差不多了,病人一次意外,又打回了原形得从头再来。可是病人在治疗过程中,一切不舒服,全是医生的错,医生还不能去解释,要不就理解为医生在推卸责任。所以慢性病的治疗,在治疗过程中会有反复是很正常的,不过一定要把这反复的原因找出来,作为一个医者,一定要认真对待这种疾病反复的情况。是治疗方法不合理,得马上进行纠正,如果是病人的原因也一定要对病人明言,使病人把一些不利于疾病治疗的习惯改一改。这就需要医患之间的双方互动和沟通,但是这样一来,医生的工作量就大大的增加。病人只关心自己一个人的健康问题,而医生却要面对一个庞大的病人群体,所以精力上实在吃不消来顾及。

有很多病人是我在吃饭时,或者一些场合上随手开的处方,真的要达到怎样的效果,我真的不好说。第一我没有这份精力去一一回访,第二病人的一些生活习惯我也没有这么多时间去了解。我能做的只是针对当时的疾病情况开合理的处方,病人可以拿去找任何一个中医审方,觉得合理把药吃去,觉得不合理,当垃圾丢了,反正我这种场面上的药方从不收诊费的。我作为一个医者,也仁至义尽了。

近来空气很不好,污染很严重,咳嗽发烧的病人很多,此种咳嗽的治疗在于排痰解毒为主,因为雾霾是一种疫毒,得清透外排。但是治疗过程中,吃一两剂药病情就见好转,病人又外出,又反复的再次吸入雾霾,咳嗽又反复。天气转冷,毛孔郁闭,内热不能外透,元气足的则见热气上冲的上火之症(比如失眠、脸上长痘痘等),如果元气不足的人,清阳不能上升,则见尿路感染等火邪下流之症。同一个药方,会因为天气的变化而使疾病发生其它变症或反复,但医生是不可能对每一个病人都去通知到位的,对于这些常识病人怎么去了解到,这是病人的事。

中医治病,是一个治养结合的过程,治在于医生,而养在于病人。所以养生之难,难在病人得不到一个合适的养生方法。医生都很忙,不可能对每一个病人都如保姆一样的态度对待,病人只好求助于打着中医旗号的养生馆。但这些开养生馆的人,他们会治病嘛?答案是不会。一个不会治病的人,给人讲养生,我是觉得不可信。因为世上五脏真正平衡的无病之人是微乎其微,也就是说十之八九的人都有疾病,五脏都有不平衡。如果此人不精通疾病的转变规律,不懂得天地人三才合一的大平衡原理,只谈某某食物如何如何的作用,和数年前的绿豆一样的吹嘘着。如此养生,不如不养。

2015年,横店一位姓丁的影视业务老板,他母亲患大肠癌肝转移叫我治疗。因为他的公司离我横店上班的地方很近(也就两三百米远),我精心治疗两个月,他母亲的疾病恢复得很好。但对方想找更好的医生,于是我推荐了上海一位在中医肿瘤界威望很高的老中医,在上海治疗两个月见肝腹水。丁老板又急得要命,来找我“吴医生,你的技术也很好,但我母亲出在有肝腹水出来,你能不能弄些药把这些腹水消掉。癌症方面,上海的专家来处理。”弄得我不知怎么回答好,因为以前我会精心服务是徐文荣的面子,我每天面对几十个病人,那有这分精力去对待。

当前国民衡量一个人的成功在于金钱和权力,有钱人在世俗百姓的眼里是成功者,但在医生的眼里还只是一个生命体而已,这是成功者最大的悲哀。也有很多人因为赚了些钱,有了些权力,就觉得自己比别人牛一些,要聪明一些。但不见得聪明人都懂医,业有专长,术有专攻。不论怎么聪明的人,没有花足够的精力去研究医学,要懂医是不现实的。社会大了要分工,有的当医生,有的赚钱,有的当官,每人都掌握着自己的资源,进行资源交换,社会才会进步和谐。如果有钱人和有权人都可以为所欲为,社会不乱套了???

