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得健养生堂

溶经方于刮痧拨罐以养生治病,合食疗培元觅健康

 
 
 

日志

 
 
关于我

声明,我搏客引用的文章只用作参考,并不代表我赞成文章观点,各位千万别乱用,有病去找医生才能保养好身体 我以刮痧拨罐等方法来调理身体,不见人是调不了的,不在广州或不肯来广州者,请免问病

网易考拉推荐

【转载】从腠理开合、正邪交争、甘草用量 辨《伤寒论》解表三方+丙申讲记 发烧的原因与条理思路+经方入门24诀  

2017-01-26 13:56:14|  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从腠理开合、正邪交争、甘草用量 辨《伤寒论》解表三方            
 张英栋 山西中医学院中西医结合医院
  从正气角度看:麻黄汤症“腠理密”;桂枝汤症“腠理疏”;小柴胡汤症“腠理开”。

  从正邪交争的角度看:麻黄汤症“邪未入”;桂枝汤症“邪欲入”;小柴胡汤症“邪已入”。

  从治疗角度看:麻黄汤甘草“一两”护正;桂枝汤甘草“二两”扶正;小柴胡汤甘草“三两”补中。

  腠理的疏密是正气在体表的体现,外感邪气要进入人体一定要趁着腠理之“虚”,乘虚而入、正邪交争便形成了经典的《伤寒论》表症。笔者从《伤寒论》解表三方中甘草用量、用药配伍,以及所治症状的腠理状态、邪气侵入深浅,做对比分析,对于解读三方机理及所治症的核心差别有很大帮助。

  腠理是外邪进入通道

  提及腠理,最容易想到的是《扁鹊见蔡桓公》中,“君有疾在腠理,不治将恐深。”以及“疾在腠理,汤熨之所及也。”所以腠理一定是表浅的。这篇文章中,如果把腠理换为“皮肤”,当不会影响我们对于原文的理解。

  而在以下文字中,用皮肤替代腠理则显然不妥,若替代为“皮肤上的纹理、缝隙”尚可。

  如:《素问·阴阳应象大论》“清阳发腠理”;《素问·生气通天论》“清静则肉腠闭拒,虽有大风苛毒,弗之能害”;《素问·疟论》“故风无常府,卫气之所发,必开其腠理,邪气之所合,则其府也”;《素问·举痛论》“寒则腠理闭……炅则腠理开,荣卫通,汗大泄,故气泄”;《素问·皮部论》“邪客于皮则腠理开,开则邪入客于络脉,络脉满则注于经脉,经脉满则入舍于脏腑也”;《灵枢·百病始生》“是故虚邪之中人也,始于皮肤,皮肤缓则腠理开,开则邪从毛发入,入则抵深……”;《灵枢·本藏》“三焦、膀胱者,腠理毫毛其应……密理厚皮者,三焦膀胱厚;粗理薄皮者,三焦膀胱薄;疏腠理者,三焦膀胱缓”;《金匮要略·脏腑经络先后病脉证》“腠者,是三焦通会元真之处,为血气所注;理者,是皮肤脏腑之文理也。”

  通过经典文字的回顾,我们能朦胧地感觉到,腠理是个“门”,是空隙,是邪气进入的通道。用什么字眼代替腠理比较好呢?思索很久,还是刘完素说得好:“然皮肤之汗孔者,谓泄气液之孔窍也,一名气门,谓泄气之门也。一名腠理者,谓气液出行之腠道纹理也”(见《素问玄机原病式》)。张景岳说的更为直接:“腠理者,皮肤之隙”(见《类经》)。

  至此,关于腠理,在我们的头脑中可以建立起这样一种形象——人体表的无数个小门,人体的气液通过这些门可以出去,而外感邪气进入人体也是经过这些小门。

  小柴胡汤是解表方

  有很多学者一直把小柴胡汤作为《伤寒论》少阳病的主方,还有不少学者把小柴胡汤作为和法的代表方,但是《伤寒论》原方中均找不到依据。与“和”相连的有桂枝汤、小承气汤之类,并没有小柴胡汤。

  如果我们学习经方,应先树立一个原则:首先要尊重《伤寒论》原文,要以读懂《伤寒论》原文作为前提。那么,我们会发现,很多关于经方约定俗成的认识,都和仲景无关,是后人以讹传讹的杜撰。

  学习《伤寒论》现存的原文,与小柴胡汤相关的条文如下:

  37条:“太阳病,十日以去,脉浮细而嗜卧者,外已解也。设胸满胁痛者,与小柴胡汤。脉但浮者,与麻黄汤。”可以这样理解:太阳病,如果出现胸满胁痛,用小柴胡汤。

  96条:“伤寒,五六日,中风,往来寒热,胸胁苦满,嘿嘿不欲饮食,心烦喜呕,或……小柴胡汤主之。”97条:“血弱气尽,腠理开,邪气因入,与正气相搏,结于胁下。正邪纷争,往来寒热,休作有时,嘿嘿不欲饮食。脏腑相连,其痛必下,邪高痛下,故使呕也。其病必下,胁膈中痛。小柴胡汤主之。服柴胡汤已,渴者,属阳明,以法治之。”这里首先要明白一个事实:这两条都出现在太阳篇,讲述了邪气通过腠理进入人体的“病源”,以及外邪侵入人体,正邪交争出现相关症状的机理。

