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得健养生堂

溶经方于刮痧拨罐以养生治病,合食疗培元觅健康

 
 
 

日志

 
 
关于我

声明,我搏客引用的文章只用作参考,并不代表我赞成文章观点,各位千万别乱用,有病去找医生才能保养好身体 我以刮痧拨罐等方法来调理身体,不见人是调不了的,不在广州或不肯来广州者,请免问病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过敏煎治过敏证+姚树锦:过敏疾患与太少两感相合 +中医药防治过敏性紫癜+朱进忠:过敏性紫癜  

2017-01-22 06:38:5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过敏煎治过敏证  


过敏煎系名老中医祝谌予之经验方。经临床验证,此方对过敏性疾患确有良效。过敏性疾患,虽证情不同,然其病理则一,皆由过敏所致,系外邪侵扰之证。故治疗如仅过敏所致,皆可过敏煎治之,体现异病同治之妙。


一、药物组成
祝谌予:过敏煎治过敏证

防风、银柴胡、乌梅、五味子各10克,水煎,每日1剂,早晚服。


二、适应证

凡过敏试验阳性者,均可采用本方。

如过敏性荨麻疹属于风寒者,加桂枝、麻黄、升麻、荆芥。

风热者加菊花、蝉蜕、金银花、薄荷。

血热者加牡丹皮、紫草、白茅根。

热毒内盛加连翘、金银花、甘草、蒲公英、紫花地丁、板蓝根。

过敏性哮喘,常加莱菔子、白芥子、紫苏子、葶苈子、杏仁。

过敏性紫癜,常加藕节炭、血余炭、荆芥炭、茜草根、旱莲草、仙鹳草。

过敏性鼻炎,常加白芷、菖蒲、辛夷、菊花、细辛、生地黄、苍耳子、葛根。

冷空气过敏症,常加桂枝、白芍、生姜等。

三、病例

徐某某,男,24岁。1985年1月30日初诊。

主诉:哮喘20年,经常反复发作,曾与某医院过敏试验阳性,确诊为过敏性哮喘,经服泼尼松(强的松)、异丙嗪、氯苯那敏(扑尔敏)等西药罔效。

每逢感冒后发作频繁,咳嗽不能平卧。胸透两肺未见异常。近1月来,咳嗽气喘、胸闷憋气加重。舌质淡红、苔白而腻,脉滑小数。

证属痰湿中阻,肺失宣降。

处方:紫苏子、白芥子、莱菔子、银柴胡、乌梅、防风、五味子、杏仁、百部、沙参各10克,葶苈子15克,甘草3克。

6剂后,咳嗽减轻,胸胁舒适。

余症好转,效不更方,原方13剂,共研细末,炼蜜为丸。

每丸重9~10克,1日2~3次,每次1丸。服完后,诸症悉除。半年后随访未见复发。

王某某,男,26岁。1985年1月15日初诊。

全身刺痒2年余,经某医院确诊为过敏性荨麻疹。诊时刺痒难忍,晚上加剧,划痕后2分钟起条状荨麻疹。色红,突出皮肤,伴见脘腹疼痛,时轻时剧,舌苔薄白,脉细数小弦。

证属血燥受风。

处方:银柴胡、乌梅、荆芥、牡丹皮、白蒺藜各10克,五味子、防风各12克,炙甘草、红花各6克,生地黄、紫花地丁各15克。

12剂,水煎,早晚各1服。

药渣以水2.5公斤浓煎,每晚洗浴,6天后症状基本控制,12日后告愈。

魏某某,男,26岁。1984年12月14日初诊。

患冷空气过敏症2月,遇冷空气后全身刺痒。

面部、手背、耳廓等皮肤发硬变厚,色红,早晚加剧,得温或在室内症状自减。

诊时斑疹色红、质硬、状如云片,大小不等,大者10厘米×10厘米,小者如米粒,心烦不安,食欲不振,舌苔薄白、脉浮紧。

此为风邪袭表,血滞寒凝。

处方:银柴胡、五味子、乌梅各10克,防风、党参、地肤子各15克,桂枝、白芍各12克,红花、炙甘草、荆芥各6克。

每日1剂,早晚服,药渣浓煎,晚上洗浴,6日后瘙痒明显减轻,斑疹基本消失,食欲已启。

又原方3剂,隔日服以巩固疗效。2月后随访未见复发。

本方曾经上海某医院实验研究和临床验证确有抗过敏作用。祝氏临床运用了几十年,凡属于过敏性疾患的,均获得满意疗效。

文摘自《名中医治病绝招》

姚树锦:过敏疾患与太少两感相合 (转载)

