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得健养生堂

溶经方于刮痧拨罐以养生治病,合食疗培元觅健康

 
 
 

日志

 
 
关于我

声明,我搏客引用的文章只用作参考,并不代表我赞成文章观点,各位千万别乱用,有病去找医生才能保养好身体 我以刮痧拨罐等方法来调理身体,不见人是调不了的,不在广州或不肯来广州者,请免问病

网易考拉推荐

医生这个行当,介于上帝、佛与普通职业之间+胡紫薇:中医是不是一场彻头彻尾的骗局?  

2016-12-30 03:27:4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医生这个行当,介于上帝、佛与普通职业之间

导读生老病死,请问哪一个阶段离得开医生?如果你能确定自己一生都不会成为病人,你就骂医生吧!



七年前,因为踢球骨折,我在北医三院做骨折手术。在手术台上,大夫问了一句:“你有什么要求?”

  

当时,我的回答是:“我会做一个模范患者。这是您的专业,一切听您的。”手术效果非常好。在手术半年后,我回到了北医的大院踢了一场足球,为我做手术的医生也在场。

  

其实,当你信任对方的时候,对方给予你的会更多。当你一开始就带着怀疑的眼神时,恐怕你才是最大的受害者。当下中国,医生和整个社会之间正是处于这样一种错位的关系中。  


这个行当介于上帝、佛与普通职业之间  

今天我主要跟大家谈三个层面的问题。第一个层面,我们应该怎样看待医生?医生是一个什么样的群体? 

 

大家说到医生,都会说两个词,一个是医德,一个是医者仁心。 

 

在我们这个社会中,有哪些行业的后面是带“德”字的?只有教师和医生,一个是师德,一个是医德。我们的前人够聪明,之所以这两个行业后面带“德”,因为他们维系人生中两个最重要的健康领域,一个是精神健康,一个是肉体健康。所以,社会对这两个职业的要求特别高。现在很多的医生都有委屈:我在做这样行善积德的事情,为大家守护健康,可是还面临着怀疑。千万不要怀疑,千万不要有委屈感。我还是要强调,你越靠近佛,你遭受的磨难和委屈就越多。因为你的职责大,大家的期待也就越高,大家对你的需求也高。  


医者为什么要有仁心?医生这个行当介于上帝、佛与普通职业之间。大家到医生这儿来,往往是带着苦痛,带着绝望。归根到底,与其说是到医生那儿来看病,不如说是到医生那儿来寻找希望。我们常说,医生是治病救人。其实治病就够了,为什么还要说救人?治病只是治疗病状,但是救人是一个综合的概念。我们面对这个行当的时候,过多地强调生命的因素,而忽略了心灵的因素。这也是社会上很多的需求跟这个行当发生摩擦的诱导因素。 

 

干医生这个行当,你看到的总是一颗又一颗苦痛的心,一张又一张苦痛的面孔。当然,医生最大的幸福是,病人来的时候是苦痛的表情,经过你的治疗,一段时间之后,他带着笑容离开了。因此,心灵的抚慰和支撑原本就是这个行当极其重要的一个方面,而不仅仅是五年六年学到的医术本身。只有把生理上的治疗技能和心理上的抚慰加在一起,才构成“医者仁心、治病救人”这八个字的全部含义。  


医生这个职业具备五重价值  


医生的价值体现在多个方面。比如说,中国人用四个字把这一辈子概括:生老病死。请问,这四个阶段,哪一个阶段离得开医生?请告诉我,哪个人能够确定一生都不会成为病人。如果你能确定自己一生都不会成为病人,你就骂医生吧!没有任何人敢打这个包票。  


从医德到医者仁心,再到治病救人,都体现了医生第一个也是最重要的一个价值—生命价值。  


医生仅有生命价值吗?我觉得医生还具有社会抚慰价值。患者有很多的痛苦,有很多的折磨,释放往往来自医生的抚慰。因此,一位好医生的标志是治好病,也包括让很多人感受到希望和温暖。这原本是另一种医术。医生第二个价值就是抚慰整个社会。  


