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得健养生堂

溶经方于刮痧拨罐以养生治病,合食疗培元觅健康

 
 
 

日志

 
 
关于我

声明,我搏客引用的文章只用作参考,并不代表我赞成文章观点,各位千万别乱用,有病去找医生才能保养好身体 我以刮痧拨罐等方法来调理身体,不见人是调不了的,不在广州或不肯来广州者,请免问病

网易考拉推荐

是谁打开了癌细胞的“围墙”+美腿女人的秘密(田原对话经方专家黄煌)+“中医武林大会”特邀嘉宾符天昇  

2016-12-25 04:25:5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是谁打开了癌细胞的“围墙” (转载)

发表者:赵东奇 14人已访问

采访人|田原 受访人|董草原

田 原:有个疑问,你本身过两次患肿瘤的经历?

董草原:对,1975年,我第一次得癌症,当时我才二十多岁。

田 原:那个时候城里流行一句话:的确良的裤子,苞米面的肚子城里尚且如此,农村生活条件更是不好,你又这么瘦,从小就小病不断,这种体质怎么也生了肿瘤

董草原:阴阳力的亢进,有整体的亢进、有局部的亢进。我呢,不是因为身体强壮,也不是因为吃得太好。那时候呢,有一个老朋友是开药店的,他说你天天看书,身体那么虚弱,我送一根人参给你吃。那个人参是吉林出的,很珍贵的,我就吃了。吃了以后呢?我就一天天都有很热的感觉,里面很热的感觉。一个月以后呢,这个腿痛,唉呀,痛得坐也不行,睡也不行。

田 原:人参补出来的肿瘤

董草原:对,就是这个原因。在这之前,我的身体已经很平衡了,很少生病了。人参本来是一味很好的中药,它是救命还阳的,大补元气,我呢,那个时候年轻,脏腑功能还很壮盛,本来就热,吃了人参就更热。

田 原:当时病到什么程度?

董草原:当时不只是这一块痛,整个一边身子都痛了。在当地医院化验检查了,确定是癌症,其实不用检查就知道,肿块都是凸出来的,眼睛看得见的。但是那时候没有接受医院的其他建议,我认为接受了就没命了。

当时生产队里正好有个下放改造的西医院院长,他原来是国民党的上校军医。我疼得实在受不了了,就找他看了一下。他的说法和医院一样,他说:哎呀,这个问题大了,你得马上去医院把这个腿切掉,不然就没命了!

我肯定不手术,我不信,我不做。为了一个黄豆大的肿瘤锯掉一条腿?扯淡!我告诉你,现在的人们呢,太轻信现在的科学!

田 原:那时候中医水平达到什么程度?

董草原:那个时候呢,学中医的时间已经很长了,学得还是挺多的。就是用的时候不多,因为没有太多的机会用。反正就是觉得不能手术,我肯定不手术,切胳膊切腿的,我见得多了,最后还是死了,我不信。

不只这个,我告诉你,每一个肿瘤,每一个癌症病人,如果他经常做仪器检查,他恶变的几率和程度就更高;如果他做了病理活检,有可能置他于死地。

田 原:这是你的经验之谈?

董草原:我是遵循一个事物原本的道理。每一个癌肿块的周围,都有一层膜膜包起来的,这个膜膜就是身体里面限制那个肿瘤的“围墙”,是身体内抗癌的防线,控制肿瘤细胞生长的嘛。做病理活检,就要刺破肿瘤外面包裹的那个膜膜,一旦把那个薄膜刺破,防线就崩溃了,里面的癌细胞马上扩散,马上恶化,很快的。

这是我临床上见多的事了。癌细胞分泌大量毒液,毒液进入血液,循环到五脏六腑,这个癌毒很快就能控制五脏六腑,使它们没办法吸收营养,血里的营养、水分就会被癌细胞吸收。

所以清代医书《外科证治全生集》卷一“阴症门”里说到“乳岩”:“大忌开刀。开则翻花最惨。万无一活。男女皆有此症。”