总是有些病人对我说“你们医生啊,要为病人服务的。”我反问“那么社会上谁会来为我服务?我父母吃谁的饭?我的子女是谁在养?我在治病过程中的风险谁来承担??叫你干一些又要冒风险,又没钱赚的活你干不干?”对方无话可说。

医生在为病人治病过程中所付出的心血,必定要有所回报,这是天经地义的事。医生连自己及家人都养活不了,又怎么去为病人治病?这样一来,矛盾就出来了。病人觉得医生的无偿付出是应该的,但医生又要生存和养家。有些自我感觉很好的病人,觉得自己很聪明的病就想自己学医学,不要去求谁。但要知道,学医没有这么简单,没有足够的精力花下去是不现实的。如此学医,不三不四,到头来一知半解的,不如不学。

我在浙江就有一批很不错的病人,他们懂得社会的交换原则,把健康交给我,就信任我。而我拿人钱财,自然也会替人消灾,各得其所。这就是和谐的医疗关系。

我很俗,我俗在会把真话讲出来。

医生的技术是一种资源,想要在医生这里获取就要付出。而对患者来说,与其觉得自己很牛很聪明,想自己学医不求人,不如把自己的专业事情做做事,社会之大,各司其职,只有交换社会才会和谐。

治病不易,养生更难,瞎养不如不养。

 

吴南京

20161220星期二

于杭州

 病为什么这么难治

治病之难,难在元气的恢复,以及多种病邪的分消。

只要生病,元气必定受损,这是必定这理,世上没有那个人生病了元气反而更充足的事。所以治病一定要注重元气的问题,《伤寒杂病论》开头第一方“麻黄汤”看是祛散风寒之剂,但如果把方中的桂枝和炙甘草两药的配合使用,不就是一个辛甘化阳的小方嘛?人受寒,阳气必损,于是要扶补阳气,身体内阳足了,才能有力祛散风寒。因为江南多湿,炙甘草易生湿不利气机的运转,并且补益作用不如黄芪,所以本人向来用麻黄汤,都是用黄芪代炙甘草,考虑到血遇寒则凝,加些许厚朴运转中气(如阴雨天见舌苔白腻再加茯苓、苍术、藿香等运中化湿药),再加些许当归通调血脉,用于临床,这样变通后的治疗作用的确强于传统的“麻黄汤”。有些铁桿中医,看我这样的组方觉得怪里怪气,我回复是吴氏麻黄汤,对方都觉得可笑。但对方听我解说之后,又觉得有理,下次用我这思路去治疗,亦见效果的确强于原来的麻黄汤。

我这种变通的麻黄汤,就是从元气的虚损和多种合邪的角度去考虑。因为攻病必定是伤元气的,而单纯的扶补元气又攻不了病。张从正说病去正自复,而张元素则说养正积自除。看是对立的两种观念,其实是统一的。也就是说病重当攻,体虚当补。病重又见元气大亏之时,则大补大攻同时应用;病轻元气亏虚不严重时,小补小攻。独参汤、承气汤等这些纯补或纯攻的治疗,是针对疾病的应急一时而用,不是长久之计。

有的医生给病人治疗,一边用中药一边用西药,谓之中西医结合。要知很多中药和西药是有对抗作用的,发生不良反应是常事。更人医生一见病人,起手就是输液。输液从中医角度来说是补法,针对身体津液丢失的应急补充,而平时并没有必要乱输液。现在的输液是太过度了,特别是县一级以下的人民医院起一直到卫生院、个人诊所,都是大量输液,那怕病人见脉像粘浊、舌头淡胖的阳虚湿阻,也一样的在输液。这就是补得太过,特别是阳虚湿阻之人的输液治疗,直的可以说是雪上加霜。

针对治病时的攻补把握问题,这是医生的水平问题。

但病家的配合治疗问题,也是一个很关键的因素。

现在对病人治病观念存在的陷阱很多。中医的治病八法中,清、温、消、汗、吐、下,都是攻病之法,和法是各法相混的复合之法,只有补法才是补养元气。

从这八法之中,清法,是针对身体有内热用寒凉的药物或食物治疗;温法是针对身体阳寒邪为患用温热药治疗;消是针对身体内的病邪进行消导或消除,包括化痰、活血、消食、理气(开窍)、利水、通便等都是消法(但有人把通便攻下称为下法,但本人觉得利水法和通大便法都是消除体内的有形之邪,划到消法中较好。但为了方便,称呼上还是把通大便法称为下法)。可是目前社会上,对于治疗方面,可是用混乱来开窍。

比如药店里,病人自行买抗生素、消炎止痛药、活血化瘀药、清热解毒药、补药等等。比如感冒药,就目前市面上流行的成分来看,主要是西药的消炎止痛药(非甾体类止痛药),这种药有良好的止痛发汗退烧的作用,对于感冒引起的发烧头痛等作用明显。但要知道,服药汗出,这是汗法。过用汗法,必损元气,所以很多小孩子或流产后没养好身体的一些体虚之人,就会不耐寒热,天气稍微变化就感冒。对于关节痛、痛经等疾病,很多病人也是自行到药店买活血化瘀药服用,这些消瘀血之药,都有耗血伤气的副作用,过用也一样的损伤元气。又有的病人觉得身体虚弱要补,也一样的自行到药店买人参、鹿茸乱吃。要知扶补方面,有气血阴阳的不同,阳虚之人吃阿胶、阴虚之人吃鹿茸,这样的乱补,对身体的危害一样很巨大。但总体来说,病人平时吃攻病药为多,而服补药的为少。