  接下来的98~104条都与小柴胡汤相关。综合起来有两点:一点是小柴胡汤使用的广泛,仲景原文这样讲:“伤寒中风,有柴胡证,但见—症便是,不必悉具。”(见101条)这点为大家所津津乐道。但还有另一点,101条后半部分“凡柴胡汤病证而下之,若柴胡证不罢者,复与柴胡汤,必蒸蒸而振,却复发热汗出而解。”还有104条“……服小柴胡汤以解外……”,文中“汗出而解”和“解外”已经明示了小柴胡汤发动正气抗邪外出的作用,这是仲景讲小柴胡汤解表的明文,但被很多学者忽略。

  144条:“妇人中风七八日,续得寒热发作有时,经水适断者,此为热入血室,其血必结,故使如疟状,发作有时,小柴胡汤主之。”这其实就是97条“血弱气尽,腠理开,邪气因入,与正气相搏”的一个具体实例,正虚明显,邪气侵入较深,以小柴胡汤解表之意跃然纸上。

  148条:“伤寒五六日,头汗出,微恶寒,手足冷,心下满,口不欲食,大便硬,脉细者,此为阳微结,必有表复有里也。……有外证……此为半在里半在外也。脉虽沉紧,不得为少阴病。所以然者,阴不得有汗,今头汗出,故知非少阴也,可与小柴胡汤。设不了了者,得屎而解。”此条原文不仅明示了“半在里半在外”为“必有表复有里”的同意重复,并非有什么“半表半里”的病位,而且明示了有“表”、“与小柴胡汤”可治“头汗出”。148条最后“与小柴胡汤(解表)。设不了了者,得屎而解。”与104条最后“潮热者,实也。先宜服小柴胡汤以解外,后以柴胡加芒硝汤主之”相类,由此可以看出,小柴胡汤解表实为仲景惯用之法,并非偶尔为之。

  149条:“伤寒五六日,呕而发热者,柴胡汤证具,而以他药下之,柴胡证仍在者,复与柴胡汤。此虽已下之,不为逆,必蒸蒸而振,却发热汗出而解……” 与101条后半部分“凡柴胡汤病证而下之,若柴胡证不罢者,复与柴胡汤,必蒸蒸而振,却复发热汗出而解”意义完全相同。

  一者强调了“虽已下之,不为逆”,与“知犯何逆”之“为逆”相对应,提示了符合柴胡证者应该有一类情况,可以先下后表,也“不为逆”,这和我们熟知先表后里的原则是不相同的,应该是对于前者的一种补充和变通。

  再者,“蒸蒸而振”说明了正气的发动过程,提示了小柴胡汤的“补益”之性,“发热”是“蒸蒸而振”的结果,说明了正气已经被发动起来,接下来邪气无处容身,体现于外是“汗出而解”——这种汗出一定是遍身的,与“头汗出”不同。

  阳明病篇与小柴胡汤相关的有229~231条:229条“阳明病,发潮热,大便溏,小便自可,胸胁满不去者,与小柴胡汤。”230条“阳明病,胁下硬满,不大便而呕,舌上白胎者,可与小柴胡汤,上焦得通,津液得下,胃气因和,身濈然汗出而解。”231条“阳明中风,脉弦浮大而短气,腹都满,胁下及心痛,久按之气不通,鼻干,不得汗,嗜卧,一身及目悉黄,小便难,有潮热,时时哕,耳前后肿,刺之小差。外不解,病过十日,脉续浮者,与小柴胡汤。”

  少阳病篇与小柴胡汤相关的有266、267条:266条“本太阳病不解,转入少阳者,胁下硬满,干呕不能食,往来寒热,尚未吐下,脉沉紧者,与小柴胡汤。”267条“若已吐下、发汗、温针,谵语,柴胡汤证罢,此为坏病。知犯何逆,以法治之。”

  六病篇之外与小柴胡汤有关的有379条“呕而发热者,小柴胡汤主之。”还有394条“伤寒差以后,更发热,小柴胡汤主之。脉浮者,以汗解之;脉沉实者,以下解之。”

  这些条文说明了仲景时代小柴胡汤使用的广泛和高效,比如出现“胁下”部位和“发热”症状可以优先考虑小柴胡汤,却不影响针对经典表症小柴胡汤是解表之剂的判断。并且,如果把治疗阳明病的“上焦得通……胃气因和……汗出而解”的结果也从汗来考虑,则小柴胡汤便成为了治疗广义表症的重要方剂(关于广汗法和广义表症会另作专文谈论)。

  判断小柴胡汤为解表之剂的另一个重要依据,出现在《伤寒论》可发汗篇中,在《辨可发汗病脉证并治第十六》篇中,96条赫然在列。如此,则小柴胡汤属于发汗解表剂当无疑义。(判断小柴胡汤是发汗解表剂,并不影响对于小柴胡汤其他功效的判断。小柴胡汤的多重身份中有一种是发汗解表。小柴胡汤“是发汗解表剂”和“只是发汗解表剂”是不同的,请勿误解。)