我觉得医生的第三个价值是情绪价值,第四是社会的信心价值。所谓情绪价值,社会上戾气、抱怨几乎到处都有,如果大家能够有一个健康的心态,拥有一个健康的人生状态,医患冲突就会减少。所谓信心价值,我们中国现在什么都不缺,但是最缺的就是信任和信心。医患关系失衡的核心就是信任缺失。如果这个行当的改革能够进行得更加彻底,恢复信任,就会对社会产生巨大价值。 

 

医生的最后一个价值呢?那就是科普价值。写一篇论文和医生的晋升是有关系的,但是写十篇科普文章却对晋升没有影响。请问有多少医生愿意做这样辛辛苦苦的事情?除非他有极大的道德追求和责任。但是每一个医生都知道,科学常识的指导,会帮助相当多的人不得病、晚得病、得小病,得了急病不转化为慢病。  


生命价值、社会抚慰价值、情绪价值、信心价值、科普价值,我认为,医生这个职业具备这五重价值。但现在医生被整个社会安排了太多的应急价值,一到流行病传播的时候,一到汶川地震等灾难发生的时候,医生全成了白衣天使。因为关键时候医生是社会安定的稳定器。但是一过了那段时间,大家就都健忘了。然后,又开始骂医生。  


关键看环境激活的是人性中的善还是恶  

我前几天也出席了中国医师协会医学道德委员会关于医生道德自律的会议。道德的问题需要有力地倡导,但是仅靠倡导和自律是不够的。中国人的人性不比一百年前更糟糕,也不比一百年后更好,关键是看环境激活的是人性中的善还是恶。  


今天中国的道德问题似乎太大了,比如老人跌倒了没人扶。老人跌倒了去扶他(她),他(她)会讹人吗?我相信十个讹人的老人中有八个九个都是善良一生、谨小慎微过来的中国人。但是,在中国,老人们第一怕的就是给孩子添麻烦。当他一摔倒,一发现动不了了,立刻担心给孩子添多大的麻烦,价值观一下子就扭曲了。这时候,任何人伸出一只手,他们都会像救命稻草一样抓住,说不定就会讹人。等我们的医疗保险和养老保险健全了,我想这种情况就会很少了。  


因此,道德问题往往是改革不到位的问题。几十年前,中国两辆汽车一撞,下来就打,为什么啊?因为打赢打输决定了赔偿。今天,两辆汽车一撞,没有人动手,因为每个人都强制上了第三方责任险。可见,制度可以提升文明。  


如果一位医生一上午看五六十个号,水都不敢喝,厕所都去不上,如何做到耐心地倾听每一位患者的声音?如果做一个手术才得一百多块钱,但一个支架利润可能几千块钱,你会作何感想?要是在自己医院做一个手术只有一百多块钱,走穴去另外一个医院,可能拿到一万多块,我们有什么资格要求人性在这样扭曲的制度里必须高尚?坦白地说,目前社会上出现的相当多的医患矛盾,是在替医疗改革行进速度太慢背着黑锅。如果医疗改革不能快速地破局,这个黑锅还要背很久。  


在缓和医患关系上,不能把压力全部推到医生和院长身上  


科学本来就是有成功、有失败、有探索,还有曲折的。因为医患的风险和制度,很多医生都不敢建议患者用冒险的治疗方案。  


所以我认为,中国医疗困局的突破,需要整个系统的改变。我们全部的情绪都寄托在每一位医生温和地对待患者上,这其实做不到,我们依然没有进入良性循环。润滑机制和缓冲地带非常重要。我们在座的院长,可以尝试在医院设置志愿者,引入NGO(非政府组织)。他们并不占用你们的资源,只是要有一定的培训,就可以完成长久的润滑和缓冲。  


为什么我对医生有这样的情感  


最后我要讲一个故事,作为结束。为什么我对医生有这样的情感?我的家庭曾经历过这样一件事。  


我大学毕业回老家,即将回北京的前一天晚上,我妈给我讲了一个故事。 

 

我的家乡在内蒙古的海拉尔。那个地方很偏远。上世纪70年代,我爸那时30多岁,总咳嗽,有时还带血。有一天,他出差要去天津。我妈就嘱咐他,办完公事一定要去医院看看病。我爸去了天津,最后一天才去医院。结果,他被诊断出有癌症,医生不好当面告诉他,只是对他说:对不起,你不能走,必须住院。  


