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得健养生堂

溶经方于刮痧拨罐以养生治病,合食疗培元觅健康

 
 
 

日志

 
 
关于我

声明,我搏客引用的文章只用作参考,并不代表我赞成文章观点,各位千万别乱用,有病去找医生才能保养好身体 我以刮痧拨罐等方法来调理身体,不见人是调不了的,不在广州或不肯来广州者,请免问病

网易考拉推荐

胡翘武治疗老年便秘的经验+经方治疗便秘临证体会  

2017-01-09 09:58:0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胡翘武治疗老年便秘的经验

作者/胡国俊、胡国珍


大便秘结是老年人常见的病证之一。由于他们禀赋有异,生活习惯、饮食嗜好不同,加之宿恙各别,致使进入老年阶段机体失调,脏腑乖逆,阴阳偏颇,气血精津日益衰少,痰浊淤积渐滋暗生,若大肠失气阳温煦,营阴滋养,或遭气机郁滞,湿浊困遏,或配腑邻脏恙患所及,皆可使大肠失传导变化之能事,俾节而有律之更衣,难免失其常度。因畏便秘且结而频索泻剂者有之,减食限量者有之,苦于腹胀滞下,虚坐努责者也不少见,胡翘武主任医师积五十余年之临床经验,对老年便秘的识证用药尤有独到之处,现就临床所及整理介绍如下。


  • 增液温阳,匡扶传导变化之职


年迈之人阳气阴精无不衰少,除“筋骨解堕,天癸尽,发鬂白,身体重,行步不正而无子”之老年性一般表现外,于传导之官失传导之职者尤为突出。胡老尝言:“考传导之官之所以能节律有度地排送大便,必待阴滋阳助也若肠枯乏津,少营阴之濡润,似干涸之沟渠,无水以载舟而艰涩不行;失温煦之肠腑,乏气阳之推运,如少动力之车船驻而不运,如斯者虽纳谷未减,但魄门不开,糟粕壅结日甚,竟有周余旬日不便者,虽求泻药通利,只图快于一时,尔后仍便结如故。


治此之疾当析肠枯与肠痹之异。


肠枯者以阴精衰少,津不濡腑,多伴口干苦,夜眠差,头昏目眩,腰膝酸痛,舌红少苔,质多碎裂之纹,脉细数弦劲等症,治以生、制首乌各30g,草决明20g,煎水内服,或配以滋阴养血之品,炼蜜为丸,常取效于津回液增之中。制首乌为补益肝肾、滋养阴血之佳品,生用又为润肠通便之上乘,生制同用于肠枯便结之证,其效更宏,再伍以苦甘性凉,有清肝明目、润肠通便之草决明,非但对习惯性便秘有助,且尤宜于老年性疾病,因其尚具降脂降压之作用,实为津枯液少老年便秘常服之良方。


肠痹者多为体胖少动,气虚阳衰之老人易罹,肠失气阳之振奋,阴寒凝结,痹而不蠕,便结其中,无力推运,既无便意,也不矢气。常伴头昏乏力,少气懒言,纳差神疲,多寐体倦之症,舌淡苔薄,脉多沉迟无力。胡老常以附片10g,细辛8g,巴豆壳6g配方,以辛温散寒振奋气阳,促进肠管之蠕动,辄收一剂知再剂已之效。取效后小其剂间服,或研末糊丸,以资巩固。本方妙在巴豆壳,其虽为巴豆之外壳,但无巴豆气烈刚猛泻下之性,然利结气,兴肠痹之功无出其右。伍辛热散寒之附辛,实融温阳与兴痹之品于一炉,相辅相成,其效更彰也、剂量之大小,用时之久暂,则应因人因证而宜,附子量大时应独味先煎30分钟至一小时,巴豆壳研末服时,每次以1-2g为宜。


  • 肃肺治中,以求配脏邻腑之助


肺与大肠相表里,大肠之传导与肺之肃降有着密切联系。考年迈之人,咳嗽痰喘又为其常患之恙,如痰浊在上,壅实华盖,或太阴不足,气阴两虚,肺失清宣肃降之令,腑气不行,传守失职,大便亦秘而不下也,诚如朱丹溪曰:“盖肺气不降,则大便难传送,”故老年便秘,治肺之机尤多。治肺之法,虚者补之,如参芪姜草之温补气阳,麦味沙参之滋润肺阴;实者泻之,如二贝芩苈苇茎之清化痰热,桔杏杷叶紫菀之宣肃肺气,总以肺金清灵,肃降令行,表里相通,大肠传导之职可节而有律也。


