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得健养生堂

溶经方于刮痧拨罐以养生治病,合食疗培元觅健康

 
 
 

日志

 
 
关于我

声明,我搏客引用的文章只用作参考,并不代表我赞成文章观点,各位千万别乱用,有病去找医生才能保养好身体 我以刮痧拨罐等方法来调理身体,不见人是调不了的,不在广州或不肯来广州者,请免问病

网易考拉推荐

胰腺炎  

2016-12-28 22:00:0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脾心痛(急性胰腺炎轻型)中医诊疗方案(试行)

发表者:赵东奇 4人已访问

中国中医药报  2011年10月13日

急性胰腺炎是消化系统常见急症之一。按临床表现分为轻型急性胰腺炎与重型急性胰腺炎两种。前者多见,临床上占急性胰腺炎的90%,预后良好;后者少见,但病情危重,并发症多,病死率高。临床上,大多数患者的病程呈自限性;20%~30%患者临床病情凶险。总死亡率为5%~10%。根据急性胰腺炎腹痛、腹胀、恶心、呕吐的主要临床表现及其腹痛的部位和性质,一般认为本病属中医“胃脘痛”、“胁痛”、“膈痛”、“腹痛”、“胃心痛”等病证范畴。重症胰腺炎多表现为腹痛、呕吐、便结、黄疸等症状,属于中医“结胸”、“厥脱”、“阳明腑实证”等范畴。

辨证分型

肝郁气滞:脘腹胀闷疼痛,痛及两胁,阵阵加剧,低热、口苦、嗳气干呕,善太息,舌质淡红,舌苔薄白或微黄,脉弦。

[治法方药] 疏肝解郁,理气止痛。柴胡疏肝散加味,主要药物:柴胡、醋炒陈皮、川芎、枳壳、芍药、香附、炙甘草。临证可加郁金、川楝子、元胡增强理气止痛之力,加黄芩、蒲公英行清热解毒之功。若腑气不通,腹胀甚者,以枳实易枳壳,并加厚朴、大腹皮以行气止痛。肝郁化火明显者,见口苦咽干,头痛目赤加栀子、丹皮清肝泻火。呕恶明显者为肝胃不和、胃失和降,加法半夏和胃降逆止吐。

胃肠热结:脘腹胀满作痛,牵及腰背,按之痛甚,高热烦渴,大便干结,呕吐剧烈,舌质红,舌苔黄厚,脉沉实或弦滑数。

[治法方药] 通腑泻热,理气止痛。大柴胡汤加减,主要药物:柴胡、黄芩、半夏、枳实、白芍、大黄、生姜、大枣。若燥结明显,症见便秘干结难解,加芒硝冲服,软坚散结。若腑气不通,腹痛腹胀剧烈,加厚朴、川楝子等行气止痛。

胆胰湿热:中上腹胀痛,身热不扬,渴不欲饮,口干而黏,恶心呕吐,周身困重,或见黄疽,口苦口腻,舌质红,舌苔黄腻,脉滑数。

[治法方药] 清热利湿,散结止痛。龙胆泻肝汤加减,主要药物:龙胆草、黄芩、栀子、通草、当归尾、生地黄、生甘草、柴胡、车前子(包)。若头闷重、呕恶明显者为湿困脾胃,清阳不升,加藿香、白蔻仁化湿和中。若黄疽较深为湿热蕴阻、肝胆疏泄不利,加金钱草、茵陈利胆退黄。

热毒蕴结:上腹部剧痛,拒按,烦躁高热,呕吐频繁,吐少量血液,可见皮肤瘀斑,便结尿黄,舌质绛,舌苔黄或灰黑,脉滑数。

[治法方药] 清热凉血,解毒散结。黄连解毒汤合犀角地黄汤加减,主要药物:黄芩、黄连、黄柏、栀子、犀角(水牛角代)、生地黄、赤芍、牡丹皮。若呕血多者,为热毒炽盛,热伤血络所致加生地榆、白茅根、三七粉凉血止血。若瘀热甚而发黄者加茵陈、大黄荡涤邪热从二便而出,增强清热祛瘀作用;高热烦躁神昏者,为热毒内陷、蒙闭清窍,可送服安宫牛黄丸清热解毒开窍醒神。

