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得健养生堂

溶经方于刮痧拨罐以养生治病,合食疗培元觅健康

 
 
 

日志

 
 
关于我

声明,我搏客引用的文章只用作参考,并不代表我赞成文章观点,各位千万别乱用,有病去找医生才能保养好身体 我以刮痧拨罐等方法来调理身体,不见人是调不了的,不在广州或不肯来广州者,请免问病

网易考拉推荐

【转载】李可中医药学术思想论小儿哮喘之诊治 +实验有效的咳喘病10个经方+姜春华治疗咳嗽经验+夜间哮喘频发怎么办?+仲景方治疗肺系疾病临床撮要  

2017-02-16 11:21:55|  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李可中医药学术思想论小儿哮喘之诊治 

一、临证思考的四条根本线路
对于生生之源,即元气之府,病了之后最常见的四种病机情况和相应的方药:
(1)先天乾坤两卦化合出的后天坎卦,对应四逆汤,就是“火生土、土伏火”的火土关系,后世很多人理解为阳气;
(2)督脉,也可以大致理解为人的脊梁,通过中气的力达到能够进入生生之源的力,即通过中气强壮元气,对应重剂北芪。大家可以看下甘肃产的北芪的纤维状,网络十分致密,就是挺起脊梁的“傲骨之气”;
(3)赵献可《医贯》中提出的真水、肾水、真阴,我们摸索出的对应的方药首选熟地黄;
(4)阳明伏热,与《伤寒论》184条病机契合,同时也是主气规律中五之气“阳明阖、坎水足”,既包括阳明经热,也包括阳明腑热,气分热和血分热同时俱有。因为吃喝拉撒睡为人之根本,大便是非常重要的,而且我们不能保证常人无宿便,故对应的药是酒大黄,根据患者体质拿捏药量。这四条线路是所有疾病的根本,小儿哮喘也从这四方面阐述。
二、病机分述
2.1先天元阳禀赋不足,伏邪内停—独处藏奸方
2.1.1 元阳不足,阳虚生寒—四逆汤
哮喘最根本的原因是(尤其是小儿)先天元阳禀赋不足。阳不够,内生寒邪,内有寒外有寒,同气相求,这类小孩容易感受外在的风寒邪气,出现寒凝经脉。肺为娇脏,易寒易热,如果单纯的阳虚生寒,或阳虚寒邪入侵,方药是非常简单的四逆汤。
新出生的小孩有些反复出现毛细支气管炎,这一类小孩再稍微大一点,容易出现哮喘。婴儿(1岁以内)相对来说好治一点,小剂量四逆汤,炙甘草两倍、三倍伏火,不需要托透伏邪。因为小孩太小,发病时缘于本气自病,元阳的不够。我们把扶益元阳,不内生寒邪,就不容易同气相求(求到外面寒邪)。但我们临床遇到的很多哮喘小孩是这样的:因为家长照顾好,三岁以前不一定得病,反而是三岁以后容易得病。
2.1.2 甲胆逆上,太阴虚寒—芍药甘草汤合甘草干姜汤
3岁以上的小儿已经处于发育的阶段,方药很少是单纯的四逆汤,除非这个人的体质总是虚化、寒化,才用四逆汤。肺为娇脏,易寒易热,临床经常同时出现。小儿出现的热症,没有那么多的火力,他也热不到哪里;这种煽动的风木之力的往往属于甲胆逆上所致,对应方药是《伤寒论》29条“芍药甘草汤”。太阴虚寒,但局部有热,再寒也寒不到哪里,方药是“甘草干姜汤”,很多时候就用三个药就解决了这一类哮喘的问题。这就是太师父李可老中医说的“用病机统万病,执万病之牛耳,万病无所遁形”。
2.1.3 元阳不足,土里寒湿偏盛—通脉四逆汤
另外一种就是元阳不够,内生寒邪。釜底火、釜中火都不够,血脉里、土里的寒比较重。有些小孩一出生就腹泻,一直要到添加辅食之后才不拉。尽管是生理性腹泻,不影响生长发育,但一天也可以拉20次,此时往往是“通脉四逆汤”;土里寒湿偏盛,单用四逆汤不够力,要把土里更多寒化解,必须倍干姜,就成了“通脉四逆汤”;有些小孩生出来脸红扑扑的,有腹泻又有哮喘,就变成是“白通汤”。如果是单纯的少阴寒证,这么简单的方药是可以的。这一块讲得非常透彻的是王正龙老师,他是不合方的。
2.1.4 托透大法—麻黄附子细辛汤
下面我们讲一下麻附细。麻黄附子细辛汤用于寒邪直中少阴,邪是由表入里。陈修园的观点:“太阳底面,即是少阴”,太阳主一身之表,底是少阴。正因为少阴本气不足,寒邪方能直中少阴。这时小孩出现的喘,首选麻附细。已经出现喘证,除了少阴直中的寒邪,(还有)疏泄太过的风木之气,还要考虑到这种小孩都是虚人,一定要加人参。我临床体会到:麻黄附子细辛汤加人参再合四逆汤,用起来非常平稳,麻黄、细辛都是非常小量。我曾经治过一个哮喘患者,用药:附子3克,炙甘草9克,山萸肉3克,人参5克,一吃哮喘就好了。这都是给大家讲个思路,没有固定不变的方药。
2.1.5 萌芽虚馁—山萸肉
多汗的时候,一个要合上桂枝汤,另一个要考虑加山萸肉,就是生生不息汤。如果存在用麻附细的指征,但病人又是弱的,合上四逆汤加红参,病人没有汗,但很累,也要加山萸肉。刚刚讲的是桂枝汤,对应的是太阳风寒表虚证,肯定是有汗的。这一类的小孩,一旦有汗,如果非常怕热要合用乌梅,如果怕风怕冷需合用山萸肉。
2.1.6 厥阴失阖—乌梅
存在用麻附细的指征,哮喘的小孩又容易伴发热,存在“厥阴失阖”的病机。“厥阴阖,开太阳”是一日天地的运行规律,喘就是“太阳主开”功能失常的表现,我们必须找他源头,之所以“太阳主开”功能失常,就是缘于“厥阴失阖”,容易发热就是厥阴中化太过的相火,用药首选乌梅。
2.1.7 阳明燥热—生半夏
在喘的同时,小孩喉咙不适,总是清喉咙,吭吭几下,但没有痰咯出来,尤其是3岁以下小孩,他是不会咯痰的,这就要考虑局部南方的郁热,一是南方本身“心主血脉”的郁热;另外一个是太阴阳明,如半夏散及汤、半夏秫米汤、苦酒汤里生半夏的使用指征。因此,生半夏不是看到有痰才用,而是针对存在一点点阳明的燥气,但没有燥热化火。燥和湿、风寒结在喉咙,咽喉有异物感,如果小孩出现大便黏腻、干结、容易呕吐,这三个症状任意一个出现时,就要加小量生半夏;但前提是太阴土气要足,因为它是太阴阳明药,就好比挖土机需要动力一样,它的动力首先就是太阴,因为太阴阳明互为表里。
开门逐盗方*没有发热症状,我们推出来这类容易感冒的患者总是出现“寒邪直中少阴”,且有肺胆胃不降症状,如恶心、呕吐、大便不畅(生半夏的用药指征);另外,仲景有云“病痰饮者,当以温药合之”,症状表现为喉咙不适,局部存在有形的或无形的痰湿邪气,用生半夏可以“辛以润之,致津液,通气也”。临床无论大人、小孩,大便得通,阳明得降,继而恢复“肺主气”的正常功能;肺主气的功能恢复,整个升降出入一气循环就畅顺,寒热虚实同时解决;这就是开门逐盗方的道理。
2.1.8 阳明经热—石膏
一旦出现高热、头痛,不论有汗无汗,尤其有前额疼痛的,则属阳明经热;虽有汗出,但邪气已经入到了一点点阳明界面;即使没有到“蒸蒸而热”的程度,却已有这样的“势”,加上太阳是“巨阳”、“最大的阳”,此时能同时解决太阳和阳明的热、能散又能降,还能解决高热的药物就是石膏。麻杏石甘汤、白虎汤、白虎加人参汤、竹叶石膏汤、泻黄汤、玉女煎中都用石膏,都需要我们考虑热化到哪个界面。像泻黄汤,黄为脾本脏之色,其中的石膏就说明存在热化到阳明界面的邪气;“六气为一气的变现”,每个点都是六气,临床就需要判断以哪一个气为主。
2.1.9少阳经火毒—黄芩
如果病人出现喉咙剧痛,不一定咳嗽,除了前额痛,可能还有三焦经、胆经或太阳经的头痛,要考虑存在少阳经火毒,这就是黄芩的指征;若再加上喘、发热、喉咙痛,大便通或不通,极度疲劳,此时元气已极其虚弱,则合破格救心汤;以上这些方加起来就是独处藏奸方*;
2.1.10 风寒表虚证—桂枝汤
一旦涉及到反复的哮喘,我们不用考虑患者用过什么样的治疗方法,只要喘到最后他会有点累,一旦有汗,汗出怕风也好,不怕风也好,就存在桂枝汤的机理。另外一个,只要病人曾经用过发汗的方法,即使现在是无汗的喘,也存在桂枝汤证;此时不管有没有汗,都应该把桂枝汤合进去。
这又涉及到桂二芍的使用(桂枝、赤芍、白芍),涉及到南方的、甲胆的和西方的这些情况。
赤芍、白芍如何选用;什么时候选用赤芍,一般我们问症状,首选就是有痛证,总是干痒痛,就可以用;如果大便干,直接用;有乙肝的成年人也要用:如果大便烂,桂枝赤芍等量;如果大便不爽、黏腻或干结,桂枝和赤芍用量比例遵照我们的方法1:2、 1:3直到1:8来使用。
如果喉咙没特别感觉,不会一喘就扁桃体发炎(多痰、吭吭声),只是汗多,大便长期像成年人的一样粗和干结,对应《伤寒论》29条“芍药甘草汤”,此时首选白芍,不用赤芍。没有病机不能多用药。但如果能推断潜在的伏邪,可以提前截断用药,如果推不出来,不主张多点用药,能少则少。
芍药甘草汤本身就是一条非常大的线路,因为甲胆对应“少阳之上,火气治之”,“少火生气”之力来源于坎卦的一丝真阳,单用这个方我们就可以治好多病。
如果我们临床这样用桂枝汤治疗哮喘,临床最常用的就是阳不守位的汗多和怕热,两个症状同时出现,尤其小孩非常多见,这种情况的喘,往往是因为有逆气顶上来了。这里有两条线路,一种是存在水热气结,那就是明医堂的癸巳寒水方,如果元气不够,合破格救心汤;另外一个是存在逆气也会喘,就是用三阴寒湿方类方。两个病机不一样,大家在问诊时一定要问清楚程度、火候。哮喘病人只要见到这两个症状,大家先要考虑到这两条线路,至于到底是用哪条线路还是要全部用,就要根据详细问当时病人的情况,怕热怕到什么程度,喘到什么程度,如果需要降逆气,是否需不需要用到“肾主纳气”的力,比如说沉香、砂仁、紫油桂;一般情况下,小孩是用不到这种力的,用苓芍解决水热气结就可以。
如果风寒湿逆气上犯,同时又存在水热气结,大便又容易干,凉的也不行热的也不行,既怕冷也怕热,此时就是三阴寒湿方或三阴虚寒湿方,干姜需要多少量,或干姜姜炭各一半,再合癸巳寒水方。大家在师承班的这段时间见到了无数用这样方的病人,其中一个阿姨,她的哮喘就是这样治的。存在这样的气机就用,小孩是一样的剂量,不分大人小孩,但小孩我们主张在药量不变的前提下,拉开服药的时间,比方说一剂药吃两天或三天。
再讲《伤寒论》中“喘家”合并太阳风寒表虚证,用桂枝合厚朴杏子汤的机理:首先,针对足太阴脾,因“太阴之上,湿气治之”,若恢复湿气正常蒸腾、滋润的作用,再根据“手足太阴一气贯通”的原理,就能解决喘证的痉挛状态;因为湿气不能正常蒸腾上来,肺气不能正常下降,此时需要既能润又能降气的搭配,患者不一定有大便不通的症状,但重在理解“肺主一身之气”、“肺主降”的概念,用五脏来认识圆运动就是“肝左升、肺右降”,肺又在最高位,肺一降就“高山流水”,就平喘了。
关于厚朴,《伤寒论》有“厚朴生姜半夏甘草人参汤”,这个方我很多时候一般用于癌症的病人。之前跟李老的时候,曾治疗一个病人,中间可以用这个方两到三剂,先把气机打通,接下来的治疗还是要注重三阴的根本。因为这个方主降的方面主要是半夏、厚朴两味药;中气虚,用人参、甘草;气液的不够,一定要想到“气津,少少液”,就必须用人参。
如果把前面的这些能够合并存在的病机糅合在一起,就是独处藏奸方。
一定要让六邪归位,回去把元气增强,但同时得让太阳开,我们有一个方叫“继往开来方”,大家听这个方名就知道,“往”是指元气,“开”,是开太阳,恢复下一个圆运动缓和有序的态势,这就是继往开来方的道理,临证得根据病人的具体情况灵活变通。
找不到好中医?不如自己学中医!

