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得健养生堂

溶经方于刮痧拨罐以养生治病,合食疗培元觅健康

 
 
 

日志

 
 
关于我

声明,我搏客引用的文章只用作参考,并不代表我赞成文章观点,各位千万别乱用,有病去找医生才能保养好身体 我以刮痧拨罐等方法来调理身体,不见人是调不了的,不在广州或不肯来广州者,请免问病

网易考拉推荐

六经辨证下使用经方治疗各种发热+小儿发热的治疗+我看小儿发热、咳嗽的点滴体会  

2017-01-19 13:51:34|  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六经辨证下使用经方治疗各种发热 (转载)

发表者:赵东奇 2人已访问

所谓的各种变证、兼证、坏证,恰恰正是因失治、误治后导致了各经合病、并病等病机复杂局面的出现,而合病、并病并未出六经之轨,仍然可以运用六经辨证来指导。

使用合方时,一是必须在病人正发寒热时服药,若在两次发热间隙服用,效果不佳甚或无效。二是对于已误用过寒凉药物,表邪郁闭甚深的病例,非大剂量麻黄解表难以得畅汗。三是应辨清楚有汗还是无汗和兼夹。

在临床上,常有医者机械使用经方治疗发热无效者,但笔者在六经辨证指导下使用经方治疗各种发热,疗效非常好,往往能迅速顿挫热势,使病情向愈。兹分述如下:

六经皆有发热

可以说,一部《伤寒论》即是一部发热的全程记录。外感发热,多起自太阳,而循六经传变,故六经皆有发热。诚然,《伤寒论》曰:病有发热恶寒者,发于阳也;无热恶寒者,发于阴也。三阳病多见发热,如太阳病麻黄汤、桂枝汤证,阳明病白虎汤、三承气汤证,少阳病小柴胡汤证等。但三阴病见发热的也不少,如太阴病的理中汤证、少阴病的四逆汤证、厥阴病的乌梅丸证等,皆可见发热。故严格来说,《伤寒论》112方,每方都有治疗发热的机会。

六经合病、并病发热

结合临床,笔者发现更多见的是各经合病、并病的发热,既可以是两经合病、并病,也可是三经,甚或四经的合病、并病。

如:病邪太重,正邪交争激烈,起病即现太阳、阳明合病;或抗力不足,正气偏虚,起病即现太阳、少阳合病,或太阳、少阴合病;或治疗不当,病势迁延,越过太阳藩篱,而致太阳、少阳并病;或太阳、少阳、阳明并病;或太阳、太阴、少阴并病等。合病、并病状态下的发热,体现了临床病机的复杂性。

然而有一种观点认为,合病和并病在《伤寒论》里只用于三阳经病,三阴病没有用过这些词汇。遂据此认为三阴经没有合病或并病,或者阳经与阴经没有合病或并病。而且认为“判断是合病还是并病并不具有太大的临床意义,所以这些词汇在现代也不常用了。”(见《郝万山伤寒论讲稿》)这种观点很值得商榷。

事实上,《伤寒论》中不仅有三阳经合病或并病,也有阳经与阴经、阴经与阴经的合病或并病。例如:下利腹胀满,又身体疼痛,是太阳与太阴合病。头痛发热,脉反沉,是太阳与少阴合病。阳脉涩,阴脉弦,是少阳与太阴合病。呕吐而利,四肢厥逆,脉微细,但欲寐,是少阴与与太阴合病。厥回利止,见厥复利,是太阴与厥阴合病等等(见《李克绍读伤寒》)。

不少医家对太阳篇诸多失治或误治后出现的变证、兼证、坏证,认为“不属于六经病证,不能用六经正名来命名。”(见《郝万山伤寒论讲稿》)有的医家甚至于认为“可以把这些证情作为内伤杂病来对待。”(见《伤寒论临床应用五十论》)

言下之意即是:其一,六经涵盖不了这些变证、兼证、坏证,应该排除在六经之外。其二,六经辨证无法指导这些变证、兼证、坏证的治疗,而必须以治内伤杂病的脏腑辨证方法来指导之。

如此说来,六经辨证的临床指导能力如此之差,这与千百年来名医大家所公认的“六经衿百病”(柯琴)、“六经为百病立法”(柯琴)、六经“乃万世医门之规矩准绳”(朱丹溪)等观点相差甚远。

更重要的是,现今临床,有多少病人不是经过自己或前面医家的多少次误治、失治而来就诊的?若因此而认为皆应排除在六经之外,则不知六经辨证还能涵盖多少临床病证?

