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得健养生堂

溶经方于刮痧拨罐以养生治病,合食疗培元觅健康

 
 
 

日志

 
 
关于我

声明,我搏客引用的文章只用作参考,并不代表我赞成文章观点,各位千万别乱用,有病去找医生才能保养好身体 我以刮痧拨罐等方法来调理身体,不见人是调不了的,不在广州或不肯来广州者,请免问病

网易考拉推荐

半夏秫米汤  

2017-01-06 01:38:1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失眠第一方————半夏秫米汤

发表者:赵东奇 5963人已访问

半夏秫米汤即《灵枢》卷十之半夏汤,为《内经》仅有十方之一,专为不寐而设。原文记载其组成、用法及功效“以流水千里以外者八升,扬之万遍,取其清五升煮之,炊苇薪,火沸,置秫米一升,治半夏五合,徐炊,令竭为一升去其滓,饮汁一小杯,日三,稍益,以知为度。故其病新发者,复杯则卧,汗出则已矣;久者,三饮而已也。”为治疗不寐之良方,功效显著。《方剂大词典》收载有此方,但其“主治仅记为‘痰湿内阻,胃气不和之失眠”,现代许多医者也多将其用于饮食不节,宿食停滞,“胃不和则卧不安”的失眠,窃以为有所不妥,如此大大地局限的了半夏秫米汤在临床上的使用范围,也有违于《内经》设本方的主旨。

   《内经》称失眠为“不得卧”、“目不瞑”、“卧不安”、“不眠”等,相关论述散见于《灵枢·营卫生会》、《灵枢·邪客》、《灵枢·大惑论》及《素问·逆调论篇》等20余处文献中,对于失眠的认识已经比较丰富半。夏秫米汤无论是立方立旨、方药组成还是煎服法等方面,都对后世临床失眠病证治疗产生了极其深远的影响,后世方书及历代医家屡有记载,许多治疗失眠的传世之方也是以此为祖方,故半夏秫米汤堪称“治疗失眠第一方”。试简要论述如下。

1 立方依据

1.1 睡眠生理《内经》认为,生理睡眠发生的根本机制是营卫之气的正常运行。《内经》的睡眠理论,实际上是在“人体五脏与四时阴阳相通应”的观念指导下形成的,人体的阴阳消长与自然界阴阳变化的节律相应,而有睡眠与觉醒活动的日节律,正如《灵枢·口问》云:“阳气尽,阴气盛,则目瞑;阴气尽而阳气盛则寤矣。”

   这种人与自然统一的综合睡眠机制,其中心环节,就是营卫之气的运行,即人体是通过营卫之气来对生理性睡眠节律进行调控。《灵枢·营卫生会》云:“营在脉中,卫在脉外,五十而复大会,阴阳相贯如环无端。卫气行于阴二十五度,行于阳二十五,分为昼夜,故气至阳而起,至阴而止,夜半而大会,万民皆卧,命日合阴,平旦阴尽而阳受气,如是元已,与天地同纪。”《灵枢·大惑论》亦云:“夫卫气者,昼日常行于阳,夜行于阴,故阳气尽则卧,阴气尽则寤。”都对营卫运行、阴阳相贯的生理进行了明白的阐述,指出营、卫之气按不同的经脉次序运行五十周后,于夜半子时相会于手太阴肺经,并循环往复。卫气日行于阳经,则阳经之气盛而主动,神动而出于舍即寤,人精力充沛,精神饱满;卫气夜行于阴经,则阴经之气盛而主静,神静而入于舍即寐,人疲乏困顿,需睡眠休息。因而,对于人体生理睡眠节律的维持,营卫之气的正常运行,机体阴阳调和是根本。

1.2 睡眠基本病理由于睡眠觉醒生理节律的根本机制在于营卫之气的正常运行,《内经》认为,卫气运行不循于常道,阳不能够入于阴,营卫失调,则是失眠一类病证的基本病机。卫气日间行于六阳经(属六腑),夜间行于六阴经(属五脏),因而各种致病因素,包括脏腑(无论哪脏哪腑)功能失调、邪气入侵客止于体内以及体质差异因素等,凡影响到卫气的运行,使营卫之气运行失度者,都可致阳不入于阴,阴阳相交之路受阻而影响睡眠,导致多种失眠病证发生。