实验有效的咳喘病10个经方

1、小青龙汤
出自《伤寒论》、《金匮要略》
[方药]桂枝108麻黄68半夏158白芍108干姜58 细辛38五味子68甘草56
〔笔者经历]患者病症:小儿鼻流清涕或口水过多、非热性咳嗽。
献曝语:小儿鼻流清涕或口水过多,三、五剂可愈。未满周岁者,每日可服半剂。服时药液中可加白糖,多少不限。所谓此方治非热性咳嗽,即近于寒性咳嗽,辨别方法即见舌质灰白,而又鼻流清涕,不管有热无热,皆可用此方治之。医界珠玉:
1 、陆渊雷氏云:"小青龙汤为治急性呼吸器病之药方。其主证为发热、恶寒、头痛、咳嗽而带微喘。如急性支气管炎、螺旋菌性支气管炎、支气管性肺炎、渗出性胸膜炎等。凡咳嗽而喘带太阳表证者。此种表证,本非麻黄汤、桂枝汤所能治。因为服解表药不解,而有咳嗽带喘症,方知心下有水气为病。仲景凡言心下者,皆指胃部,惟此处之水气不在胃,而在呼吸器,因由咳嗽带喘而知。胃中蓄水,固然能致咳嗽带喘,然属苓桂术甘汤和真武汤所治。小青龙汤之水气,即上述诸病的炎性渗出物,因其浸润而非停潴,所以不称痰饮,而称水气。"
2、矢数道明氏治喷嚏频发变态反应性鼻炎云:"50岁男子,此人20 年来喷嚏频发,发作前鼻内作痒,继而连作喷嚏,涕泪横流,口水满溢,面如水洗。每当突然吸入冷空气,或夜间更衣,即发作喷嚏。冬季比夏季更多。每当夜间上床时,必须在枕边堆放手纸,以作擦鼻涕之用。― 夜之间,即用一篓纸。此乃水邪外溢之饮症。投与小青龙汤,服后3曰即见好转,不再用手纸。服用2个月后诸症痊愈。以后数年未见再发。"又治喘息云:"3岁^孩,由感冒引起扁桃体发炎、高热、剧烈咳嗽,既而出现呼吸困难、经几位医生诊为喘息。此患儿一患感冒,就喷嚏频发,鼻不通气,多流鼻涕,。据说小孩的母亲亦患此症,次子亦然,即全家患此变态性鼻炎,投与小青龙汤,服后感冒治愈,咳嗽和呼吸困难不再发作,恢复正常。"
3、吉益东洞氏云:"京师河源街,商人升屋传兵卫之女,得病,众医
生皆以为肺病,所处方亦皆无效,真瘦日甚,旦夕且死。商人素惧古方,然以不得已,而求先生诊治。先生既往诊之,知其意之不信,即谢回而
归。过1个月其女死。其后二年,其妹亦病。商人复来求言,我开始有五男二女,其四子一女已亡,皆死于肺病。盖年龄一到十七岁,春天正月,必发肺病,到秋天八月必死。以前先生所诊,即是其中的一个,今巳死。今次女年十七,亦病之。我并非不知古方有奇效,但怕其多用峻药,但用补剂无一有效者。今请先生诊之,纵然服药致死,亦无悔意。先生诊之,气力沉溺,四肢倦怠,咳嗽殊甚。作小青龙汤及滚痰丸杂进,其病未至八月,完全复常。"陆氏云:"肺病未见有宜用麻黄桂枝者,存以待考。
4、矢数道明氏总结自己及各家对此方的应用为:即本方主要用于发热、喘息、咳嗽。应用于感冒、流行性感冒、支气管炎、肺炎、湿性肋膜炎、无热性水气上冲之支气管喘息、支气管扩张症、肺气肿、百日咳、肋间神经痛、水气发于体表急性与慢性肾炎、肾病、结膜炎、泪囊炎、湿疹、水疱、浮肿、腹水、关节炎积水、心下有水气胃酸过多症、留饮症、唾液过多症,以及化脓性上颚窦炎、肥厚性葬炎、变态反应性鼻炎、喷嚏频发症等。
5 、陆渊雷氏又云:"……由今日之病理言,急性喘咳之病,多有细菌为病原,水气不过为病变之产出物质。然则治法则以杀菌为主,其次为消炎,而去水为末务。然中医古方之法,如慢性胃炎之多粘液者,又如胸膜炎之胸膜囊积水者,皆以去水为主。但小青龙汤以去水为主,试用之皆得极效。盖涤除此等产出物质,直接可以免除炎症之刺激,间接可以助正气以消炎。"又云:"……本论大青龙汤能治无形之热,小青龙汤能治有形之寒。大青龙汤是官能症上的疾患,无病灶可见;小青龙汤虽也是官能症上的疾患,其里证肺脏、或胸膜上必有病灶。质而言之,大青龙汤可治以发热为主之纯粹伤寒,小青龙汤但治以喘咳为主之类似伤寒也。又五苓散证是排泄失职,其病变在肾;小青龙汤证是呼吸器发炎,其病变在肺。五苓散证之水,是血中水毒不得排泄,其水不在心下;小青龙汤证之水,是呼吸器之炎性渗出物,故在心下。由今日之病理知识观之,二方之作用不同,不得相提并论矣。

 

2、桂枝加厚朴杏子汤
出自《伤寒论》
[方药]桂枝108白芍108甘草68厚朴108杏仁108 大枣3枚切生姜6片
[笔者经历]患者病症:感冒后,自汗、恶寒而带喘息或咳嗽。献曝语:感冒后,自汗、恶寒而带喘息或称做哮喘者较少,用此方可愈。有一任姓男孩6岁,患幼儿惊风,其家长带来治疗。适值一次,感冒后家长言,必自喘、自汗、恶寒,服桂枝加厚朴杏子汤未至三剂而愈。后令其保留此药方。《伤寒论》对感冒证,多是恶寒、无汗、而喘者,此与本方相对应,用麻黄汤治之,无不愈者。此外还有属于热性感冒者,无汗、不恶寒、而喘者,用前面述过的麻杏甘石汤加味方可以治愈。最近
遇一男孩,4岁,身上易出汗,以夜蹬被子,为不恶寒,试用本方,而咳嗽得治。
医界珠玉:
1、陆渊雷氏云:"……太阳病,正气上冲,属向外之现相。所以误下表证不变者,则为上冲,为微喘。上冲与微喘,皆正气抵抗下药,不使表热内陷之故。惟上冲为太阳病本有之症,仍与桂枝汤不加药味。微喘则下后新添之症,所以与桂枝加厚朴杏子汤以治之。若下后表证骤除而大喘,则属于正气暴脱,肺气垂绝之候,法在不治,《内经》所谓下之息高是也。"又云"喘家之喘是旧有之疾,下后之喘是新病,疾病的原因不同而用药相同。由此可知用药从证,不从后世所倡之病因"。
2、许叔微云:"戊申正月,有一武臣,为贼寇所擒,置于舟中之船板下,数日得以脱回。随乘饥恣食。不久即解衣捉虱,次日遂作伤寒。自汗而腸不利。一医作伤食而泻之,一医作解衣中邪而汗之。杂治数日,渐觉昏困。上喘息高,医者伧惶失措。余诊之曰:太阳病下之,表未解,微喘者,桂枝加厚朴杏子汤主之,此仲景之法也。指令医者速治药,一剂服后喘定,再一剂微微得汗。当晚已身凉脉和。'医曰某平生未曾用过仲景方,不知其神捷如此'。余曰:仲景之法,岂诳后世人也哉?惜人不自学,特难见其用药髙明之处耳!
3、绪方玄芳氏治感冒咳嗽云:"患者,39岁男子,1981年10月6日初诊。自20岁起,经常患感冒,都发喘息。10岁时曾患百日咳,自7 岁至16岁患过第10胸椎骨疡。患者身材矮小背圆,尤其是上半身小, 易疲劳,此次也是感冒,有不安情绪,入睡困难。面色尚好,全身自汗, 鼻塞流涕,咳喘,痰难咯出,肩痠,腹部苦于发胀,大便一日二行。舌呈红色而湿润,脉沉微,腹部一般松软。投与桂枝加厚朴杏子汤〈粒状)七日量,服后出现疗效。约服60日后自觉症若失。"

3、茯苓杏仁甘草汤
出自《金匮要略》
[方药]茯苓188杏仁128甘草38 (按日本标准剂量:茯苓68杏仁化甘草18〉[笔者经历]患者病症:心脏病、肺气肿、肾病等带有喘息、或短气者。
献曝语:在进入80年代以后,我因有暑假回家〔原籍)探亲,一位年近六十岁的男子,向我询问,胸闷气短,你有办法吗,告诉他此方可以试服。后来听他说服后有些见轻。本校叶老师,平时身体较为虚弱,一次感冒又有哮喘问她是否有心脏病,她说已非一年,按心脏病喘息用此方。又因前儿天,由感冒知其对中药极其敏感,嘱其两日可服一剂,后知服三剂而愈。以后此方治疗,症轻或重者治愈三、四人。
医界珠玉:
1、《金匮要略,胸痹心痛短气病脉并治第九》云:"胸痹,胸中气寒、短气,茯苓杏仁甘草汤主之,桔枳姜汤(桔皮枳实生姜)亦主之。"
2、陆渊雷氏云:"茯苓汤〈简称)所主,病变在呼吸器,桔皮汤(简称),病变在消化器,求之药效证候,则显明可知者也。"
3、吉益东洞氏《方极》云:"茯苓杏仁甘草汤,治悸而心中痹者。"又《方机》云:"治短气息迫,或喘急者,兼用紫圆,酒客最多此病,以此汤得大效名"。
4、吉益南涯氏《成绩录》云:"一男子短气息迫,喘不能卧面色青、胸中悸,脉浮微,先生与茯苓杏仁甘草汤3帖,服后小便快利,诸症痊愈。"
5 、大塚、矢数、清水三氏合著《中医诊疗要览》治肺气肿云:"病势进行,他药不能用时,宜用此方。此方可使气喘减轻,浮肿消退。^又治心脏瓣膜病云:"病势剧烈,呼吸迫促,胸中痞塞等时,服用轻淡之剂较为安全,有时意外得效。"又治心脏性喘息云:"呼吸困难、喘咳若胸痞塞或稍浮肿者用之。此时心下部无痞满坚硬者用茯苓杏仁甘草汤;心下痞硬者用木防巳汤或增损木防已汤"。又治慢性肾病云:"有浮肿、动悸、气促等症状,厌恶其他药味浓厚泥滞于胸中而不能容受者,可用此方。此方为轻淡之剂,用之有时可使患者轻快。"又治食道癌云:"咽痛、胸痛、或兼咳嗽,有能通过障碍,此方与利膈汤合用亦佳。不仅桃仁能去瘀血,杏仁亦有去瘀血之效"0
6、大塚敬节氏《汉方治疗三十年》治浮肿、呼吸困难之肾炎云:"5岁女孩由皮肤病发生喘息,浮肿,医生诊断为肾炎、心脏性喘息。主诉呼吸急促,喘鸣甚,小便如血色,一次小便约20毫升,一日只二、三次。
与麻黄连翘赤小豆汤病情恶化,喘咳频作,心悸亢进,头面出冷汗,因脉沉微涩,至数不清。于是,与茯苓杏仁甘草汤,病情渐平稳,略能人睡,其后与五苓散而得好转。"
7、矢数道明氏治食道癌云:"63岁男子,患食道癌,切开巳波及动脉,不能手术而缝合。其后,病情一时痛快,不久又发生咽下困难,食已即吐,身体日渐衰弱,只好等死。与利膈汤与茯苓杏仁甘草汤合方〈日本剂量:半夏88梔子38炮附子48 (原为附子0.58)^^58杏仁38甘草18〉,服药三日,咽下渐易,数日体力增加,能起床活动。― 个月期,诸症好转,但未再诊治,不知所终。我想,尽管暂时轻快,并使体力恢复,可见本方之效。可能因病情恶化之故,而未再来。"
8 、矢数道明氏总结自己及各家对此方应用为:胸膈内循环障碍,引起呼吸不畅,以至胸中气塞,主诉语言困难者。本方主要用于支气管喘息、心源性喘息、肺气肿、肺结核、气胸、脑膜炎等;亦可用于肋间神经痛、心肌梗塞、冠心病及其类似症、心脏神经症、心脏瓣膜病、食道癌、食道狭窄及打朴疼痛所致之呼吸欲止等。这些疾患症状剧烈,诸方无效,呼吸急促,喘咳,浮肿,胸内痞塞为目标。此方味淡,胸中不滞,常多奏效。