田 原:“翻花”,太形象了,外面的膜膜相当于花苞,花苞一破,这朵花就盛放了。

董草原:中医的手术技术太早啦,一千多年前就有记载,《山海经》里的手术排脓;《内经》里讲“脱疽”发展到一定程度,就要“急斩之”;《五十二病方》有腹股沟疝手术……中医手术在隋唐已经发展到很高水平,但是为什么没能像针灸、中药等疗法一样,比较完整的普及、传承下来?西医手术才几百年历史,怎么就演变应用到如此程度?根本上还是两种文化体系的不同。这个膜膜,如果你刺破以后,再吃点蛋白或者鸡蛋,它可以在三天之内长大三到十倍以上。

我观察过很多癌症病人,本来手指头那么大的肿块,今天吃两个鸡蛋,过两天肿块就长成鸡蛋那么大了。如果做了穿刺检查,结果可能更糟。今天穿刺,再打一针蛋白进去,原来两公分的肿块,三天以内,就能长到十公分。这样的例子在临床上非常多见。

所以治疗癌症就是不能单纯补充营养,越补,癌症病人就越衰竭,因为都补给肿瘤了,它就越来越壮大,越有能量控制整体机能,癌细胞能够分泌的毒液就越多,加速病人死亡。如果把这“毒军”喂大,再把外面的膜膜刺破,结果可想而知。

田 原:路透社报道,美国科学家最新研究发现,有些癌症患者在接受手术、化疗放疗后,癌细胞反而加速扩散,原因之一是人体一种名为TGF-beta的物质,既能抑制肿瘤生长,也能刺激癌细胞扩散。因此,控制TGF-beta在人体内的含量,才是治愈癌症的关键。

董草原:跟我的想法还不太一样。

田 原:你更多的强调肿瘤外层的膜膜?

董草原:对,因为这个膜膜是控制肿瘤生长的。这个膜破了,就没办法控制它生长了。

肿瘤外面这层膜是人体自发生长出来的,抑制肿瘤生长的东西,它能阻止肿瘤的扩散,像给肿瘤修了一道堤防,把堤防拆了,没有拦水的东西了,就得闹水灾,就会恶化。你把膜拆了,那肿瘤细胞就跑出来,迅速生长。

而且根据我的临床经验,手术后的放疗化疗,能使大部分患者的癌细胞全身扩散,那个时候,就是有最好的抗癌药,也没办法通过内机能产生抗癌作用。

为什么呢?癌肿块周围的正常组织,是在前线抗癌的战士,化疗在杀伤癌细胞的同时,首先把这些在前线的“我军”战士都给杀光了,对本来已经受伤的机体组织造成了进一步破坏,进一步消弱了我军的力量,使体内的抗癌阵线出现全面崩溃,这仗还怎么打?而癌细胞一旦死而复生,就肆无忌惮地冲出“包围圈”,想怎么发展就怎么发展。

所以我说,治疗癌症绝对不能再损伤人的机体功能。因为再有效的药物,也需要依靠身体自身的能量去驾驭。可以说无论哪一种治疗手段,到最后拼的都是患者的体质,体质是决定癌症病人生死的主要因素。

田 原:遗憾的是,人们在恐惧的时候就忘记了身体。

董草原:这就是西药、中药最大的不同。中药是食物,同时又是药物;中医的治病就是保健,保健就是治病。

中医药治病,第一个做到的,就是维护和改善生命机能,这是治疗所有疾病的前提。

当中药进入到身体中,它们帮助机体平衡正常起来,癌细胞便会自行灭亡或逆变成正常细胞。

我用纯中医药治疗了上万例的癌症病人,其中95%以上的病人呢,是被大医院放弃治疗的濒危病人,被我医治好的各种癌症病人,不但到医院复查时看不到肿块,而且体质强健,比没有得病以前的身体还要好。其实很简单,一方面他的身体内环境平衡和谐了,有了再生的力量;另一方面呢,他的精神主体澄明了,找到了自己应该拥有的生活方式。