    《灵枢·邪客》指出:“厥气客于五脏六腑则卫气独卫其外,行于阳,不得人于阴。行于阳则阳气盛,阳气盛则阳面满,不得入于阴,阴虚,故目不瞑。”《灵枢·大惑论》亦言:“卫气不得入于阴,常留于阳,留于阳则阳气满,阳气满则阳跷盛,不得入于阴则阴气虚,故目不得瞑矣。”皆指卫气滞留于阳经,夜晚不能尽行于阴分而失眠。此“阴虚,故目不眠”与一般所谓“阴虚”(如六味地黄汤证)的概念有不同,乃卫气运行失常之阳盛于外阴虚于内,阴阳不相交通。

1.3 治法确立明确了营卫失度、阴阳失和的失眠基本病机,《内经》就提出了具体的施治原则和方法。《灵枢·邪客》云:“补其不足,泻其有余,调其虚实,以通其道,而去其邪。”所谓“通其道”者,谓祛除厥逆之邪气,开通阴阳交会的道路,使阴阳之气调和贯通,则能安卧入眠,故《灵枢·邪客》其后又借黄帝之言评半夏秫米汤日:“此所谓决渎壅塞,经络大通,阴阳得和者也。”由此而能“阴阳已通,其卧立至”。所以失眠病证的基本治疗法则就是:补泻兼施,交通阴阳,和调营卫。体现贯彻此法则的基本方是半夏秫米汤。

2 运用

2.1 辨证要点临床症状即以失眠为主症,轻者每晚能睡2、3小时,重者数日彻夜不眠,昼日神倦体乏,头晕纳减,甚至神志恍惚。具备上症,即可应用此法此方;伴有其它见症时,则可根据中医辨证适当分型论治。

2.2 组方分析半夏秫米汤由半夏、秫米二药组成,药味简单而意旨深厚。半夏性温味甘能通阳,降逆而通泄卫气,李时珍《本草纲目》言半夏能除“目不得瞑”,现代药理研究也表明,法半夏有良好的镇静神经中枢的作用;秫米性味甘凉能养营,益阴而通利大肠,李时珍说:“秫,治阳盛阴虚,夜不得眠,半夏汤(即半夏秫米汤)中用之,取其益阴气而利大肠也,大肠利则阳不盛矣。”(《本草纲目》卷二十三谷部);“流水千里以外,扬之万遍”者,即后人所谓甘澜水,其源远流长,能荡涤邪秽,疏通下达,取此煎药可以调和阴阳。半夏、秫米合用,而助以甘澜水,使本方有通有补、有升有降,共成补虚泄实、沟通阴阳、和利营卫之功。所谓“通其道而去其邪”,则“其卧立至”。故凡失眠病证,皆可以此方为基本方治疗。另可根据具体病情,做适当化裁,如心脾两虚加党参、炒白术,痰热扰心加黄连、淡竹茹,食滞胃脘加陈皮、六神曲等。方中半夏的用量较大,可为常用量的4-6倍,常可用至40-60g。秫米,《类经》注为“糯小米也”、“北人呼为小黄米”,因药房不备,今医多遵吴鞠通意,代之以薏苡仁。

2.3 病案举例病案1.金某某,女,21岁。久患失眠,每晚只能入寐三四小时,即使寐亦多梦易醒,醒时口苦,但不口渴,痰多食少,食后噫气,多食则吐,进干饭则梗阻胃脘,大便隔日一行而硬结涩痛难下,舌润,脉濡细稍数。1963年4月23日初诊投以《灵枢》半夏汤加味(半夏一两,糯米二两,夜交藤一两),连服3剂,失眠显著好转,每晚上床不久,即能人寐直至天亮,只是稍有响声即被惊醒,但亦随醒随睡,不似过去醒则不能再入睡,大便虽仍硬而易出,不似过去艰涩难下,痰亦大减,食欲渐开,但食后仍感胃脘不适而时时噫气;复诊守上方加旋覆花、陈皮、甘草各五钱,再进3剂,大便通畅,失眠痊愈。(万友生《伤寒知要》)