现在有的商家提出了什么“排毒”概念,误导了很多百姓以为排大便就是排毒。大便是人体的糟粕,留存体内是不好,但也有个度的,不是大便排得越多越好。人体只要元气充足五脏平衡,自然能对大便的排泄量维持一个合适的度,没有必要去服用泻药。从当前市面上的排毒药来看,主要成分不外是番泻叶这一类具有促进大便排泄作用的中药为原料。过度的排大便,反伤气阳。还是针对排毒,又有人说是排汗,于是一些养生馆、美容院开办了汗蒸。汗蒸是体人置于一个比人体温度要高的环境中,促使汗液外排。这种排汗之法,针对风寒感冒的无汗发烧,效果良好,一汗而愈。但是一个健康的人,通过这种方法发汗,对健康的损害的确很大。特别是妇人爱美,汗蒸后的半小时到一小时之内,看到脸上红润红润,非常可人,觉得很好。但数小时后,面部再暗,脸上斑更多。

现在智能手机的普及,熬夜是常态,低头看手机的颈椎病发生,手腕长时间拿手机的手腕肌腱劳损。

久言伤气,KTV的唱歌,空气污浊,大声歌唱,三更半夜还唱个不停。这样的生活习惯能健康???我不信。

还有一些人看了很多医生,对疾病的治疗没有什么起色,于是去寺庙里做一些活动,比如辟谷、打坐等等。辟谷是针对平时大肉大鱼营养过度,又没有什么大毛病的人进行一种饥饿治疗,而对于本来就有疾病,身体较虚弱之人,再辟谷,这就是找死。打坐也是针对身体较强健,只是情绪方面要宁静的人而起到宁神而平衡五脏的作用。如果病人本来就是有腰肌劳损的人,再去打坐,这是治不了病的。有人说,某某寺庙里的辟谷治好了什么癌症,打坐治好了什么绝症。要知道这是一个经济社会,和尚都花天酒地的,弄几个托来宣传宣传也不是什么难事。2013年,我治疗一例面暗无华,脉像细弱的闭经病人,我用补气固肾养精治疗两月余。病人觉得效果来得太慢了。于是听信别人的话,说月经不来是体内瘀积太多,要辟谷,后来造成营养不良,晕倒在寺庙里。闭经有虚有实,瘀血闭阻月经不下,自有脉像弦涩、舌面瘀斑、月经将来时小肚子胀满不舒服等等气滞血瘀的症状群。此种治疗在于疏通气血,也不是用辟谷方式进行。如此案病人,是气血两虚,治疗不外是补养气血,血足经自行,辟谷到晕倒,这是治反了。癌症是一种虚损性疾病,世上没有那个癌症病人的元气是充足的。要攻癌也得在补养气血的基础上攻,辟谷造成气血更加亏虚,无疑是促进癌症的转移和扩散。

古人治疗虚损性疾病,本人看了大量的医案,都说到了静养治疗。而当前的人,又人那个可以做到静养。为了金钱权力,无所不用其极的争斗。如此作为,五脏实难平衡,元气也无法充足。有的病人因为久病,造成家里的关系也很不和谐,夫妻天天吵架,吵得没个安宁。如此吵法,身体好好的人也吵得一身是病,何况是久病之人。种种原因,都会直接影响治疗效果。

《内经》说正气充足病就不会来。很多疾病,治病易,补养元气难,难在病人的生活习惯在不断的折腾,难在病心急求速效。慢性虚损性疾病,补养元气谈何容易。但病人对医生的技术水平高低的评判依据,是以自我感觉为标准。比如月经没来,通过医生治疗,看到月经来了就开心。用水蛭、莪术等破血药谁不会用。管他病人的气血是不是充足,药里加大破血药,月经就来,病人就开心。看到结石只会用金钱草、看到关节痛只会用独活、头痛用川芎等等机械治病,这样的治疗天下都是医生。

治病很多时候真的是左右为难,有太多的因素医生根本无法控制。有人说我对自己的父母治疗效果好是因为用心,而对别人不用心。这话有一定道理。对父亲应下药就下药,真的治死了又怎样。但其它病人呢,我敢这样去对待嘛?我不敢,但我的治病气魄已经超过很多很多人了,不过我还是不敢花全力去对待。我也是一个正常的社会人,也有我的家庭要我养着,自然不可能如对待父母那样的态度对待。另外家里的亲人,起居、饮食、衣着、情绪等等情况我了如指掌,能做到适时调整。而对其它的病人,我是不可能如此全面的了解,有太多不确定的因素在干扰着。

