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得健养生堂

溶经方于刮痧拨罐以养生治病,合食疗培元觅健康

 
 
 

日志

 
 
关于我

声明,我搏客引用的文章只用作参考,并不代表我赞成文章观点,各位千万别乱用,有病去找医生才能保养好身体 我以刮痧拨罐等方法来调理身体,不见人是调不了的,不在广州或不肯来广州者,请免问病

网易考拉推荐

感音神经性耳聋耳鸣名家医案  

2017-01-03 07:07:2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内耳听毛细胞、血管纹、螺旋神经节、听神经或听觉中枢的器质性病变均可阻碍声音的感受与分析或影响声音信息的传递,由此引起的听力减退或听力丧失称为感音神经性聋。它可分为三类:遗传性聋、非遗传性先天性聋、非遗传性获得性感音神经性聋。 

感音性聋属中医耳鸣耳聋范畴。中医关于耳聋的最早定义见于《左传·僖公二十四年》:“耳不听五声之和谓之聋。”但耳鸣耳聋之词在医学文献中最早见于马王堆汉墓出土的《足臂十一脉灸经》与《阴阳十一脉灸经》,以及《内经》。

 

本节内容也包括了2例客观性耳鸣的医案。

干祖望:从痰、湿、瘀、虚、心火论治神经性耳鸣耳聋

1、湿浊蒙蔽清窍案

赵某,男,40岁。1992年7月3日就诊。患者右耳失听10多年,左耳踵进而聋1个月,根据表现,纯音听力损失当在90dB之上。经多种疗法治疗(包括高压氧),毫无一效,而且鸣声高亢,昼夜不息。病前觉劳动后过于疲乏,察其两鼓膜凹陷,标志消失,舌苔白腻,边有齿痕,脉平。鸣聋陡作,苔腻舌胖,拟从开窍、化痰、升清以孤注一掷。处方:升麻3g,柴胡3g,石菖蒲3g,苏子10g,天竺黄3g,麻黄3g,杏仁10g,路路通10g,防已6g,甘草3g。7剂,每日1剂,水煎服。二诊(1992年7月10日):服药后,听力有些回聪迹象,咽鼓管已有通畅之感,舌薄苔,脉平。僻药奇方,竟然有柳暗花明之效,良以升清而去浊,三拗汤宣通笼葱,幸无不良反应,步迹原旨。处方:麻黄3g,石菖蒲3g,杏仁10g,路路通10g,防己6g,升麻3g,柴胡3g,青皮6g,桔梗6g,甘草3g。7剂,每日1剂,水煎服。三诊(1992年7月21日):服上方7剂后木然无反应,能闻到声音,但内容难以辨别。察其鼓膜同上诊,耳咽管通而不畅,舌薄苔,脉平。继进21剂。再服上方21剂后,鸣声仍然高亢,外来噪音能接受,睡眠已好些,舌薄苔,脉平偏细。试扶正尚无确效,唯外来噪声未能全部接受,则不妨佐以清心。处方:熟地黄10g,山药10g,牡丹皮6g,茯苓10g,泽泻6g,白茅根10g,连翘6g,竹叶10g,当归10g,覆盆子10g。7剂,每日1剂,水煎服。

 

按:本例患者当属混合性聋,前四诊服药35剂,均以三拗汤加味为主。三拗汤治听力减退,属“耳聋治肺”之法,其适应证主要是鼻塞不通,耳窍塞窒,耳鸣听减,舌苔薄腻,舌质胖嫩或有齿痕,多应用于渗出性中耳炎或“传导性聋。”此例患者“苔腻舌胖”“有齿痕”,以及鼓膜内陷、咽鼓管不通畅,亦当有湿浊内郁,闭阻茏葱之征,仍从“耳聋治肺”之法。三拗汤治耳聋,有“提壶揭盖”之效,可宣通耳窍,多用于治疗传导性聋,干氏亦用此方治疗新病突发性聋,但用于治疗重度久聋之证则很少见,故干氏谓“僻药奇方。”然中医疗效的精髓正在于此,合“异病同治”之旨。待邪退而正气不足,再拟补法以应。該案全程五诊,由泻实补虚,层次泾渭,用方取药也步步跟上。第五诊,“对外来噪音未能全部接受”,照理不能进补,但久用攻邪,正气已虚,不能不补,因之取用清心药来中和其补益的副作用,清心者,心寄窍于耳也。

 

2、痰湿内困上蒙清窍案

稿某,男,62岁。1991年8月6日就诊。患者今年6月初左耳突然鸣响而聋,眩晕、呕吐、畏光。经过治疗,翌日眩晕与呕吐缓解、止息,但从此左耳听力下降,步履蹒跚踉跄,体位转动时有短暂性迷糊不清。刻下:右耳全聋,左耳听力下降,无鸣响,头脑昏沉,舌黄腻苔,脉大而有滑意。此乃病发于淫雨之初,证属湿邪困顿。其所以困顿者,外无阳光之照,内有自湿助阴,脾无阳气,湿痰滞积,痰湿交蒸,上凌空清之窍,证属于实。先应化浊消痰,虽然年已六秩,正气之虚,暂时不能顾及。处方:枳壳6g,,陈皮6g,半夏6g,路路通10g,茯苓10g,白术6g,石菖蒲3g,鸡苏散12g,藿香10g,佩兰10g,防己6g。7剂,每日1剂,水煎服。二诊(1991年8月20日):药进14剂后头脑清爽一些,精神振作,唯治一聋矣。考常规手法,必用益肾,但欲知耳为宗脉所聚之处,宗气一充,更有复聪希望,拟从益气启聪。处方:升麻3g,葛根6g,白术6g,太子参10g,茯苓10g,山药10g,石菖蒲3g,白扁豆10g,防己6g,甘草3g(自加葱茎10g为引)。7剂,每日1剂,水煎服。三诊(1991年9月10日):服上方后头脑己清醒,残晕所剩无多,步履稳定。右耳之聋无改变,今发现左耳也听不到贴耳挂表之声。舌薄苔,脉平。诸邪清肃,用药无后顾之忧,运用扶正之法,争取恢复听力。处方:黄芪10g,党参10g,茯苓10g,路路通10g,山药10g,百合10g,丹参10g,紫河车10g,当归10g,石菖蒲3g,甘草3g。7剂,每日1剂,水煎服。

 

按:此案未明确交待耳聋症的最后疗效如何,但据情分析,即使对耳聋无效,而于机体的康复亦当有所俾益。干氏首诊辨证从痰湿内困,蒙蔽清窍认识,虽患者年过六旬,亦攻邪而弃补,乃宗“急则治标”之旨;三诊中,根据病情的好转变化,先祛邪后轻补,由轻补而重补,层次清楚;以病属痰湿浊邪为患,三诊中均用石菖蒲开窍启聪。二、三诊拟补之法,干氏从益气之法者,以病因于痰湿,湿邪伤脾,而脾虚生湿,实乃脾虚不足为病之本,并非开窍聪耳惟益肾一法尔。

 

3、痰浊蒙蔽清窍失利案

王某,男,45岁。双侧持续性耳鸣5年,左重右轻,雨天加重。曾服六味地黄丸、磁朱丸、西药镇静剂、维生素之类乏效。测血压16.0/10.7kPa,查两耳鼓膜光椎存在,舌苔黄腻滑润,脉细涩。治以燥湿化痰,升清开窍。药用二陈汤加味:陈皮10g,清半夏6g,茯苓15g,石菖蒲、路路通、防己各10g,升麻6g,蝉蜕15g,甘草3g。

 

按:本例患者属神经性耳鸣。干氏根据患者耳鸣呈持续性、下雨天加重,舌苔滑润的特点,辨为痰浊蒙窍,清阳难升,耳窍失养。治以燥湿化痰,升清开窍。方中二陈汤燥湿化痰以治本;石菖蒲、防己、路路通、蝉蜕开窍,通耳止鸣;升麻升清,引药直达病所。

 

4、浊阴上蒙清窍失利案

李某,男,50岁。1985年8月30日就诊。左侧耳鸣、耳聋2个月余。缘起旅途中,左耳陡然失聪,嗡嗡鸣响,听力下降。2个月之后,耳鸣由微转亢,血压正常,大便偏稀。音叉试验,任内氏试验:左耳气导大于骨导;施瓦伯氏试验:左耳缩短;韦伯氏试验:音响偏于右侧。舌质淡红,苔薄白,脉平。干氏医案:征途劳顿,起居可能失常,致气血违和,阴阳失济,浊阴蒙蔽清道。治用升清开窍法。意在“挥戈一击。”处方:升麻3g,柴胡3g,马兜铃6g,丹参10g,茺蔚子10g,石菖蒲3g,路路通10g。5剂,每日1剂,水煎服。药后耳鸣大减,听力上升。后以原旨调理40剂,鸣息而痊。

 

按:经曰:“清阳出上窍,浊阴出下窍。”若因饮食劳倦,寒温不适,七情内伤而致脾胃受损,则升清降浊功能紊乱。清阳不升,必然浊阴不降而上僭,蒙蔽清空之窍。若耳窍被蒙,即耳鸣、听减。本案病属感音神经性耳鸣耳聋,而以耳鸣症候为著。病因旅途中陡然耳聋而鸣,时历2个月,耳鸣由微转亢,说明阴霾阻遏,日益加剧。故以重剂升清升阳之品以“冲”散阴霾,“激”发阳气。干氏也称此法为“冲击疗法”,主要适合于多年久聋很难取效者,犹古井不波,死水一潭,在“冲击疗法”下,人体病态的平稳被打乱,再据证调治,以取奇效。方中升麻、柴胡升发,助清阳以出上窍,清阳达,则上窍利;石菖蒲芳香化浊,通利九窍,除痰浊以启窍闭;路路通开窍通络,马兜铃宣通肺经之耳中结穴笼葱;丹参、茺蔚子养血活血。全方共奏升清化浊,养血通窍之功,使阴霾消散,气血调和,鸣聋自愈。

 

5、心血亏损耳窍失养案

赵某,女,34岁,烟草公司会计。初诊于1986年12月25日。左耳连续性鸣响,声调低沉,时轻时重,眩晕,其程度与耳鸣声响程度成正比,听力下降。舌苔薄,脉细。检查:鼓膜未见异常。干氏医案:耳鸣者非实则虚,眩晕则“无虚不成眩。”此虚非肾虚,盖寄窍于耳之心血亏损使然。取养血宁心手法,四物汤加味。处方:熟地黄10g,川芎3g,当归10g,灵磁石30g(先煎),栀子仁10g,酸枣仁10g,补骨脂10g,山药10g,五味子10g。嘱无外感可连服20剂。2月26日二诊:药后耳鸣响声逐渐下降,眩晕消失,但晨起有舌麻,心慌,舌少苔,质稍红,脉细。干氏医案:取养血宁心之法,迩以舌质示意,应当旁顾心阴。处方:熟地黄10g,莲子(杵)10g,当归10g,柏子仁10g,麦冬10g,白芍10g,山药10g,太子参10g,自加桂圆肉5个,五味子10g。仍进20剂。3月18日三诊:诸症消失,已获全效,为巩固疗效,再进20剂。

 

按:《灵枢·邪气脏腑病形篇》说:“心脉微涩,厥为耳鸣。”《古今医统大全·耳病门》卷六十二说:“忧愁思虑则伤心,心虚血耗必致耳聋耳鸣”,《辨证录·耳痛门》卷三亦说:“补肾以治聋人易知,补心以治聋人难识也。”《明医杂著·耳鸣》也指出:“若血虚有火,用四物。”干氏认为,心血亏虚可导致耳鸣耳聋,特点为:耳鸣时轻时重,声调低沉,起病缓慢;全身症状伴见头晕眼花,手足麻木,视物模糊,舌质淡唇苍白,脉细等;局部检查:耳膜可无异常。治当养营补血,常用方有四物汤及归脾汤等。此例患者病史近1年,曾进服过六味地黄、杞菊地黄、天麻钩藤饮、耳聋左慈丸、知柏八味、金匮肾气丸等,疗效时有时无,或有效而不著,乃未顾及心之营血而然。考肾开窍于耳,心寄窍于耳,心肾同窍于耳;心主血,肾藏精,精血同源,相互化生。故补心血以疗虚鸣在所为宜。案中熟地黄、川芎、当归养血,心主血,血旺而心自得养;补骨脂、山药、五味子益肾精以滋心血;心主火,心血不足易生火,故佐栀子仁以泻心火;酸枣仁养心安神;灵磁石补肾,潜阳止鸣。二诊时,耳鸣、眩晕好转,有晨起舌麻,仍属心血不足。故续以熟地黄、当归、白芍养血以补心;莲子、山药健脾益肾,脾肾强则精血生;五味子、麦冬、太子参益气养阴以补心;柏子仁、桂圆肉养血安神以宁心。

 

6、气血亏虚瘀阻耳窍案

赵某,女,65岁。诉自1993年患美尼尔氏病后,双耳听力渐降,鸣响无宁日,如蝉鸣不息。面白神疲,时头晕,头痛。检查:双外耳正常,鼓膜内陷,混浊。舌淡暗,苔薄白,脉弦细。证属气血亏虚,血瘀耳窍。治以益气养血,化瘀通窍。合四物汤与通窍活血汤于一炉。处方:当归l0g,丹参10g,熟地黄l0g,白芍6g,红花6g,桃仁6g,益母草10g,路路通l0g,石菖蒲6g,大枣3枚。日服1剂。7剂后复诊:精神好转,耳鸣减轻,无头晕,按原方去益母草,加党参l0g,连服20剂,耳鸣明显改善,听力有所提高;续以上方加减调治3个月,耳鸣基本消失,嘱继续门诊调治。

 

按:本例患者为梅尼埃病所致耳鸣耳聋,且以耳鸣症状为著。梅尼埃病之间歇期多属虚证,或以虚为主,虚实夹杂。此例患者即是气血亏虚为主,兼血瘀耳窍。故治以益气养血,化瘀通窍。用四物汤合通窍活血汤加减。方中当归、熟地黄、白芍、大枣养血;丹参、红花、桃仁、益母草活血化瘀;路路通通络;石菖蒲通窍开闭。二诊时药已奏效,去益母草而加党参健脾益气。

 

7、气滞血瘀耳窍失利案

陈某,女,59岁。双侧耳鸣,左重右轻,已半年余。迭服滋阴泻火中药无效。刻下鸣声有节律,自感与心跳同步。查见鼓膜轻度内陷,右侧混浊变硬。舌有紫气,苔薄白,脉平。暂从化瘀通络求之:当归尾、葛根、桃仁各10g,赤芍、红花、泽兰各6g,乳香、没药各3g,乌药5g。复诊:上方连进10剂后鸣声辍息,但停药后鸣声又作,程度见轻。知药中病机。处方:上方加黑芝麻10g,胡桃肉5个,连服10剂后诸症消失,未再发。

 

按:患者辨证依据不充分,干氏根据医理与临床经验,从气血瘀滞,窍络痹阻认识。治以化瘀通络。方中当归尾、葛根、桃仁、赤芍、红花、泽兰活血化瘀;乳香、没药、乌药行气活血。黑芝麻、胡桃肉滋补肾元。

 

8、心火上扰清窍失利案

徐某,女,46岁。1991年7月5日初诊。右耳鸣响1年多,为持续性、音调高、音量小,对外来噪音拒绝,闻到后心烦,疲乏后及情绪波动时加重,心悸手颤,右重左轻,近来头痛伴有脑鸣,舌薄苔,质有红意,脉平。证属心火旺盛,上犯于耳,盖心寄窍于耳。取清心养营:生地黄、淡竹叶、白茅根、柏子仁、当归、丹参、益母草、菊花各10g,朱灯芯3扎。7月12日二诊:药进7剂,鸣声无息,但往昔因鸣声扰而不能安眠之状已得改善,而闻噪声心烦仍然,手颤可以自主一些,其余无变化,自觉舌底部冒火感,两掌焦灼,得食作胀,舌苔薄,脉平。医案:药后已稍有良好反应。可能量之未及而难以明显,前方仅在离火,未及坎火欤?今当调整一二。生地黄10g,黄柏3g,知母、柏子仁、益母草、地骨皮、牡丹皮、丹参、桑椹子各10g,朱灯芯3扎。8月9日三诊:上月处方进服未辍,耳鸣改善,脑鸣消失,掌心也随鸣响之宁静而热退,现已能正常上班。医案:进清心养营益肾之剂,确有佳兆,理应踵进。原方又进10剂,耳鸣已止。

 

按:本例患者为神经性耳鸣,证属心营不足,心火偏旺、火性炎上所致。《素问·金匮真言论》说:“南方赤色,入通于心,开窍于耳”;《素问·缪刺篇》亦云:“手少阴之脉络于耳中”;《医贯》又有“心为耳窍之客。”若忧愁思虑则伤心,心虚血耗,耳窍失养,故心慌、耳鸣,血脉失养致手颤。故治以清心养营。首诊方中,生地黄、淡竹叶、白茅根、朱灯芯清心火;柏子仁、当归、桑椹子养心营;心主血脉,心营不足,可致脉络瘀滞,故用丹参、益母草养血(营)和营化瘀;心火偏旺者,心肾不交,故加黄柏、知母滋肾降火;菊花清肝,止头痛与脑鸣。

 

9、心肾不交耳窍失利案

李某,男,21岁。右耳鸣如蝉,朝轻暮重,头晕乏力,难寐心烦,口干咽燥,不欲多饮,大便偏干,抱恙二稔,多次治疗未效。查见右耳鼓膜轻度内陷,音叉检查见两耳气导骨导均无明显下降。舌红少苔,脉细弦。证属肾阴亏虚,心火偏旺。治当泻离填坎:黄连1.5g,木通3g,灯心3扎,酸枣仁、熟地黄、麦冬、丹参、茯神、菟丝子、覆盆子各10g。上方10剂而安。

 

按:《辨证录·耳痛门》卷3说:“凡人心肾两交,始能上下清宁,以司视听,肾不交心与心不交肾,皆能使听闻之乱。然而肾欲上交于心,与心欲下交于肾,必彼此能受,始庆相安。倘肾火大旺,则心畏肾火而不敢下交;心火过盛,则肾畏心焰不敢上交矣。二者均能使两耳之鸣。但心不交肾耳鸣轻,肾不交心耳鸣重。”本例患者病机从阴虚火旺,心肾不交,耳窍功能失利认识。方中熟地黄、麦冬、菟丝子、覆盆子补肾滋阴;黄连、木通、灯心清心降火;丹参、酸枣仁、茯神养心安神。全方合用,共奏滋阴补肾,清心降火之功。

 

参考文献

1、徐轩.干祖望治疗耳鸣耳聋经验拾萃[J].辽宁中医杂志,1992,(7):

2、干祖望.干祖望医书三种[M].济南:山东科学技术出版社,2003,

3、冯桂兰.干祖望治痰验案析义[J].辽宁中医杂志,2003,(7)

4、胡陟.干祖望怎样运用“耳鸣治心”[J].光明中医杂志,1987,(5)

5、《当代名老中医典型医案集》课题组.当代名老中医典型医案集·五官科分册[M].(待出版)

6、李云英,廖月红.干祖望教授运用化痪法治疗耳鼻喉科疾病的经验[J].广州中医药大学学报,2002,(1):

7、干祖望.干祖望医书三种[M].济南:山东科学技术出版社,2003,9

 

蔡福养:神经性耳鸣耳聋从痰、瘀、虚、肝火论治

本节收录了耳鼻咽喉科著名专家蔡福养教授治疗感音神经性聋医案七例。其中肝郁痰火壅一例,治以清泄肝火,理气化痰;阴虚火旺上扰清窍案一例,治以耳聋左慈丸加减;心脾两亏耳窍失养案一例,治以归脾汤加减;肝火上扰耳窍失聪案一例,治以龙胆泻肝汤加减;肾精亏虚耳窍失聪案一例,治以耳聋左慈丸加减;气血瘀滞耳窍失聪案一例,治以血府逐瘀汤加减。

 