我爸肯定不干:一堆事情,必须要回去。他掏出车票对医生说,这是我今天回海拉尔的车票,非走不可。医生就说,请你稍等,我去找我们的领导来跟你谈。医生去找领导的时候,我爸溜走了。  


晚上,我爸在天津火车站等车的时候,火车站的喇叭响起来,居然有人找他:海拉尔来的某某某,请到火车站门口。我爸走到火车站门口,下午那位医生,焦急地站在门口等他。原来那位医生记住了晚上的车次。我爸就这样被救护车拉回了医院。  


尽管我爸两年后还是过世了,但是我妈在讲述这个故事的时候,安安静静地说:“如果遇上这样的医生,加上现代的技术,也许你爸的病就能治好了。”  


所幸我们处在现在,已经有足够的技术战胜疾病。所幸我们遇到了现在的医生,不用在一个个火车站的站头等待,而是直接在微信联系。  


感谢愿意信任我们的医生,即使不在门诊,也会和我们在手机上联系,正是这样介于上帝、佛、普通职业之间的医生,才会让我们的疾病更好的得到治愈。  


本文转自人民网,原出处为解放日报,由中医思维+编辑整理,转载请注明出处。


胡紫薇:中医是不是一场彻头彻尾的骗局?

医生这个行当,介于上帝、佛与普通职业之间+胡紫薇:中医是不是一场彻头彻尾的骗局? -  - 舍得
 

胡紫薇 知名电视主持人


原北京电视台著名节目主持人,曾主持《北京特快》《证券无限周刊》《身边》等节目,现为湖北卫视《微观视界》主持人兼制片人。


导读  

你也不好说死鸭子嘴硬,中医几千年只赢在诡辩上。甚至恰恰相反,中医存续的每一天都在众目睽睽之下被检视,它一天也没离开过病人,一天也没离开实践。


来源:胡紫薇新浪微博


1

关于中医,有此一说

关于中医不治病的笑话很多,比如这一则:你去看中医,问完诊后如果大夫对你说,“你还是去看看西医吧。”那说明你是真的有病了。你去看西医,问完诊后如果大夫对你说,“你还是去看看中医吧。”那说明你的病真没救了。


至于看中医还是西医什么时候板起脸来变成立场问题,变成相信愚昧还是科学的信仰问题,我不知道。但是不舒服了,去协和东院用俩小时排个号还是去东直门中医院用俩小时排个号似乎已经不再是一个无关宏旨的个人选择。


记得青年歌手姚贝娜因罹患乳癌辞世的消息,就引发过一轮对于中医误病的声讨;之后屠呦呦得诺贝尔医学奖与中医是否有关,又引发了一场大大的口水战。如果说如今在日益落寞的网络上扔出什么话题仍然会迅速引爆,令抗辩双方形同水火势不两立的话,那么“中医到底是不是一场彻头彻尾的骗局?”是个值得一试的选择。


2

中医到底是不是一场彻头彻尾的骗局?专擅中医20年的父亲的回复很令我意外

某一天,我就用这样一个激进的疑问起头,与大学就读西医科,从业后专擅中医20年的父亲进行了一番小小的探讨。


家父学习中医也是不得已。文革前一年从北京医科大学(如今已并入北京大学)毕业后,分到了缺医少药的河北省某县医院。为了尽量达到较好的治疗效果,中西医结合治疗疑难杂症就成了上面倡导而实际干起来,也不得不如此的一拍即合。于是那时很多西医大夫都成了中西医结合的通才。而那些有些古文甚至国学根底的,自然运用的更加纯熟些。


回到今天。“中医是不是一场彻头彻尾的骗局?”拿这个问题请教半辈子用中医治病的家父,他的回复很令我意外——当时我还以为他会一挥老拳把我打到西厢房去。以下是他的说法:


中医总的来说是一种基于实证的实用学科。中医能治病,这是几千年走下来一个民族的繁衍验证过来的。世界上没有一种骗术能够存在如此长时间而不被摒弃。但是中医的麻烦是它的传承中有相当一部分是依据某种自圆其说的原理而自证其有的。于是就不乏牵强附会甚至白日见鬼的成份。