  从甘草之“一二三”理解解表三方真谛

  谈这个问题的前提,是我们一定要知道《伤寒论》中经方的剂量和剂量比是严格的。如果不严格,麻桂各半汤、麻二桂一汤等就可以看成是一个方。如果不严格,23条后就不必有这段话“桂枝汤三合,麻黄汤三合,并为六合……今以算法约之,二汤各取三分之一,即得……此方乃三分之一,非各半也,宜云合半汤。”25条后也不必有这种详细描述“桂枝汤二分,麻黄汤一分,合为二升,分再服。今合为一方……今以算法约之,桂枝汤取十二分之五……麻黄汤取九分之二……二汤所取相合,即共得桂枝一两十七铢,麻黄十六铢,生姜、芍药各一两六铢,甘草一两二铢,大枣五枚,杏仁十六个,合方。”

  从这些不厌其烦的描述中,我们可以得出结论:经方的剂量是严格的、严肃的,而不是随意的。这点共识为我们从甘草用量不同来讨论解表三方的核心差别提供了基础。

  接下来笔者将麻黄汤、桂枝汤、小柴胡汤,这《伤寒论》解表三方的剂量作一对比,请大家关注甘草用量的不同。

  麻黄汤:麻黄三两,去节;桂枝二两,去皮;杏仁七十个,去皮尖;甘草一两,炙。

  桂枝汤:桂枝三两,去皮;芍药三两;生姜三两,切;大枣十二枚,擘;甘草二两,炙。

  小柴胡汤:柴胡半斤;黄芩三两;半夏半升,洗;生姜三两,切;大枣十二枚,擘;人参三两;甘草三两,炙。

  甘草色黄配脾土,味甘亦归属脾土 ,笔者思考其核心功效为“缓中补虚”,为中焦脾土之药无疑。

  麻黄汤中甘草一两;桂枝汤中甘草二两,配大枣;小柴胡汤中甘草三两,配大枣、人参。如果从脾胃的角度来思考:麻黄汤所治之症,中气的潜在不足最轻;桂枝汤所治之症,中气的潜在不足较麻黄汤为重;小柴胡汤所治之症,中气的不足最重。

  立足于外邪,而时刻不离顾护中焦脾土,这应该是经方之所以伟大的秘密之一。

  97条解释小柴胡汤所治之症,云“腠理开,邪气因入,与正气相搏结……”

  仿此格式,笔者总结麻黄汤所治表症为“腠理密,邪气未入,御外邪于国门之外。”

  桂枝汤所治表症为“腠理疏,邪气扰动,邪正交争于肌表”。

  一叶而知秋,一斑而窥豹。

  从每一个小角度,深入进去,都可以找到仲景的严谨与宏大。以下从“腠理”(正)、“邪”(正邪交争)、“甘草”(治疗)三个小角度总结本文:

  从正气角度:麻黄汤症“腠理密”;桂枝汤症“腠理疏”;小柴胡汤症“腠理开”。

  从正邪交争的角度看:麻黄汤症“邪未入”;桂枝汤症“邪欲入”;小柴胡汤症“邪已入”。

  从治疗角度看:麻黄汤甘草“一两”护正;桂枝汤甘草“二两”扶正;小柴胡汤甘草“三两”补中。

仁普养生

发烧是很常见的情况,尤其是小孩子,一般感冒以后都会发烧。大人感冒之后发烧的就比较少了,一般是只有感冒症状,但是没有发烧。那老年人,就挺怕发烧,老年人的发烧一般和肾阴虚有关,如果不能及时纠正过来,有可能会脱阳,是有可能发生危险的。

发烧最常见的原因就是感冒。我们说的感冒就是外感,受到了风寒暑湿燥火的侵犯,造成了我们身体的气机失调,升降出入出了问题了,就可能出现发烧。我们尽量把每种情况给大家介绍一下,但肯定介绍不完,因为整个《伤寒论》和《温病学》都是讲的怎么治感冒,这两部书都不是一时半会能讲完的。我们尽量挑一些最常见的情况给大家介绍。

我们先说受寒。很多朋友对受寒都已经有印象了,因为这些年社会上大肆宣讲伤寒,学习伤寒。那伤寒中有一百多个方子,都是治这个的。我们选一些常见的原因给大家介绍。那么首先就是伤寒中风。伤寒中风,就是这个寒风侵犯人体了。我们知道,人体周围有一圈保护层,这个保护层就是人体的卫气。

卫气和人体的关系,就好比是大气层和地球的关系一样。这层卫气,受到太阳寒水的的收束作用,可以约束主人体,有一种压力,会限制人体水分的蒸发消耗。也可以说,这层卫气起到了一个收敛的作用,性质属于阴。当我们受到风寒之后,首先受伤的就是这层卫气,卫气受伤,风寒到了体表了,人就会恶寒,感觉到怕冷。卫气受了风寒,那么体表这种收敛的作用就会下降,体表没有压力了,这样人体的水分就会化汗外出。所以就出现害冷但是还出汗的矛盾表现。

