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得健养生堂

溶经方于刮痧拨罐以养生治病,合食疗培元觅健康

 
 
 

日志

 
 
关于我

声明,我搏客引用的文章只用作参考,并不代表我赞成文章观点,各位千万别乱用,有病去找医生才能保养好身体 我以刮痧拨罐等方法来调理身体,不见人是调不了的,不在广州或不肯来广州者,请免问病

网易考拉推荐

戴阳证与格阳证  

2017-01-07 20:35:04|  分类: 伤寒.内经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什么是格阳、戴阳?

 所谓格阳,即阴盛格阳,由于体内阴寒过盛,把微弱的阳气格拒于外,而表现为内真寒而外假热的证候。这是由于阴阳不相协调而产生的格拒现象,当阴寒过盛,阳气相当衰弱,阴阳不能相互维系,就会出现强阴把弱阳格拒于外的病理现象。戴阳也是格阳的一种,是上下格拒类型。阴寒盛极于下,把弱阳排斥于上,从而出现面色浮红,口鼻出血等表现。《伤寒论》中所说的“面色赤”“面红如妆”,指的就是戴阳证。

  格阳、戴阳都属于真寒假热证。格阳是内真寒外假热,阴盛格阳于体表;戴阳是下真寒而上假热,阴寒盛格阳于头面。事实上,疾病发展到阴阳格拒的严重阶段,格阳证、戴阳证常同时出现。因而,格阳、戴阳两者常可互见,不能截然分开。

    戴阳,指重病后期出现面红颧赤的征象。常兼见下利完谷、手足厥冷、里寒外热、脉微欲绝等症。多由命门火衰、虚阳上浮所致。治宜回阳通脉,如通脉四逆汤等。

  阳气因下焦虚寒而浮越於上,出现下真寒而上假热的证候,称为“戴阳”。患者见气短,呼吸迫促,倦怠懒言,勉强说话即感上气不接下气,头晕心悸,足冷,小便清,大便稀溏,舌胖嫩,苔黑而润。这些都是真寒的表现。但面色浮红,口鼻有时出血,口燥齿浮,脉浮大,按之空虚无力。这些是假热的症状。

  当今有大量应用糖皮质激素引起的面颧红赤现象,可以是否理解为戴阳,是否可以戴阳的症状进行辨证论治。

    格阳,指体内阴寒过胜,阳气被拒于外,出现内真寒而外假热的症候。临床常见某些寒证因阴寒过盛于内,反而外见浮热、口渴、手足躁动不安、脉洪大等假热症状。但病人身虽热,却反而喜盖衣被;口虽渴而饮水不多,喜热饮或漱水而不欲饮,手足躁动,但神态清楚;脉虽洪大,但按之无力。 

    系指阴寒之邪盛极于内,逼迫阳气浮越于外,相互格拒、排斥的一种病理状态。其疾病的本质虽然是阴寒内盛,但由于其格阳于外,故其临床表现,反见面红烦热、欲去衣被、口渴、狂躁不安等热象。因其阴寒内盛,格阳于外所致,故为真寒假热。 此外,阴盛于下,虚阳浮越,亦可见面红如火,称为戴阳,亦是阳虚阴盛,阴阳之间不相维系的一种表现。临床上应用“热因热用”的方法来治疗真寒假热病证。针对疾病的本质,用热性的药物治其真寒,真寒一去,阴阳格拒消除,假热症状也随之消失。 

附方:

    1、四逆汤

    【处方】炙甘草12g,干姜9g, 附子10g。

    【主治】伤寒太阳病误汗伤阳,及阳明、太阴、少阴、厥阴病、霍乱病等症见四肢厥逆,恶寒踡卧,呕吐不渴,腹痛下利,神衰欲寐,舌苔白滑,脉微欲绝者,以及瘟疫、疟疾、厥证、脱证、痛证见有上述症状,属阴证者。现常用于心肌梗塞、心衰、急慢性胃肠炎吐泻过多,各种高热大汗所致之虚脱,各种因素所致的休克等属于阳衰阴盛者。