田 原:诶,“精神主体澄明”,你的理论体系中,这点最关键!用大白话说,这个人开窍儿了,对欲望没有了过多的执念,肿瘤生存生长的土壤,是不是也就不存在了。董草原:对,像这种“开窍”的人呢,复发的几率也大大降低。

美腿女人的秘密(田原对话经方专家黄煌) (转载)

发表者:赵东奇 7人已访问

常常有人误解,中医就是讲病的,如果变换一个视角,疾病让人衰老,而中医、中药,能够让人们永葆年轻的状态,让每一个女人从里到外美丽起来……今天,分享田原老师与著名中医专家黄煌教授的对话。

美腿女人的秘密

采访人|田原 受访人|黄煌

田 原:现代人喜爱秘方、偏方,其实远在天边,近在眼前,就是经方啊,如此了解人性、如此美好。《伤寒杂病论》中有多少经方是专门帮助女性的?

黄 煌:是这样,关于女性的问题,大多集中在《金匮要略》中。那么古代医生呢,注重整体,重点要解决女人的三大问题——

第一是女人能不能怀上孩子的问题,生孩子是女人第一要务,温经汤就是解决女性怀胎问题的基本方。

第二,要解决怀上以后能不能保得住、养得好的问题,就是保胎、养胎的问题。这个责任由当归芍药散、芎归胶艾汤、当归散、白术散等经方来担当。

第三,是解决生得下,产后能够养得好,月子坐得好这个问题,这方面的经方,有桂枝茯苓丸、下瘀血汤等,帮助清理积存于体内的瘀血。还有竹皮大丸,解决产后烦躁和呕吐感。

桂枝茯苓丸是一个好方,有的女人一开始闭经,我也给她用桂枝茯苓丸,活血化瘀。这么用有什么根据?她本身就有瘀血证啊,有她特殊的一种指征啊。比如说肌肤甲错,这是瘀血一个非常重要的指征,皮肤干枯,像鱼鳞一样。一个肤如凝脂的女人,像杨贵妃那样,是没有瘀血的,这些都是古典的经典指征。很好,我经常这样用。

但是从脸上看不出来这个指征,腿上才能看出来。所以现在我有个“腿诊”,我经常要把病人的裤管拉起来。

田 原:我跟诊的时候也发现您临床上总看腿,看什么呢?

黄 煌:看皮肤啊,“腿诊”包含很多,其中非常重要的就是皮肤啊,皮肤的颜色什么样,是干燥的还是滋润的,光滑不光滑,是肤如凝脂还是肌肤甲错的……

很多用桂枝茯苓丸的女性,皮肤是粗糙、干燥的,到了冬天是脱屑的。

田 原:温经汤的女性,也主要表现为皮肤干燥。

黄 煌:但温经汤的女性是无毛的,腿上就没有毛,浓眉大眼、腿毛很多的人,不能用温经汤。而且她的皮肤是比较黄的,虽然也是比较干的皮肤,但与桂枝茯苓丸体质那种干的脱屑的程度还不一样。

田 原:比如有些女性朋友,小腿皮肤的纹理像是蛇皮,或者鱼鳞一样,有脱皮现象,到了秋冬季脱皮会加重。

黄 煌:这就属于典型的肌肤甲错。我说每个女人都是一朵玫瑰花。只不过,适用温经汤的女人属于“干玫瑰”,皮肤憔悴、口唇干枯、手掌毛糙,皮肤没有了光泽和弹性;需要用桂枝茯苓丸等活血化瘀方的女人呢,是“紫玫瑰”,她的血液循环差,皮肤营养不良,发暗发紫,而且粗糙;还有热性体质的女性,需要用荆芥连翘汤、黄连阿胶汤等清热药的女人,属于“红玫瑰”,她的黏膜充血,皮肤出油,烦躁热烈,是红辣椒。不管是哪种玫瑰,用经方滋养她一下,帮助她一下,她自然就能重新绽放出光华。

