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得健养生堂

溶经方于刮痧拨罐以养生治病,合食疗培元觅健康

 
 
 

日志

 
 
关于我

声明,我搏客引用的文章只用作参考,并不代表我赞成文章观点,各位千万别乱用,有病去找医生才能保养好身体 我以刮痧拨罐等方法来调理身体,不见人是调不了的,不在广州或不肯来广州者,请免问病

网易考拉推荐

【转载】周仲英高血压病证治七辨+天气渐寒冷,说说和伤寒有关的高血压病+陈金亮:从肝论治高血压六法+高血压病的汉方治疗+六经辨治高血压+疗高血压病验案解析+高血压辨证分型自检表  

2017-01-12 19:21:12|  分类: 糖尿病,高血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周仲英高血压病证治七辨
高血压病临床见证不一,病理机制较为复杂,其病变主要与肝、肾、心及阴阳失调有关,病理演变往往是风、火、痰相互影响,临床大致可以分为风阳上亢、痰火内盛、气血失调、肝肾阴虚、阴虚及阳五个证型进行辨治。在选方用药时,周氏又根据高血压病的特点,灵活掌握。具体而言,有以下七辨。
  
    (一)辨肝风之上冒、旁走及虚实

肝风系肝阳亢盛化风所致,在病理上有上冒、旁走之分。肝风上冒巅顶,表现为头部掣痛、眩晕,如坐舟车,耳鸣目花,甚则一时性厥仆。治当熄风潜阳,用天麻、钩藤、白蒺藜、菊花、罗布麻叶、石决明、龙齿、牡蛎、珍珠母、羚羊角之类;肝风旁走入络,则表现为肢体麻木、抽搐、肌肉动,项强、语謇,甚则瘫痪不遂,治当祛风和络,用地龙、全蝎、僵蚕、豨莶草、臭梧桐等。

    肝风之属虚者,由血不养肝、水不涵木所致,除有眩晕、肢麻等虚风内动之候外,还必具肝肾阴虚、血不养肝之征,如头昏目涩,视物模糊,虚烦,颧红,腰膝酸软,舌质红,脉细弦。在治疗上与阳亢风动单纯用潜阳熄风法的实证有所不同,当以滋水涵木为主,以达到内风平熄的目的。具体而言,因水不涵木所致者,当滋肾养肝,育阴潜阳,用生地、玄参、女贞子、桑椹子、牡蛎、龟板、炙鳖甲等;因血不养肝者,当养血柔肝以熄风和络,用当归、白芍、杞子、首乌、黑芝麻、阿胶之属。
  
(二)辨痰证之痰浊、痰火、风痰

高血压病之痰盛者,一般多兼火象,痰火相夹,上犯头目则头痛、目眩,面如醉酒;内扰心神则心烦易惊,神情呆钝,噩梦失眠。治当清火化痰,用黄连温胆汤、礞石滚痰丸、雪羹汤合胆星、天竺黄、竹沥、海藻、马兜铃、风化硝等。

若痰与风合,既可因风痰上冒而见眩晕,又可因风痰入络而肢体麻木、重着不遂,舌强语謇。治当祛风化痰,取半夏白术天麻汤配僵蚕、南星、白附子之类,也可另吞指迷茯苓丸。

    若表现为形体肥胖,面色黄滞,头昏且重,胸闷气短,痰多粘白,咯吐不利,困倦嗜眠,泛恶欲吐,口粘多涎,舌强不和,苔白腻,脉沉滑,是为痰浊之候,并无明显火象。治当燥湿化痰、泄浊开痹,可用二陈汤、瓜蒌薤白半夏汤出入。气逆加苏子、旋复花、竹茹、橘皮;嗜卧加南星、石菖蒲、远志、矾郁金。这类证候,有的可进一步火化而成痰火,但在本质上,多与脾气虚弱,运化失健有关,故当兼顾,若病久脾虚征象渐趋明显者,当转予甘温补脾以治本,杜其生痰之源。
  
(三)辨火盛之用清肝泻火与兼泄心肾

木生火,火盛主要由于肝旺,故治当苦寒泄降,清肝泻火。尤当根据轻重用药,病势轻者清之即平,药如丹皮、山栀、黄芩、夏枯草、生槐花、车前子、泽泻;病势重者非泻火不降,可用龙胆草、生大黄、决明子等品。若母令子实,心肝火旺,兼见心烦易怒,寐差多梦者,当本着“实则泻其子”的方法,配合泻火之黄连、木通、竹叶、莲心。

    另一方面,因相火生于肾而寄于肝,如属下焦相火偏亢而致肝火上炎者,又当兼泻相火,配合黄柏、知母之类。此外,火起于郁者,还当注意佐以疏泄,酌配醋柴胡、川楝子、白蒺藜等。
  
(四)辨火旺与阴虚的轻重缓急

    肝阳偏亢的实火,苦寒直折虽为正治,但肝火燔灼日久终必耗伤肝肾之阴,因此苦寒泻火不可久用,宜与甘寒滋阴药配合。若久用、单用苦寒药而不加佐治,则苦从燥化,反致伤阴。若病程已久,标实症状虽较突出,但泻之不应者,可能为虚中夹实,因标实掩盖了本虚,治当兼顾。如表现明显的阴伤之证,更当以滋养肝肾为主,兼以泻火,用知柏地黄丸、大补阴丸之类,杞菊地黄丸、复方首乌丸亦可酌情选用。心阴虚者合补心丹,药如天麦冬、玉竹、黄精、柏子仁、酸枣仁。即使实火明显,经用苦寒泻火得效后,亦当滋养肝肾心阴,以图巩固,否则仅能取效一时,而易于反复。
  
(五)辨调气和血法的应用

血压升高往往是机体阴阳的动态平衡失调所致。脏腑阴阳失衡,必然导致气血失调,治当调气、和血两相配伍,使气调则血和,血和则气顺,常可有效地降低血压,改善症状。

由于高血压病人多为阴虚阳亢之体,故调气应避免香燥辛散,和血多用凉润和平,忌破血动血。肝与气关系最密,且为本病的主脏,故调气以疏利肝气为要,和血亦多选入肝之品。由于气血失调是多种因素所导致的病理变化,且每与风阳痰火相因为患,故调气和血常与熄风、潜阳、清火、化痰配合使用,但须按其主次选方用药。病缘正虚者,又当与养血、益气法配合,临床观察发现,凡在病程的某一阶段,风阳痰火不著,正气亦未大伤,采用调气和血为主治疗,疗效堪称满意。

