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得健养生堂

溶经方于刮痧拨罐以养生治病,合食疗培元觅健康

 
 
 

日志

 
 
关于我

声明,我搏客引用的文章只用作参考,并不代表我赞成文章观点,各位千万别乱用,有病去找医生才能保养好身体 我以刮痧拨罐等方法来调理身体,不见人是调不了的,不在广州或不肯来广州者,请免问病

网易考拉推荐

甘草泻心汤 +《伤寒论》泻心汤11方之目的、要旨和大法+近而远之的诸泻心汤法  

2017-01-05 03:48:22|  分类: 伤寒.内经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甘草泻心汤 (转载)

发表者:赵东奇 8人已访问

本文转载自赵明锐《经方发挥》

甘草泻心汤《伤寒论》用以治疗因误下后引起的虚证痞满。《金匮要略》用以治疗狐蜮病。

本方以炙甘草、半夏,黄芩、黄连、人参、干姜、大枣组成。方中重用炙甘草,主要取其有缓急的作用,即“病苦急,急食甘以缓之”,其次有清热 解毒作用,加人参、大枣补虚益气,取半夏,干姜之辛温,黄连之苦寒,诸药并用,消其寒热互结的痞满,以达到寒去热除,痞消正复的目的。据《伤寒六书》载: 本方可治动气在上,下之则腹满、心痞、头眩。又据《张氏医通》载:治痢不纳食俗名噤口,热毒冲心,头疼心烦,呕而不食,手足温暖者。又据《生生堂治验》 载:可治梦游病和凭依症。(属脏躁病的范畴。作者注)。(见皇汉医学◎本方条)

本方另一方面的作用,还能清热解毒,祛痰补虚,运化中焦,除湿热之邪,故可治疗癫痫、脏躁、口糜等疾患。

一、脏躁

本证与精神因素有关,以女性患者为多。如思虑忧愁过度,久之,气机不利,营血亏损,心肝血虚,血燥肝急,心神失常,因而导致是疾。在未发作 时有精神忧郁、幻觉、感情易冲动、知觉过敏或迟钝等先期证状。发作时胸闷,急躁,无故叹气或哭笑皆非,妄言乱语,甚则抽搐,但面色不苍白.意识也不完全丧 失,可以与癫痫鉴别。

对于脏躁仲景以养心气、润燥、缓急的甘麦大枣汤治之。但临床上往往兼见到气郁日久,气机不利,脾失健运,水湿停聚生痰。且湿聚久也易化 热,痰热相结,影响心神,遂为恍惚、哭笑皆非之脏躁。证见躁扰不宁,渴不欲饮,胸下病满,舌红苔腻。以甘草泻心汤健运中焦,清化湿热,祛痰补虚治之。

典型病例:

贺XX,女,38岁。因孩子暴殇后,悲愤异常,不久即现精神失常。每日下午至晚上即自言自语,哭笑不休,夜间虽能勉强入睡,但一夜之间数次 惊醒,心悸不宁,躁扰不安,精神恍惚,有时独自乱跑,早上至上午的时间则清醒如常人。如此二月之久,虽经断续治疗,时好时坏,不能巩固。

初诊时,患者正在清醒时候,故能将自觉证状反映清楚:心神或清醒如常,或模模糊糊,烦冤,懊憹,脚下憋胀不舒,口干舌燥,但不欲饮水。 善太息,易感动。脉数大无力,苔白腻。证属心肝血虚,血燥肝急,兼痰热壅聚,时扰心神所致。遂投服甘草泻心汤,连服三剂,证情大有好转。后宗此方加减服十 余剂,诸证痊愈。

炙甘草30克,半夏10克,党参15克,干姜6克,黄连5克,黄芩10克

二、癫痫

癫痫,见《内经◎大奇论》等篇,是一种发作性神志异常的疾病,又名胎病,说明《内经》早已指出病因中的遗传因素,或因惊恐,情志失调,饮食 不节,劳累过度,伤及肝、脾,肾三经,使风痰随气上逆所致。证见短暂的失神、面色苍白、双目凝视,但迅速恢复常态;或见突然昏倒,口吐涎沫,两目上视,牙 关紧急,四肢抽搐或口中发出类似猪羊的叫声,醒后除感觉疲劳外,一切如常人,时有复作。在发作阶段,治宜豁痰开窍,熄风定痛。