因为收敛不住了嘛。收敛不住了,相当于阴虚,阴虚阳气就偏旺,阳气偏旺就会出现发烧。阳气偏旺,上冲头项,所以,会出现头项强痛,头痛,后脑勺这块,颈椎也是。水分化为汗通过毛孔外出,那鼻孔相当于最大的毛孔了,所以鼻孔也堵住了,鼻鸣,流鼻涕。干呕,气上升太过,不能下降,所以胃气就跟着上逆了,对不对?这样就会出现干呕。

所以,这个就是桂枝汤证的表现,头项强痛,鼻鸣干呕。脉也是阳浮阴弱,阳浮,就是阳气外出太过,阴弱就是收敛不足。那么桂枝汤,温热发散,可以发汗,驱赶掉体表的风寒,白芍收敛,可以关闭毛孔,恢复卫气的约束体表的这种功能。那么喝完桂枝汤,可能就会体表发热,身上出一层细汗,这个感冒的症状就缓解了,发烧自然也就好了。

我们一定要注意,肾阴虚的朋友是不能用的。所以一定要辨证好。古人讲,桂枝下咽,阳盛立毙。阴虚阳旺的情况,本来这个阳气就上逆了,那再吃上桂枝汤继续鼓舞阳气升发,那马上就会出现不舒服。倒不是说吃了就死了,但吃了马上就会有不适。比如说,腰腿无力,心慌,浑身发抖等情况,那就要赶紧养阴降气,要收敛一下才可以。

这个是我们说的第一种情况。

 风寒的第二种情况,从层次上来讲,比桂枝汤要更深一层,这个寒气直接影响到皮肤了。那桂枝汤证,风寒只是侵犯了体表的卫气。现在寒气突破卫气这个防线,直接伤到皮肤了。寒气伤到皮肤,皮肤就会收缩,这个原理就很简单了,热胀冷缩。那毛孔就会关闭,关闭了,就闷起来了。体内产生的很多热量就不能散到体外了,积累在体内,就会出现发烧。
        这个时候,人体之气都堵在皮肤下面,不能外出,因为气在皮下,所以这个时候是浮脉。又因为体表受寒,所以这个脉也会出现冷缩的状态,冷缩的状态就是紧脉。所以这个时候就是浮紧脉。这个时候毛孔关闭,所以体表无汗,恶寒无汗,麻黄汤证。而且这个时候经常伴有浑身疼痛。因为内气就郁在皮下了,形成高气压,压迫这个体表,所以会出现浑身痛。毛孔关闭,体表不能呼吸了,只能通过鼻孔呼吸,那么就会出现气喘、咳嗽。
         这个是麻黄汤证,麻黄汤证是脉浮紧,恶寒无汗,浑身疼痛,咳嗽气喘。麻黄汤一共四味药,麻黄、桂枝、杏仁、炙甘草。麻黄打开毛孔,桂枝驱除体表的寒气,杏仁降肺气,甘草上托,让这些药力在体表发挥出来。那么吃上这个药,浑身会出汗,出汗后,体内郁积的热量就散出来了,感冒就好了,发烧就退了,气喘和浑身痛就消失了。这个是我们说的风寒感冒的第二种情况。

那么第三种情况,是小青龙汤证。小青龙汤,由麻黄、桂枝、白芍、细辛、干姜、五味子、清半夏、炙甘草组成。小青龙汤证比麻黄汤更深一层。这个时候可能会有发烧,也可能已经不发烧了。因为这个时候病气已经影响到体内了,不在体表了,所以单独用麻黄汤已经力量不够了,所以要用干姜温中土,用细辛鼓舞阳气外出,麻黄打开毛孔,桂枝驱除寒气,五味子收敛肺气,降肺气,半夏降胃气。那么很多伤寒咳嗽,都可以用小青龙汤来治。小青龙汤,青龙腾空,行云布雨,一下子毛孔就打开了,这个风寒邪气一下子就发出去了。这个方子的力量非常强。

伤寒中,太阳病最常见的发烧情况,就是这三种。其它的葛根汤、桂枝麻黄各半汤,就比较好理解了,就不再细讲了。

那么剩下的比较常见的就是小柴胡汤。小柴胡汤,现在有中成药,叫小柴胡颗粒。小柴胡汤证是伤寒影响到少阳经了。少阳,我们知道是胆经。那么风寒伤了少阳,少阳之气就郁在半表半里之间了,不能下降,少阳不降,就会影响到厥阴不升,所以脉象上表现为弦脉,弦脉就木象,木气给郁住了。那么少阳相火郁在半表半里,不能下降,就会郁而化热,胆气不降,胃气上逆。

这个热郁到一定程度,压力大了,就会冲出体表,出一阵汗,就不热了。但过一阵这个郁热又积累起来,就又会出现发烧。表现出来的是一阵一阵的,这个叫寒热往来,一会热一会冷,好像打摆子一样。这就出现头晕目眩,恶心咽干,而且伴有发烧。这种情况可以用小柴胡汤来调理。但是要记住,一定要是伤寒才可以,确定受凉了,而且看看脉象是弦脉才行。因为有时候肾阴虚,相火也会出现上逆,表现的症状是差不多了,但再用小柴胡就不对症了,必须要补肾纳气归元才可以。