    肝气郁结,胸胁苦闷,或周身窜痛者,仿丹栀逍遥意理气解郁,用柴胡、青木香、枳壳、郁金、绿萼梅配丹皮、山栀、黄芩等,施之于有精神紧张症状者甚合。气血上逆,头重腿软,面赤,颞部筋脉跃起者,当顺降气血,用怀牛膝、大小蓟、灵磁石、代赭石、茺蔚子等。血瘀络痹,四肢麻木者,当活血和络,用鸡血藤、天仙藤、当归、赤芍、红花、桑寄生等。查有高血压心脏病,胸膺闷痛,唇黯舌紫,属心脉瘀阻者,当活血行瘀,用桃仁、红花、丹参、乳香、没药、失笑散、姜黄、生山楂等品,佐以青木香、苏噜子行气。
  
(六)辨温补脾肾法之应用

病程日久,阴伤及阳,可致阳虚,故温补阳气法多为高血压病后期的变治方法。此时血压虽高,但其全身症状主要表现为阳气不足,误用苦寒或单纯滋阴反致克伐和抑遏阳气,必须从整体分析,不能单从血压考虑。温补法的应用当区别脾虚、肾虚的不同,分别处理。脾气虚者,多见于肥胖之人,形盛气衰,“土不栽木”而风木自动。脾虚积湿生痰停饮,表现为“气虚痰盛”,固当化痰治其标实。如属虚象为主,表现气短倦怠、头眩、泛恶,食后月真胀,大便不实,舌淡苔白腻,就须用甘温补脾法为主,予参、芪、术、苓等,补气以杜痰源,兼以化痰治标,仿六君子汤意培土栽木。若饮象明显,畏寒,心悸、呕吐痰涎、浮肿者,应合苓桂术甘汤以温阳化饮,此法多用于高血压心脏病伴有心衰之患者。

肾阳虚者多属肝肾阴虚后期进一步发展所致,由于阴中之火亦虚而致火不归宅,虚阳上浮,上则头目昏眩,下则足冷,夜尿频数,舌苔胖嫩、脉沉细,女子月经不调,男子阳痿。治当温养肾气,潜纳浮阳,并兼以补阴以配阳,可以金匮肾气丸为基本方,阴阳并补。方中附桂虽属辛温,但可借其温阳之力以运行血脉,附子还能强心,故对高血压病后期心肾阳衰者尤为适宜。妇女更年期高血压而见肾阳不振之证者,用二仙汤可以起到显效;若因肝肾不足而冲任失调,妇女月经不调者,则以二仙汤加杜仲、苁蓉、寄生、茺蔚子等。注意用药当去刚用柔,在用大队补阳滋阴剂时,少佐知、柏等苦寒泄降,以制温药刚燥之性,防其伤阴,同时还寓有“从治”之意,有利于诱导虚阳的潜降。

(七)辨病情之动态变化与标实、本虚

高血压病从风阳、痰火、气血失调、阴虚、阴阳两虚五类证候立法选药,可以适用于大多数病例。但须注意其证型的相对稳定和演变转化的两重性,做到药随证转。特别是辨析标实、本虚的错杂与转化。阴虚和阳亢是矛盾对立、互为影响的两个方面,治疗的原则是潜阳、滋阴,标本兼顾。一般病程较短,年壮体实,标症为急者,以治标为主;年龄较大,久病正虚明显,则以治本为主。因风、火、痰之实证多是暂时的,一旦标证缓解,即应转向治本,巩固疗效,不能攻伐太过。

    引起标实的风、火、痰三者,既多错综互见,又易互为影响演变,故熄风、清火、化痰常须综合使用。至于本虚,虽有肝、肾、心等区别,但亦互有影响,兼夹并呈,常表现肝肾、心肝、心肾同病,故柔肝、滋肾、养心亦多兼顾并施。

天气渐寒冷,说说和伤寒有关的高血压病

发表者:邹磊 515人已访问

写 下这个题目,颇为踌躇,因为即使是被认为原发性的高血压病只不过是西医目前的认识不清楚,搞不明白,所以叫做原发性高血压。在这个理念下,也就是说在将来 原发性高血压越来越少,甚至没有。而继发性高血压目前的主要治疗也不是说只要治疗原发病,不用理会高血压,高血压就会恢复正常。现实情况是,原发病也没有 清楚病因,这样从某种意义上说所谓的继发性疾病仍然是原发性疾病,这也就是为什么大部分继发性的高血压也一样需要服用降压药物来维持血压。维持血压目的是 为了避免高血压引起的次生灾害和因此导致的恶性循环。正是因为西医学哲学认识论上的机械,在高血压的原因上搞不明确,病理机制模糊,在方法论上有意或无意 地造成了一些高血压本来是可以治愈的,结果却需要长期坚持服药而不能治愈。因此也造成了政治社会经济问题,难以解决。西医确定诊断高血压依靠的是测血压, 如果连续测得血压高,那就是高血压病,然后要区分原发性还是继发性。如上所述高血压从西医的角度严格说都是原发性,没有继发性。(文中内容非专业人员不可 照搬,否则后果自负)

高血压病互动百科的定义:

高血压(hypertension)是以体循环动脉血压持续升高[成年人收缩压≥140mmHg(18.4kPa)和或舒张压≥90mmHg(12.0kPa)]为主要表现的疾病,可分为两类,少部分高血压是其它疾病(如慢性肾小球肾炎、肾动脉狭窄、肾上腺和垂体腺瘤等)的一种症状,称为症状性高血压(symptomatic hypertension)或继发性高血压(secondary hypertension)。正常人的血压随内外环境变化在一定范围内波动。在整体人群,血压水平随年龄逐渐升高,以收缩压更为明显,但50岁后舒张压呈现下降趋势,脉压也随之加大。

笔 者跟随平顶山市名中医郭梅钦老师期间,郭老师曾说高血压并不是不能治愈,但是治愈了西医就会说误诊了。笔者经过实践发现的确如郭梅钦老师所言,这也就是我 写本文的初衷。我只能说一些高血压即使是测量血压高,但是可别“误诊”为高血压病!既然是误诊,那也就是吃降压药,效果不好。这里边的“误诊”,既含有西 医无法中医有效被西医认为“误诊”了的,也含有中医认为有因可查,有据可稽,有法可治的误诊病例!严格说从西医角度讲,只要血压计没有问题,测量血压高的 都是高血压病,并不存在误诊的机会。这也就是我踌躇的原因。