癫痫发作的病理因素以痰为主。由于痰聚而气逆不顺,于是导致气郁化火,火升风动,挟痰上蒙清窍,横窜经络,内扰神明,以致痫证发作。若 痰降气顺,则发作渐止,神志渐苏,醒后外观如常人。甘草泻心汤治疗此病,可以健运中焦,清化痰热,降痰顺气,可减少或消除痰浊气郁的病理因素。

以本方制成丸剂久服可治疗发作较轻,间歇时间较长的轻型癫痫,间或有治愈者。对病程长、病情严重的虽未必能根治,但对改善证状方面,有一定的意义。

典型病例:

李xx,女,68岁。患者平素精神抑郁,性格不开朗,患癫痫半年余,约20余日或一月发作一次。发作时突然昏倒,不省人事,口吐白沫,两目 上视,四肢抽搐,约持续五分钟后,即进入昏睡,半小时左右清醒。醒后除感头痛、心悸、疲乏外,余无不适。曾服西药苯妥因钠及利眠宁等药治疗,证状未见多大 改善。后改服甘草泻心汤,制成丸剂,连服半年,在服药期间又发作两次,以后一直未复发。

三、口糜

口糜《素问◎气厥论》说:“膀胱移热于小肠,鬲肠不便,上为口糜。”多因膀胱水湿泛溢和胃肠积热、脾经湿热,日久湿热蕴结,化为热毒,循经 上行,薰蒸口舌,腐蚀肌膜。临床所见除口腔舌尖有红白色糜烂点以外,多与大便的正常与否有关,有的患者,在发病时大便干燥或稀薄,口糜好转后,大便即正 常。另有的患者则在平素大便燥结,口糜发作后,大便反而正常,其表现因人而异。这就更进一步说明了本证是由于湿热弥漫于肠胃为患。

甘草泻心汤治疗本病有一定的效验,尤其是经久不愈,缠绵反复的,久服此方,大多能根治。甘草泻心汤有清热、解毒、健脾、燥湿和发散郁热的作用。《内经》云:“热郁而发之”。故对湿热郁久,蕴滞不消的口糜有良好疗效。

病例一:

张xx,女,34岁。患口糜五、六年,曾用过多种中西药治疗,都是暂时有所减轻,未能根除。其口疮利害时则大便干燥,口疮好转后,则大便转正常。后服甘草泻心汤治疗,口疮有好转。其后连服30余剂,口疮终于痊愈,数年来未复发。

病例二:

刘XX,男,30岁。生口疮数日,后即蔓延到舌背舌腹,整个口腔和舌部完全糜烂。食物、水浆皆不能下咽,每喝水一口都痛苦万状。全身发热,胸下烦闷,大便不通,小便短赤,脉虚而数。遂投以甘草泻心汤加减。

炙甘草50克,黄连6克,黄芩10克,干姜10克,党参15克,半夏10克,桔梗15克,水煎服,缓缓咽下。服二剂后,自觉好转,共服六剂痊愈。

结语

1、甘草泻心汤一方,笔者在《金匮要略》治疗狐蜮病的启示下,曾用于治疗多种神志失常之精神病患者,大都有效。

此外,还可治疗梦魇,小儿夜啼不止,易于失惊等证,疗效良好。

2、甘草泻心汤治疗癫痫,不若安宫牛黄丸之疗效高,在目前安宫丸药源缺乏的情况下,此方还是比较理想的方剂。

3、甘草泻心汤治疗口舌靡烂效果甚好。此证多为湿热之邪蕴结于胃肠,久之,上则薰蒸于口舌,下则迫于大肠,引起口腔糜烂和大便失常。本方具有清热、燥湿、固胃肠的作用,对于此病为治本之法。

《伤寒论》泻心汤11方之目的、要旨和大法 (转载)