1、肝郁痰火壅闭耳窍案

高某,女,47岁,农民。1981年10月7日就诊。耳鸣不止,时而头痛3日。其人生性刚烈,素嗜辛辣。近日情志不遂,与人口舌相争,郁怒于心,百思不解,夜卧失眠,不二日骤起耳鸣,如潮如雷,声大无休,头昏头胀,间而头痛,听声不清,心烦急躁,坐卧不宁,欲怒不发,胸胁胀痛,得嗳稍舒,饮食少思,口干而苦,大便秘结,月经先期而至,色红量多。检查:双侧耳膜正常,听力测试示轻度感音性聋,舌质红,苔黄微腻,脉弦滑。辨证:肝郁化火,气郁生痰,痰火上扰。治则:清泄肝火,理气化痰。方药:聪耳芦荟丸加减。龙胆草10g,黄芩10g,芦荟12g,当归12g,大黄(后下)6g,栀子12g,制南星12g,柴胡10g,青皮10g,石决明15g,生白芍15g,甘草3。每日1剂,水煎服。礞石滚痰丸,每服20粒,每日2次。复诊:服药3日,痰火势减,肝气略舒,坐卧安宁,大便畅利,耳鸣稍息,胁痛已和,经量渐少,舌红退减,苔腻转薄,脉弦。拟疏肝清热,化痰降逆。牡丹皮12g,栀子12g,柴胡12g,枳实10g,黄芩10g,当归15g,生白芍30g,麦芽15g,生龙牡各20g代赭石15g,枣仁15g,甘草3g。每日1剂,水煎服。三诊:服药5日,耳鸣熄止,听觉渐聪,饮食增加。惟有时仍有长思短叹,郁闷不舒,舌淡红,苔薄白,脉弦。上方去牡丹皮、黄芩、代赭石、生龙骨、牡蛎,加香附12g,石菖蒲10g,陈皮12g,予以思想开导。四诊:继服5剂,诸症皆愈。为善其后,嘱服逍遥丸,每日服2次,连服1个月,以疏理肝气。

 

按:肝为刚脏,其性主升,宜条达而不宜郁滞。若情志不遂,肝失条达,郁而化火,易上扰清窍,致耳窍壅闭,聋鸣所由作矣。此例患者生性刚烈,怒伤肝,肝郁化火,火动生痰,痰火上蒙清窍发为耳鸣。故蔡氏治以清肝降火,理气化痰。以聪耳芦荟丸重折肝火,涤痰降逆;次以丹栀逍遥散疏理肝气,兼清余火;辅生龙骨、牡蛎、代赭石降逆熄鸣,枣仁宁肝安神;枳实、黄芩理气清热,清疏肝木;麦芽既能和胃助运而实脾,又能理气疏肝而解郁,故实为疏肝和胃实脾之佳品。合方疏肝理气而解郁,清热降逆而消痰,宁志安神以熄鸣,用之能使气顺火降,痰清鸣休而疾可愈矣。

 

2、阴虚火旺上扰清窍案

李某,女,64岁,市民。1981年5月18日就诊。耳鸣,头昏1个月余。素患咳喘之疾,1个月前又因操劳过度而发耳鸣,其声若蝉,无休无止,夜间尤甚,头昏不清,咳嗽,吐黄粘痰,腰膝无力。曾在某院诊治,历服补肺润肺,止咳化痰类中药数剂,诸症不减。近日耳鸣头昏益甚,心烦失眠,口干而渴,午后微觉身热,因其苦于耳鸣嘈杂,故来应诊。检查:双侧耳膜正常,听力检查基本正常,舌红,少苔,脉细数。诊断:耳鸣。辨证:肾精亏虚,虚火上炎,扰乱清窍。治则:滋肾益精,降火熄鸣。方药:耳聋左慈丸加减。熟地黄20g,山药10g,山茱萸肉10g,泽泻12g,牡丹皮10g,茯苓12g,五味子10g,磁石20g,知母12g,黄柏10g枣仁15g,生龙骨、牡蛎各15g,栀子10g。每日1剂,水煎服。复诊:服药3剂,病人喜而告曰:服首剂药后约1小时许,顿觉身轻神慧,头清鸣减,烦躁转安。药尽,病愈大半,唯咳嗽吐痰不减。上方去栀子、生牡蛎,加桑白皮10g,贝母10g,麦冬10g,杏仁10g。三诊:药服6剂,诸症皆瘥,咳喘休作。为善其后,嘱服六味地黄丸1个月,以杜病源。

 

按:肾藏精,主耳。肾精充沛,耳窍得养,则听觉聪敏。若恣情纵欲,劳倦过度,年老体衰,则肾精亏损,虚火内生,上扰清窍,易致耳鸣。《医林绳墨》曰:“其或嗜欲无节,劳伤过度,水竭火胜,由是阴不升而阳不降,无根之火妄动于上,则耳中噌噌有声焉。”本例年逾花甲,肾精已亏,又因操劳过度,肾阴暗耗,致虚火妄动,发为耳鸣之疾。前医见咳治肺,虽润肺而不及本,故屡治不瘥而虚火益甚。治以滋阴补肾降火,使阴复火降而诸症自消矣。方中熟地黄、山药、山茱萸、泽泻、牡丹皮、茯苓为六味地黄汤,滋阴补肾;栀子助知母、黄柏清降虚火;磁石益肾聪耳止鸣;助以生龙骨、牡蛎潜阳止鸣;五味子、枣仁养心安神。全方合用,共奏补肾填精,潜阳降火,安神利窍之功。

 

3、心脾两亏耳窍失养案

李某,女,18岁,学生。1982年9月5日就诊。素体偏弱,加以高考复习,饮食、休息不佳而发耳鸣,虽历经调治月余仍不愈。鸣声如蝉,昼夜不止,稍劳则甚,蹲下站起时头晕眼花,耳鸣更甚。自觉耳内有空虚、冷风吹拂之感,纳差腹胀,倦怠乏力,懒言语怯,健忘失眠,欲静厌动,面色微黄,月经量少色淡。检查:双耳正常,舌质淡,苔薄白,脉细弱。诊断:耳鸣。辨证:心脾两虚,清阳不升,耳失温养。治则:健脾益气,养心安神。方药:归脾汤加减。黄芪15g,党参15g,炒白术12g,当归15g,茯苓12g,陈皮10g,龙眼肉15g,酸枣仁15g,远志10g,升麻6g,磁石15g,甘草6g,大枣5枚。每日1剂,水煎服。复诊:服药3剂,耳鸣大减,耳内空虚、发凉感消失。余症有所好转,守方继服。三诊:守方出入15剂,耳鸣熄止,诸症皆瘥。嘱服归脾丸,每日1次,连服月余,以善其后。

 

按:《灵枢·口问篇》曰:“耳者,宗脉之所聚也。故胃中空则宗脉虚,虚则下溜,脉有所竭者,故耳鸣。”《古今医统》亦曰:“忧愁思虑则伤心,心虚血耗必致耳鸣耳聋。”脾乃气血生化之源,心主血脉而藏神,脾实心旺,气血上充于耳则耳窍静谧,司听灵敏。若劳倦思虑过度,损伤心脾,致气血不足,耳失濡养,神失静谧,易发耳鸣。本例患者即因思虑过度,劳伤心脾所致,故以归脾汤重振脾气而化生气血,养益心神而复其静谧。助以升麻升举清阳;酸枣仁、磁石安神熄鸣;易木香之燥,换陈皮以斡旋脾气,促其运化之能。合而共奏补益心脾,益气养血,安神熄鸣之功。

 

4、肝火上扰耳窍失聪案

宋某,男,40岁,郑州百货公司干部。于1976年3月4日来诊。主诉:耳鸣,耳聋已半年。在某医院用新针疗法配合药物治疗,效果不明显。现在症状:耳鸣,耳聋,头痛面赤,口苦咽干,心烦易怒,舌质红,苔黄,小便黄,脉细数。证侯分析:耳与肝胆脉络相通。若肝胆化火,火邪上扰,壅结耳窍,故耳鸣耳聋;肝火上逆则头痛面赤;肝胆火旺则心烦易怒,口苦咽干,苔黄,舌质红,小便黄,脉弦数。辨证:肝胆蕴热,上扰清窍所致。治则:清泻肝胆湿热。方药:龙胆泻肝汤加减。栀子、黄芩、柴胡、生地黄、车前子、泽泻、胆草、木通、当归各9g,甘草6g。每日1剂。3月11日就诊:耳鸣、耳聋减半,心烦易怒,口苦咽干,苔黄,舌质红,小便黄等均消失。再服6剂。3月18日三诊:耳鸣耳聋转愈,自觉听力基本恢复。换服龙胆泻肝丸,每日2丸,早晚各服1次,连服用10日,以巩固疗效,防止复发。

 

5、痰火上壅耳窍失聪案

夏某,男,31岁,中学教师。于1976年7月8日就诊。主诉:两耳如蝉鸣,有时闭塞,胸闷,痰多,口苦,苔薄黄。脉弦滑。证候分析:痰火上升,壅塞清窍,故耳如蝉鸣,甚则气闭而聋;湿痰中阻,则胸闷痰多;湿郁化热则口苦,苔薄黄,脉弦滑。辨证:痰火上升,壅塞清窍所致。治则:化痰清火,和胃降浊。方药:二陈汤加味。陈皮、半夏各9g,茯苓12g,黄芩、黄连各6g,石菖蒲18g,柴胡9g,川芎9g,香附12g。每日1剂,水煎服,连用1周。7月15日复诊:两耳蝉鸣减轻,胸闷痰多,口苦,苔薄黄消失,再拟方涤痰丸:青礞石、沉香各6g,大黄、黄芩各3g。以利痰火下降,而不扰于上。配合通气散(柴胡6g,川芎12g,香附18g)以助疏肝理气,通达耳窍,嘱患者再服6剂。7月22日三诊:耳鸣痊愈。停药观察半年,无复发。

 

6、肾精亏虚耳窍失养案

钱某,男,31岁,干部。于1977年7月4日来诊。主诉:在某医院确诊为左耳神经性耳聋,用新针疗法和注射胎盘组织液,结合服中西药治疗半年余,听力仍不见恢复。现在症状,左侧耳聋,有时头晕目眩,腰痛,遗精,舌质红,脉细弱。证候分析:肾开窍于耳,主藏精。若肾精不足,不能充养于清窍,以致耳鸣耳聋,甚则头晕目眩;腰为肾之腑,肾虚则腰疼;肾阴虚损,虚火妄动,干扰精室,故遗精;脉细弱为肾精亏耗之证。辨证:肾精亏损,虚阳上浮所致。治则:补肾益精,滋阴潜阳。方药:耳聋左慈丸加减。熟地黄18g,山药、茱萸肉、牡丹皮、泽泻、茯苓各9g,五味子6g,磁石30g,生牡蛎、生龙骨各15g。嘱其服10剂再诊。7月16日复诊:耳聋减轻,头晕、目眩、腰酸、遗精均消失。药中病所,守方不变,继服10剂。7月28日三诊:听力已复。再拟方,六味地黄丸,每次1丸,日服2次,共治15日,以善其后,后访无复发。

 

按:《明医杂著》:“耳鸣证或其如蝉,或左或右,时时闭塞,世人皆称肾虚。殊不知痰火上升,郁于耳中而鸣,郁甚则闭塞矣。若遇此证,但审其平昔饮酒厚味,上焦素有痰火,只作清痰降火治之。”《寓意草答治耳聋》:“滚痰丸一方,少壮用之多有效者,则以黄芩、大黄、沉香之苦,最能下气,而礞石之重坠与磁石之用相仿也。”耳为五官之一,位于人的头部,下与脏腑经脉相通。如《内经》:“肾开窍于耳”,“耳与肝胆脉络相通。”所以其病变多由肝、胆、肾三经所致。肝胆二经以实火上扰或湿热,化生痰浊,蒙蔽清窍而致的耳聋、耳鸣较多,治法以清泻肝胆湿热,祛痰降浊为主,使实火不致上扰,痰浊不致上蒙。肾经病变则以阴精亏损,虚阳上浮,结于清窍为多见,治则以滋阴潜阳为法,使虚阳不得上浮,精得以填补。方能获得较满意的效果。

 

7、气血瘀滞耳窍失养案

李某,男,36岁,工人。1983年11月13日就诊。双侧耳聋十余日。素体康健,旬前下班后骑车归家,途中骤然头昏失志,脱车摔倒于地,待志意转和,遂觉听力失能,隔世绝声,时而头痛。曾在当地医院诊治,不效。后经省某医院检查,诊为“神经性耳聋”,无医而归,辗转数日,就诊于愚。耳鸣不止,声高而尖,如机器内动,心烦失眠。诊断:耳聋。辨证:气血瘀滞,耳脉受阻。治则:活血化瘀,通络开窍。方药:血府逐瘀汤加减。当归15g,生地黄10g,桃仁6g,红花6g,川芎12g,柴胡10g,赤芍12g,枳壳10g,怀牛膝20g,丝瓜络15g,路路通15g,石菖蒲15g,栀子10g,甘草6g。复诊:服药10日,听力改善,大声谈话已能闻及,头痛渐止,耳鸣、失眠如前。上方加磁石20g,枣仁15g。三诊:继服10日,听力大增,一般谈话即可闻知,唯有时听而不清,耳鸣已止,睡眠良好。照方继服。四诊:调治月余,听力基本复常,恢复工作。

 

按:《医林改错》曰:“耳孔内有小管通脑,管外有瘀血,挤靠管闭,故耳聋。”又曰:“耳孔通脑之道路中,苦有阻滞,故耳实聋。”《内经》有曰:“有所堕坠,恶血留内。”恶血者,瘀血也。故若跌打瘀阻清窍,落高坠地,损伤筋脉,血行不畅,留而生瘀,瘀阻耳窍,则听神受闭而闻声失用矣。治疗之法,宜活血化瘀,通络开窍,使血脉畅利,瘀血以行,而窍闭自开,听神复聪。本例治用血瘀逐瘀汤活血行气而化瘀,加丝瓜络、路路通、石菖蒲以通络开窍,栀子、枣仁清心安神,合磁石而有熄鸣之巧用。因药证合拍,故取效桴鼓。

参考文献

蔡福养.蔡福养临床经验辑要[M].北京:中国医药科技出版社,2000,6

 

万友生:益气聪明汤治疗神经性耳鸣耳聋四例

万友生,男,1917年出生,江西省新建县人。江西中医学院内科教授、主任医师,全国著名中医学家。曾任卫生部科学研究委员会中医专门委员会委员,江西中医学院内科、伤寒温病、热病教研室主任,江西省中医药研究所所长,中华全国中医学会常务理事,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发表论文120余篇,主要著作有《伤寒知要》、《寒温统一论》、《热病学》、《万友生医案选》等。

 

案1:曹某,男,41岁。1992年6月29日初诊。右耳鸣日夜无已月余。舌苔花剥白黄腻,脉弦细缓。投以益气聪明汤:升麻15g,葛根30g,赤芍15g,生甘草10g,蔓荆子15g,黄柏l0g,党参30g,黄芪30g。4剂。7月3日复诊:耳鸣基本止息,守上方再进5剂以资巩固。

 

案2:陈某,女,32岁。1992年6月3日初诊。耳鸣月余,伴白带多,神疲肢倦,纳少乏味,脉弱。投以益气聪明汤加味:升麻15g,葛根30g,蔓荆子15g,黄柏10g,赤芍15g,甘草10g,党参50g,黄芪50g,白术15g,茯苓30g,陈皮15g,山药30g,生薏苡仁30g,扁豆15g。5剂。6月26日复诊;服上方后,耳鸣即止,自觉舒适,因而停药。现白带转黄,守上方加减以调理之。

 

案3:陶某,女,38岁。1991年9月30日初诊。患耳鸣年余。现耳鸣阵作,伴右侧头部麻木沉重感如压,右半身麻,颈项不适,神疲,肢重乏力,口淡乏味,纳少,稍多食即脘胀腹痛,大便结,粪色黑,面色晦暗,两颊黑斑密布,脉细弱。投以益气聪明汤加味:升麻15g,葛根50g,赤白芍各30g,甘草l0g,蔓荆子10g,黄柏10g,党参30g,黄芪30g,防风15g,焦白术15g,茯苓30g,山楂30g,六神曲10g,麦芽30g,鸡内金15g。10月14日二诊:服上方至今,右耳鸣减轻,颈项不适好转,守上方再进。11月21日三珍:服上方至今,耳鸣及后脑沉重均大减,右上肢酸麻感减轻,两颊黑斑亦减退,仍守上方再进。11月28日四诊:继进上方后,现髙枕睡右耳已不鸣,仅有气闭感,脚力增强,仍守上方再进。1993年1月4日五诊:继进上方后,耳鸣已止,闭气亦不明显,饮食、睡眠正常,惟右半身仍麻,守上方加减以调理之。

 

案4:郑某,女,60岁。1991年5月21日初诊。患耳源性眩晕。始于1984年一次看电视后,眩晕呕吐不能食,3日后自愈,后几年未再发作。至去年7月间复发如前,睡了1日自愈,上班坐汽车后发生耳鸣不休。今年4月又发作,但眩晕较前轻微,而耳鸣则加重,至今未已。每日除早上轻微外,余时耳鸣不断。白带多,疲倦乏力,大便结,口苦口干渴喜冷饮,舌苔微黄,脉弱。投以益气聪明汤加味;升麻10g,葛根30g,赤白芍各15g,生甘草10,黄柏10g,蔓荆子10g,党参30g,黄芪30g,知母15g,洋参丸4粒。5剂。5月27日二诊:服上方后,耳鸣止,口苦除,大便日二行,软烂小成形,便前腹痛,便后痛止,手指掌部红疹瘙痒。守上方加山药、莲子各20g,白癣皮、刺蒺藜各15g。再进7剂。6月10日三诊:耳鸣消失已半月有余,大便减为日一行,手指掌部痒疹亦消失,守二诊方去白癣皮、刺蒺藜各15g。再进7剂。

 

按:《证治准绳》载益气聪明汤方,由升麻、葛根、芍药、甘草、蔓荆子、黄柏、党参、黄芪八药组成。具有聪耳明目的作用,善冶耳鸣耳聋。汪讱庵为之方解说:“此足太阴、阳明、少阴、厥阴药也。十二经脉清阳之气,皆上于头面而走空窍。因饮食劳役,脾胃受伤,心火大盛,则百脉沸腾,邪害空窍矣。参芪甘温以补脾胃;甘草甘缓以和脾胃;干葛、升麻、蔓荆轻扬升发,能入阳明,鼓舞胃气,上行头目,中气既足,清阳上升,则九窍通利,耳聪而目明矣;白芍敛阴和血,黄柏补肾生水,盖目为肝窍,耳为肾窍,故又用二者平肝滋肾也。”此方功能补中气,升清阳,散风热,善治中气不足,清阳不升,风热上扰之证,尤其对耳鸣有良效,这可从上述四例治验获得证明。

参考文献

万友生.万友生医案选


感音神经性耳聋耳鸣名家医案(上)

[M].上海:上海中医药大学出版社,1997,12

 

区少章:神经性耳鸣耳聋从痰火闭窍论治

区少章,男,1900年4月出生,广东省南海县九江乡人。1978年由广东省人民政府授予“广东省名老中医”的称号,1980年批准为中医儿科主任医师,并先后当选为广州市第七、八届人大代表,曾任广东省中医学会儿科分会副主任委员。在治疗乙型脑炎、小儿麻痹症等方面取得了显著成绩.他著有《治疗乙型脑炎回忆录》、《治疗麻疹经验》、《治疗小儿肺炎经验》、《治疗腹泻经验》、《小儿发热的辨证与治疗》、《儿科四诊纲要》等一些医案共十多篇,曾在《新中医》等杂志及院内刊物发表。

 

访某,男,13岁。初诊:1976年1月12日。一周前因发热、咳嗽、有黄痰4日而住院,入院诊断为上呼吸道炎。入院后经用庆大霉素、中药银翘散加减等药物治疗3日后热退。热退后自觉左耳听力逐渐下降,现完全不闻人言。现仍少许咳,有黄痰,头痛。二便正常。诊查:神清,精神好。舌苔黄、厚腻,双脉弦滑。五官科检查:外耳道充血。辨证:痰火闭窍。治法:清肺、除痰、通窍。处方:石菖蒲3g,茯苓12g,竹茹9g,钩藤9g,菊花9g,栝蒌皮9g,干莲梗9g,花粉9g,木通5g,薏苡仁9g,桑叶9g,日一剂,连服3剂。二诊:1月15日。病孩服上方药3剂后,耳聋减轻,仍少许咳,少许痰。舌苔较前薄,脉弦滑减。仍需清肺、除痰、通窍。处方:木通6g,枇杷叶9g,莱菔子6g,花粉9g,栝蒌仁9g,杏仁9g,菊花9g,桑叶9g,钩藤12g,干莲梗12g,夏枯草9g,石菖蒲3g。日一剂,连服4剂。病孩服上药后,耳聋消失,听力恢复。两个月后随访,听觉正常。