然肺之纯虚纯实者少,故单一或补或泻之方不常用,胡老常以重剂枇杷叶、紫菀为君,配以沙参、麦冬、太子参、五味子、瓜蒌皮、冬瓜仁、苇茎、川贝母、杏仁组方,偏阳虚者去麦冬、川贝母,加干姜、炙甘草;肺阴虚甚者加玄参、百合;痰浊壅盛者去五味子、麦冬,加葶苈子;热甚者加黄芩、知母。考枇杷叶苦平入肺胃二经,有清肺和胃降气化痰之功,为肃降肺气最佳之品。紫菀辛而不燥润而不寒,苦能降气,咳嗽上气痰喘,肺气壅实者皆可用之,实为化痰止咳,开润肃降太阴之良药,二味合用,其肃降肺气治节肠腑之效更著,再配以补气养阴,清化痰热虚实兼顾之品,于肺气不降之老年便秘尤为适宜。


大便之正常排泄与胃气之下行降浊,脾气之斡旋升清也不无关系。老年之体,中州失健者多,或胃燥气逆,或脾虚气弱,清不升而浊不降,停肠腑之积垢驻而不行,结之日久更碍中气之升降。故治中助传不失为老年便秘之一法也。属胃燥气逆而致者,以降润同步,代赭石、生地为首选之品,需重剂频投始克有济。因代赫石性寒质重,降胃下气之力最强,且不伤胃气;生地质重多液,为清润阳明理想之药,两味合用,推波助澜,便无不下之理。若脾虚土卑,中阳不振,津无以布,气无以生,而致肠腑传导失司者,白术之效最宏。考白术味甘苦性温,为补脾益胃之要药,又为运脾振阳生津不可缺少之品,仲景于“风湿相搏,身体疼烦,不能自转侧,不呕不渴,脉浮虚而涩”,主以桂枝附子汤时,云“若大便坚,小便自利者”,用本方去桂加白术汤,殆也此理。白术当以重剂浓剂始效,常用量为30—60g之间,或独味单行,或伍以他药,收效皆著。


1977年5月24日曾治张某,男,67岁。因便秘腹胀,时或便血年余,虽排除恶变,求诊遍隅收效甚微。滋阴养血无动于衷,清泻外导仅取效当时。近月来便秘转甚,常五七日既无便意也不矢气,患者形体一般,但神疲倦怠,纳谷欠馨,脘腹痞满,溲清且频,隔日主动虚坐努责一次,冀能解些粪便,往往被弄得精疲力竭,额汗淋满,粪便仍点滴不下,苦不堪言,舌淡,边多齿印,脉濡缓。此中气虚弱,脾阳不振,津液不布,清泻滋润之品断不可用也,遂拟生白术50g,党参10g,干姜6g,大枣10枚,炙甘草6g,2剂后便下甚畅,腹胀顿减,又继服7剂,每日大便一次,虚坐努责之象也未再现。


  • 化湿行气,畅导粘滞郁闭之结


湿浊阻滞,气机郁闭也为老年便秘常见原因之一。盖湿为阴邪,性粘滞重浊,易伤阳结气,若粘滞肠腑,困遏气机,阻碍传导变化之职。大便即无下泻排出之机。常见脘腹痞满胀坠,时或微痛,便意虽有,入厕许久又无粪便排出;便质不坚,但排出艰难,虽竭尽全力,努责半时,也不过一点如稠糊状之稀便,解时不爽,便后反觉肛门酸楚,满腹不适,为此类老年患者必具之症状。


治此者法当利湿化浊,冀湿浊之邪或淡渗于小便,或苦温芳化于肠中,俾肠腑之处无湿浊之困扰,传导变化复司,大便成形而排出畅利也。主以防风,配以厚朴、茯苓、苍白术、泽泻、莱菔子、木香等。防风为醒脾胜湿、健运中土之佳品,统朴苍以芳化燥湿,率苓术以醒脾运中,可谓一药两得其用。但全方应小剂轻投,务使湿浊渐化而气阴不伤。大便转常之后,间断服之可也。