比如这边是一种植物,那边是一种病,在这中间是一个大大的黑箱。这个黑箱就是这种植物治这种病的依据。比如说芦根,白色,中空,入肺经。因为肺为金,主西方,配兑位,兑为白。可以。那么还有银耳,白色,好,入肺经。但是冬虫夏草治疗肺病在说法上就有些麻烦,冬虫夏草是深褐色的实体,既不白也不空,那么好,以淡盐水冲调引经。


但还是不对,咸主水啊,说好的金呢。别急,虫草色棕,棕为艮,为土,而土生金,所以虫草入肺经。这一圈绕的;还有,按照生克原理,金生水,但是得了肾病,补肺却不足取。你见过治肾病补肺的古方么?没有。此路不通。那怎么办?也有话,肾乃先天之本。它给你来个特殊化。肾是肇始,天生的,后天的没有谁能再生它。


还有一些古已有之的提法根本就被现代解剖学验证错误的。比如左肝右脾。肝明明在右侧,脾在左侧。那不是露馅了?然而不然。翻翻中医学基础就知道,中医里说的脾跟西医解剖学里的脾脏不是一回事,西医里的脾是个实体,而中医里的脾则是一系列功能的总称,中医的脾主运化,主统血,主升清降浊,为仓廪之官。


打个不确切的比方,中医里的脾好比是五脏六腑的动力系统,动力的强弱来源于脾气的盛衰,所以治疗胃下垂肾下垂子宫脱垂等一系列脏腑下垂,中医开方总离不开补脾气。脾气补上来了,脏腑就托住了。升清么。又说,一看嘴唇发白,八成脾虚,为什么?脾统血,在华为唇,嘴唇发白那一定是脾统血功能的疲弱所致;要是多梦少眠呢?开几盒人参健脾丸。为什么失眠要补脾?脾在志为思,所以健脾丸一定有安眠理气、调理中焦的作用。


关于中医治病原理最为归谬的例子来自鲁迅给父亲诊病的经历。因为肝腹水,于是乡下的老中医给配了败鼓皮丸,专门用了打破的旧鼓皮去克那腹水症。草药里的药引也很别致:原配的蟋蟀一对。即要捉本在一窠里的。鲁迅文中讽到,似乎昆虫也要贞节,续弦或再醮,连做药的资格也丧失了。所以中医为人诟病为医而几乎于巫,乃至白日见鬼也就不可避免了。


但是,你也不好说死鸭子嘴硬,中医几千年只赢在诡辩上。甚至恰恰相反,中医存续的每一天都在众目睽睽之下被检视,它一天也没离开过病人,一天也没离开实践。中医直到今天仍然实用,就在于它的实用,在于应对某些急症杂症明确而特殊的疗效。比如说胃下垂,西医没有非常特效的治疗手段。下垂了怎么办?开刀把胃系个绳儿拴嗓子眼儿上?不好办。一般是给开点儿胃动力药,遵医嘱回家锻炼身体。但是中医古方里有个治中气下泄的方子,补中益气汤。专门针对胃下垂。喝过十几付,确实症状见好,管用。我再让病人做钡餐,发现胃下垂的部位还是没变。胃下垂还是胃下垂。但是症状消失了,说明什么呢?说明中药对于脏器功能的调整是有作用的。


再比如,那时在县医院治疗流行性脑炎。文革中,脑炎很严重,死亡率也高,拉来的都是危重病人,开始的死亡率达到95%以上。也就是说,送到医院判断是脑炎,几乎就是九死一生。但是,在摸索了一年后,脑炎病人存活率达到了95%,倒过来了。怎么做到的?


乙型脑炎是一种非常凶险的病毒感染,上世纪70年代,抗病毒的特效药根本想都不要想,西医所谓办法只能对症治疗,就是针对症状头疼医头,脚疼医脚:出现高热,用安乃近退烧;出现脑水肿,滴注甘露醇,山梨醇;出现抽搐,上镇静剂。基本就是陪着病人耗时侯,眼看着病人靠自身的抵抗力一天天对抗各种症状的轮番轰炸,直到病毒耗竭,或者生命耗竭。