发表者:赵东奇 6人已访问

临床常见的过敏性疾病包括过敏性鼻炎、过敏性皮炎、荨麻疹、血管性水肿、药物过敏、过敏性休克等,常常诱发过敏性紫癜、紫癜性肾炎、过敏性哮喘等一系列病症,给患者生活及健康带来极大危害。

姚树锦主任医师为陕西太和医学流派第四代传人,第二、三、四、五批全国老中医药专家学术经验继承工作指导老师,陕西省首届名老中医。临证50余载,擅长诊治各种疑难杂症。他针对过敏性疾病的病变特点,运用麻黄附子细辛汤化裁,多有良效,现简要总结其部分经验。

【用麻黄附子细辛汤有标准】

麻黄附子细辛汤,原为治疗太少两感的经典方剂,该方出自《伤寒论》第301条“少阴病,始得之,反发热,脉沉者,麻黄细辛附子汤主之。”用治少阴阳虚兼太阳表证,即为太少两感证。本方适用于风寒在表,少阴阳虚在里之病机。

太阳经为人一身之藩篱,其功能顾护于外。风寒在表,太阳经受邪,必导致肺气失宣等症状。肺为娇脏,为五脏之华盖,位处上焦,开窍于鼻,以咽喉为其门户,故风寒袭肺,常出现鼻塞、流涕、咳嗽、气喘等肺气失宣症状;且肺合皮毛,风邪外袭,皮毛应之,可见皮肤瘙痒,出现风团等症状。“正气存内,邪不可干;邪之所凑,其气必虚”,外感寒邪必伤及阳气,里阳不足者当属多见。

姚树锦认为麻黄辛苦温,能宣肺散寒启鼻窍,善解太阳之表邪;附子大辛大热以峻补肾阳,补命门之火而温阳散寒;细辛辛温走窜为少阴表药,通达内外,既可内温脏腑之寒滞,又可外散在表之寒邪,于本方中内可助附子以温阳,外助麻黄以解表。

三药合用,共奏温阳散寒,解表通窍之功本方临证运用关键在于抓住少阴本病,外感寒邪这一基本病因病机。对明确外感病因者,当据风寒之所停滞处辨证用药,所谓“邪留之所,正虚之处也” 。

【过敏疾病与太少两感吻合】

姚树锦认为禀赋不足、风邪内留及伏邪致病是过敏性疾病发病原因。过敏发生时,症状出现迅速、变化急剧,症状与“风性善变”的特点相类似。阳气亏虚于内,气虚卫表不固,风邪乘虚侵袭于外是过敏性疾病发生的内外因,这与麻黄附子细辛汤主治的太少两感吻合。

过敏性鼻炎

患者临床表现为突然发病,发病时鼻痒,连续打喷嚏,流大量水样清涕,同时伴有眼结膜、咽部、外耳道奇痒等;这些症状,多于春秋季节交替或夏季使用空调后出现。姚树锦认为阳气亏虚,外感风邪,风邪袭肺,肺气不利,宣降失常是其病因病机。

基础方:麻黄5克,制附片6克(先煎),细辛3克,辛夷花10克,黄芪30~60克,白术15克,防风6~10克。根据患者病情适当给予加减。

他运用麻黄附子细辛汤治疗过敏性鼻炎,源于20年多前在东南亚学术交流时,当地以“鼻敏感病”就诊患者颇多。姚树锦详细询问患病经过,当地四季高温,人们习惯每日多次冲凉,喜用空调降温,饮食也喜好生冷,日久阴寒内浸;加之天热腠理开泄,外邪乘虚而入,故而出现鼻塞、流涕、喷嚏反复发作,结合舌脉,正是太少两感证。运用此方治疗后,每获良效。这也是他诊治疾病不仅重视辨证施治,而且注重因时因地因人制宜的例证。

荨麻疹

以受风或受凉后皮肤上突然出现风团块,于数分钟或数小时后即可消退,来去无定踪,瘙痒异常,其发病过程体现了“风善行而数变”、“风无定体”的特点。姚树锦认为其病因病机为风邪袭表,流窜肌腠,郁遏肌表。

基本处方:麻黄5克,制附片6克(先煎),细辛3克,黄芪15克,白术15克,防风6克,蝉蜕10克,苍术10克,滑石10克,胡麻仁10克。

根据患者体质不同,给予化裁,气虚者,给予黄芪用量可加至30~60克。皮肤瘙痒重者,加用地肤子15克,苦参10克,蛇床子10克。

小儿哮喘

小儿脏腑娇嫩,易虚易实,肺脾肾三脏常不足。因外感、饮食调护失宜,导致正气亏虚,正虚邪实,易耗损阳气,阳气不足则湿聚成痰。外因诱发,痰随气升,痰瘀气滞,相互搏结,壅滞气道,发为喘息。痰饮为喘息“夙根”。水为阴邪,则痰饮亦为阴邪,最易伤阳气,故“病痰饮者,当以温药和之。”