 

按:肾开窍于耳,心亦寄窍于耳,少阳脉络于耳,而肺之结穴又在耳。若老弱与久病而至耳聋,多属体虚失聪,治在心肾;少年或暴病引起耳聋,多属痰火闭窍,治在肝肺。薛一瓢曰:“金之结穴在耳中,名曰笼葱,专主乎听。故热证耳聋皆为肺金受铄,治主清肺,不可泥于少阳一经。”今病孩发热之后骤然耳聋,且有咳嗽、痰黄、头痛、脉弦滑,是肝肺之火上升,清肃失降,痰阻脉络,气闭不通所至。所以宜清肝肺之火,兼与化痰、通窍为治。若此例误诊为肝肾虚而至耳聋,投以补剂,则肺络之热壅塞难出,聋成痼疾矣。(区庆端整理)

参考文献:

董建华,王永炎.中国现代名中医医案精选(第五集)[M].北京:北京出版社,2002,341

 

王士贞:神经性耳鸣耳聋从肾精亏虚论治

何某,女,1977年11月21日初诊。主诉(母代诉):其母偶尔发现患儿在3~4岁时听不到电话声,随即带其到本市某大医院耳鼻喉科检查及治疗,当时被告知:患儿左耳为极重度耳聋,右耳为中度耳聋,此病治疗效果不理想,应及时对患儿行语音训练。经一段时间药物治疗后未见明显好转,放弃治疗。患儿6岁时曾在附近医院接受中西医治疗,7岁时接受针灸治疗一年,听力均未见明显提高。发现患儿耳聋前无腮腺炎、麻疹病史,无注射过链霉素、庆大霉素、卡那霉素等抗菌素。来诊时患儿双耳听力差,左耳尤甚,形体偏瘦,肤色偏黄黑,胃纳一般,自小夜间遗尿。舌质淡红,苔薄白,脉细弱。体查:双下鼻甲不大,淡红,各鼻道未见分泌物引流。咽黏膜无明显充血,双扁桃体Ⅰ大小。双外耳道完整,双耳鼓膜完整,标志清楚。纯音测听检查结果示(以250、500、1000、2000、4000、6000、8000Hz7个频率的气导听阈均值计):左耳75dB,右耳46.24dB。临床诊断:双耳感音神经性耳聋(左耳极重度耳聋、右耳中度耳聋)。中医辨证:肾元亏虚,脉络瘀阻。治疗过程:补肾养肝,活血通窍。方药:自拟“启窍治聋方。”本方由骨碎补、山萸肉、何首乌、白芍、柴胡、丹参、川芎、黄精、葛根、磁石、蜈蚣、毛冬青等药组成。因中药汤剂难以入口,患儿不配合服药,未能坚持治疗,听力无提高。自1998年5月开始,患儿系统服用启窍治聋丸(上药经本院药剂科生产的成药),每次6g,每日3次。嘱患儿在服药期间,注意预防感冒,避免噪音刺激,加强锻炼身体,每日晚上睡前配合做鸣天鼓。经用启窍治聋丸治疗两个月后,其母发现患儿听力有提高,学习成绩较前有进步,对其治疗信心大增,继续坚持服药4个月余,共服药50余瓶。至1998年8月25日复查听力(气导阈均值)结果示:左耳33.57dB,右耳17.14dB,双耳听力均显著提高,达到实用听力水平,患儿自我感觉良好,夜间基本无尿床,精神充沛,学习成绩在班上名列前茅。

 

按:感音神经性耳聋,为当今常见的疑难病之一,常导致终身残疾。关于药物治疗能否促使感音神经性耳聋恢复听力,学术上一直存在争议,传统观点认为,耳蜗毛细胞一旦坏死,便不能再生,因此,绝大多数感音神经性耳聋是不可逆的,治疗价值不大。祖国医学认为,肾主耳,在窍为耳,肾藏精,输精气于耳,耳得精气濡养而听力聪敏,如《灵枢·脉度篇》说:“肾气通于耳,肾和则耳能闻五音矣。”本例患儿,自小患耳聋,实为禀赋不足,肾精亏虚,耳失所养而致。肾又主封藏,开窍于二阴,职司二便,若小儿素体虚弱,肾气不足,下元亏虚,则闭藏失职,致膀胱气化功能失调,不能制约水道而发生遗尿,故下元虚寒,气化失常是遗尿的主要原因。患儿面色偏黄黑,体瘦弱,舌质淡,脉细弱,均为肾虚的表现。纵观患儿脉症,乃肾之阴阳两虚,辨证为肾虚耳聋无疑,治疗上宜培元补肾为主。依据“肝肾同源”,肝气通于耳的理论,生理上肾精肝血互滋,病理上肾精亏虚,亦可导致肝血不足,故宜配合养肝疏肝养血之品。又因耳失精血濡养,脉络瘀阻,故补精血之中应酌加活血通窍之品。综上分析,本例治法为补肾养肝,活血通窍。启窍治聋丸组方符合上述治疗,方中骨碎补、山萸肉、黄精、何首乌平补肝肾,滋养精血;白芍、柴胡柔肝疏肝,且引药上行以达病所;丹参、川芎、毛冬青活血祛瘀滞;蜈蚣搜剔脉络;磁石重镇潜阳,葛根升阳通窍,两药相配,一升一降,调理气机。全方补而不腻,温而不燥,适合长期服用。本例聋儿经治疗能取得满意的疗效,其原因有:其一,辨病与辨证相结合,强调辨证施治是关键。辨证是中医学的特点与精华,是论治的主要依据,抓住主症,综合归纳,全面地分析疾病的病理本质,准确辨证,灵活而恰当的组方用药。其二,破除“感音神经性耳聋是不可逆”的观点,不能认为是难治之病而放弃治疗,相反地应抓住小儿生机蓬勃,活力充沛这一生理特点,及早积极地进行系统治疗。不少临床病例说明,服药是否有效,至少应观察3个月以上,这期间听力有变化则可继续服药至听力稳定为止。其三,鼓励患者积极配合体育治疗。如该患儿坚持每周爬山2日,并配合耳廓按摩,鸣天鼓等。通过体疗,调动患者体内的各种积极因素,促进体内的新陈代谢,也是有利于康复的重要环节。

参考文献

陈纪藩

.疑难病证治精华[M].广州:广东科技出版社,2001,292-294

 

王为兰:神经性耳鸣耳聋从肾精亏虚论治

王为兰,1913年生,山东省烟台市人。北京中医医院内科主任医师,北京中医学院教授,全国名老中医,曾任全国痹病专业委员会顾问委员,《北京中医》杂志编委会顾问委员,北京市中医高级职称评委会委员。专长内科杂病,尤其对风湿类疾病、急性热病有独到经验,疗效卓著。主要论著在《北京老中医经验选编》第一、二集中,有“急性风湿性关节炎治疗”、“慢性风湿性关节炎治疗”、“类风湿性关节炎治疗”及“暴发型流行性脑脊髓膜炎治验”等,发表过学术论文20余篇。

 

王某,女,55岁。初诊:1991年11月11日。主诉:脑鸣、耳鸣三年。患者于1988年10月,突然身体失去平衡而摔倒,即送医院,诊断为高血压、更年期综合征、神经性耳鸣。经用复方降压片、维脑路通片、谷维素、复方丹参片治疗半年,血压正常但整日脑如蝉鸣无休止,怕光,双目不欲睁。三年来不能看电视及书报,怕声音,稍有声音自感脑部血管扭转、血液冲向头部似欲昏倒,左半身酸软无力;长年独住暗光室内,不能与他人交谈,胆怯欲死,咽干口苦不欲饮,纳佳便干。经多次住院检查未发现阳性病灶。出院后多处寻中医治疗,愈医愈重,慕名求治于王氏。诊查:表情痛苦,面赤唇干,两目紧闭,语音低微,似昏似倒。舌质红无苔,脉弦细数。辨证:肾精亏损,髓海空虚,脑失濡养。治法:填补精髓,潜阳定志。处方:大生地黄30g,白芍30g,败龟板15g,女贞子30g,墨旱莲15g,石决明30g,生磁石30g,生龙牡各30g,蝉衣10g,决明子30g,青葙子10g,淮牛膝15g。7剂。二诊:11月27日。药后便干已愈,耳鸣、脑鸣减半,怕光怕声明显减轻,能看几分钟黑白电视,能与家人交谈半小时以上,在家人陪着能在室外活动十几分钟。仍口干口苦,环境稍差则心烦意乱、血压升高,肢体运动障碍、胆怯不减。舌质仍红无苔。效不更方,综前方加知柏各10g,清降炎上之火。三诊:12月19日。患者诉症状基本缓解,生活能自理,下午仍脑鸣必卧。舌质仍红,舌两边苔薄白。原方加沉香面2g,分冲。四诊:12月27日。诸症已消,已如常人,嘱再服药数剂,以巩固疗效。

 

按:此例病人脑鸣耳鸣三年,久治不愈。《灵枢·决气》说:“精脱者耳聋……液脱者……耳数鸣。”耳为肾之外窍,为十二经宗脉所灌注,内通于脑。肾藏精而主骨髓,脑为髓海,肾精充沛,髓海得濡,则听觉正常。病人因长期用脑耗髓,肾水不足导致脑鸣、耳鸣。肝肾同源,肝阴不足则目怕光、胆怯。久病多瘀,瘀久化热,阴火上炎故咽干舌燥、口干不欲饮、便干腹胀、舌红无苔、脉弦细数。故从培本入手,方以建瓴汤加减,滋养肝肾,潜阳降其阴火。用女贞子、墨旱莲、生地黄、败龟板、淮牛膝、白芍滋养肝肾,生髓健脑;以生磁石、生牡蛎、生龙骨、蝉衣、生石决明、决明子、青葙子、知母、黄柏、沉香面潜阳镇坠,引阴火以归源。诸药配伍,相得益彰,顽固性脑鸣耳鸣,经数剂而获。

 

参考文献:

董建华,王永炎.中国现代名中医医案精选(第六集)[M].北京:北京出版社,2002,

王占玺:神经性耳鸣耳聋从阴虚阳亢论治

王占玺,中医学家,曾师从于我国著名中医学家岳美中教授,对张仲景著作有深入研究。主要著作有《伤寒论临床研究》、《伤寒论临床应用》、《伤寒论脉法研究》、《金匮要略临床研究》《张仲景药法研究》、《内科针灸配穴新编》、《中药处方的应用》、《归脾汤的临床研究》等。

 

义某,男,60岁,北京高级党校干部。1965年8月5初诊。近20多日来发现耳塞听不清楚,伴头晕头痛,腰痠足软,但睡眠良好,食欲尚佳,大便每日一次。自诉无其他病史。刻下:面赤舌润而净,舌质稍红,脉沉弦有力,两尺弱,血压170/110mmHg,胸腔及神经系统无其他阳性体征。乃阴虚肝旺,处以杞菊地黄丸加味:生地黄、熟地黄各15g,山茱萸10g,生山药12g,牡丹皮10g,茯苓10g,泽泻12g,菊花10g,枸杞子10g,生石决明24g,夏枯草18g。每日1剂,煎服。服药6剂后,右侧耳聋好转,左耳仍塞,脉弦象减轻,血压降至146/100mmHg。前方加九节石菖蒲6g,又服l2剂后,两耳较前大为清楚,脉象变软而缓和,血压140/98mmHg,随与明目地黄丸,30丸,早晚各服1丸,每用少许沏水送服丸药,以期缓图其本。服丸药15日后,上述证状消失,血压140/96mmHg。

 

按:耳聋若为肝火偏旺者,则宜龙胆泻肝汤加减以泻其实。本例为“阴虚阳亢”所致耳聋、头晕,虽自述无其他病史,而实际血压偏高,虽面赤似火,亦不能作实火观之。所以然者,同时伴有腰痠足软,脉弦而两尺具弱等“下虚上盛”之候。年届花甲,肾气已衰,故育阴于下则可潜降浮阳。方中更佐以生石决明以镇肝,夏枯草以清肝,九节石菖蒲与肾气丸同用以益肾开窍,故耳聋治愈同时,高血压亦相继好转。

参考文献

王占玺.临床验集[M].北京:科学技术文献出版社,1981,

 

王足明:神经性耳鸣耳聋从少阳郁结论治

言某,女,69岁,省煤矿设计院退休工人。初诊:1980年1月23日,双耳闭塞,听力下降,发作多年,每因感冒、情绪急躁诱发加重。此次耳聋,亦因受凉,医从外感论治,未能奏效。诊时:双耳闭塞,不闻人声,耳内作胀,寒热往来,头额胀痛,咽干口苫,时或干呕,脘闷纳呆,口渴喜饮,喉燥痒咳。舌质红,舌苔薄黄,脉弦细数。某医院五官科多次诊断为“神经性耳聋”,治疗罔效。此为邪入少阳,肝郁失疏,气逆于上,闭塞清窍所致。治宜和解少阳,疏肝降逆,拟小柴胡汤加减。处方:柴胡l0g,黄芩10g,法半夏l0g,玉竹l2g,甘草3g,枳壳l0g,建菖蒲l0g,青皮6g,桔梗l0g,防风l0g,款冬花l0g,白芷l0g。服5剂。二诊:1980年1月28日,耳闭即通,闻声如昔,诸症均减。仍守原法加减续进。处方:柴胡l0g,黄芩l0g,法半夏l0g,玉竹12g,杏仁l0g,甘草3g,建菖蒲10g,白芷l0g,川芎6g,桔梗l0g,火麻仁12g,服6剂。诊后数月消息渺然,后因咳嗽就诊,才知耳聋治愈。

 

按:本例双耳闭塞、聋不闻声,结合其寒热阵作,口苦咽于,脘闷纳呆,干呕等症,乃为邪入少阳半表半里,兼有肝郁失疏。经云:“肝病气逆则头痛耳聋。”胆附于肝,胆脉上贯耳中,肝郁气逆,易助少阳之邪上干耳窍。治宜和解少阳,疏肝降逆。小柴胡汤去姜、枣,党参改玉竹,直入少阳,和解枢机,疏散半表半里之邪。加枳壳、青皮、石菖蒲芳香辛窜,开窍通耳,桔梗、冬花宣肺止咳,平肝制木,以防风、白芷清解阳明,组方严谨,丝丝入扣,药到病除,耳通能闻。

 

参考文献:

王足明,凌可与.疑难病证中医治验[M].长沙:湖南科技出版社,1983,225-227

 

王改贤:神经性耳鸣耳聋从脾胃虚寒浊阴上泛论治

王改贤,河南省晏师县人民医院知名中医专家。

段某,男,48岁。1990年3月17日初诊。患者1年来无明显诱因出现耳内潮声低鸣,时轻时重,起伏不断,常影响听力及工作,而全身其余之处均无不适,曾经中、西医多方治疗均无效,病渐加重。来诊时,患者面色正常,食欲尚可,唯舌质淡青,舌体胖边有齿痕,舌面津多,伸舌欲滴,苔白厚,六脉沉迟无力。舌脉均系脾胃虚寒之象。用吴茱萸汤加味:吴茱萸9g,党参30g,苍术,白术各10g,白芷10g,细辛6g,山药15g,半夏10g,生姜5片,大枣5枚。3剂。1990年3月20日二诊:服上药3剂后,耳鸣基本消失,舌脉改变不甚明显。守前方,继服6剂而愈。随访2年未复发。

 

按:耳鸣是听力异常的一个症状,自觉耳内鸣响如潮声起伏,如秋蝉低鸣.或如钟鼓捶击。临床上以肾虚、肝旺较多见,亦有因痰火郁结、风热上扰、脾胃湿热而发病的。然而,肝脾胃虚寒尤为罕见,今患者独觉耳鸣、无相兼之症,他医治疗,多以清热泻火,多不奏效,细审舌脉,乃虚中有寒。思者年近五旬,诸脏渐衰,厥阴肝经寒气上泛,加之清热之剂过量伤及脾胃。总之,肝、脾、胃虚寒之象较著。按五脏辨证,脾主输精,功在升运,脾弱则清气不能上奉于耳,加之寒湿困脾,清阳不升,浊阴不降,耳窍为浊气所蒙,故发耳鸣。吴茱萸汤中吴茱萸味辛苦气大热,归肝、肾、脾、胃经。古人云“浊阴不降,厥气上逆……阴寒格塞,气不得下,宜吴茱萸之温,降其逆气,它药不可代其陈浊之力也。”方中党参、大枣、生姜、山药健脾燥湿;白芷、细辛透窍,诸药合用而收功。

参考文献

程延安,刘明.疑难病辨治经验集[M].北京:中国中医药出版社,1993,415-416

 

王现图:从气血两虚论神经性耳鸣耳聋

王现图,河南中医学院中医内科学知名专家,主要著作有《杂病论治》、《医案丛刊—临证实效录》等。

 

田某,女,54岁,农民。1977年7月5日初诊。主诉:头目眩晕,两耳如蝉鸣已半年。刻下:头晕目眩,头重脚轻,安静休息或仰卧时则轻,稍有劳累即重。久坐猛起则头晕目花。两耳常鸣,易出虚汗,二目无神,食欲不振,全身乏力。绝经三年,但白带不断,腰背酸痛。营养欠佳,血压90/50mmHg。脉沉迟无力,舌质淡红少苔。辨证;气血两虚,清阳不升。治法:补气养血,升阳止眩。方药:参归乌精汤加味。处方:太子参20g,当归13g,蒸首乌15g,蒸黄柏30g,柴胡10g,升麻10g,夜交藤30g,黄芪20g,酸枣仁15g,蝉蜕10g,炙甘草10g,菊花12g,远志10g,大枣10枚。每日1剂。7月12日二诊:服上方后头晕、耳鸣均渐减轻,精神好转。继服。8月2日三诊;头晕、耳鸣基本消失。白带减少,饮食、二便正常,血压120/80mmHg。脉缓无力,舌苔薄白。改服杞菊地黄丸,每服1丸,日服3次。半年后随访问未再发作。

 

按:本例患者气血两虚,清阳不能上达,清窍失养,故见眩晕耳鸣,血压偏低。方用参、归、黄精、首乌、黄芪等益气养血;柴胡、升麻、黄芪升阳益气;菊花、蝉蜕等止眩晕、熄耳鸣;夜交藤、远志、酸枣仁、大枣等宁心安神。诸药合用,共奏益气升阳,养血荣窍之功。

 

参考文献

王现图.杂病论治[M].郑州:河南科学技术出版社,1987,149-150

方詠涛:神经性耳鸣耳聋从肾精亏虚论治

毕某,男,60岁,职员。初诊1966年3月15日。耳鸣重听已久,夜不安寐,神疲足软,舌黄脉细弦。肾开窍于耳,脑为髓海,肾虚则髓海不足而致耳鸣重听。拟心肝肾一源论治。蒸当归9g,白芍6g,杭菊花4.5g,牡丹皮3.6g,沙蒺藜9g,远志肉4.5g,朱茯神9g,夜交藤9g,煅龙齿12g,煅磁石12g,熟地黄12g,炒枣仁(杵)9g。7剂。3月28日复诊:服上方补益肝肾宁心潜阳之剂10剂,耳鸣渐熄,听觉恢复。仍心肾失交,夜寐不酣,神疲足软,舌燥,脉细弦,大便溏薄,日数次。再守前法佐以和调胃肠。炒当归6g,炒白术4.5g,炒白芍6g,山药9g,茯神9g,夜交藤9g,远志肉6g,煅龙骨、煅磁石、炒谷芽各12g广陈皮2.4g,蒸山茱萸肉9g,钩藤12g(后下)。7剂。

 

按:肾主耳,开窍于耳。本例患者年届六旬,因肾虚髓海不足,是以耳鸣重听渐发。治以补益肝肾,宁心潜阳,仿耳聋左慈丸加减。方中熟地黄、当归、白芍、杭菊花、沙蒺藜补益肝肾以养精血;精血不足,易致虚火,故佐牡丹皮清降虚火;远志、朱茯神、炒枣仁、夜交藤、煅龙齿养心安神;煅磁石潜阳聪耳止鸣。首诊服药10剂耳鸣得熄,听力恢复。因药后大便转以泄泻,复诊删除阴柔药味,参以培脾止泄,补肾养心。