适宜技术

1.针刺治疗

(1)体针(或电针)主穴:足三里、下巨虚、地机、内关、支沟、天枢。配穴:中脘、梁门、府舍、脾俞、胃俞、内庭、期门、上脘。每次选主穴2~3穴,配穴1~2穴。除针背腧穴外,患者均取仰卧位。针下巨虚、地机时,尽可能先在其周围找到压痛明显的点。针体垂直刺入,大幅度捻转提插以加强刺激,均用泻法。得气后留针一小时,每隔5~10分钟,至局部皮肤起红晕。上述穴位,亦可以用电针治疗,疏密波,强度以耐受为宜,刺激30分钟至一小时。无论体针或电针,急性期日针2~4次。另外行禁食,胃肠减压,抑制胰腺分泌,抑酸,抗感染,补液支持疗法。

(2)根据疼痛部位分选日月、期门、足三里、下巨虚、阳陵泉、内关、上脘、中脘、灵台、至阳、地机、胆囊穴、委中等穴,毫针刺用泻法,每1~3小时一次。

(3)主穴为足三里、下巨虚、内关;或中脘、梁门、内关、阳陵泉;或脾俞、胃俞、中脘;或血海、三阴交、胆囊穴;或府舍、章门、期门、足三里。以上穴位可任选一组或几组交替使用,一般用强刺激手法,有针感后留针一小时,若针刺后接用电针效果更好。

(4)取穴足三里下3~5寸的压痛点(双侧),深针,留针20~30分钟,间歇用重刺激手法。压痛较显著一侧做重点针刺。

2.放血疗法

取穴金津、玉液、委中,以三棱针点刺放血,每次5毫升。

3.耳针疗法

取穴胆区、胰区、交感、神门,强刺激后埋针,定时按压,以加强刺激。

4.穴位注射

(1)选双侧足三里、胆囊穴,用丹参注射液 2~4毫升注入穴位,每日两次。

(2)主穴:足三里、下巨虚。配穴:腹痛加地机、日月,呕吐加内关、中脘。药液:10%葡萄糖注射液、阿托品注射液。每次仅取一主穴,据症加一配穴。一般每穴注入5~10毫升的10%葡萄糖注射液。均于注射针头深刺得气后,加速推入药液,务使感应强烈。如腹痛剧烈,则于地机或日月,注射0.25毫克阿托品。每日治疗两次。

5.中药灌肠

用大柴胡汤或承气汤水煎后,高位保留灌肠。

6.敷贴法

(1)双柏散:大黄、侧柏叶各两份,黄柏、泽兰、薄荷各一份,共研细末,每次取100~150克水蜜调成糊状,敷于中上腹或脐部。有良好减轻肿痛、抑制炎症作用。

(2)如意金黄散,凉开水或凉茶水调成糊状,敷于腹部痞块处。

(3)消炎散,本方由黄柏或虎杖、煅石膏、冰片等组成,共研细末,凉开水或凉茶水调成糊状,敷于中上腹或脐部,用于重症胰腺炎并发肠麻痹者。

(4)处方:皮硝30~90克。操作:将皮硝打碎,布包,敷于脐部。每日两次,每次10分钟,6次为一疗程。

7.灸法

处方:内关、阴陵泉。操作:用清艾条行雀啄灸,每穴灸15分钟,以皮肤潮红为度,每日两次,6次为一疗程。

8.拔罐法

处方:上脘、脾俞、胃俞。操作:患者取侧卧位,选用中号火罐,用闪火法拔于以上穴位,留罐20分钟,每日两次,6次为一疗程。

9.推拿疗法

处方:中脘、膻中、梁门、章门、内关、足三里、肝俞、胃俞。操作:患者取仰卧位,先用掌轻揉腹部,重点在中脘穴,约5分钟,再用拇指按揉膻中、梁门、章门、内关、足三里等穴,每穴约两分钟。最后患者取俯卧位,用掌推背部膀胱经,以潮红为度,约10分钟。掌揉肝俞、胃俞,力量可稍大,以患者能耐受为度,每穴约两分钟。