发表者:赵东奇 145人已访问

 《伤寒论》泻心汤11方之目的:泻上焦之火。要旨:去邪气而不伤中气,护中气而去邪气。大法:行轮复轴和轴轮并运

    一、泻心汤之目的:泻上焦急之火

    张仲景《伤寒论》113方,共有11方属泻心汤类。

    所谓泻心汤,即是泻心头之水,泻上焦急之火,此为泻心汤之主旨。泻心汤11方均围绕这一主旨进行。与泻中焦、下焦之火不同。

    二、泻心汤之要旨:去邪气而不伤中气,护中气而去邪气

    泻心汤11方,方虽不同,理却相同。去邪气而不伤中气,护中气而去邪气。即李可所谓之“治万病以顾护胃气为第一要旨”。实即乃彭子益之“中医之法,无非行轮复轮、复轴行轮、轴轮并运三法”之具体表现。

    三、泻心汤之大法:行轮复轮、复轴行轮、轴轮并运

    (一)行轮复轴

    1、大黄黄连泻心汤

    方药:大黄2两,黄连1两

    大黄黄连泻心汤、附子大黄泻心汤,乃“行轮复轴”之法。

    如大黄黄连泻心汤,虽有大寒之大黄、黄连,又无补中补气之药,然仍然能达到泻上焦之火而不伤中,何也?

    在于煮法。“以麻沸汤二升渍之,须臾,绞去滓,分温再服”。

即以滚开之水渍泡,过一会便去滓。柯韵伯言此方大下。胡希恕依据临床之经验,则言明此方不至大泻,而有泻热之功。

    顾柯韵伯言此方大泻者,乃仅知大黄、黄泻为大寒之物,而不知其诀窍在于煮法,在于“以麻沸汤二升渍之,须臾,绞去滓,分温再服”。

    胡希恕之临床实践,则证明仲景制方之本意,即“泻心火而不伤中”也,非泻中焦、下焦之火也。

泻上焦之火而不伤中,行轮复轴之法也,顾护胃气为第一要旨之法也。

    2、附子泻心汤

    大黄2两,黄连1两,黄芩1两,附子一枚(炮,去皮,破,另取煮汁)

    其法亦如大黄黄连泻心汤之意,诀窍在于煮法“以麻沸汤二升渍之,须臾,绞去滓,内附子汁,分温再服”。

    一是以开心水浸泡大黄、黄连、黄芩,过一会去滓;二是先煮附子;三是以附子水合进先前浸泡好的大黄黄连黄芩水,然后温服。

    虽有附子护阳,亦不能久煮大黄黄连黄芩。

    此亦行轮复轴之法。

  (二)轴轮并运

    半夏泻心汤、甘草泻心汤、生姜泻心汤、旋覆代赭泻心汤、黄连汤、黄芩汤、黄芩加生姜半夏汤、干姜黄连黄芩人参汤、厚朴生姜半夏人参甘草汤等9方,则均有护中之药,或人参,或甘草,或生姜,或大枣。

    因为有护中之药,故在煮法上,均不象大黄黄连泻心汤、附子泻心汤等,只以开心水浸泡一会即可。在煮法上则要求久煮。

    此9方,即保护胃气,又驱逐邪气。去邪气而不伤中气,护中气而去邪气。轴轮并运动之法。

    四、泻心汤之煮法:

    (一)沸水浸泡法:只有沸水浸泡一下即可。不必煮。

    “以麻沸汤二升渍之,须臾,绞去滓,内附子汁,分温再服”。

    如大黄黄连泻心汤、附子泻心汤。

    (二)久煮:煮的时间较长。

    1、以水一斗,煮取六升,去滓,煮取三升,温服一升,日三服。如半夏心汤、生姜泻心汤、甘草泻心汤、旋覆代赭汤、黄连汤等5个药方。

    2、以水六升,煮取二升,去滓,分温再服。如干姜黄连黄芩人参汤。

    3、以水一斗,煮取三升,去滓,温服一升,日三服。如厚朴生姜半夏甘草人参汤。

    4、以水一斗二升,煮取二升,去滓,温服一升,日再夜一服。如黄芩汤、黄芩加半夏生姜汤。

五、泻心汤之方药药方

1、大黄黄连汤心汤:大黄2两,黄连1两。

2、附子泻心汤:大黄2两,黄连1两,黄芩1两。

3、半夏泻心汤:半夏(洗)半升,黄连1两,黄芩3两,人参3两,大枣12枚,甘草3两,干姜3两。

4、生姜泻心汤:生姜4两,半夏(洗)半升,黄连1两,黄芩3两,人参3两,大枣12枚,甘草3两,干姜1两。

5、甘草泻心汤:甘草4两,半夏(洗)半升,黄连1两,黄芩3两,大枣12枚,干姜3两。(应还有人参)