田 原:这样看女人是医者的文化情怀,也是女人的骄傲。有句话叫没有“丑女人,只有懒女人”,不妨说成没有丑女人,只有不识经方,不识张仲景的女人。感谢您传播经方,尤其代表女人感谢您。

黄 煌:女人看上去不漂亮,不过是气血失调的因素。

田 原:女人如花,咱们一朵朵赏过,干玫瑰前面已经说得很详细,紫玫瑰一般都是什么样的女人?

黄 煌:“紫玫瑰”在中老年女性中比较多见,青年女性也有。她的皮肤显得粗糙,发紫、发暗,容易脱皮屑,像您说的,如鱼鳞,甚至是蛇皮,或者容易生丘疹疮痘,容易形成疤痕。这是瘀血体质人的皮肤。

一个肤如凝脂的女人,像杨贵妃那样,是没有瘀血的,她的血液顺畅、没有阻碍,才能充分地灌溉肌皮肤,肤质光洁如玉,这是健康的标志。瘀血体质的人,其实看脸色和面部皮肤就能看出来,但是现在女性流行化妆,反而脸上的迹象被遮掩了,但是没关系,我们看小腿,看脚掌,仍然能找到真相。

所以现在我有个“腿诊”,经常要把病人的裤管拉起来。

田 原:我一直觉得腿诊很古老,是“望诊”重要的一部分,只是现在流于形式了。这些年的采访中,没有发现谁重用腿诊,您是第一位。

从您的经验来上,腿上都隐藏着哪些健康秘密?

黄 煌:小腿的形状,其实与体质相关。这是我的临床经验。夏天上街,我经常要观察前面女人、男人的小腿,各人的腿形都不一样的,有的像小瓦罐,很粗,有的很细,有的人曲线非常美,有的人上面一个团,就是下面细的……其实都反应了他的体质状态。

田 原:小腿的形状、皮肤等等,浓缩了一个人的生命体征,能够反映出发病类型、疾病走向,或者是预后情况(预后:预测疾病发展过程和结果)……

黄 煌:判断预后,诊断疾病,确定方证,“腿诊”对我来说太有用啦!对于诊断疾病来说,看小腿非比寻常,患者小腿肌肉的大小、粗细会告诉我很多信息。

一般来说,小腿粗的人,身体都是比较棒的,大多能吃,食欲好,就是生肿瘤的话,生存几率也相对要大一些,因为他有先天的储备。所以肿瘤患者一来,我必定看小腿,如果小腿很细,像竹竿,肌肉萎缩,中医说大肉已脱,胃气不足,这提示体质差,生存期就不会很长,也经不起疾病的消耗。

田 原:我们的一个编辑,女孩子,属于丰臀MM,小腿也很壮实,她跟我说:怀孕后期的时候,感觉自己整个儿瘪了,腿跟屁股都没了,好像营养都被孩子吃掉了,其实是气血不足了。一直到做完月子,小腿上的肉才补回来。

黄 煌:以前老中医都说清气在上,浊气在下,人体内有瘀血也好,水湿也好,都会表现在下面。

但很多人都没注意到这个部位。更重要是的它这个更加真实。为什么真呢?现在女性都热衷化妆,粉底、口红、腮红,本色都遮掩掉了,嘴唇也涂了口红,看不出来啊,但在腿上是无法掩饰的。

田 原:很多女孩子觉得小腿粗,不漂亮,尝试了更种方法,其实小腿是完全可以瘦下来的,但是一个不小的“工程”,要改变体质,后天改变先天,盲目瘦腿就和盲目减肥一样,是要付出代价的。

您从什么时候发现腿诊如此重要?