黄某,年近花甲,1984年7月6日诊,患大便滞下8年,经治乏效,缺乏治疗信心。近年来常五六日无便意外,便时辄需半至一时之努责,方排出一点质稀之便,但人已精力不支,头昏目眩,甚则有虚脱之感。常感胸闷心悸,纳减失眠,多汗之症有增无减。转诊胡老,视其体态臃肿,面色黄晦,行动迟缓,舌淡润苔薄白,脉浮濡,此湿浊滞结肠腑,困顿传导之官也,遂拟防风10g,厚朴花12g,茯苓20g,泽泻15g,苍术8g,白术10g,干姜6g,莱菔子10g,木香6g,7剂后大便基本成形略畅,继则间断服药3月,诸症递减,便次正常。


尚有情怀抑郁,或失偶寡居,或违愿逆意之事缠绵左右之老者,使向本失于流畅之气机越益困遏,郁闭三焦,逆乱脘腹,影响肠腑内外,迫使传导失职,常见脘痞腹胀,且日以转甚,但按之不坚,鼓之如鼓,腹之左侧或可扪及如索状之结粪,便时艰涩不下,甚则如同难产,滋阴养血,清润泻下皆不为功,此郁遏结滞之气机,必集辛香行气之品于一炉,宣上畅中达下,活泼气机,疏展郁闭,可收他法难收之效,胡老常以枳壳、桔梗、金橘叶,大腹皮为主,配以木香、桂枝、厚朴花、香橼皮、青陈皮、香附、乌药、沉香、细辛、生地、当归等组方,以桔梗、枳壳一升一降,既宣太阴之闭,又达肠腑之结,金橘叶、大腹皮,既疏肝解郁,又宽中除胀;其他辛香之品以增行气解郁之效,生地当归之加,实为监制气药耗阴,增液润肠之用。


本方之品量宜轻,煎勿久,取辛香之气,收轻可去实之用,症除便畅后,宜调配辛香行气与增液养血药品之比例,免致气结刚散,又转肠枯之弊。

经方治疗便秘临证体会 (转载)

发表者:赵东奇 9人已访问

便秘作为一个独立的证候,常并发于各种急、慢性疾病过程中。便秘长期不愈,可诱发肠癌;临厕努挣,又可导致肛裂、痔疮等病变。便秘亦是急性心脑血管疾病的诱发因素和致死因素。西医对本症的治疗多采用对症治疗,多用泻剂,而中医药对便秘的治疗有西医无可比拟的优势。

便秘主要是大肠功能失调所致。《素问· 灵兰秘典论》曰:“大肠者,传导之官,变化出焉。”与五脏关系也十分密切。《素问·五脏别论》曰: “魄门亦为五脏使,水谷不得久藏。”脾胃运化、肺气的肃降、肝胆的疏泄、肾气的温煦都与大肠的传导有关。

一 经方治疗便秘的方剂

《伤寒论》:桂枝汤、麻杏石甘汤、桃核承气汤、大承气汤、小承气汤、调胃承气汤、大柴胡汤、小柴胡汤、麻子仁丸。《金匮要略》:枳术汤、厚朴三物汤、厚朴七物汤、大黄附子汤、肾气丸、白术附子汤。这些方剂与肺、脾、肝、肾密切相关,试述如下。

二 经方与四脏

1 肺气:桂枝汤、麻杏石甘汤

桂枝汤案

梅某,女,27岁,1987年9月15日初诊。

产后自汗伴便秘20余天。诉因感受风寒,终日自汗出,伴时时恶风,大便3-5日一行,艰涩难解,状如羊粪,但腹无所苦。舌淡苔薄白,脉来浮虚。

处方:

桂枝10g 白芍10g 炙甘草10g 炙黄芪10g

当归10g 肉苁蓉10g 生姜3片 红枣12枚

5剂后复诊,不仅自汗显著减少,大便亦较前通畅。效不更方,仍用前方5剂,1个月后随访,自汗得止,大便正常。--摘自《杏林40年临证手记》

按:本例便秘,前医治疗,服药则通,停药则秘。按营卫不和治疗自汗,发现随着自汗减少,大便亦随之逐渐通畅,终至正常。此自汗乃风寒侵袭肺卫,营卫不和所致。邪伤肺卫,营卫不和而汗出;汗乃津液所化,汗多则津液外泄,肠中津液随之减少,致肠道失润;“肺与大肠相表里”,肺失宣降,津液不能下还于大肠则便秘