关于风寒感冒,最常见基本是这三种。

丙申讲记 发烧的原因与条理思路之四

中暑还有一种情况,叫阴暑,就是说夏天很热,你跑到高楼大厦地下,很凉快的地方,或者跑到空调房里去了,一下子又受凉了。也出现发烧,那么这种中暑其实就相当于风寒感冒了,可以直接采用风寒感冒的方法来调理。

那么还有湿,假如说天气特别潮湿,这个湿气也引起人体的气机失调。比如,这个湿气和人体的脾土是一个频率的。那么空气特别潮湿的时候,人体的脾土之中的湿气也会特别盛。我们知道,脾主肉。那么湿气太旺的时候,这个湿气会充斥到肉中,引起内外气机不能流通。内部的气机郁在体内,就会发烧。那么内部的气机郁积在肉中,也会压迫肉这层组织,出现肌肉酸痛等表现。这个可以用麻黄加术汤来调理。就是麻黄汤加苍术或者白术,苍术是把湿气从毛孔散发出来,白术是把湿气利下去,变成小便排出去,应该是都可以。

这个方,就是通过白术或者苍术把肉这个层次中的湿气给处理掉,再用麻黄汤把郁积的热发散出去,这样发烧和浑身肌肉痛也就好了。

中湿比较常见的还有麻杏苡甘汤证。这种湿气郁积在皮下了。水气蒸腾通过毛孔外出,这时不知道什么原因可能是淋雨了,也可能是吹空调了,没有散发出去,都郁积在皮下了。也会引起内外气机的阻隔,造成郁热形成发烧。这个郁热也是在皮肤这个层次,所以也会出现浑身疼痛。那么此时用麻黄杏仁薏苡甘草汤是麻黄、生薏仁、杏仁、炙甘草四味药组成。薏仁白色的,入肺,也就是入皮的这个层次,可以把皮肤中的湿气利出去,再通过麻黄打开毛孔,把内热散发出去,这样发烧也就好了。

发烧的原因与调理思路之五   肾阴虚引起的发烧

肾阴虚,可以引起发烧,我们知道,肾阴属于水,这个水中有阳气,阳气是肾阳。肾阳就是人体的少阳相火,平时这个火是藏在肾阴中的。如果肾阴不足了,这个相火就会泄漏出来,引起发烧。这种情况,也可以用电池来比喻,电池本身就是阴,电池中贮存的电,就是阳气。肾阴虚,那就相当于是电池坏了,漏电了。漏电就可能在体内形成多余的热,这种就可能会发烧。那么这种发烧会伴有肾阴虚的其它表现,比如腰腿无力,腰痛,失眠,头重脚轻等。这种发烧一定不能当成外感来治。治外感就是发散,肾阴虚本来就是发散太过,那么如果当成感冒治了,那么就会更加严重。

我以前也曾深受其害。08年的春节前,感觉到自己感冒了,怕冷,发烧。非常严重。当时医学素养还不够,以为自己就是伤寒了。麻黄汤,桂枝汤,小青龙汤都不管用。当时又感觉耳朵后面的少阳经痛热,又喝小柴胡汤也不管用。那当时自己就崩溃了,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就找别的朋友来看。当时,济南这边的朋友,名气也都很大,吃了药也不管用。后来一个朋友,给我号脉后,说我是夹阴伤寒,要我吃大剂量的麻黄附子细辛汤,吃完吃后一点劲也没有了,小便很频,出汗很多,那么很快就虚下来了。

那时候就想,是不是中邪了。当时正好遇见一位法师,他看见我也说我中邪了,让我去他的寺院住一阵。那我第二天就坐长途车去了。这些事说起来也的确很奇怪,下了长途车,往寺院的方向走,走了不到五分钟,就突然感觉整个后背一下子轻松了,仿佛弃下了了一个很重的担子。那么在寺院里住了几天,还真就好了。发烧虽然好了,但是身体虚弱的很,那时候真是骨瘦如柴了,后来养了三个多月才慢慢恢复体力。

那我现在来看,当时的治疗思路从一开始就错了,因为很可能不是感冒,而是阴虚火旺。08年火运太过,又是少阴司天,那么一转到这个运气中来,就是阴虚火旺了,那么当时的发烧,应该就是这么回事。当时如果吃上麦味地黄丸,很可能马上就好了。但是一开始这个治疗思路就错了,一直以为是伤寒,没有考虑到阴虚火旺。那就严重损伤了人体的正气。正气虚弱了,那么也的确有可能中邪。正气不足,邪气侵之嘛。

当时一个朋友,禅定功夫挺好的,他帮我追踪,说看到我治过一个老太太,那个老太太的病有附体,不应该治,治完了这个邪气就来找我报复了。这个也不知道真的假的。但回想起来,当时的确治过一个老太太,是心脏病,当时已经躺床上等死了,别人都没办法。她女儿请我过去给她看。结果我去的那天凌晨,她做了一个梦,看见一个很大的观世音菩萨。这样,她就认为我是来救她的,对我非常有信心,当时上药,很快就好转了。