4、麻杏甘石汤加味方
原方出自《伤寒论》
[方药]麻黄68杏仁128甘草58石膏188芦根158 牛蒡子158桔梗68葶苈子6^布包)旋复花6^布包)
[笔者经历]患者病症:热性咳嗽、热性肺炎。
献曝语:笔者初学中医时,小女儿方1岁,患咳嗽,去医院检查,诊断为百日咳。昼夜咳嗽不止,昼间施尽办法,未见寸效。夜间忽然想起福建陈氏治肺炎方,取药后煎好。唤醒妻子,试灌孩子一汤匙,看看如何。谁知一汤匙下去,咳嗽立即停止。此方能治热性咳嗽和热性肺炎而已。所谓热性咳嗽,即舌质红而苔少或无苔者。所谓热性肺炎,即舌质暗紫而乳头消失者。笔者对一般咳嗽和肺炎,皆称为非热性咳嗽和非热性肺炎。济南某大医院一中医的女儿,患热性肺炎,在医院打吊针10日仍未愈。后经朋友介绍,来我家求治,诊明为热性肺炎,与此方,后知服七剂痊愈。又如某工厂有一工人,其女儿才9个月,患此热性肺炎,大医院只能维持现状,后经同学介绍,亦服此方而愈。设计院欧阳院长常患感冒带喘,令笔者诊之与此方,愈后,永未再发带喘一症,只不过感冒而已。
医界珠玉:指对非加味方。
1 、陆渊雷氏云:"麻杏甘石汤之主证为烦渴、喘咳。凡支气管炎、支气管喘息、百日咳、白喉等,有烦渴、喘咳之症者皆治之。白喉者,西医称为实扶的里,此病初起时恶寒、发热、烦渴、喘息(不咳〉、咽喉肿痛、有苍白色之假膜,用麻杏甘石汤,轻者数小时,重者一昼夜,肿痛俱去,取效较速。……可是那些喉科专家,只知猩红热,即烂喉丹痧则当表,不知白喉也当表。中医之治病,症候同,则用药亦同。白喉与烂喉丹痧绝相似。麻杏甘石汤治白喉,恽铁樵先生发表于所著《伤寒论研究》中,曰本野津猛氏所著《汉方医典》亦载之。"
2、浅田宗伯氏云:"此方与麻黄汤,有治表里之不同,以汗出而喘为此方之的症,热在肉里,上熏肺部者,非麻杏之力不解。所以此方与越婢汤皆云"无大热者"。笔者案:麻黄汤证,恶寒,无汗而喘者;若遇不恶寒有汗而喘者;用此方:恶寒有汗者用桂枝加厚朴杏子汤。
3 、尾台榕堂氏云:"哮喘,胸中其热如火,气上逆,痰涎如潮,大喘息呻吟,声如拉锯,鼻流清涕,心下堵塞,巨里穴动如奔马者宜此方。当痰融声出后,服以陷胸丸或紫丸之类疏导之。
4、大塚敬节氏治痔核云:"43岁妇女,一周前患感冒,咳嗽频发,因而引起疼痊疼痛。咳嗽持续不止,影响痔痛。诊之,如拇指头大之外痔。红肿而且胀紧,触后疼痛不止。此证与麻杏甘石膏汤三日量,未服完,咳嗽、痔痛均已消除,痔亦縮小。古矢知白氏用本方治睾丸炎与痔核。本方麻黄汤去桂枝加石膏,虽可用于自然汗出,但用于无热、无汗亦佳。" 194
5、矢数道明氏总结自己及各家对此方的应用为:用于发汗后表邪虽解,但余热与水邪留滞,迫于胸中,因而汗出,呼吸困难,咳嗽、渴等;可用于下属疾患:支气管炎、支气管喘息、心源性喘息、百日咳、肺炎,以及其他类似症;亦可用于白喉、肺坏疽(加桔梗)、小儿喘息、痔核、睾丸炎等。

 

5、竹叶石膏汤
出自《伤寒论》
[方药]半夏128麦冬158党参108竹叶68甘草68 石膏208粳米208
[笔者经历]患者病症:患气管炎舌质红者。或桂枝汤、葛根汤等皆不能退热者。
献曝语:笔者初学中医时期,与半夏厚朴汤合方,以治愈患者为气管炎所遗留咳嗽者(见《经方医案选》〕。医界珠玉:
1、浅田宗伯氏云:"此方证较麦门冬汤之热候甚,治烦闷少气,或吐、渴、咳嗽者。此方与竹皮大丸同为石膏剂、专治上焦;白虎汤专治中焦;麻杏甘石汤与越婢加半夏汤专治肺;惟大青龙汤专解表热。又张路玉之经验宜用于病后虚渴,小便赤者。今用参胡芍药其热不解,小便色赤者,此方有效。又治麻疹,有时此方可始终贯用,可谓临证之体验也。"
2、目黑道琢氏《餐英馆疗治杂话》云:"此方以上部有热,烦渴,手摸肌表如升阳散火之证以肌热甚,痰喘,热气聚于上部为目标。小儿急惊风,热气甚而烦渴,邪热聚于上,心下痞硬,或有痰喘等证,暂时用之有大效。镇降由腹上熏胸中之逆气,此心得之用也。又伤寒阳明证汗多而渴者,又衄血而渴者宜用之。以热气上熏为的证。"
3、浅田宗伯氏《桔窗书影》云:"中川左右卫门之弟,刚满20岁,患暑疫(夏季热性传染病〉,数十日热不解,瘦而衰弱,舌无苔干燥,喜冷饮,数日不食,烦躁已频于危笃之状。于是余投竹叶石膏汤,服药二、三日后,烦渴消解,食欲增进,但脉数仍如故,气血枯燥,大便难。又服参胡芍药汤,徐徐恢复,免于危急。热性病小便色赤者,此方有佳效"。又治外感性咳嗽云:"今井氏之女,外感后实热不解,咳嗽吐痰,食欲大减,渐渐明显消瘦,如患肺结核之状,服柴胡剂数百帖无效。余诊之,此乃暑邪内伏不得解,宜祛暑解热,与竹叶石膏汤加杏仁,五、六日热解咳嗽止,食欲增进。又与人参当归散调理,元气恢复"。治伤寒咳嗽〈肺炎类似症)又云:"幕府针医吉田秀贞之妻,年30岁,病伤寒数日热不解,脉虛数,舌苔黄,不欲饮食,咳嗽甚,痰喘壅盛。余与竹叶石膏汤,服后痰消咳止,食欲恢复"。

6、麦门冬汤
出自《金匮要略》
[方药]麦门冬308半夏158党参108甘草68大枣3枚切粳米128〈自备)
[笔者经历]患者病症:非热性咳嗽。
献曝语:前文巳经说过,非热性咳嗽,即一般咳嗽。此症治法,笔者多用三方:一为小青龙汤,患者舌质淡白或灰白,鼻流清涕,方可用之;一为小柴胡汤,患者须有恶心、呕吐方可用之;此外,多可用麦门冬汤。最早,有人问小孩感冒愈后,睡着后有打呼噜的声音,应用何法?笔者初学《金匮要略》,记得麦门冬的使用条文为:"大逆上气,咽喉不利,止逆下气者,麦门冬汤主之。"用此方三剂而愈。不仅如此,后知此方治非热性咳嗽。
医界珠玉:
1 、陆渊雷氏云:"大逆,诸家的注本皆改为火逆。惟独程林著《金匮要略直解》未改。今考仲景书,凡云火逆者,皆谓烧针、艾灸之逆,并非后世所谓君火、相火,则仍作大逆为是。麦门冬生津润燥,以药测病,知咽喉不利,是咽喉粘膜干燥的原故。验之于肺结核者,常见营养不良,组织枯燥,沈金鳌拟此方为肺萎之主方。"
2、大塚敬节氏治头昏眼花与咽喉堵塞云:"21岁男子,神经衰弱,颜面不佳,时常呈现潮红。形寒,足冷即头昏眼花,夜间失眠。头晕眼花,则感咽喉堵塞。脉浮大,腹部动悸亢进,胃有振水音。服桂枝加龙骨牡蛎汤、半夏厚朴汤、酸枣仁汤等无效,用麦门冬汤得治。此例以火逆上气,咽喉不利为的症。"
3、矢数道明氏治喘息与肺结核云:,6岁主妇,余亲友之妻,战后
患结核,在公立医院检查,发现肺部无数空洞,宣布为不治之症。住院期间,给与链零素、对氨基水杨酸钠,使一度绝望之病,症状好转,数年
后基本治愈出院。1962年11月,朋友来信云,因此次已无办法,所以最后试服中药,看看如何。病情自2年前肺结核又发喘息。发作时整夜喘息,不得平卧,由被窝爬出,滚到床下,一夜不安,至今呼吸极为困难,如临地狱一般。所以发作持续半年,与旧貌大不相同,身体瘦弱。肺结核尚稳定,但最近略有活动,则颜面苍白,脉数无力,腹部柔软,两肺野可听到小水泡音与笛音,二者交替出现。初与神秘汤浸膏粉末,第三日发作缓解,随之与麦门冬汤浸膏粉末,服之十日,解脱了持续半年之痛苦。食欲增加,精神良好。现在已2年基本上未发作。继续服用本方,精神完全恢复,巳能外出。"又治冬日不能言语云:"韩某任,朝鲜妇女,年34岁。年轻时,声音洪亮,擅长歌唱。但自数年前开始,每至冬日,则声音嘶哑。自当年的11月至次年的2月,早晨醒来后,则完全不能言语。咽喉沙沙而干,言语不利。起床后,下人咽部的嗽口水,堵塞咽喉之痰,难以咯出。此痰干结已成硬块,约一小时方能咯出。即使在白天,大约一个小时发不出声音,咽喉干燥,只能勉强说几句吃东西之类的话。每晚在枕边放上裁好之纸,直到入睡时将咽部之痰咯出,次日擦痰纸已堆积如山。此为血热上逆,所致之咽喉干燥。余诊为火逆上气之症,与麦门冬汤加桔梗、紫菀、玄参各三克。一周后,高兴地打来电话,咽喉已甚感舒畅。痰易咯出,苦恼消去,说话良好。冬日继续服用本方,解除了数年来百治不效之痛苦。"
5、大塚敬节氏治妊娠咳嗽云:"27岁妇女,妊娠4个月。咳嗽、肠鸣,担心流产来求治。其咳上涌强烈,屡屡频发,痰难咯出,咽中干。与麦门冬汤,服药10日病情减轻,服20日痊愈,安全分娩。对妊娠咳嗽,麦门冬汤多半有效。"

 

7、苓甘五味加姜辛半夏杏仁汤
出自《金匮要略》
[方药]茯苓128半夏128杏仁128干姜68细辛38 五味子68甘草68
[笔者经历]患者病症:肺水肿、非热性咳嗽。
献曝语:由医院检査患肺气肿者较多,肺水肿者较少。此方对于肺水肿患者投之可立见奇效。余曾用此方治愈一例。又此方治咳嗽,大多痰稀量多,带有喘鸣,呼吸迫促,贫血,手足易冷者。笔者用此方治愈九十多岁老人之咳嗽一例。
医界珠玉:
1 、陆渊雷氏云:"《名医别录》谓杏仁解肌,甄权谓杏仁发汗。然而今人用杏仁,但取润肺散滞气。西医亦用以镇咳去痰。吉益东洞氏父子知杏仁逐水,而与麻黄相提并论,确实为一卓越见识。然应加人麻黄之症,惧麻黄之发其阳(使神经兴奋,直至现在世医不知麻黄有此药性一一笔者〉,而加入杏仁。杏仁的发汗解肌,远不如麻黄。去其水的原因可能是:咳嗽而形肿者,必因肺循环郁血,肺循环郁血而呼吸困难,杏仁发汗之力微弱,而疏肺之力强大,用杏仁治咳嗽形肿,属于治其原因之方法。"
2、矢数道明氏治支气管喘息云:"43岁妇女,去年曾患肺炎,8个月前曾患感冒,之后继续咳嗽,咯痰,两侧胸痛,经X光检査均无所见,医院诊为喘息症。治疗无效,食欲不振,呼吸困难,行走不便。每夜在11 点、1点、4点发作,极为苦恼。发作时动悸,尿频,咳嗽吐稀痰,背部极为痠痛。颜面苍白,微有浮肿现象,脉沉细而数,全腹柔软凹陷,心下微紧,胸部可听到笛音与小水泡音,舌无苔而皲裂。非热症,乃寒症。全身呈现疲劳无力、贫血之虚寒症状等。根据痰薄尿多,冷汗等症分析, 此为水邪停滞,投与苓甘五味加姜辛半夏杏仁汤,服药一周,诸症消失, 颜面红润,3个月痊愈。
3、田正系氏治支气管炎云:"此为自身之体验。年终寒冷之际,连续曰夜出诊,身体经受寒冷而引起支气管炎。不发热,咳嗽频发,咯出大量之粘稠痰。咳时并有气喘,时时呕吐。全身似有恶寒,遇寒或微风
197
即觉身冷。已处于机能衰弱,元气大减之境地,所以服苓甘五味加姜辛半夏杏仁汤,服用一次,即觉身体温暖,不再咳嗽,精神振作,一周痊
愈。"
4、矢数道明氏总结自己及各家对此方的应用为:体内寒水停滞,病情缓慢,体力日渐衰弱,无热而发喘鸣、咳嗽、水肿等;本方主要用于急性与慢性支气管炎、支气管喘息、肺气肿;亦可用于浮肿、腹水、肾病的某一症、慢性肾炎、肾萎缩、肠膜炎、渗透性肋膜炎、肺水肿、心源性喘息、百日咳、脚气等。

 

8、厚朴麻黄汤
出自《金匮要略》
[方药]厚朴128麻黄68石膏188五味子68杏仁128 半夏128干姜68细辛38小麦30^自备、非浮小麦)
[笔者经历]患者病症:肺气肿、慢性支气管炎。
献曝语:笔者最初对本方不理解,当用本方治一郑性妇女年70余岁,自诉有慢性支气管炎,很少去过医院。以前稍微活动,即气喘嘘嘘,呼吸困难。后来不活动,亦气喘嘘嘘,方来求治。诊后,与此方,服后即感有效。她说治喘极验,比服氨芩硷还灵。可能来钱不易,一剂连服三日,停留在对病情有效阶段,而未能治愈。因此不敢轻视本方效力。最近20年以来,对凡有呼吸困难之症,必服氨芩硷者,用此方多可治愈。最近一位友人的岳父,年78岁,患肺癌,去年秋季住进医院,医院说不宜手术。2个月后,呼吸困难,日渐严重。其亲属求笔者在患者出院诊治以前,先对我说,此病医院亦无办法,病已到此地步,我们甚是明白,对你的处方,只不过应付病人而已。谁知服此方后,呼吸通畅,病人极为满意。服此方两、三个月后,复感不能吃饭,但呼吸仍通畅无阻,复住于医院,阴历年后听说病情又有好转。后知1997年6月29日去世,呼吸始终通畅。此方治肺癌业已转移,当然无效。但能使患者呼吸通畅,延长生命8个多月,亦是不容易得到的方剂。
医界珠玉:
1 、丹波元坚氏云:"此方主症,是寒饮迫肺,而无风寒表症,所以于小青龙汤中去桂枝,以厚朴降逆为君,其佐用杏仁,好像桂枝加厚朴杏子汤之例。况且配以石膏,其驱除痰饮之力甚强。"
2 、浅田宗伯氏云:"此方药味,似小青龙加石膏汤,而优于其降气之力,所以用治喘息上气者有效。若治溢饮,则用小青龙加石膏汤,又可与射干麻黄汤互用。惟独此方宜用于热甚而脉浮者。又富贵安逸之人,过食美味,自觉腹满而咳嗽者,此方加大黄有效。麻黄与大黄为伍,两解表里,与《备急千金要方》中的黑散〖麻黄、大黄、杏仁〕同意,思之颇有奇趣"。
3、陆渊雷氏云:"此方即小青龙加石膏汤,以厚朴、杏仁、小麦,代替方中的桂枝、芍药、甘草。小麦主缓和收敛,不利逐水。方中亦少逐水之药,所以知此方治咳逆上气,表热盛,胸满而痰不多者,至于射干麻黄汤,则咳逆上气而痰多者。