而治愈率发生明显逆转,是在西医的常规方案之外,我开始加入一剂中医的成方之后。这个成方叫“人参白虎汤”,是治阳明经证的主方,不解表,也就是说不退烧,是个清内热的方子。这个方子的作用是什么?并不是神奇地药到病除,而是消减高烧的次数。原来高热一天三到四次,用这服药清内热,让高烧减少到一天基本两次。同时,抓住了规律,也就是病人送来的第三天是最危险的一天,迎着这一天用药,上手段。主要这两个办法,让死亡率发生了逆转。你说中医的作用是什么?它不是决定性的,但是持续高烧是非常危险的,这剂汤药能够让高烧缓了一把,保存了体力,在与病毒斗争你死我活的关键时刻,它能为病人赢得喘息的时间。你说重要不重要。这就像打仗,关键时刻见输赢,往往就看敌我双方谁能喘上那口气。


还有治梅核气。嗓子眼儿里老是憋着一口痰,咳也咳不出来,咽也咽不进去。西医看了,什么也看不出来,嗓子不红不肿,查血项白血球哪哪都正常,只能说没病回家吧。但是症状在啊。怎么办?中医有专门治这病的方子。《金匮要略》里的半夏厚朴汤。一副主理气的成方,专门对治梅核气的症状,非常有效,但是这方子一点儿不消炎。(PS:这种病叫咽异感症,症状类似慢性咽炎。不是大病,但另有一股难受劲儿,而且吓人,经常被误诊为喉癌的早期症状。排查咽异感症非常麻烦,需要用X线摄片及食道钡餐筛查,排除隐蔽在咽部、颈部、上呼吸道、上消化道等部位的器质性病变后,遍罪遭尽才能确诊。或者仍不能确诊。是为杂症。)


最后,老头总结说,我知道中医怎么回事,所以那些包治百病蒙人攥鬼的杂音干扰不了我,我反而敢用它。上北医学的是系统西医,算是被西医刷过系统的,中医都是上班后自修的,但后来越老倒是用中医越多。对于中西医的态度,我是“不薄西而爱中”。


3

不薄西而爱中,我有亲身体会

那倒是,我有亲身体会。小时候得过面瘫,突然有一天下午,半边脸不会动了,晚上刷牙,水在嘴里存不住,从一边流出来。西医讲面部神经麻痹。病因不明。只能用激素。效果还不保证。我爸问我是去医院扎针灸,还是在家给我按摩。我怕挨针,就说您给我按摩吧。结果那真是每天半小时的酷刑,我跟我爸脸对脸一坐下,我妈就躲那屋去了。都说大夫的手是最狠的,我爸的手劲在大夫里应该也是属于练过九阴白骨爪的,每天脸上五六个穴位按下来,我跟我爸一人一身透汗。过程里眼泪鼻涕流的那就甭说了。每天半小时穴位按摩,头一回体会了什么叫生不如死。是真疼。但是,到了,也是真给捏好了。这是真不是假。证据就是,长大后,我靠着这张脸谋生了许多年。


还有小时候初次生理期,运气不好正赶上去游泳,结果凉水一激月经停掉了,肚子却持续疼痛,难忍。我爸给开了一张方子,上面写得是抓七副,结果药店的伙计看了看方子,跟我说:这么热的天,你这么小一孩子吃这么苦的药?要不,我先给你抓3副,你吃了再来?我乐得偷懒,吃了那三副见症状完全消失了就没有再抓。后来很多年,都被痛经所困扰,每到痛的要去打强痛定时,我爸就慢悠悠地说:你欠我那四副药,且还那。呵呵。


说起中医,总像说故事,但是,作为中国人,对于那一撮撮植物的研末,就那么一搅合,一煮一篦,就着或辛或苦或微带酸咸的神奇味道趁热服下,总有一种病了也可以苟活在一切都好商量的温暖斗室里,哪怕暂时可以躲掉那种由不知名的冰冷器具所宰割的恐惧,也是好的。须是恭而安。


4

我们埋怨老头儿话说得太满,怎么越老倒越发轻狂了

PS:自从退休以后,老头儿这点儿本事,全奉献给亲朋好友左邻右舍了。小病来了小药三或七副,大病来了,怀疑什么毛病建议看什么科,化验结果出来再跟进辅助治疗,帮着病体固本培元。陪伴着他们走向新生或者陪伴着他们尽量少痛苦地走完人生最后一程,成了老头儿乐此不疲的一大热衷。这些年,我妈想我爸开家诊所从此变身高级老头的发财梦一直是梦幻泡影,家里的七级浮屠倒是造了不少。讲真,每个家庭都需要一个古道热肠的老中医。