老太太曾问我,小年能不能起来包饺子。我说,没问题,到小年这个病就好的差不多了。果然,到了小年那天,她真能起来包饺子了。她这天能起床了,到了第二天我就倒下了。然后,一直发烧,直到正月十八这个发烧才彻底好,然后又修养了几个月才恢复过来。

那么后来,我再遇到自己发烧害冷,毕竟自己给自己把脉不太方便,稍微吃一次发散药,如果没好,那赶紧停药,换成金匮肾气丸或者麦味地黄丸。那么一补肾基本上都好了。今年春天,有一次,也是发烧了,刚开始应该是有一点外感。自己就吃银翘散,吃完了当时立马感觉减轻了。就又再吃一次,结果吃完就加重了。当时心里反应不过来,还以为发散的力量太小了,又加大了薄荷的量,又喝了一次。喝完更加难受了,发烧头痛都加重了,而且就喜欢哎吆哎吆的喊。

突然之间意识到,肾之声为呻,喜欢呻吟那肯定和肾有关了。就明白了,这次发烧又伤到肾阴了。赶紧吃上金匮肾气丸,结果吃上马上就感觉舒服了,吃了那么两三次,这个发烧就彻底好了,就没事了。幸亏没有一头撞到南墙,如果大脑转不过弯来,继续吃发散药,那就和08年那次一样了,啥时候好还不一定呢。

这种情况,老年人出现的比较多,因为老年人一般肾阴都虚。有一年,章丘那边一个领导的父亲过来看病,发烧两个月左右了,住院治疗,怎么弄都不好。烧的吃不下饭,睡不着觉,走路都晕乎乎的。那么后来就来找我,一把脉,肾阴虚。那直接就开了引火汤,引火汤就和麦味地黄丸差不多,都是金生水的思路,不过力量比麦味地黄丸丸更大一些。当时说,吃三天肯定就退烧了。他们将信将疑,回去吃药。还真是,吃了三天就彻底退烧了。

小孩子为稚阳之体,本身阴就不足,那么到了冬至或者夏至,也可能出现这种发烧。那我们就看看脉象,一看脉,左尺微弱,那都可以试试金匮肾气丸这类的补肾,引火归元的思路。一般吃上后很快就好了。据我观察,基本上是吃一次就能退烧。如果吃两次,发烧照常,那么就不对症。这种小儿发烧,也很多的。有人说,小儿发烧,多是因为积食,这个我体会之所以会积食,也是因为肾阴虚,肾阴虚造成了胃气不降,就容易形成积食了,一补肾,可能胃气就下降了,积食可能也就好了。我们接触的小儿发烧,很大一部分都是因为肾阴虚,引起来的发烧。现在想想,这种发烧,用三豆饮四豆饮之类的方子,估计也会有效。