 

参考文献

安徽省屯溪市中医医院.方詠涛医案[M].(内部发行),1976,60-61

毋桂花:耳鸣随证变化治疗

候某,女,44岁,干部。2000年8月23日初诊。主诉“双耳持续性耳鸣近3年。”现病史:3年前无明显诱因出现双耳持续性耳鸣,经多家医院诊为“神经性耳鸣”,除外器质性病变,中西药物治疗欠佳。就诊时症见:双耳持续性耳鸣,声如蝉鸣,时轻时重,睡眠不好或劳累时加重,双耳听力减退不明显。伴心烦急躁,浑身不适,睡眠欠佳,纳食一般,大小便调,月经规律。舌质暗红,苔薄白,脉沉弦。查体:双外耳道、双鼓膜未见异常。证属气血失调,治以调气和血为先。方用血府逐瘀汤化裁,处方:柴胡9g,当归12g,赤芍12g,生地黄12g,川芎9g,桃仁9g,红花9g,桔梗9g,枳壳9g,怀牛膝9g,茯神12g,合欢皮12g,夜交藤15g,甘草3g。5付,每日1剂,水煎服,早、晚分服。2000年8月28日二诊:药后睡眠明显好转,耳鸣减轻,自诉全身舒适许多,心烦急躁减轻,有时身有烦热感。舌质暗红,苔薄白,脉沉弦。气血渐和,考虑烦热为肝经郁热所致,治以柴胡加龙骨牡蛎汤清肝解郁安神。处方:柴胡9g,黄芩9g,桂枝9g,赤芍9g,生龙牡(先煎)各30g,姜半夏9g,茯神9g,甘草6g,川楝子6g。5付,每日1剂,水煎服,早、晚分服。2000年9月23日三诊:服上方5付后耳鸣全止,诸症基本平息,自行停药。1周前因生气致失眠、胃痛、纳呆、干呕,耳鸣又复。就诊于他院消化科,服药3付,处方如下:党参15g,高良姜10g,香附10g,元胡15g,白芍12g,青陈皮各10g,姜半夏10g,茯苓15g,柴胡10g,枳实15g,郁金10g,川楝子10g,鸡内金15g,甘草6g,生姜3片。药后胃痛消失,但耳鸣转甚,又增牙痛,自服“三黄片”、“利菌沙”等药,牙痛减而耳鸣甚,故来就诊。症见:双耳鸣响,声如轰鸣,白昼皆剧,纳呆,呕恶,眠差,口苦,尚感牙痛,二便尚调。舌淡红,苔薄白腻,脉沉弦。证属胆胃失和,温胆汤化裁以清胆和胃化痰。处方:姜半夏12g,茯苓12g,陈皮12g,枳实9g,竹茹9g,苏梗12g,柴胡9g,黄芩9g,胆南星9g,连翘12g,甘草3g。5付,每日1剂,水煎服,早、晚分服。2000年9月28日四诊:药后纳开呕止,牙痛已无,耳鸣明显减轻,睡眠好转。舌淡红,苔薄白,脉沉弱。邪实去而虚象显,改以李东垣补中升清泻阴火之法,以益气聪明汤化裁。处方:党参9g,生黄芪15g,葛根12g,蔓荆子9g,升麻6g,赤芍12g,黄柏6g,石菖蒲9g,炙甘草6g。5付,每日1剂,水煎服,早、晚分服。2000年10月5日五诊:药后偶有耳鸣,不影响工作、休息,纳可,便调,余无不适。治从脾肾,补益聪耳,以丸剂善后。丸药方:生晒参40g,炙黄芪90g,熟地黄90g,白芍60g,骨碎补60g,炙甘草30g,葛根30g,蔓荆子30g,升麻20g,石菖蒲30g,黄柏20g,香附20g。共研细末,炼蜜成丸,每丸10g,早晚空腹各服1丸。药后体健,随访3年,耳鸣偶有短暂发生,但不影响生活。

 

按:对于耳鸣的辨证,有主张以整体辨证为主,也有主张从局部辨证为主。其辨证难易程度不一,无证可辨时也有主张以药测证。治疗上,有主张以辨证治疗为主,也有主张以专病专方治疗为主。毋氏临床上常以整体辨证为主,立法用方皆以证为依准,且主张处方用药宜灵活,忌保守。“有是证,用是药”,“朝理中,暮承气”这种用药在现实临床中是存在的,也是合理的。正如本病例在诊治过程中数易方药,看似极不合章法,但思路是明确的,皆以证为转方依据。前三诊采用疏调法,皆在恢复机体气血阴阳的平衡、脏腑间的协调。四诊取用益气聪耳,五诊在四诊的基础上加用益肾聪耳。尽管脾虚、肾虚征象几乎没有,但耳属清窍,需清阳上走,耳属肾窍,赖肾濡养,结合年龄、体质,耳聪鸣止归于脾肾是正确的。毋氏认为,中医临床本应是这样的“活活泼泼”,而并非教材上刻板的证、固定的方,也并非住院病案书写一证一方贯穿一病始终。治疗耳鸣见效难,而见效远比治愈容易得多。在耳鸣的治疗中,善后治疗至关重要。正如本案善后,毋氏临床常用中药蜜丸,效果尚称满意。“丸以缓之”,丸剂较汤剂有其独特的药效持久绵长作用,给予较长时间的小剂缓调,确实能明显提高耳鸣的治愈率。人是一个有机的整体,疾病是整体病变在局部的表现。作为专科医生,必须在把握整体的基础上着眼于专科病。耳鸣仅是患者所表现出来的一个症状,为缓解耳鸣而不顾或加重机体的“失衡”是不可取的。正如案中三诊时他医为缓解胃痛让患者付出了并不比胃痛轻松的代价。临床上,“杀鸡取卵”并非鲜见,徐灵胎痛斥其为奸医以动剂杀人。患者不明,医者当自明。

 

参考文献:

毋桂花,高建忠.从耳鸣验案论耳鸣证治[J].中医药通报,2005,4(2):59-60

石学敏:神经性耳鸣耳聋从肝阳上亢论治

诸葛某,女,42岁,干部。初诊日期1981年3月19日。主诉:左耳鸣、耳聋4个月。病史:高血压病史,血压经常波动在160~180/90~110mmHg之间,头晕,烦躁易怒,夜寐不安,4个月前因家务不和,而情志不舒,左侧耳鸣如蝉声,听力减退,经中医药物治疗效不显,请求针灸治疗。检查:体胖,血压165/115mmHg。耳鼻喉科检查:两耳鼓膜正常,音叉试验:AC>BC,听力检查:左耳气导l000Hz以上髙音频全部消失,骨导500~4000Hz全部消失。舌质红,脉弦细。印象:(1)中医:耳鸣,耳聋。(2)西医:神经性耳聋。辨证:体胖湿浊内蕴,阴虚阳亢之体,怒恼伤肝;肝阳暴亢,夹痰上蒙清窍,致耳内蝉鸣,失眠不寐,渐至失聪。治则:平肝潜阳,开窍通络。选穴;取左侧风池、听宫、翳风、中渚。操作:风池向外耳道方向斜刺l~1.5寸,施捻转泻法,1分钟;听官张口取穴,直刺0.8~1寸,施捻转泻法,1分钟;翳风张口取穴稍刺向耳前方向1~1.5寸,施捻转泻法1分钟;中渚直刺0.5~0.8寸,施捻转泻法1分钟。治疗经过:每日1次,4次后头晕减轻,7次后耳鸣声低,有间歇;14次后耳鸣消失,听力基本恢复,电测听复查听力明显提高,后又巩固治疗5次,随访半年听力无下降。

 

按:本例病机从阴虚阳亢,痰浊上蒙清清窍认识。取手少阳经穴风池、翳风、中渚,手太阳经穴听宫。其中风池、翳风、听宫为局部取穴,中渚为循经取穴。这4个穴位都是治疗耳鸣耳聋的重要穴位。《针灸甲乙经·手太阳少阳脉动发耳病》卷十二指出:“耳聋填填,如无闻,憹憹嘈嘈,若蝉鸣,鴳鴂鸣,听宫主之”,“聋,翳风及会宗、下关主之”,“耳聋,两颞颥痛,中渚主之。”《备急千金要方·针灸下·头面》卷三十说:翳风、中渚“主耳痛鸣聋”,听宫、中渚“主聋嘈嘈若鸣。”《针灸大成》亦指出:听宫“主……耳聋如物填塞无闻,耳中嘈嘈憹憹蝉鸣”,中渚“主热病汗不出,目眩头痛,耳聋”,翳风“主耳鸣、耳聋。”

 

参考文献

石学敏.石学敏针灸临证集验[M].天津:天津科学技术出版社,1990,432-433

仝选甫:从气血两虚论神经性耳鸣耳聋

李某,男,38岁,干部。1999年10月20日以耳鸣,乏力,嗜睡半月余,加重3日为主诉就诊,患者体质瘦弱,加之工作劳累,饮食不规律,休息不佳而发耳鸣,鸣声如蝉,昼夜不息,稍劳即甚,蹲下站起时头晕眼黑,耳鸣更甚,自觉耳内有空虚、冷风内吹之感。耳科常规检查未见异常。诊见:纳差腹胀,倦怠懒言,欲静欲不动,面色微黄,月经量少色淡,舌淡脉弱,证属脾胃虚弱,清阳不升,气虚血少,耳失温养。治宜:补气养血,健脾温阳。方以补阳还伍汤加减:黄芪90g,党参15g,白术30g,桃仁10g,红花10g,当归15g,赤芍12g,川芎12g,酸朿仁15g,磁石(包)30g,地龙12g,全蝎12g,甘草6,每日一剂,水煎服,服药10剂,诸症好转,上方再进12剂,患者耳内空虚、发凉感消失,余症均好转,续进6剂,诸症皆愈。

 

按:本例系因劳累过度,起居失调致使脾胃虚弱,气血不足,清阳不升而发为耳鸣。《灵枢·口问篇》:曰:“耳者,宗脉之所聚也,故胃中空则宗脉虚,虚则下溜,脉有所竭者,故耳鸣。”用上方治疗此种病机所致之耳鸣,多能应手而效,故补阳还伍汤补气养血,活血通络,加党参、炒白术健脾温阳,酸朿仁、磁石养血安神,镇静熄鸣,因方合病机,药证合度而收良效。

 

参考文献:

仝选甫.补气法在耳鼻喉科疾病中的应用[J].中医杂志,2002,43(7):531

吕郁哉:神经性耳鸣耳聋从肾精亏损虚阳上亢论治

吕郁哉,男,青年时代从甘肃陆军学堂(1902创办,1913年停办,包括开设中、西医)毕业后,入湖北陆军中学堂,参加同盟会,投入武昌起义,因战斗负伤后,专事中医。早年受业于京沪名医陆渊雷、余云岫等先生门下,行医数十年。主要著作有《中医诊断纲要》、《凭脉辨症凭症用药》,九旬高龄时领衔编著《中医医案医话集锦》。

 

一九五六年到兰州以教书为主,来兰后去看多年相别的旧友李孔炤。以事前无讯,乍然相逢,喜出望外。因伊耳费多年,中西医治疗,收效不大。因此一见即请诊治。余以其哼嗯声多,所答非所问,知其苦闷久矣。乃诊其脉。两尺虚大,问有腰疼否?答以不厉害,断为肾水不足,虚阳上亢。疏以六味丸滋阴为主,加龙骨、牡蛎镇之。引用肉桂少许,缓缓多服几剂。不想其聋竟用此方治愈。伊云:初服毫无感觉.大约不到10剂,听话清楚多矣。并云;或系剂量大小之故欤?余以多年旧疾治愈,但亦未想到量的一方乃愈多年的耳聋。

 

按:此案系肾水不足,虚阳上亢,方中以六味地黄丸滋补肾阴,龙骨、牡蛎重镇潜阳,佐以肉桂少许,引火归原,使肾精充而耳复聪。

参考文献:

吕郁哉.中医医案医话集锦[M].兰州:甘肃人民出版社,1981.

 

刘季文:神经性耳鸣耳聋从清阳不升、肝火上扰论治

刘季文,男,湖南浏阳市人,湖南已故名医,幼承父业,行医于湖湘六十载,1949年曾任湖南国医医院副院长,后任湖南省人民政府参事室参事,湖南省第五届政协委员,1985年《湖南日报》曾以“义务行医三十载”为题报道其事迹。对中医经典造诣颇深,主要著作有《刘季文医论医案集》等。

 

1、肝火上扰耳窍案

胡某,男,50岁,屈原农场干部。1976年7月就诊。诉半年多来,两耳蝉鸣不息,耳内闭塞感,听力渐减。头昏头痛,心烦失眠,口干口苦,舌红苔黄,脉浮弦。处方:龙胆草12g,柴胡12g,黄芩12g,栀子9g,生地黄18g,牡丹皮9g,生龙骨18g,生牡蛎18g,磁石24g(醋煅),蔓荆子9g,石菖蒲9g,甘草6g。10剂,每日1剂,煎服。二诊:耳鸣头痛减轻,听力增进,夜能安寐。效不更方,原方续服10剂,耳鸣消失,听力恢复正常。

 

按:足少阳经上入于耳,下络于肝而属于胆。肝胆火盛,循经上壅于耳,致清窍失灵。《中藏经》所谓“肝气逆则头痛耳聋。”本例辨证当属肝火上扰,耳窍失利。故治以清肝泻火,用龙胆泻肝汤加减。方中龙胆草、黄芩、栀子、牡丹皮清上炎之胆火,柴胡、蔓荆子疏肝利气,龙骨、牡蛎镇逆潜阳,石菖蒲芳香开窍,生地黄滋肾水以涵肝木,甘草和中而缓急迫,使阴平阳根,诸症自愈。

 

2、清阳不升耳窍失养案

侯某,女,48岁,工人。1970年10月就诊。耳鸣失聪,伴头目昏眩、四肢无力,不思饮食。大便稀溏。舌淡嫩,苔薄白。脉象濡缓无力。证属脾胃气虚,清阳不升。治拟益气升清之法。处方:黄芪18g,党参12g,升麻3g,蔓荆子9g,葛根12g,白术12g,茯苓12g,白芍9g,黄柏6g,骨碎补9g,甘草3g,磁石20g(醋煅),石菖蒲6g。5剂。每日1剂,煎服。上方连服5剂,食欲增加,大便成形,精神转佳,耳鸣好转,听觉亦聪。原方续进5剂,耳鸣消失,听觉恢复正常。

 

按:《内经》云:“上气不足,脑为之不满,耳为之苦鸣,头为之倾,目为之眩。”今中气不足清阳不升,故耳不聪目不明矣。拟李东垣益气聪明汤加味,方以黄芪、党参、白术、茯苓、甘草补中益气,升麻、蔓荆子、葛根轻扬升发,鼓舞清阳之气上升以达清窍,白芍、黄柏平肝胆而泻相火,骨碎补、磁石补肾以潜浮阳,石菖蒲芳香通窍。中气足,枢运转,则清阳上升,浊阴下降,九窍通利,耳聪目明。

 

参考文献

刘季文,刘珊之.刘季文医论医案集[M].长沙:湖南科学技术出版社,1993,127-131

刘福官:神经性耳鸣耳聋从肝肾不足论治

刘福官,男,1948年12月出生。上海中医药大学曙光医院耳鼻咽喉主任医师,硕士生导师。曾任全国中医药学会耳鼻咽喉分会常务委员,中国中西医结合耳鼻咽喉科学会委员,中医药学会上海市耳鼻咽喉分会副主任委员,上海市中医咽喉病医疗协作中心副主任,《中国中西医结合耳鼻咽喉科学杂志》编委;世界中医药学会联合会第一届耳鼻喉口腔科专业委员会常务理事。发表论文20多篇,主要著作有《中医耳鼻咽喉口腔科手册》等。

 

盛某,男,19岁,学生。2002年4月23日因“双耳听力下降伴耳鸣半年”来院就诊。患者喜欢上网,半年前在网上玩游戏后突然感到左侧耳鸣,如吹风样“呼呼”声或蝉鸣声“滋滋”响声,伴有头晕眼花,视物旋转,恶心呕吐,耳内胀闷感,第2日右耳也出现相似症状。在某专科医院治疗两周后眩晕和恶心呕叶消失出院,但回家后感觉双耳听力进行性下降。刻诊:双耳听力下降,伴耳鸣,持续不止。电测听示:双耳感音神经性聋,显示高频听力损失,平均听阈65dB。舌质红,苔薄白腻,脉弦滑。肝肾亏虚,虚火上炎之证,治拟滋阴补肾,潜阳开窍。处方:珍珠母(先煎)30g,灵磁石(先煎)30g,仙鹤草30g,葛根15g,路路通10g,酸枣仁10g,女贞子10g,墨旱莲10g,菟丝子15g,甘草10g,王不留行12g,石菖蒲15g,制首乌15g,狗脊15g,神曲15g。14剂。二诊:耳鸣症状明显减轻,“滋滋”声消失,只剩下“呼呼”声,听力稍好转。晚间已能人睡。心情有所好转。舌质淡红,苔薄白,脉弦细。电测听:听力曲线平均上升10dB。原方14剂。三诊:耳鸣症状进一步减轻,基本可正常学习。偶尔响一会,但很快消失。自述听力基本恢复到发病前状态。无恶心呕吐,无耳内胀满。饮食睡眠正常,二便调畅。舌质淡红苔薄白,脉弦细。电测听:听力曲线再上升15dB左右。原方加谷麦芽各15g,砂仁(后下))10g,14剂。1个月后随访,耳鸣完全消失,听力曲线在40dB左右。

 

按:《医学入门》卷五说:“耳鸣乃是聋之渐也。”《杂病源流犀烛》卷二十三更明确指出:“耳鸣者,聋之渐也,惟气闭而聋者,则不鸣,其余诸般耳聋,未有不先鸣者。”根据传统中医理论,耳为肾之窍,肾开窍于耳,耳聋当责之于肾。然心寄窍与耳,《辨证录》言:“心肾相交,始能上下清宁以司视听。”耳目之聪明也必赖气血滋养。临床上又有因情志不遂、暴怒而致气机逆乱,肝气上逆,闭塞清窍出现耳聋者。可见耳聋与心、肝、肾三脏有密切关系,耳病应以肾为本,心为体,肝为用。发病可在肾,也可在心与肝。刘氏治疗耳聋多从耳鸣音调高低入手。本例患者高音调耳鸣和低音调耳鸣全有,属虚实夹杂证。肝肾阴虚,肝经郁热,化火上炎。故耳鸣耳聋,耳内胀闷。方中灵磁石、制首乌为君药,灵磁石镇肝潜阳、滋肾聪耳,制首乌补肝肾、益精血。女贞子、墨旱莲、狗脊、菟丝子调理肾阴肾阳;珍珠母平肝潜阳;酸枣仁宁心安神,助磁石、制首乌滋补肝肾而为臣药。王不留行、路路通通经活络;仙鹤草、葛根鼓舞胃中清阳之气上行头目,神曲健脾化食,使石类质重之品不碍胃气,以助药力运布共为佐药。石菖蒲通九窍而偕药力上达;甘草调理药性而共为使药。全方重而不滞、补而不腻、走而不守,兼顾心肝肾三脏失调.故取得较好疗效。

 

参考文献

上海中医药大学曙光临床医院.临证传薪·曙光临床医学院教学医案选辑[M].上海:上海中医药大学出版社,2006,295-296

 

刘晓堂:耳鸣从气虚论治

刘晓堂专家的个人资料不详。

吴某,男,12岁,学生。主诉于1958年7月某晚,因洗脚用手去抓足心时,忽然耳内感到哄哄有声,正如蝉鸣,停抓则鸣声消逝。以后再抓足心,耳内又鸣,停抓耳鸣又消失。如此情况持续半月之后,不抓足心,只要有物碰撞足背,耳内亦随之鸣叫。患者甚为惊奇,来我院诊治。当时我们也觉很奇怪,因为从未见过这种情况,对病因没有认识,遂以治气虚耳鸣的方法试治。处方:苍耳子15g,西党参24g,蜜炙黄芪15g,白术10g,当归身10g,广皮6g,升麻5g,柴胡10g,炙甘草5g。嘱服两剂后再诊。但患者仅服一剂,耳鸣完全消失,任凭怎样去抓,再无耳鸣现象,迄今两个多月,未再复发。