我初到金华时有一批病人,病治好了以后,关系到健康方面的事,不论大小都来电话问我。有的连吃根鳝鱼都来电话问我能不能吃。我的确没有这样的精力去对待。

治病之难,因素很多,真心希望医患双方能在同一天平上对话,有话好好说。多沟通,多交流。

 

吴南京

20161221星期三

于杭州

 脉诊在治疗中的意义

2010年秋末,我在横店,丁仕松(当时是横店集团创始人徐文荣的秘书)邀请我去横店玩。我到横店,在一饭店吃饭。记得当时有丁优优、张兰蓉(现任横店集团普洛康裕药业的高管),还有两个嘉兴来的客人(母亲还着女儿)。

饭桌上,丁仕松介绍我是一个中医,嘉兴的客气不以为然,伸出手来,傲然的对我说“吴医生,你看看我有什么病?”这样的情况很多,在中国,很多病人总觉得如果某个医生能从他的脉像里诊出他的疾病(也就是把对方身体上的一些不舒服的症状说出几点),就会觉得这个医生很牛、很神。我看嘉兴这客气是一个女性,年龄五十多岁,时不时的皱眉头,脸上气色不佳,还有些潮红。听其声音高亢,频率快。反正一看就是一个很干练的人。这客人坐下时,我见她的腰不是很利索,两个肩膀僵僵的。诊其脉,见她的脉像寸部和尺部都偏强,关部无力,右脉比左脉要偏强,特别是右尺有明显的弦涩有力之表现。我当着大家的面说“大姐,你有痔疮,是内痔,还会拉血。晚上睡觉不安,心烦失眠。动不动就发脾气。胃口顶着不消化。大便有时一天几次,有时几天一次,有时溏,有时结。如果是睡得好的晚上,夜里两手会僵,还会睡到半夜头痛,四肢发麻。太阳快下山的时候会发热,汗出。你的腰椎和颈椎都不好,特别是颈椎,已经较严重了。”

病人惊呆了,对我说“吴医生,你是算命的嘛?你看得这么准,我身上所有的毛病你都把脉把出来了。”我笑笑说“中医诊病,讲的是望、闻、问、切,四诊合参。我看你的神态、气色;讲话的声音。这是望诊和闻诊。再加上把你的脉,这是切诊。也就是说,四诊中,我已占了三诊,所以我的准确性较高。如果你把我的眼睛闷上,你又不说话,仅是让我把下脉,准确性,一定会大大下降。”对方折服。于是我在横店很多人都传开了,说诊治痔疮是一绝,一把脉就知道是内痔,还会拉血(记得当时我叫病人吃了些调理脾胃的中成药,病人吃了以后,感觉良好)。

对于本人上述的情况,我相信很多临床一线的同行都经历过,总是会有些病人,想看病,又不太相信,于是会叫医生诊下脉,看看他的情况如何如何,以此来考考医生的水平。

病人这样的心理很正常,因为中医的四诊,虽说是诊脉,但在诊脉的同时,除了问诊以外,其它的三诊都全了,为什么不能这样的考医生???如果一个临床治病的中医生连这点水平都没有,也别混了,回去种田吧。这是一个医生起码的职业水平。

不过也看出了很多问题,因为病人不懂医,觉得脉诊很玄,怎么这样摸一下下就知道身体的情况。但不论怎么说,医生总是要明白的。如果连这起码的都诊断方式都不明白,是不配当一个合格的中医生。

记得以前看过一本书,叫《笔花医镜》写的是药学方面的,江笔花也讲到了脉学,说指下无了了。这只能说江笔花的治病只会通过问病人的症状,针对性的治疗。因为他所说的指下无了了,可见其不通脉诊。

脉诊在中医诊治方面的意义是巨大的,特别是对于一些疑难病和钟危重病号方面,意义更是巨大。2014年,北京大律师王勇的儿子跟我学中医,他问我“叔叔,你一路治疗疑难重症和危重症,为什么会这么准?”我回答说“儿子,在于对疾病的预测,四诊下来,就知道病人能活多久,病情的转归如何,对病人的家属直言就是了。”201612月份,有个病人到义乌,我诊脉后对小付说“这病人过不了冬。”果真在病人在十天前去世了,这是我2016年接手治疗的病人中第八个去世的病人,不是我不努力,我也尽力了,实在是病人的元气溃散,以我的水平,实在无力回天。我这么些年治疗这么多的危重症,预后不好的,都是脉症不一。