老头儿如今已是风烛残年。4年前确诊癌症后,已经很少有人再上门了。这几年老人家的最佳战绩来自一对小两口,要了好几年,怀不上,中医西医,所有罪都遭一遍,身心俱疲。老头儿把了脉,问了病情,坐小桌上开药,说:行。这孩子我估摸能看得上。听了这话,两口子眼泪唰唰掉下来。人千恩万谢的走了,我们埋怨老头儿话说得太满,怎么越老倒越发轻狂了。结果,药没吃到三个生理期,丈夫拉着半车补品来看我爸,进门就说:您必须收下,就冲我最自私的想法,从今以后您的命已经不是自己的了,您得硬硬朗朗保着我们把这孩子生下来。怀上啦!


孩子出生的当天,丈夫打来越洋电话,啥都没说先拍了孩子屁股一巴掌,让大胖小子嘹亮的哭声亲自给胡爷爷报喜。我觉得挺神,老头儿下了什么药。老头儿相当得意,说,一般怀不上孩子开中药都是以补中补肾补气血为主,谁也不会想到,我给她使的最主要的一味药是金疮药。我问为什么,老头儿说:什么叫技术壁垒。这就是。要不怎么说老中医值钱呢。值钱在哪儿,无非在为变所适。现在中医院学出来的小大夫们只会背成方,给病人看病一味药都不敢擅动,误则误矣。■




【延伸阅读】


胡紫薇:关于《中医》一文之又及


1,有网友说,面瘫根本不用治,100%会自愈。这种说法在网上有,而且网上也有几乎同样多的辟谣。至于面瘫到底会不会自愈,自愈率是多少,最好用权威机构的权威数据说话。“全世界都知道”这样的提法显然不够严谨。。。和科学。据我所知,得了面瘫去看西医,也没有说不用治给轰回来的。还是需要治疗的。我身边就有起病初期第一个月耽误治疗,结果终生口鼻歪斜,且眼部闭合困难的。所以,面瘫不但是病,要治,而且要及时治。想想看,如果你家里有个正当年的女儿,不巧得了面瘫,您会任其发展不闻不问,拿一句“自限性”的鬼话去赌你女儿的未来么。是吧。


2,至于关于中医里的脾是功能总称的一段,我开头就指出有一种“古已有之的提法。。。是错误的”——也就是谬误之一种,请联系上下文再试着理解一下。


3,又有质疑说,关于治疗乙脑、梅核气和胃下垂的例子“都是故事”,请具体指出文中中西医对治方案到底错在哪里。你这么严谨的科学B,只用“都是故事”这四个字就将质疑的内容一笔带过,会让人误会你避重就轻的。


4,中医是否实证学科?这当然确定无疑的。实证研究最大的特征就是具有鲜明的直接经验特征。直接经验主要来自于两方面,数理实证或案例实证(见百度百科)。不管是千金方、金匱要略,还是黄帝内经,神农本草,这些中医典籍里的所有治疗手段和方药,很显然都是由广泛而深入的案例积累而来。至于你说的“医者意也”,与中医作为实证学科的直接经验特征到底有什么非此即彼的冲突之处,抱歉这逻辑链似乎没有闭合。


5,至于你说一定要靠补肺来治疗肾病,那好吧。只有祝你早日康复。


6,最后的例子,在中药里加一味创伤药,治疗不孕症。其实说起来也寻常。因为女方做过多次刮宫,子宫内膜壁过薄,导致胚胎无法正常着床,所以用了一味治疗创伤的药,目的是修复子宫内膜。而且效果很好。中医不但有此一说,而且很常见,略有经验的中医都能堪破这其中的玄机,记得在我文章后面的跟帖里,还有学中医的网友给大家解释过用金疮药的道理。你可以翻翻历史评论。另外,谁告诉你那对夫妇是海外华人?我文中有讲过么?在国外生产就一定是海外华人?这虽然只是一个细节,但是可以看出心浮气躁是多么容易令人陷入自作聪明、自以为是的窠臼,作为一个醉心于捍卫科学的卫道士来讲,这是首先需要摒弃的。毕竟,科学最大的敌人就是想当然。祝进步。■

  评论这张
 
阅读(80)|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