临床事实证明,所谓的各种变证、兼证、坏证,恰恰正是因失治、误治后导致了各经合病、并病等病机复杂局面的出现,而合病、并病并未出六经之轨,仍然可以运用六经辨证来指导。

若参透了此点,对于现今临床中复杂的症候病机,完全可以合病、并病的病机来解释,完全可以采用合方的方法来指导临床治疗,从而极大地拓展经方的适用范围。所以,合病、并病并非不具很大临床意义、并非不常用,而恰恰相反,是更常用、更具有临床意义了。

合病、并病,对应以合方论治,这要求临床医生辨证更精准,处方更周全。

常见合病、并病发热

三阳经的合病、并病发热

三阳经的合病、并病发热,乃因病邪盛,而正气尚不虚(或不大虚),抗力尚足,病情局限于三阳经。常见如:

太阳少阳合病:柴胡桂枝汤、黄芩汤。

太阳阳明合病:葛根汤、葛根芩连汤、桂枝加葛根汤、大青龙汤、越婢汤、桂二越一汤。

少阳阳明合病:小柴胡加石膏汤、小柴胡加芒硝汤、大柴胡汤、大小柴胡汤合泻心汤。

太阳、少阳、阳明合病:小柴胡汤合葛根汤、小柴胡汤和麻杏石甘汤、小柴胡汤合越婢汤等。

少阳、阳明合病发热

病机:疾病初起,邪郁太阳之表而发寒热。正气本有足够力量使外邪控制在太阳。稍用辛温解表之助即可解。但由于医误用寒凉,自伤正气,邪气趁虚而入。或病邪来势太甚太急,而越过太阳藩篱,正气不足但尚有足够力量抵抗。

诊断依据:见少阳之寒热、默默、不欲食、欲呕、口苦、脉弦(细),又见阳明之口干燥渴、脉数等见症,太阳表证多不明显。

代表方证:小柴胡加石膏汤证

病案举例:甲流高热(疑诊)

2009年12月,正值北京甲流爆发时期,多个学校停课。某一家6口人,5人先后出现发热。电话询诊,5人症状基本相似,唯发热高低不同。发热最高39.1℃,伴微恶风,汗出不明显,口干,咽痛,咳嗽,胸痛甚,大腿肌肉痛甚,乏力,胃纳不佳,时欲呕,二便尚可,舌脉未见。

笔者考虑甲流,嘱一家人不要外出。六经辨证,考虑此属少阳、阳明合病。故予小柴胡汤加石膏加减。

组方:柴胡24克,黄芩10克,法半夏12克,党参10克,生石膏60克,葛根25克,连翘15克。桔梗10克,生姜10克,大枣20克,甘草10克,2剂。嘱2剂合煎。

结果,5人处方基本相似,其中3人在1天之内退热,1人2天之内(其母)退热,1人在3天之内(其堂弟)退热。其母亲体质偏差,热退后出现咳嗽频繁,以小柴胡汤合半夏厚朴汤加减治疗,10天后痊愈。

按:发热,微恶风,太阳表证之证据;但结合咽痛、乏力、纳差、时欲呕,说明病邪已越过太阳藩篱进入少阳;口干,阳明证据。故取小柴胡汤加石膏,再加葛根、连翘,两解太阳、阳明之热;连翘、桔梗利咽止痛。

太阳、少阳、阳明合病发热

病机:与少阳阳明合病情况相似,唯太阳之表邪郁明显。

诊断依据:既见邪郁太阳之发热、恶寒(或无汗、或有汗),又见少阳之寒热往来、默默、不欲食、欲呕、口苦、脉弦(细),又见阳明之口干、脉数等见症。

代表方证:小柴胡汤合葛根汤证(有汗者合桂枝汤,或桂枝加葛根汤)

病案举例:肺部感染高热

刘某,女性,26岁。初诊2009年8月5日。发热3天,自服中西药退热后体温37.3 ℃。恶风、汗出,口稍干,精神胃纳欠佳,咳嗽,阵发性频咳,痰带黄,舌边稍红,苔白,脉弦细稍数。咽部充血2+,双扁桃体1度肿大。