病案2.龚某某,女,26岁,1977年4月28日诊治。失眠半年,每夜服泰尔登两粒方能人睡。口苦,胸闷,心烦,急躁易怒,心悸,时有恐怖感。舌苔黄腻,脉弦滑。证属痰热扰心,即以上方(半夏秫米汤:法半夏、薏苡仁各60g)加黄连15g。嘱停西药。服药当夜即能安静入睡,梦少,口苦、胸闷、心烦亦减。继服2剂,诸症如失。(《新中医》1983年第ll期)

 

病案3.某女,40岁。半年前因与人吵架而致心烦不寐,难以入睡,甚至彻夜不眠,伴有头痛头沉,五心烦热,半年来服用安定、舒乐安定,效果不佳。给予半夏秫米汤,7天后睡眠大为改善;继用7天,诸症若无,随访半年无复发。(《中医药临床杂志》2004年第3期)

付春梅(江西中医学院南昌330006)  江西中医药2005年12月第12期总36卷第276期

半夏秫米汤:治疗失眠的千年古方 (转载)

发表者:赵东奇 473人已访问

在写此文时,我想重点强调一点,下文中所涉及到的方药,必须在医师指导下方可服用,无他,方中所用到的半夏有剧毒,倘随便服用,或可危及生命。切记!

好了,上面的话挺骇人的,下面咱们调整一下紧张气氛,说点稍微轻松点的吧。

半夏

半夏其实可以很温厚,只要你把它给煮熟了(简而言之,生半夏让人中毒的原因同生山药粘液可让人过敏而熟山药则食用安全相类似)。医圣张仲景在世时,便特别青睐半夏,更在其著作《伤寒论》中多次使用到半夏,每每药到病除。

开头我那么说,仅仅是给不明情况者提个醒:中药方剂不是白开水,在还没搞清楚到底怎么喝之前不能张口便喝。

关于失眠的话题

从中医的角度来说,引起失眠的原因有很多,或由阳盛阴虚(《宋案》),或由心肾不交(《边案》),或由胃气失和(《陈案》),或由营卫失常(《扈案》),但无论哪种病机,终究越不过“阴阳失和,阳不入阴”八个字。因此,在施治的过程中,须当以调和阴阳为根本,在此基础上再辅以交通心肾、和胃祛痰、镇敛心神之法。

今厥气客于五脏六腑,则卫气独行其外,行于阳,不得入于阴。行于阳则阳气盛,阳气盛则阳蹻满,不得入于阴,阴虚,故目不瞑……。补其不足,泻其有余,调其虚实,以通其道而去其邪,饮以半夏汤一剂,阴阳已通,其卧立至。……其汤方,以流水千里以外者八升,扬之万遍,取其清五升,煮之,炊以苇薪,火沸,置秫米一升,治半夏五合,徐炊,令竭为一升半,去其滓,饮汁一小杯,日三稍益,以知为度。故其病新发者,覆杯则卧,汗出则已矣,此所谓决渎壅塞,经络大通,阴阳和得者也。

上文给出的方剂是半夏秫米汤,为《内经》十三方之一。

组成:生半夏五合(约65g),秫米一升(200ml)。

煎服方法:半夏、秫米合用,并助以甘澜水;久煎,过滤之后只喝滤液;睡前服用。

关于此方,《方剂大词典》有收载,但其主治仅记为治疗“痰湿内阻,胃气不和之失眠”,大抵是因为方中半夏有治疗腹胀、除脾湿的缘故,因此其将半夏秫米汤归类为治疗“痰湿内阻,胃气不和之失眠”,此举虽稳妥,但有违于《内经》设本方的主旨,极大的局限了半夏秫米汤的功效。临床疗效证明,半夏秫米汤在“失眠界”虽不至于“一方平天下”,但其治疗范围绝不限于“痰湿内阻,胃气不和之失眠”。