 

9、清肺汤
出自《万病回春》
[方药]黄芩28桔梗28茯等28陈皮28贝母28桑白皮28 当归38天冬28栀子28竹茹28杏仁28麦冬38 五味子18甘草18大専2枚切生姜3片
[笔者经历]患者病症:咳嗽。
献曝语:经我更换经方两次尚不能见效的患者,改用清肺汤有效,至今尚未有失败的病例。但笔者不用于刚开始咳嗽的儿童病例,多用于中、老年人的肺热咳嗽,自觉痰多难咯,或舌红等。一次我患轻微的中风,所住的医院正好离我业师董先生家不远,她得知后,与梁先生夫妇二人来看我。谈话之间,说起梁先生患咳嗽,咯痰难出,已有多日不
愈。笔者听后,与此方。后知服此方不到10剂而痊愈。因梁先生多交接大学里的名家,其中有患咳嗽者,给与此方,治愈了六、七人之多。此方如能对症下药,治咳嗽不次于经方。笔者用此方曾治愈某种喘息。医界珠玉:
1、大塚敬节氏治支气管扩张云:"36岁男子,自数年前患咳嗽,尤其以起床后一小时最为厉害。痰多,倾刻满壶。每年春、秋天,咯血二、三次。内科医生诊为支气管扩张。患者肤色浅黑,营养中等。左肩下部有罗音,腹有中等弹力。与清肺汤未觉着有变化,只感到有了力气。服用3个月后,痰减少一半。在继续服药中,一日忽发高热。以前发热数日不降,此次发热次日'即愈,现在已不感疲劳。服药10个月体重增加,未曾咯痰,晨间痰已很少。此药共服11个月,开始工作,停药。"
2、矢数道明氏治支气管喘息云:"58岁男子,1964年3月24日初诊。主诉去年12月开始患感冒,久治不愈。今年一月底,咳嗽,呼吸困难,咯痰不利。左背中有痛处,咯出白泡沫痰与黄痰。此患者数年患高血压、心脏肥大。经X射线检査,已消除肺结核顾虑。营养中等,颜面苍白。脉弦,舌无苔。腹满而软,心下部稍有抵抗。胸部左侧多笛音,诊断为支气管喘息。以喘息、咳嗽、咯泡沫痰为特征,初与小青龙汤加杏仁、茯芩。服药10日,尚无变化。主诉背左侧有痛处,笛音明显增加。此似是并发支气管炎,于是改用清肺汤。服清肺汤3日,咳嗽与咯痰减少,甚至不咯痰,甚为高兴。患者服完3剂后来院,当时因余在学会活动,故停药3日,又开始出现少量痰与咳嗽,而急急前来就诊,令其服药如前。最近每日傍晚,爱好打网球,无任何痛苦,甚为高兴。"又治心源性喘息云:"65岁妇女,体胖颜面青紫。主诉自3年前动悸,呼吸极为困难,频频咳嗽。咯痰难出,晨起后咯黄粘痰,午后咯白痰。咳甚则腹皮痛,其面部一直浮肿。3年来被诊为心脏性喘息病。血压170/ 100毫米汞柱,脉沉有力,心脏肥大,心音甚弱,胸部可听到水泡音和笛音。心下部如盆,触之其硬如石且紧张,可谓心下痞坚。《金匮要略^痰饮咳嗽篇》有'膈间支引,其人喘满,心下痞坚,面色黧黑,其脉弦紧,得
之数10日,医吐下之不愈,木防己主之'。此患者与此相当,余思用之。但患者却提出,服桂枝所组成之方必使病情恶化,不希望使用该方。因此以咯痰难出为主,与清肺汤。服药3日后,咳嗽咯痰亦不费力而且大减,发病以来未曾有过如此高兴,感谢不已。服用本方情绪良好,已能自主生活,仍在继续服用中。"
3、矢数道明氏总结自己及各家对此方的应用为:慢性支气管炎、肺炎、肺结核等,胸部余热未尽,咳嗽、咯痰不止者;本方主要用于慢性支气管炎、慢性咽喉炎、肺炎、肺结核、支气管扩张、支气管喘息、心源性喘息等。
4、绪方玄芳氏在《汉方临床》38卷10期上治慢性咽喉炎云:"患者为65岁男子,1991年4月5日初诊。1985年夏天咽喉疼痛,由粘痰堵塞。去过耳鼻喉科,经过2年半的治疗,未见效果。患者睡后出汗,睡眠不足,肩痠。大便一日一行,食欲旺盛。舌有白苔、微干,脉沉稍弱,腹部松软。与清肺汤14日量,服后效果良好,不再咽痛,痰易咯出,又服50日痊愈。"又在《汉方临床》39卷11期上治顽固性喘息云:"患者为61岁妇女,1992年5月16日初诊。自3年前,发生喘息性咳嗽至现在,经过治疗,毫无改善,且有进而恶化倾向。中等身材。易于疲劳,尤易感冒,常常发热,自汗。头部发冷,有中耳炎。鼻流清涕,口渴,咳嗽时有喘鸣,以早晨起床为重。痰色白、难咯而量多。胸闷,呼吸困难,腹部胀满,矢气停滞,手足及腰皆冷。大便一日2行,尿频。舌苔薄白,稍干。脉极微弱,腹部柔软且有弹力。开始患者自诉:'早晨起床时咳嗽多,白痰,难咯。与栝萎枳实汤14日量,服后痰成为污秽黄色。'因此改为清肺汤,服两个月后,咳嗽和痰消失。为了防止复发,又服30曰停药,得到全治"。

10、苏子降气汤
别名紫苏子汤出自《和剂局方》
[方药]苏子108半夏128陈皮88厚朴108前胡108 桂枝108当归108甘草38大枣2枚切生姜3片[笔者经历]患者病症:足冷、呼吸困难。
献曝语:对本方津田玄仙氏以足冷、哮喘为的症。笔者据此用此方治愈多人,今录二例于下:〈1〗患者张世奇,男,30岁,为济南铁路局职工,因患哮喘,尚未娶妻。1995年9月6日初诊。自诉:恶寒,鼻流清涕,剧烈咳嗽而胸痛,呼吸困难而气欲绝,不能平卧,只能坐寐。口苦、呕吐、往来寒热,食欲不振,心下悸,耳聋,颈项强硬,背部发冷,足冷。咽部作痒,咽喉长期疼痛,有泡沫性痰。头痛、眩暈、耳鸣、声音嘶哑。诊之,脉和缓、舌边红、苔黄。因足冷、哮喘,故与苏子降气汤,服药6 剂,未见咳嗽,亦未发生哮喘。又去取药6剂,自言哮喘已愈,其他病症,亦有好转,并下定决心,一定服至诸病治愈。此患者服此方至11月7日,诸症痊愈,甚为高兴。患者魏晓光,男,7岁,1995年12月15 日初诊。其父言,鼻流清涕,剧烈咳嗽而带痰。口苦、呕吐、具有胸胁苦满,往来寒热。呼吸困难,气息欲绝,不能平卧,只能坐寐。胃肠亦不健康,足冷。诊之,脉左右沉微,舌质红、苔少。根据津田玄仙氏用法,凡有足冷、哮喘者,与苏子降气汤,后知共服18剂而得痊愈。以上2例,皆是本市医院所不能根治者,此次愈后未见再发。以后用此方治愈几人。
医界珠玉:
1.津田玄氏云:"足冷、哮喘为应用牢方之的证,若有此'2症者,其他病症,均可见效。若无足冷,则效果不明显。若有足冷,以下症十之八、九有效:^)哮喘;耳鸣;鼻衄;齿摇;吐血;〈6〉口腔腐烂;(?)水肿胀满,严重气喘;化)痰喘咳嗽。"
2,安西安周氏云:"69岁妇女,所谓哮喘引起痛苦者,即短气、咳嗽、呼吸困难、足冷。用本方加杏仁、桑白皮,服药一个月,自觉轻快,已能自由外出。"(笔者按:此方不加味为宜)。
3,矢数道明氏云:"78岁老年妇女,主诉:8年前即苦于咳嗽、吐痰、
319
严重呼吸困难,肩与背痠胀,口渴,食欲不振,咽喉刺痛,足冷殊甚,且有上冲。营养一般,颜面污垢。吐白痰,每日可吐满痰盂。脉无力,舌无苔干燥而色红。左肺可听到哮鸣音。腹诊,心下痞硬,右脐旁有明显压痛,足冷。余对这位患者,与小青龙汤,还是与苏子降气汤,曾犹豫不决。最后决定与此两方之合方。于是,服药后痰大减,几乎不用痰盂,精神极佳。使用合方不久,即改与苏子降气汤加杏仁、桑白皮(浅田氏方〉,服后心情不良,呼吸不畅,病情反而恶化,故服此方一剂即停止,仍服小青龙汤与苏子降气汤合方,病情转轻,常服而愈。"〔按津田氏以足冷、呼吸困难为此方之的症。矢数先生未试,而迳用此方加杏仁、桑白皮而未见收效,一剂后,即改服此方加小青龙汤而得愈。但此方加杏仁、桑白皮已知不对。不知单用此方又如何,或津田氏结论有问题。一笔者)
4^矢数道明氏总结自己及各家对此方的应用为:以足冷、哮喘性支气管炎、肺气肿等;亦可用于耳鸣、吐血、衄血、齿槽脓漏、口中腐烂、走马疳、水肿脚气等。

姜春华治疗咳嗽经验
先生临诊治疗咳嗽,注重紧扣治咳各个环节,倡用截断方药,对于久嗽正虚患者,酌加益气养阴之品,每获育效。

    (一)扣住环节,迎刃而解

         咳嗽是呼吸系统的症状,中医认为病在于肺,但也可因其他脏腑而引起,中医治疗以辨证为主,以证分类,如外感风、寒、温、暑(热或火)、湿、燥等,内伤有劳瘵(相档肺结核)虚损、脾虚、肝旺、肾亏、心火上炎等,治疗则每一证有一定治法、一定方药,各有一定的治疗规律,如劳瘵的治疗在补肺、健脾、益肾,重在杀虫(抗痨);如痰饮(老年慢性支气管炎)的治疗在温肺、健脾、壮火,重在温寒;肺痈(相当于肺脓疡)的治疗在清热解毒,活血消瘀,排脓散结,重在解毒。先生认为,中医对于不同病种采取不同治疗方法,正如前人所云:“毋见咳而止咳”,说明了专以止咳为事的方法不一定解决咳嗽,惟有扣住某一环节时,则止咳固然好,不止咳也会好。如有表症的以解表为主,痰多的祛痰,痰浓的化痰,无痰的使之有痰,咯出不爽的使之爽,气逆的使之下降,剧烈的使之缓和。

         1.表者解之:凡一切外感咳嗽而有表症者,以解表为主。病因虽有六气之分,症状则分寒热二型。

         (1)表寒性症状,选用下列药物:紫苏、麻黄、前胡、荆芥、防风、细辛、豆豉、生姜、葱白。成方:华盖散、三拗汤、参苏饮(去人参)。

         (2)表热性症状(或兼肺热),选用下列药物:白前、薄荷、银花、连翘、蝉衣、桑叶、桑白皮、马兜铃、玄参、鲜沙参、黄芩、瓜蒌仁、马勃、知母、山栀、枇杷叶。成方:银翘散、桑菊饮加减。

         如寒热症状区别不明显,上二类药可参合用之。不问寒热类型皆可加入解毒药,如大青叶、板蓝根、蒲公英、开金锁、鸭跖草等。祛痰止咳可加半夏、大贝、款冬花、百部等药,前人认为半夏用于寒性咳嗽,大贝用于热性咳嗽、其实可不必拘泥。

         2.寒性温之:凡慢性咳嗽表现里寒性症状,咯痰清稀量多,用温热药,如半夏、陈皮、麻黄、干姜、细辛、款冬花、钟乳石等,若肢冷畏寒腿肿面浮,加附子、桂枝。成方:小青龙汤加减。

           3.热者寒之:凡急慢性咳嗽而表现里热性症状,痰黄而浓者,用寒凉性药,如生石膏、知母、桑白皮、黄芩、瓜蒌仁、竹茹、天花粉、马兜铃、海浮石等。成方:泻白散加减。

         临床上证见寒热有时与痰不一致,如症见热性表现,痰则清稀而多;症状寒性表现,痰则黄浓,当须分别用药,其症状属寒性者用温药,属痰热者,则用寒药,温凉并用,如大青龙汤治表寒里热,其中麻黄、桂枝治表寒,石膏则清里热。