 

按:肾气通于耳,足少阴肾之脉由足心沿下肢内侧而上,抓足心即耳鸣,可能是通过经脉的联系使然。然经气实满,则不会因搔抓而震动;如经气不足,搔抓则震动而发生哄鸣,故以气虚耳鸣论治收效。不过,并非所有肾经气虚者都会出现抓足心则耳鸣的现象,因为经络的敏感程度和传递情况,各有不同。

 

参考文献:

刘晓堂,曾海清.治愈少见耳鸣一例简介[J].中医杂志,1959,(2)

朱进忠:神经性耳鸣耳聋从肝郁化火论治

吴某,女,37岁。2005年1月5日初诊。近1年多来左侧耳鸣,头胀头痛,失眠,胸胁苦满,心烦。今年以来,天凉时大拇指麻木,治疗未效。月经量少,大便不爽。舌苔薄白,脉弦。证属肝木内郁,火风侵窍之耳鸣。治法:舒肝解郁,散风泻火。方拟夏枯根蔓汤。处方:夏枯草15g,葛根10g,蔓荆子10g,升麻10g,菊花10g,黄芩10g,薄荷10g,连翘10g,羚羊角6g,荷叶10g。6剂,水煎服,将诸药置凉水中浸泡30分钟,水煎2次,每次40分钟,混合,分2次服,日1剂。复诊:服药后,症状减轻。察其:舌苔薄白;脉浮弦紧。效不更方。上方加防风6g,元参12g。继服6剂。水煎服,每日1剂。

 

按:足少阴肾开窍于耳,肾气充则耳听聪,此诸家皆知也,故医家多以肾治耳鸣耳聋。然而本病之耳鸣起于猝然,且伴头胀头痛,发于一侧,而脉见弦,显系邪干窍闭,且受风热火郁之邪所致,因此重用夏枯草、黄芩、羚羊角之同时,重加升麻、葛根、薄荷、荷叶等清少阳,发郁火之品。

 

参考文献

《当代名老中医典型医案集》课题组.当代名老中医典型医案集·五官科分册[M].(待出版)

朱良春:从气阴两虚论神经性耳鸣耳聋

朱良春(1917~),男,系江苏省南通市中医医院主任医师,南京中医药大学兼职教授。其治学严谨,医术精湛,从事中医临床70载,擅长治疗内科疑难病症,特别是风湿病、肝病、肿瘤、脾胃病、老年病等病证。倡导“顽痹从肾论治”、“辨证与辨病相结合”、“对急性热病治疗‘先发制病’”等观点,通过长期的临床实践,形成自己较为独特的临证思辨特点和学术思想。归纳其学术思想,有7方面内容:其一,经典理论深厚,博采诸家之长;其二,急性热病之“先发制病”论;其三,临证倡辨证辨病,中西结合;其四,在中医诊法上的创见,如创“观人中的色泽与同身寸长度之差距”来诊察男女生殖系统病变的方法;其五,顽痹从肾论治;其六,慢性杂病培补肾阳论;其七,痛风之“浊瘀痹”论。

 

谢某,女,52岁。2006年04月24日初诊。初诊:右耳听力下降已历10月,伴耳鸣,头昏思睡,视力模糊,口干,便秘。察其:舌质淡红,苔黄,脉细弦。诊为耳聋,此为气阴两虚,清气不升,兼肝肾阴虚,无以上承,耳窍失养,故见听力下降、头晕、目糊,口干,便秘等症。治宜益气养阴,滋养肝肾。处方:生黄芪20g,枸杞子12g,太子参15g,川石斛10g,灵磁石(先煎)20g,决明子15g,谷精珠12g,石菖蒲10g,甘草6g。14剂,每日1剂,水煎服。二诊:药后头晕、便秘均见改善,右耳听力未变,耳鸣未除。守前方调治,上方加女贞子15g,桑椹15g。继服14剂。三诊:药后症见好转,唯耳鸣,右耳听力未复,苔薄白,脉细弦。系肾虚难复,再拟前法进之。处方:生黄芪30g,枸杞子15g,升麻8g,女贞子15g,石菖蒲10g,太子参15g,鹿衔草20g,熟地黄15g,甘草6g。继服14剂。四诊:自觉头稍昏,右耳听力有所进步,耳鸣,苔薄腻,脉细弦。继以滋养肝肾,益气升清,通窍为主调治。上方加灵磁石(先煎)20g。继服14剂。五诊:耳鸣,目糊,大便干燥,腹胀,舌红,苔薄,脉细弦。血压110/70mmHg。肝肾阴虚之象明显,仍从滋养肝肾论治。处方:枸杞子10g,菊花10g,决明子15g,密蒙花10g,生麦芽15g,灵磁石(先煎)20g,全瓜蒌20g,徐长卿15g,女贞子15g,制首乌20g,甘草6g。继服14剂。六诊:药后耳鸣好转,目糊存在,舌红,苔薄,脉细弦,前法继进之。处方:枸杞子10g,菊花10g,决明子15g,密蒙花10g,生麦芽15g,灵磁石(先煎)20g,全瓜蒌20g,徐长卿15g,女贞子15g,制首乌20g,谷精珠12g,玉竹15g,甘草6g。继服14剂。七诊:听力较前相比明显好转,耳鸣亦减,右耳有轰鸣声,舌红,苔薄,脉细弦,原法继进。处方:枸杞子10g,菊花10g,灵磁石(先煎)30g,王不留行15g,全瓜蒌20g,谷精草12g,制首乌20g,丹参15g,生地黄、熟地黄各15g,甘草6g。继服14剂。

 

按:耳聋为听力减弱的病证,《仁斋直指附遗方论·耳》:“肾通于耳,所主者精,精气调和,肾气充足则耳闻而聪。若劳伤气血,风邪袭虚,使精脱肾惫则耳转而聋。”《医碥·耳》篇中指出:“若气虚下陷则亦聋,以清气自下,浊气自上,清不升而浊不降也。”本案听力下降已历10月,伴头昏思睡,视物模糊,口干便秘,舌淡红,脉细弦。为气阴两虚,清气不升,兼肝肾阴虚,无以上承,濡养耳目,治疗先以生黄芪、太子参益气养阴升清,枸杞子、石斛、谷精珠明目养肝,决明子清肝明目,磁石镇慑潜阳;石菖蒲通窍利耳。二诊加入女贞子、桑椹子,滋阴填精,后继予益气升清,滋养肝肾为之调治,七诊中伍以王不留行、丹参活血化瘀通络,王不留行可治脑鸣,

李振华:神经性耳鸣耳聋从肝肾阴虚论治

李振华(1925~),男,河南中医学院教授、主任医师。曾任中国中医药学会常务理事,中国中医理论整理研究委员会副主任委员,河南省中医药分会副会长,中国卫生部高等医药院校教材编审委员会委员,第七届全国人大代表。出身于中医世家,业医四代,自幼随父学医,精研中医内科,对脾胃病的研究有较高造诣。主要著作有《中医对流脑的治疗》、《常见病辨证治疗》、《中国传统脾胃病学》、《中医内科学》、《中医证候鉴别诊断学》、全国高等医药院校统编教材《中医内科学》等,发表学术论文40余篇。

 

辛某,女,43岁。2005年4月19日初诊。诉耳鸣半年。耳鸣如蝉,失眠多梦,视力模糊,乏力。曾至某医院按神经衰弱治疗,口服安定剂及中药“安神补脑液”失眠渐好转,但耳鸣持续,甚则引起心烦、心悸,查心电图无异常。察其:舌质红,舌苔黄,舌体稍胖大;脉弦细。诊其为:肝肾阴虚耳鸣(神经衰弱耳鸣)。治法:滋阴补肾,平肝潜阳,佐以镇心安神。方拟养阴止眩汤加减。处方:蒸首乌18g,白芍15g,山茱萸15g,枸杞子15g,黄精15g,郁金10g,节石菖蒲10g,炒栀子10g,磁石30g,蝉皮10g,天麻10g,菊花12g,钩藤15g,石决明15g,夏枯草15g,夜交藤30g,龙齿15g,枣仁15g,牡丹皮10g,甘草3g。每日1剂,水煎服。二诊:服药后,症状减轻,但仍夜间有耳鸣症状,效不更方,在上方基础上加用柴胡、细辛疏肝解郁、升阳通窍,加泽泻祛湿泄热。三诊:服药后,耳鸣症状基本消失,睡眠明显好转,效不更方,以滋阴补肾,平肝潜阳之药物服之以善后。

 

按:李氏诊治耳鸣,首辨虚实,认为实证多属肝火上冲,以成年或壮年人多见;虚证以肾虚为主,老年人多见。本例患者耳鸣如蝉,乏力、视物模糊,脉弦、舌红苔薄黄,病机乃肝肾阴虚,髓海不足,耳窍失充,目窍失养,肾水不能上及于心所致。以滋阴补肾,平肝潜阳为治则,用自拟养阴止眩汤加减。方中蒸首乌、黄精、山茱萸、枸杞子滋补肝肾;郁金、白芍舒肝;磁石、钩藤镇肝;夏枯草、菊花、炒栀子、牡丹皮清肝;龙齿、枣仁、夜交藤宁心安神,使阴复阳潜神安而耳鸣息。二诊考虑耳为清阳之窍的特点,选用升阳通窍药物柴胡等,病人耳鸣消失,病告痊愈。全方在滋、潜、清的基础上,佐温通之石菖蒲、细辛等,宣通清窍,诚为妙伍。

参考文献

《当代名老中医典型医案集》课题组.当代名老中医典型医案集·五官科分册[M].(待出版)

 

杨甲三:神经性耳鸣耳聋针灸疗法从心经郁热论治

杨甲三,又名汉鑫,1919年1月生。江苏省武进县人。北京中医学院教授,针灸推拿系主任,附属东直门医院针灸科主任,博士研究生导师。曾任北京中医学院院务委员会委员,国家科委医药专业组成员,卫生部医学科学委员会委员,全国高等医学院校教材编审委员会委员,腧穴组组长,北京中医学院学术委员会副主任,全国针灸学会常务委员,全国中医学会理事,中国国际针灸考试中心委员会副主任,香港中国针灸协会顾问委员会顾问,第三届人大代表,第五、六、七届全国政协委员,第五届全国政协会议主席团成员。主要著作有《针灸经穴挂图》、《经络挂图(十二经、奇经八脉)》、《针灸临床取穴图解》、《针灸取穴法》、《腧穴学》、《针灸学》、《腧穴学教学参考资料》、《针灸学教学参考资料》等。根据《杨甲三取穴经验》一书拍摄的电影《针灸取穴法》于1985年获卫生部乙等科学成果奖。湖南中医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耳鼻咽喉科李凡成

 

1、心经郁热上扰清窍案

马某,女,51岁。初诊:1991年5月13日。主诉:双耳鸣两月余。诊查:双耳中如蝉鸣,头晕,眠差,颈项不适。舌质红,苔薄,脉滑数。辨证:心经郁热,上扰清窍。治法:清心安神。取穴:阳谷,听宫,神庭,本神,百会,四神聪,外关透内关,足临泣。刺法:神庭、本神、四神聪、百会平补平泻,余用泻法。留针三十分钟,隔日一次。复诊:针灸治疗后,耳中蝉声日渐减少,用针刺十次后,耳鸣已除,头不晕,睡眠转佳。颈项仍偶有不适,摄颈椎片示有轻度骨质增生。嘱其继续针灸治疗,并加用风池、天柱、颈夹脊4~7,以巩固疗效。

 

按:

2、心经郁热肝气郁滞扰乱心神案

温某,女,44岁。初诊:1991年4月19日。主诉:幻听年余。缘由工作中与人争执而发。诊查:幻听,耳内嘈嘈语声不断,夜间无法入睡,经期错乱,胸胁胀痛,纳谷欠香。近两月已无法上班工作。舌质红,苔薄,脉细弦而小数。辨证:心经郁热,肝气郁滞,扰乱心神而发幻听。治法:清心安神,疏肝理气。针刺配合中药,方拟导赤汤合丹栀逍遥散加味。取穴:阳谷,听宫,神庭,本神,百会,四神聪,外关透内关,足临泣。刺法:神庭、本神、百会、四神聪平补平泻,余穴施泻法。留针三十分钟,隔日一次。处方:生地黄10g,木通5g,竹叶6g,牡丹皮10g,山栀10g,柴胡10g,当归10g,白芍10g,白术10g,茯苓 10g,草梢6g,薄荷3g(后下),香附6g,浮小麦15g,大枣5枚。7剂。二诊:1991年4月26日。针灸三次、上方药尽剂后,患者诉夜间已可入睡。效不更方,仍施上法治疗。三诊:1991年5月24日。幻听已除,月经周期正常。嘱其可以停药,并适当工作。每周继续针灸两次,以巩固疗效。半月后,患者停针,精神如常,已正常上班。

 

按:耳为肾之窍,亦为心之窍。《素问·金匮真言论》篇曰:“南方赤色,入通于心,开窍于耳,藏精于心……。”《辨证录·耳痛门》卷三说:“人有平居无事,忽然耳闻风雨之声,或如鼓角之响,人以为肾火之盛也,谁知是心火之亢极乎。凡人心肾两交,始能上下清宁,以司视听,肾不交心与心不交肾,皆能使听闻之乱。然而肾欲上交于心,与心欲下交于肾,必彼此能受,始庆相安。倘肾火大旺,则心畏肾炎而不敢下交;心火过盛,则肾畏心焰不敢上交矣。二者均能使两耳之鸣。但心不交肾耳鸣轻,肾不交心耳鸣重。”杨氏临证时,凡耳疾多以实证治心,虚证治肾。此两例患者,一为耳鸣,一为幻听,均为耳中有异常声音,辨为阳证,故治以清心安神为法。盖小肠与心相表里,故取小肠经之阳谷、听宫清心宁神聪耳;取神庭、本神、百会、四神聪安神定志;外关、临泣为奇经八脉交会穴,分通阳维、带脉,专主一身之阳证、热证;透刺内关以宽胸理气。病例二因其平素心胸狭小,肝气郁结,遇挫则肝郁化火,扰动心神,病证较为复杂,故针刺治疗同时配以中药以求全功。此亦杨氏临证之特色,每遇顽疾杂病,必以针药并用、内外同治,每每获效。此例中以导赤汤清心,以丹栀逍遥散健脾疏肝,加香附理气解郁。

参考文献:

董建华,王永炎.中国现代名中医医案精选(第六集)[M].北京:北京出版社,2002,

 

杨志仁:从脾肾两虚论神经性耳鸣耳聋

杨志仁((1909.7-1986.5),原名衍政、曾用名仁仲、以正、居端、持正,男,广东省南海县叠滘乡谭头村人,汉族。于20岁时始从父习医,25岁执业。广州中医学院副教授,研究生导师,名老中医,曾任中华全国中医学会广东分会五官科学会顾问。在中医喉科学领域有盛誉,是新中国中医耳鼻咽喉科学的奠基人之一,发表论文论著约25万字,主编了我国中医药高等院校第一版、第二版《中医喉科学讲义》,创制了喉科名方“疏风清热汤”等专科常用方剂。

 

黄某,女,7岁。1982年5月28日初诊。主诉(家长代诉):一个学期以来发现患儿听力下降,伴有双耳鸣,白天尿频尿急,夜间遗尿。近日发现头发呈片状脱落,胃纳欠佳,大便每日或隔日一次,睡眠时流口水,幼年时有佝偻病史。诊查:察患儿面色苍白,头部有四处脱发,圆形,每处直径4~5厘米左右。舌淡,苔薄白,脉细弱。辨证:脾肾两虚,气血不足。治宜健脾养肾养血。处方:党参12g,白术9g,茯苓12g,炙甘草3g,陈皮6g,熟地黄9g,首乌9g,五味子3g,莬丝子9g,杞子9g,覆盆子9g,桑螵蛸6g,山药12g,益智仁6g,桑寄生9g.每日一剂,水煎分两次服。二诊:6月2日。服上方药4剂,尿频尿急已有好转,因益智仁无货,故上方加入杜仲9g续服.三诊:6月6日。患儿精神比以前好,听力有提高,覆盆子无货,以鸡血藤9g代之续服。四诊:6 月12日。耳鸣已消失,仍有遗尿。上方去桑寄生,加补骨脂6g。五诊:6月21日。服上方药8剂,患儿胃纳复常,无遗尿,流口水亦减少。守上方继续服药。六诊:7月4日。尿频尿急已完全消失,听力好。斑秃处新发萌出。继守上方服药至8月19日,患儿症状全部消失。

 

按:耳为肾之窍,肾气虚弱则耳鸣耳聋;尿频尿急遗尿亦为肾虚之证,发为血之余,血虚不能养发则头发脱落。胃纳欠佳,睡觉流涎为脾虚之证,证侯虽多,然不外气血不足,肾气虚弱有致,故处方以补肾健脾养血为主,服药两月余而获全效。 

参考文献:

董建华.中国现代名中医医案精选(第一集)[M].北京:北京出版社,1990,630

 

杜雨茂:温肾平肝化瘀通络以治耳鸣

杜雨茂(1934、9—)教授、主任医师。陕西城固人,出身中医世家,从事中医教学、科研及内科临床四十余年。历任陕西中医学院院长、全国中医成人教育学会名誉理事长、中国中医药学会仲景学说委员会委员、中国中医药学会陕西分会副会长及肾病研究组组长、美国亚拉巴马东方医学院哲学博士及名誉院长、意大利巴菜姆针灸学院名誉院长及客座教授、日本汉方交流会顾问、日本日中医药研究会名誉会员。授予全国首批有突出贡献的专家、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的专家,首批国家名老中医。创建了治疗肾脏病、肝胆病为主的“中国咸阳传统医学雨茂医院。”主要著作有《奇难病临证指南》、《杜雨茂肾脏病临床经验及实验研究》、《伤寒论辩证表解》、《金匮要略阐释》、《伤寒论研究文献摘要》、《中国百年百名中医临床家杜雨茂》等。

 

王某,男,63岁,西安某部队离休干部。 1980年6月11日初诊:耳鸣如蝉两年,加重半月.患者原有冠心病,脑动脉硬化及原发性高血压,两年前又出现耳鸣,初时尚轻,自未在意,后症状进行性加重,渐觉心情不宁,即行中西医治疗,病情不能控制,半月来,诸症陡剧,终日耳鸣不绝,调高声噪,心烦不宁,两耳听力下降,又增双下肢水肿。迭进中西药物,竞无寸效,专赴咸阳求治。现症:两耳如蝉噪不绝,异常刺耳,心烦不宁,听力减退,须高声询问始可应答,头痛头晕,心情紧张,触事易惊,午后尤甚,月余来双下肢浮肿明显,压陷(+),行动则沉困难举,胸痛胸闷,时作时止。查舌质暗红,苔薄白,脉弦细。脑血流图提示:“流入时间延长,血管弹性尚可,供血量均低于正常。”证属肾虚耳鸣,因有兼证,故病机较为复杂。治当先温肾行水,稍佐平肝熄风及化瘀通络。处方:生地黄12g,何首乌12g,山茱萸9g,茯苓 13g,牡丹皮9g,泽泻10g,桑寄生15g,天麻10g,钩藤13g,附片6g,桂枝6g,陈皮9g,丹参15g,红花6g,川芎10g。14剂,水煎服。复诊(6月27日):药后两下肢浮肿消失,头晕明显减轻,头痛已甚轻微,然耳鸣等证仍无变化,睡眠多梦,舌淡红苔簿白,脉细。宜转为滋养肝肾,熄风通络。处方:生地黄12g,山茱萸9g,牡丹皮9g,泽泻9g,茯苓15g,女贞子12g,龙齿20g,磁石20g,菊花9g,桑寄生15g,丹参 18g,川芎10g,天冬、麦冬各7g。14剂,水煎服。服药后耳鸣减轻,听力略增,睡眠好,下肢未再肿,拟上方加石菖蒲9g,天麻10g,继服30剂后,耳鸣已止,听力恢复、头痛止,胸闷胸痛未作,余证悉除而愈。查脑血流图:“流入时间未见明显延长,血流量大致对称。”1985年元月随访,患者体健,各症未见复发。