患儿阳气不足,内有痰饮,卫阳不固密,风寒之邪壅塞于肺,而致肺失肃降;累及脾肾,而致脾肾阳虚,温煦气化失职,真元耗损,肾气失纳摄,以致形成少阴水饮与阳虚里寒相合而作喘。故选用麻黄细辛附子汤加减来助阳化饮,温化痰湿,宣肺平喘。

基本方:炙麻黄3克,制附片3~5克(先煎),细辛2~3克,干姜5克,五味子9克,川贝母5克,远志6克,天竺黄6克,枳实6克,紫苏子6克,甘草6克。

平日调补当顾护脾胃,消食化积。基本处方:生山楂15克,鸡内金10克,砂仁6克,天竺黄10克,生地10克,三七10克,白芍10克,清半夏10克,茯苓10克。散剂冲服。

【病 案】

王某,女,52岁,退休。2013年5月8日初诊。

诉:周身皮肤瘙痒3月。患者3个月来每于受凉后出现周身皮肤瘙痒,搔抓后出现团块状丘疹,皮色不红,保暖后可自行消失,在西安某医院诊断为“荨麻疹”,给予抗过敏西药口服,效不佳。

刻诊:荨麻疹每于受凉后出现。伴眼睛干涩瘙痒不适,平素身困乏力,畏寒怕冷,动则自汗出,易外感,夜间难入眠,食纳可,二便调。舌质淡,体胖,苔白,脉沉细。

辨证:脾肾阳虚,风邪袭表,流窜肌腠,郁遏肌表。

治疗:益气固表,温阳散寒,疏风散邪。麻黄附子细辛汤合玉屏风散加味。

处方:麻黄3克,制附片3克(先煎),细辛3克,黄芪60克,白术15克,防风10克,蝉蜕10克,苍术10克,滑石10克,胡麻仁10克,当归15克,炒枣仁30克,琥珀2克(冲服),太子参30克,麦冬10克,五味子10克。

服药7剂后,皮肤瘙痒明显减轻,受凉后偶有荨麻疹出现,活动后汗出减少,夜眠转安,眼睛干涩瘙痒减轻,但仍觉乏力,怕冷。舌淡红,体胖大,苔白,脉沉细。

上方续进7剂,皮肤瘙痒消失,畏寒减轻,乏力减轻,汗出减少。调整用药。

处方:黄芪60克,白术15克,防风6克,太子参30克,麦冬10克,五味子10克,炒枣仁30克,琥珀2克(冲服),当归15克,生地15克,菊花10克,车前子15克(包煎)。

续进14剂后,患者乏力明显缓解,无明显畏寒,荨麻疹再未复发,外感明显减少。

来自:雪狼爱国医  > 《6经方在各类病的应用》

中医药防治过敏性紫癜 (转载)

发表者:赵东奇 23人已访问

过敏性紫癜又称出血性毛细血管中毒症,是一种免疫反应性疾病,主要累及毛细血管壁而发生出血症状。除了皮肤紫癜(皮下有瘀点、瘀斑)以外,常有不同程度的胃肠道、关节及肾脏方面的症状。血液检查可无异常发现。与过敏性紫癜发病直接有关的因素包括细菌感染、寄生虫感染、食物或药物过敏。本病多见于儿童和青年。起病前可有全身不适,发热、食欲不振,少数病例先出现胃肠症状或关节症状,往往被误诊为其他疾病。
过敏性紫癜属于中医学的“发斑”、“肌衄”、“葡萄疫”等范畴,其病机多属气火逆乱,血不循经,脉络损伤,血溢于外所致。中医治疗过敏性紫癜一般可分为以下3种类型。
血热妄行 皮肤瘀点或瘀斑,弥漫成片,伴腹痛,身热,鼻衄,溲赤淋痛,舌质红或有瘀点,苔黄脉数。治宜清热凉血,活血祛瘀。处方:水牛角30克,丹皮12克,赤芍12克,生地30克:山栀子10克,紫草30克,连翘12克,大小蓟各12克,防风10克。水煎服,日1剂。
湿热交阻 皮肤紫斑,伴关节疼痛,肿胀灼热,四肢沉重,偶见腹痛、尿血。治宜清热利湿,化瘀通络。处方:牛膝12克,薏苡仁30克,苍术12克,黄柏12克,防己10克,茵陈30克,玄参20克,白茅根30克,山栀子10克,槐花10克,仙鹤草30克,侧柏叶12克。水煎服,日1剂。
脾不统血 皮肤紫斑,面色白光白,纳差,恶心,呕吐,便溏或黑,肢倦乏力。治宜健脾摄血。处方:党参30克,黄芪20克,鸡血藤30克,白术12克,鸡内金12克,木香12克,茯苓30克,陈棕炭12克,小蓟12克,大枣30克,仙鹤草30克,茜草10克。水煎服,日1剂。
对过敏性紫癜的治疗,要积极寻找并消除致敏因素。如系寄生虫病引起者要予以驱虫治疗,扁挑体炎或其他感染病灶如结核病等应及时处理。某些过敏药物,如水杨酸类、阿托品、奎宁、碘类、青霉素、链霉素,氯霉素、异烟肼等等,或过敏食物如鸡蛋、牛奶、鱼、虾,等等应予避免。(良方)D4
来自:愚草山人 > 《中国中医药报》