          4.燥者润之、清之、化之:不管急慢性咳嗽,凡痰黄浓成块,或咽喉干痒,或痰粘成丝,咳嗽费力,或干呛无痰,都用清凉性滋润药,如瓜蒌仁、玄参、麦冬、天冬、北沙参、天竺黄、天花粉、知母、生地、牡蛎、白芍、木蝴蝶、甘草、竹沥等。

          5.湿者燥之、温之、祛之:凡咳嗽痰涎清稀而量特多,咯吐不完,有下列几种情况:

          (1)因表邪而致痰壅肺实,以祛除为主,用三子养亲汤加味,加半夏、南星、苏子、陈皮、白芥子、桔梗、远志、莱菔子等。

         (2)慢性咳嗽责之在脾,脾虚则中气不足,津液化痰(表现气虚)用健脾燥湿药,香砂六君汤加味,如党参、白术、茯苓、姜半夏、陈皮、砂仁、干姜、木香、钟乳石、甘草等。

         (3)慢性咳嗽由于肾阳虚,脾阳虚弱,津停化痰,兼见肢冷畏寒便溏(表现阳虚)同上方加温阳药,如附子、肉桂、益智仁、潼蒺藜等。

          6.逆者降之:

         (1)肺气上逆,壅滞胸中,致胸闷气急(表现气窒)根据不同类型酌加下药:旋覆花、枳实或枳壳、川厚朴、苏梗、瓜蒌皮。

         (2)肝火上冲,表现肝胆火旺,气常上冲,咳引胸胁痛,兼有目赤,性躁,咽干,痰少(表现肝火),用清火降逆药:桑叶、青黛、钩藤、丹皮、山栀、白芍、蛤粉、郁金、枳壳、黄芩、木蝴蝶、百部。

         (3)心阴耗损,致心火上亢,咳嗽痰少,兼见心烦、心悸、不寐、易醒、舌红口干、或见口疮,调养心血,清降心热(表现心虚),用归脾汤    加减:党参、当归、五味子、茯神、柏子仁、枣仁、龙眼肉、川黄连、连翘、山栀、百部。

         (4)肾阴不足,相火上炎,致肺阴受烁,肺叶热燥,咽干无痰或痰粘成丝,咳嗽连连,兼有腰酸膝痛,“咳在于肺而本在于肾”(表现阴虚肺燥),用益阴滋水法,七味都气丸加减:生地、熟地、山茱萸肉、山药、五味子、丹皮、茯苓、款冬花、天冬、麦冬、百部、阿胶、玉竹、胡桃肉。
  
          7.剧者止之:凡急慢性咳嗽剧烈,或持续性,或阵发性、无痰或少量痰,可用止咳药:百部、天浆壳、南天竺、马勃、木蝴蝶、甘草,可酌加玄参、麦冬、沙参、瓜蒌仁。上方集自民间单方,不管新老,不论季节,任何咳嗽,皆可应用。急性亦可加入开金锁、千日红、知母、枇杷叶、西青果等。成方止嗽散用桔梗、荆芥、紫菀、百部、白前、甘草、陈皮,治诸般咳嗽。

         上述七法是先生在六十年代初总结自己在临床处理咳嗽几个环节的体会,曾先后多次在上海、北京等地举办的各类研究班上作专题讲座,从中可窥其一贯重视辨病与辨证相结合,治病求本,为病寻药的学术观点,也反映出先生七十年代初创立“截断扭转”学术思想的原始雏型。

         (二)截断扭转,遣药精专

         先生治病,颇重截断。截断的需求是:辨证准确,立法熨贴,遗药精专,能迅速有效地控制病情和症状,选用经得起重复的有效方药及早截断病患,解除病者疾苦。咳嗽,是临床常见之病,也是肺系疾病的主要症候。咳嗽虽为常见小恙,但有的患者久咳不愈,辗转治疗无效,常常会使医生心中茫然,无所适从。而且久咳易伤肺,肺伤则有成痨之虞,由轻到重,转成他症,因此在某种意义来说久咳亦属难治病范畴。因此,先生认为,对于咳嗽不可轻视、拖延,宜采取治咳截断方药,一则从速平患,二则慎防他变。

         用截断方药止咳的观点,在程钟龄的《医学心悟》中已有所反映。先生对程氏的“止嗽散”评价很高,认为在临床应用对止咳确有一定疗效。“止嗽散”有桔梗、荆芥、紫菀、百部、白前、甘草、陈皮七味药,程钟龄有谓:“予制此药普送,只前七味,服者多效。或问:药极轻微,而取效甚广,何也?予曰:药不贵险峻,惟其中病而已。此方系予苦心揣摩而得也。”先生指出,既然“服者多效”,说明有重复疗效;因为“药不贵险峻”,所以临床常用;程氏将“苦心揣摩而得”的效方,名为“止嗽散”,这个“止”字,也就是截断制止的意思。截断就是要有效地控制疾病,而且能有一定重复性的疗效。程钟龄推崇“止嗽散”:“本方温润和平,不寒不热,既无攻击过当之虞,大有启门驱贼之势。是以客邪易散,肺气安宁。宜其投之有效欤”。先生认为这也是实事求是之词。不过此方侧重止咳化痰,疏表宣肺,还是以祛邪止咳为主,若有兼证,必须化裁,所以程氏用“止嗽散”有加减法近二十条,这就是辨病专方与辨证用药的灵活结合。对于“止嗽散”中的桔梗,先生认为是一味刺激性祛痰药,有升提宣散有作用,咳嗽初起宜用,但对于久咳的患者若用刺激性化痰药桔梗,反因其性升提而促使肺气上逆,加重咳嗽,故不宜应用。而方中的百部,百部9g  天浆壳3只,南天竹子6g  马勃3g。四味药组成一个基本方,水煎服,每日一贴,8岁以下儿童减半,如有其它兼证,可将四味药加减用于复方之中。

         考百部性味苦甘微温,功能温肺润肺,下气止咳,因百部温润而不燥,又有开泄降气作用,故能治新久诸般咳嗽,尤为久咳良药,也是截咳方中主药;天浆壳性味甘温,功能化痰止咳平喘,与百部配合,民间用治百日咳有良效;南天竹子性味苦涩、微甘、平、有小毒,功专止咳,有较好的镇咳作用;马勃性味辛平,功能清肺利咽,可泄肺热而止咳。经现代药理研究,百部与马勃对呼吸道及肺部的多种病菌感染有抑制作用,并能保护支气管粘膜,降低呼吸中枢的兴奋性,有助于抑制咳嗽反射。从中医的传统理论看,四味药相辅相成,既能温肺润肺,又能清肺肃肺,邪去肺宁,其咳则遽然而止。

         先生治疗咳嗽,在辨病的基础上,还着重中医的辨证;既用专病专方,也有随证取舍;辨病与辨证结合,验方与变通结合;一切从疗效的角度衡量,这就是辨病辨证截断法。

     (三)久咳正虚,益气养阴

        《素问·宣明五气论》说:“五气所病… …肺为咳”。《景岳全书·咳嗽篇》说:“咳证虽多,无非肺病。”总的说来,古人认为不论导致咳嗽的原因如何,都必须病起于肺或由他疾累及肺系才能发生。因此以病证结合的观点看,诊断治疗也大多以肺为重点环节。先生认为,咳嗽病变部位主要在肺,但与肝、脾、肾等脏亦密切相关。肝火灼肺,脾虚生痰,肾不纳气等型咳嗽在临诊并不少见,尤其久咳、顽咳,最易伤正,造成肺肾气阴两虚,肺肾虚则有成痨之虞,不仅咳嗽难平,还易酿成它患。因此先生对于久咳正虚的患者,常于截咳方中去马勃加五味子。因久咳伤肺,不宜再用清肺泄肺之品,而五味子能敛肺补肾,益气生津止咳,对久咳肺损者尤为合拍。现代药理研究认为五味子有良好的抗应激作用,能增强机体对非特异性刺激的防御能力,增强肾上腺皮质功能,所以是一味强壮药,同时又有较好的祛痰止咳作用。因此,对于年老久咳患者,扶正止咳一举两得,是一味比较合适的药物。五味子的用量一般为6-10g  贴量过大,易引起运动兴奋、失眠和呼吸困难等症状。对于久咳兼气虚者先生常在截咳方中加党参、黄芪、黄精等品;阴虚干咳者另加北沙参、麦冬、天冬等药;痰黄难咯者属阴虚夹有痰热,也可酌加南沙参、竹沥以润肺化痰。

夜间哮喘频发怎么办? (转载)

发表者:赵东奇 10人已访问

夜间哮喘频发怎么办?哮喘患者都知道在夜间的时候哮喘患者很容易出现胸闷呼吸困难等不良的反应,那么是什么原因导致这种情况的发生呢?如何尽量减少这种情况的发生呢?下面就让我们详细的介绍一下相关的内容。

1、减少哮喘夜间发作白天应避免接触过敏原。患者接触过敏原是引起哮喘的主要原因,但接触过敏原后不会马上发生哮喘,一般在接触过敏原6~8小时后哮喘方开始发作。所以白天少接触化学物质,尤其是过敏原物质可以减少哮喘夜间发作。

2、保暖。睡眠时体温可下降1℃。体温下降0.7℃时即可引起支气管收缩,从而诱发哮喘的发作。所以在温暖环境下睡眠,可以明显减少夜间哮喘发作。

3、正确的睡姿。仰卧位睡眠时气管的呼吸阻力明显增加,容易出现呼吸暂停现象。由于缺氧引起支气管痉挛,导致哮喘发作。侧卧位可以预防或减少哮喘发作。

4、睡前服用长效抗过敏药。白天肺功能相对较强,夜间肺功能相对较弱,抗过敏能力明显下降,导致哮喘容易在夜间发作,睡眠前服用长效抗过敏药,可以预防哮喘夜间发作。

5、睡前喝一杯白开水。一般来说,夜间的空气比白天干燥,而干燥的空气会诱发支气管痉挛,使哮喘发作。增加室内湿度,或睡眠之前喝一杯白开水,有预防哮喘夜间发作的作用。

6、治疗并发症。大多数哮喘患者有鼻窦炎或支气管炎。鼻窦炎患者夜间鼻窦的分泌物增多,支气管的炎症反应也重一些,这也是引起哮喘发作的重要因素。使用抗菌药物治疗鼻窦炎和支气管炎是防治哮喘的重要措施之一。

7、防止胃食管反流。夜间睡眠时,因为体位的原因,胃内的食物或胃液可能反流到食管中,这些物质又会因呼吸作用被吸入气管中,引起支气管的痉挛。成年时起病的哮喘患者中90%有胃食管反流症状,这部分患者需要治疗此病症来缓解或消除哮喘

夜间哮喘频发怎么办?希望以上介绍的方法对于预防哮喘页面频发有所帮助,同时也要提醒患者在夜间的时候不要过多的担心哮喘的复发,这样会在潜意识中给心理造成一种暗示,希望以上信息对于预防夜间哮喘的频发有所帮助。

来自:呼吸病管家  > 《哮喘

仲景方治疗肺系疾病临床撮要 (转载)

发表者:赵东奇 24人已访问

肺系疾患不管哪一种病,咳喘是必然的主症,这与肺气的宣发与肃降功能失调有关,因脏腑功能联系密切,故咳喘之病因、病机、治法、方药十分复杂,正如《素问咳论》所言:“五脏六腑皆令人咳,非独肺也。”

张仲景在《金匮要略》里有两篇是集中谈到咳喘的,一个是《肺痈肺痿咳嗽上气篇》,再一个就是《痰饮咳嗽篇》。尽管有这两个专篇,尤不能尽其意,大量相关治疗咳喘的内容,还是散见在《伤寒论》和《金匮要略》当中。

仲景学说的独特优势,在于辨六经与脏腑、气血的关系。我们讲的六经辨证,并不是指经络辨证,是以六经为纲,包括六经所属的脏腑,以及运行于脏腑经络中的气血、津液、阴阳,所以其独特的优势在于辨这几者的相关性,从而阐发咳喘之病因病机及其进退出入。关于进退出入的问题,当然主要是在外感热病当中,内伤杂病有没有?也有的,后面我在讲到具体问题的时候再提示一下。证候是可以相互转化的,你今天的咳喘可能是这种证候,时间一久,证候类型就可以发生变化,所以要讲相互转化。《伤寒》和《金匮》这两部书,能包治所有的肺系疾患吗?我可以大胆地说:“不可能!”然其所论,虽然不能尽愈肺系诸疾,但《伤寒》和《金匮》的思想以及治疗原则,可以有普遍的指导意义。因此我认为, 若能循其所论,思过半矣。那治疗咳喘,可以得其大半了。至于经方的运用,仍然离不开前面的辨证关系。如果就原理来讲,它可以普遍的指导临床。

―、肺寒气逆咳喘

第一个是肺寒气逆的咳喘,因为肺受了风寒,肺寒使肺气上逆而发生咳喘。大家都知道,《伤寒论》第18条:“喘家,作桂枝汤,加厚朴、杏子佳。”这一条条文很简单,大家都知道,但是,如果你没有用过这个方子,未必能相信它可以治喘。我是这么想,你没用过它,未必相信它,我们要大家相信,是要讲事实依据,讲有关的理论。这一条是素有喘疾之人,肺受风寒袭击在先,或因治疗得当,或因调理得法,而使枢机暂伏。 因为这个病,咳喘有发作的时候,也有相对平静的时候,也有不发作的时候,所以暂伏就是不发作。当他不发作的时候,如果起居不慎,触冒风寒,则使寒邪内外相合,引动伏疾,肺寒气逆,续之哮喘发作。这就是过去有哮喘这个毛病,只是你暂时没有发作,感受风寒之后,可以激发它发作。既然说是新感,必然风寒表证明显,我们讲这个桂枝加厚朴杏子汤证有哪些临床表现呢?有鼻塞,清涕,恶风,自汗出,舌苔白薄而润。应用桂枝加厚朴杏子汤治喘,舌苔一定是白薄苔,舌质基本正常,或者偏淡, 如果舌质鲜红,比正常的还红一些,或者是绛,那就要谨慎。尽管前面讲的症状都和桂枝加厚朴杏子汤相符,但是要慎用,有时候可能就搞错了, 因为舌质边尖红,舌苔薄白,或者有点干燥欠润,这可能就是肺热津伤。