    【功效】温中祛寒,回阳救逆。

    主要成份是甘草酸,具有升压、强心、抗休克的功效。临床上用于治疗高血压、心肌梗塞、休克、胃下垂等症。

    2、通脉四逆汤

    【处方】附子20g,干姜12g,炙甘草6g。

  【功效】破阴回阳,通达内外。

  【主治】少阴病,阴盛格阳证。下利清谷,里寒外热,手足厥逆,脉微欲绝,身反不恶寒,其人面色赤,或腹痛,或干呕,或咽痛,或利止,脉不出者。

  【方解】通脉四逆汤证除“少阴四逆”外,更有“身反不恶寒,其人面色赤,或腹痛,或干呕,或咽痛,或利止,脉不出”等,是阴盛格阳、真阳欲脱之危象,所以在四逆汤的基础上重用姜、附用量,冀能阳回脉复,故方后注明“分温再服,其脉即出者愈”。若吐下都止,汗出而厥,四肢拘急不解,脉微欲绝者,是真阴真阳大虚欲脱之危象,故加苦寒之胆汁,既防寒邪拒药,又引虚阳复归于阴中,亦是反佐之妙用。是以方后注明:“无猪胆,以羊胆代之”。

  【化裁】若“吐已下断,汗出而厥,四肢拘急不解,脉微欲绝者”,加猪胆汁半合(5ml),名“通脉四逆加猪胆汁汤”。“分温再服,其脉即来。无猪胆,以羊胆代之。”

    【加减】面色赤者加葱9茎;腹中痛者去葱加芍药6克;呕者加生姜6克;咽痛者去芍药加桔梗3克;利止脉不出者,去桔梗加人参6克。

    【四逆汤与通脉四逆汤的区别】四逆汤的药物组成是:附子一枚,干姜一两半,炙甘草二两,功效:回阳救逆,主治:少阴病。四肢厥逆,神衰欲寐,恶寒倦卧,呕吐不渴,腹痛下利,舌苔白滑,脉沉微细,或太阳病汗多亡阳证,见四肢厥逆,面色苍白,脉微细者。

    通脉四逆汤的药物组成是:附子一大枚,干姜三两,炙甘草二两。功效:回阳通脉。主治:少阴证,阴盛格阳证。所以通脉四逆汤是在四逆汤的基础上加重姜,附的用量,意在阳回脉复。其主治证是在少阴四逆证以外还有阴盛格阳,真阳欲脱的危象表现。所以这两个方子是药量增减的变化!

    3、白通汤

    【组成】生附子10g,干姜9g, 葱白四根。

  【功用】 破阴回阳,宣通上下。

  【主治】 少阴病阴盛戴阳证。手足厥逆,下利,脉微,面赤者。

  【方解】白通汤即四逆汤去甘草,减少干姜用量,再加葱白而成。主治阴寒盛于下焦,急需通阳破阴,以防阴盛逼阳,所以用辛温通阳之葱白,合姜、附以通阳复脉。因下利甚者,阴液必伤,所以减干姜之燥热,寓有护阴之意。若利不止,厥逆无脉,干呕烦者,是阴寒盛于里,阳气欲上脱,阴气欲下脱之危象,所以急当用大辛大热之剂通阳复脉,并加胆汁、人尿滋阴以和阳,是反佐之法。原文有“服汤,脉暴出者死,微续者生。”方后还有“若无胆,亦可用”,可知重在人尿。这些都是白通加猪胆汁汤证治精细之处,与通脉四逆汤之“无猪胆,以羊胆代之”之反佐法,皆有深意,须详加领悟。

    4、茯苓四逆汤

    【组成】茯苓12g,人参3g,生附子10g,炙甘草6g,干姜4.5g。

  【主治】伤寒,发汗或下后,病仍不解,烦躁者。

戴阳证与格阳证 养阳长寿国医堂

跟着苏伟养阳增寿长寿堂学中医 做自己和家人幸福安康医生主人.

 “戴阳证”和“格阳证”是少阴病阴寒内盛四逆汤证的进一步发展,阴寒盛极与阳气相格拒,寒逼阳越,但因其阳越程度不同,量之多少不一,故结合症状表现部位,将其区分为“戴阳证”和“格阳证”。

戴阳证
关于“戴”的含义,《说文》云:“分物得增益曰‘戴’。”段玉裁注:“引申之凡加于上皆曰‘戴’。”即凡加在头、颈、面、肩上、胸以上的事物均为“戴”。故《尔雅》说:“戴,覆也。”《孝经·援神契》注:“在上曰戴。”可见,“戴阳”即“阳在头面”之意。因阳气具有向外、向上的特性,故“戴阳证”指因寒邪内盛,逼阳上越,集于头面,而见面红如妆的证候。

