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得健养生堂

溶经方于刮痧拨罐以养生治病,合食疗培元觅健康

 
 
 

日志

 
 
关于我

声明,我搏客引用的文章只用作参考,并不代表我赞成文章观点,各位千万别乱用,有病去找医生才能保养好身体 我以刮痧拨罐等方法来调理身体,不见人是调不了的,不在广州或不肯来广州者,请免问病

网易考拉推荐

【转载】国医大师朱良春治疗风寒湿性关节痛的方法+朱良春治疗风湿病的三味主药使用经验+名医名方范中林经典医案 风湿性关节炎 +中医治疗风湿关节炎经验+灵验效方-----史氏治疗类风湿之专方(史鸿涛)+古人传下来的治疗风湿性关节炎的20个验方  

2017-01-27 03:07:42|  分类: 支撑糸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国医大师朱良春治疗风寒湿性关节痛的方法

风寒湿性关节痛是常见的病证。国医大师朱良春对其研究有素,他注重治病求本,擅长运用虫类药蠲痹定痛,并配合中医离子导入,收到了较为明显的效果,兹择其要旨,介绍如下。

辨证分型

风寒湿性关节痛初起,若见证轻浅,治疗及时,图治较易;若病程长,反复发作,症状重的,尤当辨证论治,审证发药。

风寒湿痹型

主症:全身关节或肌肉酸痛,游走不定,以腕、肘、肩、膝关节多见,局部关节疼痛得温则舒,气交之变疼痛增剧.或兼见关节肿胀,但局部不红、不热。苔薄白,脉沉细,或细弦,或濡细。

病机:风寒湿邪留注经脉,痹闭不利。

治则:祛风散寒,除湿通络。

处方:温经蠲痹汤(自拟):当归10克,熟地黄15克,仙灵牌15克,川桂枝(后下)10克,乌梢蛇10克,鹿衔草30克,制川乌10克,甘草6克。

加减:风盛者加寻骨风20克,钻地风20克,湿盛者加苍白术各10克,生熟薏苡仁各15克,关节肿胀明显加白芥子10克,穿山甲10克,蜣螂虫10克;寒盛制川乌、草乌加重至10~20克,并加熟附片10克;痛剧加炙全蝎3克研分吞(或炙蜈蚣);刺痛者加地鳖虫10克、参三七末3克(分吞)、元胡15克;体虚者仙灵脾加至20克,并加炙蜂房10~12克。

病案举隅:程x,女,50岁,教师。

初诊:有关节痛宿疾,一月来因丈夫住院,日夜陪伴,睡卧过道后,不慎受寒,两腕、肘、膝关节肿胀,疼痛难忍,肤色正常,手腕活动受限,两膝行走困难,怯冷倍于常人。血检:血沉7.0m/h,类风胶乳(-),黏蛋白:3.2mg%,抗“0”<500,白细胞:4200,两手腕、两膝关节摄片:未见异常。舌苔薄白,根腻,脉细濡,此风寒湿痹痛也,既有宿根,更为顽缠。故予温经散寒,逐湿通络。当归10克,制川草乌各10克,六轴子2克,鹿衔草30克,地鳖虫10克,炙蜂房10克,乌梢蛇10克,炙蜈蚣3克(研,分吞),炙僵蚕10克。5剂。

二诊:关节疼痛减轻,关节肿胀如前,苔、脉如前。药既合拍,上方加白芥子10克。5剂。

三诊:药后已能行走,关节肿胀渐退,但疼痛尚未悉止,入暮为甚。舌苔薄白,质淡,脉细,寒湿痹痛之重候。病邪深入,肾阳亏虚,续当补肾助阳,温经散寒,蠲痹通络。熟地黄15克,仙灵脾20克,鹿衔草30克,乌梢蛇12克,地鳖虫10克,蜣螂虫10克,炮山甲10克,炒元胡10克,甘草6克。5剂。

四诊:腕关节疼痛明显减轻,自觉关节松适,肿胀亦退,唯膝关节肿痛未已,苔薄白,脉细小弦。原方改为电离子导入,以加强药效。①上方2剂,浓煎成500ml,加入1%尼泊金防腐。膝关节处电离子导入,每日2次。②益肾蠲痹丸250克,每服9克,日2次,食后服。

1984年7月10日,血检:血沉正常,白细胞:6.3×109/L,经用丸药及中药电离子导入后,膝关节肿痛大减,苔、脉正常。续配益肾蠲痹丸巩同之。

随诊:1984年8月恢复工作以来,一直坚持上班,关节肿痛未作。

风寒湿性关节痛,一般均无链球菌感染史,是肌体遭受风寒湿邪侵袭所致,故抗“O”、血沉、黏蛋白,绝大多数属正常范围,症状酷似慢性风湿性关节炎表现。常法选用防风汤、羌活胜湿汤等。以秦艽、羌活、威灵仙等较为常用。实践证明,轻症尚有效果,重症疗效并不满意,且风药多燥,易伤阴耗液。朱师对此型关节痛无表证者,均不予选用,从治病求本计,而予温经蠲痹汤,一面扶正,一面蠲痹,在药物选择上作了推敲,如本“治风先治血,血行风自灭”之古训,又取地黄与之为伍,而达到养血补血之目的。同时又配以温经散寒之川乌、桂枝,益肾壮阳之仙灵脾,祛风除湿之鹿衔草,钻透、搜剔之虫类药:乌梢蛇、地鳖虫、蜣螂虫等,诸药合用,以奏温经散寒、蠲痹通络之功。验之临床,确属如此。