 

按:本例患者为脑动脉硬化併发耳鸣,耳鸣呈持续性已臻两年之久,曾多方治疗无效。半月来,听力又减退,心烦不宁,耳鸣更加剧。观是案患者年事已高,肾虚必然、肾阴亏虚,水不涵木,肝阳夹内风上扰、肾窍不利而致耳鸣耳聋。治未得法,迁延日久,阴损及阳,阳虚不化,水湿不行,加原有胸痹,心阳亦弱,小便不畅、运血无力,而发为水肿。肾阳不足,清阳不升,头晕头痛即作。综合观之,此案之病机较为错综复杂,除肾阴阳两虚之外,尚有肝经风阳上扰,心脉血瘀及水湿不行。治疗当分清标本缓急,其本为肾阴阳两虚,但治本亦须有所侧重,如首重温肾扶阳行水兼益阴,方选金匮肾气丸改汤,稍佐平肝熄风的首乌、天麻、钩藤、桑寄生及化瘀通络,宽胸养心的丹参、川芎、红花、陈皮。待水肿消,胸痛止,余证减轻,证明肾阳已复,心脉已畅之后,遂转机而以滋养肝肾之阴为主,佐以熄风通络宣窍,以治耳鸣耳聋主证。方选耳聋左慈丸改为汤剂,加女贞子以增滋养肝肾之力;入菊花、桑寄生合丹参、川芎以养心化瘀,故获捷效。假若开始即侧重滋阴熄风宣窍,则肾阳必更虚,水湿留滞阳亦难复,病情将更缠绵。

参考文献

杜雨茂.奇难病临证指南[M].西安:陕西科学技术出版社,1993,212-213

 

吴灼燊:神经性耳鸣耳聋从风热壅遏论治

吴灼燊(1901—1971),广东省顺德县麻冲乡人,出生于中医世家。民盟成员,广州市名老中医,广州市第四届政协委员,广州市中医学会第二届理事会理事。吴氏行医五十年,善用古典经方化裁治疗内、儿、妇科奇难杂证。力主扶正驱邪、攻补兼施的治疗方法,对中风、臌胀、热病、痛证、血证有显著疗效。晚年潜心研究职业病的中医辨证施治。主要著作有《中风证之研究》、《锰中毒的中医辨证施治探讨》、《矽肺中医辨证施治分析》、《二硫化碳中毒的中医辨证施治方法》等。

 

陈某,男,32岁。初诊:1962年3月7日。因感冒引起右耳聋已有月余。经五官科多次检查未发现器质性病变,诊断为神经性耳聋。服中西药治疗未效,心情郁闷,兼觉头痛口苦。诊查:脉浮略数,苔薄白舌质红。余未见特殊异常。辨证:平素无耳疾,感冒后右耳失聪,此外邪束肺而壅遏耳窍。肺主气,肺郁气闭则肾气不能上达于耳而暴聋,此属实证“风聋。”治法:疏风清热,开郁通窍。处方:辛荑花15g,苍耳子12g,薄荷4.5g(后下),苦丁茶10g,白芷10g,菊花10g,射干10g连翘12g,银花15g,3剂。二诊:上方药连服3剂后右耳开始鸣,头痛渐减。此为风邪欲解的好征象。上方再加细辛3g,羌活10g以疏风清窍,再进3剂,耳鸣消失而听力恢复。

 

按:耳聋一证有实有虚,治法各异。本例因外感未清而致聋,属邪干窍闭,病在上焦。肺主气为五脏之华盖,凡开郁通上窍首需疏利肺气。故用辛荑花、苍耳子、白芷疏肺以利气机,苦丁茶、菊花、羌活三药善疏风透邪、轻清上达,取连翘、射干、银花以清肺经郁热,更用细辛、薄荷以开窍道而取效。用疏利肺气法以治风聋为本例治疗特点。(吴维城整理)

参考文献:

董建华,王永炎.中国现代名中医医案精选(第五集)[M].北京:北京出版社,2002,390

 

沈仲理:神经性耳鸣耳聋从湿热蕴阻、清阳不升论治

沈仲理(1912.1—),男,,浙江慈溪人,上海中医药大学附属岳阳中西医结合医院主任医师教授硕士研究生导师。上海市名中医,中医妇科著名专家。曾任上海中医学院学术委员会与专家委员会委员上海市医药研究院专家委员,上海市科学技术协会第五次代表大会代表,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的专家。主要著作有《妇产科学》、《中医妇科临床》、《子宫肌瘤患者必读》、《丁甘仁临证医集》等,发表论文20余篇。

 

1、肝火乖脾湿热蕴阻案

夏某,女,55岁。初诊:1995年4月25日。胸闷不舒,嗳气略畅,口干欲饮,右耳响鸣,夜寐欠安,苔黄腻,舌淡红,脉弦滑。肺虚内热,胃气不和,夹湿热蕴阻。治拟健脾和胃,泄热化湿,佐以顺气之品。方药:南北沙参(各)10g,玉泉散(包煎)30g,代赭石(先煎)30g,旋复花(包煎)l0g,生薏仁 12g,竹茹10g,青陈皮(各)3g,黄芩l0g,钩藤(后下)15g,川贝母l0g,茵陈30g,广郁金12g,八月札15g,白蔻仁15g,千年健 l5g,淮小麦30g。4剂,另:香连丸1瓶,每日3g,每日2次。三诊:5月3日。右耳响鸣异常,未见平静,夜寐仍不安宁,便溏减轻,苔薄黄,脉弦,血压偏高,夹湿热内阻。伴有汗出口干。再拟平肝潜阳,和胃顺气,佐以清化湿热之品。处方:生石决明(先煎)30g,珍珠母(先煎)30g,青龙齿(先煎)30g,灵磁石(先煎)30g,明天麻15g,竹茹l0g,青陈皮(各)4g,青木香10g,罗布麻叶20g,川贝母10g,茵陈30g,八月札 12g,青蒿12g,刺蒺藜l2g,荷叶边l5g。4剂。四诊:5月7日。脘腹作胀不适,右耳响鸣异常,夜寐不安,腰部足跟酸痛无力,便溏减轻,时有忧郁感,苔厚腻已化,脉弦见平。肺炎后肝胆火旺,疏泄失常,神明不安。再拟温胆汤合旋复代赭汤加味。处方:太子参l2g,代赭石(先煎)30g,灵磁石(先煎)30g,旋复花(包煎)10g,枳壳6g,竹茹l0g,广郁金12g,合欢皮l0g,伸筋草30g,茵陈30g,仙半夏l0g,青陈皮4g,明天麻 15g,陈胆星6g,淮小麦30g,石菖蒲10g。4剂。五诊:5月10日。院腹作胀,嗳气不畅,夜寐不安,腰肢酸软,胸中有烧灼感,苔腻得化,微黄,脉弦细。再拟健脾疏肝,和胃顺气。处方:南北沙参(各)9g,生白术6g,川楝子6g,煅代赭石30g,旋复花(包煎)l0g,竹茹l0g,八月札12g,娑罗子12g,仙半夏10g,茵陈30g,刺蒺藜l5g,路路通10g,淮小麦30g,石菖蒲l0g。4剂。

 

2、清阳不升耳窍失利案

傅某,女,61岁。初诊:1991年10月l2日。平日自觉头脑部雷鸣感,两耳响鸣,大便溏薄,项颈板滞,胸闷不舒,舌质淡白,脉细小。浊气上升,清气在下,神明欠静。治拟益气祛风,清神降浊。处方:生黄芪15g,防风10g,粉葛根15g,羌独活(各)6g,苍术9g,明天麻15g,蔓荆子12g,活磁石(先煎)30g,炒枳壳9g,姜竹茹10g,炙甘草6g,石菖蒲10g,八月札9g。5剂。二诊:10月20日。脾虚湿阻,清阳不升,浊气在上,导致头脑雷鸣,亢而不平,大便溏薄,胸闷,苔薄,脉细小。再拟健脾升清,和胃降浊。处方:党参15g,苍白术(各)6g,蜜炙细辛6g,粉葛根15g,明天麻 12g,蔓荆子12g,炒补骨脂l0g,活磁石(先煎)30g,花龙骨(先煎)30g,干地龙30g,紫丹参20g,广郁金10g,蒿本6g,方通草 l0g。5剂。

 

按:“耳鸣乃聋之渐也”,多因火、痰、虚等因素而为之。前一案例中,沈氏本于肝火乘脾土之意,以柔肝泻火之旋复花汤、健脾益气化痰之二陈汤,酌配镇静开窍之品,辨证准确,用药得当而获良效。对后一案例,则重在补益脾肾,以治疗脾不升清,浊气不降而耳鸣者,其主因为虚,故以健脾益气、通阳升清为主,辅以重镇之品以降浊气,使气机通调,阴阳调和而奏效。

参考文献:

沈春晖.沈仲理临证医案[M].上海:上海中医药大学出版社,2001,215-217

 

张子琳:神经性耳鸣耳聋从肝肾阴虚肝胆火郁论治

张子琳(1895-1983),字桂崖,号宏达,五台县五级村人。子琳幼承家学,受业于本县儒医刘采臣先生门下,年甫20,却为亲友诊治,屡获效验。 1956年,当选为五台县人民代表。张氏行医70余年,积累的医札、病蘸、记述甚多,由山西省中医研究院整理成册,定名为《张子琳医疗经验选辑》 (1978年出版),其独到经验方“平肝清晕汤”,对高血压、轻度动脉硬化、慢性肝炎、神经衰弱等病症疗效显著。

 

朱某,男,40岁,农民,五台县人。1973年3月28日,初诊:耳鸣、耳聋已有六、七个月,右耳较重。伴有目糊,头晕,形体消瘦。脉虚。此为肝肾阴虚,肝胆火郁,阻塞清窍所致。拟清少阳郁热与补阴重镇并行。处方:白芍12g,生地黄15g,熟地黄l5g,灵磁石12g,牛膝10g,石菖蒲6g,菊花 10g,甘草6g,当归l0g,酒龙胆草6g,酒黄芩6g。水煎服。4月16日二诊:服上方4剂后,耳鸣、耳聋明显减轻,目糊,头晕均愈。现仅觉轻度耳鸣,口干,口渴。脉虚。再遵原法,改酒龙胆草为10g,酒黄芩为10g,灵磁石为15g,加焦枙子6g。水煎服,3剂后诸证均安。1978年4月随访,患者听力恢复,至今尚好,再未复发。

 

按:叶桂谓:“肾窍开耳,胆络脉亦附于耳,凡本虚失聪治在肾,邪干窍闭治在胆,乃定例也。”徐灵胎亦说: “耳聋之法多端,然大体不过清上镇下二条。”本案患者,年过四十,阴气自半,形体消瘦,脉虚,素体阴虚可知。耳鸣、耳聋、头晕目糊,皆为阴虚于下,阳亢于上之证。方中当归、白芍、生地黄、熟地黄、牛膝养肝血,滋肾阴;黄芩、枙子、龙胆草清肝胆之邪热,菊花散少阳之风热,石菖蒲化浊开窍,灵磁石补肾益精,有聪耳明日之效,为治耳聋之要品。《神农本草经》就载有其治耳聋之功。千百年来屡有记叙,实为经验之结晶。全方正合清上镇下之机,收效颇为满意。

参考文献:

赵尚华,张俊卿.张子琳医疗经验选辑[M].山西:山西人民出版社,1985,287-288

 

张文灿:神经性耳鸣耳聋从痰浊上扰论治

张文灿(1912—),男,山东省济南市章邱县人,师从乃父。在河北省人民医院中医科工作多年。主任中医师,知名老中医,擅长中医内科疑难病症、妇科病、皮肤科疾病诊治。

 

1、突发性聋治以降逆化痰,开闭通窍案

贾某,女,62岁。初诊:1977年6月1日。主诉:突然双耳失聪,耳鸣半月余。患者于5月中旬因家务纠纷心情抑郁不畅,不久出现双耳如蝉鸣,任何声音听不清,并伴有心悸、多汗、心烦、眩晕、口咽干燥而不欲饮水。曾到某医院耳鼻科就诊,确诊为突发性聋,给予肌注维生素B12注射液,以及口服三磷酸腺苷片等药物治疗半月余无明显好转,来我院就诊。诊查:两目痴呆,神情抑郁,头晕目眩,双耳听不清任何声音,自觉有蝉鸣。舌质淡红,舌苔薄白有津,脉象弦细。西医诊断为神经性聋。辨证:肝气夹痰浊上逆,壅闭清窍。治法:降逆化痰,开闭通窍。处方:柴胡1.5g,石菖蒲6g,远志 4.5g,党参15g,路路通18g,知母12g,黄柏6g,升麻1.5g,川芎3g,菊花6g,甘草3g。15剂,每日1剂,水煎服。二诊:6月19 日。服上方药后头晕、心悸、耳鸣明显减轻,耳聋也较前为轻,已能听到他人大声说话,并能准确回答;时有声音嘶哑,咽喉如物梗,吐之不出,咽之不下。吞咽饮食顺利,脉细缓。考虑有痰气阻滞咽喉,上方加威灵仙3g,谷精草3g,苏叶3g,蝉蜕10g,以加强祛痰通窍之力。三诊:6月25日。诸症皆消,耳目聪明,语言流利。恐复发,守原方服药10剂。1个月后家属告知已痊愈,停服中药,至今未复发。

 

按:《医林绳墨·耳》卷七说:“气郁不乐,情思困倦,耳不能听,谓之暴聋。”《寿世保元·耳病》卷六亦说:“虚火上升,痰气郁于耳中,或闭或鸣。”此例病人突发性聋因精神因素所致,从肝气夹痰浊上逆,壅闭清窍病机认识。治发降逆化痰,开闭通窍,方用自拟通窍涤痰汤加减。

 

2、癔病性聋治以降逆化痰,开闭通窍案

郑某,女,16岁。初诊:1977年9月18日。主诉:突发耳聋一周。患者于七日前在学校参加义务劳动回家较晚,家长不问因由便严厉教训,自觉内心委屈,得不到家长理解,啼哭约两小时。第二日便出现双目呆滞,呼之不应,双耳听不清任何声音;更觉心烦、胸闷,啼哭不止。到某医院耳鼻喉科就诊,经检查,诊断为 “癔病性耳聋。”给予安慰剂及维生素类药物治疗一周不效,转中医科。诊查:双目呆滞,呼之不应,哭笑无常,自觉耳内有物堵塞,查之无异常。舌质淡红,舌苔薄白,脉细弦。辨证:肝气夹痰浊上逆,壅闭心窍。治法:降逆化痰,开闭通窍。处方:柴胡3g,路路通10g,石菖蒲6g,远志6g,川芎9g,桔梗3g,香附9g,蝉蜕9g,石决明12g,甘草3g。5剂,每日1剂,水煎服。二诊:9月21日。服药后自觉耳聋、眩晕减轻,已能听清一段说话声,但仍有两耳内嗡嗡作响之声;双目胀痛,头两侧太阳穴处疼痛,鼻塞。上方加木通3g,以通利泻肝火;加黄芪12g,补气升清阳;加辛荑3g,芳香透窍。上方药服用3剂。三诊:9月24日。听觉已完全恢复,已能听清任何声音,耳鸣也消失,惟时有太息。上方加浮小麦30g,大枣3枚。继服药10剂。一月后家长来告知,已痊愈上学。

 

按:此例病人年少,属“癔病性聋”,因精神因素所致,从肝气夹痰浊上逆,壅闭心窍病机认识。治以降逆化痰,开闭通窍,仍用自拟通窍涤痰汤加减。

 

3、神经性聋治以补益中气,化痰开窍案

曾某,男,32岁。初诊:1979年1月29日。主诉:突发性耳聋耳痛一个月。患者于1个月前乘飞机出国途中,自觉耳内如针刺作痛,下机后便觉听不清他人说话声,随之呕吐胃内容物,眩晕。过两日自行好转。归国途中又出现上述症状,并伴有视物不清、口角向左歪斜。到某医院耳鼻喉科就诊,诊断为神经性耳聋。给予肌注维生素类药物和口服扩张血管药物,效果不佳,转中医科。诊查:双耳听不清任何声音,口角左歪,视力正常。舌胖有齿痕,舌苔薄白有津,脉细。西医诊断为神经性耳聋。辨证:中气不足,痰浊上扰,壅闭清窍。治法:补益中气,化痰开窍。处方:石菖蒲10g,远志9g,川芎6g,黄柏6g,升麻3g,香附6g,知母12g,路路通10g,柴胡3g,黄芪15g,党参15g,甘草3g。9剂,每日1剂,水煎服。二诊:1月23日。服药后双耳已能听到较大的声音,但耳鸣较重,时有少寐多梦,口角左歪好转。脉弦细。上方加生牡蛎15g,龙胆草10g,以加强其清肝安神之力。服用6剂。三诊:1月27日。耳聋已明显减轻,能听到一般说话声音,口角左歪好转。继服上方药13剂。四诊:2月10日。前症皆明显好转,但时有牙关紧感。上方加全蝎6g,以解痉牵正。服药廿剂。五诊:3月13日。已完全痊愈,为巩固疗效,守原方服药,廿剂。

 

按:耳聋、耳鸣多数责之肝肾,如肝肾阴虚、肝火上扰、肝阳上亢等,从痰论治者并不多见。此三例暴发性耳聋患者病因虽不同,但病机则一,都有痰证,治疗原则为降逆化痰、开闭通窍为主,也可随病情的不同变化而加减。通窍涤痰汤的基本方为:石菖蒲、远志为君,涤痰开窍;路路通、川芎活血通窍;香附理气机;黄柏清邪热,柴胡、升麻升清阳。兼有气郁肝火旺者,加菊花、龙胆草以清肝泻火,阴虚肝阳亢者,加石决明、白芍育阴潜阳;年老久病中气不足者,加黄芪、党参补益中气升清阳;有血瘀头痛者,加丹参、红花、桃仁;痰气阻滞咽喉者,加威灵仙、谷精草;头痛、口眼?斜者,加全蝎、蜈蚣解痉牵正。总之,可随症加减,灵活应用。(郭连澍、张秀玲整理)

参考文献:

董建华,王永炎.中国现代名中医医案精选(第五集)[M].北京:北京出版社,2002,698

 

张梦侬:神经性耳鸣耳聋从阴阳两虚论治

白某,男,57岁。两耳经常蝉鸣不息,已10余年。屡次检查两耳内无异常变化,血压偏高,头晕,失眠,形体不瘦,肢体乏力,时有梦中遗泄。脉弦滑,按之无力。处方:煅磁石、鳖甲、山药、熟地黄、玉竹120g,煅龙骨、煅牡蛎、山茱萸、泽泻、车前子、沙参、黄芪、胡芦巴、茯苓、龟板各60g,牡丹皮30g。上方制蜜丸如梧子大,每服50丸,饭前盐开水送下,每日2次。共3剂而愈。

 

按:此例患者病机当属阴阳两虚,耳窍失养,功能失利。方中山药、熟地黄、山茱萸、泽泻、茯苓、牡丹皮为六味地黄丸,滋阴补肾;龟板、鳖甲滋阴降火;车前子利尿清肝;煅龙骨、煅牡蛎、煅磁石潜阳止鸣;玉竹、沙参养阴;黄芪、胡芦巴益气温阳。全方合用,共奏阴阳双补,潜阳止鸣之效。

参考文献:

张梦侬.临证会要[M].北京:人民出版社,2007,143-144

 

陈小宁:神经性耳鸣耳聋从心火上扰论治

杨某,女,56岁。初诊日期:2001年10月20日。两耳鸣响5年,声如潮水,入夜尤甚,拒绝噪音,听力下降,伴失眠心烦,两眼干涩,口干思饮,腰酸膝软,小便黄,大便干。检查:两耳鼓膜完整;听力检查:两耳呈混合性耳聋,左耳听力下降47dB,右耳听力下降55dB;耳鸣测定:双耳4KHz35dB。舌质红,脉弦数。证属心火内炽,肾水暗怯,坎离不交。治拟泻南填北,降火升水。方用:川连3g,肉桂3g,生地黄10g,竹叶10g,茅根10g,桑椹 10g,女贞10g,杞子10g,熟地黄10g,山萸肉10g。药进10剂,耳鸣减轻,心烦、失眠明显减轻,原方加减,共服近40剂,耳鸣消失,听力亦随之提高,左耳听力上升26dB,右耳听力上升25dB。