我们这是说的肾阴虚引起来的发烧。

经方入门24诀  

 1.麻黄汤证与桂枝汤证,同为表证方,但前无汗、脉浮紧而后汗出、脉浮弱。
  2.葛根汤证与桂枝加葛根汤证,同为表证方,皆有项背强证,但葛无汗而桂加葛有汗。
  3.麻黄汤证与大青龙汤证,皆脉浮紧,不汗出而发热,但麻发热、恶寒、无汗,而大发热、不恶寒、无汗、烦躁。
  4.小青龙汤与麦门冬汤治喘咳,但小青龙证有表证且心下有水气,为湿性喘咳,而麦门冬证无表证且津液枯燥,为燥性喘咳。
  5. 桂枝加栝楼根汤、白虎加人参汤、小柴胡加石膏汤、五苓散、猪苓汤皆治渴,但桂加栝治汗出、脉浮弱、有表证之渴,白治无表证、恶热之大烦渴,小柴加石治胸胁苦满之渴,猪治小便不利、汗出之渴。
  6.诸柴胡类方皆主胸胁苦满,但小柴只胸胁苦满而大柴兼心下急,柴桂兼下腹压痛,柴胡桂干兼心悸烦惊、为虚而柴加龙牡兼心悸烦惊、为实,四逆散兼腹挛急,柴加芒硝兼腹坚硬。
  7.半、甘、生姜之泻心汤、三黄泻心汤、五苓散、人参汤、茯苓饮主证均作心下痞满或痞硬,但半则兼呕吐,甘则兼烦乱,生则兼嗳气,三则兼面红,五则兼渴而小便不利,人则兼手足冷且脉沉迟或微弱,茯苓饮则兼心下振水声。
  8.半夏生姜厚朴人参甘草汤、大承气汤、四逆汤皆治腹大满,然第一方之证为吐利之后之虚胀,第二方之证为大便硬、按压疼痛坚实而为实,第三方证为下利、腹冷、手足厥冷。
  9.桂茯丸、抵当丸、大承气汤、桃核承气汤、柴胡桂枝汤、大黄牡丹汤,皆主腹、下腹之压痛,桂为下腹压痛而左脉沉,桃为左下腹压痛、大便坚,大承气汤为腹部压痛、大便坚,大黄牡丹汤右为下腹压痛、充实、大便坚,抵为脐下压痛、少腹坚满,柴为下腹压痛而胁满。
  10.葛根汤、黄芩汤、葛根芩连汤、大黄牡丹汤、大承气汤、赤石脂汤、大柴胡加大黄汤、麻黄升麻汤、半夏泻心汤、理中丸、栀子大黄汤、五苓散、四逆汤俱治下利,然葛根汤有表实热证,黄芩汤腹痛或发热,葛根芩连汤汗出而喘、脉促,大黄牡丹汤下腹压痛、充实,大承气汤整个腹部充实压痛,赤石脂汤无压痛,无里急后重,大柴胡汤有胸胁苦满、心下拘紧,麻黄升麻汤吐脓血,半夏泻心汤心下痞硬而口苦,理中丸心下痞硬而手足腹寒,栀子大黄汤烦乱不眠,五苓散口渴而小便不利,四逆汤手足厥逆、脉沉迟或浮迟。
  11.麻黄汤、桂枝汤、葛根汤、小柴胡加石膏汤、大青龙汤、白虎加人参汤、大承气汤、桃核承气汤、柴胡桂枝汤、栀子柏皮汤、五苓散等皆治发热,麻则兼恶寒脉浮紧,桂则兼恶风而脉浮弱,葛则如麻证而项背强,小加石则胸胁苦满、默默不食、寒热往来必兼其一,大加石则心下急而郁郁微满,甚则上吐下泻,大青龙不汗出而烦躁,白加参汤恶热、口燥、烦渴,大承气则恶热、腹坚满,桃承汤少腹急结,柴桂为太少二阳合病证,栀子柏皮汤一身发黄,五苓散口渴小便难,白通汤加胆汁面赤、手足厥逆,葛根连芩脉促、喘而汗出、下利。
  12.葛根汤、桂枝汤、柴桂汤、柴胡加龙牡汤、人参汤、真武汤、麻附辛汤、苓桂味甘汤、建中汤、八味肾气丸俱治乏力,但葛有表证之身疼痛等,桂有表证之汗出等,柴桂有表证之汗出、胸胁苦满等,柴加龙牡有不表不里证之胸胁苦满、烦惊心下悸,人参有腹寒、下利、胸痹,真武有腹满、恶寒、手足冷,麻附辛有恶寒、发热而脉反沉,苓桂味甘头沉如裹,手臂不仁,小建中汤虚劳、里急,肾气丸尺脉沉微。
  13.黄连阿胶汤、茯苓饮、人参汤、炙甘草汤皆治舌无苔,然黄则舌绛而入夜难眠,茯则心下停饮、胸满、时吞酸烧心,人参汤心下痞硬、口淡,炙甘草汤脉结代而心动悸。
  14.栀子豉汤、栀子甘草豉汤、栀子姜豉汤、黄连阿胶汤,酸枣汤、猪苓汤、柴胡干姜桂枝汤、苓桂术甘汤、柴胡加龙牡汤皆治不眠,然栀心中懊侬,栀加甘则治既懊侬且迫急,栀加姜则治既懊侬复干呕,黄连则治舌红咽干唇燥,酸枣仁则治虚劳虚烦,柴干桂治则胸胁苦满、心下悸、咽干、月经提前,量多,柴胡加龙牡则治如柴干桂证而整体状态比较偏实,苓桂味甘则治头如束,猪苓则治下利、咳嗽、呕、渴、烦。
  15. 苓桂味甘汤证面色淡红,三黄泻心汤证面色鲜红,桃核承气汤证面色深红,抵当丸证面色黑红,木防己汤证面色苍黑,建中汤证面色萎黄,归芍汤证面色苍白,八味丸证面色阴沉。三黄汤证目光炯炯,真武汤证两目无神。
  16.黄连阿胶汤证如舌无苔则全无,甘麦大枣汤证则舌中无苔,苓桂术甘汤证则舌半有半无,小柴胡汤证则舌苔白,承气汤证则苔黄,抵当汤及丸证则舌青紫。