本次主要谈谈伤寒所致血压升高。

曾 治一例患者,青中年女性,以头痛为主诉前一天到门诊看病,脑病科主任测血压升高超过正常值160/100mmHg,给予硝苯地平缓释片20mg/次,日二 次口服。次日患者再次门诊求治,原因是患者服药后浑身虚弱,睁不开眼,项背痛,头痛无变化,我在门诊,测血压高压110/90mmHg,诊脉发现患者脉象 弦紧细,当即告诉患者是伤寒所致。患者于是开始讲述前医诊疗经历,并认同我的诊断。原来患者当时患病正值过年前,天气极为寒冷,是驻马店邮政送报纸的,每 天很早起床出门送报纸,并称自己清楚风寒所致,但是找了脑病专家“号脉”后就去检查了颅脑CT,结果未见异常。因为发现血压高,就给开了硝苯地平缓释片。 结果患者血压下降病情却没有明显缓解,为什么?因为普通人认为的疾病,不过是人体自我保护的表现。比如被打了必然会疼痛,病人只管不痛,但是作为医生不能 只管镇痛,痛时为了提醒你不要贴近致痛源,镇痛是一方面,消除病源是更重要的一面,这更重要的一面,大夫必须清楚。

我给的处理是麻黄汤加味。

西医药理学发现麻黄碱可以升压。笔者发现如果脉象紧尽可以应用麻黄,不仅不升压还会降血压。按照郭老师教诲麻黄的作用,三个字:开腠理!既然是伤寒那就要散寒,散寒就是麻黄荆芥细辛羊红膻等。

还 有一例患者为老年男性,为高血压重症慢性病患者,按说经过了三堂会审的高血压重症慢性病患者是不会误诊的,而且是经过全市专家确定的,服用三联降压药不能 达到正常血压,而且患者服药期间虚弱倦怠乏力。患者因为前胸后背前腹后背冷痛,就医,结果发现高血压,并经过西医各种检查未见原发病。笔者发现患者左右寸 关尺弦紧,给予杏仁、砂仁、白蔻仁、肉蔻、附子、麻黄、荆芥、防风、细辛陈皮等口服患者可以把降压药物停掉而血压正常。重要的是患者症状消失了。

按照医疗保险不成文的规定,高血压用中药不报销。不过做为中医,我给病人开的中药,虽和学院规定的降压中药完全不一致,但是也报销了。中医治疗高血压有效,应该明文规定可以纳入医保报销。这类患者是阳气虚导致的病症,所以天冷的时候需要小心应付。

以上介绍了我个人通过实践发现的高血压治疗的手段之一,也说明了高血压不是不治之症,也不是都需要长期服用降压药物,如果是因为伤寒,也不要盲目的吃降压药物!(文中内容非专业人员不可照搬,否则后果自负)

陈金亮:从肝论治高血压六法

陈金亮主任医师、教授,是河北省第四批老中医药专家学术经验继承工作指导老师,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从事中医临床工作40余年,有很深的学术造诣和丰富临床经验。陈金亮认为高血压病是脑卒中最重要的诱发因素,其病因、病机与肝关系甚为密切,故总结了从肝论治高血压病的六种方法。笔者兹总结如下。

【舒肝法】

适用于肝气不舒型高血压患者。常见于更年期妇女或者工作压力较大的上班族,症见精神紧张,情绪抑郁,或烦躁易怒、头晕胀痛,舌苔滑腻,脉沉弦紧。病机在于气机郁滞,肝主疏泄功能失常。

中医认为,人的精神活动除由心所主外,主要与肝主疏泄有关。肝主疏泄功能正常,人体就能较好地协调自身的精神、情志活动,表现为精神愉快、心情舒畅;疏泄不及,则表现为精神抑郁、胸胁胀闷等;疏泄太过,则表现为烦躁易怒、头晕胀痛等。

治疗当以舒肝理气为法,方用丹栀逍遥散加减。药物组成:牡丹皮10 克,焦栀子10克,柴胡15克,白芍15克,当归10克,茯苓12克,夜交藤30克,白术10克,生龙骨、生牡蛎各30克,生姜克,薄荷6克,炙甘草6克,天麻9克,钩藤12克,石决明18克。

【平肝法】

适用于风阳上扰型高血压患者。此类高血压患者眩晕比较严重,往往是头晕欲仆,耳鸣,头痛且胀,面红目赤,甚则面红如醉,脾气急躁易怒;或见腰膝酸软,后项及肩、背发强,四肢、面部麻木,筋惕肉瞤,甚则口眼歪斜;或见心悸健忘,失眠多梦,遇劳、恼怒症状加重;舌质红,苔白或黄厚,脉弦数或弦劲而大。

此证是水不涵木,肝阳偏亢,风阳升动,风火相扇,气阴亏虚所表现的本虚标实证候。肝为风木之脏,肝阳偏亢生风,上扰清窍,头部络脉绌急,则头晕目眩、耳鸣颈强,风性动摇故肢体麻木、筋惕肉瞤。相火不藏上扰心神则心悸健忘,失眠多梦。

治疗当以育阴潜阳,平肝息风为主,方用天麻钩藤饮加减。药物组成:天麻12克,钩藤20克,石决明20克,桑寄生9克,夜交藤9克,栀子9克,黄芩9克,牛膝12克,杜仲12克,益母草9克。

【清肝法】

适用于肝火上炎型高血压患者。此类高血压患者症见头晕、头痛、目眩、耳鸣、面赤烘热、口苦口干、急躁易怒、小便黄、大便结,舌红苔黄,脉弦数()

火为阳邪,火性炎上,上扰清窍,头部络脉绌急,故头痛、目眩、耳鸣、面赤烘热,肝热盛则胆热液泄,故口苦口干,并见脉弦数、苔黄、小便黄、大便结。引起肝火的原因多由肝气实转化而来,即所谓“气有余便是火”。

治当清肝泄火,方用龙胆泻肝汤加减。药物组成:龙胆草6克,焦栀子10克,黄芩10克,柴胡5克,生地15克,车前子10克(包),泽泻12克,木通10克,菊花10克,青皮6克,石决明30克,生赭石15克,生石膏20克。

【滋肝法】

适用于肝肾阴虚型高血压患者。此类高血压患者症见头晕、口干涩、手足心热、腰酸痛,舌红少苔,脉弦()

古人有“乙癸同源,肝肾同治”之说,肝肾虚损往往互相影响,肝藏血,肾藏精,精血虚则无以制阳,故头晕、口干涩。阴虚生内热,故可见手足心热,口干咽痛,舌红,脉细数等症。

治当滋养肝肾。方用杞菊地黄汤加减。药物组成:枸杞25克,菊花15克,熟地黄15克,桑寄生15克,龟板15克,牛膝15克,茯苓15克,山药15克,山茱萸10克,丹皮10克,石决明20克。

【养肝法】

适用于气血亏虚型高血压患者。此类高血压患者常眩晕、耳鸣、视物昏花或视力减退、头痛不甚,隐痛缠绵不休,时发时止,动则加剧,遇劳则发,兼见神疲懒言,乏力自汗,肢体麻木、面、唇、甲淡白无华,心悸少寐,妇女月经量少、色淡,甚则经闭,舌质淡嫩或淡黯,苔薄白,脉多细弱。