桂枝汤方解:

桂枝:辛温,解肌祛风,温通卫阳,以散卫分之邪;芍药:酸苦微寒,敛汗滋阴,养血和营;(两药配伍,一散一收,一开一合,在发汗中寓有敛汗之意,在和营之中又有调卫之功。)生姜:辛温发散,佐桂枝发散解肌;大枣:配芍药酸甘化阴以滋营阴;炙甘草:甘平,调和诸药,配桂、姜、枣辛甘化阳以 助卫阳。桂枝汤调和营卫,自汗得止,肺卫宣降功能正常,则津自还,肠自润,便自调,此乃治病求本之法。

麻杏甘石汤案

平大陆银行理事林农孙,年近五旬,因受风寒,虽经医治愈,而肺中余热未清,致肺阴铄耗,酿成肺病。自言咽连肺际,若觉痒则咳嗽频发,剧时连咳数十声,周身汗出,必吐出若干稠痰其嗽始止。问其心中常觉发热,大便燥甚,四五日一行。

因悟其肺际作痒,即顿发咳嗽者,必其从前病时风邪由皮毛袭入肺中者,至今犹未尽除也。遂为开麻杏甘石汤方(麻黄钱半,生石膏两半,杏仁三钱,甘草二钱)煎服一剂,咳嗽顿愈。后阅旬日,愚又赴北平,林农孙又求诊视,言至今已连服十剂,心中热已退,肺痒咳嗽皆愈,且饮食增加,大便亦不甚干燥。肺病从此竟愈。

按:肺与大肠相表里,为水之上源。本案患者因热邪伤肺,导致肺之宣发肃降功能失常,故见咽痒咳嗽频发;热耗肺津,阴伤火旺,则心中常觉发热;水液不能下达肠道,故见大便干结,四五日一行。麻黄、石膏清宣肺中之郁热;杏仁宣降肺气;甘草和中缓急。肺之宣发肃降功能正常,津液得以下达肠道,故大便亦不再干燥而通。

2 肝胆:小柴胡汤、大柴胡汤

小柴胡汤

《伤寒论》230条:“阳明病,胁下硬满,不大便而呕,舌上白苔者,可与小柴胡汤。上焦得通,津液得下,胃气因和,身濈然汗出而解也。” 《伤寒论》148条:“伤寒五六日,头汗出,手足逆冷,心下满,口不欲食,大便硬,脉细者,此为阳微结,必有表,后有里…”

主治:阳郁气滞,少阳枢机不利,三焦气机不畅,邪气化热入里。阳气不能外达,手足冷,心下满,大便硬,舌苔白,或有水滑,脉弦细。运用于治疗肝失疏泄,胆火郁滞,枢机不利之便秘。肝胆气机不畅,升降失常。影响脾胃功能,导致大便秘结。

岳某某,女,34岁。8月22日 初诊。

患者因饮食不慎或遇凉则胃痛,喜温喜按,晨起口干口苦,平素易急易怒,时牙痛,手足不温,纳可,寐安,大便2-3日一行,偏干难解。舌暗红胖齿痕,苔薄黄,前偏少,脉沉。

处方:小柴胡汤加味

柴胡15g 黄芩10g 党参10g 半夏10g

炙甘草10g 百合20g 乌药10g 香橼10g

佛手10g 生姜5片 大枣4枚

8月29日复诊:药后诸证缓,胃痛未见,大便1-2次/日,成形。后加减用药2月余,以丸药善后。

按:小柴胡汤寒热并用,攻补兼施。柴胡助胆气生发,疏散胆火郁滞;黄芩清里热;二药合用,少阳之火从半表外疏,郁于半里热从内得清。党参、甘草、大枣益气补中,和枢机运转,利三焦通畅;半夏、生姜辛散以助疏肝解郁,且和胃止呕。故胆气条达,三焦和畅,枢机运转,升降协调,“上焦得通,津液得下”。则便结自除。

大柴胡汤

《伤寒论》103条:“太阳病,过经十余日,反二、三下之。后四、五日,柴胡证仍在者,先与小柴胡。呕不止、心下急、郁郁微烦者,为未解也,与大柴胡汤下之则愈。”