此太阳表虚,兼少阳、阳明合病,予小柴胡汤合半夏厚朴汤加减。

组方:柴胡15克,黄芩10克,法半夏10克,厚朴10克,茯苓15克,杏仁10克,桑白皮10克,前胡10克,紫菀10克,桔梗10克,紫苏子10克,枳壳10克,橘红15克,甘草6克。3剂。

然次日晚发热增,体温39.1℃。电话询诊于笔者。发热、恶寒、无汗、疲劳,口干稍苦,欲呕,咽痒,阵发性频咳,痰黄,呼吸稍促。舌脉未见。

此三阳合病。故给与小柴胡汤合葛根汤加减:柴胡25克,黄芩10克,法半夏12克,党参10克,大枣20克,生姜10克,葛根30克,麻黄12克,桂枝10克,白芍10克,生石膏45克,桑白皮15克,杏仁10克,前胡10克,浙贝母15克,甘草10克,2剂。

病人家属见如此高热,嘱应该赶紧去看西医打吊针。但患者深信我开的中药能退烧,按方服药。

8月8日复诊。发热已退,体温36.7℃。嘱作胸片检查:左下肺野可见斑片状阴影,边缘模糊。考虑左肺舌叶感染。血象:正常。家属见是肺炎,催其赶紧去看西医。笔者告之中医一样能很快治愈。

现热退,微汗出,仍阵发性咳嗽,微喘,痰仍带黄而多,恶风,口干。改予麻杏石甘汤合泻白散加减。

组方:麻黄12克,杏仁20克,石膏30克,桑白皮15克,地骨皮15克,紫菀10克,款冬花10克,前胡10克,白前10克,黄芩10克,紫苏子10克,枳壳10克,桔梗10克,川贝母5克,甘草12克。3剂。

后调整处方治疗数日,8月20日复查胸片:心肺未见病变。

按:初起病重药轻,未遏制病情。再诊时,即出现三阳合病,发热、恶寒、无汗,太阳表实证据;疲劳、口苦、欲呕,少阳邪郁证据;口干、咳嗽痰黄,阳明证据,虽未见舌脉,亦可判断,故给予小柴胡汤合葛根汤加减。

小柴胡汤合用葛根汤治疗各种高热,不论内儿科之感冒、支气管炎、肺炎,或皮科的病毒疹、药疹、感染性荨麻疹、丹毒、红皮病等,适证使用之机会尤多,临床屡用屡验,堪称经典合方,不可等闲视之。

此合方对应太阳、少阳、阳明三阳合病之病机。辨证主要抓住:发热、恶寒、无汗之太阳表实证,又见稍疲倦、默默不欲食、欲呕、口苦口干、咽干、脉弦细或弦数等少阳、阳明见证者。若烦躁而渴,乃明显阳明有热,应加生石膏;咽痛,加桔梗,咽痛甚者,可再加山豆根、板蓝根等;稍夹湿者,加苍术、茯苓等。

使用此合方时,有几点值得注意:

一是,必须在病人正发寒热时服药,若在两次发热间隙服用,效果不佳甚或无效。曾治一例银屑病红皮病高热,笔者处方完后,叮嘱须在病人出现寒热时服药,但主管医生未遵嘱给药,结果当晚仍发高热。次晚寒热再作时,立即处方用药,其热即退。可见,服药时机的选择很重要。

二是,对于已误用过寒凉药物,表邪郁闭甚深的病例,非大剂量麻黄解表难以得畅汗,但此时临床常难以把握麻、桂具体剂量。故笔者常在一日内,予本方1剂到2剂,甚至3剂,方始得透汗,但过汗后也会出现一些意外。

如曾治一例红皮病高热两周不退,前医已多次误用清开灵及犀角地黄汤等寒凉药物,病人仍高热、恶寒、无汗。笔者下午值班时,予本方1剂(其中柴胡24克,麻黄12克),未见发汗,数小时后服第2剂,仍未见有汗,但病人自觉服此方舒服。

至晚间11点多,笔者断定仍是本方证,之所以不能见汗,乃之前寒凉药物误用太过,表邪郁闭甚深,需大剂透表方能得汗,遂予服第3剂(即于9小时内服用柴胡72克,麻黄36克),服后,终得畅汗,体温遂见松动。