此证为气虚清阳不展,清窍失养,血虚不能上荣头面,脑络失濡而致。肝血虚,不能上荣头面,脑络失养,故眩晕、耳鸣,面、唇、甲淡白无华;目失所养,故视物昏花或视力减退。肝主筋,血虚筋脉失养,络气虚滞,则肢体麻木;妇女肝血不足,不能充盈冲任之脉,故月经量少、色淡,甚则经闭,舌质淡,脉弦细或细,为血虚常见之征。

治以健脾益气,补养肝血为主,兼活血通络,方以人参归脾汤加减。药物组成:人参12克,黄芪30克,党参15克,白术15克,茯神15克,当归25克,赤芍15克,夏枯草20克,丹参20克,木香5克,酸枣仁20克,钩藤15(后下)

【镇肝法】

适用于肝阳上亢型高血压患者。此类高血压患者症见头痛剧烈、头胀、目胀、耳鸣、面赤、急躁易怒、不寐多梦,肢体麻木,甚或猝然昏仆,半身不遂,口眼㖞斜,舌强语謇,舌尖边红或如常,脉弦有力。

肝阳上亢迫使“血苑于上”,头部络脉壅滞,暴张绌急,故头痛剧烈、头胀、目胀、耳鸣,肢体麻木,甚或猝然昏仆,半身不遂。脑络壅塞,舌窍不利,则口眼㖞斜,舌强语謇。“肝在志为怒”、“肝气实则怒”,故肝阳亢多有急躁易怒之症。肝阳亢则血不归肝,故卧则不寐多梦。

治当镇肝潜阳,降逆息风,方用镇肝息风汤加减。药物组成:白芍12克,玄参15克,龟板15克,石决明30克,生龙齿15克,生牡蛎15克,杜仲10克,生地15克,杭菊花10克,何首乌15克,蒺藜10克,生赭石15克,牛膝10克,黄芩10克,生知母10克,黄柏10克。(本文摘自中国中医药报 作者:胡军勇)

高血压病的汉方治疗

1、大柴胡汤    《伤寒论》
处方;柴胡6克,半夏、生姜各4克,黄芩、大枣、芍药各3克,枳实2克,大黄1~2克。
此方用于体质壮实或肥胖体质而有便秘者。以胸胁苦满与心下痞硬等症为使用目标。对有肩凝痛、头重者为非常适宜之处方。方中大黄可根据大便的情况加减。

2、三黄泻心汤《金匮要略》
处方:大黄、黄芩、黄连各1克。
此方用于阳热上亢而见颜面潮红,心情不能镇静之兴奋状态以及鼻出血、眼底出血等症,以心下痞闷,脉有力而可偏于便秘者为使用目标。

3、黄连解毒汤  《外台秘要》
处方:黄连、黄柏各1.5克,黄芩3克,山栀子2克。
此方可用于有三黄泻心汤症状而无便秘者。又适应于头脑兴奋不能入睡、易怒等症。

4、柴胡加龙骨牡蛎汤《伤寒论》
处方:柴胡5克,半夏4克,茯苓、桂枝各3克,黄芩、大枣、生姜、人参、龙骨、牡蛎各1.5克,大黄1克。
此方可用于高血压有胸胁苦满、心下部有抵抗与膨满,腹部而尤为脐上部有动悸以及头晕眼花、心动过速、失眠、烦闷、易惊、易怒、情绪易波动等症,且有便秘倾向者。

5、七物降下汤    《修琴堂方》
处方:当归、芍药、川芎、地黄各4克,黄柏2克,黄芪、钩藤各3克。
此方用于高血压之虚证,不能使用柴胡剂与大黄剂以及有肾障碍者。对舒张期血压增高者有效。此为大冢敬节先生的经验方。

6、钩藤散  (《本事方》)
处方:钩藤、陈皮、半夏、麦门冬、茯苓各3克,人参、防风、菊花各2克,石膏5~7克,生姜、甘草各1克。
此方对高血压症而有神经质,头痛,眩晕,肩背拘急,眼球结膜充血(目赤)以及神经官能症之抑郁者有效。

7、八味丸  《金匮要略》
处方:干地黄5克,山茱萸、山药、泽泻、茯苓、丹皮各3克,肉桂1克,附子0.5~1克。
此方用于高血压病而有口渴,小便不利或夜间多尿、手足冷或手足心发热、腰痛以及腰腿萎软无力。

8、防风通圣散  《宣明论方》
处方:当归、芍药、川芎、山栀子、连翘、薄荷叶、生姜、荆芥、防风、麻黄各1.2克,大黄、芒硝各1.5克,白术、桔梗、黄芩、甘草各2克,石膏3克,滑石5克。
此方用于高血压病之肥胖体质或体格壮实者。对邪结腹中而腹部膨满,便秘者有效。

9、半夏白术天麻汤   《脾胃论》
处方:半夏、白术、茯苓、陈皮、苍术各3克  麦芽、天麻、神曲各2克,黄芪、人参、泽泻各1.5克,黄柏1克,干生姜0.5克。
此方用于高血压症胃肠虚弱,胃内停水,乏力,血色不佳,或肩背凝痛、足冷、头痛、眩晕、呕吐等症者可收效。

10、桂枝茯苓丸 《金匮要略》
处方:桂枝、茯苓、牡丹皮、桃仁、芍药各4克
此方可用于高血压症有面赤,眼花,头痛,眩晕或肩凝、足冷,在下腹部可触有抵抗及压痛者。

六经辨治高血压

作者/徐苏

I导读:高血压怎么治?本文是小编邀请徐老师的一次讲课整理,徐老师从气上冲、火上冲、水上冲和寒邪凝滞四个方面辨证论治,其中寒凝又从六经辨治,辨证精细,值得学习。文末有几则医案,细心揣摩,会有收获。

高血压治疗还可参考以下几文,点击标题可直接阅读:

陈亦人治疗高血压经验

中药治愈高血压不是梦

治疗三高特效方(无所私藏,笔者亲验)

六经辨治高血压

高血压属现代医学病名,既常见又难治,是现代医学发明血压表后测量出来的结果。它只是代表一种现象,很多人主观并无特殊感觉,但连续用血压表测量三次血压值大于正常值就可以诊断为高血压。现代医学把高血压病分为原发性和继发性两种,原因暂未清楚,与八种致病因素有直接关系,如肥胖、种族、男女、饮食等。

祖国医学并无高血压此病名,从患者症状来看,这些患者大都伴有眩晕、头痛、头胀、四肢麻木、恶心呕吐甚至脑中风抽搐等。从病名来分,大致属于中医“眩晕”“头痛”范畴;从病因来看,可归纳为情志刺激、五志化火、恼怒忧思、饮食失节、房事不节等诸多因素;从病理性质来看,与寒、湿、痰、火、瘀、虚有密切关系;从病机特点来看,寒热相兼、虚实并见、痰瘀互结,错综复杂。每见现代中医皆以肝肾阴虚、肝阳上亢作为病机,治疗以潜阳或镇肝之品或以清热降火之品,如夏枯草、黄芩、龙胆草、珍珠母等,但疗效不佳或根本无效。