郁久化热型

主症:手足关节肿胀,局部灼热,初得凉颇舒,稍久则仍以温为适,口干而苦,苔薄黄或黄腻,质红,脉细弦。

病机:风寒湿痹,痰瘀胶结,经脉痹闭郁久化热。

治则:化痰行瘀,通络蠲痹。

方药:仿桂枝芍药知母汤出入。

处方:桂枝8克(后下),制川、草乌各8克,生地黄15克,当归10克,生白芍20克,知母10克,炙姜蚕12克,乌梢蛇10克,广地龙10克,甘草6克。

加减:热盛加虎杖20克,寒水石20克,生石膏20克,湿热重者加黄柏10克,萆薢10~30克,晚蚕砂20克,土茯苓30~60克;苔腻而痰湿重者加化橘红3克,全瓜萎20~30克。

病案举隅:陈xx,女,49岁,农民,于1984年1月21日初诊。

主诉:1983年冬令以来,每天均织布至深夜,自觉周身如浸凉水中,始停工而睡,入睡后亦不觉身暖,而天明仍坚持织布,渐至周身关节冷痛,似风扇在衣服内吹,彻夜疼痛不已,用热水袋置痛处,亦不减轻,形体消瘦,口干,舌红,苔薄黄腻,脉细弦。此寒湿痰瘀交凝,气血阴阳失调,郁久化热,治宜散寒除湿,化痰和瘀,清泄郁热。

处方:川桂枝8克(后下),制川、草乌各8克,生地黄15克,当归10克,生白芍15克,知母10克,虎杖20克,生、熟薏苡仁各15克,地鳖虫10克,甘草5克。5剂。

二诊(1984年1月26日):药后尚未奏效,苔脉同前,此非矢不中的,乃力不及鹄也。上方之制川、草乌改为各12克,加萆薢30克,附片8克。

三诊(1984年2月3日):服上药后关节冷痛明显减轻,疼痛已能忍受,苔黄腻稍化,脉细小弦,药既获效,率由旧章。上方7剂。

四诊(1984年2月10日):关节疼痛渐平,口干亦释,苔薄白,脉细小弦,予丸剂以巩固之。益肾蠲痹丸250克,6克,日2次,食后服。

张景岳对痹证论治指出:“若欲辨其寒热,则多热者方是阳证,无热者便是阴证,然痹本阴邪.故惟寒多而热少,此则不可不察”。、但风寒湿性关节痛迁延不愈,或过用温燥之品,或禀赋阴虚之体。易于久郁化热,而出现一系列寒热错杂证,如单纯投以寒凉清热之品,寒湿之邪凝滞更剧,病势必增。朱师曰:“当寒湿未除,寒郁化热之时,治宜辛通郁闭,若误用一派寒凉,血脉更凝,气血壅遏,反助热化,病必加重。”故治疗时在用温热药的同时,伍以寒凉清热之品,如赤白芍、知母、虎杖、葎草、寒水石之类;如热盛剧者,始可考虑用大寒之品,如紫雪丹、大黄、黄柏之类。

正虚邪实型

主症:形体消瘦,面色萎黄或晦滞,神疲乏力,腰膝酸软,关节疼痛经久不愈,病势绵绵,甚至彻夜不已,日轻夜重,怯冷,自汗,或五心烦热,口干,苔薄白,脉细小弦。

病机:久病及肾,正虚邪恋。

治则:补益培本,蠲痹通络。

方药:培本治痹汤。

处方:生熟地各15克,当归10克,仙灵脾15克,鸡血藤20克,鹿衔草30克,寻骨风20克,炙僵蚕12克,地鳖虫10克,乌梢蛇10克,甘草6克。

加减:偏气虚加黄芪15~30克,当归12克;偏阳虚加淡苁蓉10克,骨碎补10克,偏血虚加当归、潞党参;偏阴虚加石斛、麦冬。

病案举隅:杨xx,女28岁,纺织工人,于1984年10月28日初诊。

主诉:4年前产后,因过早下冷水操持家务,随后两腕、肘、膝关节疼痛增剧,难以忍受,而来院诊治。顷诊,面色少华,神疲乏力,两腕、肘、膝关节无红肿,遇寒疼痛加剧,得温则舒,气交之变疼痛更甚。血检:血沉14mm/h,抗“0”500单位,黏蛋白:4.9 mg%,苔白腻,脉细濡。此乃气血两亏,寒湿入络。治宜补益气血,温经散寒,燥湿和络。

处方:制川乌10克,川桂枝8克(后下),生黄芪30克,当归12克,仙灵脾15克,生薏苡仁20克,苍术12克,徐长卿15克,炙蜂房10克,炙全蝎8克(研,分吞),甘草5克。5剂。

二诊(1984年11月8日):服上药后疼痛增剧,此非药证不符,乃痹闭宣通之佳象,苔薄白腻,脉细,前法续进之。

①上方6剂;②取上方1剂,浓煎成250毫升,加1%尼泊金防腐,电离子导入,每日1次。

三诊(1984年11月8日):服上药加电离子导入,关节疼痛白昼已明显减轻,唯入暮后关节仍痛,但能耐受。苔腻亦化,脉细。此气血渐通,阴阳未和之象。续当原法继进之。上方5剂。

四诊(1984年12月2日):经治关节疼痛渐平,下冷水已不感疼痛。白细胞:5.6×109/L、嗜中性:71%、淋巴:29%。病员甚为欣喜,予益肾蠲痹丸250克,每服6克,日2次,食后服。巩固之。

张景岳曰:痹症,大抵因虚者多,因寒者多,唯气不足,故风寒得以入之,唯阴邪留滞.故经脉为之不利,此痹之大端也。痹证日久,气血不足,病邪遂乘虚袭踞经隧,气血为邪所阻,奎滞经脉,留滞于内,肿痛以作。本案选用黄芪、当归益气补血;仙灵脾、炙蜂房培补肾阳,使阳得以运,血得以行,具扶正祛邪之功,炙全竭、地鳖虫搜风通络,活血定痛;川乌、桂枝、苍术、薏苡仁、徐长卿温经散寒,除湿通络;再配合中药电离子导入,内外合治,使药直达病所,而取得较为显著之疗效。