在《伤寒指掌》以及俞根初的《通俗伤寒论》里面,已经谈到了这个问题。“白而薄润风寒重,温散何妨液不干。燥薄白苔津已少,只宜凉解肺家安。”白而薄润的苔,舌质比较正常或者是淡红,表明风寒较重,可以用温散的药,如果病邪伤阴化燥,那就应该用滋阴润肺的方法。所以用哪一个方子,如果按照教材上面写的,那很明显,风寒是如何、风热是如何。实际上在临床上,有不少病人,区别用甲方或用乙方,这个区别只在某一、两点上,这是我个人的体会。关于发热的问题,尚有口干发热的问题,如果是新感引动伏邪,就是感受风寒了,那很可能有发热的。可是有些内伤杂证的哮喘是呈发作性的,不曾感受风寒,也没有风寒表证,可不可以用桂枝加厚朴杏子汤?也是可以用的。

我这里举的第一个病例赵某,这个病人就是有哮喘宿疾的,自幼哮喘,来诊时35岁。自幼犯哮喘,西医诊断为支气管哮喘,并且检测过敏源有十多种,例如灰尘、絮状物,甚致寒、热都可能诱导他发作。他开始是用激素治疗,激素治疗可以在较短时间内控制病情,可是激素用时间长了,副作用太明显,有时西医也被迫减量,还没减完,哮喘就发了,用量少又控制不了。所以反复如此,反复发作,有时一年要住那么一两次医院。农村人啊,住院也是相当困难的,所以非常的苦恼,就找中医治疗吧。来诊的时候因为感受风寒而发,哮喘明显,喉中戛然有声,鼻翼微煽,轻度紫绀,伴咳嗽,白痰清稀,难以咳出,恶风寒,自汗,鼻塞流清涕,喷嚏,精神不振,纳差,脉缓,舌苔白薄而润。

如果苔白薄而干燥, 就像我刚才念的察色辨证歌一样,“燥薄白苔津液少”,这就不宜温散了, “只宜凉解肺家安”。这两个是对立的,我这是白薄而湿润,舌质固然没有写,这个舌质是不红的。那么根据它的病机,既有哮喘的宿疾,又感受了风寒,属肺寒气逆而发生咳喘。当然这个病人,我说只是他受了寒就喘并没有发热恶寒之类的表证,那么正如前说,照样是用桂枝加厚朴杏子汤,这个方子我就不念了,每天1剂,7天以后复诊,哮喘明显减轻,咳嗽好转,因而第二次加减,治疗将近两个月,以至哮喘平复,精神好转, 可以正常工作。到了这个时候,病情基本上控制了,就改汤作丸。汤者 “荡”也,当病情比较重的时候,用汤剂,当病情已经控制下来之后,就用丸剂,丸缓图功。这个丸子的处方,只是剂量不同,而实际上,看到每味药200g,这200g不是一天就吃这么多,做成一粒丸子,熬成膏,1天只吃3次,1次1调羹。他每年基本上来3到4次,就吃这膏,大概到现在有10多年时间,激素完全丢掉了,也不曾住院,病情控制比较好。那我这里敢不敢讲这个病人连膏剂也不吃了,他就从此治好了?我不敢这么说。这种病人是不能停药的,好在一年做4次膏剂,大家刚才看到的这个方子相当便宜啊!所以说中医治疗,当然经济效益是不高的,但是如果运用得当,在临床上是会见到比较明显的效果的。他一直到现在,还坚持在吃这个膏剂,10多年了。

处方一:桂枝10g 白芍10g 炙甘草6g 生姜10g 大枣10g 厚朴25g 杏仁12g 苏子10g 紫菀10g 款冬花10g 百部10g 前胡10g炒 黄芩25g 鱼腥草30g

处方二:上方改为膏剂。桂枝200g 白芍200g 炙甘草100g 厚朴300g 杏仁200g 苏子200g 紫菀200g 款花200g 百部200g 前胡200g 白前200g 炒黄芩300g 鱼腥草300g加白蜜2600g收膏

另外就是《伤寒论》第43条说:“太阳病,下之微喘者,表未解故也,桂枝加厚朴杏子汤主之。”这两条基本相似,病机和症状类同于前者。 只是这一条是由于误治引起的,前一条他有哮喘在先,而风寒感冒使哮喘发作。这条是病人过去没有哮喘,只是这次感受风寒之后,或者是延误时治,或者是因为误治,以致风寒迫肺,那就不再是表证了,是肺寒气逆引起的咳喘。

例如丘某,55岁,来诊时诉经常咳嗽,此次病起于感冒之后,已咳嗽半年未愈。咳了半年没有治好,这种情况,如果大家在门诊或者在病房里,多待一段时间,咳嗽半年不愈的不稀奇啊,这种病人常可以碰到,甚至还有比这个咳得久的,长时间不愈。此次病虽然是起于感冒之后,但是已经咳嗽半年未愈,时而干咳,时而咳唾白黏痰,不易咯出,咳引胸痛,恶风寒,自汗出,清涕,喷嚏,脉缓,苔薄白。当然薄白也是湿润的,薄白干燥就不属此类了。这个病人是以咳嗽为主,并没有怎么喘,此例并无宿疾,没有哮喘的老毛病,也是感受了风寒之后,拖了半年时间,以至于咳嗽不愈。大家说,桂枝加厚朴杏子汤两条都是治疗喘的,你这里怎么用来治疗咳呢?我们说咳也好,喘也好,都是肺家之病,都因肺气上逆而发生,只是有的表现为咳,有的表现为喘。用桂枝加厚朴杏子汤所治疗的喘气和咳嗽,都是肺寒气逆,所以我在这里特别要说明,《伤寒》和《金匮》凡是说某方可以治喘,绝大多数都能够治咳。

只要病机相同,治咳的效果就会很好。能治咳的方剂,在一定的条件下,也可以治喘,这是我个人的引申。那么这个咳嗽半年的病人,也是给他熬膏,熬膏的处方用药和前面的汤药基本相似。因为他还有其他的病症,所以比开始用的汤药药味多一点。他有胆囊炎、高血压,考虑到这些因素,所以膏剂药味多一点。这个膏剂,每天3次,每次一匙,此膏剂先后各有加减,这个病人 一共熬了3次膏剂,按照这个剂量,熬一次膏可以吃三个多月。他连续吃了三料膏子,从夏天一直到第二年的春天,没有再咳嗽。那么后来咳不咳?因为他没来,我也不知道,我只知道从夏天到第二年的春天,他没有发作。

处方一:桂枝10g 白芍10g 生姜10g 炙片草6g 大枣10g 厚朴25g 杏仁10g 浙贝10g 桔梗10g 百部10g 前胡10g 炒黄芩25g 鱼腥草30g

处方二:上方改为膏剂。桂枝200g 白芍200g 生姜200g 炙甘草200g 大枣200g 厚朴300g 杏仁200g 黄芪300g 浙贝200g 桔梗200g 百部200g 前胡200g 炒黄芩300g 鱼腥草300g 紫菀200g 冬花200g 钩藤300g 茺蔚子200g 僵蚕200g 金钱草300g加白蜜 4600g,收膏。

有人要问,前二例既云肺寒气逆而致咳喘,方中何以用黄芩、鱼腥草之类草药呢?这两样是凉药,你这不是自相矛盾吗?我的回答是,大凡咳喘而久,就是咳嗽的时间比较久的人,纵然以寒邪或寒饮为主,而多兼化热之象。此种热象常被主症所掩盖,不易发现。为什么呢?因为这个病人的主体病机是肺寒气逆,你在当中有一点化热的问题在里面,它就被主症掩盖了。就是矛盾的主要方面掩盖了次要方面,这时候你就不容易发现。但不容易发现不等于不能发现,我们还是可以通过细心的观察发现一些蛛丝马迹的。

例如白痰黏稠,不易咯出。你感受风寒的人不一定都是白清稀痰,也不一定是白泡沫痰。反过来说,白泡沫痰还可能是热证。病人讲:“我的痰清稀,像白泡沫一样,就是不容易咳出来,如果咳出一口痰来, 我会轻松好多。”这种在我看来就是内有伏热的象征。有的病人长期咳嗽, 咳得昼夜不眠,心烦者多。

《伤寒论》以心烦为热证表现的条文有很多, 后面我可能还会涉及。脉象是数,不要以为风寒迫肺,肺寒气逆,他的脉 一定是缓,或者是迟,不一定的,咳嗽患者可能脉浮。在《伤寒论》里面有脉数为热,有脉数为虚,也有脉数为寒的。真阴寒证,脉跳一息七八至,那是要抢救的病人,这个内容在少阴病篇,跟我今天谈的无关,我就不讲。所以脉数,舌边尖红,这不像是正常人的舌质,红活或是鲜红,或者是绛,这就是兼有伏热的征象。

在《金匮要略肺痿肺痈咳嗽上气篇》里“肺胀,咳而上气,烦躁而喘,脉浮者,心下有水气,小青龙加石膏汤主之。”那小青龙是温性方剂啊,解表祛风寒的麻黄、细辛、桂枝、干姜之类也是温药,温化水饮的。为什么要加石膏呢?就是因为烦躁。况且大青龙汤说他有内热,外感风寒,内兼郁热,热从哪些地方看出来?在大青龙汤的条文下就只有“不汗出,而烦躁者,大青龙汤主之。”大青龙汤不是有热吗?你仔细观察,这个伏热的现象我认为还是可以察到某些苗头。 后面大青龙汤我已经说了,我是借此加以引申。

所以说伏热在内,在用温剂的时候,少量配合一些寒凉之品,对提高疗效是很有利的。所以小青龙 加石膏汤是用石膏,大青龙汤也是用石膏,你这个桂枝加厚朴杏子汤为什么不加石膏呢?加石膏多是外感急性热证,像高热、恶寒,比如麻杏甘石甘汤“汗出而喘”、大青龙汤“不汗出而烦躁”,那么病人热象不重,就不必 用石膏了。在内科杂病当中,用石膏会觉得寒凉沉重,就采取“治上焦如羽,非轻不举”这样一个原则。所以用黄芩、鱼腥草、半夏、忍冬藤之类,这些药也不是都用,选择那么一、两味,不必选那么多。黄芩的用量往往是比较大的,我用黄芩25-30g。

这个问题也不用担心,大家如果有兴趣的话翻一下《本草纲目》,翻到黄芩这一条就知道了,李时珍年轻的时候害咳嗽,他以为是肺痨,自己开方吃,越吃越重。当时李时珍的父亲还在,他们两个不住在一起,父亲就去看儿子了,因为病情严重嘛。一看到后就提出批评意见来了,说你这不是肺痨咳嗽,你是肺痿咳嗽。请父亲赐一个方子吧!赐一个什么方? 一味黄芩汤。就是每天一两黄芩。明代一两和现在的30g差不多,稍微多一点点。李时珍这个久咳不愈就是毎天一两黄芩吃好的。所以我用黄芩这个量比较大。如果你连续使用的语,一到三周,只要他原来没有脾胃虚寒,一般不会有什么副作用。

二、外寒内饮咳喘

外寒内饮咳喘,根据病情的轻重,常见的有两个证候。比较常见的, 外面感受风寒,身体里面潜伏有水饮,这种咳喘有两个证候:一个就是射干麻黄汤证,一个是小青龙汤证。在《金匮要略肺痿肺痈咳嗽上气病》篇第六条:“咳而上气,喉中水鸡声,射干麻黄汤主之。”《伤寒论》和《金匮要略》里面的条文,有的时候是非常简单的。光这一句,咳而上气,咳而喘气,喉中有水鸡声,“咕咕咕”的响,那么这就用射干麻黄汤。这种病人很多,所以用射干麻黄汤必须以方测证,它有辛温解表药,也有寒凉之品,为什么会“咳而上气”,为什么会气喘,喉中有水鸡声呢?我们以方测证,是因为外有风寒,内有水饮,寒饮相搏,壅塞肺气形成的。临床表现:咳喘,或者咳嗽,或者喘气,白痰,喉中水鸡声,恶风寒,无汗,用射干麻黄汤不可能是有汗的,有汗就不用射干麻黄汤。我刚才说的桂枝加厚朴杏子汤是有汗的,是自汗出。狭义的伤寒和中风,一个最主要的分水岭就是有汗无汗。所以射干麻黄汤依然是一个风寒表证无汗,或者鼻塞清涕,或者有发热,如果是急性感染他就有发热。

若在秋冬之时,四末还不温,特别在武汉,我从武汉到这里一上火车沿途羽绒服、厚毛衣一件件的脱下来了,在武汉是很冷的。这种病人多在秋冬季节手足不温,是冷的,以射干麻黄汤外散风寒,内化水饮,为千古治咳之名方。这个方子的应用非常的广,特别是在儿科、老年。因为这个方子散风寒也好,化水饮也好。药力还不如小青龙汤,用它是比较温和的。