余近十年来一直致力于高血压的思考与实践。在早期阶段,余主要从气机逆乱、气火上冲、痰湿上犯入手,总结出从气上冲、火上冲、水上冲、寒邪凝结四个方面来辨治高血压病。

一、气上冲

首先,我们理清气上冲的机理,气上冲与《金匮要略》中奔豚气有直接关系,《难经》曰:“肾之积名曰奔豚,发于少腹,上至心下,若豚状,或上或下,上不已令人喘逆、骨痿少气。”《金匮要略》中,奔豚脉证,师曰:病有奔豚,有吐脓,有惊怖,有火邪,此四部病,皆从惊发得之。师曰:奔豚病从少腹起,上冲咽喉,发作欲死,复还止,皆从惊恐得之。气上冲见《金匮要略》条文“奔豚气上冲胸,腹痛,往来寒热,奔豚汤主之。”

“发汗后,烧针令其汗,针处被寒,核起而赤者,必发奔豚。气从少腹上至心,灸其核上各一壮,与桂枝加桂汤主之。”

“厥阴之为病,消渴,气上撞心,心中疼热,饥而不欲食,食则吐蚘。下之,利不止。”

桂枝加桂汤主要从心阳虚欲作奔豚论治;奔豚汤从肝论治,肝胆风邪相引,肾中积风乘脾引起气上冲。乌梅丸证,主要是肝阳虚的基础上,虚阳上冲之证。

气上冲的特点:舌一般淡嫩,苔白润,脉沉弦,两尺重按无力。肾阳虚衰、肝寒凝滞,挟饮邪上逆。可在治疗上考虑金匮肾气丸合五苓散加三石汤加沉香槟榔,疗效颇佳。

二、水上冲:

水上冲见《伤寒论》条文“发汗后,其人脐下悸者,欲作奔豚,茯苓桂枝甘草大枣汤主之。”

“太阳病发汗,汗出不解,其人仍发热,心下悸,头眩,身瞤动,振振欲擗地者,真武汤主之。”

水上冲的特点:第一,面上有水斑;第二,口淡舌苔水滑,脉沉弦;其表现眩晕、心慌、气短、肌肉瞤动;其人面色黄油腻,头皮出油,常腰酸。

三、火上冲:

火上冲见《伤寒论》条文:“血弱气尽,腠理开,邪气因入,与正气相搏,结于胁下。正邪分争,往来寒热,休作有时,嘿嘿不欲饮食,藏府相连,其痛必下,邪高痛下,故使呕也,小柴胡汤主之。服柴胡汤已,渴者,属阳明,以法治之。”

“伤寒十余日,热结在里,复往来寒热者,与大柴胡汤;但结胸,无大热者,此为水结在胸胁也,但头微汗出者,大陷胸汤主之”

《金匮要略》中风篇大人风引,少小惊痫瘛疭,日数十发,医所不能治者,风引汤主之。

火上冲的特点:

实证:眩晕、头胀、头痛、头摇、口干口苦、烦躁易怒、大便干结、舌苔黄腻、脉弦滑。火邪上冲,引动血与气,并走于上,使人薄厥。

虚证:症状与实证相似,舌诊脉诊有很大不同。面色潮红如妆,舌红、多淡嫩,口不渴或大渴喜热饮,脉大但沉取无力。这种火,是虚火,也称龙雷之火,治法以引火归元,引火汤加减,或以温潜法即以封髓潜阳丹加味。

四、寒邪凝滞: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从清水变成黄河水是一个慢慢演变的过程,所以治疗高血压病需要漫长的治理过程。目前,我在临床上常用六经辨证与气上冲、水上冲、火上冲结合辨治高血压病。

1)太阳表实证,寒水相互搏结凝滞于经络;少阴表虚证,寒邪直中三阴之证,既有寒的一面,又有虚的一面。寒邪拘紧凝滞,引起血管痉挛,血压升高。对于在表的寒邪,主要是透邪外出,开通玄府,使寒邪托透而出。玄府一开,水湿津液顺势而下,但有一部分患者夹杂着热邪,或寒邪入里化热。所以,我们在治疗时更多地是考虑开太阳降阳明,开太阳常用小续命汤。

小续命汤出自孙思邈所著《千金方》,原方主治中风卒起,筋脉拘急,半身不遂,口目不正,舌强不能语,或神志昏乱等。其病机为阳气亏虚,寒邪入侵,营卫郁闭,临床上治疗脑梗塞引起的后遗症,效果颇佳。后来,我应用本方治疗面神经麻痹,也取得了很好的疗效。近年来,治疗多例高血压病,也取得了很好的疗效。从本方的组成成分来看,由麻黄汤、桂枝汤、黄芩汤、四君子汤、附子理中汤等组成。清代的费伯雄老中医临证发挥,把小续命汤变为六经续命汤,即麻黄续命汤、桂枝续命汤、葛根续命汤、附子续命汤、桂附续命汤。临床应用经方应该善用和活用,特别是慢性久病,往往是寒中夹热,虚中夹实,非一方一法取效,往往是诸方合用,才能取得比较好的效果。临证应细心体悟,根据脉证来灵活地把握。在运用本方的基础上,根据患者的口干、便结情况予以大黄、芒硝、桃仁等降阳明炙热之药。

关于麻黄是否能升高血压的问题,根据药理分析,麻黄中含有麻黄碱,确有升高血压的作用。我们知道很多高血压的患者往往伴有心率加快等症候,在用麻黄的同时,可以与蝉衣、酸枣仁同用。如果见到老年患者,脉弦硬紧,硬脉多代表动脉硬化,这时加用龙骨、牡蛎、海藻、昆布,可软化血管,同时兼制麻黄升压之弊。

有两种脉象特别注意:

其一:寸关脉弦大尺脉弱;其二:寸关尺三部皆浮大洪数,沉取无力。这时用小续命汤来治疗要倍加小心,特别是高血压并发症、高血压病晚期心脑肾损害引起的心衰肾衰,心衰越重心率越快,要充分考虑肾脉无根或虚阳外越之候,在治疗上,我们常用四逆加人参龙骨牡蛎汤打底固其下,在上可宣可透,只有根基牢固,临证可取得比较好的效果。