“呕不止、心下急、郁郁微烦”说明:邪由少阳热聚成实,兼入阳明,故去参、草之温补,加枳实、大黄行气通腑,且重用生姜至五两,重在和胃降逆、开结散饮。

付某,女,70岁,2012.8.13初诊。

主诉:便秘数年,加重10天。患者便秘多年,质不干,解之费力,胃脘及腹部胀满,疼痛,拒按,小腹胀痛,上牵及胃脘,偶嗳气,矢气少,口干口苦,胁肋胀痛,两天前感风寒,咽部不舒,偶白痰,小便频,量少,涩痛,纳寐差。舌红,苔黄厚而干,脉弦数。

处方:大柴胡汤加味

柴胡15g 黄芩10g 半夏10g 生甘草10g

熟军10g(后)白芍10g 枳实10g 火麻仁30g

杏仁15g 厚朴20g 炙甘草10g 生姜4片

大枣5枚

二诊:患者自述服药一剂,大便虽干,但解之舒畅,腹胀大减,继服原方10余剂,症状基本消失。

按:本方是小柴胡汤去人参、炙甘草,加芍药、大黄而成。小柴胡汤:和解少阳,兼见阳明里实,故去人参、炙甘草以免助邪增热;枳实、大黄:理气消痞,泻下热结;芍药缓解心下拘挛疼痛,并可滋阴养血而除烦,还可助枳实、大黄以泻热。生姜用量增至5两,以加强降逆止呕之力。诸药相合,可和解少阳兼泻阳明里实。

3 脾胃:麻子仁丸、枳术汤

麻子仁丸

《伤寒论》247条:“趺阳脉,浮而涩,浮则胃气强,涩则小便数,浮涩相搏,大便则硬,其脾为约,麻子仁丸主之。”

本方为润下的重要方剂。乃因胃肠燥热,脾津液不足,《伤寒论》称之为脾约。胃强脾弱,则脾不能为胃行其津液,津液约制不能布行而肠道失润导致大便干结,脾受胃热,津输失司,使津液不行其常道,偏渗于膀胱则小便频数,此即脾约证。

方用麻仁、杏仁、白芍养阴润燥;大黄、枳实、厚朴泻热通腑;炼蜜为丸甘缓润。本方为丸剂,食服十丸,意在缓下,润肠通便。常用于:脾胃功能运化失常之胃热肠燥,脾约便秘证。大便干结,小便频数,食欲偏旺,口干口臭,舌红苔黄燥,趺阳脉浮涩。用于胃强脾弱,脾约便秘

枳术汤

《金匮要略》原文:心下坚,大如盘,边如旋盘,水饮所作,枳术汤主之。

组成:枳实七枚、白术二两。功效:行气消痞,健脾利湿。脾弱气滞,失于输转,致水气痞结于胃部,故心下坚,如盘如杯。临床常用于:腹满、心下坚的便秘

邱某,男,70岁

主诉:腹满伴大便不通月余。刻诊:腹满,咽痛有痰色白,口苦伴异味,高血压病史,偶头沉,视物模糊,情绪低落,甲亢疾病治疗中。大便干,无力,小便频夜尿多。舌红胖苔黄中后剥脱,脉沉细。胃镜:萎缩性胃炎。肠镜:结肠黑变病。

处方:麻子仁丸合枳术汤加味连服十余剂药后自觉肠蠕动有力,大便日一行,质可。后用上方加减做丸药调理善后。

按:胃热灼津,脾运失常,不能为胃行其津液。故患者肠燥便秘,质干,解之费力,小便频,方用麻子仁丸润肠泄热通便;又见腹胀满明显,而用枳术汤行气消痞,健脾利湿。麻子仁丸为治疗体虚者及老人肠燥便秘、习惯性便秘、痔疮的常用方。方中麻子仁和杏仁宣肺润肠,是常用治疗便秘的对药,取其“肺与大肠相表里”“开天气以通地道”之理。