10.中成药

(1)九气拈痛丸:含木香、香附、高良姜、陈皮、槟榔、甘草、莪术、五灵脂、郁金、延胡索等,功能行气化滞,消积止痛。每服6g,每日服两次。适用于气滞型者。

(2)胰胆合剂:每次50毫升,每日2~3次口服,重症加倍。

11.中药针剂

(1)清开灵注射液:40~60毫升加入5%葡萄糖液500毫升中静脉滴注,每日一次,用于发病早期。

(2)双黄连注射液:3~6克加入5%葡萄糖液中500毫升静脉滴注,分两次,用于热毒蕴结期。

(3)生脉注射液:50~100毫升加入5%葡萄糖液500毫升中静脉滴注。可用于休克期。(摘自《急症中西医诊疗技术》)

来自:传播中医馆  > 《21名医临床验案综合》

中医治疗慢性胰腺炎 (转载)

发表者:赵东奇 4人已访问

慢性胰腺炎是指胰腺反复发作性或持续性炎症病变,使胰腺腺泡组织逐渐为纤维组织代替,造成胰腺功能的严重破坏,出现食物消化明显障碍。病人多有反复发作的上腹痛,疼痛剧烈时常伴有恶心呕吐,吃油腻食物后上腹部饱胀不适、腹泻,并常因饮食减少而致体重逐渐下降。本病归属于中医学“胃脘痛”、“腹痛”及 “胁痛”的范畴。

慢性胰腺炎近年来有明显增多趋势,常见于暴饮暴食、过嗜厚味、酗酒过度者,也可因精神因素诱发,个别也有发病原因不明者。常是急性胰腺炎反复或持续慢性发作导致胰管梗阻,或慢性酒精中毒所致。

一、诊断要点

长期的消化不良,消瘦,反复发作的上腹部疼痛,并向背部、两胁、肩胛等处放射,常因饮酒、饱食或劳累而诱发。血、尿淀粉酶增高,大便中有脂肪球。上述症状排除了其它消化道疾病,即可作出临床诊断。有选择性地拍胰腺x线片、b超检查和内分泌检查,可协助确诊。

二、辨证论治

1.肠胃积热

外邪入里化热,或过食辛辣厚味,湿热食滞交阻,结聚于里,气机不和,腑气不通。临床症见腹部胀痛而拒按,胃脘部痞塞不通,恶心呕吐,口干,大便秘结。舌质红,苔黄燥,脉滑数。治宜清热化湿,通里攻下。方用清胰汤合大承气汤加减:柴胡10g,枳壳10g,黄芩12g,黄连6g,白芍12g,木香6g,银花30g,玄胡12g,生大黄(后下)10g,芒硝(冲服)10g,厚朴12g。

2.肝胆湿热

外邪内侵或饮食不调,以致湿热蕴结于肝胆,使其失于疏泄条达。临床症见胃脘、两胁疼痛,厌食油腻,发热,恶心,身重倦怠或黄疸。舌苔黄腻,脉滑数。治宜疏肝泄胆、清热利湿。方用清胰汤合龙胆泻肝汤加减:龙胆草15g,茵陈30g,生山栀15g,柴胡15g,黄芩12g,胡黄连10g,白芍12g,木香6g,生大黄(后下)10g,金钱草30g,苡仁30g,苍术10g,焦三仙各10g。

3.脾虚食滞

素体脾胃虚弱,复因暴饮暴食,脾运不及,肠胃受伤,食积停滞,气机失畅。临床症见脘闷纳呆,食后上腹部饱胀不适,泄泻,大便酸臭或有不消化食物,面黄肌瘦,倦怠乏力。舌淡胖,苔白,脉弱。治宜健脾化积,调畅气机。方用清胰汤合枳实化滞丸加减:焦白术20g,焦三仙各15g,茯苓20g,枳实 10g,银花30g,黄芩10g,柴胡10g,泽泻20g,陈皮10g,苡仁30g,木香6g。

4.瘀血内结

久病入络,导致瘀血内结,气机不通。临床症见脘腹疼痛加剧,部位固定不移,脘腹或左胁下痞块,x线片或b超发现胰腺有钙化或囊肿形成。舌质紫暗或有瘀斑、瘀点,脉涩。治宜活血化瘀,理气止痛。方用少腹逐瘀汤加减:香附10g,元胡15g,没药10g,当归10g,川芎10g,赤芍10g,蒲黄 15g,五灵脂10g,柴胡10g,苡仁30g,黄芩10g,丹参30g。