6、旋覆代赭汤:旋覆花3两,代赭石1两,半夏(洗)半升,人参2两,大枣12枚,甘草3两,生姜5两。

7、黄连汤:黄连2两,半夏(洗)半升,桂枝3两,人参2两,大枣12枚,甘草3两,生姜3两。

8、黄芩汤:黄芩3两,芍药2两,甘草2两,大枣12枚。

9、黄芩加半夏生姜汤:黄芩3两,芍药2两,甘草2两,大枣12枚,半夏(洗)半升,生姜1两(一方1两)。

10、干姜黄连黄芩人参汤:干姜3两,黄连3两,黄芩3两,人参3两。

11、厚朴生姜半夏甘草人参汤:厚朴(灸,去皮)半斤,半夏(洗)半升,生姜半斤,甘草2两,人参两。

本文转载自http://blog.sina.com.cn/elazy

近而远之的诸泻心汤法

 我们知道《伤寒论》称为天书,很难破解其迷,尤其在临床的适应症上,首先要知道其方药,本身“功能”中所产生“用”的广义性,如论中的桂枝的功能是发汗解肌,去风散寒,但是其所“用”产生的功能,如,利水,化瘀,行气,降逆,温阳,化饮等,则是灵活机动的,不被固有的功能所约束之,这里就诸泻心汤在固有的功能上所产生的“用”,略陈管见,以与同道互商。

      一二三辨症大法,是邪气导致的阴与阳的波频,产生了逢“三”则“合”,逢“二”则“离”,逢“一”则“绝”的“离、合、绝”的关系。

       六病者,凡是逢“三”则“合”,是指邪气处于储蓄中的递增状态,逢“二”则“离”,是指邪气导致阴与阳相隔而致“离”,逢“一”则“绝”者,是指邪气处于一阳中的少阳(半表半里)与厥阴病的(半阴半阳),因为一阴与一阳不受邪气,使所受的邪气处于同化阶段时,呈实性的邪气递增给里阳中的阳明,呈虚性的邪气时,正衰则递减给里阴病中的少阴,在广义的三阴与三阳的病态中,均是归属于里之阴与阳病态所统摄之,也就是说六病者,是阴与阳各分为三个不同时间段,又因为阴与阳者,逢“一”则“绝”,绝者,厥逆是也,厥无阳阴之根,即指虚浮滑越之气,逆者,忤逆悖乱,皆属无根之象,所以少阳厥阴不受邪气,所受之邪气者,随递增与递减,即随虚实而各有所归属,也亦山东中医药学教授李克绍先生所说的:“是可分而又不可强分”的概念。

      这里重点谈以下诸泻心汤法,所处于逢“二”则“离”的临床意义。他们是如何处于即远且近之治疗之法呢?在一二三辨症大法的概念中,他们是属于阳与阴相阻隔而处于“离”的病态关系,用生理的概念,就是体阴与用阳,用《易》之理呢?主是乾阳与坤阴,用五脏辨症,则属脾与胃的关系,用五行之理,就是属中枢之土,上火与下水的概念,它们在邪气的作用下,形成“离”的状态观,这个“离”者,是可以形成远与近的离的概念,所以又形成治疗大法中的远而近之的治疗方法,远者,以疗体阴中的肾(坎)水与用阳中的心(离)火,近者,直接的治疗脾胃(坤)土,即论中所说的“脏腑相连”,这个脏腑相连的的气有多少,形在盛衰,在一二三辨症大法中,胃属里阳中的阳明(二阳),脾为里阴中的太阴(三阴),肝为里阴中的厥阴(一阴),胆为里阳中的少阳(一阳),这里的阴与阳之气者,处于邪气的波频之中,正是诸泻心汤法,产生的主治功能中所“用”的延生。

    如入里阴中的太阴者,干姜,人参,半夏,生姜,红枣,炙草,入于里阳中的阳明者,黄连黄芩形成一对阴与阳性的截然不同状与工能表现。

     试看太阴病态者,相对于太阳,因为他们均处于三与三的数与量的位置之上,太阴之气,得以升发运化,谷气化为营血之源,相对中的太阳,得以清阳之助,形成相对气的斡旋之所用,更有黄连,黄芩者,秉苦寒之性,以清泻心下之痞满,方药的配伍者,是阳下降,阴上升,下降之里阳者,三阳皆处于下降的态势,以知六腑以通以降为用,即《内经》所说“六腑者,传化物,故满而不能实”之训,清阳上升者,以济营血之所用。