《伤寒论》第314条说:“少阴病,下利,白通汤主之。”第315条说:“少阴病,下利,脉微者,与白通汤;利不止,厥逆,无脉,干呕,烦者,白通加猪胆汁汤主之。服汤脉暴出者死。微续者生。”

少阴病下利、脉微,是少阴病实寒四逆汤证“恶寒踡卧、手足厥逆、呕吐泄泻、下利清谷、脉微欲绝”的简略表述,从症状描述上看,并无阳气外越上浮的面赤表现,但从治疗用方中葱白通阳的作用来看,可以确定本证是阳气被阴寒逼迫上越的戴阳证,即除了典型实寒四逆汤证的临床表现外,应有阳气上越而引起的面红如妆等症状。

白通汤中,以葱白四茎替换四逆汤原方中之炙甘草,除四逆汤原有的祛寒回阳功能外,加入葱白以通阳气,使上越之阳回复归位,故名之曰白通汤。

从该方主治可以看出,本证上越之阳是因阴寒所逼而上越,并非因阳虚至极而外越,否则当以桂附大补阳气,而不能再用葱白通透——其证以寒盛为主要矛盾,而阳气并不太虚,也反证四逆汤证是以寒盛为主的实寒证,而非以阳虚为主的虚寒证。

寒盛阳越形成戴阳证,以白通汤治疗。服用白通汤后,不惟下利没有停止,厥逆仍在,且脉微变为无脉,呕吐转为干呕,更陡增烦躁,此既非药不中病,也非病情加重,而是内寒太盛,突然服入大辛大热药物,寒热相互格拒,一时气机窒塞所致,故治疗仍用白通汤,并加入人尿、猪胆汁等寒凉之品以反佐热药,即所谓的“治寒以寒”“甚者从之”之意。
服用白通加猪胆汁汤后,若脉搏骤然暴出,是阳气突泄之危象;若脉搏时断时续,慢慢增强,则是阴寒渐退,阳气回归之佳兆,故云“服汤脉暴出者死,微续者生。”

格阳证
“格”,本意为树木的枝杈。司马相如《上林赋》:“夭娇枝格,偃蹇杪颠。”引申为“阻止、搁置”。《史记·孙子吴起列传》谓:“形格势禁,则自为解耳。”此处“格”即“格拒、格格不入”之意。格阳证指因阴寒内盛,格拒阳气,使阳气不得归位,反而外越,出现一系列寒盛于内,阳浮于外的临床表现。
《伤寒论》第317条:“少阴病,下利清谷,里寒外热,手足厥逆,脉微欲绝,身反不恶寒,其人面色赤,或腹痛,或干呕,或咽痛,或利止脉不出者,通脉四逆汤主之。”此少阴实寒四逆汤证的典型证候,原文直接点出其病机是“里寒”,而非阳虚;与四逆汤证不同之处在于点出“里寒”的同时,又提出“外热”。“外热”不是病机,而是症状,是体表发热。

此“外热”自何而来的呢?系内寒逼阳外越,阳气浮越于表所致。此与阳虚发热有所区别,阳虚发热尽管体温有所升高,但病人仍旧恶寒;同时,与表证体温升高,病人怕冷的发热恶寒并见也不相同,与阳明热证的发热恶热更是有明显区别。除外热、身反不恶寒外的格阳表现外,还有阳气上浮“其人面色赤”的戴阳表现。

格阳证何以又出现了戴阳的表现呢?一是由阳气向上向外的特性所决定——既然阴寒内盛,逼阳外越,阳气浮越到肌表,那么必然也会向上浮腾,故格阳证既有发热、身反不恶寒,也有其人面色赤。二是由外越的阳气的多少所决定——戴阳证中阳气浮越较少,阳气又有向上的特性,故集中在上部头面而成戴阳证;而格阳证中阳气大量外越、上浮,弥漫体表上下,故格阳证中也有戴阳证之表现。

比较而言,戴阳证是阴寒内盛,逼阳上越,阳气外越较少,仅限于头面上部,故仅见面红如妆;格阳证则是阴寒盛极,逼阳外越,阳气大量外浮,体表头面均有,故见发热不恶寒,其人面色赤——类似浴池的水蒸气,量少时则集中在上部天花板,量大时则弥漫于整个房间。