什么叫脉症不一。指的是脉像和证候不符合、和症状也不符合。比如气阳两虚之人,正常的脉像应该是沉弱无力,但病人的脉像反而出现了浮有劲,这就是说明了病人的阳气外浮(散),如果病人是冬天诊的脉,大多死在开春天气回暖之后的清明节前后(也要看天气的情况,江南的清明时节,常常是阴雨不断,这样的情况,病人能活的时间会长些。如果天气回升很快,病人死得会更早一些。2011年,有个胃癌晚期病人,春天里表现很好,我诊脉见脉像浮数无力,我叫病人的家属准备后事。当场的人都笑我是庸医,后来果真如我所言。)因为残阳外越,再加上大自然的阳气升浮,元气自然是溃散而死。反过来,如果病人是气阳两虚,水湿闭阻,则多死于秋冬的阴寒之季节。

四诊是相通的,脉诊一定要和其它的诊断方法相结合。我杭州有一个朋友,他妈妈素来有心脏病(对方的母亲我没见过),有一次我买到一些质量较好的野山参,通过微信发给对方看,对方说他母亲以往吃了野山参效果不错。201612月中旬,他母亲感冒住院,见咳嗽气喘不得卧。于是我煎了些药送到杭州去给他母亲吃,效果很理想,其实我也是一个推理。因为对方说他母亲吃野山参的效果好,野山参的药力比红参还要强,是温烈之性。这说明了老人家是气阳两虚。冬至左右,一年之中阴气最重之时感冒气喘,必定是气化不利,水气不消,上凌于心肺所至。我所用的药也就是一些补气运中、温肾化湿的药。

所以中医不是经验医学,是一个独立理论体系的医学。现在有些人总认为中医是经验医学,只能说明此人还不了解中医。

脉诊和其他三诊相通,也就是说,如果望、闻、问、切所表达的病情一至,说明是脉症合一,病情虽严重也易治。如果病人所表现再来的症状和脉诊不相符合,这就是中医学上所说的“脉症不一”,除了说明病情严重以外,预后多不好。比如热邪闭结的病人,因为热邪太过,阻滞气机外出,反见脉像沉迟(热则脉浮数,这是常态,如今则见脉像反沉迟的阳虚之脉,只能说明病情的严重。《伤寒杂病论》中的“承气汤”所表现出来的情况大多如此,特别是《少阴病》中的急下三症,更是常见。10年前我二姐的二女儿反复发烧,大便不解,所表现的就是阴病中的急下三症。)先贤所说的“有一分热,便有一分厥”中医的理论很多人不明白,但当过妈妈的妇女都知道,孩子发高烧时,小孩的四肢是冷的,小孩越烧,小孩的四肢就越冷。如果此时摸小孩子的脉,都见伏脉,有的更是摸不到脉。这就是脉症不符,说明病情严重,热邪严重已经郁滞成结,阻滞阳气外达(广大妈妈是很有发言权的)。

如果病人平时怕冷,舌色偏淡,到了冬天整个晚上的被窝都不暖和,脉像见沉迟。这就说明脉和症状相吻合,病情虽严重,但还不是非常严重。治疗起来也易。

说了这么多的,也就是说,中医治病的脉诊问题,一定要和其它的诊治手段相结合,不能孤立。二是对于常规情况的脉像(指的是症状和脉像相吻合的情况)要明确,如果连这起码的诊治水平都没有就谈医,不误人才怪。

说到正常的脉像,有三层意义,一是指身体健康(世上没有完全健康的人,只是相对健康)人的和暖之脉,见脉像往来和暖,不快不慢,韧劲十足;二是指病情和脉像想吻和的脉像;三是指一年四季,寒温不同的季节变化脉像也随着变化的正常规律。

常见病情的脉像,多种多样,王叔和的《脉经》进行经一次很系统的疏理,但是现在会去看《脉经》的中医生已经微乎其微。一切为了金钱的社会,还有几个中医生会去细心学脉学????反正我是没见过几个中医生会诊脉,大多是做个模样骗骗病人而已,果真叫医生把病人的脉像用语言详细的表达出来,这样的中医生又有几个?????所以江笔花才会在他的《笔花医镜》中说指下无了了。