半夏,辛散温燥有毒,主入脾胃兼入肺,能行水湿,降逆气。据《礼记.目令》记载:五月半夏生,盖当夏之半也。”其生当夏季之半,即夏至前后,夏至一阴生,为大自然阴阳交会之期,取象比类,格物致知,半夏可为引阳入阴而使阴阳交会的药物。《本经疏证》云: “半夏味辛气平,体滑性燥 ,故其为用 ,辛取其开结 ,平取其止逆 ,滑取其入阴,燥取其助阳。而生于阳长之会,成于阴生之交,故其为功,能使人身正气自阳入阴。”《本草纲目》记载: “(半夏)治腹胀,目不得瞑。”

秫米,一说为黄糯米,一说为高粱米,《本草纲目》记载“秫,治阳盛阴虚,夜不得眠。半夏汤(即半夏秫米汤)中用之,取其益阴气而利大肠也,大肠利则阳不盛矣。 ”

二药一温一凉,虽简单无华,但由于半夏秫米汤是针对失眠的基本病机卫气运行失常而设,故凡失眠病证,皆可以此方为基本方治疗。“此所谓决渎壅塞,经络大通,阴阳和得者也。”

煎服半夏汤的注意事项

01

必须在医师的指导下使用!为确保效果,可在医师的指导下,根据具体病情适当化裁,如心脾两虚加党参、炒白术,痰热扰心加黄连、淡竹茹,食滞胃脘加陈皮、六神曲等。。

02

方中半夏剂量须大,一般不可少于40g,否则无效。

03

方中半夏为生半夏,制半夏无此神效。因生半夏有黏液,具有养阴收敛阳气的作用,炮制后粘液全无,故无效。

04

秫米必须为未加工的谷米,而非现代去皮去胚后的精米。

05

原文中有这样一句话:“徐炊,令竭为一升半,去其滓”,其意思应该是说,为了让半夏之毒充分化掉,此药须煎得久一点慢一点(久煎的生半夏无毒,这也是为何古人敢用半夏治病的原因),为防万一,煮熟了的药须用滤布过滤掉,人只喝过滤之后的清汤。

06

倘若不慎半夏中毒,立即吃点生姜,切记!

半夏的选购技巧

半夏是临床上常用的一种中药,最早记载于《本经》,近年来,因为半夏药源十分紧缺,于是许多地方都用水半夏代替旱半夏来组方使用,为了同水半夏有所区分,因此半夏又被称为“旱半夏”。

截至目前,《中国药典》只收载有半夏,并没有收入水半夏,而出现水半夏与旱半夏通用的原因,多为不法药商受利益所趋,而无视水半夏是否有药用价值的事实。

因此,患者在选购半夏时,要注意一下所购之物到底是半夏还是其伪品水半夏。

以下引自百度

旱半夏与水半夏同为半夏,两者主要是通过种块形状来区别。旱半夏块茎成  球形或扁球形,直径0.5-4厘米,底部与下半部淡黄色,种茎的底部或侧部有占球径表面的三分之一或五分之一的“疤痕”。水半夏则因底部有一尖,形似犁头尖,所以水半夏又称“犁头尖”。旱半夏为“球”,水半夏为“锥”,形状很易区别。

另外,半夏以个大、皮净、色白、质坚实、粉性足者为佳。以个小、去皮不净、色黄白、粉性小者为次。

合欢夜交藤茶

组成:合欢皮12克,夜交藤18克。

用法:泡茶饮

此方使用较为方便,解郁和血,宁心安神,对于郁抑不乐,胸宇痞闷之失眠患者,效果颇佳。

人参归脾丸

药物成分:人参、白术(麸炒),茯苓,甘草(蜜炙)。黄芪(蜜炙)、当归、木香、远志(去心甘草炙)、龙眼肉、酸枣仁(炒)。辅料为赋形剂蜂蜜。

此为中成药,口服,一日两次,以此一丸。

此药益气补血,健脾养心,治疗心脾气血两虚所致的失眠

酸枣仁汤

经方组成:酸枣仁(炒)15g,甘草3g,知母、茯苓、川芎各6g。

服用方法:上五味,以水八升,煮酸枣仁得六升,内诸药,煮取三升,分温三服。现代用法:水煎,分3次温服。

此方用于治疗由于肝血不足,阴虚内热所致的失眠

甘麦大枣汤

原料组成:淮小麦30,甘草10,大枣10枚

制作方法:将甘草、小麦、大枣放入砂锅内,用适量水煎煮20分钟。

此方养阴降燥,安全性颇高,主治心阴受损,肝气失和之脏躁。

最后,借用一下《内经》中岐伯回答黄帝的话:

夫上古圣人之教下也,皆谓之虚邪贼风,避之有时,恬惔虚无,真气从之,精神内守,病安从来。

细究失眠,其虽为阴阳不和所引起的,但引起人机体阴阳不和的,却多为人的滥用或者压制自身七情六欲。

有道是: “多思则神怠,多念则精散,多欲则智损,多事则形疲,多语则气促,多笑则肝伤,多愁则心慑,多乐则意溢,多喜则忘错昏乱,多怒则百脉不定,多好则专迷不治,多恶则焦煎无宁。此十二多不除,丧生之本也。”

连建伟教授运用半夏秫米汤治疗失眠证经验 (转载)

发表者:赵东奇 2021人已访问

魏春1,2,齐方洲2,武亿红3(指导:连建伟2)

失眠是最常见的睡眠障碍性疾病,指睡眠质量差,并影响日常工作和生活。在社会节奏加快、竞争加剧的今天,失眠已经成为一种十分普遍的现象。我国每年有超过1/3的成年人遭受失眠困扰[1]。中医药对失眠有个性化治疗与辨证用药的独特优势,疗效卓著。吾师连建伟教授熟谙中医经典,深研脉理,用药轻灵,在临诊中,擅长于治疗顽固性失眠患者,连师常谓半夏秫米汤原名半夏汤治疗失眠,出于《灵枢·邪客》,后世方书及历代医家屡有记载,许多治疗失眠的传世之方皆以此为祖方,故半夏秫米汤堪称“治疗失眠第一方”,对其灵活化裁,往往收效甚

捷。本人有幸随师临诊,对导师应用此方之心得略有体悟,兹介绍于下,供同道参考。《黄帝内经》不寐之认识《黄帝内经》称失眠为“不得卧”、“目不瞑”、“卧不安”、“不眠”等,《灵枢·口问》载:“阳气尽,阴气盛,则目瞑;阴气尽而阳气盛则寤矣”。《灵枢·营卫生会》亦说:“营在脉中,卫在脉外,五十而复大会,阴阳相贯如环无端。卫气行于阴二十五度,行于阳二十五,分为昼夜,故气至阳而起,至阴而止??夜半而大会,万民皆卧,命曰合阴,平旦阴尽而阳受气,如是元已,与天地同纪”。此皆说明了人体的寤寐与四时阴阳相通应的道理。连师常引《灵枢·大

惑论》中“夫卫气者,昼日常行于阳,夜行于阴,故阳气尽则卧,阴气尽则寤”这一营卫运行、阴阳相贯之生理功能,来阐明睡眠之理。认为卫气日行于阳经,则阳经之气盛而主动,神动而出于舍即寤,人精力充沛,精神饱满;卫气夜行于阴经,则阴经之气盛而主静,神静而入于舍即寐,人疲乏困顿,需睡眠休息。总以机体阴阳调和、营卫之气的正常运行,为人体生理睡眠节律维持之根本。连师亦从《灵枢·大惑论》指出引起多种失眠病证发生的根本原因,“卫气不得入于阴,常留于阳,留于阳则阳气满,阳气满则阳跷盛,不得入于阴则阴气虚,故目不得瞑矣”。卫气运行失常,阳盛于外,阴虚于内,营卫运行失度,导致阳不入于阴,阴阳相交之路受阻而影响睡眠。从而得知,失眠的病因虽有说从情志内伤、脏腑功能失调、邪气入侵客止于体内以及体质差异因素等引起,病机又多从情志所伤、心脾两虚、心虚胆怯、痰热内扰、心肾不交等入手,但《黄帝内经》给我们指出了失眠证因的一个基本着眼点就是阴阳失交。正如清名医叶天士云:“不寐之故虽非一种,总是阳不交阴所致也”。