临证心得

1、辨证与辨病

辨证论治是中医学的精髓,在辨病的基础上辨证,有利于更准确地把握病情。人体患病除外邪致病因素外,正气不足也是主要因素,而痹症又往往先有阳气亏虚之内因,朱老临症时多先分清寒热虚实,常用炙蜂房、仙灵脾来调节机体免疫功能,同时又达到祛风除湿,温经通络之目的。对血沉、抗“0”,黏蛋白增高而偏寒者,一般选用川乌、桂枝;对偏热者选用葎草、寒水石、虎杖,验之临床确能降低三项指标。对依赖激素者,除侧重用益肾培本外,还重用萆薢。据药理报道,萆薢主要成分为薯芋皂甙,是合成人体激素的基本成分,使用萆薢后,体内可自行合成人体所需要的激素,防止激素副作用的产生,值得引用。

2、内治与外治

先贤孙思邈在1000多年前就提出“汤药治其内,针药治其外”的主张。50年代以来,理疗工作者创中草药直流电导入法,治疗了大量的病例,积累了一定的经验,但是关于中草药的有效成分能否电离、极性、药液制备方法、导入治疗等问题至今尚未完全解决,有待我们进一步探索。近10年来,朱老在辨证沦治的基础上,用口服汤药加中药浓煎液每日1~2次,在关节疼痛部位离子导入,进行内服外治相结合,取得了较为满意之疗较。

3、治标与治本

痹证的治疗原则,不外寒者温之,热者清之,留者去之,虚者补虚时又要考虑到留邪,才不至于误实其实。如初起或病程不长,全身情况尚好,当用温药以温散、温通之;久病正虚邪恋,其证多错杂,朱老认为:“久病多虚,久痛多瘀,久痛入络,久病及肾”。而寒湿、痰瘀、湿热互结,往往邪正混淆,胶着难解,不易速效。必须通盘考虑,不能头疼医头,脚痛医脚。朱师通过长期实践,明确指出:“对久治不愈者,非一般祛风、燥热、散寒、通络之品所能奏效,必须扶正培本,益肾壮督治其本,钻透剔邪,蠲痹通络治其标。临床上除选用草木之品养血补肾培本外,又借虫类血肉有情之品,搜风逐邪,散瘀涤痰,标本兼顾,奏效自著”。朱老50年代即创制益肾蠲痹丸,经临床30余年验证,对慢性风湿性关节炎、增生性脊柱炎之疗效达到97%以上。

朱良春治疗风湿病的三味主药使用经验

现代医学风湿病与中医痹证,基本上可以说是同义词,是一大类有关结缔组织病及骨与关节和周围软组织疾病的总称,所包甚广,其发病率及致残率是比较高的,而且缺乏特效药,或者毒性较大,难以坚持服用,以致影响疗效,缠绵难愈,给患者带来较大的痛苦。相对来说,中医药在辨证论治原则指导下,疗效较为满意,副作用也较少。我在多年的临床实践中,认为以下三味中药,是有广泛应用价值的,仅谈一点使用体会。


一、穿山龙:为薯蓣科植物穿龙薯蓣的根茎,别名甚多,如过山龙、穿龙骨、穿山骨、金刚骨等,但卫矛科植物过山枫的根以及卫矛科大芽南蛇藤的根,也叫穿山龙,不可混淆。本品味苦,性平,入肺、肝、脾经。含薯蓣皂甙、纤细薯蓣皂甙、穗菝葜甾甙等成分,其主要有效成分是甾体皂甙,乃生产甾体类抗炎药的原料。因此它不仅有镇咳、祛痰、平喘和改善冠脉流量、降低血胆固醇、脂蛋白水平的作用,还有调节免疫功能的作用,所以是治疗风湿类疾病的主要药物。本品是近30年来从民间搜集而逐步广泛应用的,首先见于《全国中草药汇编》(1976:571,人民卫生出版社印),以后各地陆续报导,东北、西北诸省应用较多。《药学通报》[1982,17(5):388,方一苇等]报导,用穿山龙注射液治疗风湿和类风湿关节炎,有效率达89%。《中华本草》载其主要功能为祛风除湿,活血通络,止咳定喘,主治风湿痹痛,肢体麻木,胸痹心痛、劳损,慢性支气管炎,跌打损伤,痈肿等。说明其扶正气、祛风湿、通血脉、蠲痹着的功效是显著的,民间早已应用,可能是在《本草纲目拾遗》(1765年)之后始发现而在民间流传的,而有文献记载则是近30年的事。《中华本草》谓其干品用量是6-9克,《中草药手册》多为15克,少数达30克,东北地区常用量亦为15-20克左右。事实上,要取得较好的疗效,其用量需40-50克,30克以下收效不著。我对类风湿关节炎、强脊炎、狼疮、干燥综合征、皮肌炎等顽症痼疾,多用50克为主药,确有调节免疫功能,缓解病情的作用。因其性平,所以不论寒热虚实,均可应用,是一味标本同治的好药,值得推广应用。


二、川乌:是常用药,张仲景《金匮》就有乌头煎治寒疝之方,因其辛温大热,含乌头碱,具有较强的温经散寒、镇痛蠲痹之功,是治疗风湿病疗效较佳的药物,凡寒证、痛证,必用本品。对疼痛剧烈而偏热者,可伍以甘寒之品如寒水石、知母、以制其偏。如舌红,脉弦大之阴虚内热证,则不宜用之。本品有毒,宜用制川乌为妥。如用生者,必先煎二小时,以减其毒。