朱进忠:过敏性紫癜 (转载)

发表者:赵东奇 11人已访问

不察脉舌,不思病位,但以成方,以实作虚,以气作血,终非其治

耿某,男,6岁。

衄血、便血、尿血、紫斑半年。医诊过敏性紫癜。先用西药治疗4个多月不效,继又配合中药清热凉血、凉血养阴治疗2个多月亦不效。细察其证,鼻衄齿衄,便血尿血,全身到处大片大片紫斑,血色素5克,面色青黄,舌苔黄燥,脉滑数有力。综合脉证,血色素5克当见脉虚大或沉细而今反见滑数有力者,实火也。热入血分者,舌当见舌质红绛少苔而今反见黄燥者,病在气分,心胃实火,迫血妄行也。治宜清心泻火。处方:黄连6克,黄芩6克,大黄4克。

服药2剂,衄血、尿血、便血俱减;继服4剂,衄血、便血、尿血全止,精神、食欲大增,血色素7克;又服20剂,诸证全失,血色素12克。后果愈。

某医云:如此重症竟敢用黄连、黄芩、大黄,且又停用其他药物而取效,吾甚不解也?答曰:为什么竟敢但用大黄、黄芩、黄连?大黄、黄连、黄芩者,仲景之泻心汤也。其所用者,“心气不足,吐血,衄血”证也。心气不足,不足者何?泻心汤者何?既云心气不足,为何又用泻心之药?经过数十年的玩味,始知当心气不足而又心胃火旺者但用微量之泻火药即可效如桴鼓也。今所治者,血色素仅5克可谓之虚,然又有心胃之火炽,故但予大黄、黄连、黄芩即可取效。至于为什么禁用其他任何药物,为排除各种干扰因素也。中医组方我们知道要有君臣佐使,其若各药均加其内,怎么知其君臣佐使,怎么知道其相反、相恶、相杀、相畏、相须、相使,故嘱其禁用他药也。

不审脉证,但予清热解毒,凉血止血,损气伤阴,其病不愈

古某,男,12岁。

紫癜消退后,浮肿,蛋白尿半年,发热半月。医诊过敏性紫癜性肾炎、上呼吸道感染。先用西药久治不效,继又配合中药清热解毒、凉血活血等治疗亦不效。且近3个月反复感冒,近半月来感冒后一直不愈。细察其证,除尿蛋白(+++),红细胞10—15个外,并见咽干咽痛,疲乏无力,微咳无痰,身热,舌苔黄白,脉虚大弦紧而数。综合脉证,思之:脉虚大弦紧而数者,气阴俱虚,湿热内郁,风邪外客之脉也。治宜补气养阴,燥湿清热,疏散风邪。处方:人参3克,甘草3克,黄芪5克,当归3克,麦冬3克,五味子3克,青皮3克,陈皮3克,神曲3克,黄柏3克,葛根6克,苍术3克,白术3克,升麻3克,泽泻3克。

服药4剂,发热、咽痛、乏力均解,尿常规(—)。继服肾康灵,1次2粒,1日3次,愈。

某医云:本病系过敏性紫癜性肾病,且又发热38.5℃已半月,前医又频用西药与中药清热解毒之剂不效,老师竟仅用清暑益气汤加减治之,吾久思不解也?答曰:发热一症,从中医来看,既有风热者,也有风寒者;既有热毒者,也有气阴两虚者。若风寒者只可用疏风散寒,若气阴两虚者只可用补气养阴,绝对不可以清热解毒概治诸种发热也。今脉既见虚大弦紧数,那么自然只可采用补气养阴,除湿清热,散风之法治之,故以清暑益气汤治此证也。至于过敏性紫癜性肾病为何采用此法亦愈,因其脉证亦符合清暑益气汤证也。

I 版权声明

本文摘自《中医临证经验与方法》,人民卫生出版社出版。作者/朱进忠。



  评论这张
 
阅读(185)|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