这个病案金某,女,68岁,咳喘有60年的病史,从她几岁开始就有哮喘病,缓解期有长有短,长则一两年不发,短则一年发作1到2次。一个月前曾经住院治疗,西医诊断为:支气管哮喘并肺部感染、阻塞性肺气肿、肺源性心脏病、呼吸衰竭。经治疗好转出院。出院以后她并不是完全好了,她还是在咳喘,不过咳喘得轻一些。出院以后就找中医门诊,这个时候就咳嗽,黄痰,不易咯出,微喘,甚则胸闷、心悸,可以高枕平卧,下肢浮肿,脉数,舌苔白厚。舌苔白厚与白薄都属于风寒,厚可能兼有寒痰比较多,性质是一样的。这就是外寒迫肺,与久伏之水饮相搏,60年病史,并且兼有化热之象。说它化热,是因为咳嗽黄痰啊,虽然比较容易咳出来,但这个黄痰就是化热的象征嘛,你不要查那么多啊,有这么一两个特点就行了,用方就是射干麻黄汤。我这是惯例,只要査到那么一点热象,我就要加清热化痰、或者清热解毒的药。这个病人显然用得多一些, 黄芩、白英、败酱草、蒲公英……一共服药3周,基本不咳,活动时有些微喘,这个微喘跟他肺气肿有关,是很难治愈的。因为肺泡的组织变形了,性质都变了,所以不能复原,活动以后有一点喘,这就算控制得不错了。

处方:麻黄10g 杏仁10g 射干10g 炙甘草6g 细辛5g 干姜6g 紫菀10g 冬花10g 法夏10g 五味子10g 炒黄芩25g 白英20g 败酱草20g 蒲公英20g 泽泻10g

陶某,女,50岁。咳嗽月余,喉间有痰声,不喘,白痰,胸闷,鼻塞,清涕,喷嚏,脉弦缓,舌苔中根部白厚。这个病人用的也是射干麻黄汤,方药基本同前。

处方:麻黄10g 射干10g 细辛6g 干姜10g 五味子10g 前胡10g 浙贝10g 炒黄芩10g 鱼腥草30g 白英20g

一周后,上方加半枝莲30g、白花蛇舌草30g,续服一周愈。

前面讲第一个那是治疗咳嗽,第二个病例是讲喘,后一个讲咳而不喘。所以我在讲桂枝加厚朴杏子汤的时候就讲到,凡能治喘之方多能治咳,凡能治咳之方也多能治喘。咳喘都是肺气上逆引起的,外寒内饮所致咳喘,尚有小青龙汤证,其证恶寒发热,无汗,头痛,身痛,咳嗽,清痰,

喘气,脉浮紧,舌苔薄白,这肯定是薄白苔,舌苔薄且润,甚至有的病人舌苔薄白而滑,舌质不会比正常人还红,要么就是和正常人差不多的舌质,要么就是鲜红的,鲜红的那就是要加寒凉药。小青龙汤证与射干麻黄汤相比,外寒内饮均较前者为重。例如恶寒发热,头痛,身痛,无汗等比射干麻黄汤来的明显,来得重一些。身疼痛,特别是身疼痛在射干麻黄汤一般是不明显的,也可能有一点。只是小青龙汤身体疼痛啊、头痛啊这些表现明显,说明外感之邪较重。咳嗽呢,咳嗽气喘也有一些咳不出来, 服小青龙汤的人咳嗽唯恐不出痰,越不出痰喘得越重。他从喉头到气管是 一种无可名状的咳嗽感,非常的不舒服,就像痰在上面黏住了,掉不了,他就拼命地想把痰咳出来,可就是咳不出来,有的人就成了一种痉挛性的咳喘,非常难受。假如说一口痰咳出来了,“唉,这下轻松了多少!”你不要以为清稀痰容易咳,清稀痰有时候也很难咳出来的,特别是气喘的。

气喘,脉浮紧,舌苔薄白,那么如果从程度上来讲比射干麻黄汤重一些。这个方子在《伤寒论》咳喘里面都有说到,有一条说“咳而微喘”,有一条说“微咳”。所以说它既可以治咳又可以治喘,又可以治咳喘相兼。前面讲的两个方子也是一样,都是既可以治咳又可以治喘,又可以治咳喘病人。

小青龙汤以麻黄配桂枝、细辛,则温散发汗之力强。我为什么说这个病情重?方药一样重啊,因为它是麻黄配桂枝、细辛,所以发汗之力强, 温散外寒的力量也强。射干麻黄汤是以麻黄配细辛、生姜,麻黄不配桂枝发汗的力量就弱一些,所以这个温散发汗的力量也差一点。小青龙汤以细辛、干姜、五味子、甘草配伍,这就差不多总结了“病痰饮者当以温药和之”这样一个治疗原则。苓甘五味姜辛夏嘛,就是没有茯苓、干姜、五味子、甘草这些药来温化寒饮。而射干麻黄汤是用射干、细辛、紫菀、冬花、五味子,温化寒饮之力虽然有,但是差一些。观此二证,轻重有别,观此二方呢,强弱有别,合理运用即可。那这两个方子怎么区别啊?就是谁重一些谁轻一些,或者说把年龄、体制因素考虑进去。

年老体弱的和小儿你用射干麻黄汤比较稳妥;年轻力壮的人突然害病了,咳喘,该用小青龙汤的你就放手用。这个方子只要用的正确绝非久用之方,中病即止,尽管病情没有完全好你也要做适当的变化。小青龙汤证用在初感风寒,表证明显者,多有发热,也可不发热。从《伤寒论》的条文来讲,说小青龙汤是不发热,这不够完全。因为感受风寒之邪,腠理被遏,在这种情况下多有发热。可是内伤杂病里用小青龙汤可以说多数病人是不发热的,他们感受了风寒,但并没有表气被遏,只存在外有寒内有饮的情况,所以一般不发热。所以若求得外寒内饮之病机,不管病人发热也好不发热也好,他在外有寒,在内有水饮,寒饮相互搏击,以至肺气不能肃降,在这种情况下,那你就用小青龙汤。本方第40条“伤寒表不解,心下有水气,干呕,发热而咳……”那第40条只讲治咳嗽,没讲治喘,第41条“伤寒,心下有水气,咳而微喘……”那大家问到底是治咳还是治喘?我的回答是都治。这是行之有效的,我不是在文字上玩什么游戏。《金匮要略痰饮咳嗽病》篇第35条“咳逆倚息不得卧,小青龙汤主之”,则知本方既可以治咳亦可治喘,又可以治疗咳喘相兼之病。其加减法可以参照前面讲射干麻黄汤,或者桂枝加厚朴杏子汤。兼有某种化热现象的,可以加清凉之品;也可以按照《金匮要略》服小青龙汤以后的各种变化而加,有好几种变化,例如苓甘五味姜辛汤这一类,这些文献里都可以查到。

广州的天气相当于武汉的秋天,非常舒服。在武汉我这种老年人是大羽绒服穿上,里面还两件毛衣,那么在南方气候比较潮湿,会不会有小青龙汤证呢?我想还是会有的。武汉的冬天有不稀奇,但炎热的夏天也会见到这样的病人。这个病人张某,男,31岁。夏天游泳3个小时,他也不是在野外,在室内水温调节得很好。回到家就吃了大量的西瓜、冷饮,晚上又喝了两瓶冰啤酒。到了后半夜,咳嗽了。他自己觉得身体健壮,无所谓,还坚持工作。认为是感冒了,银翘片买来吃。一共拖了3天才到我这个地方来,那么我对他这个病情分析,认为是形寒饮冷伤肺。形寒饮冷伤肺不是一句空话啊,武汉的夏天是火炉,有胜于广州,在这个火炉城市里面怎么外有风寒内有热饮呢?大家只要看看这个发病的描写就知道了,现在这种生活方式的人太多了,所以形寒饮冷伤肺以至于咳喘,就是在武汉的夏天也不稀奇,在广州我就不清楚了,应该说广州可能也会有吧。所用的方子就是射干麻黄汤,每日1剂,3剂之后复诊,诉汗已出,无恶风寒,身痛大为减轻,头不痛,饮食如常,咳嗽轻微,原方再进2剂诸症痊愈。夏天使用此方固然应予慎重,有人讲夏日不用麻黄,这个当然有不同的理解,不同的思想。我认为夏天该用麻黄的照样用,我绝不减少一点,因为他的脉证就是如此,你说夏天看到这个病你用什么去治咳治喘呢?那搜来搜去还是用小青龙,而且见效很快。

处方:麻黄10g 桂枝10g 细辛6g 法夏10g 炙甘草6g 干姜6g 白芍10g 五味子10g 紫菀10g 冬花10g 浙贝10g 桔梗10g 陈皮10g

三、痰饮咳喘

痰饮咳喘之证及其治法,《金匮要略痰饮咳嗽病》篇多有论述,里面讲到的痰饮、水气病症是这样论述的,例如第2条“其人素盛今瘦,水走肠间,沥沥有声,谓之痰饮……”,第4条“水在肺,吐涎沫,欲饮水”;第8条“夫心下有留饮,其人背寒如掌大”;第11条“膈上病痰,满喘咳嗽……第13条“肺饮不弦,但苦短气”;第12条“脉偏弦者,饮也”……以上脉证在痰饮咳喘中都是可以出现的,那就不可能每一条都去解释它。第15条就是痰饮治疗的大法,“病痰饮者,当以温药和之。”总而言之,痰饮就要用温药来温化。今天上午查房的时候也碰到这个问题,我讲湿与湿热是两个概念,湿不与热合,单纯的湿就是湿,单纯的痰就是痰;如果湿与热合,这个证候就变了;痰与热合就是热痰、痰热,痰与寒相合就是寒痰、痰饮。这在治疗上都是不同的。说“病痰饮者,当以温药和之”,是指寒饮、寒痰。如果是热痰,水热互结,那肯定就不能 “用温药和之了”,对吧?这是治疗大法。以苓桂术甘汤和肾气丸为代表方剂,我只选代表方剂。

实际在治疗咳喘当中,像真武汤之类的也是不可不提的。因为有些咳喘是外寒兼肾阳不足,水气泛滥,这种情况出现的时候 那就是肾气丸不如真武汤有效果,补充说明这一点。第16条“心下有痰饮,胸胁支满,目眩,苓桂术甘汤主之”;第17条“夫短气有微饮,当从小便去之,苓桂术甘汤主之,肾气丸亦主之”。说是身体里面有饮邪,用苓桂术甘汤也可以,用肾气丸也可以,那不是没有界限了吗?这个界限是有的,如果病证的重点是在脾阳不足,运化失常,而成痰饮的,当然宜温中化饮,以苓桂术甘汤为好;如果说病程久了,脾损及肾,脾属土,肾主真阴真阳之气,如果损伤到肾,肾阳不足,火不能生土,肾阳不足不能化气行水而产生痰饮,这种痰饮就是肾气丸主之。《金匮要略》这样的条文还有那么几条,前面讲某病,后面讲某方主之,某方亦主之,这是其中的一个,要斟酌运用。至于水在肺、肺饮之类,在《痰饮咳嗽水气病》篇里有讲到,应分析水在肺和肺饮的微甚,就是轻重的不同,也可以参照上述之方,该用苓桂术甘汤的就用苓桂术甘汤,该用肾气丸的就用肾气丸,该用真武汤的就用真武汤。

我这里举个病例,刘某,36岁,病起于外感之后,历时两周,当他来看病的时候外感症已经不存在了,就无所谓外感。而喉中有白痰,嗽白痰甚多,为什么不讲“咳嗽白痰甚多”呢?我在年轻的时候对于这个咳和嗽常常分不清楚,大家也习惯“痰不咳怎么出来呢?”时间久了,现在才知道,有些病人他会告诉你,说:“我有很多痰,一口一口地吐。”我说: “咳嗽吗?” “不咳。” “不咳怎么有痰?”他说:“我喉咙稍微用点力这痰就出来了,没有声音。”大家再仔细观察,有一部分病人确实是这样的。嗽白痰甚多,鼻涕是黄的,肩胛间区发凉,夜间为甚,头痛,以两太阳穴为甚,甚则自觉颞动脉跳动。其实颞动脉都在跳,只是我们感觉不到是当头痛厉害的时候,病人自己有明显的感受。纳差,二便自调,舌苔白厚腻,舌质正常。患者白痰较多,而肩胛间区发凉,这就是前面讲《痰饮咳嗽病》篇的背寒如掌大,肩胛间区有多大呢?两个肩胛中间那就是背寒如掌大。再加上脉弦,“偏弦者,饮也”,舌苔白厚,这都是痰饮内盛之象。 头痛呢,那痰饮内盛为什么头痛啊?痰饮气逆上冲,清阳不升所以头痛。 不要以为这个头痛要再加几味治头痛的药,这个大可不必。所以我用的方子就是苓桂术甘汤加味。你看整个方子就没有哪几味药是治头痛的,连蔓荆子我都没有用。按说这个方子用蔓荆子不影响,可是只要你抓住了主体症状,抓住了重要病机,相机而投,那痰饮咳嗽就好了,水气、痰气就不再上冲了,因此他就不痛了,没必要专门去治痛。

处方:茯苓30g 桂枝10g 焦术10g 炙甘草6g 黄芪30g 桔梗10g 浙贝10g 百部10g 前胡10g 紫菀10g 冬花10g 当归10g 川芎10g 防风10g

四、肺热咳喘

《伤寒论》肺热咳喘证以麻杏甘石汤证为代表。第63条:“发汗后, 不可更行桂枝汤,汗出而喘,无大热者,可与麻黄杏仁甘草石膏汤。”第 162条“下后……”,后面的文字是相同的,只是前面的误治是不同的。以上两条说明外感之后,治不如法的应对。第一条不是说发汗吗?这风寒外感用发汗方对的啊!但是这个发汗太过了。张仲景的要求,你发汗太过了不对,发汗太少了是不及,也是误治。太过与不及都不对。第162条也是风寒表证,不发汗而误下,这肯定是误治。这造成了外邪内陷,陷人哪个地方?外邪陷入肺中化热,肺热壅盛,以致咳喘。