 

按:《百病辨证录》指出:“耳闻风雨之声,或如鼓角之响,人以为肾火之盛也,虽知是心火之亢极乎。”《医彻》曰:“心寄窍于耳,凡用心过度,火为之扰,然鸣则有之聋则未也。”肾为耳窍之主,心为耳之窍客。心火炽於上,肾水怯於下,水火不济,耳窍失养,致鸣聋俱作,故用川连、生地黄、竹叶、茅根清泻心火,桑椹子、女贞子、杞子、熟地黄、山萸肉滋补肾水,川连、肉桂寒热并用,交通心肾,使心火得降,肾水得升,水火相济,则鸣聋得愈。

参考文献:

陈小宁.清心法治疗耳鼻喉科疾病验案5则[J].江苏中医药,2003,24(12):35-36

 

胡作德:从心火上扰论神经性耳鸣耳聋

胡作德,福建省名中医专家,香港注册中医师,曾任福建省中医药学会旅港分会负责人,临床以内科疾病见长。主要著作有《内科常见疾病中西医疗法》等。

 

沙某,30余岁,失眠一年多,同时伴耳鸣3个月,且有逐渐加重的趋势。患者感到非常苦闷,因而身体逐渐消瘦。为了治愈疾病,曾到西医耳专科医师处检查但没有结果,不知是患何病?又看中医,众医都谓“耳鸣为肾虚”,多给补肾壮阳之品,失眠与耳鸣更甚。后由友人介绍来我处诊治。见其面红耳赤,口苦咽干,尿赤,舌苔黄厚,脉弦数有力。余曰:“君非肾虚,乃心火旺盛也。”遂以黄连解毒汤合酸枣仁汤加减,处方:黄连9g,黄芩9g,黄柏12g,栀子9g,柏子仁 15g,酸枣仁12g,知母9g,茯神12g,川芎6g,生石膏30g,川牛膝9g,代赭石24g,甘草3g,清泄三焦之火,以安心神。属服3剂,再来复诊,以观效果。服前药3剂后,耳鸣明显减轻,睡眠也好了许多。前药有效,嘱按原方再服5剂,一周后痊愈。

 

按:耳鸣的原因甚多,若不仔细辨察就一味归咎于肾虚,给予补肾壮阳之品,只会使耳鸣加剧,本案即是一个很好的例证。患者全身热象明显,只有通过清泄三焦之火,方能安神止鸣。

参考文献

刘尚义.南方医话[M].北京:北京科学技术出版社,1991,662

 

赵冠英:神经性耳鸣耳聋从肝阳上亢论治

赵冠英(1926~),河北省安国市人,解放军301医院主任医师、教授。其临证近60年,形成了“治病贵在救人,保护正气、胃气和阳气”的学术思想和“用药讲究平衡,补泻结合、寒热搭配、升降有序”的用药风格,提出阴阳、气血、脾肾学说是中医学认识生理病理的基本理论和核心学说,是指导辨证论治的重要依据。

 

董某,男,60岁。1998年5月28日初诊。近1周来,因工作劳累,出现左侧耳鸣,时如风吹,时如鼓鸣,伴有心烦、头晕,眠差不实。查血压正常,耳鼻喉科检查未见异常,考虑脑缺血性耳鸣,给予盐酸氟桂利嗪及愈风宁心片治疗效果不佳,请求中医诊治。查其舌红、苔薄白,脉弦细。病为耳鸣,证属肝阳上亢,血络失和;法当平肝潜阳,活血通络。拟方:天麻10g,钩藤、菊花、刺蒺藜、生黄芪、桑寄生、杜仲、丹参、石菖蒲、葛根、赤芍、生龙骨、生牡蛎各15g。每日1剂,水煎服。二诊:服药6剂,头晕、耳鸣减轻,发作减少,睡眠改善。上方继服12剂。三诊:耳鸣、头晕、心烦均缓解,睡眠良好,舌谈红、苔薄白,脉细,改服杞菊地黄丸巩固疗效。

 

按:肝肾同源。肝为刚脏,主藏血,体阴而用阳,属风,主疏泄调达;肾藏精,主水,开窍于耳。人过六旬,精血不足,加之工作劳累,精神紧张,疏泄不及,肝火内生;水不制火,则肝阳上亢,虚风内动,风动则血涌,故头晕耳鸣,或如风吹,或如鼓鸣;心神失宁故心烦眠差。气血失和,则血络失畅,脑失所养,其症尤重。舌红、苔薄白,脉弦细为水不制火,肝阳化风之象。故该例为肝肾不足,肝阳上亢之证。头晕、耳鸣是老年人常见症状,尤其耳鸣常是老年人听力衰退的先兆。根据中医理论多是由于肝肾亏虚所致,因而治疗此症滋补肝肾、平肝潜阳是最常用的方法。本案赵氏不仅采用该法,而且还用了丹参、赤芍、石菖蒲、葛根活血通络、升阳开窍,改善头部供血,这一点则是赵氏吸收现代医学理论,运用中西医结合方法的用药思路,效果确实值得肯定。

参考文献:

杨明会.赵冠英验案精选[M].北京:学苑出版社,2003,118

 

郭维一:神经性耳鸣耳聋从肝肾阴虚论治

魏某,男,51岁,神木县政府干部。1962年5月问诊。患者2个月前无明显原因突感左耳听力不清,当地医院曾用中西药治疗2月余,自觉耳聋有增无减,遂转五官科检查诊为“神经性耳聋”,西医无理想疗法,即来求余诊治。刻诊:右耳听力完好,左耳对方高言时力能隐约听见,时觉左耳有堵塞感,用手指压之或轻揉则消除,伴口干不饮,脚手心热,小便色黄,大便不畅,舌红津少。苔心薄白,脉细略数。此证系阴虚耳聋,治应滋阴潜阳,佐以开窍。处方:熟地黄30g,山茱萸 15g,何首乌15g,炙龟板30g(先煎),玉竹l0g,石菖蒲l0g,盐知母10g,盐黄柏10g,黄精30g。9剂,每日1剂,水煎服。复诊:服药 9剂后,左耳听力有所改善。步原意稍事增减调治2月余,左耳听力基本恢复正常,续以知柏地黄丸加味配丸药料理,以巩固疗效。1年后随访听力正常。

 

按:本例病机系阴虚于下,阳浮于上,耳窍堵塞为患。故予滋阴潜阳之法,投之即效,继服病愈,愈出必然也。

参考文献

郭维一,郭补林,郭爱玲,等.郭维一老中医临证实践录[M].西安:陕西科技出版社,1994,176-177

 

髙兆彤:神经性耳鸣耳聋从阴虚火旺、肝火上犯、肾虚论治

1、阴虚火旺耳窍失利案

朱某,男,44岁,干部。1988年4月26日初诊。患者左耳鸣9日,音调低频持续,始发时伴有鼻塞等轻度感冒症状,近来夜寐梦多,早醒、口干不渴;尿黄,大便正常,舌暗红苔黄微腻,脉象弦滑。治则:滋阴泻火、安神镇静。辨证为阴虚火旺。方药:生地黄15g,山药l0g,二冬各10g,黄柏10g,牡丹皮 10g,山枙子10g,石菖蒲l0g,远志6g,知母10g,磁石20g,黄连6g,丹参15g。上方服6剂后耳鸣减轻,睡眠好,上方去石菖蒲、远志,加当归l0g,白芍10g。继服6剂耳鸣基本消失,改服六味地黄丸2周,耳鸣完全消失。

 

2、肝火上犯耳窍失利案

马某,男,53 岁,工人。1988年5月16日初诊。患者于5月2日晨起耳鸣,右耳明显,头痛头胀,烦躁易怒,口苦咽干,两眼分泌物多,小便黄、大便干。舌红苔黄欠津,脉象弦数。辨证为肝火上冲、上犯于耳。治则:清肝泻火,方药以龙胆泻肝汤加减:龙胆草15g,黄芩l0g,山枙子10g,生地黄12g,芦荟3g,川芎 10g,夏枯草10g,坤草12g,牡丹皮10g,柴胡6g,芦根10g,甘草6g。上方服6剂后,头痛减轻,两眼分泌物消失,右耳鸣减轻,继服原方10 剂;耳鸣消失,继以知柏地黄丸调理一周而安。

 

3、肾虚重听案

魏某,男,69岁,农民。1970年6月18日初诊。患者62岁以后无诱因两耳听力下降,逐渐加重,诊时与其讲话用一般声调听不清。曾自服人参鹿茸酒两瓶,听力有所好转,饭后头胀口苦口干,酒停1月,听力又逐渐下降。窃思本例乃肾虚“重听”之证。参茸补肾,偏于气阳,故饭后有头胀口苦之累,当阴阳同补两全其美。故用补肾丸(熟地黄、菟丝子、当归、肉苁蓉、山萸肉、黄柏、知母、补骨脂)加人参、鹿茸等量,配成蜜丸9g重,日服2丸,服药月余,听力逐渐恢复,而无口苦头胀之弊。

 

按:耳鸣临床上分为虚实两类,实证多由肝胆热盛、火气上冲,常伴有头痛头胀、烦躁易怒,舌红苔黄,脉象弦滑。虚证多因肾阴亏损,髓海不足,《内经》有“髓海不足则脑转耳鸣”,多伴有头晕目眩,失眠盗汗,腰膝酸软,舌淡少苔,脉象细弱。治疗上,实证多用柴胡清肝散、龙胆泻肝汤、泻青丸等,虚证多用补肾丸、左慈丸、归芍地黄丸等。

参考文献:

高兆彤.中医临证录[M].北京:中医古籍出版社,1990,151-153

 

高辉远:神经性耳鸣耳聋从肝肾不足论治

高辉远,1922年生。名达,号后可楼主人,湖北蕲春县人。生于中医世家,曾就学于北京中医进修学校,后参加中国中医研究院筹建工作,并留该院从事医、教、研工作,期间曾任高干外宾特诊室副主任、负责中央首长及国际友人的中医医疗保健工作。高氏为中国中医药学会副会长、中西医结合研究会常务理事、解放军全军中医学会副会长、中国中医药老年医学会主任委员。其治学严谨,医术精湛,对中医内科、妇科、儿科及老年病等疾病诊治有独到之处。作为著名医学家蒲辅周先生的学生和助理,整理了《蒲辅周医案》、《蒲辅周医疗经手,跟随蒲老验集》等书,影响较大。

 

郑某,男,67岁。1991年10月29日门诊。旧有高血压病史10余年,神经衰弱8年余。1年来无明显诱因经常出现耳鸣,似如蝉声,过劳或睡眠不足时加重,曾去北京某医院耳科检查未见异常,考虑“神经性耳鸣”,经服用谷维素、安定片等药物及耳穴埋豆疗法,均未好转,且有听力下降,血压偏高,头晕目涩,腰膝疲软,夜寐欠安,纳食量少,口干、大便干结,而特来中医门诊医治,观舌质稍红,少苔欠津。脉弦细略数。测血压22.4/13.1kPa。高师综合脉症,辨证为肝肾不足,脑海失充,治拟补益肝肾,滋阴潜阳,开窍通络之法。药用蒺藜10g,菊花10g,生地黄15g,玄参15g,女贞子10g,牡丹皮10g,钩藤10g,灵磁石15g,五味子5g,牛膝 5g,通草5g,墨旱莲10g。连服12剂药后耳鸣较前有所减轻,头晕目涩,腰痠软,口干均见改善,测血压20.8/11.5KPa,仍述眠差不实,胃纳量少,舌脉同前。原方加夜交藤15g,焦三仙各10g,再进12剂,诸证续减,大便日行1次。惟耳鸣仍时作,寐况欠佳,舌质稍红,苔见薄白布津,脉细弦。宗原法调整方药:蒺藜10g,菊花10g,女贞子l0g,山萸肉10g,生地黄10g,玄参10g,灵磁石15g,路路通5g,生龙牡各15g,夜交藤 15g,杞果10g,建曲l0g。12剂。水煎服,自述药进4剂后,耳鸣已止,睡眠改善,12剂药服毕,诸症随之得解。患者要求停服中药,故改服杞菊地黄丸调理,以善其后。

 

按:《景岳全书》曰:“耳为肾窍,乃宗脉之所聚……人于中年,每多耳鸣,如风雨,如蝉鸣,如潮声音,皆为阴衰肾亏而然。”本例原患高血压病,又因年老肾虚精亏,肝肾不足,肾气虚弱,不能充于清窍以致耳鸣如蝉;肝血不能上荣于目,故目涩;肾阴亏虚,水不涵木,肝阳上亢,故头晕;腰膝疲软等症亦皆是肝肾不足之证。故高师治疗以滋补肝肾之阴为主,佐以平肝潜阳,开窍通络,则耳鸣竞廖。

参考文献:

王发渭.高辉远临证验案精选[M].北京:学苑出版社,1995,70-71

 

屠金城:神经性耳鸣耳聋从脉络瘀阻、阴虚火旺论治

1、脉络瘀滞清窍失荣案

于某,女,34岁。耳鸣已近两年。刻下:耳鸣如蝉,连续不断,夜间加重。每次行经头痛,经期后错,有块暗红,且伴腹痛。舌苔薄白,脉沉弦涩滞。屠氏认为,耳鸣日久,入及血分,脉涩滞为血虚瘀滞。证属血脉瘀滞,清窍失荣。治以活血化瘀,通络荣窍。处方:大当归12g,粉牡丹皮10g,木通6g,升麻3g,柴胡 6g,桃仁9g,红花9g,苏木9g,络石藤9g,丝瓜络9g,赤芍9g,炒萸连5g。7剂。二诊:药后症状同前,经血未潮,舌脉同前。上方再进7剂,另配妇女得生丹1丸,日2次服。三诊:药后症状未有明显好转,月经未潮。有块色黑紫,腹痛下坠,舌脉如前。上方加大黄炭6g,泽兰叶9g,净蝉衣6g。7 剂。四诊:药后稍感夜间耳鸣减轻,月经停止,睡眠饮食正常,舌苔薄白,脉沉细涩。屠氏认为,瘀血渐开,耳窍渐通,上方继服14剂。五诊:药后夜间耳鸣声小而时有发作,白天耳鸣也略有减轻.闲时有感,忙时不显,上方又连进20余剂,耳鸣停止。

 

按:一般认为,耳鸣耳聋属血瘀证者,往往聋鸣无明显波动,以其瘀血有形,阻滞窍络故也。因其多无明显全身症状,临床辨证常以察舌脉为据。本例患者为中年女性,耳鸣如蝉,连续不断(夜间加重者,夜静则声著,并非病加使然),且月经之行有血瘀之征,故屠氏辨证从血脉瘀滞,清窍失荣认识。全方以活血化瘀,调经通络,使瘀去新生,窍络得畅,配伍相宜,守方而效。

 

2、肝肾阴亏虚火上炎案

邹某,女,37岁。头晕耳鸣有年。体质虚弱,形体消瘦,头晕目眩,视物不清,两目干涩发黄、迎风流泪,口苦咽干,周身乏力,尤以下肢较著。证属肝肾阴虚,虚火上炎。治以补益肝肾,滋阴清热。处方:生石决明30g(先煎),沙刺蒺藜各9g,枸杞子15g,杭菊花12g,粉牡丹皮12g,生龙牡30g(先煎),盐知柏各9g,杭白芍12g,大生地黄30g,杜仲炭12g,川怀牛膝各12g。7剂。二诊:药后自感气力有加,两目干涩减轻,唯耳鸣仍作,声小如丝,舌脉同前。上方加净蝉蜕6g,灵磁石9g(先煎),女贞子9g。7剂。三诊:药后余症悉减,时有迎风流泪之感,耳鸣时有减轻,舌红苔薄,脉象弦细稍数,上方加减连进30余剂而愈。

 

按:耳鸣耳聋久病、渐发多虚。屠氏认为,其实证易治,见效也快;虚症难调,收效也缓。虚证非一日所损,故治疗也非一日见功。此例患者辨证属肝肾阴虚,虚火上炎,故屠氏治以补益肝肾,滋阴清热。方中枸杞子、杭白芍、大生地黄、杜仲炭、牛膝补益肝肾;杭菊花、沙蒺藜、刺蒺藜益肝肾以明目;牡丹皮、知母、黄柏滋肾降火,助生石决明、生龙牡潜降止鸣。二诊时更加女贞子益肝肾,蝉蜕祛风止鸣,磁石益肾聪耳。

参考文献

金宇安.屠金城临床经验集粹[M].北京:中国中医药出版社,1994,65-66

 

黄文东:神经性耳鸣耳聋从肝火上扰论治

黄文东(1902~1981),男,字蔚春,江苏吴江人。曾任上海中医学院院长,中华全国中医学会副会长、上海分会理事长,中华医学会上海分会副会长,上海市第三、四、五届政协委员等职。1978年出席全国科学大会,被选为主席团成员。执教50年,对《内经》、《难经》和仲景学说深有研究,对李东垣、叶天士、王清任学说钻研尤深。处方用药遵循丁氏之法。学术上突出胃气为本,强调活血化瘀擅长杂病调理。临床经验丰富,擅长内科,主要著作有《丁氏学派的形成和学术上的成就》、《近代中医流派经验选集》、《黄文东医案》、《中医内科学》、《著名中医学家的学术经验》等。

 

秦某,男,30岁,职工。初诊:1964年6月12日。患者自去年10月份起失聪,某医院诊断为“癔病性聋”,治疗未见好转。到今年1月份来上海治疗后病情有所好转。今年2月26日不慎从高处跌下,当时神志不清,醒后耳聋又发,兼有失眠,曾住院检查治疗,诊断为“脑震荡后遗症”、神经衰弱”、“癔病性聋。”从发病到现在已8个月,深以为苦。特再次来上海,赴龙华医院治疗。刻下:两耳失聪8个月余,头痛头昏,不能用脑力,夜寐甚差,每晚仅睡2~3小时,神疲乏力,胃纳尚佳,大便干结。舌质红有刺,脉弦。肝火充斥清道,治拟清肝宣窍之法。处方:石决明12g,石菖蒲9g,炙远志3g,生甘草3g,菊花9g,赤芍9g,黑山栀9g,连翘壳 12g,淡黄芩6g,苦丁茶9g。6剂。6月19日二诊:耳聋,头痛头昏,神疲,寐差,但服药后,曾有一次隐约听到声音。舌尖红,脉小弦。再守原法,原方加生黄芪9g,生地黄9g,带心连翘15g。7剂。6月26日三诊:耳聋已聪,头痛,夜寐不安,形瘦。舌尖红,有碎纹,脉细弦。阴虚肝阳易升,再用前法加减:石决明12g,石菖蒲9g,炙远志4.5g,生黄芪9g,生地黄9g,生甘草3g,苦桔梗3g,菊花9g,刺蒺藜9g,带心连翘12g,苦丁茶9g。 7剂。7月3日四诊:耳己能听,头昏,睡眠时好时差。舌质红,脉弦细。再守原意。原方去刺蒺藜加夜交藤15g。7剂。

 

按:本例患者耳聋在先,脑部震荡在后,更使耳聋加重。耳聋在先者,多由肝肾阴虚,或肝阳上亢等所致,且证情提示乃肝火充斥清窍,故治以清肝宣窍之法。方中石决明、菊花、赤芍、黑山栀、连翘壳、淡黄芩、苦丁茶、生甘草,后加刺蒺藜清肝潜阳,使肝火渐平,窍络宣通;助以石菖蒲、炙远志宣通窍络;后加生地黄、生黄芪以滋阴益气,而助听力。调治不到1个月,听觉已明显进步。

参考文献

广州中医学院《新中医》编辑室主编.老中医医案医话选[M].(内部发行),1977,

 

程士德:神经性耳鸣耳聋从肝肾阴虚、痰瘀阻络论治

程士德(1919—)男,汉族,江苏省南通市人。北京中医药大学教授,著名中医学家,《内经》学专家,享受政府特殊津贴。长期从事中医学基础理论和《内经》教学、科研、临床工作,主要研究领域为《内经》“时脏阴阳”理论。擅长内科、妇科、儿科疑难病症诊疗。发表论文20多篇,主要著作有《素问注释汇粹》、高等中医药院校教学参考丛书《内经》、《内经理论体系纲要》等10多部。