到了明朝,李时珍再进行一次疏理,总结出27脉。这么多的脉像要细经去品,难。

但总有一个规律可寻。那就是中医的“八纲”,所谓的八纲,指的是阴、阳、表、里、寒、热、虚、实。阴阳是总纲。但其他还有六项,把脉像的沉、浮、数、迟、虚、实进行区分还是很容易的。沉,就像是石头丢到水里沉下去的意思,脉要用力往下按才按得到,常态指的是里证、寒证、虚症;浮,就像是木头浮于水面,手指在脉诊所一放,稍一用力就感觉到,指的是表证、热证;数,就是快,也就是说脉跳动得很快,指的是热症,实证;迟,就是慢,也就是脉跳动得很慢,指的是寒证、虚症;虚,表现的是脉像跳动无力,指的是元气亏虚的表现;实,表现的是脉像跳动有力,指的是实症。这是一个大体的分类,其它的脉像都可以从中归类。这样就可以起到从简,学起来也方便。

上述是脉像的一些常态表现,切不能孤立对待。比如某人的脉要用力按才按到得,按到之后又不有力气,跳动的频率偏慢,这就是沉、虚(弱)、迟脉,主要表现为气阳两虚为主要症候;如果见沉、虚、数(脉跳得快),就是气阳两虚又见有热(比如子宫肌瘤、膀胱炎等下焦慢性炎症,大多见沉弱而偏数的脉。沉弱指的是气阳不足,升清无力;数指的是有热。也就是说明下清阳不升,热邪阴于下焦,因为气阳主升发,气阳不足则升发无力,所以残阳下陷)。病人脉见细数有力(实),细的表现是脉管不大,表现的是阴精方面的亏虚,数是有热,有力(是指病情较重),这里的脉像有力和脉细是相矛盾的,这就要从两方面去考虑,病情有虚有实,如果是见细脉为主的表现,说明是阴精亏虚为主;如果是数实为主,说明是热邪为主。阴精亏为主,治疗在于养阴填精为主,辅以清热通散;热邪为主治疗在于清热通散为主,辅以养阴填精。但病人总是以阴精亏虚为主要矛盾(阴虚则热)等热邪之病标去之大半,再以养阴填精为主。对一这些都和直接的治疗有实际的相关系。

另外对于一年四季中的四季常脉,一定要掌握。如果夏天出现了冬天的脉,还说正常嘛。还有妇人不同月经周期的脉像也不同,月以干净后的几天内,脉像大多会偏弱,如果有的妇人因为黄体功能不全,子宫内膜没有完全脱落的,月经干净后还会见涩数脉,过几天还会再出血,治疗不是固养,而应祛瘀。旧血去,新血才能生。还有气血足的妇人,月经将来之时,脉像数滑有力,和怀孕的脉很像,但切不能就断为怀孕,应观察数日,看是否见月经来了再决定。这些情况,对临床治疗都很有意义。

所以,如果有人说中医的诊脉可笑,只能说此人不理解中医。2015年,北京有一家医院的某医生,在网络上说中医的脉诊和西医的B超进行比较诊断怀孕的事。北京梁东的一个手下,和我取得联系,问我对此事如何看法。我说“诊个怀孕变数太多,也说明不了中医的全部,如果对方有兴奋,可以PK一下,选100个病例,病种不限,内、外、妇、儿、伤骨科、肿瘤、皮肤病全有,随机抓阄,一人50个病例,为期三个月,看谁治得好。这不是一目了然了。如果谁取这么干,我吴南京随时奉陪。别吹,有种就PK。”对方看我这样的回复,无语。

如此种种,都是中国人对中医的脉诊不了解才会这样的态度。

试想,如果每个中医生都精通脉诊,能在病案上明确的把病人的症状和脉像明确的表达,这样的误会就会少了很多很多。可惜,我所看到的大多还是某方、某药、某病的机械对待。更有甚者,把药方还要打个XXX,做个标致;有的是以某某方加些药的处方,有的是根本不给病药方,只给药,不药打碎,让病人认不出来。这样的做法,叫病人如果信服呢???

中医不是经验医学,中医有中医的学术体系。这一点一定要明确。

如果一个中医生,还局限于所谓的经验,这是很局限的。所以我很反对门户之见,动不动就是某某派,只能说明此人的技术还不行。中医的派别之争,不外是争利益。弄个派别,证明自己很牛。

如果一个中医能深入的掌握中医的核心理论体系,并能灵活应用,临床治病上,怎能左右逢源,还谈什么派什么方???