对于慢性风湿关节炎、类风关、系统性红斑狼疮、强脊炎、老年性关节病、骨质增生、坐骨神经痛、椎间盘突出、软组织损伤后筋肉拘挛,关节不利等症所致之疼痛,伴有形寒肢冷,舌质淡或衬紫,苔白或腻,脉弦紧或弦缓者,均可用之。如热象较甚,红肿热痛者,则暂不宜用;尤其是心律失常、风心、心绞痛、脉结代,以及老年性心肺功能不全者,更需慎用。乌头碱及所含之其他成分可能有蓄积作用有,如出现头昏、舌麻、流涎、心律减慢、血压下降、呼吸减缓,是乌头碱中毒之征,必须立即停服,并用绿豆、干姜、甘草煎服,以解其毒。用量:一般制川乌6-9-15克为宜,部分寒证,可加大剂量,以不超过30克为是。尽量不用生者,更不要川草乌同用,以免中毒。孕妇忌用,否则可能引起流产、早产,影响胎儿神经系统发育。好药要善用、慎用,不可滥用。


三、鬼箭羽:又名卫矛,《本经》即有载录,味苦,性寒,善入血分,破血通络,解毒消肿,蠲痹止痛。一般临床较少应用,事实上本品行散入血,既能破瘀散结,又擅活血消肿,祛痹定痛,凡是瘀血阻滞之证,均可参用。《本经》称其“除邪,杀鬼蛊疰”,就是指出它能治疗瘀血阻络而导致的诸多疑难杂证。现代药理研究,证明它有调节免疫作用,所以对自身免疫性结缔组织病如类风关、红斑狼疮、干燥综合征、硬皮病、白塞氏综合征等疾病,均可应用。上述诸病均有不同程度的关节肌肉疼痛,并常伴有不规则的发热,以及皮肤、粘膜损害,症情反复缠绵,有“四久”之特征:“久痛多瘀、久痛入络、久痛多虚、久必及肾。”临床常以之配穿山龙为主药,结合辨证论治,时获佳效。但气血亏虚,或有出血倾向,以及妇女月经过多、孕期,则不宜应用。用量一般15克左右,体实者可用至30克。《浙江民间常用草药》治风湿病方,用卫矛60-90克,水煎服用,就说明是没有毒副作用的,只有虚寒症宜慎用之。此外由于本品擅解阴分之燥热,对糖尿病之阴虚燥热型者颇合,不仅能降糖,而且并发心脑血管和肾脏、眼底及神经系统等病变,有改善血液循环、增加机体代谢功能,既能治疗,又能预防。据药理分析,亦证实其所含之草酰乙酸钠能刺激胰岛细胞,调节不正常的代谢功能,加强胰岛素的分泌,对中虚气弱者,可配合参、芪、术等同用。孕妇慎用。


以上三味药在风湿病治疗中,占有重要位置,穿山龙以其性平,诸症均可用之;寒症配以川乌,热症佐以鬼箭羽,寒热夹杂则并用之,结合辨证论治,有相得益彰之功。



        苦参,大苦大寒,纯阴沉降之品也。前人曾经指出:苦参“退热泄降,荡涤湿火,其功效与黄连、龙胆皆相近”,而“其苦愈甚,其燥尤烈”,“较之黄连,力量益烈,近人乃不敢以人煎剂,盖不特畏其苦味难服,亦嫌其峻厉而避之也”(张寿颐《本草正义》)。朱老指出:张氏此说诚是,但善用药者,当用其长而避其短,与领导者“知人善任”同一道理,否则良药之功竞遭泯灭,不亦惜哉!朱老用苦参,主要在以下几个方面:


    (1)用于痢疾、伤寒  苦参对痢疾有卓效。急性菌痢,症见痢下赤白、发热腹痛、里急后重者,皆由湿热壅滞所致。苦参兼燥湿清热之长,故单用亦有效,常用量6克,研末冲服,1天3次,连用3~5天,不仅症状消失快,大便镜检恢复正常也快。加木香粉(二者比例为3:1),其效益佳。如嫌散剂难服,可依上述比例配成苦参木香丸,研细水泛为丸,每服6克,赤痢加红糖,白痢加白糖,开水送下。对肠伤寒带菌者,再加黄连,是为“苦参香连丸”,可使伤寒杆菌培养阳性者阴转。在肠伤寒的治疗上,朱老赏用通利疗法,常采用聂云台氏的表里和解丹及葛苦三黄丹,一般服前方3日后热势未挫者,即改用后方,连用5~7日多可奏效。而后方即以苦参与大黄、黄连等配伍。(表里和解丹详见朱老近著《医学微言》一书)


    (2)用于心律失常  心律失常属中医惊悸、怔忡等症范畴,对于异位搏动及快速性心率失常,过去多依“脉结代,心动悸,炙甘草汤主之”径用炙甘草汤,有效者,有不效者。近二十余年,研究者发现苦参对多种快速性心律失常有效,实践结果表明,苦参有降低心肌收缩力、减慢心搏、延缓房性传导以及降低自律性等作用。朱老采用这一成果,在辨证用药的同时,加用苦参,经长期实践证明,确有较好效果。


    【病案举例】


    程×,男,28岁,职员。素日工作劳累,兼之睡眠不足,经常头眩、耳鸣、心悸怔忡,近日心悸加剧。心率每分钟达150次,口干,心烦,掌炕,夜眠不宁。心电图:室上性心动过速。苔薄、质红,脉细疾数。此肝肾阴虚,水不济火,君火妄动,上扰心神,治宜滋阴降火、宁心安神。药用:


    苦参、生地黄各20克,黄连5克,丹参、功劳叶各15克,玉竹12克,生牡蛎、炒枣仁各30克,麦冬10克,炙甘草8克。5剂。


    药后,诸象均见好转,心悸显缓,自觉安适。苔薄、质略淡,脉细数(每分钟94次)。此佳象也,效不更方,继进5剂,心率已降至每分钟80次。嘱注意劳逸结合。继以杞菊地黄丸善后之。