  17.腹痛,压痛坚硬,与大承气。腹痛,胸胁苦满、下腹压痛或发热,与柴胡桂枝汤。腹痛,腹凹或拘挛,与小建中汤。腹痛,腹中动如有手足,与大建中汤。腹痛雷鸣,与附子粳米汤。腹痛、下利、发热,与黄芩汤。腹痛,心下急,与大柴胡汤。腹痛,自胸至少腹压之坚硬,与大陷胸汤。腹痛,按之但心下压痛,脉滑,与小陷胸汤。
  18.上吐下泻,心下急,大柴汤证。上吐下泻,上腹痛,黄连汤证。上吐下泻,腹痛,或发热,黄芩加生姜汤证。上吐下泻,手足冷、腹凉,理中丸证。上吐下泻,口渴小便不利,五芩散证。上吐下泻,头痛吐涎沫,吴茱萸汤证。上吐下泻,脉微沉迟,手足冷,大汗出,四逆加人参汤证。
  19.头痛,若发热恶寒、无汗、脉浮紧,与麻黄汤;若汗出脉浮弱,与桂枝汤;若干呕吐涎沫,与吴茱萸汤;若胸胁苦满、烦躁、渴,与小柴胡加石膏汤;若发热脉沉恶寒,与麻辛附汤;若手足冷,腹满而寒,心下水声,与真武汤;若口渴而小便不利,或者饮水即吐,与五苓散;若脉弱,发热、身乏力、下利,与桂枝人参汤;若鼻塞,与葛根汤;若腹满痞坚,与大承气汤;若少腹急结,与桃核承气汤。
  20.浮肿,若脉浮,汗出,防己黄芪汤;若四肢颤动,防己茯苓汤;若脉浮紧,无汗、烦躁,大青龙汤;若小便不利,猪苓汤;若心下痞硬,面色黧黑,喘,与木防己汤;若尺脉微腰痛,或下肢冷,与八味丸;若腰痛,腰部冷,与苓姜术甘汤;若汗出恶风无大热,与越婢加术汤;若手足厥逆、脉沉微、心动悸,真武汤;若胸胁胀满、小便不利,小柴汤合五苓散;若产后或贫血者,当芍散;若黄汗出,桂枝加黄芪汤;若咽中如炙脔,时气上冲,半夏厚朴汤;腰以上浮肿,脉不虚者,甘草麻黄汤;腰以下浮肿,不喘,不心悸者,猪苓汤。
  21.心动悸,辨证选用炙甘草汤,桂枝甘草汤,人参汤,木防己汤,苓桂术甘汤,真武汤,茯苓甘草汤,小柴胡加茯苓汤等;腹部动悸,辨证选用桂枝茯苓丸,柴胡加龙牡汤,小建中汤,小半夏加茯苓汤等;颈脉动悸,辨证选用苓桂术甘汤,小柴胡加茯苓汤等。
  22.葛根加桔梗石膏汤,小柴胡加石膏汤,甘草泻心汤,甘草汤,苦酒汤,通脉四逆汤,猪肤汤,三黄泻心汤,大黄牡丹汤俱治咽喉痛,然葛则脉浮紧、项背强、发热恶寒无汗;小柴则发热、胸胁胀满、口苦咽干;甘泻则心下痞满而烦乱;三泻则口苦,面赤,便难,心下痞;甘则不红肿;桃则少腹急结;苦则咽中生疮,不能言,言无声;通则下利清谷,手足厥冷,里寒外热;猪则下利,胸满,心烦。
  23.小半夏加茯苓汤,泽泻汤,真武汤,苓桂术甘汤,苓桂味甘汤,茵陈蒿汤,五苓散,小柴胡汤,桂枝加龙牡汤,大承气汤,桂茯丸,当芍散,大建中汤俱治眩晕,然小则呕吐、心下痞、有水音而动悸;泽则头沉重;苓桂味甘则头沉重而面色淡红,精神不振,多梦,多虑,多惊;真则心下悸,面寒,行走欲倒地;苓桂术甘则胸胁心下满,心下有痰饮,坐则轻,起立即剧;茵则心胸不安,不能食;五则脐下悸,吐涎沫;小柴则胸胁苦满,口苦咽干;桂茯则面红,下腹压痛充实;桃承则少腹急结,大便坚;大则腹满实;大建中则胸中寒;归芍散腹挛急,经痛;桂加龙牡遗精,脱发,汗出,心下动悸。
  24.柴胡剂主颈项强;葛根剂主项背强;麻桂剂主头项强;桂加栝蒌根治太阳病证具备,脉反沉迟,身体强;大陷胸丸证项亦强,而结胸。
  25.五苓散,猪苓汤,栝蒌瞿麦丸皆治口渴而小便不利,然五苓散证必兼或饮水即吐,或头痛,或脐下悸而癫眩,吐涎沫等一系列的水气上冲症状;猪苓汤证以小便淋痛,尿血等湿热阻塞下窍之候为多;至于瓜瞿为证,其人尺脉弱,腹部自觉或他觉恶寒;此为三方鉴别运用之要点。
  26.吐血、衄血、便血,若手足烦热、虚劳、里急、悸,为小建中汤证;若心悸不安,面色赤,为三黄泻心汤证;若发热,恶寒,身疼痛,脉浮紧,为麻黄汤证;若手足厥冷,为柏叶汤证;少腹急结,为桃核承气汤证;若心中懊侬为栀子豉汤证;若左关脉弦者,为黄土汤证;若烦,不能眠,为黄连阿胶汤证;若脉腹虚弱无力,手足冷,心下痞满,胸痹,面色晦暗,为人参汤证。
  27.桃核承气汤证之主证是少腹急结;大黄牡丹汤证之主证是少腹肿痞;大黄甘遂汤证之主证是少腹满如敦;抵当汤、丸证之主证是少腹硬满;桂枝茯苓丸证之主证是脐两侧,尤其是左侧有深在压痛,有时候可触到如索状物硬结。
  评论这张
 
阅读(35)|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