次晨交接班时,见接班医师正为病人导尿。问其因,病人答曰:昨晚药后大汗出,甚为舒适。高热已退,现体温正常,然晨起感腹胀,尿闭不出。笔者心知此发汗太过伤及津液之故。

伤寒论》第58条云:“凡病若发汗,若吐,若下若亡血,亡津液,阴阳自和者,必自愈。”第59条云:“大下之后,复发汗,小便不利者,亡津液故也。勿治之,得小便利,必自愈。”故遇此情形,不必使用利尿药,以免更伤津液。若尿闭胀急者,可用葱白炒热加麝香少许敷脐部,即得小便利。

三是,应辨清楚有汗还是无汗。有汗与无汗,似乎很容易区别,然临床辨别清楚并非如此容易。常见病人高热,医生给予布洛芬等解热西药,病人得汗出,热退,然不久其热又升,此时若继用中药,该使用麻黄剂?还是用桂枝剂?因为麻黄剂治无汗、桂枝剂治有汗,此为《伤寒论》太阳表证之定式。

且《伤寒论》第57条有云:“伤寒发汗已解,半日许复烦,脉浮数者,可更发汗,宜桂枝汤。”即若予麻黄剂等药发汗解表以后,如果半日后再发热,脉浮数者,可以再发汗,但不能再用麻黄剂等峻猛发汗,而应该用桂枝剂类继之。所以很多临床医师因见前药已得汗出,而不敢再用麻黄剂发汗,因此而延误病情。

这就涉及到临床上对有汗与无汗的正确理解。西药解热发汗药不同于中药麻黄剂发汗,服后虽汗出,热减或退,但只要再次发热当时有恶寒、无汗,即可用麻黄剂。而不论之前药之汗出与否。此甚关键!宜注意!

如笔者曾治一例8个月大婴儿,高热至40℃。急诊医生给予头孢类抗生素、布洛芬及两种中成药治疗。服布洛芬后,很快得畅汗热减,然不久热又上升,再服布洛芬,再汗出热减,然热又再升,一夜而如是者三。至次日上午11时,仍高热如故,体温39.8℃。

笔者详问后,给予小柴胡汤合葛根汤加石膏。患儿母见方中有麻黄10克,惊惧不敢煎药,谓前已服西药布洛芬,每次都得汗出,现在还用麻黄发汗,会不会虚脱?笔者安慰说:从现在症候看,仍是恶寒、无汗,但用无妨。11时许服药,下午2时热减至38℃,下午5时体温即恢复正常,患儿嬉笑如常,当晚及次日未再发热,病愈。

小儿发热的治疗

全网发布:2012-07-13 21:27 发表者:张磊 13155人已访问

     发烧是宝宝常见症状,是机体固有的一种保护性反射,是人体对入侵致病菌的一种反应,孩子发烧的样子也最令父母亲揪心。小儿正常腋下体温为36℃-37℃,37.5℃-38℃为低烧,38℃-39℃为中等度发烧,39℃以上为高烧。 