三、典型病例

例1.赵某,女,52岁,2000年4月23日初诊。素体肥胖,5年前患慢性胆囊炎、胆石症,因反复发作于1999年6月17日行胆囊切除术,恢复正常后出院,半年后因劳累而渐觉脘腹作胀,中脘时有刺痛并引及左胁,进食油腻更甚,大便溏臭。2000年4月9日因上腹部疼痛加剧、恶心呕吐而住院。血清淀粉酶为229μ(西氏法),ct示胰头周围约4~5cm处影象模糊,诊断为慢性胰腺炎。经西医保守治疗症状改善不明显要求中医治疗。

患者精神萎糜,面目虚浮,脘腹隐隐锥刺样疼痛,时轻时重,饮食难咽,脐上压痛明显,可触及质地中等之包块,舌苔白腻,边有明显齿印,两侧瘀斑显现,舌下瘀筋毕现,脉虚而涩,诊为正虚血瘀。目前急在扶正,先予扶脾和胃法。处方:炒党参15g,炒白术15g,茯苓20g,姜半夏9g,干姜3g,佛手12g,炒麦芽15g.上方服6剂后胃纳渐开,脾运日强,脘胁刺痛稍减,舌苔白腻前部薄,舌边瘀斑仍在,脉濡,沉取则涩。此乃血府有瘀之象,治宜健脾益气合用血府逐瘀汤,服10余剂后疼痛消失,后随症施治月余,诸症悉平。

例2.陈某,男,35岁。2001年6月19日因暴饮暴食,于当晚约11时因急性腹痛急诊住院,西医诊断为急性胰腺炎。经救治后,28日要求中医会诊。该患者面色萎黄,脘胁如刀割针刺样疼痛,进少量半流质食物亦腹胀欲吐,大便3~4日一行,量少且溏臭。舌苔黄厚腻,舌边尖红而有齿印,脉沉细。b 超示胰头周围较模糊,诊为慢性胆囊炎兼有泥沙样结石。此乃暴食酗酒,湿热郁结于肝胆脾胃,升降失常。治以疏肝利胆缓下法。处方:茵陈30g,炒山栀 12g,制大黄6g,黄芩12g,金钱草30g,柴胡9g,川楝子9g,姜半夏12g,竹茹10g,生甘草6g。上方服至第5剂后,泻下黑绿色泥水样大便,此后数天症状迅速消失。复查b超示:胆囊泥沙样结石已不明显,胰头影像渐见清晰。后继用缓下、疏肝、健脾、养胃诸法辨证施治,2周后收效出院。嘱患者不要暴饮暴食、过食肥甘厚味及酗酒过度。随访1年余,未见复发。

四、体会

本病病机常为虚实兼杂,但有所侧重。偏实者,肝胆湿热,胃失和降,治宜清肝利胆、和胃缓下,重在通腑,但收效则在柔肝健脾益胃法;偏虚者,脾馁肝横,气血瘀滞,治宜扶脾柔肝、益气祛瘀,收效在健脾柔肝、益气祛瘀法。现代研究也认为中药对于胰腺炎的治疗,能发挥多方面的作用,其中大黄、黄连、黄芩、白芍能抑制胰酶活性;大黄、银花、连翘、黄芩、黄连、蒲公英除具有抗菌作用外,还具有明显的抗内毒素作用;大黄、丹皮、赤芍、延胡索能改善微循环,增加胰腺血液灌注量;大黄还具有明显的抑制疼痛作用,柴胡、木香、延胡索具有利胰作用。

来自:博采良方  > 《胰腺炎》

慢性胰腺炎的中医治疗 (转载)

发表者:赵东奇 4人已访问

胰腺炎可分为急性和慢性,胰腺炎'>急性胰腺炎是由于胰酶消化胰腺本身组织而引起的化学性炎症;慢性胰腺炎是指胰腺的复发性或持续性炎性病变。中医学属“腹痛”、“脾心痛”、“泄泻”等范畴。

慢性胰腺炎的发病多因暴饮暴食,长期酗酒,损伤脾胃,积滞于中,酿湿化热,邪热食滞互结,阻滞气机,不通则痛,导致腹痛;气滞血行不畅,而致血瘀内阻,形成腹块;湿热蕴蒸肝胆,而见黄疸;病久反复发作,而致脾气虚弱,运化失司,大便溏薄,或泄泻;脾虚不能摄精,可导致水谷精微下注而为糖尿。