2)少阴表证,主要表现血压高伴腰酸、腰痛、腰冷,舌苔白腻,脉弦紧,沉取无力,以麻黄附子细辛汤合甘姜苓术汤。合病颈肩疼痛者,可加葛根配牛膝。葛根,分两种,一种柴葛根一种粉葛根,透疹解肌发表用柴葛根,生津止渴通便用粉葛根,用量可用30-100g;牛膝分为三种,怀牛膝、川牛膝、土牛膝,川牛膝主要活血通经、祛风利湿,常用于下肢疼痛等证;土牛膝重在清热解毒,善治咽喉疼痛及泌尿系统感染;怀牛膝既能引火下行,又能补肝肾强筋骨,特点是行中有补,治疗高血压我常用怀牛膝与葛根配伍升降气机、调畅肝气,可通利二便。

3)少阳证,仲景云:“血弱气尽腠理开,邪气因入与正气相搏结于胁下。”少阳主三焦,三焦受病之后,水道、气道、谷道皆不能正常转输,枢机不利,水火气机不得升降,出现少阳相火挟饮、挟湿、挟瘀。少阳挟饮证,常表现为血压高、口干、乏力、胁下压痛、形疲面黄,舌苔腻脉弦,常用小柴胡汤加当归芍药散;少阳阳明合病,常见血压高、口干、口苦、口渴、大便干结。腹诊有腹壁紧张、按之硬满,用大柴胡汤加石膏。

4)少阴合并水饮证,血压高、腰酸、乏力、怕冷,舌苔白腻,两尺弱,常用四逆汤合苓桂术甘汤。

5)厥阴病,表现头晕、失眠、口干、乏力、怕冷、舌尖红,苔白腻,脉左关弱,常用乌梅丸加龙骨牡蛎。这种类型在高血压病中也很常见。

高血压病治疗中的几个问题:

一:矿石类药的选择,我常用代赭石、灵磁石、寒水石、龙骨、牡蛎。

代赭石,色赤入心,压而镇之,特别适用以收缩压高为主的顽固性高血压的治疗,在辨证的基础上,可用30-60g;

灵磁石,色黑入肾,吸而纳之,引血下行,交通心肾,水火既济,阴平阳秘,多用于以舒张压高为主的顽固性高血压;

寒水石,咸寒入肾,清热泻火,利窍消肿,主要用于高血压患者以少阳阳明口干明显者,若口渴,则用生石膏;

龙骨牡蛎,镇惊安神、平肝潜阳、收敛固涩,张锡纯最善用龙骨牡蛎,主用于:固涩防脱、敛汗止泻;收中兼通,止血化瘀;气沉敛阳,平喘消痰。敛正气而不恋邪气,在高血压的治疗中应用主要是把虚火或虚阳潜入归肾,常与四逆汤或真武汤合用。

二:虫类药的选择,我常用全蝎、蜈蚣、水蛭、地龙。久病入络,全蝎蜈蚣能迅速缓解络脉痉挛,特别是高血压病伴有头疼者,常用全蝎3-5g与蜈蚣3条,配徐长卿使用。地龙、水蛭可解决脉管浓黏凝集之象,特别适用于三高——高血糖、高血脂、高血黏等患者。

案例分析:

【案1】卢X,男,45岁。患高血压病10年,血压一直波动在160/110mmHg,头昏、口干口苦,大便不畅,舌淡苔薄腻,脉沉细。辨为少阳少阴合病。

处方:柴胡10,黄芩9,半夏12,党参10,甘草6,龙胆草6,茯苓30,泽泻20,白术20,磁石30,龙骨30,牡蛎30,附子10,干姜5。

二诊:血压150/90mmHg,患者诉头昏、口干口苦好转,目前应用洛丁新10mg降压治疗,今改为5mg,脉沉缓,守前方。

4-10日病情好转,仍有轻度头昏,继续守前方。

4-16日血压105/88mmHg,大便正常,头昏好转,口不干不苦,舌淡苔白,脉右寸偏大。

停西药处方,守前方加葛根15

4-24日,查脂肪肝改葛根50

4-30日,血压平稳无不适,继续以上方巩固治疗:柴胡10,黄芩9,半夏12,党参10,甘草6,茯苓30,泽泻20,白术20,磁石30,龙骨30,牡蛎30,附子5,葛根50,牛膝15。

【案2】周X,男,58岁,高血压10余年,血压170/100mmHg,一直以西药控制,口干,四肢冷,脉弦沉取无力,舌红苔薄白腻。辨为少阴加饮证。

以四逆汤合苓桂术甘汤加味:附子10,干姜10,甘草10,茯苓10,桂枝10,白术20,龙骨30,泽泻10,寒水石30,姜枣。

5-23日,测血压正常,守前方

6-06日,患者诉停降压药物后有头昏感血压波动于150/90mmHg,舌稍红,苔薄白,脉弦沉取无力,守前方,改附子20,加葛根30,牛膝9。

06-19日诉:口不干,头痛好转,舌质偏红苔白,脉弦细继用上方14副。

【案3】汤X,52岁,男

2015-05-21主诉:血压150/100mmHg,头晕头胀,口不干,大便正常,舌苔薄腻,脉左寸关弱,辨为厥阴寒热错杂证。

处乌梅丸加味:乌梅10,细辛3,肉桂3,黄连3,黄柏6,当归10,红参10,附子10,干姜5,龙骨30,牡蛎30,珍珠母30,钩藤20,甘草10,泽泻10,姜枣。7副。

2015-05-28主诉:血压130/85mmHg,头胀头晕明显好转,脉较前好转继续上方7副

2015-06-06:药后症情平稳,续服上方7副。

2015-06-16主诉:近日外感,血压150/95mmHg,颈部不适,无头晕头胀,舌胖脉弦滑沉取无力。

处方:葛根50,牛膝9,红参10,附子10,干姜5,龙骨30,牡蛎30,珍珠母30,钩藤20,甘草10,泽泻10,白芍10,茯苓30,白术20,丹参20,红花6,姜枣。7副。

2015-06-24:血压130/90mmHg,其它无不适,继续以上方巩固治疗。

【案4】丁X,54岁,男

2014-05-17主诉:血压150/90mmHg,高血压一年,脂肪肝,颈部僵硬,腰酸,时有心慌,时有口干,大便干燥,舌淡苔白腻,脉浮弦。辨为太阳阳明证。

处方小续命汤:葛根100,怀牛膝15,麻黄5,桂枝10,黄芩9,防风10,防己5,当归10,白芍9,川芎10,党参10,生石膏30,制附片10,姜枣。7副。

二诊药后颈部及腰酸明显好转,血压140/90mmHg,苔脉较前进步,继续原方连续用药45副,血压一直平稳。【中医书友会(微信号zhongyishuyou)编校发表】