从某种意义上讲,戴阳也是阴寒与阳气格拒,故戴阳证之实质也是格阳;格阳证阳气也上浮头面,故格阳证也包含了戴阳。格阳、戴阳,只是为了区别两证阳气浮越程度和部位的不同。治疗上,都以祛寒为主——戴阳证以通阳为辅,故以四逆汤甘草易葱白;格阳以回阳为辅,故以四逆汤加重药物用量。
格阳证的治疗用通脉四逆汤,方用炙甘草二两、生附子大者一枚、干姜三两(强人可四两)。从药量来看,与白通汤的葱白四茎、干姜一两、生附子一枚比较药物用量明显较大,说明格阳证无论是阴寒盛的程度,还是阳越的程度,都比戴阳证重,故格阳证自然也包含了戴阳证。
在方药加减中,“面色赤者,加葱九茎”,这分明是白通汤方意。面色赤是戴阳的特征表现,加葱白九茎,又明显多于白通汤的葱白四茎,其通阳力量显然更强更大。
加入中国最具影响力的中医文化平台——“苏伟养阳增寿长寿堂”公众微信:woaisudewei

戴阳证与格阳证 新国医 作者:梁华龙

“戴阳证”和“格阳证”是少阴病阴寒内盛四逆汤证的进一步发展,阴寒盛极与阳气相格拒,寒逼阳越,但因其阳越程度不同,量之多少不一,故结合症状表现部位,将其区分为“戴阳证”和“格阳证”。

戴阳证

关于“戴”的含义,《说文》云:“分物得增益曰‘戴’。”段玉裁注:“引申之凡加于上皆曰‘戴’。”即凡加在头、颈、面、肩上、胸以上的事物均为“戴”。故《尔雅》说:“戴,覆也。”《孝经·援神契》注:“在上曰戴。”可见,“戴阳”即“阳在头面”之意。因阳气具有向外、向上的特性,故“戴阳证”指因寒邪内盛,逼阳上越,集于头面,而见面红如妆的证候。

《伤寒论》第314条说:“少阴病,下利,白通汤主之。”第315条说:“少阴病,下利,脉微者,与白通汤;利不止,厥逆,无脉,干呕,烦者,白通加猪胆汁汤主之。服汤脉暴出者死。微续者生。”
少阴病下利、脉微,是少阴病实寒四逆汤证“恶寒踡卧、手足厥逆、呕吐泄泻、下利清谷、脉微欲绝”的简略表述,从症状描述上看,并无阳气外越上浮的面赤表现,但从治疗用方中葱白通阳的作用来看,可以确定本证是阳气被阴寒逼迫上越的戴阳证,即除了典型实寒四逆汤证的临床表现外,应有阳气上越而引起的面红如妆等症状。

白通汤中,以葱白四茎替换四逆汤原方中之炙甘草,除四逆汤原有的祛寒回阳功能外,加入葱白以通阳气,使上越之阳回复归位,故名之曰白通汤

该方主治可以看出,本证上越之阳是因阴寒所逼而上越,并非因阳虚至极而外越,否则当以桂附大补阳气,而不能再用葱白通透——其证以寒盛为主要矛盾,而阳气并不太虚,也反证四逆汤证是以寒盛为主的实寒证,而非以阳虚为主的虚寒证。

寒盛阳越形成戴阳证,以白通汤治疗。服用白通汤后,不惟下利没有停止,厥逆仍在,且脉微变为无脉,呕吐转为干呕,更陡增烦躁,此既非药不中病,也非病情加重,而是内寒太盛,突然服入大辛大热药物,寒热相互格拒,一时气机窒塞所致,故治疗仍用白通汤,并加入人尿、猪胆汁等寒凉之品以反佐热药,即所谓的“治寒以寒”“甚者从之”之意。

服用白通加猪胆汁汤后,若脉搏骤然暴出,是阳气突泄之危象;若脉搏时断时续,慢慢增强,则是阴寒渐退,阳气回归之佳兆,故云“服汤脉暴出者死,微续者生。”


格阳证

“格”,本意为树木的枝杈。司马相如《上林赋》:“夭娇枝格,偃蹇杪颠。”引申为“阻止、搁置”。《史记·孙子吴起列传》谓:“形格势禁,则自为解耳。”此处“格”即“格拒、格格不入”之意格阳证指因阴寒内盛,格拒阳气,使阳气不得归位,反而外越,出现一系列寒盛于内,阳浮于外的临床表现

《伤寒论》第317条:“少阴病,下利清谷,里寒外热,手足厥逆,脉微欲绝,身反不恶寒,其人面色赤,或腹痛,或干呕,或咽痛,或利止脉不出者,通脉四逆汤主之。”此少阴实寒四逆汤证的典型证候,原文直接点出其病机是“里寒”,而非阳虚与四逆汤证不同之处在于点出“里寒”的同时,又提出“外热”。 “外热”不是病机,而是症状,是体表发热。