黄 煌:其实腿诊古已有之,《伤寒论》中就有了,张仲景就讲到过,但那个时代不讲腿,讲脚,他说太阳经(手太阳小肠经、足太阳膀胱经)受到寒邪侵犯时,“脉浮,自汗出,小便数,心烦,微恶寒,脚挛急”,这个“脚挛急”,就是小腿的肌肉痉挛,抽筋;还有防己黄芪汤,出自《金匮要略·水气病脉证并治第十四》,水气就是水湿啊,这类人“风湿,脉浮,身重,汗出,恶风”,水湿之气很重,表现在小腿上,就是下肢肿,难以屈伸……

田 原:在《脸上的真相》一书中,岭南一位民间中医,说到哪怕只是脸上一颗不起眼的小痘、小斑,都是身体机能作用浓缩的一个结果,所以它直接对应了具体器官,肝、肺、肾……反映不同脏腑里的浊毒。他讲的是脸上的“全息投影”,而您从《伤寒论》中悟出了腿上的“全息投影”。腿诊对体质的辨识率很高?

黄 煌:我说到过,我讲的体质有一个前提,和现在很多人了解的寒、热、虚、实还不太一样,它和药、和方密切联系在一起的,是比较稳定的药证及方证,所以我称之为药人和方人。那么如何去辨别这些药人与方人?从体型、体貌上都能找到趋同性,或者在行为心理方面有一定的共性特征,那么从中医的角度来说,他在疾病的易趋性方面,也会有其共性的规律和特殊走向,容易患哪些疾病,容易出现哪些症状,都有一定的规律。

体质辨明以后,有利于寻找更为对应的处方。比方说黄芪体质的人,下肢容易浮肿,就要考虑使用黄芪类方;大黄体质的人,小腿肌肉结实,大黄类方就是第一选择……

所以我有桂枝茯苓丸的腿,温经汤的腿,芍药甘草汤的腿,也就是说,腿诊是体质识别法中的一个部分。

田 原:也就是说还没有形成一套固定的体系。但是对于普通人来说,“腿诊”可以作为判断自己体质的一个参考?

黄 煌:是这样,目前为止,经验还在形成过程中,还有待观察,还要总结。我认为医学的知识要达到普及的标准,必须医生做得非常到位,非常规范了,才能普及。如果作为科普,自己还没有研究,就夸夸其谈,以个别的经验作为普遍的真理推广,我是反对这样搞的。所以这一点首先要说清楚。