中医治疗慢性胰腺炎,可在中医师指导下分以下五型辨证施治。

1.气滞食积证:患者胁腹胀痛,嗳气频作,或干呕,甚则大便秘结,舌苔腻,脉弦。

治法:理气疏肝,清热消食。

处方:柴胡、黄芩、川厚朴、元胡、山楂各10克,胡黄连3克,白芍15克,木香9克,神曲12克。

用法:水煎分3次服,每日1剂。

2.脾胃实热证:患者脘腹满痛拒按,痞塞不通,大便燥结,口干,苔黄腻,脉滑数。

治法:通里攻下,清热止痛。

处方:白芍15克,大黄(后下)8克,芒硝、川厚朴、枳实、柴胡、黄芩、木香各9克,元胡10克,胡黄连3克。

用法:水煎分3次服,每日1剂。

3.瘀热互结证:患者壮热寒战,腹痛如刀割,持续不解,拒按,恶心呕吐,大便秘结,口干烦燥,或见腹部及腰部背部有瘀斑,舌质紫暗,苔黄燥,脉洪数。

治法:活血化瘀,清热通腑。

处方:桃仁、当归、赤芍、生地、大黄(后下)、芒硝、枳实、川厚朴各8克,红花、川芎各7克,败酱草12克。

用法:水煎分3次服,每日1剂。

4.肝胆湿热证:患者胁脘疼痛,发热,黄疸,身重倦怠,恶心呕吐,苔黄腻,脉弦滑。

治法:清肝胆利湿热。

处方:柴胡、龙月旦草、山栀、大黄(后下)各8克,黄连3克,黄芩9克,元胡、白芍各12克。

用法:水煎分3次服,每日1剂。

5.脾胃虚弱证:患者大便烂,不思食,四肢乏力,舌苔白,脉细弱。

治法:健脾和胃。

处方:党参、茯苓、山楂各12克,白术、半夏、神曲各10克,陈皮6克,连翘9克。

用法:水煎分3次服,每日1剂。

慢性胰腺炎的中医治疗 5方 (转载)

发表者:赵东奇 5人已访问

中医治疗慢性胰腺炎,可在中医师指导下分以下五型辨证施治。

1.气滞食积证:患者胁腹胀痛,嗳气频作,或干呕,甚则大便秘结,舌苔腻,脉弦。

治法:理气疏肝,清热消食。

处方:柴胡、黄芩、川厚朴、元胡、山楂各10克,胡黄连3克,白芍15克,木香9克,神曲12克。

用法:水煎分3次服,每日1剂。

2.脾胃实热证:患者脘腹满痛拒按,痞塞不通,大便燥结,口干,苔黄腻,脉滑数。

治法:通里攻下,清热止痛。

处方:白芍15克,大黄(后下)8克,芒硝、川厚朴、枳实、柴胡、黄芩、木香各9克,元胡10克,胡黄连3克。

用法:水煎分3次服,每日1剂。

3.瘀热互结证:患者壮热寒战,腹痛如刀割,持续不解,拒按,恶心呕吐,大便秘结,口干烦燥,或见腹部及腰部背部有瘀斑,舌质紫暗,苔黄燥,脉洪数。

治法:活血化瘀,清热通腑。

处方:桃仁、当归、赤芍、生地、大黄(后下)、芒硝、枳实、川厚朴各8克,红花、川芎各7克,败酱草12克。

用法:水煎分3次服,每日1剂。

4.肝胆湿热证:患者胁脘疼痛,发热,黄疸,身重倦怠,恶心呕吐,苔黄腻,脉弦滑。

治法:清肝胆利湿热。

处方:柴胡、龙月旦草、山栀、大黄(后下)各8克,黄连3克,黄芩9克,元胡、白芍各12克。

用法:水煎分3次服,每日1剂。

5.脾胃虚弱证:患者大便烂,不思食,四肢乏力,舌苔白,脉细弱。

治法:健脾和胃。

处方:党参、茯苓、山楂各12克,白术、半夏、神曲各10克,陈皮6克,连翘9克。

用法:水煎分3次服,每日1剂。

来自:神医图书馆318  > 《胰瘅,胀=胰腺炎》

胰腺炎的各种中医治疗方法 (转载)