此“外热”自何而来的呢?系内寒逼阳外越,阳气浮越于表所致此与阳虚发热有所区别,阳虚发热尽管体温有所升高,但病人仍旧恶寒;同时,与表证体温升高,病人怕冷的发热恶寒并见也不相同,与阳明热证的发热恶热更是有明显区别。除外热、身反不恶寒外的格阳表现外,还有阳气上浮“其人面色赤”的戴阳表现。

格阳证何以又出现了戴阳的表现呢?一是由阳气向上向外的特性所决定——既然阴寒内盛,逼阳外越,阳气浮越到肌表,那么必然也会向上浮腾,故格阳证既有发热、身反不恶寒,也有其人面色赤。二是由外越的阳气的多少所决定——戴阳证中阳气浮越较少,阳气又有向上的特性,故集中在上部头面而成戴阳证;而格阳证中阳气大量外越、上浮,弥漫体表上下,故格阳证中也有戴阳证之表现

比较而言,
戴阳证是阴寒内盛,逼阳上越,阳气外越较少,仅限于头面上部,故仅见面红如妆;
格阳证则是阴寒盛极,逼阳外越,阳气大量外浮,体表头面均有,故见发热不恶寒,其人面色赤——类似浴池的水蒸气,量少时则集中在上部天花板,量大时则弥漫于整个房间

从某种意义上讲,戴阳也是阴寒与阳气格拒,故戴阳证之实质也是格阳;格阳证阳气也上浮头面,故格阳证也包含了戴阳。格阳、戴阳,只是为了区别两证阳气浮越程度和部位的不同。治疗上,都以祛寒为主——戴阳证以通阳为辅,故以四逆汤甘草易葱白;格阳以回阳为辅,故以四逆汤加重药物用量

格阳证的治疗用通脉四逆汤,方用炙甘草二两、生附子大者一枚、干姜三两(强人可四两)。从药量来看,与白通汤的葱白四茎、干姜一两、生附子一枚比较药物用量明显较大,说明格阳证无论是阴寒盛的程度,还是阳越的程度,都比戴阳证重,故格阳证自然也包含了戴阳证。

在方药加减中,“面色赤者,加葱九茎”,这分明是白通汤方意。面色赤是戴阳的特征表现,加葱白九茎,又明显多于白通汤的葱白四茎,其通阳力量显然更强更大
摘自《中国中医药报》 作者:梁华龙

伤寒论》钩沉与正误(17) 戴阳证与格阳证 梁华龙

“戴阳证”和“格阳证”是少阴病阴寒内盛四逆汤证的进一步发展,阴寒盛极与阳气相格拒,寒逼阳越,但因其阳越程度不同,量之多少不一,故结合症状表现部位,将其区分为“戴阳证”和“格阳证”。
  
戴阳证
  
关于“戴”的含义,《说文》云:“分物得增益曰‘戴’。”段玉裁注:“引申之凡加于上皆曰‘戴’。”即凡加在头、颈、面、肩上、胸以上的事物均为“戴”。故《尔雅》说:“戴,覆也。”《孝经·援神契》注:“在上曰戴。”可见,“戴阳”即“阳在头面”之意。因阳气具有向外、向上的特性,故“戴阳证”指因寒邪内盛,逼阳上越,集于头面,而见面红如妆的证候。
  
《伤寒论》第314条说:“少阴病,下利,白通汤主之。”第315条说:“少阴病,下利,脉微者,与白通汤;利不止,厥逆,无脉,干呕,烦者,白通加猪胆汁汤主之。服汤脉暴出者死。微续者生。”
  
少阴病下利、脉微,是少阴病实寒四逆汤证“恶寒踡卧、手足厥逆、呕吐泄泻、下利清谷、脉微欲绝”的简略表述,从症状描述上看,并无阳气外越上浮的面赤表现,但从治疗用方中葱白通阳的作用来看,可以确定本证是阳气被阴寒逼迫上越的戴阳证,即除了典型实寒四逆汤证的临床表现外,应有阳气上越而引起的面红如妆等症状。
  