这个麻杏甘石汤关键问题就是肺热壅盛或者叫热邪壅肺,以致咳喘。至于他有没有恶寒啊,兼不 兼表证啊,这不是重要的。即便兼有恶寒(有一分恶寒便有一分表证), 那么麻杏甘石汤固然不是为了治表证而设。但是这个方子里面有麻黄、杏仁,得麻黄汤之半,因为多加了杏仁,发汗的力量就弱了,又加了石膏, 去了桂枝,这发汗的力量就更弱了。如果兼有一点风寒外感证候,那就直接用麻杏甘石汤,不必要先表后里。麻杏甘石汤的根本宗旨就是治疗肺热咳喘,我只强调这一点。而外感病过程当中,肺热咳喘是典型证候。就内 伤杂病而言,则其证多半不发热,亦无明显的汗出。“汗出而喘,无太热者,麻杏甘石汤主之”嘛,这内伤杂病要用麻杏甘石汤,因为他有凤寒外感,无非就是肺热重嘛。那么麻杏甘石汤怎么加减呢?如果是外感热病,发髙烧,大汗出,咳嗽,气喘,当然是麻杏甘石汤。在内伤杂病,发热的征象不重,只是咳喘比较严重,这时候就不宜用石膏,不用寒凉沉重之品,还是用鱼腥草、黄芩之类的来清化肺热。

这个病例,是一个66岁的男患者,有慢性支气管炎病史,咳嗽两个多月,白痰黏稠,不易咯出,胸闷,饮食尚可,二便自调,脉弦数,舌苔黄厚腻。这个病人咳嗽,白痰黏稠,不容易咯出来,胸闷,这都是肺热、气机不宣的一种表现。当然,不是所有的胸闷都是这样,那还有别的原因。 这个病人脉弦数,舌苔是黄厚的,我认为是热邪壅肺,我就用麻杏甘石汤去掉了石膏加减。我的学生说:“梅老师,你干脆叫‘三拗汤’加味吧。” 我说:“这个三拗汤里面我还用了其他的药来代替石膏呢,我叫做‘化裁麻杏甘石汤’。”这个病人要说明一点的是,因为他有胸闷,有时候会胸痛,所加之药大家看看,有半夏、全瓜蒌、黄连,是化裁麻杏甘石汤与小 陷胸汤合方。要不然你怎么用呢?胸闷胸痛加上黄痰恰好是痰热阻肺的表现。

处方:麻黄10g 杏仁10g 炙甘草6g 法夏10g 全瓜蒌10g 黄连10g 浙贝10g 桔梗10g 百部10g 前胡10g 紫菀10g 冬花10g 白英10g 败酱草20g

看下面这个例子,邹某,男,59岁。有风湿性心脏病史40年,联合瓣膜病变,他心脏的4个瓣膜都是狭窄加漏,不过最严重的就是二尖瓣和主动脉瓣的狭窄加漏。他生命垂危的时候到医院,2008年的2月,作了二尖瓣、主动脉瓣的置换术,他不可能4个瓣膜同时换啊,那病人也受不了。这是2月住院做的手术,到8月30号,就到我这里来,他出院小结的病情非常复杂,双肺间质病变、双下肺感染、左下肺支气管扩张、双肺肺气肿、多个肺大泡形成,这是肺部的,还有“心肺改变符合心脏瓣膜疾病合并心功能不全;双侧少量的胸腔积液、胸膜粘连、增厚;心肌增厚还有钙化;甲状旁腺有占位性病变。这个病人真是多灾多难,甲状旁腺的占位性病变到现在还没有诊断清楚是什么问题,还有纵隔淋巴结增多增大,但到底是不是淋巴也很难说,肝脏还有多发的占位性病变,考虑是肝囊肿的可能性比较大。

我们说现在西医学的发展突飞猛进,技术的发展日新月异。 可是,一切事物不是万能的。中医不万能,西医也不可能是万能的。把病人从死亡线上拖回来,这是西医一大功劳。可是拖回来之后怎么办呢?他是一个危重病号,西医说把另外两个瓣给换了吧。这病人一听就怕啊,不仅是怕,而且财力不支啊。他换了两个瓣,家里积蓄已经花得差不多了, 再换一次还得签字“死了不怪我”,那病人当然不愿意了。那么分析这个病情应当是“心痹”在先,因为他年轻的时候肺部是没有问题的,并且少阴阳虚水泛,血脉严重瘀阻。肺朝百脉,血脉相连。所以心脏的疾患可以引起肺部的严重变化,肺部的疾患也可以引起心脏的严重变化。关键在于血脉,心主血脉,肺朝百脉,就在这个血脉的理论之中探究竟。我们常常讲一句话叫“血脉相连”。从这里去体会“血脉相连”在疾病当中的重要性。因沉疴难疗,迁延时日,水与瘀血互为因果,五脏必受其累,以至五脏皆痹。《素问》的痹论有五体痹,身体的五个部位,有五脏体,他这个心痹的时间已经这么长了,百脉为之堵塞,说他五脏皆痹,大概差不多吧。

那么白痰黏稠难出,痰中带血,紫绀,舌尖瘀斑,他是痰热与瘀血互阻于肺,这个时候心脏问题得以缓和,但是还有两个瓣膜是异常的,主动脉瓣跟二尖瓣作了置换,可肺动脉瓣跟三尖瓣呢?所以这两个方面不解除,肺的压力就解除不了,肺部的瘀血也解除不了。在手术以后,根据刚才所讲的病情,我就用了这个“化裁麻杏甘石汤”。里面都没有用小陷胸, 后面的药大家看看就知道了。每天1剂,服药1周以后复诊,可以步行100m左右,他原来在室内走几步就被迫停下来,不然气喘得没有办法,也气喘不能平卧,紫绀很严重。吃了一周呢,就可以在家里缓缓地走,大概加起来可能到100m。微咳,白痰,痰中带血已经止了,胸闷,浮肿减轻, 苔薄白,舌尖左侧有瘀斑,脉数。脉数说明内伏有热,这次用这个方子已经有效果了。一直到7月30号,也就是两个多月吧。复查胸部CT,跟前面的片子相比,双下肺感染减轻,胸腔积液吸收了,已经没有了,肺大泡也不见了。这个我倒是没想到的,我认为可以减轻你一点痛苦,做医生的就尽心尽力了,没想到超出了我的预期效果。但是不能沾沾自喜,这后续的治疗一直到现在他还坚持吃汤药。现在达到一个什么样的效果呢?他可以从楼上下来,到外面散散步,大概1站路吧,500米左右。走到个地方, 略微休息一下又再走回来,生活能够自理。我只能说到这个地方为止。现在这个病人仍然是重病,今后的变化如何,我不敢乱吹一句,当医生自已乱吹就完了。说不定哪一天他因为换了瓣膜以后,栓子形成、脱落,就“呜呼”了。我倒是希望病人健康长寿,是吧?

处方:麻黄10g 杏仁10g 炙甘草6g 鱼腥草30g 浙贝10g 桔梗10g 百部10g 紫菀10g 冬花10g 丹参30g 三七粉10g (冲服)白英20g

此方重在灵活加减变通,大体可分为三类。第一类:白痰黏稠者,加银花、连翘;水肿明显者,选加茯苓、猪苓、泽泻、金钱草、海金沙、葶苈子等;痰中带血明显者,加黄芩炭;止血比较稳定者,去三七粉、黄芩炭;胸闷胸痛者,加法夏、全瓜萎、黄连、枳实。第二类:若于前方去麻黄、杏仁、炙草,加法夏、全瓜蒌、黄连(小陷胸汤)。第三类:咳血较多时用下方:黄连10g 黄芩炭20~25g 大黄炭10g 浙贝10g 桔梗10克 紫菀10g冬花10g 花蕊粉6g 红景天20g 丹参30g 旱莲草30g 野菊花10g 白英20g 败酱草20g 茜草炭20g

五、痰热阻肺咳喘

痰热阻肺之咳喘,外感内伤都有,医者所接触的病例,以内伤杂病或者外感兼内伤者居多。我听说广州病人有什么病首先找中医,在武汉那个地方可不同啊!像这样的急性病,一发烧首先想到的是打吊针,往西医那边送,等那边搞不好了那就该我们做这个后勤收尾的。

所以我接触的病例是以内伤杂病或者外感兼内伤的多一些。今天上午査房的时候碰到一个老太太也是,舌苔黄厚腻,当然病情跟这个不一样,今天不冷吧?她盖了一 床厚被子,脚都是冷的。病房有人在那里提出来,说你认为她是痰热内阻,为什么这个病人怕冷呢?我说她是湿盛伤阳啊,中医讲湿盛伤阳的理论,不是阳气少了,你有痰热内阻,阻碍了阴阳气机的运行,阳气郁住了出不来,因此恶寒、手足冷。这就不能补阳了,取湿盛阳微之理。湿盛阳微不通,不论外感内伤,均有咳嗽,咳白泡沫痰,难以咯出,或者是黄痰,绿痰,胸闷胸痛。为什么我把这个咳痰描写的比较多呢?我认为这几 种咳痰都是内有伏热的一种表现。薄白苔就一定有痰热内伏吗?这要配合舌质看,一般白苔转腻者是实热内伏;我加以引申,薄白苔,舌质鲜红, 多半也是痰热内伏;白厚苔、黄厚苔,舌质红绛,那人人都知道,是有 热。《伤寒论》第138条,“小结胸病,正在心下,按之则痛,脉浮滑,小陷胸汤主之。”这个病位似乎应该在心下啊,那你为什么把这个方子拿来治疗肺部的疾患呢。我不仅用来治肺部疾患,我在治疗慢性病当中也常用这个方子。

我认为,“心下”是指胃脘,你不能说小结胸的部位不在胃脘,然则胃脘与胸仅以横隔相邻,就是一个膈肌啊,心肺、胃脘可以互相 影响,若此证确实与胸膈无关,则何以“结胸”名证呢?何以“陷胸”明 方呢?既然以“结胸”名证,以“陷胸”名方,必然与胸有关。《伤寒论》里面大小陷胸相对来讲,可以用来治疗胃病,我用这个方子治疗胃病、冠心病、支气管炎,肺炎之类也用这个方子。所以“结胸”、“陷胸” 这4个字就是我的根据。大家说你这没有多少道理可讲,没有多少道理可讲就看疗效,没有效就没道理。

这是一个患结核的病人,曾某,男,25岁,肺结核病史3年,咳嗽复发20余天,咳嗽,白痰,痰中带血,胸闷、胸痛,自觉燥热,口干,脉弦缓,舌质鲜红,舌苔中根部白厚。开始第一方并不是小陷胸汤,是第一方有效以后,再转用小陷胸的。因为他先有阴伤,枢机不利,火旺咳血,所以用了小柴胡汤,用的不是北柴胡而是银柴胡。第一个方用了之后病情好转,后来就是以小陷胸汤收工的。

处方一:银柴胡10g 黄芩炭25g 法夏10g 地骨皮15g 胡黄连10g 浙贝10g 桔梗10g 百部10g 前胡10g 鱼腥草30g 金刚藤30g 忍冬藤30g 丹参30g 三七粉10g (冲服)

处方二:法夏10g 全瓜蒌10g 黄连10g 黄芩炭20g 枳实20g 浙贝10g 桔梗10g 百部10g 前胡10g 紫菀10g 冬花10g 旱莲草30g 仙鹤草15g 服用20剂后,加三七200g,做成丸剂续服。

六、肺热咯血

此言肺热咯血,指气分热盛兼营血有热,我这里讲的跟血热妄行、热邪盛于血分、耗血动血导致大量吐血、咳血不一样。

如果是肺家咳血,那是血热妄行,那当然是犀角地黄汤之类的代表方。这个是以气分的热邪为主,有时候是气热过盛,气分的热势过髙,损伤肺络,照样是出血的。这就适宜清热泻火,兼以凉血,凉营包括凉血。以咳嗽来讲的话,清热化痰解毒,血络才能安宁,咳血才能止住,不是说一碰到出血我就把止血的药都混在一起,这样效果未必好。《伤寒论》有大黄黄连泻心汤,治气分无形邪热结于心下之热痞,只用三味药,大黄、黄连、黄芩,用烧开了的水泡,因为胃脘痞胀不舒适,是无形热邪所致,这个不存在出血,和我今天讲的肺热咳血是无关的。但是《金匮要略惊悸吐衄下血胸满瘀血病》篇第17条,用这三味同煎,治疗“心气不足,吐血衄血”。我们说大黄黄连泻心汤能够治疗消化道出血、呼吸道出血,那不是采用《伤寒论》的那个大黄黄连泻心汤,而是采用《金匮要略》的,煎法不同药效就不一样。最后要声明一句,大黄黄连泻心汤《金匮要略》是讲治吐血,吐血意味着是消化道出来的;那么呼吸道出来的血,叫咯血,可以包括呼吸道出血。这个要正本清源。

《金匮要略》里说,“咳而胸闷,振寒脉数,咽干不渴,时出浊唾腥臭,久久吐脓如米粥者,为肺痈,桔梗汤主之。”这里不是用了吐脓如米粥吗?前面讲有个唾,浊唾腥臭,“唾”就与“吐”字统一的,何况这个吐字本来就读两个音,一个读3声,那是嘴里面吐出来的, 这个“吐”有时候指的就是呼吸道出血。一个是读第4声“吐”,肺里面有血咳的吐出来。

来自:Cici_C姐  > 《中医》

  评论这张
 
阅读(89)|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