发表者:赵东奇 6人已访问

急性胰腺炎的症状常常是人们在饱食高脂食物或饮酒之后,突感上腹剧痛,恶心呕吐,严重时可突然休克或并发腹膜炎;而慢性胰腺炎常为反复急性发作,日久可出现胰腺机能不足征象:如腹胀、脂肪泻和继发性糖尿病等。常用有效的临床偏方主要如下。

[方一]

柴胡、黄芩、半夏各9克,白芍15克,枳实、大黄各10克,芒硝12克,甘遂3克。水煎服,1日1剂,分2次服。

本方为福建中医游开泓方,功能和通通下,清热逐水,适用于急性胰腺炎。

[方二]

茵陈20克,黄苓10克,银花15克,香附、川楝子、枳实各10克,白芍20克,法半夏、柴胡各10克,大黄(后下)15克,黄连6克,蒲公英15克,甘草6克。水煎服,日1剂,分2次服。

本方为湖南中医唐群光之方,功能清热利湿解毒,适用于急性胰腺炎。

[方三]

柴胡、生白芍、金铃子各15克,黄苓、黄连、木香各10克,元明粉(冲)10克,延胡索12克。上药用冷水浸半小时,煎二汁。生大黄则另用温开水浸半小时以上,并不时用筷子拌动,以加快有效成分的浸出。药汁可顿服或分两次服,服药前30分钟,用阿托晶0.5毫克分别对两侧足三里穴封、或两足三里穴加脉冲电针20分钟。

本方为浙江中医翁国荣方,功能泻热、通腑、理气止痛,适用于急性胰腺炎。

[方四]

山楂30克,荷叶12克。加清水二碗煎至一碗,去渣分服。

本方解热清头目,消积滞,化瘀结,适用于慢性胰腺炎。

[方五]

海带20克,草决明10克。加清水二碗煎至一碗,顿服。

本方清肝明日,利水泻热,软坚化痰,适用于胰腺炎。

急性胰腺炎的具体中医治疗方法

发表者:段绍斌 11737人已访问

    对急性胰腺炎的中药治疗方法有以下几种:

1.专方治疗  目前国内主要采用清胰汤治疗,清胰汤组方:柴胡15g,白芍15g,生大黄(后下)15g,黄芩9g,胡黄连9g,木香9g,延胡索9g,芒硝(冲服)9g。很过研究都发现采用中药治疗组的总有效率明显高于对照组(未采用中药治疗组),而并发症和死亡率与对照组相比显著降低。还有用大柴胡汤加减方等方剂治疗的。

 

2.专药治疗:临床上用于治疗急性重症胰腺炎的单味中药主要有大黄、芒硝和丹参等。多项临床研究中发现应用大黄可更迅速有效地降低血清炎症因子和血淀粉酶水平,控制急性炎症反应,促进肠道功能恢复,缩短病程。

 

3.辨证施治:目前多将本病分为五型辨证论治:肝郁气滞化热予大柴胡汤加味;阳明腑实予大承气汤、大柴胡汤加减;肝胆湿热予茵陈蒿汤、清胰汤加减;结胸证予大陷胸汤、五味消毒饮加减;中虚湿阻予参苓白术散加减。还有将急性胰腺炎患者根据辩证分为肝郁气滞、肝胆湿热、脾胃实热、瘀热互结、蛔虫上扰、腑闭血瘀、内闭外脱、气阴两虚等8个证型,并根据证型采用中药辨证施治并结合西医治疗。多项研究结果显示中西医结合治疗有效率明显高于单纯采用西医治疗的。另外也可以根据病情特点将急性胰腺炎分为三个阶段并且根据病情的不同阶段特点采取不同的中医治疗。初期的主要治则为通腑泻下,进展期的主要治则为清热解毒、活血化瘀为主,辅以通里攻下,恢复期因湿热毒邪,迁延日久,渐至脾阳衰败,气血不足。故主要治疗原则为温补滋阴,因为每个人病情不同,体质不同,故根据病人全身情况辨证施治是效果最好的。

 

4.中医综合治疗:中药除口服以外,尚可用于灌肠。还可用芒硝外敷全腹。此外还可以采用针灸治疗,一般选取足三里、下巨虚、中脘、肝、胆、交感、神门等穴位。

急性胰腺炎中医诊疗技术 (转载)