白通汤中,以葱白四茎替换四逆汤原方中之炙甘草,除四逆汤原有的祛寒回阳功能外,加入葱白以通阳气,使上越之阳回复归位,故名之曰白通汤。
  
从该方主治可以看出,本证上越之阳是因阴寒所逼而上越,并非因阳虚至极而外越,否则当以桂附大补阳气,而不能再用葱白通透——其证以寒盛为主要矛盾,而阳气并不太虚,也反证四逆汤证是以寒盛为主的实寒证,而非以阳虚为主的虚寒证。
  
寒盛阳越形成戴阳证,以白通汤治疗。服用白通汤后,不惟下利没有停止,厥逆仍在,且脉微变为无脉,呕吐转为干呕,更陡增烦躁,此既非药不中病,也非病情加重,而是内寒太盛,突然服入大辛大热药物,寒热相互格拒,一时气机窒塞所致,故治疗仍用白通汤,并加入人尿、猪胆汁等寒凉之品以反佐热药,即所谓的“治寒以寒”“甚者从之”之意。
  
服用白通加猪胆汁汤后,若脉搏骤然暴出,是阳气突泄之危象;若脉搏时断时续,慢慢增强,则是阴寒渐退,阳气回归之佳兆,故云“服汤脉暴出者死,微续者生。”
  
格阳证
  
“格”,本意为树木的枝杈。司马相如《上林赋》:“夭娇枝格,偃蹇杪颠。”引申为“阻止、搁置”。《史记·孙子吴起列传》谓:“形格势禁,则自为解耳。”此处“格”即“格拒、格格不入”之意。格阳证指因阴寒内盛,格拒阳气,使阳气不得归位,反而外越,出现一系列寒盛于内,阳浮于外的临床表现。
  
《伤寒论》第317条:“少阴病,下利清谷,里寒外热,手足厥逆,脉微欲绝,身反不恶寒,其人面色赤,或腹痛,或干呕,或咽痛,或利止脉不出者,通脉四逆汤主之。”此少阴实寒四逆汤证的典型证候,原文直接点出其病机是“里寒”,而非阳虚;与四逆汤证不同之处在于点出“里寒”的同时,又提出“外热”。 “外热”不是病机,而是症状,是体表发热。
  
此“外热”自何而来的呢?系内寒逼阳外越,阳气浮越于表所致。此与阳虚发热有所区别,阳虚发热尽管体温有所升高,但病人仍旧恶寒;同时,与表证体温升高,病人怕冷的发热恶寒并见也不相同,与阳明热证的发热恶热更是有明显区别。除外热、身反不恶寒外的格阳表现外,还有阳气上浮“其人面色赤”的戴阳表现。

格阳证何以又出现了戴阳的表现呢?一是由阳气向上向外的特性所决定——既然阴寒内盛,逼阳外越,阳气浮越到肌表,那么必然也会向上浮腾,故格阳证既有发热、身反不恶寒,也有其人面色赤。二是由外越的阳气的多少所决定——戴阳证中阳气浮越较少,阳气又有向上的特性,故集中在上部头面而成戴阳证;而格阳证中阳气大量外越、上浮,弥漫体表上下,故格阳证中也有戴阳证之表现。
  
比较而言,戴阳证是阴寒内盛,逼阳上越,阳气外越较少,仅限于头面上部,故仅见面红如妆;格阳证则是阴寒盛极,逼阳外越,阳气大量外浮,体表头面均有,故见发热不恶寒,其人面色赤——类似浴池的水蒸气,量少时则集中在上部天花板,量大时则弥漫于整个房间。
  
从某种意义上讲,戴阳也是阴寒与阳气格拒,故戴阳证之实质也是格阳;格阳证阳气也上浮头面,故格阳证也包含了戴阳。格阳、戴阳,只是为了区别两证阳气浮越程度和部位的不同。治疗上,都以祛寒为主——戴阳证以通阳为辅,故以四逆汤甘草易葱白;格阳以回阳为辅,故以四逆汤加重药物用量。
  
格阳证的治疗用通脉四逆汤,方用炙甘草二两、生附子大者一枚、干姜三两(强人可四两)。从药量来看,与白通汤的葱白四茎、干姜一两、生附子一枚比较药物用量明显较大,说明格阳证无论是阴寒盛的程度,还是阳越的程度,都比戴阳证重,故格阳证自然也包含了戴阳证。

在方药加减中,“面色赤者,加葱九茎”,这分明是白通汤方意。面色赤是戴阳的特征表现,加葱白九茎,又明显多于白通汤的葱白四茎,其通阳力量显然更强更大。
  评论这张
 
阅读(64)|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