“中医武林大会”特邀嘉宾符天昇 (转载)
发表者:赵东奇 6人已访问
田 原:您在乡下奔走几十年,见过很多怪病吧?
符天昇:在农村来说,怪病是很多的,首先就是过冷和过热的病。
这个冷病,多半都是自己造成的。
我治的第一个发冷症,是一个男同志。那时候我才三十多岁,到贵州的官渡去给一个瘫痪人治病,治完要走的时候,村上的一些人找到了我,说我们这里还有一个稀奇病,当时天气很热,端阳过了,完全达到伏天了,应该是六月初了,他们说你看,我们这里还有一个穿棉袄的,而且不是短棉袄,穿的是长棉袄。
我见到了这个人,他穿棉袄也不出汗的,他很怕冷,头发覆得深,脖子粗粗的。我问他,有多少岁数了,三十过了吧?他自己都笑了。实际上才二十岁,看样子三十五岁都有多。
他说这三年来,基本上都是穿着这件棉袄过伏天的。我说你冬天怎么办?他说冬天就更不用说了,长期坐在火炕边,根本不敢出门。贵州那边,过冬基本上都烧的是火炕嘛。我说你这样怕冷,怎么在生产队里干活呢?他说哎呀,没有办法,但这就是我自己造成的。那我一听,就问他怎么回事呢?他就从头说起。
三年前的夏天,他们生产队在外面干活,很炎热,休息的时候都去喝山泉水。这个凉水很好喝,很甜。有一个社员呢,就跟大家开了个玩笑:这么大一瓢水,谁能连着喝下去两瓢,我就给十块钱。围着看热闹的人很多嘛,起哄说,你先把钱拿出来,看有没有人喝。那个时候的十块钱,很值钱。这个小伙子就站在这个社员的背后,一下就把那十块钱要过去了,他怕别人跟他抢,就先抢走了这十块钱,接着就喝了两瓢水。结果呢,不到三个小时,他就全身发冷,当天晚上,睡到半夜,身上就觉得没有热度,睡不着了。
田 原:之前听到的阳虚怕冷到一定程度的,多数是女性,一个阳刚之体的大男人,怕冷到这种程度……
符天昇:之前说的,心脏里的热血,温度是比较高的,你一下喝这么多凉水,都到胃上去装住,跟心脏那么近,一下就把心脏这个温度给破坏了。
第二天,他就冷到出不了门了,一直到处找医生治,吃药、打针,特别是中药,不知吃了多少附片。附片是很燥热的,吃了以后,身上会很暖和,保温的。但是呢,他吃了总不见效果,反正夏天就离不开那件棉袄长袍了。
后来我就断断续续地给他治疗了一个多月,到七月半的时候,他说,符老师,看来真行,我这个棉袄穿不住了。
田 原:棉袄就脱下来了。这中间灸了多少次?
符天昇:前后治了三十多次,那个棉袄基本上就脱下来了。后来就到收谷子的时候了,我没再去给他治了,谷子收完,中秋已经过去了,再到贵州去,他基本上就达到正常了。
这个冷病,也是我最开始医的疑难杂症。还有一个冷的病人,是月后寒,就是生下孩子之后感受了风寒。她怕冷到什么程度?自杀都搞了两次!
她第一次来,穿得很厚,快到端阳了,她还穿得很厚,口鼻都捂住了。我这里窗都没开,她在那里站着,看了十多分钟,别人让了一个凳子给她,她连忙就坐下了,眼泪一抹:符老师,你救我嘛!
我看了她两眼,我说:你是什么情况啊?她说,再烫的开水,刚舀起来的开水,我喝下去,都不知道到了什么地方。按理说,这样的滚开水喝下去,一定会把嘴巴、食道黏膜烫伤,病到这样,身体的表面是一种什么状态?恐怕是像冰原一样寒气森森的。老寒气太深、太大了。
田 原:很多体寒的人会有这个体会,尽管没到她这么严重的程度,但是确实在身体寒冷的时候,喝一些偏烫的水会觉得舒服,否则从里往外边感觉冷。有些女孩子,在经期就会有这个感受。
符天昇:她这个相当严重的,说着就止不住眼泪,哭起来了。她说符老师,我给你谈真话,你一定要救我,我自杀都搞了两次了,确实没有办法,我现在,心里面啊,不知道冷到了什么程度。她说,我才三十三岁。我这个儿子怎么抚得大啊,老公爱打牌,不管家,我没有办法了,只有死路一条。她这个病就属于月子里的伤寒。生小孩的时候,有伤就有寒。
当时她在哭,我就回想在贵州医的那个小伙子,他六七月仍旧穿着长身的棉袄,这个女人虽然没有穿长身棉袄,但是烫开水喝下去都不知道在什么地方的,这个冷恐怕也跟那个差不多了。