发表者:赵东奇 5人已访问

中国中医药报  2011年10月13日

急性胰腺炎是消化系统常见急症之一。按临床表现分为轻型急性胰腺炎与重型急性胰腺炎两种。前者多见,临床上占急性胰腺炎的90%,预后良好;后者少见,但病情危重,并发症多,病死率高。临床上,大多数患者的病程呈自限性;20%~30%患者临床病情凶险。总死亡率为5%~10%。根据急性胰腺炎腹痛、腹胀、恶心、呕吐的主要临床表现及其腹痛的部位和性质,一般认为本病属中医“胃脘痛”、“胁痛”、“膈痛”、“腹痛”、“胃心痛”等病证范畴。重症胰腺炎多表现为腹痛、呕吐、便结、黄疸等症状,属于中医“结胸”、“厥脱”、“阳明腑实证”等范畴。

辨证分型

肝郁气滞:脘腹胀闷疼痛,痛及两胁,阵阵加剧,低热、口苦、嗳气干呕,善太息,舌质淡红,舌苔薄白或微黄,脉弦。

[治法方药] 疏肝解郁,理气止痛。柴胡疏肝散加味,主要药物:柴胡、醋炒陈皮、川芎、枳壳、芍药、香附、炙甘草。临证可加郁金、川楝子、元胡增强理气止痛之力,加黄芩、蒲公英行清热解毒之功。若腑气不通,腹胀甚者,以枳实易枳壳,并加厚朴、大腹皮以行气止痛。肝郁化火明显者,见口苦咽干,头痛目赤加栀子、丹皮清肝泻火。呕恶明显者为肝胃不和、胃失和降,加法半夏和胃降逆止吐。

胃肠热结:脘腹胀满作痛,牵及腰背,按之痛甚,高热烦渴,大便干结,呕吐剧烈,舌质红,舌苔黄厚,脉沉实或弦滑数。

[治法方药] 通腑泻热,理气止痛。大柴胡汤加减,主要药物:柴胡、黄芩、半夏、枳实、白芍、大黄、生姜、大枣。若燥结明显,症见便秘干结难解,加芒硝冲服,软坚散结。若腑气不通,腹痛腹胀剧烈,加厚朴、川楝子等行气止痛。

胆胰湿热:中上腹胀痛,身热不扬,渴不欲饮,口干而黏,恶心呕吐,周身困重,或见黄疽,口苦口腻,舌质红,舌苔黄腻,脉滑数。

[治法方药] 清热利湿,散结止痛。龙胆泻肝汤加减,主要药物:龙胆草、黄芩、栀子、通草、当归尾、生地黄、生甘草、柴胡、车前子(包)。若头闷重、呕恶明显者为湿困脾胃,清阳不升,加藿香、白蔻仁化湿和中。若黄疽较深为湿热蕴阻、肝胆疏泄不利,加金钱草、茵陈利胆退黄。

热毒蕴结:上腹部剧痛,拒按,烦躁高热,呕吐频繁,吐少量血液,可见皮肤瘀斑,便结尿黄,舌质绛,舌苔黄或灰黑,脉滑数。

[治法方药] 清热凉血,解毒散结。黄连解毒汤合犀角地黄汤加减,主要药物:黄芩、黄连、黄柏、栀子、犀角(水牛角代)、生地黄、赤芍、牡丹皮。若呕血多者,为热毒炽盛,热伤血络所致加生地榆、白茅根、三七粉凉血止血。若瘀热甚而发黄者加茵陈、大黄荡涤邪热从二便而出,增强清热祛瘀作用;高热烦躁神昏者,为热毒内陷、蒙闭清窍,可送服安宫牛黄丸清热解毒开窍醒神。

适宜技术

1.针刺治疗

(1)体针(或电针)主穴:足三里、下巨虚、地机、内关、支沟、天枢。配穴:中脘、梁门、府舍、脾俞、胃俞、内庭、期门、上脘。每次选主穴2~3穴,配穴1~2穴。除针背腧穴外,患者均取仰卧位。针下巨虚、地机时,尽可能先在其周围找到压痛明显的点。针体垂直刺入,大幅度捻转提插以加强刺激,均用泻法。得气后留针一小时,每隔5~10分钟,至局部皮肤起红晕。上述穴位,亦可以用电针治疗,疏密波,强度以耐受为宜,刺激30分钟至一小时。无论体针或电针,急性期日针2~4次。另外行禁食,胃肠减压,抑制胰腺分泌,抑酸,抗感染,补液支持疗法。