病案举隅

案1:患者某,女,38岁,2005年3月20日初诊。言3月前因与人吵架而致心烦不寐,难以入睡,甚至彻夜不眠,西医诊断为原发性失眠,服用安定,效果不佳。同时伴有头痛头沉,五心烦热,苔略黄舌质红,诊得左关弦,右脉细数。中医诊断:不寐,辨证:肝郁化火,血不养心,阴虚火旺。拟予半夏秫米汤合甘麦大枣汤。处方:法半夏10g,北秫米30g,炒甘草6g,浮小麦15g,大枣15g,百合20g,酸枣仁(炒)10g。7剂,水煎服,每日1剂。二诊,说服药5剂后夜寐好转。再诊舌红有瘀点,守方加味,丹参10g,郁金10g。服7剂后睡眠正常。

按:患者不寐系情志所伤,症见头痛头沉,五心烦热,苔略黄舌质红,左关弦,右脉细数,说明是肝郁化火,灼伤真阴,阴虚阳亢所致。取半夏秫米调和阴阳,“半夏,从阳分通卫泄邪,降以秫米,入阴分通营补虚”(《古方选注》),张仲景甘麦大枣汤养心安神,补脾和中。脾胃主中州,属土脏,调营和卫,系气机升降之所。心者,君主之官,心神安定,眠息有度。肺藏魄、肝藏魂,百合滋养心肺之阴,酸枣柔养肝血安神,肺阴滋养,肝血既足,肝阳不亢,两药合用共取安魂魄,补真阴之功。情志所伤加郁金以宽郁,丹参以活血安神,共去此病之因。连师善用合方,诸药配伍精当,有半夏秫米、甘麦大枣、百合地黄之意,共趣安神之功。

案2:患者某,女,46岁,2007年5月25日初诊。患者失眠已三载。时轻时重,甚则彻夜不寐,至昼则神情倦怠、心情忧郁。多方延医疗治,罔效。近日,不寐又甚、症见烦悸怔忡,头目眩晕、多梦盗汗,舌红苔微黄,左关弦略数。西医诊断:神经衰弱,中医诊断:不寐,辨证:阴不敛阳,营血虚耗,以致心神不安。治以调和肝脾,潜镇安神。处方:清半夏15g,北秫米25g,生龙骨30g,牡蛎20g,杭菊花15g,麦冬20g,柴胡8g,黄芩10g,生甘草3g。进上方7剂,睡眠渐安,再嘱以养血安神药归脾丸续服之,以巩固疗效。

按:失眠已久,营血内耗,阴乏于内,阳盛于外。治宜补阴泄阳,调和肝脾,佐以潜镇安神法。方中半夏、秫米交通阴阳,取其滑腻之性,开窍夺关,疏通阴阳之道路。“龙骨、牡蛎,收敛神气而镇惊”(《注解伤寒论》)。“龙骨功与牡蛎相同,但牡蛎咸涩入肾,有软坚化痰清热之功,此属甘涩入肝,有收敛止脱镇惊安魄之妙”(《本草求真》)。生龙骨、牡蛎合用取其重镇安神,治疗心悸怔忡,虚烦盗汗之功。杭菊清肝除眩,连师取柴胡、黄芩合乎小柴胡汤之意,意在调畅少阳枢机,舒畅情致,使气机畅达,自然夜能安寐。加以麦冬养阴,生甘草泻火,共达安神之效。

案3:患者某,男,50岁,2008年6月10日初诊。自述起病不寐,逐渐加重,甚至通宵不能瞑目已6月余,伴见自汗,食欲不香,时时吐涎沫。精神日益倦怠,耳鸣头晕,舌质正常,舌苔薄白,左关小弦,右脉滑。西医诊断为抑郁症,曾先后服用西药安定,汤药温胆汤、桂枝龙牡汤等镇静安神之剂,无有效验。中医诊断为不寐,思此当为痰浊中阻,胃失和降之故,其本在阴阳失调,不相交通。辨证为痰湿中阻,阴阳失交。治以调和脾胃,交通阴阳,以半夏秫米汤加减。处方:法半夏10g,秫米30g,夏枯草10g,百合30g,酸枣仁(炒)10g,夜交藤15g,陈皮10g。7剂,水煎服,日1剂,尽剂而愈。