脉诊是医生获取病情的一种手段而已,一点也不神秘。这是一个中医师起码的职业素养。

 

 

吴南京

201717星期六

于杭州

关于减肥

肥胖是当前一种常见病。因为肥胖会诱发众多的疾病,所以不得轻视。

但减肥实在是难,运动、吃药、针灸、辟谷等等,几乎做到了无所不用其极,但更多的患者是肥没减下来,却得了一身疾病。

本人在临床治病过程中,很多病人,原来较胖的,来找我治疗并不是为了减肥,但把病治好了,身体也瘦了。于是我也从中总结出了一点关于减肥的治疗心得。

治疗肥胖,先区别是油脂还是水湿。因为治疗上有所区别。

油脂性的肥胖,肉很实,而水湿的肥胖肉很松。治疗油脂性的肥胖重点在于消积,治疗水湿性的肥胖重点在于利水。

但不论是稍积还是利水,这都是治标之法,都是中医治疗八法中的“消法”,所以应用是,一定要考虑到元气的问题。切不能过用消法,因为油脂也好,水湿也好,都是病理产物堆积在体内,是有形之邪。虽说是病邪,但亦一样的有承载元气的作用,如果过用消法,有形之邪是消了,但元气亦随之而消弱。到头来,元气不支,无力抗邪,就变症百出。现在市面上的减肥药,其中的成分,大多是利水药、消食药、寒凉药、泻药等组成,这是消药,很多人吃了减肥药,越吃身体越差,就是消了元气。还有的人去辟谷减肥,这也是消法的一种,因为人体的活动要不断的消耗能量,能量一边在消耗,一边不进行补充,所以人很快瘦下来。还有一种是饿着肚子进行运动,也是消法,这种消法更过。比如散打运动员,为了打比赛,通过饥饿运动的方法快速减体重,这种方法对身体元气耗巨大,很多运动员一退役了,体重反弹很厉害,并且一身是病。

所以对于消法的应用,一定要审元气的虚实。《黄帝内经》说对于大积大聚的病,消大半而止。油脂或水湿充斥于全身,这自然也是大积大聚了,所以就算用消法,也一样是消大半而止。也就是说,用猛药(或辟谷、饥饿运动)不能太过,得有一个度。辟谷和饥饿运动,对于油脂性的肥胖可以适当的应用,但对于水湿(身体浮胖)切不能应用。因为水湿内阻,不外是因为气阳不足,无力气化,如果再饥饿,阳气更虚,水湿更不能气化开,这样的减肥方法对身体百害无一利。但就算是油脂性的肥胖,饥饿也得有个度,本人认为三天饿一餐为宜。两三年前,有个妇女为了减肥,听说萧山有某个寺庙里的和尚说吃大白菜不吃饭,坚持21天,效果如何如何,不仅能减肥,还能去百病。妇人问我可行不可行,我叫她三天之中,一餐吃大白菜,切不能一日三餐都吃大白菜。病人不听,于是吃了三天大白菜,后来晕倒在工作岗位上。对于早上运动,也一样做到劳而不累为宜。适当运动有利于气血的通畅,但运动太过,能量过于消耗,会造成各器官的营养不良,脱水等。特别是四十岁以后的人,更不能过劳。《黄帝内经》说近过四十,肾气就只有一半了。张景岳提出壮年要补养,这样有利于下半辈子的健康(见《景岳全书》)。

消法是治标之法,但并不是说某某食物(或药物)有消脂作用就乱吃,比如荷叶、山楂等,有人道听途说的,抢来就乱吃。要把这些有形的病理产物消掉,得重视几个问题。

一是以健运脾胃为主。脾主肌肉,主运化。不论是油脂也好,水湿也好,都是有形之邪阻滞于肌肉之中,所以一定要从脾入手。脾和胃为一身气机的枢纽,脾胃健运,身体的气机才能畅行不滞。

二是一定要加用活血化瘀药。因为血水同源,水湿闭阻,血脉必不畅通,单纯消水或消油脂是很难的,一定要应用些活血药,促进血脉的畅通,这样到整个身体的气血能才动起来,才能达到减肥效果。

三是重视肾气。肾为一身气化之根,肾气亏虚则无力气化,特别是水湿之邪的肥胖,如果单纯利水,反更伤阳气。如果见尺脉弱,必要温补肾阳。

四是重视肝气郁滞。很多人都说因某次吵架郁闷,后来就胖了。这就是肝气郁滞,造成脾胃不疏(中医上称为木不疏土)。

本人针对肥胖草拟一个基础方:

生黄芪60g  苍术30g  厚朴30g  茯苓50g

焦三仙各10g  菟丝子30g  巴戟天30g  泽泻30g

益母草30g  川芎20g  桂枝20g

黄芪、苍术、厚朴、茯苓、焦三仙补气运中;黄芪、菟丝子、巴戟天补气固肾温阳;黄芪、巴戟天、桂枝升清阳;茯苓、泽泻降湿浊;益母草、川芎、桂枝温通血脉。这是通利三焦之法,并且把湿邪、瘀阻、气滞等进行各路分消。