  
  长时间高烧(超过40℃)才会伤脑细胞 
  很多家长有这样的误解,认为孩子发烧会烧坏脑子,应立即给吃退烧药,希望在短时间内将体温降下来。宝宝发烧,父母自然心疼,但是不必大惊小怪,也不能掉以轻心。未弄清病情前,快速把体温压下去,反而掩盖了病情,延误治疗。比如因炎症发烧,待消炎后,体温自然恢复正常,如果仅仅是服退烧药,即使暂时降了下来,不久还会回升。 
  发烧本身并不可怕,关键是找到根本病因,对症治疗。除非是长时间高烧40℃以上,或者是得了脑炎、脑膜炎,才会导致脑细胞受损,对中枢神经系统有不利影响。 
  不同退烧药不要随意并用 
  选择退烧药应注意以下几点: 
  一般在体温38.5℃以上(也有医生建议39℃以上)才开始服用,间隔使用的时间至少6小时以上,不能在短时间内频繁使用,一天不能超过4次,否则有可能造成药效过重和退烧过度。体温下降,即停药。 
  小于3个月的婴儿最好采用物理降温法,多喝开水,用温水毛巾擦拭颈部、腋下、腹股沟等部位,不要轻易使用各种退热药,以防产生毒性反应。 (一般来说小于5个月的婴儿很少发热,一旦发热应先去医院就诊)
  不同退烧药不要随意并用。对乙酰氨基酚(百服宁、泰诺林等)和布洛芬(美林等)临床安全性较高。非处方药中的解热镇痛药一般使用不能超过3天。 (对乙酰氨基酚是首选的儿童退热药)
  滴剂浓度小、刺激性小,适合1岁之前的婴儿使用。2岁以上孩子最好服用口服液退烧药。再大一点的孩子可选用小饼干形状的水果味咀嚼片。阿司匹林、安乃近、尼美舒利等退烧药对患儿刺激性和副反应较大,不建议使用(很多国家已经禁用于儿童)。肌肉或者静脉注射不良反应较多,一般不主张使用。 
  要高度重视原因不明的发烧 
  发烧时间超过1周甚至更长,或者原因不明的发烧,一定要就医检查,以确认发烧是否因为结核病菌感染、免疫系统疾病或恶性肿瘤等引起。 
  发热时新陈代谢增快,消耗大量蛋白质、糖、脂肪和维生素,水分大量丢失。此时,小儿的体质虚弱,胃肠蠕动减慢,应尽量减少活动,保证足够休息。服用退烧药后,多喝白开水或果汁等热饮料有助于发汗。给予营养丰富且易于消化的清淡食物,多食用富含维生素的水果、蔬菜等。家长也要对孩子做好皮肤护理,及时更换湿衣服及被褥。 
  总之,孩子高烧,父母不必过度紧张,可采取上述辅助性的居家护理方法,先做降温处理。同时密切注意发病情况或并发症情形。一旦情况紧急,如出现哭闹不停、反应差、高烧不退,同时合并意识不清、严重呕吐、活动力很差甚至抽搐等症状时,应尽快就诊 。




我看小儿发热、咳嗽的点滴体会 (转载)

发表者:赵东奇 3人已访问

以下是我看小儿发热、咳嗽的点滴体会,请大家批评指正。

一:小儿发热----这是家长最急的事,所以初诊辨证很关键。

1. 爱出汗的小儿发热、热度不高、易出汗、不耐寒热(又怕冷又怕热,遇冷就流鼻涕打喷嚏,遇热又容易出汗,晚上睡觉时,不盖被子会着凉,盖被子又容易出汗),舌头不红,舌苔不厚,这种类型一般使用桂枝汤,这种体质的小孩儿我们称其为桂枝体质,他们一般胃口不会太差,大便也基本正常,或偏干,嘴唇舌头偏暗或淡,容易出汗,容易受凉。

我一般按伤寒论桂枝汤的比例开方,3岁以上小儿一般桂枝用10g,第一天三剂药一起煎,每隔2小时服一次,热退后改为一日一剂,再服用2、3天,并嘱避风、饮食清淡。

2. 吃饭不好的小儿发热、下午晚上加重,早晨热退、食欲差、咽喉疼痛、睡觉不安稳、出汗不多,怕冷也不是很明显,程度轻的可以用小柴胡汤,高热可用黄老师的退热方,这种体质的小孩我们称其为柴胡体质,他们一般嘴唇偏红,吃饭不好,睡觉不安稳,脾气急躁,爱哭闹。

有时1、2两种情况会同时出现,可将方剂合起来用,即柴胡桂枝汤,方剂用量可参考《经方使用手册》。

3. 高热、精神萎靡,不怕冷,大便不通畅,或粘滞不爽,舌红,舌苔厚腻(有点像刚从稠稠的酸奶里面拿出来的草莓---这也是我辨证的关键点),常见于退烧药无效的情况,可以用含大黄类的方子,我常用的方子药物比例如下:生大黄1:黄柏2:黄芩4:银花4:连翘4:板蓝根4。大黄可用3-5g。一般开一剂,煎一次,分4次服用,热退,停后服。一般服后会出现一两次糊状便。

二:小儿咳嗽---常用干姜

之前看小儿咳嗽,常用黄老师的体质辨证,如桂枝体质的小孩,就用桂枝汤合半夏厚朴汤, 柴胡体质的小孩,就用小柴胡汤合半夏厚朴汤或柴胡六味,柴胡桂枝体质就用柴胡桂枝汤合半夏厚朴汤等等,有时效果不是太好,后来发现,用上干姜之后,效果很明显,大家不妨试试。

注:以上内容仅限于医师交流,不建议家长直接使用,如有小儿发热、咳嗽,或有其他问题,建议请专业医师处方。

赵东奇文章列表

  评论这张
 
阅读(232)|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