按:本证之主要病机为阴阳盛衰,升降出入失调。方取半夏、夜交藤交通阴阳,使阳入于阴而寐,半夏汤之秫米,即今日之高粱,其汁浆稠润甘缓,能调半夏之辛烈;盖夏枯草配半夏名“安睡方”,半夏、夏枯草均为辛散开结之剂,半夏长于开宣滑降,夏枯草兼能除热,而与半夏相须为用,则交通阴阳之力更宏。二药伍用,和调肝脾,平衡阴阳,交通季节,顺应阴阳变化规律。加百合尊张志聪之意,“见百合花朝开夜合,紫苏叶朝挺暮垂,因牾草木之性,感天地之气而为合开者也”(《侣山堂类辨》)。加陈皮合半夏为二陈之意,化解痰浊。连师取酸枣仁、夜交藤养血安神,同时现代研究认为,酸枣仁含有2种三萜化合物有镇静、催眠作用;夜交藤含有大黄素、大黄酚或大黄甲醚,这些均具有镇静、催眠作用[2]。可见此二药为安神之要药。

案4:患者某,男,25岁,学生,2010年12月15日初诊。久患失眠,夜寐不宁,每晚只能入寐三四个小时,即使寐亦多梦易醒,醒时口苦,稍有口渴,不思饮食,食后噫气,胸中痞闷嘈杂,大便隔日一行而硬结涩痛难下,舌尖红边有瘀点,左关脉弦数。西医诊断为神经衰弱,中医诊断为不寐,辨证为心肾不交,治以交通心肾。方取半夏秫米交泰丸合一味丹参饮。处方:

法半夏15g,北秫米20g,生黄连10g,肉桂心2g,夜交藤10g,丹参15g。连服7剂,失眠显著好转,每晚上床不久,即能入寐直至天亮,只是稍有响声即被惊醒,但亦随醒随睡,不似过去醒则不能再入睡,大便虽仍硬而易出,不似过去艰涩难下,食欲渐开,但食后仍感胃脘不适而时时噫气;复诊守上方加大黄8g,陈皮10g,炒甘草6g,再进7剂,大便通畅,失眠痊愈。

按:此不寐之病机为心火偏亢,心肾不交;法半夏、夜交藤交通阴阳,秫米和胃安中,连师善用交泰丸,交济水火,药方取黄连苦寒,入少阴心经,降心火,心火不炽则心阳自能下降;取肉桂辛热,入少阴肾经,温补下元以扶不足之肾阳,暖水脏,不使其润下;寒热并用,如此可得水火既济,交泰之象遂成,夜寐不宁等症便可自除。正如《本草新编》所说:“黄

连、肉桂寒热实相反,似乎不可并用,而实有并用而成功者,盖黄连入心,肉桂入肾也??黄连与肉桂同用,则心肾交于顷刻,又何梦之不安乎?”《中藏经》亦说:“火来坎户,水到离扃,阴阳相应,方乃和平”,“水火通济,上下相寻,人能循此,永不湮沉”。失眠久则暗耗阴血,连师说加丹参一味,“功同四物”,具有补心定志,安神宁心之效;夜交藤可养血安神。诸药合用心肾交、阴阳和、不寐瘥。

结语

连老师常谓半夏秫米汤是《黄帝内经》十三方之一,系治疗不寐证之祖方,古有“胃不和则卧不安”[3]之说,此方有调脾畅胃,输通道路,引阳入阴之功。“半夏逐痰饮和胃,秫米秉燥金之气而成,故能补阳明燥气之不及,而渗其饮,饮退则胃和,寐可立至”(《温病条辨》)。医者如善加化裁,治疗失眠往往能收到意想不到的效果。连师说药房如不备秫米,可遵吴鞠通意,用薏苡仁代之,心脾亏虚加党参,心阴不足加麦芽,痰热扰心加黄连,胃不和加神曲,并可与仲景治不寐方及诸时方合方治之,其效尤宏。张锡纯曾说:“《内经》之方多奇验,半夏秫米汤取半夏能通阴阳,秫米能和脾胃,阴阳通,脾胃和,其人即可安睡”。跟师侍诊,始信其语甚验。

来自:海砚056  > 《中医药》

  评论这张
 
阅读(80)|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