经方治疗高血压病验案解析

一、    肾气丸治疗高血压

李某,男,61岁。2002年4月初诊,诉有高血压病史10余年,平时服用开搏通、硝苯地平等控制血压,血压保持在19.29~20.27/12.2~13.1Kpa,自觉头晕耳鸣,精神不振,少寐多梦,乏力腰酸,四肢不温,口干,舌淡,脉沉细无力。证属阴阳两虚,虚阳浮越。治宜补肾助阳,潜降浮阳。处方:地黄15克 山药15克 山茱萸8克 泽泻12克 丹皮6克 茯苓12克 桂枝5克 制附子3克 龙骨30克(先煎) 牡蛎30克(先煎) 葛根12克 槐花20克。7剂,水煎服,日一剂。

二诊:诸症悉减,血压:18.09/11.3 Kpa,苔脉同前。原方既效,叠进7剂。

三诊:精神好转,头晕,耳鸣,腰酸,肢冷明显改善,睡眠转佳,血压维持在17.29~19.29/10.2~12 Kpa。又守方调治15剂,随访5个月,血压平稳,病未复发。

按:血压升高往往是机体阴阳的动态平衡失调所致。临床调节阴阳常可有效地降低血压,而且对巩固降压疗效起积极作用。本案病程迁延日久,阴损及阳遂致阴阳两虚。因此,其治当以补肾助阳,潜降浮阳为要,选用肾气丸加牡蛎,另加葛根、槐花以降血压治其标。方中桂附虽属辛温,但可藉其温阳之力来运动血脉的循行,附子功能强心,对高血压后期心肾阳衰都尤有较好作用。总之,临证当以调和阴阳为要旨,不必拘泥高血压之病名,畏用桂附。

二、    吴茱萸汤治疗高血压

黄某,男,57岁,干部,患高血压数年,服用降压药可暂获效,近半年来血压常波动在23.94~33.25/14.63~17.29 Kpa之间,经中西药治疗2月余,其效不佳,又服平肝、柔肝,滋阴潜阳中药百余剂,仍无效,于2001年7月6日来就诊,诊见患者痛苦面容,并以手按其头顶,自觉头晕目眩,巅顶沉痛,时时呕吐涎沫,卧床不能起坐,血压30.7/18.7Kpa,舌淡红,苔白润,脉沉细而迟。证属厥阴虚寒,浊阴上逆,上犯清窍。治宜温里散寒,泄浊降逆。急投吴茱萸汤:吴茱萸10克 红参6克 生姜12克 大枣6枚,水煎服,日一剂,服药2剂后,血压降至22.7/14.0 Kpa,眩晕,头痛,呕吐减轻,药已中的,故守原方酌加苍术15克,代赭石20克,又进3剂,血压降至20/11.4 Kpa,余证悉除。

按:本证为长期服用平肝潜阳,清热镇逆等重坠寒凉之剂所致。《伤寒论》厥阴病篇378条“干呕,吐涎沫,头痛者,吴茱萸汤主之。”其病机为虚寒,浊阴上逆。根据仲景制方宗旨,紧扣“虚”“寒”“逆”的病机特点。只要详审病因,辩证无误,就会取得药到病除的佳效。同时现代药理研究证实,吴茱萸有降血压的作用,所以近年来对寒饮胃浊上逆的高血压病使用吴茱萸汤者较多。

三、    桂枝甘草龙骨牡蛎汤治疗高血压

某人50余岁,患高血压10余年,舒张压常在13.3 Kpa以上,平素怕冷,动则汗出,两颧易泛潮红,性情平和,无五心烦热之症。脉偏缓。辩证:心阳不足,虚阳浮越。处方:炙桂枝15克 炙甘草30克 龙骨牡蛎各30克 红花6克。6剂,水煎服,服上方后,觉手足转暖,已不怕冷,测血压稳定在18.6/12 Kpa左右。

按:《伤寒论》118条:“火逆、下之、因烧针烦躁者,桂枝甘草龙骨牡蛎汤主之”。本案之临床表现虽与经方所述无涉,但根据方药组成分析,本方适用于心阳虚亏,虚阳上浮之证,故用之,加用红花,意在活血通络,使阳气周流全身。

四、    柴胡加龙骨牡蛎汤治疗高血压

陈某,男,68岁,有高血压病史8年,平时服用降压药,血压维持在正常范围,此次发病因劳累后情绪激动诱发,突然头痛剧烈,恶心呕吐,神志朦胧,伴面赤便秘口臭,烦躁不安,舌质红苔黄且干,脉滑数,血压25/18 Kpa。证属肝肾阴亏,肝阴妄动。治以平肝潜阳,急投柴胡加龙骨牡蛎汤:柴胡8克 龙胆草8克 龙牡各30克 生大黄6克 黄芩10克 天麻10克 钩藤10克 白芍20克 石决明20克,并配合西药降压,2剂后神志清楚,头痛减轻,舌红苔少,脉弦细,血压20~22/12~13 Kpa,守方去大黄,酌加滋补肝肾之品,再进3剂,巩固疗效。

按:现代药理研究证实柴胡加龙骨牡蛎汤有较强降压、解痉、镇痛作用。本病机为年老体虚,肝肾不足,阴不涵阳,肝阳妄动。对于老年高血压病人,治疗应以调理阴阳的偏盛偏衰为主,尤应注意降压不可太过,以防全身重要脏器供血不足导致变证丛生。

五、    麻黄附子细辛汤治疗高血压

黄某,男,43岁,96年7月初诊,眩晕2年余,曾服天麻片、六味地黄丸等药无效。诊见精神萎靡,每至傍晚时畏寒肢冷眩晕尤甚,头痛失眠,注意力不集中,记忆力减退,大便时溏,夜尿反多,舌淡苔白,脉沉细。血压22/14 Kpa。证属少阴阳虚兼外寒证。方用麻黄附子细辛汤加山茱萸敛阴,白术补脾化湿。麻黄、白术各6克,细辛3克,制附片(先煎)、山茱萸各10克,3剂,水煎服。药后肢变暖,精神振,纳食增,血压20/11 Kpa,守原方继进3剂,症状消失。血压恢复正常,后以苓桂术甘汤加减调治而愈。随访1年,血压正常,其它诸症尽除。

按:少阴阳虚的眩晕,血压偏高者用温阳散寒的麻黄附子细辛汤,起到“以疏其气血,令其调达,以致和平”的作用而使病愈。本证应抓住“恶寒”“但欲寐”“脉沉细”“舌苔白润”等主症。另本方大辛大热之剂,不宜久用,恐劫阴动火,故需效必更方,中病即止。