 

1、肝肾阴虚耳窍失养案

张某,男,3I岁。初诊于 1997年7月30日。诉头晕、耳鸣1个月,记忆力减退,耳鸣如轰响,平素性情急躁,两目干涩。近日耳鸣加重,影响睡眠。曾进行耳鼻喉科检查,未见明显异常。舌红,少苔,脉微弦。诊断:耳鸣。辨证:肝肾阴虚。治则:滋补肝肾,镇逆潜阳。处方:炙黄芪30g,山茱萸10g,何首乌20g,桑椹子10g,枸杞子10g,鳖甲20g,夏枯草15g,菊花10g。7剂,每日1剂,水煎服。二诊:1997年8月7日。头晕好转,耳鸣轰响减轻,睡眠欠佳,多梦,晨起口干口苦,大便干燥,自觉脑闷,烦躁。舌质红,少津,苔薄黄,脉弦数。上方加龙胆草、灵磁石、珍珠母、郁金、柴胡。处方:炙黄芪30g,山茱萸10g,生地黄、熟地黄各30g,何首乌20g,桑椹子10g,黑芝麻10g,枸杞子10g,鳖甲20g,龟板20g,龙胆草20g,夏枯草20g,菊花10g,灵磁石(先煎)40g,珍珠母(先煎)40g,郁金10g,柴胡10g。7剂,水每日1剂。三诊:1997年8月15日。耳鸣明显好转,除夜晚偶有发作外,白天已消失,头晕好转,记忆力开始恢复,白天精力旺盛,工作效率较高,近几日情绪较稳定,大便仍干,小便黄。舌淡红,苔薄白,脉微弦。上方去黑芝麻、郁金、柴胡,加益智仁、火麻仁、枣仁。10剂,每日1剂,水煎服。四诊:1997年8月26日。耳鸣已消失,口干、口苦好转,睡眠正常,情绪一直较稳定,无烦躁多梦。舌红,边尖尤甚,脉细微弦。嘱服上药10剂,巩固疗效。

 

2、痰瘀阻滞耳窍失利案

卢某,男,53岁。初诊于1997年 12月21日。半年前中风,后出现左耳聋,耳鸣,头痛,四肢活动如常,语言流利。曾做脑血流图检查,诊断为脑供血不足。近2个月耳聋、耳鸣加重,胸闷,时有胸痛,头晕头痛时作,周身沉重,酸痛不适,痛处不定。舌质紫暗,有瘀斑,苔白腻。诊断:耳聋、耳鸣。辨证:痰血瘀阻。治则:化痰开窍,活血化瘀。处方:炙黄芪40g,柴胡10g,桔梗10g,牛膝10g,川芎10g,桃仁10g,赤芍10g,磁石(先煎)30g,枳壳10g,当归10g,红花10g,珍珠母(先煎)30g,胆南星10g,炙甘草10g,石菖蒲10g。7剂,每日1剂,水煎服。二诊:1997年12月28日。耳鸣减轻.听力有所恢复,头晕好转,偶有头痛,仍周身不适,沉重无力,眠差,目眩,胸闷,心悸。舌紫暗,瘀斑减少,苔白腻。上方去桔梗、牛膝、石菖蒲、胆南星,加白芍、瓜蒌、郁金、薤白、生龙牡。处方:炙黄芪40g,柴胡10g,当归10g,川芎10g,桃仁10g,红花10g,磁石(先煎)30g,珍珠母(先煎)30g,瓜蒌 10g,薤白10g,炙甘草10g,生龙骨、生牡蛎各20g,枳壳10g,赤芍、白芍各15g,郁金10g。10剂,每日1剂,水煎服。三诊:1998年 1月10日。耳鸣、耳聋明显好转,头晕头痛减轻,服药10日内只有一夜间头痛发作,胸闷、心悸好转,大便干燥。前日测血压 14.95/14.2kPa(150/110mmtlg)。舌红,苔白腻,脉沉细。上方去枳壳、瓜萎、郁金、薤白、生龙牡,加火麻仁、龙胆草、黄精、丹参、益母草、稀签草。处方:炙黄芪40g,柴胡10g,当归10g,川芎10g,赤芍、白芍各15g,桃仁10g,红花10g,龙胆草20g,黄精 20g,丹参20g,益母草30g,稀签草30g,磁石(先煎)40g,珍珠母(先煎)40g,火麻仁30g。7剂,每日1剂,水煎服。四诊:1998年 1月18日。耳鸣完全消失,听力恢复,周身无酸重不适,二便正常,头晕目眩头痛好转。舌淡,苔白,脉细。嘱继续服上方,也可制成丸药,服10剂,以巩固疗效。

 

按:耳鸣、耳聋作为一种临床常见病症,可见于多种内伤病中,其以虚者多见。程士德教授治此不离补肝肾之法。肾藏精,肝藏血,肝肾精血同源互化,精血为耳窍之物质基础,精血不足,耳窍失养是耳鸣、耳聋的病机关键,历代医家甚为重视。然因虚致实,因阴虚而龙相之火妄动,痰血互结,扰动阻闭清窍者临床亦颇多见,特别是青中年患者,每多忙于工作,精神紧张,而致相火易亢,久耗真精,水不涵木,肝肾惧虚,肝阳上亢,产生耳鸣、耳聋之证。案(一)耳鸣轰响,平素性情急躁,口干口苦,实为肝肾阴虚,虚火上炎之证,故重用滋阴之品生熟地黄、何首乌、桑椹子、枸杞子、鳖甲、龟版等;配以疏肝潜阳之柴胡、郁金、夏枯草、龙胆草以降肝火,调畅情志;佐以磁石、珍珠母矿石之品重镇聪耳。《本草纲目》云:“磁石,色黑以入肾,故治肾家诸病,而通耳明目。”案(二) 为一老年患者,因中风而出现耳聋、耳鸣。老年人多气血运行不畅,气滞血瘀,阻闭清窍,故重用炙黄芪寓行于补,气行血行,配以血府逐瘀汤,在活血化瘀中寓养血益阴之品,如当归等,同时升降合用,柴胡、桔梗、枳壳、牛膝宣扬气机,使气血升降和顺,以达活血行气通窍之目的;佐磁石、珍珠母镇肝潜阳熄风之品,以防止中风复发,标本同治。程士德教授冶此病,补中有行,泻中有补,虚实兼顾,重视疾病的演化,综合调理,不偏不倚。

参考文献

苏晶.程士德临证论治[M].哈尔滨:黑龙江科学技术出版社,2000,65-67

 

程康明:耳鸣治风

程康明,男,江苏省兴化市中医院耳鼻喉科主任医师。中华全国中医耳鼻喉科专业委员会委员,江苏省中医耳鼻喉科专业委员会副主任,泰州市中医学会理事,泰州市中医眼、耳鼻喉科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兴化市中医学会副理事长兼秘书长。1963年,随赵云深先生学习中医内科,1967年创立中医耳鼻喉科,1980年入南京中医学院全国中医耳鼻喉科师资班学习,随全国著名耳鼻喉专家干祖望教授专修耳鼻喉科。30多年来,坚持中西医结合,发表论文30多篇,多次获市以上科技成果奖。

 

1.风邪夹痰上壅耳窍

耳鸣新起,鸣声沉闷,如风似雨,时感耳中闷塞或自音增强,以单侧居多。本症每发生于感冒咳嗽后期,乃风邪入耳,气壅于上,痰滞其中。治以疏风化痰调气开郁,方取清神散(元·危亦林《世医得效方》)加减:荆芥、防风各7g,蝉衣、木通、僵蚕、石菖蒲各10g,杭菊花5g,木香、制南星各4g,郁金7g。

 

按:清·陈士铎《辨证录》载:“耳内如沸汤之响,或如蝉鸣,此少阳胆气不舒而风邪乘之,火不得散。”方中荆芥、防风、蝉衣、菊花轻散上壅之风热;木香、木通、郁金调气开郁;僵蚕、南星散脉络之痰滞;石菖蒲化浊通窍。全方具轻散通窍,调气开郁之功。

 

2.风火夹痰上壅耳窍

素本木旺或恚怒伤肝,则肝胆郁热、风火夹痰循经上扰耳窍而鸣。临床以鸣声高亢,似气笛长鸣或如机器喧啸;常伴烦躁易怒,面红目赤,口苦咽干,头晕目眩为其特征。治当平肝熄风,重镇降逆。方以羚角钩藤汤(《通俗伤寒论》)加减:羚羊角粉0.16g(分2次吞服),钩藤12g,菊花5g,桑叶、朱茯神、大贝母各 10g,白芍20g,生地黄15g,石决明15g,牡丹皮7g,代赭石、紫石英、磁石各30g。

 

按:方中羚羊角、钩藤、桑叶、菊花凉肝熄风;牡丹皮清肝凉血;白芍、生地黄柔肝养血;大贝母、朱茯神化痰宁神;代赭石、紫石英、石决明、磁石重镇降逆,平肝熄风。

 

3.阴血亏损虚风僭耳

思虑烦劳或房事过度,均可导致精血亏损,肝肾阴虚,虚火内动,浮越于上,耳中如秋虫唧啾,昼夜虚鸣不已。其临床表现除耳鸣外,常伴头晕目花,五心烦热,惊惕肉跳,失眠健忘,腰酸梦遗等心肾阴虚、虚风内动的症状。治取三甲复脉汤合耳聋左慈丸加减:干地黄15g,当归、白芍、麦冬、茯苓神、泽泻、五味子各 10g,青蒿、阿胶各12g,牡丹皮7g,山萸肉、酸枣仁、炙鳖甲、龟版、煅龙骨、煅牡蛎各15g,磁石30g。

 

按:《冯氏锦囊秘录》载:“高龄之人,肾水已竭,真火易露,故肾中之气易出难收,浮越于上窍,窍内有声如蛙鼓蚊锣。”水不足以济火,阴不足以制阳。全方具有滋阴养血,潜阳熄风之功。

参考文献:

程康明.耳鸣治风[J].江苏中医,1997,18(10):11

 

雷声远:神经性耳鸣耳聋从瘀血阻络论治

雷声远,男,银川市中医院名老中医。

张某,五十六岁。自叙耳聋,脑中昏糊不清,自服龙胆泻肝丸无效;又服某中医汤药也无效。再到某医院检查诊断为鼻中息肉,需作手术。但手术后病不好转,且增发作性头痛,非常剧烈。今晨起床后,鼻涕中又带少量紫黑血。详问病情,三月间高烧咳嗽,经某医诊治,诸症皆愈。但头脑不清,听觉迟钝。逾数日逐渐加重。现左侧较好,右侧不闻,耳内亦无脓水。头痛部位在右额及颞部。舌质红,微苔而乏律。脉弦大有力。大便干燥;小便短赤。据以上脉症,大多属热。想其春间发热咳嗽,可能为风湿所致。经治虽愈而余邪留伏少阳,继续作祟。然原只头晕耳聋,今则又增剧烈头痛,鼻中紫血,是何缘故?谛思手术之后,难免有所血瘀。瘀阻奇经,精神不能通达故聋,议拟清热活血,辛香通窍为治。处方:当归9g,红花6g,连翘9g,青蒿9g,酒芩9g,知母9g,葱头三个,花粉15g,麝香 0.15g,冰片0.15g,薄荷冰0.15g,黄酒60g,前八味用冷水,加黄酒,煎10分钟,去渣.后3味纱布包裹入汤内,再煎数滚,温服。渣再如法煎服1次。上药连服2剂,诸症若失,遂即上班,工作如常。越旬余,耳又聋,但只头晕,无复如前之痛。切脉五至而弦细。此由阴虚未曾恢复而致虚阳上泛,故病反复.拟育阴潜阳为治。处方:生熟地黄各15g,枸杞子15g,山药18g,沙参9g,杜仲9g,白芍9g,怀牛膝18g,生龙蛎各12g,生磁石 24g,朱砂0.9g(分二次冲服),水煎去渣,入童便一盅。服3剂病痊愈。切脉仍弦细,嘱原方继服10余剂。以后不再反复。

 

按:本案雷氏考虑患者有明显的手术史,加之全身兼有大便干,小便短赤,舌质红,微苔而乏津,脉弦大有力等热象,故采用活血清热之法,但本方不寻常之处在于方中同时应用了几种芳香开窍醒神之品,麝香、冰片、薄荷冰、葱头与活血化瘀药并用,这可能也是该方收效甚捷的原因之一。

参考文献:

雷声远.雷声远诊余随笔[M].宁夏:宁夏科技出版社,1986,249-250

 

窦伯清:神经性耳鸣耳聋从肾精亏虚论治

窦伯清,甘肃省中医院内科主任,名老中医。主要著作有《窦伯清医案》等。

王某,男,42岁。1975年秋季门诊。自述头晕目眩已5年多,经常耳鸣头晌,视物不清,记忆力减退,腰酸腿软,行动气促。曾在某医院治疗,注射高渗葡萄糖后稍有好转,逾时又作。近两年内头晕头昏加重,耳鸣如蝉,心烦口干。血压偏低,经常在90~100/60~70mmHg之间。诊脉弦细,苔淡,舌质微红。辨证为肝肾阴虚而致之眩晕,治宜滋养肝肾为主,方选《景岳全书》左归饮加味。处方:熟地黄15g,枸杞子4.5g,山茱萸9g,山药12g,茯苓9g,肉苁蓉6g,川芎4.5g,细辛2.1g,炙甘草4.5g。每日1剂,水煎,分2次服。二诊:连服3剂,眩晕稍减,耳鸣,腰酸腿软,动则气促,心烦口干等症如前,脉仍弦细,但舌红略退,苔薄白而润,嘱原方再服10剂后来诊。三诊:逾时半月众,腰酸腿软、气促、口干等症大有好转;仍有头晕耳鸣、心烦,脉转沉细,舌已正常,嘱原方再服5剂。四诊:诸症已释,仍有轻微头晕,又添唇燥颊热之苦,虑为温补过剂所致,遂在原方中去细辛,减山茱萸为4.5g,减枸杞子为 2.1g,加入疏风清热之蔓荆子9g,3剂而愈。

 

按:“肾藏精而主髓”,“脑为髓海。”患者肾精不充,肝失濡养,髓海空虚,阴不恋阳,虚阳上越而致头晕耳鸣,视物不清,甚则善忘。“腰为肾府。”肾虚则腰酸膝软,动则气促。脉弦细,舌微红,心烦口干皆为阴虚之证。方中以熟地黄、枸杞子、山茱萸、肉苁蓉滋补肝肾,使水旺火济;用茯苓、山药、炙甘草培补脾胃,使土润而养肝滋肾以资化源;取川芎活血通经,少佐足少阴引经药细辛,以轻扬上行载诸药直达病所,使各药发挥其专长,而收相得益彰之效。

参考文献

窦伯清.窦伯清医案[M].兰州:甘肃人民出版社,1978,6-7

 

詹永康:神经性耳鸣耳聋从肺气虚弱论治

詹永康,男,湖南省中医药研究院附属医院主任医师、原湖南省中医药研究院针灸科主任、中国时间生物学时间医学会第一届理事、中国针灸学会第二届理事。

姜某,男,42岁。住宁乡县黄材月山。3年来每听到外界金属撞击声,如打铃、敲钟、捶铁皮等时,双耳内即相应地发生“的哒”的鸣响声,金属撞击声停止,耳鸣亦随之而止。伴面色晄白,眩晕、神疲、气短、腰腿酸软及尿后余沥不尽等症。舌质胖嫩无苔,边有齿痕,脉象两尺细弱,右寸尤弱。青年时有急性肾炎史及支气管炎反复发作史。诊断为肺气虚弱,金不生水之耳鸣。治宜肺肾双补,俾金水相生,用子午流注纳甲针法。按穴寻时。处方:于当日(辛日)下于2时半(乙未时)先开肺经原穴太渊,配以肾经原穴太溪,均用针补法,留针30分钟,留针时针感上下感传。抽针后敲金属器试验,耳鸣减轻大半。次日又按纳子法于下午7时5分 (戌时)先针补太溪、复溜,次针补经渠、太渊,留针30分钟,针后耳鸣消失,未再发作。

 

按:耳为肾之窍,耳前后又为手足少阳经循行所达。耳内轰鸣,当清泻少阳经实火,耳内蝉鸣,又当补肾,所谓“肾和则耳能闻五音矣。”此案既非轰鸣,又非蝉鸣,而是闻金属声响则鸣,肺属金,当为肺虚金不生水所致。前贤本有“耳鸣治肺,鼻塞治心”之说,今以流注法取肺肾两经原穴补之,故收速效。

参考文献:

刘炳凡.奇效验案[M].长沙:湖南科技出版社,1992,335-336

 

颜正华:神经性耳鸣耳聋从脾肾两虚论治

颜正华(1920—),男,又名颜绍棠,字秀峰,江苏省丹阳人。著名中医药学家、教授,博士生导师,北京中医药大学中药学院中医药临床研究室顾问、中药研究所名誉所长、北京市成人高等教育自学考试委员会委员、中国药学会北京分会理事会顾问、中华中医药学会中药分会顾问、《中华本草》总编委会委员、《中国中药资源丛书》编委会委员。行医60余载,擅长内科疑难杂症,强调四诊合参,辨病辨证结合,知药善用,灵活精当,活用药对,巧用多效药,慎用毒烈药,深研配伍,不拘成方,以平淡药取效。发表论文20多篇,主要著作有《临床实用中药学》、《高等中医院校教学参考丛书·中药学》、《颜正华临证论治》等20多部。

 

陈某,男,34岁,住北京丰台。1997年10月23日初诊:头晕,耳鸣如蝉半年,腰酸腿软,乏力倦怠,睡眠不实,纳差,便溏,日2~3行,尿频,舌红苔薄白,舌边有齿痕,脉沉细无力。西医诊断:神经性耳鸣。证属脾肾两虚。治以健脾益肾,宁心安神。处方:党参15g,炒白术12g,陈皮10g,砂仁(后下)5g,炙远志10g,炒枣仁15g,磁石(先下)30g,山茱萸10g,茯苓30g,五味子6g,山药15g,炒薏苡仁30g。7剂,每日1剂,水煎服。二诊:1997年11月3日。耳鸣减轻,睡眠好转,大便日1~2次,舌红苔薄白,脉沉细。守方加石菖蒲、菟丝子,以补肾开窍。处方:党参15g,炒白术12g,陈皮10g,砂仁(后下)5g,炙远志10g,炒枣仁15g,茯苓30g,山茱萸10g,磁石(先下)30g,五味子6g,山药15g,炒薏苡仁30g,石菖蒲6g,菟丝子15g。7剂,每日1剂,水煎服。三诊:1997年11月20日。白天已无耳鸣,夜晚仍作,但声音较前低弱而次数减少,睡眠可,腰腿酸软感明显减轻,大便软,日1行,舌微红苔薄白,脉沉细。守方继服7剂,加珍珠母30g,去薏苡仁,以益阴潜阳。四诊:1997年11月28日。夜间耳鸣已无,纳食渐增,二便正常,劳累后有腰酸感,舌微红苔白薄,脉沉细。守方继服7剂,隔日1剂,以善其后。另嘱节饮食,勿过劳,以防复发。

 

按:耳鸣一证,与肾、肝、脾关系密切,其病因有外感内伤之别,内伤耳鸣,多因中气不足或髓海空虚,肾精亏损。本案耳鸣属脾肾两虚致内伤耳鸣,脾虚则中气不足,水谷之精微不能上养于耳,肾虚则髓海空虚,致耳失所养。颜正华教授审证求因,针对病因予以健脾益肾,佐以宁心安神,脾健则中气足,气血化源旺盛,肾气足则髓海充盈,耳得濡养,宁心安神则无虚火上扰之虑,故半年之耳鸣得以自愈。又李东垣谓:“脾虚则九窍不通。”本案患者,耳鸣数月,纳少便溏,舌胖,脉无力,脾虚之证明矣。颜正华教授凭据证候,复遵先贤之训,诊诊皆用四君子补益脾气,理法方药,以一贯之,真勘透渊鱼之功。

参考文献

颜正华.颜正华临证论治[M].哈尔滨:黑龙江科学技术出版社,2000,163-165

http://z.xywy.com/drlfc/wenzhang/84-7296.htm


  评论这张
 
阅读(145)|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