    (3)用于湿疹  苦参为皮肤病要药,对湿疹的功效尤其显著。常以苦参配白鲜皮、徐长卿、紫草、丹皮、蝉衣、黄柏、赤芍、土茯苓、甘草治疗急性、亚急性湿疹。痒者加夜交藤;渗出物多,甚至黄水淋漓者,加苍白术、苡仁;脾运不健加山楂、枳壳、槟榔;食鱼虾海鲜而发作者加苏叶、芦根;无渗出物,干燥者,加生地。苦参还可单味外用,渗出物多者,可以干粉撒布,或配合白鲜皮、马齿苋、徐长卿、蛇床子、荆芥、防风等作外洗剂,或将煎出液冷却后以棉纱布浸药液外敷患处,待干即换之,效果不错。


    (4)用于**湿痒  苦参在传统用药上一向认为有杀虫之功,如李时珍云:“热生风,湿生虫,故能治风杀虫。”现代研究证实苦参对多种皮肤真菌有抑制作用,亦有报道单用苦参治疗滴虫性**炎及宫颈糜烂获效者。朱老常用苦参为主药配黄柏、紫草、白芷,蛇床子、威灵仙、白矾、花椒、防风、生艾叶、雄黄作浸洗剂。1日1次,每次10分钟,对**湿痒有明显疗效。


    (5)用于梦遗  一般而论,无梦而遗,责之肾失封藏;有梦而遗,多系湿热相火。朱老指出,前人有歌云:“见痰休治痰,见血勿止血,有汗莫发汗,精遗勿止涩……明得个中趣,方为医中杰。”奈何医者治遗精,率多以补涩为其能事哉!湿热相火,上扰心君,则心君不宁,下扰精室,则精关难固,故有选于苦参也。


    边××,山东人,借住北京八一中学。患梦遗,来京求医半载余,以其久病体虚,处方率多补肾、固涩、补气之品。孰知愈补愈虚,每日梦遗不止,神色憔悴,而脉数,舌红、苔黄腻,明为湿热相火之证,遂遵朱老法,拟方如下:


    苦参、黄柏各9克,远志6克,茯苓、车前子(包)、草薜各15克,生白术、泽泻各10克,生苡米30克,生甘草3克。


    4剂后梦遗顿愈,乃易方调理之。半年后复来京做生意,相逢于途,欣喜相告,病已痊愈,体健一如昔日云。


    此外,苦参尚可用于泌尿系感染,小便淋沥涩痛,妇女赤、白带下,高尿酸血症及痛风性关节炎(能碱化尿液)等疾病。


    苦参用量,除心律不齐需用较大量(15~20克)外,其他疾病,以6~9克为宜。外用不限。处方有苦参的汤剂,均宜在饭后半小时服药,空腹服之易于引起呕吐。


    (6)用于乳糜尿  乳糜尿,系小便混浊,自如米汤,而溲时无痛感的一种疾病,与中医学的“膏淋”近似,多为脾肾不足、湿热下流所致。朱老常用苦参为乳糜尿之主药,盖其清热、燥湿、杀虫,其功专在下焦,较之黄柏、栀子尤胜一筹也。初起用苦参配煅白螺丝壳、牡蛎、半夏、葛根、柴胡、黄柏,即孙一奎《赤水玄珠医案》之“端本丸”。病久脾肾两亏者,用苦参配芡实、金樱子、石菖蒲、萆藓、益智仁、山药、熟地、山萸肉等,亦有显效。

名医名方范中林经典医案  风湿性关节炎

 

范中林(1895—1989)四川郫县太和镇人,享年94岁,蜀中现代名医,多年来潜心于《伤寒论》的研究,善用经方,尤以舌诊见长,深受火神郑钦安思想影响。在掌握六经辩证规律治疗若干外感和内伤杂病方面积累了不少经验,特别是对于许多虚寒证,疑难病的疗效尤为显著。70年代末由范中林医案整理小组编写了《范中林六经辩证医案选》,范氏用药悉本《伤寒论》,组方严谨,以味精量重为特点。从学者甚众,早期弟子唐步祺,是其突出的一位。

 

太阳证历节病(风湿性关节炎)

验案赏析

柴××,男,13岁。四川省郫县团结乡,学生。

【病史】1975年11月,在校义务劳动中遇雨,全身湿透,身觉不适。翌日,感周身骨节烦疼,服药效不显。一月后,双膝关节逐渐肿大,骨节变形,膝关节周围出现硬结。1976年1月初,下肢屈伸不利,行动困难。经××医院诊断为“风湿性关节炎”。同年2月初来诊,按历节病论治,月余病愈。

【初诊】患者已卧床不起,由其父背来就诊。全身关节疼痛,尤以四肢为甚。双膝关节肿大,膝面有多处硬结,双手掌脱皮,双脚边缘红肿麻木。晚间自汗出,食欲不振。舌质较红,苔白微腻,脉浮紧数。

此为太阳证历节病。法宜驱风解热,化湿散寒,以桂枝芍药知母汤加减主之。

处方

桂枝12克 赤芍12克 知母12克 麻黄10克 生姜10克 白术15克 甘草6克 防风12克 苡仁20克 三剂

【辨证】本例劳动中大汗出,风寒湿邪留注关节。正如仲景所云:“汗出入水中,如水伤心。历节黄汗出,故日历节。”又云:“诸肢节疼痛,身体廷赢,脚肿如脱,头眩短气,温温欲吐,桂枝芍药知母汤主之。”此例主证突出,风寒湿邪致痹,病属太阳类似证。但已有风从热化之象,故去附子,加苡仁以增强渗湿利痹,止痹痛拘挛之效。