(2)根据疼痛部位分选日月、期门、足三里、下巨虚、阳陵泉、内关、上脘、中脘、灵台、至阳、地机、胆囊穴、委中等穴,毫针刺用泻法,每1~3小时一次。

(3)主穴为足三里、下巨虚、内关;或中脘、梁门、内关、阳陵泉;或脾俞、胃俞、中脘;或血海、三阴交、胆囊穴;或府舍、章门、期门、足三里。以上穴位可任选一组或几组交替使用,一般用强刺激手法,有针感后留针一小时,若针刺后接用电针效果更好。

(4)取穴足三里下3~5寸的压痛点(双侧),深针,留针20~30分钟,间歇用重刺激手法。压痛较显著一侧做重点针刺。

2.放血疗法

取穴金津、玉液、委中,以三棱针点刺放血,每次5毫升。

3.耳针疗法

取穴胆区、胰区、交感、神门,强刺激后埋针,定时按压,以加强刺激。

4.穴位注射

(1)选双侧足三里、胆囊穴,用丹参注射液 2~4毫升注入穴位,每日两次。

(2)主穴:足三里、下巨虚。配穴:腹痛加地机、日月,呕吐加内关、中脘。药液:10%葡萄糖注射液、阿托品注射液。每次仅取一主穴,据症加一配穴。一般每穴注入5~10毫升的10%葡萄糖注射液。均于注射针头深刺得气后,加速推入药液,务使感应强烈。如腹痛剧烈,则于地机或日月,注射0.25毫克阿托品。每日治疗两次。

5.中药灌肠

用大柴胡汤或承气汤水煎后,高位保留灌肠。

6.敷贴法

(1)双柏散:大黄、侧柏叶各两份,黄柏、泽兰、薄荷各一份,共研细末,每次取100~150克水蜜调成糊状,敷于中上腹或脐部。有良好减轻肿痛、抑制炎症作用。

(2)如意金黄散,凉开水或凉茶水调成糊状,敷于腹部痞块处。

(3)消炎散,本方由黄柏或虎杖、煅石膏、冰片等组成,共研细末,凉开水或凉茶水调成糊状,敷于中上腹或脐部,用于重症胰腺炎并发肠麻痹者。

(4)处方:皮硝30~90克。操作:将皮硝打碎,布包,敷于脐部。每日两次,每次10分钟,6次为一疗程。

7.灸法

处方:内关、阴陵泉。操作:用清艾条行雀啄灸,每穴灸15分钟,以皮肤潮红为度,每日两次,6次为一疗程。

8.拔罐法

处方:上脘、脾俞、胃俞。操作:患者取侧卧位,选用中号火罐,用闪火法拔于以上穴位,留罐20分钟,每日两次,6次为一疗程。

9.推拿疗法

处方:中脘、膻中、梁门、章门、内关、足三里、肝俞、胃俞。操作:患者取仰卧位,先用掌轻揉腹部,重点在中脘穴,约5分钟,再用拇指按揉膻中、梁门、章门、内关、足三里等穴,每穴约两分钟。最后患者取俯卧位,用掌推背部膀胱经,以潮红为度,约10分钟。掌揉肝俞、胃俞,力量可稍大,以患者能耐受为度,每穴约两分钟。

10.中成药

(1)九气拈痛丸:含木香、香附、高良姜、陈皮、槟榔、甘草、莪术、五灵脂、郁金、延胡索等,功能行气化滞,消积止痛。每服6g,每日服两次。适用于气滞型者。

(2)胰胆合剂:每次50毫升,每日2~3次口服,重症加倍。

11.中药针剂

(1)清开灵注射液:40~60毫升加入5%葡萄糖液500毫升中静脉滴注,每日一次,用于发病早期。

(2)双黄连注射液:3~6克加入5%葡萄糖液中500毫升静脉滴注,分两次,用于热毒蕴结期。

(3)生脉注射液:50~100毫升加入5%葡萄糖液500毫升中静脉滴注。可用于休克期。(摘自《急症中西医诊疗技术》)

  评论这张
 
阅读(108)|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