六、侯氏黑散治疗高血压

胥某,男,43岁,患高血压6年,体胖,平素喜食肥甘厚味,血压在24~29.3/16 Kpa间,自觉头痛头晕,烦躁,记忆力减退,服复方降压片、卡托普利片,只能使血压暂时下降。近日症状加重,来我院就诊,经查血压29.3/17 Kpa,予西药降压,同时配服侯氏黑散汤剂:菊花40克 白术10克 细辛3克 牡蛎10克 防风10克 桔梗8克 党参10克 矾石3克 干姜3克 川芎3克 桂枝3克 茯苓3克 黄芩5克,服药3剂,血压降至24/16 Kpa,症状减轻,停服西药,继服侯氏黑散汤剂7剂,血压降至20/13.3 Kpa,改汤剂为散剂,2周后血压为18.7/12 Kpa,之后每周查一次血压,一直稳定在18.7/12 Kpa,随访6个月未复发。

按:本方出自《金匮要略》,仲景将其列为治疗中风之首方,其中以菊花为君,用量极大,有散风清热,除烦止痛清头目,治眩晕之功。《中药大辞典》载:“菊花治高血压有效”,可见与其它药配伍,共起清热化痰,泄浊活血,逐瘀散湿,扶正的作用。现代药理研究证实,祛风药能直接扩张外周血管,减少外周阻力,以达到降压作用。因此用治高血压病颇为适宜。高血压为慢性病,如症状不急迫,可将本方研成散剂,每日12~15克,缓缓收功,以巩固疗效。

七、真武汤治疗高血压

黄某,女,49岁,素有高血压病史,血压持续在170~190/90~110mmHg之间,屡用西药降压,但血压始终未能降到正常。近半年来,病者感觉精神萎靡,头目眩晕,全身疲惫,身体形寒,比常人怕冷,经常下肢浮肿,小便短少,食欲减退,脉沉细弱。舌胖大,苔淡白滑润。综上诸症,属肺脾气虚,肾阳不足,拟益气健脾,温阳利水为法,处方以真武汤加味,每日1剂,试投2剂。服上方2剂后,病者精神明显好转,自谓全身有一种温煦之感,食欲亢进,小便量增,浮肿消退,血压150/80mmHg,脉沉缓有力,舌苔薄白,津液适中,服上药有效,嘱守方再进5剂,5剂后,病者告其病如失,身体轻爽,浮肿消尽,饮食正常,脉沉缓有力,苔正常,血压135/75mmHg左右,遂嘱停药观察,半年随访,未服降压药,血压正常。

按:本方适用于肾阳不足,膀胱气化不行,水气上凌之浊邪所致高血压。临床上肾阳不足,水气上凌型高血压较少见,故用真武温降高血压者亦较少见。因为温药可使阳升,通常可使血压升高,所以必须慎于辩证。用温药降高血压主要是针对“肾阳不足,水气上凌”病机,温阳利水,使失调的阴阳得以平衡,血压自然恢复正常。故对于阳虚水泛之高血压病患者用真武汤治疗有较好的效果,与西医利尿剂治疗高血压有异曲同工之妙。

八、乌梅丸治疗高血压

谭某,男,51岁,82年10月初诊。血压偏高,常波动在160~190/90~110mmHg,头目眩晕近3年。近半年来逐渐加重。耳若蝉鸣,面色潮红,动则欲呕,口干舌燥,肢体畏寒,两足不温,舌质稍暗,少苔,脉弦细。证属下元亏虚,阴不敛阳,虚火上扰之厥阴病。选乌梅丸以清上以温下,引火归原:乌梅20克 黄连12克 黄柏12克 吴茱萸3克 附子10克 党参10克 当归5克 细辛5克 生姜9克 醋龟板20克。煎服5剂,药后头目眩晕大减,面无烘热,余症同前。药即见功,遂守方再进10剂,药后头目眩晕消失,两足渐温,舌上薄白苔。阴寒已散,火已归原,查血压146/90mmHg。

按:目前多数学者认为乌梅丸为厥阴病之主方,非只为蛔厥而设。仲景制方,意在立法,以方示法,依法施治。临床寒热错杂的病机,并非少见,可由多种原因所致,运用方面只要符合“寒热虚实错杂”的表现,无论何证皆可用本方或本方为主加减治疗,能收到“异病同治”之效。

九、苓桂术甘汤治疗高血压

张某,男,39岁,干部。1993年8月初诊。发现高血压病1年,血压20/13.3 Kpa,初服小量降压药即能降至正常,后用则需逐渐加量,经常出现“反跳”现象。症见:头晕时作,头重嗜睡,心悸易惊,短气乏力,舌质淡青,体胖,苔白润,脉弦滑。方用苓桂术甘汤合泽泻汤加味:茯苓30克 白术24克 桂枝6克 泽泻12克 天麻6克 珍珠母30克 丹参15克 炙甘草6克。8剂后上症基本消失,已停服降压药,血压18.7/12 Kpa,停服中药3月后随访,血压正常,亦未出现“反跳”。

按:本方是治疗痰饮病的主方,亦是“病痰饮者,当以温药和之”的具体运用。故脾胃阳虚,痰饮中阻,气机升降失常所致高血压均适用于本方,亦可以本方为基础,随证加减。又临床观察,高血压病人肥胖体形居多,据“肥人多痰”,“无痰不作眩”之说,选用温化痰饮的苓桂术甘汤加减治疗,可取得满意疗效
高血压辨证分型自检表
 肝阳上亢

主证:眩晕、头痛且胀、面红、急躁易怒。

次证:目赤、耳鸣、失眠、舌红。苔黄、脉弦。

痰湿内阻

主证:眩晕、头痛、头如裹、胸闷、恶心呕吐。
次证:心悸、食少、舌胖苔腻、脉弦滑。

 淤血内停

主证:眩晕、头痛。手足麻木、口唇发绀。
次证:胸闷、胸痛、失眠、舌质暗或有瘀斑、脉细涩或结代。

 肝肾阴虚

主证:眩晕、头痛、腰膝酸软。
次证:口干、耳鸣、健忘、舌红少苔、脉细数或细弦。

 肾阳虚衰

主证:眩晕、头痛、畏寒肢冷、夜尿频、大便溏薄。
次证:双下肢水肿、乏力、舌淡胖、脉沉弱。

 气阴两虚

主证:眩晕、头痛、心悸、气短、乏力、自汗或盗汗。
次证:口干心烦、肢倦、食少、面色少华、舌偏红或有齿印、脉细弱或结代


 冲任失调

主证:眩晕、头痛、月经紊乱或绝经、潮热汗出、心烦易怒。
次证:失眠、胸闷、心悸、食少、舌红、脉弦细或细数。


 心肾不交

主证:眩晕、头痛、失眠、心悸、腰酸膝软、五心烦热。
次证:胸闷、口干津少、健忘、耳鸣、舌红、脉细数。

 阴阳两虚

主证:眩晕、头痛、腰酸膝软、神疲乏力、畏寒肢冷。
次证:耳鸣、心悸、气短懒言、夜尿频、舌淡苔白、脉沉细弱。
  评论这张
 
阅读(122)|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