【二诊】上方服三剂,下肢渐能屈伸,诸证皆有好转。守原法加辽细辛再服两剂。

【三诊】膝关节及脚肿消,膝面硬结缩小.变软。全身关节仍有轻微疼痛,原方加减续服。

处方

桂枝10克 赤芍12克 麻黄10克 生姜10克 白术12克 甘草3克 防风10克 茯苓12克 川芎10克 柴胡10克 前胡10克 羌活10克 独活10克 辽细辛3克

嘱服数剂,可停药,注意生活调养,忌食生冷和预防风寒。

月余后,其父来告,小儿关节已不疼痛,双膝硬结消失,病已痊愈。1979年7月追访,其母日:玉儿已长成人,身体很健壮。自范老告戒后,不准他洗冷水澡、食生冷之物,四年来病未复发。

【按语】以上四例太阳证,西医辨病大体相同。

但范老临床施治方药,各有所异:田例风湿之邪,留洼肌腠,下肢局部气血阻滞,以桂枝汤加味轻取之;杨例风湿相搏,卫阳已虚,腰剧痛不能转侧,桂枝附子汤中重用附子,温经逐邪,助肾阳而立卫阳之基;汤例风寒湿邪久留骨节,又突然转重,甘草附子汤中重用附子,速开筋骨之痹;柴例病属历节,兼有风从热化之象,故去附子,后加羌独柴前而收功。四例皆属太阳证之范畴,或称太阳类似证,病因与病位相似,但理、法、方、药有所不同。可见范老既重“辨证”,又严“论治”,且善于“同病异治”。

中医治疗风湿关节炎经验 

类风湿关节炎的病情顽固缠绵,病程长,故以早期合理治疗至关重要。发现这种顽痹多具肾阳先虚的因素,病邪遂乘虚袭踞经遂,气血为邪所阻,壅塞经脉,深入骨骱、痰瘀凝阻,胶着不解,故治疗颇感棘手。

类风湿关节炎是一种以关节病变为主的慢性、全身性、自身免疫性疾病,属中医学骨痹、顽痹、?痹、历节风等范畴。本病不同于一般的风寒湿痹,病变首先发生在关节滑膜,然后侵及关节软骨、韧带、肌腱以及全身结缔组织。在病变的骨骱经筋产生瘀血、痰湿胶结在一起,难解难去,受累关节出现红、肿、热、痛,四肢小关节特别是掌指及近端指关节有晨僵、肿痛、梭形肿胀,甚至骨关节面侵蚀、融合,关节间隙显著狭窄或消失,关节变形、强直等。黄昌老中医在60余载的临证经验中,治疗类风湿关节炎有独到的见解。笔者在20多年与黄老的学术交流中所获心得,加以整理,供同道参考。

益肾温阳,祛瘀通络,搜风除湿剔痹为类风湿关节炎验效治则。

类风湿关节炎的病情顽固缠绵,病程长,故以早期合理治疗至关重要。发现这种顽痹多具肾阳先虚的因素,病邪遂乘虚袭踞经遂,气血为邪所阻,壅塞经脉,深入骨骱、痰瘀凝阻,胶着不解,故治疗颇感棘手。患者久痛入络,久痛多瘀,久痛多虚,久必及肾,所以治疗必须注重温肾、补肾这一治则。

因为肾主骨,并主一身之阳气,故选用温肾壮阳,散瘀涤痰通络之骨碎补、仙灵脾、金狗脊、地黄、当归、寻骨风、苍耳子、徐长卿、透骨草、千年健、牛大力、鸡骨香和具有透骨搜络之虫类药地龙、全蝎、僵蚕等配伍而成,共奏益肾温阳,祛瘀通络,搜风除湿剔痹的功效。

若关节肿大,活动不利者,可用千年健加配松节、地龙、伸筋草;僵直变形者加金狗脊、地龙、白僵蚕等。在立法用药,配伍组合上着眼于肾,标本兼顾,攻补兼施,草本药与虫类药互为融配,故收效较佳。

类风湿关节炎在辨证上除注重温肾补肾外,还要抓住阴、阳、寒、热四个字,阳虚多偏寒,以细辛、肉桂、鹿角片,制附片、川乌、草乌等加强温阳散寒之品;阴虚多偏热,以麦冬、石斛、秦艽、青蒿等养阴清热之甘寒之品,尽量不选苦寒之药,以免损阳伤中。

本文为头条号作者发布,不代表今日头条立场。

主方:黄芪200g  秦艽20g  防己15g   红花15g  桃仁15g  青风藤20g  海风藤20g  地龙15g  桂枝15g 牛膝15g  甲珠15g  白芷15g  白鲜皮15g  甘草15g

此方可随证加减,以改动方中药物用量为主,或将药物稍事变更。热盛为主,可加漏芦30g,漏芦清热而不伤阴;以寒为主者,可加制附子10g,增强散寒止痛之力;顽痹正虚、关节变形者,可加当归20g、制附子10g、伸筋草15g,并改甲珠30g,加强温补穿透之力。

主治:类风湿性关节炎。

验案1:吴姓,男,34岁,195565日就诊。

患感冒月余,现主症两足关节红、肿、热、痛,甚则难忍,不敢着地。当地医院诊为“类风湿性关节炎”。查舌红,苔黄,脉濡数。证属湿热痹阻经络,治以清热祛湿,活血开痹法。处方: 

黄芪200g  秦艽20g  防己15g   红花15g  桃仁15g  青风藤20g   海风藤20g   地龙15g  桂枝15g  牛膝15g   甲珠15g  白芷15g  白鲜皮15 g 甘草15g  漏芦30g

连服8剂,为期半月,告愈。

验案2:李姓,女,24岁,197884 日就诊。

当地医院确诊为“类风湿性关节炎”,至今已4月余。现两手关节肿胀麻木,疼痛,屈伸不利,浑身酸重,四肢发凉。面色青暗,舌质淡,中有白苔。证属风寒湿邪侵入肌肉,痹阻经络,治用祛风散寒除湿、温经活血止痛之法。