田 原:两个案例,都有受大寒的经历。
对于“老寒”,更多的人关注得还不够,过去很多孩子,从小穿开裆裤长大的,家里孩子多,又“自由”,随便哪块水泥地就坐上半天……不很多人的体质,就在这种情况下奠定了寒的基础,还有一些孩子,在母亲的子宫里就没有得到充足的温暖……现在的种种疾病,说“受寒”,都太过轻描淡写。
符天昇:说得太好了。这个老寒,进了你的体内,埋藏得很深,留在骨缝、脊髓里,你吃药,打针很难解决掉,所以要想长寿.健康长寿,一是把深藏的老寒挖出来,再者不能再受新寒。
田 原:火灸对这种寒证是有最有办法的。
符天昇:这个女人,我们没有给她治好长时间,治了十几次,就好了。
对付体内老寒,还有很管用的民间单方:酸母柑、酸萝卜。
田 原:酸主收敛,这个酸要怎么用?
符天昇:就取它们的酸性,加上盐和热度,压在皮肤上,通过毛孔透进去,把老寒给逼出来。如果在家里感冒了,风寒发烧,头疼身疼,顶不住了,马上从咸菜坛里拿出老酸萝卜,和咸水一起,用小锅蒸在大锅里,只要酸萝卜发热了就可以拿出来,放在全身上下来回地滚,一会儿就出汗了,轻松自如了。
田 原:这种用法,类似经方乌梅方证。在北方也有用酸菜汤发汗,解风寒之痹的习俗,但酸菜汤不常有,酸萝卜可以自己常做。
符天昇:外感发热都可用这个方法,好像西医也有用稀盐酸治疗。从中医原理来讲,酸可以使人自然汗出,释放痹在体表的寒,开通交通,解病。
但是要说重病方面的效力,还是火来得又快又好。
也有人好奇,热灸,用指头引火,给身体的经络“过火”,这个火力那么高,为什么不会造成烫伤呢?这就是有一个“食病气”的说法,这个火,一上来,先要冲破一层病气,这一道门槛就要消耗掉很多火力,所以真正到达皮肤时,不容易出现烫伤的。
田 原:你这手指一上去,热量先被病人的病人气消了大半,是这个意思吗?
符天昇:就是这样的。
田 原:火食“病气”,或者是火扶持了人的正气?这种感觉很微妙,人进入阳光房,全身都是暖洋洋的,非常舒服;在朝北阴冷的房间,就容易困顿沉重……我们和周围环境的气的交换,需要不断体会。
所谓病气,这个认识很重要,现在大家讲的是气场,其实有病的人也有自己的“病场”,慢慢体会。
符天昇:所以我总觉得悬灸什么的,这种灸法力道不够。
从古至今,艾条要么直接烧灼在皮肤上,比如说瘢痕灸,就是用药弄一个揪揪,晾在穴位上,打燃,要么垫隔点盐、姜、附子、大蒜,让艾火带上它们的气味渗入到皮肤之中;又或者像太乙神针、雷火神针那样,点燃以后用纸包住,按在皮肤上烫;悬灸,是悬在空中的,灸条点燃以后,用些瓶瓶盖盖啊,给按一下,就把火苗就按熄了,只剩一个红红的灸头,而且,离皮肤有一截距离,中间是空气,能渗透进来的火力和药气,肯定大打折扣。
田 原:雷火神针的穿透力也很强,说是针,其实也是一种灸,外观上跟你的灸条很相似。
符天昇:雷火神针是古代民间流传的一种灸法,也是药条,用艾草,加上乌头、巴豆、蜈蚣、全蝎这些比较霸道的药物,磨碎以后,混在一起,也像我们做灸条一样,用纸卷成长筒,点燃以后,隔布,灸在穴位上,因为药力比较冲,灸起来就像针扎在皮肤上,取名为“针”,能攻克很多恶疾,但是呢,老人小孩是不是受得了这个药力?
太乙神针呢,传说是道家秘传的灸法,不像雷火神针那么猛烈,有补益的作用,采药和炮制的讲究更多一些,“太乙”嘛,用药有个原则,追求“混元一气”,灸的时间啊,地点啊,细节很多,也是失传的东西了,不知民间还有没有。
我们家传的这个火灸,应该说和太乙还是更相像一些,都是一根经、一根经去理通的,追求“混元一气”。田 原:在符氏火灸里面还能看到一些太乙神针的精髓,似乎太乙神针能考虑到更多时空的因素。
  评论这张
 
阅读(194)|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