如见舌苔白腻,加藿香、佩兰各15克;脉细者,加党参30克;脉沉无力,加炮附子15克、干姜15克;尿不利,加木通15克;肉实大便不畅加生大黄10、枳壳20克,但大黄不能后下,后下就变成是泻药了。大黄一药,轻煎是导泻的,久煎则可使药力深入血分而起到逐瘀攻积之效,所以大黄别后下,但量要足;如见胸闷气短,是气虚为患,再加黄芪50克,使气足以运水湿。

但药方仅是一个思路,代表体人对肥胖的一些认识,以及治疗和辨证思路,切不能机械套用。

 

李某,女27岁,金华人。患多囊卵巢综合征,输卵管积液。结婚五年不孕,2009年冬到金华文荣医院找我治疗。见病人形体丰硕,一米六的个子,体重150余斤。面色萎暗,又有两粒大米样大小的痘痘,肌肤错甲,舌淡胖,但舌面上有数粘红血斑,舌尖偏红,舌苔水样滑。脉沉弱无力。此为湿瘀互结之重症,治以破血攻水为主。

生黄芪60g  苍术30g  厚朴30g  茯苓60g

泽泻30g  防已20g  木通15g  三棱20g

莪术20g  桂枝30g  益母草50g  炮附子20g

干姜20g  菟丝子50g  水蛭10g  皂角刺20g

《伤寒杂病论》说血不利则为水,病人水瘀互结很严重,一定要下猛药以强攻,虽说脉弱无力,单纯补益病情难以扭转。病人治疗两周,体重下降近十五斤,肤色转红润了不少。治疗近一月左右,病人体重下降了二十多斤。大积去半,转为补益为主。

生黄芪60g  苍术30g  厚朴30g  茯苓30g

党参30g  红花15g桂枝15g  益母草30g

补骨脂20g  枸杞子20g  菟丝子50g  炮附子20g

覆盆子30g  泽泻20g  干姜20g  皂角刺20g 

此思路又治疗近半年时间,体重从原来的近160斤,下降到110斤左右。2010年夏天怀孕。

 

张某,杭州人,女,53岁,骨折一年余时间不愈合,2014年春天杭州因朋友介绍找我治疗。病人素有糖尿病、高血压史,并且自生完二胎结扎后身体开始肥胖,后因受伤吃伤药后身体更加肥胖,身高162cm,体重153斤。面色萎暗,腹部胀满不舒服,大便不畅而干结,夜眠不安,心烦,不时潮热汗出。舌尖红有芒刺,舌根苔厚腻。此为上热下寒之症,治疗得清上、运中、温下,使阳气下潜。

黄芩30g  桑叶30g  桑白皮30g  厚朴30g

枳壳30g  生大黄15g  菟丝子30g  肉苁蓉30g

杜仲30g  川断30g  骨碎补50g  怀牛膝30g

泽泻30g  党参20g   桃仁15g  地蟞虫20g

潜阳这要,切不能一定要用牡蛎、龙骨、磁石等金石重镇之药才谓之潜,只要把上浮之阳气下行就是潜阳。方中用黄芩、桑叶、桑白皮、大黄、泽泻、牛膝诸药使气下行,再加厚朴、枳壳宽中行气,使中焦气机畅达。用菟丝子、肉苁蓉、杜仲、骨碎补诸药固养肾元,又能壮骨。治疗半个月,病人一切均安,血压亦停服降压药,体重下十来斤。上思路治疗,间用威灵仙、川芎、当归、枸杞子等药。先后治疗近七个月时间,到2014年冬天我到杭州看女儿,病人约好来复诊,见骨折已愈合,精神很好,面色红润,见其消瘦了不少,病人告知体重下降了三十多斤。

所以对于肥胖的治疗,切不能见胖就用消药乱消。而是要考虑到其它的疾病问题是否一并存在。比如此两患,都有明显的瘀血闭阻,治疗时就要加大活血化瘀药的用药力度,使血行水化。特别是张某案,病人的年龄上又刚好处于更年期,并且更年期综合征很明显,阳气上浮,原有痼疾再加上骨折,病情很是复杂,又岂是几个减肥药能把体重减下来呢??

现在有些病人(特别是女性),一开口就说,为什么以前身体好好的,今年的身体很差。一问年龄,都是四十开外好几的人。一个四十多岁的妇人,还像要和二三十岁的样子是不太可能的,这是生命的规律。此时有点小肚子出来,也别太在意,因为到此年龄的妇人拼的不是姿色,而是智慧和知识。至于身体上,如没有什么特殊的疾病,还得以补养为上。切不能还去追求完美,一定要把形体弄得像小姑娘一样,辟谷、饥饿运动等方式,慎重吧。

 

 

吴南京

20161231星期六

于杭州

  评论这张
 
阅读(175)|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