黄芪200g  秦艽20g  防己15g   红花20g  桃仁20g  地龙15g  桂枝20g  牛膝15g  甲珠15g  甘草15g  制附子10g

连服12剂,其间稍事加减,为期1个月,痊愈。

3:阎姓,男,56岁,工人,198343日就诊。

患类风湿性关节炎8年。现两手足关节强硬,变形,运动障碍,两膝部皮肤有皮下结节,全身乏力,精神苦闷,气短懒言,面色苍白,舌淡无苔,脉沉细而缓。证属血虚寒湿凝滞经络,荣卫气血流通障碍,邪气深藏,久居体内而顽固性寒湿痹证。治用调气血,散寒湿,活经络,坚筋骨之法。处方:

黄芪200g  秦艽20g  防己15g  红花15g  桃仁15g  地龙20g  桂枝15g  土牛膝15g  甲珠30g  甘草15g  当归20g  制附子10g  伸筋草15g

4剂一疗程,为期8天,两个疗程间隔4天,共服10疗程,关节畸形,运动障碍得到明显纠正。(《当代名医临证精华》---痹证专辑)

古道廋马按:在治疗类风湿关节炎方面,我曾经用过很多名医的方子,诸如焦树德老中医的尪痹汤、朱良春老中医的益肾蠲痹丸,均有一定的效果,但是都不如史氏的这首方效果显著。此方用药量较大,颇有王清任之风,一般人不敢用,加之史氏名气有限,属地方名医,一般人了解不多,致使一首良方埋没多年。我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末,读到此书此章被其深深震动。缘其方子不同一般,轻描淡写,或用虫类,大胆施于临床,真如史氏所言,效如桴鼓。

曾用此方治一青海患者,乔某某,女,37岁,患类风湿关节炎近十年,手脚关节红肿疼痛,晨僵,尤其是两膝关节肿痛厉害,手指关节微有变行,睡眠不好,饮食二便尚可,脉弦滑,舌红苔微黄腻。辨为湿热痺。处方:生黄芪200g地龙12g桂枝12g桃仁12g红花12g青风藤15g海风藤15g怀牛膝15g炮甲珠6g白芷15g白藓皮15g秦艽12g防已12g丹皮18g生地60g忍冬藤30g夜交藤30g生甘草30g漏芦30g20剂,水煎服。复诊诸症大为减轻,效不更方,又服40剂痊愈。尔后治疗此病屡用屡效,成为我治疗类风湿的有效方之一。

后读《中医思想者》一书,发现海上方亦有同感,现一并摘录以飨读者:

说当代医家善用黄芪者,我以为当推邓铁涛、张志远、史鸿涛诸先生。

鸿涛先生是吉林名医,可能知者不多。我知道史先生是因阅读《当代名医临证精华·痹证专辑》一书而了解。

我母亲患有类风湿关节炎,病始于上世纪90年初期,手指等关节逐渐变形。1999年夏,病情加剧而影响正常的生活。当时我尚在大学念书,母亲在一上海处看门诊,然而效果不明显。为此,我查阅了很多书籍。当然《当代名医临证精华·痹证专辑》是必读的。书中朱良春、王士福、姜春华、史鸿涛诸先生的经验,我尤为在意。特别是以史鸿涛先生的类风湿汤打底,自拟处方为母治疗。服药三周渐渐见效,三四个月后明显好转,服至半年能操持家务,行动自如,各项检查指标也正常了。

类风湿汤的特点是重用黄芪200g……我在方中又加用附子、生地、全蝎、蜈蚣、薏苡仁等。

因我母亲获效,其同学亦患类风湿关节炎,故也跑来请我治疗。我采取类似方药,她见效更快,效果也更好。

还曾治一位类风湿患者,手指与脚趾关节均严重变形,膝关节和髋关节有三个都置换过,关节疼痛,不能触碰,出汗怕风。我用桂枝汤加大剂量黄芪和附子,服药两三周后,黄芪用至200g,桂枝、白芍、附子均用至30g,病情明显缓解。《中医思想者----海上方》

方解:方中秦艽一药多能。治疗痹证,风寒湿热,皆可应用,且病发无问新久,病情无问轻重,均可用之,实为治疗痹证之要药。防己善除风寒湿邪,长于消肿。二药相配,蠲除风湿肿痛病变。青风藤、海风藤取藤之通络之功,利经络,为治疗关节不利、麻木拘挛之要药。四药合用,驱风散寒,除湿清热,舒筋活络,解麻止痛,为治疗类风湿之要药。痹者,“闭也”。气血经络,闭阻无疑,故桃仁、红花为必用之品;桂枝辛温,温经通阳;地龙咸寒,又善走窜,四药合用,通痹行瘀,活血利络。更兼地龙为血肉有情之品,对顽固性痹证尤为适宜。白芷能解热解毒止痛,白鲜皮能清热燥湿除痒,二药合用,专治热痹之痒痛不适。芪补一身之气,卫外而行内;牛膝善通经活血,补肝肾,强筋骨;甲珠破坚通闭,其力甚强;甘草调合诸药而缓急止痛。四药相伍,鼓舞正气,强健筋骨,调达气血,合取纠正关节变形之功。

古人传下来的治疗风湿性关节炎的20个验方 (转载)

发表者:赵东奇 7人已访问

风湿性关节炎是一种常见的急性或慢性结缔组织炎症,可反 复发作并累及心脏。临床以关节和肌肉游走性酸楚、重著、疼痛为 特征。中医称本病为“三痹”,根据感邪不同及临床主要表现,有 “行痹”、“痛痹”、“着痹”的区别,其病机主要为风寒湿邪三气杂 至,导致气血运行不畅,经络阻滞所致。