枳术汤中生白术健脾补虚,补益脾气,治疗便秘时常用30g~50g。枳实主治胸腹痞满而痛且大便不通者。痞是不适感,满为胀满。即患者感觉胸腹部胀闷感、疼痛感、堵塞感。这就是张仲景所谓的“心下坚”“心下硬”。大便干燥难解,或数日一行,所谓“腹大满不通”、“脾约”等。枳朮汤主治的腹胀多伴见心下痞硬“心下坚,大如盘,边如旋盘”,“心下坚”为痞满之极,故重用枳实7枚之多,是为“水饮所作”,故配伍白术,白术为经方中治水之要药(如苓桂术甘汤、泽泻汤等)。胃下垂、肝硬化腹水等常见此方证。枳实促进胃肠蠕动,加强胃排空,为中药的胃肠动力剂;白术则可以把潴留在胃肠腔的多余水分回吸收入血管,再通过肾脏排出,为中药的白蛋白。故既有胃肠动力障碍又有水液潴留时,枳术汤为首选方。

4 肾气:大黄附子汤、肾气丸。

大黄附子汤

《金匮要略.腹满寒疝宿食病脉证治篇第十》“胁下偏痛,发热,其脉弦紧,此寒也,以温药下之,宜大黄附子汤。”大黄三两,附子三枚(炮),细辛二两

主治:阳虚寒结,腹痛便秘,胁下偏痛,发热,手足厥冷,舌苔白或白腻,脉紧弦。

功用:温阳散寒,通便止痛。

刘某,男,51岁。2013年2月1日初诊。

主诉:大便秘结多年。刻诊:右胁下疼痛2年,胃脘痞满,喜温按,口干欲饮,口苦,纳寐可。大便3日1行,质干,小便黄。舌淡暗,苔黄腻。脉弦缓。曾服半夏泻心汤、小柴胡汤、金铃子散等方,脘痞胁痛等症均缓,唯大便仍多日不解,痛苦万分。根据五运六气学说,患者出生日期:1961年3月10日(辛丑年)。辛丑年,水运不及,太阴湿土司天,太阳寒水在泉;及右胁下疼痛、喜温按。故在原方基础上加大黄附子汤。服药3剂,便通痛止,后以调理脾胃善后。

按:辛年,水运不及;丑年,太阴湿土司天,太阳寒水在泉。肾司二便,水运不及,又逢湿土强,复克肾水,故便难。《内经》云:太阴湿淫所胜,“大便难,阴气不用”。《金匮要略》言:“胁下偏痛,发热,其脉紧弦,此寒也,以温药和之。宜大黄附子汤。”故在原方辨证基础上加大黄附子汤。大黄泻下通便,附子、细辛温经散寒。药达病所,肾经温煦之功能恢复正常,故便秘自已。

肾气丸

伍某,男,55岁,1987年11月7日初诊。

患者因便秘8年而就诊。大便干结,二三日至五六日一行,伴头昏目花,腰酸,四肢不温,腹中隐约冷痛,小便色清量多,尤以夜间为甚,多时一夜7-8次,舌淡苔白,脉弦细无力。曾治疗多次,然收效甚微。当属阳虚不能化气,拟温肾化气

处方:

熟地20g 附片10g 山茱萸10g 五味子10g

故纸10g 桑螵蛸10g 莲须10g 吴茱萸10g 合金匮肾气丸

二诊:夜尿次数减少,药中病机,守方再进5剂。三诊:夜尿已减至1-2次,且腹已不痛,大便亦较前通畅,隔日1次,质不干结。嘱用附桂地黄丸以善其后。经随访,迄今大便正常。

按:肾司二便”。肾阳虚衰,肾关不固,开多合少,则小便频多,致使大肠中津液不足,从而导致便秘。故此便秘,根在小便过多,而小便过多由肾虚气化失常而致。因而温肾化气摄尿,则便秘可除。此即反“利小便即所以实大便”之法而为“固小便即所以通大便”之用,为灵活变通之法也。排便通畅需肾阳的温煦功能正常,方能实现。 ---摘自《杏林40年临证手记》

作者简介

袁红霞,女,医学博士,天津中医药大学教授、研究员,博士生导师,现兼职在天津大学管理学院博士后流动站从事医疗卫生事业管理研究工作。2005年至2006年在英国曼彻斯特大学医学院做高级访问学者。授聘为中华中医药学会脾胃病分会急症副主任委员、副秘书长,中华中医药学会老年分会委员,中国医疗促进会胃病专业委员会副会长、常务理事,天津市中医药学会理事,天津市中西医结合学会中青年委员会常务委员,《中国腹部疾病杂志》编委、《天津中医药大学学报》编委。

  评论这张
 
阅读(81)|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