      这是清升清与降浊的本来功能,是属就近的疗法,更重要的是在调和中枢的概念中,以调和其斡旋的功能,近疗脾与胃,远治心与肾,或更为广泛的治疗功能。

      这个阴与阳性的药物的配伍者,以测知其阳性的火热上凝,上凝火热之极时,就会导致里阳病中的阳明病,脉滑大,胃家实之症,胃家实甚时,导致胃气的衰败;阴性的寒湿内滞,内滞的寒湿,在下损元阳之气,导致里阴病中的少阴之为病,脉卫细,但欲寐时,最终导致胃气的虚衰,从而形成二极分化的病态观。

      故诸泻心汤法者,实属邪气处于逢“二”则“离”的概念,这里从脏腑相连的位与数上,可以分析出其远近之疗效,亦是顺从阴与阳性的病态波频,在治疗大法中,是属于逢“二”则“合“的治疗范畴。

       如果这样我们测知,逢“二”则“离”时,与“逢”则“合”者,处于临床中的相对治疗方法,这个“二”就是指“阴二”与“阳二”的概念,阴二是指的少阴,因为少阴主里阴,阳二是指阳明,因为阳明是指里阳,把治疗的范畴约束在局部与整体的相结合之中,调上阳,以济下阴,调下阴以济上阳的总原则,使处于“二”中相“离”的阴与阳之气,在相对中得以相“合”和,远则以疗少阴与阳阳明,近则以调太阳与太阴,在他们进一步形成相对与表里关系时,突现出“脏腑相连”的广义的整体的“体用”关系。

     在临床中清泻痞满是局部的病患,那么以疗心与肾,水与火,精与神等的病变时,则属于广义的治疗大法,更重要的是我们了解阴与阳凝致极时的两端有分与离的概念,这个概念以体现出整个论中的高度思想境界。

     在比较之中,我们可以看出里阳病中的二阳(阳明)处于“痞、满、燥、实”之征,里阴病中的二阴(少阴)处于“气、血、阴、阳”的虚衰状态,形成的鲜明的对比。即一虚一实,一阴一阳,一表一里,一上一下,一水一火,一里一外等的阴阳相对与表里的空间结构的概念。

       当里阳病中的阳明病处于递增,临床上就会出谵语,昏狂等,太阴病处的阳气处于递减的状态时,就会出现论中所说“伤寒本自寒下,医复吐下之,寒格更逆吐下,若食入口即吐者,黄连黄芩干姜人参汤主之”。

       如果阳性的邪气进一步加剧时,里阳化热致实症,就会出“现消渴,气上撞心,心中痛热,饥不能食”的阳火气热暴发的病态。

       当阴性的邪气进一步发展加重时,里阴就化寒致虚症,就会出现“少阴病,欲吐不吐,心烦,但欲寐”的阴寒气虚衰时,元阳即随之暴发浮越滑脱之危的症状。

       诸泻心汤法的阴寒性的邪气加重时,就是论中所说的:“伤寒四五日,腹中痛,若转气下趋少腹者,欲作自利是也”,也正是论中所说的“自利不渴属太阴,以其脏有寒故也,当温之宜四逆辈”,是属阴寒下损少阴元阳的来源。

          当诸泻心汤法的阳热性的邪气加重时,也即论中所说“有太阳阳明病,脾约是也,正阳阳明胃家实是也,少阳阳明发汗,若吐,若下,若利小便已,胃中燥烦实,大便难是也”,这类阳性的热邪之气,有燔灼之险,即发谵语于前,昏厥于后的风险。

       阴与阳在上与下等的格局之中,如论中出现的黄连黄芩人参干姜汤法,黄连阿胶汤法,猪苓汤法,旋复花代赭石汤法,桂枝汤,乌梅丸法等等,均属于近疗太阴阳明,远涉少阴与太阴的概念,也顺从阴与阳病态中的波频,从始致终均处于高度的独立与统一整体的概念有规律之中。

  评论这张
 
阅读(72)|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