1.木瓜治疗风湿痛

[配 方] 木瓜1个。

[制用法] 水酒各半,煮令极烂,研成 粥浆样,用布摊敷于患处,凉即更换,连 用3至5次。

[功 效] 舒筋活络,祛风湿。治疗风 湿性关节炎、关节痛。

2.四树枝治疗风湿痛

[配 方] 椿树枝、柳树枝、桑树枝、榆树枝各60克。

[制用法] 煎汤洗澡。

[功 效] 治疗风湿性关节炎引起的关节痛。

3.小茴香治疗寒湿疼痛

[配 方] 食盐1斤,小茴香120克。

[制用法] 共人锅内炒热,用布包熨痛处,凉了再换,往复数次。

[功 效] 祛风理气,散寒止痛。治疗风湿性关节痛。

4.五枝熏汤治风湿性腰腿痛

[配 方] 鲜桃树枝、鲜柳枝、鲜槐树枝、鲜桑枝各50克,透骨草30克。

[制用法] 水煎20分钟,人透骨草,再煎10分钟,即可熏洗患部,每日2—3次,每次约1小时。

[功 效] 用治风湿性腰腿痛。

5.炒盐敷治关节炎

[配 方] 食用细盐500克。

[制用法] 每晚将盐放锅内炒热用布包好,睡前敷患处,每日 1次,连用3~4日有效。

[功 效] 祛风湿。用治关节炎

6。当归玫瑰花治疗关节炎

[配 方] 玫瑰花20克,当归15克,红花10克。

[制用法] 将上药水煎2次,每次用水300毫升,煎半小时,2 次混合,分2次乘热用黄酒送服。

[功 效] 活血化淤、止痛。适用于急、慢性风湿、类风湿关节炎

7.葵花盘治关节炎

[配 方] 向日葵盘适量(开花时摘下)。

[制用法] 将葵盘放人砂锅内,加水煎成膏状。外敷关节处,包扎固定,每日1次。

[功 效] 清热解毒,驱邪外出。常用于治疗风湿性关节炎、肩关节周围炎,均有一定效果。

8.海燕汤补肾祛风湿

[配 方] 海燕2只。

[制用法] 将海燕洗净,水煎取汁。每日3次,温服。

[功 效] 补肾壮阳,祛风湿。治疗肾虚夹有风湿所致的腰腿痛。

9.五桑四藤防己汤治风湿性关节炎

[配 方] 桑枝12克,桑椹子12克,桑寄生12克,桑白皮9克,桑叶9克,钩藤9克,鸡血藤9克,忍冬藤12克,天仙藤6克,防己6 克。

[制用法] 水煎服,每日1剂。

[功 效] 调和气血,驱逐风湿,止痹痛。用治风湿性关节炎, 症见四肢关节疼痛,或酸木,面色少华,舌淡,苔白滑,脉迟或弦。

10.半夏乳香散治急性风湿性关节炎

[配 方] 半夏、当归、没药各20克,乳香18克,红花30克, 制川乌、草乌各15克。

[制用法] 煎汤,熏洗患处。

[功 效] 治急性风湿性关节炎

11.防己生地汤治急性风湿性关节炎

[配 方] 木防己、生地各15克,桂枝9克,防风12克,甘草 6克,羌活15克,忍冬藤或西河柳、蒲公英或野菊花各30克。

[制用法] 水煎服。

[功 效] 治急性风湿性关节炎

12.黄芪丹参当归汤治风湿性关节炎

[配 方] 黄芪、丹参各30克,川芎、赤芍各25克,当归、威灵 仙各20克,独活、乌梢蛇各15克,全蝎10克。

[制用法] 日1剂,水煎服。病情重者每天2剂,1个月为1疗 程。

[功 效] 治风湿性关节炎

13.苍术薏苡仁汤治风湿性关节炎

[配 方] 炒苍术、川牛膝各30克,当归30克,生薏苡仁15 克,黄柏6克,秦艽30克,忍冬藤15克,木瓜、桑枝片各30克,生甘草5克。

[制用法] 水煎服。

[功 效] 治风湿性关节炎

14.青麻蘑菇散治风湿性关节炎

[配 方] 蘑菇300克,青麻皮煅焦、血余炭各120克,当归、川芎、金毛狗脊各30克。

[制用法] 研末煮酒服。

[功 效] 治风湿性关节炎类风湿关节炎、腰腿痛。

15.丝瓜络酒治风湿性关节痛

[配 方] 丝瓜络50克,白酒500克。

[制用法] 将丝瓜络放人白酒里浸泡7天,去渣服用。每次饮15克,能饮酒者饮30-90克,每日2次,对关节痛有疗效。

[功 效] 通经活络。用治风湿性关节痛。

16.生姜花椒汤熏治风湿性腰腿痛

[配 方] 生姜、花椒各60克,葱500克。

[制用法] 将各味共煎水。放盆中,边熏边洗,使患处出汗为度。

[功 效] 适用风湿性腰腿痛。

17.薏苡仁白术汤治湿气性腰痛

[配 方] 薏苡仁24克,白术15克。

[制用法] 水煎服。

[功 效] 用治湿气性腹痛。

18.鸡血藤汤治风湿性腰痛

[配 方] 鸡血藤、伸筋草各9克。

[制用法] 水煎服。

[功 效] 用治风湿性腰痛。

19.生姜醋治关节炎

[配 方] 生姜、醋各运量。

[制用法] 将生姜洗净切片,放醋佐餐食用。长期坚持,有特效。

[功 效] 用治关节炎

20.花椒葱蒜治疗风湿性关节痛

[配 方] 花椒、葱根、蒜瓣各少许。

[制用法] 煎汤擦洗患部。

[功 效] 治疗风湿性关节炎引起的关节痛。

  评论这张
 
阅读(78)|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